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帖 2015-10-08 23:31:55
Post #1545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黄河漂流连载-105】
 

亡县,2004

 
宁夏漂流游记接近尾声,我的屁股也开始蜕皮,有点担心以后没办法敏锐地感受黄河了。
 
要是人生中的所有不快,痛苦和贫困,也能蜕皮就好了。
 

图:陶乐养老院的老人
 
和艇友在陶乐分手,孟柳说她虽然是宁夏人,却从来没来过陶乐。很快我就知道为什么了,因为陶乐太穷。
 
看见陶乐的现状,无意评判当年的“黜免”是否合理,但是陶乐人的生活,的确让人心寒。在陶乐镇,无论你问街头什么人,什么样的问题,对方的回答里,都有共同的一句:“没了,2004年以后,就没了,都没了。”
 
2004,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所有陶乐人都如此铭记于心?
 
走在街头,扫大街的,卖西瓜的,打牌的……好像所有人都在好奇地看着我们。有些比较大胆的,在我们路过时搭话:“你们是外地的吧,我们这,从外面飞来一只苍蝇,镇上人都能知道。”
 
我们吓得一哆嗦,难道是误闯了国家的什么秘密基地,这些人都是便衣?
 
走完一条不长的街道,沐浴着四周扫射而来的目光,让人感觉自己在裸体前行。好在我身材棒,也不用被扫视的太自卑,倒是羚羊姑娘,一直正儿八经地挺胸前行。
 
低头钻进一家名叫“阿涛发廊”的店,看见这店名觉得亲切,估计店主是去外面混过的。打算剃个头,顺便解开这些追随我们的目光之谜。
 

图:阿涛在修发廊的坏灯
 
闪米特:老板是不是去过广东,我看店名叫阿涛?
店主:阿涛就是我的名字,96年去过广州,在那边呆了两年,后来还去过深圳,可惜97年香港回归后,广东的经济就不行了,学了门剪发的手艺就回来了。
 
闪米特:广东的经济这30年来还可以呀。
阿涛:不行,一直不行,我清楚的很。
 
闪米特:走在陶乐镇上,怎么总有人盯着我们看。
阿涛:镇小,这里没外人来,你们一来大家就都知道了。这里没人敢偷敢抢,无论谁做了一点什么,镇上所有人都知道。
 
闪米特:怎么街道和广场上几乎都是老人。
阿涛: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现在还会呆在陶乐呢。
 
闪米特:我看这里道路建设,城市规划,都做的不错,陶乐镇不愧是属于宁夏的,天下黄河富宁夏,看你们的道路就知道很富有。
 
阿涛:那是2004年以前修的,宁夏早不管我们了,陶乐从2004年开始就已经废了。
 
看着阿涛有点怨愤的脸,没敢再深问,怕他一激动,把我的头给剃丑了。
 
剃完后,迫不及待地查了下陶乐的资料,原来这里曾经是中国行政区划最小的县,面积只有0.4平方公里,是在1941年建立的袖珍县,在2004年被政府撤掉,64年的荣耀,一朝散去。
 
我们在黄河边,第一次碰到如此特殊的地方。为此特意停留了一天,走访了这里的养老院,学校,供暖公司和集贸市场。陶乐人表现出来的,那种被政府“抛弃”的无言伤痛,深深触动了我们。
 
什么样的“痛”,会在11年的时间打磨后,还如此锐利?我们希望能找到答案,更希望听听宁夏人和陶乐人自己的看法。为此,特意摘录了《宁夏广播电视报》(以下简称宁报)和一位网名叫三川工的陶乐人的描述。
 

 
 
【10多人养一名干部的真伪?】
 
宁报:撤县前,陶乐约有2300多人吃财政饭,而全县的总人口仅3.2万,城区人口不过4000有余。10多个人养一名干部。
 
三川工:10多个人养一名干部,这种说法是不确切的,这是撤县造成的数字,很多人本是不拿财政经费的,只是在撤县时全部搭上“这辆车”,算在了财政负担的人员里了。
 
三川工:一些从来没有上过班的、领导的亲朋、种田的和无业游民,甚至街头混子,拿钱找主要领导买官买编制,搭上了“撤县快车”,一举成为财政负担人员(这些人才会高喊:“撤县就是好!”),给撤县领导小组“凑够了2300人”。
 
三川工:一些交了钱的人员最后没有“搭上这班车”,就找领导要说法。当时的县委书记(非陶乐籍)收了钱没把事办好,被几个人堵在中卫市暴打了一顿。
 
 
【支出常年大于收入正常吗?】
 
宁报:缺乏商业基础和市民社会的陶乐,整个运转对行政的依存度极高。如果继续存在下去,会使得财政承受很大压力。
 
三川工:原陶乐县财政支出每年约4000万元,收入不足1千万元。这也是西部地区的弊病,也是通病。但这不是陶乐县的“专利”,陕、甘、宁、蒙、青、藏、疆、川、贵等等省区不都是这样吗?所以国家出台西部大开发政策来改变这种状况。宁夏这个不发达的名声是陶乐造成的吗?
 
看完这段对话,我们专门上宁夏自治区人民政府网站,查询了2014年宁夏的收入和支出情况。官网原文如下:“2014年,全区公共财政预算总收入完成565亿元,增长7%,其中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完成339.8亿元,超收8.8亿元,增长10.3%。公共财政预算支出完成1000.5亿元,突破1000亿元大关。”
 
宁夏在大西北算是非常富庶之地,它的支出依然大于收入,并且是在不向中央交税的情况下。因为自治区享有财政经济自主权,凡是依照国家规定属于民族自治地方的财政收入,都应当由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自主安排使用。
 
这些多支出的钱,来自哪里呢?何时才能收支平衡,是否有计划呢?
 
