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深圳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完)
« Prev12Next »
分享
旧帖 2004-11-04 01:37:17
Post #1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完)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完)

9月27日,由于长途车晚点,我们晚上8点多才到达里格村。同行者有我、173、城堡、阿波(广州绿野)、阿城(广州绿野)、枯藤昏鸦(湖南畅行天下)、金林共7人。来接我们的居然是格诺,他刚从昆明回来,这令我们有几分惊喜。里格村沿湖的一排全部是家庭客栈,有许多酒吧供游客吃饭、娱乐。楼上和院内是客房。扎西家在几乎最后面。
我们7个人原本都是走这条线,在昆明汇合。后来枯藤昏鸦合金林临时改变线路,去梅里转山。于是,我们决定明天(9月28日)在泸沽湖盘桓一日,上午游湖,中午鸦鸦和金林包车去宁蒗,再转去丽江。其他人下午去泡温泉,29日上路。晚上,阿成感冒了,状态不佳,已经出现了高原反应,初步决定随鸦鸦和金林返回丽江,然后根据情况在定行止。
第二天,阿成的情况仍然没有好转,只能遗憾的和鸦鸦他们前往丽江。鸦鸦大约5号左右会到达冲古寺,我们和他约好,在冲古寺留言,希望能够碰面。
而我们剩下的4个人则准备正式展开行程。
  
同行者名单如下:
驴子:云中君、173173、城堡、阿波。
骡子:司概、拉莫、阿里、中森。
向导:达铸.杨
马夫:酷若.熊
  
9/29 晴
早上8:30从扎西家出发前往永宁采购,早上格诺状态不佳,有些担心,但他自己表示应该没有问题。9点到达永宁,原定30分钟的采购,直到10点30才完成。到达温泉乡已经是11点了。这时格诺才说,感觉不妙,可能没法带我们走了。两天前格诺就感冒了,一直精神不振,昨天去洗了温泉以为会好一点,今天还是出了问题。
格诺帮我们介绍了普米族的向导达铸(音)和马夫酷若(音),11:45终于上路了。踏上了去利家嘴的山路。翻过一座山,走上了一片草场,这时我们的头骡司概突然发飙,撒开四蹄狂奔起来,把我们的锅摔扁鸟,还好没有什么别的损失。(按:后来一路上没少吃这畜生的苦头,包括马夫在内)
一路无话,很快就到达了利家嘴村,刚到利家嘴小学,里面就冲出一大群小孩,冲着我们大叫:“一只铅笔一个本子,一只铅笔一个本子!”想必从这里经过的驴子经常给他们带来一些文具,已经让他们养成了习惯。结果我们什么也没给他们,开始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后来一想,靠,我又不欠他们的。本来,背包客们从这里经过,为这里的学校和学童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是件大好事,但像这样围着他人起哄索要却令人反感。希望他们以后不再有这种行为。
大约18点左右到达了营地,营地在一片草地,背后有一个小木屋,隔着小河住着祖孙二人。(按:根据后几天的经验,这里是8天中最好的营地)我们向他们买了一只鸡,开始做晚餐,并邀请他们一同吃饭。最后因为这只鸡的缘故,晚上9点才开饭。
今晚是农历8月16,月如银盘。
另外,阿波状态有些不好,不过他勉强自己吃了不少东西,应该没有大问题。
  
。。。待续
  

云中君 于 2004-11-18 22:11:52 编辑
 
旧帖 2004-11-04 01:40:13
Post #2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清晨
  
 
旧帖 2004-11-04 01:40:50
Post #3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小学——摄影:城堡
  
云中君 于 2004-11-04 12:21:55 编辑
 
旧帖 2004-11-04 10:23:22
Post #4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
 
2004 离线 2004 up!smile

----------------------------------------
一是活着、二是活好、三是活得长久。活着是指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地活下去,生存下去,让生命本体存在。活好就是活得有价值有意思有地位有尊严,自己的命运不被别人代表和控制,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活得长久当然是指持续性地长期性地活下去。

