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深圳 » 论坛 » 长假远行 »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124
旧帖 2020-10-04 22:21:58
Post #1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谨以此文,献给万物生灵和那群牺牲后成为我们嘴中烤串的羊儿们!


一再禁足,既不能线下出游,那就线上重游吧,忆忆那群女人们。
 非要把活动分个三流九等的话,一流人士说走就走,二流人士按部就班,三流嘛,临时才提着有限的假期,像街头套圈圈游戏一样,随便找个合圈的活动套上就走。某年国庆,深圳琳子的南疆队6M1G在四处拉壮丁,虽然有点抗拒阴盛阳衰的队伍,但手中的圈圈也只适合琳子的脖子了。
 南疆,没有人问美不美,只有人关心安不安全。土地山神各路大仙,可谓百家争鸣呐: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安全的很、太阳下山后汉人千万不要出门、菜刀都有铁链锁住还怕啥、妈呀连菜刀都要上锁的地方你都敢去啊、那时的我们车里常备几条棍子……
小马过河,走过才知道。
 
开门见山,新疆——
乌鲁木齐是个现代化的城市,自然景点不多。住处刚好在博物馆对面,于是先走博物馆。博物馆是一个地区的灵魂,记载着这里的前世今生。

 
千百年来,西域36国烽火纷争政权更迭,很多历史都只剩下口口相传的传说了。

 
新疆独特的干燥气候,出土的干尸特别多。
邂逅了大名鼎鼎的楼兰美女,名气虽大,其实也是个普通的中年妇女。

 
婷婷和品品早一天到,在外面浪了两天,今天归队了,接着去国际大巴扎,大巴扎就是商贸市场嘛,很多精美特色的商品和建筑。
 
小伙伴们陆续来到,晚上21点,8只人头齐集,在宾馆楼下烤羊肉店,对着桌上的红柳烤羊肉庄严誓师,宣布南疆行动正式开始。

 
旧帖 2020-10-04 22:28:08
Post #2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第一天,计划经过罗布人村寨,然后到达蔚犁,国庆第一天,趁大军还在天上,我们赶紧出发,不久遇上前方油罐车事故,结果还是堵了一个小时。就应该堵嘛,不堵怎么叫国庆。
新疆的能源很丰富,尤其风能太阳能,一直以为只有我们沿海才有台风,其实新疆的大风更吓人,年前一场大风把一列火车都吹翻了。


乌市属北疆,今天要穿过天山山脉,进入南疆。
中途放风,旷野下撒欢儿,无拘无束自由翱翔的感觉真好。


其实今天有点苦闷,有点单调,基本上都在车上度过,因为塞了1小时的车,而且限速太严,去到罗布人村寨公园时,太阳刚刚下山,门票40大洋,只剩半小时就落闸关门了,几千公里跑来,不进去嘛,对不起自己,于是都进去了。塔里木河,中国最大的内陆河。


看名字,以为很古朴很诗意的世外桃源,结果进了人民公园,严重的标题党, 


到达蔚犁县城,传说的恐怖南疆,本来计划烤羊的,可惜烤羊的大排档只有烤羊,没有饭菜,就改去饭馆了。从下车到饭馆坐下,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贼眼咕噜,双腿弓箭,随时逃跑。在下的确很担心会被一群人拥上来轮流劫色劫命哦,只是等了一晚就是没人上来。
 
旧帖 2020-10-04 22:49:14
Post #3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第二天,无惊无险自然醒,今天经胡杨林到库车。
福利挺好的,一公拖三母,志殊配上琳子、小楠、婷婷坐苍狼师傅的车,我配暖、念、品品坐逍遥师傅的车。琳子那车个个都是吃货,一路嘴巴不停,只要路边看到水果摊,基本都不放过。我们这车呢,也没闲着,一个通过手掌的神器连接天上的卫星辅导2千公里外的小孩做功课,另一个咿咿呀呀教她刚满一岁的小宝贝说话唱歌,哄睡觉。


