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上海 » 城市 » 上海 »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完结啦^^) 50
旧帖 2005-05-21 20:38:17
Post #1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完结啦^^)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完结啦^^)

前言:
我从飞机上下来,独自走出去。甩了包在肩膀上,开始给自己唱……
  
我最心爱的桑吉卓玛,桑吉卓玛啦
我是远方飞来的小鸟,请你相信我……
  
我就这样按既定的决心地回了出发地,而我深爱的人却留在了那远方——我却是那样感受的。
  
4月30日出发到今日归家,真真恍如隔世。
我害怕晚上会睡不着觉,因为思念噬骨,从不曾信相信——在我踏下飞机之前——真有一个地方,叫人留连至此。
  
上阙——虎跳
中阙——香格里拉·雨崩
下阙——泸沽湖
  
我是没恒性的人,笑,希望能写完。23天,毕竟。
  
另,这纪是一对儿的,嘿嘿,这话有能明者,自然明。

苏牧云 于 2005-06-06 02:21:18 编辑

----------------------------------------
江南雪  塞北花
易消歇  难留连
  
世间尤物难留连

 
旧帖 2005-05-21 22:15:41
Post #2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当时某人和我玩笑,你去了之后,从此就只有猪跳了。
我一楞,继尔大笑。后来和朋友们也这样说,你们从此后不许提虎跳只许提猪跳。
名字什么的,我不在意这个,只是少年心性好玩;只是,我走过。
  
我一步步走过那里。
  
4月30日飞机到广州,一见面对广州的印象还是非常不错的,白云机场很漂亮,可是一进市区就不行了,堵得那个啊……我为了见我约定的姑娘,在车上睡了醒了三次还没有到。
混沌里把转地铁的地方照了一张就滚爬下车,拖着我15KG的心爱的大芒果,在火车站找到另一只路盲小疯子。
  
这世界上有一种人,都喜欢自己装作迷茫的乱走,看自己的风景。
偶尔她们在一起,天地都会被搅起来一番。
那之后我们笑我们歌唱,都记录在茫茫的HIGH-WAY上,都被宁静端庄的雪山一一凝视。
  
 
旧帖 2005-05-21 22:28:00
Post #3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12点左右接到同伙的小丫头,坐在广州的候车厅里等车,14点车发向昆明。
辗转不为它,两个字:省钱。
我们坐在地板上,铺开自己的东西吃,一边肆无忌惮地说话、大笑。偶尔我会想,我和她只是去年夏天的时候一面之缘,却丝毫无陌生之感,仿佛就是那么自然一起上路了。
  
还带着一样恐怖的习惯——只要看见背大包的就兴奋,非要冲过去看看包的牌子,估计一下升数,看见鞋子也要看看有没有GT的牌牌,哪个厂出的,然后嗷嗷地叫一阵。
  
简单做了下分工,小丫头做财务我记帐。据说头驴就是这样产生的。=_=
  
上了火车之后,看见背大包的依然兴奋莫名,整节车厢终于变成我们俩最不安分。吃了水果是干粮,抱着水瓶在窗边指点江山。火车从广东入广西,然后钻过贵州的一小角进云南,整一天。
  
而那一夜,也是我之后几天睡的最舒服的——我们轮流架了防潮垫蜷缩在椅子底下,央着背座的男孩子们把底下的包挪开了让我们睡。
蜷在地板上就看见无数脚和鞋子在面前作门帘,一觉我居然睡到6小时,起来精神好的不得了。
  
窗外的风景变成热带风光,树都拔高了,一丛丛叶子往上长。
  
前路有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
所以才吸引人,所以不停地往前去追寻。
比如我现在坐在这里打字,我真的不能想到,以后日日夜夜的种种,在我生命里刻下的痕迹。
  
 
旧帖 2005-05-22 00:26:41
Post #4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到了昆明之后从下车,不死心去抢至大理的车票,走错路,然后找到正点的售票点被告之果然售完。
又冲到南窑抢BUS票,结果拣到了一大宝——一头老驴。
  
行路的缘分真的很奇怪,都抢了一班客车票,然后我顺口说了句,一起去吃火锅吧,他说好。于是我们就这么走了十多天。
  
开始我们叫他老师,后来改成叫伯伯。后来我们说起来在火车站怎么拣到伯伯的,都觉得十分精彩。
伯伯是宝啊,若不是伯伯的数码伴侣,我们这么多照片,真不知道哪里方了。弹酒向天祝愿好,天下掉下一老伯。
  
