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帖 2015-05-09 20:37:14
Post #182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 离线 闪米特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notooo wrote:
已经关注微信,将随时关注二位伉俪行程!smile


谢谢notooo,我们会尽量跟新细节,不过这里还是太冷,行程没有想象中顺利。

----------------------------------------
公众号搜:探险家闪米特

 
旧帖 2015-05-09 20:38:42
Post #183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 离线 闪米特
游民 wrote:
5月28日羚羊微信告知目前情况:

今天在麻多乡停留,离黄河源头还有40多公里,下小冰雹了,车胎还没补好,明天再去黄河源头。
这里信号太差,无人区电话信号数据信号基本没有,所以没办法紧急联络。


谢谢游民贴里贴外的无私支持!不甚感激!

----------------------------------------
公众号搜:探险家闪米特

 
旧帖 2015-05-09 20:39:48
Post #184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 离线 闪米特
奔跑的鹿 wrote:
支持众筹,聊表心意。


谢谢你的慷慨!心意以领,来日答谢!

----------------------------------------
公众号搜:探险家闪米特

 
旧帖 2015-05-09 20:54:51
Post #185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 离线 闪米特 黄河漂流连载04


寻找黄河源头

憋死或被咬死的抉择

 
【喜欢晒太阳的车】

玛多县也有一个号称黄河源头的地方,叫做“牛头碑”。如果不是高反,本来也想去看看,考虑到耽误了两日行程,决定还是按原计划,去麻多乡的黄河源头。
 
地图显示只有200公里行程,心里也没当回事。早上车打不着火,这两日发现只要气温变低,车就很难启动。折腾到中午,让车晒够了太阳才启动成功。

 
【凶猛藏獒】

最开始的一段还是泊油路,偶尔有2G信号。虽然已经是春天,牧场依然是秋天的金黄颜色,比起绿色反而更胜一筹。决定停下来休息拍照顺便吃点东西,一小会儿后,发现车又无法启动了。瞭望四周,有零散牧民,听见藏獒凶猛的叫声,把向牧民求助的一点念想都叫没了。
 
羚羊说趁着一点微弱信号,问问朋友圈,还没等我们看回复,一条藏獒远远地气势凶猛地奔跑过来。我们赶紧上车,只听车后面彭地一声,我脚一抖,车居然启动了,我俩都没回头看。
 

 
【北京胡大】

快到泊油路的尽头,一辆对头车向我们挥手,停下来一看,他的车一直冒黑烟。原来是一北京的哥们,说是和朋友一起去约古宗列曲的,两台车半路都爆胎了,要返回玛多县补胎。前面那台皮卡不知怎么没顾上他,一溜烟走了。这位叫胡大的兄弟换了备胎气不够,向我们借气泵打起。



羚羊:你后续还会去黄河源头吗?
胡大:去呀,为什么不去,补好胎就去。不过可惜今天这好天气,明天开始就变天了。
羚羊:你觉得黄河源头怎么样?
胡大:源头啊,挺荒凉的呗。这附近牧场的栅栏对藏羚羊,藏野驴伤害挺大的,有些卷在里面出不来,我们去年还在这附近救过藏羚羊,藏野驴呢。


 
【排骨路】

告别胡大不久,我们就进入了俗称为“排骨路“的石子路。有了前面两台爆胎车的教训,我们不敢开快,保持时速在20公里左右。尽管如此,行驶在这种宛如搓衣板的道路上,还是颠簸得人肺都快抖出来了。我们的行李没封装好,一罐岩谷气被颠到羚羊头上,把她砸得哇哇大叫。
 
虽然有极致美景,但羚羊开始被藏獒吓着了,不敢下车拍照,我们打开车窗,将沿途景致纳入镜头。
 
在牧场上悠闲踱步的马匹

 
成群的牦牛,有些很厚脸皮,挡在路上按喇叭都不让我们车过。


 
在扎陵湖边觅食的鸟群。


 
【冰封黄河水道】
 
沿路观察河道,鄂陵湖依然冰封,扎陵湖融冰了,看来即使到了源头,从哪里可以下水也是个问题。CCTV5的谢导因为2013年曾拍过爵士冰一行的黄漂,特意留言让我们找他们当日的向导日尕,可以带我们去到黄河源头。
 
羚羊打电话去问了一下,日尕说2天要3800元向导费,我们盘算了一下,终究是没舍得给。十个月的黄河漂流,虽然我们砸进去所有积蓄,也得精打细算才有可能完成。


 
【不安的美景】

因为路况太差,我们一路都没有停留下来好好吃点东西。到下午5点左右,羚羊饿的受不了,拿出昨晚吃剩的一点粥准备当晚餐。但她不让我和她一起吃,说是要轮流放哨,担心有藏獒和狼。
 
外面又冷又晒,真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也许这里的确太荒凉了,没有电话和数据信号,无法和外界取得任何联络的孤独感,让羚羊产生了不安,她后来在微信里写到:人在有安全感的时候,看着高山、草原、冰河,会觉得震撼和惊艳;没有安全感时,无论看蓝天白云还是辽阔草原,都觉得它隐隐透出一股不安。你知道天空顷刻会下冰雹,草原上有藏獒和狼群。
 
