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山野 / 深圳 » 城市 » 深圳 »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2徒步游记(更新完毕) 213
旧帖 2019-12-19 13:31:44
Post #101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桂桂简淡 离线 桂桂简淡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wrote:
D15、7月25日: Ali Camp 5100米-Gondogoro La 5620米-Khuspang 4690米 10.5公里。
本次徒步行程最艰难,挑战的一天。先爬升翻上海拔5620米的gondogoro la垭口。上去之后再绳降800米左右的极陡峭悬崖,下到垭口另一边的冰川。户外圈公认,翻gondogoro la垭口的难度不亚于攀登一座6000米级的雪山。阿巴斯交待了一系列的注意事项。要求尽量少拍照,把注意力和体力集中在脚下。垭口下的阿里营地住着巴政府的救援队,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
夜幕降临,我强迫自己睡着了一个多小时。10:30起来,大家都已穿好自己最防寒保暖的羽绒和冲锋衣裤,戴着厚帽子,厚手套收拾东西。11点过,扎赫尔做好宵夜,吃完宵夜就开始撤营地。现场弥漫着一种兴奋紧张和忐忑混合的气氛。有人低声交谈,有人大声呼喊同伴,或自己的协作。背夫们快手快脚的收帐篷,阿巴斯来回奔忙捡查细节,进度。扎赫尔把我和他的背包捆绑在一起,叮嘱我路上跟紧他。
凌晨12点过开始出发,一个救援人员过来帮我们引路。寒风刺骨,我可能太过紧张,在出发不久就肚子不舒服,想上厕所。跟队长和阿巴斯申请,阿巴斯指了一方向说,往那边去,不要走太远,队伍停下来等我。方便完,身体和精神都放松了,队伍继续前进。
阿里营地离垭口并不近,路上队伍多,还有点塞。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里走了3小时后,才到达垭口下面。而有的队伍已经上到半坡,一串串的头灯像星星在我们上方闪烁。
冰爪太紧实,除了公子队长和小龙,女生们都需要阿巴斯,扎赫尔和背夫们帮忙才将它套牢在鞋底。从这里开始需要抓着路绳往上爬。坡度陡,爬不了一会儿就要停喘气。走在我前面的原野摔到雪地上,累得趴着不想动,扎赫尔去帮她。我转而跟上桂子,但她比我快,没多久就跟丢了。我又去跟和风和她的背夫。我们三个的节奏相同,基本都是爬十几步,停下来喘气,吸气。再走十几步,再停一会。就这样一直在一起爬。4:30快上垭口时天边露出鱼肚白。4:40我们上到垭口,早已等在上面的队长,同伴,和阿巴斯激动热烈的迎接了我们。K2,布洛阿特,G1,G2四座8000级雪山一览无余。





还好是晚上开始爬,旁边悬崖雪坡看不见,路上偶然偏头扫了一眼边上的雪坡差点腿软了~~~后面只敢盯着脚下一步步往上爬,也不敢怎么停下喘气,怕一歇就不想再走了~~~

 
旧帖 2019-12-19 13:34:19
Post #102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桂桂简淡 离线 桂桂简淡
上官的开心猫屋 wrote:
垭口被厚雪覆盖,呈马鞍型,非常宽阔,是个真正的360度巨型观景台。大家互拥抱相道贺,Anna又被阿巴斯和一个背夫架起来了。公子队长激动的指着我们刚爬上来的方向一排绵延巨大的山体说,上官快看,前面尖顶的是K2、顶着云的那个大面包是布洛阿特,右边G2、再右G1,全部都好清楚啊。我们的运气很好!垭口另一边同样壮观和震撼。世界迫不及待的往下顷斜,底下黑洞似的冰川,和远处利剑般的一圈雪峰,都在显示前方的路危机四伏。而此时,正当日出,温暖的桔红色铺在天际,映红了雪山。带给这险恶环境希望和指引。但垭口上这些身体和视觉上强烈的体会,在高海拨上我们不靠谱的记忆中,和下面这些模糊不清的照片一样,有些不真实,需要长时间的慢慢回味。





