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深圳 » 论坛 » 长假远行 »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57
旧帖 2005-12-28 08:30:02
Post #26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D7,22/9,禾木——小黑湖
有的人说,从禾木到喀纳斯的四十多公里,垂直爬升约1500米,而且除却禾木六公里左右的白桦林,就没有什么景观了,所以歌后等四人在禾木租了马骑马过去。我和POUDD以及三棱镜、空镜子还是决定徒步。事后证明,我们徒步的决定太正确了。俺可以负责任的说,这两天的徒步线路绝对是最经典的徒步线路,沿线草原、白桦林、山地、冰川、高原湖泊、沼泽、土林、高山牧场、松林等地形地貌整齐多变,丰富多彩,景观比贾登屿到禾木的两天路程美上不止十倍。
古雅队没有露营设备,要赶到大黑湖去住蒙古包,一早就出发了。我们决定在小黑湖露菅,直到快北京时间十一点才出发。离开禾木,首先穿过禾木西北面的一大片草原,几个人拉开距离,孤独的走在空旷的草原上,一条小路曲曲弯弯伸向远方,头上只有蓝天,脚下只有大地,四野空旷,唯有风声,令人雄性大发,感觉非常的MAN,不由不高歌一曲“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尽的旷野中”然后再咬着冷冷的牙,报一两声长啸。在啸声中胸襟大开。
穿过草原,开始爬升,进入白桦林。这几公里的白桦林比贾登屿和禾木路上和禾木村边的桦林又要原始野性得多,也美得多。其美一在于原始,这一段路唯有一条极窄的马道通过,路上是厚厚的一层黄叶,路边时见老朽倒卧的巨木,是一片真正的森林;二者沿途有升有降,能充分实现行走的快感;三者我们如愿赶上了最好的时光,我们走过的是这个山谷秋意最浓的日子,整个山谷象一个熟得不能再熟的果子,连空气都是金色的。也许这绝世的美丽在几天后就会逝去,把她最美的绝代风华献给了我们,我何之幸, 我何之愧。
穿过森林,我们沿半山小径前行,赶上了一早出发的深圳贝壳猫队的队员。他们两个人租一匹马,轮番骑行。我们在一个山凹的古冰川碎石上体整。这片碎石从山顶如瀑布般直挂山脚,巨石层叠,铺天盖地,当是古冰川消融后留下来的冰川石。灰黑色的石头上,满是黄绿色的斑点,煞是好看。坐在石上,但闻水声淙淙不见水在何处。细细寻去,原来石下就是暗河,找个缝隙,以瓶取水,入口极甘,正好就着河水吃馕饼,权作午餐。
餐毕再行,一路爬升,总有美丽的冰川石相伴。越过一个长长的达坂,站在顶上回头望去,雄奇状丽四字是当得起的。此地己无树木,身后己现雪峰,一条小河在高山草场中九曲弯延,西沉的落日把天地河草全部染成瑰丽的金红。
再往前行不远,小黑湖就在眼前。歌后和贝壳猫等人在山梁山己扎好营。考虑到山梁风大,也为了与小黑湖亲密接触,我和POUND,以及三棱镜、空镜子决定更往前行。又走了一公里多,来到湖边,惊奇的发现一个夏季牧场的营盘。蒙古包己撤走,但地基尤在,土地己经平整,且有现成的排水沟,省却了我等平地挖沟等工作。更妙的是,主人留下了几棵巨木,烧遘火也不用再打柴了。我等大喜,当即在此扎菅。
等扎好帐篷,天己全黑了。我与三棱镜去湖边取水,POUND生火。在头灯的照耀下,小黑湖中很多微生命,我们只得反复过滤,好不容易取好水,能干的POUND己把遘火点着。几根大树架在一起,在寒风中烈焰冲天。这也太过浪费了,不合环保理念。我等遂决定将树放倒,为下一波在此露菅的兄弟留柴。这场有节制的遘火最终只把几棵大树的表层烧掉,还能再用三五次。
围着遘火,幕天席地,用自带的气罐和炉头烧好咖啡和奶茶,煮好饺子与面条,在来上两根火腿肠,打开那瓶伊犁特,在浓云密布、寒风呼啸的雪峰下,长啸当歌,快意豪饮。被工业文明压缩得苍白无力的生命重新变得有血有肉,被都市生活阉割的血性在回到自然怀抱后再次充满雄性的张力。火光中,俺心爱的GABEL登山杖上那皮雪狼也似乎在跳跃咆哮。
把冰凉的馕饼随手甩在遘火中燃烧的干牛屎上烧烤,再来个火中取馕,入口大嚼,热乎乎充满小麦原始芳香,是为当晚最佳美食——牛屎馕。酒酣耳热之际,火光中的三棱镜终于不能自制,如实供述与空镜子是蜜月之旅,并曼声唱道:“我终于实现了童年的梦想”,空镜子马上是热泪盈眶。俺知趣的和POUND打个招呼,回自己帐篷睡觉。负五度的睡袋温暖舒适,俺正在迷糊,却听POUND大叫,下雪了。拉开帐篷,望了一眼,雪片极大极密,犹豫一番,还是睡吧,明日早起看雪景。

