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帖 2009-09-11 18:30:09
Post #26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c3gg 离线 c3gg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我个人觉得她不穿衣服很好看,远表示强烈同意


婷婷玉立。我没有放正面的原因是---我是偷拍


正面的






c3gg 于 2009-09-24 18:08:38 编辑

----------------------------------------
职业写手,微店店主,业余潜水员,编外骑手。微信:guquc3

 
旧帖 2009-09-11 19:37:44
Post #27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goalynch 离线 goalynch 把照片传到一个网络相册里,然后右键,选择属性里的url链接,比如说链接是www.xxxxxxxxxx.jpg,那么,就在帖子中输入[img]链接地址[/img],图片立得!!

----------------------------------------
铭功会稽岭, 骋望琅邪台

 
旧帖 2009-09-11 23:33:44
Post #28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星飘飘 离线 星飘飘
c3gg wrote:
这是第三篇的坑,我下周5前发上来


太慢了,
快点上吧。

想听你的趣事smile

----------------------------------------
生活的理想,理想的生活。

 
旧帖 2009-09-12 01:51:40
Post #29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大老虎 当前在线 大老虎 C3同学玉照……

----------------------------------------
欢迎关注:www.800days.com

 
旧帖 2009-09-12 04:44:00
Post #30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amima 离线 amima 热烈期待下文^_^

----------------------------------------
已攻略:第一站土耳其;第二站东南亚;第三站澳大利亚;第四站印度;第五站东非;第六站中东;第七站伊朗;第八站欧洲、北极圈;准备攻略:第九站南美,南极~

 
旧帖 2009-09-12 08:06:03
Post #31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goalynch 离线 goalynch
大老虎 wrote:
C3同学玉照……



呵呵,华丽丽的背影

----------------------------------------
铭功会稽岭, 骋望琅邪台

 
旧帖 2009-09-12 10:22:57
Post #32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winifredchenl 离线 winifredchenl 顶, C3加油写哦.

看多了那些浮光掠影, 你的文字人物刻画很有趣, 看到那些活生生的人物很想笑smile
 
旧帖 2009-09-12 11:03:47
Post #33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冰雪狂龙 离线 冰雪狂龙 继续。

----------------------------------------
《大战曼谷机场落地签腐败者,我惨胜》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433172,0,0,1.html

 
旧帖 2009-09-12 15:18:49
Post #34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楚小小 离线 楚小小 字码得太密。
看得头晕眼花。
 
旧帖 2009-09-12 15:59:56
Post #35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流浪三毛 离线 流浪三毛 文笔里透着一丝丝路途中无奈和甜蜜。
很喜欢很喜欢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
继续关注着LZ的续集哦!
谢谢LZ给我们共享路途的经历。。。。。。。。

----------------------------------------
我不是流氓,谁我都怕!

 
旧帖 2009-09-12 16:16:13
Post #36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c3gg 离线 c3gg 杰克逊是我们的王,你知道吗?
我知道
他死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
你知道他的歌吗?
我知道
会跳吗?
不会
那你允许我教你吗?
允许
那从打响指开始吧
好!


c3gg 于 2009-09-15 12:12:35 编辑

----------------------------------------
职业写手,微店店主,业余潜水员,编外骑手。微信:guquc3

 
旧帖 2009-09-12 22:37:46
Post #37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c3gg 离线 c3gg 去Mago N.P 前我换了100张面值1B的当地币,1天便花光光。拍1张照片2-5B,拍房子50B。小娃娃费用另计。
1B=0.6RMB
It's business already,not nature.
所以快去埃塞吧,再过几年说不定情况更糟
但远觉得很值,他的原话是”你还能在这个世界上的别的国家找到少女脱光了给你拍吗?“
...我彻底无语













c3gg 于 2010-01-05 10:21:15 编辑

----------------------------------------
职业写手,微店店主,业余潜水员,编外骑手。微信:guquc3

 
旧帖 2009-09-12 23:23:32
Post #38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玉女 离线 玉女 今天在深圳见到飘雨,听了很多非洲趣事。现在我们在等老Y回来继续讲故事。

----------------------------------------
Enjoy the trip and enjoy the life...

