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广州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全文完) 32
旧帖 2007-12-20 19:51:49
Post #26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轮到自己走路时,才发觉原来速度是这么慢,连受伤的骡子也在我前面走得飞快,如果不是小丰等我,早就变成“孤身走我路”了。这一路先是石头路缓坡,接着是土石混合的陡坡,我跟在小丰后面,顺着他的脚印往上爬,偶尔还要他拉我一把,走走停停,好不容易上了3800米的垭口。因为下雨的缘故,感觉好像比岗仁波茨的卓玛拉山口还难爬,而且不知是否上升太快的原因,似乎有点头疼,是高山反应吗?我在山顶绕着玛尼堆转了一圈,一时兴起,对着山下大喊了一声,想听听是否有回音。老高马上制止了我的第二声,说在山顶不能大叫,否则会招来大雨。哦,难道这里和听命湖一样,空气会因为声波的震动而聚集雨云?但愿我刚才那声不会惹麻烦吧。
  
  我天真地以为下坡没有上山那么辛苦,起码不用停下喘气,速度会快点,谁知那才是恶梦的开始!真想不明白哪里来的这么多石头,雨水汇成溪流从上面流过,湿滑得要命,偏偏雨是越下越大了!老高和那两头骡子当真走得比上山还快,一溜烟地从山上下去了。我看着骡子稳稳地踩着石头下坡,看着老高几乎不作停留,胜似闲庭信步,心中羡慕得要命,难道他们都会轻功不成?看看自己,每出一步都要先观察好落脚点,一手由小丰拉着,一手拄根树枝撑着,这样才勉强不打滑,一步一步地挪下去,狼狈不堪。这时真恨自己为什么不是一件行李,可以绑在骡子背上就可以轻松地下去了!
  
  在半山腰看见谷中有一个小湖,问小丰我们今晚是否在那里过夜,小丰说不是。还好,那里真的很远,估计下山了走到半夜也到不了。等我们下到山腰的一块平地时,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天都快黑了,而老高早把树枝砍好竖起来准备搭帐蓬了。我一屁股坐在树枝上,真的不愿意再起来,看着他俩忙碌地准备露营和晚餐,心想,怎么他们好像铁人一样,不知疲倦?小丰是第一次走,但似乎天生就懂路一样,要不是为了照顾我,他可以同叔叔走得一样快!看他挥舞着斧头,三两下便把要生火的柴劈好,暗叹他的精力真是充沛,不愧是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好孩子!捏捏自己的胳膊,由于下山时长时间地处于紧张状态,又酸又疼,不知小丰的胳膊是否也被我拽得酸疼呢?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暗暗偷笑。
  
  等他们把一切都准备停当,火生起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伸手不见五指了。所谓的帐篷,其实就是一块用树枝撑起来的塑料布,只能起到遮雨的作用。山风飕飕地刮着,人只有坐在火堆旁边才感觉到温暖。可当风向转时,浓烟熏得人眼泪直流,我是宁愿跑出去淋雨也不愿呆在里面,但那两叔侄似乎很是习惯,连位置也不挪一下,他们的呼吸系统是什么构造?
  
  晚餐的菜是白天小丰在树林里采的野菌,百分百天然无污染食物。桃子吃过了,野蘑菇也尝到了,可惜不能打猎,否则弄只野兔来烤烤就爽了!我正发梦之际,小丰已经把饭盛好递到了面前,今天的能量消耗不少,我的食量又增加了!野外的飞虫特别多,尤其我们这里火光旺盛,各类蛾子纷纷做扑火状,个别不辨方向的,掉到了碗里。我正嘲笑他们的调料特别,不留神有一只虫子飞了过来,正好掉在我准备入口的一块肉上!我只好恋恋不舍地为它们举行了隆重的火葬,口中骂声不绝,惹来他们幸灾乐祸地一阵猛笑。
  
