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广州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全文完) 32
旧帖 2008-01-01 13:34:32
Post #77
Re: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Re: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zqsam wrote:
好帖,好详尽的游记。能见到楼主的照片就更好了,谢谢!
顶!


谢谢欣赏!

本人照片?这个...最后应该会放上来吧...big smile

 
旧帖 2008-01-01 13:35:50
Post #78
Re: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poiiu37 wrote:
楼主非一般的强,别人分四五次才能徒步完的路线,一次性都走遍了


归功于本人的长假和骡子!big smile

碧罗是去德钦最近的路程,不爬不行啊!smile
 
旧帖 2008-01-02 22:46:49
Post #79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9月19日 晴 龙元——麻必洛
今天又是一个晴天,当我睡眼惺忪地下楼时,学生们已开始了一天中的晨读。



马老师在检查背书

 
旧帖 2008-01-02 22:48:05
Post #80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吃过早餐,我留下了几盒专为他们准备的彩色铅笔和铅笔刀给马老师,美术课应该用得上吧?和他们挥手告别后,我们从学校的另一边直接下到修建中的公路,往最上游的麻必洛走去。回头望去,陡坡上筑路的人群正干得起劲,我只盼望这条公路尽快修好,让这里的人们早日过上富裕的生活。


toomax 于 2008-01-02 22:53:56 编辑
 
旧帖 2008-01-02 22:48:35
Post #81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晨雾中的独龙江

 
旧帖 2008-01-02 22:49:21
Post #82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从龙元到迪政当要走两个小时,有一段路上堆的都是山上滚落的石头,当地人称飞石崖,但我估计有部分是开山修路造成的。沿途风光迤逦,森林在阳光的照射下明暗交错,碧绿的江水在山谷中穿行,开阔处江面约有数十米,浪花在巨石上翻飞,发出隆隆的轰鸣,倒真是一个刺激的漂流段。这里是老高到过的最上游的地方了,以前他就曾带过两个老外来到这里漂流。

崖边的落石阻隔了去路,有些地方过于狭窄,必须把骡子背上的行李卸下来,才可以通过。

toomax 于 2008-01-02 22:54:15 编辑
 
旧帖 2008-01-02 22:50:00
Post #83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本以为马帮在公路通了之后已经消失,但在上游还是有马帮存在的,沿途我们就遇上过两对人马,都是从上游下来到孔当去,老远就看到在对面的山腰上转出一长串的马(骡子)队,约有十几匹,走近来时,见赶骡子的人有男有女,见到我们,脸上都露出欢快的笑容。虽说是修了公路,但经常塌方,骡马依然是独龙江里不可缺少的运输工具。在路上,我还碰见了回孔当的小学校长,我骑在骡子上,他们一行5人背着简易的行李走路,相比之下我真是太腐败了。

河谷风光,上游的谷地比下游要开阔,带“当”字的大村庄就有三个。

toomax 于 2008-01-02 22:54:34 编辑
 
旧帖 2008-01-02 22:51:27
Post #84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过了迪政当,公路便没怎么修了,但路还是很好走的,因为连续的晴天,地面十分干燥,山上流下的瀑布水也不大,人踩着路边的石头便可轻松跨过,鞋子也没有被打湿。我们到雄当的时候,已是将近中午,从山顶上望去,雄当是一个比较大的村庄,建在江边开阔的平地上,房子周围种满了庄稼。穿过村庄时,我见到两个纹面的老人在屋前弄孙逗乐,暗道一声,运气来了!我试着走上前去,对着她们扬了扬相机,见她们似乎不太对抗,便按下了快门。真拍起来,她们还是害羞地转过了头去,数码相机的优势在此时便可以发挥得淋漓尽致,我把相机拿到她们的面前,把刚拍的照片放出来,这时,无论是老人还是小孩,脸上马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看到自己的照片,都开心地大声笑了起来。这样,我便可以随心所欲地同她们拍照了。

