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磨房公益 » 论坛 » 磨房公益 »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1
« Prev1Next »
分享
旧帖 2005-11-10 20:46:03
Post #1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苹果* 离线 *苹果*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http://news.tom.com 来源:南方都市报
  
藏区志愿者放弃支教 信任危机打败理想主义
  
3个志愿者都走了 一个被“请离”,一个因争端主动离开,另一个则心灰意冷。曾如世外桃源般安和的学校,如今却开始在他们眼中有了不确定的凶险
  
  李逸杭总忘不了13岁男生哈巴欲哭又不敢哭的眼神。9月12日那天,她被校长尼玛命令从此离开学校,哈巴和其他孩子都看到了双方的怒气。他们可能吓坏了,当李逸杭提出想和他们合影,没有一个人靠近她身边。
  
  就在头一天,这些孩子还喊着“李老师”,希望她坐在自己的长凳上一起进餐。他们给她编织过很多花环和花球,一个8岁的男孩在课堂上会突然站起来对她说“我爱你”。
  
  “我被校长赶走,只因我给学校做事太认真。”1个多月过去,李逸杭仍很伤心。
  
  这天,另一名志愿者张浩也一同离开学校,随尼玛前往香格里拉县查看英国方面的第二笔捐款是否汇到。除了教学,他与李逸杭的另一个共同身份是代替英方监督这所学校新校舍建设的中间人。这个特殊身份最终也让张浩与学校关系决裂。
  
  到达香格里拉后,尼玛提出学校获得的生活捐款剩余不多,不够支付1.5万元的新校舍铲土施工费(这笔钱由学校自行承担),希望能从英方捐款账户里先取1.5万元垫付,否则铲土施工方要扣学校的面包车。身为会计师的张浩给予拒绝,认为英方捐助是专款专用,如挪用就是挪用公款罪。最后,他把施工方喊来,经过磋商,尼玛给对方打下欠条,欠条上显示的施工费却是1.2万元。
  
  张浩认为受到欺骗,以前对尼玛的种种不满在这一天终于爆发出来。“很明显他想吃掉这个差价。我警告他:你别做得太过分了!”张浩说。自此,他和李逸杭一样,再也没有返校教书。
  
  但冲突还在升级。
  
  由于新校舍建造中达不到英方的要求,李逸杭和张浩一直拒绝支付第二笔款项。尼玛和承建商四处寻找他们,与此同时,“志愿者卷款逃跑了”的说法不断传出。10月5日,张浩在距学校32公里的奔子栏镇一家饭馆吃饭时,店主叫他接听电话。“尼玛在电话里要我交出英方捐款账户的印鉴和存折,我不敢再呆下去,赶紧走人。”张浩说。
  
  在李逸杭离校当天,附近一户养牦牛的人撬开李逸杭的小屋住了进去。这里还有她留存的大部分物品尚来不及搬走。10月10日,这两名志愿者随英方代表回学校开会,发现他们价值几千元的物品几乎全都失踪,张浩一直记账的账本也被丢在宿舍地上。第二天,在奔子栏镇,他们和尼玛等人再次发生争执,一方坚持要回校找回物品,另一方坚持要去香格里拉取第二笔工程款。僵持不下时,“我看到尼玛用藏语和不懂汉文的德玛老师(喇嘛)说了几句话,德玛立即愤怒地攥紧拳头对着李逸杭。”张浩说。他赶紧上前劝解,德玛说:“我是和尚,没有子女,打人杀人去坐牢砍头无所谓。”
  
  那一刻,李逸杭“已说不出话来”。她无法把眼前的德玛老师和以前那个“喜欢孩子般咧嘴傻笑”的德玛老师联系在一起。他曾慈父般拍着她的脑袋说她“像娃娃一样”,他会抱柴来生好火与她说着互相听不懂的话聊天,周末她搭车去镇上洗澡,一上车就接到德玛电话,用生硬简单的单词叮嘱她早点回来。
  
  “不懂汉文的德玛老师显然被利用了。”李逸杭这样想。等到她回校因找不到物品与尼玛又起争执时,尼玛给德玛打电话,说“他们不肯走,你上来收拾他们一下”。粗通藏语的张浩听后,只得和李逸杭仓促离开。曾如世外桃源般安和的学校,开始在他们眼中有了不确定的凶险。他们再不敢踏进学校半步,而几千元的物品至今也未有下落。
  
  一直热心公益助学的丽江古城老谢车马店的主人收留了李逸杭,这时她几乎身无分文。“为学校进城办事的费用,耗掉了我不多的积蓄。”在客栈里,她流着泪给朋友发短信:“为什么这世界越来越丑陋,为什么在这么美的地方人性会这么黑暗?我想不通,我太难过了。”
  
  这时,来自四川德阳的志愿者赵刚尚在这所慈善学校执教汉语,但他越来越感到孤独、迷茫,还有心灰意冷。“他们全心全意为了学校却换来这种结局,一个被赶走,一个被气走,学校这样做,让我看不到学校发展的希望,孩子们也没有前途。”
  
  10月28日,赵刚背起行囊进藏,开始漫长的旅行。本来他和张浩都计划好再在学校呆1年的。
  
  “没想到问题激化到这种地步,连张浩这么好说话的人都受不了,他们能承受到现在是最难受的,我理解和支持他们。”曾与李、张二人共事的王江玲表示。她早于他们2个月结束支教。
  
  3名志愿者退出后并没有选择沉默。新浪旅游论坛、自行车旅行网等论坛开始出现他们支教历程的讲述,文中集体指控尼玛校长觊觎捐款,不愿意接受约束,学校管理混乱,孩子们难有出路,志愿者得不到公正对待,等等。以捐助维持运转的大众慈善学校正遭遇办校以来最严重的信任危机。
  
图:学校上课时,附近养牦牛的老汉,还有一只学校养的鸡都来看热闹
  

*苹果* 于 2005-11-10 20:50:21 编辑
 
旧帖 2005-11-10 20:47:03
Post #2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苹果* 离线 *苹果* 最初的幸福时光
  
藏区、雪山、慈善、孩子……清苦的生活,散漫的管理,“飘荡在这里的浪漫主义”,都曾让志愿者觉得“看上去很美”
  
  “当我在3月底到达这所学校的时候,不得不在暴风雪中艰难前进,浑身被大雪覆盖,但这也是我最理想的被困之所——雪中的群山非常壮美,我之前从未欣赏过这样的美景。”
  
  2004年起,37岁的英国女士简开始成为大众慈善学校的外籍志愿者,教授英语、环保课程,同时在英国朋友中募捐。她在给朋友的信中表达了对这里的喜爱。这也是其他志愿者初来乍到时的相同感受。
  
  但进入六七月雨季,这里的一切都像是浸泡在水中,简不得不把她所有的衣物放进旅行包里,张浩则不时在半夜起床枯坐到天亮,因为大风穿透了他破败的木板屋,把雨水打在他床头。广州这时候还在炎炎酷暑中,但入夜后,这里的学生却要披上军大衣,女志愿者的铁皮小屋里也生起了火。
  
  大众慈善学校坐落在滇西北白马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腹地,一个海拔3400多米的缓坡上。滇藏公路从学校的教室与宿舍之间穿行而过。驱车北行2小时,是德钦县城,藏区十大神山之一的梅里雪山雄姿即在眼前。再行1小时,就是西藏了。
  
  这所学校创办5年,历经4次搬迁,越搬越远离村庄,海拔也越高——学校用地不可避免会与村民利益冲突。2004年3月,搬到书松村上面11公里处校长尼玛家的土豆地上。直到今年10月,新校建成。
  
  学校3个老师都是当地藏族人,校长尼玛还兼任书松村委会副主任,德玛和江次则是村旁东竹林寺的喇嘛,按照东竹林寺活佛顶巴吉才的说法,他们从寺庙“停薪留职”来教藏文;而最早时,德玛是学校前身藏文学习班的创办人。
  
  学生现有40人,来自德钦4个乡镇,七成是残疾、孤儿、单亲、特困户,七成年龄在14至18岁之间。他们中很多人曾在公立学校读书,有的还读到了初中,但在这里,他们可以学习原来学不到的藏文,而且学杂费和吃住费全免。
  
  在搬进新校之前,孩子们所处的环境,让做好了充分心理准备的志愿者刚来时也感到吃惊。除了3间石头小屋,其他6座房子都是用木板搭就,外面罩上棚布,屋顶再用石头压住,怕被山风刮开。它们实在太破了,以致一些观赏梅里雪山的游客把这当成了废弃的伐木站,趁停车休息的间隙选择在房子边角处便溺。
  
  所以当志愿者过来告诉他们有40个孩子在这里面读书、吃饭、睡觉,他们多会在羞愧之余掏出钱包。一次,广东东莞几名女游客来到后,哭着把随身携带的衣服和药品全部捐出。这就是慈善学校建在公路旁的效应。每一个志愿者也认为募捐是自己的应尽义务。“李逸杭尤其积极,很多游客回去后还和她保持联系,寄来钱和各种用品。”张浩说。
  
  在高海拔、少人烟的雪山上出现的这所学校,渐渐声名远播开来。今年5至6月,记者在滇西北徒步时,慕名来到这里生活了20天。其时,志愿者与校方矛盾正开始形成。当时的志愿者包括简、李逸杭、张浩,以及北京一名大三女生王江玲,她厌倦了枯燥的高校理论课程,休学半年来这里寻找理想。
  
  如果不是理想驱使,他们肯定坚持不了多久。学校生活的清苦远超出他们想像。每天吃的是劣质的大米和一成不变的土豆、泡菜,一个月也难有新鲜肉。洗澡必须去32公里外的奔子栏镇,或是70公里外的德钦县城。不能上网,手机信号不稳定,灯泡忽明忽暗——小溪里融化的雪水随季节盈亏,枯枝败叶也经常把小水电机堵塞。
  
  但他们是快乐的。雪山垭口的雪全部消融后,尼玛用他的大卡车载着全体师生,唱着歌到这里野炊、踢足球。雪线上升到最高位置时,德玛带领他们翻越3座山头去看神秘的神湖,摸黑回来时,李逸杭走不动了,德玛就背起她来狂走。在王江玲的生日晚会上,奔子栏交警中队全体出动,开着3部警车前来捧场。
  
