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深圳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Colorful day 之 滇川行记
旧帖 2004-11-15 19:40:06
Post #1
Colorful day 之 滇川行记
 
IDLE 离线 IDLE

Colorful day 之 滇川行记

穿越前
  
9月24日下午4时,从公司拿上打印好的攻略坐公交车回梅林取行李。由于太兴奋了,居然把身份证留在公司的扫描仪上,车至黄木岗,同事打电话告知,赶紧回去取,回到家正好五点。从房间里取行李下来准备坐ALLAN的车往机场时,突然发现机票忘拿了,只好再次返回房间。手忙脚乱中把东西放上车,抬头望望天空,有种不详的预兆。六点赶到机场,果不其然飞机晚点一小时,过安检时,小包内的瑞士小军刀还差点被没收,只好再次办理托运,到昆明乌家坝机场取上行李,已经是夜里11时了。半小时内打车从机场赶到火车站、买票、检票、赶上加班车前往大理,创本人赶车历史记录,11:30火车缓缓启动,车上乘务员居然免费为每格卧铺送来热水,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如此体贴入微的服务了,好运似乎已经取代下午不详的兆头。
  
天快亮时,梦见一帮大学同学一同坐火车来云南游玩,一路大家有说有笑,很是开心,当然也少不了除北京外对中国地理毫无概念的ZT好友高平,他突然问道:“大理是在中国哪个省?”表情自然得如同美国人对美国以外的其它地区理当一无所知一样,大家都乐了;眼前浮现出另一拨留京的同学泛舟碧波昆明湖。真是一个奇怪的梦,一定是昨晚跟昆明上学的大理女孩一起聊天勾起了我对白衣飘飘年代的最深记忆,愿好梦常圆!不争气的肠胃由于昨晚受了凉,隐隐有点不舒服,但愿不会给旅程带来太大的麻烦!
  
从下关火车站出来,前往古城的车上,遇到一位老大妈头戴一顶草帽与我的很相象,于是套近乎问她草帽的价格,答曰两块五,我免费从七郎手中得到,心头大乐。后经交谈得知老人到古城附近来拔牙,一颗五元,听到这么便宜,我打趣她应该多拔几颗,她会意地跟旁边的老伴相视一笑,露出一口零落的牙齿,告诉我没几颗可以拔了。谈笑中,目的地到了,买好车票,我们悠闲地逛古城、吃小吃。买饵块时,小贩竟是用夹子收钱、找零钱,记忆中自打见钱以来还没见过谁如此对待此物,卫生意识超乎我们的想象,吃起饵块来也感觉特别的香。
  
经不住船托的劝说,到洱海坐船游览并美其名曰:ZN之前的最后FB,后经证实ZN尚未开始,已经FB透顶。人说“上关花、下关风、苍山雪、洱海月”,我却觉得洱海的风也同样清新怡人,金梭岛上一只小狗半闭着眼睛,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吹着洱海的风,看得ALLAN直发感慨,只愿做金梭岛上吹洱海风的狗。回码头途中,躺在甲板上,徐徐风中,安然入睡,做神仙莫过于此。
  
打一马的从洱海去苍山,RICHARD见马夫不停拨弄前面的手柄,惊诧简易的马车居然有档位,经马夫解释才知道那是用来刹车的,后来我们三人一致认为马车左转或右转时应该打转向灯。途中我发现红色的玉米棒子,正要感叹大理水土的怪异,ALLAN敲敲我脑袋:“还没上高原就缺氧了?那是剥去玉米粒的玉米棒子!”在坐索道上苍山时,ALLAN与一女孩同乘一缆车,因不相识,互相没有说话,动作神情却极为相似,同时用手托着下巴往外靠,象极刚吵完架的夫妻,RICHARD给ALLAN配台词:“为什么我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俩总吵架。”呵呵,一路的ZT事倒也增添了不少旅途的乐趣。
  
卧铺车往中甸途中经桥头停车一小时,大约是晚上两点,我与ALLAN下来走了一小段虎跳入口。由于云南尚属雨季,金沙江水比春节时更大了,听到轰轰的水声,估计虎跳的浪花更为壮观,夜色中的虎跳也另具风情。记得春节时在这小镇上不停地打电话给MAN向他询问如何逃票进虎跳,想到这我眼睛不禁搜索着当时吃一碗三元面条的小饭店,想进去再吃一碗,却见门紧闭着,未能如愿。此时远在新疆的钉钉铛发来短信说,半夜醒来,窗外明月使她思念起远方的亲人、朋友,深深体会到“床前明月光”的思乡情。是啊,快到中秋了,此时虎跳虽然没有明月高悬,也使我这刚刚出发的游人已经开始想念起远方的朋友了。回到车上,再也睡不着。
  
早上6点,卧铺车开进中甸车站,路边特有的藏式房子,熟悉的藏族气息使我精神一振,深深地吸了口气,梦中的香格里拉,我又来了!慌乱中,竟然把七郎送我的一直钟爱着的草帽遗落在车上,继在大理火车上丢失RICHARD手电后,我一路的丢三落四也开始了,被他俩狂批一顿。
  
上午ALLAN和RICHARD跟另外三个驴友去松赞林寺做驴子的朝圣功课,并到属都湖联系马匹,我则要到农贸市场准备徒步的物资。高原特有的小细雨有一阵没一阵地下着,我撑了把伞走进迪庆州烈士陵园,从红军长征到经济建设时期的有名无名藏族汉族烈士同葬一园,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细细的秋雨更增添了陵园的肃穆,就连平时调皮捣蛋的小孩也绕着墓碑默默瞻仰着。转完陵园,到市场采购了一些蔬菜、水果、大米等,也补买了一顶草帽,但愿它能陪我走完全程。
  
