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上海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完结啦^^) 50
旧帖 2005-06-01 18:49:17
Post #51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
 
又是下雨天 离线 又是下雨天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

呵呵,比我早一天到的中峡。第二天就开始下雨了。

又是下雨天 于 2005-06-01 18:50:27 编辑
 
旧帖 2005-06-02 00:40:26
Post #52
插播日记:皮夹丢了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虎跳后一天下雨了吗?我不是很清楚呐……不过丽江是下雨了,害得我差点没敢坐车去中甸。
  
呵呵,只怕纵使见了,也不过
——路人相逢不相识,笑问你往何处去。
  
——玉龙千里绵延路,金沙邀我踏云归。
  
顺便说一句,今天回家的时候发背包大开,皮夹子果然不见了。
  
怎一句痛彻心扉了得。
  
这个皮夹已经跟了我近八年,高一的时候似乎就开始用。我一贯丢三拉四,暗自也想过皮夹居然一直在身边,当真不容易。
云南的时候,它也陪我走过。
钱什么的我可以不在乎,可是——
在泸沽湖认识的好朋友小扎实的联系方式在里面,和我SHARE ONE ROOM的说要周游世界的荷兰哥哥ARNO的联系方式也在里面,好几张云南的车票票根还在里面,和已经分开的BF的大头贴也在里面。
这一次居然统统就丢了。
  
心闷到说话不能……估计继续写游记也是悲强伤调了,但还是写吧。
 
旧帖 2005-06-02 08:44:49
Post #53
我心爱的人儿你莫要悲伤
 
目的 离线 目的 轰轰烈烈地抱住
  
联系方式我们秋天再去泸沽会有的。
票根我把我手上的复一份给你,剩下的路秋天统统再走一遍,捡回来。
分不分开那曾是bf的人还在,牵出来再照大头帖,尽管你要告诉我感觉不同了,物是人非……要么,下次俺陪你照吧。
  
再其他的,只好故作潇洒说声缘来缘去了。
昨夜梦到家中娘亲喜笑颜开放我到云南。
  
呐,我亲爱的人儿你千万莫要悲伤。
  
少年不当愁,有泪则对酒
双足行万里,一字写千秋。

----------------------------------------
渺万里层云 千山暮雪 只影为谁去

 
旧帖 2005-06-02 09:20:29
Post #54
皮夹子丢了,记忆还在
 
伯伯 离线 伯伯      此事以往,还是收拾心情为上.......他偷走了你的皮夹子,但永远偷不走你在路上的快乐......

----------------------------------------
穿越让我懂得什么是苦中作乐
行走在生命的边缘使我领悟人生的真谛
然后知道城市是用来逃离的
终于明白旅程是种财富,值得一生珍藏 ... ...

 
旧帖 2005-06-02 11:51:54
Post #55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又是下雨天 离线 又是下雨天 后一天我冒雨从纳西走到中峡,山上云雾环绕,如在仙景。
 
旧帖 2005-06-02 16:38:50
Post #56
逃票万岁,嘿嘿。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一路下到江边,小雨。
好多人,一个个轮流趴在有“中虎跳”三个字的石头上拍照。
  
想想无聊,于是又一次落荒而逃。
面前有两条路,天梯 VS 一线天。
  
我和妹妹一致说选择走一线天,费时间就费时间,那里风光好。
抬头看看走天梯的人,笔直的山崖上,钢铁的架子直上直下,看得人心里发抖。我不算特别胆小的人,但就是害怕直上直下得而且脚下还空荡荡。
妹妹也说是,走天梯怪吓人的,而且忽然就上去了,多不好玩。
  
于是往一线天走。
  
才上了栈道,忽然看见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我们路过的时候她忽然开口说:“你们走一线天?”
“是啊,是这里走么?”我和妹妹根本没有想到他是什么,还一个劲儿开心地问路。
“是这里。不过,这路是我开的,要收路费。”墨镜男这样说。
“啊?可是我们刚才已经给了两次门票啦。”伯伯很不乐意。
“我是这里的老大,她们乱收的。”
原来这里有老大……
我和妹妹先是一呆,然后不约而同的叫出来:“您就是传说的老大吗?”
“天哪……果然还戴墨镜的呢!”
“您一直都戴墨镜的吗?”
墨镜老大的脸上闪过一丝意外的表情,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这时候妹妹只听妹妹娇柔无限的说:“我们没有钱了,我们是学生,自己出来玩的,可以不可以这次不要门票啊。”
墨镜老大摇摇头,抖了抖手上的烟。
我有些懒,想想也就五块钱而已,那么大的山崖,修条土路出来还是挺不容易的。但是妹妹继续在和他磨……
几分钟后奇迹出现了。墨镜老大居然点了点头,说,好吧你们过去吧。
我们三个跳起来欢呼雀跃,说着谢谢赶紧上路。
走了几步,我一向不对,回头对老大说:“我可不可以和你照相啊?”
老大一愣,说:“随便啊。”
于是我和妹妹麻雀一样呼啦围到他身边,一个左边一个右边,笑得无比灿烂,让伯伯给按了一张。转头的时候,我分明看见此人藏在两个黑玻璃片背后无奈的表情。
  
