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梦想实现 / 寻找精神家园 / 异域之旅 » 论坛 » 梦想实现 »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旧帖 2005-09-04 18:30:10
Post #1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红狼 离线 红狼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I am at the Hong Kong Airport now. Will start my trip soon.  
Turkey >>>Egypt>>>Turkey>>>Iran>>>Pakistan >>>Afghanistan(ho,ho, I don't know>>>Pakistan )>>>India(ho,ho, I don't know) depending on whether I have enough money or not. Good luck to me. coolcool
  
Thank you all for your support. See you in China.  
  
BYE BYEsmile
  
I don't know whether I can login doyouhike on my way, I'll try my best to send you all some message about my trip.

红狼 于 2005-09-21 13:38:19 编辑

----------------------------------------
My shadow is the follower of the Darkness.

 
旧帖 2005-09-04 18:41:06
Post #2
回复: RED WOLF's dream comes true
 
大老虎 离线 大老虎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caring of me.
  
I hope you don't mind that I group all your messages together, so it is convenient for others to read. I did not change any of your word.  
  
My writings are not so good as I write them in hurry but they are what actually happened to me on my way. Hope you enjoy reading them. smile
  
Redwolf

  
大老虎
呵呵,第一个被我看到,祝一路顺风!
  
echoflying:  
Good luck and have fun!  
  
红色皂角:
有没可能带些东西试着卖卖,说不定可以把所需的钱给赚回来,那走完全程就应该不是问题了  
  
顺利啊  
  
阿楚:  
Hehe, hope everything is going well with you.  
Wow...from your lines, I find that they always named the countary as:  
  
***Stan, why? and what does Stan mean?  
I guess Stan means land or countary in Arabic?  
Would you please ask the local people about the meaning of "Stan" if you know some when travelling?  
Thanks.  
阿楚 编辑于 2005-09-11 17:57  
  
晏:
be safe and have fun. Praying for you.  
  
大山GG:
Enjoy yourself and good luck!  
  
螺旋 :take care and make ur next days more stories.  
  
大米 :enjoy all the way  
  
老檀木GG:  
Have a fantastic trip and enjoy the journey.  
Good luck!  
  
一只傻瓜: wish you a good trip~~~i  
  

野马三条腿:
  
一群中国人在说鸟语,呵呵~~  
期待红狼的精彩历程。  
  
晏:   
没办法, 国外的网吧很多连中文都看不了,所以大家只好写英文. 更别说是打中文了, 不知道别人在国外旅行时怎么打中文的呢, 有没有人知道?  
  
眼睛去旅行:   
呵呵  
学大老虎  
打拼音  
  
萋萋:Sounds a dreamful trip! Good luck and looking forward to amazing stories.  
  
单行道上 Be safe and Good luck! We'll be watching you every mile of the way!  
  
  
  
  
  
  
  
红狼 于 2005-09-19 23:22:46 编辑
 
旧帖 2005-09-17 01:52:49
Post #4
回复: RED WOLF's dream comes true
 
红狼 离线 红狼 前言
  
大家,中秋节快乐。
若不是父亲发来的短信,我差点忘记了这个日子。
没有粽子没有同胞没有中国菜,我一个人住在埃及最南端的城市阿斯旺,El-Salam(萨雷姆)饭店的五楼,位置不错,推开窗户就是尼罗河,时差六小时。
我决定今晚去吃一顿好的,过节,最好能找到一点酒。
明天我将去卢克索,最近两天过的不坏,尼罗河的鱼不机灵,很容易钓,“考谢利”也合我胃口。
  
本来可以修订出更多的日记一次呈现,但我发现这件工作已经直接影响到旅行日程的安排,如果你能想象,受限于预算与时间的境外背包旅行不像上班生活那么清闲,而计算机的使用更受到很大的限制。
  
抱歉日记来晚了,时间紧张,我几乎没空去找网吧,睡眠从未有连贯的超过六小时。
早上六点一定已经在洗澡清醒头脑,每天一边游览一边掏出小本子速记,大部分时间在赶车或徒步,天黑以后总要在市集转转,与当地人或背包客交谈,深夜回旅馆趁还挺得住,将一天的信息分类记录进电脑。
当然,那样为了效率的关键词组合,贴上来估计大家是看不明白的。
于是我得修订为人类能读懂的日记——硬盘里,每一天的速记纯文本档案至少占用3k~10k字节,其中很多是个人无谓的爱好以及针对性的记录,依然需要抽离出纯粹的旅行感悟方便阅读。
  
除了每天有空的当儿,两次火车过夜,棉花堡至伊斯坦布尔、开罗至阿斯旺,均没睡上好觉——有电源插座的车厢实在是意外之喜,否则大家可能真要等我在红海边休息的时候才能看到了,阿门!
如此,修订后的日记也是关键词式的。
  
关于图片,我有一台廉价的35mm~105mm小DC,无大量的精力每天有计划的赶着美好阳光去风景摄影。再者,为了上传方便,目前提供的是压缩后100k以下画质的图片,随手之举,简单旅行记录,各位请勿苛求在下,不然便天上掉一部Leica M5,俺一定每天不停的拍呀拍^_^
姑且提供少量压缩后的图片,更多完整档案保存在硬盘,希望不要颠坏……
  