在客栈门口,碰见春节时车我们到属都湖、白水台的藏族司机布农。虽然我上次回到深圳还把他的一些照片寄给他,他已经对我没有丝毫印象了。但他在我脑海中不负责任的形象却一点没变,照样向游人吹嘘着不着边际的话,还说我们属都湖到亚丁的穿越至少要二十天,不如放弃穿越跟他的车直接到稻城。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今天还是有些高原反应,头隐隐作痛,或许是偏头痛对寒冷气候的不适应吧,身体跟去年相比差不少了!由于临时人员的加入,队伍的人数扩充到七人,不确定因素增大,不禁对穿越行程有所担忧。马帮已经联系好,明早七点要在客栈门口集合前去属都湖,晚上大家把行李打好包。白天的劳累使我安然入睡,希望又是一个好梦。
  
属都湖
  

IDLE 于 2004-11-23 08:58:18 编辑

----------------------------------------
We can make the world better.

 
旧帖 2004-11-15 19:41:25
Post #2
属都湖——尼汝
 
IDLE 离线 IDLE 属都湖——尼汝
  
“这些马真大!”“是骡子吧?” 当马夫洛桑把马队拉过来时,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这到底是马还是骡子?”ALLAN指着其中一匹问洛桑,“是马!”洛桑回头看了看说。“前面那匹马可真大!”RICHARD感叹道。“那匹是骡子。”洛桑笑了。经洛桑解释才知道一般来说马的鬃比较长,跑得快,骡子体格较大,能驮东西,我们这马队是骡马混合队,有速度也有体力,我们徒步的队伍也会象马队一样有速度有体力。后来大家一致决定把负重能力强的驴友叫骡子,比驴子更进一步了。
  
绑好行李,一行八人(排长、小高、小余、雪在烧、ALLAN、RICHARD、洛桑、我)五匹马从属都湖出发,徒步穿越的旅程正式开始。属都湖风平浪静,虽然没有灿烂的阳光,湖面远山的倒影,湖边的小花,草甸边上的树林都让人心醉。沿着湖左面约摸走半个小时,来到洛桑的放牧牛棚。牦牛在草甸上悠闲地吃着草,还有几只山羊在嬉闹着,孤零的牛棚里升起袅袅的炊烟,这不正是从小就梦想着要来生活的牧场吗?比中学地理书上的图画更漂亮,真想在草地上打几个滚。牛棚里,洛桑的奶奶在给洛桑准备路上的干粮,她见我盯着装满酸奶的小桶很是好奇,就盛了一碗让我尝。刚一入口,差点吐出来,跟上学时在北京喝的酸奶很不一样,没有了为不同口味所加的香料,酸味更浓,还带点柴火的味道。向同伴眨巴了一下眼睛,喝上第二口,这次已经适应那浓郁的酸味了,感觉比一般酸奶更纯,还有一股酒一样的醇香。顾不得漂浮在上面的小烟灰,一口把剩下的喝完,再要了一碗跟同伴分享。这时眼睛已经适应了牛棚昏暗的光线,我仔细打量了一下牛棚:四面墙是用大块的木头一根根垒起来,屋顶由小块木板接搭而成,地板也是木板铺成的,中间两平米见方留来生火做饭取暖,上面架有两道梁用来放柴火或吊烤,紧靠着木墙的四周钉有木板用来放物件,门槛做得很高防止牛羊进来,晚上在地板铺上垫子就可以睡觉,简陋而实用,在未来几天的行程中我们有时也要宿营这样的牛棚。洛桑吃了些面馍,喝了几口酥油茶,权当早餐,带上些青稞酒就和我们一起继续上路。
  
走了大概十来分钟,行至上山路口,只见松树上挂满松萝,象老人的胡子垂了下来,第一次见如此多的松萝,很兴奋,拿起相机拍了好几张。大家状态都不错,虽都是第一次在高原徒步,在美景的陪伴下,很快爬上山。翻过垭口,出现一片开阔的草甸,这就是地基淌草甸。五六月份时候,草甸是嫩黄的绿色,不知名的五彩花朵点缀其间,四周是盛开的高山杜鹃丛,真的跟歌曲《香格里拉》里描述的一样美丽。这时天上飘起了细雨,大家把雨具穿上,红色的冲锋衣,蓝色的雨衣,红白相间的雨伞,缓缓而行,象是草原上移动的五彩花朵,蓝紫色的高山龙胆小花星星点点地草丛中开放,虽然没有盛开的杜鹃花,已经让我心醉了。在牛棚里避了约半个小时雨,吃了些干粮,我们踏着美丽草甸上的小路继续向前。翻越几座小山,到达第二个垭口,今天的行程走了一半了,看看时间还早,大家都放慢了脚步,边走边欣赏眼前的美景。
  
这垭口有分叉路,往左走七彩瀑布,翻垭口下峡谷则直接到尼汝村,两条路在快到尼汝村时汇合。由于下雨的缘故,水漫过路的一些部分,加上马的踩踏,非常泥泞,好几次我都想把驮在马上背包里的雨鞋拿出来穿,嘟囔几次后,RICHARD说我简直成了祥林嫂了。虽然路难走,峡谷的阔叶林风光却越走越美,比深圳周遍的溪谷因有较多种类的树木显得更为绚丽,眼睛如在天堂游走,也算是对没走七彩瀑布的补偿吧。套用古龙的一句:走过尼汝峡谷,才懂得“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真正含义。
  
