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水上运动 » 论坛 » 水上运动 » 乘风破浪在西藏
« Prev1Next »
分享
旧帖 2020-11-12 16:35:46
Post #1
乘风破浪在西藏
 
GRAYKNIGHT 当前在线 GRAYKNIGHT

乘风破浪在西藏

疫情,战争,西藏,皮划艇——仅仅在一年之前,把这四个词联系在一起还是难以想象的一件事,但在魔幻的2020年,一切都成了现实。



舟游西藏本应该是一件寻常之举,除了高原江河上生生息息的摆渡船之外,瑞典人斯文赫定在1907年携带他的折叠舟开创了西藏水上探险活动的先河,但自此之后的一百多年里,除了偶尔科考和水文调查的需要,几乎再没有国人对这片拥有1500多个大型湖泊的水上天堂发生兴趣,甚至在我曾参加过的2005—2007年中科院可可西里综合科考中,也完全没有水上项目的开展,这是非常奇怪的一件事(2019年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中补上了这个空白)。继2012和2014年分别用草船和海洋舟在西藏尼洋河,雅鲁藏布江,巴松错,纳木错等地划行之后,我非常荣幸的争取到了为中科院某单位采集高原水样的任务,尽管时机似乎有些尴尬,但挑战各种困难本身也是为旅行增色的一部分。



        做好了疫情期间出行的一切最坏打算,但没想到6月份内地疫情出现反复,更没想到的是危机来的那么快,险些连拉萨机场都没能出去就结束了本次旅行——飞机上前三排一个孩子的发烧差点让我接下来的十四天连太阳都晒不到,还好最终只是一场虚惊一场。



        与江海寄余生和周大旭两位老伙计顺利回合,拿上车,提取了事先运到拉萨的几百公斤各类水上及科考装备,采购了补给品,结果一场接风酒把曾骑行新藏线都没高反的大旭同学给整高反了,还好高原老司机恢复的也很快,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当过摸金校尉的江海特地塞给他的辟邪物起了作用还是被一路防疫检查站吓出了作用,总之三个小伙伴总算高高兴兴开始了阿里之行。



        好事多磨,出发前的几天刚好发生了中印边境冲突,网上传来各种边境封路消息,于是连能否到达阿里都成了未知数,只能走哪算哪,我所有的旅行记忆都证明,人类是每次户外活动中最大的天敌与不确定因素,好在阿三没有继续发疯,两天后,我们顺利到达普兰县,途中还顺便欣赏了日环食。



        作为阿里地区最具代表性的高原湖泊,仅仅被一道小山梁隔开的拉昂错与玛旁雍错可谓相爱相杀,性格迥异,尽管没有网络上各位神汉甚至鬼吹灯传的那么玄乎,但第一下水点鬼湖拉昂错确实是此行带来麻烦最多的一个湖,虽然湖边4574米的海拔早已适应,但组装船只与装载行李披挂上阵还是件不折不扣的体力活,足足花去了三个多小时,鬼湖的风浪给人置身大海之中的幻觉,但中午下水时刻的拉昂错几乎和镜子一样平静,在纳木那尼与冈仁波齐两座雪山的簇拥下如同小绵羊一般温顺,划艇其中是如此的惬意,以至于昏昏欲睡中真有“直把鬼湖作西湖”的错觉。出于环保的考虑,携带的折叠独木舟和充气桨板只能我们三台“人肉”马达驱动,独木舟装载量巨大,堪称水上SUV,足够运输多日的物资与器材,桨板近水性好,下水快速便捷,方便采样,同时也利于应急情况救援,可谓最佳搭档。按照计划,沿湖一周近九十公里有多个采样点,但偏偏在我们接近湖心的采样点时,该来的终于来了——起风了。

