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广州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88
旧帖 2005-02-12 23:30:10
Post #26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老式留声机 离线 老式留声机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c'est fini? déjà?
  
pour moi, il est beaucoup mieux à passer le noël chinois avec son histoiresmile
  
et j'attends encore la reste.....

老式留声机 于 2005-02-13 21:14:23 编辑

----------------------------------------
et face aux vagues de l'ocean,je t'ai tendue la main。。。

 
旧帖 2005-02-12 23:57:33
Post #27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鑫子 离线 鑫子 写得非常好
刚从丽江回来
可惜我只在丽江呆了两天
极尽俗人所做一切

----------------------------------------
微信公众号:星子走天涯
ID:nichulaibudani

 
旧帖 2005-02-13 13:41:40
Post #28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孔雀珠玉 离线 孔雀珠玉  12月27日    阴
  
 “三天了,还没有一个吻我的人。”
  
  
  
  前些日子,老C回深圳了,为了挽救他岌岌可危的婚姻。他太太是我的女友,老C让她来丽江,而喜欢朝九晚五喜欢购物喜欢看肥皂剧的她要老C回深圳。漫长的拉锯战后,两人的矛盾已经上升到一方不妥协婚姻就完蛋的程度。老C还是回去了,他试图说服她,但看来情况并不妙。
  
  冰冰终于去了梅里雪山,这个因为缺少关爱而象泡泡糖一样天天粘住我的小姑娘从我的生活里暂时消失了。冰冰临走时说“姐姐,我不在你不会无聊吧?也好,我不妨碍你艳遇了,一定要找个帅点的!”
  
  初来丽江时总在一起的两个朋友各忙各的事,来这里二十多天后,终于,我体验了一个人的丽江。
  
  今天罕见是个阴天,风凛凛地吹着,天上堆满灰云。出客栈时,我的心情有些惘惘的。我把帽沿压的低低的,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闷着头走路。我不再照像,初来时对小桥流水的惊讶已经褪色,这几天,我对丽江的好感正在弱化,我开始无所适从,丽江,并不是我想象的天堂。
  
  我挑那些游人不去的偏僻小巷,漫无目的地走。从半天的红门中,看到当地居民院子里一盆盆的花草。听到我的脚步声,许多狗隔着门狂叫着。一只小哈巴狗从门缝里挤出来,冲到我脚边,低低吼着,表达它对我的不满。我妈怕狗,我遗传了,虽然只是小P狗,但在这个无人的小巷,还是让我心惊胆站。我冲它微笑,说着抚慰的话,小心地从它的大张的嘴边挪开腿,溜掉了。
  
  我东串西晃,又来到古城菜市场。丽江干燥,这些天又缺少维生素,我的指甲旁长了很多倒刺。我买了两斤皱巴巴的桔子,两斤苹果,苹果红得象当地孩子的脸蛋。我来到一个卖葵花籽的摊前,试了一个,空的,又试了一个,还是空的。我问老板“怎么都是空的?”老板很有耐心地说“再吃一个。”我又试一个,逗他“还是空的!哈,开玩笑了,味道不错,来半斤吧。”
  
  我拎着一袋水果和葵花籽往回走,路过木府的大门口,看见七八个西装朋友正排列整齐咧着大嘴照相。他们三四十岁,都穿着暗色的西装,锃亮的皮鞋,应该是利用短期出差的间隙来丽江小晃。照完相,他们黑压压地移走,围着那个圆脸蛋的潘金妹导游,不停打趣调笑,问着关于丽江各种各样奇怪的问题。
  
  突然出了太阳,我在木府旁边找了把椅子,坐下,边吃桔子边看这些可爱的游人。在丽江,经常可以碰到一大群腆着肚子的三四十岁的男人,他们穿着皮鞋,高声说话,说着丽江和他们所去的某某地方的不同或相同。他们撇着外八的步子,双下巴,一脸的自我感觉良好,用挑剔又不免好奇的眼光看着风景和店铺。
  
  把水果放回客栈,我决定去有特色的咖啡吧晃晃。我象一只懒懒的猫,走过一家又一家清吧或酒吧,漫不经心的,看到顺眼的就进去待一会。我来到“海子书屋”,无人。我要了杯热巧克力,挑了两本书,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沉在书里。手冷,我抱着细长的杯子暖手。进来了两个老外,他们咕噜了一通后就安静了,我以为他们走了,起来换书时才发现在另一面长沙发上,男老外在看书,女老外躺在男老外的腿上打盹。幸福的一对!
  
  为了避免受刺激,我走了。暮色已降,红红的灯笼亮了,空气中弥漫暧昧的味道。我不想回去,继续逛酒吧。来到一家水边吧,上面写着法语的CAFE,我在《丽江的柔软时光》里看过对这家的介绍,它叫“伦勃朗”。仍然只有我一个人,我来到二楼一个靠窗的小桌前,要了杯热奶。透过大开的窗,可以听到水声,看到对面层层叠叠高挑的黑色房檐。一串红灯笼在窗边晃着,温暖的光。天空铺满黑云,象《西游记》里妖精出场前的画面。我迷糊地坐着,突然搞不清这是在哪里,仿佛是江南,又不是。我用了很久才明白这是云南的一个古城,离家已经很远了,才回过神。
  
  空气中流动着炒菜的香气,是吃晚饭的时间了。此时,如果我在深圳,某一栋高楼的一窗暖光下,也会有我系着小围裙在锅台前烧饭,空气中也会有我炒出的丝丝菜香,我本来也应该快乐地等着一个人回家。没想到,我却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在一团逼人的寒冷中,坐在无人的酒吧,听着伤感的音乐,花十块钱买一杯热奶让自己暖和。
  有些垂头丧气,我拿起店里的留言本,看着。在第一页就看到一个西安男人八月十号留下的话,“三天了,还没有一个吻我的人。”,我看罢大笑,这句话太精典,一语道破很多来丽江人的心态。我继续看下去,在只言片语中,看那些来丽江人们的种种心情,有些凌乱,有些迷惘,有些伤害,有些不知所措。
    
  离开伦勃朗时,夜深了,在重重的寒意中,很多如我一样还在外面晃的人缩着脖子走路,吐着白白的哈气。其实,大家都差不多,他们和我一样冷。
  

----------------------------------------
法语教师,自由职业。美食、音乐、独自出行爱好者。
个人主页:目光里的海
http://blog.sina.com.cn/m/kongque

