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长假远行 / 郑州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51
« Prev1Next »
分享
旧帖 2004-05-15 23:41:42
Post #1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例外 离线 例外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引子  
     长假,长假,又是长假,日子是愈来愈近,大概算了一下,连拼带凑的居然找出12.5天的时间,有这样的时间,如果不出去走一走,似乎太对不起自己。只是,目标锁定在那里?纳木错?抑或是泸沽?素来不喜人多,这样特殊的日子,湖边必定少了几分往昔的宁静,所以只能放弃,问及坛子里的朋友,有友建议怒江。于是,找资料,做计划,怒江之行便如待发之箭。只是,临行前得知一位深深信赖的朋友居然,再次,欺骗我,抑郁的心情令我无以自拔,几乎是带着浓浓的恨意踏上旅途的。  
  
一路风尘——从郑州到丙中落  
      静静的坐在角落里等侯着,回想着上午还在单位忙碌,回到郑州已将近11时,打仗似的冲回家,打点背包,急急的赶班车,生怕会有变故。每次出行前,总是会担心这样那样的意外,这次亦是如此,直到换过登机牌,一颗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怒江,我想,我在慢慢的向你走来。  
      飞机在一点一点的爬升,失重的感觉令我一阵眩晕,身后的那个熟悉城市离我越来越遥远,耳边是迪克的《三万英尺》,心境如我!痛苦时刻有一种想要将我挤碎的感觉,何时我才能彻底的走出!  
      下午6时左右的时候,已是身在昆明,和QIN、5956约好在机场见,坐夜班车直奔六库,去南窑汽车站问过后,决定去西苑客运站看看,据说那里的车多。所幸,最后一班是晚上8点。  
      躺在长途卧铺上,颠簸的路几度令我腾空而起,第一次长途卧铺的感觉没有想象中的差。躺在那里看着窗外美丽的夜空,灿烂的星星在夜色中格外的明亮,只是,这里的夜空不如纳木错的美。纳木错的星空那么低,深蓝色的夜幕缀着一颗一颗的钻石,夺人心魄!自私的希望这是一条不归路,从此,可以,永远的离开那个城市!不用去面对那些人、那些事!总是喜欢把一切想的很简单,总以为用心对人必定换来真心,只是,这个社会过于复杂,我应付不来。  
睡梦中被叫醒,看了看表才6点多,攻略上讲要13个小时的路程,刚要再睡,才知已是到六库了。六库的清晨很美,清爽。只是,之于这个清爽的小城,我们是过客!问清还有十分后有车路过匹河乡,匆匆的吃过早餐,继续着我们的路。  
      六库是我们进入怒江大峡谷的起点,从这里开始,一路沿江而行。怒江,很喜欢这个名字,只是我不如他一样,不开心了可以发怒,我只能压抑自己。这个季节怒江的水不是很美,据说最美的时刻在冬季。Qin和5956睡着了,我却睁大眼睛看着窗外,贪心的想把沿途的风光都刻入记忆之中。  
      匹河乡是当地最大的怒族聚居地,他们有着自己的民族语言,从这里包车到废城知子罗来回要80元,徒步沿小路上去据说要走1个多小时,但是会错过很多绝美的风光,这是我们所不能忍受的,所以,商量过后,我们决定包车上去。  
      老姆登教堂在去知子罗的路上,虽然一早在资料上有提及他,但是,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还是为之惊呆了!这样宁静的一个地方,的确是修身养性的好地方。于是,有一种想要留在这里的冲动,这样的一个地方,心似乎也宁静了许多!也可以暂时的忘却!  
      知子罗又名碧江县,城市里面的人管他叫废城,曾经的怒江自治州州府,有专家预言这里会地震、下陷。所以全城的居民被责令搬迁,成为一座名副其实的废城。走在县城的街道上,想象着他昔日的繁华,一切如过眼云烟。只是,依然有念旧的人们默默的守侯着他们曾经的家园,不离不弃!  
      午饭是在匹河吃的,很简单也很便宜。从当地的人得知石月亮不一定能看到,因为昨天刚刚下过一场暴雨,那里的云雾很大。于是,改变在福贡停留一晚的计划,决定直奔丙中落。幸运的我们刚好遇到一班前往贡山的车,据说是下午最后一班。也正是这班车让我们遇到了以后和我们同甘共苦的小李和凌志。  
      汽车依然是沿着怒江行进着,行进着,沿江可以看到对面山上茂密的植被,还有传说中的溜索,这个东西很是神奇,当地人就是借助他来往穿梭与怒江的。而且,速度极快,就是那么眨眼间的功夫,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他已经从江对面过来了!身上还带着重重的行李!令我目瞪口呆!  
      又是一个下午6时,昨天还在郑州,还在昆明,今天已是身在别处。跟兰联系过后,他在丙中落,去了他的独龙纹面大本营,没有找到合适的向导,于是决定直接赶往丙中落。小李和凌志热心的邀我们去他们朋友那里,并告之了想于我们共同穿越碧罗雪山的想法。盛情难却之下,在五区他们的朋友那里吃过晚饭,我们三人再次开始夜奔丙中落。太累了,什么时候睡去的,都不知道,依然睡意蒙蒙中,被叫醒,看到了月色中的怒江第一湾,夜色中的怒江是亮亮的,如玉带般就那么随意的缠绕在山间,感觉很好!  
      终于,晚上10点左右,一天马不停蹄的奔波,一路风尘的赶到了丙中落,找到了兰,跟他详细的了解了碧罗雪山穿越的事宜,又跟着他去看了夜色中早已休憩的马帮,就那么随意的裹着毯子睡在路边,这是马帮真正的生活,这,也是我们不能相比的。  
      很累,很累,不愿再往甲生村走了,晚上就决定住在玉洞大酒店,因为兰的关系,标准的四人间只收我们80元。和兰聊了很久,睡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时左右了。真的是累了,躺下便沉浸在睡梦中,失眠的习惯似乎也消失!