 
旧帖 2004-11-04 12:13:57
Post #5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9/30 晴
7点整起床,想不到早上起来收拾东西、晾晒装备、准备早餐、备马等等繁杂事务这么花时间。磨磨蹭蹭,一不注意就10点了。赶紧上路。
起初的1个小时一直在森林和草场之间穿行,11点钟到达了落水洞。1条小河流过这里,流到了一个山洞中然后从山的另一边穿出来。落水洞大概是因此得名的吧。远处能够看到山峰,雪白的岩石,起初还以为是雪山呢。半个小时后,我们穿过屋脚乡,走上土马路。两个小时后,我们在屋脚乡一户民居借炉灶做饭。
下午3点左右再次上路,很快就进入了蚂蟥区。蚂蟥区是一片森林,古木参天,大片的松萝像蚊帐一样挂满了树枝。不过我们没看见什么蚂蟥。在蚂蟥区中行走了约1个半小时,就到达了森林中的营地。今晚要在蚂蟥区宿营,心中不免有点惴惴。营地下面是一个山坳,有一个藏族村落在山坳中,不过我们看不到。在我们扎好营地后不久,天开始阴了起来,林子里有了点寒意,酷若和达铸用塑料布搭起了帐篷,看来晚上会下雨。森林里的柴火很湿,生火时用掉了不少柴油。
173晚上精神亢奋,为阿波制作“神棍”一只(阿波的登山杖坏掉了),并在石头上用斧子刻下自己的名字,下次凡有驴子经过别忘了嘘嘘之以示鄙视。
晚上果然下雨,并有雷声。
  
...待续
  
 
旧帖 2004-11-04 12:25:03
Post #6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
 
燕舞欢歌 离线 燕舞欢歌 期待下文。。。。smile
 
旧帖 2004-11-04 22:13:34
Post #7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9月30
  
 
旧帖 2004-11-04 22:15:10
Post #8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173题
  
 
旧帖 2004-11-05 12:20:25
Post #9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10/1 雨+雪+冰雹
早上6:30起床,发现没法晾晒装备,只好作罢。本打算抓紧时间早些上路,但不知道怎么着,一晃就到10点了。马夫把马找到,我们看到所有的牲口都被蚂蟥咬的血淋淋的,说明蚂蟥还是相当厉害。今天要翻越第一个垭口,向导说只要在这里没有出现高原反应,那么后面的路就没有问题。
在土马路上走了大约1个小时,沿途上大量被砍伐的数目横七竖八的躺在山坡上,不知道时以前林场采伐的木材没有来得及运出,还是后来盗伐的。部分山坡树木稀疏,满目疮痍。1小时后开始登山,走了一段以后,马夫酷若说前面海拔升高,没有什么树林了,就在路边的松树上砍下一些木片,作为引火之用——松木含有大量油脂,是优秀的引火物。酷若在砍木头时比较小心,只在树上砍下一片木片,但不会导致树木生长受到影响。但是路上还是发现因为有人不注意砍得太深,导致树木倒下的情况。
大约中午12点左右,到达了第一个垭口——达克古多,1个小时之后翻越了第二个垭口,1:30到达卡尔牧场。我们没有生活做饭,只用炉头煮了黄糖茶,吃了些干粮。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好运气似乎到头了。突然间下起了冰雹。好在冰雹个头不太大,不至于满头的包。气温急剧下降,10分钟左右,地面就已经结冰了。我们所有的人都穿着单衣,这时候取厚衣服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包一打开立刻就会打湿。于是我们赶紧上路,以期尽快翻过雀儿山垭口。
不久后,冰雹变成了冻雨,很快又变成了大雪。在严寒的驱使下,我们加快脚步,在不知不觉间,距离拉大了,阿波的眼镜经常被雪遮住,放慢了脚步,向导达铸本来走在后面,过了一段时间居然赶到了前面。在翻过一个山口后,我回头看时,只看到达铸翻了过来,后面的3个人都没有看到。我问达铸:“后面的人呢?”他说就在后面。结果等了足有10分钟才看到173的身影,这10分钟的原地等待险些把我冻僵,手指都直不起来了。这次的事情有一定的危险,由于大雪和浓雾,能见度很低,队伍拉得太开容易跟丢,向导和马夫之中应该必须有一个人在队伍的后端,以保证人员的安全。
后面的路程一直在海拔4000米以上穿行,路上经过了两个海子,其中一个被浓雾遮断,另一个就在我们身边。她躺在一段绝壁之下,宛如浑晶璞玉,晶莹剔透,可惜我们却没有机会停下来,哪怕3分钟都好。
4:30左右翻过了雀儿山垭口,进入了山坳沼泽。一路上无心赏景,只想尽快赶到雀儿山坳宿营地。6点钟,我们看到山边有一个小木屋,于是决定借宿。结果,屋里没有人,倒是准备了不少柴火。可能是牧人的小木屋,在放牧经过时可以使用。
雪越下越大,外面的地面也没法扎营,于是6个人统统挤进木屋烤火。晚上,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除了173,所有的人都感冒了,我的最重,开始发烧。幸运的是半夜就好了大半,有胃口吃饭了。
关于这天晚上的印象,有如下几点:
熏,松枝发出的烟熏得我们七昏八素。
热,晚上居然热醒了,火塘的热力几乎把我烤焦。冲锋衣也被火星烧了个洞。
挤,小木屋大概10个平方,火塘占了1半,挤了6个人。
  
