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山野 / 上海 » 城市 » 上海 »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全文完】 511
旧帖 2010-11-16 21:16:46
Post #53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四)——翻越包扎敦达坂
 
凉风羽 当前在线 凉风羽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四)——翻越包扎敦达坂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四)——翻越包扎敦达坂


知识普及



乌孙,是我国一个以游牧为主的古老部落,历史上称之为哈萨克族的祖先,于公元前2至1世纪崛起于我国西北地区,后在伊犁河流域建立了一个举足轻重的政权--乌孙国。

乌孙古道,是汉代西域乌孙国南通龟兹国的交通要道,是贯通天山南北的咽喉。汉武帝为了与乌孙结好而对抗匈奴、隋唐时期西突厥控制天山统治塔里木盆地、唐代西征突厥及与突骑施的交好等等,都是通过乌孙古道来实现的。

在汉代,乌孙国使臣就是由伊犁河谷南下翻越天山,从这里经龟兹国而去汉朝的,这里也是古代匈奴势力出入的要道,可谓兵家必争之地。汉武帝统一西域后,出于同乌孙国和好、威服匈奴的考虑,在此路建关设卡,修筑戍堡、烽燧。

此道汉代起至清、民国时均有通行,清政府平息大小和卓叛乱时还曾利用过。

从伊犁重走包扎敦乌孙古道,穿越科克苏河大峡谷,翻过西天山主脉上的阿克布拉克达坂,进入南疆,探寻沿途风物,就像翻开一本尘封多年的史书,能够深深体会和领略到古道人文历史的丰厚积淀。

这条古道至今仍然在使用,它是一条积淀了几千年历史和文化的路,是一条能给你讲故事的千年古道......



走在北京、西安、南京这些多朝旧都,同样能感受到历史的沧桑与悠久。但走在乌孙这样的历史古道,我能基本确保,几千年前乌孙使臣看到的风景,和我现在看到的是一模一样的。



第一天:



先从卫星路上看这天的轨迹







从海拔2000米的琼库什台出发,徒步23公里,翻越海拔3640米的包扎墩雪达坂,再徒步4公里,下降到海拔3140米的“天上招待所”扎营。



行程27公里,行程时间9小时9分钟,最高时速8.4km/h,平均时速2.2km/h。

总上升海拔距离1906米,总下降海拔距离769米。









从图中可以看出,这条路线坡度并非很陡,总是很平缓地上升,这样的坡度造就了大片草质优良的牧场和壮美开阔的风景。雪山、树、溪流的景观溶为一体,人间大美。











我们逆着溪流而上。

新疆的昼夜温差很大,高低海拔的温差也大,衣服时穿时脱,这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出发1个小时,我们纷纷停下换衣服。盼盼仍说冷得厉害,继续向前走。这哥们儿应该是有点体寒,那天跟我跑10000米,我跑得热火焚身,他冷得手直抖。难道是肾上腺素分泌过量了?





徒步1个小时后,风景已经非常开阔,大家的心情随着海拔的上升越发HIGH起来。

上升坡度很小,路很好认,山风吹得很舒服,一步一景。Tra模不禁感叹,乌孙这条线路走起来真舒服,太爽了,太EASY了。之后几天的情况证明,一有这样的想法,当天必遭报应。







牛棚、羊棚上都长满了“芦苇”









路上时不时还能遇到北疆放羊的牧民











这只牛的眼神很奇怪,似乎在说:你来干嘛?





到海拔2450米的时候,转过一个湾口,视野豁然开朗,雪山像布景一样平铺在我们面前。眼前是一条通往雪山的牧马道,两边是牧场。当时恨不得就直接在这边扎营了,我生平第一次被如此的美景彻底打败了。


























徒步6小时后,我们上升到了海拔2837米。这时气温已经在下降,我觉得很冷。

到了一个分路口,两边都有马道,大家不确定该怎么走。我去探路。









图中照相机图标为我们休息的地方,事实证明我们走的路是正确的,但从卫星图上看,似乎另一条路也可以翻过雪达坂,最后到达科克苏河大峡谷,后人去验证吧。

盼盼、李亚和Tra模累了,躺在地上小睡了会儿。








盼盼在这里丢失了他的墨镜。

经度纬度我都有,下次有人去帮忙带回来吧。







这一段峡谷路程虽然轻松,但走得我们还是很崩溃。昨天英克告诉我们,走一会儿就可以翻过雪达坂了。我一直认为翻过前面这个弯口,应该就到了,结果是一个弯又一个弯相连,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望山跑死马”



我们在15点34分,停下来吃中饭,这时是海拔3128米。此时我们已是饥肠辘辘,又冷又饿。

早上灌得热水已经如冰水一般凉。当时气温已经降得很低。我们用MSR反应堆烧了几罐果珍喝。我把从火车经过西安买的四块面包一下子消耗掉3个。

这一段溪流的水质很硬,应该是流经石灰岩造成的。溪流边上都被冲刷出大量的石灰沉淀。我们权当补钙了。



吃完继续上路,离雪山越近,风景也越发漂亮起来












即使到此刻,我还没有意识到所谓的翻过达坂是要翻过我面前的雪山。当ED指着远处一处雪山说,我们要从这里翻过去时,我还认为他在开玩笑……

我只知道我们的线路是一直向南,向南……南边在哪里……靠,南边全是雪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这时天空飘来一大片乌云,身旁的雪山已经被乌云完全笼罩,我们害怕山顶下暴雪,加快了速度。

还好这条路有牧民走过,可以看到清晰地马道呈之字形上升。为了防止道路被雪掩埋导致迷路,还有标杆或者堆砌的石头堆用来指路。









我和李亚在前面开路,一路数次停下喘气。冷得我鼻涕直流。当时还只穿着一件冲锋衣,抓绒衣都没换上。

到了山顶,远远还是看不到后面三人的足迹,我换上衣服。抽了根小烟,达坂上风大海拔低,打火机出的火居然是黄绿色,不知何解。等了很久,还是没有上来,我等着他们拍合影,只能奔跑取暖。