经典对话:
“小妹妹,伯伯带你去买糖吃。”
“伯伯,还是我带你去逛夜店吧。”
  
客车晚上11点到大理。刻骨铭心的记忆是两个丫头在车上拼命对司机说,快停车,因为高速路开着居然没有厕所……
再次重复拣到伯伯是天下掉一宝,一在于那家伙楞是在一边悠然自在地整理他的壳,然后把下关到古城的车价格从30杀到20;二在于那家伙简直就是大理一地头蛇,11点多我们被POST到阿喜姑娘的BAMBOO屋里,还吃到了热气腾腾的汤和饭菜,觉得好温暖且舒坦。
  
12点过后摸黑去了一家伯伯的朋友的朋友开的店住下。当时看不清楚,第二天起来才觉得是家清净的处所,很自在,开了窗拉开帘子就是层层的屋檐,一递递仿佛就到了远处的苍山下。
我忽然想起来打仙剑的时候到了扬州那段,追女飞贼就是在那些屋檐上。清晨的时候站在阳台上,面前就是那些屋檐,总是觉得可以那么一层层就跳过去,然后飞檐走壁地走到苍山上。
  
 
旧帖 2005-05-22 00:45:55
Post #5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BAMBOO是个布置得很舒适自在的地方。不在吵闹的洋人街,而在闲静的人民路。
阿喜姑娘有极好的手艺,会煲广东的好汤,而且做的可乐排骨吃得我们一口都停不下来。
  
这天上午享受了之后在丽江都享受不到的闲适时光。
先是起床后开心地和小丫头两个人跑出去乱拍照片,街道上穿着白族衣服的老奶奶们安稳地一步步走来走去,和我们点头微笑。
  
丫头你不要吵闹,我还是习惯叫你妹妹,谁让你比我小——摊手。
  
伯伯不见了,可能是出去长途站找去丽江的票子了。伯伯本来是想直接去梅里的,我说我也想去雨崩,但是我和妹妹要想走虎跳而且一定要先走完虎跳的因为妹妹8号要开学,我们还计划了半天发现实在来不及冲去泸诂湖转湖了所以虎跳是铁定要一步步过去的。伯伯看着我们欢喜,于是欣然说那么我陪你们一起走虎跳好了,虽然两年前已经走过了。
于是我们说要一起去丽江,伯伯管交通,我们管闲逛。
  
那天中午,阿喜在屋子里和伯伯聊天,忘记妹妹在做什么了,只记得那时候再喧闹的欢笑声也是那么宁静适意来着。
  
苏牧云 于 2005-05-22 02:16:24 编辑
 
旧帖 2005-05-22 00:48:01
Post #6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那大半天里,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吃完了好吃的排骨,泡了杯浓浓的咖啡,坐在门前的蒲团上,打开自己的日记慢慢写。
  
面前是安逸清净的街道,街的尽头就是苍山,顶上白雪皑皑,之下是青翠的春色娇艳无边,总觉得有烟雾在那里袅袅的盘旋。
  
我想,最心爱的张丹枫据讲就是住在那里的,他带了心爱的小兄弟回去之后就住在苍山上。我就发消息给好朋友阿绿绿,我说我在张丹枫的故居下头,抬头看着那里,那条山涧边,兴许有他当时住的木屋子。
  
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
我想他一袭白衣飘然站在那山巅的时候,他的照夜狮子日驰千里。
  
听见时间随着脚下小溪水叮叮冬冬地流淌过来过去
想着即将开始的旅程 幸福得只是盯着苍山一个劲地笑
  
 
旧帖 2005-05-22 01:31:03
Post #7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后来,2号那天下午三点发的车,晚上7点到的丽江,立刻就被丽江的人流吓到。比咱家乡的黄浦江边人还要多涅……
  
颤巍巍一路颠簸,借问住宿何处有,家家挂出满员灯。
  
后来在伯伯的带领下拐到一条小巷子里头,找到一家很深幽的小客栈,推开咿呀的木门,小狗儿冲我们乱叫。
我和妹妹冲上去对着客栈主人一顿恳求:
  没有空房间啊?没有空房间也没有关系,我们住地板就可以。
  您给我们一寸屋檐,我们自己打地铺睡都成。
  火车座位底都过来了,哪里有不能睡的地方。
  