临走的时候,墨镜老大告诉我们,看见前面第二个山头么?那里要往上走,才能回到TINA'S,往上的路比较难找;如果沿着好走得路向前走,就会一直走错走到下虎跳。
我们笑颜如花的又谢了他,说了再见就继续往前走。
  
转过一个山崖,不约而同才敢笑出来。
“太爽了太爽了!”妹妹大叫着,“我们逃票了!”
“嘿嘿,估计他是实在受不了了。”伯伯在一边摇摇头。“要不是我这几天一直和你们在一起训练出来了,是我也受不了。”
“那时候我都快放弃了,就看你在那里不依不饶,没想到真得可以诶。”我笑岔了气,蹲在路边咳嗽。
  
结果发现一线天那条路,居然只有我们三个在走,一路不见人。同走的人不是因为要收门票就回去了,就是因为路太险、又远,纷纷折回。
妹妹笑着说,这路和我们昨天走得比起来,实在不算什么啊。而且这里那么安静,大山就在对面,仿佛触手可及,这样好的路不走,真真是太可惜了。
  
苏牧云 于 2005-06-02 16:49:52 编辑
 
旧帖 2005-06-02 16:46:56
Post #57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又是下雨天 离线 又是下雨天 一线天这条路我也走了,他说五元,我说三元,最后给了他三元
 
旧帖 2005-06-02 16:59:35
Post #58
回复: 皮夹子丢了,记忆还在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伯伯 wrote:
     此事以往,还是收拾心情为上.......他偷走了你的皮夹子,但永远偷不走你在路上的快乐......

  
是的啊。
其实我差点对着我爹说出来:还好他没有把我在云南的日记手稿一起拿掉,不然阵阵才是要了我的命!
  

又是下雨天 wrote:
呵呵,比我早一天到的中峡。第二天就开始下雨了。

  
下雨好看啊,不过也是有些危险啦。
你走的时候,我是在去香格里拉的路上了,看见了无数条彩虹……
  
下雨天同学你好可爱啊,握手握手。
  

  

目的 wrote:
轰轰烈烈地抱住
  
联系方式我们秋天再去泸沽会有的。
票根我把我手上的复一份给你,剩下的路秋天统统再走一遍,捡回来。
分不分开那曾是bf的人还在,牵出来再照大头帖,尽管你要告诉我感觉不同了,物是人非……要么,下次俺陪你照吧。
  
再其他的,只好故作潇洒说声缘来缘去了。
昨夜梦到家中娘亲喜笑颜开放我到云南。
  
呐,我亲爱的人儿你千万莫要悲伤。
  
少年不当愁,有泪则对酒
双足行万里,一字写千秋。

  
你陪我好了……不然我们买一个照大头的机器,一路照过去?
爆~
也只是归成缘分啦……幸好我的手稿都在。那东西我当性命一样,每天睡觉就放到枕头边上,白天就放在包里,有空的时候摸几把,都觉得会有热量传过来。>_<
不对酒……我不要再喝了。上次喝到浑身骨头酸痛,我还以为是被人投毒了呢。
  
我不悲伤,我悲伤的是我被封印了。
你娘绝对不可能让你堂而皇之去云南的,死心吧……我娘也是,下了通牒说9月份考完cpa之前不能移动出上海。
惨痛啊……
我几个兄弟这个周末去东天目大仙顶探路,先遣队诶,据说那条路至今无人走通。>"< 我朋友是我见过的为一盒伯伯类似level的人哦,就是我讲过的当年1000来回火车搞定云南,上哈巴听公鸡叫早晨的。我却不能跟着走。
扼腕的恨啊……
 
