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自驾之路 / 珠海 / 长假远行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已经用( 西藏,说了就要到达)出版 243
旧帖 2007-10-08 18:19:42
Post #1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已经用( 西藏,说了就要到达)出版
 
夕阳箫鼓 离线 夕阳箫鼓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已经用( 西藏,说了就要到达)出版




 




 (序)
 
    十二个萍水相逢的人,因为喜欢西部的山山水水,喜欢那种浪迹天涯的感觉。开了三辆车结伴做了一次长途旅行,前途漫漫,关山阻隔,险阻重重,这是一次艰苦的旅行。十二个人,脾气不同,喜好不同,价值观不同,这些都会通过各种方式表现出来,遇有意见相左的时候,往往会各持己见,一路免不了磕磕碰碰。让人觉得十二个人就是十二尊金刚,那一个都不好安抚,呵呵。但在对方有难的时候,大家却又会真诚的伸出援手,让人感受到人性的善良。我们当中有些人以后注定相互还会成为朋友,但另一些人则互相会觉得缘分尚浅......。
 
    我发现,原来在旅途中的人,和旅途中的风景一样的有意思。无论如何,相信这一段经历都已经刻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那些没完没了的陷车,坏车,迷路,同伴之间的发生过的争执,当时觉得并不好玩,现在回忆起来却觉别有滋味......。以下的文字,素材主要来自两方面(1)自己亲历,(2)传闻。
 
    如有人觉得被"冤屈",欢迎跟贴投诉,但不会有仲裁,也没有饭局之类的“精神赔偿”。big smile
 
(一)
 
    在出发前的一个星期,我们的灵魂人物——龙头(龙骑兵)。连人带车把大家拉到了广东第一高峰——石坑崆进行“拉练”。这种拉练已经是第三次了。在山顶上,大家顶着凛冽的山风,围成一圈。听着龙头做最后的布置“我们这次出行分成若干个小组,宣传报道组,后勤保障组......,宣传报道组由北人负责,成员还有......。呵呵,龙头处事透着一种职业军人的习惯。但是面对着这十多个没什么纪律观念,自由散漫惯的“散兵游勇”。龙头能把他们“调教”出来吗?......。
 
    临出发前,龙头又再次发话了,“已经找精通易经的朋友算过了,如果要这次出行顺利,大家要按时到达集中地点——瓦窑冈,我们在当天早上九点钟以前务必出发......”。末了还加一句“那一台车迟到,当天的饭就由那一台车办了”
 
    对龙头的话,我们不敢怠慢,到了出发那天早上,我们认真算好从珠海到到瓦窑冈的在路上所需要的时间,螺丝,螺母,邹医生,和我起了个大早,足足提前了两个半小时,开着螺丝被编为三号车的大切诺基向广州方向狂奔。进入广州市区以后,通过车载电台,很快和从深圳出发的,北人的一号车联系上了,知道一切顺利。接着又知道龙头已经到了瓦窑冈,正等着我们......。
 
    又过了半个小时以后,在瓦窑冈见到龙头的时候。问起二号车到了哪里?龙头摇了摇头说,士巴的二号车才刚从深圳出发,原因不详......。是什么原因呢?当时最先想到的是车有问题,当时就听到龙头在抱怨“这个士巴,不知怎么搞的,都要出发了,还在不停的修车,改装。听说前几天才刚从深圳弄了台二手发动机换到他那辆车上......”
 
    等北人的车一到,龙头毫不含糊的说,走,我们到前面去等二号车。看来龙头并没有把他朋友的话当戏言。呵呵。
 
    于是,我们往前走了几十公里,到了一个叫“鱼湾”的地方。在那里等士巴的二号车。就在等待的时候,我们大家互相签定了一份,大家管他叫“鱼湾协议”的东东......。
 

 
 
   士巴终于出现了。哈哈,先说说他的车,是一辆已经被改装成“张牙舞爪”的塞弗,底盘升高了,屁股微微往上翘,车头,车顶,车尾加装的灯有一堆,驾驶室旁边一条长长进气管,就像一条昂着头随时准备攻击的眼镜蛇,还有一支外型方方正正,楞头楞脑的射灯,用磁铁吸在发动机的上盖上。有人试着把那支灯拿起来,放下去。又再拿起来,再放下去;于是就听到“嘭,叭。嘭,叭......”的声音,真的很酷。  
 
    因为之前就听说,士巴车上的人一直在变,老确定不下来,到底他车上最后都有些什么人呢?现在面纱终于掀开了,一个身材高挑,打扮时髦,穿红色牛仔裤,吊带衫,肚皮还露出小许的mm,她就是传闻中,但我一直没有见过面的哈哈.哈哈给人感觉是一个性格很开朗的人。另外一个mm叫游走天涯,长的小巧玲珑。据说是两天前才定下来的。和哈哈不同,游走天涯话不多,见到每一个人都含首微微点头,瞥嘴笑一笑。就算打过招呼了。还有另外一个就是我之前就见过了的美妮。  
 
    就是说,士巴的车上除了他自己,其她全是女的。这时我听到有人在小声嘀咕“士巴不知道怎么想的,他一个男的带着三个女的,路上够他受的了”但椐我了解,不是士巴不想找一个男的,而是没找到。  
 
    但刚一见面,没寒暄几句,士巴就说他的车胎有点问题,转身把车开到旁边的修车铺去了,龙头催促其他的人抓紧吃饭。......。  
 
    然后,当我们从鱼湾出发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这和我们原来约定的时间整整差了四个半小时。士巴这迟到,也迟得太离谱了吧,幸好一方面大家没有过分计较,另一方面美妮这个大姐也挺会做,一见面就忙不喋的大包大揽“大家对不起了,对不起了,今天晚饭我们包了,挑最好的菜上......”大家嘻嘻哈哈算是过去了。  
 
    士巴到底是什么原因会晚了那么多,没来得及细说。但有一点已经是肯定的,士巴昨晚基本没睡觉。今天计划可是要赶上千里路的呀,真是玩命!于是,龙头不由他多说就上了士巴的车,说“我先帮你开一段,你打个顿......”  
 
    但刚要上路,士巴通过对讲机传话过来叫停,说是要加油。但刚才在吃饭的时候,为什么不加呢?晕!  
 
    终于出发了,北人的车在最前面,他的车上还有彩虹,狂花两个mm,龙头开着士巴的车居中,我们压后。  
 
    奇怪!怎么龙头的车开得有点恍?我有点纳闷,龙头开车是把老手了,不应该这样的呀?后来当我到士巴的车看了以后,才明白,呵呵,士巴那车真只有他自己才能开,比如他的方向盘就换成一个赛车上用的那种,比别人的车的尺寸小了一圈,车里各种裸露的电线,乱七八糟的开关,用螺丝的话形容,坐在士巴的车,就好象坐在一部《X战车》里......。  
 
    上了高速,车速渐渐加快,大约走了一个来小时。士巴又叫停车,说水温高,有可能“拉了缸”。天!如果是这样真是大件事了。  
 
    经过检查后,士巴分析可能的原因;可能水箱被水垢堵了;可能刚才挂着三挡,但时速跑到一百多。对于后一条,不知道是否和事实有出入?不知道是否这样就会引起水温高?也不管士巴说的时候是否有心?但站在旁边的龙头听了肯定不舒服。于是,从那天以后,再没有人主动提出来帮士巴开车了。其实可能还有一种原因,水箱没水,漏了?跑了?士巴就曾问过我们车上有没有水......。  
 
    我当时想,士巴的车让人底气不足呀!前面还有万水千山,刚上路就那么多问题,他能坚持下去吗?因为龙头出发的时候就订下了规矩,在途中如果有谁的车坏了,需要修理,别的车最多等一天......。难道士巴的车是第一个被绑上“法场”?  
 