  孩子们更是这些志愿者快乐的源泉。
  
  藏区、雪山、慈善、孩子、穷困、僻陋……以上场景把这些元素都集合在了一起,正好契合他们的美学向往。
  
  甚至对于学校松散管理的现状,快乐也没有打折。
  
  由于这是一所曾以藏文教育为主的学校,历来都以学生的藏文水平划分年级,志愿者来后发现,三年级学生在学第5册数学,四年级学生却在学第3册数学,两个年级中还有人听汉语如听天书,上课要翻译成藏文才勉强进行。一年级更糟糕,这里既有刚拿起书本的聋哑女生,也有读过初一的大龄顽童,由于水平参差不齐,加上3个学生共挤一张课桌,教室里总是混乱不堪,打架、哭闹、睡觉、玩弹珠等现象几乎每天上演。直到上课了,志愿者才发现又有人或逃课、或生病、或回家了。
  
  简在时,学校每周都会有一次以上会议,藏、汉、英三种语言并用。会议的效率似乎并不高,简经常催促尼玛去做同样的事情,而学校课程设置和学生作息时间表,竟被讨论和修改多次。意在管束学生散漫状态的学生行为准则,提出后也一直没有出台。
  
  “为寻一头失踪的猪,学校可以停课半天,尼姑寺落成,学生竟也停课6天前去捧场。这里的管理非常随意,但恰好证明了需要我们志愿者的介入。”李逸杭说。学园艺专业的她曾渴望去可可西里保卫藏羚羊,但命运把她带到了白马雪山。
  
  张浩喜欢的正是“飘荡在这里的浪漫主义和‘无政府主义’”。34岁的他曾和朋友开公司,在云南思茅扶贫开发3年,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差点丧命,政府欠他们200多万元扶贫款不还,官司打到现在还没着落。他一度对社会、对制度失去信心,大众慈善学校让他暂时轻松下来。很多次,他在厨房里与尼玛喝着青稞酒聊天至夜深,再在微醉中入睡。这里的一切让他沉醉。他还剃发拜德玛为师,取藏名“鲁茸土豆”。
  
  “尼玛是个浪漫主义情结很浓的人,否则他不会这么辛苦地创办学校。他打得一手好篮球,喜欢跳弦子舞,长得也挺帅,不喜管束,内心充满骄傲。”在今年6月之前,张浩毫不掩饰对校长的认同。
  
  志愿者度过了最初的一段幸福时光。
  
图:雪山脚下的野餐。右前一为校长尼玛,其余为志愿者
  
 
旧帖 2005-11-10 20:47:49
Post #3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苹果* 离线 *苹果* 冲突:从量变到质变
  
先是教学管理的理念之争,后有对校长觊觎善款的怀疑,账本上暴露的问题,让志愿者的理想主义变得非常脆弱。不满累积,终至对立公开
  
  可能是两个文化背景之差异,简在学校的行为举止总让张浩觉得,她非常想融入这里,但又有些格格不入。她只吃素食,筷子是单独一双……尤其在开会时,她总是很严肃。
  
  “我和尼玛有观念上的冲突,我希望能用我在英国积累的管理经验,来改善这里,”简说,“但大家都有不同意见。”
  
  她几次劝告尼玛不要打骂学生,“因为这在英国是违法的,你只需要告诉学生哪方面做错了,他自然会慢慢去改”。尼玛当面不予回驳,但当简不在时,他就告诉其他志愿者:“藏区的孩子野惯了,该打则打,不然管不住,要按简所说,这个学校就办不下去了。”
  
  简还数次催促尼玛把学校的收支账目做好,早日向外公示,但直到8月底学校才把捐款收入账做出,支出账至今还没有。这是她最不满意的,“做每一件事都要花很长时间,就像推一头大象那样艰难”。
  
  “很多方面我支持简的想法,毕竟我们都来自发达地区,有认同感。”李逸杭说。她同时给简做翻译,但由此让她觉得尼玛开始疏远自己。“他会认为是我的意见影响到简的态度,这让他很不爽。”
  
  “另外,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去帮助这个学校,捐款也越来越容易得到,尼玛反倒开始轻视志愿者的存在,你如果给他提意见,去监督他,他就不高兴了,认为这学校是他办的,而我们都是外来者。”
  
  李逸杭和简都坚持认为,志愿者既接受校长领导,但又不依附于他,是独立的。
  
  在每一个志愿者来与走、过生日等日子里,尼玛喜欢办晚会来创造气氛,这让很多人感动,但李逸杭发现每次晚会都要花费几百元,“酒水、饮料、零食、水果应有尽有”,而钱都来自外界捐款。和尼玛沟通无效后,她以不再参加晚会表达不满。
  
  除了吃住免费,所有开支都需志愿者自行承担,有时德玛(他负责登记捐赠钱物)会从捐款里取出几十或一百块,塞给他们做零用钱。李逸杭认为这是对志愿者的小恩小惠,而且是挪用善款,每次都给予拒绝。“她是我们中间唯一不拿这种钱的人。”张浩说很佩服她,偶尔他会“笑纳”尼玛给的几包香烟。
  
  “李逸杭刚开始跟我还不错,后来我们基本上不怎么说话了。”尼玛说。
  
  “正直、善良、耿直,不懂人情世故,不会圆滑变通,理想主义比较浓郁。”其他志愿者如此评价李逸杭。而张浩则是大家公认的“老好人”。
  
  最初,张浩也觉得李逸杭“做人过于认真”,但当他6月开始给学校做账后,他的想法开始有了变化。
  
  他发现,志愿者每回外出,学校捐赠本上的登记都是空白,在旅游旺季也不例外。实际上,这时往往是游客捐赠高峰期,一天最高曾获赠4010元。
  
  他还发现,尼玛外出,不论公事私事,所有费用全都报销。有时住标间,吃饭要花一两百元,甚至吃烧烤也拿来报销。今年学校从当地道班买进一部19座二手中巴,用来接送学生和运营补贴生活所需。但张浩发现,这部车经常被尼玛开出去赚钱,却无分文入账;更让他如鲠在喉的是,学校花了4.2万元购买中巴,但交易税发票显示,转让价只有2万元。
  
  尼玛对记者的解释是,中间人赚了一笔,其中具体情况他也不知。他声称自己是清白的。
  
  张浩说,他可以和尼玛称兄道弟,一起喝酒笑谈,但他是会计师,有职业道德的底线。
  
  账本上暴露的问题,让志愿者的理想主义变得非常脆弱。李逸杭开始对捐款的游客失去热情,当有人问“学校最缺什么”,尼玛回答是“钱”,她却回答是“优秀老师”,她还奉劝游客最好是捐赠实物而不是金钱。
  
  两个性格迥异的志愿者开始以统一姿态出现。从8月15日起,他们一直和学生一起吃饭,直到离开。虽然老师的伙食已经很差,但学生吃的更差,很多次都是泡菜和清汤。
  
  “捐款越来越多,但孩子们没有得到任何实惠。以前我还批评他们乱买零食,但吃了他们的饭后,才切身知道他们并不仅仅是嘴馋。”张浩说,在不能影响当地老师的情况下,他和李逸杭“只能做到保全自己的良心”。
  
  显然,不再共一个锅吃饭的姿态,等于把以前隐藏着的隔阂公开化。
  
  9月12日,李逸杭与尼玛发生争吵,随之被“请离”学校。张浩震惊之余,当天与尼玛在工程款上亦起争端,提前从学校退出。
  
  李逸杭被赶走的原因,双方各有说法。尼玛除承认自己“做法不对”外,指责她后期经常外出不上课,究竟干了什么他也不知道,“再说她也过了承诺的支教期限了”。李逸杭则说,是尼玛让她外出上网“公关”,一是与英方沟通新校建设问题,二是联系植物园筹建事项,自己之所以被赶走,导火索是因为她帮助联系的一个朋友,在知道尼玛所作所为后,不再愿意资助他的聋哑女儿去大理上学,“尼玛一怒之下把我赶走的”。
  
  两名志愿者离开大众慈善学校后,开始致力于云南山区的“一对一”公益助学行动,并打算成立一个民间组织。他们认为,在所有公益助学形式中,“一对一”的资金流转最安全可靠。
  
  继他们批评尼玛的文章见诸各相关论坛后,赵刚也站出来指控说新校舍质量堪忧,内有不少猫腻,“预算为56万的工程款被施工方最少赚了17万-19万”。
  
  现在,大众慈善学校没有一名志愿者。本打算10月底过来的一名山东男子,至今还未到校。
  
图:志愿者李逸杭在上课
  
*苹果* 于 2005-11-10 20:51:19 编辑
 
旧帖 2005-11-10 20:48:45
Post #4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苹果* 离线 *苹果* 校长尼玛和阿牛的故事
  
如何面对急剧增加的捐款而坐怀不乱,是依靠制度的建立还是道德的约束?志愿者尝试通过制度约束人性弱点
  
  4年前尼玛以4000元加入这所学校并成为校长时,就有些分不清家和校了。他把家里的炊事用具拿到学校,把家里6头猪卖掉补贴学校,把村委会给他和德玛的养猪扶贫项目给了学校,用私家大卡车给学校拉人、装东西,柴油费还自己承担,至于从家里投到学校的钱,  
  
  他“没有记过账,也记不清有多少了”。而且,他和另两名老师都不在校领工资。
  
  “学校就是我的家,甚至比家还要觉得亲切、重要。”今年5月的一个晚上,尼玛这样对记者说,“以前跑运输一年能轻松赚个三五万,现在手头紧得很,幸好奔子栏的小店主看见我都会给我一瓶酒、几包烟。”神态半是伤感,半是欣慰。
  
  学校使他困顿,也给他带来荣誉。奔子栏交警中队长阿春荣一次和尼玛喝酒时,拍着他的肩膀连声说:“要是县里当官的都能像你这样就好了!”
  
