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深圳 / 远方的精彩 » 论坛 » 长假远行 »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全文完) 610
旧帖 2014-05-24 14:49:35
Post #1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全文完)
 
意怠迷阳 离线 意怠迷阳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全文完)

 

前言
    在看《朝圣之路》(the way)的时候,影片开头老戏骨Martin Sheen饰演的成功人士与他那不听话的儿子有一番对话让我很有印象。
    父:你什么时候回来?
    子:不知道。
    父:那你就是一点计划都没有了。……大多数人都不能那么潇洒,背起行囊,抛下一切。
    子:我不是大多数人。……不要妄下结论,不要轻易评判我。
    父:我的生活可能和你的不太一样,但这就是我选择的生活。
    子:老爸,生活不是选出来的,是活出来的(You don't choose a life , Dad . You live one)。
    虽然一直都属于“大多数人”,也永远做不到抛下一切的潇洒,但一切又那么自然而然。那天阳光灿烂,刚好在以前头目LW的办公室里喝茶,突然聊起旅行的话题,说到米亚罗的叶子要红了,于是就三言两句敲定了这次旅行。基于某些原因,作了最坏的打算,出发前买一笔赔额将近200万的翘辫子保险,留下了股票基金银行帐号密码,带上一个小记事本一路写游记。作为一名资深文艺青年崇拜者,原本还想找本诗集以便路上好混入革命队伍的,想想就算了,一来懒,二来现在网络这么发达,记不清楚就查,文青还是挺好冒充的。
 

D1-D2 2013.10.4-2013.10.5 深圳福田——云南大理
 
    10月4日晚9点,深圳福田村。依然是夏天的感觉,当凉风伴着夜色越过车水马龙,吹进车窗,眼前的人来人往在逐渐后退,我们的旅行开始了。记下出发前的里程数:61880KM。没有天真浪漫的达达尼昂,只有三个各有猥琐的火枪手:LW、CX、我,拖着满满一车的干粮行李从皇岗上了高速,一路向西,踏上我们的追寻文艺之路。
    广深永远都是那么繁忙。经过在车上召开的第一次党委扩大会议,我们决议这次不选择2008年我和星爷走的粤西出口,而是经过广州往肇庆、梧州方向,理论上路途更短一些。本来也不用这么精细计算,原计划10月1号出发,时间充裕。但星爷因为生儿子,不仅不能跟我们出行,还脑袋再次搭错线,选择在国庆节中间的3号摆满月酒,毕竟是一起革命过的战友,怎么样都得捧场,只能拖到4号晚上连夜动身。
    已有太多次夜间奔走高速的经历,广东境内的夜景也乏善可陈,唯有一心赶路,但广州附近的高速出了名的难缠,在几个分叉口的犹豫也耗费了不少时间。10月5日凌晨2点进入桂东收费站,高速上依然车来车往,灯火闪亮,尽是盛大节日的拥挤。凌晨4点来到梧州境内,感觉才逐渐安静下来,夜晚开始它短暂的睡眠,我们也拐入服务区停车休息。但两位大哥的鼻鼾声实在太惊神泣鬼了,即便戴上耳塞放音乐,《may it be》里恩雅的异域空灵唱腔始终有一种广东口音的鼻鼾伴奏,让我忍不住要“哟哟切克闹”起来,如此又怎能入眠?我下车散步,感觉已有点寒冷。服务区的灯光惨败散漫,疲倦的树影静静地贴伏在地上,我们的车就停在影子里,四周一片静寂。

    凌晨5点,旁边蓝色大货车的司机睡醒了,下车努力刷牙,车上开始放着张学友的《道道道》。能想象这种感觉吗?在一个异乡尚未破晓的不眠黎明之前,高速服务区里,眼前一个大货车司机口吐白沫,他的四周是环绕立体声犹如小宇宙爆发的《倩女幽魂2:人间道》主题曲——“看尽尽是青山,青山处处是雨箭风刀。”停在周围的各种汽车在黑暗里仿似一个个可以活动的棺木,只等待第一缕阳光的咒语他们就会醒来,带着任务各赴东西。于是我掏出记事本,在昏暗的路灯映照下开始写下我游记的第一个魔幻现实主义片段,心里又忐忑起来,影片的台词萦绕不去:“写游记,被人说我泄露国家机密;写历史,说我借古讽今;去注解兵法,又说我策动谋反;那写神话吧,又说我导人迷信;最后唯有帮写人传记,结果那个人被抓了,说是乱党,跟他一起判终身监禁。”但最为魔幻的是一曲魑魅魍魉罢了,大货车马上又换成“带走一盏渔火,让它温暖我的双眼”的90年代小清新。冰火两重天的城乡结合部前卫艺术,在中国南部公路上的大货车里完美地媾和在一起,是的,那是一个被最炫民族风吹过的夏天的麦浪花一朵朵。
    清早六点,刷牙洗脸继续出发,路上风景称不上美丽,但旅途的第一个清晨赋予它鲜活兴奋的生命力。太阳正从背后高速公路的尽头升起,后视镜染上一层薄薄的金色,身后的天空玫瑰色越来越淡,云彩间的亮白逐渐扩散,道路两旁的树木与野草也由一片低沉的黑色,变得翠绿,充满光彩。黎明之光送出的早晨向我们走来,时间就像被车辆破开的晨雾,轻轻飘荡,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于路途中。

