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自行车 » 论坛 » 长假远行 »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全文完) 78
旧帖 2019-09-25 21:12:25
Post #1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全文完)
 
大丰 离线 大丰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全文完)

紊乱不知所以的开头
 
很纠结每一次游记的开头,你似乎不习惯于去度一篇资料简单地贴上来,因为每次的出行,你一定饱含激情,每次出行的征途里,你一定经历一些,每次回来,你一定感慨万千。
没有开头的游记,你总觉得像在裸奔。
 
你也思考G318后又踏上G219的机缘,你想了很久很久,依然没有答案,但绝不是拉萨或布宫。
“就是想去看看”!一个遥远、固执的声音提醒着你。
 
G219骑行,虽在远方,却没有诗。因为诗是雅致的,诗是干净的,诗甚至是安静的。你能留下的,只是不少缺陷的记叙文而已。
在路上,你用心地体贴了G219的风霜雨雪、春夏秋冬和人情冷暖,默默地用心体会。
于是,你一路充满了力量。
经历了叶城的紧张恐惧,惶惶地时刻想要离开;
经历过烈日下一望无际的荒野,在路上犹豫、挣扎、后悔、烦躁;
气喘嘘嘘、挥汗如雨蹬踏在一个又一个达坂,呕吐、感冒、蜷缩在帐篷;
风景如画、醉人心底的湖泊雪山,令你那一刻忘记经历过的所有痛楚;
路上的他和她和它,终久不能忘怀。
 
趁着还没有忘记,你试着把他们记起!

大丰 于 2019-10-20 22:33:53 编辑
 
旧帖 2019-09-25 21:13:46
Post #2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 ...
 
大丰 离线 大丰 0627小骚蓝先行
 
小骚蓝,风姿绰约,刚柔并济;
那一年,你俩;
驮着推着也扛过,不曾离弃;
你能记得:
雅安的雨停了,天全的空气挤满灰尘,二郎山一路泥水横流,东达山上冰雹如雨,百余二处塌方区惊悚无比……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牵挂的眼里,她已启程;
你就赶去,闻寻着她的气息而至;
请在叶城等你,陪你一个浪漫、温情的G219;
--------纪念小骚蓝被打包寄往叶城
 
旧帖 2019-09-25 21:14:32
Post #3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19
 
大丰 离线 大丰 0627老友记:

那一天,吹风跟你说,这个夏天我们去骑新藏线吧?路上有新疆哈密瓜,有新疆大盘鸡,有新疆大甜西瓜,有库地手抓羊肉……
停顿了一会儿,他看了看你犹豫的眼神,接着说,叶城的女子很有俄罗斯风采,蓝眼金发高鼻梁,你悻悻地说,大家太小看聂哥了,印象中聂哥可不是那样的人!
喜欢户外的大鱼肤色偏黑,在一旁笑得有些狡诈,露出的牙齿也比平时似乎要森白一些。
得知李总和李公子能同行,你们都很开心,你们的开心无异于随时身旁拥有一个4S修理店,大鱼却一直称李公子长得帅气,似乎有了李公子同行,新藏线再也不用睡死人沟甚至不用翻达坂。你们完全没有想到,才上高一的小男孩她也不放过。
出发前的那一阵子,你们打着行前沟通的幌子,一趟一趟跑到李总办公室胡吃海喝,期间吃了不少打包的烧烤、喝了不少啤酒、也吃了不少花生米。以至于后来觉得在办公室吃得不过瘾,又互相怂恿着到外面的饭店聚了不少次餐。兰姐头年泡的梅子酒,也在出发前的最后一次聚会中被你们喝完了。
大丰 于 2019-09-26 00:05:15 编辑
 
旧帖 2019-09-25 23:10:23
Post #4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 ...
 
大丰 离线 大丰
等待镖局
 
旧帖 2019-09-25 23:13:01
Post #5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 ...
 
大丰 离线 大丰
征程
 
旧帖 2019-09-25 23:15:34
Post #6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 ...
 
