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山野 / 深圳 » 城市 » 深圳 »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2徒步游记(更新完毕) 213
旧帖 2019-12-10 19:43:44
Post #76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离开K2大本营,走完两边是冰川的碎石路后,我们又来到那个美丽的小湖边。在这儿午餐休息的时候,又遇到Pedal陪提尔。天气原因不能登K2了,他和同伴一起下撤。昨天,光顾着给公子,小龙拍,忘了自己跟登山家合个影。今天可不能再错过机会。原野,Anna也拉着Pedal陪提尔问问题,对他去年短短8小时25分钟就登顶K2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崇拜。可能是看我长得黑,Pedal陪提尔问阿巴斯我是不是巴基斯坦人。当得知我是中国的藏族后特别高兴,给了我一个热情拥抱,还把自己的帽子揭下来扣到了我头上。好活泼,好亲切啊,瞬间觉得耀眼的登山明星变成了一个调皮的大哥哥。


 
旧帖 2019-12-10 20:05:41
Post #77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小休时大家都面朝K2,再见乔戈里峰。


下山虽然轻松,但路还是蛮险,需要特别注意脚下,不能滑坠。暖男大厨扎赫尔继续帮我背包,后来看原野走得辛苦又把她的包也接过来,跟我的捆在一起背了。在过两条危险大冰沟的时候,背着两个包的扎赫尔又去全力帮助被乱石沙子路折磨到疲惫不堪的Bunny。我们全队都爱扎赫尔。必须在C位给他一个特写。



第一条大冰沟。做向导不容易,这些又陡又滑的地方,阿巴斯总是不厌其烦的一个一个把我们推着,拉着弄上去。好在,扎赫尔他们几个厨师和其他背夫也会尽力帮忙。甚至路过的其它队的背夫都会主动帮忙。一路上,感觉这些向导,背夫们的关系相当好,虽然分属不同的徒步公司,却一点也不影响他们在有困难的时候热心帮忙,守望相助。





第二条大冰沟,连公子这样的强驴下冰坡,阿巴斯都不放心,要亲自扶一把。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10 21:53:38 编辑
 
旧帖 2019-12-10 21:09:32
Post #78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翻完两条大冰沟后,出现在我们眼前的这个山头叫mitre peak。大部份走K2的队伍可能都不知道它的名字,或者说,不觉得它应该有名字。因为,这山不高,不漂亮,没有大面积的雪覆盖,黑褐色的山体裸露在外面。但它造型独特,像一只蹲在地上孵蛋,却高高的仰着头望天的大鸟。它腹部下面像保护蛋一样保护着营地一顶顶彩色的账蓬。
我们远远的看见它的尖利鸟头,就知道快到营地了。


果然,只隔着一个大雪坡,营地就出现在面前。原本我也以为这山没有名字,问了公子才知道叫mitre peak。往后去K2的朋友记住了。Concordia帖着营地的山mitre peak,它为你遮风挡雪。



 
旧帖 2019-12-10 21:36:31
Post #79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下午4点,到达营地。远远的望见我们的蓝色餐厅大账,和黄顶方型厨房,好亲切啊。回家的感觉油然而生。


太阳正暖,勇敢的Anna穿上早准备好的裙子,在mitre peak脚下来了一场走秀。



傍晚,Bunny走到离营地比较远的地方,拍到了夕阳余晖撒在K2和布洛阿特身上的美丽景象。布洛阿特整个山体完整呈现。
 
旧帖 2019-12-12 18:44:50
Post #80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D14、7月24日: K2行程,Concordia 4950米-Ali Camp 阿里营地,5100米,11.05公里。

今天如果顺利到达Ali Camp阿里营地并且,晚上天气稳定,不下大雪,不刮风的话,我们就可以翻gondogoro la垭口。本次行程就圆满一大半了。阿巴斯希望我们早早到达阿里营地,为午夜翻垭口储备体能。但他没提醒我们穿雪套,全队只有Jamie和Bunny穿,不过,她俩是从头到尾每天都穿的,算是习惯性行为。我们带雪套只为有需要的关键时刻用,平时没有雪不习惯穿。因为,阿巴斯的忽略,导致过阿里营地前的大雪坡时除Jamie和Bunny外的其他队员全部深陷厚雪下的冰水,膝盖以下的裤子全湿,登山鞋里灌满了水。幸好,到营地后,太阳够大,晒干了。不知道阿巴斯是不是太过紧张忘了。他比较担心Bunny,我和原野,我们三个体能弱的不能完成这两天最挑战的路程,又害怕天气突然变坏前功尽弃,翻不了 垭口。一路上边催我们走,边求主保佑。队员们笑声大点,他也会说,要心存敬畏,别惹怒了神灵。另还外发生了一件事,Anna的手机掉大雪坡里没找到。总体算是顺利,早上10点出发,下午4:30到达。