 
旧帖 2005-02-13 13:44:05
Post #29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孔雀珠玉 离线 孔雀珠玉 2005年1月1日 晴
  
  *两只小狗,一种心情*
        
    
    
  VICTOR说“你们一定来我这里吃新年餐OK?”一个孤独的男人,两个无所事事的女孩,那就OK吧。
    
  下午一点多,我们走进束河一如既往的宁静。于我,束河仿佛成了家,每次回到这里,内心都安静得象退潮的沙滩。
    
  VICTOR不在,据说亲自为我们买菜去了。酒吧里回旋着人声呤唱的音乐,有宗教般圣洁的氛围。邻居家的小叭狗嘟嘟摇着尾巴迎向我,它的主人几乎不喂它,它懂得了自谋生路,每到吃饭时间,它就会准时出现在VICTOR的厨房门口,昂着小脑袋,殷勤地摇着尾巴,用楚楚可怜的眼睛看着做饭的小芳或者小丽。菜端上桌时,它兴奋得围着桌子打转转疯跑。它守在桌子下面,等着扔下来的一块鸡骨头或者羊骨头。VICTOR说,“嘟嘟是我的朋友,这小东西,脑袋里装着一块表,每次都在吃饭的时间来我这里。”才二十几天的小狗ROCKY正闭着眼睛晒太阳,它一身黑亮的毛,只有巴掌那么大。嘟嘟挪到ROCKY身边,把它拱醒了,ROCKY软软地偎在嘟嘟身上扭来扭去找奶吃。阳光下,两只小狗,一黑一白,张着嘴巴,轻咬着,打着转转。无人的酒吧,又空又干净的音乐,很暖的阳光,两只玩耍的小狗,我一动不动地看着,很久没有体会这简单的快乐。我把ROCKY抱在怀里,它拱啊拱,脑袋深埋进我的臂弯,那里安全舒适,它开始睡觉。我摸着它光滑的毛,手指绕着它的小尾巴玩,对冰冰说“你看它肥肥的屁股,多象一只胖老鼠”
    
  VICTOR回来了,他穿着花毛衣围着花围巾戴着墨镜,拎着大兜小兜的菜。他笑嘻嘻地递给我一只巨大的白萝卜,说“新年礼物!”他不喝酒的时候,看上去阳光又快乐,象一个在马尔代夫度假的大男孩。
    
  他们要吃中饭了,冰冰在摇椅上打盹,我想出走走。
  沿着土路走,穿一座石桥,来到了束河镇的另一个村:文明村。这里没有仁里村的酒吧和客栈,是原汁原味的村庄。很安静,只有我一个人走在土墙脚下的青石板路上。院落边,有一丛丛竹子;院子内,饱满的柿子重重地压着树枝。我倚在墙边拍照,一回头,一个穿的脏兮兮的手拿长竹竿的小男孩正好奇地看着我,他有大大幽深的眼睛。我冲他笑,指着相机里的画面“好看吗?”他探过头:“咦,真好看!”我说“我给你照一张吧。”他僵僵地站在石头墙边,象握红缨枪一样扛着它的竹竿,我说“放松点,笑笑,看着我。”他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真是个漂亮的男孩子。
    
  一个老头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他严肃地说:“你从什么地方来?”我莫名其妙,一面故作镇静,说“深圳。”。他忽然指着旁边的院落说:“到我家给我照一张。”我傻乎乎地跟着他来到他家门口,看门的小狗冲我狂叫,他说“给我和我的狗照一张。”一个穿着蓝的卡上衣的满脸皱纹的老头子,一只凶巴巴的小狗,被收进了镜头。他用脏手来抓相机:“我看看,给我一张!”我耐心地解释只能看一眼,拿不出来的,他悻悻地回屋了。
    
  我正要走,一团泥球一样的小男孩滚向我,为首的就是刚才的小家伙。他说“他们也要照。”。我倾刻被一群灰头土脸的文明村小村民围住了。我有些哭笑不得,对他们说“站在墙边,一个个来。”镜头里出现了一张张脏乎乎的小脸,有嘻皮笑脸的,有呆若木鸡的,有愣头愣脑的的。我对为首的小男孩子说“把你的地址告诉我,回头我把照片寄过来。”他不知道地址。“那你爸的名字呢?”他说“李卫生”。文明村的李卫生,这名字好。
    
  回到VICTOR的酒吧,我笑哈哈地讲了刚才的趣事,VICTOR说,“和我上次去一个苗族村子一样,他们一看到我拿相机,忽拉拉村子里的人都跑没了。过了一会,全部穿的整整齐齐地出来,要求我照相。 ”我笑,原来,我并不是第一个有这种遭遇的。
    
  酒吧里来了几个客人,VICTOR要忙,冰冰拉着我去后山转转。走过通往飞花触水的小木桥,一蓬蓬的草长在水潭深处,让水有了毛绒绒的绿;九鼎龙潭的水依然翠色逼人,肥大的黑鱼欢快地游着。后山有一面斜斜的缓坡,上面铺满黄草。我们坐在草坡上,下午的阳光温软地涂在脸上。我们看着远处的村庄,一言不发。家家户户黑色的屋顶高高低低地排向远方,一大片树高挑着枯枝画在天的一角,几只公鸡扯着脖子,此起彼伏地叫,远处小路上有挑水人缓缓走过。山顶有一群男孩女孩吹快的说话声,被风吹过来。
    
  一个宁静的村庄,一个没有被污染的家园,公鸡在叫,狗在欢跑,人们在不慌不忙地走路,见面时叫着对方的名字,打着招呼。我仿佛在看一本发黄的连环画。而我的家在一个很忙碌很冷漠的地方,那里有汽车叫,没有狗的吠声,那里的人们住得很近,却并不认识.大街上的人们走路很快,几乎不笑。我转了一大圈,跑到这里,才发现,生活原来可以是这样。
  

----------------------------------------
法语教师,自由职业。美食、音乐、独自出行爱好者。
个人主页:目光里的海
http://blog.sina.com.cn/m/kongque

 
旧帖 2005-02-13 13:47:14
Post #30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孔雀珠玉 离线 孔雀珠玉  1月4日、5日 晴
  
  *去泸湖湖,和“白骨精”们一路同行”*
  
  
  坐上去沪湖湖的小面包车是早上八点十分,来丽江后,我第一次起这么早,第一次吃了真正的早餐,第一次看到了红云轻裹下泛着粉色太阳光的玉龙雪山,第一次发现了没有游人身影占据的非常大面积古城路面。
    