  因为我没有帐篷,晚上便和他们一块睡在火堆旁,也正合了我出行的本意,本地人怎么过,我便怎么过,这样才可以最大限度地体会一下马帮的生活,哪怕只是短暂的。我在小丰为我铺好的树叶上再铺上防潮垫,打开睡袋便钻了进去,外面用雨衣稍裹一下,以防雨水打湿。半夜雨势渐大,不仅我的睡袋湿了,山风还把帐篷刮翻了一角,树枝正好砸在我耳朵上,本人再次“光荣”地负伤,所幸只是擦破了皮。叫小丰帮我贴上止血贴后,我往睡袋里湿的地方塞了干雨衣垫着,便继续蒙头而睡,剩下的事情就是他去忙活了!

 
旧帖 2007-12-21 10:05:03
Post #27
回复: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幽鹤 离线 幽鹤
toomax wrote:
      晚上我睡二楼,老高他们睡楼下房间。站里替游人准备的房间是35元/床,而老高他们是不用给钱的,睡自带的被铺。想起网上有驴子抱怨站上的人势利,连在空地上搭帐篷也要收费,做饭要收柴火费,扪心自问,换作我会给钱吗?会的,因为我如果不住他们的房间,他们的收入便少了,为什么还要无偿提供平时辛苦砍来的柴火供我享用呢?既然打扰了人家,适当给点补偿是必要的,这个和势利与否好像没有什么关系,正因为游客的到来,唤醒了当地人的经济意识,这和淳朴的民风是不相违背的。倒是有些人幻想着到了穷地方,所有的人都应该视钱财如粪土,最好还要双手奉上吃的喝的,以及免费提供住宿,这才叫上古之风,这才叫淳朴,却不反省一下自己几千块钱的旅费都花了,随便一个水壶都够人家好几个月的收入,却在这里为了几十块钱抠门,甚至写到了网上,利用自己的便利,作愤怒状骂人。这种做法,同骂一个哑巴有什么区别呢?反正当事人也不会跳出来辩解。真是够卑鄙的家伙!换作让他们来护林,哪怕是一天1000元的工资,估计也呆不了几天。长期的孤独和困苦的生活,非城里人可以想像和忍受。即使这里的护林人把游人的住宿费全部占为己有,也只是一笔小款而已,一年到头就那么几百人进去(大概还没有这么多),这点钱,只能是改善一下生活,离我们的冲锋衣还差一大截呢!在城里停车还要给钱,何况在人家地方住和煮饭吃?有房子不住,还要自己搭帐篷且斤斤计较,这不是犯贱吗?既不懂尊重二字,何苦出来作“体验民风”状?纯粹献丑!angry

  
痛快!正想扁这些伪驴!一点也不悲天悯人!不配称驴!!
  
这等人旅行,仿佛就是为了找碴儿,这儿也不好,那儿也不好,根本不知旅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快乐,而不是寻不自在!
 
旧帖 2007-12-21 11:04:04
Post #28
回复: 回复: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幽鹤 wrote:
  
痛快!正想扁这些伪驴!一点也不悲天悯人!不配称驴!!
  
这等人旅行,仿佛就是为了找碴儿,这儿也不好,那儿也不好,根本不知旅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快乐,而不是寻不自在!

  
悲天悯人倒不必,都是有手有脚靠自己劳动挣钱,多少而已.如果站上要敲诈也就算了,才几块钱/人,此人还好意思在网上大放厥词,真不知个"丑"字如何写!
 