 
【到底该不该撤县?】
 
许多媒体的意向是:政府小,人口少,财政收入少,支出大,该撤。
 
三川工:宁夏也是小省区,面积小人口少,560万人,不如一个大城市的人口数量多,地方也小,财政支出大于收入,是不是也该撤,该回到1958年以前的甘肃省去?
人口少就该撤吗?美国人口少,那就去把它撤了归我们大中国管吧?还有许多小国家,是否也该撤了归大国管理呢?
 
 
 
 
【11年的怨气】
 
虽然撤县单从面子上来说,会让本地人心里很难受,但以我对老百姓的长期观察,只要继续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这种埋怨理应很快会烟消云散,不至于积怨11年之久啊。
 
走在陶乐街头,我们看见许多小区几乎成了鬼城,门窗破败。
 
本地人说,撤县时,政府做出了很多补偿承诺。因为撤县导致开发区停建,正在建设中的几十栋楼房被迫停工,陶乐重新规划后需要拆迁一部分房屋,陶乐边缘地区的“循环经济发展基地”的工厂几乎全部倒闭……
 
为了寻求政府兑现撤县前的承诺,一些人开始上访,这些人中的某些人,再也没能回到陶乐。
 

 
 
我们看见供暖公司大门紧锁,旁边一位大爷说:“撤县后的供暖问题,是大家最难忍受的。因为撤县引起大量人口外迁,供暖公司也亏损严重,暖气变的时有时无。很多人只能想办法去外地,到亲戚朋友家寄人篱下似的过冬。
 
撤县也严重影响了教育,陶乐教师待遇被下调,教育投资减少,老师们纷纷外出寻找新的工作机会。撤县后,多所学校合并,原来就近走读的小学生们,一部分变成了远离家乡的住校生。有些孩子小,家长只好简单种植一些不费工的作物,抛家弃业到学校旁边租房照顾孩子上学。阿涛也准备明年去县上租房,陪孩子读书。
 

 
小小的陶乐镇,现在有三个养老院。我们走访了其中一个,管理者告诉我们说,陶乐镇空气清新,环境优美,是养老的好地方。
 
的确,这里除了养老,也实在想不出来还可以干什么。商铺几乎90%倒闭,由医院变为卫生所的对面街道,除了一家卖花圈的还在经营,其余全部大门紧锁。
 
我在想,如果让老百姓吃饱住暖,孩子有地方读书,大家是不是根本就不在乎到底是县还是镇?也不在乎到底是谁统治自己呢?
 
今日互动话题
你将来打算在哪里养老?

闪米特探险组 于 2017-08-22 13:17:52 编辑
 
旧帖 2015-10-09 08:21:49
Post #1546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山水知音 wrote:
抱歉啊,闪闪,羚羊, 我天天追着微信看,都少到磨房了,blush这不,午饭做好了,不吃先,回帖了再吃。
深圳国庆天天下雨,哪儿也没去,吃饱了就看你们的微信公众号,我都肥了。



肥点好啊,有精神!得感谢闪闪和羚羊哈~要经常来磨房这里运动一下,不但长见识还能有益健康~
 
旧帖 2015-10-09 08:22:59
Post #1547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蓝莓 wrote:
一口气看到22页



有免费的故事看还是挺爽的,有这种感觉不?
 
旧帖 2015-10-09 08:24:55
Post #1548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迷失方向的猪猪 wrote:
怎么在高原呆这么久了,羚羊还那么白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探险组的人员已经追问过了,严重怀疑羚羊是不是用了什么特效的增白面膜,但是羚羊就轻飘飘一句:那是因为灯光的效果......
 
旧帖 2015-10-09 08:34:31
Post #1549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香格里拉GG wrote: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趟黄漂,明显就是游走在黑暗帷幕的边缘,时不时掀起来偷窥几眼的感觉。



嗯嗯,有时候遇到的事情确实会让人抓狂。不过,闪闪和羚羊身经百战,已经有了百毒不侵的防御能力了。关键是有你们这些忠实的支持者,闪闪和羚羊更加有信心去面对黄漂所遇到的一切!谢谢!
 
旧帖 2015-10-09 17:28:23
Post #1550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走資派 离线 走資派 喜歡真實的報導,有血有肉,真實就是硬道理!smile

----------------------------------------
不要将坚持看成是理所当然 、 切莫把放弃变为习惯

 
旧帖 2015-10-10 14:36:34
Post #1551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游戏王07 离线 游戏王07 支持精彩活动!
 
旧帖 2015-10-10 17:22:43
Post #1552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闪米特 离线 闪米特
香格里拉GG wrote:
这个情况有点预想不到,我先来个先入为主的猜测:

是因为无信仰的汉族女性,按照汉文化女子一贯的三从四德,跟随了丈夫的信仰(即使不从灵魂上,也从形式上),所以家庭和睦吗?

