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帖 2015-05-13 17:58:13
Post #27
Re: 龙城古道(作业)
 
飞扬99 离线 飞扬99

Re: 龙城古道(作业)

我被那张沙漠照深深地震憾到了,一瞬间脑海里词穷了,无法表达,那种大气,那种磅礴气势。。。

 
旧帖 2015-05-13 19:35:36
Post #28
Re: 龙城古道(作业)
 
日月石 离线 日月石 这里我就记录一下六天的行程,走马观花。
一、干净的兰州天,雍懒的酒泉城
51早上乘8点飞机,11点左右到兰州,天气相当的好,无风,平看虽然全是黄色,朝上看的话,天是蓝的,万里无云,传说中的沙尘和暴风没有,一切都安闲舒适。小雍说兰州中川机场离市区特远,要开一个半小时,于是乎大家下了飞机,不管有尿无尿,全到WC排队去。。。
快到市区时,我睡着了。等睁开眼,却是一片喇叭声,一片堵。。。左边和前方全是车,高矮胖瘦;再远处是大楼和广告,各种声音交织着,加上工地的嗓音,像各种驴在叫;而右边,就是传说中的母亲河。两岸杨柳依依,百花正盛开,有杨花满天飞舞。再往远看,还有高山可靠,听说祁连山就在这里,我却什么也看不到。人们还说,兰州正在修地铁,主干道都挖了。窄处,以前的四根车道,现在变成一根,能不堵吗?
德祥楼腐败:外卖的啤酒,点了烤羊排和手抓羊肉,赞!
这个是手抓羊肉,嫩,滑,入口进化,有一股天然的羊肉鲜香味。边上配有一碟蒜泥儿,粘着吃,别有一番风情。

这个是当地特产:核桃、花生、黄豆吧

这个也是羊肉,红烧羊排?我光记吃了。

这个是甘肃的招牌和脸面:凉皮,超级好吃,吃了个底朝天!

这里另记一笔的是:当我们背着大包小包进入德祥楼时,有一对新婚夫妻在办酒宴。看到服务员用托盘垫块红布,上面是小的高脚玻璃杯,装着白酒,一杯半两的样子,立在一边;两个男人握着手,哥俩好啊、六六六啊的划拳。我看了一会,后来放下包,又出来瞅瞅,热闹的很,像极了小时候我们家的酒席场面。
晚上乘火车,十点到酒泉。
兰州的高铁站也远离市区,不仅仅远,且大得很。这里的大是相对的,因为票价贵,乘的人少,加上地形偏远,诺大的候车厅里,几乎看不到人,也听不到人声,放眼望过去,地面亮堂堂,能照见天花板;天花板崭新新的,说一句话,回声嗡嗡嗡地传播很久才停下。找凳子坐下来,我就发现这次穿错鞋,穿了双登山鞋出来,太沉不说,厚而保暖,才走几步道,脚已经开始出汗,湿了袜子,闷得难过。


表哥帮我拍的,在高铁站冒充斯文,大家看了,都说霸气的狠!

兰州到酒泉的高铁,路过西宁,更重要的是,路过祁连山脉,好像是从中穿过。刚出市区时还没啥,越走,远处隐隐的白头雪山越明显,且连成一片,任火车怎么快,它依旧是白的,一片,就在远方立着,趁着蓝天白云。我们激动了一会儿,因为山脉太长,也因为要钻山洞,一个连一个的山洞,没完没了地过,于是乎大家安静下来,把剩的那瓶啤酒分了,天也黑了,开始睡觉。就连最后,火车爬上一片雪山时,洁白的雪近在咫尺,大家依旧歪头睡觉,或低头看手机。
火车路过西宁时,我也只是一瞬间,想了一下海子,进入睡眠状态。

酒泉不大,据说也有名胜古迹,我没兴趣。一下火车,侯客的人奇多,黑车加出租车司机,以及宾馆拉客的。。。我们奔向公家设的出租车站,走过了,又倒回去,路上碰到一辆商务车。小雍上前搭讪,原因是车大,够坐我们五个人。侯在车边的大姐说在等人,不是黑车。询问去金塔县的路程和价钱,她说了个数,我们心中有数,道谢。再走,一群出租车司机迎上来,询问要不要打车,说着价钱,佯装不理。其中一个小个子男人一直尾随着,跟我们往停车场走。不理,一直走,他不离不弃,并且说挤挤,能坐下五个人。他是辆桑车,载定四人。背包要放后背箱里,等到我拿下防潮垫时,后背箱已经满了,鼓着。心说话又要抱着了吧,他却说能行,接过去就放,不晓得从何处掏出一根破绳子来,三饶两饶,一拉一固定,翘着车尾巴,走起!不打表,车价四十,小地方的人,自有他们的生存之道。在接下来的行程中,我们多次跟拖拉机手、出租车、黑车打交道,拼车现象屡有发生。且稍微偏一些地方,就不打表了,非得拼车,且一口价,爱坐坐,不坐拉倒。
那天我们定的酒店,因为携程的失误,没有定上。酒店方说房间很紧俏,满了。往年的五一,房间都住不满的,今年却全部满员。于是我们又出发,临时找一家客栈。其中有一标间房刚刚清洗过地毯,味道极大,小雍和表哥表示无所谓,于是入住。事实上,那晚表哥没有睡着,味道实在是太大了,难为二位男士!晚上他们四个去夜宵、拍照、看古城墙什么的,我在宾馆睡觉。

早晨醒来装包,我把书、抓绒裤和袄子让酒店前台帮我寄回上海。快递还没有上班,留下三十元钱,背上背包找早餐饭店,等包车师傅。

七点的酒泉还没有醒,尤其是餐馆业,刚刚送走宿醉的客人,这时候他们也正在梦乡。走一气儿,大家伙甚觉失望,就近选家面馆,还好人家愿意做,且已经开张,坐下来点单,呼噜呼噜吃面。趁机我把墨镜拿出来戴上。无风,天空晴朗,万里无云,街市很干净,少人行走,无车水马龙。
日月石 于 2015-05-14 17:17:51 编辑

----------------------------------------
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

 
旧帖 2015-05-13 19:47:04
Post #29
Re: 龙城古道(作业)
 