今天,没像往常一样拍出发照,因为,大前天也住这儿,已经拍过一次了。Bunny的马也下撤了,她今天开始,跟我们一起走。


离开营地不远就遇到一个冰坡,冰坡下汪着一小湾翠绿冰水。在阿巴斯和背夫们的帮助下,我们小心翼翼地爬着经过了这漂亮风景。哈哈哈~~~




美丽又可怕的冰裂缝,不小心掉下去就惨了。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24 12:08:44 编辑
 
旧帖 2019-12-12 21:43:28
Post #81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我扭伤的脚已经完全恢复了,不再让扎赫尔帮我背包。不过,他还是习惯性的跟着我。



上午11点过,我们走进了一个碎石片的世界,不知道是什么原始力量对这里的石头进行了粉碎性的打击。想找一个大点的靠坐一下都难。图中我们正前方那座蒙古包形状的雪山叫baltoro kangri,在Concordia营地已经出现,现在更近了些。右边扇形的是熟悉的chiogolisa 乔戈里萨。两座山都很漂亮,形状别致,辩识度高。


 
旧帖 2019-12-12 22:11:10
Post #82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回望K2,发现它和旁边的Broad peak布洛阿特峰好像也在跟着我们走。不但没远离,还显得更近了。




和风,小龙和阿巴斯,扎赫尔几个要跟K2,布洛阿特合影。远远的被拍照狂Anna看见,着急加入,奈何高海拔跑不动,没赶上合影。体能超好又热心的巴铁兄弟们架着她来张特别的。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13 09:39:27 编辑
 
旧帖 2019-12-13 09:31:12
Post #83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十一点,我们爬上了vigne冰川,冰川的尽头就是贡多格若拉日ghandogoro ri。活脱脱一只正展翅腾飞的雄鹰,而我们今晚要翻的ghandogoro la垭口就是它右边的翅膀。写到这儿,想起K1也是很像一只长着人脸,双眼锐利,正准备冲刺起飞的雄鹰。两只的形态都特别生动逼真,他俩应该是兄弟。



但,vigne冰川的路看着一马平川,实际不好走,它的路面有很多细小的水流,容易打滑。还布满了尖锐的小冰刺,每一脚踩下去都是咔嚓咔嚓的碎冰声。偶尔踩两下还觉得好玩,过瘾。但我们一直踩了三个多小时,直到下午两点才走完这一段,脚板隔着徒步鞋都感觉到一种即将被尖刺顶穿和切割的隐痛。海拨又高,走稍微快点就气喘如狗,大家都走的很辛苦。午餐前一段,我的水喝光了,又累又饿又困,想睡觉。扎赫尔去远处找了一捧干净点的雪让我吃,说可以清醒头脑。我糊里糊涂的吃了一大口,又赶紧扣喉咙往外吐,好多细砂子啊!人倒是真的清醒了。

下面是小桂桂拍到我和Bunny ,Jamie,又累又狼狈,和我累的摊在石头上快死的照片。第一张,真是看一次笑一次,我还以为自己表现良好,走姿稳健有力呢。真实的形像是身子前倾的都快扑地上了。不过,对比中间的Bunny ,右边的Jamie,我的样子还看得过去。犹其是Jamie这强驴,从来都是走在队伍最前面,拉我们一大截的。今天这丢盔卸甲的小样儿看着就好笑,也让我们终于有机会对她表达一下心痛了。哈哈哈~~~·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13 11:02:38 编辑
 
旧帖 2019-12-13 14:14:37
Post #84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Michael1054 离线 Michael1054 +10
很难得的徒步线路,风景太漂亮了

----------------------------------------
百川源于山、纳于海;登山安全则源于心、化于行。

 
旧帖 2019-12-13 14:36:03
Post #85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2徒 ...
 
