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深圳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50
旧帖 2005-11-11 10:54:51
Post #26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雪瑞纳 wrote:
想看PPcool

  
本想先一股脑上PP的,不过还是想按计划和顺序,先文字配些图片,最后再上全部PP,耐心点,一次上太多,大家消化不良就麻烦了evil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1-11 10:57:02
Post #27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苯苯熊 wrote:
嘿嘿!好同学,很吸引眼球的文字。  
  
用心在走的确感受不一样,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可以放下这满身的世俗,去洗涤一下自己的心灵。期待有一天我也能走出你这种心境。

  
嘿!走走吧!别老在FB里沉沦!对了,星座现在是啥状况?好久没去了。sleepy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1-11 13:02:17
Post #28
回复: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
 
依潇 离线 依潇
雁渡 wrote:
  
嘿!猜到有奖!
  
你知道偶出差刚回,最近事情又多,作业,总是要一个人慢慢写的!耐心点吧!

哈,加精啦!看你还好不好意思让它烂尾big smile
猜不出来,不过下一首应该还是许巍的吧!许巍的歌曲在路上有种特别的味道。
依潇 于 2005-11-11 13:03:12 编辑

----------------------------------------
我不是诗词里激荡回肠的字语,而是一个标点,掸掸身上的尘土坐下来,就选择出了自己的人生读法。

 
旧帖 2005-11-11 14:12:49
Post #29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monking 离线 monking 我以为俺的游记写的慢,想不到老兄写的更慢

----------------------------------------
博客:http://monking.qzone.com
微博:http://t.qq.com/monking007

 
旧帖 2005-11-11 15:14:52
Post #30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龙里 离线 龙里 地铁都提速了,上PP要加也要跟上呀。

----------------------------------------
生命不息 奋斗不止

 
旧帖 2005-11-15 10:57:25
Post #31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四  
  
