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深圳 » 城市 » 深圳 » 风雪太白山 50
« Prev1Next »
分享
旧帖 2002-05-15 23:36:12
Post #1
风雪太白山
 
晃人 离线 晃人

风雪太白山

还记得去年的一则新闻,一名大学生由于迷路摔死在太白山上。这让我第一次注意到太白山。太白山,位于陕西省,秦岭主峰,海拔3760米。于是太白山南北穿越成了我们今年的五一计划。我们深圳队一行4人,Spy、晃人、Apple、Phoebe。
  
出发
  
火车徐徐开出深圳,高楼大厦抛之脑后,Phoebe和Spy谈笑风生,充满了对旅程的憧憬和出发时的愉快。而我把脸贴在车窗上,看着混凝土森林的倒退,思绪万千。早就想逃离这座色彩斑斓却虚伪混浊的城市,可是又放不下内心的牵挂。曾经无数次透过玻璃窗观察这座城市,距离却那么遥远。
  
火车上认识了一位叫佳佳的小朋友,三岁半,聪明机灵。总是好奇的玩弄着我们五颜六色的快挂。给沉闷的28小时火车点缀了些快乐的浪花。
  
火车到西安的时候已经入夜,会合了北京出发的小Apple,找到住处,放下包,就开始四处觅食。老孙家的羊肉泡馍,掰得我们累死了,吃完泡馍,又去夜市解决掉烤羊肉、牛肚、冰糖梨,肚子撑饱,才大摇大摆地回去呼呼。
  
第二天一早,我们退了房,乘车去周至县,今天天气很好,心情也变得好起来。看着路边绿油油的田野,我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歌,也不禁想起了那段一起唱歌的日子,那真是最美好的回忆。到了周至,我们包车去老县城。说实话,真是难为那辆微型车了。从周至到老县城的路崎岖难行,微型车载有6人,加上我们四个沉重的大包,历经数次死火、坏车,终于框框朗朗地开到了目的地。下车后,我们在一个小男孩的带领下,徒步8里路,来到都都门,会合了河南郑州的一群驴子,领队的吴伟、天宇、翅膀给我留下不错的印象。天宇是Phoebe的朋友,一见面和Phoebe特别亲热,对我们深圳的几个真是照顾有加,Phoebe和天宇就成了我们和郑州队沟通的桥梁,以后几天也许要患难与共,同坐一条船呢。当天聚集在都都门的还有西安针叶林户外俱乐部的队伍。
  
晚上吃过农家饭,我钻进单人帐篷,天空下起大雨,雨点打在帐篷上啪啪响,让我无法入睡。每当这种时候,我总是会想起过去的回忆,这上天的甘霖,让我感到平静,我闭上眼睛,让自己在想象的空间里遨游,在虚幻中让自己获得一丝安慰。忽然,一个想法一闪而过,我马上坐起,头撞上单人帐的顶,这么大的雨,帐篷里会不会水漫金山?我四处检查了一下,周围的地面已经渐渐湿透,但Go的单人双层帐篷好像没有漏水现象。我嘟囔一句,“哎呀,怎么遇上这么个鬼天气,这可怎么拍照呀?”没想到更坏的事情还在后头。
  
上山
  
根据我们当时的身体条件,不具备负重走三天的能力,我们找了3个当地的挑夫帮我们背包,我们轻装上阵,很快走到了队伍的前头。踩着湿润的泥土,小草也亮亮地泛着光,两边的密林郁郁葱葱,焕发着春天的生命力,树叶翠绿,但偶尔也会出现一片红叶,仿佛是秋天留下的脚印。天阴,没有阳光,山路也不难走,这让轻装的我走的很轻松,只是剧烈的咳嗽常常让我不得不停下来,弯着腰咳上一阵。这是出发前感冒撂下的毛病,尽管在深圳打了三天的吊针也没有完全康复。
  
我们经过一座“太白庙”,这是一座荒废的破庙,屋顶已倒塌部分,但精美的雕花和窗花还清晰可见。这让我对今天的宿营地——老庙子充满了憧憬。庙里还有几尊菩萨,占满了灰,也没有香火。大家都在庙里庙外休息、谈笑,清爽的天气让大家都感到心情轻松,尽管不饿,也纷纷拿出食品腐败,这时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子,我们带的食物会不会不够呢?可是没有多想。
  
