主题位置 北京 » 城市 » 北京 »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 Prev1Next »
分享
旧帖 2005-07-08 11:49:22
Post #1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一蝶 离线 一蝶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花有花期
                                    -----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我的记忆是颗茧。长大后,我是颗梦回的蛹。
一丝丝一缕缕。晨昏易步。
有一天终想起:原来我一直是个在为自己设计心事的蛹。
  
                                       一
  
我无法抬头安静地仰望天空,那样灼热的阳光会刺伤我的眼睛。知了趴在树叶缝里咶噪,还有一天六月就结束了。
  
接近黄昏的时候,我和建伟、Eileenw在西直门地铁站的2号出口汇合。也许是因为临近学生放假的暑期,我没买到当天从北站发车的火车票,只得在西直门长途汽车站买了傍晚七点半出发直达围场的汽车卧铺票。用“肮脏”、“破旧”来形容那辆车还是一种宽容的措辞。北京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几个大都市中唯一一个有着数量如此之众多的破车开上街头的城市。但它可以带着我到达我要去的地方。
  
好在北方的夜是清凉的,半夜里我裹上长袖的外套合衣而眠。朦胧中车窗外有连绵的小山的轮廓,一钩弯月睡在天边。
                          
                                             二
  
凌晨四点多钟到达围场,天已大亮。懵懵懂懂尚未清醒的我一度怀疑自己的手表出了问题。
  
早餐后我们搭上一辆五点多钟第一班从围场到机械林场的小中巴。车里极拥挤,除了我们仨和另两个来自广东的女子Sisi、蚊子,其他都是本地人。窗外掠过大片的绿----田野、树林、草地。由于超载,司机和警察在迂回的山间公路上玩起了“猫捉耗子”的游戏。
  
隔着窗玻璃,我看到幽深的密林、松厚的花地草野。那里空气清泠,那里颜色清晰。
  
在机械林场下车,如同身置冰箱内。我们五个人合租了一辆北京2020吉普。司机是位很和气的大叔。
  
                                      三
  
乌兰布统草原上的湖水近看并不清澈,也许是因了成群放牧的牛羊和马。但每一抹水流都是如此地妩媚,轻轻流淌在花草的呵护里。我伸出手,触摸柔软的清凉,感觉一点一滴微小的快乐慢慢聚集在我的生命中势渐如潮。
  
过了界河进入内蒙,草原上各色野花势如星火。
我在那时看到了一片开满金莲花的原野。草海厚实的胸膛裹着燎原的金橙色,在无垠的大风里汹涌翻曳。巨幅的云影倾泻在大地上,几棵无声的树站在远处青葱的山陵上做了背景。我肆意奔跑着,偶尔面对天空闭上眼睛,嘴角挂着小小的微笑。我无法奢求更多,那会令我窒息。
  
白色的吉普车驰越在纵横的草原小路上,绿腻的山峦沿着天空的痕迹迤逦斜拖出弧滑的线条。山脚下海茫茫一片五颜六色的花毯,黄色的野百合从生在绚烂的小碎花里。这是开满童话的山坡,可以和每一朵花呢喃,每个故事都充满幻想。我迎着大风张开双臂从花坡上往下狂奔。我又想起了童年,那些稚微的时光总是容易在心灵纯净的时候悄悄回溯。我们一直在寻找回去的距离,老去就是从远离到回归的一条路。
  
                                       四
  
沿着将军泡子的湖缘,我们涉过青青的狗尾巴草,走去对岸守候日落。
  
对岸是花的页卷,在浅浅的暮色里铺开。做了主角的是紫红色花,名叫断肠草。和白色的小雏菊,高可及膝。水流般的花涛起伏。我们站在花影里看淡白的圆日。湖中有草,隔开水面波动的日照,光芒渐淡。
  
前行是沼地,野鸭三三两两在空中盘旋号叫。我们无法涉足,天色已是迟暮时分,只得原路返回。
  
                                       五
  
还有十来分钟就到五点了,我和Sisi在清晨的草原公路上赶路。
那是一座不近的小山,看地势应该是个观日出的好去处。看看远方,连绵的青色山峦后已抹着长长一带清冷的亮白。
和我以前看过的日出有些不同。也许是个阴天呢,可我喜欢这样的天气。
  
