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深圳 » 论坛 » 长假远行 » 西北 »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57
旧帖 2006-01-04 09:04:44
Post #51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致远
  

 
旧帖 2006-01-04 09:05:16
Post #52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山海
  
 
旧帖 2006-01-04 09:05:44
Post #53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儿马子
  
 
旧帖 2006-01-04 09:07:09
Post #54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克西二姐新建的小屋
  
 
旧帖 2006-01-04 09:07:48
Post #55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晨牧白哈巴
  
 
旧帖 2006-01-04 09:08:54
Post #56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宁静
  
 
旧帖 2006-01-04 09:10:51
Post #57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飘逸的秋
  
 
旧帖 2006-01-04 09:12:16
Post #58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家园
  
 
旧帖 2006-01-04 09:14:15
Post #59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白哈巴的阳光
  
 
旧帖 2006-01-04 09:15:34
Post #60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行迈靡靡 于 2006-01-04 09:16:18 编辑
 
旧帖 2006-01-04 09:16:38
Post #61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D11,26/9,白哈吧——哈巴河——乌市
也许是没有入住图瓦人家,没能与图瓦人同吃住同劳动,古雅她们昨天就走了。今日我独走哈巴河。从白哈巴去哈巴河县有大约五、六个小时的土路,每日只有一班班车。热情的阿依定和五花一大早起来作好早饭,我们用过饭,阿依定一直把俺送上车才挥手而去。还没到点,车上就已坐满了人,大部份是背包客。意外的在车上遇到了在禾木同住特里克家的王小花。她是昨天到的白哈巴。
班车正点出发,一路爬升,翻山越岭而去。行到高处,回首忘去,中哈界河在群山间蜿蜒流过。终于没能扛住班车晃晃悠悠的催眠作用,俺也打起了嗑睡,一觉醒来,己走出大山,来到铁烈克乡。在这里再一次边防检查后,离开林区进入草原。深秋的草原一片枯黄,干燥的土路经车蹍过,尘土飞扬。让人感觉草场在急剧沙化。行程中好几次与冬季转场的牧民相遇。他们一般用几头骆驼驼着毡房和主要生活用品当先开路,老人、妇女和孩子骑着马紧跟其后,男人们骑马赶着一大群羊在最后慢慢的走。我们的班车驶过,漫天的尘土将他们包围,感觉汽车是个可恶的强盗,俺们都成了帮凶。唯一还能自我安慰的是,这一路过去,几乎没有别的车辆通行,想来这脆弱的生态系统当是经不起多几辆汽车的碾压的。
北京时间下午三点过,我们终于来到哈巴河县县城。一下车,俺马上买好当晚从哈巴河经布尔津到乌鲁木齐的夜班卧铺车票。看看还有两、三个小时,俺背上大包去逛哈巴河县城。县城很小,也就三横三纵几条街,绿化不错,也很干净,但没有特色。与内地的小县城没有任何区别。一色的令人中之欲呕的白瓷砖楼房,城市中间一个大广场,向人们诉说着这二十年来中国城市同质化的恶果,俺深深的体会到“中国的城市正在消亡”的恐惧。哈巴河可是中国最西北的县城哪,怎么也被搞成了这样。悲哀啊。
大广场边上的十字路口,树立着一幅巨形宣传画。小平同志在画中亲切的挥手,图画中不知来源于哪个城市的高楼大厦背景上,发展才是硬道理七个大字非常醒目。让人似乎回到深圳站在蔡屋围街头。旁边楼上一幅明显要新好多的宣传画,写着“建设绿色哈巴河”,也许是贯彻科学发展观的重要举措吧。俺正在胡思乱想,哈巴河小学的校口打开,走出个鼓乐队,原来是为国庆和自治区五十周年大庆排练。小学生们穿着与内地小学生同样的运动装校服,走着与内地小学生同样的队形和步伐,吹奏着与内地小学生完全一模一样的进行曲从俺身边走过,俺不知当喜还是当忧。
县城没啥好看的,俺在广场边的宝地维族快餐店要了份肉手抓慢慢的吃。不一会,王小花也来吃饭,她己买好当晚到奎屯的车票,要独自一人去走独山子到库车的独库公路。独库公路纵贯天山山脉,非常壮观和美丽,俺原本也打算走独库的。只是收到确切消息,独库南段在修路,不通车才作罢。俺劝王小花别去,她说无所谓,全程不通分段通,还是要去独自走走。可惜俺的回程机票己订,不确定的行程不能安排,只能对她表示祝福。饭毕,她找个网吧上网,俺躺在空无一人的广场中间地上美美的晒了一下午太阳。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进站上车。
古雅她们也是这班车回乌,我们在车上又汇合了。车过布尔津,早几天由喀纳斯回布尔津的大马妹妹阿红也上车来汇合,大家一起返乌。在又一次欣赏了布尔津长达几十公里的落日后,默念着“别了,北疆”。在平稳的滑行中,慢慢睡去。
北疆之行就此结束。
 
