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深圳 » 城市 » 深圳 »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109
旧帖 2006-10-28 23:44:43
Post #1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杨丰 离线 杨丰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北岛《一切》
  
那一刻,我站在世界尽头等待着,和你初次相逢的戏剧正在拉开帷幕,没有征兆的,时间停止了,什么样的情节即将上演?
  

  
这是个表达方式至上的世界,不止牙牙学语的婴儿有着诉说的困惑,就在他们成为未来的主人翁后,也会不期然在人潮涌动的十字路口无缘由地觉得落寞。从繁华的都市来到这高原的高原,在稀薄的空气中大口大口的呼吸,那一刻,仿佛被上帝装进真空的玻璃瓶,我兀自微笑着,觉得语言的表达不那么重要。
  

  
没有言语,可是觉得自己很幸福。只是想静静的在湖边走走,在山中转转,可是秋后的阿里高原,你的光影变幻充满了魔法,于是,我舍不得闭上眼睛,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
  

杨丰 于 2006-11-10 19:15:08 编辑

----------------------------------------
去想去的地方,看想看的风景。然后,忘了自己,忘了来路,忘了去向

 
旧帖 2006-10-28 23:45:40
Post #2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杨丰 离线 杨丰 I.天国之门
  
对珠峰大本营并没有抱多少的期待,无可无不可而已。事实上,对于旅游景点我是越来越敬谢不敏了。之前的羊卓雍措,那么碧波幽蓝的湖水,那是在南方再也想象不到的颜色,在冷冷的秋风中明媚得几乎有些凛冽,羊卓雍措一定从低得垂手可及的白云和蓝得近乎耀眼的天空中得到了什么,否则人们不会把它当作高原上的精灵。
  

  
如果在路途中无意遭遇羊湖,我一定会以为它是神的奇迹,感动得不知所以,可惜这会儿我只想离开。山坡上最佳观景位置停满了车辆,需要警察叔叔维持秩序,随便一瞥都是昂贵的顶级相机,想在最佳角度留下倩影要抓紧时机,我这种三脚猫立刻找不到北,手足无措的不知站在哪里比较好。
  
金岳霖说:理有固然,而势不必至。这世界上很多事情如此,羊卓雍措,没有在合适的时机遇到你,这遗憾是否因为我没有用心地等待过?
  
所以啊,真的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想不想看到美丽的风景,或许只是想遇到风景,然后长长久久地停留在那份美丽的心情里。我一直希望有机会以攀登者的身份去登座真正的雪山,体会那种在冰天雪地里跋涉的感觉,看看雪山真正的样子,而非以观光者的身份匆匆一瞥,但是现在,我即将游览珠峰大本营了。
  

  
翻过5245M的嘉措拉山口,就从荒芜的山谷来到雪原,这片五千米以上的高地只有三种颜色:冰雪的白、土地的黑、天空的蓝。318国道蜿蜒地游向天际,似乎是这里唯一的生命。在西藏新疆这些地方,我会爱上路,单纯地爱上路,土石的路面也好,柏油的路面也好,都仿佛是土地的孩子,指引着方向,通往希望。
  
来到珠峰保护区大门前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被震撼了。如果这也算景区的大门,是否是世界上最壮观的景区入口?空旷的山地间,没有其他建筑,没有人烟,一座简单的门横亘在黝黑的国道上,鲜艳的经幡在寒风中翻飞作响,冰天雪地的背景中几个汉字提醒你已进入珠峰保护区,也只有这样的大门才配得上第一高峰吧。
  

  
从景区的角度来衡量,从大门到观景点的距离也未免太过遥远,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足足六个小时我们才到绒布寺。其间就在喜马拉雅庞大的山脉中没完没了的上上下下,有五千米打底,在遮古拉山口眺望八千米高峰在南方一字排开的时候,会有种不过如此的幻觉,呵呵,它们的名字后面可都是一长串的登山传奇啊。
  
在绒布寺稍事休整就要去登山大本营看看,尽管从绒布寺到大本营只有八公里,步行两小时,可是鉴于去年在五千米徒步会有的严重高反,我还是准备坐马车。谁承想原来言之凿凿坐车的同伴们居然都要改步行,犹豫再三,也只好随众开步走了,心中着实忐忑不安,不知高反会从哪个角落冒出来。
  

  
下午一直阴天,正前方的珠峰被云雾蒙了个严严实实,没有抬眼就是雪山的激励,徒步过程变得和普通的山区无异,不同的就是荒凉,冰川侵蚀过的山体寸草不生,唯一的色彩差异就是裸露出来的岩石纹理。吞没了一切生机的荒凉,仿佛置身于非人间,珠峰只是个开始,后来这种感觉伴我走过了新藏公路的很多地方。
  
预期中的高反没有来临,我居然越走越快,一个小时四十分钟就到达大本营,兴奋不已。大本营比绒布寺简陋许多,看上去还真有几分起步登山的意思。这里比绒布寺高两百米,更接近珠峰峰顶哦,今晚我要住在这里,一个叫做大本营的地方,——不知怎么的,就被这个突然升起的念头迷住了,同伴们不放心却也拗不过,我还是如愿留在大本营过夜。
  

  
天色尚未晚,南面的天空渐渐明朗起来,珠峰上的云一点点淡去,我守在玛尼堆上等着日落金山的时分。高原都一样,日头西沉就气温骤降,山谷吹来的风像刀子一样,冻得受不了的时候就在石头后面躲躲,等一会儿露头瞄瞄,就这么,眼看着最后一缕阳光落在珠穆朗玛的肩头。
  