从垭口往下走了大概三个多小时,神秘的尼汝村就到了。美丽的村庄坐落在四周青山的怀抱里,边上是绿油油的梯田,虽然没有元阳梯田优美的曲线,却更具生活的气息,滔滔的尼汝河从村子旁边流过,整个村庄在夕阳照耀下,宁静、安详,一幅世外桃源的绝好写照。在没有通车之前,村里的人出来要么沿着尼汝河经洛吉,或取道属都湖到中甸,要么走东义到稻城,货物主要使用骡马运送,外面进来的人很少,村子保持了比较原始的风貌,被称为香格里拉中的秘境。走过尼汝河上的木桥,一天的属都湖——尼汝穿越行程结束。
  
我们一行来到洛桑家,典型的云南藏居:屋子前面用土墙围起一个小院子,地下一层泥地用来关牲畜,下雨时变得很泥泞;上面一层是生活区,中间一间用作大厅,生火做饭的地方,平时一家人围着火堆聊天喝酥油茶,晚上还可以睡觉,我们就住在大厅里;两边是较小的房子,住人或堆放物品。洛桑考虑到我们的习惯,晚饭杀了一只鸡,做大米饭,大家都吃得很香。由于是第一天的大强度徒步,虽有美景相伴,大家还是感觉很累,倒头不一会都酣然入梦。我却由于没有没做好跳蚤预防措施,痒得翻来覆去睡不着,睡袋的温度又高,感觉有点发烧,赶紧起来吃了片去痛片,快天亮时才迷迷糊糊睡去。
  
尼汝村
  
IDLE 于 2004-11-15 19:44:16 编辑

----------------------------------------
We can make the world better.

 
旧帖 2004-11-15 19:43:10
Post #3
尼汝——卡斯
 
IDLE 离线 IDLE 尼汝——卡斯
  
早上喝过酥油茶,吃了些臧巴,我们告别洛桑家人,带着美好的心情上路了。除排长单独租一匹马骑外,我们几人继续徒步,洛桑妹夫也加入了我们的队伍。吸取昨天的教训,把能精简的东西都从小包里取出来放在大包里给马驮,重量从昨天的15斤左右减至6斤左右,感觉好多了,走起路来也轻松多了。对于有些驴友负重四无穿越(无攻略、无地图、无向导、无马帮)走过,除了佩服之外,无话可说。上山时也不再贪近路,老实地沿着马道走“之”字形,路虽长了些,体力消耗却小很多,也就很快走到马帮的前面。
  
早晨的尼汝村笼罩在山间的晨雾中,显得更为清新纯净,若不是赶路,真想在这住上两天。从下尼汝到上山路口,两边树木掉下的叶子落在路上,踩上去很松软,感觉好极了,让我想起小时电视剧《四世同堂》中的那段山路,铺满金黄色的落叶,虽是土匪逃窜,却是我最喜欢的场景。一路上喝着早上灌在水袋里的红糖茶,水分糖分都得到很好的补充,保持着充沛的体力。洛桑见我不停地吸着什么,体力也比昨天好多了,就奇怪地问我是不是在吸氧,呵呵,红糖茶确实就象高原上的氧气,甚至比氧气更管用。
  
中午时分,我们在小溪边的草甸上煮东西吃,也是行程中的第一次野外生火。每次时间比较长的休息时,马夫都要把马上的行李解下来,让马休息吃草,上路时再把物件熟练地绑上马。洛桑他们砍来些干树枝生火,烧开水煮酥油茶,我们则用炉头煮方便面作为午饭,由于炉头是电子点火,还得从火堆引火种。我们虽然看了不少野外生存的书并熟记于胸,其实我们野外生存的能力远不如这些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的牧民。对当地民俗的尊重,学他们的生活方式也就是对环境的适应,最好的生存方式。跟马夫一路同行,不但方便于行程,减少危险,也学到不少有用的东西。
  
午餐后,我们开始上山翻垭口,这时一直陪伴着我们的小雨停了。翻过垭口,见到了南宝草场的第一个湖,雨后的雾笼罩着远处的山头,透过浓雾的一丝阳光照在平静的湖面上,披着云雾的远山倒影在湖中,恍如仙境。由于第一次见如此美丽的高山湖泊,我兴奋地跑下到湖边,想转湖,来到湖边却由于登山鞋不防水,而湖的周围是沼泽,只好放弃。沿着湖边小路走上草场,雨又开始下起来了,我们加快脚步,并决定在南宝草场宿营。埋头走了约一个多小时,快到草场牛棚时,天气放晴,太阳出来了,天边出现一道绚丽的彩虹,搭接在草场上孤立的红叶小树跟远山上,美极了。
  
时间还早,我在牛棚里换上雨鞋,带上雨伞相机出去转悠。翻过草甸小坡,走近刚才我们由于赶路绕开的南宝草场的第二个湖,微风吹散了湖中远山的倒影,紫花杜鹃灌木丛围了半个湖,开花时能染紫大半个湖面。跨过第二个湖水的出口,意外地发现南宝草场的第三个湖,湖中间有一个长满树木的小岛,比前两个更大,更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湖边的石块上,心象被洗涤过一样,突然有一种想跳进湖中为它而死的冲动。喝了一口湖水,清冽透心,仿佛尘世间的一切恩怨情仇都消失得无影无综。湖中的小岛象纯洁的少女默默地注视着我,心中自惭形秽的感觉油然而生。天色已晚,一股雾气由湖中升起,只好起身回牛棚,神湖永驻我心。至今我依然固执地认为这三个湖是此次穿越中最漂亮的风景,甚至美过亚丁的三个海子,是镶在属都湖-亚丁徒步线路上的三颗明珠。
  