----------------------------------------
如今始知,生命所得……不外如是,种种种种的偶然

 
旧帖 2004-05-16 00:03:07
Post #2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例外 离线 例外 空谷幽兰——找寻秋那桶
      朦胧中,有人在敲门,醒来,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一阵的迷茫才反映过来。时间已经不早了,昨夜太累、太晚,索性,今天就懒惰一次。5956早早的起来去找马帮联系过,没有去德钦的,大都是去察瓦龙的,看来,向导只能去迪麻洛联系了。
      和QIN、5956商量决定再改计划,今天就去拜会秋那桶,这样,明天可以轻轻松松的赶往迪麻洛为穿越作准备。
      秋那桶,秋那桶,美丽的小山村,为何,寻你却是那么的难!百转千回!
      其实,从丙中洛到秋那桶的路标上写着13km,感觉上却是要远的多,搭车到朝红桥,余下的路只能依靠自己的脚一步一步的丈量!路上,远远的看去石门关,气势磅礴,两座大山就那么牢牢的守侯在那里,他们又在等候着什么?是离去的人儿吗?热心的司机告诉我们,每年的五月份都会有两条巨蟒盘踞在石门关,不知是真是假!看着他那淳朴的脸庞,我相信他所说的!几经缠绕,我们转到的石门关的背面,停车下来,自是另一种感觉,石门更近了,险峻且秀丽,几乎是触手可及。人在这里是那么的渺小,如同尘埃!
      朝红桥是一座吊桥,历史有些久远了,桥上的木板已经在岁月的侵蚀下,开始衰老,开始腐朽。透过朽烂的木板,下面滔滔的江水就那么的逝去。人走在上面,晃悠晃悠的,心也是晃悠晃悠的。QIN和5956的快速的通过,我在桥中央停了下来,望着翠绿的远山,脚下的急流,一时间百感交集,死已无惧,生又何惧?该面对的始终是要面对的!
      沿江而行,问了路边的村民,大概还要多久?善良的村民告之,还要半个小时,于是,继续前行,可是,半个小时过去了,不见神秘的秋那桶撩开她那迷人的面纱,再问,依然是半个小时,记不得几个半小时过去了,走了几个之字,又过了几座桥,秋那桶依然不见,我们都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迷路了。只是,山涧湍急的溪水,盛放的幽兰,原始的独木桥,让人多多少少有着几分的耐性。决定找人为我们带路,滑稽的是,我们其实离她却是近在咫尺,转过去就到了。或许,这,如同我们的生活,转过去,会别有洞天!
      这是一个美丽的小山村,坐落在大山的怀抱里,有着一个美丽的名字——秋那桶,如空谷幽兰,朴实、自然,原木搭建的屋子散落在山涧,山坡上的青稞随风拂动,村子里时不时的犬吠声,或许,是因为我们的到来打破了这里独有的宁静!村民们好奇的打量着我们,我们是外来者,闯入了他们的家园!不过,善良的他们却总是很友好,热心的为我们指路!村子里还有一座教堂,和城市里的相比,质朴了好多!喜欢这里,喜欢她的纯,她的真!或许,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也不过如此!
      从秋那桶沿粗干河而上,大约走7、8个小时,是高原湖泊,粗干湖,兰介绍这里很美,且有驼峰坠机,只是,我们的重点在穿越碧罗雪山,时间的缘故,只能放弃!
      回程的路由于村民的指点,要近的多,仅仅只是翻越了一座山就到了大路。在原始森林里穿梭,看着那有着百年历史的树木,也是一种享受!或许是下山时的不小心,右腿有些拉伤,忍着痛一步一步的走,没有告诉QIN和5956,不愿他们为我担心!以为是小伤,回去就会好,只是,没曾想到他会一直伴随着我,直到,回到城市!
      我们始终是幸运的人儿,搭乘拉沙的车子又令我们省去了不少的力!且师傅的家人在迪就是做向导的,留下了联系方式,这便省去了我们很大的一份心!
      小李和凌志打来电话,热情的邀请我们去参加他们的篝火晚会,并告之特地买了一只羊来烤。无奈,太累了,只好遗憾的放弃!
      晚上的时候,随5956认识了王科,QIN的老乡,一个从六库走过来的男孩子,他说,他期待的是他难以等待到的,所以,他用调侃和人保持着距离。他是要随马帮走察瓦龙到察隅进藏的,一个多月后,我也将步入他的后尘,随着马帮走同一条线!