而有信仰的回族媳妇,却与无信仰而又坚持夫权不肯宽容的丈夫之间,产生了文化冲突么?
以上纯属猜测,期待闪兄有闲时能详析,谢谢。


从我们看到的黄河沿岸穆斯林地区来说,传统上就不赞成回族女子嫁给外族,但是不反对回族男子娶外族女子。
所以嫁给外族的回族女子,往往承受了比较大的家庭压力。虽然这些女子力排众议顶着压力嫁给了自己心爱的人,却难以调和丈夫与娘家的矛盾。有些丈夫为了妻子,入了伊斯兰教,但有些却坚持自己的无神论,只好疏远妻子的娘家,单独与妻子生活。

----------------------------------------
公众号搜:探险家闪米特

 
旧帖 2015-10-10 17:24:01
Post #1553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闪米特 离线 闪米特
走資派 wrote:
喜歡真實的報導,有血有肉,真實就是硬道理!smile


谢谢走资派!现在只能进行有尺度的真实报道,以保证帖子不被和谐掉。

----------------------------------------
公众号搜:探险家闪米特

 
旧帖 2015-10-11 19:41:03
Post #1554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香格里拉GG 当前在线 香格里拉GG
闪米特 wrote:
从我们看到的黄河沿岸穆斯林地区来说,传统上就不赞成回族女子嫁给外族,但是不反对回族男子娶外族女子。
所以嫁给外族的回族女子,往往承受了比较大的家庭压力。虽然这些女子力排众议顶着压力嫁给了自己心爱的人,却难以调和丈夫与娘家的矛盾。有些丈夫为了妻子,入了伊斯兰教,但有些却坚持自己的无神论,只好疏远妻子的娘家,单独与妻子生活。


明白了,这是家庭干预的结果。如同老话所说,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

从这些事情可以看出来,汉人比较开放和接纳,穆斯林比较保守和排外。

作为文化上的小众,是不是担心对外通婚的话,会导致女性外流,削弱本族男性的婚配权和资源呢?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在西北地区,汉人背靠沿海地区完整的工业产业链来做生意,对于只拥有土特产资源优势的少数民族来说,是具有绝对的经济优势的。

----------------------------------------
美丽的风景,真诚的朋友。

 
旧帖 2015-10-11 20:02:55
Post #1555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黄河漂流连载-106】
 
水煮禾虫配山西汾酒

 
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过往的一切都无法再现。
唯有吃和孤独,成了我探险的永恒主题。
 

图:背这个艇包,总被人误会是农民工
 
宁夏段的黄河水流越来越慢,最后一段陶乐到惠农的航程,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不是漂流,而是纯人力划艇了。还好我计划得比较保守,一大早就下水。加上FC艇的速度,进度还是有保障。
 
从陶乐到河边,经过一片水稻田,田里有拇指大小的青蛙在跳来跳去。景象跟小时候老家的水稻田很像,心里觉得好亲切,有家的感觉。背着艇穿行在田埂间,惊吓了一大群水鸟。
 
不知道这些水鸟为什么不到黄河上猎鱼,而扎堆到稻田里?难道是盯上了小青蛙?听老家的亲戚说,现在的水稻田里,青蛙已经不像当年那么多了。
 
小时候听老一辈的说,60年代闹大饥荒,大家都到水稻田里抓青蛙和禾虫吃。青蛙还好,禾虫以前是没人吃的。红红的身子还长着许多触脚,像小型蜈蚣,怪恶心的。大家在田里干活的时候,都生怕被泥浆里的禾虫碰到。只是60年代,实在没有东西可吃了。
 
青蛙本来和燕子一样,作为益虫被禁止捕抓,人都难以生存的年代,自不会有人再顾忌这些。唯有燕子逃过一劫,因为老家有种说法,碰了燕子的窝会死母亲,所以大家饿归饿,还是不敢碰燕子。
 
到后来,青蛙被吃得差不多了,禾虫-这种原来大家觉得被碰到都很恶心的,烂泥中的毛虫,在极度饥饿下,成为了大家的粮食。
 

 
不知道为什么父亲很少提大饥荒的事情,50年代末60年代初,正是父亲长身体的时候,应该印象很深刻才对。为了不被饿死,当时老家人很多偷渡到香港和澳门,里面也有不少是我家亲戚。
 
少年时,看见以前逃难的亲戚,从香港风光地回来探亲,我还埋怨过父亲年轻时怎么不逃难去香港呢。
 
现在想来,当时的自己真的很幼稚。
 
80年代的影片《焦裕禄》里提到过一个细节:逃荒必须要有居住地政府开具的有效介绍信,否则就会被当作“社会闲散人员”收容或拘捕遣返。而杨继绳的《墓碑》一书中更提到过不大队和公社,为了阻止村民“私自”外出要饭,把为数不多的存粮主要供给民兵,然后让民兵严守出入通道,盘查乡里。
 
因为当时从上到下,都在严防“丢社会主义的脸”。因为伟大领袖已经认可了“亩产万斤”,宣布了大家可以放开肚皮吃饭,说我们已经在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而且要和北面的苏修帝国主义一比高低,要向城市居民证明“新制度的优越性”。怎么允许让城里人和外国人看到满街都是面黄肌瘦的灾民在乞讨要饭呢?
 