回到牛棚,天已经黑了,害得同伴还以为我失踪了呢!吃过雪在烧带的牦牛肉炖土豆汤和挂面,大家围在篝火边上喝酒,轮流唱歌。因为是中秋,关于月亮、思乡的老歌唱得最多,大家都很熟悉这些歌曲,当一人唱起,大家都跟着唱或和。洛桑的妹夫给大家唱藏族的民歌,欢迎我们来到这里做客,祝福我们的旅程顺利愉快。轮到我时,我唱了几首塘协创作的歌曲,特别是唱到边防线之歌时,想起大家经常在边防线平台上边唱边跳,诉说各种旅途中的见闻感想。中秋是思家的日子,也是想念朋友的日子,想起了塘协的众多兄弟姐妹,想起了在上海的牙签,想起了在梧州的朵朵,赶紧背过火光,抹去快掉下的眼泪。
  
由于昨晚上喝多了,睡眠也不是很好,今天状态很差。天又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早上起来骑马在美丽的草场奔跑的计划也泡汤了。洛桑绑好行李后才告诉我们,后面的路他们也不熟悉,具体要多长时间到东义区也不确定,到甸彩坝子要让东义的马帮来带我们。对于未知的前路虽然充满好奇与希望,更多的是忧虑。昨晚一直守侯在牛棚外的藏獒也跟我们一起上路,它是一只被遗弃的小狗,虽然到了该换毛的时候,成狗应有光滑的毛却由于营养不良长不出来,浅黄的绒毛依然覆盖在身上,好象披着一件破烂的棉袄,饿得连削下的水果皮都吃。难道我们后几天的旅程也要象这只藏獒一样无依无靠,任由马夫们买卖宰割吗?大家的情绪都很低落,走起路来也特别的累。
  
穿过灌木丛,走过崎岖的下山马道,我们来到新寨河边的草甸,过了新寨河就是四川了。河床比较平坦,河水缓缓地流着,河边树木已显露秋色,几个牛棚散落在草甸上,牦牛对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没有丝毫的惊讶,低头吃着草,一切都显得特别悠闲。对此般美景,我们的心情却没这么悠闲,除了偶尔停下来拍照外,依然闷头赶路。过河后,爬山上帅亚山垭口,坡陡很累,走不了两步就要休息。因山势较高,可以看到远处叠翠的群山,还有南宝草场三个美丽的湖。到垭口时,风很大,树木已经没法生长,仅有的一些草也已经大部分枯死,只有高山龙胆依然迎风盛开着蓝紫色的花朵,顽强的生命在高原上尽情地展现着。
  
翻过垭口,跑着下陡峭的山路到甸彩坝子,是一个草甸。实在太累了,瞌睡也不放过我,就地躺下来眯了一会,真想就此睡去不再醒来。此地牛棚没有足够的马匹给我们换,草草吃过午饭,我们沿着左边的山道往下走,不时有一小草甸。由于向导对后面路已不熟,到一两山河口本应沿河上垭口,我们被带多翻一山口,到达一未知名牛棚宿营。到晚饭时,与我们分开去找东义马帮的洛桑回来告诉我们马已经找好了,明早过来接。吃过夹生的米饭,大家带着重重的心事很早就钻进睡袋睡觉了。
  
早上起来,天气特别好,难得的大晴天,太阳照在远处连绵的群山上,月亮还挂在半空中,日月同辉。看来我们今天的行程会比较顺利了。吃过早饭,水袋里灌好红糖茶,与洛桑他们合影留念后,跟尼公村的马夫巴琼他们出发向尼公村方向走去。今天的行程比较长,大家却由于有了新的目标,好的天气而精神十足。虽然我们没有另外租一匹马来供走不动的同伴骑,巴琼也主动在上山比较耗体力的地方让走得比较慢的同伴骑上一段,行进的速度也比昨天快了不少。
  
从未知名牛棚出发,往上到蹦顶山垭口,此垭口比较特别,居然避风,草长的很茂盛,仰天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浑身暖烘烘的,舒服极了。翻过此垭口,天气好的话可以看到亚丁的三座神山,今天亚丁那边云层很厚,一路下山都没见到,更增添了几分神山的神秘感。一路与我们同行的臧獒也有了一个名字,“奶糖”,因为它特别喜欢吃奶糖。大家都认为它比马夫们好,至少没有那一份狡诈,成了我们穿越队伍的一员。
  
翻过此垭口往前走四十多分钟,回到与昨天本应走的正确路线交汇处,大家欢呼,再走一个小时,来到亚拉牛场。红叶树木如红宝石般点缀在黄色的红杉和绿色的冷杉中间,在阳光照耀下,越显娇艳。过了亚拉牛场,是尼公山长长的下山路,猛烈的阳光把大家的意志都烤蔫了,也把几个同伴的脚都走瘸了。走走停停,走了约六个小时才到尼公巴琼家,天色已经黑下来了。吃着甜甜的核桃,喝上一口热热的酥油茶,大家才缓过劲来。晚上可口的鸡汤,香喷喷的大米饭,清洌的啤酒也终于让我们的肠胃有了些眼睛的待遇。
  