过了太白庙,山路基本上是沿着一条小溪向上走,要过河4、5次。现在的溪水还不大,听河南的领队吴伟说,水大的时候只能趟水过河。小溪哗哗的响声伴着我们到了山腰,离开小溪,也离开了茂盛的阔叶林,来到针叶林的世界。和山下鲜明对比的是,树木没有一点绿的颜色,光秃高大的树干直指苍天,不少树干外皮剥裂,露出红色的内层纹路。
  
我们脚步轻快,把河南的队伍远远抛在后面。在将军台赶上了提前一个小时出发的西安的队伍。这时已经是下午1点半,饿了,确实是饿了,我们这几个好吃之徒开始翻包找食物。食物短缺的隐忧初步表现出来。压缩饼干被几个挑夫一分竟然所剩无几。还是Phoebe脸皮厚,向西安的老乡蹭来4包方便面,一阵埋锅造饭,解决了饥饿的问题。水足饭饱,也为了等待后面郑州的队伍,大家在林子里各自找一块地方躺倒,午睡一个小时。
  
睡醒的时候,后面的队伍还没有上来,估计都在下面解决吃饭休息的问题了。我们和天宇收拾行装继续赶路。穿过一片乱石坡,爬上石崖,我觉得有点疲惫不堪,呼吸急促,看了看手上的海拔表,这里的高度大概有2900米左右。稍加休整,我们跟着向导走过一片沼泽地。沼泽地里长着厚厚的草,草下盖的是烂泥,但我想应该没有容易陷人的地方,但没敢乱走。
  
穿过针叶林和矮灌木,我们终于到达了老庙子,海拔2950米。真让人失望,老庙子实际上是一座简陋的木头房子,房子里神台上供着几尊菩萨。木房子的许多部分已经当柴火烧了,当地的向导和挑夫在房子里烧起一团篝火取暖。我们几个全部又饿又累地倒在外面的草地上。西安队的帐篷已经搭好,次序井然,几位“老乡”很友好的跟我们寒暄并送来一点食物和牛奶,饥饿让我们近乎疯狂地吞食着手上能找到的干粮。
  
山里的寒气来得很快,不一会儿,营地笼罩在一片缥缈的云雾里,我冻得发抖,头开始剧烈的疼起来。天宇和几个挑夫是河南队的先遣,他的任务是在全队到达之前搭起帐篷。我们帮助他七手八脚地把9顶帐篷搭了起来。我穿上了羽绒服,可是还是寒冷,Spy和Phoebe开始做饭。老庙子附近有一条小溪,那是我们宝贵的水源。
  
吃过了肉松伴饭,喝了点咖啡,身子渐渐暖和起来,但头疼没有减轻,这让我想起在亚丁洛绒牛场的高原反应,天宇也有类似反应,还伴有发烧,Phoebe细心地照顾他。Spy担负起大部分琐碎的事务。夜幕降临,天边奇迹般的出现一片彩霞和几颗星星,难道明天会放晴吗?我忍着头痛支起了自己的单人帐,便一头扎进睡袋里,睡个好觉吧,明天才是艰苦行程的真正开始。
  
四十里跑马梁
  
睡得早,醒得也早,我睁开眼睛,用头灯照亮挂在帐篷中央的手表,时间5:00AM,帐篷内气温3摄氏度。清晨的寒气四溢,我躲在温暖的睡袋里不想出来,磨蹭到6:30am才钻出帐篷。
  
大雾充满了空气,伴随着小雨嘀嘀哒哒地打在冲锋衣上。能见度很低,让我想起了被困马料河那天的天气。我找来了向导,问:“这大雾什么时候能散?”向导摇了摇头,“说不准。”
  
早餐是我精心准备的黑米粥,营养丰富。吃过早餐,清点了所剩食物,清单如下:压缩饼干两块,猪肉干每人两小块,巧克力每人两颗,一点米(估计只够每人一口饭)。这就是我们全部食物,我们连同向导一共7人啊。形势一下子变得严峻起来,食物短缺、今天一路没有水源,路程长,天气不好能见度低,海拔高,气温低。所以我们决定,今天放弃登顶,绕过顶峰八仙台,必须在天黑前赶到补给点大爷海。
  