    继续试着往前开,发动机的水温,由开始的忽高忽低,变成后来又正常了。神了!  
 
    一路磨蹭的结果,就是原来准备赶到武汉的计划,改成在长沙歇了。吃了饭,胡乱找了个酒店住下。一夜无话。  
 
    第二天我起来下到酒店大堂,却看到游走天涯守着两个包一个人站在酒店门口。我问她想干嘛?她的回答让我愣在了那里,她说她要退出,不走了……。  
 
    
    当我从餐厅吃完早餐出来,看到士巴和游走天涯正站在门口说着话,听起来,大概士巴希望游走天涯按“规矩”,能留下一点钱做为对同车其他人的一点“补偿”。我听到士巴小声的跟游走天涯解释:大家约伴出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想分摊一些费用,如果你临时退出了。无形中就增加了其他人的负担。本来你不来,还可以找其他人的。听了士巴的话。游走天涯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但应该“补偿”多少呢?
 
    士巴把龙头叫了出来,听到龙头说“到底多少合适?还要你们自己协商,我只能给你们协调”。最后听到士巴算出一个数,六千元,游走天涯一听就不干了。事情一下就僵在了那里。因为游走天涯只愿意给两千……。
 
    十五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事情仍然没谈拢……。大家都有点焦急了,因为今天路途仍然遥远。这时见到美妮也来帮忙说项,然后,北人也来了。只觉得北人的游说有点逗,他对游走天涯说“你应该这样去想,就当花了这个钱来长沙玩了一趟。这样想你心里就容易平衡了……”。然后,又掉过头很认真的问士巴,“你这六千元是怎么算出来的?”。我理解北人问的意思是,六千这个数是不是太多了。后来听说,北人私下说,如果他们再谈不拢,差额他给算了。也有人嘀咕,六千?士巴不“厚道”......。
 
    据说游走天涯加入的时候就很“反复”。一会说来,一会又说不来了。既然这样士巴为什么还要接纳她?还有,她为什么只走了一天就要求退出?是对士巴没信心?还是对士巴的车没信心?还是她觉得和我们这些人不好玩呢?
 

夕阳箫鼓 于 2014-08-07 08:24:48 编辑

----------------------------------------
(旅行二)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backpacking/1026566,0,0,0.html

 
旧帖 2007-10-08 19:29:29
Post #2
回复: 《从巴颜客拉山到喀喇昆仑》
 
沙皮狗 离线 沙皮狗 呵呵,路上的事儿最有看头big smile
  
继续整,期待............................

----------------------------------------
时光酿制的美酒 2008
http://www.56.com/p22/v_MTAyMTc3MjUx.html

http://www.56.com/p15/v_MjQwMjkxMDg.html

 
旧帖 2007-10-08 20:31:09
Post #3
回复: 《从巴颜客拉山到喀喇昆仑》
 
川江纤夫 离线 川江纤夫 一直想看看路上发生了什么,
喜欢这样路线的人总是有点个性,
3号车好象还没回来.

----------------------------------------
Go with wind

 
旧帖 2007-10-08 20:49:41
Post #4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操盘手 离线 操盘手 看苗头是长篇,有得看了。
 
旧帖 2007-10-08 22:02:36
Post #5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卡默 离线 卡默 敢情您老人家也在此队当中啊,欢迎到自驾版放精P,big smile你闭眼按快门也比北人拍得好big smilebig smile

----------------------------------------
http://weibo.com/i/addaily
---------------------------------------------------------------------------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 领我至可安歇的水边;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 以自己的名引我走义路。

 
旧帖 2007-10-09 10:40:49
Post #6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平子 离线 平子 等。。。。。顶。。。。。

----------------------------------------
当出发成为一种习惯。。。

 
旧帖 2007-10-09 11:19:25
Post #7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龙骑兵 离线 龙骑兵 呵呵!夕阳终于按约定出手了,引无数英雄竞伸颈,那一路的甜酸苦辣,是一世的美好回忆!同样期待着记忆的回放。big smile

----------------------------------------
太阳有时也失约,黑夜却每天必来!

 
旧帖 2007-10-09 12:12:34
Post #8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散步的海水 离线 散步的海水       十二个 人,脾气不同,喜好不同,价值观不同,这些都会通过各种方式表现出来,遇有意见相左的时候,往往会各持己见,一路免不了磕磕碰碰。让人觉得十二个人就是十二尊金刚,那一个都不好安抚,呵呵。但在对方有难的时候,大家却又会真诚的伸出援手,让人感受到人性的善良。我们当中有些人以后注定相互还会成为朋友,但另一些人则互相会觉得缘分太浅......。  
  
   这一段写是太好了!   顶一下!

----------------------------------------
动身吧!  QQ: 54483755

 
旧帖 2007-10-09 12:14:38
Post #9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美国魔法师 离线 美国魔法师         不一樣的風情, 第一張相片,就值得關注這個貼子。
 
旧帖 2007-10-09 21:48:28
Post #10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错错 离线 错错 期待你的大话西游版。big smile

----------------------------------------
静,而生慧

 
旧帖 2007-10-09 23:26:59
Post #11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喀尔曼 离线 喀尔曼 好帖。

----------------------------------------
喀尔曼 , CarMan , car&man.

 
旧帖 2007-10-10 10:24:16
Post #12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北人 离线 北人 萧鼓兄终于压轴出场了cool
夹道欢迎big smilebig smile

----------------------------------------
那些年,我转山转水,不是为了修来世,只是因为吃饱了撑的。

 
旧帖 2007-10-10 10:36:52
Post #13
回复: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北人 离线 北人
卡默 wrote:
big smile你闭眼按快门也比北人拍得好big smilebig smile

  
卡版, 不要打击人家幼小的自信心嘛dead
俺跟着夕阳兄这一路学的也有所进步嘛cool

----------------------------------------
那些年,我转山转水,不是为了修来世,只是因为吃饱了撑的。

 
旧帖 2007-10-11 00:42:25
Post #14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夕阳箫鼓 离线 夕阳箫鼓 (二)
  
    今天仍然是赶路,目的地西安,掰着指头一算又是七,八百公里。
  
    出了长沙,我们的车窜上了京珠高速,这段路况不错。大货车明显比昨天少了,开起车来也轻松多了……。
  
    中午时分过武汉……,
  
    夕阳西下时候穿过河南省境……,
  
    当暮色降临的时候,进入了秦岭。路一下变得窄了起来,又是一路长长的上坡。不知道从那里冒出了许多大货车,挤满了公路,喷出来的黑烟,把山谷搞到乌烟瘴气。
  
    天全黑下来了,对面来车迎面照过来的车灯,把人的眼都照花了。路窄车多,同方向的两条车道经常是两条车龙并肩而行。我们三辆车早就被冲散了,北人的一号车估计在我们前面的几公里,士巴被远远拉在了后面。对讲机里偶尔传来他们断断续续的呼叫声……。
  