    中午12点,准时越过广西,进入云南境内。马上下高速到了一个叫“剥隘”的小镇吃饭。饭店在江边,属云南,与广西隔江而望,但老板是广西人。点了几个当地的野菜,不好好坏地解决一餐,又再匆匆上路向昆明奔去。一路就是08年LW对我和星爷吹嘘多么多么好看的红土地,第二次经过依然没发觉有何出奇。但旅行伊始的兴奋感犹在,越过河流水库,穿过乡村城镇,途中景色还是看得挺有兴致的。经过的地名也很有意思,那洒、那坡、剥隘、小那丫、腻落江、普者黑……路上的车不多,跑得很顺畅。傍晚6点半,离昆明还有几十公里处碰上一场骤来的雨,如血夕阳里,雨珠混上昏红的色调,像不经意洒落的葡萄酒滴,朦朦胧胧地粘在车窗上,向远处望去,光与暗形成对比鲜明的两大块。黄昏使天地在光中显影,黝黑的山峦曲线起伏,夕阳模糊成亮红的光点,天空更加红艳发光,以致我一度以为黑暗正变得虚薄。那一刻原野变得仿似水彩,湿润而饱满,浸泡了浓浓的色彩,像浓雾扩散。霞光像雨点轻轻洒落,悄无声息流动,然而却最终被夜色吞没在大地上。

    晚上8点多到昆明市区。昆明也是刚下过雨,空气清新略带凉意。整个城市灯火辉煌,高架桥上都铺满了装饰灯光。对面车道则挤满了从大理方向来的车,延绵大约有5公里,应该都是旅游回来的,往大理去的方向则出奇的顺畅。虽然幸灾乐祸不对,我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录下了旅程的第一段视频。路虽顺畅,但路面偏窄兼之大货车较多,而且我记忆中这段路事故频发,不能掉以轻心。最要命的是发现车大灯不亮了,一路走得提心吊胆,开起来很费神,开了一个多小时就在途中一个加油站休息。看见旁边有好几辆巨型挂车,都拖着长长的好像管道一样的东西,白色,体积也是非常庞大,但外形又是不规则的,几个人研究了半天楞是没猜出是什么。

    前方的途中,疲劳继续与夜色一样浓重。我望向窗外远处如巨兽奔走的山峰,渐渐如苏醒生命的奇幻形状画面般浮现于夜幕,令人暂时忘却了它们在前面道路投下的深沉阴影。我突然想起2005年我独自旅行,坐上从昆明到大理的夜班火车。一瞬间,已经8年过去了。那晚,路上也是如此的夜色,我带着第一次远游的兴奋感觉躺在卧铺上,久久未能入睡。却未曾想到今日的生活早已被绑在高速前进的火车上,在黑暗中仓皇前进,不知尽头。
    为了对抗疲劳,我们开始漫无边际地聊天。LW讲起最近时常会梦见过去,他的外婆,小时乡下的菜园子,还有中学的初恋,甚至有一种去重游旧地,再联系老同学的冲动。对于过去的念想,我的意见是它属于人生积累到一定程度的产物,当你爬到山的高处,难免总会回头望望。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孰是孰非其实只是相对而言,也不重要。而这些始终回响在记忆里的事物,你怀念的其实并非是它们本身,而是其所代表的人生美好的一段记忆,它们存在意义就是提供了一个给你回溯过往的时空坐标而已——但你是永远无法真正地回去了。前往大理路上逐渐寒冷的夜里,这个不甚温暖的结论难免让我们都有些感伤。羁人怀旧居,日夕自伤神。午夜将至,大理还在前方。等待我们的黎明将是如何,是否与未来人生一样不可知呢?无征夫可问前路,唯可待晨光熹微。无论如何,在这节日的尾声,依旧在迷惘夜车中想象一场风花雪月吧。
 

    朦胧的世界之影,

    在不可勾留的片刻中,
    远离了我们,
    毫不思索。

    ——李金发,《里昂车中》



 