在遥远的的天空下  
你的牵挂在轻扣我的心门  
和着淡淡的泪水  
我悄悄的思念  
有一天  
  
我将收拾行囊  
只为离开  
离开你  
离开自己  
  
                                       ——齐秦《遥远的天空底下》  
  
      尽管头脑中已经导演了很多种,第一次与梅里相遇的不同画面,然而真正见到梅里时,那些呼天抢地、痛哭流涕、甚至于癫痫发作状早已无影无踪,第一次他并没有显现出更多的慷慨与怜悯,像对待大多数人一样,用层层面纱将我们的视线隔断。我心里虽有些许激动而又不甘,却又不敢不敬,就这样我站在德钦的观景台,面无表情、内心彭湃,我终于见到您了,可您又为何。。。。。。  
      可能是一路的路况较好,辉感觉已经好多了,大家都在观景台守望了一会,很多游人架着长枪短炮执着的守候着,我们的原计划在德钦停留一晚,住在飞来寺,后来大家一商议,考虑后面大家从雨崩出来,都会再途径德钦,到时再作停留亦不迟,这样今天可以往前赶一赶,直接杀进西当温泉。  
      把决定告诉卓玛,卓玛依旧给了一个让我们满意的价格,之后,大家决定在飞来寺放风一阵。  
      飞来寺更多意义上只是一个地名,而不像寺庙,四面八方的人汇集在这里,只是因为梅里卡瓦博格的召唤,正午时分,阳光灿烂而温暖,梅里依旧神秘着,我不觉中已经释怀,享受着把自己放逐在陌生里的快感,一阵风、一缕光,灵动的经幡,流动的背影,让我假意自己游离出纷繁的世界。  
      辉和虾头在前面拍照留影,豆豆去了一家客栈,想找一张梅里转山的地图,我游走到大名鼎鼎的季候鸟酒吧门前,只是今天的行程提醒着我,我还不能享受着咖啡、香烟以及午后透窗而过的阳光的松散,只在想像中定格了一下这样的画面。  
      无论你身在何处,有着怎样敏感细腻的情绪,感受着怎样令你激动万分的场景,当你的肚皮开始向你宣示不满时,你就不得不先放下眼前和心理的垂帘,而满足原始的需求,因此当我的胃开始唱起空城计时,我停止了在酒吧前的驻足,联络上其他人,准备到德钦午饭。  
      德钦是个小县城,却因为这些年的游人,开始变得忙碌些,看到街上或行走或驻足的人们,心里那种亲切感又开始敲打着我。卓玛开车径直把我们带到一家小餐馆,在这里没有什么好选择的,都是川菜,到是合了我的胃口。  
      在等待吃饭的空隙,我拿了小凳子斜靠在餐馆的木质大门边坐下,享受着阳光的亲抚,街对面有个小理发店和一个小花店,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耳机里STING开始用《shape of my heart》里空移的旋律洗劫我的大脑,极中和极西,让我开始迷离,似乎回到了童年,那些当场的日子,我就这么坐在靠街的单位大院大门边,看赶场的人来人往。。。。。。  
      在出行的日子里,我总像个孩子,总像个离开现实的孩子,像一个追逐精灵的孩子;豆豆像个现实主义大师,总会冷不丁把我打回原形,因为菜已经做好,我停止天马行空的同时坐到了餐桌边。  
      着实饿了,让我觉得饭菜出奇的香,但是辉的胃口还是不行,吃了没几口,我知道他这种状态下,劝他吃也是徒劳;水果现在对他倒是好东西,所以大家决定在县城采购些水果再进西当温泉。  
      吃完饭,等候卓玛折返,等候她用餐,我们倒也不急,抽烟,等候的时间里,烟草成了重要的后备物质,奇怪,在都市里,反倒没有了抽烟的欲望,在路上,飘洒而去的蓝色烟雾也成了风景。  
      饭后,卓玛带我们去水果集市,我和豆豆又抽空去邮局盖了邮戳,辉和虾头买了些香蕉和橙,有没有葡萄,我已经不记得了,之后我们保持着来的位置,向西当赶去。  
      进西当要收门票,63元一个人,我懊悔没有带上研究生证,豆豆有,大家就让豆豆去忽悠售票员,说大家都是深大的研究生,只是证件都放在寄存在德钦的大包里,卖票的女同志很坚持原则,不由让我肃然起敬,可是在2分钟后,终于愿意再给多一个半票的名额,这又让我对售票员的开明产生极大的感激,算算,一个人省了10大元,1000分啊!  
      进西当的路况不太好,且很险峻,一边是有落石之险的山崖,一边是深险的澜沧江,远远望去,这条路就像在山腰上的一条黄色带子,其实这样的路在滇川藏多得很,当你经过多了,也就麻木了。  
      豆豆打着盹,辉由于身体不适也在闭目养神,虾头一边照顾着辉一边也在休息,我也感觉有些累,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理上的。所以一路沉默,卓玛仍然很尽职地仔细地开着车,大约在下午4点多钟,我们终于抵达向往已久的西当温泉。。。。。。  
  
(德钦观景台 白塔林)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1-16 10:30:59
Post #32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依潇 离线 依潇 看到楼主有一个小细节,面对同一事件会想象不同的场面。和我一样喔approve
我的脑子里也喜欢拍电影blush

----------------------------------------
我不是诗词里激荡回肠的字语,而是一个标点,掸掸身上的尘土坐下来,就选择出了自己的人生读法。

 
旧帖 2005-11-18 18:53:54
Post #33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五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  
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  
  
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地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地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许巍《蓝莲花》  
  