由于气温低,耗水量少,我带上500毫升水出发了。走过一片针叶林,树木、道路、岩石都在雾中若隐若现。不久,天空便下起雪来。我暗自庆幸,幸好大家都穿了防水的冲锋衣、冲锋裤和Gortex的鞋。由于担心走路身子发热,我们脱掉了羽绒服,身上标准穿着如下:帽子、冲锋衣、抓绒衣、杜邦内衣、杜邦内裤、冲锋裤、登山鞋。Phoebe和Apple戴了抓绒帽,Phoebe还戴了雪套。
  
道路很泥泞,我走得小心翼翼,不让鞋子踩入积水。这时候,其他队伍穿着不防水登山鞋的人脚都已经湿透。我还赞叹Gortex的防水性。可是,好景不长,出发3个小时以后,我的GTX开始慢慢渗水,再过一个小时,双脚跟泡在水里没什么两样。有趣的是,当日各种品牌所有的Gortex鞋,全部无一幸免,湿鞋湿袜子湿脚,踩下去噗呲噗呲响。所以后来再看到水塘烂泥积雪,我都破罐子破摔,照踩不误,以节省跳跃躲避所耗的体力。
  
走出树林,风陡然增强,雪片、冰渣、雨点卷在强风中,在空气中呼啸横行,让人睁不开眼睛,我弓着腰,侧对着风,顺着前面的脚印,低头前行,忽然,前面隐约看到一间屋子,原来是将军祠到了,我赶紧逃命一般冲了进去。将军祠实际上也是一间简陋的破木屋,没有坐的地方,所有人都湿漉漉地站着,鼻子呼着白汽,没有人多说话。我怔怔地看着屋外的飞雪,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股莫名感动涌上心头,让我眼眶模糊。我催促大家启程,然后一头扎进风雪里。
  
雪积的很快,山头上已经银装素裹,岩石、泥土、都已被白雪覆盖,一些地表的植被也只是露出部分尖角。道路也填上了积雪,但还算是清晰可见。我们沿着山坡向西北方攀登,我的脚步越来越沉重,呼吸急促,我看了看海拔,3400米了,这里的高度和拉萨一样高。我的摄影包已经湿透,相机镜头也没有装在防水袋里,已经全部泡了汤。这些我已经没法顾及,我只知道机械般迈动着双腿,把鞋底的纹路清晰地印在雪地里。
  
如果说路在泥坡草间还能看见的话,当我们走上乱石坡的时候,路完全消失了。茫茫雪海,由于风雪的关系,我只能看清楚10米内的物体,我不得不跟紧向导,当走到向导前面的时候,只能摸索着前进,并频频回头看向导,以确定没有走错。偶尔停下来休息,便感到寒风刺骨,特别是双脚泡在冰水里,真是冻得钻心。
  
鞋沾上了雪,一步一滑,下坡时要更加小心。跌跌撞撞地翻过一个3500米高的山头,又看到一座木屋。这间木屋大部分已经塌陷,剩下的部分也很难遮挡风雪。向导们到这里都不走了,他们生起一团火,烤烤手脚。随着后面来的人越来越多,小屋已经挤不下了。可是面对茫茫雪海,向导不走,谁敢妄自前行啊。我站在风中,冻得发抖,我知道,一旦停止走路,严寒就会包围着我。我的双脚开始直打哆嗦不听使唤,这时候,一位郑州的驴子“踏雪飞燕”送过来一杯热汤,每人只能分到一口。汤很辣,但我还是迫不及待地猛咽一口。
  
时间已经过了下午1点半,肚子里的早餐早已消失怠尽,手上的干粮也已经消灭干净。所有的食品只剩下一点米,可是天气和时间都不允许我们做饭,饥饿开始折磨我们每一个人,我们催促着向导赶紧启程,不然我们都要被冻僵了。可是向导们却不紧不慢的,真让人着急。在这样的天气下,身体不断发抖来维持体温,所以即使站着不动也耗体力。我没有准备手套,裸露的双手僵得几乎不能弯曲。为了增加热量,我只能来回走动,用力拍掉冲锋衣和帽子上的积雪。向导终于开始出发了,我迈开麻木的双腿跟了上去。
  