  我的同伴们陆续到了,一个讲英语的老外,一个女人坐在他旁边,亲密的样子。一对讲潮汕活的小情侣;一对讲北京话的小情侣;两对结伴的女人。只有我,一个人。
    
  车行路上,坐在我身边的北京小情侣在吃大饼,满车葱花味;我身后的异国情侣嘟嘟囔囔地讲英语。坐在前排的一个女人的手机每隔五分钟响一次,她用普通话和上海活交替讲电话,语速很快地处理着上海总部一个客人对空调质量的投诉。她的手机铃声是很紧张很焦虑的旋律,我听得头皮发麻。坐在北京小情侣边的一个女人染着焦黄的头发,她一个接一个往外拨电话,询问着十号飞深圳的最低折扣价。这一轮电话打完后,她又拨电话,语气严厉地说有一批客人要来了,客栈要马上打扫干净。
    
  我前一天晚上没有睡好,本想利用六个小时的车程好好补觉,不料这两个女人的电话不断搅拌我的神经,我气得要晕过去。她们在旅行,还把自己搞得这么忙?
    
  车在盘山公路上渐行渐远,很多路是石子路,我们大部分时间象筛糠一样抖动。行了四个小时,进行云南宁蒗彝族自治县。路边阔的开朗,眼前展开一大片空阔地面。很多整根圆木垒起来的低矮房子错落排过去,彝族房子的美感比之纳西族的差很远,粗朴的外观,没有装饰的檐角。这个地方的文盲问题应当非常严重,褐色土墙上用白粉刷着字体巨大的标语,全部是关于扫盲重要性的,一则标语非常凶狠“不嫁文盲夫,不娶文盲女!”看来要让文盲的人断子绝孙而后快。
    
  彝族有很多的旁枝,白彝、黑彝、高山彝等等,他们的服饰各各不同。最奇特的是很多女人头顶着仿佛清朝宫廷里妃子们戴的方方正正的盖子,上面蒙着大大的黑布,垂下肩头。我问司机这是什么服饰,他说是黑彝的。我听说按最早的成份划分,黑彝是彝族里的贵族,从她们保持至今的雍容服饰就可以看出当年的气象。
    
  到了泸湖湖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那个染着焦黄头发的女人和一个小女孩在大狼酒吧下车了,我这才从车上人嘴里知道,她就是传说中与摩梭族小伙子大狼结婚的广州女子,原来,我与名人一路同行。
    
  我有些晕车,疲惫不堪,胃里翻江倒海。站在观景台上,两汪蓝得象妖精眼睛似的湖面在阳光下软软地蠕动,一圈灰色的山温暖地环住湖面。我被眼前的美震住了,忘记了头晕。
    
  泸沽湖面积有50.3平方公里,最大水深93米,平均水深45米。当我们泛舟湖面到对岸的小岛时才体会它的蓝和清。同行的潮汕小伙子充实发挥他的谈判技巧,把每人40元的租船费压到25元。我们九个人,租了两只小木船,被伊伊呀呀地划向对岸的小岛。一群群水鸟或轻飞水面或晃晃地飘在水上,有海鸥,有野鸭,它们欢叫着,给阳光下洒着金色碎光的湖面增加了轻灵。水蓝得深不见底,湖水象流质的玉,颤动着,荡漾着。
    
  经过民主讨论,我们决定晚上住在落水,只因为听说这里的篝火晚会比里格岛的要热闹很多,后来证明真理并不总在大多数人手中。泸沽湖的开发已近十年,商业气息已经非常浓厚,所谓的篝火晚会不过是一群摩梭族男女穿着民族服装打跳完毕后,集成一堆,一首接一首地与观众拉歌对唱。这天晚上,观众里有从深圳一家公司来的几十号男女,基本上都是二十出头的小P孩,他们上蹿下跳,一首接一首地与摩梭男女对唱流行歌曲,唱完后会有FANS送上白色的围巾当哈达。我们本来想体验民族风情,不料旁观了这家公司与民族兄弟的联谊晚会。垂头丧气。
    
  同行的人参加完晚会又去泡大狼的酒吧,我头晕眼花,一个人回到客栈洗洗睡了。
    
  我是晚上才知道我买的双程票必须第二天就回去,我同行的人分别来自北京、上海、广州,他们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要么在知名外企做管理,要么在著名高校教书,利用一个星期的年假放松被摧残的身心。他们的行程以秒来计算,恨不得用一个星期走遍云南的每一个角落,他们都赶着第二天十一点回去。我不用赶时间,但想着大家全走了,我一个人在这里也讪讪的,于是灰溜溜地也上了车。
    
  经过一天的旅行,大家都熟悉了,他们开始畅谈,说着“我们公司,我们老板,我们部门,我们刚买的车,我们的房子,我们北京的塞车,我们上海的高架桥......”,一郡人的谈话越来越热闹,就象棍子搅开水。他们满脸通红,两眼放光,话语间不停地冒着英语单词,对方都做出很懂的样子,怎么就我听不懂?我是深圳来的,我是无业游民,我无话可说。
    
  我们走过的公路一环一环地绕着,象细白的毛线绳,远远堆在车窗的下面。雄浑的山体一波一波皱皱着,我更明白了中国画中皴的手法;我们已经走出了一浪一浪的远山。金沙江是淡绿色的,闪着莹莹的光,向东流去。两个皮肤黑黑的男人坐在路边围在一个火盆边烤火。很多圆木堆成的小屋从远处看象玩具。
    
  而他们没有一个人看这天造地设的美景,他们已经开始讨论里GE公司残酷的流程,每个人都在发表着自己精辟的看法,口才都很好。可他们是在旅行吗?他们不停地说身心饱受工作摧残,他们需要休息,但他们是多么狂热地喜欢这份工作。
    
  我用奇怪地眼光看着他们,曾经,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庞大的公司,光鲜的工作,每年几次的欧洲出差。但我越来越找不到自己,越来越不快乐,于是我离开了。我需要找到真正让自己快乐的生活方式,虽然我还没有完全找到,但我知道那决不是朝九晚五程式化的白领生活。
    
  当我看《瓦尔登湖》时,有一段我非常喜欢“我们为什么要急于成功呢?如果一个人跟不上同伴的脚步,可能因为他听到的是另外的鼓声,就让他踩着自己的节拍向前走吧。”
    
  OK,你们可以快乐在房子车子和钞票里,就让我踩着另外的节拍走路吧。

----------------------------------------
法语教师,自由职业。美食、音乐、独自出行爱好者。
个人主页:目光里的海
http://blog.sina.com.cn/m/kongque

 
旧帖 2005-02-13 13:50:11
Post #31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孔雀珠玉 离线 孔雀珠玉 小黑:
看到你来看这个贴子感觉真好。其他几个家伙你还有联系吗?大家都好吧?
问候你!
新年好!
  
