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帖 2018-10-16 12:37:06
Post #76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Re: 七年之痒

终于,太阳的万丈光芒刺透了清晨的空气,眼前一下子亮起来,俯身拍下跟前透亮的花朵起身回头的一刻,呆住了,眼前那是怎样的绚烂啊,整片草地金灿灿的,遍地流金,往远处去,树木、山坡、云海、残雪,这幅画面美得让我目眩神迷,感觉都有些不真实了。很快的,太阳钻到云里,光一点点又暗下去,云收走了光的魔法。





 
旧帖 2018-10-16 12:39:02
Post #77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老周回去补觉,我舍不得离开,就和妹妹继续往前走。清晨草深露重,走了没多久膝盖往下全湿了。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想要一直走下去,不要有尽头,或者坐在花海中,发呆。

还是妹妹说饿了回去吧,一回头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已经走了好远。太阳也终于挣脱了云层,照得身上暖暖的。





 
旧帖 2018-10-22 15:23:13
Post #78
Re: 七年之痒
 
yuj 离线 yuj 以后就和你混了
 
旧帖 2018-10-23 13:12:58
Post #79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yuj wrote:
以后就和你混了


我都半退出江湖了,自己都没得玩了,好可怜
 
旧帖 2018-10-23 13:18:18
Post #80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厨房正在准备早点,是我喜欢的汤饭,等的档儿回屋换衫把湿裤子晾在栅栏铁丝上,大家纷纷效仿,一时万国旗飘扬。阳光明媚,蓝天碧草,站在院子里看着我们的衣服忽然有种很温暖的感觉,家的感觉。

离开的时候真是舍不得呢,沿着来路退出去,山坡上又远远看到我们的小屋,小柱说停下来最后照一张我们的家吧,草地上阳光透过云层一片光影斑驳,心里暗暗说再见,可是,还有机会再见吗?

一路发现转场的牧民比昨天还多了,老张说过十分钟就会碰到一队,开始还不信,结果差不多五分钟就能见到,无数羊儿从我们车旁跑过,咩咩的叫声不绝于耳。赶上转场也是此行的一大收获,后来我们被老周称为“转场旅行团”。




 
旧帖 2018-10-23 13:28:13
Post #81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到了喀纳斯住下已然下午,先去漂流,稍有点冷,结束后老老周选择骑马去响泉和旁边的村落,小柱和小武饿了要去吃饭,我和妹妹打算顺着湖边的栈道随便走走,大家就分头行动了。

湖水波光鳞鳞,有些耀眼,细碎碎的叶片明亮通透,绿的可人,累了就往栈道边上一坐,面朝湖水,简单快乐。

看天色晚了折头往回,十点来钟的样子,不想跑到餐馆去吃就让老张带我们到朋友的店里买点东西,路上老张说他让朋友帮他做了炒揪片子,心里便觊觎了,到了一看,满满的一大锅,邀我们一起吃,嘻嘻,正中下怀。面极筋道,放了蛋,青椒,番茄,好香好香。三个人排排坐在小床上,捧着碗,在仅有一点烛光的小屋里幸福的享用晚餐。后来聊起,对那晚,我和妹妹都印象很深,在后面的旅途中我们又吃了很多炒揪片子,两人尝尝,对望一眼,都觉得比那晚的差了那么一点,也许就像妹妹说的,少了家的味道。





 
旧帖 2018-10-23 13:44:33
Post #82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为了上观鱼亭看日出,约了老张很早来接我们,结果压根没听到闹钟响,直到老张来敲门才惊醒,十分钟迅速搞定,奔上车,才知道老张陪朋友到三点多,才睡了两个小时又起来送我们,头晚还把手机掉了。

上到山上,整个湖面上笼罩着厚厚的云雾,原来这就是我们头天在那仁看到的云海,所以小柱称之为我们的“恍然大雾”。还没上到观鱼亭太阳就爬上了山头,给远处的云海染上一抹橙色,太阳渐高,云海的色泽层次也越发鲜明,大家都想等到云开雾散看看湖水真面目,等啊等,一直到九点半才算全部散开了,从日出算起整整三个小时。



 
旧帖 2018-10-24 12:50:01
Post #83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回到旅馆老张和我们商量下午就从贾登峪徒步到禾木,担心明天再走老周赶不上回乌鲁木齐的班车。之前查到的信息都说要十个小时,但另外一个司机说他的客人昨天才走的,七个小时,车从禾木开到两河交汇的地方接,不走全程,想想也可以,这样保险一点。