  但当有一天早上,张浩突然看见尼玛把学校中巴的柴油灌进他的大卡车时,开始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尼玛的“以校为家”:“他用学校的钱物,就像从自己家里拿一样随意。管钱的德玛是他的好朋友,银行的生活捐款账户又只需他一个人的印鉴就可支取。他是这个学校的家长。”
  
  李逸杭则早就对尼玛家人领用学校获赠的军用水壶、军大衣不满了,她给孩子们带来的很多VCD要到尼玛家里才能找到。
  
  当地教育局对这所学校似乎没有什么有效管理,因为它至今尚未取得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10月底,县教育局去这里调查,“校方懒得理,一副不配合的样子”。
  
  一个事实是,学校搬到公路旁后,今年3月到8月19日共获得游客捐款5.7万元,去年仅1.1万元,更早时几乎为零。
  
  “急剧增加的捐款很难让人坐怀不乱,”来自台湾的义工王键章说,“他觉得辛苦这么久了,现在是不是可以拿点呢,虽然他最早可能真是慈悲为怀,但在长期没有监督的环境里,就很难保证了。”
  
  王键章是李逸杭、张浩的前任中间人,因与尼玛合作中产生矛盾而退出。2003年,他在泸沽湖给了一个划猪槽船的小孩一学期的费用,自此介入到滇西北的助学活动中。2004年,他开始帮助给学校盖新房,同时也督促尼玛公开捐赠情况。
  
  “那时我已听到有不信任校长的说法,于是我建议成立监督理事会,希望能全盘监控捐款的使用,但尼玛对此反对。很奇怪学校一直不做账,我就教他们怎样做,还给他们买好了收支两本账,但没有任何效果。”
  
  加上建房中产生的矛盾,王键章对学校变得十分失望,也动摇了他对当地慈善性质机构的信任。从此,他只做“一对一”助学,“宁愿只帮一个孩子,也不帮一个组织,因为这要单纯很多”。
  
  一名熟悉当地慈善事业的中间人则喟叹:“一个机构得到捐款并不难,难的是怎样让这笔钱用到正途。”
  
  德钦县地处滇、藏、川三地交壤,也是三江并流的核心区域,地理、文化皆独特宜人,引得国内外诸多项目基金与捐款注入。在奔子栏与德钦县城百余公里的公路旁,就有包括大众慈善学校在内的4所藏文慈善学校。它们全部靠外界捐助得以生存。其中最大、最有名的是德钦县城郊的普利藏文学校。
  
  李逸杭专程去这所学校看过,“孩子们能经常吃到肉和鸡蛋”,而且这里开办有藏医、藏画班,一些主要科目的考试与公立学校同步,这些都让李逸杭为自己学生的前途格外担忧。
  
  该校校长阿牛在当地具有传奇色彩,很多人都知道他变卖家产办校、背负教材连走3天山路的故事。“他具有丰富的人生阅历,有趣,朴实,乐观。”北京志愿者祖宵男很是欣赏自己的校长。德钦县教育局副局长曹品刚则认为,阿牛是4所藏文学校里口碑最好的校长。
  
  实际上,阿牛和尼玛一样,除了都兼任当地村委会的副主任外,也“基本上是他一个人管钱、用钱”。但当捐款越来越多,普利学校的志愿者开始尝试改变这种持续多年的状况。
  
  从9月起,该校开始实施捐助资金管理制度,规定银行捐助资金专户的每一笔开支,必须由校长、当地一名老师和志愿者三人同时盖章方可领取;较大额支出也必须由这三人同意;校长至少每个季度要向全体师生报告一次捐助资金使用情况;每月在网上公布上月收支情况和当前银行专户的账目;捐款人代表可以授权注册会计师对捐助资金进行审计,等等。
  
  “任何人的善良都必须要靠制度来保证,好心人的捐款浪费掉每一分都很罪恶。”普利学校附近的飞来寺季候鸟酒吧女老板张乔阳说。她不但利用自己注册会计师的身份,倡议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发起会计人捐助活动,2年多来为普利学校募得13万元,而且直接推动了这个捐助资金管理制度的出台。
  
  “阿牛不喜欢被管束,但他同意实施,因为他不想让别人怀疑他不干净。制度的一大好处就是让更多捐款人参与到整个管理监督架构中,最大程度地保证善款善用。”
  
  为此,普利学校专门建立了一个网站来保证这个制度的实施。张乔阳甚至希望,整个迪庆州乃至云南省的民间教育捐资情况能以此为示范,因为她不时听到有这方面的负面消息。
  
  但制度就是万能的吗?一些人更认可道德约束,而怀疑制度的软肋。“机制只能束缚善良人,却不能阻止私欲膨胀。而如果有了私心,真相将永远无法大白。”这是王键章的观点。张浩则认为,一些制度设计反倒成为私欲得逞的合法掩护与坚硬盾牌。
  
  张乔阳也担心“制度建立容易实施难,持续实施更难”。最近,她开始帮助培训这个学校的老师做会计,志愿者则兼任出纳。
  
  仍处于志愿者事件风波中的尼玛,最近向当地教育局提出,希望派两名公办教师过来教书,一人兼会计,一人兼出纳。他急于展示一个财务透明的慈善学校形象。
  
图:志愿者住的木板房,外面是好奇的孩子们。
  
 
旧帖 2005-11-10 20:49:48
Post #5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苹果* 离线 *苹果* 行走在现实中的志愿者
  
“如果能更全面理解志愿者三个字的涵义,矛盾可能会小很多”;“我们要慢慢来,不能太急”。宽容、耐心、求大同存小异,被更多人所强调
  
  东竹林寺活佛顶巴吉才说,迪庆藏区有些藏民连藏语都不会说,看起来就像汉人。
  
  受文化交融影响,迪庆藏族自治州只会说藏语而不懂藏文的藏民超过了九成。作为藏  
  
  族文化传承载体的藏文字,在迪庆正在消弭,只有少数公立学校开办有藏文课程,官方文件的正文都是汉文。
  
  而美丽的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同时也是中国最为贫困的地区之一。近两年,这里才实施中小学“三免费”教育,今年则降为“两免一补”:免书费、杂费,补助生活费。即使这样,还是有贫困孩子上不起学。
  
  德钦县4家藏文慈善学校就是在这两个背景下出现和壮大的。县教育局副局长曹品刚说,它们丰富了当地办学方式,减轻了财政负担,也受到部分群众的欢迎。但这些学校都没有办学许可证,这直接影响着官方监管的效果。
  
  这种情况下,李逸杭觉得身为志愿者,应该代表捐赠人对学校进行监督,而不是只满足做一个支教老师,但当校方拒绝这种监督并有恃无恐时,志愿者应该把真相说出来,以不辜负社会爱心。
  
  随着3名志愿者的联名指控,不仅仅是大众慈善学校遭受到信誉寒流。一些人因此担心孩子们就此失去藏文化教育的更多机会。于是,在力挺志愿者的强大声音中,有人发问:在对立、推翻之外,有没有更合理的办法?
  
  “我相信他们所说,因为很多问题从一开始就存在,但如果能更全面理解志愿者三个字的涵义,矛盾可能会小很多。”北京女孩卞文说。2004年秋,她首先在大众慈善学校支教。她的潜台词是,她不会像他们那样激烈。
  
  志愿者马骅事件之后,丽江周边和梅里雪山下集合了大批志愿者,以至于泸沽湖景区内志愿者老师爆满,一些人只好专门在丽江古城候着轮换。他们中有些人是为了逃避,有些人是因为热爱旅行,但都怀着类似的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可是究竟该做个怎样的志愿者,很多人想法不一。
  
  “我以为志愿者是公众角色,他们不是在为自己做事,而是在帮助或者辅助当地人做,这样理解有助于控制自己的情绪好恶,避免理想扩大化,否则既让自己沮丧,也容易和当地人起矛盾。”卞文自称是悲观的乐观主义者,那时她也看到了她的继任者不满事实的一部分,但自己更愿意把这放在当时当地的复杂背景中来看待。“她是这么多志愿者里相处最融洽的。”尼玛说。
  
  在与普利学校的老师相处中,张乔阳一直注意说话的分寸,生怕给他们一种指手画脚的印象和压过他们的优越感。“我必须正视双方在知识文化上的差异,平等地与他们沟通,我不是施与者,我们是互助,是合作。”2年来,她觉得自己与学校共同成长。
  
  一个普遍现象是,志愿者觉得自己舍弃城市生活来到穷乡僻壤做善事,容易生出一种崇高的使命感,并把它放大,转而苛求被帮助方的道德。北京义工王心阳认为,做半年一年与做一辈子是两回事,对当地的一些不规范之处,志愿者应学会宽容、平和地对待,求大同而存小异。
  
  “雪山下的人性就一定纯洁吗?这样要求是否泛道德化?实际上,随着游客蜂拥而至和商业负面文化的入侵,景区原住民的淳朴心态正在发生改变。从另一角度说,越是穷乡僻壤,当地既得利益者越缺乏现代游戏规则意识,就越抗拒外来力量的监控。”丽江一名旅游界人士如是说。
  
  在他眼里,许多志愿者与学校的冲突,一定程度上是农耕社会与市场社会、人情社会与契约社会的冲突。
  
  张乔阳说,“矛盾是无处不在的,我们要慢慢来,不能太急”。在她的酒吧里,她目睹过一些志愿者因对学校心生失望,有时会扔下课程跑到雪山下散心。
  
  有人问卞文,3个月的支教改变了什么?她回答,只要有价值,做比不做强。王心阳说,有了这所学校,一些孩子的童年就不用在山上放羊了。
  
  “国际大机构做慈善硬体投入时,很懂得求大节、舍小节的道理,只要大方向没错,可以容忍三成的资金被吃掉。这是一种对现实、对人性的妥协,但值得志愿者学习借鉴。”一名熟悉NGO运作的人士说。
  
  张乔阳的建议是,保持谨慎的怀疑,合理的监督,全力的辅助,不失希望和信心。
  
  “那里海拔3400米,天特别蓝,云特别白,小溪从雪山而下流经学校旁,孩子们的脸好像总洗不干净,笑容却那么动人。我曾以为我找到了理想之地,但现在我不敢再回去了。”
  
  广东珠海女孩李逸杭在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白马雪山腹地的德钦县大众慈善学校做了5个月志愿者老师后,因与校方产生矛盾被“请”出学校。随后,另两名志愿者也先后主动离开。最终,他们在网上集体“反水”,联合指责外界的捐赠没有被好好使用,学校管理混乱,而且校长有私吞部分善款的嫌疑。
  
  3名志愿者的联名指控使靠捐助维持运转的大众慈善学校遭受到办校以来最严重的信任危机。在力挺志愿者的强大声音中,有人发问:在对立、推翻之外,有没有更合理的办法?
  
