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武汉 / 山野 / 武汉磨房大家庭 » 城市 » 武汉 »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175
« Prev12Next »
分享
旧帖 2020-01-04 13:12:03
Post #27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mfTNuL00916384 离线 mfTNuL00916384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猪柳蛋堡 wrote:

 

 
走到江西坳的公路上一种在川西的即视感
 

 

 

 

 
一幅幅美景重现,渐已模糊的记忆又开始找回
怎么我就对3个8印象深刻
去年美翻的云海
到现在也就记得倒数时的一张张笑脸
说到底,还是相伴的人温暖了想念
鲜少见海天写出煸情的文字
就如同石头在年会真情流露一样令人触动心怀
珍惜每一次相聚
希望以后的日子也有你们在

----------------------------------------
酷爱大自然聆听新世界

 
旧帖 2020-01-04 13:22:48
Post #28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mfTNuL00916384 离线 mfTNuL00916384
猪柳蛋堡 wrote:



依然不能给10分
 

 
在每一个云起舞的日子
有你们陪伴真好
第一次很美http://www.doyouhike.net/city/wuhan/2617102,0,0,1.html

----------------------------------------
酷爱大自然聆听新世界

 
旧帖 2020-01-04 13:29:25
Post #29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光线v 离线 光线v
猪柳蛋堡 wrote:

 
东江
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只有跨年才出现;扑克王,没有他变不出来的花样;自称老人家,疑似故意拉开年龄差;体能溜得飞起,长期飞行模式,难以望之项背;对我们这些小朋友(他对我们的称呼)非常容忍和照顾,我们已形成习得性依耐;处事不惊,睿智沉稳,是队伍的定心石。
 

 
海阔天空
1米9的身高自带光芒,温柔贴心脾气极好,心思细腻考虑事物周全,以前只被某猪欺负,无语言变身以后又多了一人欺负,征一美貌娴淑女子把此君带走,免受我们荼毒
 

 
无语言
已经无法阻挡她往杠精的路上去了,此处省略一千字;每次叫嚷背不动装备但会背上“小兔兔,小丸子,磨小驴”之类的萌宠;是个标准的吃货,连小兔兔也不能幸免,甜蜜与麻辣味复合型少女。
 

 
龙猫
隐匿厨神,不轻易出手(什么时候再能吃上巧克力蛋糕);身材极好(这次偷喵了好几次)标准的运动身形;直言快语面冷心热;最近受无语言影响己成为热血视频剪刀手。
 

 by海天

猪七七
中年少女,一直坚信自己28岁,聪慧与犯二时常切换自如。

东江稳落盘石;海天潇洒;龙猫身材不错;无语言麻辣可爱,有武汉姑娘伢的样子;猪老板活动精彩,大片了得(人才都要征如摄影组啊)
 
旧帖 2020-01-04 13:33:28
Post #30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光线v 离线 光线v 有奖竞猜:咬嘴里的吧?方便领队控制
 
旧帖 2020-01-04 13:37:46
Post #31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星在尘上 离线 星在尘上 狗的
 
旧帖 2020-01-04 13:48:29
Post #32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光线v 离线 光线v 麻人,麻人,麻人啊
 
旧帖 2020-01-04 13:50:37
Post #33
Re: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猪柳蛋堡 离线 猪柳蛋堡
光线v wrote:
有奖竞猜:咬嘴里的吧?方便领队控制


不跟牛相关

----------------------------------------
在阳光的背后总有一个孤独的影子

 
旧帖 2020-01-04 13:57:59
Post #34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光线v 离线 光线v
心灵在路上 wrote:

云海,日落,日出,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这次又能得遇,是上天对我们的眷顾。
不可否认,根据天气预报,出行日期提前一天是我们的提前准备和预测的,但实际到山上后,则全看老天爷的心情。
这次是我们第二次的幸运啦,第一次是在去年的跨年节点,希望我们能够继续幸运下去,第三次,第四次。。
但其实想说的是有无云海日出或是蓝天白云都不是最重要的,这些都只是锦上添花的点缀;
最重要的是那群结伴同行的人啊,和有趣的灵魂一起,走到哪里都是风景。
比如,那年张家界之行雨中看雾猪老板酒斗客栈老板一样精彩。
又比如,雨雾武功山虽没看到风景,却被晒伤脖子也是记忆深刻。

以前旅行去过一些地方,有些景观没去探访,总以各种借口说这回没去没关系,下次再来补上。
实际经验告诉我们,那些地方大多数我们再没有去过。
有些人第一眼看到就确认眼神是对的人,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每一次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每一次的离开可能就是永别。
每一次活动陪伴的点点滴滴都汇聚成时间的片段,成为我们彼此珍藏的共同记忆。
感谢一路有你们的陪伴,希望大家能在一起走的久一些,更久一些。。

哈哈,感觉有些矫情啦,简单点就是一句话:
多多参加磨房的活动吧!
多多参加猪老板的活动啊!


电疗啊
 
旧帖 2020-01-04 13:58:29
Post #35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光线v 离线 光线v
猪柳蛋堡 wrote:
不跟牛相关

我是说的人
 
旧帖 2020-01-04 14:10:00
Post #36
Re: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芳菲shirly 离线 芳菲shirly 都开始走煽情路线了哈哈哈  
都是真情流露啊 
景美 人美 情美
十份送上~~~!
 
旧帖 2020-01-04 16:14:50
Post #37
Re: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龙哥哥 离线 龙哥哥 风力发电也上了南风面了?

----------------------------------------
生命在于运动

 
旧帖 2020-01-04 16:48:13
Post #38
Re: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猪柳蛋堡 离线 猪柳蛋堡
龙哥哥 wrote:
风力发电也上了南风面了?


先送我10分再告诉你

----------------------------------------
在阳光的背后总有一个孤独的影子

 
旧帖 2020-01-04 17:02:06
Post #39
Re: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猪柳蛋堡 离线 猪柳蛋堡
龙哥哥 wrote:
风力发电也上了南风面了?


是南风面东面的金紫仙

差我10分

----------------------------------------
在阳光的背后总有一个孤独的影子

 
旧帖 2020-01-04 17:08:42
Post #40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农夫2013 离线 农夫2013
猪柳蛋堡 wrote:

 

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虚伪长存人间哈!
 

 

 
大家都忙着在朋友圈辞旧迎新展望未来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负韶华~等等种种
越来越浮夸不真诚
我的心海如此这般翻腾
2019丢盔卸甲离开了坚守数十年的阵地
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以梦为马,带你进入一段奇幻的旅程。

 
旧帖 2020-01-04 17:15:12
Post #41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农夫2013 离线 农夫2013
猪柳蛋堡 wrote:

 

女汉子的"温柔"是一种怎样的温柔?
 
我太爱这样的清晨
每一寸光线轻抚在连绵的山峦
如同我望向它的眼神这般温柔

----------------------------------------
以梦为马,带你进入一段奇幻的旅程。

 
旧帖 2020-01-04 20:26:32
Post #42
Re: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westerleve 离线 westerleve 一趟不平凡的经历,赞赞赞

----------------------------------------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旧帖 2020-01-05 08:09:54
Post #43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emily__r 离线 emily__r 看完了所有,感觉此贴宝藏好多,人与景,自然风物,大眼睛,怀抱的心情,打牌的故事,都美不胜收。
 
旧帖 2020-01-05 12:16:40
Post #44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十八子鱼 离线 十八子鱼 只得羡慕一声。

----------------------------------------
做一只永远只有七秒记忆的鱼.