御寒衣物和睡袋都放在绒布寺,这个夜晚会很难过的,烤火喝了两杯奶茶后就赶紧钻到床上,盖了三层被子,希望不会冻醒。不过半夜我还是醒了,高反的头痛仿佛要把人撕裂一样,后半夜更是呼吸困难,大口大口的喘气仍然摆脱不了窒息的感觉,不得不披衣起来坐着,第一次,高反让我觉得很可怕。敖到天光将明总算松口气,感谢上帝,我还活着。
  
高原反应是不可预知的,它能够在任何时候以任何方式降临到你的身上,就像爱情,珠峰一夜永生难忘。
  
杨丰 于 2006-11-01 22:42:55 编辑

----------------------------------------
去想去的地方,看想看的风景。然后,忘了自己,忘了来路,忘了去向

 
旧帖 2006-10-28 23:45:59
Post #3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杨丰 离线 杨丰 II.以深深深蓝的名义
  
很多从阿里回来的人会告诉你,圣湖玛旁雍措没有鬼湖拉昂错好看。他们是对的,通往普兰的国道G207经过两个湖,站在路边看来,拉昂错有个小巧的湖心岛,湖岸曲折有致更富于变化,玛旁雍措的平缓圆弧则有些一览无遗,而且拉昂错与神山之间没有视觉阻碍。从漫天尘土的普兰过来第一眼看到一碧万顷的拉昂错,你无法不感慨天地的造化。
  

  
可是,他们又是错的。三天里环湖走过百公里后,三百六十度看过玛旁雍措后,我想,他们是错的。玛旁雍措的气象万千,玛旁雍措的晨昏变幻,玛旁雍措的波澜壮阔,不是即乌寺旁的短暂驻足就能够看得到的,那平静湖面下的激荡起伏实在值得人倾听流连。
  
不过,也许我也是错的。在心里认定玛旁雍措是最美的湖泊,那是因为我一步一步的走过。就像我们评价人不是因为美丽而可爱而是因为可爱而美丽,你会从心底爱上那些自己付出努力的东西,打动你的不仅仅是它的美,还有追随美的路上你的欢笑泪水。
  

  
第一天 · 霍尔到楚古寺 · 欣然
  
波平如镜的玛旁雍措慢慢展现在眼前,黄昏时分终于到达了霍尔乡,在车上达瓦就笑着打趣:“你们三天肯定转不完。”我还不服:“怎么会?”也真奇怪,这盲目的乐观从哪里来的?两天半走完百公里,还是四千多米的高原上,即使在深圳两天的百公里还是我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莫非稀薄的空气里会飞起来?此刻的我失去了里程的概念,只想着会在高原湖泊边散步该有多棒。
  

  
行前不知道老蔡为什么选择神山圣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选择新藏线,所谓世界中心是教徒的信仰,我没办法用那么虔诚的目光看待这一山一湖,为什么要先转湖再转山呢?许是为了以湖水洗清罪过再上神山求取功德吧。入乡随俗,我也背着大大的背包出发了,虽然那里空空的没装什么,就算背负着罪过吧。
  
霍尔乡背倚冈底斯山脉,面朝喜马拉雅山脉的西段主峰——那木那尼,玛旁雍措静静的躺在两山中间,虽然人们常将神山圣湖并提,但事实上玛旁雍措更应该说是偎依在那木那尼身边,大部分的转湖路上看不到神山冈仁波齐,却是玛旁雍措与那木那尼交相辉映。
  

  
传统的转湖起点就是霍尔乡,不过,从霍尔乡走到湖边至少一小时,跨过吉达河桥后才算触到湖水的衣角。如果有人好心地要用车送你到湖边,请微笑着婉拒,错失美丽的姑娘掀开面纱你会后悔的。晨光微熹中,那木那尼头顶的云朵被渲染得五彩斑斓,湖水就是山脚一线,隐隐约约地闪现出微蓝光芒,随着越走越近,经过一个个清澈的小池塘,云雾蒸腾的玛旁雍措才清晰起来。  
  
玛旁雍措的清晨充满了太多不可思议的秘密,你不会知道下一个五分钟会看到什么。前方是晴空万里,后方乌云翻滚,左首明艳动人,右首阴郁莫测。有人讽刺一窝蜂的西藏摄影为拍气象照片,怎么说呢,这样的气象万千是平原的人们做梦也想不到的啊。
  

  
湖水近了,刚想坐到沙滩上歇歇,右膝一阵痛楚,根本无法屈身,天哪,才走了两个小时而已。仔细一打量,原来四肢水肿的厉害,两手堪比猪蹄,可能是右腿的水肿触发膝盖的旧伤了,这算哪门子的反应呀?明明在大本营走得那么快都没事,明明今天的精神状态很好的,没办法,翻出药水来按摩,脱了登山鞋倒立,折腾了半天才敢上路。
  
原本老蔡以为我堪当前队重任的,这会儿只敢慢慢在后面晃了。中午前后天就阴了下来,湖岸从沙滩变为碎石滩涂,偶尔会出现大片的红草地,最初的视觉冲击后,人也乏了,干脆收起相机专心走路,这一埋头就是四个小时,直到下午四点多会合后面开车赶来的司机。
  

  
和序曲一路走一路聊,天南地北的八卦,序曲实在是个开朗健谈的MM,一般我习惯沉默着走路,好像是第一次路上说这么多话。不过,我忘了说话也是件消耗体力的事情,天色阴沉后湖畔的风也越来越大,眼看今天的目的地楚古寺在即,我却开始气力不支。
  
只顾赶路来不及用围巾围住脸,西北风灌得人七晕八素的,等我颤颤巍巍地撑到楚古寺,已经六点多了,整整十个小时,四十公里。摸到房间后就倒在床上,真切地觉得最后一丝力气都被耗尽。晚饭时勉强咽下半碗白粥,不敢去想明天会怎样,吞下将近二十粒各色药片,沉沉睡去前,我想到的最后一个问题是:这么多药片会不会在胃里打架?
  