大丰 离线 大丰
遇见
 
旧帖 2019-09-25 23:18:49
Post #7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19
 
大丰 离线 大丰 0706广州出发
 
曾几何时,对于上下起伏的海拔線,你感兴趣了。
筹划了几年,终是成了,于是你就启程了,有风、据说有狼,但没定驻地的G219。
昨晚,除过莲花山那次与”过山风”的对峙,数这次大惊无险了,没有记录也不会忘记。
需要转车,手提背扛着重装上了车,累了一小段,不免担心起瘦过身的车胎来,担心小骚蓝能否承受。
直达新疆的列车上,有不少新疆人,从外表上可以看出来。
中铺住了一个小女孩,约三、五年级年纪,上窜下跳忙得不亦乐乎。其间招来一个憨态可掬笑容满面的小胖子。小胖子一会儿一会儿地跑来,双手吊在两侧中铺扶手上,前后上下翻飞,荡出你一身冷汗。出于安全,小胖子最终被你挠痒痒给挠跑了。
临下铺迎来一位大爷,花白胡子,干净外表,客气有礼,躺下后就没起来多少回,他也聊微信,手机里间忽传来小女孩的话语声和笑声,也许是去看孙女或外甥女。
山长水远,舟车劳顿,永远不能阻挡远方的思念。
晚上九点刚过,临铺已传来轻微的鼾声,老人家应该是累了。
老人家梦乡里,应该到处都是孙女或外甥女嬉戏、玩耍的影子和调皮的笑容。
你还在听歌,耳塞里传来赵照的吟唱:
当你老了
头发白了
睡意昏沉
……
 
旧帖 2019-09-25 23:20:11
Post #8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19
 
大丰 离线 大丰 0706老友记:
 
你托旅行社的朋友买好了火车票,兰姐的梅子酒也喝完了,今天一大早,吹风的小伙伴睡眼惺忪地把你们送到了火车站。
聂哥买的火车票比你们的提前了几天,大鱼和小琴也相约提前到新疆去徒步,据说这两小女子不但做了一些新疆游玩攻略,还做了不少关于新疆美食的攻略。
你们需要在广州火车站转车,转深圳往乌鲁木齐的车。转车时间不宽裕,你们仨在广州火车站下车后拎着或背着驮包一路小跑,去追赶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
兰姐的驮包也不小,广州转车时再也没有送站的亲人帮忙,和你们一样的手提背扛一路小跑,大米曾经说过,在户外,女子都当男人使,男人则当牲口使。
在火车上,原本打算好好的睡个四天三夜,但睡了几小时后,车厢里天南地北的交谈声和车轮撞击轨道的噪音,你全了无睡意,你后悔行前没有带几本书以打发漫长的旅程,以至于到了后来,竟如下午时分动物园里的狼,焦躁不安,逢站必下。
匆忙的工作时,你总盼望能不用上下班,饿了吃,饱了睡,醒了看书听音乐,但终归火车上没有沙发和咖啡。
吹风考虑周到些,行前不仅准备了详细的攻略资料,也在手机里准备了些打发时间的影讯资料,大部分时间,都是塞着一对黑色的耳塞,安静地躺在他的铺位上。
漫长的火车之旅今天才刚刚开始。
 
旧帖 2019-09-25 23:30:07
Post #9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 ...
 
大丰 离线 大丰
漫长


临上车


小窝,憋屈


广州时的车厢


开始逢站必下了
 
旧帖 2019-09-25 23:33:20
Post #10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19
 
大丰 离线 大丰 0707火车上的寂聊一
 
早上醒来,火车已进入了陕西境内。
小胖子在火车上认识了中铺这个小姐姐,也起来的格外早,一大早便直直跑来看小姐姐有没起床,满脸笑容。
小胖子正换牙,大兔门牙两侧留下两个牙洞,说话有些漏气,但又特别爱笑,一笑便凸出两个大兔门牙,活泼喜庆。打走廊过,无一幸免地被坐在窗口的每个大人挠胳肢窝,留下一走廊的笑声。
笑过后被隔壁大娘逮着查户口,小胖子实诚,把从娘肚子出来后积攒下来的所有已知,混在一起,揉得碎碎的,搅得匀匀的,微笑着抹在大娘脸上,只逗得隔壁大娘前仰后合,不能自已。
甘肃境内的地貌与陕西相比,已有了很大的区别,光凸凸的山头点缀着零星绿色。
农村的房子都不高,每户人家基本围了个小院子。有些院子的墙根砌了花圃种了花,也开得灿烂热烈,有的院子直接种了树。村子的周围种了大片的玉米和苹果,也有葡萄,但是除了渭河和黄河,其它小河流的河床一派干涸。
趁着火车到站停顿间隙,下到西宁站台透透气,一阵秋意袭来,担心受凉,赶紧上车来。
列车还是像一头咆哮的野牛,冲向山川、田野,冲向大西北。西藏、新疆在西宁分道扬镳。
明早醒来,你将身在新疆。
火车上的寂聊,今晚约么?
我在月亮的左边!
 
