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广州 » 城市 » 广州 »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全文完) 32
旧帖 2007-12-18 23:30:53
Post #1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全文完)
 
toomax 离线 toomax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全文完)

2007年9月去滇藏逛了一个多月,为了感谢云南独龙江的朋友,特写下后续的口水文(非攻略),无耐心的朋友可先参考以下行程。文笔,拍摄技能本人皆欠,纯为自娱纪录,所有图片均未经PS处理,望各位手下留情,谢谢!
  
  在此感谢在独龙江及茨中之行为我提供帮助的人们:
  赵德云(浙江),和金开(贡山傈僳族)
  贡山向导:高自军(独龙族,基督徒)13988672774,家有4匹骡子,居贡山撒子木克村
  贡山向导:丰梅军(独龙族,基督徒)15198615801(新号码),高自军侄子,居贡山撒子木克村
  嘎达娜(藏族,天主教徒)13988614467,纪录片《最后的马帮》的马锅头,居贡山马帮路
  向导:阿古底(藏族,天主教徒)0886-3519236,嘎达娜儿子,居白汉洛村
  吴公底(藏族,天主教徒):13988766228,0887-8536259,茨中教堂管理人,自营玫瑰红客栈及自酿葡萄酒,居茨中龙巴喜卡村
       司机:伍金(藏族,佛教徒):13988714343,茨中——德钦班车司机,居茨中,可承接越野三菱或中巴包车往拉萨业务,吉普约8000元。
  
  如此文可为大家带来帮助,则已兑本人当初在云南对友人之承诺,希望能为他们带来一点实际的收益。
  
  2007年9月6号出发: 白云机场: 南航CZ3481 机型319 早7:40起飞-11:10到达, 960元
  D01: 广州(飞机)大理(班车)六库:宿交通宾馆
  D02: 六库(班车)贡山:宿山丹宾馆或峡谷大酒店
  D03: 贡山:闲逛
  D04: 贡山-丙中洛-五(翁)里-贡山
  D05: 贡山-其期:骑骡子,宿实验站  
  D06: 其期-东哨房-南磨王垭口:骑骡子+徒步,宿垭口下山地
  D07: 二队:徒步,宿林中空地  
  D08: 二队-巴坡:徒步,宿派出所
  D09: 巴坡-马库:骑骡子,宿村委主任江良家  
  D10: 马库-钦朗当-马库:徒步,看月亮大瀑布
  D11: 马库-巴坡: 骑骡子
  D12: 巴坡-孔当: 徒步,宿小学校长家
  D13: 孔当-献九当-龙元: 骑骡子+徒步,宿龙元小学
  D14: 龙元-迪政当-雄当-麻必洛木当: 骑骡子+徒步, 宿木当小学的空木房
  D15: 木当-献九当: 徒步+骑骡子, 宿村委会招待所
  D16: 献九当-孔当-贡山: 骑骡子+汽车, 宿藜山宾馆
  D17-18: 贡山: 休息
  D19: 贡山撒子木克村: 宿丰梅军家
  D20: 贡山-迪麻洛-白汉洛: 汽车+骡子, 宿阿古底家
  D21: 白汉洛-崩过牧场-巴拉贡山口-斯娃龙巴河谷: 骑骡子, 宿牛棚
  D22: 河谷-碧罗喜拉山口-拉扎牧场-碧融峡谷-茨中龙巴喜卡村: 骑骡子+徒步,宿吴公底家(玫瑰红客栈)
  D23: 茨中-德钦-盐井: 顺风班车,宿路边旅店
  D24: 盐井-芒康-八宿: 顺风班车,宿客运站旅店
  D25: 八宿-然乌-波密-林芝: 顺风班车, 宿民政宾馆
  D26: 林芝: 闲逛
  D27: 林芝-巴河镇-巴松措: 班车, 宿湖边度假村
  D28: 巴松措-巴河镇-拉萨: 班车, 宿八朗学
  D29: 拉萨: 闲逛
  D30: 拉萨-纳木错: 旅游大巴, 宿湖边旅馆
  D31: 纳木错-拉萨: 旅游大巴, 宿八朗学
  D32-34: 拉萨: 闲逛
  D35-37: 拉萨-广州: 火车,下铺923元
  2007年10月12日晚八点回到广州,全程历时37天。
  