ED上来后,我们迅速拍好合影,我脚已经冻麻了,只想赶紧下山。此刻是19:13分,还有一个半小时,天就黑透了。







不一会,就又被眼前的风景打败了

一排雪山扑面而来,真的是一排,以180°平铺在我们眼前。此刻,只恨没有单反和广角啊。

4天后,当我知道这就是我们要再次翻过的雪山后,内心再崩溃一次。











从卫星图上看,后面的线路就是我们接下去几天穿越的









根据昨天英克的提示,达坂下后4KM,应该有一个小木屋。



天色越加暗下来,远处的食物已经难以分辨。



下坡怕伤膝盖,走得很慢。风景依旧是开阔壮美,却没有心思拍照了,只想找到木屋,好好地吃晚饭,睡一觉。



最后,在李亚的坚持下,几乎是在完全天黑的情况下,我们找到了小木屋,我们命名为“天山招待所”。事实上就是临时牧民点,现在不放牧,所以没有人住。



背着40多斤的东西走12个小时,加上连续的上坡下坡,肩部、髋部还有臀部都被包磨得很痛(这个新包第一次背出来,还没过磨合期)。这就是瘦人的痛苦啊。Tra模为减少摩擦,一直用卫生经垫着。结果一路掉卫生巾。以后可作为路标。



夜晚看之前别人的攻略,发现这天我们干得太猛了,几乎到达了之前别人队伍第二天的营地。我们很受安慰,开始天真地想,这样岂不是4天就可以把乌孙给走完。决定第二天腐败一下,睡到自然醒。我们煮着面,听着音乐,聊着天,完全不知道这些念头正是我们悲剧的开始。



李亚的呼声震耳欲聋,连绵不绝;ED的呼声时断时续,余音绕梁。我将耳塞忘在上海的时候就预料到这种情形,结果还是不出意外地发生了。几乎一夜未眠,夜晚看着月光照亮的用塑料布糊的窗纸,跟自己说:我怎么到了这么个地方……

 
旧帖 2010-11-16 21:40:07
Post #54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凉风羽 当前在线 凉风羽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五)——科克苏河上的谈判(完)



       走在上海的夜里,呼吸中又有了潮湿却又有如金属般质感的寒冷。这是我熟悉的季节,有萧瑟的寒风和漫天飞舞的梧桐落叶。走在这个季节熟悉的路上,你不知道回忆会在哪一个时刻突然醒来,闯进你的脑海,气势汹汹地在每一条血管里奔腾,占领你所有的情绪,让你喜悦或是忧伤。你回忆起那时的长发齐肩,少年轻狂,心底荡起一丝苦涩或笑容;却仍然职业性地板着脸,拎着皮包,身着正装,面无表情地走过喧闹的街口。

       这个季节的回忆冬眠在潮湿寒冷的风中,蠢蠢欲动地等待着新的一轮的苏醒,一触即发。

       回忆也在梦与现实间轮回,每当10月的末端,我播放那首《November Rain》的曲子的时候。一遍又一遍,一个音节又一个音节,你看到眼前的画面开始生动起来,你真的看见了,想触摸它们,想拥抱它们,梦就醒来。你醒来的时候,又不知季节又走过了几个轮回。

       每一天醒来,都是一个新的开始;每一次睡去,却是经历了一生的历程。



我开始分不清,在乌孙的那些日子,我是醒着,还是梦着;现在亦然。或者,我们总是不停地在自己的梦境中睡去,又在别人的梦境中醒来。你看到的,闻到的,触碰到的,都是别人留下的回忆;你贪念的,渴望的,嫉妒的,都只是心魔在这场梦境中的投影。

       我们没有去乌孙,我们只是不小心闯入,千百年前古人遗忘的梦境。



       乌孙的七天,仿佛过了七年。我看不到自己的样子,我想我已经慢慢老去。

看不到熟悉的现代文明,时间呈几何倍数地开始放缓。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出去后,地球已经被另一个种族占领,又或者是,穿越了某个神奇的时光隧道,我们到了古代,或是未来……



第二天



   天山招待所     

   早晨9点,一缕阳光透过木屋的间隙射了进来,正好照在我的脸上。我从混沌中苏醒。      

   阳光从每一个隙缝中钻进,像一道道探照灯的灯光,交错排列,是光线艺术的创作。

   意识慢慢回到现实,我要从温暖的羽绒睡袋中钻出来,穿上衣服,吃好早饭,继续向南跋涉。

   并肩睡着的五个人逐一醒来,不同颜色的睡袋,像五条蠕动的毛毛虫。









“再睡会儿吧,今天是腐败游……”Tra模从睡袋中掏出经期床垫,闻了闻,又放了进去。

ED这条最粗壮的毛毛虫翻个了身,3秒不到具有ED特色的呼声又继续响起,时断时续,很符合“ED”的特点。

“起来啦,起来啦”盼盼一路上总是用精神的皮鞭不断抽打我们的神经。他用手机放起了《加州宾馆》,音乐响起的那一刻,这个手机离寿终正寝已经不到50个小时。

3000米的海拔上,虽然已是阳光洒满整个山峦,却还是寒气逼人,冷风吹得大家的男性体征越来越不明显,李亚回忆说那些天,他每天都用长度来衡量当日的温度。三天后雪山扎营的那天,大家都在找,谁也不说在找什么。

我将棉毛裤穿上,这条棉毛裤还是在乌鲁木齐托李亚加急买的,我毫无准备地从上海带了5条内裤,1条速干裤就匆匆上路了。戴上护膝,穿好冲锋衣。推开天山招待所的门,开阔的风景让我眼前一晃,视线一下子竟无法对焦。这是我住过的风景最美的山景房。







向南,远处的雪山清晰可辨







向北,来时的路







昨晚的杯盘狼藉还没有撤去,我们又开始准备早餐饕餮一把。

我们用25L的防水袋打水,接下去的几天,这都成了我们每日的必备工作。





炊事班长盼盼,专门煮面





李亚原创美食之葱伴面糊糊







我的自创——馕泡面汤







牧民留下的文字,懂维语的请帮忙翻译一下,我一直很好奇。



大家都吃到撑为止,重点在于减轻背包的重量。吃啊、聊啊、笑啊,我们以无比腐败的态度迎接今天的路程,老天洞察未来,以无比悲恸地心情俯视着我们……一直拖到12点,我们才不紧不慢地上包,研究地图,准备出发。我们今天的目标只是——过河。

只是!过河!





盼盼拿着夏特的俄罗斯版军事地图在研究乌孙的路线,我始终很佩服他读图的本领。

出发





从海拔3140米的天山招待所下降到海拔2057米的科克苏河河畔。







总花费时间9小时3分钟,其中停下的时间高达3小时50分钟,可悲的并不是为了休息。悲剧!

最高时速8.9公里/时,平均速度竟然1.7公里/时。又是个悲剧!

上升446米。悲剧中的悲剧!

总下降1550米。

若是问,整个乌孙的七天,最痛苦的是第几天,我会毫无犹豫地说是第二天!

最危险的是第几天,第二天!

最损耗装备的第几天,第二天!

最造成身体损伤的第几天,仍然第二天!

