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1Next »
分享
旧帖 2018-01-02 21:11:59
Post #1
在三江
 
GRAYKNIGHT 离线 GRAYKNIGHT

在三江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很多觥筹交错的场合,我确实很想痛饮三百杯,放翻所有人,仰天大笑出门去,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但很无奈现实中我可能是个假安徽人,自带祖传酒精不耐受体质,因此绝大部分时候,要么认耸开溜,要么自我了断,即便这桌上摆的是爵士冰带着兄弟伙从赤水河边三千里路辛苦拉来的八年茅台,我也不得不抱着脑袋认真回味,到底是酒好喝一点那,还是水好喝一点?

几小时前,在澜沧江里大口大口美滋滋的品尝“水之蓝”江水的那一刻,心里确实有那么些懊恼,座驾是十六尺撸桨航母,还有两位河神的硬艇左右,干衣护体,救生衣加持,加上天天游泳池里打酱油的经验,想出点啥状况都很难,但偏偏翻艇前的那一刻我正在聚精会神的操控无人机!于是下一秒,还没来及录下自己的光辉形象,便以倒栽葱的完美姿态扣在了船肚子里,视线瞬间从黑色的屏幕切换到了蓝色的水底,再切换成黄色的艇壳,折腾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现状,刚才还被我靴子踩来踩去的艇底此刻化身成一个五百斤的大汉,一顿五毒拍逼掌直把我弄的七荤八素,再按着我的脑袋如拍皮球一般往水里玩命的扣球,还不时往脸上泼点小浪捣乱,貌似中间连船桨都参与了对我的迫害,头盔上的gopro也不知道何时被打飞………翻艇太正常不过,雅鲁藏布喝过水,金沙江里湿过身,但弄的这般狼狈还是头一回,糊里糊涂钻出来抓着船绳大口喘气的我开始好好思考人生,论漂流头盔的重要性回头可以好好写篇论文,但眼下头顶上的无人机算是没救了,遥控器进水,它的结局只能是电力耗尽一头栽进江里,澜沧江维西燕门乡段,高高在上的公路引起的视差错觉欺骗了大家,没想到这下面蕴藏着数不胜数的三级乃至四级滩,想当年老子如何如何的经验主义害了一船人,压根就没想到这里会翻船。当遥控器屏幕使的手机也进水完蛋,但我还是死攥着尸体不撒手,手机卡和存了上万张照片的TF卡可不能丢,于是我这一刻居然不是想着如何自救上岸,而是不慌不忙的把手机塞进了救生衣口袋,中间还过了一个滩,拉紧拉链,才心满意足的好像保住了自己的半条命,把眼镜扶扶正,这才发现身旁一起抓着绳子的难兄难弟们一脸淡定,乍看起来和澡堂里共泡一个池子的状态差球不多,深海老师此刻还不忘关怀一下,担心我身上的装备太多会被拖下去,还好,这几个月的减脂还算成功……










2017年12月末,很幸运弄到一张船票的我混入了爵士冰发起的三江漂流探线团队,金沙江,怒江,澜沧江,三条大河肩并肩在相距最近一百公里不到的滇西横断山脉中好比赛跑一般咆哮奔流(其实旁边还有条小兄弟独龙江),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在此碰撞,如同一块桌布上的皱褶,山脉于高处隆起,河流在脚下蜿蜒,我们将在十来天的时间里,在高山与大河之间,完成一次形如“金拱门”的旅行,漂金沙江,翻白马雪山,漂澜沧江,翻碧罗雪山,最后漂怒江,写出完美的M,这就是我们的计划。此刻,我的位置便处于M的最底部核心,澜沧江的旅程则由白济汛乡开始,溯江而上,水电开发如火如荼,数个梯级电站在未来的几年内将把澜沧江云南段变成一段段平静的湖面,因此,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天翻艇的所在地,在不久的将来也许连一片树叶都难以颠覆。三江之中,金沙江水电建设开发最早,入世最深,在建或规划中的梯级电站大坝如果摞在一起,高度远超五岳,澜沧江算是近年来的“后起之秀”,但仅仅在云南段就要完成十五级开发,今天打翻我的巨浪,若干年后却可能变成某个水上乐园造浪的电力,唯一幸存的是怒江,在经历了利益集团与民间组织多年来的拉锯角力之后,目前暂时搁置了云南段的开发计划,仅仅在上游西藏境内建有一座干流电站,因此,至少在未来的若干年内,怒江峡谷的面貌依旧能完好的保存。水电与大坝,作为一个极其争议性的长期话题,无法以对或错来简单定义,目前的社会体制下,个人与群体对政府决策的影响也极其有限,但是,推动更多的人通过河流旅行来系统全面认识江河,总有聚沙成塔的一天,雪崩发生时,没有一颗雪粒是无辜的,反过来,也意味着坚强的小雪粒越多,雪崩则越难以发生。