  准备物资:
  洗浴用品+护肤用品: 拖鞋或凉鞋不可少
  文具: 笔+本子+地图路线
  日常用品类:
  军刀,餐具(饭盒+筷子),水杯,纸巾,湿纸巾,草纸一卷,蜡烛,火机,指甲钳,密实袋,钱袋(贴身+散纸包),防水卡夹,身份证,信用卡,太阳镜
  衣物类:
  防潮垫,睡袋,手套,帽子,雨衣,围巾,防水袋/罩,快干裤,抓绒衣,冲锋衣
  电器类:
  手机+充电器, 相机+充电器+SD卡+备用电池一块+吹尘器, MP3, 头灯
  药物类:
  退烧片(APC), 感冒药, 止痛药, 清热解毒药品,黄连素,止血帖,棉签,碘酒,蚊贴,驱风油,参茶,  
  食物: 压缩饼干+巧克力+口香糖

      主要花费:
  飞机:广州——大理,960元(6折)
  骡子:100元/天(含向导费),回程空身照计
  独龙江内住宿:村委会/小学,15元/晚
  贡山,茨中住宿:15-100元不等
  顺风班车:茨中——林芝, 400元
  火车:拉萨——广州,923元(下铺)   
  其余花费,丰俭由人。
  2009年骡子费用为120-150元/天,背夫100-120元/天,空身回程照计。
  
       引用网上的徒步路线图,让大家明白一点,不过上面的时间因为已经路况变化,已经有所出入。此图为我所能找到的最详细的路线图,对我出行有很大的帮助。在此谢谢手绘此图的DX!
http://61.145.113.121/yanyan/4images/details.php?image_id=1431
==================================================================
磨坊图片已失效,天涯的独龙江和碧罗雪山的图片还在,西藏的部分图片链接失效,那个不看也罢。要徒步进独龙江,请首先找我的向导,这是我写这篇游记的理由,先替他们谢谢了。

2012年12月号中国国家地理最后一篇文章是介绍独龙族的,仔细看了下,当年我拍的纹面老人依然健在,上帝保佑她们!
第二条进山隧道准备开通,希望独龙江永远结束大雪封山的情况!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strItem=travel&idArticle=142317

鉴于本人以前也是潜水一族,根本没注册,所以转载的可以不跟偶打招呼,但必须遵循以下原则:

1.请注明"转载"字样,
2.必须保留本人的行程和向导的联系方式;
3.必须注明出处,至于作者随便;
4.作者本人照片不要转!
  
  如果发现未经本人同意而把文字及照片用于商业用途,本人一定唯权!

toomax 于 2013-01-30 16:14:40 编辑
 
旧帖 2007-12-18 23:33:52
Post #2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初识独龙江,始于上世纪末1999年初夏,大理古城某酒吧内。那年我第一次一个人出来闲逛,却从此爱上了独自上路的感觉。当时无聊的我正好翻到了98年4月期的<<山茶>>,主题是怒江大峡谷的印象与民俗实录,封面就是一对独龙族的母子,纹面的妇人给我留下了对独龙族唯一的感性认知。
  
   之后我陆续搜集了不少<<山茶>>,高黎贡山,怒江是杂志里时常出现的字眼,却不曾在心中留下多少痕迹。因为在我心里,永远只有一个归宿,那就是西藏。每一次长途出游,每一次计划的终点,都必定指向拉萨,那个终日充满温暖的阳光圣城。在5年前走了新藏之后,一直憧憬着走川藏和滇藏,只要走完这两条路,我的旅程便算完满了。
  
   2007年9月,工作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不安分的我计划这次先从四川上.再怎么说,德钦是去过的,等于走过半段滇藏公路了。可是,一本书令我临时改变了主意,改道云南。
  
   我有上网看小说的爱好,特别是和神怪沾边的题材。在对<<鬼吹灯>>观望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开始了对它的攻读。夜深人静时,沉浸在作者那天马行空的世界中是一件惬意的事情。<<云南虫谷>>里那神秘的献王墓使记忆深处的雨林, 驼峰战线,茶马古道突然鲜活起来,相互交叠,终于决定了要一探高黎贡山,再翻碧罗雪山上德钦入藏。
  