羚羊一边放哨一边取笑我,说我像个乞丐。


 
一边吃一边左顾右盼的羚羊,总担心我不敬忠职守为她放哨。
 

 
【冰封的鄂陵湖】

这里是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的地方,也许文成公主当时和羚羊一样吧,即使面对极致美景,但远离家乡带来的不安,也会让她心生恐惧吧。

鄂陵湖是黄河上游的大型高原淡水湖,又称鄂灵海,古称柏海藏语称错鄂朗。意为蓝色长湖,湖面海拔4272米。它在扎陵湖的东边,中间隔了20里的小土丘。与扎陵湖并称为“黄河源头的姊妹湖”
 
湖心的小岛候鸟群集,形成青藏高原上的另一鸟岛。湖四周是亚高山草甸,是青海的重要牧场

 
【融冰的扎陵湖】

汉语意义:灰色的湖
 
黄河从卡日曲和约古宗列曲发源后,经星宿海流到这里,被巴颜郎玛山和错尔朵则山所阻,形成了黄河源头第一个巨大的湖泊-扎陵湖。“扎陵”是蒙古语,意为“灰白色的长湖”,古称“柏海”。
 
因地处藏民游牧区,人口稀少,而藏民以往视鱼为神,素有不吃鱼的习惯,所以在漫长的历史时期无渔业可言。

 
鄂陵湖与扎陵湖是黄河漂流的必经之地,没想到5月份还冰封得这么厉害,只能期盼天气尽快转暖,让我不至于要冰上行舟。
 
【劣煤】

如此荒芜人烟之所在,居然看到一处劣煤的挖掘工地。这是柴静在《雾霾调查》里重点提到过内容,也是我们此行调研的课题之一。会在后面的行程中,专门腾出时间来,进行详细的考察。
 

 
 【日本人镜头下的星宿海】
 
下午六点左右到达了星宿海,羚羊说这个名字很浪漫,特别是看了日本拍的《寻找星宿海》后,我俩都很渴望一睹它的真容。
 
黄河之水流到此处,因地势变得平缓宽阔,河水流速变缓。四处流淌的河水,使这里形成大片沼泽和众多的湖泊。在这不大的盆地里,竟星罗棋布着数以百计的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湖泊,大的有几百平方米,小的仅几平方米,登高远眺,这些湖泊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闪光,宛如夜空中闪烁的星星,星宿海之名大概由此而来。
 
日本摄影团队当时应该是晚上爬到山顶拍的星宿海,他们拍出的效果,不用解说,就能让人明白这里为什么叫“星宿海“。
 
日本人镜头里的星宿海

 
可惜我们的装备和实力都不能和他们比,无法用我们的镜头诠释出星宿海的美。本来想在此露营,一是想看看夜色下的星宿海,是否和日本纪录片拍的一样美;二来以我们的速度,估计今天很难到达麻多乡。
 
下车寻找合适的露营点,这里昼夜温差大,凛冽的寒风吹得我们站立不稳,一下将我们看夜景的雅兴吹没了。羚羊即担心我们的三季帐抵御不了这样的寒冷,也放不下一直让她不安的,幻想中的狼。
 
我们决定离开星宿海,继续前往麻多乡,这里8点半才天黑,我们还有时间。
 

 
【接近源头】

路越来越难走,一路都坑坑洼洼,我不敢开快,也不敢再停留,怕一降温,车又打不着。外面雨雪交加,晚上十点,看到一个黄河源头的路牌,显示离源头还有80公里。这个路牌,我曾经在记录片里看到过。
 
偶有牧民的藏獒跟着车狂吠,我就奇怪这里的狗怎么这么大胆,连大块头的车都想攻击。
 


羚羊说她的肚子都被颠疼了,我一再减速,有的路段时速不到十公里,终于在午夜11:30到达麻多乡。车还没入乡道,几条各种颜色的藏獒,就奔到车前,围观我们两个落魄的午夜来客。如此偏僻的黄河源头小乡,其实没抱希望能有住的地方,不过也没敢提前和羚羊说,想着就在车上坐半宿。


 
【屁股会被冻住】

看见了路边一个闪闪发光的简易霓虹招牌写着招待所,不过谁又有空在午夜风雪中出来搭理我们呢。突然间,车窗外出现了一个年轻的藏民,装束比较汉化。


“你们要住宿吗?“低沉的声音,满脸笑容。可能是担心我们听不懂,故意把语速降得很慢,还外加手势。
 
客栈老板把我们引领到一个房子里,横竖着5张床,一张摇摇晃晃的桌子,其余什么都没有。房价没人40块。虽然比不上玛多的客栈,但这种偏僻之所,除了这条乡外,就是方圆几百公里的无人区,我很知足了。
 
羚羊:老板,有厕所吗?
老板:有的有的,我带你去。
羚羊:还要走多远?怎么这么多藏獒在游荡。
老板:很快到了,我在,狗不怕。
羚羊:你不在怎么办?
老板:随便也可以的。
……
 
后半夜,羚羊翻来覆去。
闪米特:想上厕所就去啊。
羚羊:厕所没门,蹲厕漏空寒风呼啸,屁股会被冻住的。
闪米特:速战速决不就行了。
羚羊:在憋死和被藏獒咬死之间选择的话,我选前者。
……


这里离黄河源头只有50多公里了。
老板说,你们车胎漏气了吧。

----------------------------------------
公众号搜:探险家闪米特

 
旧帖 2015-05-10 09:54:03
Post #186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划太平横跨 离线 划太平横跨 支持闪大侠,支持羚羊,喜欢看羚羊和闪大侠的趣味问答~~big smile持续关注
 
旧帖 2015-05-11 13:16:56
Post #187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蓝波万舟 离线 蓝波万舟 关注,并支持!
 