旧帖 2019-09-25 23:34:31
Post #11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19
 
大丰 离线 大丰 0707老友记:

吹风和兰姐的铺位在车厢的另一头,穿过狭长的过道,三人坐在一起分享起各自带来的干粮。
兰姐是一个勤劳能干的人,空余时间在自家楼顶上种了很多果蔬。列车停靠站台后,在小推车上买了啤酒,就着兰姐自种的黄瓜,你们互相打听着其他队友的近况。
他说大鱼就在前两天,还喝过新疆的地窖水,兰姐啧啧称奇。小琴没喝,毕竟首府出来的小女子没有三栋的野。
他说李总临出发前,刚接到一个好几百万的订单,失眠了好几个晚上后,还是纠缠不清地不肯退票。
你们没有将李公子也不能前往的消息告诉大鱼,因为担心她会失望地一直蹲在新疆的某个角落里喝地窖水。
聂哥说了,他先到叶城后,会帮你们订上全叶城最好的酒店,门前左边10个迎宾,右边也10个,全为像极俄罗斯姑娘的叶城女子。
 
旧帖 2019-09-26 07:21:23
Post #12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 ...
 
大丰 离线 大丰
往吐鲁番的途中


往吐鲁番的途中


往吐鲁番的途中


往吐鲁番的途中



往吐鲁番的途中


往吐鲁番的途中


往吐鲁番的途中
 
旧帖 2019-09-26 07:24:49
Post #13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19
 
大丰 离线 大丰 0708火车上的寂聊二
 
咆哮的列车吐着白气,在凌晨时分掠过哈密,将你们带进戈壁滩。
一望无际的荒滩寸草不生,不时有一片片风蚀的小山尖从窗前移过,形态各异,像迷宫阵,又像魔鬼城。
荒滩上间隔阵列的磕头机不知疲倦地摇摆着,从大地底层抽取工业养分,加工后输送到各地。
临下车时,大爷提醒着你收拾,并和小姐姐她母亲争着要帮你拎行李。好意不忍拒绝,给了小手提袋给大爷意思意思,小姐姐她母亲拎着那个外胎,一行下了站台。眩目的阳光里,和短暂的友情挥挥手,挥别了这意外的关切和关心。
出得站来,猛然感到吐鲁番的阳光格外明媚、也特别的温暖!
吐鲁番北到吐鲁番还有一些距离,在汽车站买了往大沿河镇的班车,很快便过渡到了大沿河镇,即吐鲁番火车站所在地。
吐鲁番的安检特别严格,一层层的关卡,违禁品的定义也扩大了很多,虽然它就是一个小小的火车站。但还是有人将打火机带上了火车,主人有些投机后的得意。
往叶城的地貌越发荒芜,偶有绿洲,界限明显。你发现,只要是植物茂盛的地带,都忽隐忽现地散布了人家。
载着满满一列车的呆滞旅客,火车在荒凉的天地间孤独地奔跑。
明天的目的地是叶城,出发四天后,你才刚刚到达G219的骑行起点。
明天你就可以看到牵挂的小骚蓝,带着她走进阿里、走向心灵深处。
 
旧帖 2019-09-26 07:27:18
Post #14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19
 
大丰 离线 大丰 0708老友记:

历经几天后,你们不再如出发前般的意气风发,如霜打茄子蔫不拉叽。偶尔路过吹风铺位,吹风还在研究他在手机上保存的资料,狭小的列车铺位,把吹风修长的身材折磨得无比慵懒倦怠,兰姐则睡得有些披头散发。
出了吐鲁番北站,很多等着拉活的私家车,看着你们从车站出来,像狼看到了肉。你们选择了站前广场边正规的客运公司,买了票,没等多久就出发往吐鲁番所在的大沿河镇。司机很健谈,话语锋芒毕露,和乘客客气不客气地一路聊着,聊天的气氛里有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进我进的和平与战争。
大沿河镇,也没有看见正儿八经的汽车站,到达镇里,有些随意地就让你们靠着路边下车。
你们在下车的路边看见了饭店,你把一大碗的面吃完了,吹风和兰姐的碗里还剩很多,你有些不好意思这么大吃,甚至在往吐鲁番火车站的路上,你还卷走了两张大饼。
 
旧帖 2019-09-26 07:37:04
Post #15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 ...
 