老式留声机:
呵呵,谢谢你来读。
一共写了二十篇丽江,后来到了大理,呆了两周,写了八篇,陆续会贴完。
第一次人把新年比作中国圣诞节,通常说的都是相反。你有些欧洲人的思维了,呵呵。

----------------------------------------
法语教师,自由职业。美食、音乐、独自出行爱好者。
个人主页:目光里的海
http://blog.sina.com.cn/m/kongque

 
旧帖 2005-02-13 21:51:18
Post #32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老式留声机 离线 老式留声机 excuse-moi, je ne peux pas écrire en chinois....
  
nous avons le même sentiment pour l'instant, peut-être tant pire pour moi....
  
tu passais le nouvel an tout seule, moi aussi. pourtant, il me semble que je sois plus isolé, puis que je viens de loin qui me manque toujours

----------------------------------------
et face aux vagues de l'ocean,je t'ai tendue la main。。。

 
旧帖 2005-02-13 22:54:53
Post #33
回复: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fannyxui 离线 fannyxui [quote]孔雀珠玉 wrote:
小黑:
看到你来看这个贴子感觉真好。其他几个家伙你还有联系吗?大家都好吧?
问候你!
新年好!
  
你好啊!孔雀珠玉~~
偶就是那”其他几个家伙“中的fanny,他(她)们一般管偶叫阿芳!嗯,就是那个时常梳有两条细细滴小麻花辫滴MM哈~~
记得还在丽江时,一天偶正在客栈里慵懒地晒阳光,突见你和冰冰拎了些大小不一的行李说是要去束河小住几日了,偶当时还真有点舍不得捏。想想,当初还是你接得偶等一班人踏入的丽江,可这时,却是偶瞧着你(暂时)离开丽江了~~
后来,因为工作之事,偶不够时间和那班友人行梅里雪山之路而独自停留在客栈时,就是你的这些朴实又不乏精辟语言的文章陪偶度过了许多的闲暇时光那~~
新年伊始,偶在磨版祝孔雀珠玉新年大吉多利啊!!
顺祝小黑、疯子、江南、猫子和那位上海来的MM都新年快乐哈!!
fannyxui 于 2005-02-13 22:56:05 编辑
 
旧帖 2005-02-14 10:37:23
Post #34
回复: 回复: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 ...
 
黑野兽 离线 黑野兽
fannyxui wrote:
[quote]孔雀珠玉 wrote:
小黑:
看到你来看这个贴子感觉真好。其他几个家伙你还有联系吗?大家都好吧?
问候你!
新年好!
  
你好啊!孔雀珠玉~~
偶就是那”其他几个家伙“中的fanny,他(她)们一般管偶叫阿芳!嗯,就是那个时常梳有两条细细滴小麻花辫滴MM哈~~
记得还在丽江时,一天偶正在客栈里慵懒地晒阳光,突见你和冰冰拎了些大小不一的行李说是要去束河小住几日了,偶当时还真有点舍不得捏。想想,当初还是你接得偶等一班人踏入的丽江,可这时,却是偶瞧着你(暂时)离开丽江了~~
后来,因为工作之事,偶不够时间和那班友人行梅里雪山之路而独自停留在客栈时,就是你的这些朴实又不乏精辟语言的文章陪偶度过了许多的闲暇时光那~~
新年伊始,偶在磨版祝孔雀珠玉新年大吉多利啊!!
顺祝小黑、疯子、江南、猫子和那位上海来的MM都新年快乐哈!!

  
孔雀:
其他人都好!我们经常联系!还象在丽江一样,我们在MSN上说疯话!认识这么一帮朋友好开心!
  
芬妮:
你终于出现了啊??你到底用哪个手机啊,我们都联系不上你!!!
 
旧帖 2005-02-14 13:49:41
Post #35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孔雀珠玉 离线 孔雀珠玉 1月8日 晴
        
    *在声音里穿城而过*
        
        
    我素面朝天,沉默不语,走在由各种声音构成的古城。
        
               
          
         
          
       每天十点半,我总会听到一个轻巧的吆喝声“收纸板,收酒瓶----”。这声音渐渐清晰,渐渐远去。我总被这声音叫醒,它成了我的闹钟。我见过这个男人,一个二十出头的贵州男人,穿着灰色夹克衫,总是笑嘻嘻的。他每天拎着老式的秤和打包用的塑料绳,穿街走巷,收购纸板和酒瓶。
          
    知道这些是因为我刚来丽江时还不象现在这么懒,我还可以在十点半以前走出客栈。那天碰到正在吆喝的他,我问他“这是哪里话?你说的到底是什么?”
    他用很别扭的普通话说“贵州话:收纸板,收酒瓶。”
    我笑笑,跟在他后面拉长声音学着他吆喝“收纸板,收酒瓶!”,我学得维妙维肖,喊完我们一起笑。
          
    一个人,我低头穿行在古城,闪过成群接队的游人,路过一家又一家小客铺。几乎每家卖葫芦丝的店铺都在放演奏《月光下的凤尾竹》。我曾经非常喜欢这首曲子,每次听到,就可以摸到月光的清凉,闻到凤尾竹下晚风的味道,看到身材曼妙的傣家少女。而在丽江,这首曲子不再让我愉快了,它此起彼伏地响起,随着我走路的脚步,我在这家听进去曲子的中部,在那一家听到前部,在下一家又听到尾声。只要在走路,我就被这曲子淹没,逃无可逃,我开始晕眩。我想,如果离开丽江,再听到这个曲子,它会强大地提醒我丽江的一切。于我,它与丽江粘成一体,成了它声音的符号。
        
    每天,我呆在客栈晒太阳看书,时不时会听到一个男人短促的喊声“煤---球!”我出客栈,看到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穿着做工蹩脚的西装。他的身后是一车撂得整整齐齐的蜂窝煤。一个女人,安静地站在一边,和他一样脸上五抹六道的黑。他在小巷子里来来回回走,一遍遍短促地吆喝“煤球!”有人探出头来,说“来一百块儿吧!”他和妻子就拿出长长的木板,他们微微后仰着,每块板上高高地撂着二十四块煤球,贴着自己的身子,小心翼翼地抬进别人家里。我和他们聊过天,他们告诉我,每块煤球三毛钱。他们送一车可以挣三块五。
    以后,每次听到“煤---球!”的声音,我都会跑出客栈,看着他们或者安静地站在三轮车边,或者一丝不苟地送煤球。这对灰头土脸辛苦挣钱的夫妻总能让我感到温暖。
          
