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深圳 » 城市 » 深圳 » 怒江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6
旧帖 2006-02-11 00:27:12
Post #1
怒江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晃人 离线 晃人

怒江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前言:由于太多废话要说,不可能一次说完,所以只好采取连载的形式。从今天开始,每天写一篇,用跟贴的形式完成连载。感谢一路上遇到驴友,希望大家会有耐心看完。
  
(一)
又回到这条朝红桥,我在桥头无聊地踱着步。不远处一块刻着“德拉姆”的木牌子歪倒在一边,桥头堆放着用剩的建筑材料,桥墩上写满了各种涂鸦,什么“老婆我爱你”“老妈我来啦”。我决定写点有深度的东西,比如“不走寻常路,只爱陌生人”之类,最后还是选择在桥上发呆,让目光深入峡谷深处。我无聊地寻找着地平线,无奈视野总被陡峭的悬崖遮蔽。怪不得那本描写香格里拉的书起名为《消失的地平线》。静静的山谷没有他人,为了不让自己睡着,我决定让上帝发笑,开始思考我是谁,为什么来到这里这种问题,很快我就躺倒睡着,脚边汹涌奔腾的,是梦里缠绕的河流——怒江。
  
怒江,一个孕育古老传统文化的神秘河流,在碧罗雪山和高黎贡山幽深的峡谷里,这条当地少数民族的母亲河默默流淌数个世纪,尽管现在去怒江已经不再是探险,然而崇山峻岭仍然最大限度的保留着这片土地的原始风貌。每当我走过江上的桥,总觉得充满力量,为什么来到这里,或许因为每个人的血性能在怒江找到共鸣。
  
关于怒江名字来源,我一直认为是由怒族而来。然而这次我在秋娜桶村子里听余大叔讲了一个有趣的传说。据说金沙江、澜沧江、怒江是三姐妹。约定一天同时出发走向大海,看谁先到。结果早上大姐金沙江趁两个妹妹没有起床,就先走一步。二姐澜沧江发现以后,赶紧去追。等小妹妹怒江起来的时候,发现两个姐姐都不见了,于是很生气。怒江因此得名。怒江很生气,后果当然很严重,三江并流的壮观景象从此形成。
  
冬季的怒江水量不大。满山看去多是枯黄的颜色。只有怒江水是碧绿的,仿佛是一种寂寞。六库是怒江州政府所在地,也是怒江的门户,在六库乘车沿着怒江深入,沿途虽然山高弯多,但路况不错。这条路通车五年了,过去一直是土路,直到去年雪灾以后才铺设成柏油马路。说起去年的雪灾,许多当地人记忆犹深。当时正是春节,大雪不期而至,部分地区积雪深达两米。许多游客被困在丙中洛,当地政府出动推土机等大型机械,还有免费的大巴,才终于把游客送出怒江峡谷。大雪还压垮了许多民房。丙中洛集市现在只剩铁架子,屋顶就是当时被大雪压垮的。大雪引发的雪崩和泥石流,冲毁了怒江流域的不少村子。
  
听说会下雪,我不禁抬头看了看天空,艳阳高照,天空没有一丝云彩,后来一直到我们离开怒江,这种天气都没有改变过。这可能是嘎瓦嘎普神山给我开的一个玩笑。
  
我们到达贡山县以后,乘车到五区,然后沿着迪麻洛河谷徒步。一路烟尘滚滚。迪麻洛水电站正在大兴土木,山体破坏得很严重。对于水电站这种工程,我总是觉得是人类违反自然规律的一个事情。如今小水电已经遍布三江并流地区。后来我在娜恰洛峡谷遇到北京国电的人,得知怒江上游一座大型的水电站正在勘探规划之中,很难想象,这样一座大型电站对三江并流的世界自然遗产将带来多大的影响。
  
我们到达迪麻洛以后,住在阿洛家。当地人没有谁不知道阿洛的名字。在怒江地区,有几个人的名头是响当当的,比如重丁的丁大妈,秋娜桶的余大叔,还有迪麻洛的阿洛,后来我才知道,这几家是亲戚,由于常接待背包客,所以有了名气。
  