在科克苏河边的那段攀岩面前,长达50公里的马勒河谷的恶心程度也无法相比。直到一个多月后的现在,我双脚的大脚趾的部分部位还没有完全恢复知觉,几乎整块肉都被岩壁磨得变成了肉干。

这就是我们预计无比腐败,适合夕阳老人团的乌孙古道第二天!



在路上

1000米海拔的下坡很缓,视野范围内,马道的两边都是金黄色的高山草甸,远处群山上是一片又一片的天山云杉林。晴朗的天气下,远处的雪山清晰可见。






























路走起来很舒适,踩上的,都是柔软的草和泥,对膝盖不会造成太多的负担。转过一个弯口,就是一片无比开阔的风景:雪山、牧场、羊群、木屋、溪流、峡谷,所有能想象的代表美好的词汇在这里汇结成一幅真实的图画,阳光暖暖地洒在身上,微风吹过,已没有了之前的寒意,此刻的心情,除了惬意,还是惬意。










眼神很无辜的牧羊犬





这以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姑娘……长这么大,连续5天没有见过姑娘





父女情深





做牛很辛苦。天山招待所就是这么一点点建造起来的。












你丫的就拍吧,拍吧,拍了也带不回来……手机完蛋时间倒计46小时。








沿途经过很多雪山消融流下的溪流,水凉而清澈。





Tra模豪饮



从石头上跃过溪流不太费劲,但我还是在一处较滑的石头上失足,掉入水中。肚脐以下的部位全部掉入水中,左半身也全部浸在水里。还好反应及时,电子设备都没有受潮。赶紧上岸换了衣服和袜子。是为和冰河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由于高原阳光的曝晒,此时的河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但最悲剧的是鞋子,为了准备这次长时间徒步,我和盼盼采购了一双性能不错的登山鞋,防水性能异常地好。外面的水进不来,同样的道理,里面的水也出不去。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户外至宝——卫生巾发挥了关键的作用,这次出行,我们每人都有备货。我用的是娇爽,Tra模用的是护舒宝,ED用的是苏菲。重点是我带的是夜用加长带护翼版。

把卫生巾当鞋垫用,走了30分钟,再换一次,两次换好,基本上鞋子里已经全部干了。





重点在眼神









经过此时的落水,我似乎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我不知道前面会发生什么,我只是不断对自己说,一定要稳住,要稳,这个地方虽然风水很好,但还是不应该现在就挂在这里,我这个月的报销还没有做。

河谷轰隆隆地回应我:你会挂在岩壁上……



14点58分,我们在一处峡谷腹地休息,补充点能量。盼盼在下游洗脸,李亚在上游小便。

Tra爬上树,抱住他深爱的胡杨。






迷路





沿着马道走,15:40左右,我们遇到了一条岔路。一条向山上走,一条向下。

李亚开路,看到上山的路依稀有脚印,向上攀去。我紧跟其后。盼盼看到向下的路亦有马蹄印,认为应该向下。ED和Tra模原地等待。

李亚和盼盼分别探路,李亚看了看,判断说两条路是汇合的。ED和Tra模于是也跟着向山上过来了。

这一条路一直径直向上,开始还能看到盼盼在山下沿着支流行走,拐过一个弯口,已经看不到他了。我们还在一直往高处爬,却怎么也看不到两条路有可能汇合的迹象。

盼盼没有对讲机,我们在山上集体大声吼也没有回音。我们考虑如果还遇不到他,就回头“搜救”。

发现盼盼时,已经是下午16:10,李亚在我们正南方河谷边上找到了一个小黄点。此时,根据EZTOUR数据分析,我们在他的垂直海拔250米以上的山上。

和我们分开30多分钟的盼盼,可怜的盼盼,在这段独自孤独寂寞的行走中,已经产生了严重的幻听、幻视、幻想等症状,也就是大家熟悉的户外徒步的“三幻综合症”,并且还有了打飞机的举动。有其回忆游记为据:

摘自盼盼游记:《行者乌孙》

“前方一个岔路口,我切了山腰发现他们在山脊上蜿蜒,等我后知后觉的意识过来再转了两个坡,山上就没人了。
我疯了。之前死死答应lola说绝对不分队的,结果是我第一个分队了,我没有GPS没有对讲没有地图也根本没仔细研究过线路。我明明记得我之后还有两个人的,现在他们统统抛弃了我。

我怒了。我怒的时候一般后果很严重,我看见地上两只蚂蚁在交配,我上去踩住母的,扯着公的耳朵,快告诉我哪里的路是对的,否则不给上床。一只旱獭跳来求情,没出息的家伙,胖的咧,你看我一脚踢飞了丫的。天上飞机路过,轰轰的也赶来笑话我,我怒不可遏,解了皮带对其一阵扫射,直打的落花流水,屁股上拖着白烟过去了。

我开始算计我有锅、两个气罐,馕,半个帐篷,支撑个10天肯定是没问题的,问题是我原地等待求援还是主动回去找他们?
借着太阳我判断了下大致的方向,前方是科克苏河,我右手边的河谷肯定是一条支流,我到了科克苏河再接着往上游走,肯定能走到溜索那边,可以在那边等他们。只要不跟丢右手这条河流肯定没大方向的问题。

就这样走了一个小时,走的我蛋疼!我甚至一度觉得背后有狼在跟踪我,要不就是那只旱獭,走着走着猛一转身,登山杖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
大吼,说!为什么跟踪我!!

与河谷捉迷藏,时而近时而远,我跟这个世界也就时而远时而近。沿途有大土洞,我仔细研究了下作为藏身处的可能性,好在这地方没有蛇,我可以伸手进洞看看里面是什么。

一串儿的马喷嚏把我吓得嗖一声从洞口跳起来,这洞里藏有马?那得是多mini的马啊?
抬头前方不觉在我低头探洞的时候,来了马帮,两个人四匹马。
我兴冲冲的上前JAXMA,然后 MINE AKESU BA LE M。
他很高兴地说:啊啊。
伟大的祖国啊,四万亿的投资啊,我还是听不懂啊。
我问前面是什么路,他竖起来六个手指头给我;我问他前面要走多久,妈的我连到哪里扎营都不知道怎么问这个问题,他还是给我竖起来6个手指头。一个劲说胖子胖子。丫才胖子呢,我还是上路吧,我又转了两个山包,抬头居然看见了在山顶女娲一样俯瞰大地的李亚,往下一看是牛奶色的河流,而且有另外一只队伍在准备渡河。
我赶紧给李亚打手势,我高兴起来又叫又跳的,白白给他们演戏看。
喏,就这样的,说着我就又要跳起来。”