生活啊,从来都没有“容易”二字,后来有了手机和微信,就容易了。

塔里木沙漠公路的起点,从0公里出发。


到了胡杨林公园,南疆的胡杨一般到十月中下旬才黄,我们在公园门外瞄一眼,景区里面绿油油一大片,还不如门口那几颗小树黄,连没见过胡杨林的念也没有进景区的欲望,于是,我们4个门外扫黄。琳子4人,怀揣着艳情大片梦,在我们的祝福声欢送声中毅然进军景区,送走她们的背影,我们转身会心一笑,故事的结局我们已经知道了。
 
旧帖 2020-10-04 22:55:01
Post #4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南疆的胡杨林面积大,数量多,但还是比不上额济纳的大气磅礴。我们都比较容易满足,一票小黄叶,也能装逼一整天了。
 

4点来钟,我们回到景区门口,念发现手机镜头丢了,那只刚刚淘来还是第一次用的外接镜头,就这样丢了。我们问念:那个镜头值多少钱?超过两百块就回去找,否则就不要了。念说二百五,于是我们原路返回,最终在草丛中找到了那只二百五镜头,要在这个世上生存下去你最起码得有个二百五的价值。
 
旧帖 2020-10-04 23:00:30
Post #5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约好了4点半门口集合出发,琳子一队却迟迟未见踪影,等了1个小时,才联系上她们。为了找到景区中仅有那小片黄,她们坐了半小时车,排了半小时队等那几颗树,终于轮到拍了几分钟,出来坐车还要排半小时队,再坐半小时车,呵呵。
还是赞了,这是她们用3小时换来的。


集合准备回城,走不到几百米,琳子她们车又要下车了,连路边那几颗未成年的小黄树都不放过,我们4人扫黄都扫到打嗝了,小楠她们还如此饥渴,我们真点鄙视了,再次印证我们不进景区是何等英明伟大高瞻远瞩的决定。
 

今天只是沿着沙漠边缘走,植被也多,大片的盐碱地,表层蒙上灰白色的粉层,我很好奇,这是析出的盐吗?盐碱是什么味道的?忍不住趴下舌头一舔,呸,妈蛋!就是一股泥巴味,还以为是大西洋的味道呢。

 
晚上回到库车,又是我们烤羊肉的美好时光了。我容易上火,带来20多包板蓝根过来,除了第一天有点感觉咽干舌燥啃了两包,后面一路吃烤羊都没问题了。其实每个地方的饮食习惯都会和环境相适应,不必过分担心水土不服。
 
旧帖 2020-10-04 23:12:38
Post #6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第三天,库车大峡谷。
这里的河床都很大气,河流却很吝啬,河流啊,你辜负河床对你的期望了。


库车大峡谷,红褐色的山体,连绵扭曲的纹理,给我们展示了大自然惊人的洪荒之力,品品那副滤光眼镜看上去,更是满满的火星科幻感。


据说以前这里有宝藏,走路时我们拼命用力踢地面,可就是没有跑出几块金元宝砸脚。
直到今天,我们才拍下一张集体照,没办法,大家分开两辆车,经常走不到一块。
 
旧帖 2020-10-04 23:36:05
Post #7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下午去克孜尔千佛洞,俺没文化,只知道那个啥啥龟兹文化。


凿建在悬崖峭壁上的洞窟,本身就是一件艺术,据说历史比敦煌的还早,但命运同样的悲惨,文物在国外,遗迹在国内,经过战乱和列强的盗掘,就真的剩下窟了。
广场中央那个石像是四大译经大师鸠摩罗什,很帅气的学霸,还很性福。



感谢康乾大帝开疆拓土,感激左宗棠大人抬棺收复新疆,才有我们56个民族56支花,今天我不用办护照说英语。
买票时大家没注意,进了窟才知道,想听讲解员讲解,还得买讲解票,不然,你想问点什么,讲解员们就像一尊尊的佛像一样,双目下垂,表情僵直,一言不发。
我长吸口气,眉睫微颤,两行热泪漫向天空:知识终于值钱了!
现在鲜肉们随便开个演唱会都万人空巷,你要想在会场上跟年轻人讲一课孔孟儒道,只怕花钱还请不来几个听众。佛祖啊佛祖,你的慈悲为怀、普渡众生都被拿去卖钱了,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九年制义务教育都免费了。
后来蹭听一下,讲解员也道不出个所然,故弄玄虚罢了,毕竟破坏太严重,可考文献也不多。