旧帖 2006-01-04 09:17:50
Post #62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中巴界河
  
 
旧帖 2006-01-05 08:20:46
Post #63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下篇,南疆印象
接下来的十二天,很大一部分时间是在汽车上度过的。由乌鲁木齐到库尔勒,经尉犁到轮台,从轮台出发走沙漠公路,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经民丰、于田、和田、莎车、英吉莎到喀什,再走中巴公路去塔什库尔干,在距红旗拉甫仅仅一百多公里时被告知国庆戒严,只得回头去慕士塔格峰,喀拉库里湖,再折回喀什,乌市。”新疆的景在路上”和”不到南疆不算到新疆”的俗语所言非虚。只是人在南疆,语言不通成为最大的问题。只能相互抱以真诚的微笑,不能深入交流和沟通,使得南疆之行只能称之为印象。整个南疆事实上并不是象某些传说那样可怕,反而充满了和平、和谐和真诚。用安居乐业,蒸蒸日上来形容南疆一点也不过份。整个南疆给人的印象,就象喀什市人民广场那对华表一样,用汉维双语写道:全国各族人民大团结万岁。:
D12,.27/9,乌市———库尔勒
哈巴河到乌市的卧铺车时间安排得很好,车到乌市碾子沟汽车站时,天刚亮。出得站来,马上去攻略上隆重推荐的棉麻宾馆去享受15元/铺并提供免费早餐的超值服务。正准备打的,身边一个有着一双烟雾般美目的文静妹妹提醒说,棉麻宾馆转角就到。从其言,果在五分种内来到棉麻。开好房,发个短信问POUND行至何处,不想他竟从隔壁钻了出来。原来他和三棱镜、空镜子昨天就住这儿了,马上要坐火车去库车。
大家一起去吃免费早餐,又与那文静妹妹相遇。原来她与另一女伴今天去布尔津,也准备走禾木、喀纳斯。早上她去碾子沟汽车站是赶早买当天上午去布尔津的票。见我们背包出站,要去棉麻,当即好心提醒。在交换一些旅程信息后,得知她们俩开的标间,24小时有热水,她们吃过饭就要退房赶往布尔津。正好,我们15元的四人间要晚上八点后才有热水。干脆借她们房冲凉好了。
吃过饭,到两妹妹房间冲凉。她们留下一个迦师瓜赶车去了。慢慢冲完凉,吃过瓜,带着大马妹妹阿红逛乌市。大马妹妹哪见过这么些东西啊,看啥都好奇。到处瞎逛一番,最后又去到二道桥。在观光塔下一交通要冲处择一高地坐下来,悠闲的拿着相机“采风”。时光在一个又一个镜头中不知不觉的流逝。
下午四点,观光塔下的舞台热闹起来,围起的铁栏内前排摆好桌椅,后面凳子上数百名几家大公司的员工拿着宣传标语,穿着印有公司字样的衣服准备好欢呼,铁栏外挤满看热闹的各族人民。原来“庆祝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暨旅游节发布会”要在这里召开。有新闻发布,有歌舞,有电视、电台直播。前排是什么秘书长、局长们的坐位,后排是赞助商的员工。我和大马妹妹正在不知所措之时,一位漂亮的工作人员礼貌的邀请我们到前排就坐。在她的带领下,我们顺利的来到领导同志们身后就坐,坐下才发现那是记者席。想是大马妹妹拿的NIKON D70相机和俺拿的Canon Pro 1相机让工作人员认为是图片记者之故吧。开始还有点不自在,等到记者席上的“摄影工作者”越来越多时,我和大马妹妹也就处之泰然了。原来身边一干“摄影工作者”全是和我们一样,来二道桥“采风”的民间人氏。共同的特征是又粗又长的镜头和古怪的装束。看到他们上窜下跳人模狗样的四处拍摄,俺与大马妹妹也决定不辜负领导的信任,操起相机大干起来。上午在二道桥“采风”还以抓拍为主,行动比较隐蔽。现在有“记者”的身份了,就可以明日张胆的拍人物特写了,把个大马妹妹乐得嗷嗷叫。歌舞表演很是精彩,人物特写却更是过瘾。狂拍一阵,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俺与大马妹妹及时撤离,在大巴扎背后最为地道的安安娜烤肉店吃过红柳烤肉,喝过玫瑰花茶后,回到棉麻。原古雅队的老刘、老田脱队而去,俺与古雅、RENNY、阿红、牛牛、小妖决定当晚坐卧铺车直走库尔勒。由此开始俺的南疆之行。
 