这一段,就是让极度崩溃的上升446米,以及之后的陡降250米。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从山上,看到牛奶色的科克苏河,从远方的雪山,劈开一道道地山谷,蜿蜒流转。











从高处远眺,此时的科克苏河,显得那般地平静温和,像一个美丽的少女,卧在众山的怀抱中,妩媚动人。

陡降的这250米异常痛苦,每一刻膝盖都在接受着煎熬。没有路,草丛中有很多刺,钻进鞋子中,每走一步,扎在脚上,刺心地痛。

下到一半,已经能看到英克描述新架的溜索。并且有个队伍正在过河,分析下来,一定是早我们一天的上海“吉祥”队。ED看了一下游记和卫星图,终于搞清楚了来龙去脉。以前的溜索在上游8公里处,已被大水冲走,岔路处上山的路是往之前溜索的方向走的,而下山的路是引到现在的溜索。这就是两条路都能分辨出脚印的原因。乐观的Tra模又开始High起来:“少了8公里,这样对岸也少了8公里,又省了16公里,乌孙太腐败了,我们四天一定能出去了。” 我心一抖,根据昨天的经验,这样的话一出,乌孙必还以颜色。此时我不敢说话,只是小心翼翼盯着脚下的路,避免像只小熊一样滚下去。









过河!过河!

下到坡底,我已精疲力尽。

科克苏河此时和少女已经没有任何想象中的联系了,即使有,也是少女到了发飙狂躁的更年期。汹涌的浪竟能冲到1米多高,轰隆隆的水声让我们根本听不到对岸人的喊声。由于含着高浓度的钙,河水是牛奶一般的乳白色。

河上果然新架了溜索,根据我在云南福贡溜索的经验,我觉得好像不太对劲。怎么不对劲呢?怎么不对劲呢?原来溜索的另一端在水里,难道是要高速度冲进水里,再反弹上对岸?





后来才知道,溜索是今年中科院的科考团帮当地牧民一起修建的。几个牧民敏锐捕捉到了商机,秉承“一夫拆桥,万夫交钱”的商业模式,抓住无监管部门及免税的客观条件,做起了驴友高价过河的暴利生意。

钢索我能拆,留下过河钱。

吉祥队在谈判策略上出现了失误,先将部分队员送到对岸,再进行谈判,牧民要200,他们不从,牧民就直接拆了溜索,将谈判拖入僵局。最终,吉祥队耗了一天,还是以150元一人过了河,而且据吉祥队说,前面小蜜蜂的队伍是200元一人过的。这些信息对我们积极不利。

此时,是下午16.45分。

盼盼说怎么能这样,太黑了!

Tra模今天补充了鸡血:“我们向上游走,肯定能淌水过!”

盼盼同意,表示可以找转弯口较窄的河道过河。

ED非常理性,通过一大堆数字的计算,得出结论:如果要适合达到适合过河的流速,河宽必须达到60米。

盼盼人壮胆大:“等会儿我身上就绑根绳子,绑好安全带,然后游过去,再一个个把你们拖过来”

真的男人,总是不断在鸡血中寻找自我!

我本质上也认为上游过河的策略不太可靠,毕竟太远,而且并不知道上游是什么样的路,能不能过河更不知道。人如果有了明确的方向,走得再痛苦也不怕;怕的是,已经在痛苦地走了,却不知道是在向哪里走,该往哪里走。往往人的压力和迷惘也是出于此。这也是我当日走到崩溃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从谈判的角度来说,“掉头就走”的策略会给我们争取到更多的空间。用时间换空间。如果说的确有从上游过河的可能性,那牧民即使少赚,也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生意;另一个方面考虑,如果我们在这条河遇难,必定会引起相关部门重视,那他们以后也难以以此类方式收费。

生活中,最不缺少的,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博弈。

沿途的科克苏河两岸的风景还是相当美丽。




















顺便提一提这只小狗“小盼”。小狗从看到我们后就一直跟着我们,我认为是他看不下去他主人的黑心,弃暗从明。今日才知原来是小蜜蜂翻过包扎墩达坂后路上捡到一路带过来的。我们觉得带一只能走的肉上路不错,就收留了它,Tra给其命名为小盼。

更多信息请参考李亚专题《大河上的狗》。

http://blog.renren.com/blog/53272210/495120948







挂在岩壁上

三个小时后,当我被挂在一处被严重风化并粉化的岩壁上,不知道该怎么挪动脚步的时候,我心中升起一股异乎不真实的恐惧感,我希望这个梦快点醒来。然后我看到Tra模也同样挂在距离我不到20米的一处岩壁上,不同的是,我比他的垂直高度还高了20米。我想如果我就这么滑下去了,那一定是我这生坐的最刺激的一次滑滑梯,问题是,这个滑梯直接通向科克苏河,而我暂时还没有漂流100公里回到特克斯的计划。



我们试图沿着河边走,很快便遇到了阻碍,由于河体的冲刷和山体的滑坡,形成了很大的一片断崖。我们只有侧攀过去,坡道很陡,最主要的问题在于,整个崖壁都是松垮的碎石和石灰粉,很难找到坚实的支点。有些地方,我们不得不用绳子做保护。











我们时而沿着河滩走,时而攀岩,体力造成很大的消耗。而且前进速度非常慢。1个半小时,只沿着河谷前进了2公里。





小盼是攀岩的好手,一直不离不弃地陪伴着我们,我们那一刻已经不是那么忍心把它吃掉了。

当第二天,我们在丛林中迷路被迫扎营的时候,我们又是多么地懊恼,这么好的肉,就这么放弃了。





我们在一处平坦的草地上休息,望着远方连绵不断的河谷,思量着我们的粮食还能够坚持多久,在断粮的情况下是先吃ED还是先吃盼盼。







转机

无论我们最初的动机是豪情壮志地到上游渡河,还是商业谈判策略。牧民一直在对岸追着我们跑,不停地让我们回去渡河。我们语言不通,也听不到对方的声音。只能用手指和登山杖进行比划。

我们开价5人80。我们也知道“狮子大开口的策略”

1000变成了800,又变成了600,再变成500,最后300。随着对方的点头以及我们的反复确认,我们掉头就往溜索走。

远远的,我看到草甸上ED和小盼的身影,在夕阳的余辉下,渡了一层金边。这是多么美好和谐的自然画面呀。突然间,ED脚下一滑,仰面朝天地摔了下去。小盼犀利的惨叫在峡谷中回响……