旧帖 2015-05-12 15:50:04
Post #188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markka123456 离线 markka123456 两口子这么默契,让人好生羡慕,时刻关注你们。

----------------------------------------
青岛 markka
K8 皮划艇发烧友社区  

 
旧帖 2015-05-12 16:52:46
Post #189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红尘水姻缘 离线 红尘水姻缘 看完贴子,虽无法感同身受,仍能明白一路之艰辛不易,二位苦中作乐,坚持不懈,向贤伉俪致敬。
已转发磨房贴子到QQ群,并同步转发微信游记至朋友圈,希望更多的人都来关注支持这一次梦想之行。

愿众筹能顺利进行,让闪闪羚羊没有后顾之忧的完成梦想。

再愿平安,顺利!
 
旧帖 2015-05-12 21:23:27
Post #190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黄河漂流连载05
 
 
日本人为什么在黄河源头立碑

 
【黄河源头之争】
“河”字在秦汉以前基本上是黄河的专称。唐宋以来,人们长期将星宿海称为黄河源头。至元代人们开始对对黄河河源进行实地考察。1280年,元世祖忽必烈派都实等人勘察黄河河源,对星宿海一带作了详细考察。1315年潘昂霄根据都实的调查写成《河源志》一书,明确指出黃河发源于星宿海西南百余里处。
 
下面这张地图是日本在拍黄河纪录片前,在美国国会图书馆,找到的一张明朝后期的地图,用来研究黄河历史。

  

 
黄河发源于青海巴颜喀拉山脉,但真正源头所在现在依然存有争议。历史上人们对黄河源头的认识有一个过程。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西方探险者和地理学家深入青藏高原进行考察活动,他们也曾到达河源地区搜集自然、人文资料,如印度人阿喀,法国人窦脱勒、敖伦,俄国人普尔热瓦尔斯基、士纳可、科兹洛夫,德国人费士勒、台裴尔等。
 
没想到西方探险者和地理学家们,曾经也如此热衷于黄河的考察活动。可惜他们现在想再来,已并非易事。而我想找到他们曾经的资料,同样并非易事,或者说不可能。
 
【到底我们该去哪个源头】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对黄河源头进行了多次考察。1952年,由黄河水利委员会组织,对黄河河源进行了数月勘查。河源勘查队认定约古宗列曲为黄河正源,雅合拉达合泽山是它的源头,鄂陵湖在上,扎陵湖在下。
 
这一结果与前人考察结果不相吻合,在学术界引起争论,但黄河发源于约古宗列曲的说法广为流传。
 
 1978年,青海省邀请中央和地方有关科研专业人员,再次对黄河源头和扎陵、鄂陵两湖进行实地勘查,确认卡日曲为黄河正源,扎陵湖在上,鄂陵湖在下。
 
这么多个源头,这么多个石碑,我们到底要去哪个?最终决定,题字的领导谁官大,我们就选那儿。

 
【桑丁副校长】
 早上车又高反了,油路无法送油。打火冒黑烟数次后决定放弃,在麻多乡租了一辆残旧的猎豹和一位不会讲汉语的司机。偶遇一位黄河源第一小学”麻多乡寄宿学校“的副校长桑丁塔叶,答应免费带我们去源头。
 
桑丁:你们做的这个事情很好啊,要帮我们正源,我们这里才是真正的黄河源头。
羚羊:你们可以利用源头来发展旅游业啊,现在中国人富有了,关注文化层面的人越来越多。
桑丁:可惜领导不重视啊,你看其他不是真正源头的地方,反而大力宣传,用来发展旅游业。
羚羊:不过真要发展,到源头的路得修一修,这路颠得人都快散架了。
桑丁:你看前面那些堆积的材料,是准备修直升机场的。
羚羊:能用直升机场的人太少了,真正要发展还得修路。
桑丁:那就要靠你们了,你们这事要是做成了,这里受重视了,就什么都有了。
 
 
 
【到达黄河源头】
 在车里坐着,如果不拉把手根本坐不稳。被颠得七荤八素后,到达冰天雪地的黄河源头。那一刻,别怪我矫情,内心还真挺激动的。之前,总有一种一切都不在自己掌控之中的虚无感。现在才觉得,黄河漂流考察活动,拉开了帷幕。
 
桑丁副校长给我和羚羊围上了洁白的哈达,代表祝福和吉祥之意。挺感激他无私的帮助的。

 
 从美国作家比尔▪波特1992年写的《黄河之旅》看,当时这里只有一个胡耀邦主席在1986年立黄河源碑。但现在密密麻麻的有8-9个碑,包括了1999年江泽民主席立的比胡耀邦主席更大的碑。还有中央人民广播电视台的,还有1987年首次黄漂队伍用铁板立的碑。有点奇怪的是,为什么《黄河之旅》作者比尔波特1992年到达这里的时候,没有看见1987年首次黄漂队伍立的碑呢。
 
站在铁板碑前,遥想当年的黄漂勇士,他们在出发前或者过程中,有没有想过,黄河有可能会吞噬他们的生命呢?我想过吗?