D3 2013.10.6 大理双廊
 
    凌晨1点多从苍山路到了大理古城。绕着古城兜了一圈,第三次来到大理,感觉古城的夜不再冷冷清清,城外随处可以见宵夜摊档,比以前热闹了许多。我们在古城里面随意逛了一圈找酒店。走过洋人街,几盏寥落的街灯把疲倦的光晕印染在街道上,我们脚下的回音轻轻叩动夜晚,在附近随便找到个还开着灯的客栈住了下来。洗完澡躺下时都已经是凌晨3点。早上8点起来,大理下着淅淅沥沥的冷雨,白墙青瓦正浸泡浓浓的水汽里,是宣纸上刚完成的水墨中国。隔壁院子里有棵高大的柿子树,几只小鸟正在冒雨啄着不太熟的柿子。我在露台围栏上站着向四周望了一会,心想,今天才算是游历的真正开始吧。
    一碗热乎乎的洱丝下肚,往城区去找地方修大灯。兜了很久才找到一个能修的,说是某个部件松动了,稍微调试了一下,但由于不是晚上也不知道效果如何。修完车才发觉昨晚洗澡时把带的一个玉佩忘在客栈了,还好有拿店里的名片,打电话回去让老板找到了。匆匆又回到古城,拿到玉佩再往双廊奔去。从旧的大丽公路向北到喜洲古镇,再转东沿着洱海边行走,小雨继续飘洒着。远处的云沉甸甸地悬挂在黛青色的苍山上,阴暗的天空下刚收割完的稻田泡在水雾中,零落的渔船或并排或独自横在水边,被水草与浮萍缠绕包裹。水边的草木在雨中安静得压抑,凋落的枝杈倒影水中,如同被复制的枯萎。汽车行进,快门中灰败的黄,枯瘦的黑与沉郁的绿朦朦胧胧,都跟随雾气一起,被洱海的风冷冷地扬到身后去了。

    在靠近海边时,LW跟我讨论如何快速分辨女文青。我的总结是看服装,不分天气场合,一身波西米亚的长裙,再搭配一条波西米亚围巾,散发着洱海一样的文艺气息的,九成就是女文青。说完上车开了五十米,路边两三个波西米亚女子正迎着寒风冷雨,不停地扬起自己的围巾自拍。十年前带我入行的LW,马上要下车拜师,我谦虚地一笑,委婉拒绝了。随后我们三个猥琐佬也依样画葫芦,在中途停车下来学者来贪婪地吮吸洱海的文艺气息时,但缺乏天赋的我,却始终只能闻到路边晾着的小虾小鱼尸体散发出来的不屈灵魂,当然,我很识相地没提起,继续45度仰头向风中做陶醉状,心里嘀咕一下,今晚还是别吃鱼吧。

    双廊镇坐落在洱海的东北角,地方不大,只有一条人车混行的狭窄石板路穿过整个小镇,许多地方还只能一辆小车经过,无法会车。在高处俯瞰双廊,它与洱海之间没有明显的过渡地带,外沿的许多房子都直接就建在水上。细雨中的小镇显得清寂,拥挤的建筑肃默不语,有黄色土墙的老式住宅,一排人字形的黑瓦屋顶;也有水泥小洋楼,平整的楼顶露台。古旧和崭新的民居无规律地揉杂在一起,若没有了洱海,这也是城镇化过程中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乡镇而已。

    作为近几年新兴的全国小资文青批发零售综合市场,双廊旺季随便一个小客栈的房价都可以直逼五星酒店,堵车更是家常便饭。幸好已经是国庆的后期,没有过分拥挤,客栈也陆续开始在门外摆出“有房”的牌子,不再坐地起价、高贵冷艳。入住玉几岛上杨丽萍的豪宅,的附近,的一条小巷里的客栈,这客栈是吃午饭时餐馆老板介绍的,打了电话,客栈老板娘特意到码头停车场来接我们——这客栈没人带路估计也的确找不到。之前中午的时候,我们沿着海边的大建旁村、长育村一路找客栈过去,都没找到合适的。在长育村的一个路口看到村里一棵很高的椿树,在小雨里郁郁葱葱的绿得可爱,就顺便在树下的白族人家餐馆吃饭。雨继续淅淅沥沥地下着,冷清的村子看不到行人,餐馆也只有我们三个顾客。谈不上对白族的饭菜有多喜欢,又冷又饿的时候吵几个不放辣椒的肉和青菜,吃起来全国各地都没有区别。边吃边聊,最后老板就帮忙介绍了客栈。临走LW看中店里样式古朴拙意的土瓷茶杯,死活要买下拿走,实在的老板都告诉他镇上有了,就是不听,丢下20块钱拿起杯子就走。到了镇上才发现满大街都是,一个才几块钱。
    在客栈放下行李背起相机出去逛文青。刚踏出玉几岛时,雨开始哗啦啦下了。从停车场到玉几岛的沿洱海一带是双廊的酒吧街,门店前面就是海,临水望海的一排白色桌椅湿漉漉的无人坐下,桌子上有喝了一半的啤酒,琥珀色瓶子上凝着水珠,“风花雪月”几个字迎向风雨萧瑟。几艘老旧的小渔船停靠岸边,在灰蒙蒙的天空下安静沉默,斑驳的船体上沾满翠绿的浮萍。在岸边植有垂柳,水上种有睡莲,但此时再没有“柳叶鸣蜩绿暗,荷花落日红酣”的景象。绿油油的莲叶层叠,雨水落在上面,簌簌作响。垂柳耷拉的枝条被水淹过一半,末端浮在水面,无力如同尸体。昔日依依杨柳雨水迷蒙中身姿冷淡、神态沉重,失去了往日的摇曳多情。