日月石 离线 日月石 二、出金塔记。
天气出奇的好,师傅今天换辆面包车,车费160。路上购十张饼当路餐了,不开伙时用的。再到超市,拎了三件矿泉水。车子驰出酒泉,我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只晓得祁连山在我们的右侧,在我们的身后,成半圆状分布着,望着我们,早已望成了白首。前方有农田,也有牧场,也有戈壁滩涂,渐走绿色渐少,黄沙漠漠。路很长,说着说着,就说到了陈老师,半梦半醒中听到一句说,他的弟弟长相标志,还说是许多熟女下的定语。这时候到达一个村庄,师傅不敢前行。他说前走还可以,万一我们走了后,他陷进沙窝里,一个人回不了家,成事儿了。理解,我们下车,脚下是10-20厘米厚的沙灰,路边上高大的杨树,还有成垛的苞谷杆,有荒着的田坎,连着绵绵黄沙,已经不分你我。分背东东,我是真不中用,唉。一个女人把身体和脸包得严严的,在田里劳作,远远地看到我们在这里穿沙漠鞋套,于是她跟过来,瞅着;我们走向远方时,她一直在田梗上跟着,默默地,看着我们在荒漠里奔突。越过一个不大的沙丘后,就不再见她的踪影。偶尔还有片片绿洲,都不太大,过了几个绿洲,大约走出两公里左右,已经觉得天干身燥,我和简停下来准备减负,一人一半,先分喝了她背包里一瓶水。跟表哥说了,他严肃地说:太费水了,这样走下去,到沙漠里没水时,怎么办!渴时喝一口就行,泯一泯嘴唇!我俩一吐舌头,再不敢奢侈了。路过一个叫羊井子湾乡的村庄,大家下包,吃饼、黄瓜和咸菜,喝了浇地的地下水,清凉无比,老解渴了。其实之前我们已经就着水渠喝过一气儿,之后才晓得,这水是不能喝的,碱性太强,越喝越渴。小简背的水有些多,背包太沉,于是大家一人分走一瓶水。

这段路有戈壁,有荒滩,有机耕路,能通汽车。走在路上,那灰厚得跟城墙一样,一脚踏下去,脚就没了,压得层灰像黄河水似的翻滚着;抬起脚来,带起一层灰,在身边张扬着,蒸腾而起。大家都戴好帽子和墨镜,脸用魔术巾包严,手上有手套,几乎武装到牙齿。小简没戴手套,急中生智,一手套一只袜子。我比较惨的是,穿件七分袖的速干上衣,有一截胳膊露在外面。途中简帮我涂过一次防晒霜,陶陶又帮我涂一次,晚上到营地看时,皮肤有一截晒红,算是没有晒伤和暴皮,万幸!
此照片由小雍倾情奉献!

小雍杰作!

出木厂后,经过一片农田,小雍开始定位,找切入戈壁的路。我在后面晃,东张西望,看到田头有水流。远处,一位老农就蹲坐在杨树荫下,一动不动,不晓得他是在看田,还是看水,还是看我们一行人,还是看蓝天白云、远处的沙漠、远去的汉唐还是惘川逝水?也或者他仅仅想念着曾经的,那一双羊羔羔一样的黑眼睛!王蒙曾说过,他很怀念文革中被下放到伊犁时,每天清晨拉煤的车夫经过他窗前时唱的情歌,物资贫寒年代,人们摸黑起早去争抢着有限的资源。那歌声凄凉、哀怨、希冀、无奈、挣扎,扯长了声,听得我们未来的王部长如痴如醉,满脸泪水。这个老汉,这种形象,假如再配上琐呐和西北民歌,对着沙梁吼着,谁听了都会动情。作用类似陕西的信天游、河南的宛邦以及意大利的歌剧,和阿根廷的探戈!

可惜此地,什么声音也没有,惟有观望、互相打量和沉默,惟有黄沙漠漠。
日月石 于 2015-05-14 16:09:48 编辑

----------------------------------------
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

 
旧帖 2015-05-13 20:09:55
Post #30
Re: 龙城古道(作业)
 
日月石 离线 日月石 三、远离尘嚣
再无机耕道可走时,小雍用棍子一指远处绵绵沙丘或者说是山脉也好,说道:看,那就是大墩门,不远吧!是不远,在蓝天下,起伏着黄色的丘体,其中有一个小尖尖,那就是烽火台。虽觉不远,听老人讲,看山跑死马。走吧,背上是沉重的行囊,头上是烈日,脚下是松软的沙砾,或者灰尘,每一脚下去都是一个坑,拨出来,再陷进去。走三步退两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恋恋不舍。身边除了偶尔的骆驼草,就是黄和沙,无边的空寂、沉默,鸟都不来。越走沙越细、越多,沙石沙灰渐少,它让我联想到干净这个词儿,真的。这里虽然无水,沙丘或大或小,在风的作用下,曲线优美,且高低错落着。细看时,有小小的甲虫在沙丘上忙碌着。看到人时它会惊慌逃走,却又逃得不得法,往往会钻到脚下。这时候它会装死,只要一抬脚,又活过来,惶张逃向别处。偶尔会看到壁虎,或者小蜥,颜色是灰的,不细看真看不出来。只是它看到我们时,也会慌不择路,仓皇四蹿,才因此暴露行踪,让我们得以欣赏它保时捷一样的冲刺速度,大家都惊呼:四个轮子的到底是快啊!这段亦沙亦戈的沙地走得快崩溃时,前面横亘一段高大的土台,中间却断裂开来。爬上去拍照休息,这里提一下,小雍的户外技术一流,基本不会迷路,且他看方位很准确。黯然(表哥)是老驴,经验丰富,一直默默地收队,且控制着队伍的速度和节奏,不至于拉暴或虚脱,强调一个小时歇一次,一次不超过十分钟,放水喝水吃点东西,倒鞋里的沙,歇脚。。。这时我的脸和嘴全是咸的,且有一层厚厚的灰沙覆着,就是干,就是燥,就是焦。
下图由陶陶出品!大家休息时,我更多的时候在捣腾鞋、捣腾袜子。穿错了鞋子,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后来听说,这里原先是个防御工程,但人们以为埋了好东东,你方挖罢我来挖,挖出来了啥?几玫古钱币而已!那个深沉的大坑,像大地的一道伤疤,永久地搁在戈壁上。

(陶陶拍摄)
过了这个被废弃的大土夯,前方几乎全是戈壁沙滩,远远地,能望到一片绿洲卧在沙窝里,陶陶一马当先冲过去。事实证明,这段我们走得太快了,能不快么?太阳当空照着,前方却有一片绿树丛丛,必定有水吧,必定有啤酒吧,必定有可乐吧,必定有肥羊和牛奶等着!表哥边走边捡石头,但我还是最后一个到达,翻过一片培林带,再翻个铁路,有一个大院。不长的一段路,树荫砸地,春风送爽。当地人给我们烧开水、泡茶,坐在树荫下,顿觉人生幸福!临走,陪我们走过一段铁路,目送我们一行五人进入沙漠,翻过一个沙丘,谁也看不见谁,就此相忘于江湖。多谢!
日月石 于 2015-05-14 17:35:09 编辑