云中君 于 2004-11-05 12:23:33 编辑
 
旧帖 2004-11-05 13:14:45
Post #10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
 
杂草KK 离线 杂草KK 期待后文~~~顶!

----------------------------------------
早晨起床,看看窗外,阳光还算明媚,努力赚钱;然后出去出去出去出去,离开这座城市或者离开这个国家……

 
旧帖 2004-11-05 13:39:42
Post #11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
 
你我他 离线 你我他 smilesmilesmile

----------------------------------------
走进山野!亲近自然!

 
旧帖 2004-11-06 20:10:38
Post #12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伤痕
  
 
旧帖 2004-11-06 20:11:03
Post #13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挽歌
  
 
旧帖 2004-11-06 20:13:35
Post #14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10/2 雨
早上雪停了,起床时外面一片白茫茫。由于感冒的原因,我们决定早上多休息一阵。这也是因为向导达铸说今天的路大约4个小时就能走完——事实证明了该向导患有间歇性失忆症。11点我们才上路,这时雪已经开始化了。起初,我们一直在雀儿山坳中穿行,翻过3~4个山脊,穿过了3~4个山坳。一路上的山坳全是高山沼泽,五颜六色的灌木将草甸装点的绚烂多彩。今天第一次穿雨鞋,在柔软的草甸上走起来舒服极了。
中午一点种左右到达卡尔牧场的一处牛棚(我们没想到卡尔牧场的范围这么大),发现这里住着一家藏民。马夫酷若惊喜的发现他们是他的老朋友。于是,我们接受主人的邀请,进小木屋去小憩。女主人奉上酥油茶。这里的酥油茶是正宗的牦牛酥油,香浓可口。我们一面和主人攀谈,一面就着酥油茶分享奶渣和我们带来的点心。
当我们辞出之后,酷若告诉我们,屋子里的3个男人和1个女人是夫妻——3夫1妻。大吃一惊,原来这种风俗在这里也还存在。
之后的路程是一路的下坡,这是一条没完没了、泥泞不堪的小路,比较陡,要一路连蹦带跳,这时穿着雨鞋就开始难受了。半路上追上了另外一队的队尾,交谈了几句,知道他们是从上海来的,一共8个人。大约18:30左右到达邛引村。在村民的屋外看到了“上海队”的马帮,想来正在准备借宿。邛引村也是普米族的村落,马夫酷若根据我们的意思和村民交涉。结果发现村民要价很高。城堡跑去多问了几家,结果都差不多。最后在村子最高的一家,100元包晚饭1只鸡搞定。
第一次在少数民族民居借宿,见识了他们的日常生活和许多禁忌——不得靠近火塘烤火烤衣服,不得在屋里换衣服,不能将衣服挂起……基本上,我们烤火干衣的企图落空了。
记得以前有功略说邛引村是藏族村落,估计是看了民居上书写的藏文得到的印象,但其实它是普米族村落。普米族有自己的语言,但没有自己的文字,是使用藏文的。
上海队住在另外一家,他们本来是7个人,后来在路上“捡了”一个深圳的独行侠。
  