由于上午的路程较短,昨天也很累,大家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收拾帐篷,也是此行程中睡得最好的一晚。跨过河是陡峭的上山路,很是累人,村里的小孩每天也是走这样的路到区里上学,家里条件好些的住区里,但每星期也至少要回家走山路一次,上学条件的艰苦可想而知。ALLAN本来体力就不是很好,加上昨天脚走得有点瘸,走起上山路就更吃力了,在他休息时后面上来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从旁边经过,休息后却怎么也赶不上她,真是难以想象啊!上山后本可走盘山路到东义,大家为了节省时间过抄近路,走危险的下山路,不用两小时到达东义区。
  
到东义区赶紧先洗了个澡,洗去了几天来的灰尘,也洗去了几天的疲劳,真是舒服极了。吃过一顿丰盛的午餐,坐在台阶上晒晒太阳,觉得浑身是劲,真想让同伴们坐车时把我行李带上,我轻装上路徒步到卡斯。但最终还是经不住同伴的劝说,坐上有史以来最贵的“拖的”往卡斯。刚才还是阳光灿烂,一转眼就没头没脑地下起雨来,而且越来越大,时下时停,到卡斯才基本停了。简易公路的路况很差,不时有坑,拖拉机经过时差点要把车上的人抛出来。一路上拖拉机的颠簸,断断续续的雨把我们的游兴浇个透。ALLAN居然扬言下次谁召集有坐这种拖拉机的徒步就揍谁。到此时我才明白为何MAN每次说起泸沽湖到亚丁的穿越必说坐拖拉机的事,为何听他们鼓动坐几个小时拖拉机而没看到俄初山美景的驴友会不停地骂他们是骗子,确实让人难忘!我适应性强的特点此时显出优势来了,在同伴们的惨叫声,拖拉机的颠簸及寒冷秋雨的无情敲打下居然睡了一觉。
  
走过塌方路段,我们换了辆拖拉机,有一藏族姑娘同行,一路歌声不断,解了单调拖拉机旅途的闷。她拉着RICHARD的手,一首《忘情水》,款款深情的目光差点把RICHARD留下来当藏族女婿。无独有偶,在我们到卡斯村河边温泉泡脚时,碰到一漂亮藏族姑娘,长得很好看,特别是笑起来时,简直象朵艳丽的玫瑰花。与我们聊了一阵后,她突然问RICHARD:“你离了没?”大家不禁一愣,后才反应过来,藏族姑娘的汉语运用得不是很熟练,本意是“你结婚了没?”使我想起牙签说起他们在新疆吃羊肉时,维族人为了解释羊肉很嫩说:“这羊还没结过婚!”明白过来后,RICHARD赶紧特别坚决地说“没有。”“那我们今晚结婚吧!” 藏族姑娘认真而直率地说。RICHARD这时真的楞住了,没敢肯定是否开玩笑,赶紧岔开话题。晚上睡觉时,还隔着帐篷不停地要与我证实藏族姑娘是否真的这么直率,看来他今晚要失眠了。
  
眺望南宝草场
  

----------------------------------------
We can make the world better.

 
旧帖 2004-11-15 19:45:56
Post #4
卡斯——亚丁
 
IDLE 离线 IDLE 卡斯——亚丁
  
天上还是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大家带着期望的心情上路前往传说中的地狱谷。由于昨晚在村长家遇到二十六度等三人,穿越队伍扩大到十人,加上六个马夫七匹马,队伍显得很浩大。一向坚强倔强的姑娘小高由于脚走伤了,只好要了匹马代步,未能完成她全程徒步的心愿。地狱谷里的河水因几天连绵的雨水而滔滔地流淌着,撞在岩石上溅起一层层白色的浪花,更显出几分生气。我拿了个对讲机,悠闲地在后面收队,一时兴起,把《三月里的小雨》改了几个词跟大伙一起唱:“十月里的小雨淅沥沥沥沥沥、淅沥沥下个不停,地狱谷里的小溪哗啦啦啦啦啦、哗啦啦流不停,小雨为亚丁飘,小溪为卡斯流………”  
  
一路沿溪谷上行,雨越下越大,路很烂不好走,幸亏我穿上中甸买的雨鞋,倒无大碍,只是苦了穿登山鞋的驴友们,须得非常小心才不至于水灌进鞋里。不知是否因为雨天,地狱谷里的溪水虽大,却体会不到传说中的美,只是比一般溪谷的水更急一些,也许是在深圳见过很多类似的溪谷吧。走约三四个小时,来到一溪谷边小草甸,有一小牛棚,此地有分叉路,往上一条是到冲古寺,另一条往右到卡斯牛棚走央迈勇垭口进亚丁,也是我们要走的。我们煮了些东西吃后继续往前走,我还是垫后收队。ALLAN感觉自己速度较慢,就先行出发,但谁也没注意到他是往冲古寺方向走。走了大概十来分钟,我没有看到ALLAN,感觉他没可能走的那么快,于是停下来等,并叫RICHARD追到队伍的前面确认人数。最后确定他不在队伍中时,我赶紧往后面找,要RICHARD在前面截住队伍及马帮等我们。往回走了几分钟,终于在离分叉路口不远的地方找到ALLAN,心头一块石头才落地。由于雨下得大,前面走过的足迹、马蹄印很快被冲刷掉,在一些岔路口没办法判断前队的行踪,而RICHARD在前面也没办法控制心焦的队伍来等我们,我俩在后面只有凭经验和RICHARD的一些指示沿着溪流往上走。幸亏路程短,而且路由于走的人多也很清晰,一个多小时我们到达卡斯牛棚。但我也深深感到队伍大时,大家共同遵守一些原则、互相迁就是相当有必要的。
  
