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深圳 » 论坛 » 长假远行 » 西北 »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57
旧帖 2005-12-21 16:40:31
Post #1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新疆行记
上篇:北疆行走
生命中总是有那么一种力量,在不知不觉中把人的灵魂引导。还是在年初走百公里的时候,朋友马三随口提起今年去走走喀纳斯。不知不觉中,喀纳斯这个名字如同种子被深埋在了心底。经过几个月的沉默,红色之旅从武夷回来的飞机上,随手拿起前排座椅背袋中的画册,喀纳斯三字赫然冲进我的双眼,心底的种子集蓄多日的生命力在那一刻被唤醒,以惊人的力量破土而出。从此北疆、布尔津、贾登屿、禾木、喀纳斯、白哈巴……一长串的名字就象雨后弋壁滩的野草一样开始疯长。与弋壁野草不同的是,这些名字没有被接下来的骄阳烤焦,而是在与瑰丽雄浑的川藏南线和苍茫清艳的阿拉善左旗的斗奇争艳中屹立不倒。当七月底,在经过反复比较和痛苦的决择,从终点又回到起点,最终还是确定走走喀纳斯的时候,南航提前购票优惠计划深圳飞乌市的票己购完,只得匆匆订下广州乌市往返。机票到手,心系北疆,到磨坊报到,才发现今年堪称深穗喀纳斯年。据不完全统计,国庆前后,仅磨坊深穗两地就有30余队百余号人在阿尔泰行走。看来独驴单行不是今年的主题,俺也就参加到空镜子的队伍中去。和其它队员组织了一次拉练和见面会,确定行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终于,看了无数次的机票上的日子如期到来,新疆行记徐徐展开。
D1,16/9,深圳—广州—乌市
有句被用滥了的俗语叫作好事多磨,滥是滥,说得却很有理。昨晚收拾好帐蓬睡袋衣服药品后盘算得好好的行程被出发前的一个小插曲打乱。下午两点半飞机就要起飞,中午十二点半俺还在深圳发傻。报着搏一搏的想法,俺电请一朋友送我去广州机场。朋友饿着肚子带着盒饭立马出现在俺的面前,把俺感动得一塌糊涂。为了让他先把饭吃了,也为了尽快赶到机场,车由俺来开。中午的广深高速真当得起车水马龙四字,包括紧急停靠带在内的四个车道满满的全是车,一点也路不起速度。心急的俺拿出看家本事,不把高速当高速,在车道上绝不减速,左穿右插,不停超车,一路狂奔。明知无数辆被超的车上无数的司机都恨得牙痒痒,俺也只能在心里说声报谦了事。好在朋友吃完饭就放心的睡去,否则让他担惊受怕就太不地道了。终于,一点四十多分,前方的地平线上突兀的生出一座极有气势的建筑,广州的新白云机场到了。这是俺第一次到新白云机场,立即被机场的气势吸引。一座厚重的建设在空旷的背景下象是从地下长出来的,横断了天地间的视线。来去十二车道的宽阔大道真插建筑,没有一点犹豫和回头的意思,刚毅果决得令人心动。就这广州新机场就看出广州近些年发展的大气,不由又生出深圳你被谁抛弃的念想。