 
旧帖 2009-09-13 11:45:59
Post #39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dae 离线 dae 呵呵,真有意思!还有吗?

----------------------------------------
我就爱到处玩。

 
旧帖 2009-09-13 13:11:54
Post #40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ode 离线 ode C3啊,答应顶你的帖子的。不过这个帖子写得真是好,虽然有些话已经听你说过,有些照片已经从你的相机中看见过。一定好好写下去啊!
 
旧帖 2009-09-13 20:33:03
Post #41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zhaoliqun 离线 zhaoliqun 小C啊,为了应题,上点男人们光着的pp来看看吧
 
旧帖 2009-09-13 22:31:07
Post #42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磨房的小艾 离线 磨房的小艾 呵呵,艳丽、动人的非洲, 推荐一个先~

----------------------------------------
白沙瓦,一个人的战斗——巴基斯坦的故事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362301,0,0,1.html
小艾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leepymaggie

 
旧帖 2009-09-15 11:12:55
Post #43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c3gg 离线 c3gg --第三章,雨一直下--
据说每个人来埃塞都是这样走的,以亚的斯亚贝巴为中心,南部租车9-12天,北部有小巴连接或者直接打飞的7-15天行程。埃塞俄比亚比人们想象中大很多。而无论南北,一旦上路很难中途撤出,南部是荒漠北部是高地,而中间的亚的斯在这个季节就是一日至少2场面筋似的大雨。我问远,为何去南部不搭乘乡间小巴?而去北部既然有小巴,为何无法中途返回亚的斯?2个问题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就是“没有”。南部无法搭乘小巴是因为没有小巴,北部无法中途折返是因为没有折返的车,严格说是有的,但是几时出发,在哪里出发,出发的行走路程统统是不知道不确定,所以等同没有。

我们返回亚的斯修整2天后开始埃塞北部的旅程,远和雨儿打定主意要跑到埃塞的最北端,我则犹豫不决…雨儿已经在满世界找缓减瘙痒的药,她身上的红包一日比一日多,以触目惊心的速度蔓延。每天雨儿都问我,C…你痒不痒,你有没有红包?于是我扒开自己的衣服一阵看…虽然心中很明白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但是能够晚一天也是好的。比较糟糕的是,我们都很茫然,不知道这些可怖的红苞到底是跳蚤还是虱子还是皮肤过敏。于是只能把手边所有的药用上,洗澡用硫磺皂,床上洒六神花露水,身上抹药膏,但是一切没有任何效果,伙伴们一个个中招,以每3天一个的速度感染。而我的牛仔裤至从进入北部就再也没有干过…
我后来一直奇怪,我怎么也就这么把埃塞转了,比起雨儿和远我既没有勇气也没有毅力。也许这种无法折返无法半途退出的旅程对那时的我来说反倒是种幸运,就是因为这样,我只好往前走,走完了全程。

塔纳湖是我们到的北部第一站,距离亚的斯亚贝巴8小时车程。那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凌晨哆嗦的起床,照例又是滂沱大雨。小巴迟了,我和雨儿轮流去院子里张望等候,剩下的那个就躲在旅馆的大堂里守护行李也为避开彻骨的湿气和寒意。当小巴的车灯照进园子时,我招呼雨儿上车,一回头看到的是雨儿模糊的声影,她用冲锋衣将自己裹得像个小粽子,大约是还没睡醒,两手拢在袖子中,帽子拉得很低遮住了大半个脸,2脚撑开坐她自己的背包上,车灯透过雨幕打出的是一个单薄的身影,不晓得为何我会将那幕记得那样清楚,我记得她那样萧索的独自坐在黑暗中。而我自己亦是套上了久已未用的羽绒衣。母亲昨天发来短信,说杭州温度已到39度,让我小心中暑,玻璃上半挂着大粒大粒冰冷的水珠,我对着车窗呵一口白气,我如何向她解释事实上她娇滴滴的女儿正在非洲瑟瑟发抖。
小巴在下午1400到了塔纳湖镇,倒是个满眼绿意的地方,塔纳湖抬眼便看到。湖里鸬鹚停在河马背上,快进入大雨季,雨越下越密。阳光时可以穿T恤的天气,一下雨温度便直线降落,我将防风衣放在包里方便随时取用。这儿很静,至从离开埃塞南部似乎天地一下就沉寂下来,每晚震耳欲聋的埃塞土著歌声以及每天0300就开始此起彼伏的公鸡鸣叫都已远去,有的只是整天不停息的雨。