沿着脚印,我们来到一个岔路口,西安的队伍向右边去了,我们则走上了左边的道路。我停下脚步,看着风雪中那些渐渐远去的彩色影子,忽然一股孤独感冰冷地流便全身,让我打了个寒颤。再见了,西安的朋友,谢谢那四包宝贵的方便面。
  
上坡,可恶的上坡,我喘着粗气,一点一点地挪动着身体,体力的匮乏凌乱了我的脚印,终于,我脚一软,扑通,扑倒在雪地上,双手撑在冰冷的雪里,忽然仿佛触到了麻经,触电般的麻痹从掌心传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以后我每次撑扶岩石都会发生一次。以至于我再也不敢撑任何物体。我颤抖的双手从Phoebe的包里拿出最后五颗巧克力,用力剥开包装,大家的双手都已经不听使唤,我只好一个一个喂他们吃。真想把巧克力包装扔在地上,可是一犹豫,还是塞进了冲锋衣的口袋里。
  
我偶尔会走到向导的前面,因为向导坐下来休息,我却不愿停下脚步,但我不敢走出能见度的范围,一个可怕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我想起了我们被困马料河的经历,那天大雁顶浓雾缭绕,能见度之低以至于行云流水和海天一色都没能找到路,迷路被困了32小时,弹尽粮绝疲惫不堪。今天的天气比上次恶劣10倍,同样弹尽粮绝,饥寒交迫。如果今天赶不到补给点大爷海,或者在山上迷路的话,缺乏食物,体力耗尽,今晚严寒这一关就不好过。我忽然意识到了死亡,这是我所有的徒步经历中没有过的。
  
我担心的事竟然发生了。当我们登上一个3650米的山头,向导停下了脚步,5个向导聚在了一起商量着什么,一问,原来向导迷路了!大雪掩埋了道路的痕迹,根据向导的判断,顺着现有的方向往前,应该是顶峰八仙台的方向,右边前方是二爷海,左前方是目的地大爷海。疲惫的我们对登顶失去了兴趣,应该绕过八仙台向下去大爷海。可是路在哪里呢?我近乎绝望地坐在地上,盘算着沿路返回所要的时间,如果困一晚上所要采取的御寒措施等等。向导们沿路返回了一段,在大雪中摸索着找路,我们只能跟着返回,希望都寄托在当地的向导身上。谢天谢地,他们终于确定了新的方向。
  
我们下坡到了山谷,山谷的积雪很厚,一脚陷下去半个小腿,得努力把脚拔出来,冻住的水塘也有不少,但风减弱了不少。我们在平路上前行20分钟,绕过山沟,终于在一个80度的陡坡前停下来,因为梦寐以求的大爷海就在陡坡下面。从看到大爷海的那一刻起,我忽然失去了全部体力,仿佛憋足的气竟然一下子泄掉了。我脚发软,连滚带爬地下了坡,拖着沉重的身子钻进了小木屋。
  
小屋应该是温暖的。可是我却在不停的发抖。我僵硬地穿上了羽绒服,可是无济于事。店的主人正在给早上到的上海人烧水烧面,那一锅热腾腾的面让饥饿的我馋得口水鼻涕眼泪一块流。可是店主竟然以节省煤气为由不给我们煮了!我只能手忙脚乱地掏出炉头、扁罐、套锅等用品,迫不及待地烧起水来,饥饿让我步调失措。其他人就纷纷上楼,脱掉湿衣服,钻进了被窝。
  
烤了一下火,我恢复了一点精神,却忽然急剧的恶心反胃起来,我强忍着不要呕吐,只好开开门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我向店主买了5包方便面,10元一包,已经顾不得很贵了。面一煮好就和3个向导分掉了。他们也很辛苦,没有冲锋衣裤,全身已经湿透,同样的饥寒交迫,我决定结账的时候给他们多加一点钱。我狼吞虎咽地吃完了面,连汤都喝得干干净净。再喝点热水,靠着墙休息一会儿,恶心作呕的症状才慢慢缓和,身子也渐渐暖和起来。
  
楼上是一个大通铺,随着到达的人越来越多,没有人再愿意睡帐篷,所有人都挤在通铺里。我们4个被挤在一个角落里,每个人只分得半个身子的空间,只能侧着身子睡,不能平躺着身子睡。Phoebe和Apple也有恶心反胃的症状,先后都呕吐了。也有几个河南人也纷纷呕吐,那种滋味真不好受啊。
  