旧帖 2007-12-21 23:35:45
Post #29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9月12日 雨转阴 南磨王——二队
  
  早上醒来,雨依旧下着,一滴滴地打在塑料布上,象流星般拖着长长的尾巴滑落,煞是好看。我正发呆之际,旁边传来声响,原来是小丰在整理被铺,而老高早已起来在准备早餐了。我不好意思再赖在睡袋里,也爬起来收拾行李,准备出发。
  
我的铺盖
  

  
勤劳的叔叔弄早餐
  
toomax 于 2008-01-01 02:33:49 编辑
 
旧帖 2007-12-21 23:37:57
Post #30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今天的路比昨天的还要难走,除了下坡,还有瀑布,过去时要分外留神,摔倒的话便有可能被冲到山崖下去了。小丰照例拉着我的手慢慢下山,小心过河,多亏他的照顾,我是一次也没有摔倒过。感觉累的时候,抬头看看他充满笑意的脸,便又鼓起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可是心中有时也不免暗骂,自己怎么找了这么一条路来走,真是自作自受,下次打死我也不走了!
  
忽略走路的困难,瀑布还是挺令人赏心的。
  
瀑布-1
  

  
瀑布-2
  
toomax 于 2008-01-01 02:47:10 编辑
 
旧帖 2007-12-21 23:39:02
Post #31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在高海拔的地方不觉得有什么,这一路下山,植被渐丰,随之而来的便是传说中的蚂蝗攻击了!老高走在最前面开路,手起刀落,比人还高的蕨草纷纷落下。但路实在是太窄,身周全是草丛,往往一片叶子上便立着三四条蚂蝗乱舞,一等人畜经过便搭上来。因为有绑腿的缘故,脚上的蚂蝗一时还不至于钻到里面去,但在树上的蚂蝗却可以直接掉到衣服上,不知不觉中便钻进了脖子大吸特吸。开始是小丰帮我把腿上的蚂蝗扯下来,后来他也自顾不暇了,我只好自己动手。真到了这个时候,我对蚂蝗的恐惧全都抛开了,剩下的只是浓浓的恨意。人的皮肤触觉也变得敏感起来,感到微痒的时候,拉高衣袖,只见胳膊上趴着一条蚂蝗,正准备开餐!嘿嘿,我哪那么容易就无偿献血了?叫你吸!伸手一扯,一搓,甩开!就这样,三人在林中走走停停,与蚂蝗“玩”了个不亦乐乎!
  
山中奇木甚多,但已无暇逐一拍照了。
  
toomax 于 2008-01-01 02:48:35 编辑
 
旧帖 2007-12-21 23:42:01
Post #32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在空地稍事休息的时候,老高把骡子身上的蚂蝗一条条扯下,放在石头上斩首示众,顿时血溅满地,这就是吸血鬼的下场!突然小丰指着我的脸笑,我不明所以,伸手一摸,原来一条蚂蝗快爬到我嘴里了!这实在是太猖狂!不到两秒钟,它便成了我脚下的一团肉酱。仔细检查了身上再没有其他蚂蝗之后,我们又重新上路。
  
吸饱血的蚂蝗可以涨至小指粗!
  
toomax 于 2008-01-01 02:49:09 编辑
 
旧帖 2007-12-21 23:44:07
Post #33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今天可谓是筋疲力尽又一天,晚上在林中一块空地上宿营,老高说这里是二队,比我自己预想的宿营地三队要走多了一些,但离老高的要求就差远了,本来今天要到巴坡的,最不济也要到米里旺。唉,饶了我吧,我是坚绝不走夜路的,宁愿在荒野中睡多一晚,哪怕这里是蚂蝗的大本营。再说,我的登山鞋泡烂了,只能穿着沙滩凉鞋走路,感觉自己已经很了不起了!

教训就是,支持国货,支持军胶!big smile


  
  趁着天未全黑,把行囊检视了一遍,我已摸索出对付蚂蝗的好办法,就是用军刀上的剪子把它的头剪掉,蚂蝗便乖乖不动,任我宰割了。这边我忙个不停,那边老高他们已经把帐篷搭好,生火煮饭了。在雨林中,晚上围着火堆烤火聊天是一天中最幸福的事情了!我笑咪咪地看着老高帮我对付缩在风衣里层的残余分子,他费了一番功夫才把它挑出来,衣服也没剪破,就知道自己这双笨手是干不来细活的。老高说我还算走得动,有些人走不了,还得让人背着走,以前有个日本人,年纪有点大,就是找人背下山来的。哇塞,那要多少钱哪!老高说,200元一小时。OMG!幸亏我还年轻走得动,否则到巴坡就得破产!他说,还有些人到了其期就折返了呢。咦,那我不是很厉害?正自鸣得意中,小丰看着我的地图说明天估计下午就到巴坡了。明天是第四天了,可攻略上的驴子都是三天走完的。想到这里,我顿时象泄了气的皮球,神气不起来了。
  