      纹面妇女只有上游地区才有,应该就是为了逃避旧时从察隅过来的藏人的抢掠才不得已在脸上刺青,长久下来,便成了传统。难以想像她们在刺脸的时候得忍受多大的痛苦,作为黑暗历史的衍生物,这种传统还是越早消失越好。据说整个独龙族纹面的妇女只剩下60多个,她们作古后,便不会再有纹面的存在了,所以照片对于我们,对于她们来说,都同样珍贵。出了独龙江后,我在贡山便洗了照片给她们寄去,因为言语不通,我只能寄到雄当的村委会代转,希望她们可以收到,对于她们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礼物。



笑容亲善的老奶奶在年轻时,相信也是一位美人。

toomax 于 2008-01-02 22:54:58 编辑
 
旧帖 2008-01-02 22:52:15
Post #85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过了雄当大桥,我们沿着独龙江的干流麻必洛河往上走,经过一段山崖栈道后,下到了河边的树林里。碧蓝的河水清澈见底,大块大块的白色卵石堆积在河中心成为滩地。不下河,真是对不住如此美景。他们两人把衣服鞋袜一脱,都冲进河里游泳去了,我则小心翼翼地在水中走着,不时弯腰捡拾河里漂亮的石头,准备带回家里,顺便做一下脚底按摩。河流不是很急,在大太阳底下,水温不算太冷,让大家好好玩了一回。独龙江的河石,成为了我们一路走来的永恒见证,有我们的汗水,也有我们的欢笑。



      大概在这里玩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才恋恋不舍地上岸,毕竟后面还有远路要走。我任凭骡子在林中慢慢穿行,看着不远处的树叶打着旋儿飘下,落地无声,突然觉得在这里呆一辈子或许也不是一件坏事,就这样一路安安静静,永不停止地走下去,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toomax 于 2008-01-02 22:53:38 编辑
 
旧帖 2008-01-02 22:53:22
Post #86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麻必洛河段有两个小村庄,最后那个是木当,藏在深山里,人必须从骡子上下来在林中走路。小溪上都架有独木桥,地上有不少倒下的枯木和小块的泥泽,没有雨水的浸泡,人走上去还不至于陷脚,路边大石头上长满青苔,但要比马帮路的石头好走百倍,天气晴朗是我们的运气。途中见到了一条小蛇在石头边上,被小丰用石头打走了。这之前我们在密林中穿行都没见到过蛇,归功于打前站的骡子。这里也没有蚂蝗,就是上坡累了点。

      下午5点,我们终于到了独龙江上游最后一个住人的村庄——木当,再往上走便要到西藏边界了。这里的独龙族人懂一点汉语,但完全不懂傈僳语,木当小学因为缺少生源,已经关闭,空置的木房里有一张木板床和一块放在地上的黑板,旁边的厨房还留有木柴给路人生火。他们两位到了陌生的地方,显得有些沉静,只能靠我出马了。

      我走到小学斜对面的一户人家面前,据打篮球的村民说那是村长的家。这村的狗很凶,我站在屋外不敢贸然进去,只能在外面喊人,里面出来了一个年轻人,我估计他就是村长,便问他是否可以借住在村里人的家里,他看看我,说小学那里就可以住了。我还不死心,问他是否可以进屋去看看,他便领着我往里面走。这时,冷不防从屋内窜出来一条狗,张嘴就往我小腿咬去!妈呀,长这么大都没和狗牙有过亲密接触,原来给利齿啃上去的感觉是如此地寒气逼人!我还没反应过来,村长大人便大声吆喝,把狗赶跑了,还朝它身上扔了一块石头。我扯起裤腿一看,遭了,出血了!这是什么狗呀,主人在场也不分青红皂白地咬人?按说平时有人领着,应该很友善才对,马库江良家的狗可是任我抚摸的呢。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了,这里离贡山最快也要走两天,即使连夜赶出去,也过了打针的时效。抱怨也没有用,我赶忙回到小学,取出碘酒清洗伤口,口子不深,但周围已经紫青了一大块,就象撞伤了一样。小丰见了,安慰我说,没事的,过两天就好,然后指着那条恶狗说,是它吧?今晚把它煮了吃!我只能报以苦笑,谁知道我十年后还是不是能照样吃喝玩乐,这狂犬病可是有潜伏期的呀!唉,事已至此,只能听天由命了,看那狗不像有病的样子,唯有在心中暗念上帝保佑。

