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深圳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50
旧帖 2005-11-23 20:45:28
Post #51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ugotkelvin 离线 ugotkelvin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big smilebig smile PP好﹗文筆更好﹗

 
旧帖 2005-11-25 14:07:43
Post #52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myshadow 离线 myshadow 看一次顶一次,太好了。

----------------------------------------
清揚在台北開青旅了,磨房的小夥伴們來捧個場吧!!

 
旧帖 2005-11-25 16:34:33
Post #53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明天出差,后面的得回来续了!black eye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1-26 10:20:50
Post #54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龙里 离线 龙里 在任何时候不要给自己找借口
不睡觉也要满足观众们,上吧

----------------------------------------
生命不息 奋斗不止

 
旧帖 2005-11-26 11:23:45
Post #55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燕窝主人 离线 燕窝主人 文笔真好。期待你的待续和新作。
  
————————————————————————————————
在梦开始的地方,筑个巢......
 
旧帖 2005-11-26 11:31:16
Post #56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燕窝主人 离线 燕窝主人 你拍的那张 弯弯弯,是我去年秋天路过时想吃的那块 蛋糕。
 
旧帖 2005-11-26 11:36:06
Post #57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燕窝主人 离线 燕窝主人 格桑花,在中甸古城的院落和山野遍布。所以,在刹那间,我爱上了那个在当时还尚未被文明染指的独克宗古城。于是,很自然就在那儿筑了个巢,然后继续我未完的旅程。
 
旧帖 2005-11-26 12:03:10
Post #58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桐壶更衣 离线 桐壶更衣 跟音乐,绘画等等沾边的东西,再加上单独旅行,灵魂很容易变成神经质,经常在独处时候处于亢奋的状态,哪怕是思想的独角戏。

----------------------------------------
植物专业分类QQ群:252971451,芳草寻源中草药群: 226124098

 
旧帖 2005-11-26 12:07:12
Post #59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桐壶更衣 离线 桐壶更衣 有时在想,上载PP相对容易,简单PS后就上,带机械的本质。
  
要写游记却不容易,要把记忆深处的东西调出来,通过笔尖的文字试图让看者明白写者当时的感受。已经有了心的痕迹。。。

----------------------------------------
植物专业分类QQ群:252971451,芳草寻源中草药群: 226124098

 
旧帖 2005-11-26 21:04:37
Post #60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晏 离线 快点回来写完它, 不然参加不了今年远方的精彩. tongue
 
旧帖 2005-11-26 21:04:38
Post #61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人鱼 离线 人鱼 很荣幸成为雁渡美文中的角色之一,接下来该是神瀑那天了吧,很想看看雁渡怎样描述那天狼狈的我呢。呵呵big smile
 
旧帖 2005-11-28 13:21:57
Post #62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人鱼 wrote:
很荣幸成为雁渡美文中的角色之一,接下来该是神瀑那天了吧,很想看看雁渡怎样描述那天狼狈的我呢。呵呵big smile

  
呵呵!出现啦!你真牛,如果我不写,你是不是会注册三年也不说话!
幸好那天碰到折回的马夫,否则拖你也回不去!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1-28 13:27:06
Post #63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只是因为答应了朋友而写的作业,没想到这么多朋友关注,因为我的懒散和随兴,要大家等候,致歉!black eye看来不得不完成!
不过,我还是不会逼自己太急,大家谅!evil
现在海南!shy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1-28 13:28:54
Post #64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晏 wrote:
快点回来写完它, 不然参加不了今年远方的精彩. tongue

  
这个,从来都不在意的,呵呵!
要周五才回深圳,到时在续了!smile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1-28 19:19:49
Post #65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人鱼 离线 人鱼 是啊,为了回贴试了好几个密码,才登陆进来。tongue
 
旧帖 2005-12-04 15:03:03
Post #66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七  
  