旧帖 2006-01-05 08:22:23
Post #64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伪记者采风
  
 
旧帖 2006-01-05 08:22:53
Post #65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之二
  
 
旧帖 2006-01-05 08:23:19
Post #66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之三
  
 
旧帖 2006-01-06 10:59:17
Post #67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D13,28/9,库尔勒———尉犁———轮台
昨晚的卧铺很不舒服,因为俺的卧铺边一个巨大的柱子占去了俺半个铺位的空间,整整一晚,翻身都感困难。北京时间凌晨六点,车到库尔勒。人性化的司机并没让大家起身下车,而是关上车门,任由我等睡到八点过天亮。
天亮起身下车,发现身处一个巨大的汽车站。说巨大一点也不过份,光车站内的货栈有就望不到头的四五行,不下百十间房。这是库尔勒的华凌车站。出得站来,负重走到巴州客运站,就当是舒展舒展筋骨。
库尔勒是巴音克鲁蒙古族自治州的首府,以库尔勒香梨为人所知。然而,市面上很少买到真正的库尔勒香梨,就是在库尔勒也难,真正的香梨都出口了。我们来库尔勒是冲着罗布人家来的,当然一睹库尔勒香梨真面目也是题中之意。真正的香梨很小,有点红,极脆。梨子的事交给小妖办,最后在我们下午离开时才找到一点,一吃之下才知这么些年吃的库尔勒香梨全是“流吔”。梨子的事且放一边,现在的库尔勒主要是发展石油工业,很是富裕。整个城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充满现代感和生气。
到得巴州客运站才发觉去罗布人家所在的尉梨县要到城南的老街站乘车,好在巴州站门前就有一趟去老街的公共汽车。上得车来,遇到一群中学生,一聊之下,他们是库尔勒四中的同学,一路热情的为我们介绍巴州的情况。车到老街,在同学们的指引下,我们顺利进站上了去尉(音玉)梨县的车。
十点过,汽车出站,车行不久,出得城市,行走在荒原。满天的浓云忽的被阳光刺穿,如激光光束般的阳光从一个原点向四周射下,在浓云的背景中,在荒原里,画出一个水晶柱子的帐蓬,煞是好看。我们的车在这水晶柱子的帐篷中一路前行,来到尉梨县。
吃过早餐,天己完全放晴了。用一百元包下一辆微型车,驱车30多公里去到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的罗布人家。罗布人是直到清末左宗棠平定准噶尔判乱时才在沙漠中发现的一个原始族群。千百年来,他们抟土为灶,结苇而居。乘胡杨木挖空的独木舟,在塔里木河流域的大小海子间逐水而居。他们不事耕猎,唯以食海子中的鱼为生。有女出嫁陪嫁就是一个海子。千百年来,他们不与外界取系,自得其乐,悠闲过活,外界也不知有这样一群人生活在大沙漠中,直到清末被发现。现在的罗布人家己无罗布人居住,不过一切居所房舍还一如原样。我等来到罗布人家,大开眼界。万里沙海中,塔里木河蜿蜒流过,宽宽的河道边,布满了胡杨,胡杨的林中,四散着大大小小无数的海子。十年前。俺从西安出发走丝路去到敦煌,少不更事的俺也觉鸣沙山下月牙泉神奇无比。此时在罗布人家,站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边缘巨大的沙丘上,望着远处无边的沙海,穿沙海而去的塔里木河和脚下无数的海子,俺才知道,月牙泉真是太渺小了。其实水与沙是完全能够和谐相处的。
