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北京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2004,从怒江到梅里 53
旧帖 2004-10-15 17:02:38
Post #26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未完待续)
 
仁者爱山 离线 仁者爱山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未完待续)

SAI,长篇搬个凳子慢慢看哈

----------------------------------------
仁者爱山

 
旧帖 2004-10-15 17:15:56
Post #27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未完待续)
 
NICK_ni 离线 NICK_ni 居然说我长犄角evilevilangry
  
山口风N大叫你快下是为你好.shocked咋没见你在说拉山口多逛几圈啊.
  
发呆???
谁叫你出去前不好好跑步的. 呵呵
不知道你雇的马现在追上来了吗?也许正在来上海的路上了.呵呵wink
 
旧帖 2004-10-15 17:40:57
Post #28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未完待续)
 
bytheway 离线 bytheway 米凯怎么出去时候老发烧哦,记得上次看甘南川北游记的时候,也看到感冒发烧,sleepy

----------------------------------------
大悲无泪,大悟无言,大笑无声

 
旧帖 2004-10-15 18:08:49
Post #29
回复: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未完待续)
 
米凯 离线 米凯
翎羽 wrote:
唉,这个孩子一点都不勤奋,人家皮皮的作业都交完了blushtongue

  
三个字形容你:黄世仁evil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5 18:11:16
Post #30
回复: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未完待续)
 
米凯 离线 米凯
赵烟侠 wrote:
这样的文字,似乎欲说还羞。
看上去好像还后很多事、很多想法没有写下来。
错过了心情,以后想写也会写出不的。
  
米凯,别憋着了。smile

  
有时候,有些情绪不是用语言可以描述清楚的,只能怪我笔竿子不灵,还有就是大家催交作业太急啦!black eye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5 18:13:02
Post #31
回复: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未完待续)
 
米凯 离线 米凯
bytheway wrote:
米凯怎么出去时候老发烧哦,记得上次看甘南川北游记的时候,也看到感冒发烧,sleepy

  
这只能说明~~~~~~~~~~~我还是比较柔弱的嘛~blush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6 02:17:10
Post #32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米凯 离线 米凯 D8,10。2    格布(2337M)—哥杂拉(4137M)—江边宿营(2824M)
  
      七点起床,天还没亮,昨晚跟白马说好的,如果今天下雨的话我们就不走,多等一天,所以我一直期待起床后能够看到窗外下着大雨,结果只是又一个阴天。
  
      实在咽不下那些可怕的方便面了,早餐我选择了巧克力。出了村就进山,山坡并不如想象中那样陡,只是不断的横切,路线很长。途中还经过一个较低的垭口,地图上称为:达古拉。
  
      白马教我们认识了一种紫色的小果子,长在荆棘丛里,非常的酸,但是很解渴,而且一路采一路吃这些带着露水的小东西非常有趣。
  
      今天爬山好象不象昨天那么累了,我又有闲情逸志去欣赏风景了。松树上结着硕大的松果,这里的小松鼠肯定生活得很好。很快又见到了树挂,而且很多很多,茂密的树林里到处都是,好象无数的浅绿色的幔帐。队伍拉得很开,我一个人走在树挂林中,一阵风吹来,它们就会翩翩起舞,四周出奇的静,除了树叶的沙沙声就只省我的呼吸声了。空气中透着一丝凉意,地上铺满了厚厚的落叶,偶尔会有一缕阳光透过薄雾照进来,树挂上的露珠便晶莹闪烁起来,我又开始飘飘然起来,仿佛闯入了童话中的仙境。
  
      午饭仍是热水加压缩饼干,更加准确的描述应该是“炭水化合物一块,开水送服”。我和虫虫怕拖后腿,所以吃了点东西就提前出发了。下午四点不到就顺利到达垭口,哥杂拉(4137)。停留片刻,拍照留念,然后还是N多的经帆和下山时N多的之字,但是这次,我下山时嘴里唱着歌。NICK分析说我昨天体力暴差是因为前一天下午休息太久的缘故,被我狠狠的白了一眼。
  