大家慢慢恢复了体力,通铺里就热闹起来,各种玩笑满天飞,各种感受也一吐为快。我没有凑热闹,独自缩在靠墙的角落里想着远方的人。此时此刻,多想跟知心的人说说这一天梦魇般的经历。夜深了,通铺也平静下来,可是强烈的压迫感让我无法入睡。真羡慕那些打鼾的人,他们怎么能睡得那么香啊!曾经有个人教过我判断他人是否睡着的方法,根据此法,我们深圳的4人肯定都没有睡着。偶尔会有风声在屋檐边呼啸,大概外面还在下雪吧。我又开始进入幻想的世界,忽然我想,如果我今天死了,除了我的亲人,谁是最怀念我的人呢?唉,不知不觉,已经是该起床的时候了。
  
下山
  
早上起床,通铺里一片混乱。Phoebe到处乱爬寻找着冲锋裤,我的冲锋衣裤被人踩在地上,脏得黑乎乎的。走出小屋,哇,还是满天的飘雪,但风势比昨天减弱了。小Apple煮了一锅开水,水是取自大爷海的,上面飘有一些小虫子,水一烧开,虫子就会卷成小虾状。顾不了那么多了,高蛋白嘛。小Apple把我的水壶灌满了开水。
  
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决定徒步一个半小时到文公庙吃早餐。跟挑夫谈妥价钱后,我们冒雪出发了。有了昨天的经验,我没敢把羽绒服脱掉,然而可能是一晚上没睡好的缘故,我头疼得厉害。走起路来很慢,很快就掉队了。
  
雪花落在我身上,慢慢地积了起来,我抓一把雪在冲锋衣上摩擦,竟然把大片的污垢洗去大半。我原以为下山是下坡路,没想到还是要翻过两座山,一直在3400米左右上下。走不动的时候,我就坐在石头上,欣赏雪景。这个高度的山上是很少树木的,只有草垫和为数不多的灌木。漫山遍野都是乱石,上面铺上一层纯洁的白雪。我仰起头,任由雪花落在脸上。
  
铺在石头上的雪,经人踩硬了,会特别的滑。路的一边是70度的陡坡,虽然不是悬崖,但坡上石头错乱,摔下去也很容易受伤。所以要走得特别小心。Phoebe的雪杖被郑州的人拿走了,一路小心翼翼但是也免不了摔跤。到大文公庙的时候,我赶上了队伍。大文公庙也是简陋的破庙,但是搭起了两个帐篷,一个帐篷可以住人,一个帐篷用来煮食。文公庙热腾腾的玉米粥和咖啡,简直是人间最美的享受。
  
从大文公开始,下山的路就好走了,一路下坡,路也有一米宽。这里开始碰到装备简单的旅游者,他们是从前山的旅游点上来的。一个小时后便到达小文公,从小文公下山就又回到针叶林的世界。这时候的针叶林已经和上山的时候不一样了,所有的树枝都变成了晶莹的树挂,就着飘扬的大雪,构成一幅动人的雪景。可惜我的相机此刻正泡在水里呢。
  
游人开始多了起来,一双双一对对的,真让人羡慕。他们打着伞,四处寻找着拍照的角度,我不忍打扰,总是匆匆而过,走过一条弯弯曲曲的桥,终于下到缆车站。看到旁边的小吃店,才发现我的肚子又叫了起来。只好迫不及待的钻进缆车,下山了。
  
经过艰苦的几天,腐败的心开始泛滥起来。一到山脚的汤裕,马上湿漉漉脏兮兮的冲进一家餐馆,乱七八糟的点了一大桌菜,大家都说,如果在大爷海有这一堆东西该有多好啊!饱饱的一顿饭,然后舒舒服服的去泡温泉,仿佛从地狱到了天堂。
  
后记
  
后来回到了西安,Phoebe带我们去狂扫一轮小吃后,终于病倒了。我将病得五颜六色的Phoebe送上了飞机,有海水在深圳机场接她,总算放心了。Spy和Apple继续在西安游玩,我则背上包,独自坐上去洛阳的火车。以后再写《孤独的洛阳》吧。
  
假期已满,我回到深圳,果然要处理一堆工作。可是不意间看到这样一则新闻:
  