 
 在一个被栅栏圈起来的雪地里,一个小石碑前有一汪黄水,从被埋在水底的“国家地理标志”的牌牌看,这里就是官方认定的黄河源头之水。

 
 
我们灌了一瓶,带回去做纪念. 

 
 羚羊:我们能不能拿这瓶源头的水去卖钱啊?
 闪米特:等到我也能在黄河源头立个碑的时候,也许可以吧。
 羚羊:那意味着你要么到达了万人之上的位置,要么去下面报道了。无论是哪个实现了,都可能导致,你再娶,我改嫁。还是算了,我们就凑合着过吧。
 闪米特:也好。
 
【与政界精英的对话】
 是夜,和几位麻多乡的政界精英聊天,他们在麻多乡这个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的地方身居要职。汉语都讲得非常棒,而且去过南方城市旅游和学习,见识广博。为避免毕姥爷饭局之嫌,此处隐去真人姓名和相片。
 
羚羊:里面这里生活也很好啊,很悠闲,闲时和兄弟一起喝喝小酒品品茶。
S先生:不能这样说,这偶尔的小聚不能代表我们这整个地区的生活水平。这里气候恶劣,对人的心肺伤害很大,我的心肺都已经很伤了,但只要身体还能撑,我就会继续在这里干下去。所以说,在这里工作,没有积极阳光的心态不行。
L先生:我们这里人很淳朴的,不像你们广州那边那么勾心斗角。
羚羊:那是因为你们资源少,可争夺的利益少,把你们放广州呆两年,保管一样。有利益才会有纷争,不能单纯以地域来划分人性。
S先生:羚羊说得也对,不过在我们这里生活实在不容易。这里平均寿命很短,大概只有五十多吧?
D先生:有70吧,我老爸都86了。
S先生:没有吧,60岁吧?
Z先生:之前不是有位老人120岁嘛。
S先生:那是个别案例,这里人均寿命哪有有那么长。
羚羊:你们见识广,基本都去过广州深圳香港,既然都有发展这里的意愿,为什么不好好规划一下。比如说做个好点的招待所什么的,我们住的那间招待所只有床,每天都把我冻得半死。厕所要走那么远,也没个门。
 L先生:很快就有了,我们这里会做个很好的宾馆,里面什么都有。
羚羊:基础建设做好一点,对黄河源头的发展有好处。我看你们这里都很有钱啦,基本家家门口都停了车,很多人都有智能电话,好多Iphone,虽然信号很差。
S先生:没有钱没有钱,这里人很苦的。这里能不能有好宾馆,有没有厕所,就靠你们了,你们这事要能搞成,我们这里多好的宾馆都能建。
羚羊:来这里找源头的人多吗?
L先生:多,天气热的时候多一些。13年日本来了八辆车拍摄星宿海,北京旅游局下的函,当时是我带的路。源头那里还有日本人立的碑,你们应该没去到。
羚羊:为什么日本人会在黄河源头立碑?
L先生:他们对黄河感兴趣,他们认为自己立碑的地方才是真正的黄河源头。
 
(未完待续,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闪米特漂流探险”获取每日精彩游记!)
闪米特探险组 于 2015-05-12 21:34:00 编辑
 
旧帖 2015-05-13 22:26:59
Post #191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黄河漂流连载-6】
 
 
藏族风的起漂仪式,起舞吧!

【起漂仪式】
5月1日上午,在桑丁副校长和达赖扎西边巴校长的协助下,我们在黄河源头麻多乡小学里,举行了黄河漂流起航仪式。说好的政界精英们都没有来。
图:校方领导为闪米特献上祝福的哈达。




孩子们欢呼雀跃,不知是因为节日氛围,还是因为来了我这么个奇葩,亦或是因为,他们难得地穿上了节日盛装。

 
以乡为基准来说,孩子们的文艺汇演水平非常之高。无论是传统的藏族舞蹈,外族的新疆舞蹈,还是现代的小苹果,都被他们演绎得活灵活现。在空旷的操场上,背景是白色的巴颜喀拉山,孩子们红扑扑的脸蛋上是非常投入的表情。那一刻,我希望所有这些孩子都是为自己而跳的,希望他们未来的人生,能和他们的舞蹈一样奔放畅快。

 
【寻找冰融河道】
号称“天下黄河第一桥”的,有好几处。“第一桥”们都很相安无事,只要在石碑上雕刻这么几个字,它们就已经很知足了。
离麻多乡15公里的约古宗列曲上,有一座很小的石桥,矗立着一个颇为豪气的第一桥石碑。这里是原计划的第一下水点,河面被冰封的严严实实。

 
继续前行,到达2013年爵士冰一行的黄河的下水点,约古宗列曲与卡日曲交汇处,河道依然冰封。不远处有一所庙宇,无数条经幡在风中咧咧飘舞,传出一种萧索的嗡嗡声。
谷歌地图显示,右边山坡上是格萨尔王起兵点。据说格萨尔王在这里,用80根箭,召集部落里的勇士们起兵就义。这个起兵点在黄河三曲并流的交汇处,也就是黄河源头三条主要支流:北边的扎曲、中间的约古宗列曲和南边的卡日曲的交汇处。不知道格萨尔王为什么选择了这样一个地方起兵,到底是巧合还是出于某种目的?