至于有用的旅行信息,打算回国再列表整理,连最新的Lonely Planet Turkey 2005 都是物价调整前的版本,疏漏不少,很多事情只有自己到了当地才能弄明白了。
  
除此以外,旅行手册依然可靠,与其订死一份计划,不如抱本手册随时可以有多样性选择吧,嫌贵呢就去图书馆借来影映,我所能提供的只是个人涉足的部分,主观意见难免有失偏颇。世界日新月异,今天的新闻明天就是老皇历,旅行中有未知才有乐趣。
  
你目前所看到的只是日记,闲言碎语多于资料,参考价值低,想去土耳其的朋友可以先买本书印证或者等我这个懒人旅行完,届时自然有问必答。
  
昨天早上三点得起床去埃及最南端的阿布.辛贝勒遗迹,晚上十一点,必须承认修订工作带来不小的负担,请谅解不能随时更新。
  
进入埃及时间开始略显宽松,今天是第四天,可能未来几天可以较快的更新吧,祝愿如此。
红狼 于 2005-09-17 02:19:40 编辑

----------------------------------------
My shadow is the follower of the Darkness.

 
旧帖 2005-09-17 02:18:46
Post #5
回复: RED WOLF's dream comes true
 
红狼 离线 红狼 有朋自秦国来
(沿着海岸线的土耳其旅行日志第一篇章)
  
“Where are you come form?”
“China!”
“QIN!”(秦)
这是我抵达伊斯坦布尔,走出机场与土耳其老百姓的第一句对话。
  
在突厥语、阿拉伯语、波斯语等古老语系及其派生分支中,中国被称作“Qin”或相似的发声,这表明中华民族成为一个整体为世界其他古老民族所知,始于嬴政皇帝统一中原。
盎格鲁人读China,因为English词汇贫乏,文明开化滞后,不得不借助自波斯语与梵语演变,没品味。
相较而言,我更喜欢“Qin”这个发音,好比两个人自打穿开裤裆便认识,源远流长。
  
如此,我自秦国而来,踏足纷争不休的小亚细亚。
  
自美索不达亚时代起,马其顿、罗马拜占庭、波斯、阿拉伯、蒙古、突厥等古老的帝国先后占据此地,15世纪最终由土耳其奥斯曼人征服直至今日,留下无数的辉煌古迹,跨度几乎等同于整个人类文明史。地中海畔的安塔利亚博物馆保存着尼安德特人的遗物,由此可见一斑。
  
而今,迎接我这秦人的是热情好客的土耳其街坊邻居,走在君士坦丁堡的老城区,时而听到身边的闲人交口相谈,我能听明白的第一句土耳其语是“Qin”字,知在谈论我,回报以微笑问好。
  
(速记于首日横渡马尔马拉海峡的轮船上,修订于伊斯坦布尔机场)
红狼 于 2005-09-17 02:24:09 编辑

----------------------------------------
My shadow is the follower of the Darkness.

 
旧帖 2005-09-17 02:26:28
Post #6
回复: RED WOLF's dream comes true
 
红狼 离线 红狼 早安,土耳其
  
小牛排拌米饭、蔬菜意粉、烤肠、熏蘑菇、煎鱼片、水果沙拉、圆面包、生菜、夹心饼干、花生,涂抹厚厚的果酱、胡椒、橄榄油、奶酪、黄油,还要了一支红酒几瓶地产啤酒,至于红茶与咖啡当然从未间断。
  
15个小时漫长航程里,我消耗了常人三天份的食物,总算打发掉一点时间。
旁边的美国人有摔跤运动员一样的大块头,却惊讶于我的食量,觉得东方人非常神秘。如果拥有一个橡皮肚子,也许能在飞行中吃回本钱,真遗憾。
  
出境时,一位香港老人被要求补办签证,就中国护照问题纠缠不清,显得很愤怒,更多排队的香港人则表示他们一直享受免签的待遇,可那个看起来是新手的土耳其官员总是问:
“why not China?”
  
他不明白一国两制,香港护照或者英国海外护照看起来令人费解。
有趣的是手拿红本本的大陆游客都很快顺利通过。
歌颂一下近几年的经济发展……
  
走出机场大门,早晨八点的阳光落满大地,到处都是金灿灿的耀眼,呼吸一口略带凉意的新鲜空气,温度适宜,心情舒畅,扛起背包,甩开大步直奔轨道列车。
  
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今年发行新货币后,为了跟上欧盟的脚步,物价也水涨船高,旅行预算在1.33的汇率面前(USD)变成一张废纸,换了一百二十美金,钱包里只有一百六十块新里拉,实在令人沮丧。
  
早餐由烤肉馅饼降格为一份面包圈……
  
“土耳其人生活在古迹里,居住在历史中。”
  
几个世纪以前的城墙连着民居,清真寺包容咖啡馆,汽车穿过千年的城墙,道路的一边是马尔马拉蔚蓝的海水、帆船,另一边,闲散的行人走在断壁残垣与绿树丛荫之间。
  
有时我搞不清窗外的建筑究竟是仿古新作掉了漆,还是百年岁月,没有栅栏没有指示,土耳其人什么也不说,习以为常,使个眼色要你猜。
  
君士坦丁堡曾是世界的中心,即便成为历史也依然是一个现代化的商业大都市,连接欧亚大陆,分外繁忙,除了坐在欧亚大桥上钓鱼喝茶的老人,街道上路人通常默不做声,行色匆匆,可只要你开口,不通英文也有求必应。
  
我将旅行手册里的土耳其文抄在本上,当土耳其人觉得没办法说清楚的时候,猛拍我的肩膀:
“COME  ON!”
  