。。。待续
  
 
旧帖 2004-11-06 20:18:09
Post #15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雀儿山坳
  
 
旧帖 2004-11-06 20:25:55
Post #16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未完待续)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小木屋
  
 
旧帖 2004-11-07 13:15:55
Post #17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未完待续)
 
燕玉兰 离线 燕玉兰 期待。。。
一起走过这么多次,没想到GG原来思想这么丰富的哦!鼓励,加油呀!smile
 
旧帖 2004-11-08 12:23:57
Post #18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未完待续)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10/3 晴
早上天气好转,开始出现蓝天了。我们9:15开始上路。辞别邛引村,我们开始翻越邛引山。达铸.杨同志间歇性失忆症发作——带错路了,找了半天才找到正路,居然上错了山。10点钟在路上碰到了比我们晚上路的上海驴子。交谈之后,我们得知,深圳的这位独行大侠——暂且称之为“阿疯”吧,独自一人上路,没有向导、不雇马帮,背着50斤以上的大包——含笔记本电脑一台,打算1个人用6天的时间走完这段路程。和阿疯聊了一会儿,该大侠从10几年前就开始玩户外运动,那时只有极少人听说过这种玩法,参与其中的更是凤毛麟角,户外用品店一家都没有,所有装备都要自己动手做。听完之后,心中的敬仰真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上海队的队伍拉得非常开,有3个mm是骑马的,据说是因为体力问题,在半路专门雇的马给她们骑。我们在邛引山顶准上了上海队头驴,阿波和他核对了海拔表的读书,正好相差100米。我们没有在邛引山顶停留,直接下山,根据百年孤独的功略,要下降2000米,不过根据我们实测的海拔,只下降了1200米,从3800米下降到了2600米。在经过一个山腰的平台时,路边发现一个大马蜂窝,把我们的骡子叮了。我们特意在那一等了一会儿,在看到上海队的身影后,向他们大声喊,提醒他们注意,也不知道他们听见没有。
出了树林,到了一条很宽的马路,一直通到水洛桥,途中经过卢杜村,没有多做停留。在一棵大核桃树下,阿波企图给一个长发飘飘的小姑娘拍张照片,被干净利落的拒绝了,郁闷。
18点10分穿过盘山公路到达了通天河边,通天河的水由于淘金被严重污染,不能饮用,必须另找水源。马夫知道一条小溪,我们在溪边找到一片相对平坦的草地,在那里扎营。上海的驴友在我们上方不远的另外一片草地扎营。
晚上看到的是最美的星空,天空中密密麻麻挤满了星星,甚至能够清楚地看到仙女座星云。不知道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以前能够轻易辨认的猎户座、大熊座,现在已经认不出来了。整个晚上,骡马都在营地周围游荡,听得到它们的铃声,甚至是嚼草的声音,有时就在头顶上,搞得我一晚上都没睡好。
  
 
旧帖 2004-11-08 12:26:43
Post #19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未完待续)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水洛桥
  