重回溜索的时候,已是天黑。牧民从对面溜了过来,再次确认价格。盼盼认为今天要过河,我支持这个决定,因为我害怕第二天牧民不认账或采用“白脸-黑脸”或“请教上级”的谈判策略,毕竟诚信对他们来说,还不如一直羊羔子值钱。ED考虑到天黑,渡河有危险,坚持扎营。最后我们回到盼盼来时路上经过的小木屋扎营,约好第二天一早再来过河,离溜索处300米的路程。





是夜,天山招待所分部,大家都很HIGH。

Tra模发挥大厨本色,烙了一个又一个的饼,囊括各种口味。

我和李亚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赞美DANG的政策亚克西。唱亚克西之歌:

姐姐亚克西呀妹妹亚克西,哪个漂亮哪个亚克西。

新疆亚克西呀上海亚克西,哪个有钱哪个亚克西。

继续唱歌《李伯伯》《黄河谣》若干,大家又HIGH了。大家一HIGH,就给第三天的悲剧埋下伏笔。








我们最终没有忍心吃掉小盼。由于担心小盼冲进来吃光我们所有的食物,我们把它关在门外。它静悄悄地蹲在外面,被出门的人踩到一脚又一脚……

此夜,除了小盼,大家睡得异常踏实。
 
旧帖 2010-11-16 21:58:19
Post #55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五月的樱 当前在线 五月的樱 照片都补全啦!!!

----------------------------------------
面必净,发必理,衣必整,纽必结;

头容正,肩容平,胸容宽,背容直。

气象:勿傲、勿暴、勿怠;

颜色:宜和、宜静、宜庄。

 
旧帖 2010-11-16 22:07:58
Post #56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凉风羽 当前在线 凉风羽
五月的樱 wrote:
照片都补全啦!!!


恩,以后要适应磨坊的风格,不能搞这么多照片出来了
 
旧帖 2010-11-16 23:18:03
Post #57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远方的帆 离线 远方的帆
凉风羽 wrote:

我是做的EXCEL表格,这里传上来格式就变了,你根据着参考一下,抱歉,不是能看得很清楚。字母是我把包的各个位置编号放的地方,可以不用参考。数字是我称下来的重量。单位:克


基本物品        
背包 背包   2800 U
防雨罩   100 F
睡袋 羽绒睡袋   1400 B1
防水袋 20L 140 B1
  防潮垫1块   360 O
  帐篷   1200 B2
鞋类 高帮登山徒步鞋1双  必须防水 0 U
过河用的凉鞋一双 CROCOS 220 O
  登山杖(一对)   560 O
  头灯(备电)   215 A
  雪套   0 C
  手套   150 C
  护膝   140 C
  保温杯 连水 1000 E
  墨镜   100 A
      8385  
衣物        
  冲锋衣   725 B3
  抓绒衣 做好防水 600 B3
  长裤   245 B3
  快干裤1条   350 B3
  沙滩裤   160 B3
  厚袜子4双   240 B3
  普通袜子2双   90 B3
  T恤4件 190g每件 760 B3
  帽子 大帽檐 110 A
  头巾 防风沙、日晒 50 A
  内裤5条   325 B3
  防水袋 30L 160 B3
      3815  
电子设备        
相机 照相机   245 A
照相机充电器   200 B4
备用电池   30 B4
  电子袋   85 B4
  手机   95 B4
  备用电池 2个 20 B4
  手机充电器   45 B4
  七号电池6节   100 B4
  五号电池3节   75 B4
  MP3   55 A
      705  
洗漱用品        
  口香糖   30 D
  毛巾   50 C
  牙刷   10 C
      90  
其他物品        
  金嗓子喉宝 2盒 10 C
  皮炎药 1盒 5 C
  香烟 2包 50 D
  打火机 2个 30 D
  润唇膏 1袋 25 D
  防晒霜 1盒 50 D
  湿巾 2包 100 F
  卫生纸 1包 115 F
  卫生巾若干片 1盒 150 F
  小锅 1个 145 B4
  气罐 2个 720 B6
  叉


  预计增加   1500 B5
  立顿奶茶   90 B5
  水   1600 B5
      7145  
合计     21580  

非常有用,谢谢了,请问您的睡袋舒适温度是多少的?在新疆还行吗?

----------------------------------------
放下就是快乐

 
旧帖 2010-11-16 23:21:58
Post #58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凉风羽 当前在线 凉风羽
远方的帆 wrote:
非常有用,谢谢了,请问您的睡袋舒适温度是多少的?在新疆还行吗?


我的是0°的,我觉得这个季节足够了。
 
旧帖 2010-11-16 23:39:40
Post #59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凉风羽 当前在线 凉风羽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六)——迷失丛林(上集)


昨日,10月30号,距离我们“马勒戈壁!”代表团穿出乌孙古道正好一个月。

  流浪的李亚从新疆辗转到兰州、到宁夏、到阿拉善、再到西安,为了陪家人看世博会,近日来了上海。昨夜,我、盼盼、李亚三人把酒言欢,讲起乌孙古道的点点滴滴,感慨不已。在把马勒峡谷和马勒戈壁痛骂之余,分别向北面敬了ED,向南敬了Tra模。

  Tra模下礼拜来上海,我想象中他在他妈的软硬兼施下,已剪短了飘逸的长发,剃去了性感凌乱的胡茬,会穿着西装,戴着墨镜,降落在这个寒冷的城市。

  30天前的夜晚,10月1日,我躺在从库车开往乌鲁木齐的夜车上,一会儿睡去,一会儿醒来,在这两种状态中反复交替。每次醒来坐起,看到车灯照亮的延伸到无限远方的道路,心中便充满了安全感,遂又倒头安心睡去。我知道我仍在路上,我知道我将到达。

  写这系列游记,亦是同样的感觉,由于工作的繁忙,我在工作的间隙中写,在地铁上写,在医院门诊大厅写,在咖啡厅写,利用每一个可以利用的时间。一边是无比现实的商业环境,快节奏、理性、冷酷;一边是美好的乌孙回忆,虚幻、感性、美轮美奂。两种状态的交替,亦像极了梦与现实的交织。

  我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个游记尽快写完,可需要太多的照片的整理、GPS数据的分析,我希望这篇游记,同样可以作为后来人穿越乌孙古道详尽的攻略。谢谢所有观看我游记的人们,谢谢你们陪同我走回我的梦境……



10月30日, 酒酣耳熟

我又饮干杯中的酒:“李亚殿下,你还记得科克苏河畔那只楚楚动人的小盼吗?”