    每天下午六点,一辆白色垃圾车会奏着凄婉的纳西古乐,穿过整个古城。每家每户听到这曲子,都会把一天的垃圾拎出来,倒在车上。每天六点,是一个沸腾的时间,家家户户的女人拎着垃圾出来,倾倒,返回。垃圾车就象多米诺骨牌,每往前滑行一段,就可以引出每家的女人和各色的垃圾袋。我随着垃圾车走过,目睹这整齐划一又默契的过程,觉得古城的这种清洁方式非常有意思。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作为让人们条件反射倒垃圾的音乐如此凄婉哀怨,象一个弃妇在号啕大哭。每次我听到这声音,心都要碎了。
          
    黄昏时分,大水车的附近总有很多零散的卖报人,他们手里托着一撂报纸,卖力地吆喝着当天最醒目的新闻。我去年十二月五号来到丽江后,就再也没有看过电视,读过报纸。我所有的新闻全部是从他们的嘴里知道的。
    “看报了看报了,美国的一个大使馆又被炸了啊......”
    “昆明一家高校又发生血案了......”
    “东南亚发生海啸,死了xxx万人啦.....”
    每天他们总在报道灾难,每次走过他们身边,总能听到不幸的消息,世界一片灰暗。
    那天我听到报贩喊“昨天一架飞机撞上了电线杆啊......”我就问他“死人了没有?”
    他冲我翻翻白眼“你就盼着死人!”
          
    一天我和冰冰坐在玉河广场晒太阳,一个小贩走过来,说“看报了看报了,东南亚海啸,死了一万多人了,啊,不对,已经两万多人了啊......”
    我说“你看你,业务要熟练些啊。”
          
    每天黄昏,我都会去大水车附近走走,听听这些卖报人的“有报天天读”。我用几分钟就知道了这一天的新闻概要。他们已经成了我了解外部资迅的唯一窗口。
         
    每天每天,不同时间段里,古城里会响起各种不同的声音,或远或近,层叠往复。不管我走路,还是呆在房间,我象一只安静的小兽,竖起耳朵,仔细捕捉每一种细微的声响。它们是各种声响环绕起来的丽江,从这个角度看古城,虽然没有红色的屋,黑色的瓦,洌洌的流水,但它在另一维世界里内容丰富,应有尽有,它们是我耳朵里五颜六色的丽江。
         
  
  
  

----------------------------------------
法语教师,自由职业。美食、音乐、独自出行爱好者。
个人主页:目光里的海
http://blog.sina.com.cn/m/kongque

 
旧帖 2005-02-14 13:51:02
Post #36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孔雀珠玉 离线 孔雀珠玉 1月10日   阴转小雨
    
    *布拉格.雪花打在我身上*
    
    
    
    我偶尔也可以在十点钟之前走出客栈,今天就是。
    
    走出科贡坊,四方街上勤劳的游人已经又开始一团一簇地照相了;穿得整整齐齐的纳西族老太太环了个圈,手拉着手,正在一漾一漾地打跳,中间一个老太太抱着录音机,脚下踩着节奏,一晃一晃的。她们打跳是工作,要付工资的,所以她们每天准时开始,跳得很卖力。
    
    我要了一份白粥,一只鸡蛋。我刚坐下,一群人把我团团围住。
    “要不要包车去玉龙雪山?虎跳峡?”
    “要不要买名信片?”
    “要不要丽江地图?”
    “要不要新鲜的草莓?”
    
    我微笑,一个一个地拒绝。包车的还坚持,我说“我来一个多月了。不去,哪儿也不去。”
    他们看着我,惊讶,然后离去。
    每天只要我外出,总有一群人问我要不要包车。我在想,要不要在我身上挂一个牌子“别烦我,我来一个多月了。”
    
    走出餐馆,看到一个女人背着大大的背篓,最上层是布,下面刺刺地鼓得高高的。她手里拿着一扎扎粉色的杜鹃花,喊“杜鹃花,一块五一把。”我在丽江很多客栈、酒吧的桌上都看到这样的杜鹃花,素素的插在古朴浑圆的陶罐里,阳光台打在上面,风致娟然。如果我在这里有固定的房子,我会每天都买一大把,简约地插在水里,暗香盈袖。
    
    下午,天忽然阴了。淡黑的云拉起广广的纱,铺开来。空气中流动着湿湿的水气。突然就降了雨,细密的雨丝静静地筛,象蛛网。我来丽江这么多天,第一次碰到雨。听他们说,丽江的雨季是七八月,那时天天豪雨如注。而我来的这些日子,阳光天天打在地上。
    
    我在小雨里往回走,去“布拉格”。那里有临街的大大的落地窗,可以看人。还有很软滑的音乐,可以发呆。有不少书,可以消磨时间。“布拉格”有非常法国化的咖啡屋氛围,那里的颜色,音乐和空气中流淌的味道都让我想起法国。那里很温暖,很象家。很多老外总耗在那里。
    
    我要了一杯菊花茶,挑了一个靠窗的位坐下。身后的墙壁上挂了十多本厚厚的留言本,我随手摘下两本,一页一页地翻。在丽江的酒吧或者客栈看留言本是个不错的节目。大家在留言本上都出奇地坦率,会讲自己的伤心事,遇挫的爱情,讨厌的工作,在丽江的艳遇以及艳遇后错踪复杂的心情。还可以看到很多钢笔画,有不少是出自搞艺术人之后,下笔和线条都颇有可观处;有些画就是彻底的垃圾,但也会惊讶他们留在这里让人欣赏的勇气。
    
    我一页一页地看留言本,隔着远远的时间,看那些来到丽江人们杂草丛生的心情,从只言片语中猜测他们未写的故事。每个人来到,或者离去,其实原因都差不多,执著和苦恼的都相仿佛。
    