大丰 离线 大丰
新疆境内


快要到达吐鲁番北站了


快到吐鲁番北站了


吐鲁番北站


吐鲁番北站前的广场


大沿河镇的吐鲁番站


吐鲁番往叶城的路上


经过库尔勒
 
旧帖 2019-09-26 07:40:07
Post #16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 ...
 
大丰 离线 大丰
吐鲁番通往叶城的路上


吐鲁番通往叶城的路上


吐鲁番通往叶城的路上的民居


吐鲁番通往叶城的路上


吐鲁番通往叶城的路上


吐鲁番通往叶城的路上


吐鲁番通往叶城的路上的民居


吐鲁番通往叶城的路上的民居
 
旧帖 2019-09-26 15:51:05
Post #17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19
 
一天多一天 离线 一天多一天 搬个板凳坐下再慢慢看。
 
旧帖 2019-09-26 17:08:00
Post #18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 ...
 
大丰 离线 大丰
一天多一天 wrote:
搬个板凳坐下再慢慢看。


谢谢关注!grin
 
旧帖 2019-09-26 17:12:48
Post #19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19
 
大丰 离线 大丰 0709看见叶城
 
凌晨你被一阵喧嚣吵醒,到站英吉沙只有十来分钟了,乘务员有些睡过头,慌慌张张地跑来车厢喊醒该在英吉沙下车的旅客。然后你睡意全无,拉开帘子,看见窗外一片银白,一轮姣洁的明月挂在半空,空气中一片宁静安详,地上洁白如霜,顿觉一股凉意。
莎车、叶城,依次就会到来。
南疆的农村民居大部分都是一层土砖平房,围起了院子,院子里用竹子或木头搭了架,种了些葡萄,葡萄爬上架,蔓延成了一片阴凉,墙根种了花。长时间的日照不仅晒出了高品质水果,也培育了灿烂的鲜花。
叶城的早晨从早上九点开始,晚上十一点才天黑,让你感受到强烈的时差,习惯中一天的安排现在有些无所适从,你不知什么时候该吃饭,甚至都不确定什么时候该入睡。
虽然某些非常特殊的原因让众人心生恐惧,但取车装车还是顺利的。
快递的仓库在叶城的城郊,装好车往回骑,路过零公里标志处,零公里的圈圈,果然如网友贴子上所称的屎黄色。但它却曾经和现在都让很多人痴迷,痴迷于从这里出发,奔向远方、奔向心灵的家园!
接上另外两队友,人就齐了。因为叶城有一些太不积极太、不和谐的状况,你们很少出去,大部分时间全队基本窝在白天鹅,透过旅馆的窗户,惊恐和无奈中看偶尔路过的人群。
叶城的故事很多,但你想离开叶城,宁愿挥洒汗水在天路,越快越好!
明天从零开始,奔向阿里。
 
旧帖 2019-09-26 17:17:11
Post #20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19
 
大丰 离线 大丰 0709老友记:

叶城的紧张程度,甚于经过的任何一座城市。
出了站后,瞅准了一位形似本地人的老哥,你们小学生般谦虚地与他攀谈起来,吹风的满脸笑容起了很大作用,老哥让你们跟他走,就能到达白天鹅。你和兰姐建议吹风再笑媚一点,说不定老哥就领你们仨去吃饭了。
聂哥先你们到达叶城,他如约为你们定下了白天鹅宾馆的房间,只是门口没有左边10个右边10个的迎宾,门口只有冷冰冰的铁栏杆和趿着拖鞋的男老板。
吹风联系好了快递的地陪,坐上地陪的车去效外的快递仓库提单车。仓库在貌似一个工业园里,进入工业园,也得五关六卡。
仓库的旁边有工人在开会,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汉民和本地人都有,开完会后就跳舞,汉人跳舞的不多,但本地人基本都随着音乐在摇摆。
装好单车骑回白天鹅,你和吹风骑着刚装好的单车去车站接大鱼和小琴,见面大鱼冲着吹风直喊叶城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把大鱼和小琴驮回白天鹅后,第一次大团圆。
临近傍晚,你们满大街地找新疆大盘鸡,最终由于局势原因没能找到,你们只能就着酸辣土豆丝和辣椒小炒肉喝了几杯乌苏啤酒。
 
旧帖 2019-09-26 17:27:59
Post #21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 ...
 