翻过来的大艇看起来一点没有进入回水的意思,仍然在主流中执着的拖着几个倒霉鬼威风凛凛乘风破浪,看起来简直比有人驾驭漂的更好更快,我徒劳的试图蹬水以带偏航线,但感觉上似乎和徒手拽一个火车头脱轨一般不靠谱,脑海中闪现出洪水中依附着破木头苦苦挣扎的阿猫阿狗阿猪,此刻感同身受,天知道下面还有多大的险滩等着我,理论上攀附大艇的浮力最大,目标显著,获救机会也最大,但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万一被拖进水洞里,也是杯具一场,趁着这一段离岸较近的机会,我丢了船绳打算自己游过去。

所谓大河漂流,粗看起来不过是几个人一条船,顺水而下,和夏天景区里一百块一次的快餐没大区别,这可能也是绝大多数国人对漂流运动的理解,但牵涉到实际层面,却需要一个团队合作分工,有如行军作战一般复杂严谨,稍有不慎便可能出现人员及物资的损失,1986年的长江漂流,堪称中国现代漂流运动的启蒙开端,也正由于之前的完全经验空白,在这个摸索过程中,付出了整整十条人命的代价。具体到一条江河,需要有前期的地质与水文资料准备,适宜的季节与水量,险滩通过的可行性分析,补给、装运与上下水的公路交通探查,团队中桨手,舵手等的组织与分配,侦查,救险,人员及物资运输不同船型的协调分工,冲滩的读水与队形,乃至露营与炊事的相关安排,拍摄点的选择……难度并不亚于一场小型攻坚战,这里不需要个人英雄,而是需要团队中每一个人的努力合作,也正由此,每天朝夕相处与子同衣的团队,很容易营造出“漂流家庭”的氛围,这是别的户外运动难以企及的层面。

刚往岸边还没游近几米,又一个滩翻着白浪滚滚迎来,只好赶紧调整回头上脚下顺水的肉漂标准姿势,免得被石头撞断脖子,几个水上过山车刚免费坐完,说曹操,曹操到,远鹏同学划着条硬艇踩着七彩祥云一般赶来,这下死猪总算搭上了便车,狼狈不堪的爬上了河岸,大口大口喘定了气,开始沿碎石坡往下游蹒跚走去,老远看见大船也被拖到岸边翻正了过来,小伙伴也全都各显神通安然无恙,算是有惊无险。鉴于该丢的已经丢了,该坏的已经坏了,只剩下挎包里套了两层防水袋的铁疙瘩相机躲过一劫,把它交给岸上接应的小伙伴,便再也没啥身外之物可损失了,缝缝补补了五年的干衣也还基本没进水,于是否极泰来,决定搭乘大船继续下行,此时,大船上连我在内只有三个人,还有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神董董,一个人悠哉悠哉划着桨板忽前忽后,传说这哥们有三峡船工与端公后裔的双重身份,五米长的大船尚且风雨飘摇,他却能站在桨板上好像脚底抹了502,看着他上下翻飞的身影,不禁想起来一个词叫做“江湖”。

曾几何时,在有水路的地方,舟船可能是古人远行的第一选择,载货量大,相对舒适,还有山水之胜可解闷,因此江湖逐渐成为行侠仗义、四海为家的代名词,远离庙堂之上,行走天地之间,鱼儿一般自由自在,有一套自我的价值观,古人不用山川也不用平原来定义这么些非主流人群,显然是考虑到水的流动性更大,包容性更广,隐藏性更深,颠覆性更强。但我们这伙显然不是社会哥社会姐,只是漂流这项运动,可能需要更多的团结、自律与共勉,无论是做环保公益的钟姐,还是执着于大河漂流的爵士,以及团队中故事等身的各位神仙好汉,都有着自己独特轨迹与人生。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对江河的热爱是我们内心执拗的所在,百年修得同船渡,那可是仅次于共枕眠的交情。

最后十公里的行程有惊无险,在掌勺掌舵手艺都不错的禾力船长带领之下,轻舟已过万重山,把数个三级四级滩丢在了身后,只是眼看就要起水之刻又是大意玩的太Hi,在浪尖上大船竖起近90度,而我整个人像玩具一样被甩飞了出去,不过这回“放飞自我”的感觉还不错,像涮火锅一样没滚几下就被捞了起来,欺山莫欺水,江河不经意间又和我开了一个小玩笑。