旧帖 2005-06-02 17:23:50
Post #59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安柯 离线 安柯 一线天,其实是在山崖壁上挖出来的一个小栈道,最窄的地方据说只能过半个人。
妹妹已开始就这样说,这话很有恐吓作用。我一直以为有一段路很恐怖,于是心里拿着前一天挂在山崖上的事情安慰自己:那样的我都走过来了,应该不会在这里撑不过去吧。
  
后来我们真得走到传说中很窄很窄的那个地方,确实很轻松的一步就垮了过去。回头拍了张照片,还是那种熟悉的感觉——很窄的路,我们总以为过不过去,其实走的时候,也只是那么轻轻一步。
人往往比自己想象的坚强;也往往比自己以为的脆弱。
那里的小路荒草丛生,少人经过;小溪流安静的流淌,全不以过往的我们为意。
在无人的小路上轻快地走,觉得那山整座都是我们的,心旷神怡,原来是这种感受。
  

中间那条小路哦……在荒草的后面,好像浮在山崖上。

  
借到粮票了。带泪磕谢安柯同学……
  
 
旧帖 2005-06-02 19:47:20
Post #60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又是下雨天 离线 又是下雨天 下雨好看啊,不过也是有些危险啦。  
你走的时候,我是在去香格里拉的路上了,看见了无数条彩虹……  
  
下雨天同学你好可爱啊,握手握手。

  
嗯,握手。
  
我的行程与你们相反,是德钦-中甸-虎跳-丽江。
  
那天茶马,HALFWAY的人都和我说,下雨从山上下到TINA危险,最后还是小心地走过去了
 
旧帖 2005-06-03 00:05:41
Post #61
回复: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又是下雨天 wrote:
下雨好看啊,不过也是有些危险啦。  
你走的时候,我是在去香格里拉的路上了,看见了无数条彩虹……  
  
下雨天同学你好可爱啊,握手握手。

  
嗯,握手。
  
我的行程与你们相反,是德钦-中甸-虎跳-丽江。
  
那天茶马,HALFWAY的人都和我说,下雨从山上下到TINA危险,最后还是小心地走过去了

  
  喔,好多人都走这样的。我是拿虎跳练兵啦,不然之后我怎么敢去走雨崩,汗~你先去梅里的咯?
抓头,这样算不算版聊啊,呐……戳戳爪子,不然,我们开QQ开MSN讲?0_0
咱倒还是不是很清楚这里的规矩啦,傻笑中……
 
旧帖 2005-06-03 01:08:24
Post #62
小子失礼,敬请宽恕
 
安柯 离线 安柯 只有一次,路过一个洞。
伯伯好奇,说要进去看;我和妹妹都慌了神,说你不要去,这样冒犯的。
伯伯不听,还是跨了进去。洞口一扇门,半掩着,有一种不与人进的感觉;洞里很黑很黑,走三步,人影就浅了七八分,冷冷的风吹出来,我分明感觉到山的身体在收缩、山的气息变得急促。
我知道妹妹也感受到的,她和我一样不安于伯伯的贸然进入。
主人对我们宽容,我们却不可由自己纵容。
我们在门口求着说,伯伯你别不乖了,这样真的很失礼,快出来吧,这洞没什么好看的啊。
再三恳求把伯伯拉出来,看见他不以为然的笑着走出来的时候,我心下莫名地慌。直到他的脚步最后踏出来,站在我面前,阳光在他的身后把阴暗的气息隔开,我才松了口气。我晓得自己刚才真的是怕,怕他走不出来这一步。
妹妹也是呼了口气,她轻轻对着洞口里说:“山神爷爷对不起,我们不是存心打扰的,不好意思喔。”
我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里默念,小子失礼,敬请宽恕。
伯伯说我们两个多想,他自有他的狂妄。
我和妹妹却往往一般心思:有些事未可尽信,缺不可自持过高,始终我们远来是客,对这山,对这一方在野狂放的天地。
 
旧帖 2005-06-03 01:23:15
Post #63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安柯 离线 安柯 走着走着果然到了之前的墨镜老大说的地方。
若不是受老大指点,真的很容易迷路,往上的小路几乎被荒草埋没,走过很难去注意到。而往滑石坡的路标却大刺刺躺在路边,不跟随都很难。
  
想是我们已经熟了山的性子,他冷漠严峻,却未必无情;每走一步都能够感受到它实实地注视着你,那种护卫好象是无言的骄傲的将军护送着公主,山路纵横怪石嶙峋,心却是如此安定。
妹妹也说,山通灵性。
却不是人性,因那不能懂山灵之性的人,沉不下那份心,就无法感受到它的气息。
  
