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佛山 » 城市 » 佛山 »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50
« Prev12Next »
分享
旧帖 2002-09-24 23:26:23
Post #1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快捷方式 离线 快捷方式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线路简介】:
一直想走两条线,两条线的源头都在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州,一直以为那里就像一个没有一丝裹羞布的绝色天仙。一条是徒步独龙江进藏(巴坡-孔当-献九当-龙元-迪政当-雄当-斯当-南代-西藏察隅县),行程约计20天,由于深入不毛比较艰苦,时间人员均准备不当,暂时放弃;另一条就是过三州,集碧罗雪山穿越,徒步连环“三峡”,(怒江迪麻洛大峡谷、澜沧江苏苏桶大峡谷、长江第一湾虎跳峡)囊童话贡山、神山梅里、天堂中甸、故乡丽江为一体的集彩云之南风景之大成的本次行程(有少数山友走过大致相同的路线)。最妙的是本次线路季节颇佳,景色绝顶,不走重复路线而又错开了庞大的游人,抚掌叹尔!
  
如果你是精明干练的旅者,如果这个时节你正好也在这片神奇美丽的土地,如果你有充沛的体能和老道的经验,同行到底或相伴一段均可,请与我联络,目前我是一个人的计划,机票已经订妥。
  
【行程时间】
9.28日——10.13
  
【16天行程计划】
D1:广州——昆明  (个人机票已经预订)采购食品、GAS
D2:昆明——六库——贡山 (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州,汽车18个小时)六库至贡山段沿怒江峡谷行驶,无限美景已全面展开,迅速进入主题;  
D3:贡山——丙中洛 滑溜索、看石月亮、观怒江第一湾,进入怒江核心景区;
D4:丙中洛——秋那桶——迪麻洛 深入怒江腹地,回归童年的故乡,这里是没有一点开发的世外桃源,但路途也很艰苦;(至此雇一向导)
D5-D7:迪麻洛——茨中(属迪庆自治州)初识怒江迪麻洛大峡谷,遍访各族之本色,小窥诸信仰之集合;登山而上过垭口(HB4100M),穿越碧罗雪山,行走在HB近4000M至HB2000M的横断山大纵谷地带,身处欧亚和印支两大地壳板块结合部,感受造物之神功、荒洪原始之魅力,又由于处三江之核心,可赏三江美景。至茨中向导自行返回。穿越无人区三日行程非常艰苦,但也是收获最大的三日,是行程重点之一;
D8-D11:茨中——德钦县城——梅里雪山 又会澜沧江苏苏桶大峡谷,沿苏苏桶峡谷或骑马飞驰于古道、或徒步行走在峭壁悬崖间,体验澜沧之沧桑;至梅里后朝神山、观朝日夕阳、览冰川、会雨崩神瀑,祭雪山英灵;雨崩村徒步翻山往返三至四天,进梅里深处,是行程重点之二;
D12-D13:德钦——中甸 纳帕海、松赞林寺、碧塔海、硕都湖,尽扫香格里拉风光;
D14-D15:中甸——虎跳——丽江 再会金沙江“长江第一湾”,徒步路线为:桥头-24道拐-本地湾-中峡-丫叉角-上虎跳-桥头
D16:丽江——广州  
  
【行程说明】
1、本次行程的中心围绕一个穿越、三个峡谷徒步为主,其余览胜游猎为辅,穿越地段属探险性质,雨崩三日挑战,虎跳两日标准+,全程负重;
2、路线难度主要依据当时的天气情况决定,十一期间过碧罗雪山无厚的积雪,如遇雨则道路泥泞,部分路段有可能会塌方,还要把高原反应现象估计进去;
3、如果DI、D2去程顺利,将加多时间在独龙州——迪庆之间,穿越期间将带一名向导,已经联络好了;
4、整个行程的D3至D13大部分时间宿民家,或藏或怒,或独龙或纳西,野营装备将在在雪山上派上用场,预计露营三天;
5、广州往返乘坐飞机,昆明至贡山或火车或汽车,至怒江后可乘江舟游览,由丙中洛起至德钦县城止,或徒步或骑马,欢迎善骑的山友一起,德钦至丽江段乘坐汽车,徒步仅限于虎跳峡;  
6、如有友携同,如时间宽兴致高,到达丽江后可去雪场滑滑雪、云杉坪溜溜马,或到宁蒗走两天婚;
7、进入怒江腹地无人开发区之后,由于当地的居民十分贫困和落后,计划带些旧衣和书本过去赠送给当地的学校和居民,要去者请自行准备一下,旧衣从始出发地带,书本至昆明购买;
8、部分计划视当时情况修正完善,出发时间不会变更,返回时间视具体情况定。
9、本人电话:13702918386
  
【费用预算】
3500元之内(含2000元机票在内)
  
【个人所需物资装备】
登山鞋、墨镜、登山包、睡袋(-5度即可)、防潮垫、 旅行衣裤、抓绒衣裤、内衣、帽子、手套、袜子、餐具、水壶、头灯(备用电池)、 火种、 手纸、毛巾、垃圾袋、相机、胶卷、笔记本、笔、牙刷、雨具、个人特殊药品、等;
  
【本人已准备好全部公共装备及药品】
1、225账篷一顶、炉头1、2GAS(扁罐的)、登山杖、扁带、快挂、安全带、铁锁、8字、路绳、指北针、瑞士军刀、防晒霜、唇膏、胶带、针线、打包绳;
2、板兰根、百服宁和白加黑、藿香正气水、诺氟沙星、维生素片、阿司匹林、驱风油、泻痢停、创可贴、云南白药、扶它林、脱脂棉包、医用绷带、医用胶布、体温计;(内服药品都是胶囊的)
  
【怒江大峡谷简介】
滇西北位处欧亚和印支两大板块结合部,这独特的构造形成了横断山大纵谷地带由北向南巍峨高耸的碧罗雪山、高黎贡山、担当力卡山与奔腾的澜沧江、怒江、独龙江相间构成了深切割裂的大峡谷--怒江大峡谷。走进怒江大峡谷,您就来到了世界上最长、最神秘、最美丽险奇和最原始古朴的东方大峡谷。
  