   离出发只剩十天的时间,工作依然忙碌。我这人很懒,出行也比较随意,利用周末去购书中心买了云南省的地图册,把怒江州和德钦县那几页复印下来,再加上之前上网找的独龙江徒步路线图,框架路线便定了。之所以称为”框架”,是因为停留的时间,地点随时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和本人的心情而调整。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出游的自在,往往带着一张地图和自己的路线规划便上路了。
  
   除了在岗仁波茨转过一圈之外,从来没有过野外徒步和露营经验的我,从来没有,也不懂使用专业野外装备的我,却选择了一条似乎很艰难的道路。据说那是一条”连猴子都要走得掉泪的鸟路鼠道”。可是云南省委书记令狐安在1998年的时候也走过,领着一班干部进去考察。如今10年过去了,可能路会好走一点了吧?即使还是那样艰险,我相信,当地马帮可以走的路,我应该也可以走过去,他们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装备,而且我还可以骑马。总之,随遇而安吧,说不定还可以倒一个“大斗” (灯丝中毒之症状)!唯一的准备,就是买一个防潮垫和带多几件一次性的雨衣。
  
   8月底9月初,正逢滇西北的雨季。那一片地区,直到西藏林芝,每天都被雨云笼罩着,不时听说哪里路塌了,梅里雨崩里面某某失踪了。独龙江地方太偏,没有任何报道或者天气资料可以查找,但这些都不能影响我出行的决心和心情。
  
   终于,在9月6号的清晨,我坐上了飞大理的航班,给家人留下的是怒江州,贡山县的公安局,旅游局,医院等地的咨询电话和AIG为期40天的旅游保险单,以及一个和网友结伴出游的谎言。父母在,不远游。可是,请恕孩儿不孝吧,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在昆明机场停留的时候,买到了久寻不遇的<<消失的地平线>>,算是此行给我的第一个惊喜吗?虽然有点重,但如此经典的书,正好作为本次旅途上最好的精神伴侣。
  
   飞机在近中午时降落在大理的小机场上,这里和10年前没什么两样。取了行李,便找了辆出租车,直奔下关的汽车客运站。大理与我无甚缘分,也就是一中转的驿站而已,即便来这里三次了,却也喜欢不上来。
  
   下关至六库的班车很多,车费也不贵,只需要50元,大部分路途都是在幽深的峡谷中穿行。这是雨水充足的季节,大小瀑布从山岩上飞泻而下,数之不尽。我贪婪地欣赏着水雾中的苍山和江对岸的”大子报”田,偶有梯田和村落便是一阵暗喜,混忘了被水冲塌的路基和山上滚落的飞石。山间那条黄浊,平缓的水带便是澜沧江吗?抑或怒江?依稀记得在窗外见到三江并流,保护生态的宣传字样飞过,但也见到了一座座小型水电站的建起。到底这里将要进行什么?以后会变成怎样?没有人可以说得清楚。
  
   下午5点左右,到达六库,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首府。于旅人来说,全城最出名的莫过于一座建于1970年的悬索钢板吊桥。桥两头的水泥搭架上有红漆刷上的毛泽东诗词:“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横批是”毛主席万岁”,桥名在下为”向阳桥”,透着浓浓的文革气息。时代变迁,如今的日暮老桥只限行人通行,两头站满了摆卖零食的小贩和载客的摩托三轮车夫。
  
   站在桥上,望着滔滔江水在脚下流过,有轻微的晕眩之感。是桥不稳之故,还是因为明天即将进入云南腹地而感到兴奋?不远处是行车的”怒江大桥”,这样的现代桥梁今后会建得更多吧?而如今的独龙江,是怎样的一种状况?继续保持想像中的神秘,还是已经逐步融入了现代社会的生活当中呢?
  
   细雨纷飞,撑着伞在绿化极佳的江边大道上散步,感受着六库人的悠闲,累了可以在沿岸的饭馆坐下休息。有时间的话,还可以去桥对面的山上看看县城的全貌,走访一下山上的民居。原木铺设的栈道和山间供人休息的凉亭,予人感觉很是不错。


toomax 于 2007-12-30 17:45:46 编辑
 
旧帖 2007-12-18 23:37:36
Post #3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9月7日 雨,六库——贡山
  