在机场匆匆下车,奔到值机台办完票,搞好近四十斤背包的托运手续,刚刚松了一口气却陡然发现手机忘在朋友的车上了。赶紧到机场小店想打个电话,却被告知只能买IC卡打。气得俺在心里反复问候她的女性长辈。好在一回头,看见一个身穿快干衣,手拿防潮垫的妹妹正拿着手机在左顾右盼。一看就是同路人。上前一问,果然是同机去乌的驴妹,借用手机当然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一个电话打过去,还好,朋友刚到高速公路入口,再晚点就麻烦了。
半个小时候后,当俺座在飞乌市的飞机上,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机场跑道,感受着速度的力量时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来,但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行程真正实现了。在向乘务员要了双份的飞机餐,几口吞下后就在恍惚中睡去。一觉醒来,飞机己在飞越祁连。看着窗外连绵的祁连山,不由回想起十年前去新疆时沿河西走廊西行时一路相伴的祁连雪,想起金张掖街头与俺一边闲话一边卖枣的老妇,想起银武威的黄河蜜,想起嘉裕关的月色,想起酒泉的夜明杯。
经到五个多小时的漫长飞行,北京时间晚八点,飞机降落在乌鲁木齐机场。乌鲁木齐比北京晚两个时区,八点正时夕阳西下之时。用一个小时出得机场,下塌预定好的南湖路白桦林国际青年旅舍之时,天刚刚黑下来。平心而论,白桦林国际青年旅舍还是比较规范的国际青年旅舍。一楼是宽大的客厅、厨房、洗衣房,是背包客门自由自觉自治的公共生活区。地下室是浴室,只可惜用的是太阳能,晚上的热水总难连成线。二楼以上是住房,有四人间、六人间、八人间等,都是上下铺木床,不分男女,按床收费,床铺倒是干净,只是我们的房紧靠大街,整夜过往的车声吵得人睡不安稳。最大的问题还不是热水和噪音,也不是40元/床的超高床费(这可是此行二十余天俺住得最贵的房费),而是小老板的脸。俺住过的别的国际青年旅舍老板一般都是背包客出生,很容易与客人交上朋友,这个小老板却总是一副不耐烦的面孔让人很不舒服。所以,此后两次经过乌市时,俺再也没去白桦林,此是后话。当晚放下背包,俺就与大声公、歌后直奔友好夜市。当在夜市坐定,藏身在弥漫的烟雾中,眼看着大个头鲜红的石榴,耳听着维族人用升调讲的汉话,闻着混合着烤肉香的暖暖的烟味,吃着香喷喷的烤肉的时候,俺才又一次确定新疆行是真的实现了。不由一声长叹——十年了,多少青春不在,我,终于又回来了。当晚一阵胡吃,印象最深的是两个东西。一是一种薄薄的的馕饼。此后二十多天,俺几乎没离过馕,有时甚至是唯一的粮食,但再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馕饼。那晚的馕,松脆香甜,让人充分体会到纯粹的小麦的芳香。还有一种是烤羊脾。把碎肥羊肉丁和洋葱丁塞进羊的脾脏,用碳火慢慢的烤。烤好的羊脾,外韧内软,油而不腻,非常的好吃。吃饱喝足,晃晃悠悠的回到青年旅舍,路上遇到好几起持枪巡逻的武警,也许是因为新疆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大庆的缘故吧。大声公掏出像机,对着乌市的月亮拍了几张照,一边拍一边赞叹月色真好。想着以后的行程,俺劝他另拍了,乌市的月色与在不远处等着我们的月色比,绝对是垃圾。我想,现在大声公对此应该没有意见了吧,那些垃圾照片也该早就删了吧。当夜我们在汽车的轰鸣声中熬到天明。

