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自行车 » 论坛 » 长假远行 »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全文完) 75
旧帖 2019-10-09 00:52:53
Post #54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黄瑜 离线 黄瑜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0718老友记:

红柳滩(K486 H4230)-奇台达坂(K536 H5188)-甜水海新兵站(K597 H4886 扎营),里程:111km,总里程:597km。
今天路程艰辛啊!早上6点半起床,7点钟吃好早餐就出发了,出发的时候天还没亮。
早起的早晨特别冷啊,冷气侵蚀到手指僵硬都不能调变速了,连鼻涕都冻住了,真是好尴尬啊!
从红柳滩出来就一直缓上坡,奇台达坂最后2公里的坡度很陡,拐个弯就到达坂了,不过这个弯活生生拐半个小时啊! 下坡后就进入了著名的阿克赛钦盆地。——地球上最荒凉的地方。
绕着阿克赛钦盆地的这条路简直是没有尽头啊,差不多是绕着盆地走,今天运气还算不错,遇到逆风的时间不是很长,刚说完拐个弯就逆风了!
在k597附近看到甜水海新兵站,离公路2公里左右,兵站前面有小湖, 这就是传说中的甜水海。甜水海甜水海,甜水海的水不甜,都是苦碱水,可是为什么叫甜水海呢?
甜水海听起来是一个很甜蜜的名字,可是这里气候变化很快,经常上午天晴下午就开始暴雨冰雹大雪胡乱下一通,当地人都说宁肯去海拔更高的死人沟睡觉也不愿意在甜水海多呆一会儿。
甜水海兵站是方圆200km唯一的有人烟的地方,往前走是走不动的,那就安安稳稳在甜水海兵站搭帐篷吧。
兵站的兵哥哥很温和,腾了一块地给我们搭帐篷。兰姐很贴心的找来一块木板垫在地下,睡觉也不冷了。
半夜起来上厕所,一抬头,满天星辰,这个画面在很久的将来一直在脑海里不曾散去。

 
旧帖 2019-10-09 01:03:34
Post #55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黄瑜 离线 黄瑜

这条马路上最靓的仔



有时候骑起车来,自己都怕



东西还是越丑越有味道



你的520? 不,那是你的520。



拐个弯就可以看到达坂啦!!!



远处的山居然偷偷和远处的云见面了


 
旧帖 2019-10-09 01:17:20
Post #56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黄瑜 离线 黄瑜 0719老友记:


甜水海新兵站(K597 H4865)-新疆西藏界-红山湖垭口(K668 H5214)-泉水湖检查站(死人沟 K685 海拔5150),里程:92km,总里程:685km。
甜水海真是一个可怕的地方,一出甜水海新兵站就逆风,接着就下雨,然后就下冰雹!差不多到死人沟的时候又遇上了冰雹,今天居然遇到2次冰雹啊!
今天骑行海拔几乎都在4800以上,一直上缓坡,越往西藏方向走,路两边开始有了大片的植被,还遇上了野生动物,湖里还有鸳鸯,真是虐狗咯。
骑行第10天,要离开新疆到西藏地区啦。
死人沟死人沟,这是一个瘆人的名称,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泉水湖”。
死人沟的湖里有两所房子,传说这里以前是一个兵站,突然有一天被水淹了,一个兵站只剩下露出的两所房子,水底还有房子!当然这只是传说啊,这个小道消息是在和当地人磕唠磕唠中得知的!
死人沟的海拔约5150米,湖面平静无波,四周的山显出各种斑谰的色彩倒映在湖水中,波澜不惊的湖水突然觉得安静中透着一丝诡异。
大约是适应了高海拔,在死人沟湖边蹦跶蹦跶追着鸟儿拍照。吹风看到居然说:我走路都喘不过气,你居然还跑?哈哈哈......新藏线上三件事:“死人沟里睡一觉,界山达坂撒泡尿,班公措里洗个澡。”那么在死人沟里睡一觉就在今天光荣的完成了。
 
旧帖 2019-10-09 01:25:56
Post #57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黄瑜 离线 黄瑜

骑行第10天,要离开新疆到西藏地区啦!