   清晨,我在垃圾车响亮的音乐声中醒来,今天将在班车中度过。从六库去贡山需要7个小时,正好可以让人慢慢欣赏怒江大峡谷的风光。平整的柏油路在谷底的山岩下穿行延伸,车外的怒江时而平静,令你感觉不到它的暗涌;时而桀骜,翻滚着扑向江中的巨石,激起千层浪。两岸青山云雾缭绕,村落若隐若现,恰似一幅厚重的水墨。这里和金沙江的景观很是不同,显得与人更为亲近,好像随时都可以停车走下去畅玩一番。有得必有失,山水画的感觉很好,却令福贡县著名的奇观“石月亮”隐身,徒剩一个仍在修建的观景台落寞地在路边与云雨相对。司机介绍每年10月底是绝好的观赏时节,旅游的人络绎不绝。看这观景台颇具气势,想来当地政府也是不余遗力地要一心发展当地经济。这条漂亮的柏油路便是绝好的证明,路通经济起,我那停留在10年前云南土路的印象真的要从此改观了。如此出乎意料的公路,不断地给我惊喜,伴随着我一路走到拉萨。
  
小型的泥石流

  
怒江边的梯田和村落,如此宽阔的台地在大峡谷里并不多见,最普遍的是贴在山壁上的块田。

  
谁说只有怒江才见“石月亮”?只要留意窗外的风景,何处没有收获?在西藏芒康至邦达的途中,我便在行进的车中摄到了悬在山上的“月亮”。老天待我不薄也,总归不会错过!smile
toomax 于 2008-01-01 01:58:41 编辑
 
旧帖 2007-12-18 23:38:29
Post #4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下午5点左右到达贡山县,入住了当地最贵,最新的峡谷大酒店,浑忘了要找之前查资料时记下的宾馆。我在车上认识了两个浙江人,其中的老赵曾任怒江州森林开发公司的总经理。自从国家禁止砍伐,公司解散后,便再没来过贡山,此番前来是谈生意的。100元/晚的标间挺干净,我一个人住虽然舒服,却还是有点心疼。可是一想,能和他们亲近点,同当地人拉拉关系,肯定能给我前往独龙江带来很大的帮助,这样一来,心理又平衡了。
 
旧帖 2007-12-18 23:41:57
Post #5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9月8日 雨,贡山
  
       早上再次被垃圾车响彻全城的音乐吵醒,这是怒江城镇的一大特色吗?抬头见窗外的教堂只露了个十字顶,山上的三条小瀑布似乎变大了,又是一个雨天!之前在网上查资料,我天真地以为来到贡山后,会很容易找到当地的马夫,甚至可能会有人在街上牵着马等旅游者询价。但其实是自从孔当-贡山公路修通,取消了马帮运营之后,马帮路已经虚有其名,不复当年热闹。通过旅游局不是不行,就是贵;而在本地乱找人吧,估计也不保险,在宾馆挂钩的那些也是旅游局的人。不过昨天老赵找到了以前曾当过马帮锅头的老和叙旧,答应今天替我找马,这让我安心了不少。
  
       在贡山县城只需要10分钟就可以从街头走到街尾,没有横路,实在小得可怜,但出租车倒不少,而且很便宜,无论远近,只要是贡山附近的乡村,每人只要2元,也不用打表,扬手即停,直到坐满人为止。看来这里的人们,早就深谙“拼车”的道理。县城各机关单位,商店,药店兼卫生诊室,书店,网吧,邮局等全都集中在一起,倒是一应俱全,就是没有什么民族特色。说是独龙族怒族自治县,人们却都是汉装打扮,根本无从分辨是什么民族。自由市场里倒是有些山货售卖如灵芝,田七甚至还有虫草和雪莲!江鱼是无缘得见,据说十分珍贵,只有几条黑乎乎的鱼干摆在那里,估计是从普拉河里捞来冒充怒江鱼吧?
  