 
旧帖 2005-12-28 08:33:13
Post #27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景淡如菊
  
 
旧帖 2005-12-28 08:33:48
Post #28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秋意深处
  
行迈靡靡 于 2005-12-28 08:35:40 编辑
 
旧帖 2005-12-28 08:34:33
Post #29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旧帖 2005-12-28 08:36:19
Post #30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九曲
  
 
旧帖 2005-12-28 08:37:38
Post #31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围着遘火,幕天席地,长啸当歌,快意豪饮
  
 
旧帖 2005-12-28 12:44:06
Post #32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黑山小幺 离线 黑山小幺 原想你们会冻死在黑湖边呢?没想那么颠狂!

----------------------------------------
低头
再抬头

 
旧帖 2005-12-28 12:49:08
Post #33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黑山小幺 离线 黑山小幺 支持下一张 美景 高山草甸
  
黑山小幺 于 2005-12-28 12:50:15 编辑

----------------------------------------
低头
再抬头

 
旧帖 2005-12-28 12:54:57
Post #34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黑山小幺 离线 黑山小幺 沼泽地,走在上面感觉特爽
  

----------------------------------------
低头
再抬头

 
旧帖 2005-12-29 09:01:39
Post #35
回复: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黑山小幺 wrote:
沼泽地,走在上面感觉特爽