丢下手上的活,亲自带我去,如果是搭公车,还会踏上一步用土耳其语告诉司机我的目的地,然后才挥挥手放心的离开。
  
我从未感受过如此纯粹的友好,不为小费不为生意,只是一腔热情,冲破语言的障碍。
  
由于物价问题低落的情绪很快重新高涨,接下来一周的旅行中,我觉得在真诚的土耳其百姓面前压根不用担心上当受骗——旅游区除外。
  
坐在欧洲最东端的海边啃烤面包圈的当儿,我考虑了一阵决定立刻离开君士坦丁堡,继续留恋几天也不够用。
  
上海的土耳其领事只给了半个月签证,两次入境许可,可我还是该感激淋涕,大部分中国人只有一周或最多十天的停留权。
  
要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环游一个千年古国实在太困难了,尤其是文明的多样性创造出丰富多彩的遗迹,每一个都不容错过。
  
好在我仍有打算于十月份第二次入境时申请延签,游遍君士坦丁堡的计划不妨隔在与政府官员打交道的时间里,心里对他们的办事效率没底,一样要耽搁。
  
(速记于伊斯坦布尔的公车站,修订于开罗机场)
  
君士坦丁堡火车站
  
红狼 于 2005-09-25 22:33:28 编辑

----------------------------------------
My shadow is the follower of the Darkness.

 
旧帖 2005-09-17 02:28:57
Post #7
回复: RED WOLF's dream comes true
 
红狼 离线 红狼 在海上
  
我用ISIC买到八折的船票,从伊斯坦布尔欧洲的一端,横渡马尔马拉海峡,抵达对岸的城市Yalove,然后坐巴士前往有着两千年历史的布尔沙。
  
海上渡轮内部布置像个巨大的食堂,几十张餐桌宽敞排列着,天花板吊着大屏幕电视,播报事实新闻,对土耳其人来说九点半还是很清晨的概念呢。
船舱约几十米长,中间有食物吧台与洗手间,尾部甚至还有一个迷你儿童游乐场,像麦当劳那样,家长们把孩子扔进去,然后自顾自的喝茶聊天,只有我这样的外国人目不转睛的欣赏窗外海天一色。
  
同桌的本地商人掏出他的索尼爱立信P908,向我吹嘘,炫耀功能。
  
我问在土耳其的零售价,然后告诉他在上海或香港购买至少便宜20%,而且这玩意在中国玩家看来早落伍了,于是那个家伙感到很受打击,转而问我上海是不是亚洲最大的城市,香港是不是消费很高,一脸期待的样子——我觉得物价提升后的伊斯坦布尔不比香港便宜,然后故意忘掉东京,点头说上海就是亚洲最大的城市……
  
轮船供应早餐,可大多数土耳其人宁愿自带食物,街头一新里拉四块的面包很受欢迎。
  
通过交谈我了解到土耳其物价上涨了,人们的生活水平与收入并没有显著提高,虽说不至于苦不堪言,日子也不是很舒服,与欧盟的差距不是光靠价格就能拉拢,大多数人依然习惯用“百万”之类的旧里拉单位讨价还价。
  
坐在甲板看着逐渐远去的君士坦丁堡,一位蒙着黑面纱的土耳其女子教会我识别新里拉与旧里拉的硬币币值,她露出的面部肌肤洁白无瑕,轮廓清秀,月牙似漆黑的眉毛,应当还有一个高挺的鼻子,可惜英文不好无法深入交谈。
另外,当她与我说话的时候,旁边貌似长辈的老年妇女显露出很不高兴的表情。
  
事实上我也很不高兴有那么一位裹得只剩皱巴巴面孔的老太太横在中间,看起来像蓝精灵里的格格巫。
  
有几次面纱少女开口欲言均被巫婆严峻的眼神阻止了,我只好说bye bye转身回舱,听见背后传来小声的争执。
  
土耳其自凯末尔改革后政教分离,是世界上管理最宽松的穆斯林国家,既有全身裹的密不透风的传统少女,也有着装大胆前卫步履轻佻令人热血沸腾,土耳其年轻男子对此很受欢迎,至于老年人通常皱皱眉头眼不见为净。
  
就我而言,不是想象中的什么都看不到,依然有春光可窥,实在可喜。
  
某人曾说向往土耳其美女,我还以为他在YY呢,没想到真是不同寻常,特殊的地理位置,历史原因,混血与海岸阳光,到处有古铜色皮肤身材能上封面的女孩活蹦乱跳——如果她没裹成粽子。
  
大约四十分钟,已经到海峡对岸,船舱好像面包机,吐出一辆又一辆汽车,大多是老型号,欧洲车居多。
此时,又一位好心人带我找到停在码头门外的班车。
  
(速记于布尔沙旅馆,修订于棉花堡开往伊斯坦布尔的夜班列车)

----------------------------------------
My shadow is the follower of the Darkness.