丑东西摔倒了


丑东西躺下了


死人沟死人沟,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泉水湖”。


波澜不惊的湖水突然觉得安静中透着一丝诡异


死人沟里睡一觉


遇上了野生动物
 
旧帖 2019-10-09 12:00:35
Post #58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更新中… ...
 
大丰 离线 大丰
nine one wrote:
哇!好勁,這仲海拔高度的騎行,真的是鐵人,我上次去西藏珠峰旅行,走路上個小山拍照,休息了幾次,真心的佩服騎行大神!

谢谢九一关注!您的珠峰之行也是高海拔,话说只要我们上路了,回首也是路茫茫。
 
旧帖 2019-10-09 12:43:47
Post #59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更新中… ...
 
大丰 离线 大丰
黄瑜 wrote:
看到驼包上绑着的外胎,想起到你拿着外胎防狗的美腻画面。

吹风:大鱼来了吗?
大丰:是的,来了。
聂哥:白了不少哇!
大鱼:是的,比吹风白了。
兰姐:给你一线阳光就灿烂。
大鱼:没有河水我都能泛滥。
:………………
大丰 于 2019-10-12 16:14:03 编辑
 
旧帖 2019-10-09 15:04:38
Post #60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更新 ...
 
迷惘的小刀 离线 迷惘的小刀 敬仰~~~

----------------------------------------
活着的时候要快乐,因为你将死很久!

 
旧帖 2019-10-11 14:27:25
Post #61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更新 ...
 
J神 离线 J神 都是满满的回忆

----------------------------------------
两轮走天涯

 
旧帖 2019-10-12 13:29:47
Post #62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大丰 离线 大丰
迷惘的小刀 wrote:
敬仰~~~


吹风:这是一把不一般的刀!
迷惘的小刀:何以见得?
大鱼:刀身虽小,但由精钢所铸,结构特殊不同于寻常,不一般!
兰姐:不但小刀材质非同寻常,再看流线身型,战场上必定毫无阻碍之感,如入无物之地,绝非一般!
聂哥:刀身洁白无瑕,刀锋断金切玉、削铁如泥,确实是一把不一般的刀!
迷惘的小刀:一群贫嘴,我撤先……
 
旧帖 2019-10-12 13:32:13
Post #63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大丰 离线 大丰
J神 wrote:
都是满满的回忆


谢谢关注!
希望有缘偶遇于他日再战江湖之征程。
 
旧帖 2019-10-12 13:41:38
Post #64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更新 ...
 
大丰 离线 大丰 0717红柳滩咳一整个晚上
 
休整的这天,听了很多传奇,那些只能暂时只能仰望而无法模仿的传奇,独库公路、沙漠公路、大北疆、阿里北线、G317,你仿佛遇见到了洪七公、欧阳锋、郭靖、乔峰、周伯通…也有人提起了G318,你没仔细听,那一年,你风雨兼程过。
昨天的休整,重拾了失联几天的返叶城队友兰姐,祸兮福所依,只要你们在,一切安好。
号称G219线上的小香港,那是多么热爱生活的旅者对三十里营房的赞美。三十里营房物质比较丰富集中,没有上规模上档次的酒饭店,G219公路两侧小平房,有十来家可供住宿的饭店,有超市,有蔬菜水果专卖店,这在黄沙漫漫戈壁荒滩,如沙漠里的一泓清泉,让你们感到幸福、满足,并由衷赞叹。
昨晚早睡,今天红柳滩。
一路缓上坡至康西瓦达坂,临近达坂几公里坡度增加,踩得很慢,而后一路顺风至红柳滩。
康西瓦是个应该去缅怀的地方,那些正值青春绽放的年华,他们响应了国家的号召,如今静静地躺在祖国边陲,以寂寞作伴以荒芜为邻。金戈铁马,他们似乎没有开始自己美好生活,他们就像那高耸的纪念碑一样挺立在天地间。
你们在红柳滩点了些肉菜,都说要好好补补,上来的菜非咸即辣,你没有胃口,你只想喝汤,喝完汤后就回客房去咳嗽了。
明天挺进无人区,奇台达坂有些高,也是约一百二十公里的总里程,摸摸腿,祝好运!
 