      估算了一下时间,跟豆豆、辉、虾头商量了一下,觉得7号应该可以出雨崩村了,就跟卓玛要了电话号码,打算让她7号进村来接我们出去,因为西当到德钦的班车每天只有下午4:30一班,加上卓玛给我们的价格实在公道。  
     第一眼看到西当温泉客栈,不知为何我想起了美国西部电影中的那些小镇,那些人们为了淘金而不惜跋涉千里,而我呢?我也跋涉千里是为了什么,我能淘到比黄金更珍贵的东西么。。。  
     左边是厨房和小卖部,右边是客房,木质结构的上下两层,每层大概6、7间,厨房和客房相距大概20M,中间是个坝子,宽约10多M,坝子正下方是个停车的小院,坝子正上方有一排木房子,地势比坝子高出大约1、2M,有石阶可以上到上面,开始我总以为是吃饭的包房之类,心想,这个地儿,还蛮有意思,但为何看不到温泉呢?  
      小卖部外面坐着三两个游客对着几盘小菜下酒,几个马夫在玩着扑克牌,下午4、5点钟的太阳斜射着,在树叶空隙中投下些许光影,映衬着马夫们衣裤上的泥印,偶有几声马的嘶鸣,伴随着几只走地鸡悠闲的低语,一大一小两只黑狗来回摇着尾巴撒着欢。。。  
      在我打量的同时,豆豆已经问老板要了房间,正好一间4人房,原本30元一人,豆豆又忽悠了一下老板,以4个人100元成交。  
      尽管没有怎么活动,但一路颠簸一样可以让你肠胃的消化功能增强,所以我们一放下背包,就让老板给张罗晚饭。辉的状态仍然不太好,放下行李就躺下了,中午也没怎么吃,这样下去,接下来徒步进雨崩,我就有些担心辉,于是问过辉,想吃些什么,辉还是没胃口,只想睡觉,想着先让他休息,看看之后能不能吃些东西。  
      出来两天一直都睡车上,想着今晚终于可以睡得踏实点了,大家都很放松,所以老板娘端出菜来的同时,我们又要了两支啤酒,除了稍有些担心辉之外,大家心情都甚好,我越来越感到不孤独,所以,那晚的酒,喝得甚是愉悦。  
      酒足饭饱之时,天色已经完全黯淡下来,给辉煎了两个鸡蛋,辉仍然拒绝,仍然睡着。。。  
      从来都认为,温泉,就是用来泡的,所以一下车时我就开始打量,想第一时间发现所谓的温泉池子,而后来晚上发生的事深刻地教育了我,温泉跟泡完全没有关系,其实从字面上来理解,温。。。泉。。。,也跟泡拉不上半点关系嘛,可我怎么会从德钦开始就在琢磨今晚上该怎么泡呢?  
      所以在得知上面那一排木屋里面就是温泉时,我终于明白,温泉不过就是温暖的泉水,但我固执的神经还是让我的脑子里面一直回荡着“泡。。。泡。。。”这个企盼已久的动词。  
      既然不能泡,只能淋,那就不着急了,在虾头她们俩去冲温泉的当儿,我坐在外面凳子上抽烟,小卖部外面出现了一位身着高级冲锋衣,看上去也挺专业的MM,正在同几位外国朋友用流利的英文聊着,我英文太滥,只隐约听她在介绍雨崩的情形,应该是刚从雨崩出来。想了解一下路程情况,于是就向她打听,这位有款有型的MM郑重其事就问我:温泉进雨崩,你准备徒步吗?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对方用一种怀疑的眼光先打量了我一下,似乎有点怀疑我这“娇小”的身躯能否挺得过那漫长的路程。“从这里徒步进到雨崩村,起码也得6、7个小时吧,神瀑,估计你没个7、8个钟头回不来”“那大本营和冰湖呢?”“那就更远了,你到时租马吧”说完又继续和外国朋友交流。还想问点具体的,但看起来这位MM已经不太愿意用中文交流了,反正得到我想要的信息了,罢了!  
      算算这样一来,时间有点紧,明天一大早就得出发了,心里这么一琢磨,想想还是赶紧洗洗睡吧!  
      我进温泉浴室时,里面正好有个马夫在洗漱,问候了之后,告知我也准备冲一冲,马夫回应一句,意思说,好了,你来洗吧,本来穿得单薄,想着赶紧感受温暖吧,脱掉上衣,但马夫仍然没有挪动的意思,我光着上身,等了约2、3分钟,情况还是没有变化,不得已还是只有穿回上衣,继续看马夫的洗脸刷牙秀,足足过了10多分钟,我才开始确定,终于有机会接触大名鼎鼎的西当温泉了。这次温泉浴,彻底地击碎了“泡”这个奢侈的动词在我脑海中的期许,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等我回房间,其他人都已经睡了,桌上碟子里的煎蛋提醒我辉仍然没有进食,现在辉已经睡熟,叫他吃东西显然不现实,只能让他好好睡,等明天早上再补充了。  
      羽绒睡袋在大包的底下,懒得再拿出来,于是摊开那张不知是几百人用过的被子,卷缩着,躺下了,平日里处处挑剔,出门在外却如此宽容,人的弱性,总是会在特定的环境开始转换,于是自己,也会由复杂变得简单一些。  
      躺了一会,心跳突然变得急促起来,头开始胀痛,思维也有些混乱,这就是高反吗?还是刚才凉着了?根本睡不下去,我不停地起身、躺下、再起身,因为靠着窗,我掀开窗帘用视线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这个时候,我对明天的徒步开始怀疑,总不能坐一晚吧,看着同屋熟睡的同伴,我强迫自己再躺下,无论如何,躺也要躺一晚。也不知翻来覆去了多久,终于开始迷糊。。。  
    
  
(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1-19 02:16:38
Post #34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alicewong444 离线 alicewong444 望能快点
  
 
旧帖 2005-11-19 22:17:53
Post #35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风听海说 离线 风听海说 跟着你自由的脚步
放纵自己渴望自由的心
这个游记还没看完
便在期待
下一站你会去哪?