过了一线天之后的山路一直往上翻爬,走得极其畅快。近一个小时的路上,除了我们三个彼此没有见到其他人。连续上坡,丝毫不比28BENDS轻松;但是这里没有28BANDS那里被无数的人马硬生生把灵秀的山路踩成木衲的土路,也没有时不时询问要不要骑马要不要背包的声音,连人迹都看不见,只有对面无言沉默的山壁,横空出世,冷眼相望。
伯伯又叹气说,曾几何时,HIGH-WAY也是这样的,但是现在……
我只觉得,我们能把中虎跳这一路走过来,已经是幸运极了。谁知道下一次来,亲爱的,你还在不在?
  
一个小时之后,穿出灌木林,公路忽然出现在眼前。那一刻非常快意,翻上公路就坐在路边,看着平整的柏油路面蜿蜒向两头伸展,忽然又来了兴致,扯开嗓子吼起了山歌。
不过瘾,就翻身爬到路中央,忽然觉得青春真好,好象鸟儿一样自在飞翔。
我说,想到一首歌了,不觉得这里可以拍MTV么?
妹妹笑着接口说,哎我也正好想到耶,是不是陈明的快乐老家。
我哈哈笑着说是。虽然那歌很土,可是踢踏着脚步在公路上奔跑的感觉很好。
  
回头,看见公路下方的山坡上,有一间小屋子。这里没有村庄,孤零零的它在那里。
过不一会儿,一个老人的身影驮着一大捆柴木从山坳里出现,往小屋子慢慢移动去。我心里一疼,老人也许是一个人住的呢,他的儿女呢?他如何照顾自己呢?
“嗨——您——好——”我用力挥手。
老人听见了,停下脚步,也往这里挥手,却听不见他说什么。
伯伯说,他未必能听见我吼的是什么。
  
只是他这样孑然一屋的里在喧嚣的公路边,仿佛那穿越过山林的烦嚣尘世带来的化学气味丝毫也不能影响他住在这里的心情。
山的儿女啊,只有你们才受得我起敬仰的目光。
  
 
旧帖 2005-06-05 03:11:16
Post #64
车回桥头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17点不到的时候,回到TINA’S,按照冯家小弟弟和小爷爷的说话,应该正好赶去桥头找回丽江的班车。
  
先是拦了一辆过路的好像是自助旅行团的包车,因为看见车后面都是大包,我们就会觉得很亲切很兴奋。
可是,车上的人不让我们搭车。
我和妹妹恳求了半天,所看见的都是城市里见惯的那种冷漠的脸。他可以不看你,不说话,闭起眼睛管自己睡觉,或者懒洋洋搭几句不着边际的话,然后皮球踢给司机说,你们问司机吧。
心里面一阵凉风吹过,意气地甚至想,这样冷漠自私的人,如果能来这清静纯朴的地方,白白践踏了这山河万里!
在快遗忘了人类集聚处流传的最明显特征——冷漠自私的时候,又一次被提醒起来,难免觉得有些悲伤。
于是不想再说,转身离开。
  
冯姓爷爷还在,兴许是看我们作孽得紧,指着边上一个师傅说,你开车送他们过去吧。
师傅说也好,说六十块。我们迟疑了半天,嗫嚅着说,师傅太贵了便宜些吧。
可见好人也是有的,我和妹妹恳求半天,师傅同意说四十五块到桥头。
我们这下开心坏了,噌的跳上车子,又开始活蹦乱跳。
  
一路上,心情好,就开始唱歌。
和妹妹又一起唱:山清水秀太阳高,好吖么好风飘……
伯伯在边上嘿嘿笑。
司机师傅说,唱得很好听啊,再唱再唱。我是不害羞唱歌的,于是一首首唱下来,司机被我们逗得直乐。
  
过落石地区的时候,很明显能够看见塌方的痕迹。
看见司机一边开车一边看山上有没石头滚下来,我和妹妹就说:我们来帮你看。然后两个人死死的瞪着边上的山壁,蓦然叫起来:“有一个小石头!滚下来了滚下来了……”
司机瞥了一眼,嘿嘿的笑笑,一点不紧张。
“是不是太小了啊?”妹妹说。
“估计不是被石头吓倒,是被我们的嗷嗷乱叫吓倒才对。”那个石头最多拳头那么大。
伯伯说,你们不要看石头很小,有时候从上面滚下来,真的可以把车打下去哦。
我暗自吐吐舌头。这一路,我们都没有看见翻车,既害怕,又很好奇……
记得火车上的强驴大叔曾经说他亲眼见过山路前面一辆车不吭一声的就翻下山崖去了,我就想想:那会是怎样的光景呢?
  