 
带着疑问继续前行寻找下水点,到达了星宿海(玛曲)。5月初的星宿海看不到水,放眼望去,只见高山平原上的点点冰洼,仿若是哪位仙女随手散落下的大块冰晶。

 
【下水试漂】
往前到达扎曲,融冰的小溪缓缓流淌,貌似能划艇。给橡皮艇充气,和往常一样,最后的加气都得用嘴吹。在高原上用嘴补气,真不是件容易事,补完气站起身时,只觉自己眼冒金星。

 
小溪2-3米宽,水很浅,最初想着我的橡皮艇反正也只吃水约20厘米深,浅水不怕。没想到这条小溪的水深有时候只有5厘米左右,艇搁浅在溪底。用桨撑溪底泥巴前行,艰苦撑行1公里后放弃上岸。

 
【你是风儿我是沙】
收拾装备,开车到扎曲流入扎陵湖的西岸岸边,已近傍晚,决定就地露营,第二日从此处下水。不远处有一家牧民过来看热闹,牧民大哥看起来很友善,似乎看出我的不安,连比带划地告诉我们,他家的狗是拴着的。
图:扎陵湖西岸


想起4月27日从玛多县去麻多乡的路上,当时车速20公里,突然一条大黑藏獒从离路半里远的牧民帐营向我们的车飞奔过来。最后撞到了车后轮胎的沙板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到达麻多乡下车检查后才发现,后轮的沙板被撞凹了一块。
我们的帐篷扎的离车很近,提心吊胆地呆在帐篷里,又冷又累又饿,吃了点干粮,草草睡觉了,祝我们自己好运吧。

 
羚羊:你说87年首漂的时候,他们的衣服装备都比我们差,那时的5月更冷,他们怎么漂的呀?
闪米特:精神力量吧。
羚羊:那你吹首曲子,给咱们也来点精神力量吧。
闪米特:还吹,我会缺氧晕过去的。
羚羊:晕了就不会觉得又冷又饿了,来吧,吹首你是风儿我是沙。
……
(未完待续,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闪米特漂流探险”获取每日精彩游记!)
 
旧帖 2015-05-14 07:09:18
Post #192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a立 离线 a立 连载和实况是不是可以分成2个帖子,或是在一起穿插一下

现在到哪了?
祝福平安顺利!

----------------------------------------
什么季节去什么地方

 
旧帖 2015-05-14 10:01:18
Post #193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听风看海 离线 听风看海 (原文:羚羊)午夜1:40,突然发现有微弱信号.今日开始进入真正无人区,有狼.如无意外,周日能漂到达日县.

----------------------------------------
心随流水去,身与风云闲。

 
旧帖 2015-05-14 12:46:57
Post #194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notooo 离线 notooo 继续来看看漂流进展和一路的点滴。
 
旧帖 2015-05-14 16:09:34
Post #195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中山悠然 离线 中山悠然 为闪闪的太太点个赞先tongue

----------------------------------------
QQ:1049118853

 
旧帖 2015-05-14 21:51:30
Post #196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黄河漂流连载-7】

土拨鼠,罪魁祸首还是替罪羔羊?     


青海,海拔4500米的僵硬寒冷的五月,呼啸的西北风切肌入骨。雪山高原,极地寒风,冷得如此张狂,如此可怖。我大口呼吸着,用幻想中的阳春三月,鼓励自己撑到目的地。

 
我知道每前进一点,海拔便会低一些,氧气便会多一点。
我知道每划完一段,我的高原耐力便会强悍一些。
我知道每漂完一程,便能多收获一个故事。
我知道每一个终点,你都在等我。

 
从扎陵湖西岸扎曲入口附近出发,从早上开始,天就阴冷阴冷的。虽然气温并没有比昨天低,但相同气温下,天晴与天阴的冷感是完全不一样的。很后悔没穿连体干式防水服,只穿了一件单层抓绒服打底,外面套了一件冲锋衣。


下水不久,就有一段10米左右的冰封河道,不想再折腾重新寻找下水点,尝试冲上冰面划过去。冰太薄,一冲上去就碎了。只好将橡皮艇当破冰船使,用桨把艇撑到冰上,利用艇身的重量将冰压碎。如此挣扎了十来分钟,终于冲破这段冰道,算是扎陵湖正式允许我畅游在它的水面了。

 
风大,虽然顺风可以减少这段湖面静水行舟的强度,但感觉好冷。冲锋衣跟干式防水服最大的区别是不密封,偶尔漂起的小雨夹着雪,借着风势,从脖子、手腕和腰里往身体里钻,感觉自己像一根漂浮在扎陵湖上的冰棍。
 

昨天露营没法给摄像器材充电,加上低温导致电池的耐用度大大降低,都没电拍视频了。也给了自己一个很好的借口,不然在这么冰天雪地的水上,要不断停下来拍照,拍视频,也会要了我老命。无心欣赏风景,只想憋着一口气,快点划到终点,让我脱离这冰凉冰凉的水面。盯着远处的雪山,自己给自己加油。