 
旧帖 2004-11-08 12:29:10
Post #20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未完待续)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10/4 晴
清晨起床,不知何处传来马的嘶鸣声,颇有几分苍凉的感觉。今天终于学会了统筹安排,9:30就出发上路了。在强烈的阳光下,穿过水洛桥,沿着通天河边的土马路前进。
今天无疑应该是最郁闷的一天,一直沿着尘土飞扬的公路走,没什么风景。路上看到通天河中有好几艘淘金船,以及一处大型的金矿工程。由于矿源逐渐枯竭,国家把金矿包给了私人。路上遇到一些金矿的工人,我们和其中的一个攀谈起来,他说一天可以得到沙金几克,运气好的时候可以有10多克。由于金矿开发,导致通天河严重污染,主要是重金属污染,河水不能饮用。我的印象中通天河是汇入金沙江的,不知有没有记错。
由于金矿的存在,当地有一些临时的居住点,还有些商店。我们在那里补充了大米和酒,但是没有黄糖。中午1点左右,我们在路边借了民居的炉灶煮面条,用炉头褒茶,快速搞定。下午2点,到达东拉村。
东拉小学就在路边,十分破旧的校舍,一共41个孩子在这里读书,并且只有一个老师。老师的名字叫当珠鲁绒,所有的课程都是他教。在这里念书的孩子也许大部分只能念完小学,最近的中学在2天的路程之外。我们将带来的所有文具(铅笔和作业簿)统统留下。当珠鲁绒老师说有几个外国人准备出钱帮他们重修校舍,希望能够实现。
下午4点经过四家村到达金矿,这个村庄有许多失学的学龄儿童,他们要么无所事事,要么负责放牧、打草等工作。这证明这里的教育状况十分恶劣,只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帮助他们。
我们在金矿的商店补充了黄糖,然后沿着白水河向上游走。4:30左右,我们到达白水河边的营地。在这里是在忍不住,洗了头,不敢下去洗澡,只好用毛巾擦了一下。白水河是通天河的源头之一,是贡嘎山的溶雪,景色极美,水质甘甜清冽,可以直接饮用。搭好帐篷,城堡提议去当地人家里买一些蔬菜,结果买回来一大堆番茄、辣椒、土豆和玉米。晚上烤土豆和玉米。
上海队比我们迟将近2个小时才到,他们在四家村买了2只鸡——120大元。My God,这是我这辈子听说过的最贵的鸡了!
晚上和他们聊天,听他们的头驴说,沿着白水河还有另外一条小路通向亚丁,不过比走嘎洛要多两天的路程,这条线路没什么人走过,可很少有向导知道路,至少温泉乡的向导不会知道。据说该路上有一个神秘洞穴,洞中一切电器设备都会失灵,连电筒都不亮,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云中君 于 2004-11-08 12:32:50 编辑
 
旧帖 2004-11-08 23:35:45
Post #21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未完待续)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东拉小学1
  
 
旧帖 2004-11-08 23:36:15
Post #22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未完待续)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东拉小学2
  
 
旧帖 2004-11-09 23:08:43
Post #23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未完待续)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10/5 晴转多云转阴转小雨
昨晚是听着白水河的流水声入睡的,可以说是谁的最好的一次,早上起来精神抖擞。9:15完成一切工作,拔营上路。沿着白水河走了一段,然后开始登山,11点到达嘎洛村。在这里有着更多的失学儿童,他们的眼睛里全是茫然。在这里我们买了一只鸡(不知为什么达铸和酷若队鸡情有独钟),40元。然后继续登山。此时天阴了下来,不久,就下起了小雨,情况不太妙。
中午1点左右,到达一片斜坡空地,在这里埋锅造饭。溪里的水很浑,大概是因为下雨的原因,没办法,将就着喝吧。1个小时后,上海队伍到了,不过他们生不着火——柴都非常湿,只好到我们的火堆上来煮水。
下午的登山一直在雨中行进,雾也越来越浓。4:15我们到达嘎洛垭口下的草坪营地。原本我们打算翻过嘎洛垭口宿营,但现在看来还是不宜冒险。小雨时断时续,我们在一颗巨大的松树下生起火堆。这棵松树下经常有人生火,因为根部已经烧出了一个凹下去的坑。气温逐渐下降,虽然穿着厚衣服,但背对火堆的那一面身体仍然感到寒气逼人。趁着还能看清的时候,我们赶紧将帐篷搭好,实在找不到没有牛粪的平地,当晚所有的人都睡在牛粪上。雾越来越浓,连近在咫尺的帐篷都看不见。
上海队伍6点钟才到达,随后又有贡嘎山的转山藏民到达,人数大概有20多人。由于柴湿火难点,一位年迈的僧人来到我们的火堆前取暖。我们通过马夫问起,他们贡嘎山转山需要17天时间。酷若说,这些都是最好的藏民,善良、诚实、守信。说起他们时,酷若的语气充满了敬意。令人惊讶的是,其中居然又有酷若的朋友,是以前一起在一个矿山打工的工友。
晚餐干掉了那只被我们一路带上来的鸡,阿弥陀佛。
  