----------------------------------------
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

 
旧帖 2015-05-13 20:42:27
Post #31
Re: 龙城古道(作业)
 
日月石 离线 日月石 四、朝圣
真正的沙漠不长草,包括骆驼草!
 由戈壁跨入沙漠,我不晓得过程是怎么样的,反正稀里糊涂地,进来了。先是绵绵的平沙地,有些硬,走过去,留下来的是脚印;接着沙开始松软起来,沙堆也有起伏,要翻越,人走过去,留下的是沙窝;再接着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沙山,连着,好不容易翻过去一个,后面又推出一座来。看沙山的顶,连着天;再看沙丘的底,像天坑,又大又圆又光洁。一个个沙山,像唐时的妇女,类满月时的光,像夕阳西下时鸭蛋黄一样的太阳,像小娃娃肥光肥光的腚,更像是成熟的少妇,默默无语,含笑,腮边还有酒坑儿。翻过几个大沙丘后,眼前一道高耸的沙梁,我们都想绕,小雍却一马光先,直冲过去。后生可畏啊,我是没有这胆量,那个沙丘高而直,笔直地爬上去,没有一个小时下不来,且不晓得沙丘的后面是什么。绕吧,七绕八绕的,小雍爬到一半后,也选择放弃,下到底部,再爬上来跟我们会合。他说他快爬崩溃了,我们哈哈大笑:你爬上去啊,我们帮你拍照,保准拍得美美的!这里的沙丘都很大,很高,翻过去一座,还有一座在等着,没完没了。在沙漠里,人算什么呢?跟那些小甲虫有啥区别?多一个我不多,少一个我不少。回头看看深一脚浅一脚的印记,说不定我们真的是多余的。这里不需要看客,不需要绿荫,也无需雨水。
瞧,很纯粹吧,陶陶拍!

表哥和我,陶拍!

简与沙漠,陶拍!

不晓得翻过多少座沙山,一声令下,我们扎在一处沙丘的鞍部,位置不算高,但也不低,四面环着沙山,地却是平的,这里就是我们今夜的家。搭好帐,才六点半,大家躺在沙上,捂着脸享受日光浴。把鞋脱了,袜子也脱掉,已经开始生疼的脚板,终于放松下来。日头西沉,周围连绵而光洁的沙丘跟着转换光彩,由亮黄转为暗黄,直到成为荒漠色,静卧在东升的月光下。本人生平胆小,奇怪了,在这里却不觉得害怕,仿佛沙子不会欺我似的。很纯洁,守次序,有风时一齐滚动一下,无风时静坐,叙写着自已的年轮,聚沙成丘、成塔、成一片大漠!一刹那间,似乎我有那么一小会儿,理解了沙子的世界,虽是暂时容身,却仿佛是走进沙界般。它让我想到腾格尔用大提琴演绎的歌曲《天堂》,如诉如泣着: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天堂,这是我的家唉。
这里上一张图,陶陶惟美拍摄!是小雍的帐,叫金字塔帐?沙黄中透着金黄,只是固定帐的装沙袋有些刹风景,他们都说:不要在意细节!此行已经十分完美,一一亲近过戈壁、沙滩、沙漠、雪山和河流,当时虽已经七点,却没有饥饿感!

天地间无风,或者是微风,我已经被静默而浑厚的沙丘所震憾,即便是有风,也不太注意到。小雍看下记录仪,白天我们走了25.6公里,那可是五十一里地啊啊。我当时就叫起来,同时也很佩服我们这种苦行僧般的徒步。
月亮爬上来,如此之亮,为数不多的几颗大星星就挂在天上。月光倾泄而下,像爱在流淌,爱沙,爱丘,爱我,爱这流动的风,爱这空旷和夜凉如水。不需要无我,不需要忘我,存在的,都是合理的,且赏心悦目。在沙梁上坐着时,静静地看这个荒凉的夜晚,如果是海子,他会怎么写呢?这里再抄写一次海子的诗歌:《日记》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 …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他自已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全诗完)
诗人的内心比我丰富得多,情感丰沛、灵敏,感受到的世界更是广阔无限。不敢评论海子的诗,另外他的诗作于青海,与此地无关,只是摩写的大漠风光类同。却让我想到出塞的昭君,昭君本身无太多的才情,文学价值却非常高。引发无数歌神诗匠的兴趣,一直传唱着,如:李白、白居易、王安石、欧阳修的梦里都有王昭君的一段香魂。燕支常寒雪作花,蛾眉憔悴没胡沙愁苦辛勤憔悴尽,如今却似画图中。”“可怜青冢已芜没,尚有哀弦留至今。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一种不尽的怜惜与感叹,一种无限的迷离与悲苦古今一也!
埋锅造饭,腊肠饭,菜汤以及牛肉,还有各种速开的饭和菜,都是定量的,但吃的很饱。身体已经不缺水,嘴巴有些微渴,就是干,他们都说,白天那地下水喝多了,坏事,果然。温度骤然下降,风有些大,各自钻到帐篷里。起先还小声说几句话,不一会儿,困意来袭,坠入梦乡。旅途辗转,大家都吃不好睡不好,精神高度紧张着。如今长途跋涉后,身心疲惫,木有儿女情长,只有粘枕就着。开始我还枕着登山包,半夜时起风,总感觉有沙灰顺着帐顶落下,于是把登山包竖起来挡;用魔术巾继续蒙脸,冲锋衣的帽子也戴上。11点30左右,开始正式刮风,风从头顶刮过来。心想坏了,帐篷搭反了,大头冲着风口。但是我俩已经睡下,重搭已不可能,听着风刮外帐,再带动内帐一齐翻搅着,忽内忽外,忽上忽下,偶尔能听到表哥和小雍的动静,我不敢动。睡前我把帽子挂在外帐的钩子上,找一圈没有找到,于是不管它。此时隔着帐,能清晰看到帽子作天作地,忽左忽右,忽长忽短,一直在帐顶飞舞,啪啪地打击着帐篷,和风沙一起,丰富着这个夜晚。后来我还是着了,心想这个帽子要报废在沙漠里,去就去吧。不是我的,终将会离我而去。
再醒来时,是凌晨的一点,风向突变。从脚边吹来,挟着沙子,忽喇喇做响,下着沙雨。我睁着眼睛,想着沙丘会不会给吹起来,把我们掩埋在下面?想必大家都醒着,小雍的帐一直在响,我听到他出来过。拿出手机,翻看白天拍的照片,再听听帐外的风沙,时大时小,一阵一阵。间歇时惟有月亮静如处子,高照环宇;疯狂时外面下着大雨,飞沙走石,如顽童张嘴就哇哇大哭,泪飞涕喷,满地打滚撒泼。帐内满是细沙飞灰,包括牙缝里,已经满了,稍动一下腮帮子,嘎吱吱乱响,呸!
风刮到几点我不晓得,三点吧,过后沙静风消,大家又沉入梦乡,睡到七点。勉强睁开僵硬的双眼,还行,还活着,阿弥陀佛,这世界待我不薄!帽子亦躺在帐边!
吃过早饭,表哥一马当先,朝着沙漠的缺口处飞奔,真的是小跑,健步上下,如一头奔牛。表哥急于走出沙漠的心态,跟当天简看到黑河绿洲时的心情如此一辙。当时她已经快走崩溃了,却大步流星,歇也不歇一气儿,沿着一条直道,就一条直线,不看左,也不顾右,直奔河流和绿洲而去,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荒草和滩漠里。