行迈靡靡 于 2005-12-28 08:26:32 编辑
 
旧帖 2005-12-21 16:43:05
Post #2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D2,17/9,乌市
严格说来,这是被浪费的一天。因为同队的其它几人要今日才能抵达乌市,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包车和买公共物资。一早起来,无所事事,按照新疆行知书的推荐去了水磨沟公园和自治区博物馆。前者正在维修,到处是施工的车辆,整个一个工地,后者打车去到却被告知正在闭馆布展,准备迎接五十周年大庆。郁闷之余有人提出去喝行知书上隆重介绍的锡伯人的骨头汤。好不容易找到那个不起眼的小店,一尝之下,大呼上当,干脆走回路过的五一.十七号小巷去吃那地道的手抓饭。吃罢饭,找个户外店买了几支气罐准备露宫时烧咖啡煮汤,找个馕饼店买了四十只馕,到佳乐福买了些方便面、榨菜、汤料、咖啡等公共物资,附带一瓶伊犁特,一瓶肖尔布拉克酒后回白桦林体息。因为无所事事,这个白天显得异常的漫长。体息起来,与联系好的包车司机最后进行确认,却被言不由衷的告知车没回乌,显然是嫌包车价钱低放飞机的托词。我等当机立断赶往碾子沟汽车站买好次日往布尔津的车票,随后去到那著名的二道桥国际大巴扎。十年前,我去过的二道桥全是简陋的塑料布和木板隔成的小铺头,今日的二道桥可真说得上是鸟枪换炮了。几座鲜明伊斯兰风格的巨大建筑醒目的站在路边,建筑很美也很大,配得上国际大巴扎的名头,可惜的是建筑内的商铺卖的都是些伪民族特色的大路货,一会就让你没了逛一逛的想法。倒是攻略所说,二道桥是个看俊男靓女的地方,千真万确。维族、哈族和中亚的姑娘小伙都轮廓分明,深眼高鼻,明眸浩齿,每每令人惊艳。据说二道桥俊男靓女出现率在70%以上,据俺现场勘查,此言不虚。另外二道桥路口那家骆驼酸奶味道极好,维族小伙从一大块冰上凿下一碗冰块,加上酸奶和蜂蜜,在手中几颠几晃就成了酸甜适度的美味酸奶。用勺子慢慢搅着碗中的冰块,听着冰块清脆的撞击声,时不时吃上一勺,安静的看着店外店内层出不穷的俊男靓女,这一天总算还是有点收获的。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回到白桦林等其它队员到达。晚上九点多,所有队员全部到达后直扑著名的五一星光夜市,狠狠的干了几公斤烤全羊和甜得舌头打卷的迦师瓜,一天的不爽烟消云散。回到白桦林对窗外的汽车轰鸣声充耳不闻,一夜深眼。
  