 
旧帖 2005-09-17 02:29:47
Post #8
回复: RED WOLF's dream comes true
 
红狼 离线 红狼 后记
  
唉呀,开始修订才发现内容还不少,我本打算今天呈上更多的日记,但同时希望中秋节能在尼罗河日落时开始晚餐,所以,请原谅。
  
祝大家幸福团圆,恭喜发财,吃好穿好,有拉面,阳春面,拌面,炒面,炸酱面,云吞面,红烧肉,回锅肉,小葱拌豆腐,皮蛋瘦肉粥,山药炖鸡汤,冰镇啤酒……唔,还有冰激凌月饼……
  
红狼于阿斯旺
19:00 Sep
  
红色皂角   
留半块月饼给你吧别老掂记着过节  
呵呵  
  
  
吃货.  
Happy Mid-autumn festival. We see the same moon under the same sky.  
  
螺旋   
中东的月亮是不是更圆?呵呵。中国人见月圆就想人圆,欧洲人见月圆就能想到吸血鬼,,,,  
  
tjzx   
期待好久了  
  
何田田   
有趣,期待更多记录真实细挚观察的文字。  
穆斯林帝国的遗风还残存多少,现实异乡风情与心中历史知识、神话故事的呼应与冲突,期待分享你的视野与体验。  
  
小土尘尘  
更喜欢看沉寂下来后的文字.  
祝旅途平安快乐!
红狼 于 2005-09-19 23:26:57 编辑

----------------------------------------
My shadow is the follower of the Darkness.

 
旧帖 2005-09-19 22:47:55
Post #9
回复: Gore-tex & Firefox---RED WOLF's dream comes true
 
红狼 离线 红狼 寻找旅馆的路上
  
位于马尔马拉海西南部的布尔萨城,在乌鲁山的斜面。
  
渡过海峡后很快可以看见这座绿色的山脉,坡度不高,公路依山而建,绵延曲折,路况却很好,巴士还有包括冰镇可乐、矿泉水在内各种饮料供应,不过每人只有一杯,我尝试了要第二杯第三杯,喝得很畅快,但不知为何当地人均不这么做,傻乎乎的看着我,奇怪。  
  
遇到一位金发碧眼的性感太太,透明的丝质上衣,紧身牛仔裤,说是太太因为带着一岁大的小女儿,否则单看外表绝对无法想象是个生过孩子的少妇——我觉得女人可以在生育一年内迅速把身材回复到少女一样妩媚,实在不可思议,想来狠下苦功吧,瑜伽?
  
她是前往布尔沙的巴士上唯一能说流利英文的土耳其人,司机将我安排在她身边。
  
于是我又借机学会了识别纸币面值。
  
土耳其钞票最大的麻烦是新旧货币混在一起用,尤其是硬币令人头痛,这种麻烦的情况将维持到2016年,天哪……
  
小女娃看来很喜欢我的鼻子,只要一哭就伸出小手来抓,破涕为笑,原来我的鼻子有此等功效,令母亲很开心,频繁向我微笑。
  
我觉得她身上香水的味道不错,可惜说不出名堂,早知该向香精专业的同学多请教来着,现在也不愁没话找话。
  
土耳其语长途车站写做Otogar,大多远离城市中心,比如巴士停车后距布尔沙市区还有十多公里。
  
我站在太阳底下等巴士,一辆红色的四座敞篷车停在跟前,美女太太带着夸张的墨镜,让她的司机抗上我的行李,说要载我一程到市区。
我厚脸皮的表示非常乐意——很有可能是鼻子的功劳。
总之,很幸运,比原定计划更早的抵达大清真寺。
  
关于美女太太,当然在硬汉形象的司机护送下绝尘而去,留下一抹红色的车影,我猜她一定不是穆斯林,该犯的戒律都犯了。
  
我开始犯难,布尔沙不算一个热点旅游城市,路上多是土耳其语路牌,该死的Lonely Planet就是不如日本人的旅行手册,傻乎乎的只有英文地址,更别指望遇到美女太太那样好英文的街坊。
  
我把旅馆的英文名写在手上,逮着看起来文化人样的一位老哥们,没想到他只会说“what’s your name? ”以及重复自己的名字……
  
比划了一阵,总算明白我的意图,他挽起我的胳膊,好像很熟悉,拽着就跑。
一路时常停下,他举起我写着字的手掌,好像拿起来一块路牌什么的,或左或右,大声询问行人,其他土耳其人也大声作答,指指戳戳,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来回溜达,搞得我快弄清楚周边地形了。
  
横竖什么也听不懂,看起来不像在害人,便听凭处置。  
  
最后,我们终于在清真寺另一侧的街道,本地人聚集的巷子内七拐八拐艰难的找到了旅店。
  
由于那位哥们实在太热心,全程耗时30分钟(如果一开始就知道准确位置,只要步行3分钟……),我开始担心会不会索要小费,右手捏捏口袋,有几张一美金的票子专司此职,觉得人家这么卖力也该给点。
  
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有多么委琐,大汗淋漓的老哥们在将我“传递”给旅馆老板之后,只是拥抱,行了一个吻额头的土耳其传统礼仪便转身离去,连一杯水都没喝。
  
我还是念不出他的名字。
  
(速记于布尔沙旅馆,修订于棉花堡开往伊斯坦布尔的夜班列车)

----------------------------------------
My shadow is the follower of the Darkness.