简爱1 离线 简爱1 仰望

----------------------------------------
~~~恋上户外~~~

 
旧帖 2019-12-13 17:58:50
Post #86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走完vigne冰川,并没有如愿到达贡多格若拉日ghandogoro ri下面的Ali Camp 阿里营地。一个白茫茫的巨大雪坡出现在面前,我们必须要穿过这个雪坡才能到达目的地。还好,一开始它上面有一条乱石堆铺成的路,把这条路走的完全消失了,才走雪坡。




乱石路走到尽头,阿巴斯招呼大家跟着他进大雪坡,雪坡上有一条前人踩出来的隐隐约约的路线。他让我们跟着他的脚印,或尽量走看起来硬一点,紧实一点的地方。我看了下时间,下午3:10。
小心翼翼地跟在队长和小龙后面,可是一踏进去没走几步,大家就纷纷中招。我也是猝不及防的就陷进了厚雪下面的水坑里。赶紧抬抬脚又陷进另一个隐藏的水坑。冰冷的雪水漫进了我的裤脚,又沿着裤脚流进徒步鞋里。耳边也是唉呀之声不断。一阵慌乱后,大家总结经验,尽量走成了一条线。前面的人安全过了,就踩他的脚印,陷了,就换别的脚印踩。这也不能保证不踩到陷坑,那就小心下脚,快速抬脚。在下陷前跳离可能遭遇的水坑。



Anna就是这样蹦蹦跳跳的弄掉了手机,掉的时候没感觉到,等发现已经不知道在哪里掉的了。她的手机又是白色,掉在雪地里,好难发现的。她这次行程主要用手机拍,除了照片,还有很多视频,和日出日落的延时摄影。而且,这两年内的照片全在里面,她说,最心痛的是失去这两年亲人相聚的珍贵照片,视频。她出发前想倒出来的,没来得及。看她如此着急,阿巴斯让大家暂停前进,原地等待。他和扎赫尔,得米尔三人返回去刚走过的路段仔细搜寻了也没找到。伤心的Anna到营地后,咬牙悬赏1000美金,让阿巴斯在各队伍的背夫之间广而告之,希望有人经过捡到能还给她。结果是到现也没人捡到。教训啊,看来手机容量太大也有不好,一丢丢所有。大家以后一定记得及时倒照片啊。


Anna感动于扎赫尔他们背着包,深一脚浅一脚的踩雪坑,拨拉厚雪,辛苦帮她找手机。让我给他俩合个影。


我们在大雪坡上跋涉了一小时,终于望见前面山脚下的Ali Camp 阿里营地,又走了20分钟,于下午4:30到达。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13 18:10:22 编辑
 
旧帖 2019-12-13 18:12:55
Post #87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Michael1054 wrote:
+10
很难得的徒步线路,风景太漂亮了


谢谢鼓励!确实推荐,不过,时间富裕的话最好七月份去。
 
旧帖 2019-12-13 20:18:34
Post #88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2徒 ...
 
桂桂简淡 离线 桂桂简淡 太阳正暖,勇敢的Anna穿上早准备好的裙子,在mitre peak脚下来了一场走秀。



美丽冻人的大仙儿
 
旧帖 2019-12-13 21:24:17
Post #89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到达ali camp,账蓬还没扎好。大伙边等边脱鞋脱袜子,放石头上晒。太阳够大,天黑前都全部晒干了。但今天的路把公子队长已经捆了电线,岌岌可危的徒步鞋也整牺牲了。他正发愁,没鞋怎么翻垭口?小龙的更是22号上K2大本营那天就鞋底鞋帮彻底分了家,穿上了从扎赫尔处买的flying horse。最后还是阿巴斯有办法,他找到营地管理处,从某救援人员手上帮公子买了一双半新旧的,真正的登山鞋,好厚重。价格也不便宜120美金。后来的亲们留意,K2的路是真的很难走,又费鞋。公子和小龙的鞋都是LOWA,算是好的徒步鞋了,不过是旧鞋。另外,和风细雨的鞋也破了一处,她的还是一双新LOWA。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17 16:56:21 编辑
 
旧帖 2019-12-13 22:40:50
Post #90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背夫们扎账蓬的时候,扎赫尔煲了一锅糖水给我们喝。喝完睡了个美容觉,起来已经五点过了。我发现雪坡上还有人往营地赶,好天气难得,大家都要抓住机会呀。


等开晚饭的时间,我在营地到处转了转,从各个角度拍了些照片。我们的地方不错,灰色账蓬扎在一个很难得的长条平地上。图2,背夫们今晚就集中在这个小石头围成的空间里呆到半夜出发。中间桔红色的塑料布旁边是我们的厨房。




营地另一边的场景,今天的队伍不少,大家都很兴奋,激动。




这是Ali Camp 阿里营地的管理处,属政府管理。住在这里的救援人员负责担任向导,以及铺设,维护,上下垭口的路绳。管理,带领各个队伍翻垭口。也就是,大家不能一窝蜂的出发,得听他们安排,每个队不同的出发时间,一个救援人员带一个队,确保不迷路,送上垭口。