到了70年代末,食物越来越充足,大家开始不再捕抓和食用青蛙了,稻田中的青蛙又开始慢慢多了起来。
 
彼时的父亲,也实现了他的理想,成了一名忠实的共产党员。
 
80年代末期,由于农药的大量使用,青蛙又开始减少,减少到在稻田里都很难发现了。我对青蛙感情不深,却常常怀念禾虫。4、5岁的时候,每当禾虫从稻田淤泥里钻出来的季节,爷爷就会从县城回到老家来。夜幕降临,月亮升起来的时候,他就会牵着我,带上一个火水炉(煤油炉)和一个小铝锅去到田埂上。
 

 
两爷孙坐在小木板凳上,点燃煤油炉,等水烧开,放上爷爷事先准备好的姜块和猪油,猪油是爷爷从县城里带回来的。煮水的时候,爷爷用事先准备好的捞网,从稻田灌溉水渠里捞禾虫。
 
捞起来后就直接投到锅里,煮开就能吃,当时也没觉得吃虫子是件可怕的事情,夜色掩映下的禾虫特别鲜美。爷爷掏出一瓶山西汾酒,倒在小玻璃杯里,喝两口后,鼓励我也尝尝。我不知天高地厚的地喝了一小口,很辣,很冲,呛得我连口里没下咽的禾虫都一起喷了出来。
 
爷爷看着我哈哈大笑说:“不教会你喝酒,以后你爸老了没酒喝,哈哈哈。”
 
爷爷晚上到田埂吃禾虫,得有月光。一天傍晚,没看见爷爷来找我,按耐不住到爷爷屋里去找他。
 
爷爷:“今晚不去,没月光。”
小闪:你怎么知道没月光,有月光的。
 
爷爷:今晚的月亮要半夜才升起来。
小闪:你怎么知道月亮要半夜才升起来?月亮不是天黑就升起来的吗?
 
爷爷:这个,等你长大了,我教你。
 
爷爷说,等我长大了,就教我。可惜还没来得及向爷爷学习,爷爷已经跟他的爷爷一起躺在了螺山上。而我也没办法让爷爷,每年清明喝上山西汾酒,因为市面上的汾酒,真货太少。
 

图:水黾
 
我想再找找水黾(Shui Mian),蹲在黄河边的灌溉沟渠中瞅了瞅,没有发现有。小时候在稻田中见过不少,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它奇特的行走方式。水黾有四个脚,能踩在水面上像陆地动物般行走。
 
小时候很想抓一个,看看它为什么能在水面上走动。但水黾非常灵活,在水面上行走迅速,根本抓不住。小小的我,也曾趴在水稻田里观察水黾的行走动作,想模仿水黾,来个水上漂。
 
可惜,无论多努力学习,都没能成功。后来偶尔回老家,想重温儿时的乐趣,却再难见到水黾的踪迹。
 
偶然在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里,看到了关于水黾的介绍:水黾是中国南方特有的物种,在水面行走,专吃水中蚊子的幼虫。原来小时候,陪伴我成长的这种水面生物,居然是老家的特有生物,心里有种小小的自豪感。
 
2013年底,一个人用独木舟穿越泰国-柬埔寨海岸线时,在泰国的稻田里,居然见到这久别了的小家伙。看来水黾并不是像美国人写的那样,只存在于中国南方。
 

图:特不想与俄罗斯人合影,把高大威猛的我,衬托的像个霍比特人。
 
广东人经常被调侃,说是天上飞的除了两个翅膀的飞机,地上走的除了四条腿的凳子不吃,其他什么都吃。我倒觉得除了保护性动物谁都不应该吃之外,其他倒也无可厚非。
 
广东有些人也会调侃自己是“沟渠鸭”,意指只顾嘴巴不顾身上,讲究吃不讲究穿。
 
刚开始认识羚羊时请她吃饭,我还献宝似的点了个“油炸水蟑螂”。那可是个贵菜啊,我是下了很大决心,打算为了追她不惜血本才点的,结果吓得她差点直接走掉了。
 
好了,一个人漂流容易胡思乱想,今天就吹牛到这里吧。
 

 
 
活在当下


黄河:闪米特摄于石嘴山市
 
今日互动话题
你觉得哪种食物最恶心?
闪米特探险组 于 2017-08-22 13:18:47 编辑
 
旧帖 2015-10-11 21:58:10
Post #1556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河源金戈 当前在线 河源金戈 好久没有关注你们啦,那边情况复杂,你们注意安全。smile

----------------------------------------
户外-----走哪里不重要,看和谁一起去。
爬山-----不在乎沿途风景有多美,更在乎的是人与人相处。
2018年全年保单号9069142A70318026077

 
旧帖 2015-10-12 17:05:05
Post #1557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jinshao 离线 jinshao 汉回异族通婚,虽然有,但如果是在教义很严格的地方,悲惨结局的会比较多。原因多方面,其中宗教一方过多的管制教条也是一个原因,特别是人年纪大了之后,有一种回归的感觉,对自己体内的那种文化传承的回归,就像自己小时候最烦听戏剧,而当你年纪大的时候,却能够静下心来听进去一样。很多这种结合体,在40多岁,孩子大了之后,离婚的很多。年轻时候可以为了爱情叛逆家庭,宗族,但年老时候,随教之汉人,让你不准给父母上坟,不能烧纸,不能吃父母饭,特别自己经历父母过程之后,了解自己父母的付出,自己却因为结婚宗教抛弃自己家族,不肖子孙。另外在教一方一样委屈,由于和这种人通婚,不虔诚,异教徒,连累自己父母归真都不能上天堂,罪恶深远。
我堂弟就在这种状况,我不看好他的未来
 
旧帖 2015-10-12 17:43:51
Post #1558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流浪不等寒酸 当前在线 流浪不等寒酸 天冷了,注意安全。

----------------------------------------
穷游践行者

 
旧帖 2015-10-12 17:46:04
Post #1559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老岑 离线 老岑 見閃提起禾蟲,要吞口水了,很多年無再食過,特懷念,想起都口水流。
 
旧帖 2015-10-12 17:49:45
Post #1560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流浪不等寒酸 当前在线 流浪不等寒酸 还有2500公里,冬天黄河有凌汛,封河之后,就不能划了,回广州休息几个月,开春了继续。