 
旧帖 2005-09-19 22:51:42
Post #10
回复: Gore-tex & Firefox---RED WOLF's dream comes true
 
红狼 离线 红狼 乱七八糟的餐前感慨
  
以木制为主的旅馆有点历史,主人是一个英文不好的老先生与他的太太以及小孙子,虽说建筑古董了一点,手扶梯咯吱咯吱响,听起来不可靠,但每个房间都很清洁,住客除我之外都是当地人——由于旅游区外99%的土耳其人英文都不太好,干脆不提,下文中只会强调能说英文的路人……
  
挑了一间位于第三层,有落地窗户,铺着绒毛地毯的单间,以至我不好意思把脏兮兮的登山靴直接搁那。
  
房价是刻在木牌上的,欧洲人都有点顽固,尤其是老人,我出示了ISIC,好不容易得到一点折扣,由20新里拉降到17.5新里拉,与书上的资料相比依然提升了35%左右,看来是全国性的普遍现象了。
  
最便宜的Dorm bed(宿舍式多床位大房,通常有4~16张床)要13.5新里拉一张床,可已经被附近一所艺术学院的土耳其学生住满了,而我不觉得带着电脑这种麻烦的东西适宜选择此,姑且不论安全,每个人都要用的电源插座就是个大问题。
  
真怀念年轻时有纸有笔就能写日记的岁月啊,照片都在胶卷里,相机是机械式海鸥旁轴,没有手机只有石英表,两节五号电池装备一个破旧的闪光灯,不用时还能塞在“熊猫”牌收音机里晚上偷听美国之音,三天不洗澡,扛起小挎包找个铺便能睡,屁股后头塞一把名牌张小泉折刀,能穿的衣服穿身上,不穿的绑裤腰带,时髦呢……
  
如今摊开的行李铺满一张床外加整个地板,七七八八数据线电源线绞得人头大,比自己还娇贵的电器产品处处惦记着小心伺候,充满高科技的户外装备又笨又重;洗漱用品防晒霜清凉油湿纸巾剃须液净水片曼秀雷登唇膏,男人越来越像女人。
  
所谓时代在进步,越过越麻烦,人类旅行本来不需要40升以上的背包,都是自己折腾自己磨出来的。
  
最后打开医药包检查,酒精棉球退烧药眼药水阿莫西林康泰克芬必得骨痛贴膏复方双氢青蒿素片诺氟沙星蚊不叮蛇不咬安全套……看起来能开超市!
  
谁要我有个做医生的老爹呢,每次出行无偿赠送一份时令药单,又贵又容易过期,法律限制还不能随意出售,至今为止,增加负重锻炼体能以外唯一的用途是在两年前昆明往上海的火车上给一个软卧包厢手指压烂地有钱人家小娃娃止痛消炎。作为临时医生自备药品提供免费治疗服务,除了人民有需要的那一刻享受包间待遇,其余时间龟缩在沙丁鱼罐头似的无座车厢五十六个半小时,唯一的精神安慰是广播里不断重复“感谢XX车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年轻旅客,在紧迫关头伸出援助之手……”
  
TMD,真的不愿透露姓名么?小生的名字又不值钱!
丫的列车长压根没问俺名号呀!
  
还指望能混顿十块钱的盒饭呢,不提,惨痛悲愤,世态炎凉,这次坚定的把往常五公斤的医药秀压缩至不到一公斤的小包内,只带最少份量,希望未来的一路上完全没机会使用,真主&上帝保佑!
  
自顾自唠叨一番,用了半个小时检查装备状况,洗漱安顿完毕,午后艳阳高照,决定游荡觅食。
  
根据我的旅行哲学,不靠近有英文菜单的地方,荷包就保住一半。
  
来到土耳其的第一顿正餐是烧鹅肝与炸土豆,无限取用的面包与淡水,良好的觅食地点在巷子内一个专为本地人服务的大排挡,消耗资金三块钱,撑死;
  
缺点是没有任何我能看得懂的文字提示,站在玻璃橱柜前用手指代替菜单。
吃到一半的时候发现自己很奢侈,大多数土耳其老百姓只点一个菜甚至土豆汤沾面包,只花一块五毛钱左右——点任何菜式都可以免费取用面包、水。
  
我们东方人把单位热量只有稻米四分之一的小麦面包当作零食点心,一下适应其为主食有点困难,需要吃掉外表看起来很多的面包释入的能量才及得上一份蛋炒饭。
  
但大厨很欢迎我的到来,给了我超乎常量的鹅肝,垒的高高的,吃起来与家里的红烧鹅肝没什么区别,我不喜欢啃面包,乐得吃肉。
  
(速记于布尔沙旅馆,修订于棉花堡开往伊斯坦布尔的夜班列车)
  
大清真寺的一角
红狼 于 2005-09-25 22:35:57 编辑

----------------------------------------
My shadow is the follower of the Darkness.