 
旧帖 2020-01-05 20:24:51
Post #45
Re: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龙猫doudou 离线 龙猫doudou 我是来写花絮的grin
一.牛宝宝-牛魔王-牛皮糖
也许若干年后,南风面的草甸,云海,竹林,古道,都将从记忆中隐去,但是有两个关键词不会忘记,其一就是跟我们缠斗许久的牛牛们。
我记得是爬升至1800左右,海天和东江正为寻找更好的水源在讨论,我在走过一处断壁残垣时,发现了一头在那静静吃草的牛,应该是头还不到一岁的牛宝宝,我望向它时,它也正抬头望向我,不知道在那一瞬确认眼神时,它是不是就下定决心要跟着我们,而我那时脑海里只冒出几个问号:这是谁家的牛?天快黑了还不赶回家?牛歪着脑壳望着我,无从知道眼前我这只两脚兽心里的疑问。我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看继续淡定吃草的它,还好兴致的唱了几句“牛儿还在山上吃草,放牛的却不知道哪儿去了?”呵呵,要早知道后来我们被这牛追的狼狈而逃,我想我那时不会唱的那么没心没肺。
待到我们在南风面的碑石前安营扎帐煮起火锅后,就听见帐篷外细细簌簌的声音,海天跑出去,只见夜色里闪闪发亮的两只牛眼,我们七嘴八舌的各种猜测:是天晚了准备回家路过这里,还是被香味吸引想来分一杯羹?又过了一会,海天再出去侦察后说,那头牛已经从我们帐篷外的灌木丛里钻过去了,大家纷纷感叹,鱼有鱼路,牛有牛路,看来牛皮不是吹的,确实可以抵挡我们穿越不了的灌木丛,硬着牛皮穿过去。
想到牛已回家,我们放心的拿出扑克准备开战,哪知道刚发完牌,就感觉帐篷外有牛蹄哒哒的声音,牛的喘息近在咫尺,若不是帐篷挡住,只怕要喷到我们脸上了。东江说,万一被牛踩一脚可不是好玩的,我是个很容易联想的人,一听这话脑海里立马就闪现罗马斗牛场被那些牛踩的吱哇乱叫的惨状,吓得赶紧扔了牌喊着快走快走,此地一刻也不能呆了。猪七七说她的老师在进行LNT教学时就说过,做饭的地方离营地要有距离,且吃的东西和垃圾得挂在高高的树上,可是南风面山顶没有高树,碑石就是最高的地方了,估计牛是想够碑石上的食物和垃圾,我们的帐篷又挡住它的路,所以才跟我们贴这近。我们最后决定,把所有吃的,包括锅碗瓢盆(都有食物的气味),都放在南风面的石碑上面,我们另择营地。就这样,我们打起头灯拔营,无语言一直念叨的再也不走夜路,终于在2019年度至始至终成为了一句空话。
   那晚我们在距离南风面十分钟距离的湖南最高峰酃峰扎营,牛牛们再没有跟过来,我们在帐篷里边打牌边想象牛群围在高高放置食品的南风面碑石旁打作一团,会不会就此把已经破烂的碑石撞塌,然后牛们在乱战中挤死挤伤,待到后来者发现后,脑海里肯定会冒出一段“走近科学”的台词:南风面碑石离奇倒塌,牛群不明原因死伤,究竟背后有什么神秘力量在操纵?猪七七更是笑的前仰合后,沙哑着喉咙学牛讲话:是劳资发现的,,都跟劳资潜开。我想她配音的肯定是最先在我们帐篷外鬼祟徘徊的那只,没错,就是那只“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我一眼,就再也忘不掉我包里那包盐的”牛宝宝。唉,当夜色降临,白天萌哒哒的牛宝宝已然幻化成出口成脏的牛魔王了。