----------------------------------------
神说,幸福就在前方http://www.doyouhike.net/forum/215389,0,0,1.html

 
旧帖 2005-11-21 09:33:05
Post #36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alicewong444 wrote:
望能快点

  
回来太多杂事!
呵呵!看到这张照片就想起你那个可怜的受冻之夜!这种海拔,无论如何都得羽绒睡袋的!
一直忘了发个邮件给这个链接给燕子他们,等下就发!clown
雁渡 于 2005-11-21 09:33:33 编辑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1-21 13:28:17
Post #37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晏 离线 呵呵, 作業一般要比旅行本身花更多的時間. 所以我現在只做路上的記錄, 回來就不寫了. 見過的人,看過的景, 發生過的事.  好的長留心中, 壞的就任它煙消雲散好了. smile
  
  
 
旧帖 2005-11-21 14:07:21
Post #38
回复: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
 
alicewong444 离线 alicewong444
雁渡 wrote:
  
回来太多杂事!
呵呵!看到这张照片就想起你那个可怜的受冻之夜!这种海拔,无论如何都得羽绒睡袋的!
一直忘了发个邮件给这个链接给燕子他们,等下就发!clown

  
不知道你有没有拍,所以发给你看看。
那可是一个豪华避难所。
  
我回来后,买了保暖内衣,Deuter35+10的包包,还在计划补充装备。睡袋应该在计划之内。
 
旧帖 2005-11-21 14:44:27
Post #39
回复: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
 
又见飞刀 离线 又见飞刀
雁渡 wrote:
回来太多杂事!

  
GP,不要给自己找理由

----------------------------------------
不知道自己的未来

 
旧帖 2005-11-21 15:14:48
Post #40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云烟袅袅 离线 云烟袅袅 好久没看到雁渡兄的大作了,这次可真是大手笔啊,和以前的GS完全不一样了smile
  
你和M还欠我一顿饭呢,什么时候补啊???

----------------------------------------
用心甘情愿的态度,过随遇而安的生活

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backpacking/972527,0,0,1.html

 
旧帖 2005-11-21 16:07:00
Post #41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云烟袅袅 wrote:
好久没看到雁渡兄的大作了,这次可真是大手笔啊,和以前的GS完全不一样了smile
  
你和M还欠我一顿饭呢,什么时候补啊???

  
这下不得了,我不出手,恐怕你是不会冒泡的了!饭嘛!随时补,不过恐怕你那顿也跑不了,我请你,你再请我,最后的结果就是找理由FB!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1-21 16:08:04
Post #42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 ...
 
雁渡 离线 雁渡
又见飞刀 wrote:
  
GP,不要给自己找理由

  
兄弟,我需要给自己找理由吗?你是不是不想毕业了!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1-21 16:10:45
Post #43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晏 wrote:
呵呵, 作業一般要比旅行本身花更多的時間. 所以我現在只做路上的記錄, 回來就不寫了. 見過的人,看過的景, 發生過的事.  好的長留心中, 壞的就任它煙消雲散好了. smile
  
  

  
呵呵!如果能跟上你的步伐,估计我也没有力气再写了,光回忆就会挤破脑子!evil不过,写还是不写,全凭心情而已!所以,追我的游记,很痛苦!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1-21 19:14:05
Post #44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天涯浮尘 离线 天涯浮尘 没想到雁渡有如此文笔,可以和你的歌喉媲美了smile这是这几个月我唯一看完的游记(当然是你写完的部分),特别喜欢你的开头和你所描述的在路上的感觉。"贴着车窗,看着大街上麻木而又忙碌的行人,从现在开始,你们所在的城市已经与我无关,我只是要把肉体送走,送出这里,去迎接我飘逸的灵魂。"逃离,也许是我们永恒的主旋律。
去年去雨崩的时候我一共在季候鸟等了三天都没看到太子十三峰,以后有机会还要再去一次。期待继续smile

----------------------------------------
暂别高原,暂别雪山

 
旧帖 2005-11-21 21:39:33
Post #45
回复: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
 
晏 离线
雁渡 wrote:
  
呵呵!如果能跟上你的步伐,估计我也没有力气再写了,光回忆就会挤破脑子!evil不过,写还是不写,全凭心情而已!所以,追我的游记,很痛苦!