那时觉得埃塞北部似乎没有远所说那么夸张,吃住都挺不错…后来才知道以亚的斯亚贝巴为中心的10小时车程内都是相对富裕的地方,再往前走就是一步跨入“中世纪”。
LP上说,埃塞境内以山地高原为主,平均海拔3000米,素有“非洲屋脊”之称。有30多条大河发源于东部高原,故也有东北非水塔之称,而且它是非洲名副其实的“美女之国”。我想这样的地貌即是从离开塔纳湖开始,我们进入真正的山区,空气清新,周边整日里都是湿漉漉的,与南部的干旱高温相比,自然景观迥然不同。公路两旁的风景有几分中国新疆的风采,满眼翠绿,牛羊遍野。只是无论牲畜或者当地人都非常,非常,非常瘦。本来就修长纤细的身材已经瘦到肋骨清晰可见。侧面望去犹如薄薄的纸片,他们都用一条大大的毯子裹住全身,毯子下被骨架撑起来的单薄肩膀,似乎以我的手劲都可以轻而易举“咔”一声将它捏碎,而膝盖以下完全裸露的空气中,并且永远打光脚。我很是惊奇,将车窗外的这一幕幕看在眼里,“难道你们不冷吗?”那种问题我始终问不出口,我怕这样的问题太过冒失或者太过不知人间疾苦。
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他们那样瘦是因为今年的雨季推迟了足足1个半月,这直接导致了食物和饮用水的缺乏,人和牲畜都快饿死了,虽不至于哀鸿遍野,但打劫和暴力事件已愈演愈烈。而埃塞人认为那是中国人的错,因为我们修路修电站修水坝挖他们的矿产,导致了风水的改变。这一切都是中国人的错。就在我们进入北部的7天前,雨季终于来临,但事态并没有平息。所以我们看到的是一派生机盎然的的自然风光,而对当地人来说是雨季终于来临后悲喜交加的惨烈。

戌是杰独自在埃塞北部游走时碰到的中国驻贡德儿某公司的负责人。在亚的斯时,我们已听到从各种渠道传来北部局势动荡的消息,无法辨别真假,而旅程不可能不走,所以我们在亚的斯亚贝巴就与戌通了电话,乍然听到话筒里传出的乡音很是亲切,但是得到的消息并不乐观。他在电话里面嘱咐我们务必小心。说不过一周前他的一位中国同事在巡查工作时被土匪开枪打死,下周遗体将会运到亚的斯火化。年轻的中国小伙子刚刚结婚,而且人极为和善,只是土匪开枪的时候这些都不是他们考虑的范围,他们只是抬手,开枪…“噗”子弹入肉的声音,于是一条生命消逝,一个家庭破碎,老父母失去唯一的依赖和希望。即使贡德儿就在我面前,是我几小时后便进入的城市,那时还是觉得这些只在中央电台世界实事播报中出现的镜头,应该不会真得发生吧…直到,直到那晚雨夜枪身透过夜幕清晰的传来,直到我确定那不是那个雨季中唯一消散的生命,直到我们3人将一个月的行程压缩至20多天,全部匆忙飞离埃塞,我才明白现实比镜头中的人生更为残酷,而我接触到的不过是它万一…那个时候我只是茫然,晓得自己已经骑虎难下,我在心中第一万次的问自己,C…你到底抽什麽风,你怎么就来了非洲?
我不晓得雨儿和远是否像我一样不安,我们3人一直向前走向前走,似乎不到达最北端誓不回头…雨儿每天问我,C你决定了没?她想明确我是否会和他们一起走到最北端,我每次都不晓得如何回答…真实的想法是我要逃离埃塞,但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戌在电话中的声音老成,但其实才20出头。事实上整个中国某公司驻埃塞分公司的上千号人中80%是85后的年轻小伙子。他和他的2位同事开着吉普来小巴站接上我们。因为局势动荡所有需巡查的中国员工标准配备是:一辆吉普带司机,然后2位执抢保镖。我们到的时候局势已没有那么紧张,所以保镖已撤,但出入还是吉普护送,天一黑便不再四处游荡。所以尽管只是20出头的年轻人,但出现时已有独当一面的气势,我们碰面时,戌的身后是他的黑人司机和2位更年轻的助手。
戌将我们一行带至他们长期包租的旅馆,旅馆外观类同江浙的农民别墅,有4层楼高,成品字布局。我和雨儿的房间在3楼,戌他们的房间在4楼,房间还算宽敞,那天停电,烛火忽明忽暗下我看到戌的房间杂乱无章,整个一个大学男生宿舍。床上、桌上,椅子上,墙角,窗台上到处堆满杂物。床上支着蚊帐,蚊帐已歪斜,似乎从没人想过要将它扶正。角落的地上叠放着中国带去的电饭煲/电水壶,桌子上几天前的碗筷还在,碗筷旁就是笔记本电脑,据说网速比蜗牛更慢,打开一个页面需要2个小时。窗前飘荡的外裤已经挂了半个月,因为衣服不容易干,我们走时它依旧裤腿飘飘.