      天快黑的时候我们终于下到了山脚,虫虫还没有到,今天赶不到来得村了,我们决定就近找营地宿营。NICK和白马先去找营地,我和蚂蚁留下等虫虫,因为她很有可能没带头灯。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虫子终于来了,果然没有灯。天又下起了小雨,已经六点多了,我们赶紧往前赶,又是不停的横切,终于在七点半,天完全黑了的时候看到了营地的灯光。白马早已生起了篝火,NICK也把饭煮开了,一下子感觉营地好温馨,虽然那只是路边的一小块凹凸不平的小空地。
米凯 于 2004-10-26 11:39:57 编辑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6 16:11:49
Post #33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米凯 离线 米凯 D9,10。3    江边(2824M)—喇嘛庙—来得—4470M 宿营
  
      昨晚又是一夜的雨,今早收拾打包,所有的东西都是潮湿的。白马又上山找马去了,它们每天晚上都可以自由活动,早晨总会乖乖的回来工作,真是很有意思。
  
      我们出发继续向前,过了河有座喇嘛寺,寺里并没有喇嘛,只见到一个老人在转经。看到我们他似乎很高兴,手里比划着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藏语。他满头的白发,皮肤黝黑,微笑的眼睛里透出慈祥的神采。忽然心里一酸,因为他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年初刚去世的外公。离开喇嘛寺又开始上山,天上的云散开了一点,露出一片湛蓝湛蓝的天空,就是那种我最喜欢的颜色。外公也许正在天堂里微笑着看着我吧?暮的,一回头,老人正站在寺前向我挥手,不由自主的,眼睛湿了。
  
      走了这么久,今天终于看到雪山了,虽然只是很小的一角,而且并不知道她的名字。中午的时候到达来得村,一个山拗里幽静的藏族小村,洼地里种着青稞,金灿灿的已经到了成熟的季节,村边的路上栽着几棵粗大茂盛的杏树,现在也正是硕果累累的时候。我们就在树下午餐,蚂蚁和白马摘了好多杏给大家吃,可是那东东实在好酸,令人消受不起。
  
      我感觉今天状态还是不好,浑身发冷连午饭都不想吃了,于是休息了一会就决定还是先走了。感冒,一路上坡再加上海拔升高,我每走五六步就会开始喘。为了不掉队耽误大家的时间,我不敢停下休息,只是喘的厉害的时候站住歇会儿。四周非常的静,我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好象打鼓似的又响又快。
  
      就这么一个人走了很久,NICK追上来了。我们俩又一前一后又走了很久,始终不见其他人,吹哨子又没有回音,于是只能放慢脚步。一边走一边闲聊,NICK讲了好多以前出行时发生的有趣事情。就这么不知不觉的到了海拔四千多米了,路边的树林已经没有了,渐渐出现了高山草垫,周围还有很多矮小的杜娟花树和很多叶子红的象火一样的灌木。
  
      五点的时候,起风了,后队还是没有到达。NICK建议我们先翻过垭口去等,我则认为应该原地等待全部人员集合后再做决定。正在我俩争论的时候,白马到了,经过商量,我们决定就近寻找营地扎营。
  
      五点半,找到营地,一片平缓而又非常宽阔的草垫,附近就有水源。蚂蚁也到了,只缺虫虫一个。蚂蚁说最后见到她时他俩相距约45分钟的路程。于是我们开始搭帐篷、做饭,今天应该是最后一次露营了,明天翻过垭口就可以出山了。
  
      帐篷搭好了,面条也煮好了,可是虫虫还没有来。我开始有点担心了,已经快七点,天黑了而且下着雨,山上特别的冷,估计虫虫随身的只有一件冲锋衣,一点巧克力和半瓶水,没有头灯。商量后,我们决定派白马去找她,其余三人在营地生了篝火等着。
  