  
第二天 · 楚古寺到即乌寺 · 沉沦
  
清晨醒来的感觉谈不上是神清气爽,但也不到就此放弃的地步,当然是打包上路。上帝永远都会厚待坚持下来的同学,在楚古寺我经历了生平仅见的绚烂清晨,没有言语可以准确描述那个清晨的繁复色彩有多么百转千回!
  

  
楚古寺坐落在那木那尼的脚下,周围的湖岸是连绵的沼泽,九月的茅草已经变黄,偶尔岸边也会露出些砾石。和昨天一样,我们出门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寺院的人才起来去湖里打水。直欲燃烧般的灿烂朝霞给雪山下的草原镀上金光,在清晨通透鲜明的空气中,楚古寺富丽堂皇得像座宫殿。
  
由此转湖,阳光照在背后,影子落在身前,草原上孤独的影子被拉长了又拉长,仿佛能与天那边的乌云连为一体。远方的湖水尚在暗夜中沉醉,近处的玛旁雍措已经睡眼朦胧地披起蓝丝绒般的衣裳。每一株小草,每一粒水滴,都生动得恍若下一秒钟就能开口歌唱。
  

  
沼泽中的小路不甚清晰,须走得非常小心。转湖的人寥寥无几,一个红袍印度人一直不紧不慢在正前方,每当我犹豫着不知如何迈步时,就抬头搜寻他的身影。慢慢地,他的红衣背影就成了我的指路灯,随他走在这片沼泽中,心里竟异常平静。直到需要脱鞋过河的地方,我们隔着小溪对望了片刻,他略一点头,似乎示意就在此处过水,等我收拾好起身下水,他却早已走远,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影踪。
  
走出沼泽不远,湖岸宽阔得仿佛是海边,一层层的波浪涌上沙滩,哗哗的潮水声中偶尔会传来鸟鸣,为什么要把高山上的湖水比喻为眼泪呢?尝尝这里的湖水,丝毫没有眼泪的苦涩。无意中看到水草围起的一小块心形沙地,一时兴起,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那是济慈的墓志铭吧:Here lies one whose name was written in water。也许不等走完转湖路,潮水就会将一切抹去,沙子会在湖底想起这个名字吗?
  

  
这里是湖的南岸,是一路上水声最好听的地方。天气晴朗,冈仁波齐也从左前方露出头角,当转湖的方向由向西变为向北后,由于山坡的阻隔,冈仁波齐又会忽隐忽现起来。经过细细错后,是个开阔的风口,那里是转湖路上最接近神山的地方,暗红色的地平线上,雪白的冈仁波齐仿佛沙漠中圣洁的神谕。
  
第二天的路程略短,三十多公里,吸取昨天太过于匆忙赶路的教训,今天一个人当走则走当歇则歇,随时记得补充些东西,午饭的时候还趴在背包上美美的睡了十来分钟,九个小时走到即乌寺的时候,累归累,却没有昨天那么狼狈。司机接我们去山坡上的住处,并且一再推荐旅舍后的温泉,晚饭后,我们决定去看看。
  
哪怕有热水洗洗脸也好的,我们的要求也不高。不过,见到实景后,我立刻改变了主意。玻璃屋顶下,听着外面呼呼寒风,小隔间里却亮堂堂暖洋洋的,水龙头一打开,立刻浓浓的硫磺味,热热的温泉水里还能看到一点点叶片类的东东,需要怎样的意志力才能抵抗这样的诱惑呢?当然是心甘情愿的投降。后来我一再和别人说,若非温泉,真走不下来第三天。
  

  
第三天 · 即乌寺回到霍尔 · 轮回
  
即乌寺给了我意外的惊喜,可若说路上有什么遗憾,那也是在即乌寺。即乌寺是个建在陡峭山崖上的小小城堡,寺山一体,因为岩石的颜色,某些角度比古格还好看,可惜,来去匆匆无暇等待好时机拍张照片。同行七人有三人因伤病放弃第三天的行程,按照攻略今天大约二十到二十五公里的路程,车辆可以在接近霍尔乡的地方接到我们,不过,藏人转湖也多不走这一段,道路情况不太清晰,为了稳妥起见,我们早早就出发了。
  
不是所有的湖泊都能用波澜壮阔来形容,玛旁雍措却不会辜负这个词。每段行程的景致都有不同,比如说,昨天大部分是走在平缓的沙滩上,即乌寺前后就开始像海岸线,出现了陡峭的岩壁,偶尔会有在深圳走东西冲海岸的幻觉。
  

  
前两天路程长,路况并不差,类似便道,软硬度适中。虽然能看到经幡和类似寺庙遗址的痕迹,但今天的路明显少人,渐渐的路上的石块变多,然后就只能在碎石和沙土间自求多福了。没多久,俺的膝盖就感觉出差别,开始表示异议。
  