牛棚很小,不能住下这么多人,我们只好在牛棚边雨中搭帐篷露营。马夫告诉我上面一小草甸扎营更佳,但马要在卡斯牛棚草甸吃草,所以背包得自己背上去,由于雨下得很大没继续往上赶。我的帐篷是单层的,雨天露营还是头一回,对防水性能不是很有信心,还好早上起来时除与帐篷贴上的部分睡袋外,其它基本是干的。马夫们在大树下生了一堆火煮水煮饭烤牛肉,当然大多时候是供我们烤被雨水淋湿的衣服鞋袜;并在树的周围铺上树枝当作晚上睡觉的床,让我再一次领教了他们顽强的生存能力。雨断断续续地下了一晚,天也显得特别的黑,我在帐篷里默默地祈祷明天的好天气。
  
早上起来,天气果然如我期望放晴了,周围山上覆盖了昨晚下的雪,上面是银妆素裹的世界,而我们露营的地方却因雨水的清洗显得绿油油的,强烈的反差给我们视觉很大的冲击。吃过早餐,收拾好行李出发往上爬山,向卡斯地狱谷出口进发。今天我要比其他人多走一个珍珠海,决定不再收队,走在队伍的前面,也可以协助马夫控制一下队伍的速度。从马夫口中得知,他们把亚丁的三坐雪山叫贡嘎神山,贡嘎的意思为覆盖着白雪的山。
  
昨晚的雨使得整个山谷充满云海,从上往下看,一片蔚然,虽然未能见到央迈勇和仙乃日,也使我们大为满足。快到垭口时,只看见皑皑的白雪覆盖着山路两旁灌木丛,陡峭的山壁是灰色的岩石,一片荒凉的景象。垭口上云雾很重,周围雪山若隐若现,玛坭堆孤零零地矗立在那,上面挂着的经幡随风飘动着,很是肃穆。
  
从垭口下来,看到下面的牛奶海,蔚蓝色的湖水比天空的颜色更浓,稠稠的象蓝色的牛奶化不开,不知牛奶海是否由此得名。如果天气好,在牛奶海可以看到央迈勇的倒影,蔚蓝湖水配上圣洁雪山的倒影,是每个到亚丁游人梦寐以求的景色。带着些许遗憾来到五色海,在上面看,颜色也是蔚蓝,跟牛奶海相似,走近湖边,一湖水竟然显出五颜六色,以蓝紫色为主层铺开来,估计湖底石灰岩地质使然。由于海拔太高,除了一些草和小灌木,周围没有什么植物,靠山一面细细的碎石落下来白色一片,象是一层白雪,却也很漂亮。下到湖边喝了一口水,冷得我打了个寒战。这两个海子的水都是雪山上融化的雪水,干净得如同圣洁的哈达,两个海子都是当地的圣湖。
  
中午吃了一小块马夫的大饼,来到预约好汇合的路口,除RICHARD、ALLAN和我外其他人却不见影踪,一个马夫上五色海去找,我以为他们已经下山,快步往洛绒牛场赶去,其余人在路口等待。往下跑了半小时,通过对讲机得知五色海那边已经找到失散的队伍,我也放慢脚步欣赏路边的美景。从下山路经洛绒牛场到冲古寺是观赏亚丁秋色的最佳路段。路边、山上长满绿色的冷杉、黄色的红杉,间中夹杂着一簇簇红色、黄色的叶子,把整坐山装扮得异常鲜艳明快;两山中间是平坦的草甸,上面的草已经渐渐枯黄,高山龙胆却依然盛开蓝紫色的小花散落其中,牦牛在草地上不理会游人的好奇自个儿吃着草;草甸中间的河流曲折逶蜿地流淌着,水清澈透底,河边的树木争相为其遮风挡雨。最富技巧的画家也不能把它完整勾勒出来,最富想象力的语言学家也不能把它完全描绘出来。
  
洛绒牛场——冲古寺——隆隆坝是游客骑骡马的集中地,人非常多,真如银翘败毒丸所说的骡马交配市场。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人,还真不太习惯,忙往冲古寺赶去,途中见到央迈勇旁边的云散去,露出尖尖的雪峰,第一次如此清晰近距离地接近雪山,心中愉悦不已。约一小时来到冲古寺,一坐破旧的寺庙,却处是观看三坐雪山的最佳地点。用二十分钟上到珍珠海,只见密林中一片平静的湖水,不再是牛奶海的蓝色,而是清澈的绿色,仙乃日雪山、周围树木倒影其中,比画还美。心中念着转湖,问一当地的挑夫,却回答没有环湖的小路。不管如何,凭着山上行走的经验,还是找到一条小道花了约十五分钟绕湖转了一圈。此时神山也许是被我转山的精神所感动,云雾散开,整个雪山展现在我的面前,但湖水却由于微风的吹拂,没有显露出最美的神山倒影,周围大家唏唏不止,感叹不能如愿拍到好照片。我却想,美景留于心中足已,也不必一定要追求十全十美而丢掉此时的好心情。人生何尝不是如此,我们没有必要要求一切完美而丢弃已有属于自己的,有些事不必强求,不要企图以自己的意愿去改变什么,这样人生也许会过得随意洒脱些。
  
从珍珠海下到冲古寺,与大部队汇合,再走不到一小时到隆隆坝,出亚丁景区。卸下马上的行李与马帮告别,两天的共同生活,毕竟有些依依不舍,当然更多是对于穿越行程的依依不舍。没想匆忙的分别竟使我忘记了挂在马上的登山鞋与凉鞋,使得以后几天的行程只能穿雨鞋及军胶。我们一行租车到稻城,找住处,吃过晚饭,与明天去中甸的伙伴们依依惜别,继续后面一人的旅途。
  
南宝草场上的树
  

----------------------------------------
We can make the world better.