看着荒滩近在眼前,我们切了两个小时,才走出沙漠。
日月石 于 2015-05-14 17:51:20 编辑

----------------------------------------
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

 
旧帖 2015-05-13 21:13:22
Post #32
Re: 龙城古道(作业)
 
日月石 离线 日月石 五、长城长 黑水远
从起伏不定、百转千回的沙漠里出来,暂歇。往远处,前边是戈壁,小雍说戈壁的远处就是黑河,隐约能看到一条绿色,陷在沙窝里,时出时没。也就是传说中的“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的弱水!身后,依旧是漠漠黄沙丘,一直延绵着,朝向右方延伸。如果我们不硬切,那么今天将要在沙丘里奋斗一天,一直到大墩门!大家出发前,一直说不虐,陶陶还开玩笑说,太高了我们就绕一下。如今真的实现了绕,取而代之的,是戈壁滩。即使是这样,当天扎营时,GPS显示,我们第二天走26KM+,结棍!
前方有绿洲出没和招手,却摸不着。脚底下依旧是沙,起伏不大,已经没有沙山,小起伏似海浪般,一波一波地涌过来,抬脚就可以越过。渐行,有夯台和平地出现,且是泥地,呈条状,也一直朝着大墩门的方向延伸,有时候它能露出来,是个大平台;有时候只有一小段,且残破不堪;有时候就是个条状,被风吹得或立或躺。大多数时候,它消失了,不晓得被风刮走,还是被掩埋在右边高高的沙丘底下。露出来的部分,表皮都是泛白的泥皮子,一层层的,像鱼鳞,一大片一大片。人走在上面,有点硬度,咔咔做响;也有点软,但还不至于让脚限下去。表哥、小雍在讨论着,说这条肯定是古长城,在说秦皇汉武、魏晋风流,在说横刀立马、胡笳羌笛,在说卫霍张李、千古风流。汉代时,武帝沿着黑河修条塞防要线,一直延伸到如今的内蒙和蒙古去,就是这条。
其中一处地方很大,方圆能有一公里样子,四周还散落着土台,这里是总司令部,是将军营,还是沙场秋点兵处?看张骞出使西域的路线图,有两次从黑河塞防朝北而行,难道我们正在重走丝绸之路?这想法让我心神激荡,热血沸腾,一颗心在胸腔里乱蹦,包在头巾里的脸,顿时又红三分。队伍中,简和小雍身手敏捷,表哥和陶陶是跑马健将,就我一个老弱病残拖油瓶,走的累了,脸一直红通通的,排毒啊。头顶是蓝天,一片云也没有。被太阳炙烤着,今天我学精了,穿一件长袖速干衣,舒服多了。登山鞋还是沉,昨晚睡下后,总觉得右脚小脚指肿了,但无可奈何,只有这一双鞋。今天换双薄袜,好让肿胀的脚在鞋里有更多的伸展空间。鞋带系紧一些,让脚指与鞋头处有一定的空间,可以多活动,且减少磨擦。一遇到十分钟休息时间,就把脚解放出来,吹风,干袜子,歇脚,减轻痛苦。只能如此了,还好我带的袜子够多,六双。带的内裤也多,六条。表哥带的最多的,是六件T恤,他要一天秀一件的节奏。
古长城一直跟着我们,等到我以为它已经拐弯时,却不期然地,在身边又露出一角,或成坑,或者墙,或成片,或成坨,如影随形。见的多了,我们不再下包摆POSE拍照,也不再大惊小怪,特意绕过去研究和观察。大家只是或近或远地看它一眼,再看看蓝蓝的天,黄黄的沙,低头继续走路。
这段大约十到15公里的戈壁加沙漠徒步,走得快要吐时,终于有阵阵凉风,率先吻上表哥的脸,他木有蒙脸巾!我也感受到微凉之意,减缓些许的燥热。看简走的挺快的,她却说走不动,快是为了能有更多的休息时间。快走一段后,她会放下背包,坐在地上,斜靠着背包,人像一片焉了的树叶,就那么下巴楮着胸脯假睡。等我们到达,起身,徒步,再超越,再下包休息,周而复始。不晓得轮到第几回合时,简加快步速,且不再休息,直直地朝着河流和绿洲,像孩子见到亲娘一般,扑了过去。
眼看就要到达绿洲时,出现一个大沙坑,走在高耸阔气的沙梁上,往下能看清黄沙铺就的底,很圆滑,没有想像中的头晕和害怕,因为沙梁很宽,且无风。我在想,如果我手牵骆驼,骆驼又驮着行囊,骆铃声声,也不过如此吧。现实的世界里,却连只苍蝇也没有,只有我们五个,负重走在沙梁上。再远处,是河边的一座大坡,大墩就坐落在它的上面,背后,是连绵的沙丘。大墩虽然清晰可见,但最终,我们又走了五公里,才到达大墩门水库。
下到机耕路,却跟我们进沙漠时的路一样,灰大,沙大,沙窝里长着稀或密的植被,我甚至看到地上有黄花苗,紧贴地皮。芭茅多起来,一丛丛地,随风沙沙作响。渐行离河渐近,能听到水流声,也能看到蓝蓝的河水,奔腾不休。拐过一个土沙墩,能清晰看到远处的水库和大墩,不是幻想,近在眼前。下包,准备喝口河水,取一瓢弱水饮!我也下到河边,用空瓶接水,瞅瞅,清澈的河水远看还可以,近看却浑得很,泥沙一层,喝一口碜牙!爬上岸坐背包上,望望宽阔的黑河,心静如水。对岸的河滩更宽一些,长有绿草,衬着蓝绿的河水,朝着我们的来处,哗哗地流着,不舍昼夜。远处是大坝,右边的沙梁上,从水库起,有一条渐渐上行的车道,很直,一直通到沙梁顶处,似一条笔直的天路。
大墩门水库,小雍拍
日月石 于 2015-05-25 16:37:24 编辑