最可叹,我们走的三天的high-way,公路上开车居然也就一个小时多。
只是,不懊悔,不懊悔,反而骄傲且甜蜜。这三天所得的,更不是一小时公路来回的人们能知晓的?
我好不好,好不好私心的觉得这是我们的秘密,藏起来自己回忆。
  
路过一条瀑布,大开大阖地洒在路当中。我和妹妹兴奋得冲下车走到它面前,仰视,那是从山上下来的,却不知道是我们曾见过的哪一条。
但是肯定是二次相见了,不由得生出老友再见的感觉来。亲爱的,我们下一次,何时再见呢?

----------------------------------------
江南雪  塞北花
易消歇  难留连
  
世间尤物难留连

 
旧帖 2005-06-05 03:26:46
Post #65
五道彩虹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我一直和伯伯说,我命好的,你看我们一路遇见贵人。
我晓得伯伯笑我孩子气,十分有七分都是逼着他承认,所以他就点头了。
  
路遇贵人。
  
本来没那么简单要到回丽江的车子的。
司机说,我帮你们找吧。
我浅浅的意外,深深地感激,我感激时候不说感激的话,只是笑,然后在路边唱歌。我们砍车费砍得很厉害,偶尔会愧疚,这毕竟是人家养家的营生,毕竟挣生活不容易。
你可以说,那里的人都是这样的——我也可以坚持我的感激。
  
司机人头熟络,很快找到一辆中甸回丽江的班车,只要了每人十五块。我晓得,他是喜欢我们的性子,日月辉当山河照,我真得喜欢纳西人的这个脾气,他当你朋友,便会尽心帮你。
我们和司机说再见,欢喜的合照。他好高兴,说你们如果真得会把照片寄回来就太好了,我们家里穷,还没有照相机呢。说得我心里微微一酸。
可爱的纳西人们哪。
  
我还是说我命好。
回丽江的车上,一时间出现过五道彩虹。左两条,右两条,前面还有一道彩虹门。
伯伯笑着说,这是欢送我们。
妹妹欣喜狂嗷着拼命照相。
我的相机早已经灯枯油尽电池完,便也乐得只是欣赏。
我要看到,一生一世忘不掉。
  
实在太瑰丽,司机在众人央求中停了车。伯伯和妹妹有如松了缰绳的野狗一样冲下车子去,趴在栏杆上极度饥渴地猛按快门。直到车上一人发飚:快些,我们去赶到昆明的班车的!
众人嘴有余笑、心有不甘的爬回车上。
此一路,虹彩始终相送。
我一直以为,她们是为了送我们而来,为了这一路,从开始到结束的风光无限好。

----------------------------------------
江南雪  塞北花
易消歇  难留连
  
世间尤物难留连

 
旧帖 2005-06-05 08:41:51
Post #66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大奔---- 离线 大奔---- 牧羊式的海派文化,偶稀饭big smilebig smile
 
旧帖 2005-06-05 23:39:56
Post #67
好日子永无尽头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尾声了。
我就这样离开虎跳了,那之后又过玉龙雪山两次,是来回于中甸的。
我会在心中默默和自己说,山高水长,我曾经走过。
每每用上“曾经”两个字,总觉得怅然。
但愿好日子永无尽头……
  
后来我又独自流浪了很久,只是觉得一路风云变幻,有时候欣喜有时候忧愁,有时候一个人看天空上的云彩,唱歌也是一个人哼着:山清水秀太阳高……
但一直到后来,我都会和妹妹说,走虎跳那会儿是我整个云南行程里最畅快无忌的。
站也站的顶天立地,笑也笑得酣畅淋漓。
  
5月5日,回到丽江。
短信已经通知了春韵的叔叔,他说帮我们收拾好了房间,可是我们却在路上被拦截。
被歌声拦截。
白马龙潭寺到木府的路上,偶尔听见歌声从街边上的屋子里传出来,驻足而问。
伯伯说,那时纳西古乐。后来晓得那时他乱讲,纳西古乐怎么唱成“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呢。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
我听得直想掉眼泪——听完后我是真的流出了眼泪来。
主唱的老伯伯看见我们,问:好听吗?
我含着泪猛点头说,好听,这是我最喜欢最喜欢的一首歌。
我的草原在北国,万里之外,敕勒川下,刚刚从肃杀的冬日里走出来的草原千里春光,那里正羊欢草长,骏马奔驰,真得没想到在这里可以听见的。
  