 
旧帖 2005-09-19 22:52:20
Post #11
回复: Gore-tex & Firefox---RED WOLF's dream comes true
 
红狼 离线 红狼 smile

----------------------------------------
My shadow is the follower of the Darkness.

 
旧帖 2005-09-20 10:19:41
Post #12
回复: Gore-tex & Firefox---RED WOLF's dream comes true
 
晏 离线 I like the title " I came from Qin" very much.
  
Chinese in Arabic is pronounced as "Sin", I wonder if it is also related to Qin?
  
Enjoy you trip, don't spend too much time on writing to us. U can write after you come back, but you may not have chance to have such trip again. Have good sleep and take care of yourself.
晏 于 2005-09-20 10:22:56 编辑
 
旧帖 2005-09-22 21:52:10
Post #13
回复: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一只傻瓜 离线 一只傻瓜 对土耳其的了解几乎等于零,看你的游记感觉那的人和很多地方的一样淳朴热情,对中国人充满好奇.smilesmile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感觉下和一个完全不能沟通的人在一起的感觉big smilebig smilebig smile

----------------------------------------
什么也没有

 
旧帖 2005-09-23 00:05:26
Post #14
回复: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红狼 离线 红狼 走在街道上
  
布尔沙的名字来源于她久远的建设者比西尼亚国王普尔希亚斯。后来,罗马人拥入,继拜占庭帝国统治之后,于1326年被苏丹奥尔汉•尬则征服,成为奥斯曼帝国初期的首都,进攻拜占庭最后要塞君士坦丁堡的桥头堡。
  
土耳其军队在此接受检阅只要不到一个天的时间便能在清晨出现于君士坦丁堡城门下,威胁、敲打着西方文明的大门长达一个世纪。
  
布尔沙是绿色的,只要走在历经数个世纪沧海桑田的街道上你就能明白。
绿树成荫,到处是交织于清真寺之间的庭院公园,当地人无比的热爱植物,乐于栽种果树,爬山虎遍布外墙,朝着巷口的方向瞧,一抹的绿色望不到边际。
有的时候,我花了点眼力才看出前方的绿色中有一个小院落,真不知是庭院布置了植物,还是植物中有一个庭院。
  
首先徒步到城市东部俗称绿色灵庙的Yesil Turfe,内有麦合麦特一世的铺石纪念碑,可惜今天不知什么缘故没有开门。道路另一边耸立着的Yesil清真寺,旁边是民族博物馆下设的伊斯兰神学院,我没打算进去。
  
朝着记忆中大清真寺Ulu Camii的方向顺路走,一路上经过些许名牌时装店,意外的发现全身黑纱的土耳其女人进出,她们裹着黑纱进去,裹着黑纱出来,手上多一个手提袋,别的什么也看不见。
  
难不成到了特定的时日就可以脱掉黑纱参加party?
要不然买LV只为了给在家穿给老公看?
  
我知道大多数主妇穿名牌都是为了出门给老公以外的人看,在家时她们衣着朴素。
  
如此说来土耳其男人的待遇还真高,家里做饭扫地洗衣服的都拿米兰时装做工作服,沾着土豆皮青菜叶。
  
一个下午,可以体会布尔沙,也是整个土耳其的特点,便是清真寺、庭院、茶座三者的无缝结合,看起来那么和谐,有时中间还穿插着集市。
你走出礼拜堂,张眼便是吵闹的商贩,再走几步又是连绵的茶座,最热闹的地方找不到空位,毫无例外所有人面前都有一杯红茶,其余是几种甜点或者烤肉、叫PIDE的肉饼——以后的旅程我意识到这同样是土耳其人食物贫乏的体现……
  
我搞不清为什么,反正土耳其人总那么休闲,礼拜一下午上班时间,集市却人满为患,我完全不由自主地移动着,打破了早先设计的街道旅行路线,好在并没有针对外国游客的烦人推销,感觉不错,大家都在忙自己的生意,大声吆喝土耳其语,我猜可能跟大陆一样,诸如“大减价”、“血本贱卖”、“走过路过不可错过”之类。商品类型大同小异,中国制造果然征服了整个世界,想看不到都不行,服装集市挂满冒牌耐克、阿迪达斯,我没勇气去看生产标签,生怕又是China。
  
全世界的普通百姓品味都一样,喜欢有勾勾的,区别只是正品与冒牌,连冒牌都没别的选择。
  
有趣的是我从画家街出来的集市入口看到一个罚站的土耳其老头,拖拉着脑袋,胸前挂着一块纸板潦草的写着什么,据他两米外站着一个拿电棍的警察,貌似看守者。
  
由于语言不通,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此情此景,像极了犯错误的小学生被政教处主任罚站的情景,纸板上一定写着“我错了”、“下次不犯了”、“XX打架,是坏孩子”。
  