----------------------------------------
穷游践行者

 
旧帖 2015-10-12 19:58:19
Post #1561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香格里拉GG 当前在线 香格里拉GG
jinshao wrote:
汉回异族通婚,虽然有,但如果是在教义很严格的地方,悲惨结局的会比较多。原因多方面,其中宗教一方过多的管制教条也是一个原因,特别是人年纪大了之后,有一种回归的感觉,对自己体内的那种文化传承的回归,就像自己小时候最烦听戏剧,而当你年纪大的时候,却能够静下心来听进去一样。很多这种结合体,在40多岁,孩子大了之后,离婚的很多。年轻时候可以为了爱情叛逆家庭,宗族,但年老时候,随教之汉人,让你不准给父母上坟,不能烧纸,不能吃父母饭,特别自己经历父母过程之后,了解自己父母的付出,自己却因为结婚宗教抛弃自己家族,不肖子孙。另外在教一方一样委屈,由于和这种人通婚,不虔诚,异教徒,连累自己父母归真都不能上天堂,罪恶深远。
我堂弟就在这种状况,我不看好他的未来


听到这个故事,心情突然很沉重。想到了”桎梏“一词。

----------------------------------------
美丽的风景,真诚的朋友。

 
旧帖 2015-10-12 20:29:07
Post #1562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notooo 当前在线 notooo
jinshao wrote:
汉回异族通婚,虽然有,但如果是在教义很严格的地方,悲惨结局的会比较多。原因多方面,其中宗教一方过多的管制教条也是一个原因,特别是人年纪大了之后,有一种回归的感觉,对自己体内的那种文化传承的回归,就像自己小时候最烦听戏剧,而当你年纪大的时候,却能够静下心来听进去一样。很多这种结合体,在40多岁,孩子大了之后,离婚的很多。年轻时候可以为了爱情叛逆家庭,宗族,但年老时候,随教之汉人,让你不准给父母上坟,不能烧纸,不能吃父母饭,特别自己经历父母过程之后,了解自己父母的付出,自己却因为结婚宗教抛弃自己家族,不肖子孙。另外在教一方一样委屈,由于和这种人通婚,不虔诚,异教徒,连累自己父母归真都不能上天堂,罪恶深远。
我堂弟就在这种状况,我不看好他的未来


分析的很实在,之前听回坊上的老人也作过类似的分析。
 
旧帖 2015-10-12 22:31:03
Post #1563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黄河漂流连载-107】
 
他说的不是谎话,只是假话

 
国庆节,大家都biu一声冲进了江湖,连看我文章的时间都没了。
让我这个真正每天在江湖漂的人,倍感寂寞。
 
今天改用视频,来向大家展现黄河万里单漂的其中一天。


上次撞浮桥之后,后面就比较小心了,羚羊已经快车先行去到浮桥等我。
 
浮桥叫红李浮桥,因为黄河西岸是红崖子村,东岸是李什么村,故而得名。每年在3月到11月份开放使用,其余4个月冰封河道,管理处会在冰封前将浮桥收起来保存。
 
胡哥,是渡运公司的临时工,负责开车给桥两边的道路洒水。每天工作十小时,全月无休。
 

图:浮桥边的钢缆
 
 
【灰大的解决方案】
 
羚羊:为什么一天都不能休息?
胡哥:路上灰太大,一不洒水,后面的车就看不见前面的车了,不安全。再说只要灰尘一大,河边住的老百姓就闹意见,堵住路不让走。
 
羚羊:灰大会影响他们的健康对吗?
胡哥:不是,灰大影响种庄稼。
 
羚羊:那政府部门怎么协调?
胡哥:协调的方法就是,让我每天都不休息,从早到晚一直给路面浇水啊,还给老百姓每亩地补偿了400块钱。
 
 
【6亩地养不活一家人】
 
羚羊:胡哥也有种地吗?种的什么?
胡歌:我家种了6亩地,就是玉米和小麦。
 
羚羊:收成怎么样?
胡哥:一年能有6、7千块钱。
 
羚羊:不多啊,干嘛不种花椒,我们沿河下来,大家都说花椒值钱,很多人都放弃小麦改种花椒了。
胡哥:这不是不会嘛,不知道怎么种。不过6亩地的确养不活一家人,我才托关系找了这个洒水的工作。
 
 
【高工资的胡哥】
 
羚羊:那河里结冰的4个月你怎么办?
胡哥:他们让我就住在这里,看守浮桥的这些个东西,一个月给我开1500的工资,要是丢了什么东西,我都要赔。
 
羚羊:你没提过涨工资的要求吗?
胡哥:他们说我要是不干,随便就能找个只收1千块钱工资的人来。
 
羚羊:你干几年了?
胡哥:干了4年,一分钱没涨过,一天没休息过。她们正式工还经常说我工资最高,我一听就生气。
 
羚羊:难道正式工比你工资还低吗?
胡哥:她们收过桥费的每个月工资2千多,五保一金全部都有,各种福利都有,还是干两天休两天,连烧饭的阿姨都是这个待遇。可我除了3000块现钱,什么都没有。而且我上一个月班的时间顶她们两个月啊。
 
 
 