老伯笑了,用很绅士的态度说:那么你会唱吗?进来一起唱吧。
我一听欣喜万分,伸手抹开自己脸上的眼泪就爬了进去。小屋子里,老人们各自拿着乐器,俨然一支小乐队,拉揍时激情四溢,叫人听得也好不欢畅。
老伯说,你会唱什么呢?
我说我会的比较杂,但都是民歌,我喜欢蒙古的。
老伯说,那么,来一首《敖包相会》,会么?
我大喜的跳起来拍手,会的会的!太喜欢了!这是我家阿爹最喜欢的歌。
  
音乐就漾漾地升了起来。老伯的声调极高,响亮如同天上的雄鹰盘旋。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哟,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
  我等待着心爱的姑娘哟,你为什么还不到来哟。
——如果没有天上的雨水哟,凤凰花儿不会自己开;
  只要哥哥你耐心的等待哟,你心上的人儿就会跑过来哟。
唱至酣处闭目,想到了去年夏天在内蒙的草原上的时候,对着烤全羊也曾这样吼过;往事如梭。
  
一曲终了不过瘾,问我还唱一首行么?夫妻双双把家还。
我极欢喜地再次拍手,熟得不得了,这是我家阿妈最喜欢的歌,连歌词三段都全篇能背下。
  
唱罢《夫妻双双把家还》,接着是《康定情歌》,都是我打小儿便唱起来的歌。一路飚高音,正好走完虎跳心情爽朗,竟唱得意气纷发不想停。
老伯问,该你们选一首歌啦。
我望着妹妹,莞尔一笑。
只一个眼神她便能领会,上来站在我身边说,那首歌不晓得叔叔伯伯们会不会奏了。
老伯笑着说,你们能唱,我们哪里有不能奏的?
我们便说,开头是:山清水秀太阳高……
话音未落,边上拉二胡的大叔呵呵一笑,调子已经亮亮地从丝绒的拉扯间荡漾开来。
  
    山清水秀太阳高 好呀么好风飘
小小船儿撑过来 它一路摇呀摇
为了那心上人 睡呀么睡不着
我只怕呀找不到呀 叫我怎么好

山清水秀太阳高 好呀么好风飘
一心想着他呀他 我想的真心焦
为了那心上人 起呀么起大早
也不管那路迢迢 我情愿多辛劳

山清水秀太阳高 好呀么好风飘
三步两步跑呀跑 才赶到土地庙
我情愿陪着他 陪呀么陪到老
除了他我都不要 他知道不知道
  
唱完这首,嗓子已经有些痛了。咳嗽着相互看着笑,只觉得快意无限。
我一直说不喜欢丽江,人群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太多的粉饰和拿腔捏调,伯伯和妹妹也是这般意思。但是那时刻的丽江叫人如此亲切眷恋,那个他们生活的世界,我们轻轻的走了进去,在不经意的推开一扇木门的时候,在真心的拍手笑着说,我们好喜爱民歌的时候。
这是最真实的本色。
  
一转头,却看见门口拥挤的人群里,熟悉的脸孔。
“叔叔!”
“叔叔,您怎么过来啦?”
“叔叔,我们和这里的伯伯叔叔们在唱歌呢。”
我们叫着冲去门口,春韵客栈的和建国叔叔在门口,望着我们微笑,无奈夹杂着疼爱,仿佛看着自家顽皮的孩子。
叔叔说:“我收到你们的短消息,知道你们要来,整理好了房间。等你们怎么一直不来,以为你们有迷路啦,就来找你们了。”
我们特不好意思,叔叔在担心,我们在这里唱歌到废寝忘食。
转身道歉说,要走了,要回去客栈。屋子里的叔伯们一直挽留,说无论如何,再唱一首。
有一种境况叫却之不恭;有一种脾性叫豪气干云。
  
我说好!再唱一个哦……唱什么呢?
领唱的大叔说,青藏高原,我陪你一起飚高音。
说唱就唱。
结果那首歌真的唱到嗓子嘶哑,调子起的高,情绪还昂扬。发现大叔的声音绝对是男高音了,我和妹妹两个人一路闭着眼睛忘情地跟着唱,那里还管得到力所能不能及。
  
