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山野 / 深圳 » 城市 » 深圳 »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2徒步游记(更新完毕) 213
旧帖 2019-11-20 22:45:55
Post #51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modou wrote:
点赞、满分、送花.....


谢谢墨斗鼓劢~~~~

 
旧帖 2019-11-21 09:03:35
Post #52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water爱上发呆 离线 water爱上发呆 姐写得太好了,跟着再回忆,真美好。
 
我们走过的路风景很美,而我更想念的是小伙伴们的欢声笑语。特别是那看似温柔实际强悍的小桂桂,总是在我独自一人对着日出日落的雪山发呆时对我大吼,“安仙,把羽绒服穿上”,在我走在最后面慢慢欣赏风景舍不得走快时,忽然有个渺小的身影但强而有力的气魄大呼,“安仙,快点,就剩我俩了。”喜欢跟上官姐在帐篷里啥都谈,让我这二货卸下了很多又学到了很多,是用金钱买不到的,4年前我们一起转梅理,彼此认识,这次我们一起睡了20多个夜晚,谈了很多很多。然而回来我把在罕萨头靠在姐肩上拍照的照片给朋友看,朋友说从来没有看到我跟一个人这么样的。哈哈,二货的世界没人懂,二货的世界不需要人懂,二货的世界有姐懂kissing;还有跟Bunny早起寻找太阳。。。。。。慢慢回味
 
旧帖 2019-11-21 09:27:06
Post #53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桂桂简淡 离线 桂桂简淡
water爱上发呆 wrote:
姐写得太好了,跟着再回忆,真美好。
 
我们走过的路风景很美,而我更想念的是小伙伴们的欢声笑语。特别是那看似温柔实际强悍的小桂桂,总是在我独自一人对着日出日落的雪山发呆时对我大吼,“安仙,把羽绒服穿上”,在我走在最后面慢慢欣赏风景舍不得走快时,忽然有个渺小的身影但强而有力的气魄大呼,“安仙,快点,就剩我俩了。”喜欢跟上官姐在帐篷里啥都谈,让我这二货卸下了很多又学到了很多,是用金钱买不到的,4年前我们一起转梅理,彼此认识,这次我们一起睡了20多个夜晚,谈了很多很多。然而回来我把在罕萨头靠在姐肩上拍照的照片给朋友看,朋友说从来没有看到我跟一个人这么样的。哈哈,二货的世界没人懂,二货的世界不需要人懂,二货的世界有姐懂kissing;还有跟Bunny早起寻找太阳。。。。。。慢慢回味


行程有限,一起走过的故事回忆才更悠长~~~
 
旧帖 2019-11-21 09:32:12
Post #54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 ...
 
桂桂简淡 离线 桂桂简淡 今天的雪山冰川都很惊艳,一路看一直拍,每个都想多看几眼~
 
旧帖 2019-11-21 09:39:31
Post #55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 ...
 
桂桂简淡 离线 桂桂简淡 终于等到更新啦~不得不赞下上官文笔真不错,写的很细很带感heart
 
旧帖 2019-11-21 22:43:38
Post #56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water爱上发呆 wrote:
姐写得太好了,跟着再回忆,真美好。
 
我们走过的路风景很美,而我更想念的是小伙伴们的欢声笑语。特别是那看似温柔实际强悍的小桂桂,总是在我独自一人对着日出日落的雪山发呆时对我大吼,“安仙,把羽绒服穿上”,在我走在最后面慢慢欣赏风景舍不得走快时,忽然有个渺小的身影但强而有力的气魄大呼,“安仙,快点,就剩我俩了。”喜欢跟上官姐在帐篷里啥都谈,让我这二货卸下了很多又学到了很多,是用金钱买不到的,4年前我们一起转梅理,彼此认识,这次我们一起睡了20多个夜晚,谈了很多很多。然而回来我把在罕萨头靠在姐肩上拍照的照片给朋友看,朋友说从来没有看到我跟一个人这么样的。哈哈,二货的世界没人懂,二货的世界不需要人懂,二货的世界有姐懂kissing;还有跟Bunny早起寻找太阳。。。。。。慢慢回味