【廉洁的领导】
 
羚羊:你不能转正吗?
胡哥:我也想过办法,有次他们有指标招人,我把家里积蓄都拿出来,再借些钱,凑了几万块送给领导。
 
羚羊:怎么没成呢?
胡哥:领导说不敢收。
 
羚羊:你们领导挺廉洁的。
胡哥:那呀,是我关系不够硬。你只要有关系,没指标也能给你塞进去。
 
羚羊:这么一条小浮桥,一台车收八块钱,我看这车流量,也养活不了几个人啊。
胡哥:这里养了30多个人,人太多无法排班,所以除了我,他们都干两天休息两天。
 
羚羊:我怎么看这个小地方也装不下30几个人啊,而且怎么编排出30个岗位呢?
胡哥:收票的,做饭的,管安全的,站长这些,而且他们是两天轮班制,所以只需要编排几个岗位就够了,反正轮着来。
 
羚羊:那怎么只看见你和收票的,其他人呢?
胡哥:他们有的来一下就走了,有的根本不用来的。
 
 
【回族与汉族】
 
羚羊:他们是汉族人还是回族人?
胡哥:我是回族人,宁夏就是回族自治区啊。
 
羚羊:你不戴白帽子,我看不出来。
胡哥:一般上了年纪才戴帽子,5、60岁左右的人才上寺,就是去清真寺。
 
羚羊:你们乡下才这样吗?
胡哥:城乡差不多吧,年轻人都不戴。城里人更不戴白帽子了,他们要赶潮流。
 
羚羊:和你聊天,我一点没觉得和汉人有什么区别,你们可以和汉族通婚吗?
胡哥:我妹妹就嫁给一个汉族了,不过妹夫现在也信伊斯兰教。
 
羚羊:是被你们感化的吗?
胡哥:那倒不是,他们谈恋爱的时候就协议好了,一定要入教。现在妹夫每年过我们的盖德尔节,都会上寺。
 

图:浮桥
 
 
【浮桥的高度】
 
羚羊:请问这浮桥底下能过橡皮艇吗?
胡哥:能,游艇都能过。
 
羚羊后来用对讲机通知我说浮桥不能过。
 
羚羊:这里一位洒水工胡哥说游艇也能过,不过我去到侧面看了,高度和你上次撞桥的那个差不多。别说游艇,小船都过不了。
闪米特:那我上岸过吧。
 

 
后来羚羊和我探讨了一下,为什么胡哥看起来人那么好,也会说些没有逻辑的话,包括之前那位渔夫。很明显,他们并没有故意让人撞桥的恶意,但是,每个人都不假思索地说,浮桥绝对能过。
 
羚羊:他们为什么要说谎呢?
闪米特:是假话,不是谎话。假的就叫假话,但只有心存故意的才叫“谎话”。
 
羚羊:他们那么善良,为什么要说假话?
闪米特:善良和无知是两个概念,很多人无知又不知道自己无知,才会说一些混话。
 
 
 
 
活在当下

 
 
黄河:闪米特摄于惠农区
 
今日互动话题
国庆节你遭了哪些罪?

 
undefined
闪米特探险组 于 2017-08-22 13:19:31 编辑
 
旧帖 2015-10-13 11:58:54
Post #1564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jinshao wrote:
汉回异族通婚,虽然有,但如果是在教义很严格的地方,悲惨结局的会比较多。原因多方面,其中宗教一方过多的管制教条也是一个原因,特别是人年纪大了之后,有一种回归的感觉,对自己体内的那种文化传承的回归,就像自己小时候最烦听戏剧,而当你年纪大的时候,却能够静下心来听进去一样。很多这种结合体,在40多岁,孩子大了之后,离婚的很多。年轻时候可以为了爱情叛逆家庭,宗族,但年老时候,随教之汉人,让你不准给父母上坟,不能烧纸,不能吃父母饭,特别自己经历父母过程之后,了解自己父母的付出,自己却因为结婚宗教抛弃自己家族,不肖子孙。另外在教一方一样委屈,由于和这种人通婚,不虔诚,异教徒,连累自己父母归真都不能上天堂,罪恶深远。
我堂弟就在这种状况,我不看好他的未来

在我们南方很少遇到这样的事情。年轻的时候可能爱情大于亲情,当爱情演变成亲情的时候,可能这种汉回异族通婚就会出现裂痕.....突然觉得亲情在和爱情抗衡时,爱情更至上,有种悲凉的感觉~
 
旧帖 2015-10-14 11:28:52
Post #1565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老岑 wrote:
見閃提起禾蟲,要吞口水了,很多年無再食過,特懷念,想起都口水流。


由于化肥的滥用,没有了以前用的自然粪便作肥料,现在野生的禾虫几乎已经没有了,有的话也是由人圈地养殖的,味道估计也没有以前的好吃了。
 
旧帖 2015-10-14 11:31:19
Post #1566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流浪不等寒酸 wrote:
还有2500公里,冬天黄河有凌汛,封河之后,就不能划了,回广州休息几个月,开春了继续。


谢谢不寒酸的关心。但是闪米特羚羊会坚持在未来的三个月完成黄漂,应该不会留待开春再继续。
谢谢继续支持!smile
 
旧帖 2015-10-14 13:20:44
Post #1567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zhlwh 离线 zhlwh 我觉得近来拍的照片很好看啊,赞一个
 
旧帖 2015-10-14 22:20:49
Post #1568
Re: 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 ...
 
闪米特探险组 离线 闪米特探险组 【黄河漂流连载-108】

水问四:污水流到别人田,自己就安全了吗?