再过几天,就是农历新年。当地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杀年猪是每家必须要做的事情。我们参观了几次杀猪过程。先用绳套套住猪头,然后几个人合力抓住,用绳子绑上猪嘴以防止猪咬人。然后用锋利的匕首刺破颈动脉,用盆接住流出的血。等猪完全死去,用开水烫过以后褪毛,最后开膛破肚。用猪肉做菜可以有多种做法,其中有两种做法比较有当地特色。一个是琵琶猪。若做琵琶猪,宰杀的时候就要注意,开膛时要从猪的嘴角下刀,而不是从胸部下刀,去除内脏以后,要用盐巴和其他佐料反复涂抹,最后晾在通风处风干。琵琶猪可以保存很久不会变质。还有一种做法就是灌肠。将猪大肠洗净,灌入包谷、糯米、猪血、佐料的混合物,蒸煮而成。这两种东西别具少数民族特色。
  
阿洛不算健谈,但英俊高大,是典型的藏族男人,他是当地的护林监察员,也是高山向导,许多驴友要翻越碧罗雪山就都来找他。他还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教名叫保罗。在这个内陆偏远山区,西方天主教和基督教教堂竟然遍及每个村落。这里的交通状况在19世纪末是不可想象的,欧洲传教士竟然就来到了这里。于是我们决定去探访当地天主教的发源地——白汉洛。
  
(未完,明天继续)
图:傈僳族少女(摄影:晃人)

晃人 于 2006-03-26 22:40:50 编辑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6-02-11 03:01:48
Post #2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machupichu 离线 machupichu 这是个好的开始,希望你有到丙中洛去,我想知道现在变成怎样。

----------------------------------------
"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JACK KEROUAC
我忘了我已不年轻,但我还在路上。。。

 
旧帖 2006-02-11 07:04:19
Post #3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瞎折腾 离线 瞎折腾 tongue
  
竟然坐到板凳,还晃在成都,就看到传说中高人滴游记新鲜出炉~
  
不走寻常路,只爱陌生人,等下文^^
 
旧帖 2006-02-11 09:29:56
Post #4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丫头丫头 离线 丫头丫头 好文!搬个板凳等下集big smilebig smile
 
旧帖 2006-02-11 15:44:46
Post #5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苏飞 离线 苏飞 刚看了LZ的PP,现在来看游记,有小说的感觉...

----------------------------------------
爱生活,爱土豆

 
旧帖 2006-02-11 21:56:28
Post #6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晃人 离线 晃人
瞎折腾 wrote:
tongue
  
竟然坐到板凳,还晃在成都,就看到传说中高人滴游记新鲜出炉~
  
不走寻常路,只爱陌生人,等下文^^

  
原来折腾MM还没回哪。别着急,后面会写到我们的相遇的。好,下面继续连载。
  
连载(二)
  
从迪麻洛要爬两个小时山路去到白汉洛村。碰巧的是,我们在白汉洛村子里遇到了省文物局的人。在他们带领下,我们走进一间百年教堂——白汉洛教堂。教堂已经被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是该地区最古老的教堂。该教堂始建于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由法国传教士任安守建造。然而随即引发天主教跟当地喇嘛教的冲突。1905年,喇嘛教徒焚毁白汉洛教堂,制造著名的“白汉洛教案”。喇嘛教和天主教的官司在昆明审理。当时的清政府迫于西方压力,支持了天主教,喇嘛教不仅赔钱而且赔地。利用这笔赔款,任安守不仅重建了白汉洛教堂。而且还在重丁新建了一个更漂亮的教堂,也就是现在的重丁教堂。从此,天主教逐渐在这些偏远山区扎下了根。
  
上网查了查,关于“白汉洛教案”,基本定性为当地人民自发的反抗帝国主义的斗争。如今,历史的风云已经远去,丝毫看不出当地人对西方宗教的抵触,而更多的是融合与接纳。这也许是怒江性格的一部分。
  