运气真的好,不仅顺利到垭口,还赶上了日出



 
旧帖 2019-12-19 13:39:11
Post #103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桂桂简淡 离线 桂桂简淡
上官的开心猫屋 wrote:
上山难,下山更难,要抓着绳子,几乎是垂直下降800米左右。降下去后,还要穿过下面的冰川,走到对面那排剑锋似的雪山脚下才是我们的今天的营地Khuspang
往下看看都胆寒,但必须得下啊!悬崖边上,阿巴斯和背夫帮我们系好安全带,一人负责带两个队员,手把手教会绳降的方法,拉开距离,开始下降。




下图是我下到一半的时候拍的两张照片,图1是往下看,图2是往上看,特别陡。我和原野共用她的背夫。她在垭口上缓过劲,状态恢复了,正一步一步踏实了往下滑。不过,真正开始滑行时,我发现自己很容易就掌握并熟练运用了准确扣绳,和快速下降踩稳雪坑的技巧。速度过快让我太过靠近原野,她很紧张,要我离远点。滑一段就要坐在雪坑上慢慢等,我感觉手和屁股都很冷。征得原野和她背夫的同意,我超过了他们。很快又赶上了小桂桂,有恐高症的她,脸色有点发青,但还是勇敢的慢慢往下挪。她拒绝我的帮助和陪伴,让我先走。实际我也帮不了什么,我快速下降,很快又追上阿巴斯带领的大部队。此处,雪坡已过,只剩一段乱石坡,大伙正坐一块小休。强人Jamie已经下到谷底,下乱石坡也是我的强项。越过众人,我也很快下到了谷底。不久,在阿巴斯的安排下,后面的队员也拉开一定的距离,一个接一个的下来了。



当时看着几近垂直的冰雪下坡,已经绝望了,但是没有退路,只能咬着牙一步步下行
 
旧帖 2019-12-19 13:47:28
Post #104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桂桂简淡 离线 桂桂简淡
上官的开心猫屋 wrote:
下到冰川后休息了一会,我们开始往那排剑一样的雪山走去。两小时后,于上午9:30到达今天的营地Khuspang,一个开满鲜花的山谷。
Bunny,比大部队晚了三小时到达。我以为她会是一付疲惫到死的样子。谁知,状态不错呢!她说翻垭口确实崩溃的无以复加,但下山的技巧倒好,轻松又迅速。在帐篷休息后,傍晚还兴致勃勃下到沟底拍日落。

今天的营地真美!全队的心情也同样!经历了十来天的黑白冰川跋涉,眼前充满生命力的鲜花和绿色让人无比感动和亲切。再走两天难度不大的冰川出山路,回到斯卡杜,我们的K2环线穿越就圆满成功了。然后,去美丽的风之谷罕萨喝茶发呆,看雪山。未来的旅程是美好,享受,和放松的。我带着向往进入了梦乡~~~~






记得Bunny下山见到我们第一句话是:哇靠,老子脑袋被驴踢了才会来走这条路grin
 
旧帖 2019-12-20 15:15:27
Post #105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D16、7月26日:Khuspang 4690米-Shaishcho 3450米 17.5公里,海拔下降1240米。告别雪山,冰川,回归绿色世界。

早上950,我们怀着完全放松的愉快心情出发,先走了两小时平缓下行的冰川路。然后,在冰川即将走完时,右前方masherbrum马舒布鲁姆雪山的东坡出现了它狂泻而下的巨大扇型冰川。我们在此左拐,像电影里突兀的画面切换一样,视线里一下全是牛羊悠游的绿色草坡。雪山冰川嘎然而止,跟我们来了个超级干脆,又宏大震撼的告别!
草坡走完是一段陡峭的悬崖上的羊肠小道,需要极小心的手脚并用。然后,过了两个被山洪切割得危险重重的大深沟。又涉过几条虽然不深,但水流湍急的水沟。快到营地前是在细雨中漫步一条被高山玫瑰花及其它灌木掩映的浪漫山间小路。之前在草坡上还淋了一场。但今天的雨一点也不讨厌,像老天在用它温柔湿滑的手抚摸我们被高寒冰川折磨得干枯已久的脸庞,让它再度鲜活绽放。
当天,准确到达营地的时间不记得了,因为下雨,相机手机都收了起来。大约是下午三点过吧。