叔叔和阿姨楞了一下,轻轻地说,那么我们腾一间房子给你们吧,只是不够被褥那些东西,只怕……
  
我们急忙说没事没事,有快铺草垫的我们就能睡,什么都无碍的。
  
于是就在那里住下了,却没有想到,是一户多好的人家。
那天晚上,叔叔就在花园里给我们讲纳西族的故事。花园里种着许多许多的花草树木,郁郁葱葱透出一股恬然之气,园子边上是一个大沙发,正好可以看见园子里的一方天空,夜晚就是好多星星在花木丛中眨眼睛。
那天晚上我抱了睡袋偷偷从楼上溜下去,准备睡在沙发上看星星,却在半睡的时候被伯伯随了下来,把我揪回房间。
“你自己发神经没事,会吵到叔叔的其他客人啦。”
“哦……”我撅着嘴抱起睡袋跟上楼,许下了愿望等虎跳回来一定要在那里睡一夜的星星。
  
傍晚的时候,我们翻上屋顶贪玩,却发现那里是看玉龙雪山的绝好处。晚霞照在玉龙峰顶,天色一份份沉下来仿佛听得见时间的节奏。
那时候我和妹妹还没有见过雪山,我们看着它高耸在城外的样子激动得不可自己。
左前方是万古楼,通红的灯映得山上的树和楼宇鲜活鲜活的,层层叠叠地屋檐一步步向四方散开去。
我们指着某一个地方说那里就应该是四方街吧,明天一早去桥头的班车票卖完了那么我们去试试看找人包车好了。据说驴子很多,不会找不到的,我们当时以为是一定没有问题了。
  
简单吃过晚饭,就跑去四方街——很直接地被数量吓到。这个叫,人流如蝗。
先去看各家店前,若是写着自助游寻伴,往往上前去问,却发现都是俱乐部打着约伴的名字在召人。其中问到一个人,还吓唬着我们说那些地方肯定都没有床位了,说你们自己去连睡的地方都没有。
我和妹妹对视一眼,瞥瞥嘴跑开——大不了,我们睡屋檐,还能看星星咧。
  
不过为了包车,真真绞尽脑汁。
想来这本来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荒唐无理走天下的世界,若我荒唐胡闹,也只是嬉闹人间一角,自在逍遥。
于是我们去借来了纸笔,写了约人包车去虎跳的字,把纸举在头顶开始在丽江的街头巡游……
  
被问无数次,印象最深刻的是被一个穿着吊带脚踏高跟鞋的美女姐姐问:虎跳是哪里啊?喔……好玩吗?有多远啊?
正值我举牌,很耐心仔细地免费当导游和她讲完之后,转身大喘气。
妹妹看见一对外国人,说要上前询问,三分钟后她跑回我面前笑得腰都没有直起来。
  
“你知道我跟他说,去不去虎跳,他说什么吗?”
“说什么啊?”我依然举着牌子。
“他很认真地、微笑着听我把长篇大论讲完,然后说:I am not very good at English, could you speak Italian?”  
对楞,然后我们抱着笑瘫在四方街上。
  
就那样找了一夜无果,我们累了就坐在万古楼下的台阶上,看着奇贵的炸土豆聊天。
三个人,如果承担近200的车费死也不甘心,伯伯说,那么我们睡个懒觉,不能早晨走就坐下午的班车也好啊,一点走,晚上还能住NAXI。想想也只能如此啦,妹妹当时身体忽然不舒服,怕她走不动虎跳我们的约定都无法实现,顶着迷路赶了回去。
  
回去的时候发现叔叔没有睡。他只是很温婉地说,你们不回来,我不放心不睡觉的,你们以后迷路了就告诉我,我来接你们。
木门在身后沉沉关上,忽然觉得好温暖。
  
聊天的时候叔叔对妹妹说,你不如嫁给我们家儿子吧,你正好大他一岁……妹妹开心地说好啊好啊最好马上就嫁了。
我都笑着没心肺的小丫头,笑着说女大三抱金砖,笑着说叔叔家非被妹妹的调皮整翻不可。
伯伯说,你不是喜欢锅巴吗,你不嫁给锅巴?
妹妹又开心地说好啊我嫁给锅巴好了,锅巴太可爱了。
  