----------------------------------------
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

 
旧帖 2015-05-13 21:25:39
Post #33
Re: 龙城古道(作业)
 
日月石 离线 日月石 六、大墩要塞和免费啤酒
烽火台一般是用夯土做成,泥虽是黄的,但与沙的黄还不一样,稍暗一些。大家想像一下,馒头一样的沙丘或者山丘上,矗立着这么一个烽火台,不晓得你想到了什么,我反正想到女性的胸,妈妈的奶,孩子的家!后来我们都快要出戈壁和沙滩,进天成村时,路遇的若干烽火台,远观更像,无论是颜色(亚洲黄),还是形状(稍显平坦),都像是一只只袒露的乳房,大方地晒着太阳,接受阳光和风的洗礼。
黯然拍摄!

与大墩隔库相望的小墩儿,虽是小墩儿,近看也不小!






翩翩之燕,远集西羌,高山巍峨,河水湍湍,父兮母兮,道阻悠长。鸣呼唤哉。忧心恻伤。这首四言诗《昭君怨》写出了王昭君出塞时的凄婉与反侧,胡笳悲鸣,骏马奔驰,饮腥食膻,胡邦异俗,在千里黄尘之外,万重关山之间,已经天涯一方了。昭君出塞的路呢?是不是西出长安后,沿丝绸之道,经黑河塞防入塞?不得而知,但愿是吧。这滔滔的黑河水,会不会是昭君泪?
那辆在山梁上犹豫不决的车又开回来,且下到沙窝里接了我们,拉到大墩门水库的办公院里。目测一下,能少走400米。倒下我们,又把车里的水一人分我们一瓶,末了,又拿出几瓶,说:都给你们,我们留一瓶够用就行。我又惴一瓶,谢过,他们驱车,沿黑河北下,绝尘北去。感谢!
到水库办公室后,下包,有一个工作人员,我们要水喝,他送我们五罐啤酒,且不要钱,再给,依旧不要。大家谢了,一一接过,坐在门前的一条长凳上,一字排开,一气喝光!房后山顶有一座凉亭,有五六个人在观光。我们跟工作人员商量,借用他们的一个空房间,再借用水笼头埋锅造饭。那人满口答应,自去干他的事儿,进进出出的,任我们折腾。做饭程序已经熟悉:小雍煮汤,表哥煮黯然销魂饭,三个女人打杂;吃好饭后,再开始煮茶泡咖啡,嘎塞湖!

我到走廊把鞋脱了,看看右边的小指已经红肿,怕磨破,上创可贴,再换双干袜子。歇到四点,吃饱喝饱睡饱,我也上个厕所,自早晨上过一个后,这是第二次,其实不上也无憋尿感。大家上包出发,太阳直烤着,真不想动弹,就地扎营算了。工作人员站在房顶上喂他的鸟,跟我们道别;亭子里的游客早已不见。耳朵边上,是轰鸣的水声;放眼左边是静静的水库,在阳光下发光。对面的高坡上,则是古今中外闻名的大墩烽火台,威立着。右边则是奔腾的黑河水,又宽又平又低,有一头大黑牦牛,在河边吃草。

再见,大墩儿!
日月石 于 2015-05-25 17:13:39 编辑

----------------------------------------
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

 
旧帖 2015-05-13 22:13:11
Post #34
Re: 龙城古道(作业)
 
日月石 离线 日月石 七、弱水三千
绕过水库,开始沿着黑河岸上行徒步,精神相当的放松,那是因为有黑河一直陪着我们走。小雍说沿河而上,就能走到村庄里。然后用棍子一指前方一个小型烽火台,就坐落在低处,似乎是在河滩,说:今晚就在此地扎营,不远!不管是远近,我都无所谓了,该走的路总归是要用自个儿双脚走完,走吧。河岸上高耸着沙山和石山,刚开始石山多一些,河滩上的砾石也多,深一脚浅一脚,且远看是平的,近看有沟有壑有起伏,时不时地要翻一个大沟,或者沿河边走一条羊肠路,或者再进入沙漠模式,踏沙而行。
先上一张图,陶陶拍的,我觉得很美,要是小雍肯定又要说:日姐姐喜欢荒凉的美!是的,大漠里竟然有水,且有动物活动着,这里有几个意思捏?

黑河流淌,河面很宽,也浅,远看是一条蜿蜒蓝带子;近看却是浑黄的河水,透心的凉。渐走,有一个河心岛,不大,牧民将养的羊全赶到岛上去,一群说白不白、说黑不黑的灰羊,站在河心岛里叫着,争相望着河岸。河岸上已经有羊溜出来,迟疑不决着,要不要再走两步,或者退回去。看见我们路过,都夺路而逃,身边紧跟的小羊也如小鹿乱撞,看一眼它妈,再看一眼我们,眼措不见,一群羊都下到水里,开始朝河心的小岛挤去,乱成一团。
小雍拍的河心羊群,远看还蛮有诗意的:

正走着,一个男人骑着摩托车上来,表哥上前搭话,回来跟我们传达,说他要去看老头。估计是回家看爹妈去,我们也不在意,心说话这里的人还蛮重亲情的。再往前走几公里,忽然见一黑衣人,立在岸头;再细看,似乎是坐在摩托车上,一动不动。大漠无聊啊,大家猜他是干啥的,等走近时一瞅,还是那个去看老头的人,坐在摩托车上抽烟。问了,他一指远处河滩,说那不,在看骆驼(老头)!笑死个人!也看不清,光听他说,养了百来只骆驼,现在才一两岁,不值钱。要养个四五年才能卖上价钱,一头一万多呢。我们马上坐下来,脱了手套和袜子,开始计算他的身价。哇,五年就是百万元啊!平常他就来看一下,一般不管,就连夜里也不赶回家,不会有人偷。他是从内蒙过来的,面皮紫黑,身材壮硕,四十五岁左右。
说着话,他说要去看看老头,发动车子,翻上一个沙梁就不见,不晓得他从何处绕的,小雍说山梁后头肯定还有条路,应该是当地村民常走的。
牧驼人和他的骆驼们,河滩上的小动物,隐约可见,我们没有走太近,由小雍出品!