怒江州的怒江、澜沧江、独龙江三大峡谷中,怒江大峡谷最为壮观。单云南段从龙陵的老卡起到贡山的丙中洛,足足600公里,西藏境内还有多长,无法精确统计,从地图上看,最少也是四五百公里,两段加起来超过了1000公里,是科罗拉多的两倍多。 怒江大峡谷也远盛于科罗拉多大峡谷。科罗拉多大峡谷最深处达1830米,而怒江大峡谷深都在2000米以上,大多数地段突破了3000米。再往北,太子雪山海拔6054米,梅里雪山6748米,峡谷更深了。    
  
怒江大峡谷山高、谷深、水急,两岸白花飘香,山腰原始森林郁郁葱葱,冬春两季冰雪覆盖,景色如画。
  
【贡山简介】
1、丙中洛:位于贡山县城丹打以北42公里。怒江从西藏奔腾而至,在丙中洛绕了一个大弯,形成了一块小平坝。也是怒江大峡谷在怒江自治州最大的平坝。这里居住着怒、藏、独龙、傈僳等多种少数民族,形成了多民族的文化和多元的宗教。既有原始图腾的崇拜,又有喇嘛教,还有西方的天主教。多种宗教在这里共存共溶,成为宗教的一个奇观。这里的怒族、藏族能歌善舞,是怒江的歌舞之乡。这里还有远近闻名的怒族“鲜花节”,石板粑粑、石片盖屋等风俗和景观。许多专家学者认为这里才是“消失的地平线”中真正的香格里拉所在地。
  
2、怒江第一湾:贡山县丙中洛乡政府往南4公里处,平缓的怒江在这里转了一个马蹄形大弯,这就是“千里怒江第一湾”。湾上台地平坦开阔,高出江面30余米,构成三面环水的半岛状小平原,在峡谷中宛如一颗绿宝石。
  
3、石月亮:从福贡北上40公里,高黎贡山巍峨耸立,千仞百丈,奇峰峻岭中簇摇拥着一轮圆月,高高托在天际。它没有阴晴圆缺,没有初一十五,都是一轮满月。这就是怒江人最引为骄傲的“石月亮”。关于石月亮,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天上的启沙和龙女娜亚相爱了,他们向往着男耕女织的人间生活。可龙王硬要拆散这对情人。娜亚不从,龙王便掀起了大海的波涛,要淹没大地和这对情人。当洪水就要淹没大地时,启沙用神箭向崖壁射去,崖壁被钻开一个大洞,滔滔的洪水从洞中流走,娜亚和启沙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人间。白天,怒江峡谷波光闪闪的江湾,嶙峋峥嵘的怪石,苍翠葱茏的树林,陡峭直立的山梁,把巍峨璀巍的石月亮托上高天。如果恰好有几朵白云在石月亮边悠悠徘徊,这景致真是神奇而美丽。如果是有月亮的晴朗的夜空,天上就如挂着两个月亮,一轮明月当空,把洁白的月光洒在石月亮上,石月亮显得格外深邃悠远。人们仿佛置身于肃穆的神秘世界,心境宁静安详。  
  
4、石门关:从丙中洛乡政府北上3公里,怒江两岸的大理石岩形成门一样的临江绝壁,紧紧闭住怒江,使怒江江面仅有20米,江东江西仅一步之遥。这里便被子人称做“石门关”。在巨大的石壁上,不知是人工雕凿或天然形成,上有一手掌印,巨大无比,当地人称为“民来排”意为鬼手掌。
  
5、高山湖: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上,分布着数十个高山湖泊,它们是由雪山上的流水汇集而成的。其中最美的要算达朴洛的高山湖。达朴落的高山湖当地人称它为“思热衣比”,它位于碧罗雪山3200米的峰峦之间。湖水清澈见底的,水质甘甜。周围云杉、冷杉等珍稀树木环湖生长,树型挺拔俊秀,湖光与岸边雪峰积雪相映,妩媚迷人。

快捷方式 于 2002-09-26 16:32:58 编辑

----------------------------------------
行者无涯

 
旧帖 2002-09-25 02:17:40
Post #2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oldbug 离线 oldbug
快捷方式 wrote:
【线路简介】:
一直想走两条线,两条线的源头都在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州,一直以为那里就像一个没有一丝裹羞布的绝色天仙。一条是徒步独龙江进藏(巴坡-孔当-献九当-龙元-迪政当-雄当-斯当-南代-西藏察隅县,至今无人走通),行程约计20天,由于深入不毛比较艰苦,时间人员均准备不当,暂时放弃;另一条就是过三州,集碧罗雪山穿越,徒步连环“三峡”,(怒江迪麻洛大峡谷、澜沧江苏苏桶大峡谷、长江第一湾虎跳峡)囊童话贡山、神山梅里、天堂中甸、故乡丽江为一体的集彩云之南风景之大成的本次行程(有少数山友走过大致相同的路线)。最妙的是本次线路难度一般,季节颇佳,景色绝顶,而又错开了庞大的游人,抚掌叹尔!
  
如果你是精明干练的旅者,如果这个时节你正好也在这片美丽的地方,同行到底或相伴一段均可,请与我联络,目前我是一个人的计划。
  
【行程时间】
9.28日(或9.29)——10.12(10.13星期日)
  
【15天行程计划】
D1:广州——昆明  采购食品、GAS
D2:昆明——贡山(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州,火车硬卧近24小时)
D3:贡山——丙中洛 滑溜索、看石月亮、观怒江第一湾;
D4:丙中洛——秋那桶——迪麻洛 深入怒江腹地,回归童年的故乡;(至此可能会雇一向导)
D5:迪麻洛——白汉洛村(位于碧罗雪山的半山腰)初识怒江迪麻洛大峡谷,遍访各族之本色,小窥诸信仰之集合;
D6:白汉洛村——茨中(属迪庆自治州)过垭口,穿越碧罗雪(HB3200M),处三江之核心,赏三江美景;
D7-D8:茨中——德钦县城——梅里雪山 又会澜沧江苏苏桶大峡谷 朝神山、观朝日夕阳、览冰川、会雨崩神瀑,祭雪山英灵;
D9-D10:德钦——中甸 纳帕海、松赞林寺、碧塔海、硕都湖,尽扫香格里拉风光;
D11-D12:中甸——虎跳——丽江 再会金沙江“长江第一湾”,徒步路线为:桥头-24道拐-本地湾-中峡-丫叉角-上虎跳-桥头
D13:丽江——广州  
D14-D15:余两天补不足。
  