三个小时后同样地点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
  
 
旧帖 2005-12-29 09:03:06
Post #36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D8,23/9,小黑湖———喀纳斯
一大早悠然醒来,天刚微明。出帐一观,好美的雪景。天空彤云密布,上下翻滚。雪光中的小黑湖沉郁冰凉,坚硬如铁。雪原的空气清洌甜爽。乘着其它人都还在酣眠,俺独自四处漫游,享受雪原黎明前的宁静。
乘兴而行,随意游荡一个多小时,看看时间,应该叫起了,回到营地,叫起同伴。感到口渴,把遘火旁昨晚吃剩下的西瓜操起来猛啃。经历了一晚的风霜雪雨,和着冰茬子的西瓜吃起来脆生生的,冰凉爽口,甘甜无比。现在回想起来,那也许是迄今为止,俺吃过的最好吃的西瓜。
待大家都出得帐来,煮好面条,吃罢早餐,又烧了锅热咖啡,灌满俺的保温壶,收拾帐篷,拔菅起寨之时,己快乌鲁木齐时间十点了。天空的浓云散尽,纯粹的蓝天下,晶莹的雪峰怀抱中,我们又出发了。在红柳丛中,新雪之上一路行去,想起那曲“在雪地里撒个野”,快活得直想长啸。
转过小黑湖是连续几个绝对爬升只有十来米的巨大的凹地。四周雪峰群山环抱,头顶蓝天低低笼罩,真正的体悟到“天似穹隆”的美妙。无数次停下来,慢慢的原地360度转上一圈,深深的感到面对这样全方位的美景。所有的拍摄工具都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这一段路也许是北疆最美妙的一段,却没有一张照片留存。还是那句话,真正的境,只能用心去感悟和铭刻。
走过这片凹地,地貌一变而为沼泽,沼泽地上没有积雪,却密布着由富有弹性的沃土和厚实柔软的青草筑成的,酷似圆凳的草垛。在草垛上跳跃前行,非常的舒服惬意,我简直能听到我的脚板在欢笑歌唱。沼泽中有一条浅浅的河需飞跃,空镜子试了几次也没敢起跳。看到15岁的禾木哈萨克小伙子阿里在前方山梁山,我们一声招呼,阿里飞马转瞬即到,轻松的将空镜子带过小河,再一拍白马,风一般的去了,留下我等叹服不已。
在草垛上跳跃着穿过沼泽,来到大黑湖边的蒙古包。在暖暖的阳光下,喝过奶茶,吃过油果子和自带的馕,我们再次上路。经过一片土林地貌,来到一个长约五六公里的湖边牧场。有限的人散落在广阔的牧场上,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再次让人体会到天地悠悠我独行的快感,雄性的豪气油然而生,真希望永远这样走下去,无死无体。俺把俺的雪狼GABEL登山杖插在天地之间,为他留影,感觉是自己在给自己拍摄。这杖随俺走过南北,踏遍千峰,一如兄弟长相随。记得那次走峨嵋,从大峨山开始,负重四十斤,六十多公里山路,垂直爬升逾3500米后乘车下山时,俺把他搂在怀中,忍不住的亲吻。此刻的他,在天地间孑然独立,那简直就是另一个俺。
用一个多小时穿过牧场,翻过几个不高的山坡,开始下坡。景观再变,进入原始的松林。深秋的松树松针全黄了,随处是老朽倒卧的巨松,满地是厚厚的的金黄的松针,一阵风过,细密的悉悉索索声中,漫天密集的金黄的松针雨兜头而上,让人生出是耶?非耶?梦耶?幻耶?之叹。在半梦半醒的迷醉中,一路下坡,在意尤末尽之际,不意竟己到了喀纳斯。
从禾木徒步到喀纳斯不仅有世上最美妙的风景,还不用买那100元一张的喀纳斯门票。RENNY她们己早到了,在观鱼亭山下租好一个蒙古包。我和POUND在喀纳斯小学门口与古雅队会合,同回蒙古包时,天己快黑了。日落后的喀纳斯寒气逼人,明日还要早起,吃过晚餐,抖开睡袋,九个人围成半圆就此睡去。想不到的是,凌晨大约两点,一阵急促的汽车引擎和杂乱的脚步声中,蒙古包的门呼的被推开,应该是有人夤夜入住,老板居然极不地道的闯进我们包下的蒙古包搜罗被子,搜罗之余发现原说住八个人却有九人睡觉,又在那狂呼加钱。看到其它人都象羔羊般沉默,俺怒不可遏,于深宵咬牙切齿发自丹田一阵断吼“关灯,出去”,老板惊惧而去。第二天俺天还没亮就去喀纳斯拍照,回来听同伴说老板只是打听谁那么凶恶,居然不再提起加钱的荏子。
 
旧帖 2005-12-29 09:04:59
Post #37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温暖
  
 
旧帖 2005-12-29 09:05:52
Post #38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天光
  
 
旧帖 2005-12-29 09:06:34
Post #39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白马阿里
  
 
旧帖 2005-12-29 14:13:04
Post #40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兄弟
  