这种挨批斗的事我小时候很熟悉,甚至有一次站在讲台上,班主任让全班被我折磨过的小朋友每个人上来打我一拳出气,以示劳改惩罚,有些女生特别狠,用扭的,因此记忆犹新,虽然我确定自己没坏到那种程度,只有一个经常打架的同学勇敢站起来的说他不参与这种惩罚。但班主任只是皱皱眉头并没有被感化,其他孩子依然乐于批斗活动。
  
我念小学是九十年代,挨批斗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叶,文革过去良久,批斗我的是才二十岁的漂亮女老师,教数学,仿佛天生的善于搞批斗活动,无师自通,而我就是天生的完美的批斗素材。
  
不过,我更同情我的同班同学们,他们从小就参与了万恶的批斗,默哀。
  
现在二十一世纪,突然在异国他乡看到挨批斗的老爷子,大有同病相怜之情。
  
间隔两小时,三次路过那个路口,老爷子与警察同样毅力非凡的一动不动,两旁行人川流不息,至于围观者除了我倒没有别人。
  
批斗活动一般持续较久,有时我会想星球大战机器猫,也有时会惦记着谁打我较狠,明天下课给他书包塞只癞蛤蟆,不知道这老头现在想什么。
  
总之人活着一定要想些什么,罚站这个动作不适宜发呆,一发呆就容易忘掉自己在罚站,动作走形,要挨教鞭,这老头更惨,警棍伺候,所以他一定得想些什么集中精力,像个土耳其人体标本一动不动。
  
布尔沙的下午,出于生物本能,我最挂念的不是华美的清真寺,而是罚站老头在想什么以及为什么罚站。
  
可能是一种宗教惩诫,希望看到这篇日记熟悉穆斯林戒律或土耳其法律的朋友能给予合理的解释斧正。
  
(速记于布尔沙旅馆,修订于塞尔柱克旅馆)
  
红狼 于 2005-09-25 22:35:11 编辑

----------------------------------------
My shadow is the follower of the Darkness.

 
旧帖 2005-09-23 08:38:22
Post #15
回复: 回复: Gore-tex & Firefox---RED WOLF's dream comes true
 
老檀木GG 离线 老檀木GG
晏 wrote:
  
Enjoy you trip, don't spend too much time on writing to us. U can write after you come back, but you may not have chance to have such trip again. Have good sleep and take care of yourself.

  
HAO JJsmilesmile
  
To:RED WOLF
     The trip is going to be colorfull,we'll look for your wonderful continuours travel.
     Take care.
老檀木GG 于 2005-09-23 08:38:52 编辑
 
旧帖 2005-09-25 22:27:47
Post #16
回复: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红狼 离线 红狼 想说话的少女与清真寺
  
由于我在新疆时未曾去喀什也尚未在伊斯坦布尔观光,布尔沙的大清真寺暂时成为我所见过最宏大的穆斯林建筑,巨大的中心天顶覆盖着玻璃让阳光透进来,直射正下方的夏德尔班(清身泉,用于信徒净手足),泉水四周是高级阿訇在念经,围绕此的是上千张地毯铺满地面,高大的石柱好像把罗马庞贝柱搬到了室内,精美雕刻的核桃木说教台之前从未见过,可惜显眼的挂着请勿拍照的英文注释牌,我找不到明知故犯的理由,只好放弃带给大家看看的念头,请自行前往瞻仰咯。
  
有一个裹着面纱的女孩与另一个身着时尚的女孩总是时隐时现的出现在我周围不远的地方,她们看起来大概不到15岁,像中学生,有时靠得近能听见她们的嘀咕,不知为什么我认定了她们想跟我打声招呼又不不好意思,可只要我一转身,她们立即转身跑开或者把脸蛋扭到别的方向仿佛只是路过——由于实在路过了太久,足足十多分钟,直到我走出清真寺大门,她们接着又一次不巧的“路过”,貌似鼓足勇气说了一声Hello,然后兴奋的问我从哪里来,再接着是名字,也许这就是土耳其普通人所会的全部英文。
  
我一一如实作答,完毕她们似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低头争执,我猜可能是某个英文单词的说法,很遗憾直到我离开她们也没想出该怎么说,所以我仍不知道那个词是什么……
  
这样的事件在今天的布尔沙城市漫步之旅中发生了多起,男孩女孩都有,部分孩子会比较主动,大声说hello,更多则嘀嘀咕咕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想说点什么,可能我在他们眼中实在是很稀罕的生物吧。
  
我小时候在家乡见到外国人也喜欢尾随上去说一句hello,然后同样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傻笑。想来地球上的孩子都有此共性。
  
由于提早发觉自己的铺张浪费,遂决定午饭兼并晚餐挽回经济损失。
当然,傍晚我还是克制不住吃掉一份土耳其烤肉汉堡……
去了一次超市,发现依然什么都买不起,更没有救命的泡面,算了。
  
了解物价之前的的计划是去一家价格不菲的本地餐厅品尝名食Iskender Kebaf,两片面包夹 土耳其烤肉,涂抹黄油与酸奶……
  
现在,我安慰自己烤肉汉堡跟它吃起来味道差不多,OK,我已经尝过了……
回旅馆的路上花一块钱买了一小瓣挂糖核桃仁,粘滋滋的腻人,或许女孩会喜欢,刷牙很久,倒头便睡。
  
(速记于布尔沙旅馆,修订于塞尔柱克旅馆)
  
绿色的街景
  
红狼 于 2005-09-25 22:38:41 编辑

----------------------------------------
My shadow is the follower of the Darkness.