在罗布人家流连一番,惦记还要赶到轮台,不得不忍痛告别塔克拉玛干和塔里木河,回到尉梨县城,谁也没有意识到,另一个旅途高潮在不远处等着我们。在县城下车,该吃午饭了。我们不经意的走进路边一家名曰“卡尔万馕坑肉”的小店,可有可无的点了些手抓饭、拌面外带几串馕坑肉,可有可无的吃起来。手抓饭、拌面吃完了,肉串才上来。肉串很大,长长的铁条上串着鸡蛋般大小的肉核,可有可无的一口咬下,忽的,所有人的表情都变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就在这里,我们吃到了最好吃的烤肉。虽然我们也早就听说南疆的烤肉才是真正的烤肉,虽然心里也惦记着到南疆好好吃烤肉,只是心目中的南疆烤肉当在喀什,至少也要到民丰、和田之后吧。谁能想到,这最好吃的烤肉居然在南疆行的第一天,在尉梨,就这样,与我们迎面相遇。这馕炕肉,是把肉串放在烤馕的馕炕中烤出来的,那个香、嫩、油、滑,一言难尽。总之,自在尉梨吃过这馕坑肉后,我们也走遍了南疆,每到一处,也都嚐嚐当地的烤肉。只是再没一串烤肉是吃完了的。没办法啊,除却馕坑不是肉了。回想整个新疆行,唯一能与尉梨卡尔万馕炕肉并提的只有乌市二道桥安安娜烤肉的红柳烤肉。话说当日在卡尔万馕炕肉店一吃之下,舌头都差点吞到肚子里。美食当前,当有美酒。只是这家烤肉店严格执行伊斯兰教法,不卖酒,且不允许带酒来喝,我等只得又要了十八串肉,每串足有三两,打成一个大包提上,出到店外,人手一支南疆啤酒,坐在路边草坪中,喝酒吃肉,快活无比。
吃得心满意足之后,乘车回到库尔勒,买好去轮台的车票,上车赶赴轮台。午后强烈灼人的阳光中,伊维柯车一路向西而行,感觉是在追赶太阳。车右天山山脉一路相伴,裸露的岩石一根根,一股股,十足是青年虬劲有力的肌肉,纠集着,呐喊着,拼着命向西挤去,那是帕米尔的方向,是众山之结的葱岭的方向。天山南簏的这力量,把俺看得目睚俱裂,热血沸腾,忍不住喘息起来。
去轮台车行五个多小时,除了车窗外一路相伴的天山让人感受到力量的震撼外,荒漠中羊群也令俺记忆犹新。一路行去,荒漠与绿洲交替出现。那是在一处荒原中,公路边垒有半米高的土坡,坐在车上看不到坡的那一面。当我们的车经过时,忽然从坡后冒出一群羊,接着羊群就象涌动的泉水般汩汩而出,散开去,漫过来,无边远岸,无休无止,令人惊叹。
天终于黑定了,我们也来到了轮台。轮台本是个发思古之幽情的地方,自汉武开边以来,两千余年,轮台几乎成了屯垦戍边的代名词了。提起轮台,脑中自然充诗句,从“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到“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纷至沓来,一发不可收。但当我们来在夜幕下的轮台县城时,却不知所措起来。当下的轮台,早没了边塞诗中的苦寒和豪情,和全中国小县城一模一样的格局和建筑把对轮台的印象破坏殆尽。没了思古兴致的我们,定好明天去胡杨林公园的车,在车站的交通旅馆住下了事。
 
旧帖 2006-01-06 11:00:10
Post #68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结苇而居
  
 
旧帖 2006-01-06 11:00:40
Post #69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海中之海
  
 
旧帖 2006-01-06 11:33:02
Post #70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迪克驴子 离线 迪克驴子 好期望二道桥的俊男靓女啊。楼主没拍PP?
BTW:楼主的相机是什么型号啊?
 