尽管1956年云南政府为体现对宗教自由的尊重,维修过白汉洛教堂,但时至今日,教堂饱经风霜的钟楼已经残破不堪。文物局的人就是来做一些测量工作,准备拿出一个维修方案。我们得以随文物局同志一起仔细观察其细节。教堂并非像我原来想象的那样是一个西式建筑。而是更多的像一个中式牌坊。教堂基本是木质结构,翘起的飞檐让它更像一座庙宇。如果不是顶上有个十字架,真看不出是一个教堂。我爬上钟楼,多处破残的结构让我想起《罗生门》。透过钟楼破损处往外张望,我觉得自己就是丑陋的敲钟人卡西莫多。遗憾的是,原本教堂里保存有许多文物,文革期间基本破坏殆尽。
  
在回迪麻洛之前,我爬上山头,探访了一个天主教的墓地。当地教民如果不是自杀,死后可以安葬在这里。天主教重视生命,反对自杀,反对安乐死。尽管有点教条,但还是有一定道理。墓地里到处树立着十字架,最高处有一个大十字架,仿佛是天主在庇佑着这些灵魂。我在十字架边上坐了很久,想象着夜晚这里头顶星空脚踩磷火的诡异情景。真想在夜里再来一次。
  
晚上回到阿洛家,在昏黄的光线下,我开始打量身边的几位驴友。醉菊和小马哥是老相识了,小马成熟老练。醉菊善解人意。Ann和杨树是新朋友,他们话不多,性格较内向。而我自己还是那个鸟样,大大咧咧,说话不经大脑。忽然有人提出要打牌。ann说她只会“锄地”。这怎么行,如今农村都现代化了,应该玩“拖拉机”。于是ann只好现学现用。牌局正酣,醉菊大叫“调主”。Ann不明所以,问:“主是什么?”阿洛在一旁听到,赶紧回答:“主是上帝……”。~~~~晕倒!
  
整个旅途,我都保持每天洗袜子的习惯。后来有人问我,为什么每天都洗袜子,我说,我爱好。于是很多双臭袜子扔给了我。其实真实的原因是我的脚太臭,我一直怀疑我的脚有剧毒,因为每次脱鞋都能把苍蝇熏倒。为了抗议对我扔袜子的行为,我决定脱裤子,争取把人也熏倒。
  
次日清晨,我在阿洛的留言簿上留下了几句狗屁不通的文字,但愿以后去他那里的同好会看到。写留言之前,ann问我要写些啥,我说,既然要形成文字,就要有深度,不如这样写:在阿洛家昏黄的灯光下,发生了3男与两女的故事,故事的发生是从一男脱裤子开始的……由于大家纷纷呕吐,最终没有这样写。
  
太阳刚刚照进峡谷,阿洛就带领我们向丙中洛进发。5-7小时的路程,被我们走出了11个小时。路上的故事,一言难尽啊。
  
(未完,明天继续)
图:白汉洛教堂(摄影:晃人)

  
图:白汉洛人家的火塘(摄影:晃人)
  
晃人 于 2006-02-20 10:20:44 编辑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6-02-11 23:43:39
Post #7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无毒的草 离线 无毒的草 smile        支持晃人!  
 
旧帖 2006-02-11 23:58:22
Post #8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飞鸟 离线 飞鸟 smile
后来呢?

----------------------------------------
人是地行仙,一日不见走三千。

 
旧帖 2006-02-12 12:27:38
Post #9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悠悠MM 离线 悠悠MM smile
  
期待精彩下文!
 
旧帖 2006-02-12 13:02:21
Post #10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小马哥 离线 小马哥 当时在白汉洛村,晃人借我的DC照了一张相片:
这是怒江流域典型的火塘,是家庭成员、亲朋好友在一起享受时光最多的地方。
  
小马哥 于 2006-02-12 13:16:11 编辑

----------------------------------------
天地之间,物各有主,非吾所有,一毫莫取;江上清风,山间明月,耳得为声,目遇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造物之藏,吾所共适。

 
旧帖 2006-02-12 23:45:53
Post #11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贝西 离线 贝西 继续。。。