锅巴,就是那条进门的时候会对着我们叫的狗狗。只是他只在我们进门的时候叫了一次,以后每次看见我们经过,都会摇着尾巴开心的蹭过来。
 
旧帖 2005-05-22 02:11:25
Post #8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妹妹还没有起床,伯伯出去拍照了。
我一个人窜起来,想去找找看他们说过的清晨的丽江。
因我始终觉得难过,众人说的那么美丽的丽江为什么在我这里,看起来那么嘈杂纷乱。
  
一人闲逛有独自的好处。
只记得走到某家客栈口处,碰见一只小狗才巴掌大小,玲珑可爱。我便学着狗叫逗它,几度要将之骗过转弯,结果主人出门一抄手,带了回去。
我只好坐在门口的地板上,摆弄着照相机,看着连绵的屋檐还有清晨淡淡的雾气,哼起那些喜欢的小调。
直到各个路口陆续有人流出来,才知道蝗虫儿们又来,我该回去了。
  
却找不到路。我本来就是路痴,何况那里曲折得尽是奇怪的巷子。
  
 
旧帖 2005-05-22 02:14:12
Post #9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后来摸回到木府的地方已经是近10点,想起来自己没有刷牙没有吃早饭。
  
伯伯早已经回来,买了一点出发去桥头的票。
妹妹那时候也坐在园子边的沙发上正和叔叔在聊天,他们气我说之前正在唱民歌,我迟到了所以不唱给我听。
天晓得我和妹妹两个都是对民歌如痴如醉的欢喜。
我央了半日未果,只能怨愤地先去洗澡。
  
后来一直说,其实住到叔叔家的那个客栈,几乎是我们仨在丽江最觉得幸运的事情。不但有通古论今、天南海北的聊天,还看见叔叔在古树的台子上写毛笔字。
他说纳西人最是重视子弟的教育,那牌匾上有名的[天雨流芳],用纳西话来读其实是教小子们要好好地去看书学习。那发音妹妹似乎学了又忘记得快,我倒是咬了几次就记下了,很快乐地后来念给了许多人听。
  
照片上是中午的时候,去了一个好朋友的干妈妈家吃饭。我答应了朋友要给他带照片回去的。
阿妈人很好,喂了我们极好吃的午饭不肯受钱。
我不惯和人客气,人说不要我也就不好意思塞。
只记得那里庭院里也有许多的花,结构是传统的三房一照壁,各家的奶奶阿姨们围在那里打麻将,嬉闹着很是快活。
门前有一条褐色的大狗,庸懒得瞅着我们。
  
后来我们就去虎跳了。
  
 
旧帖 2005-05-22 16:08:07
Post #10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班车一点出发,四点到桥头。
一路上策划着怎么和司机商议逃票的事宜。
  
同车的两个外国留学生也是去虎跳的。这次居然是他们主动和我们招呼的,女孩子中文说的极好,于是我们就一半中一半英的夹着乱说。
想起来当时在火车上,对座的老驴叔叔:虎跳鬼佬可多——真的多,只是每想到后来的日子里,更是多的不能想。
  
从桥头走上去,心情极好。
心情一好就开始唱山歌,我留着“一座座山川相连”的高音不舍得飑,只选了最欢喜的那首:
山清水秀太阳高,好吖么好风飘
小小船儿乘波浪,他一路摇吖摇
  
总是和妹妹两个人一起唱,她的声音甜,我的声音清,唱着唱着就不自觉笑起来,那种从心尖上弥漫开来的自由的幸福啊,心想振翅的鸟儿一样想要飞起来。
  
后来实在高兴,真的把青藏高原吼了一遍,吼完之后看见伯伯对着我们嘿嘿笑。
我问伯伯怎么了,伯伯说,你唱的时候就听见山下那里公路上,汽车在鸣笛招呼。我冲去江边一看,果然那底下弯弯的小路上,似乎有玩具车一样东西,远远地传来声响。
我们纵声大笑起来,然后又高高的飚了一曲。不晓得山下的鸣笛人是意见还是赞赏,但是,我们如此畅快,还顾得了什么其他?
  