  实际上,在类似于“香格里拉已经不在”的网上惊哗中,被怀疑的不仅仅是这所学校,被呼吁的不仅仅是制度管人,而在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奔赴边远地区的背景下,志愿者的理想主义该怎样与现实对接,则更是一个新鲜而务实的话题。
  
  
图:一年级的教室,3个学生共挤一张课桌
  
 
旧帖 2005-11-11 03:10:40
Post #6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我是笨鸟非非 离线 我是笨鸟非非 原本善良的老师正在受金钱的诱惑tonguetonguetongue

----------------------------------------

沸腾
喧哗
然后静止
最后一切都消失
剩下一具孤独的躯壳在慢慢享受寂寞

 
旧帖 2005-11-11 09:19:59
Post #7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笑凹江湖 离线 笑凹江湖 人世间很多事是不必去较真的, 除非你有足够的能力去改变... 几个老师的离开,我想最受伤害的是那些还很小,不明白成人的世界的孩子们....几个老师既然能忍受恶劣的生活环境,作出巨大的牺牲去教育孩子们, 难道就不能再忍受恶劣的社会环境, 忍辱负重留下来?? 一切都是为了孩子们.... sadsadsad
  
我想在那些地方, 除了自然环境和内地不一样外, 社会环境应该是大同小异了, 不能想的太浪漫了....如果我是老师,校长要贪就贪一点吧, 只要能把孩子们教好,无愧我心, 其他的又算什么呢??  
  
我尊敬这些可爱的老师们, 但他们也要三思, 一走了之是懦弱的行为.
  
black eyeblack eyeblack eyeB)B)B)
 
旧帖 2005-11-11 10:56:33
Post #8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小红伞 离线 小红伞 看了,也许志愿者的理想主义和行走在现实中的矛盾确实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但正因为有这么一群人在努力着,虽然需要时间,宽容、耐心、求大同存小异,无论如何,能在这么现实的世界中保持纯真与善良,我很崇敬他们,正因为有这样一些志愿者的存在就有了希望的存在。

----------------------------------------
知道印第安人管朋友叫什么吗?朋友是把悲伤带走的人

 
旧帖 2005-11-11 11:48:54
Post #9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苏飞 离线 苏飞 志愿者的理想主义该怎样与现实对接,则更是一个新鲜而务实的话题。
  
除了理想主义与热情,还要有应付恶劣现实环境的能力,志愿者越来越沉重!不过令人尊敬.

----------------------------------------
爱生活,爱土豆

 
旧帖 2005-11-12 13:14:13
Post #10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汤尼发 离线 汤尼发 现实社会人性表现,往往会取向私利,令人们短暂失去理智。

----------------------------------------
2021大鸟带着梦想去飞翔 五月亞非歐首都十五國 90天自助休閒遊  ( 預算海陸空交通费€2000欧元 )
香港 曼谷 杜拜 伊斯坦布 威尼斯 卡薩布蘭卡 里斯本 馬德里 布拉格 华沙 柏林 哥本哈根 斯德哥爾摩 赫爾辛基 塔林 莫斯科

 
旧帖 2005-11-15 14:31:42
Post #12
回复: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绝版阿甘 当前在线 绝版阿甘
烈风之羽 wrote:
上月从拉萨回云南的路上,17号经过这个学校,没有学生,老师,校长,志愿者......dead

  
失去信誉的后果。
  
无论在什么样的社会环境下,法治、民主都是必不可少的。
绝版阿甘 于 2005-11-15 14:33:15 编辑

----------------------------------------
生如夏花 逝若秋叶 永远怀念

 
旧帖 2005-11-15 14:43:33
Post #13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会飞的章鱼 当前在线 会飞的章鱼 具体情况细节就不清楚了.
  
但肯定是出现了矛盾, 可怜了那些孩子.

----------------------------------------
君子不器.
  

 
旧帖 2005-11-15 16:07:19
Post #14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竹篙 离线 竹篙 我们的教育到底需要走怎么样的路

----------------------------------------
站得高,看得远! Oooo oooO -( ) ( ) ) /  ( (_/ _)

 
旧帖 2005-11-16 09:55:35
Post #15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公子楚 离线 公子楚 苦了孩子.....对人性的无语中........

----------------------------------------
生活就这样。还是及时行乐吧!!!

 
旧帖 2005-11-16 12:49:38
Post #16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傻哥 当前在线 傻哥 看开一点吧,不要太理想主义了。

----------------------------------------
那山,那水离我越来越远了。

 
旧帖 2005-11-16 13:45:06
Post #17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LIUXX074 离线 LIUXX074 可怜孩子们。。。。。。。
 
旧帖 2005-11-16 13:46:42
Post #18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麦冬 离线 麦冬 国际大机构做慈善硬体投入时,很懂得求大节、舍小节的道理,只要大方向没错,可以容忍三成的资金被吃掉。这是一种对现实、对人性的妥协
  
志愿者的目的是每一分善款都能真正花到孩子身上,可结果却是学校没了,孩子们又得回到山上去放羊。
  
想起李敖说起文革中的红卫兵:那些狂热的爱国者阻碍了国家的发展
  
在这件事情中,校长只有这样的素质,我们志愿者在劝说和影响无效的情况下,更应该以负责任的态度去思考:怎样做才会对孩子们最有利。如果他们继续关注这个学校,这群孩子,督促各方重建学校,合理管理。那么无疑地,他们是真正的英雄。而如果是另一种情况,他们发表文章,澄清自己的状况,从此与此事撇清,那只能说,他们是一群好人,但办了件坏事。
麦冬 于 2005-11-16 13:51:40 编辑

----------------------------------------

















 
旧帖 2005-11-16 15:26:49
Post #19
回复: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浩如烟海 离线 浩如烟海
麦冬 wrote:
国际大机构做慈善硬体投入时,很懂得求大节、舍小节的道理,只要大方向没错,可以容忍三成的资金被吃掉。这是一种对现实、对人性的妥协
  

  
支持!有时妥协是必需要,但最好不要违反原则。
 
旧帖 2005-11-17 08:46:19
Post #20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苹果* 离线 *苹果* 转贴— 一个被辞退的志愿者要说的话
  
我的认真换来了我被逐离  
  
讲述者:李逸杭,女,25岁,来自广东珠海的志愿者  
  
支教,一个被理想化的名词,它代表着单纯而美好的愿望,为了这个愿望,那么多的志愿者带着满腔的热情,奔赴偏远的山区,希望能改变孩子们的命运。在今年9月12日之前,我也是这样一个充满激情的志愿者,但现在,我开始对我曾经的理想有了怀疑,我的心很痛,我的心很冷,我不知道这世界怎么了。因为我的认真、正直,阻碍了这所“慈善”学校校长的贪欲,我居然被他赶出了学校。之后,学校其他两名志愿者也相继失望地离开。  
悲愤很久之后,我们决定把我们的支教经历忠实记录下来。这不仅仅是为了揭露出一个打着慈善名义行敛财之实的学校校长的本质,更是为了让更多关心支教事业、关心志愿者的社会人士,真切地了解到很多事情远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美好。是的,这所“慈善”学校只是一个特例,但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正是这样的学校,这样的校长带来了极坏的影响,使真正想做善的人望而却步,使真正需要帮助孩子们得不到帮助。  
  
05年4月18号,辞掉工作,从珠海出发,经广州—昆明-丽江-香格里拉-奔子栏,共四天的车程,终于到达白马雪山大众慈善学校(现更名为德钦县大众慈善学校)。这里海拔3414米,雪山环绕,山上融化的雪水从学校旁边流过,孩子们的脸膛被晒得红彤彤的,多么安静、纯洁、美丽的地方啊,我很快就喜欢上了这里。  
学校的破旧是可以想像的,一排木板搭就的临时建筑就是教室了,国道旁边也是搭了两个木屋,其中一个是会议室(后来兼做了志愿者张浩的宿舍)。意料之外的是,它就在214国道旁边,原本以为下车后要走大半天山路的,谁知一下班车就是学校了。我住进了女老师的宿舍――一座石头垒成的低矮昏暗的小屋,原本是放养牦牛的牧人住的,听说有志愿者来给他们这里的娃娃上课,还不要一分钱,就借出来让我们住,他们自己在旁边搭帐篷住。这里已经住着两名女教师,一个来自新疆,一个是英国来的外教,她们也都是志愿者。这座石头房子已经是全校最舒适的住处。  
在参观了学校和大概了解了学校的概况之后,我捐了两百块钱,不多,在那一刻我甚至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自己所带来的钱也仅仅够三个月的生活费而已,只好劝自己,回去后继续工作就有钱多捐一些了。  
承诺的时间是三个月,由于个人的财力有限,而往返的车费及在校期间的生活费(除了食宿)全部自理,只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做出承诺。但是三个月后,外教的签证到期回英国,另一名志愿者也回北京继续学业,只剩一名来自丽江的志愿者张浩在教数学(接替我教数学,我在他到学校之后转教英语和自然课),没有新的志愿者接替我,也有人来看过,但是嫌条件太差走了,即使是当地人也不愿意在这里教书。于是又留了下来,除了教书,尼玛校长希望我多些去上网和外界联系,能有更多的捐款。直到9月12日,尼玛校长赶我离开这所学校。  
  
教书和为学校的外教翻译是我的工作。但是由于学校在国道旁边,又是去旅游圣地梅里雪山的必经之路,无论往返,许多游客都会在这个位置停下休息片刻,于是我多了一个新的工作――带游客参观学校。破旧的用木板搭起来的教室和三四十个孩子挤在一起睡的木帐篷,尘土飞扬的操场,还有脏兮兮的孩子们纯真羞涩的笑容,这些曾经触动我的一切,同样也触动了参观学校的游客们善良的心,他们捐钱捐物,甚至回去之后还不断地募集善款和物资寄过来。很快我又多出一个工作,这些捐过钱的游客在我们的要求下都留下了了联系电话或E-mail,我们的本意是在帐目做好之后在网上公布使之公开透明,请这些好心人去看一下,也起到监督的作用。有了这些电话和E-mail,尼玛就要求我们志愿者经常和这些人联系希望要到更多的捐款。而出于对学校的同情,我们也确实经常和知道我们学校的善心人联系,请他们帮学校筹钱筹物。  
我以为这是这些孩子们的幸运,他们的校长很聪明,把学校盖在公路边,尽管校舍是那样地破旧,。没过多久就发现,那不但不是他们的幸运,甚至是他们的不幸。  
尽管来到这所学校不久就开始听不少关于学校的不好的传言,有本地人说的,也有外地人说的,但是作为一名志愿者,我仍然怀着一颗热切的心在为学校工作,孩子们是可爱的。  
  
外教要求学校做帐,捐款人也提出由志愿者对善款的使用进行监督,校方尤其是校长尼玛非常不合作,总是说忙,于是直到张浩(他是个会计师)来到这个学校,才把3月到8月19号为止收到的善款做出明细帐并委托一直关注学校的老谢在网上公布。善款的数额让我感到吃惊,五个月内的捐款已经超出五万块!可是孩子们的伙食却那么差,不是土豆就是白菜汤,一个月吃一次肥猪肉(学校养着猪,七八九三个月杀了三头猪)。孩子们的一部分课本,文具,衣服,甚至玩具都有人捐赠,收到这么多的善款基本上只是用于伙食,然而到8月份我离开学校之前,尼玛校长却说钱已经差不多用完了。这是个必须正视的问题。而随着我在这所学校待的时间越长,浮出水面的问题越来越多。  
  