到烽火台时太阳还高,大家围着那个大台子左三圈右三圈地瞅半天,愣是没瞅出适合扎营的地儿。一是地势高,风大;二是地不平;三是落差大,离水源地太悬,取水不方便。于是放弃,继续前行。大家不走牧人的路,沿着岸边的沙坡,小心的翻过一道又一道沙梁,很悬,下去就是河床了。这条悬沙崖,陶陶头前开路,一马当先过去!
瞧,很悬吧,有小雍的美图为证!此图也能看出,沧海桑田,如今的河岸已经被沙丘所包围,加以时日,黑河断流或者改道,将是不争的事实。来龙城之前,我也稍作了解,两千甚至一千年前的黑河,曾为鱼米之乡,是中国西北重要的商品量基地,鸡鸭鱼遍地,杨柳松成片。如今却成为一座荒凉的城,惟痛心锥首!

再往前,是一条被沙埋的古崖道,路基都裂了口,左边是漠漠黄沙山,右边却是几十米深的河岸,下接黑河。翻过去后,河水九曲十八个弯处,有一平处,渐行渐缓,渐到河滩低处。小雍和陶陶快,下去踩点儿,说有个小土房子适合扎营。小平房空着,无人居住,门大敞开,能看到有两张土炕。有人提议晚上睡小土屋,表哥不同意,坚持扎帐,他说老鼠肯定多,呼隆一夜的话,无法高枕。于是到门前的空地视察,再看河边的绿草丛,最后定在空地上。这次我吸取教训,第一,一定要扎在表哥的下风头;第二,帐篷头大脚小,所以脚要冲着表哥的帐,这样能减少风吹力量;第三,所有的风绳都要拉直,且拉起来。绕是这样,脚处还是没有撑太开,最后我俩用登山鞋一角放一双压着,才放心。我们搭帐的功夫,表哥已经下到黑河里,洗了个澡。
站在营地,远眺最近的烽火台,一目了然。远处的大墩烽火台亦清晰可见,遥相呼应(小雍出品)

扎好帐,三个女人相约,也去洗澡,此处略去一万字。。。风有些大,刮在脸上有些冷。夕阳在沙丘的背面越陷越深,光影里沙丘呈现出新月、半月、满月或者残月状。水色由蓝逐渐转成黑色,与沙丘遥相呼应。河对岸黑峻峻的山恋,此时披上金色,享受着片刻柔情。天然的河流从来都是弯的,黑河也不例外,弯拐得也太多,从不按章法走,且隐在地下,有水草遮挡着。不细看还以为这里不是黑河,全是草滩似的。


这几间小泥屋很有诗意,像东邪西毒中欧阳峰的住所,也像龙城客栈,不晓得庇护过多少游子和牧人。反正这一晚,它安慰过我们五个人的身心,与梁园无二。


表哥在洗碗,汗,我太没眼力见儿。

索性把脚脱了,裤腿挽上去,站在河边水里,水底除了砾石,铺满沙土在石缝里,倒也平展。初时透心凉,随着夕阳西下,气温骤降,水温反倒比空气暖和,贪恋流水,坐在河边看了半天逝水和风吹草低。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屈原和昭君面对浊世时,是两个不同结局。屈原愤而投江,而昭君却勇敢地站出来,杀出重围远嫁匈奴。二位名人都出身湖北,须眉不抵巾帼啊。
昭君出塞后,先嫁单于,生个儿子。三年后老单于死去,再嫁单于弟(新接班人),生了两个女儿。蒙古人这点好,不浪费资源,充分合理利用。不像汉族人,讲究从一而终,尤其是皇帝的老婆,殉葬者无数,太悲催了。昭君除了弹琵琶和吹胡笳之外,学会吃羊肉喝马奶住帐篷,且手把手把中原的纺织及农耕技术、文字等,带给少数民族,以此被尊称为宁胡阏氏。。。。
声声慢
黄沙成漠,砾陈戈壁,长城欲现深埋。
怅望汉关,故垒早已年迈。
卫霍饮马催鞍,执金吾,血染风采。
踏浪去,留祁连白首,空余章台。
 
九曲丝绸天路,有香车万乘,逶迤塞外。
寄语弱水,寻常莫要等待。
胡笳起,绕青冢,慢呜咽,暂慰君怀。
算如今,永遇乐,闲描螺黛。

 
晚饭是在小土屋里做的,太阳一落山,风乍起,一身寒气,外面鸣沙走石。土屋前是弯出的黑河,再远是高高的山,山顶上,一轮姣洁明月静挂。门前风平沙静,大家把头灯都拿出来挂在顶棚的木棍上,或者戴在头上,表哥煮面,小雍煮饭,我们三个或望或等,或者来回运水。水是小雍过滤的:用三根登山杖做一个脚手架,吊一个水袋,下接过滤器,下接清水。小雍虽是男孩子,话不多,心很细,关健时候不含糊。有这个简易过滤器,我们晚饭不愁。过后又每人接三瓶水带着,供第二天徒步用。虽然还有沙沙的土感,有点微咸、微甜,比直接喝河水,高级多啦。
有图有真相:


小雍又拿出半瓶二锅头,大家分喝。太累了,“何以解忧?惟有杜康!”真的需要这种猛酒,刺激一下肠胃,不然一点胃口也没有,不吃也不觉得饿,吃了也不觉得饱。表哥让大家分吃牛肉,分我两片。明天乐观估计,中午就能走出去,留出早餐的量,开始大吃大喝,表哥卖力地推销牛肉。最后剩下的大家都不吃,于是我再吃一片,再吃一片,也不觉得撑的慌。再劝,我就觉得多了,按常识觉得多,肚子和胃却没反应。事实证明,这几片牛肉起了很大的作用。因为第一天晚在沙漠扎营后,早晨起来,有些头晕,只一阵。第二晚吃过牛肉后,在黑河边扎营后,第二早起床,头不晕,估计是略有晕感,不那么明显。硬通货啊,牛!
吃好擦好锅,头顶月光,脚踩沙地,晃向帐篷。风已经等不及半夜来临,吹得帐篷嘎嘎乱响,沙尘满天。看看天空和星星,再看看依旧北流的黑河,水流声被风声所淹没。迅速钻进帐篷,听会风声,这一夜我睡得很好。事前就包好脸和头,任它下沙。晚上喝的水多了,还以为会起夜。一夜无梦,早晨醒来,第一件事也不是惦记上厕所,而是拍照。睡袋上一层黄沙,登山包,袜子,脸,头发,沙沙沙。。。风不知何时小了,太阳值班。经过两晚沙中搭帐,已经学会抖沙:两人四只手各执一角,用力左右上下地翻滚,一阵乱扑通。饶是这样子,回家后洗帐篷,估计能洗下来三两到半斤的沙灰。
溯河而上,地势再抬升,沙漠少起来,更多的是戈壁草滩,以及远处的石山。远看很多石,近走时,石头很松,多沙砾。过一处悬崖时,据说这里是峡谷,叫莺落峡?两岸是山,松松的灰石山,不走人时,会闻风落石落灰,更何况一行人沿着峭壁攀爬?表哥一马当先,沿着临河的悬岸,大步走过去。恐高的我啊,没办法,走!左手依山,右手带两根杖,渐行看他们渐远。小雍见我胆小,于是分我一根杖去,且在前面壮胆。险倒不险,只是有的地方还是沙窝,一脚踏上去,上下一齐往下落石灰,一不小心,就有坠河风险。还好昨晚探过黑河深浅,大着胆子,两股战战,抖着过了一坎又一坎,下到河滩边小路上,方才心定。这次出行,我带的是泡沫防潮垫,有好处,轻,少一些背负。保暖,真正到冬天时,泡沫垫更隔凉些;收纳的速度快。坏处也有,体积大,就是现在过悬崖时,生怕它会把我弹到河里。市区上、下车时,老费事了。等到完事坐到中川机场时,垫子的金色外皮已经被磨得起卷儿,快要两张皮的节奏。他们都劝我扔,我有些不忍,难道真要“拉完屎就拔橛子“、“吃饱饭就骂厨子”吗?我是个念旧的人。
第三天时,我穿了双羊毛袜,让红肿的脚舒服些,养养脚。
稍事休息,重整行囊,沿河而上。路上碰到几处泥屋及院落,还有在河滩上劳作的农民,他们已经是农耕部落,相比那些牧羊、牧驼人来说,先进不少,有固定居所,门前能看到拖拉机和摩托车痕迹,有狗卧在院子里,远远地冲我们吼两声,意思意思。再走,草多起来,几乎是密而绿,路上和滩上野花随处可见,尤其是一种兰花,叶细而长,花是紫色,因为多,倒不觉得十分名贵,点缀着黑河。想想上海的兰花,都被养在温室里,高价转来转去,被人捧在手心里,日日看护。而这里的兰花就这么饮露餐风,披星戴月,自生自灭。谁更幸福一些呢?
花长这样儿,营地只是几颗。等到上游时,河滩上成片,渐成花海:

黑河故道,以前有桥的,如今惟余桥墩露在河床上。不过聪明的黑河人发明溜索:河两岸,一边一个桩子,沿河拉一根钢缆,上缚一只箱子,人坐在箱中,一边高一边低,过去时自然滑行;回来时估计得手脚并用吧,我相当然尔。因为我们没有见到有人坐,也不敢贸然尝试,只围着溜索看看,怅然而去。
日月石 于 2015-05-25 17:10:45 编辑

----------------------------------------
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

 
旧帖 2015-05-13 22:14:12
Post #35
Re: 龙城古道(作业)
 
日月石 离线 日月石 还有个尾声,明天再奉上,就完毕。

----------------------------------------
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

 
旧帖 2015-05-14 00:48:28
Post #36
龙城古道(作业)
 
jacky-龙行天下 离线 jacky-龙行天下
日月石 wrote:
还有个尾声,明天再奉上,就完毕。

追着

----------------------------------------
杭州毅行·淀山湖50·发现上海·三尖·杭州50·环西山·大环崇明岛·武功山·黄山·横沙岛30·七尖·枸杞岛·浙东溯溪·西湖夜跑+环山·宁海步道·仙居·东白山·雪三尖·七尖·东极岛·三尖··

 
旧帖 2015-05-14 00:49:40
Post #37
龙城古道(作业)
 
jacky-龙行天下 离线 jacky-龙行天下 小雍的每次活动都太棒了,表锅的照片太赞了,送分!

----------------------------------------
杭州毅行·淀山湖50·发现上海·三尖·杭州50·环西山·大环崇明岛·武功山·黄山·横沙岛30·七尖·枸杞岛·浙东溯溪·西湖夜跑+环山·宁海步道·仙居·东白山·雪三尖·七尖·东极岛·三尖··

 
旧帖 2015-05-14 15:37:53
Post #38
Re: 龙城古道(作业)
 
鸳鸯茉莉 当前在线 鸳鸯茉莉 很喜欢日月石的文笔,娓娓道来
 
旧帖 2015-05-14 18:20:43
Post #39
Re: 龙城古道(作业)
 
日月石 离线 日月石 八、尾声
出沙漠后的那顿中午饭是在哪儿吃的,高台县吧,反正女服务员不会算账。我们买了72元的熟食,外加六碗面条,一大五小碗,大碗12,小碗11.5,就算不清了。反正大碗跟小碗就差五毛钱,让伊算。然后是女厨子由后面走过来,再算,还不清素。他们都走了,这娘俩还在那儿东算西算的,我等着她们算个准数,付好款,结账走人。下午去看丹霞地貌,拿表哥他们的话说:来都来了,看吧。门票多少忘了,景区车票一人二十,贵。大家都是重装穿过沙漠无人区的,见过世面了,拿一种轻轻的姿态,看红男绿女,也不觉得丹霞有多绚丽。晚饭在张掖吃的,叫知味阁,羊排和羊肉必须的。回来后我坐马桶上半天,有些微跑肚。第二天一早小简开始拉稀,且一直没有刹住,到兰州时她才有些好转。因此第二天晚上去吃宵夜我没有敢跟去,虽然内心斗争半天。51那天晚上的夜宵,我也没有敢跟去。这次我的任务是坚持走完全程,不给大家伙添堵。鉴于我的身体状况,吃的杂了,再加上睡眠 不足,怕出意外。口腹之欲等以后再说,只是没能陪同小伙伴们夜逛甘肃,有些对不住。不过小雍和陶陶表哥他们买了脱水青菜,两天穿越时,一直不缺绿叶食品。
第二天去看金塔寺和马蹄寺,因为是人文景观,网上资料铺天盖地,不多叙。
晚上乘车回兰州,告别师傅。那晚的宵夜我依旧没有去,简也是,她快虚脱了,一声不吭,卷在床上。
第三天的主题是甘肃省博物馆,飞回上海。早餐简喝的粥,小雍,陶陶和我各吃一碗马子禄牛肉面,表哥在隔壁吃的羊汤泡馍,我总觉得他的好吃!