澜沧江起起伏伏的一天即将结束,起水之后,照例要喝点小酒暖身与共Hi,顺便安抚下物质损失惨重的小心灵,而离嘎吱作响的小酒桌仅仅一百米不到的地方,便是一座与小村环境完全格格不入的高大教堂,即便是在离村庄很远的地方,也能一眼望见中西合璧的钟楼与十字架,不仅如此,围绕着茨中教堂还有一大片当年传教士留下用来酿酒的葡萄园,令人难以想象,百多年前那个交通极度闭塞,文化交流极其封闭的年代,凭借信仰的力量,天主教是如何超越地理的阻隔渗透进滇西的河谷,今天随便走在三江区域的一个小镇上,你可以看到各个民族,各个信仰的人们,可以完全没有任何隔阂的坐在一张桌子边吃饭,或是分享一桶水烟,但在当年,宗教与民族的融合却绝不是一个田园牧歌风花雪月的网剧过程,诸葛亮七擒孟获,“五月渡泸,深入不毛”,指的便是怒江,而眼下这座教堂,则是1905年维西教案的历史见证,藏传佛教与天主教,中国与西方,清朝中央政府与地方土司,乃至地方家族之间的各种利益矛盾纠缠,最终导致了血与火的结局,所幸兵戈已远,尘埃落地,如今的怒江与澜沧江河谷,遗落了各种教堂,佛寺,喇叭庙,圣歌与佛经齐响,新年与圣诞并存。与各种人文风貌共生的,还有堪称中国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流域面积只占国土的0.4%,却拥有着20%的高等植物种与25%的高等动物种,风景更不必多说,从积雪的高山垭口到开出仙人掌的干热河谷,完全可以囊括在一天的行程内,三江并流,是片神奇的所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开车车坏,坐船船翻,放机机栽的我任然状况不断,但好在大河包容我安然漂过,让我看见茶马古道在此蜿蜒千年,看见焦土抗战遗迹犹存,江边的野温泉一洗征尘,双虹古桥上马蹄依旧……........好吧,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哪怕此刻杯中的“大河漂流指定用酒”杀伤力非凡,还是不妨在这边陲的夜空下,在雪山与江河的怀抱中,与这一帮江湖好儿女,将进酒,杯莫停,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旧帖 2018-01-03 04:20:34
Post #2
Re: 在三江
 
kurtyang04 离线 kurtyang04 文章涉及了漂流运动,江湖和人性,环保,是我读过漂流记里最精彩最到位的文章。置顶
 
旧帖 2018-01-08 09:56:51
Post #3
Re: 在三江
 
武武昊子 离线 武武昊子 一次性漂完三江,羡慕啊!

----------------------------------------
自由是一种渴望,
行走是一种习惯,
生活就是在习惯中不断的渴望着。。。

 
旧帖 2018-01-08 10:21:02
Post #4
在三江
 
林蓝的小屋tk69 离线 林蓝的小屋tk69 照片太美了,这样的漂流让人热血沸腾,好想参加!

----------------------------------------
人不论怎样老,总以为还可以再活一年。

 
旧帖 2018-01-21 15:15:53
Post #5
在三江
 
深海漫游 离线 深海漫游
武武昊子 wrote:
一次性漂完三江,羡慕啊!


没能去但能看到灰灰的精文也不错吧!

----------------------------------------
DreamDeepBlue
身不由己于篮色星球及“内太空”给予身体与灵魂的无以言表的极致体验!
梦想化为一滴水,融入那梦幻幽蓝,永恒地享受与她无比恬静的亲密接触与漫游飘行。。。。。。
微信:owsi308553
QQ:   1713284228
微博:http://weibo.com/deepbluecruise

 
旧帖 2018-02-06 09:32:07
Post #6
Re: 在三江
 
流浪不等寒酸 离线 流浪不等寒酸 大浪,看着就头晕

----------------------------------------
穷游践行者

 
旧帖 2018-02-11 10:51:31
Post #7
Re: 在三江
 
深海漫游 离线 深海漫游
林蓝的小屋tk69 wrote:
照片太美了,这样的漂流让人热血沸腾,好想参加!


三月初原班主要人马要再漂一次!

----------------------------------------
DreamDeepBlue
身不由己于篮色星球及“内太空”给予身体与灵魂的无以言表的极致体验!
梦想化为一滴水,融入那梦幻幽蓝,永恒地享受与她无比恬静的亲密接触与漫游飘行。。。。。。
微信:owsi308553
QQ:   1713284228
微博:http://weibo.com/deepbluecruise

 
« Prev1Next »
转帖分享
» 论坛 » 航拍视界 » 在三江 10
快速回复
内容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