    我淋着细雨,行走在拥挤的街道。双廊的中心有一棵高高的大青树,有上百年历史,枝杈曲张错落,一簇一簇的,依然茂盛如少年。相比之下,街道旁遇见秋天的梧桐虽灿烂却时日无多,瘦弱的躯干斜斜站在店铺门前,杂乱的电线从满树黄叶间穿过。伴随簌簌雨声,偶有一两片叶子在我面凋落,那是深秋的信使。穿过中心街道来到洱海的僻静一角。面前七八只小渔船羁绊在岸边。横七竖八的小船被灌满了水,浮在洱海上的绿萍间颤颤悠悠,似乎随时会沉入水中。红绿主色的船身因为浸水显得油油的,有种幽深厚重的感觉。短暂的一瞬,天空的乌云似乎被风吹散了,海面泛映傍晚天空的微光,白云在远处的山腰缓缓升起,似乎即将晴朗。但一阵风过来,乌云又重新掩盖了天空,天地重归昏暗。

    大雨倾泻而下,大渊的泉源都裂开了,天上的窗户也敞开了,从多情的绵绵少女到广场舞俯身只在一念间,它们张牙舞爪,疯狂地扭动身体扑向这个老镇脆弱的身躯,不到五分钟双廊就湿透了。眼前此刻的双廊只剩下一个大工地,到处在抢盖房子,黄色的泥浆从工地流出来,淹过往日浓浓情调的小巷,道路像一条离开了洱海,正欢快地奔向油锅的小鱼,翻滚折腾着。走过它需要勇气与运气,每一步落脚都好像在玩盗墓踩机关。各位文青,一个再美好的小镇,如果下水道堵住会怎么样,想象一下你梦中呼喊名字的韩国潮帅男星痔疮和前列腺同时发炎吧。
    街上的文青们前一刻还在雨中自拍或在人潮中孤独冥思状,此刻却纷纷却像尾巴给踩了的老猫们一样,跳起来嚎叫着四处逃窜。除了个别雨水灌进脑子的还在街上晃悠之外,大部分都已经悻悻地钻回了酒店,又有个别不甘心的,像一只前途光明的苍蝇贴在咖啡店玻璃上望着滂沱,留着孤独身影的照片——我一直都很好奇网上那么多独自旅行的孤独女文青,那么多孤独姿态的照片,究竟是谁给她们拍的。或许,这只是对罗伯特·彭斯所言的另一种理解,态度都浮在生活的措辞里,我们都活在彼此的文字里。
    这场雨从下午一直下到了晚上,仿似要继续下足四十个昼夜。我在房间内看向窗外一片黑暗的屋顶,听到雨水冲刷瓦片的哗哗声,大地即将被淹没,却遍寻不到那一艘方舟。
 
       我是一个熟知黑夜的人
  我曾在雨中出门——雨中归来
  我一直走到城市最遥远的灯火
  我望着城市最忧伤的小径
  我经过敲钟的守夜人
  闭上眼睛,不愿辩解

        ——罗伯特·弗罗斯特,《我是一个熟知黑夜的人》

意怠迷阳 于 2014-07-22 20:13:08 编辑

----------------------------------------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旧帖 2014-05-24 23:30:49
Post #2
Re: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清浅cc 离线 清浅cc 顶顶。很不待见文青啊
清浅cc 于 2014-05-29 11:19:10 编辑
 
旧帖 2014-05-26 21:44:37
Post #3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意怠迷阳 离线 意怠迷阳
清浅cc wrote:
顶顶。很不待见文青啊

嘿嘿。主要是羡慕嫉妒恨,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旧帖 2014-05-26 21:52:32
Post #4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意怠迷阳 离线 意怠迷阳 D4 2013.10.7 大理双廊

    早上10点开始驾车环游洱海。环海公路从双廊镇开始,向东沿海而建,一直连接到大理的市区。长育村、青山村、小普陀……许多自然村落和景点分布在路上。阴天,但路边种满了格桑花,昨日吸饱了雨露,现开得正艳,寒风中又难免有点萧瑟冷淡之意,倒让人想起苏轼的《雨中花/夜行船》:秋向晚,一枝何事,向我依然。
大理的气氛却不冷淡,还是跟以前一样休闲自在。村子里兜路问路,加油站讨要个纸皮箱装石头,遇到的大理人都很热情友善。在一个转弯处我们停下来,LW开始拣他的第一块石头,他的目标就是每到一个地方拣几块石头,我和CX拍摄兼浇灌格桑花。“格桑”是幸福之意,格桑花其实并非一个正式的植物名称,不指具体何种花,大致藏区许多生命力顽强,开得灿烂的野花都可以称格桑花。洱海边种的大多是波斯菊,原产墨西哥,花开八瓣,有白、粉、红多色,花茎纤细而直,形状简洁优美。神态虽柔弱却坚韧顽强,风雨更显娇艳,红绿相衬,绚烂如画。站在格桑花丛中望去,大风把波浪往岸边推送,水中的小树或孤单或集体站立着,落花、浮萍与黄叶枯枝漂在水面上,缠绕着水草跟随水波的节奏起伏。远处苍山的铁青色轮廓分外硬朗,巨大的山体像一道屏障在古城背后延伸。可惜这几年大理没下过像样的雪,苍山负雪的景观已很难再现,仅有的也只是山尖顶那少许不化的白色,不仔细分辨还看不出来。