    在这样的路上开车已经够费神的了,突然,对讲机里传来北人的急促声音“三号车注意,三号车注意,前面路中间有一个死人,估计是先被前面的车撞了,再被后面经过的车碾过n次……”。
  
    十多分钟后,我们看到一个卷曲的身影匍匐在路中间,从我们车的右侧一闪而过。如果不是事先有心里准备,肯定被吓一跳。就在这时,看到一辆警车闪着警灯,从对面的车道呼啸而过,估计是有人报了警。
  
    我们和北人的车是一前一后摸黑进了西安城的,而士巴他们还不知道在哪呢?当时忘了是谁说“叫士巴不要找我们了,进城后就近找住的地方,明天再在往西宁方向的公路上会合”。这主意确实不错,在偌大的城里我们已经东西不辩,互相之间找起来会很费时间。但现在这样做就省事多了。
  
    我们找到酒店住下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人困马乏。饥肠碌碌,到酒店对面的小店,要了几个肉夹馍填了肚子,算是午饭晚饭一起对付了。
  
    第二天起来,草草吃过早餐。出得西安城,还是费了不少时间。和士巴的车会合以后。认准西宁方向开去。
  
    过了宝鸡以后,公路沿着渭河逶迤向前。这条在中国历史上曾发生过不少故事的渭河,看起来不过就是大一点的溪流。路又变的狭窄,颠簸起来。两边的山虽然不高,但却陡峭。夹杂大片紫红,黄褐色的山体裸露在灰白的阳光下,今天天气不咋地。不时遇到修路,车一过卷起漫天尘土,不见天日。
  
    两天跑下来,我们三台车性能上的差异完全暴露出来了,北人那台装备了水平对置发动机斯巴鲁,高速性能之优异,让人咋舌。用脚底抹了油来形容一点都不过,经常是北人一脚油门,就不见了踪影。但士巴的车就完全是两会事了,如果你征求士巴的意见“跑多少速度,你觉得合适?”,他会说“七,八十吧”。而我们的车如果陪士巴的车逛街,会觉得步履轻松。但要如果要想和北人的车搭肩勾背的话,立马变的气喘如牛。所以,我们和士巴的车经常被甩在后面远远的。
  
    几个小时过去了,路仍然挨着渭河向前,不时的上坡下坡。路窄弯急。在过弯的时候,经常是先听到山坡后面一长串“吱吱吱....吱.......吱........吱”的刹车声,接着一辆长长的大货车,像舞龙似的冲了出来,“呼”一声擦肩而去。头顶上一列火车呼啸而过,钻进了对面的山洞里……。
  
    约莫下午两点来钟的时候,听到一号车传话来,说在天水等我们并加油,但我们这时和北人他们已经拉得老远,到我们进了天水,北人已经等得不耐烦,先走了。而士巴呢?呼不到他。也不知道到在我们后面的什么地方?
  
    在我们加了油又继续上路的时候。再呼北人,对讲机里死一般的静。
  
    再次联系上的时候,只听到龙头说“我们已经到了定西,在出了收费站第一个路口右转的那家餐厅点好菜等你们……”
  
    快六点的时候,我们终于赶到了定西,这时候士巴也跟上来了,在餐厅的一间包房里,我们十一个人满满的围了一桌,定西以产土豆出名,是麦当劳土豆的采购地。冲着这名气,点了好些土豆做的菜。吃完了饭,外面已经是万家灯火。从新发动汽车,连夜向西宁飞奔......。
  

  
我们和北人的车,一前一后,像贼一样摸进了西安城......。
  
(三)
  
    赵峰——这个名字,在珠海的时候就就如雷贯耳。但一直都没有机会认识。据说,他一喝了酒以后就“很好玩”。他早些年从西宁到珠海,几年后又跑回西宁去开了家青年旅馆。是一个喜欢“玩”的家伙。螺母早已经通过电话,叫赵峰给我们留了房间。他还交代说,快到的时候给电话他,他来接。
  
    接近午夜的时候,我们在高速公路的出口见到赵峰的,发现是一个长的很壮实的汉子,身穿冲风衣,正站在寒风中候着我们,虽然才是八月,但是大漠西北的夜晚已经透着一股寒意,在他的旁边还停着一辆挺霸气的越野车。
  
    我们有他领着很快就到了住的地方。大家把行李卸车,扛上肩,就各自进了房间。我被按排在三楼,连着三天赶路,人乏透了,倒头一觉到天亮。
  
    我觉得,在旅行的时候,住青年旅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喜欢住这样的地方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往往会有一个酒吧,或者客厅之类的东东,在里面会经常遇到各种各式人等,偶尔会遇到一两个“牛人”,让人大开眼界。听听别人的故事,也是一种享受。
  
    不例外,这个青年旅馆也有一个小酒吧,靠外一面一块巨大的玻璃,靠在那两张大沙发上,外面的街景一览无遗,另外两面墙有两个占了整面墙的柜子,里面放满各种希奇古怪的东西,比如老掉了牙的收音机,手摇拨号的电话机,转经轮,唐卡……,还有不少成年男人的玩具,呵呵,别想歪了,是刀,枪,剑,戟……。
  
    我起床下了楼,走进酒吧的时候,看到龙头一个人坐在那里,在倒腾什么东东。于是,我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没一会士巴手拧一饼咖啡也走了进来。士巴坐下以后,把手上的咖啡向我递了递。意思问我要不要来一点?我摆了摆手。于是,他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
  
    我和士巴坐一边,龙头坐对面,各自靠着那张很舒服的大沙发闲聊起来……。
  
    突然,龙头问士巴“哈哈东西都带齐了吗?”还特别的问一了句“她有羽绒睡袋吗?”龙头这样问,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因为,明天就要到达巴颜喀拉山上一个小镇——温泉。海拔一下爬到三千多米以上。因为,龙头是头驴,自然就比别人多留点神,他自然会关心,这些人当中还有谁的装备没带够。要不冻着了,可不是好玩的。
  
    呵呵,但我偷着乐的是,凭什么龙头不盯上别人,却会“怀疑”上哈哈。我想,肯定是哈哈那身“打扮”惹的祸。这要从我们这些人的穿着说起,我们出发的时候,广东的天气正是热到人发晕的季节。我们这些人的穿着,一种是全身上下快干衣裤,脚蹬蹬山鞋,处处透着一种专业精神。其代表人物是美妮等人,还有另一种,上身一件短袖T恤,下面一条短裤,脚吸一双拖鞋,走起路来吊儿郎当。其代表人物就是本人。后一种穿着,虽然不够专业,但类似这样穿着的人不止一个。所以,不能算出众。
  
    唯有哈哈的穿着与众不同,“一条红色牛仔裤,吊带衫,肚皮还露出少许……”给人的感觉不是跟着龙头去穿越可可西里。探索两河源头,而是到珠海的横琴岛去享受一顿海鲜大餐。龙头能不“盯”上她吗,呵呵,当然,我只是猜测,是不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要龙头自己才知道了。
  
    士巴的回答呢?只是淡淡的一句“没问题”,这种回答能让龙头放心吗?当然不能。所以,我后来见到龙头小声交代美妮,你去检查一下哈哈的东西,看看她装备带齐没有。缺什么赶快在西宁补齐。因为西宁是我们最后一个有可能补充物资的地方了。
  
    到了西宁,我已经甚至把冲锋衣也穿上了,见哈哈只不过加了一件小外套,肚皮仍然是露出小许,然后就满大街乱窜。从士巴的口中知道,其实,去年她就跟士巴的车上过珠峰,也是个“猛人”。
  