     清晨,海天、猪七七和东江去南风面拍日出顺便带回了我们的食物以及锅碗瓢盆和垃圾,据说南风面碑石无恙,可怜的牛够不着石头上的食物,在那踅摸了一宿。就在我们正准备开炉煮面时,牛又出现了,东江说是跟着垃圾的味道找过来的。真没想到,牛鼻子比狗鼻子丝毫不差啊。动物们的听觉嗅觉比我们这些两脚兽灵敏多了。
     营地的牛越来越多,刚开始是一两只,接着是三五只,最后是一群群,还有更多的牛在赶来的路上,我们被包围了,估计是山风把食物的味道传到了各个山头,牛们兴致勃勃的赶来了,就像万圣节里那些“不给糖就捣乱”的孩子,一只只盯着我们,有的甚至嘴角都挂上了晶亮的哈喇子。有只耳边一圈白绒绒毛的小牛犊,至始至终就守在那,直愣愣的盯着我们,怎么赶都赖着不走,活脱脱的给我们演示了什么叫“牛皮糖”。

我准备漱口,刚挤上牙膏,我面前的这只白耳朵牛就凑到跟前了,看来牙膏的香味也是它们感兴趣的。无奈之下我只能边刷牙边赶牛,三下两下刷完,把漱口水泼在地上,白耳朵上前闻了下,好失望的看着我,看着它馋兮兮的样子,我翻了翻包,想找点什么喂喂它,可是包里啥都没有,我只能抱歉的跟它说:没有吃的,真没有吃的,不信你看!看来它不信,当我背上包往山下走去时,它竟然不死心的跟着来了,幸亏队友们提醒,我连忙给身后的它让路,万一被它顶一下可不是好玩的,就这样,我的登山杖化作了赶牛棒,在我的”呦呵呦呵”声中,赶着这些馋兮兮惨兮兮纠缠了我们一路的牛宝宝-牛魔王-牛皮糖下山了。
 
    
    
花絮二
三天打了六场牌
龙猫doudou 于 2020-01-05 22:09:19 编辑

----------------------------------------
人生中出现的一切,都无法拥有,只能经历

 
旧帖 2020-01-06 09:51:13
Post #46
Re: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龙哥哥 离线 龙哥哥 +10grin

----------------------------------------
生命在于运动

 
旧帖 2020-01-06 17:55:07
Post #47
Re: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心灵在路上 离线 心灵在路上
龙猫doudou wrote:
我是来写花絮的grin
一.牛宝宝-牛魔王-牛皮糖
也许若干年后,南风面的草甸,云海,竹林,古道,都将从记忆中隐去,但是有两个关键词不会忘记,其一就是跟我们缠斗许久的牛牛们。
我记得是爬升至1800左右,海天和东江正为寻找更好的水源在讨论,我在走过一处断壁残垣时,发现了一头在那静静吃草的牛,应该是头还不到一岁的牛宝宝,我望向它时,它也正抬头望向我,不知道在那一瞬确认眼神时,它是不是就下定决心要跟着我们,而我那时脑海里只冒出几个问号:这是谁家的牛?天快黑了还不赶回家?牛歪着脑壳望着我,无从知道眼前我这只两脚兽心里的疑问。我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看继续淡定吃草的它,还好兴致的唱了几句“牛儿还在山上吃草,放牛的却不知道哪儿去了?”呵呵,要早知道后来我们被这牛追的狼狈而逃,我想我那时不会唱的那么没心没肺。
待到我们在南风面的碑石前安营扎帐煮起火锅后,就听见帐篷外细细簌簌的声音,海天跑出去,只见夜色里闪闪发亮的两只牛眼,我们七嘴八舌的各种猜测:是天晚了准备回家路过这里,还是被香味吸引想来分一杯羹?又过了一会,海天再出去侦察后说,那头牛已经从我们帐篷外的灌木丛里钻过去了,大家纷纷感叹,鱼有鱼路,牛有牛路,看来牛皮不是吹的,确实可以抵挡我们穿越不了的灌木丛,硬着牛皮穿过去。
想到牛已回家,我们放心的拿出扑克准备开战,哪知道刚发完牌,就感觉帐篷外有牛蹄哒哒的声音,牛的喘息近在咫尺,若不是帐篷挡住,只怕要喷到我们脸上了。东江说,万一被牛踩一脚可不是好玩的,我是个很容易联想的人,一听这话脑海里立马就闪现罗马斗牛场被那些牛踩的吱哇乱叫的惨状,吓得赶紧扔了牌喊着快走快走,此地一刻也不能呆了。猪七七说她的老师在进行LNT教学时就说过,做饭的地方离营地要有距离,且吃的东西和垃圾得挂在高高的树上,可是南风面山顶没有高树,碑石就是最高的地方了,估计牛是想够碑石上的食物和垃圾,我们的帐篷又挡住它的路,所以才跟我们贴这近。我们最后决定,把所有吃的,包括锅碗瓢盆(都有食物的气味),都放在南风面的石碑上面,我们另择营地。就这样,我们打起头灯拔营,无语言一直念叨的再也不走夜路,终于在2019年度至始至终成为了一句空话。
   那晚我们在距离南风面十分钟距离的湖南最高峰酃峰扎营,牛牛们再没有跟过来,我们在帐篷里边打牌边想象牛群围在高高放置食品的南风面碑石旁打作一团,会不会就此把已经破烂的碑石撞塌,然后牛们在乱战中挤死挤伤,待到后来者发现后,脑海里肯定会冒出一段“走近科学”的台词:南风面碑石离奇倒塌,牛群不明原因死伤,究竟背后有什么神秘力量在操纵?猪七七更是笑的前仰合后,沙哑着喉咙学牛讲话:是劳资发现的,,都跟劳资潜开。我想她配音的肯定是最先在我们帐篷外鬼祟徘徊的那只,没错,就是那只“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我一眼,就再也忘不掉我包里那包盐的”牛宝宝。唉,当夜色降临,白天萌哒哒的牛宝宝已然幻化成出口成脏的牛魔王了。