 
旧帖 2004-11-15 19:46:45
Post #5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IDLE 离线 IDLE 南宝草场的湖
  

----------------------------------------
We can make the world better.

 
旧帖 2004-11-15 19:47:52
Post #6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IDLE 离线 IDLE 日月同辉
  

----------------------------------------
We can make the world better.

 
旧帖 2004-11-15 19:48:50
Post #7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IDLE 离线 IDLE 卡斯地狱谷云海
  

----------------------------------------
We can make the world better.

 
旧帖 2004-11-15 19:49:36
Post #8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IDLE 离线 IDLE 央迈勇垭口
  

----------------------------------------
We can make the world better.

 
旧帖 2004-11-15 19:50:12
Post #9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IDLE 离线 IDLE 央迈勇
  

----------------------------------------
We can make the world better.

 
旧帖 2004-11-15 20:00:30
Post #10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钉钉铛 离线 钉钉铛 嘿嘿
  
认认真真的看完,
真真切切的羡慕!
  
明年,明年,俺也要去。。。。。。。。。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D:D:D:D:D:D:D
钉钉铛 于 2004-11-18 16:15:12 编辑

----------------------------------------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孩子,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旧帖 2004-11-15 21:21:51
Post #11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木_头 离线 木_头 说到酸奶, 我就想起在八角街吃过的街边酸奶了.
那种酸真是入口就变脸, 什么样的表情都有.
  
还是觉得西宁的酸奶好吃, 表面有好厚一层黄澄澄的油脂...approve
  
嘿嘿, Richard还有一段艳遇呀big smilebig smile

----------------------------------------
2015林芝波密桃花散记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photo/2284709,0,0,0.html
2013珠峰东坡行小记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photo/1001423,0,0,1.html
记得你微笑时的脸, 让我有勇气孤单...

 
旧帖 2004-11-15 22:18:43
Post #12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man 离线 man PP比以前拍得好。
先占个坑,有时间看完再回。big smile

----------------------------------------
海到尽头天做岸,山登绝顶人为峰

 
旧帖 2004-11-16 08:12:59
Post #13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放鹤崖边 离线 放鹤崖边 我的作业还没写完,匆匆看过。
但只是匆匆的一瞥,就知道小强如今的文笔了得。 好!
留下,下午仔细再看。
  
是不是不用很好的技术,就能拍出这样的PP ?
  
IDLE WRITE :

轮到我时,我唱了几首塘协创作的歌曲,特别是唱到边防线之歌时,想起大家经常在边防线平台上边唱边跳,诉说各种旅途中的见闻感想。中秋是思家的日子,也是想念朋友的日子,想起了塘协的众多兄弟姐妹,想起了在上海的牙签,想起了在梧州的朵朵,赶紧背过火光,抹去快掉下的眼泪。  

  
再读一遍,心好象也和你一起欣赏了一路的美景。
放鹤崖边 于 2004-11-16 10:25:22 编辑
 
旧帖 2004-11-16 12:14:28
Post #14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小木瓜 离线 小木瓜 天哪,我受不了啦~~~~~`太长啦,看得眼睛生疼,可就是不敢不往下接着看,就是不能不接着往下看
嘿嘿,虽说文字写得不错,可是,可是,。。。。。。
小木瓜 于 2004-12-01 10:41:29 编辑
 
旧帖 2004-11-16 13:06:00
Post #15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青云游 离线 青云游 对占位的不同意见。
  
楼主占位是为了文章的完整,回复也占位,影响了楼主发文,大家看文章,等楼主的文章发完了,有话再慢慢回复,回复占位不好。
 
旧帖 2004-11-16 13:43:46
Post #16
回复: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IDLE 离线 IDLE
青云游 wrote:
对占位的不同意见。
  
楼主占位是为了文章的完整,回复也占位,影响了楼主发文,大家看文章,等楼主的文章发完了,有话再慢慢回复,回复占位不好。

  
谢谢对此贴的厚爱!smile
  
以上灌水的都是老友,他们知道我的游记已经完成,准备发表比文章更精彩的评论。我的游记是抛砖,要引他们的玉出来。tonguetongue
  
一路风景确实很美,基本不用什么技术就可以拍出好照片。你们知道我的摄影水平啦!blushblush
IDLE 于 2004-11-16 13:51:23 编辑

----------------------------------------
We can make the world better.

 
旧帖 2004-11-16 14:06:41
Post #17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Doris 离线 Doris 你现在刚回来么?现在天气已变冷了,还有这么美丽的PP?我在12月份有个假期,有8-9天左右,不知若去亚丁,合适吗?

----------------------------------------
离开城市的喧嚣与嘈杂
在森林中寻找那份久违了的宁静
用心去感觉
那种林中漫步的喜悦
看到空气中飘着的氧气了吗?