toomax 于 2008-01-01 02:01:12 编辑
 
旧帖 2007-12-18 23:43:09
Post #6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闲来无事,我便跟着老赵四处拜访他以前的老友,听他们回忆搞森林开发的往事,雇着马帮在滇藏来回跑的苦事,趣事,不禁悠然神往。这西藏的察瓦龙乡也在我本次的计划之内,不知是否真有时间和机会得去,从独龙江徒步入藏的诱惑是很吸引人啊!我们在五金店里喝茶聊天的时候,来了一个浙江东阳人,他在这里是搞水电站的,以私人身份。不要看他穿得不怎么样,不说我还以为他是当地人,原来是一富豪呀!这一路过来,水电站的兴建真是不少,怒江的水资源是难逃被开发的命运了,这最后的腹地很快就要变成新的淘金地了,但是否能被科学,规范,有序地开发,实在值得疑问。而这种包给私人的水电站,会给当地原住民带来多少收益?还是收入都流入了某些人,某些部门的囊中,换来的是生态的永久破坏?在和他们短暂的交谈中,我无从获知更多,但已经感觉到一种逼近的危机。唯一欣慰的是,沿途所见的运木卡车,装载的都是从缅甸过来的木材,这边的境内的确是不能砍树了。如今的缅甸正重蹈覆辙,为了生存,为了发展经济,允许中国的有钱人去圈地,砍伐森林。可是,等我们把他们的山头都砍光了的时候,他们再拿什么来换钱?翡翠也总有一天要挖尽的,而且去掏翡翠的也是华人居多。想到这一点,我们不砍自己的,去国外砍别人的树,倒真和日本有些相像,又不禁有些惭愧。这就是经济发展的规律吗?穷则无意识,估计饿急了,我也会把自己卖了换口饭吃。在贫穷面前,一切的口号都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
 
旧帖 2007-12-18 23:44:04
Post #7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贡山的吊脚楼
toomax 于 2008-01-01 02:01:45 编辑
 
旧帖 2007-12-18 23:45:00
Post #8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下午,老和来电,他替我找到向导了,原来就是旅游局的马帮小头目,汉阿登,一个年轻的傈僳族小伙子,信仰基督教。因为是熟人介绍,他便按旅游局的价格一半收费,每匹马100元/天,他自己就不另收钱了。我一个人,要雇两匹马,他的价格同网上资料比起来贵好多呀!可是当着大家的面,我却不好意思说什么,再想,资料是3年前的价格了,现在物价飞涨,人家也要赚钱吃肉的嘛!贡山的猪肉不比内地的便宜呢!他的马费我也不是真的承受不起,5年前我去新疆白哈巴的时候,骑马也要15元/小时了,对比起来,这里还算便宜吧?毕竟路要难走很多,也危险。不过我的行程要10天左右,算下来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必须在后面的旅途中节省一点才行。
  
   与阿登谈妥之后,无了后故之忧,我的心情更为放松,只等明天天气放晴,甚至小雨也可以起程了。晚饭是在嘎拉博村老和家里吃的苞谷稀饭,虽然简单,但也颇为香甜。
  


老和邻家的三姐弟


toomax 于 2008-01-01 02:06:47 编辑
 
旧帖 2007-12-18 23:46:32
Post #9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9月9日 雨,多云,丙中洛
  
   今日天公不作美,一早下起了大雨!阿登说要等天气好了再进去。也罢,转道丙中洛看看,总不能把时间浪费在酒店里。老和借来了越野车,我便跟着他们免费进了怒江的”香格里拉”。来之前,看资料说丙中洛犹如世外桃源,奉翁(五)里村为人间仙境,我计划在这里花几天功夫好好转转。
  
   在怒江第一弯,大家下车拍照留念。其实书上从来没有提及过这个大拐弯在当地人的口中还有另一个名字:“麻风弯”。老和指着江中的台地说,那上面的房子里以前住的全部是麻风病人,是有名的麻风村,人送去以后,只能自生自灭。听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在某一期《山茶》里看到过对云南麻风村的报道,不知是否指的就是这里,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幅幅病人残驱的黑白剪影。望着江中的块田和散落的小屋,心中有点不期然的酸楚,美丽的背后或许总有些黑暗不为人知。所幸的是,今天这里再也没有被遗弃的人了,真正是一派祥和的景象。
  
toomax 于 2008-01-01 02:03:10 编辑
 
旧帖 2007-12-18 23:47:59
Post #10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远眺丙中洛
  

  
往重丁村的路上
  
toomax 于 2008-01-01 02:08:08 编辑
 
旧帖 2007-12-18 23:50:05
Post #11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入秋那桶的简易公路已经通车,但因下雨的关系塌方了,从这边去察瓦龙是没戏了,听说去独龙江的公路也塌了,正在抢修中。赫赫有名的丁大妈家门可罗雀,看来旅游季节还未来临。不知怎的,人在丙中洛,觉得未如想像中迷人,石门关丝毫不令人觉得有何凶险之处。是季节不对吗,还是同心情有关?在五里对面随手拍了几张照片,算是到此一游了。抬头望天,有些放晴的迹象,我还是应该把重点放在独龙江里,把时间都留给她。回去的时候,接到阿登的电话,明天进江。太好了,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传说中的五里村-1
  