洱海目前禁渔,许多渔船停在岸边,缆绳绑住,帆布遮盖得严实,风起时猎猎作响。偌大的海面空旷冷清。唯一热火朝天的只有东岸的别墅区,广告牌林立,工地忙忙碌碌,想起之前有媒体报道的违规填海别墅,让人衷心感叹的确只有房地产才能救中国。我觉得路边的“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洱海”的公益广告完全可以改成“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房地产”更贴切。环海路一路走来,你都可以见到整个经济发展历程的缩影。新的高速正在双廊头顶的山腰穿过,安详恬静的田园风光正在被高楼大厦掩盖,古老的生活方式逐渐消失,很难说这样就一定是不好的,正如你不能要求乡村别用上煤气,继续烧柴火燃起炊烟来装饰你满腔文艺的乡愁,需要什么样的生活,应当是祖祖辈辈生于斯长于斯的人才有资格选择。然而作为千里迢迢来这里的羊群其中一只,自然也难免矫情地叹口气,惋惜几句。

中午在苍山脚下一个白族寻常院落吃饭。连续点了几个当地果蔬清炒。吃饭问题上,CX是属于那种比较随便,啥都行的,心头好应该是四川的蒜泥白肉,LW的饮食习惯就比较独特了,每次点菜我都得看着他,免得他肚子一饿什么菜都点,然后全部吃不完。而且他一旦碰上一样好吃的,就会在接下来几天不停的点同样的。以前的一个同事跟他去贵州出差,回来哭着说连续吃了四五天酸汤鱼,闻者心酸,听者落泪。至于我,除去不吃生冷、不吃辣、不吃奇奇怪怪东西、不喝酒、不吃太油太难看的,我想起我其实也和LW、CX在饮食上差不多嘛。不过吃饭问题比睡觉问题来根本是小儿科。我们三个各有各的习惯,我需要绝对的安静而且房间不能有暖气,LW有洁癖,CX每到凌晨4点会准时起来做一遍第八套广播体操。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旅程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三人各自一间房的,可谓旅游界的三朵奇葩。

回到双廊,在石板路入口LW和CX先下去逛街,我一人把车开去码头停车场。能在双廊开车的都得是老司机才行,别提狭窄的石板路如何腾挪会车,还有如何躲避街上到处穿插缠绕的电线,单是入口那两个中间窄到一辆SUV刚好勉强通过的路墩就已经足够把女司机整哭出来。
拥挤中又有安静,古朴里带着脏乱,这就是我的双廊初印象。今日下午我化身爱国卫生运动巡视专员,以海边的客栈为坐标,继续穿梭我昨日未走完的街道角落,彻底探访双廊的卫生死角,随便了解一下旅业市场。双廊的旅业高低皆有,通常海景房的房价较高,五六百元左右。所谓海边的客栈,我个人其实觉得很无谓,居民区附近的水域都挺脏的,菜叶、水草、死鱼,垃圾,幽幽蓝蓝,好像漂着一层油污。若住上此等“海景客栈”,早上起来拉开落地玻璃看到苍山洱海的确很爽,烈烈风中,豪情天纵,但低头一看就会发现自己正站在个大四川火锅上,料都已加好,就差打煤气了。

在幽深小巷中偶遇一只小黄猫蹲在路中间,察觉到我靠近,动作敏捷地蹿上了一道粗糙的矮墙,又回头好奇而警惕地与我对视着。古镇小城的猫不都应该是慵懒的,恬淡的,时时在人潮汹涌中安详地接受文艺青年的抚摸,随后在浓郁的lomo风格照片中出现在微博和朋友圈的吗?这猫不按套路出牌啊,没什么职业道德,自然也为我所不喜。我随意哼了几句《爱情买卖》,把它吓走了。

来到小镇的码头停车场,东北角一侧有客栈与餐馆,窗台下还摆着一排小盆栽,全部修剪成草泥马形状。草泥马们一个个昂首挺胸,气宇不凡地面朝洱海,卧槽泥马,不知老板是何寓意,是在控诉我这样的伪文艺青年只文艺不消费吗?平心而论这边餐饮的消费较低,一个普通荤菜也就20元到40元之间,不过我真觉得味道一般,很难达到挑起食欲的标准。再往东行,路到尽头。这里有渔船小码头,一个老人坐在地上结网,孩童们欢快地奔跑。我靠在围栏上张望,对面是南诏风情岛,画楼回廊,绿树葱葱。水上还有游客乘坐小船,荡舟洱海。天气还不算明朗,天空中的云层压得有点低,苍山在远处静默,云雾蒸腾,烟波浩淼之海上有一叶扁舟孤独游荡,正所谓“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可惜皮肤白皙的美人们此刻却正在和努力划桨的大叔谈笑风生,眉目传情,怎不叫吾等能人志士义愤填膺——禽兽,放开那个大叔,有什么冲我来!