  
青年旅馆的酒吧,士巴的咖啡,赵峰的越野车,北人的斯巴鲁


(四)  
  
     在西宁休整了一天后,第二天一早向着巴颜喀拉山进发,今天目的是温泉,温泉海拔3800米,在温泉之后到玛多,接着从玛多择道进黄河源头。  
  
     但从收集到的资料看,从玛多到黄河源头,大部分都是没有路的。那里大片的草原和沼泽混杂在一起,陷阱密布。当时正是青藏高原上的雨季,能否进得去?一方面要看当时的天气,再就是要找到正确的“路”。还有很大程度上也取决我们车的通过性能。在那里很容易迷路。又是前后几百里没有人迹,如果途中车坏了,车陷了,迷路了,等等,总之遇到什么东东,所有都得自己想办法解决,别指望有人能帮我们。这是我们这次旅行途中,有最多不确定因素的路段之一,对我们是一种挑战。  
  
     为此,龙头之前就做了不少功课,他一直给我印象都是充满信心,志在必得。但在西宁的时候,龙头却变得谨慎起来,对我说,打电话问了玛多那边,说今年雨水特别多,有很多原来干枯了的湖,现在又充盈起来了,看来风景好了,但路就难走了,能不能进黄河源?到时还要看情况……。估计龙头从赵峰那里问到的情况,也是有点无棱两可。  
  
     还有,斯巴鲁的底盘有点低,当初,螺丝和我都向龙头和北人泼过冷水,因为我们觉得斯巴鲁走这一路并不合适,但北人的决心很大,他说“我就做好了把车扔在那里的打算了……”。  
  
     这段时间能否进去(黄河源)?我们要不要找向导?北人的车能不能进去?这些都是我们在一两天内就要拿出主意。  
  
     到底在前面等待着我们的是什么呢?“大戏“马上就要开场了!  
  

  

  

  
(五)
  
     出了西宁,先向西走了一段,在一个指向左边——玉树,直行格尔木的路牌前,我们的车向着玉树方向一头扎了进去。
  
     路况很好,过日月山,倒淌河。地势慢慢升高了,感觉开始上山了。我知道,我们的一只脚不知不觉之间,已经伸进青藏高原了。
  
     这段路七年前就走过,但现在却觉得有点陌生,感觉最大的变化是绿色多了,原来公路两边沙化的很厉害的地方,现在已经被一片一片的绿色盖了起来。
  
     仍然是北人的车在前,士巴的车中间,我们断后,北人的车走出几十公里后就看不到踪影。我们一直跟在士巴后面几百米的地方。发现士巴开车不太守规矩,变线不打灯,停车不靠边,车头向着里面,但屁股还伸在外面,而且还有点突然,当时跟着他的那辆中巴肯定被吓出一身汗。
  
     山越爬越高,开始看到有积雪的山头了,觉得士巴的车走起来变得有点步履艰难,果然,就听到士巴通过对讲机说“我的车高原反应了……”毕竟是只有2.4升的排量呢。这时天色又变了,从刚出西宁时候的阴天,变成现在阴云密布。感觉马上就要下雨了……。
  
     这一段路,视野非常的开阔,地势大起大落,缓缓的上坡一走就是几公里。仿佛路连到天上去了,到了坡顶,接着就是一个几公里的长长的下坡,笔直的的公路顺着地势伸展,起伏。直插到远远那座山的后面去了。一眼看出去就是几十里地的风景……。这时开始下起了毛毛细雨。
  
     中午在一个叫河卡的地方吃饭,离开河卡以后,再翻过一个山头,就到了温泉。没想到,小小的温泉,却有一个加油站。这里是一个乡?还是什么?整不清楚,他不过是公路两边一字摆开百十间房子,全是平房,基本都是新修的。一样的式样,估计是政府什么扶贫项目这类,临街一面开的都是些,卖日用杂货,客栈,修车,餐厅铺子……。从铺子的名称上能判断出来,来这里做生意的的人以四川人最多,怪不得有这样的说法,如果西藏要闹独立,首先四川人民就不答应。
  
     龙头领着几个“后勤组”的女子。转了一圈以后,最后决定在一个叫温泉招待所的客栈住下来。这是一家从别处来的回族人经营的客栈,还算干净,刚住下,龙头就领着一班人到附近的温泉去泡脚了,我没有去,这个时候动的越少越好。
  
     我把行李搬进房间以后,围着客栈转了一圈。这个客栈在外面看,只看到几米宽的一个门,边上竖了一个很醒目的上面写着温泉招待所的招牌,但里面就别有洞天了,一个很大的停车场,面向门口,挨着停车场,横的一字摆开七八间房子,在房子门口还有一道用玻璃封起来的走道,看来这地方,冬天不是一般的冷。一对骑单车来的澳洲男女占了其中一间,外面的天阴沉沉的,我穿着冲锋衣,但却看到那两个鬼,一身短袖衣服,脚上吸一对拖鞋,进进出出……。
  

  
     院子门口右手边一间小平房,那格局像城里那些机关大院的传达室。这间小平房就是客栈老板一家人住的地方,我推门走了进去,房子里有点黑,只有老板的女儿在。令我有点意外的是,看到居然墙上挂了一把吉它,她说是他弟弟的。说他喜欢唱歌,我想,因为喜欢而唱的歌,这歌一定唱得很开心。我问她要了点开水,闲聊了几句就退了出来。
  

  
     再到客栈门口,扭头两边看看。就算是把这个小镇浏览了一遍了,回到房间一头倒在床上,双手交叉叠在脑后,目光穿过门口刚好看到停在外面士巴的车……。在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很无聊。
  
     晚饭是在旁边的一家小餐厅吃的,一下来了我们十一个人,已经够老板娘忙的了。后来又从一辆大卡车上下来三个人,最后,和我们住一起的两个鬼佬也走了进来,他们挺聪明。把老板娘喊了出来,对着我们正在吃的菜,指指点点,螺母在从旁稍加翻译就搞掂,当我们吃过了饭离开的时候,外面的雨正滴滴哒哒下个不停,雨又下大了……。
  
     本来今天到温泉的时候还早,如果我们再赶一赶,当天完全可以到玛多。但我们选择在温泉住下了,目的是为了在接下来到更高的海拔之前,让身体先适应一下。否则海拔一下上升的太快,人不好受不说。弄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
  
     果然。天黑以后,高原反应开始在我们当中蔓延。有人开始觉得头疼,有人嘴唇开始发紫,有人说肚子不舒服。还有人问龙头“你怎么脸上好象有点肿了……”,邹医生忙了一阵子,帮好些人量了血压,虽然,他自己也噘着两道发紫的嘴唇。
  
     根据过往的经验,我自己高原反应的一般症状是头疼,脖子发硬。但一般在十多个小时以后,会慢慢消失,去年在拉萨的时候,买了一点据说能缓解高原反应的药《高原安》,一直没有机会使用,出于好奇,想看看这种药的效果如何?于是,临睡觉前,把用剩了的,只够半个疗程的高原安吃了,结果我的头疼还不到十个小时,突然就消失了。是突然消失,而不是渐渐消失。但代价是一个晚上要顶着凛冽的寒风,上了好多次厕所。我也没想明白,肚子里什么时候装了那么多水?没完没了……。龙头安排在温泉住一晚是很明智的决定。
  