      吃过晚饭,我们在村里转悠,总共也就几户人家,房子看上去都比较小,不过屋前也安装了电视信号接收器。有村民出来见了我们,也只是点头微笑,却不请我们进去喝一杯茶,让我失望之极,这里和马库比起来,真是太冷漠了。而恐怖的是,我们经过之处,房前屋后的狗都跑出来围着我们狂吠,而它们的主人却不现身喝止,我唯有缩在小丰身后,假装镇定地走回学校,再也不打算出来了。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呀?sad
 
旧帖 2008-01-02 22:56:45
Post #87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村长之家?小心内有恶犬,生人勿近!



昔日的小学,如今已成为过路人临时安身的驿站。

 
旧帖 2008-01-03 13:42:37
Post #88
Re:
 
zmin03 离线 zmin03 LZ好厉害啊~~~
 
旧帖 2008-01-03 15:42:23
Post #89
Re: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zmin03 wrote:
LZ好厉害啊~~~


过奖了,偶不厉害,多亏了偶的好向导.如果你们去独龙江,记得找他们带路吧.smile
toomax 于 2008-01-03 15:42:46 编辑
 
旧帖 2008-01-03 23:14:54
Post #90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9月20日 雨转多云 木当——献九当

  早上起来时,又碰见了年轻的“村长”大人,我问他是否懂路去察瓦龙,他说去过好几次了,向导费是50元/天,骡子过不去,只能走路,三天便到。价格倒是不贵,只是那两叔侄不愿再往前走了,他们离家十天,好容易和我走到这里,老高不可能丢下他的谋生工具,而小丰则特想他媳妇和儿子,现在已经是归心似箭了。我估量着前方的景色可能与来时沿途的差不多,路我可以走,没有骡子替我驮包可不行,再说少了他们两人,这旅程也就没有了乐趣,徒步的滋味我已经体会过了,从云南步入西藏,其实也只是自己的一个虚荣而已,到了察瓦龙再回贡山的话,时间上不允许,何况我还有行李放在了孔当,最终还是决定同他们回去。
  
  天下起了小雨,但因为是回程的关系,路也认得了,人和骡子都走得飞快,小丰可以说是一路小跑下山,隔一阵子便在前头等我们,可见有多心急。我们打趣说,干脆今天一天走到孔当去,连夜找车回贡山,明天就可以到家了!
  
  过了雄当大桥,我又可以赖在骡子背上不下来了,昨晚睡的不好,今天睏得要命,眼皮经常处于打架状态中!偶一睁眼,突然发现公路边有条黑环蛇,约有尺多长,大叫他们跟上来看看,等老高他们举起石头把蛇砸死的时候,骡子已经走出好远了。他们赶上来的时候,双手空空如也,我问怎么不捡来煮了吃,让我尝尝鲜?他们笑笑,那蛇太小,砸死算了,以免伤到路人。算来我在公路边已经是第二次见到蛇了,都是有毒的,森林中只见过一条小的,这蛇不喜草丛,反跑到这干燥无遮蔽的土路上来找死,真是奇怪了!这次的独龙江之行没有什么惊险之处,和当初来之前的想象有很大的差别呀,云南虫谷还是只能存在于幻想当中,真要遇上一只“痋人” 的话,我多半小命不保。
  
  在途中的山道上碰到了本次遇见的唯一驴友,我前天在龙元的村里见过他,当时还以为是本地人呢,因为衣着十分朴素。原来他也是一个人跑来了,不过没我贪图享受,只雇了一头骡子驮行李。他说,下来啦!我说是的,你去察瓦龙吗?骡子过不去呀。他笑笑,看看吧。挥挥手,我们就此别过。喜欢淡淡的相遇,貌似不着痕迹,却会在某个时刻突然在脑海中浮现对方的音容,是多么温暖,从此便记住了这种感觉。
  