中午十二点左右,太阳钻出乌云,开始暴晒,稀疏的草下已经完全都是沙地,行走变得非常耗费力气。看不见老蔡老胡,序曲始终在前面一公里左右的可视范围内,一个小小的黑点在移动。算来已经向东走了十多公里,即使看不到车道,霍尔乡应该也不太远了,为什么一点迹象也看不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时间不早了,我还是填饱肚子悠着点比较好。后来我才知道老蔡老胡早就拐上了通往拉普拉寺的土路,而我和序曲却不约而同地以为转湖肯定要紧贴着湖走,根本没有理会任何岔路。
  

  
再动身没多久,就发现序曲在前面站住不动了,远远望去似乎是前路被河隔断无法通过,于是我也停下来等她回头绕行,良久才发现她还是继续前行。赶到后才知道那是个将近十米的河水入湖口,看不到水底应该是有点深度,过还是不过?过,序曲没有太费时就过去了我应该也可以;不过,水流不急但若有淤泥被陷住,如何自救?无数与水相关的意外涌上了脑海。
  
沉吟再三,还是退回,往上游寻找更安全的绕行。不到二十分钟,就发现水清见底,只没足踝的样子,水中还有露出一小块碎石地面,可以作为中间喘口气的地方。赤足下水,走到沙洲是八步,从沙洲走到对岸是二十四步,我不会忘了这个数字。序曲下水的地方水深过膝,我很庆幸自己没有在这种地方这种温度下尝试这种水深。
  

  
水会安慰沙漠上的行人吗?水也会折磨沙漠上的行人。蔚蓝的玛旁雍措就在右手边十米,头顶烈日,脚陷沙地,整整又是两个小时,霍尔乡清清楚楚地出现在前方,序曲和我来到一个小湖边。后来我反复对照地图,这里就是Sham tso,再前面的小湖是Ding tso,Ding tso 与圣湖水面相连不可通行,在Sham tso和Ding tso之间的地带离开圣湖,就直接去往霍尔乡,约十公里。这正和我们想的一样,商量的时候,接到老蔡的电话。
  
老蔡他们从拉普拉寺走到219国道,会合到司机,现在过来接应我们。看山跑死马的俗谚应用在这里就是:能够通联,知道彼此的大概方位,视线上没有任何阻碍,就是看不到对方。没办法,我挥舞着登山杖在沙滩上又蹦又跳,据说当确认我们这两只活物的方位时,爬上车顶瞭望的司机达瓦高兴得跳起舞来。
  

  
4500也开不过这段沙地,我们只好互相接近。远远就看到朝我们走来的达瓦,谁知快到了他反而坐了下来,低着头也不看我,直到面对面,他才抬起头,坏坏的一笑,嘴里蹦出一句藏式英文:“Hello!”
  
Hello!达瓦,我们回来了!!转湖回来了!!!
  
玛旁雍措,没有丢下背包,紧紧地靠近你,我转湖回来了!
  
杨丰 于 2006-11-10 19:17:19 编辑

----------------------------------------
去想去的地方,看想看的风景。然后,忘了自己,忘了来路,忘了去向

 
旧帖 2006-10-28 23:46:12
Post #4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杨丰 离线 杨丰 III.转山路 兄弟情
  
转湖完成的喜悦伴我度过了在普兰休整的一天,不过也不是没有阴影。最后一天湖畔的暴晒和寒风加重了序曲的感冒症状,咳嗽不止,还好输液之后没有恶化,这样去翻越转山途中5630M的卓玛拉山口委实凶险,她只好放弃。而我呢,又成了个跛脚鸭,冈仁波齐近在咫尺,怎么办呢?退而求其次,骑马上山?
  
早早来到塔钦为明天的转山打点,万万没有想到,牧民转场整个村子一匹马也找不到,依靠登山杖爬升一千米,我尚且敢试,下山路上那长长的乱石坡怎么办?失之交臂后哪天才能重来呢?沮丧之际,拉巴的话救了我:“这里的背夫都很好的,他不能背你转山,不行的时候能够搀搀你。”就是这样,找到了主心骨。
  
转山通常是一天半的路程,背夫建议第一天赶早出门当天就翻过垭口,第二天则非常轻松。这个建议比通常攻略中建议在垭口前的止热寺住宿要好,趁着头天状态好的时候多赶路,实际上它还有个好处是,这样就可以在上午尚未化冻的时候通过峡谷和沼泽地区,省去很多力气。
  

  
在西藏的日子都没在野外看看星星,实在怕冷,这回却得来一个不得不看星星的机会,打着头灯出门,七点钟的塔钦清晨依然有星光点点。据说每到马年,冈仁波齐就会成为苯、佛、印度、耆那教徒以及自然崇拜者的盛会。现在的时代如此流行标签认同,那我可以被归为哪一类?自然崇拜者吗?像崇拜宗教一样崇拜自然,西藏旅游部门就是这么定义我们的?
  