 
原定在扎陵湖进入鄂陵湖的水道口扎帐露营,但越来越大的风雪让我不得不进入河道继续向前划。奋力继续向前划了大概5公里,借北边的4330米高的错尔岽山峰挡住凌厉的西北风,才停下来上岸。
经过了一天雨雪洗礼后,双手红彤彤的有点发胀,已经失去了感觉。紧握着船桨,居然松不开手把桨放下来。哆哆嗦嗦地上岸,下起了小冰雹,赶紧先躲在船下避一避。

 
第一次感觉到搭个帐篷是如此艰难。发抖的双手,拿着铝合金杆,插了半天也没能插入到底帐的固定孔上,反而插到了自己的脚趾上,真是威风扫地。

 
还好大雪没持续太久,积雪不太厚,不然我的三季帐会吃不消。错尔岽山的后面是茶木错,据说风景不错,但我疲惫地躺在700克灰鸭绒睡袋里,实在提不起兴趣翻山去看茶木错湖了。海拔接近4300米的高原上。帐篷旁边是一个白深深的牦牛头骨骷髅,更添几分凄凉。
第一天的黄河漂流航程,给了我一个下马威。

 
在高海拔地区,煮东西要依靠高压锅。因为在这个气压下,水的沸点只有大概75度(理论上零海拔标准大气压下,水的沸点是100度,随着海拔的升高,气压下降,平均海拔每上升1000米,水的沸点下降6度)。当时我好幻想自己有个神壶啊,一个在任何海拔,都能把谁烧到100度的壶。

 
我带了腊肠,但不敢煮来吃,因为腊肠肉里的蛋白质要85度才能熟透凝固。我带的户外套锅,在这样的海拔下不可能把腊肠煮熟。米饭当然也是奢侈品,只能煮挂面试试了。
黄河有水,但被水鸟弄得很脏,相对而言,刚刚落在帐篷上的雪,品质更高。在帐篷里面,使劲的煮挂面,希望煮的时间长一点,让面在75度水温下能煮软一些。我的橡皮艇貌似也饿扁了。

 
刚才搭扎帐篷的时候,已经下着很大的雪,现在内帐里的雪开始融了,整个帐篷像个冰窟窿。不停地烧水,想蒸汽使帐篷内暖和一些,也好把帐篷里的雪水,通过热力蒸发掉一部分,要不然,羽绒睡袋被雪水泡湿就麻烦了。
煮了20分钟的挂面,居然也没能完全把面煮软,帐篷倒是被烤得暖乎乎的。身体暖和过来,吃着没放油的(因为水温只有75度,怕油煮不熟吃了会拉肚子)半生熟、硬绷绷的挂面,居然觉得好幸福。

 
吃完挂面,没什么娱乐,掀开帐篷一角瞅瞅外面,草地上有密密麻麻的土拨鼠洞。可能土拨鼠长期生长在这里,已适应了寒冷气候,并不怕冷。不断有土拨鼠从洞里出来溜达,好像也不太怕人。
这里的土拨鼠大小和外形跟广东的老鼠差不多,只是毛发比较长,可能因为这里是高寒地带的缘故吧。毛发长加上没老鼠那么黑,土拔鼠让人感觉不到老鼠的恶心,反而显得挺可爱的。
图:土拔鼠动作太快,抓拍不到,附上网络图片一张。

 
突然想起麻多乡里桑丁副校长说,黄河源头这里的草地沙化,主要是因为这些土拨鼠挖洞造成的。突然间,就对这些在我帐篷边穿来穿去的小家伙,失去了好感。
翌日早上,草地上的雪已经融化,湿淋淋的。欢乐的土拨鼠在洞与洞之间玩定洞穿越游戏。
感觉有什么不对,桑丁副校长说这土拨鼠是草地沙化的主因,但这边草地里的土拨鼠洞的密度,显然比麻多那边的草场多的多。而这里的草地却很浓密,一点都没有沙化的迹象。


是人们冤枉了土拔鼠吗?
土拔鼠只是替罪羊吗?
草地沙化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


(未完待续,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闪米特漂流探险”获取每日精彩游记!)
 
旧帖 2015-05-15 09:17:52
Post #197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忽然迩来 离线 忽然迩来 有的人提前觉醒了对自身生命的认知和理解,并走上了一条践行生命意义之路,为闪米特和羚羊点赞!
 
旧帖 2015-05-15 21:01:47
Post #198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黄河漂流连载-8】


帮逝者进入天堂的鱼


有人说,在冰天雪地的寒风中,你会习惯寒冷的味道,慢慢变得迟钝和麻木。我倒真希望我的手,我的身,我的鼻子可以变得麻木,而不是现在这样针砧刺骨的寒意。


经过昨天傍晚的大雪后,天依然灰蒙蒙的。没有太阳的黄河源头,像一位阴森森的君王。虽然我把露营点称为茶木错,其实要翻过一座几十米高的山头后面,才能看到真正的茶木错湖。扎帐篷的地方是被几座矮山包围的谷底,南边是黄河,基本上是与世隔绝的地方。
图:与茶木错湖相隔一个山头的下水点。
 