如果DI、D2去程顺利,将加多时间在独龙州游览;
整个行程的D3至D13均宿民家,或藏或怒,或独龙或纳西,带野营装备是为防万一;
如有友携同,如时间宽兴致高,到达丽江后可去雪场滑滑雪、云杉坪溜溜马,或到宁蒗走两天婚。

  
计划不错。
但昆明的火车可以通到贡山吗?看地图,铁路离贡山最近的地方是永平县。从永平到贡山的距离比大理到中甸的距离还远,而且公路级别低于大理—中甸的公路级别。
我认为:应该把时间主要用在贡山—梅里雪山这段。其他地方不去也罢。中甸的景点和丽江的景点都不值得一看。但从德钦—中甸—丽江一路坐车下来的景色很好。在丙中洛租马骑着去茨中吧。不用再去云杉坪遛马了,只会浪费银子。去过梅里雪山就不要浪费时间金钱去玉龙雪山了。

----------------------------------------
分享快乐 分享经验 分享资源

 
旧帖 2002-09-25 05:44:51
Post #3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蓝筹股 离线 蓝筹股 15天!
你太豪华了!严重羡慕ING!好长的假期喔  
  
祝驴途开心顺利!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

----------------------------------------
活着的人们,请各自珍重!

 
旧帖 2002-09-25 08:07:32
Post #4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百年孤独 离线 百年孤独 WoWoWo,看得人眼红心跳.
回来记得写完整的考查报告,说不定哪天某某人心血来潮也会到此一游.big smile

----------------------------------------
在那不远的天空下一定有我美丽的家园,我的想望在山的这边海的那边,在风的前面云的后面......

 
旧帖 2002-09-25 12:33:37
Post #5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法师 离线 法师 老哥你太猛了,用十五天来happy,小弟陪不了你了。

----------------------------------------
任凭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旧帖 2002-09-25 13:35:32
Post #6
回复: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快捷方式 离线 快捷方式
oldbug wrote:
计划不错。
但昆明的火车可以通到贡山吗?看地图,铁路离贡山最近的地方是永平县。从永平到贡山的距离比大理到中甸的距离还远,而且公路级别低于大理—中甸的公路级别。
我认为:应该把时间主要用在贡山—梅里雪山这段。其他地方不去也罢。中甸的景点和丽江的景点都不值得一看。但从德钦—中甸—丽江一路坐车下来的景色很好。在丙中洛租马骑着去茨中吧。不用再去云杉坪遛马了,只会浪费银子。去过梅里雪山就不要浪费时间金钱去玉龙雪山了。

  
据说火车有开通,如果没有,就是昆明-六库-贡山 汽车18个小时 900多公里,行程的时间还是不会变的;
  
丽江是否FB视情况而定,如果是我一个人,就免了,呵呵。

----------------------------------------
行者无涯

 
旧帖 2002-09-25 14:51:37
Post #7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快捷方式 离线 快捷方式 To蓝筹:谢谢兄弟,十一后到深圳我们好好喝一回;
To百年:如果有收获,一定向你汇报;
To法师:你去四川也注意安全哦,回来见了兄弟。

----------------------------------------
行者无涯

 
旧帖 2002-09-25 23:50:53
Post #8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Frances 离线 Frances
快捷方式 wrote:
【线路简介】:
D9-D10:德钦——中甸 纳帕海、松赞林寺、碧塔海、硕都湖,尽扫香格里拉风光;
D11-D12:中甸——虎跳——丽江 再会金沙江“长江第一湾”,徒步路线为:桥头-24道拐-本地湾-中峡-丫叉角-上虎跳-桥头

  
诱惑。
碧塔海的清晨有如云雾缥缈的仙境!

----------------------------------------
--Life is about passion, freedom and love.--

 
旧帖 2002-09-26 00:32:12
Post #9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错错 离线 错错 如果跟你一起走,想继续到稻城然后登四姑娘山,如何安排??
  
我记得是在女儿国那分手,对吗?

----------------------------------------
静,而生慧

 
旧帖 2002-09-26 14:18:59
Post #10
回复: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快捷方式 离线 快捷方式
Frances wrote:
[quote]快捷方式 wrote:
【线路简介】:
D9-D10:德钦——中甸 纳帕海、松赞林寺、碧塔海、硕都湖,尽扫香格里拉风光;
D11-D12:中甸——虎跳——丽江 再会金沙江“长江第一湾”,徒步路线为:桥头-24道拐-本地湾-中峡-丫叉角-上虎跳-桥头

诱惑。
碧塔海的清晨有如云雾缥缈的仙境! [/quote]
对了,记得你上次去中甸是去年五一,还带回了哈巴雪山下的村庄美景让大家分享,那相片很美,至今记忆尤新。
  
叉队十一去北京,如果有时间,可以联络他们一起去红军山马场骑马呀,祝国庆快乐。

----------------------------------------
行者无涯

 
旧帖 2002-09-26 14:35:26
Post #11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快捷方式 离线 快捷方式
错错 wrote:
如果跟你一起走,想继续到稻城然后登四姑娘山,如何安排??
  
我记得是在女儿国那分手,对吗?

  
那样问题很大呀,三峡就会荒废的,而且稻城的红叶就晚了(和我走你最快16号到稻城,正常是18号,是不是立冬了?)。如果你没有去过三峡,先走那里好些;看了你的详细计划后觉得很周密,三峡路段有大批磨房的驴子,之后到稻城也有同伴,穿到云南丽江后没准儿我们能碰面,一起吃个呐西小吃呀。很希望能一起走,但客观地讲你这样走好些,呵呵。

----------------------------------------
行者无涯

 
旧帖 2002-09-26 14:57:07
Post #12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错错 离线 错错 嘿嘿,俺的三峡之旅是经百年大吓的指点,能不周密吗?
  