一路过神仙湾、月亮湾、卧龙湾,不如秋天的景色,当时一眼抓住我的就是一张秋的月亮湾,阳光照在金色的山上倒映蓝绿色的水中,为之倾倒。到贾登峪吃了午饭,老张交待我们一直沿着车道走,他晚上八点到两河交汇处接我们,收拾了小包两点开始徒步。


 
旧帖 2018-10-24 13:00:54
Post #84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满山遍野翠绿的白杨林,想象若是秋天该是怎样的辉煌,大家都说秋天一定要再来走一次。四点到布拉勒汗桥买门票补充饮用水,过了桥,上到坡顶看蓝色泛着白浪的喀纳斯河在山谷拐了个弯,两边是无尽的绿蔓延开去。看看已经五点多赶忙上路,草深路平天高云淡,延着越野车压出的车辙老周带着大家暴走一个半小时,到后面有些吃力了老周的速度还是一点都没减,心想不愧是老驴,有些担心妹妹,第一次出来徒步,一次次回头看,小小的她在后面很努力的跟着,一直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可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帮到她一点,大家都只能靠自己走出去。后来很好玩的,妹妹对老周说很佩服她带着大家走了那么久那么远,老周说很佩服我一直跟着她的速度,我说很佩服妹妹可以跟上我们。

一直到转过弯有树荫的地方大家才停下来,坐着休息,研究地图,要过的两条河应该不远了,老周说如果没有大家,她大概会一个人坐在地上伤心的哭起来。走到河边时已经八点多了,水不宽但急,找地方过河,走独木桥或是淌水,总算都顺利过去了,但因为上下找容易过河的地方,过了河后走到马道上去了,以为会有地方和车道汇合,没想到再也没有。

天色渐渐暗下来,却不知前面还有多远,老张肯定急死了,出发前把妹妹的手机留给了老张无奈山里没有信号联系不上。十点多的时候猛见前面有人和两匹马,和他们商量带我们到禾木或者一个人骑马回禾木找老张来接我们,任新疆的天黑的再晚那时月亮也已爬上山头,当时最担心的是前面有什么岔路看不清走错,最终同意两个女生骑一匹马,小柱走路。过了一片沼泽后又说要加价100,真是气人啊,之前就一副见死不救的样子,现在又不讲信用,坐地起价,说不通,无奈也就同意了。上坡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子在往右滑,还好开始上坡时就往后拉住了老周,这时更是死命拉着她,怕她滑下去。大叫停下,才发现是马鞍松了,好不危险。

手机信号时有时无,电话根本拨不通,靠短信告诉老张我们的情况。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后远远看到了禾木的灯光,过了桥转过弯,忽然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一定是老张,紧接着,车灯刺破了黑暗,老张和他的朋友从车上跳下来,心里一片温暖光明,当时的那个场景印象很深,大大的车灯照亮了前面的路,看到老张就跟看到亲人似的。坐到车里突然觉得饿了,想想其实早该饿了只是感觉不到,身边的小武说觉得冷了,只穿了一件衬衣啊,我上马前加了冲锋衣,路上问小武她说不冷,说明当时心里都还是蛮担心的,但我们都没有怀疑过我们一定会走出来。

老张一听马费要500就气了,说不给钱,后来只给了300,那女的好是彪悍,对老张又推又打。没想到回到住处那女的又找了过来,还带了个公安,那个所谓的执法人员,态度极差,根本不听我们说事情的经过,还想让我们把事情推到老张头上。真是气死了呢,泪水就那么不争气的掉下来。一群人在院子里争,老张说就找他嘛,抓着他往后拉叫他不要把事往自己头上揽,我们走了也就走了,可他要一直往这边跑的,不想因为我们给他带来任何麻烦。总算是让那些人走了说不管有什么第二天再说,其实那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虽然说是有惊无险,还是有很多东西值得总结,都太大意太想当然了。一条车道一条马道,根本没想过如果没有找到和老张约好的地方怎么办,每个人都有头灯,但都想天黑前能到,所以没带。当预先了解到的信息和后来的有差异时,不应该完全丢开原来的了解。对未知的前路,还是应该准备的充分一些,有备无患。也算是见识了当地人的贪婪彪悍与蛮横无理,另一方面,却是老张为了我们的利益所做的一切。所有的不快过了那晚也就烟消云散,沉淀下来的是一路一起走来的友情。