那晚停电,还好没有停水。停水,停电,道路淹没是每天睁开眼就要确认的3大事情,还有就是有没有谁又出事?一个月前,有2位中国水利的同事被绑架,因为大雨季迟迟不来。幸好祭天之前被武装力量救出。10天前几位西方旅客乘坐的当地小巴被抢劫。一周前戌的同事被土匪冷枪打死。虽然我并没有亲眼目睹,离我最近的骚乱是街上不知为何突然而起的推搡争吵至多是拳脚相加,还有就是拉利贝拉的夜半枪声混在磅礴的雨声中传来,短促但尖锐。
我们的到来让戌和他同事非常高兴,几个年轻人亲自下厨,居然像模像样端出中国式3菜一汤,西瓜皮炒肉丝还有闷得喷香的米饭。他们与我们絮絮叨叨,是是是,下次再来埃塞就知道了,衣服还是少带些,最糟糕是吃不惯,食物还是带调料最好,即省地方用得又久。西瓜皮都舍不得扔啊,和着肉炒炒很中国,国内现在好吗?赚得也不多啊,只是想拼一下,看看有没有机会。还是想家啊,这儿即使是周末也是没什麽地方可去…对对对,去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就用那台电脑看的,呵呵赵本山那出“不差钱”我们都可以倒背如流了,上个月闷坏了,拿中国人祭天知道吗?是啊,吓得哪里都不敢去了…去年之前对中国人都很好呢,不知今年怎么搞得…唉,是啊,实在是没事情打发时间,就学他们的语言喽。雨儿翻出她一路过来的照片给大家看,远在讲述旅途见闻,我则认命的发现身上开始发与雨儿一样的红点,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

因为有戌和他同事在我们很容易找到城中唯一卖巧克力的小超市,还有很中国的细通心粉,每一顿饭也是尽可能的中餐。戌带我们开车上了贡德儿最豪华的山顶旅馆GOHA,从山顶遥望贡德儿似乎也并不屑大马士革。事实上埃塞是人类文明的起源地,从古老的阿克苏姆方尖碑、中世纪拉利贝拉教堂的建筑奇迹到贡德儿沉睡的城堡,空气里都弥漫着浓浓的历史气息,就像一个个传说。城里甚至有数家咖啡吧,供应的咖啡味道棒极了,让我很是惊喜,结果被人取笑,某C是咖啡的死忠派,一直以为世界上最好的咖啡来自巴西要不就是哥伦比亚,这才知道原来埃塞才是咖啡的源产国。