----------------------------------------
如今始知,生命所得……不外如是,种种种种的偶然

 
旧帖 2004-05-16 00:03:47
Post #3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例外 离线 例外 好运多多——从丙中落到迪麻洛
      在丙中洛的第二天,我们去拜访了普化寺,一座有着五六百年历史的藏传佛教寺院。寺院不大,很是破旧,略显空旷,大殿尤为陈旧,或许是看到我们来了,寺院的僧侣打开了紧闭的大殿,于是,在神灵的面前,许下了心愿,希望所有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平安、幸福、吉祥!大殿墙壁四周的壁画由于缺乏保护,剥落的很严重,几乎难辨真貌!可悲的是,这样来自自然的破坏仍在继续!
      午饭是与王科一起吃的,席间,王科几次怂恿我现在就跟他一起走,然后再同走雅江大拐弯,几乎有些动摇了,可是,我有我的责任和义务,这是我所不能放弃的!这也是我每次最终会回到城市的根源!
      时间,又是时间,我们不得不放弃从羊脂玉厂看怒江第一湾的最好角度,只是路过的时候央求司机停下,再次看一眼日光下的怒江第一湾,便急急的赶往贡山,从那里搭车去迪麻洛。明天,是迪麻洛赶垓的日子,凑巧,下车便看到有往迪的顺车,这在平日里是没有的!
     去迪的山路很是颠簸,穿过怒江,在江的对面沿山路而行!卡车里装的大都是村民们赶垓的货物,腾空而起已不再是新鲜事了。只是,落下的时候,屁股生疼生疼的。卡车就这么在山间盘延着,颠簸着,身后扬起阵阵迷雾!脏是不用说的,这样的环境也就不在乎那么多了!
      小李和凌志已经决定和我们同行,他们在迪等着我们,由于他们认识当地人,向导和背夫也亦联系好。是上天的注定?抵达迪麻洛的时候,居然又是6时左右!小李他们已经早早的在篮球场等候着我们,细心的他们住处也已经安排好了!小李和凌志是云南人,有着云南人的朴实与热心!
      晚饭是在向导亚星的爷爷家吃的,围着火塘,懒洋洋的烤着火,惬意的聊着天,这一刻,我的那个世界离我很远,很远!明天要出发了,所以,我们要了一只鸡,喝着暖暖的鸡汤,身体也是暖暖的,希望能够很好的补充体力!
       是上天的怜爱?晚上这里有婚礼,可以去参加藏族的婚礼,又是一件幸事!亚星带我们去看过新郎和新娘,旁边也有伴郎和伴娘,四周则是围坐着家长级的人物,呵呵,据说,他们是在说教。晚上他们会通宵的跳舞,直至天亮!坐在栏杆上等待着舞会,然后一群人在那里喝着青稞酒,闲聊着,奇妙的是,居然在这里遇到了磨房上的朋友,曾想过要一起穿越碧罗雪山的,只是,时间不凑巧,只好作罢!缘分这个东西真的是很奇怪的!夜是越来越深了,舞会还没有开始,明天要早起,要赶路,带着几分的遗憾,我们,离去了!