 
旧帖 2020-10-04 23:44:12
Post #8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今晚还是回库车,见识了沙漠波浪路。


又见油田,新疆的自然资源很丰富。七彩丹霞到处可见,南疆行的前半段,几乎涵盖大西北所有的地质地貌,沙漠、戈壁、胡杨林、峡谷、丹霞。


打开新疆地图,天山山脉在中间一躺,分成了南疆北疆,景观也迥然不同,北疆像干女儿们,白富美,金山碧水,婀娜多姿,灿烂到七彩,南疆嘛,就像流浪街边艺术家,灰蒙蒙,蒙蒙灰,尘里来沙里去的。直到后来上帕米尔高原,才有一抹蓝。
 
旧帖 2020-10-05 11:01:47
Post #9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每每 离线 每每 期待下文big smile
再过20天我也要出发去南疆了
 
旧帖 2020-10-05 14:11:49
Post #10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每每 wrote:
期待下文big smile
再过20天我也要出发去南疆了


你们的时间更好,期待你们的大片哈。
 
旧帖 2020-10-05 14:18:50
Post #11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第四天,从库车出发阿拉尔,下了高速不久,苍狼的一车又一如既往的掉链子了,我们在车上等了好一阵,正咕噜琳子那帮吃货在吃瓜还是啃果,良久电话终于响了,吃货们这回要上天了,买水果已经满足不了她们的兽欲,她们进了一家苹果园亲自去摘,我们只好掉头回去作陪咯。


村夫村姑们都抄上家伙,挤上一辆三轮车,鬼子进村的派头啊。


 
好基友志殊,猴子般灵活,苹果园里那颗黑布仑树,就是被志殊扫光的,那个鲜甜,从来没尝过的。


到了阿拉尔才4点多钟,阿拉尔小城人口不多,但街道很宽敞很干净,很舒适。放下行李,我马上又洗衣服袜子,虽说10月了,但南疆还是有点热,而且干燥,整个南疆行,我每天到宾馆放下行李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洗衣服袜子,第二天早上全都干了。
吃个午饭,我们出去寻花,路上见过的大片大片的棉花地和芦苇荡,不一会,两辆车又各走各路了。
我发誓,品品在我心目中是一个长有一对翼会飞的美美花仙子,至于花农背影的问题,这个,不是风就是牛造成的,反正无关我的水平。


然后我们又回到河对面找芦苇,看到桥底下大片的芦苇,却找不到路,兜了一圈,最后在下桥左边一家农户的羊圈找到小门,终于进入了河边的芦苇荡。


苍狼和逍遥两位师傅是同事兼朋友,每次停车,苍狼都要拿块毛巾很认真的清洁爱车,像个老男人照顾小媳妇,可贴心了。逍遥驾着新车开山劈路,路边的树枝刮着车身,嘎吱嘎吱的响声似乎让他更兴奋更陶醉。
 荡了一轮,没拍出大片也没吟出好诗,太阳落山了,逍遥过来催我们快回去,等下农户家的羊要回来了,我们就出不去了。一看时间,哇!居然晚上9点了,新疆这里才刚刚太阳下山,此刻我们广东人民都起床屙第三次夜尿了。


阿拉尔不大,有那么一条风情街,小建筑有点意思,我们只是路过,小伙伴们坐车坐得累,每晚基本上都是吃完饭洗洗睡了。
 
旧帖 2020-10-05 14:27:10
Post #12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第五天,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然后在沙漠扎营,前年在巴丹吉林沙漠没有扎营,一直郁结于胸,这次终于实现夙愿了。
塔里木沙漠公路522公里,是世界上修建在流动沙漠最长的公路,前几天走的沙漠公路是沙漠边缘,今天才真正进入沙漠腹地。难以想象治沙修路的艰巨,这种芦苇格栅看似简单,却是固沙神器。话说我们国家治沙的决心和成果,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