我看到在你眼中  
天真的纯洁和晴朗  
我看到在你眼中  
曾经的悲伤和向往  
  
是因为这多彩岁月  
是因为那残酷岁月  
  
面对这纷乱的世界的宁静  
面对这多彩的世界  
  
告诉我关于这世界的故事  
自由和欢乐的梦想  
告诉我如何能像你让心里  
这一道光芒永不熄闪耀  
穿越这无限世界  
开放在温暖季节  
  
                                   ——许巍《温暖的季节》  
  
      当一只脚跨进“徒步者之家”门槛的同时,我低头看了看时间:12点半。跟着进屋的豆豆仍然是打听住宿的事宜,客栈的管家(我觉得这么叫他最合适,一个极其有趣的家伙,可惜忘记了他的姓了,)耸耸肩膀告诉我们,已经没有房间了,其实对此我早有心里准备,因为今天是10月5号,但是,既然都已经跨进了这个门,不过就是睡一觉的事,总会有办法的。所以在我们软磨硬泡并表示跟垭口的阿垭预约过之后,管家却又神奇般地带我们穿过厨房,走进后院,指了一个地方,那里正好有四张床,虽然不是独立房间,因为用了布帘作了间隔,倒也算个雅间,而且豆豆还借此将25元一人的单价降到4人90元。  
      “徒步者之家”位于上雨崩和下雨崩之间,建在山腰上,这里应该是雨崩村里风景视线最好的客栈了,在房间里推窗即可见到梅里的将军和神女,走出房间,站在平台上,正好眺望整个下雨崩村,村后一道峡谷,后面就是梅里,那种桃源盛景般的画面就直勾勾地摆在你的面前,让你感觉自己已经不是人了,是什么?是仙!  
      但毕竟只是感觉,肚子里的某种响动提醒我还没真正成仙。既然搞定了住宿,就该张罗吃了不是,经过一上午的奔袭,见到一张桌上被几个人围住的几个碟子里的,仅有的几片青菜叶和残余的汤汁时,我们四个人的眼珠都不约而同开始聚焦。。。  
      管家建议我们,既然下午还要去神瀑,那么中午就简单些,随便炒几个小菜,好赶时间,晚上就给你们预备一只炖鸡。似乎没怎么经过大脑,大家就同意了。管家于是哼着小曲开始为我们炒菜,管家动作很麻利,未几,我们就开始怀着对晚上那只炖鸡的美丽憧憬开动了午餐,其实在那样的时光里,即便是没有炖鸡作为诱惑,即便是你面对的是不过如此简单的饭菜,也难以阻挡心中逐渐磁生的灿烂感觉,更何况你一扭头就会撞上梅里传递过来的神秘气息。  
      当然,这样频频扭头是在满足了胃的原始需求之后,这也是符合马斯洛的需求理论的,不然,刚才我们怎么只会挥动双筷,除了咀嚼,嘴基本不作他用呢!而一旦结束了风卷残云,我们又恢复到伪斯文状态,开始就这么坐在窗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起来。。。  
      既然赶时间,那为什么还坐在这里闲扯呢?后来分析:从温泉进雨崩导致了自己的自信心膨胀,这顿饭又赶得急了点,导致饭后一休息差点忘了下午的安排,豆豆、虾头他们大概觉得节奏是由我来控制,再加上,我不得不承认,那一窗的美景以及饭后血液循环的转移直接导致我们——犯晕。  
      就在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时,耳旁传来一个温柔而有力的声音:  
      “你们下午还去不去神瀑?”我一抬头,管家正一边用胸前的围襟擦着手一边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我们,彷佛我们是一群犯了错的孩子。  
      “去啊,当然去”我其实这时脑子才开始恢复正常。  
      “那你们还不走,你们不想回来啦?!”管家的声音都高了八度,左边的眉毛也随着声音高了起来,“看看现在都几点啦?!”  
      我一边看时间一边伸手拿包,已经过了1点半了,其他人也突然迅速地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一边跨出门槛,心里一边琢磨,到天黑还有6个小时啊,要这么赶吗?而后来晚上回到客栈的狼狈,让我至今都记得那个管家那天中午的表情,这是后话。  
  