      雨停了,起了雾,天更是黑得申手不见五指。我们穿上抓绒衣围在火边还是觉得冷,真是很担心虫虫的情况,糊乱猜测着各种可能发生的事。我实在坐不住了,就跑到路口对着黑暗不停的吹哨子,希望能听到他们的回音。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虽然嘴里不说,我心里早已担心的要死。忽然NICK嚷到,回来了,回来了!我们同时跳了起来,远远的看到远处两点灯光,终于松了一口气,眼泪却不知怎么的流了出来。
  
      虫虫终于到了,她说因为下雨天黑,以为我们翻山去了,所以她决定不走了,回头找了个避雨的地方。其实她决定回头的地方离营地只有十五分钟的路,我心里气极了,真想狠狠骂她一顿,可是嘴里却不停的说:“快过来烤火,这儿有热茶。帐篷搭好了,在那边,你赶快去加件衣服吧不然该着凉了。”而NICK和蚂蚁又忙着煮起了面条,他们说刚才跟本没吃饱。
米凯 于 2004-10-26 11:58:05 编辑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7 08:58:03
Post #34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未完待续)
 
NICK_ni 离线 NICK_ni 其实你最后几天状态不错.
开始我一直担心你感冒海拔一高也许要挂.wink
你有2天状态是真的不太灵光.
在扎那白马第一天下午来谈马匹事情的时候.
我心里本来是想搞个4匹马的.我认为这样比较安全稳妥.(省力blush)
但是你们都说可以自己走.我自己反正状态还不错.才最后定下2匹的.
现在看来你是后发制人的类型.合适5天以上的线路.
明年去走梅里转山另外半圈+独龙吧.呵呵.
  
虫子的事情我有责任.不该在地上写下"17:00"字样.
本意是想告诉后面的人我们17:00经过此处.
没想到给了虫子太多的想象空间.black eye
NICK_ni 于 2004-10-17 09:01:51 编辑
 
旧帖 2004-10-18 03:48:54
Post #35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米凯 离线 米凯 D10,10。4   4470M—说拉(4817M)— 梅里石(2800M)
  
      4500M,这可能是我睡过的最高的地方了。早上醒来,觉得喉咙疼到几乎无法呼吸,但是想到今天就可以到德钦了,所以还是打起精神上路了。
  
      八点半出发,一路不断爬升,渐渐的杜娟花树没有了,草垫也没有了,嘛呢堆却越来越多,路边出现了积雪,看来垭口不远了。十点半,终于看到垭口,一个光秃秃的巨大的黑色山峰横在面前。坡度很陡,大约70度左右,天因沉沉的,风非常大,快到垭口时我几乎是被风吹过去的。翻过垭口,刚一露头就被早已守候在那里的NICK拍了照,感觉好象在高速公路上超速一样。  
  
      终于到了,我们在插满经帆的垭口合影留念,心情当然很激动,可是四周雾茫茫的,看不到远处的雪山,我真的感到非常失望。历尽艰辛来到这里却只看到一片苍茫与阴霾,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
  
      下山时,风景一下子变的非常漂亮,与前几天的截然不同,火红的红叶和远处云层中若隐若现的雪山组成了一幅迷人的高原秋色图。不久,绿色的草垫上出现了淙淙的山泉水,紧接着,山路越来越陡,泉水逐渐融汇成了山涧,两旁的参天大树组成了茂密的森林。
  
      队伍又一次拉开距离,绝大部分时间我都是一个人在走,山里的路时隐时现的,有的时候我必须停下仔细辨别,依靠前面哈密和葡萄(我们对江渡的简称)留下的蹄印和马粪来辨别方向。路很泥泞,但我并不介意,独自在如此美丽的山林中穿行着,欣赏金色的叶子翩翩飘落,把小路点缀成美丽的地毯。感冒还是很重甚至使我没有胃口吃午饭,走起路来感到头重脚轻的,咳的厉害了,就在路边坐坐,呆呆的看那山涧中的水花一朵朵浮现。
  