苍狼开车比较慢,被抛老远了,我们坐得屁股痛,于是下车放风。



偶遇了两只小鸟,大长腿,细尖嘴,挺适合沙漠生存的嘛,这二货跑路贼快的,嗖一声钻进一丛草里,找半天都找不到它们,往草丛狠狠尿一炮也没把它们冲出来。
 
旧帖 2020-10-05 14:28:09
Post #13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既然放风,就该有个疯的样子吧。
 
旧帖 2020-10-05 14:34:56
Post #14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午后我们开始找扎营点,前段路植被较多,找到一处桃花岛,小胡杨金灿灿的很迷幻,但沙丘不够纯净,嫌弃,继续开路寻找扎营点。



和田河从和田地区到阿克苏地区南北贯通塔克拉玛干沙漠,沙漠公路就是邻和田河而建,二者远则5千米,近则数百米,水分充足植被丰富,沙丘也不易流动,才能保证公路不被沙子淹没。顺着地图在远离河流的路段寻找,最后在458.5公里处左边停下,这段植被极少,沙丘肥美。


发现这块洼地,四周沙丘较高,地板硬实,很适合扎营,貌似干涸的小水塘,难怪说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地下水很丰富。


据第二天路上观察,就458~475公里路段的沙漠最美,前后路段植被太多,沙质也欠佳。
 
旧帖 2020-10-06 10:39:57
Post #15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炭笔 离线 炭笔 看来玩的不错,给作业加分
 
旧帖 2020-10-08 10:32:42
Post #16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永宁白开水 离线 永宁白开水 不错!留个脚印,加分
 
旧帖 2020-10-08 13:54:20
Post #17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哈哈,既然有加分,那就撸起袖子加油干了。
 
旧帖 2020-10-08 14:00:08
Post #18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众神演绎了一场红丝带的故事。
 
旧帖 2020-10-08 14:02:03
Post #19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志殊又在放飞机了,牵着三个沙漠红裙女郎,上演一场烈焰红唇大片。


地势平缓,没有大沙丘。
 
旧帖 2020-10-08 14:04:44
Post #20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新疆联通的信号非常好,在这片沙漠腹地,联通都畅通无阻,那个啥动来的,移来移去就是不动。
夜空晴朗,群星闪烁照亮了我拉3MM去拍银河的路,然而,暖的兔神,放到了买相机6年还没看完说明书的我手上,西施秒变凤姐了,念、品品和暖,本该在璀璨银河中摘星的玉指,变成了掉进河里求救的手。
到了12点,收队回到营地,志殊已经在打雷了,琳子一窝也钻进帐篷了。3个mm跪安后,剩下我打更守夜,这里离河流只有4、5千米,想想有水源的地方物种会丰富些,不过应该不会有狼之类的吧,这方圆几百里,最大型的食肉动物就是逍遥和我了,放心在沙丘躺下来,装逼一整天,终于沉寂下来,打开音乐,该聊聊星星陪陪自己了。

 
想不到沙漠公路的晚上并不冷清,都凌晨3点了,它还灯火通明,车来车往。
 
旧帖 2020-10-08 14:08:18
Post #21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第六天,去和田寻宝,和田玉的大名可是杠杠的。
塔克拉玛干沙漠,流动性的沙漠,又称死亡之海,我们沿路看到的都是小沙丘,哎哟,真的像海浪一样耶。
 
旧帖 2020-10-08 14:15:36
Post #22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新疆太太太大了,大多时间都是在路上,风景也在路上。
下午2点,到了和田,和田没啥看头,大家就去河里淘宝,都希望与和田玉来一次不期而遇的邂逅,但不知道野生和田玉长啥样,也不管了,自己喜欢的就是无价至宝啦。