行迈靡靡 于 2005-12-26 16:11:02 编辑
 
旧帖 2005-12-21 16:44:29
Post #3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D3,18/9,乌市——布尔津
北京时间上午九点,豪华大巴从碾子沟车站开出,我们的北疆之行正式开始。从乌市出来,上乌奎高速,一路向西约三百公里抵达奎屯。高速公路平整开阔,车也极少,由着俺的性子,可能一轰油门时速就上到一百六七十了,也许是奔驰的欲望在深圳被压抑得太深太久的缘故吧。大巴司机却不紧不慢,以百公里的时速匀速前进,搞得俺无数次的怀疑司机在使用自动巡航功能。后来我想明白了,也许是新疆的路太好,也许是新疆的路太长,太长太好的路慢慢的洗去了司机的浮躁,把他们的性情陶冶得不急不躁,荣辱不惊。在占中国六分之一的160万平方公里的新疆的广阔天地中,汽车的速度成为一个可笑的自矜事由,就算你跑出二百公里的时速,那又如何呢?深圳人总是那么急冲冲的,总是说压力大。浮躁的心情总是视野太小的原故吧。把眼光放长,把视线展开,再回头一看,就会觉得身边蝇蝇苟苟之人是何等的可怜。那么且让俺放松心态,观赏窗外滑过的美境吧。乌奎高速两边是连绵的绵田,田边是冲天的白杨,近处是低矮的蓝天,远处是连绵的天山,清彻的阳光中大巴安静的滑行。宁静而安逸。车过玛纳斯,连绵的棉田被连绵的葡萄园代替,这也许就是玛纳斯干红宣传的万亩原产葡萄园吧。车过奎屯转而向北,沿准噶尔盆地西侧北行,又行一百多公里,路边的嗑头机多了起来,不用看路牌也知道快到克拉玛依了。据说克拉玛依因油而生因油而富,虽地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中,却绿树成荫,干净整洁,路上跑的车比全国其它城市都新都好。看着公路边连片的嗑头机懒洋洋的一下又一下的吸取原油,想着前段时间深圳闹油荒,俺凌晨两点起来到油站排队加油排到四点半,俺对有关克拉玛依的传说深信不疑。大巴在克拉玛依城边停下来,好象是轮胎出了点什么问题,俺得以近看嗑头机。路边的嗑头机并没有想象中的大,大约也就五、六米长三、四米高,单薄瘦弱得令人觉得是玩具。听说也有大型的嗑头机,但在沙漠深处。路边的嗑头机虽然象玩具,可一吸一提间都是黑色的金子啊,克拉玛依是应当富裕的,至少我在城外路边也发现了不少装修不错的发廊,还看见一块康佳公司基地的牌子,让人倍感亲切。不大一会,轮胎搞好,我们再次上路继续北行,又行约一百公里,车过乌尔禾,著名的乌尔禾魔鬼城就在路边不远处。可惜的是我们没能包到车,只能凭窗遥望,拍上几张照片了事。再往前,车过夏孜盖地区,天边一抹柔美的线条勾画出一座美丽的山,有起有伏,有始有终。山的折皱飞扬跳脱,竞活脱脱一副水墨山水。再往前行,慢慢的红日西沉。我等正在痴痴的看着西沉的红日把天空和旷野染红,忽听一声喊,循声望去,原来车右出现一轮硕大无比的圆月,黄澄澄一派触手可及的温润。想起今日原是中秋,行囊中还带有月饼的。此前,虽俺也喜看月色,但一直不明白月饼除去圆满之外,与一轮清辉有何相似。那黄澄澄,油光光的月饼总让人觉得腻得荒,而月色却是那么清冷脱俗。而此时,俺才发现,原来月饼与圆月真的很象,唯有那黄澄澄的油光,方能描了初生圆月的温润。昏昏欲睡的人们被圆月激活了,惊艳之余各类长枪短炮一齐指向圆月,可惜的是见惯不惊的司机不为所动,大巴继续飞奔,除极少数手动性能一流的像机外,绝大部份拍摄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慢慢的车内又恢复了平静,每个人都默默的望着那轮温润的圆月,想起了大同小异的心事。晚上十点,车抵布尔津,入住电话订好的小白鹿家庭旅店。老板任大叔是一位十分和蔼的哈族大叔,原是布尔津县旅游局的副局长,退休后建起一幢别墅,名曰小白鹿,为背包客提供超值食宿。35元的房费和不差于二星标间的硬件以及家庭式的关怀令小白鹿在江湖中成为一个传奇,而我们再次去印证了这个传奇的真实。放下背包,与明日从贾登屿一起徒步的古雅队取得联系后,我等即前往清河夜市共渡中秋。额尔齐斯河和布尔津河一西一东把干净、整洁的布尔津县城抱在怀中,得水之利的布尔津夜市以清河名之,主打产品当然是烤鱼。只是北疆的鱼与南方的鱼大不相同,竟无一人识得所烤之鱼是何品何种,只得听由老板开价。各品各类都尝上一尝。只是俺这农民的嘴吃去,无法分出高低上下。好在烤鱼本非我所欲,有天空的明月作陪,异乡的中秋当然要大醉一场的。不知不觉间三个男人搞定了两瓶当地的哈拉斯白酒,然后回房睡觉了事。
  
行迈靡靡 于 2005-12-26 16:11:22 编辑
 
旧帖 2005-12-21 17:11:55
Post #4
回复: 新疆行记
 
清汤挂面 离线 清汤挂面 ^_^乌奎高速那段心情跟楼主一样,看着那么好的公路,不能飞飙,郁闷死了,不过人家那个路是全程限速80km的
 
旧帖 2005-12-21 18:05:49
Post #5
回复: 新疆行记
 
天下无贼 离线 天下无贼 go on!