  
传说中的五里村-2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
  
toomax 于 2008-01-01 02:09:06 编辑
 
旧帖 2007-12-19 00:05:12
Post #12
回复: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东江情缘 离线 东江情缘 PP挺漂亮的cool

----------------------------------------
成功 来自积极的心态

 
旧帖 2007-12-19 12:24:21
Post #13
回复: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cunnin 离线 cunnin 漂亮的。
  
看到日程中的D35,我的心就已经开始滴血啦~
  
我现在盼个D5都难

----------------------------------------
因为梦想而行走;因为爱情而停留。

 
旧帖 2007-12-20 00:23:32
Post #14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9月10日 晴转雨 贡山——其期
  
   早上10点,阿登准时来找我,同来的是他的表弟高自军,汉语不如阿登说得流利。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果然,阿登说他有事不去了,换他表弟陪我。我当场就有给被“卖猪仔”的感觉。事已至此,只好既来之,则安之。交谈之下,知道他也是基督徒,烟酒不沾(事后证明的确如此),样子看上去也比阿登更老实,就是性格有点磨蹭。阿登没有抽他的佣,这使我大为放心。老高因为怕天气变化,一个人不能同时照顾我和马,又把他22岁的大侄子丰梅军拉上了,也是信教的一个淳朴小伙,虽然从来没走过老路,好歹也是一个帮手。老赵对我说:“这回你再也不用担心了,走不动叫他们背你便是。”小丰听了,微笑不语。我想,200元雇两匹骡子,两个保镖,真是太腐败了!无论如何,爬也要爬进去!要对得住自己的银子啊!
  
   我和老赵饮酒作别之际,老高已把一切行李收拾停当,正值中午时分,天气大好!我们沿着翠绿的普拉河往上游走去,初始是简易的公路,我骑在骡子上意气风发,和跟在后面的老高两叔侄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走了一段路后,村庄不知不觉地消失了,路开始变得泥泞狭窄,而普拉河则被挡在了树林之外,只能听见哗哗的流水声,阳光洒在身上化作了点点光斑。虽然有老高替我准备的树枝,用以拨开两旁的草木,可还是不小心被草刺扎了几根在手腕上,顿时红肿一片,疼痛难忍,而且摸上去麻麻的,象是失去了感觉一般,一直持续了一周才慢慢消退,所幸无毒。想起傈僳族人在禁猎之前,淬了剧毒的弩箭连野猪甚至熊等兽类都可以射杀,而那毒汁便是从森林中的植物中提取,我连忙从包中翻出风衣穿上,往后再热的天也不敢把胳膊露在外面了。
  
   出师似乎有些不利,我们过一个小河滩的时候,驮行李的骡子被锋利的石头刮伤了后腿,鲜血直流。看着老高替它包扎的时候,我也跟着心疼,现在才刚开始,后面的路还长着呢,我的小乖乖往后可要受苦了!话说这地方的骡子比马要衿贵许多,走独龙江的当地人多用骡子运输,负重和耐力都比马要强,所以身价是马的两倍左右。老天保佑不要再出事了,否则我们会很辛苦的哟!
  
湍急的普拉河
toomax 于 2008-01-01 02:12:31 编辑
 
旧帖 2007-12-20 00:25:12
Post #15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下午三点半左右到达高黎贡山的嘎足天保巡护站,那里只有两个护林的小伙子,负责登记往来的游人资料。我没有在贡山开入山证明,便在这里花30元开了一张,按一天10元算,刚好三天便到巴坡(老乡公所),因为老高同他们说我走到巴坡便肯定会出去了。我在一旁唯唯诺诺,心想,这是最低消费!大家坐下来喝茶休息,我趁机翻了翻他们的登记本,在我之前进去的是6个人一伙,还有香港来的,都是一个多月前了。 我看看手机,竟然在这里还有一格信号,试着拨一下,还真接通了广州朋友的电话!  
  