后来看到两个当地人也在挖玉,于是参考他的玉石去寻找,石头在水里看起来个个都像宝石,捞起来晾干又像压马路的。


路上,遇到一个大叔开着摩托车在路边兜售玉石,他说自己前几天在河边捡的纯天然的,一块1200,一块800,切,故事简单,人物单一,情节生硬,套路粗糙,比我们内地的伎俩差远了。

晚上去逛和田夜市,网上有人说那是必去的地方,加一句:土豪必烤鹅蛋。大家出来也不计较,都尝试一下嘛,只是要注意一点,店家普通话还行,只是她们的耳朵会过滤掉一些不想听到的话语。和田不大,夜晚没什么可逛的,所以夜市的地位才如此的高。


躲过了切糕,躲不过烤蛋。回来路上,关于烤鹅蛋的各种段子满天飞,还各种阴阳怪气的语调编成了民谣:鹅蛋黄10块,鸡蛋黄10块,鹌鹑蛋黄10块,蜜糖3滴10块,3根毛线(据说是藏红花)10块……


人才啊,吃进的是烤蛋,拉出的是故事。
 
旧帖 2020-10-08 14:23:52
Post #23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第七天,原计划经过叶城,泽普胡杨林,宿泽普。一说起绿油油的胡杨林,大家就像潘金莲相亲看到了武大郎,一脸的嫌弃,于是决定叶城打卡,然后直奔喀什。


出于安全的需要,加油站自然是重点关照的地方,除了层层护栏,人员管理也很严格,只能司机一个人进入关卡内,还得身份证实名登记,维汉两族警察都很友善很敬业。
逍遥加完油停在旁边,还没开出关卡,我们走进去想上车坐坐,远处的维族警察大叔突然神色紧张飞奔过来,高声把我们拦下来,接着耐心向我们解释不能进去。我们连忙道歉,哎,真不好意思,不知道规矩,给他们添麻烦了。据说有个自驾的游客,因点误会跟加油站吵起来,觉得加油站员工欺骗他,就拨了报警电话,他以为会有两个警察拿着笔记本和钢笔,上来评评理,劝劝架,结果不到一分钟,一大群全副武装的特警围上来,看着已经处以战斗状态的冲锋枪口,那货直接吓到腿软了。哎,出门在外尽量不要惹麻烦啦,更不要给别人添乱,警察叔叔们精神压力已经够大的了。
 
一到叶城,那种紧张的气氛又提升了一档次,之前的城市店铺宾馆之类的基本就是一道安检门和保安,这里的店铺门口都加了一道铁笼护着。


又到打卡时间,新藏线的开端0公里处。
 
旧帖 2020-10-08 14:29:41
Post #24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然后回郊区的农贸市场溜溜,地道的手抓饭。经济实惠味道好,关键是不要看盛饭的那个锅。


搞不清楚这些吃肉的浑身金黄的家伙到底是苍蝇还是蜂?那块肉的主人说,它的名字叫蜜蜂。


这样的标语随处可见,形象生动、通俗易懂,说到人民的心坎里了。
 
旧帖 2020-10-08 14:31:50
Post #25
Re: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西门瘦马 离线 西门瘦马 所谓北疆看风景,南疆看风情。喀什,2000多年的历史文化名城,文化、民俗、建筑充满异域风情。过去疆独份子闹事,阻挡了游客洪流,让它那份纯洁得以保存。这几年加强整治,新疆的治安非常好了,甚至比内地很多地方都要好。喀什现在是经济特区了,希望不会发展了经济丢掉了文化。
入住喀什噶尔老城旁边的凯旋酒店,逛老城夜市,喀什是新疆第二大城市,处处彰显大家风范,夜市也较和田的夜市兴旺实惠。


之前听说新疆城市街道几乎每隔50米就有警察,虽然夸张了点,但在公众热闹场所,警察真的非常多,维族的警察特别帅,也很热情,只是普通话有点生硬,很感激警察同志们的付出,换来大家的平和安详,出于对职业的敏感,一般就不给他们拍照了,只需知道他们是神,保一方安宁的神,把他们放在心里就行了。
 
» 论坛 » 长假远行 » 那年,我和一群女人游南疆 124
快速回复
内容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