在跟小桂桂我们俩撒娇啊,嘴巴抿的像唐老鸭,哈哈~~~~grin
 
旧帖 2019-11-21 22:52:29
Post #57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桂桂简淡 wrote:
今天的雪山冰川都很惊艳,一路看一直拍,每个都想多看几眼~


嗯,今天的多数照片是公子队长和小龙龙拍的,特别棒!
 
旧帖 2019-11-23 09:46:06
Post #58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water爱上发呆 离线 water爱上发呆
上官的开心猫屋 wrote:
在跟小桂桂我们俩撒娇啊,嘴巴抿的像唐老鸭,哈哈~~~~grin

你可知道?人生有三两个可以撒娇的朋友,是多么幸运的事。嗯,我有哦,嘻嘻
 
旧帖 2019-11-23 13:15:14
Post #59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D11、7月21日:Goro II-Concordia康科迪亚(4650米)12.4公里。
走了六天,终于在今晚的营地近距离见到了世界第二高峰K2 Chogori乔戈里峰。沿途陪伴的雪山群就太多了,等下跟着我们的脚步慢慢细数。其中最特别的有两座,一座是名声赫赫的G4峰,7962米,只差38米到八千。但它吸引人的地方不在高度,而是瘦长的梯形身材显出的逼人英气,和轩昂气宇。另一座是muztagh tower慕士塔格塔峰,它既像个随时准备绞碎一切的老虎钳,又像个冒出地面,仰天咆哮的怪兽,要吞噬不幸掉到它口中的倒霉蛋。

风流倜傥的G4,右边衬拖它的也是加舒布鲁姆家族的兄弟峰G7和G5。另外还其它两座小众雪山。今天的雪山又漂亮又多,为方便大家辩识,我请雪山控公子队长把主要的标示了一下。




貌似凶暴,造型霸气的慕士塔格塔峰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24 11:59:46 编辑
 
旧帖 2019-11-23 15:17:32
Post #60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震撼视觉的风景,和艰辛难走的路程一起争夺我们的精神,注意力。于是两个拍照狂中招。我扭伤了脚踝,原野高反。

今天的路已是到达baltoro巴托洛冰川的上部,海拔高,空气稀薄,略微有点上坡,或走快了点就得停下来喘气。还有许多大冰沟,大冰河横亘在我们前进的路上。必须小心翼翼的下到它们的底部,再爬上对面。手脚并用,在乱石堆里跳来跳去是常态。在一次跳跃落地时,我的登山杖卡在石缝里别了一下,扭伤了脚踝。只能一拐一拐的走,比大部队晚到concordia营地近一小时。

阿巴斯很担心我和原野走不了接下来的路。想让我们呆在Concordia休息一天,队伍明天去K2大本营。后天返回来,再一起翻垭口。但我在大厨扎赫尔的帮助下用冰水冰敷了一个多小时,晚上睡觉前又用小桂桂给的黄道益按摩后。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完全好了,好到像从没扭伤过一样。神奇!原野之前一直好好的,今天突然高反,头痛头晕,喷射形呕吐,晚饭都吃不下。服了两粒我给的高原康。第二天早上起来也是完全好了,就像不曾高反过似的。神奇! 
对我们来说,能欣赏到这些宏大震撼,壮美空灵的极地风光受些苦是值得的。透着幽幽蓝光的巨大冰塔林,翻卷的云海,蓝得近乎忧伤的天空。小小的我们行走在这群世界最高的雪山巨人中间。体会到的是一种清澈透明,干净纯粹的幸福。