此行全是怀旧之旅,有意思有意思。tongue

----------------------------------------
静,而生慧

 
旧帖 2002-09-26 16:52:29
Post #13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快捷方式 离线 快捷方式 看来报名人员很少意识到这条路的艰苦性,很随便的就报名了,以为是普通旅行,怪我发帖晚,没有仔细讲清楚。
  
出贡山后至德钦的穿越是非常艰苦的,很多地方的山路若有若无,上下的落差非常大,由NB3999M到HB2100米的横断山大纵谷地带不断上下会把驴子揉成一团面。整个穿越大致行程为90公里,当地居民都很怕走,五一深雪期间没听说有人走直线过迪庆的,十一如果遇雪就不能走了,那些地方的雪很不塌实,雪崩的事情很平常。自然条件也非常恶劣,各种蚊虫会盯的人浑身长毒包,引发痢疾等传染病的可能性也很大,蚂蝗不知道现在还有无,如有要到当地买绑腿。那些地方基本都是不毛之地,去只为美丽的景色和淳朴的人们。
  
至迪庆后商业化比较厉害,即便深山中的雨甭村也逃不过,所以德钦与贡山这边是两个概念,景也不同,后者更加原始和沧桑,也艰苦的多。
  
说这些不是吓唬谁,只是希望有意同行者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不要轻率的同行,那样会出大问题的。
快捷方式 于 2002-09-26 16:56:13 编辑

----------------------------------------
行者无涯

 
旧帖 2002-09-26 17:47:57
Post #14
回复: 来段神奇土地的神奇老故事
 
快捷方式 离线 快捷方式 一个发生在怒江的旅行故事
作者:qhloveqh
  
这件事已经过去两年多了,在这两年中,我无时无刻不被那梦魇般的景象纠缠着,挥之不去,一闭眼就会闪现在我的脑海中,搅得我神经濒于崩溃。我没有想到的是一次突发奇想的活动竟然改变了我的一生和我身边的一切。事情是这样的……  
  
我叫月冷星寒,在我身边,有一群和我一样年轻,充满了活力的朋友,大家都是通过网络相 识的,由于有着很多的共同爱好,关系很快就密切了。我们其中的一项共同的爱好就是旅行,这是一种有别于普通旅行的活动,所有参与者都要背负一切在野外生存中必须的物品,远离人迹所及之处,进行精神与体能的自我挑战。我们乐此不疲,成功的组织实行了几次小型的活动。在这种情况下,我突发奇想,准备组织一次大型的、比以往都要艰难的活动—— 穿越云南境内的怒江峡谷。这个想法被朋友们一致赞同。经过半年多的准备工作,我们出发了。   
  
我们计划从北京乘机到昆明,再从昆明乘车到丙中洛,由丙中洛起徒步,翻越高黎贡山,到达独龙江。但在昆明乘车往丙中洛徒中,有人建议因为时间充裕,先改道丽江,游完古城再进行这次徒步活动。这项建议理所当然被采纳,也正是这项建议将我们推向危险的边缘。  
  
到达丽江时天色已晚,我们在小桥流水的古城用完晚餐,在古城中闲逛。同行的四位女孩子被古城中出售的色彩斑斓的民族服装以及银饰所吸引,蝴蝶穿花般进出于各具特色的小店中,唯独阿宝与她们不同,她只在那些摆放着一些稀奇古怪的民族用品或是图腾物件的小店前驻足,而且一看就是很长时间,我们不得不多次停住脚步等她,就在最后一次等她的时候,她欣喜若狂的从一家小店中冲了出来,手中摇着一卷发黄的纸制品,跑到我们身边说: “看啊看啊,好东西!”我瞥了一眼她手上那卷纸说:“什么东西?看把你美的,十七世纪  
海盗藏宝图?可我记得那玩艺一般都画在羊皮上啊。”阿宝白了我 一眼。对我身边的红色说:“这是一卷东巴文字,当中详细记载了纳西族人很久以前的生活状况和其它的一些事情。老乡卖得很贵,可是我跟他说我看得懂,他居然就送给我了。哈哈。”我诧异的问道; “你怎么会看得懂东巴文字?”阿宝的男友马力接口道: “她爸爸就是民俗学者,而且是 专门研究东巴文化的。”我们边走边聊着,很快就回到了住宿地,为了第二天的活动,大家早早就休息了,一宿无话。   
  
(二)  
  
第二天,我们坐了将近一天的车,到达了我们的穿越始发地——丙中洛。当时天色已晚,我 们由于及度的兴奋,不顾当地老乡的劝说,一头扎进了森林中,沿着当地人所说的马帮小道开始了我们正式的穿越活动。刚走了两个多小时,天就完全黑了,我们不得不在一处开阔地扎营。我与混吃在距营地五十米的下风口挖好一个厕所,其他人也已将营地扎好,我们在营地中心点起一堆篝火,吃完饭,大家围坐在篝火边聊天。聊着聊着有人提议讲鬼故事,于是 大家搜肠刮肚把以往听说的种种可怕的事一一讲了出来,吓得几个女孩子脸色都变了。我忽然发现坐在魅影边上的阿宝跟本没有听我们说话,在聚精会神的看她那本东巴文,我就说:“阿宝,别看了,和我们一起讲鬼故事吧。”大家也都叫她别看了,她听到我们说话,就 说:“我刚好看到一些关于纳西族的神灵的事,我翻译给你们听吧?”大家都同意了,她开始讲述起来:“古老的纳西族崇拜一种叫做闪灵的东西,据说闪灵可以幻化成各种样子,但是它不管幻化成什么样子,它的舌头都是没法变的,它的舌头就象毒舌的信子一样。每当闪灵出现时,都会有灾祸和神秘的事情发生。但是它又俱备一定的法术,所以据传说,纳西族的巫师有时会做法请闪灵上身。但是做法时必须有两个巫师共同完成,因为闪灵一旦上身,自己是不会走的,必须由另一个 巫师做驱赶的法术。”说完阿宝就又低头看她的纸卷去了。我们大家面面相觑,隔了一下, 爆发出一阵大笑,山蝇说:“小姐,您讲的这是什么么呀?一点也不可怕。我们在讲鬼的故事呢。”“就是就是”其他人也附和道。阿宝抬起头:“不可怕吗?那好吧,我给你们来个 可怕的。”说完,把那卷纸翻到后面说:“这里也记载了招唤闪灵的方法,要不要试试?” 我们这些年轻人向来都是无神论者,怎么会被这种无稽之谈吓到?就一齐说:“那就试试吧”阿宝说:“好啊,那你们可坐好了。”说完,就一本正经的念了起来。她念的全是东巴 文,我们一点也听不懂,先开始觉得这些怪异的音阶很好笑,可是过了一会就被当中的韵律 所抓住,再加上阿宝一本正经的样子,有一种无形的诡异气氛在我们中间弥漫开来。胆子较 小的林子开口道:“阿宝,别念了吧?”可是,阿宝就好象没有听见一样,继续从她嘴里蹦出那些怪异的音符。就在这时,阿宝突然双目圆睁,脸上出现狰狞的表情,一下扑向了她身边的魅影,吓得魅影尖叫了起来,我们几个男的一下站了起来。这时,阿宝“格格”笑着从魅影身上起来坐正,说:“吓到了吧?看你们还敢让我讲鬼故事?”我们长出了一口气,又都坐了下来,唯独被吓惨了的魅影依然脸色苍白,死阿宝坏阿宝的一通乱骂。这时,菜花想去解手,站了起来,可能是刚刚那件事的阴影还存在,她叫男友农夫陪她走过去。就在他们往厕所走的时候,我们的队友也是随团摄像斌子用摄像机对着他们说道:“我决定了,拍一部记实恐怖片出来,铁定胜过《女巫布萊尔》,从今天起,每天在我镜头内消失一个人,今天就是农夫吧。”农夫回嘴到:“再废话先叫你消失。”就和菜话往厕所方向走去。剩下来的人也不敢讲鬼故事了,就讲起笑话来。过了五分钟,就听厕所那边由远而近的传来菜花的叫骂:“死农夫!!!你也不等我就跑回来!想死啊?”我们扭头望去,只见菜花气势汹汹的冲过来,我们对她说:“农夫在等你呀,没回来啊。”菜花“啊?”的一声:“那他去哪儿啦?厕所那边也没有他啊。”正说着,就听斌子大叫一声:“啊~~~~~鬼呀!!!”我们大家一齐扭;“你有病呀?这节骨眼上你还来恶做剧?”可是,斌子没有理会我们的叫骂,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摄像机,脑门上一层冷汗,我第一个冲了过去,这时,我看到了在他手中的摄像机正在播菜花和农夫去厕所那一幕,影像已经定格,我蓦的看到,在菜花和农夫的背影后面,分明的出现了第三个影子……  
  