      没想到如此美丽的山里也有滑坡区,经过了这么多天,我对于滑坡区早已是麻木不仁,如履平地。下午三点多,也不知走了多远,遇到了很多的牛,山路很窄,而它们却肆无忌惮的横在中间。每次相遇,我们四目相交,我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冲锋衣的颜色,眼前出现斗牛场里的情景,当然,最后的结果都是那些牛儿乖乖的一下子闪到路边。                                                      
  
      三点半,汇合了前面的NICK和蚂蚁,他俩非常得意的问我是否看到路上留给我的小纸条?而我只是迷茫的摇着头。五点的时候终于走到了公路上,那条伴随了我一路的山涧也汇入了红色的澜苍江。怕后面的虫虫迷路,我们每人都在路口做了好几个各式各样的标记,然后搭上一辆卡车去梅里石村。好久没有坐车,感觉很不习惯。没想到我们下车不久虫虫就到了,于是我们三个眉飞色舞的问她有没有看到路口的标记?结果她也是一脸的迷茫。
  
      去德钦的班车四点就没有了,于是我们排排坐在路边小店的台阶上,希望拦辆车载我们去德钦,样子好象四个肮脏的流浪者。没想到,去德钦的车没拦到,却拦到两车云南台的记者,他们又是拍照又是录音的和我们“聊”了很久才走。
  
      白马也完成任务,收拾东西连夜往回赶路去了,我们把所有没吃掉的食品都送给了他,我还把手表送给了他,因为觉得他一路上兢兢业业的是个老实善良的孩子。可是,他走后不久,NICK发现我们的炉头和油罐不见了。那是个气油两用的炉头,价值一千多元,所以NICK每次用完都会非常小心的收好放在侧包里,绝对不会掉的。突然觉得很郁闷,或者,准确的说是一种极度的失望,望着白马回去的路,想着过去三天的种种,只是希望那炉头真的是掉在山里了。
  
      终于没有找到去德钦的车,我们不得不住在梅里水。夜里,天上的星星还是很亮,江水依旧奔腾不息,只是我却无法入睡,因为,心情不好。
  
      C'est la vie.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8 03:53:26
Post #36
回复: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未完待续)
 
米凯 离线 米凯
NICK_ni wrote:
其实你最后几天状态不错.
开始我一直担心你感冒海拔一高也许要挂.wink
你有2天状态是真的不太灵光.
在扎那白马第一天下午来谈马匹事情的时候.
我心里本来是想搞个4匹马的.我认为这样比较安全稳妥.(省力blush)
但是你们都说可以自己走.我自己反正状态还不错.才最后定下2匹的.
现在看来你是后发制人的类型.合适5天以上的线路.
明年去走梅里转山另外半圈+独龙吧.呵呵.
  
虫子的事情我有责任.不该在地上写下\"17:00\"字样.
本意是想告诉后面的人我们17:00经过此处.
没想到给了虫子太多的想象空间.black eye

  
那天谈租马时我不在啊dead
虫子的事不能怪你的,出发前就说好的,自己照顾自己,自己对自己负责。smile 不过你的字写的实在难看angry
米凯 于 2004-10-18 03:54:14 编辑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8 10:33:54
Post #37
回复: 回复: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未完 ...
 