转山的路远比我想象中轻松,表面上和普通的山中漫步没有区别,在冈底斯庞大的阴影里,很长时间里你是看不到冈仁波齐象征神示的巨大万字格,远远的,它是荒漠里圣洁的金字塔,承载着通往天国的阶梯,与冥冥中的神迹相感应,来到近前,它像所有的高山一样,没有绿色的荒漠和遍地的乱石,风景永远都在远方。
  
拉曲峡谷里静悄悄的,偶尔听到冰河解冻的轰响,我遇见一队磕长头转山的藏人,打头的女子分不清是母女还是姐妹,始终维持着同一频率:颔首默诵,合什向天,俯身扑地。动作是麻木的,表情是麻木的,甚至阖着双眼,丝毫不在意路向何方,仿佛行走的只是身体,她的灵魂在某个我望不进去的世界里与神同时沉默着,这里有条转山道是我看不到也无法涉足的。
  

  
进山前就被告知背夫的酥油茶钱我们是要付的,在第一个帐篷坐定的时候,我还担心浪费时间,不过他们只背干粮,走了两个小时喝点热茶也不算过分。慢慢的开始觉得走得唇干舌燥之际有个帐篷坐下歇歇,喝口热茶聊聊天很不错呀,看到第二个帐篷的时候,我和背夫一样高兴,再往后都是我第一个钻进帐篷要茶喝。基本上,52公里转山道上的休憩点一个也没有落下,神圣的转山成了我的藏族生活体验之旅。
  
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就坐在地上喝着茶傻笑。混的熟了,还会要来半碗糌粑拌酥油茶吃,背夫很高兴我也吃他们的食物,面饼、青稞酒都分我尝尝。在止热寺的时候,递过来一块灰白的东西,左看右看不知是什么,馒头不用做成这么奇形怪状的吧?咬了一口才知是羊肉,心下大惊,不会是生的吧?还好是风干的羊排骨。手掌大的羊骨,我啃了二十分钟,喝掉三碗酥油茶,满屋的藏人都盯着我笑。
  

  
止热寺之后就是漫长的翻越卓玛拉山口,路上会经过一个叫做天葬台的地方,但无从想象它的模样。只是,看到山坡上旧衣服时,我明白,到了。山谷里空无一人,死一般的寂静,一直不离我十步的背夫突然不见踪影,冈仁波齐的东北山脊冷冷得划过天空,破旧的衣物散落在左手的山坡,整个山坡都是,怵目惊心,刹那间,想喊却发不出声音。
  
没有宗教信仰,寺庙教堂都只是看了就过,也没人教过我应该做些什么,依然低头慢慢地走着。经过最大的玛尼堆停下来仰望白雪皑皑的冈仁波齐的时候,一种莫名的感动攫住了我,——仿佛它懂得我,不远千里而来,什么也不祈求,可是它懂得我没有说出口的话,那个遥远南方的女孩的笑容和泪水它都了然于心。
  
我终于跪倒在冈仁波齐之下,撑着登山杖放下右腿,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嘴角尝到了咸咸的味道。
  

  
5630M会是我此生经历的最高海拔,在那之前要在五千米之上爬升五百米。一步三停,用尽全身力气喘息着对抗稀薄的空气,很有默契的,我只字不问还有多远,背夫也不催,就静静地靠在石头上等。最后一个山坡我已经喘得像个老刺猬,实在慢的不像话,他才摘下我脖子上的相机,开始拉着我的手往上走。他的手很温暖,连带的,我觉得垭口的风都不那么寒冷。
  
三个小时后,五点半登上卓玛拉山口,七点整到达宿营地。没有想象中的高反,漏风的帐篷看得见星空,在岗仁波齐的佑护下,我睡过了入藏以来最安稳的一晚。
  

  
第二天的二十二公里完全称得上是轻松愉快,十点钟太阳颇有暖意才出发,我不想下山走太快,就不时停下来吃点东西,昨天我把水壶里的奶茶递给他的时候,他还直摆手,经不住我的坚持才接过去,怕他不好意思我转过头不看,他喝完的时候还不忘擦擦水壶口。今天就不会,他接过奶茶仰头就喝,我们开心地分吃水果零食,就像两个小孩。
  
远远的看到塔钦了,他突然要去路边的小店买东西,拿回来的居然是瓶啤酒。我翻出小刀给他打开瓶盖,他却把啤酒递到我手中。
  
碧空如洗,骄阳当空,在冈底斯和纳木那尼之间这片广袤的荒原上,轮流着一口接一口地喝着啤酒,我和我的背夫兄弟静静地快乐地走向塔钦。
  
杨丰 于 2006-11-13 12:14:11 编辑

----------------------------------------
去想去的地方,看想看的风景。然后,忘了自己,忘了来路,忘了去向

 
旧帖 2006-10-28 23:46:26
Post #5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杨丰 离线 杨丰 IV.荒原迷踪
  
与中原截然不同的文化一直是吸引人前来藏区的理由,太多的寺庙喇嘛,太多的沧桑面孔,太多这样照片看过后,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来西藏了。在你还没有广泛的认识世界本身之前,在你自己观察世界之前,你的头脑里就已经充满了有关世界的一切概念,叔本华这么批评过教育。影视剧教我谈恋爱,精美照片带我去旅行,所有的感受都是在验证,都是第二手的,我已经有些厌倦了,或者说麻木。
  
因此在拉萨仅仅停留半日,还是在旅舍里补觉,也不觉遗憾。当然,这么说也是给自己的一无所知找借口。不过有个地方还是满怀期待的,那是个突然消失的神话般的故事。五百年前一场残酷的宗教战争后,曾经辉煌的王国就从历史上销声匿迹,荒凉的阿里高原上只留下一个黯然转身的背影——古格遗址。
  

  
离开塔钦,随后的日子不过是达瓦和拉巴带我们体验新藏线而已,会很轻松的,我想。中午十一点半,离开G219从巴尔兵站拐上去往扎达的山路。盘山路边的山陵开始变得五颜六色起来,棕红的,暗青的,焦渴得仿佛一场大火留下的痕迹。七拐八绕后经过源头模样的冰河,老胡很高兴,“一定是象泉河!”那么扎达县城就不远了。
  