临近傍晚时分,我扫兴地回到客栈所在的玉几岛,又心有不甘地绕岛走了一圈。玉几岛很小,道路幽森,有的地方还得猫腰低头通过。在西南角临海几块礁石,长了一些仙人掌,我坐在石头上远眺苍山发呆了一会。身后不远处是杨丽萍的豪宅,豪宅的旁边也在建豪宅,时不时有建筑工人扛着钢筋出入。双廊究竟狭窄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建个房子大部分建材都得靠人力搬运,别想有什么工程车起重机啥的。难怪一个高墙大院的豪宅要建几年。经过梅超风豪宅(又称艺术酒店)的时候看见里面有两个女的在玩疯狂自拍,其中一个身材傲人,还频频在水边作危险动作,我站了几分钟,想等她摔水里好见义勇为地拍一张,可惜今天风不是很大,苍山静默无言,石头不语,洱海死水微澜,仙人掌纹丝不动。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于斯感慨身世,只好步履沉重回去了。转角经过一个普通人家,墙内传来一阵既熟悉又陌生的曲调,驻足听了半天,终于听出是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在用白族话(应该是吧)唱着《自由飞翔》,刹那我虎躯一震,精气神一下子都回来了,迈起矫健的步伐直奔回客栈关起门,许久才平复下来。

在双廊最后的一晚,继续夜游。研究陶罐店的老板娘,捏捏水果摊的大石榴,看看经营不善而倒闭的店铺,不亦乐乎。已是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双廊恢复了往日冷清。从大青树的岔口走到高处测得35分贝的噪音量,再沿着斜坡往下走,借助微弱的路灯,一路读出房子墙壁上的诗句,多么美好的一刻。去买止血药的时候,超市的顾客也才稀疏几人看起来还不像游客。老板告诉我虽然现在开始冷清了,但等到过年时候这里又会变得水泄不通,我很好奇,这地方现在很少下雪,冬天又冷,有什么玩的,他说好像是个什么节,我没记住,笑笑走了。
 
然而是我们建议你
       斟满你的苦杯。
       为这诡计着迷,
       你的丰裕敢于一醉。

       你是富饶的,足以一百次成为你自己
       在仅仅一朵花里;
       这是爱着的状况……
       只是你不曾想过别处。

               ——里尔克,《玫瑰集》
 
旧帖 2014-05-26 22:24:11
Post #5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qpasser 离线 qpasser 文笔流畅,语法很搔,果然好文青。
 
旧帖 2014-05-28 16:40:15
Post #6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无名水牛 离线 无名水牛 好文好文!

----------------------------------------
享受山野,安全户外

 
旧帖 2014-05-28 16:41:54
Post #7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无名水牛 离线 无名水牛 继续,好评10分!

----------------------------------------
享受山野,安全户外

 
旧帖 2014-05-28 16:57:51
Post #8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东方神雕 离线 东方神雕 码字不易,路过留印

----------------------------------------
科学安全享受户外的乐趣,忌逞能好强,忌无谓冒险,理性拉磨,珍惜生命,学会放弃!
http://weibo.com/201271389
学无止境、我一直在努力!

 
旧帖 2014-05-28 16:59:29
Post #9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hip_hop0104 离线 hip_hop0104 好想真正来一次这样子的旅行呀

----------------------------------------
每张照片都有故事

 
旧帖 2014-05-28 17:04:19
Post #10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少东家 离线 少东家 开幕式搞得不错,磨房的文青越多越好,整体趋势高端大气上档次。

----------------------------------------
路漫漫,人长久

 
旧帖 2014-05-28 17:10:05
Post #11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大脚广 离线 大脚广 好文好图!10分送上,

不知道暑假走此线路是否可行?

----------------------------------------
热爱大自然....喜欢到处走走
微信:langnadu003

 
旧帖 2014-05-28 17:24:40
Post #12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安安coco 离线 安安coco mark。回头细细阅读

----------------------------------------
独自放逐

 
旧帖 2014-05-28 18:03:43
Post #13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叁拾 离线 叁拾 楼主好文才,坐等下文

----------------------------------------
户外道路很艰辛,壮士仍需向前冲!!

 
旧帖 2014-05-28 21:15:46
Post #14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意怠迷阳 离线 意怠迷阳 D5 2013.10.8 双廊——香格里拉
 

一路大家哭着喊着要做文艺青年,尽诉心中情,在双廊晃了两天却一件文艺事都没做。怀着对双廊深深的愧疚及最后一丝补救的愿望,我们选择了一个很有格调的书吧模样的小店吃早餐。小店装修雅致,书籍杂志随手可拾,小饰品都很用心,过道还摆了一个大盆栽,说叫“山乌龟”,根粗壮像尊弥勒佛,却只长了一根缠缠绕绕的细枝条,像自然女神绿色的柔荑,悠悠地挽住双廊早晨柔软和谐的时光。
坐下后,我们才突然发现这小店居然和门口卖油条小笼包的摊档也很和谐——两家根本就是一个老板。好吧,我的左手边是米拉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面前是两个一手窝窝头,一手豆浆呼哧呼哧的大叔。我还能承受,但那些真正的文艺青年看到又将是怎样一种撕心裂肺的痛呢?显然CX觉得这样还不够,得再给文青们下点猛药,他在包内摸索一会,满脸喜悦地掏出了一支金牌马爹利……更为过分的是,买单时LW反客为主了,把他那双掉了胶的登山鞋两边鞋带互绑,潇洒地甩搭在肩头,晃悠晃悠一副要赶着去接拍《1942》续集的气质。估计是出于维护大理旅游形象的正义感,卖包子的书吧气质女老板终于按捺不住,很委婉提出可以给LW一个袋子装鞋。LW深沉地摇了摇头,转身踏上了石板路。我特意在门口站多两分钟才尾随跟上他们。踏过已经变得熟悉的石板路,在码头停车场做最后的留连,如停车场停驻着许多车辆,跨过屋顶的电线上也歇着许多小鸟,像乐谱上跳动的音符,人来人往,音符不停地飞入飞出,这首歌永远有人在唱,却从未曾唱出一样的旋律。