  下午到龙元时才两点左右,我们在溪边吃了点干粮,继续赶路,估计5点就可以到献九当了。没想到在离村庄约一公里的时候,他们竟然要停下来扎营,原因是他们在这里不认识人,不想麻烦别人!这是什么理由呀?我们的菜没有了,我可不想吃白饭,且关键是我不想在有人烟的地方露营,绝对不自虐,但我也不会丢下他们不管。我说,要么去献九当同我一起住,要么一直走回孔当,估计八点前可以到了,二选一。他们说走公路比走山路要累得多,到孔当是走不动了。不会吧?老高可是有在一天之内从巴坡走老路赶回贡山的纪录呢,这公路不比山路强?他们说就是因为太平了,不习惯,走得脚都疼了。不过在我的坚持下,他们拗不过我,便继续往前走。
 
旧帖 2008-01-03 23:15:40
Post #91
Re:
 
toomax 离线 toomax 路边房前的妇人在织独龙布

 
旧帖 2008-01-03 23:16:54
Post #92
Re:
 
toomax 离线 toomax       到了献九当,村委会没人,我去小学看了一下,房间很差劲,但总比露营要好。我说我累了,要么在这里睡,要么你们去把村委主任给我找来开房,顶多你们不在的时候我给你们看骡子。一边说,一边心中偷笑,总不能老是让我出面跟人磨叽吧,让害羞的大老爷们也学学交际。趁他们去找人的时间,我在学校的走廊上好好休息了一下,一边喝茶,一边和老师们聊天。这里的老师比龙元要多,学校条件看上去也比龙元要好一点,毕竟是离孔当最近的一个大村庄,本地人都称这里是二乡,孔当为三乡,一乡就是迪政当。其中有一位男老师(忘了姓什么),主动申请从大理州调进来的。我问他为什么,这里这么穷,好好的在大理不好吗?他说来独龙江教书的工资比他原来的高600元,有两千了,而且另一方面也想来看看是否可以帮助当地人。同他坐一块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年纪比汉老师小,也是贡山傈僳族的,毕业后被分配进来,性格挺开朗。我发现这里的老师大多是贡山人,应该是就近分配的原则吧。
  
  谈话间,我无意中见到栓在操场一角的骡子在低头吃着什么,其中一头飞起后腿,往驮行李的那头身侧踢去,装苞谷的麻袋顿时被它踢了个大洞,苞谷粒洒了一地,然后它们便低头猛吃。好聪明的骡子!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顺手抄起身旁的雨伞朝它们走过去,扬起作势要打。它们自知理亏,见我过来,都吓的扭头避开,不敢再吃。我对它们说,这些苞谷粒可是早餐才可以享用的呢,看老高回来揍你们!见袋子实在没法用了,我只能把自己小背包的防水罩扒下来,把地上吃剩的苞谷捧起来包好,然后扣到袋子上封住漏洞,这样它们就没法再偷吃了。
  
  天色将黑之际,老高他们总算把村委主任给找来了,同样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现在的村干部真是年轻有为呀!村委会的招待所15元/床,条件比小学好多了,而且还有厨房及厨具供我们使用。趁他们做饭的时候,我去学校后面的小卖部买了方便面和火腿肠。这里没有蔬菜卖,我见老板有一碟豆子放在桌上,厚着脸皮问他是否可以给我,不想他很爽快地答应了,还送了三个丝瓜给我,这下子我们连明天早餐的菜也不愁了,果真还是要我出马呀!本想再买几个鸡蛋补充营养,但老板说那是十几天前从贡山运进来的,天,那不得臭了?还是买袋装的卤蛋比较保险。晚餐很丰富,我的口舌很久没有这么满足过了。
 
旧帖 2008-01-05 15:29:54
Post #93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9月21日 晴 献九当——孔当——贡山
  昨晚大家都睡得不错,临走前我给了主任50元,他没有零钱找,我便算了,权当柴火费吧。11点左右,我们回到了孔当的校长家。趁老高不在的时候,我曾问小丰,这次出来,叔叔会给你多少钱?他说不知道,可能有25元/天吧。我算了一下,加上回程的马费和我的小费,老高可以赚3000元,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当然,并非可以天天碰到游人进去,冬天就更不用说了。想到即将与他们分别,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为了答谢小丰一路上对我的照顾,我私下硬塞给了他400元,虽然不多,但也是一番心意。
  