----------------------------------------
过着猪一般的生活:)。。。

 
旧帖 2006-02-12 23:51:49
Post #12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晃人 离线 晃人 连载(三)
  
从迪麻洛到丙中洛的路必须翻过一座山,上坡的过程极其痛苦。我们选择在一座新建的教堂旁边休息。教堂旁有一片空地准备兴建篮球场,场地已经用石头铺好,就等着浇灌水泥。然而这个事情冬天并不适宜,因为水泥未干,晚上会被冻裂。只好等到开春。
  
所有人都在等待春天,一切动植物都在积聚着能量。一路上,草是枯黄的,树是光秃的,无论去到哪里,猫在叫,狗在叫,猪叫羊叫,连平时老实的驴,我们走过的时候也会清清嗓子。我想起CCTV某编辑的话:春不是拿来叫的,而是真刀真枪地干的……
  
当我们上到山顶的时候,视野无限开阔起来,我们在枯草中磕磕绊绊地前进,枯草发出清脆的断裂声。最后我们坐在一个能同时看到碧罗雪山和高黎贡山两座雪山的地方。据传说,原本没有碧罗雪山,高黎贡山的大女儿下嫁过来。后来丈夫去世,这位媳妇就永远留在这边,成为碧罗雪山。阿洛给我们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总说这个故事很长,他都记不清了。
  
这一路我们走走停停,阿洛似乎也不紧不慢的,还常常采摘一些路边的野果给我们品尝。有一种黄色鲜艳的小果,味道很涩。有一种暗红色果子,没有水分,但味道甘甜,有点像超市里卖的无花果。忽然,阿洛砍断一小段枝条,小心地用刀切开表皮,里面的枝干竟然是鲜艳的黄色。阿洛说这是黄连,当地用作颜料,也入药。“啊,就是哑巴吃的那个。” 他还知道这个谚语。我第一次见到新鲜的黄连,放进嘴里尝了尝,果然极苦难言。
  
路边农家院子一棵树上结满了柿子,两个小朋友正拿着长长的竹竿要把柿子打下来。竹竿太长,重量不轻,两位小朋友常常被竹竿掀翻了头,简直就是搞笑。最后,小家伙还是齐心协力打下来几个,我们一尝,真甜!阿洛大笑:“还是小家伙有办法。”
  
路过一个村子的时候,一位小男孩光着屁股站在门口,小鸡鸡晒在了阳光下。我马上拿出相机拍照。他发现了以后,进了屋,等他再出来的时候,穿上了裤子,一副神气的表情,好像说:现在可以拍了。嘿嘿,我不拍了。
  
当我们的脚步终于停在桃花岛的时候,夕阳西下。我跟当地人一起打篮球。这时候出现一位中年人,要跟我们比赛。输球的一方要买12瓶啤酒。篮球是当地最普及的体育运动,每个村子都有篮球场,经常还会有篮球比赛,输球的队伍要罚12瓶啤酒,后来年初一秋娜桶村正式的娱乐活动就是白天打篮球,晚上跳舞。不要以为只有男人才打篮球,女性参与度也很高,常常母亲和女儿都在场上飞奔。每年贡山县都会举行全县的篮球比赛,男队冠军获得一头牛,女队冠军获得两只羊。这次我在怒江峡谷中的四个村子中都打过篮球,也算是入乡随俗。
  
等我们到达丙中洛,太阳的余辉都消失了。计算下来,我们走了11个小时,逃掉了每人50元的门票。又饿又累又冷的我们急切地盼望腐败。我们呼啦啦住进了丙中洛最好的宾馆,再去最好的餐厅吃个脖歪肚圆,再洗个热水澡!啊,老板,有没有脚底按摩?典型的广东人败坏风气,今天脚底已经按摩了一整天,不仅“按”了,还“磨”出水泡哇!
  
晚上,头驴决定,明天爬贡当神山。于是我的十个脚趾头和4个水泡召开紧急全体大会,会议的决议是:罢工!
  