     上海一所高校的一名大学生日前来我省太白山旅游探险,在海拔3600米左右的第四纪冰川遗迹突然失踪,我省有关方面紧急采取措施救助,派出300多人兵分六路登山搜寻救援。  
  
  昨日上午10时30分,陕西省东方登山队突然接到陕西省体育局社会体育管理中心的指令称:上海来的一名25岁大学生到太白山游玩探险,在海拔大约3500米至3700米之间失踪,要求迅速赶到指定位置——太白山玉皇池上面的二爷海与大爷海之间进行搜寻救助。  
  
  昨日下午,记者赶到位于眉县的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管理处一负责人介绍:该失踪的大学生约于5月4日从位于秦岭主峰太白山东北方向的周至县厚畛子镇方向徒步上山,随行的共6人。约在5月5日,该大学生随其他人来到太白山主峰附近的拔仙台。据说该大学生是一名业余登山爱好者,他曾在拔仙台南侧的南天门处给家人打过电话报平安。大约在海拔3600米左右的文公庙,其他人发现该大学生踪影全无,遂下山到厚畛子寻找并报案。  
  
  据介绍,事发后,周至县公安局以及厚畛子镇政府先后组织人员登山搜寻;5月11日,省公安厅、西安市公安局等单位也紧急赶赴厚畛子派员救助;11日、12日太白森林公园保卫科、陕西省太白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也先后进行救助。  
  
  昨晚6时30分,当陕西省东方登山队长陈铮带领10多名队员到达海拔2680米处的下板寺准备攀登时,遇见刚下山的工作人员李岳华。他手持厚畛子站长陈永兵写的一张纸条。该纸条称他们和山民们在玉皇池东南方向山梁上已经发现行李(相机、水杯、帐篷等物),在海拔3456.8米高度的三爷海一个山梁上发现一具冻僵的尸体。  
  
  记者昨晚11时30分发稿时获悉,搜寻队员昨日在太白山三爷海山梁上所发现的尸体正是失踪的大学生华峥嵘,已赶到厚畛子的华峥嵘家人闻此噩耗陷入悲痛之中。
  
  
生命竟然如此脆弱,我们一行人跟遇难的华峥嵘同学是同一天到达大爷海的。这里只能深深悼念逝去的生命。各位看官,热爱生活吧,不要再猪头了。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2-05-16 08:52:36
Post #2
回复: 风雪太白山
 
安妮 离线 安妮 smile期待品位你的孤独。smile

----------------------------------------
生活就是不断重复运算着相似的方程式…………

http://t.sina.com.cn/xiamitama/profile
http://blog.sina.com.cn/xiamitama

 
旧帖 2002-05-16 09:02:23
Post #3
回复: 风雪太白山
 
加一 离线 加一 行呀你,不过雪地御寒要用雪洗澡的,洗完以后那个热呀。
你那小瓶晃的我头晕。

----------------------------------------
走到哪里,加(家)到哪里。

 
旧帖 2002-05-16 10:42:45
Post #4
回复: 风雪太白山
 
单行道上 离线 单行道上 看你的文章犹如身临其境,我也有风雪登山的经历,最怕出汗,不过比你的还是差远了。smilesmile

----------------------------------------
山是宽广的,水是智慧的,行走在山水间的人是幸福的  
  

 
旧帖 2002-05-16 16:18:16
Post #5
回复: 风雪太白山
 
晃人 离线 晃人 太白山脚下老县城附近有一条小河,坐车经过赶紧拍了相片,这天的天气多好啊,山里的天气变化真是太快了。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2-05-16 16:22:30
Post #6
回复: 风雪太白山
 
晃人 离线 晃人 上山的途中经过太白庙,在庙门口休息。这天的天气阴天多云,天空阴霾,为了防止天空白茫茫一片没有层次,拍照的时候我加了滤镜把天空变红。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2-05-16 16:35:18
Post #7
回复: 风雪太白山
 
晃人 离线 晃人 春天与秋天
  
山下多是翠绿的树林,偶尔会点缀一片红叶,仿佛是春天与秋天的对话。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2-05-16 16:40:07
Post #8
回复: 风雪太白山
 
晃人 离线 晃人 上山途中要经过四五次的小溪。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2-05-16 16:42:26
Post #9
回复: 风雪太白山
 