概述完,请跟着我们的脚步一起出发欣赏吧。
Khuspang营地出发留影,后面那座最尖利最高的山叫,laila来了峰。






masherbrum马舒布鲁姆雪山东坡冰川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20 16:53:40 编辑
 
旧帖 2019-12-20 17:02:03
Post #106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桂桂简淡 wrote:
记得Bunny下山见到我们第一句话是:哇靠,老子脑袋被驴踢了才会来走这条路grin


哈哈哈~~~~这话很Bunny嘛,但是放心,她已经对喀喇昆仑的雪山入迷了。还会去的,我猜她下回可能会跟公子队长一块儿去雪湖。grin
 
旧帖 2019-12-20 22:18:59
Post #107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最后一段冰川路,不舍得那么快离开。大声说笑,或者来点夸张特别的造型吧,让雪山神灵知道,这段旅程,我们很开心,很满意。
和风可是这方面的高手,随便怎么做动作都是帅,还手把手教扎赫尔,两人玩得跟孩子似的。Anna用身体呼喊的是:苍天啊,大地啊,我好爱喀喇昆仑的雪山啊!图3图4是看客。grin





但是,再热闹开心的表象都难掩大家对陪伴,关照了我们这些日子的雪山,冰川深深的眷恋啊。最后还是安静下来,默默行走,低头沉思,并忍不住的一次次驻足回望。再见了K2!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22 11:30:48 编辑
 
旧帖 2019-12-22 12:32:32
Post #108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K2的雪山王国孕育着丰富的冰川,冰川融水汇集成大大小小的揣急溪流,它们奔涌而下,将大山切割出深壑浅沟。阻挡着我们的下山之路。
当天经过了几条冰沟,涉过几次急流我不能确切记得。但每一次经过这些险处的情景都记忆犹新:阿巴斯,扎赫尔,得米尔,哈瑞总是很熟练的拉开架势。分别站在高处,下边,和危险的边缘。一个一个的保护我们通过。
过水沟的时候,若水势急,水流大的话还得挽起裤腿,脱鞋除袜,站水中间的大石头上接送。类似的情景在整个K2的行程中不断上演。我们之间的雇佣关系因此升化出浓浓的朋友情宜。虽然,下山后,已经用足够的小费和礼物表达了我们真诚的谢意。但回看这些照片,还是忍不住想再对他们说,感谢!甚至,有一种,很想再见见他们的冲动。







 
旧帖 2019-12-22 12:51:43
Post #109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路上我们经过一个绿色营地,发现营地边的石头上有纪念牌。去年有人在此遇难。回来上网查,原来是全程骑马,只在马再不能上的Concordia开始走,加上翻垭口只走了两三天。可能是体能,和心肺功能方面没有通过较长时间的徒步来逐步适应。翻下垭口到这里发病去世。愿这位老者安息!heart



 
旧帖 2019-12-22 13:19:27
Post #110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12点过我们到达一个布满羊群的山坡。从小放牛娃出生的我,开心的呼喊起来!扎赫尔开玩笑吓唬人,说要去抓一只杀了中午吃。我也是傻,求他,不要啊,不准在这里抓!
他不听,丢下背包就跑了过去,有一只还特别傻,迎着他就过来,还钻到他怀里,跟他亲热撒娇。扎赫尔,不停的招手,喊我过去。对这么可爱的小羊我哪有抵抗能力,一秒都没犹豫就冲过去抱着小羊的脑袋玩起来。对如何取悦动物,我是有经验的,轻轻抚摸它的脸,脑门,看着它的眼睛说话,挠它脖子,顺方向撸毛。很快,这小羊就当我亲妈一样了。我们要走,还赶了一会路。开心~~~~~