(未完,明天继续)
图:光屁股的小男孩(摄影:晃人)

  
图:我和阿洛,身后是高黎贡山的主峰,嘎瓦嘎普神山(摄影:小马哥)
  
晃人 于 2006-03-11 20:38:54 编辑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6-02-13 10:26:28
Post #13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西边雨 离线 西边雨 这是我读过晃人写得最好的一篇游记,相当不错。big smile

----------------------------------------
http://blog.sina.com.cn/u/1655605060

 
旧帖 2006-02-13 14:06:16
Post #14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无毒的草 离线 无毒的草 每次出行都要抗着个硕大的包,好重呀!
  
我的梦想就是做一头出门啥都不带,饿了就采摘野果吃,渴了就饮山泉的驴。
  
晃人,你们居然有野果子吃!!!太羡慕了!我要叛变!
  
我一路看着的野草挺多,但都是干巴的,郁闷!
  
跟着晃人的游记,俺又二游怒江了。
  
感谢晃人!期待下篇!
 
旧帖 2006-02-13 14:38:24
Post #15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phoebe 离线 phoebe 期待下文,不错

----------------------------------------
执子之手,偕子同老

 
旧帖 2006-02-13 14:56:48
Post #16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游儿云 离线 游儿云 好象第一次看晃人的游记,感觉不错!图文并茂!

----------------------------------------
生命可以是一座玫瑰花园,或尘世的地狱,这都看你的心灵而决定。

 
旧帖 2006-02-13 15:01:39
Post #17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阿雅在路上 离线 阿雅在路上 好久不看游记了
等着

----------------------------------------
凡事包容 凡事相信 凡事盼望 凡事忍耐

 
旧帖 2006-02-13 15:46:47
Post #18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helenping 离线 helenping 你像一个民工一样晃到我眼前,快点些,我要看那段。写完了,我们也可以补充一点对你的印象。
 
旧帖 2006-02-13 20:29:46
Post #19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晃人 离线 晃人 连载(四)
太阳刚刚露出了脸,醉菊就带队伍上了贡当神山。我的脚既然罢工,只好搭车去五里村。于是跟醉菊约好12点在朝红桥上碰头。我拦下一辆过朝红桥的农用车。过了桥,沿着一条在峭壁上凿出来的路走20分钟,就到了五里村。
  
五里是一个恬静的村子。我到的时候,正值中午,我坐在一堆木桩上休息,身边狗在睡觉,猫在睡觉,三只小猪也抱在一起睡觉。只有一只公鸡在闹腾。它一会儿跳上墙头叫两声,一会儿站上屋顶叫两声,似乎对我有点意见。正当我也开始昏昏欲睡的时候,狗吠声把我吵醒。一个当地女人走了过来,所有狗都冲了过去,对着她狂吠。她也早有准备,手握两根竹竿,不时挥打着,把狗赶开。我一个外乡人,狗都不对我这样,怎么会对一个当地人叫唤?看来每个地方都有不受欢迎的人。狗眼看人低啊。
  
再过几天,就是狗年了,据说怒族有在新年膜拜牛羊和狗的习俗。我这回没有亲见。我问过余大叔,得知当地也吃狗肉,似乎没有禁忌。其实怒江的狗也具有怒江的性格,大多不受管束。阿洛就讲过,当地狗咬人的事件常有发生,他自己就被丁大妈家的狗咬过。一个游客就惨遭咬伤,急忙送出山。因此每次我独自穿过村子,一堆狗冲上来狂吠的时候,我手里的登山杖就成了武器。被狗咬伤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必须在48小时内注射狂犬疫苗。村里没有注射条件,要到送到县里,这时候真是时间就是生命。
  
说起狗,不得不提秋娜桶村余大叔的狗。当年余大叔两条狗进家门的时候,家里正好买了台奇星VCD,这可是新鲜玩意。于是家里一条狗叫奇星,另一条叫VCD。后来奇星不幸身亡,只好再搞来一条狗,取名路路。路路温顺听话,对游客非常友好。偶尔还粘人。VCD则傲倔不驯。他总是小心翼翼避开游人,独来独往,显得忧郁孤僻。这两条狗在村里狗类比武大会上总是屡战屡胜,处于武林霸主地位。
  