   爽聊一通后,也该启程了。老高换了小骡子让我骑,比起百多斤的行李,还是我这个不到90斤的身躯对得住它的伤腿。请原谅我的残忍,因为要保留最好的体力走后面的路,就委屈你一下了,我的骡子!奉劝各位有心走独龙江的弱驴们,如果条件许可,在前段可以骑马的时候尽量不要走路,以节省体力,同时也可以悠闲地好好观赏一下身围的风光,不要光顾着低头赶路而错过了大好的风景,毕竟,可能这辈子就只来一次了。不过,骑马虽然舒服,却因为坐在上面比常人高了许多,人容易被树枝刮碰,如果马往低矮茂密的树丛中钻或者贴着山崖走的话,人就要遭殃了。我就因为闪避不及,眉角被突出的山石碰到,造就了今天的第二次流血事件。sad
toomax 于 2007-12-20 00:25:32 编辑
 
旧帖 2007-12-20 00:26:28
Post #16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他们背着行李,比我空身走得还要快许多!
  
toomax 于 2008-01-01 02:14:38 编辑
 
旧帖 2007-12-20 00:27:51
Post #17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5点,森林里下起了小雨。刚才还是蓝天白云,山上的天气真是难以捉摸。我撑起了雨伞,刚好挡了头上的树枝,一举两得。往后的日子里,无论晴雨,在骡子背上我都尽量打伞,既不用担心晒伤或淋雨,又不用担心树枝刮脸,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傍晚6点左右,终于到了今晚的宿营地——其期实验站,很不错的一个地方,两层的木头房子,干干净净,还有床铺,比想象中要好许多。站里只有一个老伯守护,亲切地请我们喝茶,吃烤玉米。小丰把行李卸下后,便勤快地动手做饭。我坐在火塘边烤火,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劳作,偶尔逗逗进来的小狗玩玩。走了大半天的,也都饿了,虽然只是简单的大白菜炒肉丝,大家也吃得津津有味。在家一般只吃小半碗饭的我,竟然吃了一盒!这样发展下去,我回家后要绝食了!
  
toomax 于 2008-01-01 02:17:27 编辑
 
旧帖 2007-12-20 00:29:25
Post #18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晚上我睡二楼,老高他们睡楼下房间。站里替游人准备的房间是35元/床,而老高他们是不用给钱的,睡自带的被铺。想起网上有驴子抱怨站上的人势利,连在空地上搭帐篷也要收费,做饭要收柴火费,扪心自问,换作我会给钱吗?会的,因为我如果不住他们的房间,他们的收入便少了,为什么还要无偿提供平时辛苦砍来的柴火供我享用呢?既然打扰了人家,适当给点补偿是必要的,这个和势利与否好像没有什么关系,正因为游客的到来,唤醒了当地人的经济意识,这和淳朴的民风是不相违背的。倒是有些人幻想着到了穷地方,所有的人都应该视钱财如粪土,最好还要双手奉上吃的喝的,以及免费提供住宿,这才叫上古之风,这才叫淳朴,却不反省一下自己几千块钱的旅费都花了,随便一个水壶都够人家好几个月的收入,却在这里为了几十块钱抠门,甚至写到了网上,利用自己的便利,作愤怒状骂人。这种做法,同骂一个哑巴有什么区别呢?反正当事人也不会跳出来辩解。真是够卑鄙的家伙!换作让他们来护林,哪怕是一天1000元的工资,估计也呆不了几天。长期的孤独和困苦的生活,非城里人可以想像和忍受。即使这里的护林人把游人的住宿费全部占为己有,也只是一笔小款而已,一年到头就那么几百人进去(大概还没有这么多),这点钱,只能是改善一下生活,离我们的冲锋衣还差一大截呢!在城里停车还要给钱,何况在人家地方住和煮饭吃?有房子不住,还要自己搭帐篷且斤斤计较,这不是犯贱吗?既不懂尊重二字,何苦出来作“体验民风”状?纯粹献丑!angry
 
旧帖 2007-12-20 19:33:04
Post #19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9月11日 多云转雨 其期——南磨王垭口
  
整装待发
  

  
     早上雨停了,我在后山转了转,只见满地都是烂熟的桃子,正想这是否能吃之际,老高已经背着满满的一袋走了过来。“这桃子太甜了,我们摘点在路上吃!”太好了,除了应急用的巧克力和压缩饼干,我是啥也没带,有野果吃正好可以解馋。
  