两个小时后,已经没人这么想。经过了一个又一个溪水的源头,在一个又一个荒漠的山谷里绕啊绕,我已经彻底失去了方向感,这是整个新藏线上唯一一个对着地图我都不知道东南西北的地方,后来唯一的乐趣就是搜寻那些桥的名字:打昌桥,偏误桥,如峥桥,别致外还有些哲理味道。
  

  
下午两点半,路边的电线杆仍然没完没了地向远方延伸,原野啊原野,扎达县城成了不可望也不可及的海市蜃楼。大伙儿都饿得前心贴后心,不得不下车找吃的歇口气。干巴巴的大饼被翻了出来,卤鸡蛋终于有人问津,榨菜是非同一般的美味,压缩饼干的口感不错哦,狼狈模样不一而足。
  
进入县城前会穿过土林,其实土林不是扎达的一处景观,扎达就是淹没在土林里的城市,进出土林会有几个小时陷在土里,我会说“陷”,因为那确实是“土”的林,“土”的世界。虽说阿里的路都是尘土飞扬,扎达的尘土也绝对是个中翘楚,你想体验新藏线的路况又不想去新疆吗?那就来扎达吧,我们两辆车,达瓦当前车的时候居多,也就在这段路上,我常常鼓励达瓦要牢牢占据前车的位置,不可被拉巴超车,呵呵。
  

  
黄昏时分的土林一定会成为摄影家的宠儿,不过我已经有点受不了烈日下尘土的煎熬,只想快快赶到扎达。从县城到古格遗址还有二十公里的路程,说是路,其实就是在纵横交错的干枯河道里穿行,没有雨水的大地能够干渴到什么样子?除了沙漠,扎达也是种可以想象的选择。那是从前的河道,从前的峡谷,崖壁上还有吃水线的痕迹,现在却是实实在在的土路,是沧海桑田最好的印证。
  
有人说正是象泉河流域的气候变化水量骤减造成了古格的消失,也许吧。夕阳西下,落日余晖中的古格王国遗址上,你可以在心里上演每一种历史可能。八百年历史的古格王朝以佛教为立国之本,十七世纪葡萄牙人进入古格开始传教,国王改信天主教,王国内部宗教冲突愈演愈烈。1630年,在原属同宗的拉达克王国的支持下,两种力量终于走向战争,持续的战争之悲壮惨烈,可以从遗址的千尸洞略见一斑。
  

  
战争以国王一方的失败告终,至于国王的下落,有人说他投降后被囚禁,也有说他绝望后从城堡上一跃而尽。古格王最后是否后悔过?他借助天主教发动的这场权力斗争最终走向了国破家亡的不归路,他会向天父忏悔,还是向佛祖要求赎罪?佛教是祖祖辈辈留下的信念,天主教是他夺回权力的希望,究竟哪一个会让他觉得温暖呢?
  
曾经拥有十万之众的古格王国从此消失了,没人知道确切的原因。山即是城,城即是山,斜阳下的古格王国,它鲜活过,热闹过,哭泣过,然后长长久久地沉默着。有的时候,你不能不爱建筑,岁月会老,光荣不再,它们却能让你触摸到千年前的脉络,古格王国就是这样的地方,你能够遇见历史的地方。
  

  
这是过去式的遇见,还有现在式的遇见,我遇见了两年前同去新疆的寒武。遇见是什么?遇见就意味着没有错过,他乡重逢的喜悦后寒武告诉我,托林寺并不远,就在扎达县城边上,从我们的住处步行十分钟即可。终于没有错过托林寺,虽然生活中我曾错过那么多。
  
托林是古格王国的皇家寺院,为开国君主的幼孙所建,这位热爱佛法的王子出家后翻译了大量佛经,后来舍身求法战死他国,印度大师阿底峡入藏后亦驻禅与此,是西藏当时的宗教中心。旧时王谢堂前燕,托林寺早已不复千年前的声名,无数次的浩劫之后,如今小小地退守在象泉河畔。
  
托林寺没有门票,现在更像是县城的公园一隅。看不到喇嘛,清晨寺院里空荡荡的,偶尔有当地人念念有词的走过转经筒,墙面斑驳不堪,主殿四周的方尖塔还残留着几分西域风情。我在大门外伫立良久,等待着朝阳一点点照耀过来,门楣上几个字慢慢变得清晰,那一刻的托林寺突然间恍若重生。
  
杨丰 于 2006-11-06 22:57:14 编辑

----------------------------------------
去想去的地方,看想看的风景。然后,忘了自己,忘了来路,忘了去向

 
旧帖 2006-10-28 23:46:49
Post #6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杨丰 离线 杨丰 V.上帝的油画
  
不是简单的布景,不是偶尔变色的天空,古格的荒凉深入骨髓,仿佛来到了世界尽头。权力与战争,宫廷与阴谋,爱情与背叛,繁华与落寞,这样的故事在无数有人的角落上演,只是世事无常,未及想念,新的主角又迫不及待的登台演出。古格却停留下来,以一个苍凉的手势定格在时空中。这也是下意识里我选择新藏公路的理由,相信那是停留在世界尽头亘古洪荒里的梦。
  

  
新藏公路全长1455公里,平均海拔4500M,是世界最高的公路。基本上为山路,全线要翻越十多个5000多米有弯急、路窄、坡陡、松软路基的达坂,加上其恶劣的多变气候,行前大家的心情都是如临大敌,临出拉萨,达瓦还不忘拿上一捆钢丝,好像拖车会是家常便饭。
  