 
旧帖 2005-12-30 08:24:31
Post #41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D9,24/9,喀纳斯———白哈巴
天还没亮,我和POUND就出发了。从住处去那喀纳斯湖老桥要走半个小时,为了拍到喀湖早晨神奇的水雾和日出的倒影,我们只能赶早。日出前的喀纳斯无论是湖水、森林、高山、房屋都神奇的升腾和飘荡着浓浓的白烟。令人觉得恍惚,觉得不真实。
我们来到老桥边时,桥上己有几十号赶早的色驴。拍过照片,我们分头沿栈道向喀湖前进。清晨的栈道空无一人,绝大多数游人都还在沉睡,可这时的喀湖最是美丽。乳白色的河水水汽蒸腾,整个河道充满动感。俺不由想起圣经中关于上帝将流着奶和蜜的土地许给选民的说法。这喀纳斯河流着的不就是奶和蜜吗?
沿栈道前行,接近湖边码头时,太阳出来了。晨早的太阳把喀湖身旁的雪山染红,再倒映在湖中。晨光中的湖水从牛奶的乳白色变成蓝灰色,码头上的游船开过,犁开的湖面透出玻璃般闪烁着的宝蓝。
林中栈道上不时有松鼠跃过。许是天气寒冷,喀纳斯的松鼠个头比黄山要大得多,毛皮也不是黄色而是黑色,要厚得多。栈道沿湖穿行,感觉没有尽头。大概走出去七八公里地,来到图鲁克岩画所在的山上。这个小山在观鱼亭的对面,是个很好的俯看喀纳斯湖的地方。这时,太阳己出来了,湖水中的灰色己几乎见不到了,一片纯粹的蓝。在向小山上露营的几位兄弟打听明白上公路只能倒回码头后,俺一路狂奔来到码头。坐上免费的二路区间车,直奔著名的三湾。
区间车在神仙湾停下,剩下的路又只有步行而且一路爬升。本准备去时按常规走公路,拍三湾全景,回来时走栈道。后因古雅等人联系了下午去白哈巴的车,为赶时间,只得放弃栈道。从神仙湾、月亮湾到卧龙湾一线加上清晨的湖边徒步,在四五个小时内俺己狂奔二十多公里,确已有点累了。卧龙湾边停了几辆旅游大巴,俺搭车末遂,干脆站到路边拦顺风车。不一会,一辆普桑停下来,车上两名气质不错的美眉,自我介绍说是中央电视台来喀纳斯为拍片踩点的。为报顺风车之便,俺当即将禾木到喀纳斯的美景给予隆重推荐,一番云山雾罩搞得两位美眉心向往之,浩叹行程己定,时不与人。最后美眉送上名片,原来是中央电视台的景晖。景美眉让俺把禾木到喀纳斯的PP伊妹给她,俺告诉她,照片是对风景的侮辱和践踏,伊妹照片一事且让俺看看片再定。
在喀纳斯小学下车,等区间车不至,干脆开步走。一路爬升,很是辛苦,再说自昨晚吃过饭到现在都快二十个小时了,水米末打牙,俺终于有点扛不住了。更痛苦的是为赶近路,俺算好方位直切,在爬上一个大坡,满心欢喜以为毡房就在眼前,却发现前面有个巨大的沟。毡房就在沟的那头,还得下沟再爬升一次。俺不由得被气乐了。从深沟中爬上去,来到毡房前,俺那个饥渴交加啊。冲到旁边的小店里,四元一瓶的乌苏啤酒来上两瓶,两元一包的怪味豆来上一包,一元一个的馒头来上三个。坐在毡房前的桌子上,让晒得人生痛的阳光驱赶体内的寒气,感觉丰常的幸福。
当吃饱喝足,懒洋洋昏昏欲睡之时,古雅等人和包好的车来了。这就告别喀纳斯,前往白哈巴。白哈巴号称中国西北第一村,在雄鸡状中国地图鸡尾最高处,与哈萨克斯坦交界,散散步就去了哈萨克斯坦,去白哈巴是要边境证的。好在俺早有准备,在深圳就已办好边境通行证。大马妹妹阿红是华侨,持马来西亚护照,中哈两国均可进境,没办边境证。我们一致担心她过不了关,结果在观鱼亭下的边境检查站真被拦下,只得只身回布尔津等我们。
车过检查站,翻过一座山,半个小时就到了白哈巴。站在村外南面的高地上,白哈巴一点也不起眼,好象没什么可看的。司机一个劲的鼓吹白哈巴没啥好呆的,不如回布尔津,搞得大家人心惶惶。俺当即表示,俺是决意住下的,一个人也住。在俺的坚持下,我们最后还是打发了司机进村。这一进村才知道,刚才住下的决定简直叫作英明。白哈巴可说是北疆行最美的地方,禾木和喀纳斯比白哈巴多有不如。禾木和喀纳斯的美是张扬的,整体的美,白哈巴的美是内在的,细腻的美。禾木的美是把村子放在自然中,自己站在村外才觉其美,白哈巴的美必须把自己放在村子中,慢慢的体会才能觉其美。我们一踏入村子,就被白哈巴纯粹天真的气质打动了。