这两位,账蓬都不扎了,打算就这么聊聊天,眯一眯,挨到半夜出发。


吃完晚饭后,阿巴斯要我们再睡几个小时,养足精神,11:30起来宵夜,然后出发翻垭口。Jamie正在打包扎赫尔为我们每个人今晚翻垭口准备的路餐。一个鸡蛋,两个土豆,一些坚果。
下午的时候,阿巴斯还挨个检查了我们的冰爪,安全带。交待了路上的注意事项。我自己主动找了扎赫尔,请他帮我背包,确保自己能成功翻上垭口。他一口应承了。和风,和原野也找到人帮背。Bunny是一早就请好了得米尔的。除了我们这几个弱点的,其他人都信心很足。可以说,我们的向导和厨师真的是很周到帖心了,背夫们也非常好。一切妥当,静待午夜出发。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17 16:52:49 编辑
 
旧帖 2019-12-18 11:53:05
Post #91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D15、7月25日: Ali Camp 5100米-Gondogoro La 5620米-Khuspang 4690米 10.5公里。
本次徒步行程最艰难,挑战的一天。先爬升翻上海拔5620米的gondogoro la垭口。上去之后再绳降800米左右的极陡峭悬崖,下到垭口另一边的冰川。户外圈公认,翻gondogoro la垭口的难度不亚于攀登一座6000米级的雪山。阿巴斯交待了一系列的注意事项。要求尽量少拍照,把注意力和体力集中在脚下。垭口下的阿里营地住着巴政府的救援队,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
夜幕降临,我强迫自己睡着了一个多小时。10:30起来,大家都已穿好自己最防寒保暖的羽绒和冲锋衣裤,戴着厚帽子,厚手套收拾东西。11点过,扎赫尔做好宵夜,吃完宵夜就开始撤营地。现场弥漫着一种兴奋紧张和忐忑混合的气氛。有人低声交谈,有人大声呼喊同伴,或自己的协作。背夫们快手快脚的收帐篷,阿巴斯来回奔忙捡查细节,进度。扎赫尔把我和他的背包捆绑在一起,叮嘱我路上跟紧他。
凌晨12点过开始出发,一个救援人员过来帮我们引路。寒风刺骨,我可能太过紧张,在出发不久就肚子不舒服,想上厕所。跟队长和阿巴斯申请,阿巴斯指了一方向说,往那边去,不要走太远,队伍停下来等我。方便完,身体和精神都放松了,队伍继续前进。
阿里营地离垭口并不近,路上队伍多,还有点塞。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里走了3小时后,才到达垭口下面。而有的队伍已经上到半坡,一串串的头灯像星星在我们上方闪烁。
冰爪太紧实,除了公子队长和小龙,女生们都需要阿巴斯,扎赫尔和背夫们帮忙才将它套牢在鞋底。从这里开始需要抓着路绳往上爬。坡度陡,爬不了一会儿就要停喘气。走在我前面的原野摔到雪地上,累得趴着不想动,扎赫尔去帮她。我转而跟上桂子,但她比我快,没多久就跟丢了。我又去跟和风和她的背夫。我们三个的节奏相同,基本都是爬十几步,停下来喘气,吸气。再走十几步,再停一会。就这样一直在一起爬。4:30快上垭口时天边露出鱼肚白。4:40我们上到垭口,早已等在上面的队长,同伴,和阿巴斯激动热烈的迎接了我们。K2,布洛阿特,G1,G2四座8000级雪山一览无余。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18 16:37:37 编辑
 
旧帖 2019-12-18 12:32:32
Post #92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Oo若尘oO 离线 Oo若尘oO 好图,好地方,除了不能自己去,别人带,贵,别的都好grin

----------------------------------------
四季很美...如果你在...

 
旧帖 2019-12-18 16:37:19
Post #93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垭口被厚雪覆盖,呈马鞍型,非常宽阔,是个真正的360度巨型观景台。大家互拥抱相道贺,Anna又被阿巴斯和一个背夫架起来了。公子队长激动的指着我们刚爬上来的方向一排绵延巨大的山体说,上官快看,前面尖顶的是K2、顶着云的那个大面包是布洛阿特,右边G2、再右G1,全部都好清楚啊。我们的运气很好!垭口另一边同样壮观和震撼。世界迫不及待的往下顷斜,底下黑洞似的冰川,和远处利剑般的一圈雪峰,都在显示前方的路危机四伏。而此时,正当日出,温暖的桔红色铺在天际,映红了雪山。带给这险恶环境希望和指引。但垭口上这些身体和视觉上强烈的体会,在高海拨上我们不靠谱的记忆中,和下面这些模糊不清的照片一样,有些不真实,需要长时间的慢慢回味。










后来走崩溃的原野也被掺扶着上来了,看她样子极不舒服。大家闹腾着拍照的时候,她一直坐在雪地上缓气。更崩溃的Bunny则由她的协作得米尔陪着,还在垭口不到一半高的地方艰难攀爬。