我总怀疑怒江的狗没有进化完全,骨子里还有狼的基因。我清楚地听到当地的狗对我发出狼嚎般的长调。而老姆登村娅珍家的两条狗则爱憎分明,他们对游客爱,对当地人憎。我们到娅珍家的时候,来福(狗名)还高兴地摇尾巴,舔我的手。而当地人路过她家门口的时候,却不遗余力地吼叫。这很难解释。也许是游客一来,吃鸡吃猪的,总能给它们带来新鲜的骨头。唉,有奶就是娘。这两条狗算是狗类中的“怒奸”了。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准备离开五里村,我整理背包的时候,发现遗失了一个镜头。啊呀,郁闷啊。一个镜头不算贵,可接下来的旅程该怎么拍照啊。我在来回的路上反复寻找,始终没有找到。最后不得不放弃。这大概就是命。我走出村口,远远离开村子。忽然,我隐隐听到后面的叫声。回头一看,在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孩子在飞奔。是来找我的吗?等到孩子跑近,我才看清他的手里举着我的镜头。顿时一股暖流从内心喷涌而出。很久很久没有试过这样的感动了。谢谢孩子,谢谢这片淳朴的土地。
  
我终于来到朝红桥,左等右等都不见醉菊来。手机也没有信号。于是出现了第一篇连载开头的那一幕。无聊的我把朝红桥转了个遍。怒江上的桥,大多是铁索桥。少数是原始的藤桥和溜索。朝红桥旧桥建于1970年。铁索吊塔的前后两面都写上了巨大的标语,由于历史久远,大多已经脱落褪色。我只看清一句:“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的确够红的。可是年久失修,桥上铺设的木板都已腐朽,我亲走了一遍,胆战心惊。后来为了铺设丙察公路(云南丙中洛至西藏察瓦龙),在旧桥旁边新建一座铁索吊桥。怒江上的铁索桥,大多是人马吊桥,也就是说走人走牲口没问题,走汽车就不行了。这条新桥可以跑汽车。是我见到的最大的吊桥。
  
在桥上等醉菊都快变成望夫石了,我只好硬着头皮往秋娜桶方向徒步,可怜我这一身懒肉,还要拖着罢工的双脚,又开始自虐。这一路基本是独行,当走到一个阴暗的峡谷时,天色已晚,我体力基本耗尽,不得不停下来,环顾四周,诺大的山谷中只有我一人。除了流水和怪鸟的叫声,就只有自己的喘气声。这个时候,迎面下来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人。他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我看,忽然大叫:“不能上去!”
  
(未完,明天继续)
图:五里村的小屋(摄影:晃人)

  
图:我走在朝红桥上(摄影:方方)
  
晃人 于 2006-03-11 20:45:37 编辑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6-02-13 21:24:13
Post #20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雪片 离线 雪片 好文
  
楼主快点发啊
  
约稿了没
  
又会多一笔FB金啊tongue
 
旧帖 2006-02-13 23:02:59
Post #21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梦寐星河 离线 梦寐星河 高人出游记,果然不同凡响,期待下文~
 
旧帖 2006-02-14 20:27:32
Post #22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晃人 离线 晃人 连载(五)
“不能上去!”
  
我一愣,没反应过来。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反应慢。人家吓我的时候,总是没反应过来害怕劲就过去了。所以吓我是没有用的。我指指着前方,冷冷地说:“我要去秋娜桶村。” 他说:“不行!” 我不理睬他,继续走我的路。他大叫:“不行!” 说完冲了过来。我做好了准备,如果他动我,我就不客气。我握紧了手里的登山杖。他冲到我面前站住了,用蹩脚的普通话说:“大路不能走,我带你走小路。” 我看着这个脏兮兮的人,揣测着他的动机。他会不会把我带上荒僻的小路然后把我干掉?我又一次想起《罗生门》。说实话,这会儿天色已暗,空荡荡的山谷只有彼此两人,要放在深圳,也是绝好的作案地点啊。我心里紧张,血脉膨胀。我不理他,扭头就走,他竟然高喊着“不行”冲过来抓我。
  