我们发现捐赠的物品常常无缘无故少了一些,像外教为学生买的藏装表演服和我从广东带去给学生的几百张VCD,就经常必须去尼玛校长家里找。校车也经常不在学校(两辆校车均由一名英国导游在英国募捐善款所购),学校里只有尼玛校长一个会开车,平日有只有他一个人在用这两部车。学校请了个女厨师,每工资是五百块,而我们了解到付近地区请厨师的工资都是三百块,为了这件事我们几个志愿者和尼玛开过会要求换厨师或降低厨师工资,却使尼玛勃然大怒。更甚的是,每每有游客到学校来,尼玛校长就把学校里的几个孤儿像商品一样的推出来,口口声声说着“我们做慈善的”。志愿者,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他的工具。许多游客经过学校,看到有志愿者在愿意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生活,教书,都愿意相信这所学校存在的目的是纯正的,纷纷慷慨解囊。  
  
志愿者凭着自己的良知做事。既然发现了问题,当然不能置之不理。在尝试监督善款如何使用的过程中,尼玛校长的态度越来越恶劣,同时敛财的行为越来越明目张胆,最后他甚至不愿意志愿者再监督他了(学校的善款基本由他一人掌控),一个志愿者在学校里待的时间越长,知道的内幕越多,最终,尼玛校长把留在这个学校已经五个月之久的我,没有任何原因的赶离学校。  
  
05年9月12日早上,当时我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和尼玛校长到中甸取钱付给盖新校舍的承建商(由一名英国导游在英国募捐的善款,指定用于盖新校舍,7月31号之后这名英国导游指定我和张浩做中间人),张浩告诉我,尼玛对他说,他亲自来找我,请我搬出“牦牛屋”,但是我不肯。听到这样的话我感到吃惊和生气,第一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我搬,我们所有女老师在那个“牦牛屋”生活了几个月,外教甚至从去年就一直住在那里;第二是我从来没有听到任何说要我搬出来。于是我去找尼玛问个明白,尼玛给出来的回答是:我这么说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但是请你离开学校。虽然口中说着道歉的话,但是表情中已露出狰狞。我怕再据理力争恐怕他就要动手打人了,同时为了不耽误付工程款,我没有再和尼玛争辩什么,我和张浩还是按原计划和尼玛一起去了中甸。去中甸之前我锁好了“牦牛屋”的门。我只带着简单的几件衣物,其它行李都留在屋里,小屋对我在那里生活了五个月的我来说已经像家一样了。里面还有外教的一屋子东西包括家具(她说明年三月份要回来)。  
临走之前,我要学生拍照,可是学生看到尼玛在都不敢走出教室,我分明看到,我的学生们在强忍着泪水,虽然马上就要失去他们的老师,但他们不敢说一句挽留的话。我可怜的孩子们!  
  
由于英方和建筑方在合约上的矛盾,工程款没有付。虽然不再教书,但是几个月在迪庆生活下来,了解到大山里面有太多孩子没有机会受教育,所以我决定继续在这边助学,于是我和张浩去了昆明,联系热心的朋友帮忙。  
  
05年10月1号,我和张浩及昆明的朋友去德钦办事,经过学校,看到“牦牛屋”里住着养牦牛的牧人,我和Jane老师所有的东西都不翼而飞!问他们,说早就搬进去住了,是尼玛校长让他们搬进去的,东西学校的人搬走了,而整个学校空无一人。到10月4号从德钦回来经过学校,依然是空无一人。  
  
05年10月10号,与英国导游Carol一起回学校开会,会议在新校舍进行。开完会Carol离开学校,我和张浩到旧校舍收拾行李,以为他们把东西放在仓库里。当我们到了旧校舍,先到张浩的宿舍,看到房门已是大开,里面乱七八糟地堆着一些杂物,早就没有了原来的整齐条理。我们看到地上放着一个桶,打开一看,有一瓶威士忌,知道是Jane老师的。接着我看到我装衣服的箱子,又看到地上扔着一只我的靴子,找来找去却找不到另一只。而张浩,在仔细找遍了整个宿舍以后,也只是找到一箱衣服和几本书,连洗干净的衣服和被套都不见了。
我们甚至看到帐本也扔在地上。我忐忑不安地走向仓库,希望他们把我的东西放在那里,仓库的门用锁带着,这里原来是赵刚住的,打开门,里面同样空空如也!我的心悬了起来。天色已晚,学校里没有地方住,必须到奔子栏住,于是跟尼玛说好,第二天上来拿行李。  
  
05年10月11号早上,当我和张浩准备回学校找回其它行李时,却遭到尼玛、德玛老师和江次老师的阻挠。就在奔子栏的街上,我们发生了争执。他们说先到中甸取钱再回学校找行李,并说要取的钱多,而我们的行李不值多少钱。我们坚持先回学校找行李,一是昨天已经说好找到行李就去中甸,二是我们也害怕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多待一天就多一分危险。在和他们三个人的争吵的过程中,我看到尼玛对德玛老师说了几句话,德玛老师开始握紧了拳头,张浩示意我冷静下来。事后张浩告诉我,德玛老师对他说,我没有儿子,没有闺女,打人、杀人我都可以,杀了人,我去死。所以张浩示意我不要和他们起争执,以免他们伤害我们。
我不知道尼玛对德老师说了什么话,只是以往那么和蔼可亲,我一不在学校就打电话说想我叫我快点回学校的德玛老师,竟然听尼玛几句话就想打我甚至要伤害我的生命,多么让人痛心,那一刻我已是话都说不出来。  
  
我曾经多么喜爱的德玛老师,拍着我的头说“娃娃一样”的德玛老师,和我一起在白马雪山的弹石路上散步的德玛老师,和我一起烤着火各自说着对方听不懂的语言聊天的德玛老师,把大象的英文说成“埃里法特”的德玛老师,去白马雪山神湖归来时背着我走水路的德玛老师,从鸡窝里掏出新鲜鸡蛋来给我吃的德玛老师,经常抱柴帮我生火的德玛老师,周末我去洗澡,一上车就打电话叫我快点回学校的德玛老师,甚至在9月12号我走时尴尬地笑着和合影的德玛老师,都那么的让我想念,而如今他要伤害我,多么厚道又可爱的德玛老师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尼玛次里,到底对德玛说了些什么啊!  
  
最后在我们的坚持下,尼玛不得已和我们回到学校。在旧校舍已找不到其它东西,但是发现前一天还在的Jane老师的食品桶里的未开过的威士忌酒已经不见了。尼玛说东西都搬到新学校去了。我们来到新校舍,尼玛打开了仓库的门,就转向转身走开。里面堆満了包裹,都是别人捐赠的衣物、课本课外书、精美的文具等,四五年都用不完的东西。多少爱心堆积在那里,堆积成灰。我翻了一下,找到一个小箱子,里面有几本书和少许生活用品,我记得那是放在床边的木架上的。然后找到一个小食品桶,不过里面的食物也只剩下一包紫菜和一束面,他们不吃紫菜,也不吃便宜的面。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所有值钱一点的都没了!包括价值八百多块的快译通电子词典、为了上英语课带来的五六百块的英语复读机、新买的数码相机的配件、全新的吹风机、银首饰、安利蛋白粉和维生素、鞋子、生活用品、大量的书籍CD和资料、方便出行用的背包腰包等等等等,朋友寄来的包裹(头灯)尼玛说收到了却不愿意拿出来。几大桶的食品就更不用说了(为了防老鼠我们把食物放在大塑料桶里),几千块钱的东西,消失了。而他们还口口声声说我的东西不值钱,多有钱的“慈善家”呀!我不是一个有钱人,我的父母也不富有,这些东西,也是存着钱一点一点买起来的,母亲心疼女儿在山上呆那么长时间才买了安利的营养品。当初听说是一所很穷的学校,为了减轻学校的负担,几乎带齐了所有的用品,甚至三个月内的食物。上课没有教材,又让亲戚朋友寄了很多书和教材过来。经过这所学校认识了我人又寄来很多零食,舍不得吃存起来时不时发给学生吃。我来这所学校没有想过要任何回报,自己贴钱为学校奔忙,为学校筹钱而外出的食宿、上网所有费用都是自己出,几个月下所花的几千块钱有一大半是为了学校用的。而我仅仅报过两次销,一次是学校厨房里用的洗洁精,12元;一次是复印教材,600多页一共90块钱。而他们给一名志愿者的竟然是搬走了她所有的东西!  
  
我试图再找出一些来,但无论怎样找,依然是一无所获。外教Jane老师的东西也没见着,有另外一个食品桶在仓库里,里面的东西也少了一半。张浩没有在新校舍找到任何属于他的东西了。我问尼玛,东西到哪里去了,尼玛说搬东西时他不在学校,他不知道。一句话推得一干二净。谁都知道尼玛在这所学校的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是会打学生的校长,他是法人代表,尽管学校不是他一人所办,但他已经掌控了学校的一切,没有他发话,谁敢撬门?谁敢搬东西?  
东西找不到,只好把不见的大致写了张清单,请尼玛签名并帮忙找一下,谁知尼玛不肯签,并当着学生的面说你们找不到就报警好了。我说好那就报警,可是当我打电话请德钦县的朋友帮忙报警时,尼玛也打电话给奔子栏派出所,结果是当我的朋友打电话到奔子栏派出所空无一人。此时尼玛抛出一句话:我从九月份开始忍你们一个月了,今天到中甸付了钱,我再也不忍你们了,你们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狐狸的尾巴完全露出来了,志愿者的努力使这所学校得到了足够多关注,现在财源已经滚滚来了,不必在我们面前戴着伪善的面具了。此时尼玛又当着学生的面否认他说过要报警。  
尼玛见我们一直在找东西,就打电话给德玛老师(尼玛的手机打电话时可以听到电话号码),张浩听到他在说“他们不肯走,你上来收拾他们一下”。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自身的安全,我和张浩不得不离开,和尼玛一起去中甸付工程款,离开之前张把帐本收拾好移交给志愿者赵刚。尼玛开学校的微型车去。就在经过通堆水自然村尼玛家时,尼玛的老婆下了车,手里抱着军大衣和军用水壶。我知道,军用大衣是有人从深圳捐给学生冬天御寒的,四十件,现在有39个学生,尼玛和老婆及其他老师都各有一件,根本不够发给学生,还要往家
里拿。军用水壶更是我请朋友捐的,五十个,同样是尼玛给他自己和家人以及老师都发过之后才发给学生的。在去中甸的路上,一向开车只开20码的尼玛竟开到60码,天知道为什么我们去付钱给建筑方他要这么着急。  
  