 
旧帖 2019-12-22 15:05:46
Post #111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雨雾中不紧不慢地行进在高山玫瑰掩映的山间小路上,偶尔在花树下坐一会儿,喝喝水,吃点零食。真正体会到一种在异国他乡悠然徒步的乐趣。这种彻底放松自在的情绪,我在之前的路途中是没有的。也许有,但被无时无刻都在担心着的“能不能上K2大本营,能不能翻垭口”之类的问题压抑住了。




 
旧帖 2019-12-22 16:06:31
Post #112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今天的营地Shaishcho是K2路上条件最好的了。依山傍水,繁花丛丛,而且,前所未有的宽大舒适。账蓬整齐地扎在平整的细沙地上。一条清彻的山泉水由上而下穿过营地,各队的厨师们忙着准备丰盛晚餐。成功完成K2穿越的徒步客们心情愉快的三,五小聚,喝茶聊天。营地有个品种丰富的小卖部,我们喜爱的可乐,芒果汁都能买到。
我们队的会计小桂桂,和出纳Anna,花了半下午认真的对账。公子队长,Jmaie和阿巴斯商量出山的行程,安排接我们回斯卡杜的车辆。其他人则洗衣服,做个人卫生,或惬意地睡上一觉。
扎赫尔做完晚饭,都来不及吃,就一个人出发,提前赶往他位于Hushe的家去了。Hushe村是我们明天徒步的终点,在那里坐车回斯卡杜。基于这次行程中的友好相处,扎赫尔邀请我们明天到他家吃了午饭后再回斯卡杜。我们全队愉快的接受了邀请。他得先回去准备准备。扎赫尔打扮了一番。在他传统的衣服外面套了一件宽松白色T恤,特别帅气!在全队的祝福声和叮嘱他路上小心的关照声中,兴高彩烈的上路了。






一头还没成年的小骡子在营地好奇的瞎逛,也不怕人。它正享受着天真快乐,不用辛苦背驼的童年。


这位帅背夫,他捡到了我的太阳镜。我在过某条冰沟时蹦丢了,没丢多久就发现了的,可怎么都没找着。没想到后面的队伍捡到,交给了阿巴斯。我很高兴,给了20美金小费让阿巴斯表达谢意。后来,这帅哥又来感谢我们给他小费,我们就合了一个影。郁闷的是,我到斯卡杜后又将这太阳镜弄丢了。


诸事安排妥当,已是夜深露重。阿巴斯开心惬意地跟营地老板在火塘边唠嗑,行程明天就结束。下一单生意到来前,他也可以放松几天了。
 
旧帖 2019-12-23 18:20:20
Post #113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D17、7月27日:  Shaishcho 3450米- Hushe(徒步9.3公里), Hushe-Skardu 斯卡度2240米(包车)。本次徒步行程的最后一天。
早上从Shaishcho 营地出发,走了3个多小时,9.3公里。到达Hushe村,我们徒步的终点。大厨扎赫尔的家就在这里,厨师助理得米尔,哈瑞,以及我们大部分的背夫也是这村的。昨天,扎赫尔盛情邀请我们去他家吃午餐,并一个人提前先行,回到家作准备。能受邀到一个传统的巴尔蒂斯坦人家里做客是莫大的荣幸,这要归功于一路上我们全队和扎赫尔结下的深厚友谊。午饭后,我们跟阿巴斯和厨师,背夫们结清了约定的小费。又分别给了工作努力的,帮助了我们的人额外小费,和许多装备。然后,跟他们告别,坐了六小时的车回到Skardu斯卡杜。

Hushe是一个安静美丽的小村。但海拨3000多的高度使得这里田地的收获仅够温饱,村民比较贫穷。背夫和高山向导是村里主要的经济收入。





每次行程归来,穿着破旧孩子们总是蜂拥而至,兴高采烈,像迎接英雄一样迎接他们的父亲,叔叔伯伯或哥哥。这是得米尔听见一个几岁小孩的呼喊,转身等待。他疼爱的拍拍小孩身上的灰,塞了一把零钱在他手里。告诉我们,这是他哥哥的儿子。