穿过大片的绿麦、密草,露水浸湿了我的鞋子和白色的裤脚。
这个美好的早晨,我由衷地感激老天真是眷顾用心看风景的人。
你无法想象这座远看翠色的山----近了才知漫山的芳菲铺天盖地,自在僻处无人识。山脚下盛开着大棵白色的野牡丹。紫色小巧的铃铛花。山侧挺拔着白皑皑的桦树林,树叶在劲风中摩挲出巨大的籁声。 此后我对坝上每一座夏日的山都抱有极美的花色幻想。
  
                                       六
  
最寂寞的相逢是偶遇。毫无理由地来,毫无理由地去。
  
那片白桦林在风里飒飒地歌,树脚是高高低低的草、大大小小的花。白色的吉普停在路边,渐渐消失在漂泊的视线里。我在林间驻足,看到大风吹起无数片绿叶细数的光阴。
  
山坡上斜斜开满了纤细长茎的大烟花----野罂粟的一种。大片的橙色。多年以后,有关颜色的细节逐渐在记忆里变得透明,我也就忽略了自己----是远是近。
  
                                       七
  
早上落了几滴小雨点,冷风瑟瑟。我穿上羽绒服,戴上风帽。想着不算遥远的北京,那热得让人发昏的毒日头,觉得自己一下就从烤箱里的热面包变成了香草冰淇淋里的雪人儿。
  
中午的时候,阳光爬出了云层。我们驱车前往公主湖。
  
一群牛在挂着蓝天白云的草坡上踱步。远远跟着一只落单的小牛。一群觅食的羊翻山而来。一只白底黑花的羊,迈着优雅的小碎步好奇地走向我们。但它显然是易惊的,小小的一个动作就吓得它撒腿而逃,并且带动一片恐慌。所有的羊在顷刻间随它绝尘而去。
  
我和Eileenw依着皴皱的树身相对而坐。这是一棵离群的树,却从根部分岔,长成两段枝繁叶茂的主干。它在制造没有距离的温暖。就像孤独的时候,我会对了镜子看自己微笑。清冷的午后,树叶被风吹得微疼。
  
琐碎的文字,和慢慢老去的情意。
  
我们躺在开满白色小雏菊的花海里。面向流云的蓝天,看一朵云和另一朵云慢慢靠近。弥合寂寞,却失去了一个人的远方。有谁说起也许她们在接吻。恍恍惚惚我睡着了。想起我曾做过的一个梦,在花海里有栋装满微风的小楼。十多年过去了。
  
                                       八
  
离开的时候,黄昏相送。
  
经过月亮湖。湖边遍野荫翳的落叶松林。厚厚的草,蓝色的小碎花。细粘的蛛丝结在树枝上。穿过树林,金莲花盛开在大片湿草的沼地。
  
一切的经历若丝缠的网,是结茧的细节,是梦回的心事。
  
我为我的心在这美丽的地方,结个小小的帐篷。那个我常在蓝天白云下席地而卧,守着花开花落听风吹过的流年。
如果有缘,你会在适当的时候走来。如果错过,那是因为花有花期!
  
但屈指、西风几时来,
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此句引自苏轼)
  
                                     
  
                                                         作于2005-7-8

一蝶 于 2005-07-08 11:54:52 编辑

----------------------------------------
一直在路上

 
旧帖 2005-07-08 15:44:37
Post #2
回复: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会飞的章鱼 离线 会飞的章鱼 但屈指、西风几时来,
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此句引自苏轼)

  [/quote]
  
东 土皮就是东 土皮,  不是西 土皮,  不一样啊,  写得就是好!!! cool
会飞的章鱼 于 2005-07-08 15:57:43 编辑

----------------------------------------
君子不器.
  