     清晨,海天、猪七七和东江去南风面拍日出顺便带回了我们的食物以及锅碗瓢盆和垃圾,据说南风面碑石无恙,可怜的牛够不着石头上的食物,在那踅摸了一宿。就在我们正准备开炉煮面时,牛又出现了,东江说是跟着垃圾的味道找过来的。真没想到,牛鼻子比狗鼻子丝毫不差啊。动物们的听觉嗅觉比我们这些两脚兽灵敏多了。
     营地的牛越来越多,刚开始是一两只,接着是三五只,最后是一群群,还有更多的牛在赶来的路上,我们被包围了,估计是山风把食物的味道传到了各个山头,牛们兴致勃勃的赶来了,就像万圣节里那些“不给糖就捣乱”的孩子,一只只盯着我们,有的甚至嘴角都挂上了晶亮的哈喇子。有只耳边一圈白绒绒毛的小牛犊,至始至终就守在那,直愣愣的盯着我们,怎么赶都赖着不走,活脱脱的给我们演示了什么叫“牛皮糖”。

我准备漱口,刚挤上牙膏,我面前的这只白耳朵牛就凑到跟前了,看来牙膏的香味也是它们感兴趣的。无奈之下我只能边刷牙边赶牛,三下两下刷完,把漱口水泼在地上,白耳朵上前闻了下,好失望的看着我,看着它馋兮兮的样子,我翻了翻包,想找点什么喂喂它,可是包里啥都没有,我只能抱歉的跟它说:没有吃的,真没有吃的,不信你看!看来它不信,当我背上包往山下走去时,它竟然不死心的跟着来了,幸亏队友们提醒,我连忙给身后的它让路,万一被它顶一下可不是好玩的,就这样,我的登山杖化作了赶牛棒,在我的”呦呵呦呵”声中,赶着这些馋兮兮惨兮兮纠缠了我们一路的牛宝宝-牛魔王-牛皮糖下山了。
 
    
    
花絮二
三天打了六场牌




又爱又恨啊,哈哈哈哈哈哈

----------------------------------------
最美的旅程,在下一站。

 
« Prev12Next »
转帖分享
» 城市 » 武汉 » 第二次也很美--记南风面跨年 175
快速回复
内容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