 
旧帖 2004-11-16 15:21:36
Post #18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波波儿 离线 波波儿 文笔很细致呀big smilebig smile
 
旧帖 2004-11-16 20:53:26
Post #19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走出新天地 离线 走出新天地 期待后续。。。。。
 
旧帖 2004-11-16 21:38:48
Post #20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游游鱼 离线 游游鱼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你总是太谦虚~
 
旧帖 2004-11-17 08:48:27
Post #21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放鹤崖边 离线 放鹤崖边 IDLE WRITE:

人说“上关花、下关风、苍山雪、洱海月”,我却觉得洱海的风也同样清新怡人,金梭岛上一只小狗半闭着眼睛,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吹着洱海的风,看得ALLAN直发感慨,只愿做金梭岛上吹洱海风的狗。回码头途中,躺在甲板上,徐徐风中,安然入睡,做神仙莫过于此。  
  
属都湖风平浪静,虽然没有灿烂的阳光,湖面远山的倒影,湖边的小花,草甸边上的树林都让人心醉。沿着湖左面约摸走半个小时,来到洛桑的放牧牛棚。牦牛在草甸上悠闲地吃着草,还有几只山羊在嬉闹着,孤零的牛棚里升起袅袅的炊烟,这不正是从小就梦想着要来生活的牧场吗?比中学地理书上的图画更漂亮,真想在草地上打几个滚。
  

  
再读一遍小强的游记,发现了一个道理,每个人:特殊的环境下都最容易启发人的思考。小强本来就存在潜智,当遇到美丽的风景而引发联想、思考后,他的笔触就多少能反映其思考内涵。小强的进步是不言而喻的,虽然这篇游记也足够在磨房里得到一个[精华],但还远远没有把思想底层的东西挖掘出来。因为凭他的灵气,今后一定还会有更优秀的东西出来。
  
我们时不时的需要这样的一个历程,去发现自身的潜在的力量,或为了自己的思想不至于僵化,我们给自己一个出发的理由。那么当你《在那遥远的地方》遇到了《橄榄树》的时候,激情的燃烧一定能让你的思想迸发出火花。
  
人在遇到美丽风景时会引发思考,在读到好书时也会引发思考,在遇到特殊的人的时候也会引发思考。那么如果你已经长久不太思考问题了,你一定要给自己一个机会,带上自己喜欢的MP3、相机、带上自己喜欢类型的书、或散文、或诗歌上路。那么就算是再愚钝的人,当行了万里路,读了万卷书后,也一定是一个有学问的人。
  
其实孤独也会引发人的思考,人不是简简单单的因为只有一个人独处才孤独,人是因为思念才孤独,正因为这样一个原因,孤独在我看来是美丽的。
  
我在《相逢是红色的》里面这样写着:
  
我很想把自己放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好地方,远离城市的喧嚣,没有现代化的公路,也就更没有汽车。要找到我,一定要翻山越岭,所以只有真正的朋友才愿意来找我。
  
我把我的三间灰瓦房建在半山上,中间一间做客厅,西边的做卧室,东边的做书房,门前有条小溪流过,为了你的到来,我在小溪上为你建一坐九根木头的桥。
  
我在屋后种上一片竹子,宁可食无鱼,不能居无竹啊,是吧? 我在门柱子上也写上这样的对联:“白酒酿成缘好客,黄金散尽为读书”,我真的在房间里摆上一瓶陈年的老酒,专等你来。
  
我以教书为业,在屋子旁边当然要种上桃树和李树了,你要早点来,在春天挑花是专门为你而盛开。
  
我把最好吃的大米放进紫檀香木的箱子,也等你来,客厅的中间摆上一个红木大几案,两边各摆一个红木椅子,我只坐其中一个,另一个虽然我不坐,但我每天都擦上三遍,专等你来。
  
把刚才说的西塘的雕花红木大床放在卧室,再在床边摆上一个红木的梳妆台,等你来。哈哈smile,你瞧我想到哪里去了,人真的害怕寂寞的。
  
其实,你知道吗?我是因为你才孤独的。
 
旧帖 2004-11-17 09:20:36
Post #22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life 离线 life 真好!!!
 
旧帖 2004-11-17 10:07:46
Post #23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EchoEcho 离线 EchoEcho 前些天小强在MSN上告诉我游记和PP都出来时,我很不以为然,想着,就这个长得愣头愣脑的家伙,就这个平日木言木语的ZT,能写出啥样的好东东,所以就没看。
  
直到今天,有朋友摘抄了其中的几段小文给我看,真真让我汗颜不已。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终于明白这个道理了。读万书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只有人在旅途身处自然中,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才能得闲以平常心看很多貌似平常实则不凡的风景。以前很情绪化,就以为风景因人而美丽。看了小强的游历过程后,才渐渐悟出大自然的风景无处不在,只在心是美的,就无处不美。就象苏东坡对佛印和尚说:我看你是狗屎;和尚笑咪咪地回答:我看你是佛。
  
ZT经过这一番洗礼,不知道大彻大悟了多少。想必一定要在请我们大吃一餐后,经我们高人指点一下,才会更有悟性吧。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

----------------------------------------
幽星三叠,缓披裳,漫添灯油;铺红笺,枉凝眉,长河难阻相思。

 
旧帖 2004-11-17 10:13:24
Post #24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白掌 离线 白掌 天哪!shockedshockedshocked这么美!:O)看来要对你的脑袋瓜子重新分析啦。big smilebig smile
 
旧帖 2004-11-17 10:17:24
Post #25
回复: Colorful day 之 属都湖——亚丁穿越
 
白掌 离线 白掌 再打死你这个ZT,不让我去。angryangryangry:!(:!(:!(:!(:!(:!(:!(:!(:!(:!(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Colorful day 之 滇川行记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