 
旧帖 2018-10-24 13:04:11
Post #85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本来禾木的清晨是一定要看的,之前的每天都起来看日出今天却放弃了,其实后来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后悔,不过睡到自然醒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十点多爬起来小柱他们还没动静,我们三个打算到河对岸的高地上看看禾木的全景,过了桥转过弯看到二十来个哈萨克族在草地上弹琴唱歌喝酒,洋溢着欢乐的气氛。见我们过去很热情的邀我们喝酒,坐在草地上一边吃被妹妹赞了一路极香的瓜子,一边听歌,独唱合唱,各有各的风格味道,随便谁,张口就是悠扬动听的歌曲,而且都唱得很投入很享受。我们也是乐在其中,虽然听不懂唱些什么,也深深被感染。临走还举杯对我们说民族大团结,好可爱的人。

吃过饭动身回布尔津,路上听老张讲昨天他怎么东倒西歪一个人开车到禾木等我们,一点也没劲,后来又发了疯了一样开着车来来回回的找我们。爱听歌的老张说要分别了,放点悲伤的歌吧,歌声流转,放了一遍又一遍,很长时间以后在老周的blog上又听到那首歌,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当时的情景一一浮现。

出了山渐渐热起来,小柱小武和妹妹都睡过去了,老周在位子上缩得很低,一直看着窗外,后来才知道,那时候,老周哭了。我趴在前座的椅背上,看着两边风景倒退,啥也不想,是从前没有过的,平静,经历了昨天,觉得很安心,坐在老张的车里,就希望那条路不要有尽头,一直一直开下去。




 
旧帖 2018-10-25 13:34:50
Post #86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回到布尔津,老周七点的车,送走她买好第二天到奎屯的车票,小柱他们早上走我们晚上,反正不影响行程索性在布尔津休整一天。

日落时分老张又带我们去五彩滩,神奇的地貌,红黄紫色的石头再加上河边的绿树,颜色很丰富。但那小咬实在是可怕,铺天盖地,都用飞机撒药了还是极其猖獗,拿着帽子不停扇啊扇还是免不了被攻击。

实在吃不消了撤退,在最后一个观景台碰到两个刚到布尔津的游客,结果三个女生围着他们激动地大赞老张,强烈推荐那仁牧场,也不管小咬了,讲得眉飞色舞,留了老张的电话给他们别过,又想起来老张手机丢了,小武又折回去要了他们的手机号。出了大门和老张讲了,小柱和老张说:你没看见,她们三个简直疯了。回头想想才觉得之前实在是有点太激动了,真的是发自肺腑的感激老张,喜欢他,喜欢他带我们去的那仁,所以希望其他人也能和我们一样拥有如此精彩难忘的旅程。没想到老张旁边的司机就是送那两人来的,晕死,估计那人听着想把我们几个生吞活剥了。




 
旧帖 2018-10-25 13:37:05
Post #87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头晚看球睡的晚,早上一直到十一点多两人才爬起来,正收拾着有人敲门,一开门是老张,吓我们一跳,然后就开心的笑起来,老张说送好小柱他们就等在车站接客但没接到,过来看看我们起了没有。饿

了,妹妹想吃刚到那天早上老张带我们去吃的糖饼,才知道好吃的原因是女主人放了很多果仁而不仅仅是白糖。老张带我们去布尔津河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打水漂,看别人戏水,然后去了朋友的店里,吃烤肉烤鱼,黄面,东西放得人家一桌子都是,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跑进跑出,看可爱的大叔烤肉,向别的客人推荐那仁牧场。

看时间差不多了送我们到车站,车还没来,三个人都不怎么说话,空气里满是离愁,压得人难受。老张说走了以后自己当心,真怕路上别人欺负我们,妹妹从后面抱住我,回头一看,她哭了。客车出门右转,看到老张把车停在路边,一脸坏笑的朝我们招手。望着布尔津的街道倒退,温热的液体湿了脸颊。我们许下某年秋天再回来的诺言,可某年会是哪一年呢?

路上小柱打来电话问要不要帮我们一起买了第二天去三台的票,又可以同行了,真好。
 
旧帖 2018-11-02 13:30:17
Post #88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离开奎屯,窗外越来越荒凉,闷热,昏昏睡过去,忽然妹妹往我脸上吹了口气,睁眼一看,蔚蓝的塞里木湖就这样出现在眼前,毫无准备。

因这一湖水的滋养,一切便鲜活起来。坐在湖边的小店吃中饭,看快艇划过水面翻起白浪,留下美丽的弧线,湖水竟可以如此的蓝,像大海一样。饭后骑马上到后面小山上,有了草地和树木的映衬,层次一下子丰富了许多,就是差了点阳光,可惜。

 
旧帖 2018-11-02 13:32:05
Post #89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找了辆小夏利送我们到伊宁,果子沟乏善可陈,倒是进霍城之前路边一片向日葵开得热热闹闹,到65团时,忽然之间,空气变得不一样了,很独特的香味,熏衣草就以这样的方式让我们认识,未见其形已闻其香。