----------------------------------------
心有多远,路就有多远。

 
旧帖 2005-12-22 09:17:32
Post #6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D4,19/9,布尔津——贾登屿——三角洲小木屋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今天才是北疆徒步的真正开始。北京时间早上七点三十,带着宿酒,我等奔向额尔齐斯河西大桥看日出。所有的攻略和江湖传闻都对额尔齐斯河的日出推祟备至。这北疆色旅的第一步确没有让我等失望。额尔齐斯河视野开阔,河边白桦林错落有致,河水呈一种带浅灰的蓝,最妙的是天空的云细细的,淡淡的,如丝如絮,河水缓缓的、慢慢的,如缎似绵。随着天边的渐次亮起,天上细细的云被次弟的染得绯红,再映在波光中,把整个天地用温柔的绯红包裹起来,让人呼吸也变得轻柔。当太阳升起之后,这暧昧的绯红褪去,阳光却把河边的白桦林染得通体艳红,令人迷醉。再过些时候,越来越强烈的阳光再从白桦林的黄叶中斑驳的照下来,似乎阳光又变成了金黄。就这光,就这影,谋杀了桥头远道而来的十余名色驴不知多少胶片。
看过日出,回到小白鹿收拾停当,我等与古雅队共十五人分乘四部包好的桑塔纳赶往徒步的起点贾登屿。出发前还特地到布尔津的市场,以10元/公斤的价格买下一整头己剥皮掏脏斩头去蹄的肥羊,整整16公斤羊肉用一个大袋子装好,准备着晚上烤全羊。
车队再次经过西大桥,奔向传说中经典徒步线路的起点贾登屿。过桥不远,即是布尔津新推景点五彩滩。长天之下是无边的草滩,红的,绿的,黄的,不知名的草,把大地绘成五彩。我等让司机停车,举起相机才发觉,真正的景是相机无法拍摄的。想把这天地间的大景装入镜头,塞入图片纯属痴人说梦。这样的体验从此如影随形,在整个新疆行中始终伴随着我,以至于每每举起相机,摇头、咬牙、叹气、SHIT成了俺的标准动作和语言。
胡乱拍了几张垃圾照片,上车前行,进入中蒙俄哈边境的阿尔泰山脉,手机没有了信号,只能靠自带的对讲机保持联系,不由一阵窃喜,终于可以逃避无处不在无体无止的电波几天了。翻过一个乱石山,一片天阔的草场和茂密的森林边,闪出一个安静的村庄,原来是冲忽尔乡,此时的风景己遂渐露出美妙的气息,可惜俺却开始头痛如裂。同伴以为是高原反印,用对讲机呼叫,询问有无洋参,丹参、红景天。看看腕上的海拔表,不到2000米,4000米俺还日行三四十公里呢,开什么玩笑。俺只能简单的表示俺没事,因为头痛原因只有俺知道。昨晚的两瓶哈那斯不太地道,早起就有点头痛,又在西大桥吃了陈晨风,如此而已。干脆闭目休息。