李亚抽一口烟:“我已经不太记得了,或者它还是在想着如何过河,或者它已经老去了,望着对岸苟延尚喘,等着别人吃它吧。”

“不,他已经过河了,我看到了后来队伍的照片,它被别人带过了河,放在拜城牧民站处”

“是的,它居然游过了我们迷路处未敢强渡的冰河!”盼盼也看到那篇游记

“它总是想看看河的那边是什么的,至少那边有它可以憧憬的生活”李亚总是眼神深邃地抽着他的云烟

“幸福感源自彼岸,痛苦亦然”李亚咳嗽了两声,前夜他又喝高了。烟雾腾舞中,他的表情若即若离……



9月26日 晨

推开木屋的门

小盼被夜晚的露水打湿了毛发,正四处寻觅着吃的。他看到新主人又出现在他面前,兴奋地摇起尾巴。

我们补充了食物,李亚坐到羊圈的栅栏上,望着远处的群山和脚下的科克苏河,默默地抽烟,他留给我一个红色的背影,我知道这一刻,这个世界都是他的。

我嫉妒了,也想找个自己的空间,所以我到羊圈中间去撇大条。

ED也来撇了,Tra模也来了,盼盼也来了,我们一人守着羊圈的一角。我的世界又熙熙攘攘起来。

在山里的几天,我们没有蔬菜吃,但我们的肠胃依旧很兴奋,每天都有足够的货滋润乌孙的土地。

我们撇完了,小盼就兴奋得跑来了……

Tra模不知道,一个小时后,还是爱怜地摸摸小盼的嘴和鼻子,跟它道别。

我们不抱任何希望地扔了点干面给小盼,他居然一口一口地把这些没有任何味道的干面全部吃掉了。

在城市我们总是用我们的标准体恤着流浪狗,其实那些狗都被宠坏了。人也一样,能吃饱、睡好,多好。何来那么多莫名其妙的欲望。







过河

来到河边。果不其然,经常勤加练习谈判技巧的牧民们还是使用了“请示上级”的策略。表示昨晚的话不算数,他们的董事会成员不同意。站在对岸摆出5个手指头,不停地晃来晃去,像怎么都发不出来的如来神掌。

然后他们沉默了。我们也用沉默替代依赖,就像最熟悉的陌生人里唱的那样。

双方站在科克苏河两岸,河水轰轰隆隆,我们含情脉脉。

他们憋不住了,喊着我们听不懂的鸟语,我们先以点头回应,骗一个牧民过来再说。

昨夜的牧民又渡了过来,我们跟他谈感情,讲道理,发香烟,全部失效。他那时候又听不懂汉语了,我日。更日的是这帮禽兽居然抽光了我一包烟,导致在乌孙的最后一天,我和李亚只能限量分配存货。

最后,我们也决定听不懂汉语,策略:先点头,再装傻,后过河,过河再耍赖。

盼盼已经怒了,他说过河要干他们,我们五个还怕他们三个。我以为盼盼只是随便说说。他口味一直很重。

盼盼带来的主锁、快挂和“安全裤”终于派上用场。盼盼此时就是我们的大哥,大哥中的大哥大。他一个人主动肩负了把五个人五个包运过河的重任。始终窜上窜下,教我们如何穿“安全裤”、教我们打绳结扣主锁、一个人把几个死沉死沉地包挂上主锁;磨到好几个指甲出血。








我们先把李亚运过去,李亚在河中央转了一圈又一圈,慢悠悠地就被拉过去了。他带着其中一个对讲机,我们两岸保持流畅通讯,避免因两岸意识形态不同导致炮轰金门的事件再度发生。

接着我们又把Tra模送去对岸。两岸的坡度不够,凭借冲力和动力人只能溜到河中央,悬在半空中。之后便需要对岸的人和马一起用力拉,才能拉过去。





Tra模悬在科克苏河上,正欣赏着河水的波涛汹涌,那匹马似乎到了高潮,屁股一翘,猛地一使劲,Tra模小身板随之一颤,脸部肌肉还停留在愉悦的状态,来不及反应,五官顿时迷失了方向,互相指责,打起架来,眼镜差点随河远去。事毕,Tra模每每提起这段经历,总是唏嘘不已。

之后我们把五人的包运过河。牧民又使出了他们的杀手锏战术,“人包分离”,此时再跟我们谈起价格,重复着五百、五百……看你从还不从。不从我拆桥。谁知道我们装傻无敌,你“伍佰伍佰”,我唱《挪威的森林》给你听,我点头,我在打节奏。我们向对岸的李亚呼叫,不回答,只点头。

佯降策略,兵不厌诈。

我始终挂不上另一根主锁,悬在空中,衣服又档住了我的视线,急得下巴都萎缩了。









过河时,我牢牢抓住上头的铁勾,我想起4年前我在云南福贡怒江上溜索时我也是这么干的,万一绳子断了,我还有个东西能抓着。命悬一线时,你总希望自己还可以多一个选择;走投无路时,你总希望自己能成为别人的另一个选择。





我在过河时想了很多人生的事情,中心思想是我不想掉下去。

我过后,ED随之过来,盼盼最后一个。





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盼盼自己渡过来。到了以后,他很激动,又很愤怒,又或者是因为很久没有性生活了,他双手抓住铁索,拼命地开始干这颗大树。

Tra模冲上前去,不顾一切地阻止盼盼。李亚也去安慰了下无辜的树干,一脸痛惋的表情。





牧民从来没有遇到过连树都干的汉人,好奇之余还是坚定地伸出一个手掌,要500。

我们这个时候说话开始利索了。

“昨天说好300的,说好的,说好的,诺,就是他说的。你承认不承认。”

对方“白脸代表”傻笑,妩媚地看着他的合伙人“黑脸代表”





黑脸代表死活不从,只重复着“不行”“不行”,表情如难产般痛苦。

“300,给你们两包烟,交个朋友”李亚是我们的“白脸”。

“烟,不要!要钱”MD,刚才你丫的抽了我们那么多,还要问我们买,现在倒不要了。

谈判陷入僵局……



突然间,一阵罡风吹过,盼盼如黑脸张飞般冲到前面,杏目圆瞪,青筋爆出,手持刀,吼道:就不给,怎么样,哪有这么做生意的。盼盼把主锁、安全带一把扔给我,吼道“打包起来”,我已经吓坏了,连背不动了的辩解都不敢说,愣在原地。盼盼又一声大吼,“快收起来”,山林回声重重,连咆哮的科克苏河也打了个寒颤,抖出几片大浪,扑上巨石,碎成一团雾气。

对方黑脸被激怒了,一把冲下马,摆出一付打架谁怕谁的阵势。

狭路相逢,勇者胜。盼盼你牛逼。

但我迅速分析了一下形势,对方两壮汉,一微壮汉,还有两匹时不时到高潮的马。我们只有160斤的李亚和140斤的盼盼,和两把劈柴都劈不了的小刀。

再分析,此处山高皇帝远,一旦干起来,只能往死里干。要么被干死,要么将对方干死。无迹可寻,只要扔下汹涌的科克苏河,便消失于无形。若只把对方干残,很可能之后几天面临被一帮牧民骑马追杀的场面。