----------------------------------------
如今始知,生命所得……不外如是,种种种种的偶然

 
旧帖 2004-05-16 00:05:14
Post #4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例外 离线 例外 遗忘山路——从迪麻洛到永支
      早早的起来去亚星家喝过酥油茶,打点好背包,准备出发,谢绝了背夫要替我背包的好意,固执的坚持自己先来背,直到力气用尽的时候!
      出发了,出发了,上午9时,天空下着雨,我们出发了!略略有些激动,等待了那么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一一的给朋友发去信息,告之,开始穿越,以后的几天里会没有讯号,出去了会给他们报平安的!有友发来信息,有时放弃也是一种美丽,要我不可太坚持!回之,选择的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所以,只能走下去,是的,只能走下去,没有任何选择,即便是再苦再累,也只能走下去!
      加上向导和背夫,我们的队伍略显庞大,小李和凌志并不是驴族,所以他们早早的要了背夫,拗不过他们,对自己体力也不曾了解,30多斤的背包已经超过我体重的三分之一,之于我,它略显些沉重,加之对以后状况的未知,3800米的风雪垭口到底是怎样的状况,想象不出来的,不想因为自己给同伴添麻烦,索性,请一个背夫随着一起走,不行的时候再请他帮忙!
      跨过湍急的溪流,踩着软软的草地,呼吸着潮湿而清新的空气,青山绿水间有一群人在行走着!背负着沉重,行进在山野间,我对自己说要听《笑忘书》,要学会忘记,或许,我可以笑着忘记昨天!我可以吗?
      沿着迪麻洛河朔溪而上,大概走了一个半小时左右,我们到达了铺拉,一个美丽的小村落。短暂的停留过后,我们继续着我们的路。中午12时左右,我们来到了桶当,一个有着天主教堂、基督教堂和藏传佛教并存的村子,这也是到达永支之前我们遇到的最后一个村子。恰逢礼拜天,背夫安东尼是天主教徒,他要做礼拜,我们也刚好休息休息!有些累,但依然坚持自己负重行进!
      同行的凌志是个有着几分孩子气的男孩子,爱唱爱笑,行走时,时不时拉我一把,令我十分的感激!很多时候,也或许只是这么轻轻一把,可以帮助别人,行走如此,生活亦是如此!也正是幸亏凌志牵着我,不然,如今的我不知在哪里漂着!原始森林里,下过雨的原木桥尤为滑,一不留神,跌倒了,窄窄的桥下是急流,由于背负过重,凌志拉了几次都没有拉起我。努力的小心翼翼的挣扎起来,想想有些后怕!果真跌进溪流,没有任何人可以救我的!自此,凌志不许我一人过桥,不管什么样的桥,他都要牵我过去。
      2点左右,来到午饭的营地,一块压缩饼干,几口山泉,依然继续我们的路。两天前的腿伤又开始了,膝盖不能弯曲,忍着痛,将力都放到登山杖上。终于,海拔的不断升高,长时间的负重,我的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将近4点的时候,他们强行将我的背包卸下。突然间,有种想哭的冲动,我始终没有能够坚持下来!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过去了,我们到达传说中的牛棚营地。这是一位放牧的老人盖的,房子是原木搭建的,四处透风!先到的背夫已经早早的升起了火!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从里到外,我所有的衣服全湿透了!换过干衣,依然还是觉得冷!
      晚饭是亚星做的,现在想来,实在是不怎么样,只是在当时,能吃上热饭,已经觉得是莫大的幸福了!太累太累,我和QIN早早的睡了,半夜腿痛的醒来,钻心的痛,无法挪动我的右腿。却发现身上多了一层毯子,是小李和凌志怕我和QIN会冷,把他们的毯子给我们盖上,而他们彻夜未眠!凌志已经把他心爱的独龙毯贡献给我们了,现在又……,感激的话无须多说,只有默默的记下他们的好!
      清晨起来,天气变好了,这一天的路更加漫长。腿伤的缘故,没有再坚持背包!拖着伤腿,努力的让自己走在前面,怕自己掉队,怕自己耽误众人的行程!四月中的一场大雪,使得山上的积雪很厚,很大,踩着前人的脚印,小心的走过,这样的山路,必定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天气也时好时坏,不多久,居然下起雪来。可是,就是这样恶略的天气,我们发现了盛放的红花摇曳在风雪之中。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花儿尚且如此,我呢?又怎么可以轻易的被打败?
      终于,中午十分,我们走到了传说中的海拔3800的孔雀垭口,茫茫风雪之中,是苍劲的松柏,屹立在山顶!对面远远的雪山很美,刚要举起相机,他又变的若隐若现!眨眼的功夫,又是云开雾散,刹是神奇!躺在雪地上,一种凉,透彻肌肤。这里的雪景很美,久久的留恋在这里不肯离去,直至安东尼过来找我们!用登山杖写下了大大的“遗忘”,我可以遗忘吗?我不知道!
      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句话在腿伤的加剧的状况下尤为明显。不能弯曲的膝盖,下山的时候,几乎是在雪中滑一步,走一步,尽量减少右腿的用力!就是这样,下到山底的时候已是下午2时左右,亚星告之后面的路很好走,以为是幸福的开始,不曾想到的是,却是苦难的开始!因为路好走,强迫自己走快一些!终于,腿伤再次加剧,每走一步,都是钻心的痛,默默的要着牙忍着,忍着,对自己说要坚持下去。因为疼痛,我知道我的脸色肯定变了!谢绝了亚星和凌志要背我的好意,只想能够自己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路是自己选择的,所以,再苦,再累,再痛,都要自己承担!
      沿途路过上牧场和下牧场,这个季节里,还没有牛马的。上牧场边的破旧的牛棚凄凄惨惨的站在那里,孤独的在守候着那人的归来。而下牧场边的枯树却是很美,总是会莫名的喜欢上枯树,看着他,有一种绝望的凄美。在牧场遇见蚂蝗,是我不曾想到的,虽然知道这里会有蚂蝗,没曾料到这个季节会有。不认识它,直到亚星把它从我鞋子上拨弄下去,才晓得那就是传说中的蚂蝗,还是蛮可爱的!
      腿伤最终导致了我和凌志落在了后面,亚星陪着我们,他不习惯慢行,走慢了脚会痛,于是,走一段等我们一段。因为疼痛,加上长时间的行走,我的意识有些麻木,一路上,凌志不断的跟我说着话,令我强打几分精神。对于目的地不敢抱有赊望,深知,有期望的路会令我更加难走,这样,总是会想着还要多久到达,不如,索性,不去想他,就这样走下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暮色将近,5956和两个向导在拐弯处等着我们!终于快到了,走进永支,村子里铺着白色的石板路,凌志不断的安鼓励我,马上就到,马上就到,可是,这条路似乎没有尽头,就那么延伸着,延伸着!紧紧的抓住他,越接近,反而越难,我知我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终于,晚上8点半的时候,走进了中太家,一下子坐在沙发上,再也不愿意起来,脚是一种麻木的感觉!或许是体力耗尽的征兆,又开始浑身发冷!就那么靠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夜深了,伤痛令我几次醒来。两天来,沿着蜿蜒的山路,数不清的上山、下山,穿过多少湍急的溪流,跨过无数的塌方区,踩着向导的脚印走过滑坡地带,经历了风雪雨水,蚂蝗,疼痛的折磨,很累,很累,似乎城里的那些人,那些事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我是将他们遗忘了吗?我不知道,或许是!只是,我知道,我走过来了,一步一步的,自己走过来了,比计划提前了一天。也正是这一天,是我们幸福的开始!