早上5点钟的Goro II营地,K1头上那一抹金色,犹如这寒冷世界的温暖火苗。

6:40整装待发



没走多久,迎面一个巨型大冰塔,有一整面平滑宽大的冰墙。不知那个二货喊了一声,我们都来爬冰墙吧。于是有了这张集体犯二的照片,这么陡的冰墙怎么可能爬嘛。但大家都演得认真,最中间那个我们公子队长,脸都帖在冰上了。不知道是在面冰思过,还是起太早没睡醒,趁机眯几秒钟。嗯,你没看错,这就是一只以队长为首的二货队伍,哈哈哈~~~



9:55,月亮居然还没落土!回望K1,感觉不但没远离,还更近了。你也在跟着我们走吗?那就慢慢告别吧,我们也舍不得你呢!这有情有义的告别持续了一上午,11点过才彻底看不见它。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1-23 15:41:40 编辑
 
旧帖 2019-11-23 16:10:35
Post #61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10点过,进入梦幻般的冰塔林世界。是龙王把水晶宫搬到这儿了吗?还有莲花状的迷宫,我们像一串串彩色小蚂蚁,兴奋地穿梭其中。







我看过的几乎所有游记写到这里都是各种马叉照片。我们也未能免俗,玩吧玩吧,爬上爬下,嘻笑打闹,自拍互拍。最后一张,Anna坐在冰塔上,心满意足地望着远方,明朗的日光和冰面的反光映衬得她很仙很美,这一刻她是名符其实的安仙。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1-23 16:21:39 编辑
 
旧帖 2019-11-23 17:26:11
Post #62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11点,慕士塔格塔峰显身。合影合影,就挨着它张开的巨嘴。据说像它的狂野外形一样,这是一座很难攀登的雪山。能登上它的顶峰,获得金冰镐奖是很多登山家的梦想。它是我们旅程中的过客,就今天的一面之缘。下午三点之后就消失在视线中了。






11点过,G4带着它的小弟G5,G7闪亮登场。其实昨天它们已经现身了,只是离得不那么近,风头被K1抢走了。今天一经出现就强势霸屏,始终在我们前方,但怎么都走不近。



 
旧帖 2019-11-25 21:49:26
Post #63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下午1:30午餐,看着好像已经在G4的脚下了,其实远着呢。
今天来正式的介绍一下我们的午餐都有点啥:主食是煎薄饼Chapatti和方便面。Chapatti管够,方便面就比较少,一高压锅,每个人能分一碗多点。但里面主要是汤,面很少,每碗里最多一两吧,几筷子就吃没了。后来,我想厨师的目的可能并不是想做个面给我们吃,是为了弄个汤汤水水的东西来配下咽困难的Chapatti。还有个配菜是鱼罐头。其它就是奶粉,奶酪,杏仁干,饼干这些零食。看游记,很多K2的队伍说午餐吃不饱。我们的还可以,品种不算很少,平常来说,这些东西是不太能引发人的食欲。但高原上走路和缺氧都耗能量,我每天不到午饭时间肚子就饿的咕咕叫,吃什么都香。其他队员嘛,除了原野都跟我差不多。我们原野吃不饱的原因主要是味口挑,一趟K2下来她瘦了好多斤呢,这还得了个减肥的福利。grin



 
旧帖 2019-11-28 21:37:18
Post #64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午餐完,小休20分钟,14:30出发,继续上路,大家排成一行,安安静静地走。不久,来到一片宽阔之地,一长溜新老面孔雪山出现在眼前,浩荡连绵,直达远方的天际。连消失已久的川口峰群都出现了,慕士塔格塔则转过一面,肩膀以下被其它山挡住,消失得只剩一个头。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1-28 23:39:50 编辑
 
旧帖 2019-11-28 21:52:57
Post #65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快到营地的这个地方更是美的像仙境!但这时大家都好累了,连公子和小龙俩强驴都疲态尽现,抽烟都不太能打得起精神,一副很想打瞌睡的样子。只有阿巴斯从头到尾活力无限,不知疲惫为何物。