以前总相信,时间可以把一切坏的事物都冲淡,黄河漂流过程中发现,时间成了所有坏事最长久的证人,它时时刻刻告诉世人,有些坏事无可挽回。
 

图:我们站在宁夏与内蒙的交界处

【污染的边界】
两座城市的相交处,两个省的交界处,通常都是污染的重灾区。常常想,在“恶”的世界里,是否根本不存在“边界”。

在网上看到过一则问答。
问:我女朋友怀上了她前男友的孩子,怎么办?
答:谁污染谁治理,谁开发谁保护。

在环境保护上,我觉得这个答案同样适用,然而在现实中,却貌似行不通。这个污染的罪魁祸首“前男友“,都是社会的强势群体,极少人能够撼动。他还可以嚣张地来句:”操就操了,你能怎么着吧?”

黄河漂流在上游经过三个省,污染情况大体是怎样的呢?
-青海,没什么工业,黄河污染主要集中在生活垃圾和农业污染上;
-甘肃,兰州和白银的重工业污染,自不待言,大家看看水问的前三篇,就能知晓一二;
-宁夏,人口少面积小,工农业污染却一点不落后于其他大省。


 
【宁夏的重工业城市】发改委网站宣布:“为推进重点流域水污染治理工作,国家发展改革委于2015年5月份下达宁夏回族自治区2015年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本次计划安排该省水污染治理项目总投资3.48亿元,下达中央预算内投资0.75亿元,建设规模为污水改造40万吨/日,中水回用5万吨/日。”

我们在宁夏,并未深入调研水污染问题,一是因为一路有宁夏艇友陪漂,日子过得痛快,便懒了调研的心思。二是甘肃的水污染曝光后,让我们一度对自己的人身安全问题,产生了担忧。

但是,心里也明白,即使不做特别调研,只要漂到宁夏与内蒙古的交界处-石嘴山市惠农区,我们便能轻松看到宁夏污染的冰山一角。这也算是我河道漂流积累出来的经验吧,一种我并不想拥有的经验。

惠农,在古代是游牧之地,时光荏苒,进入工业时代后,这个原本让游牧民族觊觎中原的关口,变成了宁夏的工业发祥地。惠农的矿产资源是宁夏经济支柱之一,铝、金、钛、锆、硅石、黏土等矿藏十分丰富,尤以“太西乌金”而闻名世界。

惠农所在的石嘴山市,曾是全国十大煤炭工业基地之一,也是宁夏最早的工业城市。

坐在已被黄河染色的橡皮艇上,我漂到了惠农。
 

图:划车胎下网的惠农区渔民


【鱼都断子绝孙了】

宁夏段黄河很少看见渔民,偶尔看见划着汽车轮胎下网的人,彼此都很新奇,划近和这位李姓兄台聊了聊。

闪米特:李哥今天抓到多少鱼了?
李哥:一条鱼都没抓到,鱼不好抓呀。

闪米特:如果鱼这么不好抓,为什么不干其它事情呢?
李哥:闲着没事干呗,就下下网,抓不到就抓不到呗,反正呆着也无聊。

闪米特:李哥不是靠抓鱼为生的吧?
李哥:要是在黄河上抓鱼为生,不饿死才怪。我退休了没事干,抓鱼打发时间。

闪米特:看李哥还年轻,怎么就退休了?
李哥:我五十岁了,也不是退休早,我们厂子倒闭了,不得不退。

闪米特:现在生活还好吧?
李哥:3000来块钱一个月,还行,够生活。

闪米特:退休一个月能拿3000多,原来是什么厂子啊?
李哥:煤矿厂,石嘴山煤矿公司,2011年倒闭了,我就退休了。

闪米特:我看宁夏还有些煤矿挺红火的,怎么你们厂就倒闭了呢?
李哥:我怎么知道,可能是煤被挖光了,也可能煤卖不出去吧,反正厂子倒闭了,我就退休了。你看现在的天多蓝,2011年以前经济好的时候,煤矿都赚大钱的时候,这里是不可能看到蓝天的。

闪米特:李哥以前上班多少钱一个月?
李哥:2011年以前那会,1000多一个月吧。

闪米特:也就是说煤矿倒闭后,你现在的收入比你上班时还多,那不错呀。
李哥:不能这样说,那时候的钱值钱,那时候1000多块钱可以买很多东西,现在3000块能买什么?
 

图:背着电瓶电鱼的人,电死的小鱼他们不会捞,因为卖不出,但小鱼不会复活。

闪米特:这黄河为什么鱼这么少呀?
李哥:有些人用下药毒鱼的法子抓鱼,把小鱼都药死了;还有人电鱼,把些很小的鱼苗子电的一个不剩,让人家鱼都断子绝孙了,那还有鱼。

闪米特:就是这两个原因让黄河鱼大量减少了吗?
李哥:最大的原因还是黄河这岸边的厂子排污。你看岸上那么多化工厂、钢铁厂和矿厂,毒水都排到黄河里,这鱼活不成呀。

闪米特:听说这样的厂子也倒闭了不少,应该污染少了吧。
李哥:小厂子倒的多,大厂子还在。污水应该是少了,不然也看不到这蓝天啊。不过鱼没有多起来,还是抓不到什么鱼。

是呀,鱼没有多起来。生态一旦被破坏,又岂是倒闭一些小工厂,就能挽回局面的。
 

图:看见这条黄水和黑水分界线了吗?