戌很是热情,用他的吉普车带我们一路北上,途中就去公司的各个工地蹭饭。于是我们见到了他的众多同事。这次的非洲之行当然不是我的第一次出国,但确确实实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些国外打工大队里的同胞,某C是外企上班,过去也有不少国外出差会议的机会,但是所到基本都是发达国家的首都,接触的也已西装革履的生意人居多。但是这次,从各个工地里应声而出的都是一张张沧桑风尘的脸。与泥土一样颜色的夹克,单薄的便裤,头发上脸上无法搽拭干净的泥污点点,他们通常就在工地附近租个房间,要不就在工棚中铺上被褥,洁净的自来水和电力都属于紧缺资源。一年365天,就在那么一方小小天地中,外面是语言不通的当地人,食料单调再怎么想法设法都不是家乡的口味,想打个电话回家,哦,对了,基站还没有建好,无法拨打电话。上网?无线上网吗?老兄,你是在埃塞,世界上最落后的国家之一。
于是他们只是叫出来自四川的厨师,做些个家常菜,在等菜的当口,在我们大口扒饭的当口,点一支烟做陪,絮絮的述说着故乡,计算着回国的时间。一脸羡慕的说着上周中国矿业又有一船集装箱到了,带了好多好吃的啊...
而我很厚脸皮的要求:“我要吃荷包蛋..."那种放酱油放醋放白糖很家常口味的荷包蛋。一脸憨厚的厨师于是煎了20个荷包蛋,并说”使劲吃!“于是那顿我吃了8个。
工棚外黑人厨娘在沉静的摘着菜叶预备晚餐,名叫”SIBUSI(死不死)"的小狗一动不动趴在墙角已经许久许久。雨哗哗的下在早已泥泞不堪的工地上。那个7月就这样在埃塞的北部寂寞着,天地间整日不停歇的雨冲走任何有关时间的意义,而同样的时间在中国,房价触底反弹/奢侈品大卖/豪华车销量位居世界前列,政府说“中国可以安全渡过金融危机”... 人间不知已转了多少个轮回,早将埃塞与在埃塞的我隔离在外,偶尔抬头,一瞬间不知今夕是何夕,只余全世界的雨落在全世界的草坪上...


从村里直接收上来的鸡蛋,鲜美异常



四川厨师自己和面炸油饼,所有原料都从中国用集装箱运去



    
    
    
  

  
    

c3gg 于 2010-02-03 11:05:51 编辑

----------------------------------------
职业写手,微店店主,业余潜水员,编外骑手。微信:guquc3

 
旧帖 2009-09-15 11:44:19
Post #44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c3gg 离线 c3gg 雨季刚刚来临,被滋润后的土地一片鲜活


我们的旅馆树木森然,远处是茅草顶的餐馆


很多教堂女人不得入内



贡德儿城据说是北部最富裕的地区之一


所以有这样美味的炸油糕





c3gg 于 2009-09-17 14:01:41 编辑

----------------------------------------
职业写手,微店店主,业余潜水员,编外骑手。微信:guquc3

 
旧帖 2009-09-16 19:33:00
Post #45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c3gg 离线 c3gg --第四章,恶之花--
贡德儿的黑人司机喜欢喝一种来自苏丹的苹果汁,味道与早几年在中国的一款“天与地”一模一样。戌的司机常常开着车,一口苹果汁一口恰特草(Catha edulis Forssk)。恰特草的叶子据说帮助人们抵抗饥饿和疲劳,叶片翠绿欲滴,于是我嚼了几片,叶子涩涩的,感觉有些酥麻,除此之外一切正常,我还是照旧,既没有兴奋也没有萎靡。私下觉得这多少有些奇怪,照例埃塞是咖啡原产国,国民应该爱喝咖啡才对,但是他们人手一瓶可乐或者其它甜味汽水,反正都是碳酸饮料就对了。还有这个苹果汁配恰特草的吃法也是万分的奇怪,你见过有人是这么吃的吗…当黑人司机一把一把将生的恰特草往嘴里塞时,我的眼前幻化出一只兔子,觉得是时候放弃我亚洲式的狭隘思维模式了。

戌的当地语言讲的很好,他说当地语言由上百个单音节字母为基础,语法简单,所有意思的表达只需两两合并单音节即可。他也教会我们用标准的非洲式肩礼与当地人打招呼,那肩礼非常趣怪,第一招左手握右手与我们通常的握手礼一样,第二招两人的手依旧相握不放开错身右肩碰左肩,同时剩余的那只手拍对方的肩头,第三招换一边肩膀相碰,手还是相握的。碰肩膀的时候就要问,你吃了吧?吃了啊…那么停水没有?水来了啊…电呢,电来了没有啊?电也来了啊…哦,那么有水有电有吃的,日子挺好啊?是啊,挺好啊!当然如果你愿意,也可以一路罗罗嗦嗦的问下去,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左邻右舍,三姑六婆。我很喜欢这个肩礼,拉着每一个当地人当街行肩礼,问他们吃了吗?吃啥啦?裤子干了没有哇…可是不晓得为啥他们每个人都没有办法与我好好完成一个3步骤的肩礼,礼行至一半即笑到抽搐。