事已至此,我和张浩只能离开学校,失物的清单交给德玛老师,希望能找回一些。而我和张浩回到了丽江,老谢收留了我,几乎身无分文的我寄住在老谢的客栈里。  
  
这是个让人遗憾让人感到痛心的故事,雪山上没有了绝对的纯净,人性的丑陋玷污了神圣的雪山。我是个直率不懂世故的人,当我看到这样让人恶心的事,泯灭良知的人利用孩子的纯真,利用人们的同情心来谋取私利时,我不能够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也许我改变不了什么,但起码我要把它说出来,我不听再听到人有告诉我学校在黄金周的“业绩”很好有一两万的收入,而孩子们仍然是吃着民政局捐的大米和自己种的土豆;我也不愿意看到人们的善心被无耻的利用,我知道当他们知道自己付出的爱被这样糟蹋是会受到伤害的,因为我也受
到了这样的伤害,我的心一直在痛,我不敢告诉父母,怎么能让他们知道女儿只想做一点点好事却遇到这样的事?只身一人跑到那么偏远的山区已是让他们担心万分。  
  
我想我是中国第一个被辞退的志愿者,但是我感到很光荣,我对得起自己的良知,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问心无愧。  
  
2005-10-21 1:39  
于丽江 老谢车马店

----------------------------------------
不进磨房已多年

 
旧帖 2005-11-17 08:52:47
Post #21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苹果* 离线 *苹果* 慈善的面目欺骗了多少人  
  
讲述者:张浩,男,34岁,来自云南丽江的志愿者  
  
短暂的支教生涯  
  
2005年5月,我从丽江来到位于白马雪山的德钦县大众慈善学校做一名义教。为了不给学校增加麻烦,出发前我带上了包括被褥在内的几乎所有生活用品,对于支教的艰苦也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但是到了学校,和后来许许多多的游客看到的一样,我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地震撼!214国道旁,一共有六幢破烂不堪的木板房,还有两幢借用当地藏民的石头屋,便是学校的全部建筑。简陋的教室旁是一块凹凸不平的篮球场。学校一共有四十二个学生(当时),根据藏文水平,分为五个年级,年龄从七岁到十八岁不等,都是临近几个乡镇贫困家
庭的孩子。看着这些孩子们纯真的笑靥,我默默地对自己说,一定要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最大努力来帮助他们。我没有钱,不能给住他们物质上的帮助,但我可以把自己的知识,尽可能多地传授给他们;可以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感召更多富有爱心的人们来帮助他们。  
  
学校共有志愿者人员4名(其中一名外教),我负责教授数学课,兼任美术课。后应外教Jane的要求,兼任学校财务收支的记帐工作。平常给孩子们上课,如有过往的游客停留,给他们介绍一下学校的情况,希望他们能为学校和孩子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工作和生活的环境是异常简陋的,但我们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志愿者与两个藏文老师(当地喇嘛)一起,为孩子们努力地工作着。  
  
我为什么离开了学校?  
  
怀着满腔的热忱与良好的愿望,支教生涯艰苦但又充实。当在一场夜雨中醒来,被褥、衣物全被淋湿,脚下成为一片泽国,只能在雪山的寒风中坐着到天亮,我没有动摇过;当与孩子们同坐一桌,吃着粗糙的米饭就着白菜汤,我没有后悔过;当把许多朋友经过学校时给予我本人和志愿者的馈赠转赠给学校,我没有迟疑过;……有太多可怜的孩子每天让我牵挂着,有太多善良仁爱的人们每天让我感动着。但我最后还是选择无奈地离开,带着悲怆与遗憾,作别白马雪山与可爱的孩子们。
  
刚到的时候,学校的教职工是单独开小食堂的。当时尼玛校长对我们说,你们志愿者没有报酬,学校能给予的就是伙食不能办得太差,不然就对不起你们。我当时听了很是感动。于是就心安理得地吃了几个月(造孽啊)。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志愿者加上其他教职工一共是八个人,但是吃饭经常是开两桌的。我通过记帐发现,小食堂菜金的开支是远远要高于学生食堂的。经过学校的导游、游客、朋友等不定时地会买一些新鲜蔬菜、肉食给孩子们改善伙食。但是这些东西尤其是肉食孩子们是吃不到的,是被我们吃掉
的。学生们每星期只能吃两次带着猪皮、猪毛的大肥肉(两次还是据尼玛说的,我当场问学生,学生点头称是)。厨师是学校唯一拿工资的人,工资还不低,以下是我对同样位于白马雪山的另一所民办藏文学校调查后,近两个月两位厨师的情况比较:  
学校 月工资 月工作时间 主要从事的工作 日工作时间  
白马雪山社区藏文学校 300元 30天足月 每天做四餐饭,喂猪,种菜 早6:00--晚8:30  
德钦县大众慈善学校 500元 20天不到 每天做三餐饭,其他事学生轮流值日做 早6:00--晚6:00  
  
更滑稽的是,我在学校的报销单据中,居然发现有该厨师的话费单,她也是能报销话费的吗?当时,我们三个志愿者面临这样的情况,郑重地向尼玛提出更换厨师或降低厨师工资的建议,被尼玛拒绝。无奈之下,我提出撤消小食堂,与学生同吃。自八月十五日开始到我离开学校,在校期间我一直与学生共同吃饭。在此我要向另外两位志愿者李逸杭和赵刚对我的支持表示感谢。但导火索由此埋下,厨师小姐有一天终于按捺不住,从饭桌边跳起来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联想到她平日里对学生颐指气使的模样,不堪受辱的我要求尼玛校长在我这个志愿者与厨师小姐之间做一个选择,结果大家现在能猜到。我无意于对别人的关系说三道四,但尼玛此举,无疑是一个可卑的决定。我选择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学校,尼玛心中应当是窃喜的。不必背着赶走志愿者的恶名,又能间接地除去一块心病。我承诺的支教的时间是到明年九月,作为我自己,如果学校需要,我可以随时回去为孩子们工作。  
  
尼玛其人其事
  
尼玛,全名尼玛此里,本地人,德钦县大众慈善学校校长。在此我要郑重地指出,并非如一些网络文章所写,尼玛是慈善学校的初创者,而是后来才加入进去的。在游客和公众面前,尤其是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他怀抱孤儿、口若悬河、侃侃而谈(尼玛的汉语水平非常不错),一付圣人、慈善家模样,非常骟情、矫情。但是通过以下的几件小事的讲述,大家看看尼玛慈善的面容之下有的是一颗怎样的心。
  
初到学校时,尼玛不止一次地跟我说,他这一辈子都是在为人民做事,现在又为了这些孩子鞠躬尽瘁。再加上看到这些孩子们虽然条件简陋,但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学习环境。当时觉得尼玛是干实事的人,因此我除了给了孩子们上课外,帮尼玛承担了大量的事务,不遗余力地工作。尼玛的办事效率实在不敢恭维,但有一点,他的脑筋非常好使,善于施小恩小惠。待他发现几个志愿者都是有良知的,不会因为一些小恩小惠而丧失自己的立场,即在许多琐事上做出一付正直、道貌岸然的样子来。尼玛口口声声“我们做慈善的”,在人前好像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儿女,但在人后,他又是怎样对待这些学生的呢?在学校里,尼玛就像太上皇,颐指气使,想叫学生干啥就干啥,想停课就停课。有一次,他的老婆(当时在学校做饭)因为一点琐碎的事与学生吵架,并当众辱骂学生:“你们这些乞丐,吃我们家的用我们家的”,学生的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伤害,但是尼玛为泄私愤,居然要将参与吵架的学生开除,后来遭到江次老师、Jane、小玲的一致反对,尼玛才没法执行,但还是有几个学生怀着悲愤的心情离开了学校。学生由于营养缺乏,普遍容易生病,义教赵刚(他是执业医师)来了之后学生健康状况有很大改善。尼玛跟我们说,学生如感冒之类的小病学校负责看,如果严重一些就赶快送回家,不然死在学校麻烦大。有一次游客送了三十个煮鸡蛋和一袋小馒头,赵刚老师分发给学生,因为不够分,就从小一些的孩子分起,年龄稍大的孩子吃馒头。
  
赵刚问尼玛要不要吃馒头,他说馒头不吃,有鸡蛋就吃。此称(八岁)听见了,就把自己的鸡蛋给了尼玛,他面无愧色地接下就吃了!有个学生批发了一些小食品来卖给同学,他们吃了都闹肚子,学校开会尼玛狠狠地批评了他,并说不准学校任何人卖东西。刚散会,我和李逸杭又看到有学生向斯那拉姆(五年级女生)买火腿肠,我们问她,她说这是校长在她这里寄卖的!  
  