大丰 离线 大丰
到达叶城


叶城驻地


取车装车


叶城的巷子


叶城的巷子


叶城街上被包围的治安岗亭


天路零公里


新疆南大门


叶城的早餐
 
旧帖 2019-09-26 17:53:52
Post #22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19
 
大丰 离线 大丰 0710惊悚柯克亚乡
 
叶城的局势非常紧张,街头巷尾布满警力,防暴铁马随处可见,全县城基本处于停业状态。进入商业街、地下通道等公共场所均需查验身份证,所有可能人口密集的场所如学校、医院、政虎等均有防暴铁马拦守,油站除了铁杆铁网围拦,出入口多人把守,进入油站的每部车辆都需严密检查。治安岗亭全由铁网包着,里面警员长棒在手,严阵以待。酒店、宾馆的门口也架实了铁栏杆,穿过铁栏杆才能进入。
定好早晨8点出发,再次经过零公里。
往后沿途基本没有村庄只到柯克亚油田段,只有荒滩,荒得令人绝望。
柯克亚油田路旁停着两辆泥头车,此时太阳斜照,一侧还有些阴凉,吃了苹果喝了水,躺在阴凉沙地上竟然睡着了。过了约个把小时联系后队,他们则躲在后几公里处公路涵洞避暑,除此外没有任何可以遮阳的地方。
下午三点半到达柯克亚乡,柯克亚乡规模很小,约两百米的G219国道两旁各一溜平房,小镇的西瓜很甜,据说其知名度享誉方圆百公里,可是当地"围"族有一些"坏人"。
吃过午餐后等后队,瞌睡感阵阵袭来,你坚信只要头部挨到桌子,立马便可入睡,可是桌面太油腻了。
等得后队后从当地一汉族小母亲处得知镇上没正规宾馆,并被警告别去住宿民家,否则会有严重后果,全都因为近段时间社会动荡。由于店里还有当地族人,你们没有探究“严重后果”的具体表现形式,回想叶城,你们信了,这几天你们一直都深感不安。
下午五点半了,决定出发前往阿肯米其特村,那里是"哈"族,那里安全。
离阿肯米其特村还有38公里,一路上坡,你们头皮立刻麻了起来。
 
旧帖 2019-09-26 17:57:01
Post #23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19
 
大丰 离线 大丰 0710老友记:

今天是骑行的第一天,队长吹风本是想在昨天的大盘鸡上做一次最后动员,几杯乌苏下去后,大家都在惊恐的叶城饭桌上气吞山河。
出发后吹风在收队,同时循循诱导小琴,开始要慢慢骑,不能冲太急,兰姐骑在一旁偷听,也克制着自己的节奏,紧随队长吹风。
大鱼大力蹬着车,左摆右晃地好不快活,甚至在超车你和聂哥时,回首猖狂地对着你们大笑,得瑟得非常明显。聂哥被大鱼黑里透红的笑脸逗得有些欢乐,感叹说这小女子年轻就是好啊。
到达南京矿业时已是晚上的九点多,看见里面的灯光,你们拍了铁门对着里面喊,不一会儿,里面的灯光里走过去一个人,那人对你们的喊叫无动于衷、毫不理会,甚至都没往门外看一眼,熟视无睹地走进了另一个房间,灵异般地像遇见了另外一个世界。
大鱼不信邪,要你们别说话,她来叫门。才喊两句,一条看似藏骜和土狗杂交的串串大黑呲牙咧嘴狂奔而出,那仗势好像要撞开铁门扑到你们身上。你们吓得后退几步,悻悻地把车推回公路,心理安慰自己,到阿肯美其特村只有不到10公里了。
 
旧帖 2019-09-26 17:59:22
Post #24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 ...
 
大丰 离线 大丰
多年以后,是否还记得当年的癫狂
 
旧帖 2019-09-26 19:53:54
Post #25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国道G219
 
沐阳吹风 离线 沐阳吹风 顶顶顶,必须顶。
 
» 论坛 » 长假远行 »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全文完) 78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