结果呢,一路波澜不惊,不要说陷车抛锚没有,顺风顺水,只是在大红柳滩补了车胎而已。真的要感谢九月的天气,始终是晴空万里,没有雨雪,河滩沼泽不过一马平川,连畏为大敌的几个达坂都无惊无险。达瓦说几年前他第一次单车上新疆的时候,很多时候根本看不到路,寸步不敢离开电线杆,现在的G219就是个巨大的工地,搭车的武警告诉我们2008年会全线建成柏油路,那个曾经是冒险家乐园的新藏线将会慢慢变成遥远的传说。
  

  
新藏公路也许不复从前,不过,我还是爱极了4500颠簸着上天下地的感觉。在窗后不停的左右张望,车上最大的乐趣就是对着地图做预报,还有多少公里经过达吉岭,还有多少公里上桥过河,还有多少公里右边会看到佩枯措,还有多少公里马泉河会泛滥成沼泽,不一而足,就在这样的飞驰想象中我看到了加塔藏布。
  
萨嘎原野的色调可以用忠厚来形容,棕黄的草甸一望无际,落雪的山坡在路边忽隐忽现,经过达吉岭便会沿着加塔藏布而行。加塔藏布是雅鲁藏布江的支流,在这里宁静得仿佛停止流淌,同样是宁静,却与似乎是流到天上去的马泉河不同,她穿行在俊秀的山岭间,多了点斯文雅致,像是漓江的姐妹。
  

  
当然预报难免出问题,错的最离谱的应该是出定日,我设计的是乡道去萨嘎,达瓦却轻轻巧巧地拐上县道,真没面子呀,这也成了后来同伴屡屡质疑我的预报的理由,我总是不服气地要打赌,却被老蔡语重心长地教育:“年轻人不要总打赌。”唔,他不知道西部适合赌徒吗?Eagles的《Desperado》,听了多少次眼角都会有泪,老狐狸Kenny Rogers的《Gamble》或许不那么伤感,我怎么能在这么荒凉的原野上哼起《城里的月光》?
  
当然,这里显然也不是那个西部。回来后妈妈忙不迭的问我:“西藏的人是不是都很野?”怎么会呢?应该是温良才对,温和的善良,善良有时都会伤人,他们的善良却那么温暖。我的背夫兄弟,转山路上的不离不弃;司机师傅,起早贪黑赶路,做饭烧水当后勤,无论多少次停车拍照都没有怨言,没有他们,我何尝能够轻松愉快走完新藏线。
  

  
因为涉及到敏感的边境问题吧,还有汉藏音译对照,新藏公路沿线的民用地图真的不好用,最大的问题出在死人沟。翻过界山达坂在死人沟住下的时候,店主人说这里原名泉水沟,早期有十八个士兵因为高反一夜间长眠于此后,就成了远近闻名的死人沟,但是地图上表明的泉水沟在红柳滩与甜水海之间,我们怎么可能一个小时内飞过一百多公里?其实死人沟不是泉水沟,它就在新藏分界不远的克拉喀喇昆仑山谷里,距离铁龙滩尚有七十公里,后来我在一份军用地图里看到了这个名字。
  
近乎傻气的去追寻这些陌生地方的名字,幼稚得有点可笑。不过,我就是想记住走过路上的每一个名字,如同不说黄色的野花,我想你更愿意被称之为自己的名字——雏菊。
  

  
真的以为新藏公路的故事就这样了,在灰色的荒漠里无止境的走啊走,黯然无语地告别西藏,可是我错了,我怎么知道会在暮色时分经过松西乡,轻烟般地划过上帝挥就的油画。
  
不知道怎么就来到红土达坂,满眼玫红的山坡,如此瑰丽如此纯正的色彩,那耀眼的流淌的金色是什么?牧草吗?透过云层撒落的天使光………
  

  
我很愿意重新回到学校去修习中文,那么,也许就能告诉你我看到了什么,那一刻我多么努力地睁大眼睛,那一刻我多么想融化在天使的光芒里,那一刻我多么渴望永远沉醉,那一刻我多么想不再清醒……….  
  
可以错过的,错过不过是淡淡的忧伤,可是,不能在遇见之后沉醉,沉醉之后沉沦,沉沦之后无法解脱………
  

  
后来,我才发现这里并不陌生。行前曾有人提及多玛乡前两三百公里有个很好看的地方,我在地图上搜寻再三,认定那里就是假桑玛日,面临龙木措,背倚果扎更日峰,其实那就是松西乡附近。
  
松西乡,冥冥中的造物主留下的光影童话,最后,我还是匆匆走了,岁月是条长长的河,下一个让我如此想停留的理由会不会太遥远?
  
杨丰 于 2006-11-10 01:11:45 编辑

----------------------------------------
去想去的地方,看想看的风景。然后,忘了自己,忘了来路,忘了去向

 
旧帖 2006-10-28 23:47:00
Post #7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杨丰 离线 杨丰 尾声
  
有时候,只是有时候,我想人终究会去到想去的地方,无意中的转身邂逅只属于你的风景,那是从前的一粒种子,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娇柔地埋在你的心中,在以后的岁月里等待花开。
  
新藏公路还在延伸,我的新藏公路故事却已经结束,那以后世俗而快乐的伊斯兰好像很遥远,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写了。事实上,回来后我常常翻看那些美丽的照片,看着看着,会微笑,这样就可以将时光凝固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那么相信文字了,文字,哪里也去不了。仅仅为了记忆而写,我可以吗?
  