    隔着落地玻璃门,石板路在细雨下变得青湿,发乌地油亮着。稀稀拉拉的游人在雨里狼狈地走路。我合上留言本,看完这么多倾诉,心情有些暗暗的。忽然响起了法语歌,暗哑的男声音,流畅地在“布拉格”里游动。房间中央煨了盆木炭,红红的光。一只黑色的小哈吧狗蹲在火盆边,眼神悠远地看着门外。它应该就是留言本中反复提到的“小黑”。是不是因为在这里接触的人非常不一样,天天听着很有品味的音乐,这只狗的气质与众不同,有种漫不经心的见多识广。
    
    回到客栈已经是晚上,店里的小工纳西族女孩秀秀仍然坐在小院子里固定的位置上,孤独地玩纸牌。她只有十七岁,上到初二就不想念书,早早出来工作。她不喜欢看书,一个人在客栈时,她就静静坐着,象只小猫。她家在拉市海,她最远到的地方就是丽江古城。她一个月挣三百块钱。她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总是低着头小心地瞟着人看。
    
    这里很多纳西族小女孩十六七岁就在古城里做工,她们本来天真无邪,不谙世事,如果她们在酒吧一条街那样的环境下工作,就会迅速学会都市里最渣滓最颓糜的东西。就象一张雪白的纸,放在脏脏的空气里,迅速变得斑斓。每次路过酒吧一条街,看临街站着的纳西族小女孩的表情,我都会心痛,她们十几岁的小脸上是满不在乎和俗不可耐。在酒吧里,穿着民族服装的小服务员会随着超强的迪斯科音乐疯狂地扭动着小屁股,她们闭着眼睛,摇头晃脑,抖着肩膀。她们一定认为自己的表情很酷。
    
    还好,秀秀呆在相对单一的环境里,她还没有被污染。她只是精神空虚却并不知道。每天晚上,我都坐在小院里和她聊天,给她讲外面是什么样的。她叫我大姐姐,她喜欢听我说话,我说什么她总是笑。我把带来的书给她看,她看不进去,宁肯坐着晒太阳。
    
    天越来越寒,秀秀拢了一盆火。火苗咧咧地蹿上去,照着秀秀半明半暗的脸。我看到一种奇怪的白色小飞沫,越来越多,越来越密。秀秀说“大姐姐,下雪了。”
    
    我已经有近十年没有见过雪,我不敢相信丽江也会下雪。我抬头看着深远的天空,一片片的雪花千真万确打在我身上。我一阵狂喜,小时候对于雪的所有记忆全部回来了,我简直要欢呼雀跃。我久久地站着,伸出手,接着雪花,看着它们雪白晶莹,再化成一汪汪水,象泪滴。

----------------------------------------
法语教师,自由职业。美食、音乐、独自出行爱好者。
个人主页:目光里的海
http://blog.sina.com.cn/m/kongque

 
旧帖 2005-02-14 14:04:06
Post #37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于连 离线 于连 很想走进你的文章里,体会一下丽江,我曾在漓江呆过一段时间,那时的日子至今怀念,但我还是不能那么洒脱,在这个尘俗的世界里,我还有很多追求,只能每年挤一点时间去享受那干静、朴实的生活。
 
旧帖 2005-02-14 14:09:59
Post #38
回复: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孔雀珠玉 离线 孔雀珠玉
于连 wrote:
很想走进你的文章里,体会一下丽江,我曾在漓江呆过一段时间,那时的日子至今怀念,但我还是不能那么洒脱,在这个尘俗的世界里,我还有很多追求,只能每年挤一点时间去享受那干静、朴实的生活。

  
:)
谢谢你来读。
问候新年好!

----------------------------------------
法语教师,自由职业。美食、音乐、独自出行爱好者。
个人主页:目光里的海
http://blog.sina.com.cn/m/kongque

 
旧帖 2005-02-14 14:12:25
Post #39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孔雀珠玉 离线 孔雀珠玉 1月11日  睛
  
*我亲爱的冰冰要回去了*
        
    
    冰冰终于决定回西安了,就在明天。她在丽江越来越无聊,她要回去看她无数新出的卡通片,新出的碟,她说我会很忙很忙。
    
    我忽然心里轰的一空,一阵酸。虽然我无数次对冰冰说“你让我一个人呆着。”,但她真的让我一个人呆着时,我开始无所适从。
    
    回头一看,我的丽江之行与冰冰整个粘在一起,除了我去束河的头几天,除了她去梅里的几天,我的丽江也是我们的丽江。
    
    一幕一幕,象放电影,闪过我脑海。
    我们住在一个客栈一间房子的第二天早上,我刚醒,她突然没头没脑地问我“你喜欢海子的诗吗?”
    
    老C请我吃饭,我拉冰冰一起去,我们吃洋芋鸡。冰冰问第一次见面的老C:“你对同性恋问题怎么看?”我险些把嘴里的洋芋吐出来。
    
    老C一定让我和冰冰参加他们的基督教友聚会,冰冰听完他们长长的祷告后说“废话!全是废话!”
    
    我洗头她总让我用她的高丝护发素。我洗完头她会检验我的头发,说“真顺!”
    她说女人要爱护自己的脸,睡觉前要用橄榄油抹脸。每天晚上,我们一起用她的橄榄油,把脸涂得油亮亮的,面对面坐着,聊天。
    
    她送我去束河,她背着我的大包走在前面,她说“我得把你安顿下来才放心。”到了束河,我们坐在九鼎龙潭边上嗑松籽。
    她从古城跑到束河来,冲上我的木楼梯,一脸的嘻皮笑脸“姐姐,我好想你!”
    
    因为我睡眠不好,我们合住了几天就分开两个房间住。每天上午十一点,她会给我发一条短信:“醒了吗?我们去吃什么?”
    
    每次出门前,她总提醒我“戴上帽子,围上围巾。”
    她安排每一天的行程,也详细计划着我的行动,甚至包括“我们吃完饭回客栈一下,我放衣服,你上厕所,然后我们去石头吧听音乐。”
    
    她特挑剔,那天我们正要出门,她说“不行,你这件宽松的毛衣要配那条宽宽的九分裤,这样我看着才舒服。快回去换!”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每天走二十分钟的路,走民主路再转福慧路,只为了去吃杨州小笼包子。每次坐下,她总会说“来笼肉包子,再来两碗很热很热的稀饭。”她会往醋碟里放很多很多的辣椒油,她大口大口吃包子,直到把自己吃撑。
    
    每次吃完饭,她会递给我一只口香糖,我们一路嚼着回去,她叭叭地不停吹泡泡。
    我们在古城里转来转去,我如果上厕所,她会把我的包挂在她的脖子上,等我。
    
    如果我们去一个地方玩,走前她咨询线路,她背最重的包,下了车她问路。她和当地的司机砍价钱,一脸的痞相。她对我说“她们甭想骗我!”
    