 
旧帖 2019-11-28 23:32:10
Post #66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我因为扭伤了脚,一拐一拐的,下午17:20才到达营地。大部队是16点过到的。原野也不舒服,我们俩一起在后面慢慢走。
Concordia营地相当大气漂亮,是一个关键性的地方。秋天的队伍因垭口关闭不能翻越,到这里住一晚,第二天去K2大本营后下来就原路折返了。7-9月份的队伍则有两个选择,原路折返或是继续翻垭口,基本上只要天气容许都会选择翻垭口。如果有个别队员因为伤病,高反等原因不能翻垭口也可以单独下撤。如果大家一起上了,在路上再出状况,哪怕只有一人出状况都只能整体下撤。这是徒步公司的原则,我们也认可。所以,阿巴斯和队长都特别担心我和原野的情况。内心讲他们希望大家都一起上,完成心愿。所以,阿巴斯劝我们俩放弃K2大本营的行程,留在Concordia休整两天,把希望留到翻垭口。


我一到营地就躺到帐篷里休息。队员们建议冰敷,扎赫尔去河沟提了一壶冰水给我,我先盖了毛巾在脚上,再往上面淋冰水。毛巾稍微变温一点又再淋冰水。差不多冰了近两小时,他先后去提了四次水。那些背夫,结伴或单个来问慰我,蹲在地上看着我的脚,神情很是担心和焦虑。他们发自内心的关心真的令我好感动。我只不过就是顺手给他们拍了些照片而己。
冰敷完脚我睡了一会儿,扎赫尔做了餐前小吃炸鸡翅,也拿了两只装在盘子里送来给我吃。
小睡一觉后脚几乎不痛了。我提着相机和三脚架出来,扎赫尔和得米尔正在做晚饭,我架好相机坐过去跟这两个可爱的人自拍合了个影。公子队长刚好经过,也来了兴致。可我拍完后,发现画风有点怪怪的。我们彪悍的队长小鸟依人般躺在得米尔的怀里。得米尔搂抱他的姿式也特像搂着个小心肝宝贝儿。引得旁边的扎赫尔也看着他们尬笑。哈哈哈~~~~笑S我了。美国妞Bunny在行程结束后曾经点评说,公子队长在她心里已经人设崩塌。这个说实话,错不在Bunny,我们队长由内到外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可爱又好玩的二货。只不过在不熟悉的外人面前要装个正经样子。




当天的晚饭特别丰盛,扎赫尔还做了一个又漂亮又美味的大蛋糕,庆祝我们到达Concordia。可惜原野在高反晕睡啥也没吃到。

为什么说Concordia营地大气,来看看吧,落日晚霞中,G4,G5,G6,G7,以及伟大的K2近在咫尺,齐齐围绕着我们的营地。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1-29 09:50:38 编辑
 
旧帖 2019-12-05 17:26:23
Post #67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D12、7月22日:Concordia-K2 B.C乔戈里峰大本营,海拔4965米,11.4公里。
早上6:50出发,离开Concordia营地不久,就有条大冰河挡在路上, 下去的坡好陡,要用双手抓着路绳往下滑。在向导阿巴斯和背夫们的帮助下,我们才下到河底,爬上对面。后来又过了一几条类似的,一上午的大部份时间都是在这些冰河,冰沟里爬上爬下。