我并不是在此刻头脑特别清晰,我在前夜已经做了预备的分析。

我不想刚过河就被扔下河,我看得出来,ED和Tra模也不想,李亚在犹豫。我立马上包,不行赶紧跑。

剑拔弩张,战火一触即燃。

往往商业谈判在这个时刻最容易达成一致。

仅仅1分钟后,民族大团结。握手告别,齐呼DANG的政策亚克西。

我们最终各让一步,以5人400元,一包香烟达成了共识。

回头看乌孙古道的历史,原来汉朝和乌孙王国也是以这样的模式干来干去。我们缩小版地重演了历史。

表面上,我们是见招拆招,上演了标准了谈判技巧教学课;事实上,那一刻我知道盼盼是要玩真的,只是在双方白脸的努力下,才避免了科克苏河边的惨剧。

盼盼很愤怒,在那天的行程中,始终跟我们做着干死牧民的可行性分析报告。这直接导致,我在一个月后的家中床上,切实地梦到盼盼在那个场景里,两拳一脚就干残了一个牧民,剩下的,相呼逃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梦中的画面又直接切到下图这个形象。我纠结的第四层梦境啊!



 
旧帖 2010-11-17 21:24:34
Post #60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凉风羽 当前在线 凉风羽 先顶上来,慢慢发:)
 
旧帖 2010-11-17 21:42:42
Post #61
[b]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六)——迷失丛林(中集)[ ...
 
凉风羽 当前在线 凉风羽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六)——迷失丛林(中集)

第三天概要





根据之前小蜜蜂09年穿越乌孙的攻略,原文如下:

“到达昨晚扎营的小木屋的对岸处,继续前行大约一个半小时到阿拉皮也沟口,此处较开阔,而且有一平草台子可扎营上百顶帐篷,阿拉皮也沟沟口海拔2150米,从沟口向沟里看,是一个非常狭窄的沟,不象一条很深的峡谷,不注意很容易错过。沟口坐标:N 42° 41′ 35″   E 82° 22′ 34″”

来看我们当日的GPS记录数据,我们溜索过科克苏河,之后一直沿着对面的科克苏河河岸行走。

小蜜蜂说得很对,阿拉皮也沟很狭窄,不注意很容易错过。所以我们就错过了。

图中的红色线路就是进阿拉皮也沟,翻阿拉皮也达坂的路线,最终和我们的路线在牧民点汇合。

我们继续沿着科克苏河行走4个小时,在18:30分拐进了艾尔则特萨拉沟,沿着峡谷逆流而上,在19:38分一处没有水流湍急的地方看到对岸的马道但没有选择过河,而是向山上切,于20:00半山腰迷路,被迫在一处小平地上扎营。





我们从早上11:19分出发,过河花了1小时40分钟。

当日的总实际行军路程为6小时23分钟。最高时速达到6.2km/h

总上升690m,总下降673米。



沿着科克苏河行走

盼盼怒气未消,大步流星地一人冲在前面。

科克苏河南岸的马道隐藏在密林中,时有时无,因为背光的原因,道路异常潮湿,走一步就带起一鞋的泥土。





在原始森林中徒步了30分钟,就到了一处开阔的草甸。我们赶紧拉住盼盼,安抚其干大树未遂的情绪,拍照留念。




向前走了7分钟,我们看到地上大大的两坨东西,我还以为是风干了的巨型牛粪。仔细一看是种类似菌类的生物,盼盼用登山杖戳了戳,粉状的孢子就飘了起来。盼盼反映了一秒,突然喊,快跑!可能有毒。

我条件反射,提着裤子,撒腿向前跑去。

后来我们一路上还遇到好几个这样的植物,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接着又钻进了密林,我们一直向上爬升了垂直海拔100米,上到坡顶,又是一片开阔的风景:密集的云杉林,吃草的马群、乳白色的科克苏河。当日的阳光很好,晒在身上无比温暖,美丽的科克苏河,现在你又为我欢快地歌唱了。







之后又下降100米,于14:20分到达阿拉皮也沟入口,可悲的是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沟的入口是在这里。这里有一条小溪,我们犹豫了一会儿,看到溪流对面有马道的痕迹,于是找了一处地方过河到了对岸。如果我们当时沿着这条小溪流向南走,便能到达小蜜蜂提到的阿拉皮也达坂。

过溪后,我发现了一个羊角,抓起拍了张照,回头分析GPS和卫星图,才发现此处恰巧是阿拉皮也沟入口。







我们继续沿着科克苏河向东走







由于河水的冲刷,科克苏河两岸的岩石结构非常不稳定。到处都有小面积的断崖和滑坡,随时都有落石的危险。在很多地方,我们只有沿着河岸,惶恐地从这样的岩石底下穿过。






每次我经过这样的地段,总是摒住呼吸,快步穿过去,再深深喘口气。之后的几天,类似这样的路段又经过好几次,盼盼始终很淡定,一边走一边说:“每次我到这样的地方,都会想一想最近有没有做什么亏心的事,该死不该活。该死不该活……”



由于河水含有高浓度的钙,两岸被冲出天然的“石灰沙滩”,踩上去软软的,非常舒服。还有凝固在河滩上的波纹,动静结合的美。







就这样,沿着美丽的科克苏河,我们一直走啊,一直走……时而走在河滩,时而穿行在密林,时而漫步在草甸,阳光还原了所有的色彩,美丽的乌孙敞开胸怀,毫不羞涩地向我们展示着她的秀美














16:45分左右,我们还沉浸在走在社会主义“高速公路”的快感中,突然间眼前的一面巨大的断崖切断了我们的道路。似乎沉香刚刚拜会此地,给山来了一斧头,硬生生的一个斜面裸在外面,把科克苏河的河岸一切两段。





在上图画面的右下角,有一个小木屋。我们从小木屋分头前去探头。考虑到昨天硬切断崖的悲剧,我们已经不可能再强行攀岩过去了。唯一考虑的是找到马道,找到上山绕过这段断崖的路。

盼盼找到了一条小径,非常陡直地切上山坡。也没有其他选择了,我们只能硬上。

盼盼幸福地捡到一条MSR的毛巾,炫耀地跟我证明,来之前所提到的一路可以捡到装备这句话的真实性。两天后,居然又被这厮捡到一个水壶。数日后,吉祥队从阿克苏给我们打来电话,说他们主锁和安全带掉在天堂湖边了,问我们捡到否。这个可以有,但这个真没有。先面的队伍这可真是丢盔弃甲啊!我们出去时,除了盼盼丢了眼镜,李亚和ED的裤子开了档,ED的背包断了铝条,我的叉子丢失外,其余均好无损。