【这污水流到内蒙去了】

水流很慢,天擦黑时才到宁夏与内蒙古的交界处,异味越来越浓,按照郁之前告知的信息,5,6点是工厂开始排污的时间。

即使在夜色掩映下,依然能模糊看到靠岸污水与外面黄河水的颜色差异。一位中年男子靠近看热闹。

闪米特:请问这河水怎么这么刺鼻呀?
黑衣兄:在排污,我是本地人,习惯了。

闪米特:你们喝黄河水吗?
黑衣兄:现在不喝了,惠农现在都喝地下水。

闪米特:那这污水对你们这里没影响吗?
黑衣兄:这桥后面就是内蒙,这水流到内蒙去了。

虽然同情内蒙古,但我知道宁夏也是受害者,他们用的水,同样是从上游甘肃省流下来的,混合着各类化工、矿业和重金属污染的黄河水。甘肃对宁夏,没有水中留情。于是,宁夏如法炮制地对待自己的下游-内蒙古。

 图:翌日早上已停止排污的河道,水色泾渭分明。


【水陆空污染】

早上异味没有昨晚浓烈,还是觉得刺鼻。我们开车沿河观察,想好好看看宁夏(因为某种原因,请允许我们隐去工厂名)。
 

图:黄河边的工厂

以前不能很具体地想象,为什么有些地方卫星上看不见,现在终于能够体会。如果近在咫尺的山峰,你都无法看清轮廓,那么这些冒出颜色各异的滚滚烟尘之处,又如何能被万里之外的卫星拍摄到呢。

我不知道这些工厂如何能通过环保检测,但我肯定韩国和日本比我们更关心这个问题。他们时刻留意着风向,一到冬天就尤其紧张,韩国担心雾霾通过黄海,乘着西风吹到首尔。而日本自认为更倒霉,受到西风环流影响,日本处于中国的下风位,雾霾和沙尘暴呲溜一声就跨海跑到日本落脚了。
 

图:流入黄河的排污渠不远处的水文监测点

水文监测处的黄河水,除了颜色黄点,肉眼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而异味,说句实话,我发现本地人说的是真的,闻着闻着就惯了,根本不需要多长时间去适应。

几公里远处的排污渠,和这块刻着“水文监测环境范围“的黑碑,井水不犯河水地遥遥相望。尽管我不是环境专家,我也没办法相信,这是经过处理可以安全排放的污水。如果这么有自信,为什么从来不在白天排放呢?

关于水污染,估计还是有些国外友人会高兴的,据说中国已经成为阿拉斯加和澳大利亚最大的水产品购买商了。不是那种一瓶一瓶的矿泉水,而是用超过十万吨的巨轮运输的饮用水。

怪不得雾霾比水污染更受重视,水可以大量从国外采购,这空气可如何购买使用才好?
 

图:宁夏煤场内外

煤炭是中国的主要能源,中国70%的电力依赖煤发电,我们不可能弃之不用。但是,世界上难道就没有减少煤炭污染的办法?幸运地被能源之神砸中的地区,人们只能生活在不见天日的环境之中吗?

当然不是,但凡我们稍微查一下资料,就会发现,工业革命以来,因为发展经济深受煤炭污染之害的国家不在少数。早早挣脱出来的这些友邻们的经验,我们为什么不能借鉴?

还是,舍不得钱?

据2013年1月美国财富周刊报道,中国每年用于环保的开支,仅仅占GDP的1.3%,约为910亿美元。美方专家认为,为了弥补过去中国在环保投资方面的不足,中国需要将GDP的2%-4%用于环境保护。

也许有些人又要高喊阴谋论了,据说实际情况是,中国空气中的污染颗粒,已经吹到美国阿拉斯加去了。难道我们要用污染打败美国?搞垮日本和韩国?
 

图:宁夏黄河上的生活垃圾

黄河上的生活垃圾,我就不想多做评论了,之前已经有网友跟帖说,往河里扔垃圾,是中国千百年来的传统,不应该指责。又事发“自治区“,我就更不敢横加论断了,留待后人评说吧。


【污水流到别人田,自己就安全了吗】

污水从每天傍晚开始,从各大工厂排出,汇入黄河,流到下游的内蒙古,那么惠农自己就安全了吗?根据2014年宁夏自治区人口统计状况显示,惠农区人口呈现两大新变化。
一、 出生率低;
二、 死亡率高。
人口自然增长率低于宁夏平均水平。
 

图:大型工厂与坟茔隔河相望

这些日日夜夜守望着黄河与工厂的先人们,是否希望能亲自见证,自己的子孙后代们,终有一天,可以呼吸干净的空气,饮用洁净的水源。

【网民留言】
市长,我是宁夏吴忠的,我们吴忠市区涝河桥有一条很宽很深的河道,常年在排黑乎乎的臭水,量很多,这么多年了,也没有人管,十分担心以后我们的饮用水会受到威胁,请领导关注一下!
 

 

活在当下





选择了活在当下,我便只能继续在黄河上漂着。有时被创造吉尼斯记录的欲望鼓动着,有时又对千疮百孔的黄河产生了厌倦,这就是人生吧,欲望和厌倦不断交替。有时怀疑这是否是一条不归路,但是大幕已经拉开,我只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今日互动话题
你生活在上游还是下游?
闪米特探险组 于 2017-08-22 13:20:27 编辑
 
旧帖 2015-10-15 00:25:30
Post #1569
Re:黄河万里单漂--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中国:连载107【他说的不 ...
 
notooo 当前在线 notooo 全国上下都是污染,何来上游下游之分,全国的经济要从一穷二白发展到现在的地步,付出这样的代价是必然的。虽然我们不该一味对现在的“成就”歌功颂德,但必须要面对现实,其实这无非就是一种选择,要得到就必须要付出。现在又到了一个必须选择的时候,治污恐怕逐渐会成为唯一的选择,虽然我们现在还在衡量各种得失。
 
» 论坛 » 水上运动 » 闪米特 黄河漂流 2199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