旧帖 2019-10-12 13:43:55
Post #65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更新 ...
 
大丰 离线 大丰 0717老友记:

兰姐归队后,和大鱼一样的打了鸡血般,两个疯似的女子,架着吹风越骑越快,只到没了影子。聂哥也慢慢从库地的萎靡状态中走了出来,越骑越勇,整个队伍就你的体力还在持继下滑。
由于兰姐的回归和马上进入无人区,红柳滩的晚餐有些豪华,牛肉、羊肉……还有一份隆重的汤!对于广东的骑友来说,菜的味道还是偏重口了些。
辣椒的份量超过了主材,所有的菜也比平常的咸,你吃一口,就到里面的四合院里咳一阵,一路来,咳得最严重的一晚,几乎要把肺给咳出来。
四合院里,你挑了个豪华单间,席梦思大床,看了墙上贴的各种机关负责人和各种情况下可以联系的电话清单,你似乎感到无比的踏实,就算已跟阎王开始握手,这些电话号码也能把你抢回来。
那个晚上,你尽情的咳,几乎咳了一整个晚上,也就没有时间呼噜了。
 
旧帖 2019-10-12 15:14:01
Post #66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大丰 离线 大丰
三十里营出来,右前方的院子里有狗在狂叫



高原的河流


还没开始爬坡


沿着山谷砥砺前行


迎面而来的大货车


路上车少


往红柳滩的路上


看着似乎要进山了


开始爬坡,康西瓦达坂


往红柳滩公路两旁的山


往红柳滩公路两旁的山


面目全非的货车


康西瓦达坂的缓上坡


康西瓦达坂的缓上坡


康西瓦达坂爬坡中偶有的缓下坡


前面很快就到康西瓦达坂了


已翻过达坂


康西瓦达坂往红柳滩的下坡中


康西瓦的雪山


康西瓦的部队口号
 
旧帖 2019-10-12 15:44:00
Post #67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大丰 离线 大丰
三十里营往红柳滩路上,吹风视角


吹风的坐骑,引人注目的两颗手榴弹,吹风视角


康西瓦达坂,吹风视角



中国军人,吹风视角
 
旧帖 2019-10-12 15:47:32
Post #68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更新 ...
 
大丰 离线 大丰 0718无人区甜水海
 

红柳滩,现实远没有名字漂亮,也是219上的一个重要驿站,过了红柳滩将前往一段219的无人区,吃饱喝足带够干粮和水就显得特别重要了。
奇台达坂海拔超过五千,两侧山体是盐碱地,散布着堆堆盐白如雪,是不能食用盐。远处还散布着一些沼泽地,沼泽地表面有很少很少的草,草底下的泥则是湿湿的,你有一样的疑问,这么高海拔和日照时间怎么还能保持润湿的土壤。
下奇台达坂的路也是发夹弯,兜兜转转。据说这前的某个时间在这发夹弯处,曾经留下了一位年轻小母亲。小母亲怀着小孩徒步去寻找丈夫,在发夹弯处小母亲停下了这辈子的脚步后被就地处理,完了雨水冲刷,不久又露出一双腿,道班的工人直接用了机器挖土掩上,江湖留传,也不必较真。
甜水海的水位越来越低,现在几乎见底。以前成群的鱼现在不知所踪,露出大片岩石般河床。甜水海另一侧望去,是无边无际的旷野。
奇台达坂到红土达坂这一段,是屋脊上的屋脊,也是最接近天堂的一段高原之路。
路边偶有雀鸟翻飞追逐,这里,也只有雀鸟才能生存了。
 
旧帖 2019-10-12 15:55:29
Post #69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大丰 离线 大丰
红柳滩住处所贴的应急电话号码


往甜水海的路上


往甜水海的路上


往甜水海的路上


看见奇台达坂


奇台达坂


奇台达坂
 
旧帖 2019-10-12 16:09:05
Post #70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大丰 离线 大丰
大鱼在路上的摆拍,吹风视角


遇见老G,吹风视角


堵路式的摆拍,大鱼视角


野生动物保护网,吹风视角


往甜水海的路上,吹风视角


往甜水海的路上,吹风视角


奇台达坂下来的发夹弯,吹风视角


干涸的甜水海,吹风视角
 
旧帖 2019-10-12 16:11:17
Post #71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更新 ...
 