    她领我去古城深处很多好玩的饰品店买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她卡在头发上的木头做成的小鱼骨头。
    
    我在“过落”二楼露台的电脑前写贴子,她从菜市场买了一大堆苹果,兴冲冲地洗好了给我送来一个,一屁股坐下呱呱地和我聊天。我皱着眉头冲她喊“你打断了我的思路!我找不到感觉了!”她一脸的委屈,说“我走,我走。”
    
    我在网吧写东西时,总会收到她的短信“什么时候写完,我们在哪里见面?”
    我病了,她陪我去古城中医医院打吊针。我们坐在长椅上,她说“姐姐你不用总抬头看,有我看着呢。”
    
    冰冰说“我这人特迟钝,你有什么就要直说。”
    所以我才会对冰冰说“我们分开两个房间住吧,因为你吵得我睡不着。”
    “我要一个人去大理,我想一个人呆些日子,好好想些事情。”
    从冰冰那里,我学会了直接了当地说话,不加暗示,因为“不然做人多累啊!”,用她的话说。
    
    冰冰很主观,很武断,看到不喜欢的人就一句话也不说,黑着脸扭头就走。她几次都没有去成梅里,很多原因是她不喜欢同行的人,她说“一看那些老男人老女人,就知道他们只会上车睡觉下车撒尿,到了景点就拍照,傻不拉叽的,我就讨厌。”她说“出门就是让自己开心的,碰到不喜欢的人还勉强自己呆在一起,多累啊!”
    
    冰冰暴饮暴食,没有节制,看到喜欢的东西就拼命吃,她的饭量总是让我吃惊。吃完了她会胃痛,拉肚子,第二天再吃一整天的饼干。胃好了她再次暴饮暴食。
    
    冰冰大大咧咧,象个假小子。她总穿黑外套,牛仔裤,走路缩着脖子,弓着腰,摇摇晃晃。她坐着时会把两脚蹬到墙上。她听CD机,看书,吃品克薯片,她的样子象个小混混。
    
    冰冰很独立很自我,从她身上我学到了很多。每天晚上,我们坐在客栈的小院子里聊天,她会拎一大壶开水,一杯一杯地喝。她眼睛飞来飞去,不停地说话,她总对我说“姐姐,每个人的精神都是独立的,你不要总被别人影响,你要过你自己的生活,管别人说什么!”
    
    我和冰冰是互补的,她是我的镜子,她太特别,太鲜明,太锋利。从她身上我看到了很多自己没有的东西。
    
    而明天她要走了,我感到疼痛,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冰冰感情是粗线条的,她体会不到如我一样的伤感,她只是乐哈哈地说“我半年后会去深圳找你,给你扛一箱弥猴桃!”
    
    冰冰答应我回西安后不再过自闭的生活,不再天天看碟上网看卡通片把自己关起来,她答应我回去后要找学校学外语学摄影。
    
    而我也答应她回深圳后不再过“白骨精”的生活,我要象曾经那样做自由职业,教书翻译写东西,虽然挣钱不多,但自由自在,可以随时出发去旅行,可以随心所欲地写字。
    
    我们约好了八月份一起去新疆,甚至还约好了三年内一起去埃及,为此她要努力地学英语。
    
    来丽江就是为了反思和改变,我们都不想再过以前的生活。冰冰说“已经决定了,回深圳后一定不要摇摆啊!”
    
    好的,冰冰,我答应你。我不再是以前的我,生活不会是以前的样子。
    冰冰,明天我不送你了,不是因为我七点钟起不来,而是因为我太怕别离,我不知道你上车的那一刻我该说什么。
    冰冰,一路平安!

----------------------------------------
法语教师,自由职业。美食、音乐、独自出行爱好者。
个人主页:目光里的海
http://blog.sina.com.cn/m/kongque

 
旧帖 2005-02-14 14:13:31
Post #40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孔雀珠玉 离线 孔雀珠玉 结束篇
  
*在丽江最HIGH的32种体验*  
  
    1。不看表,不看电视,不看报纸,不上网。混沌终日。
    2。太阳很好的日子,无风,坐在客栈小院晒太阳,看书,吃苹果。
    3。太阳很好的日子,有风,坐在“布拉格”酒吧靠窗的位置,喝意大利咖啡,听法语歌,看路上的人。
    4。坐在木府外的长椅上,看游人给游人照相,听他们说话。
    5。晚上去“樱花屋”,坐在角落,吃爆米花,看红男绿女的表情。
    6。晚上十二点以后,坐在四方街的椅子上,四外无人,看月光下发亮的青石板。
    7。去古城菜市场买一块五一斤的苹果和桔子,满满地抱一袋回来。
    8。黄昏,去文昌阁下面的平台俯瞰古城全貌,连片的屋顶,半明半暗。
    9。夜晚,去古城最高的客栈“茶马雅阁”的露台看星星,看夜的古城,灯火如海。
    10。晴天,沿着香格里大道面朝玉龙雪山暴走,雪山仿佛近在咫尺,有朝圣的感动。
    11。坐在“石头吧”,一张一张地听不对外发行的交换音乐碟。
    12。走空无一人的小巷,读每一户人家的对联。越走越深,直到被恶狗追出来。
    13。在远离四方街的小店铺买各种又便宜又稀奇古怪的小饰品。
    14。买一只闪闪发光的纯银镯子,戴上就不再取下来。
    15。花一块五买一大束杜鹃花。
    16。坐在玉河广场,看晒太阳的纳西老太太安宁的表情。
    17。找一间无人的酒吧,坐在窗边,用笔和纸写信。
    18。去拉市海看夕阳,听鸟。
    19。晚上去“自游公社”烤火,喝啤酒。
    20。一本接一本地看酒吧里的留言册。
    21。去“一米阳光”酒吧吃PIZZ,喝罗宋汤。
    22。破例起个大早,沿着登万古楼的台阶行二十余米,一妇人卖葱花发面大饼,巨香。内卷青辣椒,大嚼着下山。
    23。去七星街吃山药乌鸡火锅。
    24。去象山市场人最多的那家餐馆吃腊排骨火锅。
    25。去象山路最东头那家吃太安洋芋鸡,里面的洋芋很好吃。
    26。中午醒来,饿着肚子步行二十分钟去福慧路上的“扬州汤包店”吃很多很多的包子。
      