  晚上没有下雨,我听着《虫师》的音乐安然入睡,此时此刻,真觉得自己有点象银古了呢,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感觉真好。
  
二队宿营
  

  
每天必备功课,烤袜子,烤人
  
toomax 于 2008-01-01 02:50:43 编辑
 
旧帖 2007-12-23 17:06:56
Post #34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9月13日 多云转晴 二队——巴坡
  
  早上在鸟鸣声中醒来,安稳地休息了一晚后,体力恢复了不少。收拾铺盖时,赫然发现睡袋下伏着一条肥大的蚂蝗!吓得我赶紧检查自己身上是否有新的伤口,老高说那是从骡子身上掉下来的,不用怕。我用剪子一挑,抬手就把它甩进了火堆,为骡子报了仇。
  
  在溪边梳洗完毕,我提早出发,争取早点到巴坡。大概是走了两天,有点习惯了,我的速度快了许多,虽然一路上仍有不少蚂蝗,但军刀的剪子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再也不需用手去和它们纠缠了,一剪下去,吸血虫一命呜呼,只能用一个字形容,爽!
  
  走了大半个小时,老高他们才赶上来,小丰赞我的脚力快了许多,当然了,这两天可不是白练的,还自己过了一个瀑布呢!他们说,你别得意得太早,滑路还在后头呢。半道上,倾倒的树干拦住了路,骡子过不去。小丰带我抄小路下山,老高则抡起斧头,硬把水桶粗的树干劈开,前后用了不到十分钟,厉害,厉害!在与老高会合之前,我算领略到什么叫做“水泥路”了。路边全是长满青苔的大石,还是斜斜的,人在上面走不出两步,又会滑到路上,而那条所谓的路,就是一条名符其实的水泥路,约两脚宽,黑黑的腐土泡在水中,一脚下去,再高的登山靴都要被淹没,什么GORE-TEX通通没用!我的袜子早已看不出颜色,对干净二字也失去了概念,任由小丰在前面拖着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心中暗想,权当自己是红军,走一回草地也不过如此吧?直到我看见前面有头独龙牛慢悠悠地在吃草,才明白这不是人走的路,分明是牛踩出来的嘛!不过,相对陡坡上滑溜的石头,我还是宁愿走这个,平缓一点,没有摔伤的危险。好不容易走回马道上,见到一瀑布潭子,我一声欢呼便跑下去洗脚,看着淤泥散去,心情大好!
  
  下到谷底,老高指着对面山头的村落说,那里便是米里旺。啊,终于有人烟了,终于可以走上坡路了!这时,太阳从云中露了个整脸,靠近村落的山路也比较宽,终于可以让胳膊吹风,晒太阳了,向阳的地方,再也不见蚂蝗的踪影。
  
  中午时分,我们走到了一户人家的房子面前,女主人正在清洗从山上采摘的果子。从她家门前向山下眺望,我终于得以一窥独龙江真容,江水宛若一条玉带嵌在碧绿的峡谷底部,秀美温顺,蜿蜒的小路在坡上的玉米地边穿行,不远处散落着独龙族人的吊脚木楼,看上去似乎和怒江边的村寨景色有些相似。可是在这雨季中,独龙江水依旧清绿,而且这里孕育着稀少的独龙族人,一个存在于我记忆深处多年的神秘民族,这一切使得独龙江看上去与怒江是多么的不同,再苦再累,在看到独龙江的那一刻,全然忘记了!
 