村里有一幢,带宽大后园的小楼。是雪地公司在Hushe的基地。通常,公司会安排下山的队伍在这里免费住一晚,安排车辆第二天从斯卡杜来接。但,Bunny已经归心似箭了,如果,我们不走,她一个人包车也要回。队伍里大部份人也想今天赶回斯卡杜。我是既想在这个村里住一晚,去田里和各家走走,深入感受一下巴基斯坦山地人家的风俗。又想念斯卡杜宾馆里热气腾腾的热水澡,和干净舒适的床。公子队长征求大家的意见后,决定当天回。于是,联系雪地公司,告之我们的要求。公司同意付费后,在村里找了一辆车送我们回斯卡度。

K2的风霜,日晒让我们“盛世哥”小龙嫩白的脸庞变黑了些,神态刚毅了些。有点型男的风彩了!脚上这双从扎赫尔处购买的flying horse,回斯卡杜后又赠送给了扎赫尔。




再帖一下,公子队长手绘的我们K2徒步全程路线图,实际徒步总里程:162.3公里。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24 12:26:46 编辑
 
旧帖 2019-12-23 18:53:12
Post #114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村里的孩子纯朴可爱,对我们的到来充满好奇和渴望。给糖果,巧克力之类的零食最令他们开心和满足。我们搜尽身上所有的口袋还是不够分发。我们也留意到,许多小孩穿着破旧,有些甚至光着脚。但这里是有学校的,孩子们也善于自找娱乐。我们在村口的平地看见大大小小的孩子在玩踢足球和打羽毛球。









由登山和徒步者们支持的慈善事业也发展到了村里。这是意大利人援建的宾馆,所有收入用于支持当地的教育和医疗。
 
旧帖 2019-12-23 21:25:03
Post #115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在扎赫尔家吃饭的时候,我们见到了他的的爸爸妈妈,两个妹妹,妻子和四个女儿。在山上的时候,扎赫尔就告诉我们,他家10个人,靠他一个人赚钱养家,压力比较大。巴基斯坦的妇女基本都是在家里做家务,极少抛头露脸去外面工作。未婚的兄弟姐妹,靠已婚,有挣钱能力的兄长是普遍现象。在巴基斯坦,一个男人可以娶四个老婆。当我向鹰子,那位我们在斯卡杜遇到的中国朋友问询时,他确认,是的,但现实中,绝大部份人都选择了一夫一妻的方式。我问,是不是有钱人会多娶?他回答,有,但大部份也不会,老婆娶多了心累。

扎赫尔做炸的鸡清香酥软,不像一般饭店炸的那么干硬。还煮了一堆自己家鸡下的土鸡蛋。大家一起用可乐干杯,敬叔叔阿姨。阿巴斯告诉我们,一般巴基斯坦妇女是不跟陌生人同桌吃饭的。因为,我们是扎赫尔的朋友,所以,阿姨,和他的妻子,一起上桌陪了我们。



这两个漂亮懂事的孩子是扎赫尔的大女儿和二女儿,我们离开的时候,俩姐妹一直跟我们走到村口。还有两个小的是不满一岁的双胞胎。
 
旧帖 2019-12-23 22:00:05
Post #116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扎赫尔和得米尔要到斯卡杜办事,刚好随车给我们送行。背夫们送我们到村头,依依不舍的挥手道别。路边的小孩也特别亲热的对着我们的车打招呼,竖大拇指。
路上,我们吃惊地了解到,阿巴斯这是第一次和扎赫尔带领的厨师和背夫团队合作。我还以为,除了背夫,他们都是雪地公司的员工,发固定工资的。原来只有向导阿巴斯是雪地公司的员工,扎赫尔他们是很灵活的,可以跟不同公司,不同向导合作。阿巴斯也有很多备选的厨师,背夫团队。不能不说,我们运气不错,扎赫尔和阿巴斯是很优秀的组合。阿巴斯也夸我们的团队质素高,团结。他说,有些队伍为了几点吃饭都会吵个不停。回去的路上遇到宗教活动,被阻了半小时左右。大约6点过到达斯卡杜。