----------------------------------------
如今始知,生命所得……不外如是,种种种种的偶然

 
旧帖 2004-05-16 00:05:55
Post #5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例外 离线 例外 偶遇活佛——从永支到德钦
      早餐依然是酥油茶,告别了中太家大叔,我们又在路上。感觉腿伤好多了,便又坚持自己背包。据说到德钦的公路边有一座白塔建成,沿途不时有村子里人与我们同行!这里的人很朴实,也很热心,间或有人要无偿替我背包,挽绝了他们的好意,继续前行,只是,令我郁闷不已的是,居然有人说我是为了减肥!
      从永支到澜沧江上的扎拉桥,3个小时的路程很好走,偶尔的山体滑坡地带,只需快速通过即可。上午11时的时候,终于,来到了扎拉桥。亚星说,从迪麻洛到这里有97km。
      白塔是在澜沧江的这边,去拜了拜白塔,沿着他转了转经桶,希望他可以保佑我所有的朋友们!这里很是热闹,朝圣的藏民,风中飞舞的经幡,令我想起了那里!一个月后,我会再去拜会他的!
      扎拉桥是横跨澜沧江的一座吊桥,风很大,亚星他们不肯让我背包通过,我却坚持,笑着告诉他们我会没事的。我的背夫朋友说我是个不听话的孩子!或许是的,凌志说我很倔强,我的确如此!就这样,他们一左一右的守护着我。过了桥,依然是很热闹,很多藏民都穿起了他们的节日盛装,披带起他们万贯的家传宝物,大概是因为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吧。我们都开心的找他们拍照,毕竟是难得遇见的。有深圳来的朋友告诉我们,今天白塔建成开光,来了几位活佛!于是,再次过桥去拜见活佛!带着几分敬畏的心情,在活佛面前,告诉他我的心愿,希望能够保佑家人的健康、平安,朋友们幸福、吉祥!这,也是我一贯的心愿,无论,何时,何地!似乎,每一次的祈求,从未替自己要求过什么,之于我,他们的幸福便是我最大的幸福!
      昂旺楚称活佛赠了照片、金刚结与佛牌于我,照片送与奶奶,老人家一辈子信佛,如今已是90多岁的高龄,希望她健康长寿,佛牌送与姐姐的孩子,喜欢这个孩子,希望他能幸福的成长着。金刚结则送与一位好友,希望从今往后,她能够好运相伴。
      也是在这里,认识了从新加坡来的高先生,他去年8月份外转经的时候来到这里,协助白塔的筹建。从他那里,具体的了解了关于白塔的典故!白塔名曰“时轮金刚塔”,又名“建成塔”一建就成的意思。据说,许下心愿很灵的,那么,我的愿望也能够达成的。建成塔是云南的第一座,四川和青海各有一座,转经道上经筒上刻的则是文殊菩萨的短咒。
      听说晚上会有通宵的庆祝活动,我和QIN有些心动,想要在这里留一晚上。而且活佛下午会在查里桶的小学操场上念经摸顶,这,更是不容错过的。
      在桥边的那家朝圣饭店我们最后一次吃了一顿团圆饭,过后我们便要分离,5956要反穿越回去,他一直想从茨中走那个4300的垭口。亚星他们要带深圳的朋友穿越回迪麻洛。小李、凌志、QIN,我们则同行去德钦看梅里雪山。
      会场很近,步行大约十几分钟便可以到达。或许是因为我们是外来者吧,站在前面没有被驱赶,昂旺楚称活佛在念经,安济活佛友好的询问我们是从那里来的,并让工作人员送水与我们,并说呆会儿让我们先摸顶。念经结束,站在那里看到有人开始向前涌动,还没有反映过来,便被拉过去第一个给活佛摸顶,兴奋的心情是无法言愈的。是的,我们始终是很幸运的。这样的福气,还抱怨什么,一切的一切似乎都烟开云散。
      因为活佛念经的缘故,德钦县来了不少车辆,而我们,再次幸运的搭乘县政府的车前往德钦!告别了亚星他们,和他们紧紧的握手、拥抱,两天半的时间的确很短,可是,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朋友间的感情已经建立!分离是难免的,毕竟,我们都有着自己的世界!
     汽车在盘山公路上颠簸,周围则是环绕着的雪山!和张师傅聊起飞来寺、雨崩、明永,打听内转的线路,他则认为我一定是来过德钦的,告诉他只是从书上和网上了解到的。
     或许真的是机缘巧合,到达德钦县城的时候,又是下午6时左右。几天来体力消耗过大,一向不晕车的我居然,晕车了,自己不知道,凌志说我脸色很难看,强迫我吃下了药和葡萄糖。胃是很难受的,连晚饭也不愿意吃了,强打精神去对面的网吧里查收朋友发来的关于内转梅里的电邮。只是,QIN也如我,晕车难受!看来,内转只能放弃了!
这一夜,很漫长,也很难熬,胃拼命的和我作对,什么时候睡去的也不知道!