捡到MSR毛巾后,大家都很兴奋。

盼盼说,我们应该丢弃掉食物,追上前队抢吃的。

Tra模说不对,我们应该丢弃掉装备,伏击前队抢他们的装备。

ED表示认可,并表示前面队伍的人也可以用作食物……

上山的坡很陡,我们只能天马行空,用这些段子化解疲惫。









上到坡顶,海拔直接上了160米,悲剧的是,我们还得继续下撤,回到河岸。

值得欣慰的是,站在高处,下午的阳光、远方的河谷、层峦叠嶂的群山,组合成了一幅幅精美的画面,让我们大饱眼福。

























上图中,我望着远处的峡谷,已经无暇欣赏美景。因为我看了一面更大的断崖:直上直下就为了过一处断崖已经让我很崩溃,要再来几面断崖这得搞到什么时候……

很快便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前面的断崖处即是艾尔则特萨拉沟的入口。

重新下到河岸,仍是景色怡人。









 
旧帖 2010-11-17 21:49:21
Post #62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五月的樱 当前在线 五月的樱 好多图。。。继续!

----------------------------------------
面必净,发必理,衣必整,纽必结;

头容正,肩容平,胸容宽,背容直。

气象:勿傲、勿暴、勿怠;

颜色:宜和、宜静、宜庄。

 
旧帖 2010-11-17 22:00:26
Post #63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四季阳光520 离线 四季阳光520 big smile哥们实在太有才了,我做凉粉吧blush好评是必需的approve

----------------------------------------
再牛逼的日子也敌不过我们一起吹山风的日子!

 
旧帖 2010-11-17 22:01:22
Post #64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四季阳光520 离线 四季阳光520 disapprove不好意思,本周好评木有了,下周补上哈approve

----------------------------------------
再牛逼的日子也敌不过我们一起吹山风的日子!

 
旧帖 2010-11-17 22:35:34
Post #65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凉风羽 当前在线 凉风羽
四季阳光520 wrote:
disapprove不好意思,本周好评木有了,下周补上哈approve



多谢支持!smile
 
旧帖 2010-11-17 22:52:19
Post #66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压缩机 当前在线 压缩机 如果翻越包扎敦,到巴音布鲁克,可以全程雇马么?

----------------------------------------
一篙一橹一渔舟,一个梢公一钓钩,一拍一呼还一笑,一人独占一江秋。
-----------------
http://weibo.com/u/2501983584
QQ:308794632 微信:itom3771
“知行合一”QQ群:107885201
MSN:mmy_ppg@live.cn
磨房足迹:http://www.doyouhike.net/user

 
旧帖 2010-11-17 23:33:38
Post #67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远方的帆 离线 远方的帆 太牛了,居然还有穿牛仔裤穿越乌孙的!5分好评全送上。

----------------------------------------
放下就是快乐

 
旧帖 2010-11-17 23:49:00
Post #68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山北小蜜蜂 离线 山北小蜜蜂 河谷相片拍得很漂亮,是我所见所有走乌孙的队里拍得最漂亮的。

今年依旧选择了翻阿拉皮也达坂,完全是因为看过去年一起走的同伴的相片,觉得河谷风景真的很一般。

加油,攻略做得很详细。

----------------------------------------
继续走。继续遗忘。

 
旧帖 2010-11-18 12:52:28
Post #70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①⒉③木头人 离线 ①⒉③木头人 mark
不会真的要追半年吧。。。

----------------------------------------
你们在我的生命里来来去去
我在你们的视线里渐行渐远

 
旧帖 2010-11-18 14:37:55
Post #71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凉风羽 当前在线 凉风羽
山北小蜜蜂 wrote:
河谷相片拍得很漂亮,是我所见所有走乌孙的队里拍得最漂亮的。

今年依旧选择了翻阿拉皮也达坂,完全是因为看过去年一起走的同伴的相片,觉得河谷风景真的很一般。

加油,攻略做得很详细。


多谢你的粮票啦:)

BTW,小蜜蜂你是中山人?
 
旧帖 2010-11-18 14:40:11
Post #72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凉风羽 当前在线 凉风羽 evil
压缩机 wrote:
如果翻越包扎敦,到巴音布鲁克,可以全程雇马么?


到巴音布鲁克的话这条线路相当销魂
 
旧帖 2010-11-18 17:57:29
Post #73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longline 离线 longline GO ON

----------------------------------------
强健,智慧!

 
旧帖 2010-11-18 19:17:16
Post #74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压缩机 当前在线 压缩机
凉风羽 wrote:
evil到巴音布鲁克的话这条线路相当销魂

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

----------------------------------------
一篙一橹一渔舟,一个梢公一钓钩,一拍一呼还一笑,一人独占一江秋。
-----------------
http://weibo.com/u/2501983584
QQ:308794632 微信:itom3771
“知行合一”QQ群:107885201
MSN:mmy_ppg@live.cn
磨房足迹:http://www.doyouhike.net/user

 
旧帖 2010-11-18 22:21:10
Post #75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四季阳光520 离线 四季阳光520 big smile每天上来签到,坐等更新blush

----------------------------------------
再牛逼的日子也敌不过我们一起吹山风的日子!

 
旧帖 2010-11-18 22:32:10
Post #76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五月的樱 当前在线 五月的樱 我已经在别的地方偷看到第七集(上)了,LZ速度啊!

----------------------------------------
面必净,发必理,衣必整,纽必结;

头容正,肩容平,胸容宽,背容直。

气象:勿傲、勿暴、勿怠;

颜色:宜和、宜静、宜庄。

 
旧帖 2010-11-18 23:03:06
Post #77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会笑的猫 离线 会笑的猫 一边看一边笑翻过去了,大侠的文采不是一般的搞,不是一般的靠谱啊,继续关注,哈哈

----------------------------------------
It doesn't matter where is going but matter is deciding to get on !
南太行游记: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backpacking/huabei/467101,0,0,0.html

 
旧帖 2010-11-19 00:24:35
Post #78
Re: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系列连载】
 
凉风羽 当前在线 凉风羽
五月的樱 wrote:
我已经在别的地方偷看到第七集(上)了,LZ速度啊!



唉,这周要去宁海爬山,时间不够啊
 
» 城市 » 上海 » 天山乌孙古道——第四层梦境【全文完】 511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