从博物馆出来,简的飞机早,提前到机场。我们四个打的找吃的,表哥提议吃醪糟,一人一碗,吃住了。再找一家兰州老菜馆,山珍海味啊,大部分时间是瞅着,勉强吃点儿,
兰州杏皮水

极富营养的醪糟

兰州老菜馆,这时候已经没有动力吃羊肉,菜单回归常态。。。






回宾馆拿东西,买土特产,打车去民航售票处。这时兰州开始起风,风中带沙,天空泛着黄,远处的山已经看不见。行人匆匆,似有山雨欲来之势。我把面巾拉上,帽子戴好。脸已经干得结痂,任何的化妆品已经不再好使,就是干和硬。路上碰到个黑车,非要载我们到机场,220元,我们不干。他再降,180,160,不干!贵不说,他是小轿车,后背箱放不下四个大包,我的包包正抱在怀里,防潮垫挤在小雍和陶陶的脚下。这样子一路挤到机场,想累死谁啊。机场大巴一人三十,车还大,安全。我们又不赶时间,因为兰州堵车,预留出三个小时从市区到机场,嘿嘿。坐上大巴,走时很仓皇,我是一路睡到机场的,不好意思啊。
再见,兰州!
日月石 于 2015-05-18 12:21:55 编辑

----------------------------------------
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

 
旧帖 2015-05-14 18:28:52
Post #40
Re: 龙城古道(作业)
 
日月石 离线 日月石 九、补记包车师傅
当我们到达天城村里时,正要商量着去拖拉机家吃饭,顺便等师傅来接我们。车过小街十字路口,小雍眼尖,看到他事先联系好的司机已经等候多时,来接我们啦。我心里非常感动:经过两天半长途跋涉,少吃少喝少人问津,抬头低头惟黄沙做伴。虽然成功地走出来,又累又饿,面容僵硬,浑身酸疼,尤其是双肩处。脚也因为穿着硬硬的不透气的登山鞋,脚底板疼,还能感觉到脚底最少有俩泡。这时候司机师傅把一辆干净的面包车停在拖拉机边上,等我们装包上车,真心的觉得幸福。当然,小雍的周到安排,大局早定,更是主因。大家把背包放到后背箱里,刚想往车里钻,师傅拦住,要求我们把身上的灰拍打干净再。于是大家又站在车边上,一顿乱拍,再互相拍。他不晓得,我们已经拍过好几次,估计是带回来的灰太多了。呵呵,过沙留尘,过雁留毛。
再后来我们离开张掖准备回兰州,跟师傅道别时,我说:感谢师傅这几天陪我们,我们从上海过来,本来觉得人生地不熟的,因为有你,像在自已家乡一样,心里很温暖、舒服。原话我忘了,大意是这样子,后来遭到表哥和小雍他们一顿嘲笑,真心话啊。师傅脾气好,一路介绍甘肃当地美景美食,笑呵呵的。吃饭时跟我们一桌,却不占地儿,也不挑剔。临走时嘱咐小雍,一家要给个好评啊。人到中年了,有些发福,还在为养家糊口小意儿地四处拉活。出马蹄寺时,他拿着我们的五套门票,去售票处讨说法,我没有细问去干什么。一个自食其力的男人,认真地算计着每一笔的小收入,在这里给他点10086个赞!

----------------------------------------
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

 
旧帖 2015-05-14 19:39:13
Post #41
Re: 龙城古道(作业)
 
martinchu 离线 martinchu 日月叙述好直观,感觉跟着走了回,赞

----------------------------------------
行走中感悟中

 
旧帖 2015-05-15 07:50:32
Post #42
Re:龙城古道(作业)
 
云Amy 离线 云Amy 图片太美,线路太棒,美到要哭咯~~后悔到哭咯~~
 
旧帖 2015-05-15 08:38:48
Post #43
Re: 龙城古道(作业)
 
日月石 离线 日月石
云Amy wrote:
图片太美,线路太棒,美到要哭咯~~后悔到哭咯~~

哈哈,带几套衣服,带上三三,就地儿拍婚纱都可以了。。。

----------------------------------------
林间暖酒烧红叶,石上题诗扫绿苔。

 
旧帖 2015-05-15 11:20:32
Post #44
Re: 龙城古道(作业)
 
大象董 离线 大象董 赞!以后有活动通知一下哦。
 
旧帖 2015-05-15 11:21:55
Post #45
Re: 龙城古道(作业)
 
Yell0w 离线 Yell0w 拜读日月石大作,羡慕到死了…………evildisapprove

----------------------------------------
情人总分分合合   可是我们却越爱越深   认识你让我的幸福如此悦耳

 
旧帖 2015-05-17 23:05:59
Post #46
Re: 龙城古道(作业)
 
长剑 离线 长剑 很灵。
 
旧帖 2015-05-22 21:16:15
Post #47
Re: 龙城古道(作业)
 
神舟0号 离线 神舟0号 不错的线路,风光迷人。

----------------------------------------
☆ ☆ ☆ ☆ ☆

 
旧帖 2015-05-22 21:50:33
Post #48
Re: 龙城古道(作业)
 
xinyih 离线 xinyih
日月石 wrote:
第三天的主题是甘肃省博物馆,飞回上海。早餐简喝的粥,小雍,陶陶和我各吃一碗马子禄牛肉面,表哥在隔壁吃的羊汤泡馍,我总觉得他的好吃!





兰州让我最牵挂的地方,谢谢全景!
当然还有大漠风光和各种美食wink

----------------------------------------
因为生命清净庄严,所以我们更应该活色生香得活着,这才是最好的烟火人间。
Life is a long run: with good quality and with a negative split! Finish Strong!

 
旧帖 2015-05-22 21:54:34
Post #49
Re: 龙城古道(作业)
 
qqfour 离线 qqfour
xinyih wrote:
兰州让我最牵挂的地方,谢谢全景!
当然还有大漠风光和各种美食wink


甘肃省博物馆还是非常值得一去的,尤其是丝路展馆,相当棒。

----------------------------------------
量力而行 适可而止

 
旧帖 2015-05-22 22:14:47
Post #50
Re: 龙城古道(作业)
 
东城 离线 东城 日月石的作业大赞tongue
 
旧帖 2015-05-23 08:06:36
Post #51
Re: 龙城古道(作业)
 
xinyih 离线 xinyih
qqfour wrote:
甘肃省博物馆还是非常值得一去的,尤其是丝路展馆,相当棒。



那得多预留点时间在兰州去细细看一下了。
还有那个酒泉的卫星发射基地,看现场发射是奢望,能参观一下发射现场就满足。大学同学描述过上西昌发射架的感受,让我心念至今tongue

----------------------------------------
因为生命清净庄严,所以我们更应该活色生香得活着,这才是最好的烟火人间。
Life is a long run: with good quality and with a negative split! Finish Strong!

 
» 论坛 » 长假远行 » 西北 » 龙城古道(作业) 519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