 
旧帖 2019-12-24 12:52:02
Post #117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D18、7月28日:  Skardu 斯卡度休整一天。
归心似箭的Bunny早上去机场,因天气原因不能起飞而返回后,表现出一种前所未见的焦虑烦躁。一刻也不能等地联系了一辆车,午饭都没吃就出发奔向伊斯兰堡。结果在路上遭遇严重塌方。不得不饿着肚子,在黑暗中滞留十几个小时。如果不是还有几个芒果充饥,真的会饿晕。我以为她烦透了这儿,再也不会来了。然而,这妹子现在说,喀喇昆仑的雪山是她见过的最美雪山群,没有之一。她想一次又一次的来拍,看遍它们的每一个红晨紫昏。
中午Snow land雪地公司的老板卡马尔请我们全队吃饭。晚上,我们又和扎赫尔,得米尔聚餐。
明天,原野和Jamie将坐飞机去伊斯兰堡,她们对已经持续了四天,飞机不能飞的坏天气抱有神奇的乐观希望。坚信明天一定会好,一定能飞。因此,没有跟Bunny一起坐汽车。结果,她们蠃了,比Bunny还早大半天到伊斯兰堡。
我们剩下的六个,公子队长,龙龙,桂子,Anna,和风细雨,我。打算包车去游完传说中的“风之谷”罕萨,再从红旗拉甫口岸回国。按合同,雪地公司会包斯卡度到伊斯兰堡的飞机,以及伊斯兰堡的住宿。我们自己改变了行程。就自然没这福利了。公子队长只想让卡马尔帮我们联系一辆去罕萨的车。没想到卡马尔非常豪爽的答应安排车辆免费送我们去,还赠送一晚在罕萨的住宿。完美!

中间灰白条纹衫的是我们这次合作的巴方徒步公司“snow land雪地的老板卡马尔,温和大气的一个人。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他还帮了我们一个急忙,我们因为要在斯卡杜购物,还要去罕萨,需要大量的卢比。但周末银行关门,只有当地人才能从柜员机提大笔现金。他一大早忙着送Bunny,返回来又到银行取钱帮我们兑换。来K2徒步的朋友,我们为你推荐卡马尔的snow land雪地公司。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26 17:34:03 编辑
 
旧帖 2019-12-24 20:00:28
Post #118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winey1203 离线 winey1203 开篇这图片美的耀眼,让人心生向往,心动的厉害!heart

上官的开心猫屋 wrot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2徒步游记(一)

交作业,招集帖链接:http://www.doyouhike.net/event/yueban/detail/6409916
 
图:公子,上官,Bunny,小龙,桂子,及其他队员
文:上官  

  历时12天,顺利完成巴基斯坦k2 base camp & Gondogorola 环线徒步。如愿到达Chogori乔戈里峰大本营。成功翻越5620米的Gondogorola垭口。站在垭口巨大的平台上回望,4座8000米级的雪山,一字排开在我们面前: Chogori乔戈里峰8611米,Broad peak布洛阿特峰8047米,Grasherbrum2加舒布鲁姆2峰8035米,Grasherbrun1加舒布鲁姆1峰8068米。世界上8000米以上的极高峰只有14座,能近距离,360度欣赏其中4座的地方,只有这里—Gondogorola垭口!放眼望去,波澜壮阔,一览无余。垭口另一边是极陡峭的万丈悬崖,一不小心摔下去就会变成碎片被悬崖下的滚滚冰川吞噬,远处冰川的尽头升起一圈利剑般的雪山直刺天空。这就是世界尽头的感觉吧,一边昂首天外,另一边俯瞰地狱。惊心动魄的美!它比到达K2大本营更激动人心。

但能否上到垭口,除了体能,还讲究季节和一定的运气。一年中只有7-9月份垭口才开放,就算在这两个月也有队伍因信心,体能不足或持续性大雪而无法翻越,只能失望折返。能有幸翻上垭口,目睹这天边震撼绝世壮丽风光的队伍都是幸福和圆满的。
 