晃人 离线 晃人 倒下的大树正好架在对面的树上,我们必须从树下钻过去。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2-05-16 16:45:33
Post #10
回复: 风雪太白山
 
风间猫 离线 风间猫 晃人gg的片子是越来越好看了
继续上阿
我要看雪景
 
旧帖 2002-05-16 16:46:33
Post #11
回复: 风雪太白山
 
晃人 离线 晃人 中午,为了等后面的队伍,我们在林子里各自躺下睡觉。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2-05-16 16:50:39
Post #12
回复: 风雪太白山
 
晃人 离线 晃人 走过沼泽地,厚厚的草下盖着是烂泥,但应该是不会陷下去的。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2-05-16 16:53:30
Post #13
回复: 风雪太白山
 
晃人 离线 晃人 第一天到达老庙子前,我们在一条小溪边休息。
  
晃人 于 2002-05-16 17:11:40 编辑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2-05-16 16:55:11
Post #14
回复: 风雪太白山
 
守望者 离线 守望者 感染得想哭。。。。。。。

----------------------------------------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旧帖 2002-05-16 17:00:33
Post #15
回复: 回复: 风雪太白山
 
晃人 离线 晃人
风间猫 wrote:
晃人gg的片子是越来越好看了
继续上阿
我要看雪景

  
谢谢风猫。我拍太白山的相片全是在这天上山途中拍的,后来风雪大作,疲惫的我已经无心拍片,而且由于准备不充分,我的相机和所有镜头都泡在水里,再也无法工作,真让人痛心。你要的雪景就没有拍到。
  
倒是你拍得雪景非常漂亮,有机会拿来放放吧。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2-05-16 17:06:32
Post #16
回复: 回复: 回复: 风雪太白山
 
风间猫 离线 风间猫
晃人 wrote:
[quote]风间猫 wrote:
晃人gg的片子是越来越好看了
继续上阿
我要看雪景

  
谢谢风猫。我拍太白山的相片全是在这天上山途中拍的,后来风雪大作,疲惫的我已经无心拍片,而且由于准备不充分,我的相机和所有镜头都泡在水里,再也无法工作,真让人痛心。你要的雪景就没有拍到。
  
倒是你拍得雪景非常漂亮,有机会拿来放放吧。 [/quote]
  
这次我倒是估计到了行程难度
所以就带一个腰包,一机一头,天气好就腰包,天气不好马上就防水袋进背包,趁雪小的时候偷偷拿出来掐两张。作色旅真是辛苦阿,背了脚架都没时间用!sad
 
旧帖 2002-05-16 17:07:29
Post #17
回复: 风雪太白山
 
飞鸟 离线 飞鸟 可惜你的的相机泡水,否则会有很多的好看片片。同志们辛苦拉。

----------------------------------------
人是地行仙,一日不见走三千。

 
旧帖 2002-05-16 17:28:44
Post #18
回复: 回复: 风雪太白山
 
晃人 离线 晃人
飞鸟 wrote:
可惜你的的相机泡水,否则会有很多的好看片片。同志们辛苦拉。

  
回到西安后,我小心翼翼地将湿漉漉的相机取出,放在酒店的台灯下照着。西安的天气非常干燥,一晚上功夫,本来湿透的鞋和袜子全部都干了,相机也干了吧,于是我上下不安地打开开关,相机竟然可以工作了,我心中一阵暴喜,谁说美能达的相机不好的?
  
可是还是错过了许多很好的景致,带去的10卷胶卷只拍了一卷半,真遗憾。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2-05-17 14:07:51
Post #19
回复: 风雪太白山
 
思源 离线 思源 看了你写的俺可是一路替你的相机担心,还好还好

----------------------------------------
带着音乐去旅游

 
旧帖 2010-10-21 15:09:19
Post #20
Re: 风雪太白山
 
池鱼儿 离线 池鱼儿 原来晃老大的太白山作业在这里.
虽只有几张片,但足见拍片时的用功和摄影功底.佩服.学习了.

一样的风和雪,在跑马梁上,我们也遇见了.smile

----------------------------------------
Hello

 
旧帖 2010-10-22 14:11:12
Post #21
Re: 风雪太白山
 
压力煲 离线 压力煲 绝好的文笔,痛苦的行程。风雪太白,怕怕。
 
« Prev1Next »
转帖分享
» 城市 » 深圳 » 风雪太白山 50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