  
有美文当前, 何来痛苦呢? 写东西对我来说才是痛苦的事. big smile
 
旧帖 2005-11-22 09:31:44
Post #46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alicewong444 离线 alicewong444
天涯浮尘 wrote:
没想到雁渡有如此文笔,可以和你的歌喉媲美了smile这是这几个月我唯一看完的游记(当然是你写完的部分),特别喜欢你的开头和你所描述的在路上的感觉。\"贴着车窗,看着大街上麻木而又忙碌的行人,从现在开始,你们所在的城市已经与我无关,我只是要把肉体送走,送出这里,去迎接我飘逸的灵魂。\"逃离,也许是我们永恒的主旋律。
去年去雨崩的时候我一共在季候鸟等了三天都没看到太子十三峰,以后有机会还要再去一次。期待继续smile

  
有个朋友看第三回了都没看着,说还要继续~~
 
旧帖 2005-11-22 16:48:11
Post #47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六  
  
挡着你  
或许是你儿时的回忆  
看着我  
面对人群感到无法抗拒  
靠着你或许是你  
心爱的伴侣  
是不是  
曾有一天最值得纪念  
  
别问我最后要向  
何处走  
我不在乎  
让一些感觉停留  
别问我要为孤独  
付出什么  
从现在直到日月  
不再交错。。。。。。  
  
                                           ——齐秦《纪念日》  
  
      闹钟将我从深邃中拉回来,我睁开双眼,仍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因为时间调得比较早,现在的屋内还是一片漆黑,虽然发着呆,但我的两个眼球仍然在不停地转动,最后还是豆豆的一句“起床吧”,唤起了我昨夜的所有记忆,我最终睡着了吗?摸了摸,心跳很正常,用手撑着床,欠起身,摇了摇头,头也不晕了。此时不知是天已经亮了的原因,还是眼睛已经适应了光线,残旧的天花板、垂下的旧灯泡,以及墙角的蜘蛛网已经一目了然。  
      已经记不清从睁眼到起床之间究竟有多久,似乎只是一瞬间,又好像经历了好一阵子,反正我开始穿衣时,豆豆他们已经在整理床铺了,下床时,先推门而出,狠狠吸了两口清晨的冷空气,整个人顿时清醒无比,我确定自己仍然健康着,看来昨晚的确是高原反应,而对于今天的徒步,有了信心。  
      转身回屋,辉的脸色看起来已经正常,精神状态也不错,问候了一句,辉回答说感觉很好,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切都会好起来”。  
      因为考虑时间很紧,我和虾头赶紧跑去找老板给我们准备早饭,结果老板一家还没起床,在确定了早餐的内容后,我们回去洗漱整理,水的温度让我回想起昨晚的事,不禁一阵苦笑。  
      辉的胃口已经恢复,能正常进食,所以我完全放下了担心,因为即使万一体力不够,还是可以租马的。  
      吃过早饭,寄存好大包,大家都只带了必需品轻装上阵,折腾到我们真正出发,已经差不多快8:30了。  
      这里若要租马的话,必须一开始就得租好,否则半路上不能保证能租到马,辉和虾头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跟我一起徒步。  
      刚走到客栈后面的山坡,就发现有两条路,一条宽阔平坦些,靠下面,一条狭窄陡峭些,靠上面;我们都不知道路,这时后面正好来了一位牵着马的女马夫,问了问才知道,进雨崩就只有一个方向,这条宽些的路是让马通过的,而徒步的人可以走上面的小路,最后都会交汇在一起,因此不用担心会迷路。  
      一开始的路坡度就比较大,出来第一次徒步,所以汗很快就出来了,我跟豆豆交待了一下,因为不会迷路,所以大家可以按自己的节奏来走,走得快的就在垭口休息等候;其实我知道,我的步伐肯定要快一些,而此时的我,只想,孤独地走。  
      一阵子,我和豆豆以及后面的年轻夫妇就拉开了些距离,在一个右转弯时走上一个笔直的斜坡,我摘下帽子,阳光很突然地就这么射进我的眼眶,环顾了一下四周,我才发觉,这个时候应该停下来,和这些丛林中流动着的精灵们对对话。  
      靠着右边的坡,点燃一支香烟,阳光的确好得很,天也很蓝,左边空谷幽灵,右边树影婆娑,而这么望着面前这条笔直向上的路,我开始怀疑是不是就要这么通往天堂。  
      一阵清脆的铃当声音提醒着我仍在人间,这里的马夫们都很有礼貌,见到游人都会友好地问候,这个年轻的马夫也不例外,打过招呼,我将他和他的马让到前面。  
      休息了一阵,后面的人仍不见动静,前面的马夫也没了踪影,我继续前行,到一个左拐的路口,右边有颗消息树,说消息树,实际上是上面有块简易的牌子,写着走累了就喝口茶之类的,前面应该是有个小卖部这类的休息驿站。  