(三)  
  
我们围拢到斌子周围,把定格的影像往前倒了一段,从吃完晚饭开始放起,片中一切正常,刚刚放到阿宝念咒语那段,不知怎么搞的,影像开始一跳一跳的,跟本没法看,等再度清晰时,也就是阿宝念完咒语了。这时,林子的男友铲子说:“再倒回去用慢放看看。”我们又倒到跳动的那一段开始慢放,因为慢放影像跳动的缓慢了,这时,红色突然说:“定格。” 斌子赶紧将画面定下来。我们看到的是:在阿宝的头顶上有一团影子。我们看了半天也无法 确定那是什么东西,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不是篝火的烟雾。再放到菜花和农夫去厕所那段,我们惊恐的发现:农夫从画面上消失了,只有菜花一个人的背影往厕所方向去了。我们谁也说不出话来,虽然大家穿的很多,可是一股凉意从每个人的心底冒了上来。我转过头怀着一线希望问阿宝:“你刚才念的那些咒语,都是你瞎编的吧?”阿宝缓缓冲我摇摇头,说:“和上面写的一字不差。”话音刚落,一阵风吹了过去,把那堆篝火吹得摇摇摆摆,而树梢竟然发出了一阵嗖嗖声,一阵只有在北方的冬天狂风里树枝才会发出的声音,一阵风过去后,四周静得可怕,只有篝火不时发出“啪啪”声,火光照耀范围以外的地方一片漆黑,在这噬人的黑暗中似乎隐藏着一种神秘的危险,把我们一步步带向深渊。这一夜谁也没有再离开营地半步,谁也没有去睡,大家挤在一个帐篷里,没有人说话,都呆呆的望着帐外那忽明忽暗的篝火,只有菜花低低的吮泣声。天刚蒙蒙亮,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呼救声,我们男的不约而同冲出帐外,循声跑去,可是当我们跑到那声音所在地时,却什么也没发现,只有一只旅游鞋丢在地上,那是农夫的鞋,在旁边的草地上,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我们当即决定:取消这次活动,原路返回,寻找农夫并报警。我们草草吃过早饭就拔营出发了,按地图标出的路线原路返回。我们边走边呼唤着农夫的名字,但是听不到一点回应。就这样走走找找。走了约两个小时,红色突然停住脚步问我:“昨天咱们是几点钟开始往里走的?”我说:“大约下午四点半吧。”“那几点扎的营?”她接着问我,我说:“是六点半整。”她说:“那咱们也走了两个小时了,该走出去了啊?”我安慰她说:“你别那么紧张,也许咱们今天走得慢,一会就走出去了呢。”说完,接着往前走,但是我刚走了十几步 就一下子呆在原地了,不光是我,我们全体呆在原地了。原来,我们又回到了昨晚的宿 营地!女孩子们一下就瘫坐在了地上。而我们男的一个个后脑发凉,全身血液好象凝固 了一般。呆了片刻,荤吃问我:“你记的路没错吗?”我说不出话来,只能点点头,他说:“那就再走!我他妈就不信了!”我们掺起坐在地上的女孩们,又开始往外走。我们无论往哪个方向走,走两个小时后最终都是回到了我们昨晚的宿营地。所有的人不论从精神上还是从体力上都已受不了了,而且,天也慢慢要黑了。无奈,我们今天还要在此安营了。我和恐慌就去砍柴,刚刚砍了一会,恐慌突然扔掉手中的斧子,大喊一声:“我受不了啦!”就往密林深出跑去。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得措手不及,当我拔腿追去时,他已跑远了。我不敢再独自一人去找他,就把砍好的柴的带回营地,拿上弩箭和刀具,约荤吃一同去找。我们徒劳而返,当我们刚走进帐篷时,魅影红肿着眼睛朝我冲了过来,在我身上拳打脚踢:“你为什么不拉住他?为什么不拉住他???” 我低声说:“我没来得及。”“什么来不及?懦夫!胆小鬼!不用你们管!我自己去找他!”说完,夺过荤吃手中的砍刀,冲出了帐篷。我一把想要拽住她,却只抓住了一股空气。  
  