然后是真的告别。
和屋子里的叔伯们说再见,要和叔叔回客栈去,说我们得空了再过来,把那好歌唱遍。
所谓缘分,也只在一个转眉舞眼之间。
偶尔就想到一句话: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只是之后还能去不去,能不能再见,谁又知道?
总是在灯火闪亮处笑得灿烂无比,转身在焰火明灭之后藏起来黯然,所有的喧闹在一瞬间拉到一光年之外的遥远;
总是在归来路上,才觉得自己脚步属于流浪。我踢踏踢踏地走过青石板的路上,也踢踏踢踏地走过天涯海角;
总是在收拾包裹的时候,才知道我会去那里,往往我抬头看天空,看得见好朋友们微笑的脸孔,却看不见下一个方向;
生命中太多纵横交错,所有的遇见好像手指伸到小溪流里,那些轻轻流过指尖的落叶散花,我们如何才能相互永不忘记?
  
我是一个多情的过客,也是一个无情的归人。
只是归去来兮,却往何处?

----------------------------------------
江南雪  塞北花
易消歇  难留连
  
世间尤物难留连

 
旧帖 2005-06-05 23:42:01
Post #68
回复: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大奔---- wrote:
牧羊式的海派文化,偶稀饭big smilebig smile

  
回复是因为:学会聚散无常,学会爱护自己。——咱喜欢这句话。嘻……

----------------------------------------
江南雪  塞北花
易消歇  难留连
  
世间尤物难留连

 
旧帖 2005-06-06 02:17:46
Post #69
《虎跳》•上阙  完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晚上回到春韵客栈,开始打点明日之后的行程。
妹妹明天就要回去,伯伯和我要继续去梅里。
既然要流落天涯,相聚之后的离别总是常事,为什么我那么挂怀。总是看着那一片蓝的除了蓝就什么都没有的天空想:好日子永无尽头……
  
提议晚上去吃顿好的。于是走到了我们当初的当初,从长途客站下来走进来的那条小路,已经九点多,就随便进了家小馆子。店主老奶奶是北方人,照例的豪爽气质,炒的菜是大盘的,蔬菜是我们自己选的。
要了瓶啤酒,伯伯说他不喝酒的,妹妹我是知道得也不喝酒的,我是那种一喝酒浑身过敏的人,只是明日就会各去东西。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
  
                   ==END OF TIGER LEAP==

----------------------------------------
江南雪  塞北花
易消歇  难留连
  
世间尤物难留连

 
旧帖 2005-06-06 02:19:12
Post #70
转章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转章》
  
一回丽江,就淅淅沥沥开始下雨,到了夜半也不曾停下。
我望着空荡荡黑乎乎的天空问伯伯,这样的下雨,路会不会很难走。我害怕车子打滑、山路塌方,我想是不是等到雨停了会好些。
伯伯不说话,他是一定要去梅里的,心心念念他也要拍到太子峰。
后来我晓得,他不是担心路,而是担心不得不也丢下我。
  
而我们三个人,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约定过,自由来去,如果有一天谁不能走了,其他的人要按照自己的节奏去完成旅程。
不要牵绊。
旅行,本来是一件极其自我的事情。
  
我望着天空的小雨,暗暗盘算着危险的几率。天亮之前,要做出选择,而且是自己不会后悔的选择。
  
同之前在磨房约到的朋友发消息,说要带她一起走梅里的。
子叶。
家乡在东北的女孩子。我说我很喜欢东北人的。
  
和子叶约在四方街的小石拱桥上。
等她的时候看见,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红色的小灯笼照在小河里,两岸有人在对歌。
照例看自己的风景,沉默的看着热闹的那一处,说不清是她推远了我,还是我自己离开躲起来。
其实那时候,之后我将要认识的朋友们,也在身边的人群里坐着各自的事情吧。
我们还不认识。
缘分有时候是那么奇异的事情,没有到那个时候,真的是对面不相识。
  
初见子叶真的吓了一跳,染发卷发,吊带衫加小披肩,脚下是尖头皮鞋。用古龙大叔的名言,女人中的女人。只是那样能走山路么?想起之前伯伯曾有些担心地问,那个你约来的女孩子,不会是很娇气的吧。
我小心翼翼地说,你这鞋子走路,会很累哦。
——其实岂止会很累。
子叶笑着说,我当然不会穿这个去梅里啦。
稍微放心。
  