 
旧帖 2005-07-08 16:00:25
Post #3
回复: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苹果女人 离线 苹果女人 没有很仔细的看big smile

----------------------------------------
随风消散

 
旧帖 2005-07-08 20:12:54
Post #4
回复: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钉钉铛 离线 钉钉铛 北京城内问候一下MMsmile
  
怎地又复了旧时文风,
凝眸处,似又添起一段新愁.
tongue

----------------------------------------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孩子,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旧帖 2005-07-08 20:49:38
Post #5
回复: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野风 离线 野风 围场比丰宁要多几个泡子!但路程多了好几个小时呢!
野风 于 2005-08-11 07:12:15 编辑

----------------------------------------
荷笠带夕阳,青山独归远。

 
旧帖 2005-07-09 18:52:05
Post #6
回复: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光头 离线 光头 好久不见啊.一蝶MM!还在廊坊???????question

----------------------------------------
从南走到北.从北走到南

 
旧帖 2005-07-11 09:40:19
Post #7
回复: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山水有情 离线 山水有情 美女,总是拿文章来告诉人你又远行了!
什么时候回来啊?
见你一面还真的难呢!
 
旧帖 2005-07-14 13:08:57
Post #8
回复: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一蝶 离线 一蝶 苹果怎么总打击我
  
问好在北京的驴友clown
  
光头,我已回深圳
山水,过两天就见了approve

----------------------------------------
一直在路上

 
旧帖 2005-07-14 14:02:20
Post #9
回复: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安全第一 离线 安全第一 不好,流水帐!!!!approveapproveapprove

----------------------------------------
行走江湖,安全第一!

 
旧帖 2005-07-14 15:05:12
Post #10
回复: 回复: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一蝶 离线 一蝶
安全第一 wrote:
不好,流水帐!!!!approveapproveapprove

  
有得给你看就不错啦,还这么挑剔angryclown

----------------------------------------
一直在路上

 
旧帖 2005-07-21 16:13:45
Post #11
回复: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逃之夭夭 离线 逃之夭夭 习惯了看图说话式的文章。      

----------------------------------------
零七,还是十登梧桐山
「月夜江行,寄崔员外宗之」李白
  飘飘江风起,萧飒海树秋。登舻美清夜,挂席移轻舟。
  月随碧山转,水合青天流。杳如星河上,但觉云林幽。
  归路方浩浩,徂川去悠悠。徒悲蕙草歇,复听菱歌愁。
  岸曲迷后浦,沙明瞰前洲。怀君不可见,望远增离忧。

 
旧帖 2005-07-31 21:12:44
Post #12
回复: 回复: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豆豆 离线 *豆豆
安全第一 wrote:
不好,流水帐!!!!approveapproveapprove

  
哈哈,同感!最好能上PPbig smile
  
不过风格还是和以前一样没变啊,情感好像变的细腻了不少.....:^)

----------------------------------------
在磨房注册后,这么多年过去了,今非昔比。2002-2015年。

 
旧帖 2005-08-10 23:12:33
Post #13
回复: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李公子 离线 李公子 用词还是依旧的细腻~~
字里行间隐藏着情感~~
smile

----------------------------------------
祖国尚未统一谈神马恋爱过神马情人节

 
旧帖 2005-08-12 09:33:05
Post #14
回复: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土地 离线 土地 如果有缘,你会在适当的时候走来。如果错过,那是因为花有花期!
  
理解,说白了就是命smile
  
写的比以前好看了,也不知道安全怎么看的?没文化smile
土地 于 2005-08-12 09:33:28 编辑

----------------------------------------
整日家中过 远方心中坐

 
旧帖 2005-08-12 11:12:43
Post #15
回复: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佛山纯子 离线 佛山纯子 又想起了飘在北京的日子。不到北京的北部,还真难理解为何在此建都。平谷,怀柔,密云,山清水秀,那风水好呀。在城内,只有过了西三旗才能见到好一点的水。大兴的狗肉和西瓜。。。啧啧,美味呀。approve
坝上可是俺第一次在草原上纵马驰骋的地方,还是在那第一次吃的烤全羊,可能太狼胎了,回京后还拉了好几天捏disapprove
以前常到菜市口吃卤煮火烧,后来才知道那里曾砍杀了谭嗣同。sad
现在的坝上不知道温差大不大捏?
 
« Prev1Next »
转帖分享
» 城市 » 北京 » 花有花期(----围场坝上乌兰布统草原闲记)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