我们全部冲出了帐篷外,此时,帐外一片漆黑,魅影已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中。我们刻不容缓地在营地上燃起一堆火,简单武装了一下,就集体出发去找魅影。我们在黑暗中无目标的搜索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就在大家筋疲力尽之际,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一看,来电显示是魅影,我刚要接,突然想到,我的电话本来没有信号啊,而且,它是关着的,怎么会……我犹豫不决的接通电话,把它慢慢放到耳旁,话筒里传来魅影的声音:“我找到他了,在河边,在河边!”我一听,大声说:“你别挂断,我们这就来!”河,只有一条,我白天还在那里补充过我们的用水。我们急急忙忙向河边跑去。跑到河边却什么也没看到,甚至连一丝手电光也没有。不对啊,我想,魅影怎么也该带着手电才对啊?而且,她知道我们马上就来,应该打开手电给我们个信号啊。于是,我对着电话问她:“我们现在就在河边了,你在哪儿?快说呀!”电话那端传来魅影的声音:“你们往前走十步,再向左转,一棵大树下。”我们依照她说的做,可是依然没有看到他们。我又向电话里问道:“怎么我们还是看不到你们?你到底在哪?”这是,话筒里魅影的声音突然变得又小又慢了:“你们转过身来就看到了。”我蓦的转身,将手中的电筒照过去,骇人的一幕出现在我们眼前,只见恐慌和魅影两个人靠着一棵大树坐着。恐慌的头上嵌着那把他砍柴的斧子,而魅影的头上嵌着的是那把她从荤吃手中抢走的砍刀,血,从两个人的头上“汩汩”的流下来,而他们的眼睛却直视着前方,使整个画面看上去狰狞可怖。魅影的手中还握着一部手机,屏幕还在亮着,  
  
显示着三个字:通话中……  
  
(四)  
  
随行的女孩不约而同的吐了起来,边吐边蹲了下去,吐了一会开始哭了起来。我的腿也抖得厉害,几乎站不稳。斌子仍然在拍摄,可是他的手也抖得厉害。荤吃对我说:“快……快打电话……报……警。”我举起手中的电话按下110三个键,“嘟……” “嘟……”响了两声,电话通了。我刚要说话,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阵声音,是个女声,但是声音模糊,我大声“喂”了两声,那个声音渐渐清晰了,赫然是阿宝在念东巴咒语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是不断的重复着一个音节,渐渐……渐渐……弱了下去, 接着电话里就是“嘟嘟”的忙音了。我头皮发麻,身上发冷,我转过身去问阿宝,那个在电话中不断重复的音节是什么意思?阿宝犹豫再三,嘴里吐出一个不甚清楚的字:  
  
“死……”  
  
我们几乎是手脚并用才回到了营地。到了营地,钻进帐蓬,我们拉紧拉链,抖成一团。这时刷子好象想起什么来,问阿宝:“你不是说,还有一种咒语能驱赶闪灵吗?”刷子说出了我们谁也不敢说出,谁也不愿相信的事,那就是我们无意中已把闪灵召唤出来了。可是,刷子的这番话倒也提醒了我们。驱灵还须召灵人。我们一齐向阿宝望去。阿宝点了点头说:“我试试吧。”可是,当我们打亮手电,准备为阿宝照亮时,我们又一次被无法解释的事情嚇住了:阿宝的那卷东巴文字后边几页不见了。我们围住阿宝,都让她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本来就没有那几页,或是放在包里时掉在包里了。阿宝使劲摇摇头说;“不会的不会的!我没有记错!驱赶闪灵的咒语就印在最后这几页上面,现在没了,不见了!”我们仿佛一下被人抽掉了骨架,一个个都瘫在那,谁也不愿再说什么了,但谁也睡不着,依旧是一个无眠的夜。  
  
天,终于又亮了。林中传来了鸟叫声,使得这个世界恢复了一丝生气。我们每个人的眼睛都失神的布满了血丝。“走!”不知是谁咬着牙迸出一个字。我们都动了起来。打好背包,我们出发了,谁也没问是要往哪边走,去往何地,只是一群人漫无目的地往一个方向走。这样走了两个多小时,我们惊奇的发现我们居然没有再回到那个该死的宿营地。这个发现或多或少地在我们当中产生了一些正面的作用。我拿出地图检测了一下我们的行进路线,正是往高黎贡山——我们的计划行进路线前进。而车就在那边等着我们,虽然还有几天的路程,但  
起码给了我们这群绝望中的人一丝希望。大家开使稍微活跃了一点,走得也就更起劲了。但是由于两天来发生的事情,以及两夜没有好好休息,大家体力都有些不支。走到将近中午, 我们一致决定扎营,好好休息一天,明天继续赶路。吃过午饭,我靠在一棵树下,昏昏睡去,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荤吃去砍柴,我砍着砍着,斧子头突然脱落了,我弯下腰去捡的功夫,忽然听到头顶一声呼哨,等我抬起头来看时,只见荤吃被一棵小树的枝杈迎面插入脑中,整个身体僵直在了那里。原来,他在砍柴时砍断了一条老藤,而这条老藤将一株小数缠绕得弯曲了过去,当他不小心砍断那条老藤时,那株小树弹了回来。而我因为低头去捡那斧子头躲过了这场横祸。  
  
我惊恐的大喊起来,就在这时,我被躺在我身边的铲子摇醒,问我:“你怎么了?”我还没有从梦境中完全恢复过来。只是呆呆的看着铲子。等我恢复了一点意识后象发疯了一样蹦起来,冲着大家喊道:“荤吃呢?谁看到荤吃了?”荤吃迷迷乎乎从一顶帐篷里探出头来,问我:“有事吗?”这时,我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下午很快就过去了。又快到晚上了,我说要去砍点柴,荤吃说:“我和你去吧。”我几乎是粗暴地拒绝了他,搞得大家都诧异的望着我,我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对荤吃说;“哦,对不起,我是说你还是在这里挖厕所吧,我和刷子去砍柴就行了。”说完,我拿起斧子和刷子走入了林中。劳动确实能够缓解一些心理上的不适感。我们砍了一会,正当我挥起 斧子砍向一个树桩时,我的斧子头忽然脱落,我弯下腰去捡的一刹那,脑中闪过了一些什 么,我本能地喊了一声:“危险!”伴随着我的喊声的是那树枝的呼哨声,等我抬起头来 时,我梦中的景象变成了现实……  
  
(五)  
  