我们一路北上向着埃塞俄比亚人的圣地--拉利贝拉。

传说12世纪埃塞俄比亚第七代国王拉利贝拉梦中得神谕:“在埃塞俄比亚造一座新的耶路撒冷城,并要求用一整块岩石建造教堂”。于是拉利贝拉按照神谕在埃塞俄比亚北部海拔2600米的岩石高原上,动用数以万计的人工,花了24年的时间凿出了11座岩石教堂,人们将这里称为拉利贝拉。

拉利贝拉出乎意料的宁静和美丽。并不是那些岩石教堂,而是在青石板铺就的城中漫步。空气清冽,一切湿漉漉的。当地人的肤色比较浅,脸容精致,小巧标准瓜子脸上大眼笑意盈盈。这里也许是我重返埃塞唯一的理由。
    
而戌的殷勤一日比一日更甚。

他不仅全程陪同,而且小至洗衣做饭大至车辆住宿门票他都一一落实。有这么一个熟悉当地的中国人做全陪当然好,只是他所有的殷勤全部指向明确。他会凌晨煮好面条,赶路15分钟,在她上小巴前送到她的旅馆。他满世界找柠檬糖,只因为她随口说了句好吃。她只要一沉默,他便殷切询问她今天是否过的不开心。于是旁观者鸡皮疙瘩落一地,当事人在莫名其妙一阵后开始想逃。而肇事者表情自然,仿佛一切理所当然。当他开始喊长他好几岁的她“丫头” 时,我觉得我应该重新穿上羽绒衣。

后来返回亚的斯聊起戌,先期去北部与戌一起游玩数日的杰愕然问:他这次又是为谁?“我们追问杰这个”又“字从何而来?
    
原来与杰一起结伴去北部的美国女子贝卡同样受到戌无微不至呵护,他替贝卡穿鞋,无时无刻亦步亦趋,甚至吃贝卡吃剩的饭菜,已昭示领权所有。贝卡尖叫:”天哪,他有没有长大?“然后问我们,你们中国男人不会都这样吧?语气不屑。我脸一阵青一阵白。

据说贝卡最后因为实在忍无可忍,同意了one night stand.并且郑重告知戌她已经5天没有洗澡,他还要吗?戌到底有没有要,我不知道。只是据说那晚后,一切总算归于平静。