  塌方多日的孔贡公路今天是第一天全线通车,在小学门前我看到了一辆拉钢筋的农用车,司机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我和他商定下午2点回贡山,车费50元,就我一个人,老高和小丰他们打算走回去,估计要走两天。
  
  终于在独龙江里面绕了一圈又出来了,这公路是最后的风景,山高水深,汽车艰难地在山腰上爬行,独龙江渐渐变成一条远离我的线条,最后在山谷中消失。刚开始,我还饶有兴致地欣赏窗外的美景,对窄路处如何会车充满好奇,可是在车开了三小时后,我开始觉得还真不如同老高他们骑骡子出来好了,这简直不是给车走的路嘛!虽然司机的车技一流,我不担心他会把车开到山下去,但在这“一级颠路”上坐车,对身体的折磨程度更甚于翻越高黎贡山!这就是花了国家一亿修出来的公路?虽说可能有部分落入了某些人的口袋,但实在是我走过的最差劲的路了,新藏路那点“小排骨”同它比起来,简直就是康庄大道了,我估计这是全国最颠的一条公路了吧?我何曾试过在满布大石头的路上坐车,那感觉就象是走在了干枯的河床上,而且延绵数里长,那都是开山剩下或是洪水冲下的石头吧?河床路过后又是坑洼路,一路交替,没有一秒钟是平坦的!司机说这路即使再过10年也就是那样子,不会有任何改变。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真宁愿走路了,顶多是脚疼,累了可以随时停下来休息;可现在我是浑身上下,包括内脏都疼,骨头象要散架一样!路才刚走了一半不到,何时是尽头呀!再看看沿路根本没有搭营的空地,又不禁为小丰他们担忧。
  
  经过著名的黑普隧道时,天色已暗,从山上看下去,U型峡谷不外如是,貌似比较平坦,大概雪地来走是另一番险恶景象。倒是隧道里面的原始令我大出意外,都修这么多年了,除了在隧道出入两口竖了几条钢筋以外,其余段都保持着在山腹中硬生生挖掘的景象,水从山石中渗滴而下,整个隧道阴冷潮湿,车到尽头,人竟有重出生天的感觉!
  
  汽车行使在漆黑的山路上,车灯所及范围只有前方十米左右的路面,月亮升起,可我已无心欣赏,只是咬紧牙关继续支撑。到达贡山已是晚上10点半,短短96公里的路,车走了8个多小时,终于可以停下让我顺口气了!望着远方的点点灯火,竟让我有回家的感觉,还是脱不了对现代城市生活的眷念啊!我在普拉河桥头下车,拦了一辆出租,回到城里,入住藜山宾馆,这么多天,总算可以洗一个热水澡了!

会车停靠时所拍,也是在路上拍的唯一照片。


 
旧帖 2008-01-05 22:22:18
Post #94
Re:
 
小舞 离线 小舞 图文并茂,写得太好了
佩服楼主的勇气
 
旧帖 2008-01-05 22:56:58
Post #95
Re:
 
温柔一刀79 离线 温柔一刀79 我最喜欢的地方。。。。。。

----------------------------------------
要懂得享受生活,争取把年薪3万过得像30万。。。。

 
旧帖 2008-01-06 17:19:14
Post #96
Re: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cklee74 离线 cklee74 上传我上个月拍的怒江第一湾。本来没打算到怒江的,那知道了香格里拉,朋友才告诉我他不在香格里拉,他在贡山,结果我就迷迷糊糊跟着他的指示到了怒江。




----------------------------------------
来自马来西亚的我,每当看到天空的星星,我就会想起远方的你.

 
旧帖 2008-01-06 21:41:55
Post #97
Re:
 
toomax 离线 toomax TO:小舞

谢谢鼓励。

TO:温柔一刀
不因风景,却因为那里的人,所以也成了我最喜欢的地方之一了。

TO:CKLEE
冬春的怒江果然比夏秋时节要漂亮,期待下次探访故人。

 
旧帖 2008-01-07 23:14:32
Post #98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9月22日 晴 贡山
  日上三竿,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个懒觉,睁眼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刚开手机便响了,一看,是小丰。原来他们也找到了车,连骡子也一起回来了,才花了200元,这么便宜啊!不过他们今早七点才回到县城,昨晚跟着司机打飞鼠去了!早知我就和他们一起走,真是错失良机!如今他要去福贡把老婆儿子接回来,叫我等他!也罢,这两天就在贡山好好休息一下,再去他们村子玩。
  