它的臣民倒是早就想好了应对措施,这里康巴藏民的衣袖,做得特别长,白天有太阳的时候很暖和,他们把连体外衣的上身部分拉到腰上,用长长的衣袖把它绑到腰上。等到下午接近黄昏,气温下降的时候,就把上衣拉起来穿上。脱穿自如,一件衣服便能应付昼夜温差。
图:把藏服上半身扎到腰上的母亲

 
图:风雪中拉起藏衣上半身保暖的妇女。

 
我没有康巴人的变形防寒上衣,还是赶紧下水,趁天变得更冷前到达檫泽村(玛多县黄河源头牛头碑所在地)。河道很浅,据说有些时候会断流。鱼很多,因地处藏民游牧区,没有人捕捞鱼来吃,所以鱼儿们生活得安然无忧。

图:启程出发

 
划着艇,骨唇黄河鱼就在艇边游来游去,一群一群的。从水面看去,形状和大小都很像草鱼。可惜天灰蒙蒙的,相机从水面上无法清晰的拍摄到鱼群的姿态。
图:水下是一群群自由自在游来游去的鱼。

 
藏区的鱼,总让人有很多神秘的联想。之前看百度百科资料,说是这里流行一种葬礼,叫“水葬”。多指小孩死了,或因其它病疾死亡的人,他们的尸体被丢进河里喂鱼,称之为“水葬”。
很久以前听过一个电台节目,是一个音乐人讲解关于水葬的故事。此音乐人曾为一张1993年发行的藏文化CD填过词,当时那张CD在国际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我也很喜欢这张CD,当时还是学生的我,每个月只有250块钱的生活费,其中有180元是餐费。节衣缩食了很长时间,才买到了这张CD,当时的价格是200元。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音乐人在电台节目中说,藏区流行一种叫“水葬“的葬礼。主要是夭折的小孩(藏区卫生、医疗条件不好,小孩夭折很普遍)及一些因不吉利疾病死去的人,往往用水葬。水葬里的鱼,天葬里的鹰,地藏里的狼,都是把人送往天堂的使者。
 
水葬通常是寻找河流里卵石比较多的地方。先把尸体开腔将内脏挖空,然后在里面填上石子,脑袋也撬开挖空填上砂石,脑体和内脏先撒到河里喂鱼。趁河道水位低的时候,把尸体放到河滩石子上,等待水涨把尸体淹没。由于尸体肚子和脑袋里填满了石子,故尸体不会被水浮起来,最后在水中被鱼吃光。而人的灵魂,则在鱼的帮助下,进入天堂。

 
听说青海省为了发展经济,在60年代也曾在扎陵湖建过季节性渔场,捕鱼2000多吨。后因渔货销售路途遥远,交通不便,保鲜不易,成本又高而时断时续。不知道当时有关部门把这些鱼运到哪里去卖了?也不知道那些鱼味道如何?
我想去找水葬台看看,羚羊不让。她说这些事有缘看到便罢,无需抱着猎奇心态去研究。听说旧时代死者遗物归司水葬者,财产半数交地方政府,半数归寺院。现在应该不会了吧。

 
在缓缓的水流中划行了11公里,过了一条桥后(不知道桥的名字,看地图,离得最近的山名叫泊利岽里),河道变窄,水流速度明显加快。非常省力地继续前行了约10公里,从河道进入鄂陵湖。

 
做攻略的时候了解到,鄂陵湖西岸附近的浅水区,长满了一种叫“荇菜”的植物,样子很像荷花。据一本藏医书《范汪方》记载,说这种黄色花的植物,可以治谷道生疮:荇叶捣烂,绵裹纳下部,日三次。
本来还想采摘一点,不知是不是季节的原因,并没有看到荇菜踪影。

 
在这冰冷的一日里虽然胡思乱想了许多,却也不敢停下手中的桨,鄂陵湖的静水段大概划行了10公里左右,在傍晚前,到达檫泽村上水点。 
 


今天的31公里若放在晴天,算是非常悠闲的一日。只是在这样的高原酷寒水面划行,对我来说是第一次,特别是刮着4-5级的风,哆嗦着划了近8小时,身还没发热。可能是肌肉还没有适应,感觉有点缺氧,全身酸痛,见了羚羊也没好起来。

 

羚羊:鼻子怎么塞了。
闪米特:这两天水上太冷,鼻炎犯了。
羚羊:要人工呼吸吗?
闪米特:我俩加起来几天没刷牙没洗澡了?
羚羊:今晚你睡车吧。


(未完待续,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闪米特漂流探险”获取每日精彩游记!)
 
旧帖 2015-05-16 21:40:14
Post #199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黄河漂流连载-9】

还是不结婚的好




被冻得鼻炎发作,在檫泽村逗留一日。靠近鄂陵湖西岸的檫泽村虽然只是一条村,但规模远远比麻多乡大。还专门设了游客服务中心,虽然一直大门紧闭。

 
鄂陵湖是淡水湖,但它的水却带咸味。村民并不直接从湖里取水引用,而是在离湖边几十米远的地方开挖水井。不知是否因为经过地下的过滤,能去掉湖水的咸味?
水井做得很有特色,大大的水泥平台上,用铁辘轳搅绳取水。为了防止泥沙污染井水,用集装箱卡板盖住井口。可能这里经常刮大风之故,卡板被两个废弃轮胎压得很紧。

 
这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废弃轮胎。因为用锋利黑青石铺的排骨路太费轮胎了,我们的车也深受其害。