白哈巴村是哈巴河县铁烈克哈萨克自治乡下属的一个村子,只有七十多户人家,除少数哈萨克外,主要人口是图瓦人。图瓦人是蒙古人的一支,据说是成吉思汗西征时留在当地的。图瓦风情当然是俺关注的重点,所以当古雅等人在老刘的坚持下住到山上一户哈萨克家里后,俺决定独自下山寻找图瓦人。下得山来,一个英俊的小伙子用纯正的汉语热情的和俺打招呼,他有一副标准的蒙古人脸,俺认定他是图瓦人,当即随他去到村中桦林大道边上一户人家。果然是图瓦人家,俺当即决定入住。放下行李,英俊的图瓦小伙拉着俺去看过村里的蒙族学校,又带俺上到村后山上看夕阳。热情真诚得让俺感动不已。小伙子名叫克西格巴图,中文意思是好运吉祥。在乌鲁木齐新疆大学毕业,汉语过了12级,难怪汉语那么纯正。大学学的是声乐,毕业后半年时间在北京、上海作酒廊歌手,半年回白哈巴休息。我们坐在白哈巴后山的夕阳中神聊,望着眼前的这片土地。对这片土地的自豪和喜悦在克西的眼中、脸上、身上和语调中流淌、奔腾。你能体会到一种真诚的全身心的爱与自豪。这深深的打动了我。白哈巴的图瓦人是幸运的,幸福的。白哈巴的图瓦人有福了。作为一个走出了大山,在京沪流浪的图瓦人,他更有资格对生活作出评价。克西说他是离不了白哈巴的,白哈巴唯一不太好的是上不了网,不过上不了网也有上不了的好。克西骄傲的告诉我他们的生活,纯朴自然乐观喜悦的生活。克西说图瓦人是过春节的,每年春节,禾木、喀纳斯和白哈巴的图瓦人就带上帐篷,骑上马集合到喀纳斯。在喀纳斯湖冰封的湖面上,初一比赛马,初二比摔跤,初三比射箭。说到射箭,克西骄傲的说,作为成吉思汗的后代,图瓦人个个都是好箭手。在喀纳斯冰封的湖面上,他们喝得大醉,把雪球放在一个人的头上,走开几十步,一箭就能把雪球射下,喝得越多射得越准。说到高兴处,克西不由晃起肩膀,那是蒙古人血液中天生的舞蹈动作,用蒙语唱起悠长曲折令人回肠荡气的歌。
夕阳西下了,风越来越凉,俺和克西回到图瓦人家。门前房廊里坐着三个妹妹,一个戴头巾的妹妹在落日的余辉中安静的捧着本书在细细的看。远远的从书形书色上俺断定是商务印书馆出的钱穆《国史大纲》,一问果然。一时间,把俺艳羡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在白哈巴宁静的午后,细细的看书,神仙也不过如此吧。出发时,俺原本拟带一本勒内.格鲁赛的《草原帝国》的,后来一再减负之下,断然将书减掉。没想到一娇弱妹妹却带了《国史大纲》,唉,惭愧。
同是天涯行路人,自然亲热无比。一谈之下,原来她们是携程网上约好五女出行的。北京一位,上海两位,广州两位,而且居然就是数日前从贾登屿与我们同时出发,早到三角州露营的三顶帐篷。说起那晚我们的咖啡和手抓羊肉,亲切无比。原来她们己早我一日在这图瓦人家住下,明天要走,正等着吃晚饭呢。热情好客的克西跟她们己极熟络。五个妹妹吵着让克西唱歌,克西愉快的找来一把吉它。其时天己黑尽,先不急着发电,点一支腊烛在长长的条桌上,在烛光中,克西深情的用蒙语一首接一首的呤唱蒙古人的灵魂。虽然听不懂歌词,但抑扬顿挫的蒙语与音乐的旋律配合得天衣无缝。坚定了俺只听原声的理念。语言本身就是一种音乐,民族歌曲只有用民族语言来演绎才能曲尽其妙。一译为汉语,歌词的语音语调重音就完全不一样的,歌曲也就被破坏了。克西的歌唱得回肠荡气,真有余音绕梁之感。歌唱够了,我们吃饭,克西又去忙他的事去了。己经有好多天没有睡床了,躺在松软的床上,快乐的直想哼哼。向墙上的羊皮成吉思汗像打个招呼,美美的睡去。
 