大丰 离线 大丰 0719泉水湖的房子沉下去了
 
219新藏分界线在甜水海与泉水湖之间,新藏地貌也在界碑牌楼处一分为二,新疆山体地貌干燥冷峻,西藏山体温润生机,219的西藏段地表开始长起了花草,长在临近新疆域的是一些紫色的花,闻起来有点香,但不知其名。
有植物的地方动物就容易存活下来,界碑过后,便看见了藏羚羊,一公两母,看见人来,不是非常慌张,如果不是打扰,应该也和谐着。
泉水湖比死人沟听上去吉祥,而且真有一湖,改名就理所当然了。这里设有一检查站,就在湖边,湖里沉了几栋建筑,应该是水位上涨而看上去像沉下一截。检查站的小哥哥们是藏族,都是年轻帅气的小伙子,非常通情达理,尤其为骑友行便利。
检查站过后靠湖边建造了一排活动板房,可以住宿,隔着公路放着一些建筑材料及重型机械,看来是要动工建造些什么了,就算是候鸟式的,建成之后,无人区长度也会大大减短,你相信,总有一天,219线上就没有无人区之说了。
跨入藏区,绷着的心就松弛了下来,有一种从战乱回到和平的松弛。
从此,藏区狂奔。
 
旧帖 2019-10-12 16:29:56
Post #72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大丰 离线 大丰
甜水海,这个季节没有海


枯水季的甜水海


甜水海里残留不多的水


往泉水湖的路上


阿克赛钦盆地


无人区的219,甜水海往泉水湖


新疆西藏界线


过了牌楼,就进入藏区
大丰 于 2019-10-22 00:43:55 编辑
 
旧帖 2019-10-12 16:42:13
Post #73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大丰 离线 大丰
笑得有些诡异,大鱼视角


甜水海往泉水湖的路,笔直,悠长,吹风视角


拦路式的摆拍,吹风视角


立体的警示,吹风视角


阿克赛钦盆地,吹风视角


阿克赛钦盆地,吹风视角


进入藏区的标志,吹风视角


泉水海的房子沉下去了,吹风视角
大丰 于 2019-10-22 00:46:04 编辑
 
旧帖 2019-10-12 21:13:43
Post #74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更新 ...
 
大丰 离线 大丰 0720多玛的检查站很严肃
 

从此完全踏入西藏界,没了那诡异的眼神,没了那基本没有善意的嘀咕,路上偶见此族,也可昂首挺胸一脸轻松,像似回到你的地盘,清水再也不怕浑水。
松西村作为住民村庄,她的海拔是你所知道住着人的最高海拔,你有时会难堪自己曾经向人提及过世界屋脊理塘的海拔,相比之下,理塘只能作为松西的下撤之地。
但还是有一些人喜欢将自己扔进松西的茶馆,闻着藏族特有的民居气味,在疲惫与高反中煎熬自己,甚至带着感冒在煎熬,把自己的内心熬得和脸一样焦黑。
多玛前的检查很严肃,但沿途所有的检查站对骑友都比较大度和关爱。
相比多玛检查站的严肃和大气,多玛乡的民居就显得低调很多,对于民生,又或多或少显得有些本末倒置了。
多玛的那块邮政牌子很大,挂得很高,但是,只是一块没了实体的空牌子,多玛往后,露营的装备基本上用不着了,除非自己特意创造露营的机会;
多玛也有卫生院,格局比较小,可能比内地的某些诊所都要小,你晃进去看了看,只有一个女医生;
多玛的小学外墙写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没藏文注释,也未必每个孩子都能看懂;
多玛已有蔬菜水果专卖店了,货物由新疆叶城提供,近千公里,所以物价普遍偏贵;
除了大大的检查站,多玛还有一些川菜馆子和住宿,四川老板居多。
在街上遇到不少自驾游的旅客,还有相当多的摩旅一族,轰着油门,在西域寻找心魂。
多玛还有农业银行。
多玛的天气如小孩的脸,说翻就翻。常往哭脸翻,不能逗乐,那就趁早离开,赶在多玛大声哭泣前。
 
旧帖 2019-10-12 21:14:49
Post #75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更新 ...
 