王皮皮 离线 王皮皮
米凯 wrote:
这只能说明~~~~~~~~~~~我还是比较柔弱的嘛~blush

這個感冒發燒的柔弱mm,爬明永冰川時﹐把我和虫虫扔下一大截tongue

----------------------------------------
暗夜的鸣虫  wpp1.bokee.com

 
旧帖 2004-10-18 13:16:19
Post #38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
 
米凯 离线 米凯
王皮皮 wrote:
  
這個感冒發燒的柔弱mm,爬明永冰川時﹐把我和虫虫扔下一大截tongue

  
那是因为各人节奏不同嘛,我一般是病得越重走得越快clown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8 14:29:17
Post #39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米凯 离线 米凯 D11,10。5   梅里石—德钦  
  
      每天早晨第一班去德钦的班车9点到梅里石村,票价13元。车子沿澜仓江一路向下,然后翻过一座雪山,到德钦大约是50KM的路程。挤在一车藏民中间我有点自惭形秽,不过还好他们看来并不嫌弃我,时不时的还和我们聊上几句。
  
      开车后不久就有信号了,于是大家开始狂发狂收短信,憔悴在稻城,TEST2在塔公,BYTE在海螺沟,妖姚在新疆,皮皮在德钦,而烟侠还有其他大多数的朋友们在上海已经FB了整整五天。
  
      中午11点到达德钦,十天之后我所见到的最繁华的地方。两GG直接转车去中甸,我们约了皮皮在附近的武装部招待所碰头。
  
      一到房间,我迫不及待的钻进浴室洗了个澡,这才发现原来洗澡也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换上唯一仅存的一件干净衣服,走出来时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经过大镜子时把自己吓了一跳,这个又黑又瘦的家伙是我吗?
  
      直到下午一点,我和虫虫才收拾干净,自认为可以出门了,可怜的皮皮早已等得饿晕在了床上。出门觅食,随便找了家人多的饭店,点了一桌子的菜。皮皮说不好吃,可是我已经非常满意了,因为好久没这么吃了。
  
      吃完饭已经三点,我们包了辆夏利车去明永冰川,因为这点时间只够去那儿了。司机是个长得象藏族的汉族人,一路上颇为建谈,看得出为人比较精明。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司机闲聊着,四点半终于到达了明永冰川,门票60,学生半票,估计又是一个进去了会后悔,不进去也会后悔的地方。
  
      上山的路非常好走,宽约两米的平坦的马道,60块钱的门票毕竟不是白花的。后悔没带登山杖,我已经习惯依赖着它爬山了,走着走着,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节奏,一不小心又和虫虫皮皮拉开了距离,反正她俩都是强驴,大家各自随意就好了。六点到达太子庙,和我们一起出发的另几个骑马的游人也刚到不久,和牵马的藏民打了个招呼,就象前几天在山里遇到马帮一样,他们立即热情的回应,夸我走得好快。进庙里瞻仰一翻,然后按藏民的指引继续向上,六点半经过一段栈道到达最高处的观景台。
  
      冰川并不如想象中的漂亮,里面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尘土。天色渐暗,等虫虫和皮皮到达后留了一张到此一游的照片,然后便匆匆下山了。我和皮皮都说这回又是花钱买后悔了,明永是我们见过的最丑陋的冰川。忽然发现我们三个穿的居然是同一个牌子的登山鞋,于是告诫皮皮下山要小心,因为刚下过小雨,V底的鞋会特别滑,谁知话音未落皮皮已经应声倒地,我也差点中招。于是赶紧改口说了冰川一堆好话,终于安全离开了栈道。
  
      路上遇到几个工作人员下班后去山上住宿,见我们三个女孩子摸黑下山,建议我们当晚住在山上,我们表示感谢但还是坚持下山后,便提醒我们一路小心。临走时其中一个还开玩笑说:“你们得走快点啊,夜里山上有狼哦。”我笑着答道:“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已经好几天没吃肉了。”天完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虫虫依然如故,没带头灯,于是我和皮皮用头灯“护送”她,一路说说笑笑下了山。
  
      回到德钦吃了顿美味的羊肉火锅,那家店就在长途汽车站边的岔路上,名字很长,叫做白族什么风味的。吃饱喝足,晃晃悠悠的走在深夜的街头,偶尔擦身而过几个驴模驴样的年青人,很想问问他们的经历,大家交流一下心得,无奈他们走得太快,一回到城里,人与人的距离好象又一下子拉开了。
  