 
旧帖 2005-05-22 16:24:40
Post #11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仨都是闲玩的人,不喜欢赶路。
  
我们后来佩服过,6、7个小时就把虎跳从大具到桥头COVER掉的人,但是那代表什么呢?
什么也比不上我的脚步如此自由,
走到半路停下来和麦田里的阿妈问声下午好,逗逗路边农家的小狗,和马儿牛羊温柔的对视对语;
忽然在山涧边看见美丽的野花,问它你是不是在这里等着我啊,我是多么幸福会遇见你;
抬头的时候看见远方的山峦轻柔起伏,阳光把云彩的影子扔在那上面,班驳迷离;
快乐的时候就唱歌,唱不完的山歌,亲爱的你不知道我多么喜欢那些山歌,那里头的感情那么赤裸裸而真切,好象白云在赤裸裸的蓝天上尽情放肆的飘。
  
 
旧帖 2005-05-22 16:34:08
Post #12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路过那片开阔地的时候,一回头,伯伯忽然惊叫起来:这时候阳光正好,我要开始啦!
他噼里啪啦把他家二老婆打开,架起来,对着身后那片梯田摆好了龙门阵。
伯伯是个爱色至极的人。
妹妹是个见什么都拍的人,甚至在路上一高兴对着品字型的牛粪也会笑着留影。
我的技术很糟糕,却好容易被感动。
我歪头看着那处缓缓爬上坡的梯田,在黄昏柔和的阳光下绿的黄的一层层的,砸着嘴巴说好看。
  
 
旧帖 2005-05-22 16:40:39
Post #13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金沙江一路蜿蜒远去,那尽头处天无限高阔。
  
我多么喜欢抬头就这样看着天空和那上面的白云朵,滚滚来去,任意形状,一直绵延到那么远的远处。
我不知道天地有多远,就只能这样看着。
  
想起来在家里的时候,每每有闷心的事情,总是抬头这样看天空,咬着嘴唇说一句:到远方去吧!
  
只是那时候,天没有这样宽阔,胸襟也没有这样开广。
而当时我站在那里,能感受到就是脚下踏着的路。
到远方去吧,就是脚下这一步步的路,一步步走过去的。不知道什么在那里,因为不知道什么东西等在那里,所以我最深爱的一定在那里。
  
从那时候开始,玉龙雪山就一直在隔江的对过注视着。
因为它高,所以隔了金沙江也不觉得远,好象端庄又漂亮的姑姑,总是那么温柔地看着我们,每次抬头看见她,就好象在说话,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只是每次抬头说一次话,就吸取一次力量,被它守着心灵,一路上可以这样走过去,笑得欢畅,叫的自在,心里却好似山峰的积雪那样清澈明净。
  
 
旧帖 2005-05-22 16:56:48
Post #14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从走路开始,就一直有当地的小伙子们尾随着问,要不要骑马。
  
我们总是微笑着说不要不要。如果不是一路走过去,我宁可自己不来虎跳。,无论走的快或者慢,每一步都是要我自己走,这才是我自己的经历。
如果连虎跳这里都走不动,之后我怎么和伯伯去梅里吖。
  
后来很不习惯对人说,我们去徒步了。妹妹说的很合我心,徒步本来不是目的,只是一个手段。如果我想要去的地方,坐车到不了,那么我们走;如果坐车能到但是很贵我们没钱,那么我们走;如果坐车也不贵但是感受不到真实,那么我们走。
开始明白之前和师傅聊天的时候,师傅总是说现在能坐电动扶梯的绝对不走楼梯,有免费打车绝对不徒步的道理,纯粹自虐那事情没什么值得美丽的,我只在意能呼吸到天地最真实的那一口气。
  
只是也不愿意骑马。
  
马儿啊,怎么是用来驮人的呢?这问题问得我心碎。
  
马在我心里,是多么神奇高洁的动物,它们该当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奔驰,它们奔起来的时候,长长的棕毛顺风张扬而飞,就仿佛能够把天地都踏在脚下似的。
所以能踏上它的背上人,当是敬它如兄弟亲人者,当是与它同行天下者。
若我有匹马,则宁可花一天的时候陪它说话陪它吃擦,也不忍心让它来驮我走那崎岖山路。
  