我昨天扭伤的脚,今早虽然好了,还是不敢走快。落在了队伍后面,好心的大厨扎赫尔主动跟阿巴斯申请陪我,他把我的包和相机都抢去背了,让我完全轻装行走。走了一段后感觉身上空落落的,有点不太习惯相机离开自己,跟他协商,保证今天少拍照,认真走路,绝不边走边拍。才又还给了我。他指着我的脚说,不能再受伤!阿巴斯和公子队长在前面带着大部队走,阿巴斯还负责照顾昨天高反的原野,在体能不足的时候帮她背包。
下图是走在前面的公子队长拍的Chiogolisa 乔戈里萨峰,这座雪山像一把朝天展开的银色扇子,非常的漂亮有型。那两个做前景的小人儿就是我和扎赫尔,他正候着我动身。
我们重点介绍一下漂亮的Chiogolisa 乔戈里萨峰,它昨天出现在营地附近,今天也是陪伴了我们大半天。
乔戈里萨乔戈里萨峰(Chogolisa),又称新娘峰(Bride Peak),世界第三十六高峰,它是一个峰群,主峰(乔戈里萨I峰)居西南面,海拔7,668米;侧峰(乔戈里萨II 峰)居东北面,海拔7,654米。它的II 峰于1958年,被一支由T. Kawabara带领的日本京都大学登山队首登。I 峰的的首登则是一支由Eduard Koblmuller带领的奥地利登山队于1975年8月2日创造的。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24 12:06:01 编辑
 
旧帖 2019-12-05 21:34:39
Post #68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小休,吃点零食补充能量,Jamie打起了瞌睡,好笑的是,Bunny的马夫和马也在打瞌睡,这俩人一马坐一排,朝同一个方向,眯着眼,脑袋往下一点一点的,困得不行了。边上吃花生米的Bunny也是好困倦的样子。看得人真想给这几位身下铺床席梦思啊。



11点过,翻完了冰河冰沟,走上一条在两个冰川中间的碎石路,路的尽头是世界第二高峰K2乔戈里峰8611米。K2的旁边是世界第十二高峰Broad Pea布洛阿特峰8051米。两座山相隔只有9.1公里,视觉上好像挨着的。面前是K2,右手边就是布洛阿特。而且,走在这里,还产生一种两座山都不高的错觉。K2洁白温和,胖墩墩的矗那儿,很容易爬的样子。布洛阿特更是像个大面包。
实际K2是八千米以上攀登难度最大的山峰,登顶的死亡率高达27%拥有诸多名符其实的吓人称号:万山之王,野蛮巨峰,杀人峰等。它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座没有在冬季攀登成功的8000米级独立山峰。下图,K2左边那个小三角形的雪山叫angle pk。右边黑黄褐色底座的就是布洛阿特的一部份,下图二是完整的布洛阿特。它的特点是有一个延绵近一英里的广阔峰顶。被认为是所有8000米级山峰中较为容易攀登的,登顶死亡率在10%以下。



然后,我们就朝着K2走,一直在靠近,却总也走不到。。。。。。


 
旧帖 2019-12-05 22:08:57
Post #69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路上遇到从K2大本营下来的马夫,阿巴斯和扎赫尔他们都要迎上去拥抱,寒暄,了解一下前方的情况。



1:50,来到一个蓝汪汪的美丽小湖边,湖中倒影着Chogolisa乔戈里萨峰。我们在这儿午餐,欣赏美景。



看山跑死马,K2近在眼前,可老也走不到。有时候路还转到沟里见不着它。就在我觉得永远也到不了的时候,终于到了。时间是下午5点。


 
旧帖 2019-12-06 10:34:02
Post #70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时值登山季,世界各地的登山家们云集K2大本营,五颜六色的账蓬把营地铺排得十分炫彩。我们普通徒步者的营地跟他们相隔约100米左右。据说,登山家们都是提前两个月来这里集训,适应,等待窗口期。今年天气恶劣,不能上,大家都白等了,登山家们已准备下撤。
去年可以,登顶了60个。其中,阿布鲁奇支线(Abru zzi Spur)8小时25分速登记录创造者Pedal陪提尔,跟阿巴斯是朋友。他来看阿巴斯造访了我们的营地。公子队长激动的挨个账蓬叫我们出来瞻仰明星登山家的风彩。我一脚蹬上鞋子就跑了出来。阿巴斯,公子和龙龙正围着Pedal陪提尔,请他讲述去年登顶K2的过程。公子和龙龙都半张着嘴,一脸既不可思议,又崇拜的表情,两人已经成Pedal陪提尔的小迷弟了。