在大理的两天,不是下雨就是阴天,虽然雨天另有景致,但我始终觉得阳光才是大理的情人,绵绵烟雨只适合嫁给南方。带着遗憾离去,从苍山路一路向北到上关镇,途中看到山坡上密密麻麻的巨大的风力发电机,这时想起来我们在昆明到大理路上看到的那些怪异事物是什么,原来都是发电机的风叶。过了上关镇214国道大丽公路段开始爬山。在高处停下来回望大理,景象一片开阔。平原上的稻田是金黄色的方块,小山丘错落其中,绿树与民居相掩,田野中稻杆燃起白烟冉冉,于高处散漫相连仿似晨雾。远处,矗立在云岭山脉南端的苍山绵延十九峰,气势巍峨雄壮。此情景让人豪气顿生,忍不住盗用韩司令佳作赋诗一首:
远看苍山黑乎乎,
上头粗来下也粗。
有朝一日倒过来,
下头上头一样粗。

从大理到丽江一路越过山林田野乡镇县城,景色多变,路上已经可以偶尔看到长途骑行的人了,不过看人家骑得气喘吁吁的,也就没靠过去问目的地是不是跟我们一样。这时我突然想起出发前好像在骑行微信群里看到有一个同事老陶正在骑行滇藏线。CX立即打电话给他,果然,老陶这个时候已经从滇藏转入川藏,正在卖力的爬坡,快进入林芝地区了。老陶告诉我们滇藏一路路况还不错,还约好如果时间赶得上就在拉萨汇合。我想起今年年初做了许多准备,计划要骑行川藏线,可惜最终因为诸多原因没能成行,根源还是决心不够强大吧。以后或许再也不会有这个计划,反倒是不声不响的人已经上路了,这就是人生。

中午一点到达丽江,虽然国庆已过,古城附近依然人满为患,入口处塞满了车和人,还有屡屡招手的“导游”。三人都没有兴趣进去逛了,直接开到束河,找寻当年的那条小路,想混进去吃烤鱼,却发现我曾经拍下白马野草田野风光的地方正在大兴土木,一排别墅的雏型,到处泥头车乱窜,尘土飞扬。听说李亚鹏也打着什么慈善、文化的旗号在这边圈了好大块地。我房地产,威武,我房地产,荡漾,真不愧是感动中国的阳光产业。有感于玉龙雪山下静谧安然的风光早已不复存在,对烤鱼也失去了兴趣。三人下车,面朝玉龙雪山浇灌几棵野草,表达心中对一朵昨开今谢的花的无尽哀思,释放完诗人情怀,午饭都不吃,直取香格里拉。

我很喜欢丽江到香格里拉这一段G214,如画卷长廊,题材丰富,风情绚烂。可惜阳光依然欠缺,加上深秋未至,跟08年那次相比色彩暗淡了不少。跨过金沙江,进峡谷,在玉龙与哈巴两大雪山的守卫下穿行,很顺当地过了当年我和星爷开着他那辆老爷车苦大仇深爬行的山坡。在高处的一个小木屋旁边,几根木条架起的小篱笆围起一片密密麻麻的格桑花,摇曳生姿。红艳艳的花海错落掩映,寒风里不减娇艳,顽强地越过篱笆向山谷悬崖继续生长着。花瓣点点似彩蝶纷飞,与雪山红白相衬。远处的连绵的雪山群峰像白色巨龙静卧在低沉的云层,巍巍耸起的哈巴便是巨龙之首,眺望远方,似在酝酿下一次腾云驾雾。

过往的许多车辆都被此处景色吸引,停下来拍照。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居然也吃力的抱着个单反相机拍花,可能是觉得我更好玩,马上转过来拍我,我笑着配合他互拍了几张,才在他们的催促下又匆匆上路。多年后他长大了看到这个花丛里的大叔,是否会记起孩童时在去往香格里拉上的第一次创作?我在旅途时常会这样自觉有趣的猜想,夕阳下小桥边的惊鸿一瞥,雨夜石巷中的擦肩而过,花丛中的相对嬉笑,那些永远不会再见的陌生人,却成了你美好人生旅途中最清晰的坐标。

傍晚时分,在香格里拉城外的郊野又逗留了一阵,拣了几块石头,还偷偷采了几束颜色灿烂的野草作为装饰放在车前。从这里开始已经感觉有一点高原反应的征兆,跑动一会,气喘得比之前厉害。经过一片草甸时,发现一群文艺女青年手持单反,正赶着最后一丝余晖在草地上狂拍,姿势千奇百怪,撅屁股的,侧卧的,向天45度仰角的,各种高难度体位都摆出来了,活脱脱的少林寺十八铜人图。我们不禁感叹,难怪自己跟不上女文青的步伐,原来是身体柔韧性不行啊。只是奇怪了,夜色正在以看得见的速度围拢,天边的橙红仅剩最后无力的燃烧,这么暗的光线,她们究竟在拍什么?