我在子叶住的纳西家大院见到了她的同伴,说是也想随我们去。
叮叮猫儿,一个好甜好甜的姑娘,笑着问我从哪里回来,然后感叹一番你真能走啊。
另一个男生笑着说,带你这样的女生去玩真好啊,不要人背包,不要人照顾,还可以逗乐解闷,下次一定叫上我!
我暗暗想,我还能背地图呢。
说到下雨,说到猜测路况也许会有些不好。子叶说她们的班车票还没有买,只能明早再决定。
这时候最担心的是姑娘们吃不了苦,生怕不是“一条线儿上的朋友”。只是没好意思说,就一个劲儿的强调会很辛苦哦,真的会很辛苦哦。我哪里想得到子叶之后回有那样的“壮举”?
  
聊天到11点多,妹妹的电话来了,生怕我迷路,问我几时回去。
结果我真的在木府门口迷路了。
过门而不识,后来一个电话,妹妹和伯伯和叔叔都出来接我。
漆黑的巷子里,看见他们走过来的身影的时候,忽然没来由的感动。
顺便把在邻家打麻将的阿姨带回家,一路上欢笑不断,好像一家人一样温暖,一个个的接回家,然后息了灯火等待入睡。
  
妹妹说,我们一起洗澡吧。
我说好。
真心坦诚,赤身相对。
对我来说那才是真正的告别,这真真只有我们这种怪人才能体味。
  
妹妹说,我们一起睡吧。
我说好。
丢伯伯一个人在另一床上。
难得我有人在身边,还可以睡得那么沉那么死,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妹妹说,阿羊你好奇怪哦,半夜累得起鼾,我一抱你就不打,我不抱你又起,害得我只能整夜抱着你。
很准么?
很准啊。
我笑嘻嘻,难道你不喜欢抱着我么?
  
离别。
阿笛,
是不是因为你说少年游天下,重相聚,轻别离,
所以如今我思量许久,竟一点都记忆不起当时如何说的那一声珍重再会。
只记得当时你说要去买丽江的明信片,你晓不晓得后来一张你的明信片居然是我亲手寄出去的。
只记得那天早晨,下雨依然淅淅沥沥,我问长途站台的咨询台,然后决定出发。
我一点都不担心你。
我一贯信你如信我自己。
你也不会担心我,你是咬牙切齿地说嫉妒我,我只嘿嘿地笑。
  
此后空杯人对月,依旧天涯。

----------------------------------------
江南雪  塞北花
易消歇  难留连
  
世间尤物难留连

 
旧帖 2005-06-06 18:51:08
Post #71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完结啦^^)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目的竟然喜欢正面么?
然,我喜欢的是那张背影吖……
  
少年自此长歌行
千里纵横盘旋路
休问此身何处寄
但指江河无尽处
  

----------------------------------------
江南雪  塞北花
易消歇  难留连
  
世间尤物难留连

 
旧帖 2005-06-06 18:52:16
Post #72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完结啦^^)
 
苏牧云 离线 苏牧云 纪念:
  
这一路
  

----------------------------------------
江南雪  塞北花
易消歇  难留连
  
世间尤物难留连

 
旧帖 2005-06-08 10:44:08
Post #73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完结啦^^)
 
辛的瑞拉 离线 辛的瑞拉 很喜欢!
顶一下blushblushblush
 
旧帖 2005-06-09 09:16:16
Post #74
回复: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完结啦^^)
 
凌雨峰 离线 凌雨峰 认认真真地看完了,宛如随着牧云走了一回。
  
真正的感觉恐怕尽在那倒数第二张PP了。
  
三头傻乎乎的驴子,饱含深情地望着远方的天空(虽然只能看到背面),我猜那时你们的心情绝对地舒畅。
  
虽木有达到老庄的超脱与无极,但也体验了“天人合一”点点情趣。
 
旧帖 2005-06-12 16:37:50
Post #75
抛头露面
 
目的 离线 目的 正面背面倒无所谓
只是更加心爱不看镜头的眼神^_^
  
顺便一说,那时我们真个没有说过任何珍重再会丫
谁晓得哪次分离就不是永别
江湖儿女一个傻笑就知道彼此会很好。
  
生平不晓阳关调
对得樽来只管笑
此身早已许天涯
给我长安都不要

----------------------------------------
渺万里层云 千山暮雪 只影为谁去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图南纪·上阙-从此虎跳为猪跳(完结啦^^) 50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