      回到旅馆,又用很长时间非常享受的洗了个澡,钻进温暖的被窝,恍惚间耳边又响起怒江的波涛声。
米凯 于 2004-10-26 19:02:14 编辑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8 18:10:56
Post #40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米凯 离线 米凯 D12,10。6   德钦—昆明
  
      五点就醒了,因为和皮皮约好一起去飞来寺等日出看梅里,外面稀稀沥沥的下着小雨,看来日出没指望了。皮皮赖床不去了,也难怪,还要赶七点半的车去中甸呢。打电话把司机叫醒,他一再劝我不要去了,今天肯定什么也看不到的。我只简单的说:“我知道。”
  
      司机磨蹭到六点多才来,一看就是没睡醒的样子。很快就到了飞来寺,天刚蒙蒙亮,雨还是没有停,四周雾茫茫的。和司机说好九点来接我,然后一个人傻傻的站在观景台边,和当地摆摊卖纪念品的小贩们一起烤火,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眼睛却始终望着梅里的方向。
  
      其实,我知道今天看到卡瓦格博的机率绝对小于中五百万的彩票,很多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走了这么久,一路上我笑过也哭过,今天我只是想郑重的来这里和梅里个道别。有时侯,明明知道自己在冒傻气,但是却无能为力,一切随心,一切随性其实也是一种幸福吧。
  
      风很大,我决定到路边的小店里坐坐,一进门就被先到的一群广东自驾来的摄友拉去一起吃早餐了。对于我的转山,他们深表敬佩,正如那几个记者,他们也好奇的问这问那。旅行的另一大乐趣就是,每天你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谈得来的就可以开心的聊上很久,然后大家各奔东西,甚至可以不必知道彼此的姓名。
  
      司机准时来了,告别刚刚认识的朋友,谢谢他们的早餐。回到德钦,打包退房,和虫虫一起上了中午11点开往昆明的卧铺大巴。当我们离开的时候,天开始下雪了。
  
      车过白马雪山,在颠簸的路上艰难的行进着,窗外白茫茫的,喇叭里放着忧伤的情歌:“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是啊,人生路上一路走来,有意无意间的确错过了很多人很多事,而这次我又错过了梅里,我最钟爱的卡瓦格博。
米凯 于 2004-10-26 19:12:13 编辑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8 19:10:17
Post #41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米凯 离线 米凯 D13,10。7   昆明  
  
      上午10点到达昆明,终于逃离那辆又脏又颠的车。先去预订的酒店CHECK IN,还是照我的老习惯,每次ZN回来之前一定要住个F B点的酒店。中午再次汇合了NICK和蚂蚁,然后四人开始了昆明FB两日游。基本的行程就是吃饭,逛街再吃饭再逛街。其实和成都一样,昆明也是个很适合生活的城市。
  
      傍晚Nick坐火车晚先走了,剩下可怜的蚂蚁陪着我们到处SHOPPING,一定无聊的要命。晚上去翠湖边泡吧,三个人,一打酒直到深夜。
  
D14,10。8   昆明—上海
  
      晚上8点50的航班,所以白天继续FB,逛花市,还买了很多水果带回家。半夜12点,当飞机降落在上海机场的时候,我的口袋里只剩15块钱,多么完美的财政预算。
米凯 于 2004-10-26 19:20:53 编辑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8 19:13:09
Post #42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米凯 离线 米凯 附:路上宿营点和几个山口的GPS数据 (BY 蚂蚁)
D1: N 28。06.841'  E 098。30.016' Elev:1687m(草药棚子)
  
D2:N 28。15.983'  E 098。28.598' Elev:1809m(龙布)
  
D3:N 28。24.117'  E 098。28.159' Elev:1751m (露天温泉)
  
D4:N 28。28.707'  E 098。27.831' Elev:1929m(察瓦龙)
  