司机停在一片熏衣草旁边,说这是附近剩下最大的一片,都收割的差不多了,也算被我们赶上个尾巴。穗状小花,紫得纯正,芳香郁馥,可是不喜欢精油的味道,太过浓烈了。

到了伊宁便奔向伊犁河大桥,赶到时刚刚好,日落伊犁河,辉煌灿烂。


 
旧帖 2018-11-02 13:42:05
Post #90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一早坐车到那拉提,一路满眼绿色,树影婆娑,邻座的大叔很自豪的夸赞伊宁的富庶,分给我们吃好甜好甜的白杏。

包车去巴音布鲁克,天鹅湖和九曲十八弯,不想错过的。倒是不曾料到从那拉提到巴音的一路竟是极美,蓝天白云草地冷杉,特有的黑头羊还有那山花烂漫。后来小柱说他觉得这一路的花和那仁有得一拼,确实是五彩缤纷,可我还是更爱那仁,没有隔断,无边无际,纯净安宁。

看到路边剪羊毛的一家子,跑过去看,惊讶于剪完后还是很完整的一张。

路上第一次见识敖包,建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下面是深深的峡谷,走到跟前,好大风,张开双臂,风吹起起衣衫,飞翔一样。那一刻,突然的想,如果从这里纵身跃下,会是怎样的感觉。


 
旧帖 2018-11-02 13:44:50
Post #91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到巴音已经晚上七点,车开到一半下起小雨,过不了多会儿明显感到车轮打滑,司机停下来不敢往前开了,说有一次下雨开进去结果几个乘客和他一起折腾了几个小时才把车弄出来,所有人都满身泥。停车观望,一道美丽的虹跨过天际,虹的一脚接着草地上几间白色毡房。

一辆越野车从旁边开过,司机说看看它怎么样,能走我们也走,远了妹妹看不清,问我什么状况,抬头看了一眼,说就在那扭来扭去的,这段对话,后来在我们昏天黑地准备考试的时候,妹妹发过来,拿着手机,莞尔。

加上冲锋衣裤,和妹妹决定自己走进去,司机叮嘱我们沿着车辙走,其他地方多是沼泽。路过一帐篷,一只狗咆哮着冲过来拦住去路,两个女孩子吓得动也不敢动,狗主忙喝住,过来踩住了狗脖子让我们过去,怕怕。

上到观景台时间刚好。蜿蜒平静的河流被夕阳照亮,像水银一样,很美。在唐克没能看到日落的遗憾在这里补上了。观景台上认识了北山羊的阿继,带了一个7人的香港团,说起我们考虑住天鹅湖边的帐篷,他建议还是出去住放弃天鹅湖,一是晚上太冷二是不大安全,想想还是听从了建议。






 
旧帖 2018-11-02 13:51:02
Post #92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香港的朋友捎上我们到库尔勒,因为修路开了一整天。一路聊天中发现我们同时在伊犁河大桥上,翻看照片和录相,果然找到了我和妹妹的身影,原来,我们已经遇见过了。

在库尔勒阿继带我们去看了孔雀河接着打劫夜市,就此爱上馕坑烤肉,还有好喝的格瓦斯。别过香港朋友返回乌市,一路干热荒凉,车到南郊客运站,问怎么去碾子沟,答约51路,好吧,就是我们从机场坐到碾子沟的车,真是从头到尾一站不落。

晚上跑到五一夜市,那个热闹,一个个摊位看的眼也花了,我们就找人多的摊位,吃了胡辣羊蹄,全羊,筛脾,蒸面,银耳,西瓜,结果撑得不行。

总要离开,总是不舍,雨后放晴碧空如洗,机场上三种文字写的“乌鲁木齐”,红色,白边,映着后面的蓝天,很纯的颜色。12天,对于占祖国六分之一面积的新疆来说,太短了,初相识,深深的爱上那片土地,新疆与我,真的有非同一般的缘分。










总觉得特别像一张脸
 
旧帖 2018-11-07 12:46:30
Post #93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2006.12. 重庆
 
临时接到去重庆出差的通知,一去就待了一个多月。山城重庆,几乎没条直路,住在解放碑附近,过了一个星期才把周围的几条路搞明白。头两周穿行于各区,到后来已经可以熟练的搭乘公交往来各地,与去过的其他城市最大的不同,是每个区中心的地方很繁华,往外渐渐破败的让人吃惊,有一次穿过一区去另一区,路上逐渐荒凉的让我害怕,心想莫不是坐了黑车,正在各种脑补中,周围又渐渐有了人气像个城市了,这么多年过去,估计早也不是记忆中的样子。