慈善学校是民办学校,没有教育局颁发的办学许可证,这里的孩子小学毕业后,是无法在公立学校继续读初中的。从今年开始,有一部分学生已经毕业了,由于找不到让孩子继续深造的地方,我们无不为此忧心忡忡。不止一次催促尼玛去德钦县教育局接洽一下,他总是说应该办应该办,但是每次去德钦县城,他不是有这个事就是有那个事,就是不愿意迈进教育局的门一步。在万般无奈之下,我们建议学校增加些如藏医藏药等职业培训课程,为学生拓宽就业渠道。虽然聘请老师要付工资,但采取每周授课一天,按课时支付,这个支出并不大(每月200元左右)。但直到我离开学校,也不见他请来老师。  
  
在我们学校,尼玛、两个藏文老师与志愿者一样,是没有任何报酬的。但尼玛在当地兼任村副主任,每月有550元的工资,他自己家有一辆自卸卡车并聘有专职司机(尼玛每天支付30元工资),学校的两辆车也经常被尼玛用来跑些私人业务。应当说,尼玛的收入是不低的。
  
他口口声声说家里钱贴了多少进学校,背了多少债务。前几年是有这些情况,但这些钱基本上在去年就由英国慈善人士Carol替他还了。而且建临时学校(就是国道旁的六间木板房)花的几万块钱,我看尼玛也不敢拍着胸脯说,我是干净的!平时学校的捐款名义上是由德玛老师保管,实际上是由尼玛支配的,他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因此当外教Jane老师提出给尼玛、德玛、江次(后两人均是藏文老师)三人每月发一定的津贴或工资,尼玛竭力反对。因为津贴是不多的,但这反而会成为其合理花销善款的挚肘,约束他的行为。这和他不愿去教
育局部门接洽是类似的,如果在教育部门注册了,就会有管理,就会给他带来诸多不便。当学生的前途与他的利益冲突时,在他心中,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但是尼玛那么精明的人也会做一件“亏本生意”。平常游客经过学校停留,参观残破不堪的校舍,看着衣衫褴褛的孩子,再听着我们这些志愿者的倾诉,大多会动恻隐之心,或捐钱或捐物。钱捐得越多,尼玛的揖作得越深,身体也深深的弯下去。记得7月31日英国慈善人士Carol莅临,那一天尼玛大部分时间里保持了这样的姿式。献哈达亦是有讲究的,不捐钱的人一般是不献的。有次一个欧洲团来参观,四十多人,尼玛想钱是不会少的,就叫德玛老师准备了哈达。但客人陆陆续续回到大巴上,没有要捐款的意思,尼玛示意手拿哈达的德玛老
师躲在车后,这时导游说校长我们要捐一些钱,尼玛闻听此言,一做手势,德玛老师从车后出来,上车献哈达。最后献了42条哈达(哈达2.5/条,共105元成本),收到捐款81元,净亏24元。我想这是尼玛在我支教期间做的唯一一桩“亏本生意”。  
  
经过学校的许多有爱心的人们,其中一部分愿意一帮一助学,将这些孩子重新送到公立学校资助其完成学业,无疑这对孩子们来说是非常不错的选择,但尼玛对此漠不关心甚至公开反对这样做,尤其反对将学校的几个孤儿送出去。因为这是他的形象工程,标志性工程,也是他的工具,至于孩子们的前途和未来,永远只是挂在嘴边而已。新加坡爱心人士朱迪女士来信对学校管理和发展提出了很好的建议,尼玛看了后就把信扔在厨房的一个角落,不置可否(这封信后来被李逸杭捡到)。善于作秀是尼玛的一大特点,10月10日我们随同英方捐助人Carol返校付工程款,千呼万唤请不来的藏画老师终于在那一天很“巧合”地在教学生画画,Carol离开时每个孩子都送上自己的画作!但我知道,在此前的一两个月里,学校根本没有正常上过课,孩子们今天要去工地背石头,明天要去填土方,后天要去砍柴…… 英方资助人考虑到学校的生存全部依靠社会捐助,自身缺乏造血能力,因此募集资金给学校买辆中巴车跑客运,补贴学校开销。尼玛到当地的道班买下了一辆二手中巴车,价格是48,000元。但可笑的是,交易程序是道班将车卖给一个中间人,中间人再将车卖给尼玛,最后的购车发票是一张白条。联系到在车管部门交的车辆交易税,傻瓜都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中巴车买来至今已接近半年,据说尼玛一直在办营运证,一直也没有办下来。除了放假、收假接送学生,运送学生到奔子栏镇理发等屈指可数的几次使用而外,中巴车完全成了尼玛牟取私利的工具。  
  
学校建设新校舍,尼玛请了一辆T40装载机用于铲除校舍后边的土石方。装载机进入工地当天,我问尼玛价格是多少,尼玛当着央视记者的面说1500元一天(每天工作8小时),柴油费还要由学校单独支付。完工后,尼玛急切地催促付钱,甚至比施工方还要急。本着用好每一分善款的想法,我对迪庆市场T40装载机价格作了个调查,诸位请看:  
                   型号          工作时间    不包柴油价       包柴油价  
市场价格 T40型装载机 8小时/天 800-1000元/天 1300-1400元/天  
尼玛请的价格 同上 同上 1500元/天 学校每天花去油费约500元+1500元=2000元/天  
通过简单的比对,大家就应当明白了!  
  
尼玛还开天下之先河,开除了另一位支教老师李逸杭。  
李逸杭于2005年4月从广东珠海辞去工作来到白马雪山支教。本来她给学校的承诺是教到七月底离开,但由于外教Jane老师签证到期回国,另一位支教小玲回北京继续学业,学校只有我和赵刚两位志愿者,老师匮乏,为了白马雪山的孩子们,她选择了留下。她正直、善良,但不精于人情世故,属于理想主义比较浓郁的那种人。在所有志愿者中,她应当是最问心无愧的一个人,但是就是这样兢兢业业工作的一个女孩子,被尼玛开除了!  
  
尼玛因为李逸杭的朋友资助其女儿上学的事未能落实而怀恨在心,为泄私愤而开除了她。当时尼玛一定忘了,李逸杭还是英方捐助新校舍的中间人。9月12号,在尼玛、李逸杭、我三人去中甸办理业务后,在学校发生了令人发指的事情。尼玛指使人强行撬开外教Jane老师和李逸杭居住的石头屋,叫养牦牛的人(或许是他的亲戚?)入住。待我们回到学校,李老师除了一箱衣服外,所有私人物品不翼而飞!更有甚者,当李逸杭老师提出要去找丢失的东西时,德玛老师握紧了拳头要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下手!我去劝说,只听德玛老师说“我是和尚,没有子女,打人杀人去坐牢砍头无所谓。”德玛老师是一个老实人,尼玛的阴险之处正在于此,凡事幕后指使,利用德玛老师的老实与善良替他当炮灰。尼玛恬不知耻,但我为他这样对待一位远道而来的女志愿者感到震惊和羞耻!  
  
通过以上的几件小事,尼玛其人其心,昭然若揭矣。当残破的教室成为道具,衣衫褴褛的孩子们和善良的志愿者成为工具,这样的卑鄙令人欲哭无泪!我也曾深深地为披露这一切犹豫过,担心影响到无辜而可怜的孩子们和含辛茹苦的其他义工、志愿者,伤了无数奉献爱心的人们的心。作为我本人,我深知对有些事我们志愿者是无能为力的,有历史的社会的深刻的原因。我只能做到最好的自己,无愧我心。但当一个人的行径践踏了道义,亵渎了爱心,我的良知让我找不到沉默的理由。我深情地爱着这片土地和这些孩子,我的良知告诉我,必须把这一切告诉大家,剥去某些人脸上虚伪的面具,认清他的嘴脸!只有这样,才不会辜负了社会上许许多多具有爱心的人们,孩子们也才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
不进磨房已多年

 
旧帖 2005-11-17 09:30:01
Post #23
公益:不仅仅只是缩小物质的差异
 
锁袜子 离线 锁袜子 通篇看下来,对外教珍妮老师的两封信印象深刻,  还有报道中北京女孩卞文的观点:“如果能更全面理解志愿者三个字的涵义,矛盾可能会小很多”;“我们要慢慢来,不能太急”。
  
去过中甸或德钦的人可能都知道,当地人的生活逻辑原本就自成一派,他们的道德观念比我们要宽泛很多,这是地域和文化差异所带来的。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观念的差异往往会加剧矛盾,甚至把情绪上升到一些不可理解的高度。所以我对尼玛在上文中呈现的想法比较理解,但不认同,亦不认为是种有效率的处事和管理方式。
  
但要了解这种差异,把这种差异缩小,把学校的管理推上正轨,最终让孩子受益,始终是一件巨大和复杂的工程。这终究回归到一个志愿者自身定位的问题,显然珍妮老师和北京志愿者卞文对所处环境的理解要深刻很多,对着愿者所承担的职责也明白很多。她们在用实际行动缩小这种差异。
  
在中国,公益事业的实施,面临比国外更加复杂的环境,要促成一种皆大欢喜的局面更加困难。具体到这次的事件,既然矛盾已经激起,盼望各利益方借此机会,更多地思考如何把学校的管理拉上正轨,如何让那里的孩子最受益。毕竟,公益事业的目的,不仅仅只是缩小物质的差异。
  
主题:珍妮的答复:  
jinc0076  
发表时间: 2005-10-27 09:23:34  
  
转自:http://www.biketo.com/bbs/dispbbs.asp?boardID=68&ID=14926&star=4&page=1  
http://www.biketo.com/bbs/dispbbs.asp?boardID=68&ID=14926&star=4&page=1  
  
珍妮的答复:  
  
Yi Hang and Zhang Hao have given me this information on the telephone. i am not sure where the problem really is. I intend to go back in 2006 and see what is possible. i wish i had a true picture of situation before i go back. The article i do not think mentions the other monk??? i belieive he is very angry with Nyima's behaviour. I am in telephone contact with him and try to understand the situation.  
  
the reason i am not sure of the real situation, is that my own belongings from the Yak hut are safe in the new school. whether Nyima is two faced or whether the perception of the situation is different - i do not know.  
  
i will try and get my chinese friend in UK to look at this web site for me. i am very upset that they have chosen to go public with this - it makes it very difficult put rectify the situation and the credibility of the school. if one person is bad, it does not mean the whole school should suffer. one person could have been replaced and the school allowed to flourish - this now will be harder.  
  
thank you for your email - please continue to let me have any other information you get.  
  
sincerely  
Jane  
  
逸杭和张浩已打电话告诉我这些事了。我不能肯定问题真正出在哪里。2006 年我要回去看看能挽救些什么。我希望我回去之前能有一个那里境况的真实了解。我想这篇文章不会涉及到另一外一个喇嘛 monk???我相信他对于尼玛的行为一定非常震怒。我正在打电话给他和设法了解这个目前的情况。  
我不敢肯定是否是真实情况 是因为我自己在牦牛小屋的物品已被安全的放在在新校舍。尼玛是否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或仅是对此情况的理解不同—— 我也不清楚。  
我会让我在英国的中国朋友帮我看看这个网址。我对他们选择将此事公之于众非常烦恼 -这样做会很难改变局势并影响这所学校的信誉。如果一个人是败坏的, 并不意味整个学校应该遭殃。一个人被替换这所学校还是可以继续发展昌盛的——这些现在将变得很难很难。  
  
.......  
真诚的,珍妮
  
  
主题:关于白马雪山慈善学校的重整—英籍老师Jane的一封email  
jinc0076  
发表时间: 2005-10-28 18:54:30  
  
转自:http://www.biketo.com/bbs/dispbbs.asp?boardID=68&ID=14926&page=1  
今天又收到Jane老师的email,  
感觉现在身在英国Jane老师个人的力量真是有限、有心无力.  
她更需要我们身在国内各位朋友的协助,  
我们身在国内的朋友更应该协助这位可敬的女士来解决当前的困难,  
也许这样做也同时帮了我们自己,在灵魂上。  
请尽力根据自己的情况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包括提供相关信息或建议。  
请尽力把白马那里的窘境、Jane所反映的无奈的事实转达给能提供最大帮助解决一些问题的朋友们。  
  
付出过爱心的朋友们请相信,  
白马雪山大众慈善学校的事在大家的努力和影响下一定会再次步入正轨!  
请不要因此而任之自生自灭。 谢谢大家!  
  