----------------------------------------
如今始知,生命所得……不外如是,种种种种的偶然

 
旧帖 2004-05-16 00:06:39
Post #6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例外 离线 例外 守侯梅里——等在德钦的日子
      放弃了内转,就没有再早起,醒来已是八、九点钟。去小李的朋友家喝的酥油茶,小李的朋友是德钦县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刚从拉萨回来不久,人很热情,他告诉我们他们医院组织去拉萨朝圣,费用很便宜,来回750元,这令得我和QIN心动不已,尤其是QIN,几乎都想跟着一起走了。
      了解到去梅里脚下的明永冰川一天可以来回,原本打算在德钦转悠一天的我们,临时决定去明永,小李的朋友为我们讲好价钱,来回200元。
      飞来寺在去明永的路上,是一座藏传佛教的寺院!寺院不大,但是蛮干净的,在神灵面前染起了长明灯,摇动着转经筒走过转经道,希望可以保佑家人、朋友幸福、安康!
      由飞来寺再往前便是著名的摄影者之家观景台了。这里,是观看梅里雪山全貌最好的位置。梅里雪山是藏区八大神山之首,一向是难睹其真面目的。当地的藏民说,如果不是好运的人,他的美你就永世不得相见。只是,今天,神秘的卡瓦格博峰依然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相信自己是幸运的人,所以,他,我们最终可以见到!
      汽车在山间盘绕,远远望去的明永冰川,如素练倒悬,豪放而壮观。一路就这么望着他行进着。行进着。车里响起《盛夏的果实》,听着,听着,我的泪不可抑制的流了下来。几天来,再苦,再累,怎样的伤痛,都不曾落泪,然而,这一刻,因为一首歌,一直压抑的情绪一时间宣泄出来。以为已经忘却,以为可以快乐,我终未能走出。痛恨欺骗我的人,是的,痛恨,只是,不会报复,我将以我的骄傲轻视于他!
      善解人意的小李连忙让卓玛把音乐关掉,渐渐的我情绪恢复了。横过澜沧江,蜿蜒,蜿蜒,深入,深入,中午十分,我们,到达了冰川的脚下,吃过午饭,开始向着冰川进发了,挽绝了凌志要我骑马上去的建议,只想自己一步一步的去走近他,感受他。喜欢走路,更多的是因为他给我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两个多小时的上山路程跟几天前的路相比,已是不在话下,只是,讨厌台阶的路,然,从观景台上去,却是长长的人工的台阶!明永冰川或许适合远观而不可近玩。远远的看去很漂亮,近了,却感觉很脏,凌志说那是冰川流动的结果,却还是不喜欢,没有想象中的好!不过,四个人坐在观景台的地上聊天的感觉蛮惬意的。
      在德钦的第二天早早的起来去观景台等待梅里,然,今天的他似乎心情不好,等待了好久始终不肯撩起他的面纱。摄影者之家的老板说今天看不到了,多多少少有几分遗憾,跟朋友短信说了没有看到梅里,情绪有些低落,朋友复之,说我学会了欣赏美丽却没有学会欣赏残缺。或许是,我不知道!
      搭乘老板的顺风车回到县城,午饭过后,我和QIN决定去上网,看看我们的老朋友。在网上跟朋友聊及,觉得自己一直应该是很幸运的,从永支出来的时候偶遇云南第一座时轮金刚塔建成,四位活佛过来开光念经,又第一个被摸顶!已是很幸运的,所以,看到看不到,已足矣!
      晚上的时候,直接搬到摄影者之家住。小李略微有些高原反应,凌志陪他留在县城。小李的朋友开车送我们上去,路上再次提及进藏,诱惑我们可以优惠到单程250元,郁闷不已,没有时间啊!否则,我真的会跟他们进去的。
      清晨,早早的起来,等待着梅里,QIN说外面雾茫茫的一片,刚说那就等会再出去吧。说话间,外边传来阵阵欢呼声:出来了,出来了。来不及说什么,抓起相机,我们便飞奔出去。外边很多人,山庄的平房上站满了人,长枪短炮的,大家都有些激动。梅里,果真漂亮,气势逼人,就那么屹立在那里,千年,万年!今天的太阳不是很好,没有看到日出的金光洒在梅里雪山上,看到过那样的PP,带着几分圣洁,令人敬畏!朋友讲他看到时,有种想要给梅里跪下的冲动。之于梅里,我们,始终是有缘的人,今天是呆在德钦的最后半天,中午我们便要离开德钦了。
      有些兴奋,在跟朋友的电话也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凌志说我的心透明的如玻璃杯,什么都写在脸上。看到了梅里,这次的旅行愈发的圆满。开心,是自然的!