一个多小时后,车抵贾登屿,下车把胸中的烦闷和宿酒呕了出来,顿感轻松。事先联系好的马队杨队长己经率马队在路边等候,我等换上冲锋衣裤作好待步准备,将背包交杨队长上马后,在贾登屿午餐。贾登屿只有路边有一家食店,饭食是有名的昂贵。古雅队的七人在大腐败份子老刘的坚持下吃起了六十元一公斤的羊肉。我和POUND在仔细研究了食物性价比之后,选定了八元一份的热汤面,另带两个一元一个的冷馒头,仅用十元就热气腾腾,有滋有味的饱餐一顿。这一吃法立即成为接下来用餐人的标准吃法,也算是探索出著名的贾登屿昂贵饭食解决之道。更重要的是,热汤面下肚,冲锋衣裹身,一头微汗一出,俺高兴的向全体徒步队员庄严宣告,俺的头,不痛了。
北京时间下午一点二十分,俺神清气爽的随大队出发了。路边一大片刚刚完工和将要完工的欧式别墅,昭示着贾登屿明天的繁荣和衰败。转过一个小山包,山凹里一边绿色的草场上忽的漫天而来几百只羊将我们包围。羊群向潮水一样涌来,漫过去,消失,剩下一群兴奋的人在原地叽叽咋咋。再往前行,低低的山梁上,微黄的松林,桦林顺着山脊勾勒出丰富的视觉层次。翻过一个小小的山梁,秋色渐渐浓烈起来。嫩黄、鹅黄、明黄的树将人深深的刺痛和灼伤,地上的黄叶更令同行的妹妹们几乎是用呻吟的语调惊叹,大喊浪漫啊。当此美境,俺也几乎迈不动步子了。忍不住对同行的PONUD和RENNEY说,俺原来的遗嘱是死后骨灰撒在深圳梧桐西坑右支溯溪那个安静的山谷,现在看来要改为撒在这儿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个结论还是下得太早,因为这里才只是这次梦幻之旅的开始而己。
一路下坡,在一个山间牧场哈萨克毡房喝过鲜奶,再转过一个低低的山坡,在山脚下,喀纳斯河突然出现在眼前,神奇的灰白色河水从丛林中奔出。在一片惊叹声中,俺多年来只拍景不拍人,不用自己污染美景的信念被眼前的景色在片刻间击得粉碎,忍不住站在了镜头前,糟蹋起美景来。山坡下又是一个牧场,几排马圈,几堆牧草,两个小木屋,一棵红树在喀纳斯河边展开。牧场边是著名的布拉勒汉桥。过桥沿喀纳斯河北岸行去,北京时间八点半,我们来到今天的宿营地————三角洲前的一个哈萨克木屋。由于一路贪恋美景,不停拍片,我们比同时出发的别两队人晚到。来到小木屋时,己有两队五顶帐篷扎下了菅,我们的五顶帐蓬也匆匆扎下。小木屋附近有一定的坡度,本不是个好的露营地点,只因为古雅队没带帐篷,要在小木屋住宿,我们也只好在此扎营。
等到扎下营,天己全黑了。用炉头烧点热咖啡和奶茶喝下,稍事体息,取出那一整只羊,准备搞烤全羊才被告知烤全羊要用专门的炉具,还得有技术才行。马队和小木屋的哈萨克都不会,我们只得退而求其次,就吃手把肉好了。一整头羊在小木屋哈族大哥的小刀下,迅速被肢解成大块的羊肉,一个活生生的疱丁解牛场景。守在热腾腾的翻滚着的一大锅羊肉边,心有不甘的俺找来两根铁签,割下那白花花的羊尾,在煮羊肉的柴火上烤起羊尾来,居然也有模有样。
羊肉煮了约两个小时,十二点过才好。一边继续煮着,一边从锅里捞起一大茶盘羊肉,小木屋哈族家庭中唯一懂点汉话的女孩切了个洋葱,我们拿出自带的盐用羊汤一浇,八个饿鬼抓起就啃。小木屋没电,没水,凳子都不够。我们胡乱的坐在木柴上,蹲在地上,就着柴火闪烁的光,生猛的大嚼,痛快淋漓。
  