下水的平静时刻


荡漾在那木纳尼脚下


大肚能容的独木舟


        通常而言,不管是江河还是湖泊,高原水体有下午或傍晚起风大浪的规律,但鬼湖似乎更加桀骜不驯一些,风浪也是此行见到的所有湖中最为猛烈的,尽管有备而来为独木舟加装了一对“小翅膀”——浮筒,但四面茫茫中一米多高的浪头还是够人喝一壶的,装备倒是和宇航员一样齐全,救生衣,Drysuit,通信及求生器材一样不缺,但万一翻船落水后还能不能摸上岸或者被冲到什么鬼地方,那是心里一点逼数都没有。毕竟除了公路近湖东岸的观景点,鬼湖沿岸大部分为无人区,环游一圈见到的牧民用两只手都能数过来。好在眼下的风浪并没有超出我们的能力控制范围,只是无法到达计划露营点,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顺着风向找到最近的登陆点上岸,有惊无险之后才发现遇到了和当年斯文赫定一样的麻烦。








        
       我们此刻的营地位于鬼湖的西岸,但几天来的风向一直是西南风,所以如果按照既定计划进入西南沿岸,必须逆风逆浪先突破鬼湖中段的蜂腰处,通常情况午夜及中午这段时间会风平浪静,但很显然我们可能并不是很受鬼湖欢迎,和斯文赫定一样,一连三天全天的大风阻止了突破的一切可能,只能划行到半岛根部的小港湾里耐心等待风停,半岛的风光很不错,类似于一个伸入湖中的观景台,我们的帐篷就扎在观景台的最末端,面朝大海,没有春暖花开,但有冈仁波齐,完美金字塔型的神山确实有种独特气质,但我总觉得背靠海拔7694米的纳木那尼雪峰更加威武雄壮,当然这也是距离更近的缘故。无聊时光在岸边散步顺便捡捡奇形怪状的海蚀石头,甚至尝了尝湖水,其实鬼湖的盐碱度和矿化度实测并不算很高,喝上几天也不会有什么事,那些所谓鬼湖水有毒的传言就和喝了子母河的水会怀孕一样荒诞不经,理论上湖中没有存在大型鱼类的可能,但荡舟湖上的几天里偶尔总能见到有某些水生物的活动迹象,这个问题只能留给水生物专家待解。夜里睡觉总不踏实,得竖着一只耳朵通过“海浪声”判断风力有没有减弱,觉得这样拖下去遥遥无期对日程耽误太多,决定天一亮无论如何原路返回东岸下水点,江海同学心心念要划到湖西侧的几个小岛上探寻一番,再通过跳岛突破重围,评估了下有一定风险,如果风始终不停,有困在小岛上消耗完给养的可能,尽管八字够硬,但也不值得如此冒险(据斯文赫定记载,百多年前有几个冬季通过冰面上岛守护斑头雁驱赶狐狸和狼的倒霉人,由于春天冰面提前化冻,多困了大半年…………)。

鬼湖的夜

        
湖边的石头也颇具鬼气








       
       说来也怪,撤退的这天早晨鬼湖又恢复了平静,冈仁波齐与纳木那尼在蓝天白云下傲立世界尽头,威严的目光扫过湖面,似乎只是打算和我们开个小玩笑,心中倒也没有多少遗憾,万千世界有聚有散,只能说此行缘分不够,留待择日再来。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收拾装车,我们顶着独木舟转战一山之隔的玛旁雍错。


        




       与给人感觉有点小脾气的鬼湖相比,玛旁雍错的性格实在是要好太多,尽管每天傍晚时分同样会大风呼啸,但浪花依旧算得上温和,水质也非常之好可谓甘甜,难怪会成为印度教的圣地,也是我国少有的外流淡水湖泊。出于某些以讹传讹的原因,网络上总有些人误以为神湖之水不可触碰,实际上印度教信徒在其中沐浴的习俗已有千百年之久,接下来的几天里,偶尔路过的藏族同袍也饶有兴趣的加入我们荡舟其上,一切都很和谐。神湖周边寺庙及牧民众多,道路良好,因此我们打算在湖北岸的果粗寺休整一下,好好享受一下床铺与房子的舒适,由于疫情的原因,往年转湖的人群一下少了很多,自始至终连一个汉人都没见到,更不用担心喝到阿三的洗澡水………站在寺院鲜艳的院墙边极目夕阳下的玛旁雍错,真有点置身爱琴海的感觉,善良的大管家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好奇我们能否划到对岸(混熟了之后,我一直怀疑他应该是湖神的化身),中庭里摆满了盆栽绿植和鲜花,一切真是感觉棒极了,然而,突然我的手机被各种电话打爆……………“你们现在哪里”,“你们有没有事”,“车丢了不要紧,人没事就好”,一头雾水之后才知道,某个过路的网红发现我们停放在鬼湖边下水点的车辆几天没挪窝又空无一人,以为我们一定是出了啥事发上了抖音,获得了二十多万的点击还报了警…………这应了我前面所作的总结,人类总是户外旅行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果粗寺的海景阳台