当时他的魔爪离我0.01公分,我决定说一个谎。我猛一回头,忽然大笑。说:“这条路我都走过几次了,很熟的。前面还有朋友等我。” 哇,说得跟真的似的,其实我是第一次来。不过后来我果然对这条路很熟,因为走过5次之多,这是后话了。当时他一愣,没说话。我继续往上走。他急了,又喊“不行!” 又过来抓我。哎呀,烦不烦啊。正在纠缠的时候,下面传来人声。是5个当地村民,他们背着大米在一步一步往上走。他把我放开,对下面的人一通叫骂,还去踢人家大米,然后扬长而去。  
  
看来此地不宜久留,我再也不敢懒散,放开脚步,奋力前行。结果不用20分钟就走到了秋娜桶村。村里的狗对我围追堵截,吼叫甚凶,但我也觉得比刚才那个怪人可爱多了。
  
在秋娜桶村,我见到余大叔。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核桃树下干木工活。他说家里房子不够了,要建一个新房子。当地的民宅大多是木结构的,尽管这里藏族居多,但相比起其它藏区夯土结构的房子,这里的房子显然具有怒族风格。由于是木结构的房子,所以通常可以在别处搭建完毕,然后在各组件标上序号,再拆掉移至目的地重新搭建。房子用的瓦块不用烧制,当地盛产的片状岩石就是理想材料。
  
在余大叔家,我见到了两个背包客。一个是在韩国工作的山东GG,一个是在广州留学的日本MM。日本MM果然是一幅日本式的清纯可爱。说话很热情,脸上总是无知的神情,或者是惊喜般的笑容。中文讲得也还过得去。山东GG中文说得就更好啦。主要是人长得帅。长得帅就罢了,还留一条马尾辫,一副艺术家的样子,典型的欺骗无知少女的样子嘛。真让人自卑。
  
余大叔为人热情,特别是对日本MM,总是竖起大拇指,对日本MM说:“你嘀,大大嘀可以。” 我说,“余大叔,不能这样跟日本人说话的,应该说:悄悄嘀进村,打枪嘀不要。”
  
趁山东GG走开,我跟日本MM套话:
  
“哎,你们是一对吧”
(疑惑)“听不懂”
“你们嘀,谈恋爱?”
(慌张)“不是不是。大理认识的”
  
原来是大理。这再一次验证我过去的观点。我们国家有四大艳遇高发地:大理、丽江、阳朔、拉萨。这几个地方,不仅拉动经济增长,而且为解决大龄青年的人生难题做出了突出贡献。像深圳这种地方,满街大龄青年找不到对象,城市不安定因素居高不下的地方,竟然能评上全国文明城市,真是奇怪。建议文明城市的评委都到上述4地去艳遇一下,感受一下文明的气息,再来打分。
  
天黑了。余大叔的三儿子小余来问我,你那几个朋友还来不来。要不要做他们的饭?我说要做要做。醉菊这丫头千万不要再放我飞机。正当我着急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有个女孩喊:“大叔,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穿黑衣服的愣头青?”
  
(未完,明天继续)
图:秋那桶的小朋友(摄影:晃人)
晃人 于 2006-03-11 20:49:12 编辑

----------------------------------------
天地悠悠,唯我独晃。
近年来游记作品、摄影作品汇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8575be0100t1sk.html

 
旧帖 2006-02-14 21:52:52
Post #23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爱茉莉 离线 爱茉莉 嘿嘿,醉菊来了。。。

----------------------------------------
我们一直在告别
从相遇的那一刻开始
我们喋喋不休
说了千言万语
还是止不住分离的脚步

 
旧帖 2006-02-14 23:29:36
Post #24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无毒的草 离线 无毒的草 从晃人的文笔感觉越写越有感觉了。
  
俺读着也越来越开心!
  
期待!
 
旧帖 2006-02-14 23:35:43
Post #25
回复: 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游鱼 离线 游鱼 呵呵,晃人的文字和PP都是上乘的货色。

----------------------------------------
喜欢就好

 
» 城市 » 深圳 » 怒江游记连载《你怒你的,我走我的》 6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