 
在水井不远处,有了现代科技建成的电力抽水系统。随着中国光伏产业的成熟,原来这些偏僻,没有配套供电系统的地方,通过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建设了小型电力系统。使得这些偏僻乡村不仅用上了电,而且是廉价、洁净的电力能源。
图:通过光伏供电,原来的人手绞绳水井,变成了电力抽水水井,大大降低了劳动强度。

 
在多卡寺旁边找到了一家黄河宾馆,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叫“尕金”的阿卡。

   
羚羊:你是喇嘛吗?
尕金:不是,我是阿卡。
羚羊:阿卡、喇嘛能结婚吗?
尕金:能,不过不结的好。
羚羊:那你结婚了吗?
尕金:没有。
羚羊:这里阿卡多吗?
尕金:这里不多,四川多,那里有个佛学院,有很多女的阿卡,我在那里呆了十几年。
羚羊:你是那里的老师吗?
尕金:不,我念经。
羚羊:这里外国人来的多吗?
尕金:以前多,现在没了,都是中国人。
羚羊:为什么?
尕金:国家不让呗。

 
又见格萨尔王起兵点,又见80根箭。他老人家当年拔箭的时候,估计没想到会引起后人如此追捧吧,不然他肯定在有生之年就建一个起兵地标,也不至于让后人争来争去。
5月1日寻找冰融河道下水时,看到一个起兵点,插着格萨尔王当年的80根箭。牛头碑这里也宣称是起兵点,还设了一个插着80根箭的祭坛。在麻多乡的时候,听本地人说,其实格萨尔王真正的起兵点在麻多,所以他们也计划建设格萨尔王起兵纪念公园。

 
本来想进多卡寺内观摩一下,可能是因为寺庙正在扩建,并没有对外开放。来之前,曾查过多卡寺的历史。据说在1956年夏,麻尼喇嘛去拉萨朝拜,途经此地。将募化的帐房等物交给当地著名的本教徒桑洪保管。
同年冬天,麻尼喇嘛于玉树杂多县的木格地方去世,桑洪运回其尸骨,在此建“多卡”安放。1958年多卡被毁,尸骨由群众秘藏。1984 年该地被批准开放为宗教活动点。该寺僧侣有的信奉格鲁派,有的信宁玛派,但以宁玛派为主。

 
桑洪于1986年去世,他曾是州政协委员,能在生前看到多卡寺的复苏,应该是无比欣慰吧。多卡寺内现供奉有镶珊瑚铜塔两座,内里分别放着麻尼喇嘛和桑洪遗骨。
信仰此寺者多为扎陵湖地方原霍科部落的群众,还有玉树曲麻莱的部分群众。虽然寺庙关闭,还是有信众在外面朝拜。

 

羚羊:结婚好还是不结婚好?
闪米特:结婚会错失一些东西,不结婚会错失另外一些东西。
羚羊:拜伦说,所有的悲剧以死亡结束,所有的喜剧以结婚告终。
闪米特:世俗的婚姻也许在未婚的尕金阿卡看来,都是悲剧吧。

(未完待续,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闪米特漂流探险”获取每日精彩游记!)
 
旧帖 2015-05-17 22:46:54
Post #200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荷叶88 离线 荷叶88 继续关注壮举更新
 
旧帖 2015-05-18 00:20:45
Post #201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 离线 闪米特
划太平横跨 wrote:
支持闪大侠,支持羚羊,喜欢看羚羊和闪大侠的趣味问答~~big smile持续关注


谢谢!这段时间一直在无人区,所以没办法和大家及时互动。
那我就增加一些趣味谈话回报大家吧big smile

----------------------------------------
公众号搜:探险家闪米特

 
旧帖 2015-05-18 00:21:56
Post #202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 离线 闪米特
荷叶88 wrote:
继续关注壮举更新


多谢荷叶捧场^_^

----------------------------------------
公众号搜:探险家闪米特

 
旧帖 2015-05-18 00:23:50
Post #203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 离线 闪米特
忽然迩来 wrote:
有的人提前觉醒了对自身生命的认知和理解,并走上了一条践行生命意义之路,为闪米特和羚羊点赞!


谢忽总鼓励!不过黄河比我想象得要难。

----------------------------------------
公众号搜:探险家闪米特

 
旧帖 2015-05-18 00:27:27
Post #204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 离线 闪米特
蓝波万舟 wrote:
关注,并支持!


谢谢西安的蓝波,希望天气尽快转暖,就会划得比较轻松了。

----------------------------------------
公众号搜:探险家闪米特

 
旧帖 2015-05-18 00:29:45
Post #205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 离线 闪米特
xinyih wrote:
为你们夫妇坚持理想的精神感动,安全第一,加油!


呵呵,其实有时候我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盲目去做这件事,不过希望自己能坚持下去吧。

----------------------------------------
公众号搜:探险家闪米特

 
旧帖 2015-05-18 00:31:58
Post #206
Re: 黄河陌日漂流--闪米特水眼看世界
 
闪米特 离线 闪米特
中山悠然 wrote:
为闪闪的太太点个赞先tongue


呵呵,我替羚羊谢谢你smile

----------------------------------------
公众号搜:探险家闪米特

 
» 城市 » 杭州 » 闪米特 黄河漂流 2189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