----------------------------------------
如今始知,生命所得……不外如是,种种种种的偶然

 
旧帖 2004-05-16 00:06:57
Post #7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例外 离线 例外 离去?归来?——离开德钦
      就要离开德钦了,站在街头,望望那蓝天,看看那县城,有些不忍,有些不舍,三天前的傍晚,我来到了这里,为了他。如今,我要离开了,因为见到了他,因为我必须回到那个属于我的花花世界!深知,自己是不属于那样的花花世界的,所以总是想着要逃离,只是,该面对的始终是要面对的,我,有着我无法逃避的责任和义务,所以,我回来了,回来继续面对着那个城市,面对着那些人!旅行中,我得到了些什么?又明白了些什么?或许,只有我的心最清楚!也或许,依然会难过,只是,我知道我要高傲而美丽的活着,微笑着面对伤害和背叛我的人!我将以我的修养轻视于他!

----------------------------------------
如今始知,生命所得……不外如是,种种种种的偶然

 
旧帖 2004-05-16 00:07:41
Post #8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例外 离线 例外 后记:回来有一些天了,很不适应城市的生活,开着车行驶在熙熙攘攘的大路上,莫名的发呆,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前方,脑子空空的。怀念山野的生活,更喜欢在路上的感觉,每出去一次,成长一次,一年来克服了恐高,克服了极差的平衡性,也更加喜爱这种生活。这条路或许有些许的艰辛,但是,我会继续下去的,不仅仅只是为了遗忘!

----------------------------------------
如今始知,生命所得……不外如是,种种种种的偶然

 
旧帖 2004-05-17 16:19:34
Post #9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梵净山 离线 梵净山 向往ING
有功略吗?
简单点的big smile
梵净山 于 2004-05-17 16:20:55 编辑

----------------------------------------
终于可以爱山也爱水!
----只缘山水总相依?

 
旧帖 2004-05-17 16:29:17
Post #10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艾琳 离线 艾琳 喜欢的文字smile 类似的感受wink
强烈要求攻略big smile

----------------------------------------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旧帖 2004-05-20 10:45:03
Post #11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老老土 离线 老老土 很好的文章。
至情至性,坚强而又倔强的驴人。
羡慕你的好运能遇到这么好的旅伴、这么好的美景。。。
  
路上再次提及进藏,诱惑我们可以优惠到单程250元,郁闷不已,没有时间啊!否则,我真的会跟他们进去的。     
  
你真有定力,能抵挡住如此诱惑!
 
旧帖 2004-05-20 10:56:28
Post #12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寒武 离线 寒武 同楼上。遗憾没有和如此坚强的驴友同行。
 
旧帖 2004-05-21 23:52:00
Post #13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例外 离线 例外 从怒江到德钦(攻略)
  
4/28日      昆明——六库
      郑州到昆明这一段就不写了,呵呵,随便大家选择怎样的方式吧。
      昆明到六库的长途卧铺,昆明站旁边的南窑客运站最晚的一班是晚上9:30分的,但是车子不好,票价可以讲到100元,从机场可以做67路到这里。西苑客运站最晚一班是晚上8:00,票价128元,不讲价的,但是车子不错,很干净。从火车站做80路,终点站就是啦。穿越昆明市区大概需要1H的时间。晚饭是在车站对面的小店吃的,凑合吧。晚上的路况很颠簸。
4/29日      六库——匹河乡——贡山——丙中洛
       早晨六点半左右汽车到的六库客运站,比攻略上说的12~13个小时要早一些,应该是10个半吧,在车站洗漱之后,没有出车站,直接做早晨7:30分的往福贡的车,在匹河乡会停的,票价16元/人,也有车直接去贡山,7:00钟发车。
      大概走了两三个小时到达匹河乡,从这里我们三个人包车去废城知子罗的,来回80元,沿途可以看到老姆登教堂,很清幽的一个地方。12点半左右返回匹河乡,匆匆午饭过后,1点左右刚好赶上去贡山的车。
      其实,时间多的话,建议可以在这里多做一些停留的,废城的感觉,老姆登教堂是需要漫漫感受的。
      从匹河到贡山,票价30元,一路风景不错,看到了石月亮、溜索,到达贡山的时候在下午5、6点,行程3、4个小时。兰慧明的独龙纹面大本营在这里,从车站打车过去2元,他的联系方式:13988605910。因为时间太晚,从贡山到丙中洛我们五人包车过去,要100元,讲价到80元,平日里只须10元/人。晚饭是在五区小李和凌志的朋友小唐家吃的,到达丙中洛的时候已经将近10点,找到玉洞大酒店和兰见过后,大致谈了谈计划,索性就在这里住下了,标准四人间80元,酒店刚开业不久,很干净,设施也很完善。附近有一些小的客栈,大概只须10元/晚。
4/30日      丙中洛——秋那桶
      从丙中洛到秋那桶路边上写的13KM,但是感觉不止,从丙可以搭乘车过去到朝红桥,车费5元/人,行程1H时抵桥。沿途可以看到石门关,雄壮美。过桥,有两条路,向左是通往秋那桶的,向右,沿栈道而行是通往五里的,也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山村。往秋那桶不需要向导沿大路而行即可,只是注意在途中过森尼打拉桥右手有一条小路沿山而上,可大大缩短路程,我们走了冤枉路,不过回来的时候有村民指点,就好多了。秋那桶很美,相信住一晚上的感觉也是蛮好的。也可以当天来回,但是,要做好准备,回来的时候从朝红桥到丙中洛可能没有车的。我们是搭乘拉沙的车子回到重丁村,然后徒步回丙中洛的。晚上继续住老地方了!