(六)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们车的四个人打算去昨晚吃饭的餐厅吃早餐,但进去一看,除了比我们先到的龙头等人以外,加上其他一些不认识的人已经座了一屋,几乎每张桌子都有人占了,都在等着开餐,这里海拔太高,蒸煮都离不开高压锅,东西就上得很慢。于是,我们退了出去,走进了隔壁的另一家,这家倒是没一个客人,可以马上为我们弄吃的,但就是可怜到想弄几个水煮鸡蛋都没有。端上来说是刚蒸热的馒头,一口咬下去,却是满嘴清凉……。
  
     从温泉出来不远就到了苦海滩,继续往前,远远的看到一个蓝色的大湖出现在公路的左边。湖边还有一些不知道怎么称呼的野生动物。这时太阳钻了出来,风景一下变得有了生气。邹医生一激动,就大声嚷了起来“头顶白云,脚顶蓝天”,说过了马上又“嘿,嘿嘿嘿……”尴尬的笑了起来。
  
     路况依然很好,刚过中午,我们很轻松就到了玛多,黄河到了这里躲躲闪闪的从玛多身边绕了过去。河水之清冽,真没法相象是和印象中那条浑浊河是同一条河。玛多海拔4300米,据说是中国海拔最高的县城,当地人有这样的说法“花石峡的饭不能吃,玛多的觉不能睡”连当地人都有点恐惧这样的高程,而我们在两天内就从海拔1000多米的高度上升到海拔4300米。唔,希望不要有人头疼......。
  
     在等着开饭的时候,龙头在大街上逮着几个司机摸样的人打听进黄河源头的路?连问了好些人,有人指着螺丝,和士巴的车说“这车没问题”,也有的人说,最近雨水多,能不能进去也不好说,但都异口同声的指着北人的斯巴鲁说 “这车不行......”,站在旁边的龙头和北人沉默了。
  
     他们都是当地有经验的司机,其中一个人说,一个多月前他们才领了人进去过……。他们的话。我们不能当儿戏。
  
     如果在这之前,我们还抱着希望,侥幸的话?但现在呢?现在该怎么办呢?
  
(七)
  
     从问到的情况分析,就算用越野车进去,也不一定顺利。龙头决定。用一人一票表决的方法决定我们是否按计划进入黄河源?把北人的斯巴鲁开进去冒的风险太大了,已经不现实。所以。龙头提出一个替代的方案;把斯巴鲁留在玛多,另租一辆越野车,连同我们自己的另外两辆车,把人带进去。这辆车还可以兼做向导。花两天时间到达黄河源头——约古宗列曲,然后再花两天时间原路回到玛多。有人会问,为什么还要走回头路呢?从河源继续向西,上青藏公路不就行了。但我们曾经联系过的向导说,他单车是不敢回来的。呵呵,可以想象那里危机四伏。
  
     呵呵,觉得当时气氛有点凝重呢。我们十一个人在玛多县政府招待所的一个房间里分两边坐好。大家似乎都有默契,在这种情况下,三个车主;北人,士巴,螺丝的态度举足轻重。似乎大家等他们先表态?
  
     当时的情况只能靠回忆了,可能不准确。记得北人先表态;反对,没有太多的解释。接着龙头问彩虹,花花的态度?看到她俩,低着头,两眼看着自己的脚指尖,没什么表情的说“我没什么意见”,可以视为“弃权”,
  
     士巴和哈哈坚定的表示赞成。可以感觉得到,他俩对进入黄河源有极大的热情。
  
     接着螺丝开腔了,记得他的发言是从发问开始的“穿越是否有不可代替的意义?……”。大意是如果没有什么把握,如果可能会比较“麻烦”?就不一定非要进去……。
  
     螺丝之后,我也开口了“我觉得自己出来,看到好的风景是第一位的,至于是不是一定要到非要达什么地方,“象征意义”的东西对我不重要……”我还没把话说完,就被哈哈打断了,她嚷了起来“夕阳;不对,不对,象征意义和风景同样重要呀,在追求象征意义的同时自然也看到风景……”。吱吱喳喳,赞成和反对双方就分辨起来。然后,罗母也表态反对,另外还有一个加入反对阵营的,记得是邹医生?……。双方各不退让,坚持自己的意见。
  
     最后,龙头作总结性发言“我们一共十一个人,按已经表决的情况,我的意见已经没有意义。所以我也不说了,取消进入黄河源的计划”
  
     龙头的话音刚落,我就被哈哈揪住不放了“你太让我意外了,我一直以为你会支持……,你为什么会这样?你为什么会这样?
  
     大家就散了,当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哈哈仍然不放过我,追了过来,大声嚷了起来“夕阳:我跟你没完……”,她还在试图说服我改变主意,呵呵。但哈哈不知道,我这人表面看起来还随和,其实骨子有时挺犟。
  
     和哈哈嚼了一阵“舌头”,不记得为什么事?我又倒回龙头住的房间,给龙头逮个正着,不过他问我话时的语气和哈哈不同,挺认真的“我不明白,要去什么地方?在帖子里写的清清楚楚的,你既然对进黄河源兴趣不大,为什么又来了呢?”。对龙头的话,我砸了砸嘴巴,没有解释。
  
     类似的问题,在十分种后,龙头又再问了螺丝……。让我感觉到,我们的态度让龙头感到有点意外,龙头一定担心,我们这几个家伙接下来还可能会节外生枝。因为,我听到他问螺丝“接下来,按出发前定的计划走下去,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据我了解,除了上面的原因,(1)要走回头路,(2)要做向导的“跟班”。这两条都是促成螺丝持反对意见的原因之一,呵呵。但龙头还是不乏民主精神的。是个好同志,呵呵。
  
     当初我看到龙头发的帖子,一方面被这条线路所吸引。但另一方面根据自己的经验,知道八月中下旬还是青藏高原的雨季。在这个季节,走这一路会遇到很多麻烦。理性告诉我这不是一个合适的出行季节,但我评估以后,觉得我不可能去说服龙头另选一个季节。从这个意义上,我其实没有选择余地。我加入了,其实就是自己为自己制造了一个悖论。人有时候就是那么矛盾。
  
     这种情绪有意无意会从自己的行为表现出来,我去过阿里,对阿里有一种实实在在的认识。看过龙头帖子的人都知道,龙头帖子是很“煽情”的。但我们当中好些人都并没有去过阿里,我有点担心大家对这个旅程可能遇到的困难估计不足,把这一趟旅程想象得过于“浪漫”。
  
     于是,在当初龙头的招集帖里灌了不少“凉水”;包括我们当年陷车的照片;被十五吨东风连人带车从界山大坂背到喀什的故事;还有一些编出来的“预言”。
  
     记得有一段是这样写的 “因为是雨季,觉得最大的隐忧是在两段“穿越”途中很可能出现的没完没了的陷车。情形有可能是这样的,第一次陷车,倒腾一下过去了,接着没多久,又遇到第二次陷车,倒腾一下又过去了......然后半天时间过去了,终于,开始对能不能继续走下去怀疑了?,再原路倒回去吧?一路来的那些小麻烦,因为“累积”的原因,现在也变成了大麻烦。情况变成有点进退两难,更糟的是,发现油料也不多了,天也快黑了,
  
     上面的情况,我们后来在穿越羌塘草原的时候真的遇到了,不过情况还不至于太坏,因为,我们不缺油料,天一时也黑不了。还有,幸亏北人的斯巴鲁没有跟我们进来......。”呵呵。
  