 
旧帖 2018-11-07 12:47:56
Post #94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不愧是雾都,呆了那么久唯一有一天好天气,看阳光明媚真是心情大好,四围溜达。走下十八梯,时空转换,离解放碑如此之近,破旧的砖楼,东一块西一间搭建的木屋,小巷曲折狭窄,孩子们在巷间飞跑追逐,老人拄着拐杖慢慢走上楼梯,这里是重庆的另外一面。

华灯初上,南山,看对岸灯火辉煌,要说夜景,洪崖洞也是个去处,离住处不远,吃过饭散步就溜达过去了。






 
旧帖 2018-11-14 12:34:52
Post #95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一直喜欢雕刻艺术,到重庆了必然要去拜访大足石刻,作为石窟算是保护的极好的,这么多年看过的卧佛印象最深的其一就是在大足,线条圆润细腻,众弟子的表情各个不同。一圈走完竟然没见到千手观音,再走一遍,原来是在房内,真正的千手,试图数一数,看的眼花缭乱无功而返。









 
旧帖 2018-11-14 12:46:32
Post #96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惦记龚滩有些日子了,元旦有三天假,连续两周的疯狂加班之后天蒙蒙亮从床上挣扎起来,坐了整天的车就是想去看这个乌江边的千年古镇,不然就再也见不到了,于是在被江水永远淹没前的半年,将那里的街道老屋留在了记忆里。

我是有一点古镇情节的,龚滩,很好,安安静静,吃饭的时候碰到另外四个人,元旦假期,我们是仅有的游人。

小雨,坐在店门口捧一杯热茶,看细雨朦胧,青山碧水。走在雨后的青石路上,突然的想念凤凰,打不通电话,师父可好?

路边一家做宽面的小店,蒸汽腾腾,老板做了一辈子宽面,动作娴熟,双手如飞,不时有人过来买面。和一个老婆婆聊了许久,听她絮絮说老伴不在了孩子都出去打工了,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临到老来要被迫迁离故土,搬迁复建的只是那几间大屋,虽然新址离的不远,家却再也不是原来的家了,老人有伤心有无奈也有不平,而我只能当一个称职的听众。












 
旧帖 2018-11-14 12:47:58
Post #97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下到江边,水流平缓,江水碧绿,这一段乌江风景是极好的,沿石滩走了挺远复又拾级而上,身边是吊脚楼长长的木头柱子,折转间猛然看到旁边停了两口棺材,吓得心里一抖,好吧,我承认我还是胆小的。

回程和另几人一起,经水路转陆路,又是一番周折。后来看到搬迁复建的新闻,很怀念已经成为历史的龚滩,甚幸,尚有一面之缘。








 
旧帖 2018-12-31 12:31:11
Post #98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2007.2. 老挝
 
常常在过年前后造访东南亚,离的近又温暖,很适合避寒。这次时间很短,初一出发初六回程,于是选了老挝。
 
几乎都呆在琅勃拉邦,小小的城,哪里都步行可达,随意穿行其中,路旁众多欧式建筑,很多不同的寺庙,寺内常有各色三角梅盛放,午后强烈的日光透过浓密的三角梅洒下点点光斑,僧人坐在亭内读经,一幅安静和谐的画面。早上去的香通寺,才发现生命树是朝西的,于是午睡起来再访,熠熠生辉的生命树,是那一程最灿烂的瞬间,照进心里。后来每当有朋友要去老挝,我都是一句话,一定要下午去香通寺看生命树。上山静待湄公河日落然后祭过五脏府,夜市上这个安静的小城也变得熙来攘往,很多卖各色线制灯罩的摊位,将夜色装点的五彩缤纷,买了三个,用在餐厅,暖暖的颜色伴我多年。












 
旧帖 2018-12-31 12:32:21
Post #99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万荣有点桂林的感觉,河边搭了长长一排凉亭,倒是个乘凉聊天游水的好去处,但看水流温婉,远山含黛,消磨一个下午直至夕阳西沉。小时候看了太多溶洞,无意再探访,倒是漂流不错,极尽精简身上的物品之后拿上大轮胎下水,顺流而下,躺在轮胎上,看云卷云舒,很是惬意,唯一的不足时间长了终究有些凉意。



 
旧帖 2018-12-31 12:33:03
Post #100
Re: 七年之痒
 
茄紫 离线 茄紫 首都万象几乎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只记得去了凯旋门,本来想去香昆寺的,终是没有时间错过了。有点遗憾也好,留个念想,以后许会再去。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七年之痒 118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