去独龙江,请认准这两人big smile

toomax 于 2008-01-01 02:23:56 编辑
 
旧帖 2007-12-20 19:34:36
Post #20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今天的路况和昨天差不多,虽然下了一夜的雨,但对于骑骡子的我,影响不大。可是停下休息时,我却发现骡子的眼睛满是鲜血,大惊小怪地喊老高他们来看。原来是给蚂蝗咬的,吸饱血自己掉了。幸运的是蚂蟥还没有爬到我身上,骡子呀,辛苦你替我挡了“温柔的一吻”!
  
toomax 于 2008-01-01 02:23:09 编辑
 
旧帖 2007-12-20 19:37:14
Post #21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老高说,公路没通之前,这里天天有马帮过路,草也没长得这么疯,蚂蝗是很少的,路也不滑。两年多没进来,路比以前难走了。我说,还可以吧,没想像中难呀!老高笑着说,你明天便知道了!
  
   不用明天,我马上便体会到了。有些路被大雨冲塌,人可以过去,可是骡子走不了,老高他们便找来树枝石头做垫脚,让骡子绕道走,不肯走的就硬把它们拉过去。我们东西不多,容易对付,难以想像马帮大队的人马,是怎样克服重重困难,年复一年地在这条路上拼搏。要做马锅头,需要一种怎样的魄力,才可以驾驭整个马帮!
  
路难行-1
  

  
路难行-2
  

  
路难行-3

  
路难行-4 为骡子开路
toomax 于 2008-01-01 02:25:27 编辑
 
旧帖 2007-12-20 19:40:37
Post #22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全段路中铺设最好的木桥,12号桥,其余的都是一两根木头搭建的小桥,或者人马干脆淌水而过。
  

  
林中双子木
  

  
参天古木,枯萎的树干上长着鲜嫩的野菌,晚饭的菜有着落了。big smile
  

  
野山菌炒肉片,鲜甜之极!
  
toomax 于 2008-01-01 02:27:58 编辑
 
旧帖 2007-12-20 19:47:51
Post #23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下午三点钟左右,我们到了东哨房,资料上介绍是第二个宿营地,看植被情况有海拔3千米以上了。可是那里除了空空如也的铁架子之外,只剩几块烂铁皮在屋顶被大风刮得咣当乱响。吃了点干粮,看天色尚早,我和老高决定今天先翻过南磨王垭口,走到天黑为止,找平地宿营。这里离巴坡有32公里,几乎是我们这两天走的总和,我估计明天一天是走不到的,尽量今天走远点,节省时间。
  

  
回望一路走过的山谷,默默祈祷明天会更好。
  
toomax 于 2008-01-01 02:28:41 编辑
 
旧帖 2007-12-20 19:49:16
Post #24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过了东哨房,我感觉到胯下的骡子好像有点力不从心,上坡时,在一段湿滑的木栈道“骡”失前蹄了好几次,幸亏我坐得稳,没摔下来。后来在走一段石头路时,突然间觉得它向前一跪,猛晃了几下,却总是起不来。我还没弄清状况,后面的小丰跑了上来,叫我赶紧下来。原来是它的左前腿插到石缝里被夹住了!额的神哪,断了怎么办?原地留下?人道毁灭吗?我顿时慌了神,脑海中飞快闪过书上对断腿马匹的描述,原地留下任其自生自灭的悲惨情景。
  
  小丰小心翼翼地用手握住骡子的前腿,稍一用力便把它从石缝里拔了出来。我连忙凑上前去看了看,好像并没有大碍,没有伤痕,可以站得起来!老天保佑!刚才差点把我吓死了!一抬头,我却发现它的左后腿屈起不沾地,鲜血直往外冒!这可怜的骡子,还是逃脱不了受伤的命运,后腿拉了好几道大的口子,比昨天的还要重!我把自己的碘酒和止血贴贡献出来,老高替它清洗伤口时,疼得它要飞腿踢人!我没有带绷带,老高便在自己的毯子上割了几条绒布下来给它包扎。稍作停顿,我们又启程了,而这回,我要实实在在地靠自己的双腿翻越高黎贡山,骡子再也骑不了了!
  
toomax 于 2008-01-01 02:29:08 编辑
 
旧帖 2007-12-20 19:50:14
Post #25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toomax 于 2008-01-01 02:29:36 编辑
 
» 城市 » 广州 »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全文完) 32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