    束河篇:
    27。住在躺到床上可以看星星的房间。
    28。在龙门客栈晒太阳。
    29。在青龙桥看月光。
    30。去“雅尔回夫阳光咖啡”喝香浓的咖啡。
    31。坐在九鼎龙潭边看水,喂鱼。
    32。从束河步行去白沙,乡野风景如画。
         
  
  
  
  
  

----------------------------------------
法语教师,自由职业。美食、音乐、独自出行爱好者。
个人主页:目光里的海
http://blog.sina.com.cn/m/kongque

 
旧帖 2005-02-14 14:17:39
Post #41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孔雀珠玉 离线 孔雀珠玉 在丽江呆了四十来天,就这样断续写了十九篇日记。回过头再看,这些文字让我又回忆起那个洒满阳光的高原,那里柔软的每一天。
尤其这些日子,呆在每一天都是阴湿沉闷的广州时,这些文字也让我可以找到一个小孔,深呼吸。
  
一月十八号我去了大理,又呆了两周,写了八篇。我想另外开一个贴,写我眼中的大理。
:)

----------------------------------------
法语教师,自由职业。美食、音乐、独自出行爱好者。
个人主页:目光里的海
http://blog.sina.com.cn/m/kongque

 
旧帖 2005-02-14 14:19:32
Post #42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 ...
 
孔雀珠玉 离线 孔雀珠玉
黑野兽 wrote:
  
孔雀:
其他人都好!我们经常联系!还象在丽江一样,我们在MSN上说疯话!认识这么一帮朋友好开心!
  
芬妮:
你终于出现了啊??你到底用哪个手机啊,我们都联系不上你!!!

  
哈哈,FANNY,小黑你们都来了。
给你们拜个晚年,如果在MSN上碰到其他人,代我问大家好!

----------------------------------------
法语教师,自由职业。美食、音乐、独自出行爱好者。
个人主页:目光里的海
http://blog.sina.com.cn/m/kongque

 
旧帖 2005-02-14 14:23:03
Post #43
回复: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孔雀珠玉 离线 孔雀珠玉
老式留声机 wrote:
excuse-moi, je ne peux pas écrire en chinois....
  
nous avons le même sentiment pour l'instant, peut-être tant pire pour moi....
  
tu passais le nouvel an tout seule, moi aussi. pourtant, il me semble que je sois plus isolé, puis que je viens de loin qui me manque toujours

  
Bravo,C'est tellement bien d'avoir qn de pouvoir communiquer en francais.
Vous habitez en France ou ailleurs? Vous apprenez aussi le francais?
J'ai tres grand plaisir de  faire votre connaissance.
Merci de lire mon article de m'encourager!

----------------------------------------
法语教师,自由职业。美食、音乐、独自出行爱好者。
个人主页:目光里的海
http://blog.sina.com.cn/m/kongque

 
旧帖 2005-02-14 20:51:06
Post #44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老式留声机 离线 老式留声机 je suis à l'université de Genève pour apprendre le français et la civilisation..smile
  
不是故意用法语发贴,因为用的是大学的电脑,有时可以写中文。。。
  
一年多以前,我在深圳时也在MF瞎混,而今任然会偶尔上来瞅瞅,尤其是心情特别灰的时候。。。
  
不多说啦,大过年的,别把不愉快带给别人tongue
  
拜年拜年
老式留声机 于 2005-02-14 20:52:41 编辑

----------------------------------------
et face aux vagues de l'ocean,je t'ai tendue la main。。。

 
旧帖 2005-02-14 21:49:45
Post #45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在一米阳光 ...
 
黑野兽 离线 黑野兽
孔雀珠玉 wrote:
  
哈哈,FANNY,小黑你们都来了。
给你们拜个晚年,如果在MSN上碰到其他人,代我问大家好!

  
好啊!也祝你节日快乐!情人节快乐!
 
旧帖 2005-02-14 21:51:15
Post #46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黑野兽 离线 黑野兽 关于冰冰!
  
我也留意了她几眼,的确觉得她挺有性格!哈哈!对她,我就不敢胡话了!
个性女生!
 
旧帖 2005-02-15 14:19:39
Post #47
回复: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孔雀珠玉 离线 孔雀珠玉
老式留声机 wrote:
je suis à l'université de Genève pour apprendre le français et la civilisation..smile
  
不是故意用法语发贴,因为用的是大学的电脑,有时可以写中文。。。
  
一年多以前,我在深圳时也在MF瞎混,而今任然会偶尔上来瞅瞅,尤其是心情特别灰的时候。。。
  
不多说啦,大过年的,别把不愉快带给别人tongue
  
拜年拜年

  
谢谢!祝新年好!
在外挺不容易,多保重!

----------------------------------------
法语教师,自由职业。美食、音乐、独自出行爱好者。
个人主页:目光里的海
http://blog.sina.com.cn/m/kongque

 
旧帖 2005-02-15 14:20:05
Post #48
回复: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孔雀珠玉 离线 孔雀珠玉
黑野兽 wrote:
关于冰冰!
  
我也留意了她几眼,的确觉得她挺有性格!哈哈!对她,我就不敢胡话了!
个性女生!

  
:)

----------------------------------------
法语教师,自由职业。美食、音乐、独自出行爱好者。
个人主页:目光里的海
http://blog.sina.com.cn/m/kongque

 
旧帖 2005-02-15 17:26:00
Post #49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牛仔裤 离线 牛仔裤 我现在就在丽江,人潮汹涌,看着象是深圳的东门,就是街道窄一点,天气也不好,阴雨连绵,坐在天台晒太阳还被风吹感冒了。
怎么也体会不到什么丽江的阳光
  
最好笑的是我进到一些客店,里面的人,大部分女性都千篇一律的拿本书坐在玻璃窗前,不知道是看书还是看景,样子都酷酷的,一脸不屑的样子,哇!好清高,好小资哟!
感觉不怎么样,难道丽江里的人都这么喜欢搞“距离美”?
也许,来丽江只合适一个人来吧。
 
旧帖 2005-02-16 10:10:23
Post #50
回复: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小舟犹渡 离线 小舟犹渡 又见孔雀!big smile
这篇文章我收藏了,孔雀什么时候出个集子好了,免得我一篇一篇找的辛苦。shocked

----------------------------------------
平生此地几经过,家近奈情何。 长记月斜风劲,小舟犹渡烟波。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在一米阳光里柔软--------丽江日记 88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