如果现在关进密闭的屋子从头再写,那有可能是个完全不同的故事。这样的游记就是些类似时间碎片的东西,我不知道,那些没有被赋诸文字的丝丝缕缕是否就此溜走,再也无法以记忆的形式存在于心底了。事实就是这样吗?它来的时候未与我商量,去的时候也不由人主宰。在这里以文字的形式延续的只是路的回声,走过之后的断想。
  
杨丰
二○○六年十一月九日
  
杨丰 于 2006-11-10 18:47:36 编辑

----------------------------------------
去想去的地方,看想看的风景。然后,忘了自己,忘了来路,忘了去向

 
旧帖 2006-10-29 12:27:20
Post #8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晴朗 离线 晴朗 美文、美图。
 
旧帖 2006-10-29 12:55:59
Post #9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陌陌 离线 陌陌 好文好图,占了好多坑big smile
继续等wink

----------------------------------------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旧帖 2006-10-29 21:01:24
Post #10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看花 离线 看花 第一张不知道是在哪里拍的。很漂亮啊。

----------------------------------------
关注山地救援,推进安全宣导。

 
旧帖 2006-10-29 21:36:00
Post #11
回复: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杨丰 离线 杨丰
看花 wrote:
第一张不知道是在哪里拍的。很漂亮啊。

  
楚古寺的清晨

----------------------------------------
去想去的地方,看想看的风景。然后,忘了自己,忘了来路,忘了去向

 
旧帖 2006-10-30 08:48:45
Post #12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转湖)
 
大杂草 离线 大杂草 高原反应是不可预知的,它能够在任何时候以任何方式降临到你的身上,就像爱情
  
这句极有意思blush
  
01年偶去的珠峰,那时的羊湖并没有你描述的那样人多繁华,看来真是什么都得赶早啊。
  
PP角度不错,不知用的什么相机?
 
旧帖 2006-10-30 10:40:58
Post #13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转湖)
 
云游天下、 离线 云游天下、 美,等这下文及PP
 
旧帖 2006-10-30 12:47:29
Post #14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转湖)
 
水马 离线 水马 喀什幸会才弄清楚性别,哈哈哈哈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
照片都PS过吗?西藏的冷色调别具一格。

----------------------------------------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旧帖 2006-10-30 13:38:16
Post #15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转湖)
 
茱茱 离线 茱茱 确实不错。

----------------------------------------
偶不混浆糊很多年!

 
旧帖 2006-10-30 15:27:58
Post #16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转湖)
 
嘉浦 离线 嘉浦 很吸引人哦,好PP....

----------------------------------------
只要我们一直在生话中不停的行走,那么我们有机会...
体验“未知”旅程带来的挑战,
感受来自心灵每个角落的愉悦与坦荡,
我们也有机会...
在风雨中领悟艰辛的真正寓意,
在孤寂时读懂hiking对于生命的意义...

 
旧帖 2006-10-30 17:06:25
Post #17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转湖)
 
昌明 离线 昌明 好文好图.在扎达我们见过的.我是寒武那一队的.寒武说你是个才女.果然如此
 
旧帖 2006-10-31 14:08:48
Post #18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转湖)
 
圣山圣湖 离线 圣山圣湖   写的真棒,确实是位小才女。有个性、有长相、有文采、有味口、有腿力,而且转湖时的躺姿也够优雅:
  

----------------------------------------
不知何时,才能心沉若静,忘却,那不经意的忧伤和,自寻出的烦恼。

 
旧帖 2006-10-31 15:28:51
Post #19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转湖)
 
野云鹤 离线 野云鹤 照片不错,和老蔡有的一比。
深圳看片会时我还说杨丰照片拍得太一般,原来好照片都藏起来了。
  
文笔很美,伶俐而婉约,和老蔡文章的浑然大气和条理清晰迴然不同。
“转湖”好像是上阙,“下阙”应该是转山吧?
还有喀什噶尔那世俗和快乐的伊斯兰也是令人感触极深的。
等着看全文。
 
旧帖 2006-10-31 20:42:34
Post #20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转湖)
 
小鱼儿来了 离线 小鱼儿来了 美阿!

----------------------------------------
为什么,我偏偏看你一眼,结果,掉进了你眼里;为什么,你的眼睛深似海,结果,让我游不上岸;只好,在你的眼晴里游泳,让你,满眼全是我的影子;只好,在你入睡的时候,让我,沉到眼底伴你入眠……

 
旧帖 2006-11-01 11:03:00
Post #21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转湖)
 
01you10 离线 01you10 8错,占位啦,等待!!!
 
旧帖 2006-11-01 14:14:58
Post #22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转湖)
 
不羁风 离线 不羁风 文笔深沉,照片绝美!
  
不想竟是出自一个女子之手
  
好生钦佩!

----------------------------------------
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王小波

 
旧帖 2006-11-03 15:30:43
Post #23
回复: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转湖)
 
序曲 离线 序曲
圣山圣湖 wrote:
  写的真棒,确实是位小才女。有个性、有长相、有文采、有味口、有腿力,而且转湖时的躺姿也够优雅:
  

  
     和这样的才女.美女出行是不是感到特荣幸.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D

----------------------------------------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在旅行中认识世界!

 
旧帖 2006-11-03 15:59:27
Post #24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转山)
 
天空一遍蓝 离线 天空一遍蓝 美图。。美文。。
 
旧帖 2006-11-03 20:28:30
Post #25
回复: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转山)
 
平子 离线 平子 太美了!coolbig smile

----------------------------------------
当出发成为一种习惯。。。

 
» 城市 » 深圳 » 站在世界尽头的等待 109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