旧帖 2006-01-06 17:51:17
Post #71
回复: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迪克驴子 wrote:
好期望二道桥的俊男靓女啊。楼主没拍PP?
BTW:楼主的相机是什么型号啊?

相机CANON prow1
上张骆驼酸奶的照片
  
 
旧帖 2006-01-06 19:30:44
Post #72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超级电驴 离线 超级电驴 漂亮! 行迈兄, 今年我要去新疆就找你取经.

----------------------------------------
平平淡淡  匆匆忙忙

 
旧帖 2006-01-09 13:17:47
Post #73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D14,29/9,轮台——轮南――塔河——塔中――民丰――于田――和田
今天的活动很是集中,一言以蔽之,走沙漠公路,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我们计划赶到距轮台七十多公里的胡杨林公园去拍日出,所以大家起了个绝早。昨晚包好的一辆长安之星载着我们乘着夜色出发了。车出轮台,远远的看到前方有一片灯光。那就是西气东输的起点———轮南小区。说来还是石油工人有力量,这个距轮台县城约30公里的塔里木油田生活小区其生活、交通现在己与轮台分庭抗礼并隐隐有凌驾之势。这轮南先就给我们上了沙漠第一课。看起来就在不远处的灯光,长安之星跑了老半天,还是在不远处闪烁。沙漠荒原首先就让我们的距离感变得模糊起来。
长安之星的司机是个老实的四川人,不急不慢,安全第一的开着微型车。车过轮南,太阳己快出来了。看来去胡杨林公园拍日出己不可能。不过失之东隅得西隅,轮南的日出一样令人激动不以。一口长年燃烧的天然气井象是轮南这西气东输起点站的招牌,气井冲天的火焰映在朝霞中,似乎漫天的红云都是这火焰给点燃的。
拍罢日出,上车赶到胡杨林公园。沙漠胡杨象是一个天地间永远的传奇,吸引着古往今来所有的人们。胡杨,作为在沙漠中唯一生存的乔木,以其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的执着,在沙海中,长天下,笑傲岁月。轮台的胡杨林公园很大,园内要坐小火车的。我等赶到之时,公园尚未上班,正好不用买门票,长驱直入。胡杨的叶还要再过十多二十天才全部变黄,不过那沙海中挺拔的胡杨枯树己足慰我怀。在胡杨林中漫布,去感受生命顽强的伟力,几乎不忍离去。
终于再次登车起程,来到沙漠公路0公里处。这个0公里碑是九四年沙漠公路开通时立的,其实己深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好几十公里。原本打算在0公里处拦过路车穿越搭克拉玛干沙漠。到得0公里处才发现这个想法很难实现。从库车、库尔勒穿越沙漠公路去民丰、和田的大巴在过了塔河大桥,进入沙漠后都以160公里以上的时速飞驰。在0公里处拦车,当你看清是到哪里的车时,车早就飞到前方很远的地方去了。跑到160时速的司机也不愿意刹车,所以,0公里处拦车几乎没有过先例。一般来说,走沙漠公路的车都会在塔里木河大桥停车体息吃饭。那里才是约定俗成的拦车点。我等只好又回到塔河大桥。
塔河大桥是沙漠公路真正的起点。这里的塔里木河水面比尉犁县罗布人村寨的塔河水面要宽广得多,竞有浩浩淼淼,水天一色之感。前段时间还发过洪水,桥边低地上的房屋拦腰被水浸泡的水线尚历历在目。说实话,俺真相象不出来沙漠中大洪水是个啥模样,不过这场洪水却真实的存在着。牛牛因为时间关系,不能和我们去南疆了,我们在塔河分了手。