 
旧帖 2004-11-09 23:13:08
Post #24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未完待续)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嘎洛
  
 
旧帖 2004-11-09 23:16:40
Post #25
回复: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未完待续)
 
云中君 离线 云中君 10/6 大雪
看来神山夏诺多吉不打算让我们舒舒服服的翻过他的肩膀。小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晚上。马夫酷若说,垭口一定在下雪。早上收拾帐篷时,被雨淋湿了,幸好今晚不必再用它。
9点钟拔营启程。我们打算中午不做饭,尽快翻过垭口。半小时后,我们翻越了4200嘎洛垭口,果然,天地一片雪白。我们开始攀登4800的夏诺多吉垭口时,雪也越下越大。路径已经看不清楚,有的地方雪深过小腿。相机上结了一层露水,不敢拿出来,怕结冰损坏。在路上不断的遇到转山的藏民。他们十分友好,总有人向你微笑招呼,不断的听到“扎西德勒”的问候。有人提醒我们抓紧时间,太迟恐怕大雪封山,垭口处无法翻越。
中午架起炉头煮黄糖茶,吃干粮了事,以便尽快上路。下午2点左右,我们到达了夏诺多吉垭口,海拔表实测为4700(上海那一队的向导以前是地质队的成员,曾经参与附近地区的考察,他说该垭口的实际海拔应该是4900米)。
翻过垭口后我们送了一口气,余下的行程应该没有问题了。路上遇到回程的马夫,说马匹不能在冲古寺停留,只能在牛棚处返回。这时,酷若担心他的牲口,想要到牛棚后,我们自己背包走,他的马帮则立刻翻垭口返回。我们不同意,坚持必须到达冲古寺。酷若十分着急,因为山上没有马草,如果不能在冲古寺停留,牲口会有危险。我们起了一些争执,最后酷若还是妥协了,我们阻止他连夜翻垭口返回的想法,因为那太危险了。冲古寺虽然不允许马帮过夜,但是离开冲古寺的森林中一定能够过夜。事实证明我们是对的。到牛棚之后的森林中完全可以过夜,并且能给马匹找到草料。
5点左右,我们到达冲古寺,终于到达了传说中的三神山,只不过全在云雾之中。冲古寺住宿没有问题,游人也不多,也许是长假即将结束的原因吧。这个时候,阿波居然收到了金林的短信,奇迹啊奇迹,真是神山保佑,又接上头了。安排好住宿,请酷若、达铸迟了晚饭,就和她们挥手告别了,临走时一再叮嘱他们不要连夜过垭口,就在森林里过夜。在我们吃饭的时候,进来一个管理人员模样的凶台(兄台),恶生恶气的问:“外面的马是谁的?”我知道他的意思,就告诉他马帮是我们雇的,并且将连夜返回,后面的行程我们会雇本地的马帮。该兄台听说不会抢本地马帮的生意,脸色立刻缓和了。
上海队7点左右才到达,虽然晚了点,但好在没有出问题。我们一直的担心也消除了。晚上在领取行李时,173在签名处写了“173”,被老喇嘛唠叨得耳油直冒。
晚上又吃了一顿宵夜,腐败呀腐败。
  
云中君 于 2004-11-09 23:19:41 编辑
 
« Prev12Next »
转帖分享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行走日记——泸沽湖至亚丁(完)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