     这种经历,虽然,旅行回来,在酒足饭饱以后可以让自己有了不少跟朋友吹水的谈资,但其实并不是那么“好玩”的。我相信没有谁会享受被抛弃在荒原等待救援……;没有谁会享受被陷在泥泞里,但又难以脱困……;没有谁会享受需要修车却没有零件,而被迫滞留在途中的某个小镇。过起天天无所是事的日子。
  
     在旅行的途中,每当我面对着那些壮丽河山,给我最大的感触是人和自然比起来,无论从空间,或者时间来说,都太渺小了。我对自然抱一种恭敬,欣赏的态度。没有什么要“征服”,“挑战”的念头。
  
     基于这样的心态,我在行动上往往表现出谨慎,保守。我觉得精神上有一点探险精神可以,但行动上尽量不冒险。我也不太在乎所谓“象征意义”,不在乎非要踏足过黄河源,长江源。我已经多次到过西藏了,但因为种种原因,两次和珠峰擦肩而过。始终没有去过珠峰。我觉得无所谓。大家与其说是“玩法”上的不同,还不如说是“心态”上的不同。
  
     所以,当我觉得“没把握”的时候,就投了反对票。这一路风景的精华在神湖,神山,扎达一带,如果,因为穿越把车搞得伤痕累累,以后怎么办?不划算。
  
     当初,我一个好朋友看了我的“跟帖”以后说 “如果我是龙头,我看到你就有点头大” 原话大意如此   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
  

  
初升的太阳把玛多县政府招待所照亮了......。房间里有一个大水桶装满了凉水,一个烧牛粪的炉子,整天炉火红红,厕所在外面,请便......。
  
(八)
  
     接着龙头又做出第二个决定,在玛多停留一天,明天找一个向导,带我们当中没有去过扎陵湖,鄂陵湖的人走一趟,到“牛头碑”为止,也有人把这里当做黄河源头,其实,真正的黄河源应该在离这里两百多公里的约古宗列曲……。我们决定当天来回。三台车并成两台车,然后龙头又说“我和北人上一年已经去过了,就不去,在玛多等你们”
  
     我们在玛多县政府招待所安顿好了住处。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三辆车先后出了县城,向着附近的星宿海飞驰。
  
     出了县城,笔直的公路,前后只看到们一台车,路况很好,视野非常的开阔,穿过车窗可以看出去很远很远。草原被染上了一层金黄色,夕阳迷人……。大家心情相当好,在车里有说有笑。突然,开车的螺丝说“撞了一只鸟……”,同时把车停了下来。罗丝开了车门下了车,沿着来的方向走了回去。然后,他蹲了下来,把那只躺在路中间的鸟,轻轻的掂了起来查看。显然已经死了,于是。螺丝捧着那只死鸟下了公路,把他小心的放到一个土坑里,还听到他内疚的,自然自语对着那只死鸟说“对不起呀,我不是故意的……”
  
     螺丝重新把汽车发动……。就刚才撞死鸟的事,螺丝和我们说起他家乡一些关于“兆头”的事。呵呵,如果有人将后来我们在途中发生的种种“事情”和今天发生这件事联系起来,会有什么结果呢?
  
     我认为,人们心里的那些“鬼,神”,当初可能就是这样开始在人的心里“滋生”的。呵呵。但螺丝很明确的表示,他不相信有鬼神。容我慢慢再说……。
  
     我们的车过了一道桥,拐过一个山坡,一个湖出现在我们的右手边,路边有一个指示牌,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三个字《星宿海》。
  
     太阳已经转到湖的对面了,挂在对岸的山头上几尺高的地方。湖面因为有点逆光,泛着一片有点耀眼的白色,对面的那一垅山脉变成一条横着的长长的黑影,先我们到达湖边的斯巴鲁和塞佛的身影成了两个好看的剪影。除了我们的车,旁边还停了一辆当地人的车,吃的,喝的放了一地,人围了一圈。士巴已经在那些人当中混吃混喝了。
  
     龙头,北人把相机的三脚架支好,静静的等在一边,一副大师的样子。花花一个人坐在一张小巧的沙滩椅上,面对着湖面,背对着我们,一言不发。可能正在想“那些浪漫的事”。所有人都在用各自的方式,等待着太阳临下山的那一刻……。天色越来越暗了,人被风一吹,觉得有点冷。
  
     从湖边回到县上,已是上灯时分了。玛多县的县城很小巧。不过几条街,天黑以后,大街上到处黑嘛嘛。我们从餐厅吃过饭出来以后,天就更黑了,从餐厅回到我们住的招待所,要经过两条街,在经过一个灯光惨淡的小房子门口的时候,邹医生喊停车,说要去买点药。原来那是个小药店。我有点纳闷,邹医生已经带了一大箱药放在车上了,他还要到药店干什么呢?
  
     过了好一阵子,只见邹医生笑咪咪的,手里拿着两个盒子回到车上来,把其中一盒塞到罗母的手里。告诉她是《红景天》,要罗母也喝。但罗母坚持不喝。第二天,邹医生又尝试游说螺丝喝他的红景天,只见螺丝转过脸,看着邹医生一言不发……。结果,我看到邹医生的《红景天》,喝了好多天都还没喝完。我问邹医生,都上来这么多天了,喝这些东东还有意义吗?邹医生说“唔,这东西不便宜,不要浪费了”。哦!晕掉
  
     我想起住在温泉的那天晚上,我告诉邹医生,“你的嘴唇有点紫”,他听了以后,很认真的照起了镜子。到了玛多以后,我又告诉邹医生他的嘴唇还是有点紫,,于是,邹医生马上又很认真照起了镜子,同时,我发现他这些天,不时
要检查自己的血压……。
  
     我指着邹医生的后背小声对螺母说 “我发现邹医生有点怕死”, 螺母侧过身来,用手指着我,哈哈哈,大声笑了起来......。
  



资料;
  
     扎陵湖和鄂陵湖位于黄河源区的青海省玛多县境,海拔4300多米,系高原淡水湖泊,素有"黄河源头姊妹湖"之称。比中国最大的内陆湖泊青海湖高出一千多米,是名副其实的高原湖泊。这里地势高寒、潮湿,地域辽阔,牧草丰美,自然景观奇妙…….
  