吃过午饭,路过的班车还没有消息,心里开始有点打鼓。不过只一会,俺发现对面停着一辆和田车牌的客车,车上空无一人。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在车的附近找到司机,一问之下,大喜过望。原来是一辆于田到库车的包车,现在空车回程。我等当即以50元/每人的价格上车直走民丰。空荡荡的回程车除我们五个人外只有两名维族老人乘坐,感觉就像包车。就这样,我们开始了约六百公里的沙漠公路之行。
车过塔河大桥,一条似乎向上倾斜直达天际的公路无体无止的展开。车速自然而然提到150左右。这沙漠公路一路走来,只能用伟大二字来形容。号称“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是仅次于撒哈拉大沙漠的全世界第二大沙漠。而这条十年前建成的沙漠公路则是世界上最长的沙漠公路,从北到南纵贯塔克拉玛干,从大沙漠的腹心穿过,足有近600公里。路况平坦笔直还在其次,最令人感叹的是六百公里黄沙中六百公里路,六百公里路边六百公里绿色长廊。原来,在这死亡之海的下面,除有着中国最大的石油矿藏外,还有一个神奇的巨大淡水湖。沿六百公里沙漠公路,每隔几十公里就建有一个一间房子的太阳能发电站和一间泵房。用太阳能发电抽取地下水。沿六百公里沙漠公路两边,各有五、六条绵延六百公里长的胶管。泵房抽取的地下水通过这六百公里长的胶管进行滴灌,养育着六百公里的沙棘、沙枣等沙漠植物。这六百公里的沙漠模物基本上都长到半人高了,就这样,在死亡之海的最深处,一条六百公里的绿色长廊守护着六百公里路。而我们,就奔驰在这路上。
越往大沙漠的深处走,空气越是干燥。似乎能听到空气吸走皮肤上的水分的滋滋声。可窗外的沙海却越来越温柔。大沙漠深处的沙丘,有着无限柔媚的线条。这风和细沙作出的线条柔得可以拧出水来。严酷的死亡之海在表面上竞是一派无以复加的温柔气息。
车过塔中,这里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中心,路的左边一字排开五、六间装有空调的土屋,是为“沙海旅舍”,可以提供食宿。边上是六百公里沙漠公路上唯一的一个加油站。从塔中分路,可以进到塔里木油田去看那有着两三个人高巨型轮胎的专用机械。我们的车没有停留,直走民丰。
这一路上,最为兴奋的就数大马妹妹了。生长在大马的她,哪见过大沙漠啊。热带的大马,长年翠绿,就是黄色色调,她也没见到多少。一路过来,那相机就没闲过。车过塔中不久,一阵风过,从天边如海浪般卷过来的沙龙把沙漠公路和我们的车吞没。公路上一层薄薄的流沙在狂风的吹拂之下曼妙的变幻着身影。这沙漠风暴竞也如此温柔。见惯不怪的司机,在不到五米能见度的沙漠公路上保持着100多公里的时速。也许这沙漠公路上行走的车都有固定的时间表吧,感觉此时的汽车如同在云层中飞行的飞机。跑出去几十公里,钻出这风暴,又是万里晴空,万里黄沙。感觉刚才打了个盹,做了个梦。
傍晚时分,我们终于走出死亡之海,来到民丰。这里己是昆仑山脚下,塔里木盆地南沿。县城里建于五十年代的纪念碑完好的保存了下来。碑的四面马恩列斯在三面红旗下注视着四方,让人很是亲切。其实这才是个开始,此后的行程告诉我,那些在内地被纷纷抹去的历史印迹,在南疆都得到完好的保存。南疆的胸怀是博大的。
在民丰汽车站下车,正好遇到一辆和田的回程车,我们当即上车,一路向西,经于田前往和田,再走过150多公里,晚上十点过,来到这以美玉闻名的丝路古城,以10元/铺的价位入住车站边的一个招待所。
 
旧帖 2006-01-09 13:21:06
Post #74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轮南火烧天
  
 
旧帖 2006-01-09 13:22:03
Post #75
回复: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行迈靡靡 离线 行迈靡靡 死而千年不倒
  
 
» 论坛 » 长假远行 » 西北 » 新疆行记(每日更新) 57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