D5:N 28。36.571'  E 098。27.102' Elev:2337m(格布)
山口:N 28。39.989'  E 098。29.596' Elev:3499m
  
D6:N 28。38.180'  E 098。31.004' Elev:2824m(水源)
山口:N 28。39.295'  E 098。28.570' Elev:4137m
  
D7: N 28。38.051'  E 098。35.953' Elev:4470m(水源)
索拉山口:N 28。33.208'  E 098。36.793' Elev:4817m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8 19:22:48
Post #43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米凯 离线 米凯 昆明FB TIPS:
  
北大门,福照楼
推荐菜:汽锅鸡,腐乳炒肉片,凉拌螺肉,炒饵块;
  
北大门,糊辣鱼火锅
  
百盛旁边,祥云街美食城
  
三和营:傣味竹楼
  
三和营,云香阁:童子鸡火锅
  
翠湖边,茴香酒馆(共两家,老的那家比较热闹)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8 22:33:24
Post #44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byte 离线 byte 米老大终于完成他的行程。我也看的上气不接下气,好自虐。我自己算了一下,最多不超过行走20个小时,嘿嘿,8个人包了16人的全顺,有2个人可以躺下睡觉。
收到米老大出来的消息时我正好在亚丁出来:)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
安全出来就是开心,那是我第一时间想到的。
 
旧帖 2004-10-19 09:50:36
Post #45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王皮皮 离线 王皮皮 大米好象很傷感哦。轉山...途中不知遇到了誰wink

----------------------------------------
暗夜的鸣虫  wpp1.bokee.com

 
旧帖 2004-10-19 10:32:33
Post #46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amber850 离线 amber850 怎么不在来得休整一天,来得的望族-----来得卓明家的腊熊肉肯定还有。
转经可是没听说今年转一半,明年再转一半的。呵呵smile
 
旧帖 2004-10-19 11:01:45
Post #47
回复: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米凯 离线 米凯
byte wrote:
米老大终于完成他的行程。我也看的上气不接下气,好自虐。我自己算了一下,最多不超过行走20个小时,嘿嘿,8个人包了16人的全顺,有2个人可以躺下睡觉。
收到米老大出来的消息时我正好在亚丁出来:)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
安全出来就是开心,那是我第一时间想到的。

  
smile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9 11:08:25
Post #48
回复: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米凯 离线 米凯
王皮皮 wrote:
大米好象很傷感哦。轉山...途中不知遇到了誰wink

  
有这么一帮ZT在身边,我还能遇到谁呀?!wink
  
只是整天行走在没有人的风景里,最适合思考,加上天气比较阴,所以容易出现伤感的内容啦。太阳出来就会好的blushcool
  
记得我在来得对大家说,过垭口的时候看到梅里我要大哭一场,你们千万不要拦我哦。结果最后还是没有见到,所以憋了一肚子的眼泪需要发泄呀clown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19 11:19:44
Post #49
回复: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米凯 离线 米凯
amber850 wrote:
怎么不在来得休整一天,来得的望族-----来得卓明家的腊熊肉肯定还有。
转经可是没听说今年转一半,明年再转一半的。呵呵smile

  
我们原计划当天就翻过垭口再宿营的,所以不可能再在来得休整一天。不过来得真的是个很美的小山村,值得多呆几天。
  
转经本来就不是我们的目的,否则绝对应该去年去转啊。对于各种宗教我只是当作一种古老而博大精深的文化去欣赏。只转一半主要是想利用有限的时间尽量多看些不同风格的景色。smile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旧帖 2004-10-20 20:35:37
Post #50
回复: 2004,从怒江到梅里
 
米凯 离线 米凯 贡山--丙中洛途中 (by Nick_ni)
  
米凯 于 2004-10-20 20:36:12 编辑

----------------------------------------
永远记住伊萨基,那才是你的目的地。
但决不要匆匆赶路,最好是走上很多年,让你自己抵达时人已老。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2004,从怒江到梅里 53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