那两个牵马的孩子就一直跟在我们身后,我和妹妹悄悄猜是想看着我们两个丫头小小弱弱的外表,趁我们兴许不久就会喊累了。偷笑着说,这次他们肯定是找的最最错的一次。
  
我们那样信步而走,时不时停下来拍照,拿出苹果来吃,歪着头对着雪山唱歌。调皮起来,还和妹妹对着KISS了好几下,偷偷瞟一眼跟着我们的那些孩子是不是被我们的古怪吓到。
  
直到有一刻,发现牵马的两个男孩子骑着马儿先上路,才放声地好笑起来,大约是发现像我们这么玩儿着走,怎么也累不起来的了,倒是一路上陪我们白说话儿,被逗了好一阵。
  
照之留念。
  
 
旧帖 2005-05-25 01:20:33
Post #15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那里是第一个路标式的PICTURE.
  
据说许多鬼佬走过,为了给后人指路就画上了许多箭头和路标,然后没家客栈都会为了客人认路或者为了自己的生意画上路标.
这么一串,倒成了难得的风景.
  
虎跳也很适合一个人走的
一个个路标陪的
就好象过往者,未来者都和人说话着,颇不寂寞
  
我喜欢拍妹妹拍照的背影
我们也曾对着照对方照相的样子
每一步,都显得如此认真
  
 
旧帖 2005-05-25 09:06:14
Post #16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又是下雨天 离线 又是下雨天 嘿嘿
 
旧帖 2005-05-25 14:00:55
Post #17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秋天D童话 离线 秋天D童话 牧云MM又以虎跳出不同版本的贴子啦?
  
继续上吧,慢慢看!

----------------------------------------
木有幸福的心态,就木有幸福的状态!

 
旧帖 2005-05-25 14:48:05
Post #18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鬼马 离线 鬼马 喜欢看这样琐碎文字串联起来的美丽行程

----------------------------------------
下一刻,只想离得近一些,却渐行渐远

 
旧帖 2005-05-25 17:48:18
Post #19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鹏城闲人 离线 鹏城闲人 牧云MM,你想搅完丽江之后又来搅磨房?
嘿嘿,写的不错,感受真实。
等着你下文

----------------------------------------
漠然回首,一切过眼烟云

 
旧帖 2005-05-27 13:10:53
Post #20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时间记录:17:25 PM
  
迎面拐个弯的山道上,一个老婆婆背着很大一捆柴慢慢爬上来。漫山的草木在晚风里轻轻的摇啊摇,老婆婆颤巍巍的走路,一步、一步。
我的心在那里紧紧地抽了一下。
婆婆很老,老到我可以直言不讳她很老,老到脸上爬满了数不清多么深的皱纹,老到她走了几步就停一停喘口气,老到我在她对面的山路上看着她走过来,几乎要哭出来。
  
但是我不需要哭。我告诉自己在这里,这没什么大不了,这是他们的生活。
现下是我看见了,在我看不见的过去的日日,老婆婆每天都这样背着柴走路,从她还是一个梳着鞭子的小姑娘开始,从她认识那时候还是小伙子的老头子开始;
我们擦肩而过的以后的日日,她也会这样背着沉重的柴上下山,一直到有一天她躺在家里的床上,再也走不动了,慢慢合上眼睛。
不需要我说想哭,也不要矫情地感动,只能肃穆的走上去,微笑的说:奶奶您好。
  
老人家在路边的石头上休息,喘气,微笑的看着我们,点头说你们好。
我忍不住回头,我轻轻地说伯伯我们能不能帮她背啊。
伯伯说走啦,傻孩子。
我只能回头说,奶奶我们走啦,再见。
老人家微笑的点头,崇山峻岭在身后,晚霞在身后,昏暗里脸上那岁月的痕迹逼视着我。
  
她们生活的路,我这样玩赏嬉闹地走过,这是否不敬。
不敢往下想。
  
 
旧帖 2005-05-27 13:12:49
Post #21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于是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一米阳光,妹妹又妹妹的,伯伯有伯伯的,我有我的。
  