垭口上太冷,我的相机原本满格电池的,被冻没了。用手机拍照都对不了焦。怕失温不能久留,阿巴斯安排扎赫尔和另一个厨师助理哈瑞一起下垭口去协帮助Bunny。我们则由阿巴斯带领着下垭口。看了下时间,从上垭口到下去,我只在垭口上停留了15分钟。先到的队友可能多呆了10来分钟。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19 10:23:23 编辑
 
旧帖 2019-12-18 18:33:43
Post #94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上山难,下山更难,要抓着绳子,几乎是垂直下降800米左右。降下去后,还要穿过下面的冰川,走到对面那排剑锋似的雪山脚下才是我们的今天的营地Khuspang
往下看看都胆寒,但必须得下啊!悬崖边上,阿巴斯和背夫帮我们系好安全带,一人负责带两个队员,手把手教会绳降的方法,拉开距离,开始下降。




下图是我下到一半的时候拍的两张照片,图1是往下看,图2是往上看,特别陡。我和原野共用她的背夫。她在垭口上缓过劲,状态恢复了,正一步一步踏实了往下滑。不过,真正开始滑行时,我发现自己很容易就掌握并熟练运用了准确扣绳,和快速下降踩稳雪坑的技巧。速度过快让我太过靠近原野,她很紧张,要我离远点。滑一段就要坐在雪坑上慢慢等,我感觉手和屁股都很冷。征得原野和她背夫的同意,我超过了他们。很快又赶上了小桂桂,有恐高症的她,脸色有点发青,但还是勇敢的慢慢往下挪。她拒绝我的帮助和陪伴,让我先走。实际我也帮不了什么,我快速下降,很快又追上阿巴斯带领的大部队。此处,雪坡已过,只剩一段乱石坡,大伙正坐一块小休。强人Jamie已经下到谷底,下乱石坡也是我的强项。越过众人,我也很快下到了谷底。不久,在阿巴斯的安排下,后面的队员也拉开一定的距离,一个接一个的下来了。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19 10:28:38 编辑
 
旧帖 2019-12-18 18:51:25
Post #95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下到谷底,我还一脸懵逼,不太相信已经走过了K2最难的部份。大家都差不多这感觉吧,图2小桂桂,更是一付还在做梦的样子。图5的原野脸色红润,倒是满血复活了呢。




 
旧帖 2019-12-18 20:11:10
Post #96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下到冰川后休息了一会,我们开始往那排剑一样的雪山走去。两小时后,于上午9:30到达今天的营地Khuspang,一个开满鲜花的山谷。
Bunny,比大部队晚了三小时到达。我以为她会是一付疲惫到死的样子。谁知,状态不错呢!她说翻垭口确实崩溃的无以复加,但下山的技巧倒好,轻松又迅速。在帐篷休息后,傍晚还兴致勃勃下到沟底拍日落。

今天的营地真美!全队的心情也同样!经历了十来天的黑白冰川跋涉,眼前充满生命力的鲜花和绿色让人无比感动和亲切。再走两天难度不大的冰川出山路,回到斯卡杜,我们的K2环线穿越就圆满成功了。然后,去美丽的风之谷罕萨喝茶发呆,看雪山。未来的旅程是美好,享受,和放松的。我带着向往进入了梦乡~~~~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18 20:47:52 编辑
 
旧帖 2019-12-18 20:12:14
Post #97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 ...
 
老鹰3385 离线 老鹰3385 种草了好几年,攻略做了一堆,就是一直抽不出时间去。
 
旧帖 2019-12-18 20:50:52
Post #98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Oo若尘oO wrote:
好图,好地方,除了不能自己去,别人带,贵,别的都好gringrin


妹子喜欢一个人旅行啊~~~grin
 
旧帖 2019-12-18 20:51:28
Post #99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老鹰3385 wrote:
种草了好几年,攻略做了一堆,就是一直抽不出时间去。


祝你早日拨草成功!
 
旧帖 2019-12-19 13:13:38
Post #100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桂桂简淡 离线 桂桂简淡
上官的开心猫屋 wrote:
回望K2,发现它和旁边的Broad peak布洛阿特峰好像也在跟着我们走。不但没远离,还显得更近了。



最喜欢这条360度雪山包围,每一步都是嘎吱声的冰川之路,还有蓝冰小流水,一路太美了
桂桂简淡 于 2019-12-19 13:24:43 编辑
 
» 城市 » 深圳 »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2徒步游记(更新完毕) 213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