徒步归来已经两个多月,心却还在巴基斯坦,常常回味路上那些危险和不可思议的美景,想念一路朝夕相处,像呼吸般自然地关心帮助我们的向导;阿巴斯,大厨;扎赫尔,厨师助理;得米尔,哈瑞。以及那些辛苦负重,却开朗纯真的背夫们。想念我们9名队员一起艰难跋涉,互帮互助,开心崩溃的各种场景。这是一场跌宕伏,精采,有趣,今人愉快的旅程。这场旅程也达成了我这些年的心愿:从青藏高原大喜马拉雅到帕米尔高原喀喇昆仑的深度畅游。


先上几张美图,不能说是镇楼,只是从视觉上概括一徒步行程各阶段的风光。


 






















----------------------------------------
阳光行天下,微笑走四方!生活在别处,你我在旅途!

 
旧帖 2019-12-24 20:04:49
Post #119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winey1203 离线 winey1203 行程终于接近尾声了,公纸吃饭竟然脸儿没露全~

上官的开心猫屋 wrote:
 D18、7月28日:  Skardu 斯卡度休整一天。
归心似箭的Bunny早上去机场,因天气原因不能起飞而返回后,表现出一种前所未见的焦虑烦躁。一刻也不能等地联系了一辆车,午饭都没吃就出发奔向伊斯兰堡。结果在白沙瓦遭遇严重塌方。不得不饿着肚子,在黑暗中滞留十几个小时。如果不是还有几个芒果充饥,真的会饿晕。我以为她烦透了这儿,再也不会来了。然而,这妹子现在说,喀喇昆仑的雪山是她见过的最美雪山群,没有之一。她想一次又一次的来拍,看遍它们的每一个红晨紫昏。
中午Snow land雪地公司的老板卡马尔请我们全队吃饭。晚上,我们又和扎赫尔,得米尔聚餐。
明天,原野和Jamie将坐飞机去伊斯兰堡,她们对已经持续了四天,飞机不能飞的坏天气抱有神奇的乐观希望。坚信明天一定会好,一定能飞。因此,没有跟Bunny一起坐汽车。结果,她们蠃了,比Bunny还早大半天到伊斯兰堡。
我们剩下的六个,公子队长,龙龙,桂子,Anna,和风细雨,我。打算包车去游完传说中的“风之谷”罕萨,再从红旗拉甫口岸回国。按合同,雪地公司会包斯卡度到伊斯兰堡的飞机,以及伊斯兰堡的住宿。我们自己改变了行程。就自然没这福利了。公子队长只想让卡马尔帮我们联系一辆去罕萨的车。没想到卡马尔非常豪爽的答应安排车辆免费送我们去,还赠送一晚在罕萨的住宿。完美!

中间灰白条纹衫的是我们这次合作的巴方徒步公司“snow land雪地的老板卡马尔,温和大气的一个人。我们的合作非常愉快!他还帮了我们一个急忙,我们因为要在斯卡杜购物,还要去罕萨,需要大量的卢比。但周末银行关门,只有当地人才能从柜员机提大笔现金。他一大早忙着送Bunny,返回来又到银行取钱帮我们兑换。来K2徒步的朋友,我们为你推荐卡马尔的snow land雪地公司。



----------------------------------------
阳光行天下,微笑走四方!生活在别处,你我在旅途!

 
旧帖 2019-12-26 09:54:16
Post #120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 ...
 
西涛 离线 西涛 景色美,文字美,队员美,行程美,配合也美,送10分

----------------------------------------
玩儿的就是心跳http://blog.sina.com.cn/sunxjr

 
旧帖 2019-12-26 22:58:00
Post #121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D19、7月29日: skardu斯卡度-gilgit吉尔吉特-hunza罕萨
K2
徒步结束后,我们的9人队伍在斯卡杜解散,重组。Jamie,原野,Bunny三位忙着赶回各人奋斗的地方搬砖。其余的6人:公子队长,小龙,和风,桂子,Anna和我,开启了轻松悠闲之旅。我们要北上,先去一个听闻已久的,传说中的美好地方“hunza罕萨”。在那儿呆两天,再从红旗拉甫出关,经塔县,咔什,乌鲁木齐,一路玩着回家。今天的目的地是hunza罕萨“。