     鄂陵湖在东,扎陵湖在西。两湖中间,有巴颜朗马山相隔。从山顶远眺,可见黄河分成三股流入扎陵湖中。扎陵湖的湖面东西宽而南北窄,面积526平方公里,平均水深8.6米,最浅处仅1米多,蓄水量46亿立方米。由于水浅的地方呈乳白色,因而被称为"白色的长湖"。  
      
     黄河从扎陵湖的南岸流出,经过一条长约20公里、宽300多米的黄河峡谷,分九股在西南隅流入鄂陵湖。鄂陵湖南北宽而东西窄,面积为618平方公里,平均水深17.6米,最深处达30多米,蓄水量107亿立方米。湖水清澈湛蓝,云彩、山岭倒映湖中,因此被称作"蓝色的长湖"。  
  
     在这姊妹湖中还有供鸟群栖息的"鸟岛"。有大雁、棕颈欧、鱼欧、赤麻鸭等候鸟20多种。有时群鸟齐飞,遮天蔽日,鸣叫声数里之外可闻。有意思的是,扎陵湖有供鸟类栖息的岛屿,而鄂陵湖有一个专供鸟儿们会餐的天然场所,人称“小西湖”,又称“鱼餐厅”。每年春天,黄河源头冰雪融化,河水上涨,鄂陵湖的水漫过一道堤岸流入小西湖,湖中的鱼儿也跟着游进来。待到冰雪化尽,水源枯竭时,湖水断流,并开始大量蒸发,潮水迅速下降,鱼儿开始死亡,而且被风浪推到岸边的沙滩上,鸟儿们就可以美美地饱餐一顿。  
  
(九)  
  
     今天早餐各车自己吃,昨晚因为从湖边回来的时候,我们的车被拉在了后面,就没有和龙头他们一起吃,而是自己单独吃,那家餐厅做的饭真好,首先够热,已经两天没吃到热饭了,炒腊肉味道也不错,但量有点多,没吃完,临走的时候,叫老板娘把它留起来,第二天早煲上一稀饭,再蒸几个馒头,约好了今早过去吃。呵呵,如果不是预定,在高原想喝稀饭?没门。  
  
     我们四个人当中,对于吃早餐,螺丝没什么挑剔,我,邹医生,螺母早上都喜欢喝稀饭,但我呢?如果把稀饭换成面条也无所谓,螺母呢?看胃口而定,只有邹医生是无粥不欢,椐他自己说,如果吃面他肚子会不舒服,只有喝粥才舒坦,开始我不知道,有一天“不让他喝粥”弄到他一脸不高兴。  
  
     但是在高原上想喝粥也不容易呀,特别是单我们四个人的时候,就会有点麻烦。这一路都在高原上,地广人稀,很多地方,所谓餐厅的其实也就是一间小小的夫妻店,三几张桌子,生意冷冷清清,经常是客人点了菜,老板娘才一路小跑去买。所以,对他来说,我们一下点几个菜,对他们来说是不算小的生意了,对我们满脸堆笑,热情招呼……。  
  
     当我们吃过了晚饭,付过了钱,往往这种时候,邹医生就开始安排我们明天的早餐了,只见邹医生,面带微笑,很和蔼的对老板娘说“明天早上给我们煲一点稀饭,哈,哈。再弄几个馒头?”,呵呵,但有点奇怪的是,这时候老板娘变得不爽快了,有点吱吱唔唔,“哦,哦,弄点稀饭吗?哦,哦,馒头我可以去街上买……”,就是不爽快的一口答应你,是行?还是不行?明显没什么积极性。但邹医生想吃稀饭的念头是不屈不饶的……。  
  
     结果呢,有答应给我们做的,也有很干脆说“我们不做早餐”,或者说“,那么早,我们起不来……。”所以,我们喝的稀饭经常是经过邹医生费了一翻口舌弄回来的。我开始也有点纳闷,为什么是这样呢?  
  
     后来一琢磨,明白了。因为高原的关系,当地人早上多是吃面条,省火,省事呀。如果单给我们弄一锅稀饭,既费柴火,又费时间,而且一锅四个人吃的稀饭能收我们多少钱呢?如果多煮一点吧,又能卖给谁呢?还有,邹医生点名要的几个馒头呢?也是个麻烦,不论是自己做还是到外面买都没有经济效益。自然就没有积极性了。呵呵。  
  
     呵呵,其实这问题也不难解决,我想以邹医生的聪明,他主动提出来给老板娘加点钱,老板娘应该就乐意了。但邹医生就是没想到这么做。而我又不愿意提醒他。你想,如果我能吃到一块钱的稀饭,为什么要去吃五块钱的呢?回来和朋友“吹水”都觉得自己没面子。是不?  
  
     还有,如果刚好遇到螺母胃口不好,明天早上特别想吃稀饭的话。邹医生,再加上螺母,两个人一起和老板娘“商量” 让明天早上给我们弄一锅稀饭......,呵呵,这时候,老板娘就有点头大了。 approve
  

  

  
     吃过了早餐再回到招待所,其他的人也已经吃完早餐回来了。过了一会,向导来了,于是,向导和花花上了士巴的车,彩虹上了我们的车。两辆车一前一后向镇子外面开去。而龙头,北人还在睡觉。
  
     向东出了镇子,绕了个圈,一直向西边开去,今天天气不错,蓝蓝的天上,飘着一团一团的白云。太阳从后面一直追着我们,没走多远,离开大道下了土路,应该是为了开发旅游,去两湖的路正在修,路基基本已经出来了,虽然不时上面堆着土,有一些路段有点坑坑洼洼,有些地方还要绕一点便道,但总的来说还不算太难走。
  
     路是从草原上修出来的,前后,左右没遮没拦,看过去很远了才会有山……。半个多小时后,看到一个用水来发电的电站,电站旁边一大片蓝色的水面,估计发电用的就是这些水,水是从“两湖”引过来的吗?不得而知。
  
     约莫一个小时以后,一个横跨在路两边的新修的牌坊出现在眼前,一条挂满彩旗的绳子拦在路中央,牌坊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欢迎您到黄河源。这几个字也可以这样去读——“留下买路钱”。呵呵。
  
     买了门票,从新发动汽车,穿过牌坊,一直往前开,转个一个小山头,一大片蓝色,突然出现在我们的前方,从位置来看这应该就是鄂陵湖了。这湖真大呀。
  
     我们把车靠近湖边停了下来,人下了车。这时太阳已经老高了,湛蓝的湖水在阳光下不停的闪烁,因为光线照射角度不同的原因,在宽阔的湖面上,大片大片,不同深浅的蓝,浅蓝,绿,碧绿,白,灰,交融,混杂在一起。宽阔的湖面被风一吹,一道长长的涟漪从水面掠过。太阳被云一遮,湖面马上又变得阴阳参半……,
  
     哗……哗…..哗……,湖水拍打岸边的声音,和,呼……呼……呼……的风声交织在一起,水底下各种水草正摇头晃脑,看样子是停都停不下来......。
  
     两只水鸟,正站在湖边,头冲着外面,屁股向着我们。伸着脖子,东张西望。不时回过头警惕的用眼睛斜我们一眼,随时准备开溜。
  
     这时车载电台里响起了龙头的声音,看来他和北人耐不住寂寞了,开了车出来溜达......。
  
     当我们从新发动汽车的时候,一直在前面带路的士巴的车已经看不见,只是偶尔听到士巴从电台传来的声音“前面岔道走左边”  “过水,靠右边走……”。脚下这条简易的土路先是挨着湖边走了一段路,然后向右一拐,进了一个山凹,再转两弯,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湖看不见了。路顺着起伏不大的地势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的一直向前。偶尔会有一滩积水;一小段泥泞......。这段路一走又是一个多小时。
  
     开始还可以短短续续的通过电台和龙头,北人说几句话,渐行渐远,慢慢就再收不到他们的声音了。
  
     八月草原绿草如茵,有几匹马正在山坡上悠闲的啃着草。不时用力甩着尾巴,驱赶袭击他们的蚊虫。一团白云像一条龙,从山坡上冲天而起……,感觉天是那样的低,仿佛触手可及。
  
     很久了都看不到有别的车经过,也看不到有人家,四处静悄悄……。
  

  

  
(十)
  
     当我们的车进了这个山凹,我因为注意到这几匹马,还有这条像飞龙一样的白云,同时就记住了那个长满铁锈栅拦的门,想不到这个东东,后来帮了我的忙。生活中有些看来相互之间毫无关系的的东西,最后却会整到一齐。让人很容易开始琢磨诸如“宿命”这类问题。后面再说。
  
     对讲机传来士巴的声音“我们在前面的山上等你们,这里风景很好……”,这时,我们正窝在一个山凹里,四面都是山,是那一个呢?
  