晚上在香格里拉遍寻不到当年的那家牦牛火锅,只好根据大众点评的推荐在独克宗古城里面找了一家代替。古城建得比丽江还密集,沿街都是做旧的店铺,灯火辉煌又感觉聊无新意。找了好久找到那家店,不是我们想要的那种切成小粒块的牦牛肉锅,只是熬了几大块骨头带肉的,谈不上什么色香,口味很一般,最主要是这家店的藏族服务员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服务。很客气地问她能不能喝自带的酒水,这位大婶一脸痛经后绝经的样子,用流利的汉语说着怪话:“可以啊,你们回去酒店自己喝。”我想开口表扬她服务真好,礼貌待人,LW比较成熟的劝阻了我,想想也是,在这里大家对“礼”、“理”、“利”的认识好像不太一样,争了也是白争,算了,免得待会还要麻烦执法人员来叫我们“滚蛋,永远不要来香格里拉。”我们放松心情,啃着牛肉,谈天说地。聊起那个在迪庆州遇难的广州女孩,大好年华,让人叹息。这也是近年来我向所有认识或不认识的旅游爱好者反复强调的,一定要破除“两个凡是”的封建迷信:凡是偏远地方的民风必定淳朴坦诚;凡是少数民族必定是信仰虔诚兼友好善良。一切用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艺不是病,发作起来要人命。

是夜,他们酒足,我饭饱,又是一人一房。我在深圳出发前一天摔伤了,小腿上一条长长的伤口,几天了一直未能愈合,进入高海拔地区更让我担心。在房间里忍痛撕下止血胶布,小心翼翼地换完药,发现人又变得清醒了。躺在床上,隔着玻璃窗眺望青光蒙蒙的天空许久,安静而微冷。
 
现在,当白天
厌倦了白天,当一切欲望的河流
       淙淙的鸣声带给你新的慰藉,
       当金子织就的天空
       对一切疲倦的灵魂说:“安息吧!”——
       你为什么不安息呢,阴郁的心呵,
       什么刺激使你不顾双脚流血地奔逃呢……
       你盼望着什么呢?

           ——尼采,《最孤寂者》
 
旧帖 2014-05-28 21:17:18
Post #15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意怠迷阳 离线 意怠迷阳
无名水牛 wrote:
继续,好评10分!

如无意外,应该会坚持写完。已经提前写了几天了。
 
旧帖 2014-05-28 21:19:23
Post #16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意怠迷阳 离线 意怠迷阳
大脚广 wrote:
好文好图!10分送上,

不知道暑假走此线路是否可行?

暑假不是很推荐。1.适逢西藏雨季,道路湿滑,泥石流塌方坠石等不可知因素太多。2.入眼皆绿,无深秋黄叶,也无暮春桃花,出彩的景物不多。
 
旧帖 2014-05-28 21:35:32
Post #17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云相逐 离线 云相逐 加10分,因为里面的诗都是我喜欢的grin  再慢慢看
 
旧帖 2014-05-28 21:47:42
Post #18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不明真相 离线 不明真相 好文笔,好片...
 
旧帖 2014-05-28 21:48:08
Post #19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童心2014 离线 童心2014 smile想去。。。想去。

----------------------------------------
If u try ur best, the best will come to u.QQ:2111836238

 
旧帖 2014-05-28 21:54:52
Post #20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国际花园 离线 国际花园 是个长篇啊,图文俱佳,10分

----------------------------------------
http://blog.sina.com.cn/u/2252099294
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旧帖 2014-05-28 23:44:16
Post #21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馨丫 离线 馨丫 mark
 
旧帖 2014-05-28 23:53:03
Post #22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宝GG 离线 宝GG 有收获的旅程
 
旧帖 2014-05-29 08:53:00
Post #23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裕仔 离线 裕仔 sad顶起

----------------------------------------
人生就是一场漫长的旅行

 
旧帖 2014-05-29 09:15:20
Post #24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魔行 离线 魔行 一定要破除“两个凡是”的封建迷信:凡是偏远地方的民风必定淳朴坦诚;凡是少数民族必定是信仰虔诚兼友好善良。一切用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艺不是病,发作起来要人命。”  cool赞一个,所谓淳朴无非野性大于理性,忽要过于高呼野性之美。

----------------------------------------
行万里路

 
旧帖 2014-05-29 09:57:29
Post #25
Re: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
 
yhan 离线 yhan 好厉害,看的我大呼过瘾,特别是写那些所谓女文艺的,这种手笔很受用,好过瘾,坐等下文。图片拍的好细腻,很有独特视角,看来是位资深摄影者啊,其实我看游记看一会就没兴趣,你的游记好有意思,过瘾过瘾。
 
» 论坛 » 长假远行 » 通往文艺之路 ——滇川青藏万里自驾(全文完) 610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