----------------------------------------
如今始知,生命所得……不外如是,种种种种的偶然

 
旧帖 2004-05-21 23:53:08
Post #14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例外 离线 例外 最近比较忙,只能漫漫写,漫漫上来了。不好意思啊,还有第一次写这东西,怎么越看越罗嗦,没有办法啊

----------------------------------------
如今始知,生命所得……不外如是,种种种种的偶然

 
旧帖 2004-05-22 00:50:13
Post #15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心照不宣 离线 心照不宣 smile
看到一路艰辛和一个坚强的小女子
如内转更会感到梅里的神韵,
看到此文突然有思念梅里的感觉

----------------------------------------
有一种默契叫心照不宣
有一种感觉叫妙不可言

 
旧帖 2004-05-23 23:22:52
Post #16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例外 离线 例外 5/1日       丙中洛——贡山——迪麻洛
普化寺:沿着丙中洛的大街一直走,到一个电站吧。背后左转,大概四、五十分钟的路程,不需要门票。
迪麻洛:从贡山搭乘赶垓的卡车,12元/人,这车不确定,视情况而定。行程大概2个半小时,路很烂。住向导亚星家,10元/晚,但是他家的饭很贵。
关于向导:向导的费用是60元/天,背夫是50元/天。来回是按5天计算。向导阿洛阿三的电话是:1398867292,亚星的电话是:13988619427,宅:0886-63566161,旺季的话,阿洛可能会贵一些,65元/天
5/2日      迪麻洛——牛棚营地
铺拉:早晨9点从迪麻洛出发,行程大概一个半小时到达,
桶当:上午11点半到达,这是到永支之前的最后一个村子,也是从永支村反穿越回来的住宿点。
牛棚营地:下午5点半到达牛棚营地,很破,四处透风的,保暖要注意。向导会做饭的。
5/3日     牛棚营地——永支村
孔雀垭口:早晨8点从牛棚营地出发,中午12点左右到达
永支:    下山大概需要1~2个小时左右,从山下往后的路比较好走,但是很长。路过上下牧场,从永支反穿越过来第一天的住宿点,也是破烂的小木屋。到达永支村的时候,是晚上8点半,因为右腿拉伤,晚到半个小时。晚上住中太家,10元/晚,饭也很便宜。中太是向导亚星的朋友。
5/4日     永支——查理桶——德钦
查里桶:早晨8点半出发,行程3个小时,路很好走,也很好辩,在这里跟向导分手
德钦:查里桶到德钦这一段搭乘县政府的车,行程大概4个小时左右,平日里在中午有班车
5/5——5/7    德钦——昆明
明永冰川:我们四个人包车来回200元,单程1个小时左右,路过飞来寺和摄影者之家观景台,可以看到梅里雪山。从冰川脚下到观景台大概需要2个多小时。班车信息:早晨8点发车,下午四点返回。下午3点发车,第二天早晨8点返回。门票:63元,学生半价。
飞来寺、摄影者之家观景台:包车来回50元,也有往明永的班车可停,价格不详,行程30分钟左右。摄影者之家住宿贵贱不等,老板电话:13988755278
昆明:德钦到昆明的班车每天一班,上午11点发车,票价194吧,第2天早晨6、7点到达昆明

----------------------------------------
如今始知,生命所得……不外如是,种种种种的偶然

 
旧帖 2004-06-19 14:41:03
Post #17
回复: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例外 离线 例外 怒江之行的PP:http://www.tibet-backpacker.net/bbs/dispbbs.asp?boardID=16&ID=3196在这里,这儿实在不好传

----------------------------------------
如今始知,生命所得……不外如是,种种种种的偶然

 
« Prev1Next »
转帖分享
» 论坛 » 长假远行 » 云贵 » 遗忘山路——从怒江到德钦(我的滇西北之行) 51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