旧帖 2007-12-23 17:09:47
Post #35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米里旺村的人家,走了三天,终于见人了!
  

  
简陋的猪羊圈
  

  
白色的小狗朝我们直叫,其实友善得很
  

  
背柴的老人
toomax 于 2008-01-01 03:02:54 编辑
 
旧帖 2007-12-23 17:11:57
Post #36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诺咭”,我用向小丰现学的傈僳语同女主人问好,逗得她直笑。她男人上山去了,她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喝茶,一边递上烤熟的玉米和刚摘下来的桃子让我们充饥,一边就在我们面前解开衣襟喂小儿子吃奶,依旧纯朴的独龙族人!稍事休息后,我提出要参观村里的教堂,刚才在门前碰到的老人家便带我上山顶,原来心目中的圣地只是一间孤零零的草屋。我趴在竹篾织成的墙上,伸头朝里望去,里面除了一块黑板之外,空空如也,只有梁上挂着几根彩带和一个红色的十字架。我提出替老人在教堂前留影,望着她专注的神情,我突然觉得形式并不重要,关键是心中有坚定的信仰,上帝不会因为没有象样的教堂便遗弃他的子民。比起藏传佛教的源远流长,基督教在怒江,独龙江流域扎根不过百多年,信徒比藏民不知要穷多少倍,生存环境恶劣,但传教士们仍能坚守下去并广播福音,使其开花结果,靠的是坚定的信仰,不亚于那经年磕长头去拉萨朝圣的藏民。总觉得,在有浓厚宗教气氛的地方,那里的人们更纯净一点,无论是身处发达的西方国家,还是在这闭塞的大山中;无论是藏传佛教还是基督教,无论是金殿还是草堂,予人的感觉都是一样的祥和,信仰与物质无关。或许心中有爱才有畏惧,才懂得尊重这个世界和周边的人。
  
米里旺山顶的教堂
  

  
教堂内部
  
toomax 于 2008-01-01 03:04:38 编辑
 
旧帖 2007-12-23 17:13:14
Post #37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山里人难得拍照,可以的话,还是请记着把照片寄给他们,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
  
女主人与儿子
  
toomax 于 2008-01-01 03:05:11 编辑
 
旧帖 2007-12-23 17:15:36
Post #38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来之前,我曾对巴坡寄予了不少厚望,可实际上那里比想像中要小太多了,这里毕竟是独龙江,本就不可奢求什么。
  
  来到文明之地,人最渴望的第一件事便是解馋,但这里的物质与想像中有很大的区别。巴坡是老乡公所,位于独龙江中下游,已经通车,修了石子路。虽然全村只有一条很短的石头老街,两旁是独龙族人的木头房子,但全部被当地人用来做了小卖部,出售各种从贡山运来的日常用品,呈现一派欣荣景象。但奇怪的是满大街都是走地鸡,在商店甚至百姓人家都买不到一个鸡蛋!连最普通的火腿香肠,也仅在街尾的一家小店出售。这里没有肉菜市场,所有的大米及部分蔬果均从外面运进来,以前靠马帮,现在有农用车,国家配给,这里貌似除了玉米田,啥也没看到过。我给了老高100元,50元买了一只鸡,剩下的买些火腿肠和方便面,作为日后路上的补给。
  
巴坡全貌
  


鸡蛋?没有!