Pedal陪提尔憨厚纯朴,亲切和气。



阿布鲁奇支线(Abru zzi Spur)路线图









Pedal陪提尔真的是很牛了!放一组王静他们登K2的照片给你们看看这山有凶险。图5,瓶颈Bottleneck路段,悬挂在头顶的巨大冰瀑,70%以上山难发生地。图6,罗静~黑色烟囱路段。作为一个普通的徒步者,我对登山家只有深深的崇敬!能在这里亲近Pedal陪提尔这样杰出的登山家更是深感荣幸。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06 11:05:48 编辑
 
旧帖 2019-12-06 11:16:17
Post #71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晚饭后,我和“和风细雨”相约一起去登山家的营地转一转。原想参观参观,走到尽头就转回来的。可登山家们都好热情啊,路过的每个账蓬都邀请我们进去喝茶,合影。我们有点适不了这浓烈的热情,没好意思进去,只在外面跟其中一些人聊了聊天,合了影。

这个帅哥是葡萄牙的,下面的美女是英国的。我对女登山家更是佩服,她们都是我的英雄!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06 11:27:00 编辑
 
旧帖 2019-12-07 16:08:28
Post #72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桂桂简淡 离线 桂桂简淡



今天的夕阳超美~~~
 
旧帖 2019-12-07 16:12:46
Post #73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桂桂简淡 离线 桂桂简淡



然后,我们就朝着K2走,一直在靠近,却总也走不到。。。。。。




看着K2很近,一路却感觉怎么还没走到~晚上的热汤和米饭好吃
 
旧帖 2019-12-10 16:02:23
Post #74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D13、7月23日: K2 Base Camp乔戈里峰大本营4965米-Concordia 4650米 ,11.4公里。
今天走的是折返,就是从K2大本营原路返回前天的营地,Concordia。以下坡为主,比较轻松。昨晚,队长和阿巴斯商量了,决定10:30出发下山,比平常晚了近4小时,让大家多睡一会儿,起来后还能再看看大本营,从容地跟K2告别。

勤劳的Bunny早上不到5点就已经离开温暖的账蓬,冒着严寒到外面守候日出了。



我8点过起来走出账蓬,营地还没完全苏醒,安安静静地沐浴在清冷的晨光之中。一只孤单的寒鸦从远处飞来,对着地上同样孤单的我招呼了一声“嘎~~~”
我缩手缩脚在营地转悠,突然听见一种轰隆隆中加着竹子破裂的啪啪声音。转头寻找,原来K2右手边的那座小山发生雪崩,腾飞的雪雾高到半山腰,像要朝山谷压来,谷底的红衣小人Jame浑然不知危险降临。实际也确实离得很远,还没漫到近处就消散了。
但如果是登山者在山上近距离遇到雪崩就很惨烈了。比如,K2的瓶颈Bottleneck路段,70%以上山难发生在这里,多数因为雪崩。
悬挂在头顶的巨大冰瀑并不稳定,受不断加厚的雪层压力,和经常性的超强暴风吹动,冰瀑承受不住就会发生雪崩,数十吨重的冰雪混合体崩落炸裂,砸死人,把人卷裹着飞落山下是常有的事。



为了增加映像,我们再帖一下K2的雪崩多发地,瓶颈Bottleneck路段。了解的越多,越是佩服登山家们的勇气和毅力。


10:30,拍完出发照,愉快下山。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24 12:07:15 编辑
 
旧帖 2019-12-10 16:14:05
Post #75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桂桂简淡 wrote:
看着K2很近,一路却感觉怎么还没走到~晚上的热汤和米饭好吃


嗯,好厨师扎赫尔总是观察揣摸我们的胃口,饭菜慢慢变化的有中国特色了。smile
 
» 城市 » 深圳 »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2徒步游记(更新完毕) 213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