我止不住的恶心,但是很快将之抛诸脑后,毕竟那不关我的事,毕竟我想那只是个别现象。雨儿认识了2位也在亚的斯上班的年轻人,因着是同胞很快混熟了,于是我开开心心跟着他们去泡吧。
LP上,特别是中文版的LP很多咨讯都太老了,但是10年来它对于内罗毕的夜店都是一贯的推崇备至,而亚的斯的它压根就不提这一茬。是的,在世界经济排名始终在倒数几位徘徊的国家中会有什么好的夜店?但是并不是这样,围绕几个中国公司办公楼和宿舍的周边就有全亚的斯最好的超市/饭馆和混合艳舞,蹦迪,酒吧的夜店。
我有没有说过非洲的音乐很奔放?如果你从南走到北每天听到的音乐都是同样的音律,一如既往永不停歇的奔放,你也会如某C一样觉得要崩溃掉。
那是奇怪的一天,昨晚因没有睡足头一直隐隐作痛,白天在外面跑了整整一天得到的结论是去肯尼亚必须搭乘飞机,因为没人会从埃塞陆路越境去肯尼亚,为什么没有那就如同东非5国含索马里,也就是是一旦进入任何东非国家在索马里入境处盖章交钱就可以大摇大摆进入,但是没有人会去因为海盗,同理埃塞和肯尼亚边境据说有土匪。那就意味着我必须飞,所以我心情不好,因为我没有足够的美元现金。我只有用欧元换,结果就是惨不忍睹的汇率。然后我的红包已发满了整个背,红蹭蹭一片,让我坐立不安。傍晚时,决定和雨儿出去玩儿,没想到会见到一张俊朗的年轻面孔。饭后我们一行4人去了酒吧。这是我第一次泡非洲的酒吧,酒吧里除了我们4个中国人都是当地人。音乐正好,节奏欢快,剑和敦都是俊朗的年轻人,舞跳得很好。如果不是剑最后的那席话,也许埃塞至此可以用HAPY ENDING来结尾。我们很自然地分成2对在舞池中,敦与雨儿,我与剑。舞池实在太过狭窄,更何况黑人高头大马,于是我与剑被挤做一堆,雨儿他们的情况不会比我们好,也是避无可避的身体几乎要叠在一块。我有些尴尬,但是既然那种场合似乎不应想太多。但是敦再也不肯踏入舞池,只在雨儿碰到黑人纠缠时出生将她拉回去坐着。剑于是去劝说敦陪雨儿回舞池,音乐很吵,人群拥挤,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剑虽然是凑在敦的耳边说话但他还是不得不大叫着,于是他的话清清楚楚传到我耳里,他对敦说,别傻了,你有多久没抱中国女人了?你有多久没抱干净的女人了?同胞女子=干净
于是我忽然觉得一切索然无味…
戌也好剑也罢,也许他们所体现的只是男性最真实的需求罢了
我想起戌那个小小的,脏乱的小屋。也许血气方刚,在一个几乎全男性的世界,本身就是不人道的。也许他也同我们一样,惧怕爱滋,而偏偏这几百公里内他都无法找到同族的干净女子。一切原本就正常,只是在埃塞的闭塞和无止尽的寂寞中,人性不过更易还原它本来的面目而已。

天堂太远,人间在窗外,埃塞要努力!

---本章完---    
    
    
    

    
c3gg 于 2010-04-13 19:51:04 编辑

----------------------------------------
职业写手,微店店主,业余潜水员,编外骑手。微信:guquc3

 
旧帖 2009-09-17 15:26:49
Post #46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c3gg 离线 c3gg 拉利贝拉的街景


也许这里是重返埃塞唯一的理由


名副其实的美女国度


我至爱她们的甜美笑容






帅气,俊美,笑容可掬






原谅我只有一个傻瓜卡片机吧...




c3gg 于 2009-09-24 18:10:28 编辑

----------------------------------------
职业写手,微店店主,业余潜水员,编外骑手。微信:guquc3

 
旧帖 2009-09-17 18:54:38
Post #47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call me Viv 离线 call me Viv Great!I love it!

----------------------------------------
享受当下的每一刻

 
旧帖 2009-09-17 19:13:18
Post #48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超级电驴 离线 超级电驴
goalynch wrote:
楼主好功力,文笔至浅,但感人至深.

一直在关注楼主的穿越,很有感触,即使作为一个纯看客,也很有收获.人一生至少需要一次这样的经历才算精彩和圆满,颠沛流离中的苦闷,幸福,失落,惆怅,疯狂,暴怒,欢喜,放纵都是值得一辈子大书特书,然后好好珍藏的财富.

祝楼主今后一切好运.

顺便说一句,在埃塞俄比亚,似乎有一种吃的叫做"Mosab"吧,就类似于我们的面饼包烩菜,有图在此,


来自Wikipedia

当然Ethiopia最令人难忘的,莫过于咖啡啊,呵呵,不知楼主可饱了口福.


这玩意看起来很恶,不知道味道怎样

----------------------------------------
平平淡淡  匆匆忙忙

 
旧帖 2009-09-17 21:15:36
Post #49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winifredchenl 离线 winifredchenl c3啊, 写的真不错, 继续写, 不管善的恶的
 
旧帖 2009-09-17 22:10:04
Post #50
Re: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claudiaclaudia 离线 claudiaclaudia

帅气,俊美,笑容可掬


原谅我只有一个傻瓜卡片机吧,阿门!




[/quote]
长得真的很漂亮啊!
 
» 城市 » 杭州 » 那些非洲的男人们 2086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