我踉踉跄跄跑回营地,把大家喊了过去。斌子照例进行拍摄,我站在斌子身后看着拍摄屏幕,斌子拍完刷子的惨状接着拍地上的血迹,他刚把镜头对准血迹,我就发现屏幕下面漾起了一层血红色,就仿佛斌子把镜头浸在血里拍摄一样。斌子也发现了这一点,开始哆哆缩缩往后退,边退边死盯着手上摄影机的屏幕,这时,那先开始还是浅浅一层的血色开始向上涨,边涨边翻滚着。就好象有谁在把烧开了的血液倒入一个容器中一样,最后,充斥屏幕的是一片血红色,一滴一滴的血液从斌子手中的摄影机屏幕上滴下来。斌子大叫一声,扔下摄影机转身就跑。在他的影响下我们剩下的人也跟着跑,我们一口气跑回了营地。当晚,斌子就发起了高烧。斌子的高烧在后半夜退掉了,但是他觉得他有些拉肚子,我对他说:“可能是因为惊吓过度引起了肠胃痉孪,你要是想去我陪你去,我正好也想去。”斌子虚弱地点点头,于是我把他扶起来我们打着手电朝厕所走去。斌子在里面蹲了十分钟才出来,而我在外面就象等了十年那么久,我叫斌子在外面等我,我刚进到厕所,就闻到一股扑鼻的血腥味,我用手电往临时挖出用做厕所的土坑内一照,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土坑里赫然是一堆肠子肚子等人体器官。我“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我退出厕所,回头看到斌子蹲在地上,我颤颤惊惊问他:“你……没事……吧?”他没有出声,我用手去拍他的肩膀,我手指刚一触到他的身体,他就向前扑倒在地,在我手电照射之下,斌子的裤子后面,一片血迹。  
  
天又亮了,每次天黑天亮,我们的人数都在减少。看着斌子的背包扔在那,我们谁也说不出什么来,收好帐篷,我们再次上路,疲惫地在林中穿行,步履蹒跚却不肯停下,努力想甩掉这一直跟着我们的恶梦。可是谁又知道当夜晚降临迎接我们的又将是什么呢? 再次扎下营,我们清点了一下人数,男士还有我、荤吃、马力、铲子、山蝇,女孩子有红色、阿宝、林子、菜花。人虽然有九个,但我们每个人都觉得那么无助。  
  
我打完晚上用的水,回到帐篷里,忽然在我的背包旁发现了斌子的摄像机,我问荤吃:“是你捡回来的?”荤吃摇了摇头说:“我以为是你拿回来的呢。”我们两个说完就面面相觑,两个身高力壮的男人却都被那个静静躺在那儿的摄像机吓得不知所措。隔了一会儿,我抽出身上的刀,抖着手用刀尖去拨弄那个摄像机,摄像机被我翻了两个滚,忽然屏幕弹开,开始播放起来,我和荤吃同时窜出帐篷。半晌,我把头探进帐篷,看到摄像机还在那,也还在播放,我炸着胆子走进去,拿起摄像机,看了起来,播放的那段居然是我和斌子上厕所那段,就好象有人跟着我们进行拍摄一样。那段播完,后面的画面可以说又凌乱又恐怖,是一个接一个不相关的定格,但是却是我们剩下的这群人的影像,而且,都是死去的样子……我再也不敢看下去了,把摄像机拿到帐篷外丢得远远的,回到帐篷中,我对其他人喃喃道:“谁也跑不了……谁也跑不了……”但是,这一夜却平安的度过了,再没出什么事情。大家心中都暗自庆幸,并祈祷恶梦就此完结。吃过早饭,我们准备出发,荤吃在检查他的电筒,我背对着荤吃收拾我的背包,就听荤吃在我后面念叨:“怎么昨天刚换的电池就不亮了?再不亮?再不亮我吃了你!”我边低头系包边对他说:“我这里还有电池呢,你那个是大电筒,要用一号电池吧?”半天,没人回应,我一回头,荤吃眼睛突出,嘴巴张得大大的,他说要吃掉的电筒就塞在他的嘴里,一尺长的电筒只有灯头露在嘴外,其余的部份从他后脑穿出,血,染红了他的上半身……  
  
(六)  
  
天啊!原来恶梦并没有结束,不旦没有结束,反而变本加厉地出现了。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把我的朋友从我身边夺走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的队员一个接一个的离我们而去了,走的都是那么的离奇而恐怖。在距我们此行的目的地还有半天的路程时,整个队伍只剩下我和阿宝两个人了。虽然只有半天的路程了,但是夜晚的来临使我们再不敢贸然前行,我们还是扎下营来。吃过晚饭,我和阿宝在帐篷里对视枯坐,阿宝的眼睛红肿,因为马力的离她而去整个人看上去极其萎顿。我正想说点安慰她的话,突然,帐篷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我惊得一下跳了起来,我抽出刀扑到门边,将刀高举起来,管它是什么东西,只要进来我就会全力劈下去。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月冷,是你们吗?”我一听,是农夫,我拉开帐篷门就冲了出去。果然是他,我把他拉进帐篷里,问他:“你跑到哪去啦?”农夫说:“我那天不小心掉到猎人挖的陷阱里去了,我还听见菜花骂我,我一个人爬不上来,我使劲的喊你们,可是你们谁也没来救我,还是第二天那个猎人把我拉上来的。我就开使追你们,可是怎么追也追不上,总是能看到你们宿营的痕迹,就是追不上你们的人。  
  
要不是今天我决定连夜赶路,恐怕就又追不上你们了。”由于能够重见到我们的队友,致使我都忘了应该仔细推敲一下他说的话的可信度,当他问及其他人时,我断断续续把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后来,我让他与我和阿宝一起在一间帐篷里休息,他执意要再搭一个帐篷,我也就没强迫他。可是,当他去休息后,种种疑团涌上了我的脑海:那天夜里那么静,他的呼救声我们不可能听不见。这几天他又没有帐篷(他的背包被我们在后来几天才遗弃的),他住在哪了?刚才他听说了那么多恐怖的事情怎么会没有一丝害怕的样子?听到菜花的事他怎么也没有一点悲哀的样子?还有,他为什么执意要一个人睡?想到这,我再也待不住了,我要去搞清楚。当我走出帐篷,来到他的帐外,我忽然发现他的帐篷里有一丝微弱的亮光,我决定先观察一下再说。我偷偷从他的帐篷缝向里看去,我看见农夫坐在帐篷里,两脚夹住一支电筒,让电筒的亮光照到他的头上,他用两只手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头从颈上抱下来,放在手里……看到这儿,我险些栽倒在地上。原来,农夫早就是死人了。我用手捂着自己的嘴溜回帐篷,拉起昏昏欲睡的阿宝,连背包也顾不上收,就奔进了无边的黑暗中。我们在黑暗中奔跑了大半夜,终于,在天将亮之际到达了我们的目的地。至此,我才长出了 一口气。人也昏了过去。当我醒来时,我们已在昆明市里了。我与阿宝凑出身上全部的钱,  
  