  
巴坡商业街
  



  
趴在小店窗户上看电视的小孩
  



  
昔日的马店,已改为转播站,独龙江里许多普通人家都有电视了。
  
toomax 于 2008-01-01 03:10:01 编辑
 
旧帖 2007-12-23 17:19:47
Post #39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低保户的补贴通知,人均从25-40元/月不等。原始生态的源头,往往与贫穷划等号,如何开发,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改作民房的前农行营业所内,还保留着一丝银行的原味。
  
toomax 于 2008-01-01 03:10:46 编辑
 
旧帖 2007-12-23 17:21:27
Post #40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老高把骡子安顿好后,我让他们提了背包,随我去当地兵站,凭经验那里一定有住宿的地方。到了那儿一看,原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仅有两名小武警驻扎留守。也罢,终于有张床可以让我躺躺,20元/晚,据说还是留给领导睡的房间。老高他们却不愿跟我入住,即便我可以负担他们的费用,是因为怕我花钱吗?不过,在登记身份证的时候,从小赵的问话中,我觉出了他对我同伴们的一丝鄙夷,便也不勉强老高了,大概老百姓就是不习惯和官兵打交道的吧?
  
  虽然派出所的洗浴龙头坏了,我还是借了一壶热水和脸盆,好歹洗了个温水澡,把这四天的疲累好好冲刷一下。至于洗头,只能在篮球场边的水龙头下将就了,幸亏天不冷。换过干净衣服,顿觉整个人神清气爽,好像腿也不那么酸了。坐在走廊上看小朋友在操场上玩耍时,小赵走过来邀我一起吃晚饭。我婉拒了他的好意,感觉上他们不如阿里的大兵好,还是和老高他们一起比较自在,何况还有鸡汤在等着我呢。smile
  
  不多时,小丰过来叫我去吃饭,原来他们住在街口小卖部主人家的杂物房里,没有床铺,只能睡地上。晚饭是主人做给我们吃的,虽然是在昏暗的厨房里,鸡有点硬,但汤还不错,茄子和芋头的味道也很香。大家围在一起,说着我听不懂的傈僳语(在独龙江里,傈僳语是大部分地方的通用语言),可是我坐在一边看着他们笑,感觉很舒服。
  
  吃完饭,我买了一双解放鞋,价格比贡山贵了3元,很正常的事情,越是闭塞的地方,东西越贵,因为来之不易啊!我的嫩脚没有起泡真是一个奇迹,往后可以同他们穿一样的鞋了。这解放鞋防滑一流,早在贡山换上的话,就不用走得那么辛苦了。在独龙江徒步,10几元的军鞋比几千块钱的GORE-TEX登山靴要实际得多,不会开裂,易干又轻便,再备多一双凉鞋在烤火的时候穿就更好了。
  
  回到住处,我把脏衣服都扔进了派出所的洗衣机里,在生活上,还是现代化要好一点。难得来一个外人,小赵拉着我陪他们打牌喝酒,不过痴情的小徐倒是有一半的时间出去捧着手机和远方的女朋友互诉衷肠。这里生活清苦,治安良好,没什么大事可干,最怕的就是村民醉酒闹事,也实在难为了这两个年轻的支边大学生。小赵是甘肃人,政法大学毕业;小徐老家在四川,武警学校毕业。两人平日大概做得最多的便是接待上级领导的来访检查和招呼过往的游人了。这里的生活,的确和他们的理想差别很大,有点后悔来到了这个破地方,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仕途上晋升的一个筹码。反正在这里呆的时间也不长,他们属于轮换制,不出什么事情就好,也没有必要和当地人接触太多,只要认识村长和村委主任就可以了。小赵很快就会被调到州府六库去,可算脱离苦海了。唉,怪不得他们和本地人如此生疏,原本就不是一类人,心思也不可能放在这上面。
 
旧帖 2007-12-23 18:09:38
Post #41
回复: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云上爬虫 离线 云上爬虫 这样的长假旅行让我想起04年的滇藏之行。回忆中——顶!