大丰 离线 大丰 0720老友记:
 
住进多玛的四合院,四川人经营,条件相对还行。一排平房围成一圈,你还是挑了个单间,靠入口处。
打了一开水瓶的热水,洗了脸和手脚,就去看停在院子里的宝马摩托车队,十多万的机车比嘉陵仔大气很多,梦想着某朝一日可以拥有一辆,骑在吹风、大鱼、聂哥、兰姐、小琴单车的后面,架个扩音的喇叭,重复播放着,提示前面的人加快速度,不然要天黑了……
 
旧帖 2019-10-12 21:29:43
Post #76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大丰 离线 大丰
羌塘穿越的起点,7月下旬,没有雪


有人说这是新疆西藏的分界线,但管方的分界线却在泉水湖前面的牌楼处。


西藏境内的山体有一点点绿意


泉水湖往松西路上看见的雪山


路上的雪山,被雾笼罩了山顶


这段路上的达坂起伏不大


达坂的相对拔高,也就几十米,话说的小山坡


令人惊叹的世界屋脊松西村


不少绿意的山体,还有远处的雪山,惬意


往多玛的路上
 
旧帖 2019-10-12 22:35:01
Post #77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 ...
 
大丰 离线 大丰
界山达坂,吹风视角


吹风在沉思,大鱼视角


吹风的帽子在沉思,吹风视角


吹风座骑到此一游,吹风视角


整个新藏线最高的达坂,跟转山时的卓玛拉垭口不相上下,吹风视角


西藏境内的生机,吹风视角


远处是羌塘,吹风视角


西藏的草原,吹风视角


越往南,绿意更浓,吹风视角


想必吹风是要表达云的高度,吹风视角


G219公路旁边的冰川,吹风视角


水草丰盛,衣食无忧的牦牛,吹风视角


高原的水草也能如此,犹如湿地,吹风视角


高原上形态各异的云彩,像飓风,吹风视角


路上的植被,吹风视角


往多玛的路上,吹风视角
 
旧帖 2019-10-13 10:57:45
Post #78
Re: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更新 ...
 
大丰 离线 大丰 0721班公湖让你醉了
 
多玛乡往日土县城的早晨,老天爷的脸色非常难看,一团一团的乌云压过来。很有一种一直憋着,只等你上路,然后浇你个落汤鸡般的险恶。
早上公路是湿湿的,昨晚一定下过雨,而且雨下的不小。
如果天气好,多玛到日土算得上是福利路段,翻过一个没名字的小垭口,就一路顺风顺水到达了日土县城,途中还赠送一个美得醉人心魄的班公湖。
经过前面不知名的小湖,班公湖就全面展现在了你面前。蓝天、白云和远处的雪山倒映在凝脂般的班公湖水面上,醉得你魂飞魄散。几处野鸭游于湖面,卿卿我我,划出一圈圈波纹,宁静里又增添了一湖生机。马儿在湿地边的草地上悠闲吃草,你走过去拍它们,它们不时抬头看看你,却没有停下咀嚼的嘴,能在雪山下草地上悠闲吃草的马,一定是幸福的马。
沿着班公湖一小环,就到了日土,日土用"新藏公路第一驿站"欢迎了你。日土有一些县城的规模,横七坚八的街道让你不小心迷了路,城里养着很多狗,看见生人总叫个不停,就算看见自驾的车辆,也要朝着轮胎扑咬过去。
必须在日土县城将部分不再用到的物品先寄回去,日土县城有中通,也有EMS,在同一条街且相隔不远,运费上中通比EMS贵少少,但EMS约18:30停业,中通营业时间会晚些。219再也不用野外扎营,你可以轻装上阵,或许能留点力气在路上哼个小曲。
这个县城的孩子纯真,对骑车的人天生有一种亲近、羨慕或者崇拜之情,他们总是喜欢笑嘻嘻地和你打招呼,却从来没有向你们伸出过手,他们会不会从此埋下了两个轮子的梦!
 
» 论坛 » 长假远行 » 那个七月,那三十多天,那条风霜雨雪的新藏线G219(全文完) 75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