  天气极好,我把所有衣服都翻出来,晒的晒,洗的洗(贡山有干洗店,4元/件,水洗的话才3元/件),否则不知往后什么时候再可以穿干净衣服。左右无事,我便去把相片晒了,准备寄回给独龙江里的乡亲们。晒相店老板是湖南人,原来是贡山的前任人大代表,不过出片品质差,价格贵,虽然是当地最大的相铺,但还是奉劝各位不要去试了。
  
  从相铺出来,经过客运站时,看见一个女孩站在路边,地上堆着四个大包,我走上前去同她搭讪,得知她们两男两女,武汉人,想明天便进独龙江。我问她是否有约好的向导,她说刚下车,准备呆会儿找。遇上我算她们运气,不用浪费时间瞎碰。我马上拨通了老高的手机,不想他就在农贸市场买东西,便约他到对面的山丹宾馆面谈。
  
  见了面,我笑他,介绍大生意给你,赶快把另外两头骡子也赶进独龙江去。老高却说,昨晚坐车,树枝把骡子都刮伤了,人也走不动了,得休息一下。我说,那怎么办,你看人家大堆行李要雇骡子驮呢。老高便介绍了同村的教徒给他们,一共雇了5匹骡子,价格比我略贵,驮行李的要100元/天,驮人的要120元/天,当着老高的面,我也不好意思压价,虽然之前把自己的价格告诉过武汉人,但反正人家接受就是了。看他们是属于腐败级老驴,行李重我N倍;而嚷着要骑骡子的大哥,体重估计相当于两个半的我,想来驮他的骡子也够累的。
  
  萍水相逢也是缘分,晚上大家便聚在一起小腐了一下,不惯喝酒的我,觉得苞谷酒远不如漆油茶好喝。
 
旧帖 2008-01-08 22:56:16
Post #99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9月23日 晴 贡山
  早上去为武汉的驴友送行,我看他们的骡子体形较小,不知耐力和负重如何,同行的向导有三人,其中两人是父子(回来后看了网上的图片,才知道那父亲就是余付清)。
  
  与他们告别后,我去宾馆斜对面的兰州拉面馆吃饺子,坐我对面的小孩不知为何向我伸出了手,我便笑着拉了一下,不想就和抱着他的奶奶打开了话匣子。这一聊之下才知道,原来她竟是《最后的马帮》的女主角——马锅头嘎达娜!真是太巧了!当初刚到贡山的时候,老赵和老和曾带我前去拜会,那时她去了昆明接受采访,缘悭一面;如今在这小面馆相遇,却是全不费工夫!她是迪麻洛的藏族,笃信天主教,而我正好要翻越碧罗雪山去茨中,他哥哥是茨中教堂的管理人,我可以住在他家,怎么这么顺利呢?这下我不用烦找什么阿洛了,直接请嘎大姐帮我安排便是。
  
  空闲际我跟着老高上了山上的教堂,今天是周日,里面坐满了信众,传教员在台上宣道。听不懂他们的傈僳语,坐了一会我便感觉气闷,刚好老和来电,我便借故脱身。把照片给了老和,我便去邮局寄相片和明信片,又遇见了一位女侠,准备去察瓦龙徒步的,听说后面有二十来人会进入独龙江,看来旅游的热潮终于来临了,而我即将要离去。内心总喜欢安静地独自上路,早来早去,不用争床位。big smile
 
旧帖 2008-01-08 22:57:10
Post #100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贡山县教堂内部

 
旧帖 2008-01-08 22:58:06
Post #101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
 
toomax 离线 toomax       黄昏时分,一个人又不自觉地走上往独龙江的老路,望着对面山上的村落,心中充满了思念之情。散步的人三三两两,却谁也没有发现山顶上的半截彩虹,落日余晖未尽,新月已在虹边升起,如此美景唯我独享,人呆呆地立在路边,久久不愿离去。(当天没带相机,后悔欲死!sad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漫游独龙江-滇藏行小记(全文完) 32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