----------------------------------------
深圳门户e亲城:http://www.elovecity.com

 
旧帖 2007-12-24 21:24:21
Post #42
回复: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楼上兄台都去了云南哪些地方?偶觉得云南变化相当大,上一次去已经是8年前了。
  
MS不是很多人对独龙江感兴趣?disapprove
 
旧帖 2007-12-25 15:34:23
Post #44
回复: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表叔 离线 表叔 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D:D
 
旧帖 2007-12-25 22:53:43
Post #45
回复: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njhp wrote:
楼主 我对你这个行程很感兴趣,计划08年去。网上独龙江的详细攻略不是很多。如果你行程攻略有备份,请给我一份。谢谢。QQ185652565

  
偶没有QQ,也没有攻略呀!行程在首贴应该够详细了,也有徒步的地图供参考,应该够用了吧?花费的话,丰俭由人,从10元/床的旅馆到100元/晚的标间都有,不要太计较就行了,否则弄得自己不开心哦.
  
偶的游记很快会贴完的,兄台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行头了.如果真要去的话,请找偶的向导哇!那偶的游记就没有白写了!谢谢!
  
另多谢表叔顶贴,点解我响云南都唔见有广州嘅同道呢?smile
toomax 于 2007-12-25 23:06:48 编辑
 
旧帖 2007-12-25 22:56:04
Post #46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9月14日 晴 巴坡——马库
  
  小丰把我叫醒的时候,已是早上9点,难得睡一个懒觉!吃完早餐,我们便出发去下游的马库村。这一路都已修好了简易公路,今日大晴,我坐在骡子上和朋友大发短信晒命,两叔侄跟在后面自顾自地说笑,好轻松的一天!
  
对面山头便是马库,修建中的简易公路呈大“之”字型。
  

  
沿途风光秀丽,地图上说的独木桥,基本都修成现代的水泥桥了。
  
toomax 于 2008-01-01 03:13:59 编辑
 
旧帖 2007-12-25 22:56:46
Post #47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马库离巴坡只有5个小时的脚程,我们到达村公所后,一个干部都不见,倒是对面屋子的廊上坐着几个修公路的汉人。我向他们打听去钦郎当大瀑布的路,他们也说不清方向,只说路很难走,离马库很远,蚂蝗又多,今天是走不到的。我一再追问和老路相比,到底哪条更难走一点。这些修路的小老板们好像没走过老路进来,其中一人说道,那都是小路,只有一米宽左右,来回要一天呢,没有地方住的。你们等一下,叫村里干部安排一下住宿,15元/床。一米宽的小路?我和小丰相视一笑,在我们心目中,那叫大路呀!
  
  坐着干等不是办法,问路也问不出个所以然,老高决定再往山上走走,找个当地人问问。结果,巧得很,我们在村口问路的人,竟是马库的村委主任——江良,一个感觉很NICE的人。一番交谈后,我决定住他家里,连带老高两人。虽说是主任,可房子也和旁人无异,典型的“千脚落地”竹篾木房,唯一值钱的家当便是一台彩色电视机。房子虽然简陋,但收拾得颇为干净,分内外居室,里为卧房,主人和孩子睡;外为火塘,平时吃饭聊天的地方,但有一张铺着独龙毯的木床,这自然便被我霸占了。江良从床底拖出一张宽大的野牛皮,给老高他们垫在地上睡。小丰说,长这么大还没睡过野牛皮!我笑道, 还不是托我的福你才有这么高级的享受呀,还说搭帐篷呢,这里多舒服!只要有人的地方,打死我也不再露营!老高插嘴,只是不想麻烦人家而已。我坏坏地笑着, 你不是刚和主任攀了亲戚吗?原来你祖宗也是独龙族呀,失敬失敬,既然相认不久,看在你的面子上,应该要免费招待一下,我也好蹭一下白食!
 