行迈靡靡 于 2005-12-26 16:11:53 编辑
 
旧帖 2005-12-22 09:20:00
Post #7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水天一色
  
行迈靡靡 于 2005-12-26 16:12:40 编辑
 
旧帖 2005-12-22 09:23:20
Post #8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层林尽染
  
行迈靡靡 于 2005-12-26 16:13:34 编辑
 
旧帖 2005-12-22 09:26:27
Post #9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贾登屿
  
行迈靡靡 于 2005-12-26 16:13:54 编辑
 
旧帖 2005-12-22 10:16:42
Post #10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灼人的明黄
  
 
旧帖 2005-12-22 10:18:05
Post #11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初识喀那斯河
  
 
旧帖 2005-12-23 09:00:27
Post #12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D5,20/9,三角洲———禾木
一早起来,收拾停当,拔营起寨,赶往禾木。前行一公里多即是喀纳斯河与禾木河交汇的三角洲,一块水草丰美的地带。越过三角洲,沿马道折向西北方,顺禾木河西岸前行。禾木河与喀纳斯河明显不同,喀纳斯河水是神奇的灰白色,禾木河却清彻激越。一路行来,秋意越来越浓。那种耀眼灼人的明黄色越来越饱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色彩啊,直入人心,灼得你的灵魂隐隐生痛。只有身临其境才明白何以明黄成为天子专用的色彩。又是无数次的咬牙,,摇头,叹息,才明白美也是伤人的东西。很快俺的两句话在整个队伍中传开了,一是我忍,二是放过。只要你举起相机,哪怕是闭着眼睛,朝任何一个方位按下快门,都是一幅绝美的风景,所以我只能忍,忍之再三,忍无可忍之时才掏相机。有时掏出相机犹豫再三又放起来,因为有些风景只能存在心里,必须放过。
沿着小路,在两山之间前行,爬在清洌的溪水旁牛饮甘甜的溪水,穿过两个山谷,第三个山谷正中两棵孤独的白桦树彻底将我们击溃。这两棵树孤独的站在谷中,一棵枝繁叶茂,通体洁白明黄,另一棵叶己枯竭,饱经沧桑。在这两棵树下徘徊良久,深深的感到美伤人之深。然后郁闷着默然前行,一路去到传说中的禾木。
禾木是布尔津县下辖的蒙古族自治乡,喀纳斯是禾木乡下辖的一个村。被牧场,白桦林、松林和清彻的禾木河环抱的禾木,全是哈萨克和图瓦人的小木屋,自然天成,安详宁静。在村里徘徊良久,我和POUND、空镜子、三棱镜四人以10元/人的价钱住进了特里克家的毡房。特里克是个哈萨克小伙子,才15岁,我们在来禾木的路上遇到了他。他家的牧场在山的那一边,他和母亲阿依娜什,姐姐哈依比克在禾木盖了几间小木屋,扎了个毡房接待背包客。
在特里克家吃过晚饭,我们出去散布。村南高地上一人高的栅栏围出很大一个院子,原来是禾木乡政府所在地。院子里一大排太阳能板,保证了乡政府的照明用电。禾木是不通电的,照明只能靠太阳能板。乡政府也在搞保先运动,墙上公布着每个工作人员的收入,刘姓的乡长月入1500多元。从乡政府出来,惊喜的发现一家小店,店内居然有各式蔬菜,我等遂决定明日买菜作饭,恶补维生素。店主是一汉族女子,姓倪,自称十五岁从安徽流落到处,被禾木美景征服,遂在此开个小店住了下来。小店里还有乌苏啤酒,居然不贵,我等即买下三瓶,顺道去青年旅舍邀请古雅、 RENNY等人来毡房作客。回到毡房,阿依娜什己烧好一大锅热水。空镜子去青年旅舍洗澡,我与POUND和三棱镜则就着热水,在看一间满是星辉的小木屋中星光夜浴,奇爽无比。
回到毡房,打开睡袋。古雅、RENNY、牛牛和大马妹妹阿红来到我们的哈萨克毡房作客。等他们在厚厚的地毯上坐定,我们就按哈萨克的规矩,向客人敬酒。只可惜满肚子的敬酒歌就是唱不出来,反反复复就那一句“朋友啊请你干一杯,请你干一杯”。只一轮,两瓶啤酒就没了。RENNY豪气大发,发现我们从乌鲁木齐带来的肖尔布纳克,用我们敬啤酒的大杯满满一杯一杯的回敬我们,并每次都先喝掉一半,搞得我们狼狈不堪。最后在她要拆毡房的压力下,俺硬着头皮喝下,考虑到明天要早起晨摄,俺马上出帐把酒从肚子里吐出来。最后一瓶五十多度的肖尔布纳克RENNY喝了一大半,被古雅和阿红扶着回去的。第二天早上,古雅、 RENNY、阿红都按时出现在晨摄的山头,一无异状。在此后的行程中,俺多次问起是酒量本大还是后来吐掉了,答案不一,以至于这个问题成了个永远的迷。
  
 
旧帖 2005-12-23 09:01:43
Post #13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初识禾木
  