     前面的这个坡,我们刚爬到大半的时候,就先是看到了几个人头,接着士巴的车的车顶也冒了出来了。上到山顶,哗!一个大湖——扎陵湖迎面向我们扑了过来。烟波浩淼。浩瀚的湖面波光粼粼,远处好象用水彩涂抹出来的层层叠叠的山峦,白云。——无敌湖景,真漂亮!(这个地方,后面还要反复的提起,为了述说方便,就叫这里做——A地)
  
     当时我们几个人就意识到,如果到了旁晚,这里一定是看湖的好地方。因为这个地方居高临下,可以看得更广,更远。当时就商量好了,到旁晚的时候再来。
  
     大家从新上了车,把车开下山,向“牛头碑”方向开去。下了山的路沿着湖边歪歪扭扭的向前,往前走不远。一排白塔出现在路边,白塔看来年久失修,有一些塔身的.上半截已经没有了,附近,三三两两的散落着一些房子。我们没耽搁,绕了过去。向后面那座约莫高几百米的山爬去,路又变的窄起来。顺着一面山坡左,右,左,右,之字往上走,山有点陡。士巴的车又开始腿发软了,走走停停。偶尔,要停下来,先憋着一股劲,然后“呼”的往上冲…..。
  
     上到山顶看到那个“牛头碑”,是用水泥堆起来的一个东东,上面记得有某个大人物的题字,四周用铁拦围了起来,栏干上锈迹斑斑,整组建筑有点不论不类,没什么美感可言。但这可是个标志性的东西,如果到不了约古宗列曲的,到了这里也可以被认为“我到了黄河源头了”。对一些人来说,这很重要。但这是一个容易让人迷茫的问题,就好像讨论“为什么去旅行?”一样。所以就不想啦,呵呵,其实,因为喜欢而去做一件事,管他有多少“意义”?这样做人肯定比较轻松。
  
     栏杆上缠满了哈达。那些横七竖八,经过多年挂起来的经幡,颜色比较鲜艳的应该是才挂上去的,那些颜色几乎退尽,已经变得像破布似的估计已经有经年。是谁挂上去的?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呢?是什么力量驱使他们,年复一年自愿,自觉,自发的去做这件事呢?
  
     现在,我们居高临下......。风景非常的大气,蓝天,上面挂着像棉絮似的白云,铺了一天......,山下的大湖宛如汪洋。在湖的西边有一些辨子似的大大小小的河,泛着灰白色的光,长长的,歪歪扭扭的纠缠在一起,一直连到天际。那些是从源头流过来的水,对面远远一条黛青色的山脉绕着湖,长长的划了一道弧,山头上叠着一层一层的云,忽然,我觉得那些云,好象是有颜色的……。
  
夕阳箫鼓 于 2009-07-10 16:39:38 编辑

----------------------------------------
(旅行二)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backpacking/1026566,0,0,0.html

 
旧帖 2007-10-11 03:00:48
Post #15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opp 离线 opp 真实,生动,不偏不倚,精采啊。
  
继续。
 
旧帖 2007-10-11 13:32:33
Post #17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错错 离线 错错 coolshocked

----------------------------------------
静,而生慧

 
旧帖 2007-10-11 14:07:44
Post #18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放放风 离线 放放风 夕阳PP少了点,帮你补两张big smile
  
我们的二号车,注意转灯在哪?
  

  
他也曾是我们的一员,在班公湖的留言。07年,有多少磨房的人在那吃鱼?big smile
  
 
旧帖 2007-10-11 18:37:10
Post #19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opp 离线 opp 座阿光车,去边HI度都无问题,
  
哈哈,同阿光讲预留我一个位。
  
顺便问问买了个什么车,
肯定比上次那辆车好吧。
 
旧帖 2007-10-11 19:12:54
Post #20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平子 离线 平子     据说游走天涯加入的时候就很“反复”。一会说来,一会又说不来了。既然这样士巴为什么还要接纳她?还有,她为什么只走了一天就要求退出?是对士巴没信心?还是对士巴的车没信心?还是她觉得和这些人不好玩呢?
  
     [/quote]
游走天涯最后出走了吗?是什么原因使她第一天就游走了。。。。没交代啊tonguewink

----------------------------------------
当出发成为一种习惯。。。

 
旧帖 2007-10-11 22:53:37
Post #21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北人 离线 北人 OK,再玩一次!
  
我总觉得班公湖渔庄的两口子日子过的挺悠闲快乐的.

  

  

----------------------------------------
那些年,我转山转水,不是为了修来世,只是因为吃饱了撑的。

 
旧帖 2007-10-12 14:31:11
Post #22
回复: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北人 离线 北人 我不得不夸夸我们的二号车,超强的镪镪三人行tongue
该车除了一台2.4L的三菱发动机外, 另有两位激情四射的MM源源不断的提供着澎湃的精神动力big smile
驭手士巴更是一位具有忍辱负重,无怨无悔精神的忍者,他以本届特奥会指定运动饮料红牛PLUS为兴奋剂, 以中南海牌香烟为镇定剂, 以雀巢咖啡粉末为调节剂, 一路独自驾驶,热情洋溢的驰骋在青藏高原上!
我们无不以士巴精神为典范, 鞭策自己,鼓励同伴,勇往直前义无反顾地走向胜利!  
每当我开车累了,困了,同车的2MM总会温馨的提醒我:"瞧你那熊样,你连士巴的一半都不如! 下去." 这时候龙头也会在旁边关怀备至的说一句:"不行了就别硬撑着, 你还以为你是士巴吗? 换我来." 说来也怪,他们一提到士巴, 我就立刻精神抖擞,困意全无, 于是说:"我行,我行,我还行着呢!"
  
在此我要衷心的感谢士巴,感谢2号车的完美组合给我们带来的精神力量!smile
  

----------------------------------------
那些年,我转山转水,不是为了修来世,只是因为吃饱了撑的。

 
旧帖 2007-10-12 15:30:02
Post #23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子爵 离线 子爵 看到你们的签名的了。。。。。鱼馆老板耳朵不大好。。。。big smile
 
旧帖 2007-10-12 18:03:14
Post #24
回复: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错错 离线 错错
子爵 wrote:
看到你们的签名的了。。。。。鱼馆老板耳朵不大好。。。。big smile

  
原来后面还有一跟踪的tongue

----------------------------------------
静,而生慧

 
旧帖 2007-10-13 01:45:51
Post #25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opp 离线 opp 一天一点点,挤牙膏,睇到几时啊,每天三集吧,哈哈
 
旧帖 2007-10-13 17:36:53
Post #26
回复: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
 
haha1ding 离线 haha1ding 旅途中的磕磕碰碰,事后回忆起来,反倒是给旅途增加了无数有意思的插曲。怀着一颗宽容的心态去看待,一切都好smile

----------------------------------------
love life, live fun | http://blog.sina.com.cn/haha1ding | http://weibo.com/haha1ding | B H 7 M A N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从巴颜喀拉山到喀喇昆仑》已经用( 西藏,说了就要到达)出版 243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