久违的鲜花和绿植真似天堂
       

 

对于野外风餐露营来说,果粗寺就是一个五星级天堂,除了没有热水澡,不过不要紧,在湖西岸的野温泉里,大家开开心心的搓了一把澡,只是江海和大旭同学乐极生悲,敷面膜把脸上的防晒霜给抹没了,结果一根烟功夫就晒花了脸。吃饱喝足,小风微醺,玛旁雍错在阳光下如宝石般闪闪发光,近岸处呈现翠绿的颜色,真不愧“碧玉之湖”的美名,环湖采样工作堪称惬意。使用YSI水质仪与塞氏盘测出了此行中透明度最高的水体参数,间或与岸边转湖的藏族同胞交流一番甚至上船游玩,还蹭了一顿过林卡的藏式火锅。与鬼湖的蛮荒相比,玛旁雍错简直像个公园,亲和性实在是高了太多,沿岸几乎都是浅滩易于徒涉,几米深处的鹅卵石都历历可数,湿地上各种水鸟众多,岸边植物繁茂,各种野生动物来来往往,不管湖神是苯教的龙神还是汉族神话中的西王母,至少这几天里只看到了它温和的一面。最后一天依依不舍离去的时候,果粗寺的僧人们好奇的站在高高的院墙边围观湖面上乘风破浪的我们,那景象简直和113年前斯文赫定所见一模一样——“我们霍地发现果粗寺就在正前方的远处,很快地寺庙变得越来越大,僧人全站在寺里的阳台上看着我们”,没错,围观我们的僧人可能不会是当年同样的一拨人,但寺里的佛像和宽容接纳我们的湖神应该还是当年同一个。不仅如此,后来翻阅资料时才赫然发现,连我们的帐篷和当年斯文赫定所用的几乎一模一样,仿佛时光在此停滞了上百年。



湖边的湿地是个观鸟的好地方


野温泉


不时有藏羚羊出没


受邀热情好客的藏式火锅


邂逅的藏族儿童似乎也很喜欢小船








真正的碧玉之湖


我们视野中的果粗寺

        
斯文赫定视野中的果粗寺


我们的帐篷


斯文赫定手绘图上的帐篷

往后的行程里,被鬼湖与神湖双重“洗礼”过的我们一路无往不利,顺利完成了扎日南木措,当惹雍错,色林错以及纳木错等等湖泊的采样工作,还有个面积不大但自带灵性的当穹错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浮光掠影,匆匆一瞬,对于这片占据了全国湖泊面积45%,储水量70%以上的千湖之地来说,只算是刚刚开始,不过没有关系,下一个夏天,我会重新回到这里,完成另一个小小的计划。


        



















此行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gwMTA3NzM0OA==.html?x&sharefrom=android&sharekey=0790742bd820a128d87d267d8fdb85eb3

GRAYKNIGHT 于 2020-11-13 11:38:18 编辑
 
旧帖 2020-11-12 21:11:16
Post #2
乘风破浪在西藏
 
淘 离线 太美了,一直想重回阿里。明年的小计划能捎上我么smile

----------------------------------------
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 Prev1Next »
转帖分享
» 论坛 » 水上运动 » 乘风破浪在西藏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