买了两张回北京的火车票,登上了返家的旅程。在火车上,我们都在回忆这短短十几天来发 生的种种可怕的事情,想到那些永远离我们而去的朋友,我们的泪水流了下来。吃过晚饭,我和阿宝不约而同对对方说:“睡个好觉吧。”说完,我们就各自躺在铺上休息了。半夜, 我被恶梦惊醒,火车恰好经过一个小站,我向对面铺上的阿宝望去,借着车窗外快速向后掠 去、忽明忽暗的灯光,我看到阿宝的眼睛发出绿幽幽的光,一条好象毒蛇信子一样分叉的舌 头在她嘴里一进一出,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底。列车飞快的开过了小站,车内又陷入了一片  
  
漆黑……  
  
北京,北郊佛山灵园的一块墓碑:爱子月冷星寒之墓(死于X年X月X日一次列车出轨事故)

----------------------------------------
行者无涯

 
旧帖 2002-09-26 17:51:11
Post #15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coffee 离线 coffee 嘿嘿。。。
 
旧帖 2002-09-26 18:03:06
Post #16
回复: 回复: 来段神奇土地的神奇老故事
 
helloketty 离线 helloketty
快捷方式 wrote:
一个发生在怒江的旅行故事
作者:qhloveqh
  
  

  
嘿嘿,《闪灵凶猛》的剧本嘛,拿来吓人

----------------------------------------
我的心是高高低低的风铃,叮咛,叮咛,敲响一个人的名字...

 
旧帖 2002-09-26 20:59:21
Post #17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叉叉 离线 叉叉 很艰苦,也是很诱人的路线。在我心目中,国内的线路能和它媲美的只有稻城亚丁、雅鲁藏布大峡谷和新疆线路了。原来也曾这样打算过,只是假期......哎!
多带回些漂亮的PP吧!建议你换个好点的数码相机,好的行程别给破相机毁了。
保重!

----------------------------------------
花最少的钱,走最远的路,看最美的景。
有时牛X,有时傻X,有时不X,有时很X。
看起来很XX而骨子里真的不XX。

 
旧帖 2002-09-26 22:31:27
Post #18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快捷方式 离线 快捷方式
叉叉 wrote:
很艰苦,也是很诱人的路线。在我心目中,国内的线路能和它媲美的只有稻城亚丁、雅鲁藏布大峡谷和新疆线路了。原来也曾这样打算过,只是假期......哎!
多带回些漂亮的PP吧!建议你换个好点的数码相机,好的行程别给破相机毁了。
保重!

谢谢叉叉,回来我们换相片看呀。
你后面的话真是提醒了我,我的还是6年前那个老奥林巴斯,效果倒是不错,但是这回还是找个更好点的吧,倒哪儿找呢?只有明天一天时间了,嘿嘿。

----------------------------------------
行者无涯

 
旧帖 2002-09-26 23:22:15
Post #19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错错 离线 错错 不想带俺去也不能发这种恐怖故事嘛.sad
  
想吓得俺不敢一个人走稻城?

----------------------------------------
静,而生慧

 
旧帖 2002-09-26 23:46:38
Post #20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快捷方式 离线 快捷方式
错错 wrote:
不想带俺去也不能发这种恐怖故事嘛.sad
  
想吓得俺不敢一个人走稻城?

  
错——错!呵呵,你是老驴子啦,经验等各方面可能比我还强,我绝对没有不想带你的意思,你的计划比我的周密。因为有几个新人想同行,而且不是很清楚情况。逗着玩呢,别介意哦,呵呵。

----------------------------------------
行者无涯

 
旧帖 2002-09-27 00:19:02
Post #21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永远自由人 离线 永远自由人 由于时间不多,也顺祝一路平安而行,胜利归来吧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
 
旧帖 2002-09-27 00:54:47
Post #22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快捷方式 离线 快捷方式
永远自由人 wrote:
由于时间不多,也顺祝一路平安而行,胜利归来吧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

谢谢,也祝你的湖南的神秘大峡谷计划顺利实施,回来我们攻略碰头。

----------------------------------------
行者无涯

 
旧帖 2002-09-27 15:55:37
Post #23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秋之青鸟 离线 秋之青鸟 smile 你的D4线路有误吧。到迪麻洛并不需要到丙中洛,更不需要到秋那桶。而是从五区就有条岔路往迪麻洛去了。 从那里翻过德钦,据说只需24小时左右。
 
旧帖 2002-09-27 21:58:54
Post #24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自行车 离线 自行车 快捷兄:
      我的计划和你的前期基本相同,呵呵。我们一行大概8人,于30号早在福贡汇合,往丙中洛(包车,便于观看沿途景点。)。然后走迪麻洛,翻碧罗雪山的一个垭口至德钦,结束。如果到时还有体力继续的话,:),我想跟你一起进梅里深处,以前看过梅里雪山转山的攻略,很有吸引力。我早出发几天,现在大理,明天出发去六库。从昆明直接到六库坐车很辛苦(大致是18:00,19:00两班车),如果你时间够,可以在大理呆一天,爬苍山,应该值得。等你过来了,我给你电话(30号吧)。看看能否同行,呵呵。      
     关于D4:到丙中洛后返回至离贡山约28公里处附近的迪麻洛村公所(乘车),此处至白汉洛村约6公里山路(爬山)。也有从迪麻洛到丙中洛的徒步线路,走重丁村天主教堂,纳依强峡。都是一些网上的资料,也不知是否确定。
祝:顺风!好运!
 
旧帖 2002-09-28 10:08:23
Post #25
回复: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黑木子 离线 黑木子 前几天见你,谈起十一行程,你说还没有定,今天看到你的贴子,竟然已经出发了,看来你真是一个不说什么废话,拎起包说走就走的人啊,痛快!
  
一路上一定要小心,安全为上,我们等你回来在深圳为你接风,记着带上攻略和PP。
 
« Prev12Next »
转帖分享
» 城市 » 佛山 » 2002:9.28-10.12徒步云南三江计划 50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