Jane不懂中文,无法及时了解事情的进展,  
她最目前很需要这边的最新信息和可行的建议,当然还有中国朋友们各方面支持!  
请大家有什么信息和可行的建议及时用英文告诉Jane老师。  
Jane的联系方式 namesti_jane@hotmail.com  
下面是Jane今天的email,天家小路帮助大致翻译了全文,  
个别一些地方我又核对修改润色了一下,如有不对,请大家及时反馈,  
我会及时更改不当之处。  
  
原文:  
  
Hi Rudy,  
  
Thanks for your email and continuing with your support. It is taking a little time for me to gain clarity in this.  
  
From the day I arrived back at the school, Gyatso (the other monk) has been telling me that he cannot trust Nyima with the money. He told me that when the school in 2003 had no money they were all happy together. when in 2004 they just a little money it was still ok but that any suggestion he had in handling the school money was shouted down by both Nyima and Temba, in fact they were rude to him. He wanted thirty percent of the income kept aside (saved) for specific school needs and to cover periods of time when there would be no money. Nyima and Temba wanted to spend it all at once. This is where the relationship started to break down. From then onwards Gyatso said he felt he was being pushed out of the school.  
  
when i arrived back at the school this year, in the light of this and because clarity was needed with the accounts, I set up a system that would demonstrate how the money was spent and where it came from. This worked well until it was clear there were gaps where the money was spent and it was within Nyima's expenses. This exposure first emerged as I was about to leave. so i could see there was a problem but did not know exactly what it was. Zhanghao continued with the accounts and discovered where the problems were.  
  
unfortunately I can not read the Chinese and it will take a little time for me to meet up with my Chinese friend here in England. If you can tell me what it says that would be helpful.  
  
we always suspected the builder and Rinpoche were getting the back handers from the building of the school and also wondered about Nyima. But i dont think the mistakes in the building were deliberate, just stupidity and ignorance. The builder, however, was chosen by the Rinpoche (not my idea to let him do it!!!)  
  
I have long thought that Nyima should be replaced. It is also the first thing that Gyatso said to me on my return this year. This man was ready to leave because of Nyima's actions. I persuaded him to stay on as he is a well educated teacher and well travelled, having lived in India for nine years. He knows how a school should be run and could have found a replacement head. he also has found another cook. But as Nyima only lives a little way down the road from the school, just how do you get Nyima and Nyima's family out of the school? And what about Temba, I believe he has been totally misguided by Nyima? You also mention the chef (ie female cook at the school?) -Is she benefitting in this in some way. Gyatso says she refuses to communicate with him, but he does not understand why. In the light of what Nyima had ordered Temba to do to Yi Hang, I wonder if Gyatso is in danger if he remains there????  
  
Ideally, as you say, it should be run by a committee. I tried to set one up this year but there were many obstacles put in the way including a degree of apethy of those who had agreed to be part of it. (Too busy with their own lives and too far away), and also by Nyima. There was actually a time when it was suggested I should manage the school and we give Nyima a title only of Principle (saving face etc and also using his local influence). Nyima's standing in the community is quite high and his removal could be quite destructive.  
  
please do keep communicating with me in this matter and let me bounce 'stuff' (as the young people in this country say) off you. I was in telephone contact with Yi Hang on that final day when it all happened and very very upset she was (of course). the school must continue to flourish. I will be going back. Please suggest to me what you think I could do. Gyatso wants me to go back now, this year. Financially for me, that is impossible. My plans are for March 2006 when the school reopens.  
  
with very kind regards. please email soon. your English in this last email, is very good.  
  
Jane  
  
翻译:  
  
Hi,Rudy,  
  
从我回到学校的那天起,  
加措?(Gyatso)(另外一个喇嘛)就已经告诉了我他在钱的问题上不信任尼玛。  
他告诉我在03年的时候他们没有钱但是他们都过得很快乐 。  
在04年的时候他们有一点钱时情况也可以,  
但是只要当他一提到有关管理这些钱的建议的时候,就被尼玛和德玛(Temba)喝止,  
事实上他们对他非常粗鲁。  
他想把30%的收入存起来去以备学校的不时之需以及在将来没钱时备用。  
但是尼玛和德玛想一次性把所有的钱都花光。  
这是他们关系破裂的开始。  
加措说,从那时候起,他就感觉自己被排挤出了学校。  
  
今年当我回到学校的时候,  
基于这些事实以及缕清帐目已是势在必行,  
我建立了一个能说明钱来龙去脉的系统方案,  
这个方案实行的不错,直到我们发现开销中的断层,那是尼玛的花费。  
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事情就这样第一次暴露出来,  
因此我知道着之中有问题但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张浩继续做帐并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不幸的是我看不懂中文,而我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见到我在英国的中国朋友,  
所以如果你们能告诉我那边的情况,将会很有帮助。  
我们一直怀疑承包学校建设的建筑方和Rinpoche为建设校舍一事进行了后台操作,  
同时我们也怀疑尼玛。 但是我不认为建筑房子过程中的错误是蓄意的,  
只是由于愚蠢和无知。  
但建筑方确是Rinpoche?选的(并不是我的意思)。  
  
我已经考虑很久了,尼玛是该找人来换掉了。  
这也是今年我回去后加措跟我说的第一件事。  
由于尼玛的行为,他已经准备离开了。  
我劝他留下来是因为他是一个接受过良好教育以及有很多旅行阅历的好老师,  
他在印度住了九年。  
他知道学校该怎样正常运行并且他原本可以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校长来代替尼玛。  
同时他也找了另外一个厨师。  
但是由于尼玛住在离学校很近的地方,  
你又能怎样把他以及他的家里人拒绝在学校以外呢?  
还有就是关于德玛,我相信他已经完全在尼玛的左右下误入歧途了?  
同时你还提及那个厨娘,是不是从某些方面她也是这个事情的受益者?  
加措说她拒绝和他交流,他很想不通为什么。  
鉴于尼玛让德玛对李逸杭所做的事情(指尼玛让德玛暴力威胁李逸杭离开慈善学校),  
我在想,如果加措继续留在那里,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呢?  
  
象你所说的(指“浪子燕青”的建议),最理想的做法是学校在委员会的管理下运行。  
我尝试过建立一个这样的机构但是却遇到很多的障碍,  
包括那些已经同意成为委员会人员的冷漠(他们自己的生活太忙或者路程太远之类的),  
所以还是要通过尼玛来做这些事情。  
有一次我们其实已经提出过学校由我来管理,然后给尼玛一个校长的头衔(....)。  
尼玛在当地的地位还是挺高的,如果把他从学校免职将会有相当大的破坏性。  
  
这件事请务必跟我保持联系,让我可以时常跟你说说这方面的大话(象这个国家的年轻人经常说的那样)。  
在李逸杭留在那里的最后一天,也就是发生事的那天,我跟她电话联系过,她非常难过(必然的)。  
学校必将再次繁盛!我一定会回去!  
  
请你告诉我我可以做什么。加措希望我现在就能回去,  
但是,由于经济上的原因,今年回去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了。  
我的计划是明年三月新学期开始的时候回去。  
  
真诚的问候,也请尽快回信。...  
  
锁袜子 于 2005-11-17 13:11:42 编辑
 
旧帖 2005-11-22 17:28:24
Post #24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avrnick 离线 avrnick 这样的事让人痛心,但确是个典型案例,给志愿者一个提示:如何在中国做志愿者?
以我所知,类似的事,归根到底,都是"利"-中国的大环境有关!
虽是一面之词,但直觉和推理,我支持志愿者!尤其是李逸杭,受的委屈太多!
希望不要对今后生活有负面影响,好人还是多数!
好人一生平安!
 
旧帖 2005-12-06 23:20:48
Post #25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心滴血 离线 心滴血     参与希望工程的助学活动,已经十七年多了。去过清远白湾,去过英德岩背,去过河源紫金,去过梅州丰顺,去过东莞麻冲、洪梅、石碣、大岭山;也去过江西、福建,浙江,湖北,每个地方,都有记者跟着,都有电视拍下。直到七年以前,才开始到湖南凤凰的。  
    十三年前,湖南,曾经给予我平生最狠毒、最无耻、最残暴的凌辱和陷害,这深仇大恨,我毕生难忘,子孙后代也必需牢牢地紧记。  
    当初到湘西凤凰助学,源于一个骗局---有个人对我说,到凤凰助学,可以利用某些权贵,为我报这血海深仇。直到我逐步把自己的助学活动从广东转移到湖南以后,七、八年过去了,在报仇这个问题上,却从来没有谁帮过忙。  
    前年,我经过11年不屈不挠的苦战,才初步讨回了公道。但,施恶者依然没有受到惩办,还在趑意横行。我心中的仇恨还没消失,复仇的努力当然还不能放弃!  
  
    对湖南某些人长达13年的刻骨仇恨,7、8年前的的那个骗局,不会动摇我助学的理念,也不会改变我助学的习惯,不管这助学路如何艰辛,也得走下去。  
    因为,孩子是无辜的!
  
    我说过:助学,也是仇恨的宣泄!
心滴血 于 2005-12-06 23:59:42 编辑

----------------------------------------
要了解我们,请到《千分一公益网》: www.millicharity.com 汗流尽了,一身轻松; 血流尽了,心情舒畅; 泪流尽了,带上对你的牵挂,我将会静悄悄地离去!

 
旧帖 2005-12-15 17:18:26
Post #26
回复: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深圳的牛 离线 深圳的牛 大家如果记得当年的中华绿荫儿童村的故事,就应该相信,为善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人自觉的良心上,良心不是那么可靠的东西。特别是在被认定为一个是真正的好人之后的不收监督之下。我们需要一个好的制度,如磨房的公开查询的制度。。。

----------------------------------------
迷恋你不会苍老如秋叶般斑驳的容颜/笑语犹如清鸟穿林清风扫尘伴我午后草原大树下的甜梦/每每的相遇总如初相见的惊喜与羞涩/一如隔世的情愫又如昨天才见般的熟悉---五桂山粉丝

 
« Prev1Next »
转帖分享
» 论坛 » 磨房公益 » 转贴-三大学生志愿者藏区支教揭黑幕 1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