旧帖 2007-12-25 22:58:25
Post #48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江良主任之家
  

  
竹篾编就的墙上挂着从缅甸人手中购买的野牛头。房子简陋,却十分环保,墙体可以拆了卷起来循环再用,不由赞叹独龙族人的智慧,贫穷的智慧。
  

  
弹得一手好吉他的小丰同志,还真出乎我的意料;而江良在独龙江及贡山也是有名的民族歌手。
  
toomax 于 2008-01-01 03:14:56 编辑
 
旧帖 2007-12-25 23:00:37
Post #49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天色尚早,还不到晚饭时间,江良说难得进来一趟,去同大伙拍拍照吧,平常大家也没有机会照相。此提议正中下怀,我背起相机,先同主任一家来了几张,便跟着他去了村口。他把附近几家的人都叫来让我拍照,这位江同志真会替人着想。我自然也不是拍了没交代的人,回到贡山后,便洗了照片给他们寄去。
  
江良一家,还有个大儿子在孔当读书,二儿子和小儿子在村里上小学,汉语极其流利,二哥是个鬼精灵。
  

  
老人头上的帽子是江良的,编织细密,如今织法几近失传,上面镶了5对野猪大獠牙,价值不菲。
  

  
独龙族的鲜艳,与藏族不遑多让。
  

  
村口人家养的缅甸猴,深得众人喜爱。
  
toomax 于 2008-01-01 03:17:21 编辑
 
旧帖 2007-12-25 23:02:39
Post #50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拍照完毕,我们回家吃饭,菜非常简单,却是我最喜欢的鲜竹笋。这里盛产一种细尖的青笋,入口嫩滑鲜甜,在内地绝难尝到。吃饭前,江良一家低头祷告,喃喃的祈祷声令这个小屋子似乎一下子变得神圣起来。为了我们吃得舒服一点,他们把唯一的小桌子让给我们,一家人坐到火塘边去了,令我很过意不去。
  
从漆树籽中提取的漆油,冷凝后用于煮茶和做漆油鸡调料,味道香浓奇特,不习惯的人可能会过敏。
  

  
江大嫂为我们下厨

  
我们的晚餐,鲜笋炒火腿+酸笋汤。因贪图口腹之欲,狂吃了三顿竹笋,加上独龙江气候湿热,过后我身上热毒发作,起了大量红包,奇痒无比,直到拉萨还未完全消退。在此奉劝各位喜欢吃笋的朋友,美食当前须忍口,切记,切记!
  
toomax 于 2008-01-01 03:20:54 编辑
 
旧帖 2007-12-25 23:03:15
Post #51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吃完饭,大家围坐在火塘边聊天。原来这里本不应叫马库,而是应该叫蒙库(古),更近似于独龙语的发音,以前这一带是蒙姓大族,江良说翻译的汉人弄错了,马库地名便一直沿用至今。我当初还以为这里盛产骡马,才有此称呼,原来是个误会。说起老高和江良的亲戚关系,其实老高的祖父已经出了独龙江,在贡山居住,所以他已经完全当自己是傈僳族人,独龙语既不会听,也说不来。幸亏这里通用傈僳语和汉语,否则我们三人真是与他们无法沟通。今天在村口和江良聊起来的时候,老高才知道自己有这一门亲戚在这里。对外,大家都有各自的汉族名字,可在家里,都是称呼自己民族的名字,教徒则称呼教名,取自圣经。
  
  最近,乡里组织他们独龙族的干部和老师去学习独龙语,我翻了翻他的课本,就是小学一年级的语文书嘛,不过在汉字的下面,还有类似罗马拼音的文字相对应,这便是独龙文了,与傈僳文何其相似。江良说,只有教徒才看得懂,因为要读圣经,本来独龙族是没有文字的,是专家(语言学家还是传教士?)根据发音创造了这些拼音,从此他们便可以书写和祈祷了。我问他借来圣经一看,里面果然是密密麻麻的印着这些奇怪的字母。
  
  说起这里的气候,江良是一味地摇头,夏天雨水太多,而冬天又太冷,大雪封山近半年,进不来,出不去,居住环境恶劣,所以生活都是十分贫困的。自从退耕还林之后,这里只能在山坡上种点苞谷,大米由国家供应,但其他的只能靠自己了。去年马库发生泥石流,幸亏发现得早,无人员伤亡,但房屋毁了,每户得1000元的补贴。1000元还不够买一件名牌的冲锋衣,却已经是这里人的全部家当。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全文完) 32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