五月的第三天,傍晚六点半,有些阳光透过当时玉龙雪山头上的绵绵云朵,沉沉的掉落在我们面前的山坡上,斑驳疏离。
我想起来之前很像看见的场景;
如果日出的时候,我站在黑夜的一边,太阳在地平线那头升起,光照大地,好像拉开帷幕一样光明渐渐吞没所有的黑暗。那样我可以很清晰的听
  
见黎明的脚步声,我可以欢呼着说他来了他来了,阿波罗推着战车隆隆而来。
  
便是这种光线的分界和轮廓叫我深爱。尤其是那片亮色的绿,会在山林间游移浮动,仿佛是活着的,还能听见歌唱和笑声。
我想我听见了自己心底的声音。
  
对岸的玉龙就在面前,仿佛触手可及。呆呆得站在那里,是不是伸手就可以拿到那片阳光啊?那么小那么轻柔的一片。
我呆了很久,不敢伸出手。
  
 
旧帖 2005-05-27 14:39:39
Post #22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月亮上的熊 离线 月亮上的熊 很清晰,很琐碎,很真实,很美
 
旧帖 2005-05-27 17:29:45
Post #23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被我学狗叫吓到的当地的大叔。
已经被妹妹那帖子里吹了无数次了……我每次说起来都只想说对不起。
后来我和伯伯说,那我以后再也不乱叫了,我是真的内疚。
如果马翻下山去,肯定人马俱亡,若是因我贪玩学狗叫而死,我不知道便罢了,我知道了怎么能恨自己一世。
伯伯拍拍我的脑袋说,知道便好啦。
  
只是那人被我吓到了还不怨怼我,倒叫我如何是好。
  
 
旧帖 2005-05-30 17:04:21
Post #24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站在山间看风气云变,就好像他们在对我说话。
  
 
旧帖 2005-05-30 17:21:07
Post #25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晚上19点,这里的天空还是亮堂堂的。
前面一片山坡上,是大片的庄稼地,零星的点缀着一些小屋子。
  
找到绿野,纯属意外。
我们很快乐的意外。
伯伯说很快就要到纳西雅阁了,他指着一个方向说,看见那面红旗么?可是我拼命伸头张望,只依稀见到红色的小点点,也不确定时自己的幻觉还是真的看见。
  
向着纳西雅阁的方向走过去,伯伯说我们走乡间的小路吧,不要走那条被无数马蹄踩到尘土飞扬的主干道,实在太没意思。我问会不会迷路啊,伯伯一昂头说放心了就是这个方向怎么也走的到的。
妹妹说,那么我们要小心哦,不可以踩到人家的庄稼。
后来很多次的事实证明,伯伯绝对是认路的老马,非常……非常好用。哈。
  
我们穿过小溪流、钻过大树底下,不小心看见一家客栈,写着“绿野客栈”。
伯伯开始说赶路吧,都快八点了。我贪玩,说去问一个价钱就出来,便拉了妹妹和我一起进去。
  
一进门,看见了之前在桥头刚刚开始走的时候,碰见的一男一女两个小外国人,顿时觉得好亲切。上前招呼说:“原来你们住这里啊,不是住纳西啊?”
他们看见我们也很高兴,笑着说他们有朋友在这里,所以就住这里了。
  
这时候有一个包着头巾、穿这花裙子的女孩子来招呼我们,问要不要住这里,10元/人。回头细看,居然是高鼻深目的外国丫头,中文说得好得不得了。
原来这就是他们的同学,据说一直在这里住了好多日子了,帮忙叔叔和阿姨(我好像很不喜欢说老板和老板娘,喜欢说叔叔阿姨,嘻嘻)整顿这家新开的客栈,新开的哦,难怪什么地图上都看不到呢。
  
我们当时就决定住在那里,因为很便宜啊,又清静又干净,还有半熟的朋友。而且,想到纳西的人可能很多,也许还贵。
  
还看见阿姨迎接出来的那种笑容,让人有种——她很象很想好好地对待客人,但是有生怕那里做得不好的样子,好叫人心疼。
  
于是我们安顿下来,开始铺开了吃东西。目的就切水果,我和伯伯负责吃。分给小外国人的时候,男生谢绝了,她说他对苹果过敏。
当时我想,外国人好奇怪啊……居然会对苹果过敏。
>__<
  
苏牧云 于 2005-05-30 17:40:28 编辑
 
» 城市 » 上海 »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完结啦^^) 50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