我们抱着美好的想象出发,却好事多磨,行程变得十分折腾,疲惫斯卡杜到罕萨284公里的山路,正常9个小时的车程,因路烂,多处塌方堵车。整整开了18个小时。早上5点出发,晚上1140才到罕萨一个靠近苏斯特口岸,叫milmut的小村,入住雪地老板卡马尔为我们订的酒店。屁股都坐麻木了!所幸是部队维护公路,塌方处都紧锣密鼓的赶修,一清出车道就放行。虽然堵的大排长龙,也顺序井然,基本没人抢道。司机乘客都淡然面对,友好相处。我们也慢慢放下了焦虑。而且,居然,还有人卖雪糕,甜蜜的安慰了我们的身心。沿途风景也是可圈可点。

感谢英语超牛的Jamie,头一天跟酒店协商好,今早4:30为我们开了早餐。帖心的Jamie,还陪我们用餐,为我们送行!heart
温暖的牛奶,面包,鸡蛋让我们因早起而短暂清醒的头脑,很快又在汽车摇篮似的轻微颠簸中进入梦乡。9点钟,天刚刚放亮时,我们的车正行驶在印度河的一段开阔河湾段。清冷的晨光透过满天灰白的云层,照亮淡蓝色的远山。让眼前的风景呈现出一种青花瓷般的诗意之美。我们让司机大叔停车,下来美美的欣赏了一会儿。




沿途的村庄,正在收获之时,宁静质扑。路边的杏树硕果累累。




10:30来到一个服务站小休,Anna跟这位格子衫小朋友玩得不亦乐乎。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19-12-27 11:35:09 编辑
 
旧帖 2019-12-26 23:06:41
Post #122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winey1203 wrote:
行程终于接近尾声了,公纸吃饭竟然脸儿没露全~


饭店的人帮拍的照,几张他和小桂桂都被挡了。大家忙着抢吃,没再补拍。
 
旧帖 2019-12-26 23:09:12
Post #123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西涛 wrote:
景色美,文字美,队员美,行程美,配合也美,送10分


谢谢!!陌生朋友的鼓励总是让快要泄气的我又充满了动力~~~heart
 
旧帖 2020-01-01 07:01:37
Post #124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过服务站,畅行两小时后遇到第一次塌方修路。我们开始为接下来的路程担心,才12点过就堵车修路,原计划下午两三点到达罕萨的愿望怕是要泡汤。常跑这条路的司机大叔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他不紧不慢地停好车,下去找维护次序的管理人员打听情况。回复,已经把路面清理得差不多了,再等一会儿就放行。这次确实等的不久,半小时后道路恢复通行。
大约又开了近一小时,在我们饥肠辘辘的时候,转过一个危险急弯,过了一个检查站,终于到达吃午饭的地方。大家记得,离开斯卡杜时,带齐护照,签证和之前用过的所有手续,一路上过检查站都要查验。





又行了近一个小时,转过这个弯,经过一个检查站后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20-01-01 07:20:32 编辑
 
旧帖 2020-01-01 07:40:17
Post #125
Re: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 ...
 
上官的开心猫屋 离线 上官的开心猫屋 在这条水流喘急的大水沟两边都有饭馆,商店和简易旅馆。司机大叔带我们去的是大水沟的另一边。他家位置最好,就在水沟边。葡萄架搭的室外餐厅,光影斑驳,清爽宜人。在巴基斯坦北部山区又冷又热,阳光炒暴晒的正午,实在是个午餐,小休的好地方。大叔说,他家的饭食也是最美味的。事实证明,在这里享受美食的午间一小时,确实是我们当天最惬意的时间。之后,就是在一个接一个的堵车修路,堵车修路中等待,直到傍晚八点半开上KKH的柏油大马路才得以解脱。











上官的开心猫屋 于 2020-01-01 08:14:51 编辑
 
» 城市 » 深圳 » 终极远方,巅峰行走 ——2019年7月深圳公子队巴基斯坦K2徒步游记(更新完毕) 213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