 
旧帖 2005-12-26 08:30:44
Post #14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D6,21/9,禾木
天刚微明,毡房外纷乱的脚步声把我们吵醒。虽然温暖的睡袋很令人留恋,但禾木晨摄却有更大的吸引力。我等当即起身,上到禾木北面山腰。山上星星点点都是身着红色、黄色、蓝色冲锋衣的色驴。日出前的禾木宁静安祥。山腰忽起忽灭的云雾,把禾木妆扮得如梦似幻。日出前后,村中小木屋炊烟一起,更是美得一塌糊涂。
在山腰拍了两个多小时PP,下得山来,禾木村边白桦林中的一群牛又吸引了众人的眼球。好不容易心满意足的回到毡房,在温暖的阳光下吃过阿依娜什准备的鲜奶和油果子。我们分头行动。俺把昨天换下的衣服拿到村口木桥边,在冰冷的禾木河中清洗。湛蓝空灵的天空下,金黄的白桦林边,洁白的石滩上,清洌激越的禾木河中的洗涤成为一种纯粹的享受。俺不禁引吭高歌起来。所谓心之所思,歌之蹈之。洗完衣服,在河边一躺,让热烈的阳光把俺拥抱,静听河水的欢笑,时不时对桥上的人挥手致意,快活无比。
躺得够了,把衣服晾好,PONUD等人去骑马玩去了。俺曾在康巴有多日骑马的经历,对骑马己没有什么兴奋点,只是拉过一匹,飞奔一阵了事。还是提上两瓶啤酒,走向桦林深处,去醉卧白桦林来得过瘾。
溯禾木河而上,渐行渐远,独自走在森林中,走在金黄的白桦和翠绿的松树中,走在飘零的黄叶中,时不时的喝上一口,心神俱醉。在森林中时行时卧,流连辗转两三个小时后,俺再次登上北面的大山,在草丛中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坐下来。整个禾木河谷尽收眼底。就这样,一个人静静的坐着,一坐就是一个半小时。东南方向,一条平坦的路野蛮的把森林切开直通禾木,我知道,那是即将通车的布尔津到禾木的公路,也许这眼前的一切美好,在不久的将来,随着公路的开通,人流的拥入,会消失殆尽。看一眼少一眼了,俺却总是看不够,直到太阳偏西,才不得不下山。
沿山腰牧场回去,一匹马孤独的站在崖边,忧伤无助的看着谷中的禾木,一如孤独忧伤的俺。手中空空的酒瓶没有可丢弃的地方,只好拿着回禾木。提着酒瓶,孤独的在广阔的牧场中前行,此情此景,感觉自己很象《上帝也疯狂》里到个非洲人,对酒瓶不知所措起来。
回到禾木,天己向晚,把酒瓶放在特里克家,发现家里热闹起来,多了好几个妹妹。都是今天从贾登屿三角洲徒步过来的。一个包着磨房头巾的女子,在门口悠闲的抽着烟,一问之下是,深圳磨房王小花是也,今日独自负重过来。
俺在到桥头拍过牧归后,天己渐渐黑下来了。三棱镜和空镜子买来一大堆各式蔬菜,POUND买来几斤肥羊肉和面粉,我们先把各式蔬菜一古脑的煮成一大锅,每人狠狠的吃上两大碗菜,感到每一口都吃的是维生素而不是菜。这是我们这次北疆行中唯一一次吃蔬菜,下一次吃菜是要到十余天后南疆的莎车了。吃罢蔬菜,我们包起了羊肉饺子,吃掉一部份,送给特里克一部份,剩下的带上明天在小黑湖露营时腐败。
 
旧帖 2005-12-26 15:52:50
Post #15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禾木晨雾
  
 
旧帖 2005-12-26 15:53:36
Post #16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万里有云万里天
  
 
旧帖 2005-12-26 16:14:39
Post #17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一个月亮爬上来
  
 
旧帖 2005-12-26 16:16:11
Post #18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禾木桥
  
 
旧帖 2005-12-26 16:16:56
Post #19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醉卧桦林处
  
 
旧帖 2005-12-26 16:46:56
Post #20
回复: 新疆行记
 
古雅 离线 古雅 上班时间这么有空啊!
  
那个千古之谜,你又不收买我,我又怎么会说呢?
 
旧帖 2005-12-28 08:23:09
Post #21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哈萨小院
  
 
旧帖 2005-12-28 08:25:01
Post #22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一匹望着消逝中禾木的忧伤禾木马———一如忧伤的我
  
 
旧帖 2005-12-28 08:27:07
Post #23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天马
  
 
旧帖 2005-12-28 08:27:59
Post #24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禾木全景
  
 
旧帖 2005-12-28 08:29:06
Post #25
回复: 回复: 新疆行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古雅 wrote:
上班时间这么有空啊!
  
那个千古之谜,你又不收买我,我又怎么会说呢?

  
全是工余写的,凡3.5万字,写了一个多月呢。
 
» 论坛 » 长假远行 » 西北 »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57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