      左拐没多久,对面走来一位藏族老婆婆和一个妇人,老婆婆手拿木拐杖,目光祥和,近身时对我说:小伙子,慢慢来,不着急,你看,我一把年纪都走了下来,我们的目的不都一样吗?不禁一阵感动,对老婆婆笑着拼命点头。我们的目的,我的目的,或许我根本就没想过目的,我有目的吗?我只知道,我要行走,一直行走。。。  
      高度一直在上升,就在某个高度,前面的阳光突然透过丛林撒向我的全身,而阳光的周围竟是一篇漆黑,我误以为已经走到垭口了,看看时间,走了才半小时,正觉得惊奇,等我走上来,才发现这里只不过是个小卖部,一个休息驿站。  
      因为对路程没有概念,也不知道后面的人落了多远,我加快了步伐,想着先上垭口,再给后面的发个信号,一路享受着阳光和秋色,之后,到了一个藏族大姐开设在路旁的小茶店。要了酥油茶,从嘴里一直暖到心里,问了问大姐,说到垭口已经走了三分之二了,又了解到垭口到雨崩的路程比上垭口更短,这样算来,按我的速度,进雨崩应该不超过三个小时,这时眼前突然就浮现出在温泉的那位MM郑重其事的表情,不禁一阵苦笑,也好,不是有位伟人曾说过,要把困难预计得足一些吗?  
      因为对时间有了把握,就在小茶店休整,说是休整,实际上就是捧着酥油茶发了一会呆,想等后面的人,约莫休整了10分钟,还是没见到后面的人影,估计还有一阵子,打算到了垭口再等,于是付了茶钱上路。  
      当陆陆续续碰到很多出来的马夫和游人时,我知道,垭口已经不远了,出来的马夫看见我,都说上来得挺快,我也才知道,我走得可能是有点快了,这么一路跟马夫招呼着,就到了垭口。  
      垭口的茶店主人叫阿垭,雨崩的徒步者之家就是他开的,是个很有意思的藏族小伙,看见我的MP3就问我要不要交换,又问我有没有头灯可以交换,可惜,MP3对我的行程太重要,而头灯又坏了,最后阿垭只能表示遗憾。  
      一边喝茶一边等候,半个钟头后,豆豆和虾头他们终于赶了上来,辉看起来状态很好。在垭口休息了一小阵,小拍了几张相片,想着今天还要赶去神瀑,大家没敢太久停留。  
      在上垭口前,基本上是见不到梅里的,而从垭口下到雨崩的一路上,如果天气好,梅里就是那样呈现在眼前了,尽管角度并不全。而那天,天气真的很好,我清楚地记得辉一路上都在感叹,这躺雨崩之行来得实在太值,而我当时在想些什么,竟然变得如此模糊,是不是因为见到梅里那一色的纯洁,我也竟然纯洁得连思想都没有了。。。  
      虽然比上垭口要陡一些,但因为是下坡,所以还是很快地,顺利地抵达了雨崩村,因为之前已经打算好,所以我们一行直奔“徒步者之家”而去。。。  
  
(那一瞬间 阳光就这么突然地撒向我的周身。。。)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1-22 21:45:10
Post #48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levisluw 离线 levisluw 赞!tongue

----------------------------------------
不是在郁闷中发胖,就是在发胖中郁闷。

 
旧帖 2005-11-23 09:22:12
Post #49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monking 离线 monking 雁渡,好像开始的行程我们也差不多,咋没有在火车上碰到你了,到了雨崩才和你相遇了。
  
我的游记也写完了,可以看看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163164,0,0,1.html

----------------------------------------
博客:http://monking.qzone.com
微博:http://t.qq.com/monking007

 
旧帖 2005-11-23 13:57:57
Post #50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monking wrote:
雁渡,好像开始的行程我们也差不多,咋没有在火车上碰到你了,到了雨崩才和你相遇了。
  
我的游记也写完了,可以看看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163164,0,0,1.html

  
你们是1号出发的,我是2号,当然不可能在火车上碰到!clown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50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