      出门的时候发现相机电池没电,换上另外一组充电电池后,才又发觉这组电池也没电,明明充了电的,怎么会。。。尽管对于摄影,我基本算个白痴,而豆豆也开始安慰我,记载心中的风景比记载在相机里的图片更为重要,实在不行,用我的相机帮你照吧,但我还是感觉郁闷,后来在一个喇嘛的小卖部又买到了几板干电池,终于暂时结束了我的郁闷,可是你不知道,这事还没完呢,后面的郁闷、结束郁闷、继续郁闷就一直伴随着我。。。  
      从“徒步者之家”去往神瀑,先要从山腰下到底,然后经过一条小溪,基本上我觉得去神瀑的一路上,过这个小溪算是最为险峻的地方了,当然我之所以要说险峻,是对于夜晚来说,就白天来说,整个去往神瀑的路,都很好走。  
      刚过了阿钦布家(神瀑客栈),辉和虾头就落在后面,我折回来才知道,辉的状态又开始不好,陪着走了不到三分之一,辉越发觉得不妥,于是坐下来休息,问了回来的马夫,没有空马,虾头决定多休整一段时间,去神瀑的路也是一条,如果他们觉得自己不行,就原路回撤,于是,我和豆豆继续上路。  
      过了没多久,我又开始孤独,因为豆豆的步子也越来越慢,我跟她交待了一下,决定自己先走,同辉他们一样,如果豆豆自己觉得走不完,可以在路中等我折返,或者她先行回客栈,考虑了没有可以预见的危险,于是我扔下豆豆,一个人,走。  
      路途中,折返的人并不多,有些纳闷,按理,应该有好些人才对,因为一个人,所以自在的多,而在我装好电池准备拍些照片时,才发现那个喇嘛给我的电池全部都不能用,我当然愿意相信不是他故意要卖假电池,而是他在进货时就被别人蒙骗的,因为除了此事之外,在雨崩,我感受到的尽是村民们的淳朴。  
      但是后来我还是照了相,因为猪头的我发现当初在换另一组充电电池时,不知为何又把用过的那一组放了进去,那当然没电了,而当我真正放进足电的那一组后,看着买来的一堆垃圾(因为担心不够,我在喇嘛那里买了20节),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哭笑不得。  
      去往神瀑的路比较平缓,海拔上升得并不快,至于风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第二天大本营的风景所覆盖,我倒是真的记得不那么真切,但能记得,那么一抬头,一望见梅里,就知道我在您的怀里在劫难逃。  
      当我爬上最后的陡坡时,我还大口喘着粗气,但当抬头望见神瀑的那一瞬间,我就开始努力屏住呼吸,神瀑并不壮观,也不震撼,但我却变得异常安静,我坐在那里,感受着,忘记了拍照,巧的是,这是几乎没有什么人,只有另外一个姑娘上来,我愿意相信能安静地坐在神瀑面前,是梅里的赐福。  
愿我就没许了,如果要许,我怕我太贪心根本许不完,裹好冲锋衣,在神瀑底下来回转了三圈,已经得到最好的祝福。  
      正当我准备下撤时,豆豆却托着缓慢的步子抵达了神瀑,心里暗暗琢磨这个小姑娘着实有毅力,于是开始等候豆豆,估计的确累了,豆豆走到了神瀑,却无力再转了。  
     下撤到神瀑下的马夫驿站,我和豆豆要了酥油茶休整,后来我知道我犯了两个错误,第一,休息得太久,估计有半个多小时;第二,走时,应该强制让豆豆租马。而惯于独行的我没有支配别人意志的习惯,但却造成了我们最终摸黑回客栈。  
      最后折返时,我是又催又赶,但是豆豆的确是体力透支,即便是我用手杖拖着,豆豆也是亦步亦趋了,在我们刚走到下雨崩时,老天终于无情地拉下了脸,偏偏豆豆还时不时来一句:让我休息5分钟吧!我本有些火光,所以依旧无情地要求豆豆前行。那个时候,天已经全黑,即便有头灯,我们的速度也很缓慢,小心翼翼地爬过那个河沟,还有一个巨大的上坡,我已经作好心里准备,估计回到客栈还得至少一个小时以上,而且,豆豆的状态,一个小时恐怕太乐观。  
      幸运地,正在这时,有几个马夫和一匹空马下来了,听到那清脆的铃声,简直要认为那是神赐的最美的旋律了,豆豆在出来这么多天的日子里,终于第一次骑上了马,而我紧跟着马匹的步伐。  
      其实在走上步行者的平台,看到屋里透出的那一丝昏黄的灯光时,我就知道,一定是梅里,保佑着我们,所以我幸福地笑了,而辉跟虾头在看到我们的同时,也笑了。。。  
  
(神瀑)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2-04 15:52:10
Post #67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wuyuhuixx 离线 wuyuhuixx ;)每次去旅行出发是很激动,归来时却很平静。
 
旧帖 2005-12-04 16:52:17
Post #68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前往神瀑!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2-04 16:54:57
Post #69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一脸的幸福!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2-08 15:06:54
Post #70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alicewong444 离线 alicewong444
雁渡 wrote:
前往神瀑!

  
你有没有发现神瀑的秘密?
 
旧帖 2005-12-08 17:09:13
Post #71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来自偶然 离线 来自偶然 雁渡GG,你们去神瀑的时候,还挺早,
我们那天去神瀑,
天都黑了。。
  
嘻,雁渡GG在神瀑转了多少圈呀?

----------------------------------------
去爱吧,像不曾受过一次伤一样;
跳舞吧,像没有人欣赏一样;
唱歌吧,像没有任何人聆听一样;
干活吧,像不需要钱一样;
生活吧,像今天是末日一样!

 
旧帖 2005-12-08 17:36:56
Post #72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雁渡 离线 雁渡
来自偶然 wrote:
雁渡GG,你们去神瀑的时候,还挺早,
我们那天去神瀑,
天都黑了。。
  
嘻,雁渡GG在神瀑转了多少圈呀?

  
我从神瀑下撤时,正好碰到小猴上来!
  
不多不少,正好三圈!evil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2-08 17:42:50
Post #73
回复: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
 
雁渡 离线 雁渡
alicewong444 wrote:
  
你有没有发现神瀑的秘密?

  
当然!

----------------------------------------
the river runs through it

 
旧帖 2005-12-09 22:17:28
Post #74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 ...
 
依潇 离线 依潇
雁渡 wrote:
  
当然!

什么秘密?什么秘密?八卦本性开始发做……tongue

----------------------------------------
我不是诗词里激荡回肠的字语,而是一个标点,掸掸身上的尘土坐下来,就选择出了自己的人生读法。

 
旧帖 2005-12-10 21:41:07
Post #75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 ...
 
monking 离线 monking
依潇 wrote:
  
什么秘密?什么秘密?八卦本性开始发做……tongue

  
不知道吧,只有我和雁渡这种去的人才知道
  
快点收买我吧。
monking 于 2005-12-10 21:42:36 编辑

----------------------------------------
博客:http://monking.qzone.com
微博:http://t.qq.com/monking007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穿越自由的灵魂——2005年秋滇川行记(待续) 50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