旧帖 2005-12-30 08:27:57
Post #42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喀那斯晨雾
  
 
旧帖 2005-12-30 08:28:43
Post #43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升腾的金山
  
 
旧帖 2005-12-30 08:29:57
Post #44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沸腾的湖
  
 
旧帖 2005-12-30 08:30:35
Post #45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动静之间
  
 
旧帖 2005-12-30 08:31:40
Post #46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净*静
  
 
旧帖 2005-12-30 15:06:59
Post #47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鸟瞰喀湖
  
 
旧帖 2005-12-30 15:07:26
Post #48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月亮湾
  
 
旧帖 2005-12-31 15:42:37
Post #49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D10,25/9,白哈巴
今日是北疆之族最悠闲的一天。一大早起床,慢悠悠的晃到西北第一哨———白哈巴边防站门口的小山上,拍过白哈巴悠闲的晨曲,信步往部队后的边境线走去。一群图瓦人聚在一起热烈的用蒙语谈论着什么,又在分发明信片一样的东西。凑上去看,背面彩印着郁金香,正面写满蒙文。搞了半天才明白原来是有人要结婚,在发请柬。俺就纳了闷,婚柬上干嘛不印玫瑰印郁金香。问了半天,最终也没闹明白。
踏着晨雾,披着晨光,俺回到图瓦人家,女主人五花己起身,正在院子里挤奶。这新鲜的牛奶当是等会俺的早餐。挤了半桶,五花放出在一旁焦急等待的小牛犊。牛犊急切的吮吸着母牛己见干瘪的乳房,心有不甘的用头不停的顶撞乳房。俺不忍再看,随五花回房。
男主人阿衣定(汉语意为太阳)和养子喀什儿日(据说是成吉思汗一个后代的名字)以及两岁的小儿子阿尔斯令(汉语意为老虎)都起身了。我们一起喝着鲜奶吃油果子。阿衣定拿出各种乳制品请俺尝试,自豪的说都是奶子中来的,并不断殷勤的给俺加酥油。好在俺也算走南闯北之人,除了那又咸又涩还有好浓一股霉味的奶疙瘩之外,其它的好东西都能适应,否则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吃罢早餐,俺又开始晃悠。东看看,西瞧瞧,晃晃悠悠,不知不觉晃到中哈办境线上。白桦林中一条小小的河,一段低低的铁丝网,那边就是哈萨克斯坦。同样的山,同样的水,同样的白桦林,实在难以想明白两边有啥不同。
想不明白就不去想他,回头又晃晃悠悠回到白哈巴。在村中东游西荡。村书记一家穿着盛装在院子里接受新疆电视台的采访。从翻译口中听去,无非是“现在生活好了,感谢党的富民政策”等等套话。倒是一匹儿马子深深的吸引了俺。那优美的曲线,飘逸不羁的马鬃,在背后哈萨克斯坦雄浑的大山背景下,充满了阳光和自由的气息。
还是去看克西在干嘛。村里铺满黄页的桦林大道上,四、五岁大小的图瓦小孩三三两两骖骑跑过。小小年纪在没有马鞍的光溜溜的马背上神气的稳稳坐定,真不愧是马背上的民族。克西原来在另一亲戚家帮忙盖房子。白哈巴的房子只要一把斧子一把揪就能盖好。将备好的整根原木叠起来,用斧子砍出门窗,在屋顶的原木上再盖上土,原木墙体的缝隙也用泥和一种特殊的草封上就行了。生活在原木和泥土中间,人与自然真正的和谐。俺跟着克西干了会活,又四处拍拍照片,回到阿衣定家。
吃过午饭,提上两瓶啤酒,拿出MD,选择一段悠长的慢板,坐在屋前门廊的木地板上,靠着墙,享受热烈的阳光、清洌的空气和悠然的心情,不知不觉打起了嗑睡。悠悠一觉醒来,无比惬意。门前桦林大道边厚厚的落页中,一个图瓦人也在醉卧,一切是那么安详、美好。阿依定深情的望着这片美丽的土地,说再过一周就应该大雪封山了。那时公路不通,去哈巴河县要骑马走两天山路,那个时候就该玩滑雪了。从山上飞驰而下快活无比。在阿依定快活的给俺讲述了白哈巴四季不同的美丽,拿出照片给俺看,诚邀六月花开时再去后,我们一起去帮他的一个亲戚家收了会子土豆,回来天也就晚了。吃过五花准备的拉面,逗逗阿尔斯令。想起明天就要离开白哈巴,北疆之行也近尾声。感到一股淡淡的忧伤,早早的睡了。
 
旧帖 2006-01-04 09:02:33
Post #50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午后白哈巴
  
 
» 论坛 » 长假远行 »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57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