 
旧帖 2005-09-25 22:55:49
Post #17
回复: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甜豆花 离线 甜豆花 这段时间我忙啥去了,竟忘了看你的游记了,现在终于有时间看看了!tongue
土耳其最有名的是土耳其浴吧?好象有一幅油画描述过.wink
期待你继续的游记,透过你的眼睛看世界.blush
  
PS:做为话题管理员,被人引用的贴子要从后面先删,再删原贴,否则就会余下一个"已被删除"的空贴在那里.smile
甜豆花 于 2005-09-25 22:58:00 编辑
 
旧帖 2005-09-26 20:30:35
Post #18
回复:
 
自由感觉 离线 自由感觉
晏 wrote:
I like the title \" I came from Qin\" very much.
  

  
me too.

----------------------------------------
一起把自虐和腐败进行到底!回顾《新疆行知书》《徒行西部》《圣宴西藏》《45000里中国边境游》《沿着青藏铁路去旅行》《香巴拉之魂-秘境稻城》《掀起你的盖头来-大美新疆》《天下四川—四川好玩最指南》《绮丽云南》《亲历可可西里十年-志愿者讲述》等的共同历程……

 
旧帖 2005-09-28 23:11:01
Post #19
回复: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红狼 离线 红狼 掉了眼睛的老人
  
我从没见过那样惨不忍睹的脸蛋挂在活人身上,几乎一半都没了,而他根本不打算掩饰,而是自豪的露在外面,创口愈合了几十年,说话的时候抽动面部肉皮格外诡异。
  
我在清晨第一次听到宣礼塔的声音时起床,大概五点赶到大清真寺,打算看点特别的东西。
  
恰逢大阿訇宣礼完毕在散步,清真寺内空荡荡的,有一位阿訇招呼我进去坐坐,他同样不能说英文,我跟着他绕清泉走了几圈,开始陆续有一些黑纱妇女进来朝拜——据我观察,土耳其人普遍慵懒,妇女比男人勤劳早起。
  
不过为了表示尊重,我没有拍照,只在出去的时候恰好赶上金色的阳光,拍了一张宣礼塔尖——我有一个好朋友热衷绘画,总是拍一些别有情调的建筑给他临摹,我笨重的纯手动单反相机有一组20mm的镜头,拍建筑很随意,凑近就可以。现在用这台富士小F10感觉不方便,退后老远的才能拍下想要的全景,不能再尝试拍下整座建筑,有点遗憾。
当然,这台机器1600的ISO利于光线不足的场合,比如博物馆。
  
当我完成拍摄以后遇到了他,起初看到一半正常的脸,刚打了一声招呼他扭过身碰个照面,着实吓了一跳。
  
早晨感觉很好,是我第一次与土耳其人深入接触,他与他的老朋友们请我到树荫下的茶座吃早餐喝红茶,每个人都有七八十岁的年纪,其中有几个能说一般的英文。
  
他们是一群退伍老兵,据说他的眼睛是在战场上弄丢的,连同半个脸蛋,一块炮弹碎片带走了它们。我弄不清楚是哪个战场,他们也表达不清,提到了毛泽东与斯大林、战争、坦克、攻击之类的字眼。
  
即便依然不畅通,我们的谈兴不错,一直聊到九点,从那场模糊不清的战役到土耳其人对物价的抱怨,他还拿出三洋录音机录下了我说的几段中文问好。
每个人都教了我几句土耳其语,但一个小时后我全部忘记了……说起来真丢脸。
  
他又带我参观了几处隐藏在巷子里,旅行手册不曾提及,看起来古老的小建筑,毫无例外的没有英文名称,当然也不收门票,从所处的街道位置推测大约还是奥斯曼时代吧。
  
我得赶快去车站了,分别时送给他一个两块钱面值的港币硬币作纪念,而那帮老兵为我包含面包、果酱、水果以及说不清多少杯红茶的早餐买了单。
  
九点半,我搭上前往爱琴海沿岸的城市昌那卡列的班车。
  
ISIC这次换来2块钱的折扣——往后的日子里我发现如果你掏出ISIC,那么他们至多给你2块钱的折扣,而不是起初想象中的八折。
  
据闻ISIC在整个欧洲都已经吃不开,各位申办时请先调查清楚,在土耳其确实用途不大。
  
最后,我终于意识到其实土耳其的交通设施与中国大陆一样疏于管理并更糟糕,如果你傻呼呼的在车站买票,那么可能全价15块,ISIC 13块,而直接在站外上车则只要12块;并且,很多时候,同一个服务台前一个工作人员告诉你票价18块,后一个会告诉你17块,再有一个信誓旦旦的说19块,他们的票面价格大多没有明码,全凭售票员自己手写输入乘客名称、目的地与价格,有时甚至是铅笔……
  
我倒不认为对方有意骗外国人,一周的接触,感觉土耳其人是真的糊涂,对很多事情含混,得过且过,不拘小节……但愿如此。
  
红狼 于 2005-09-28 23:17:11 编辑

----------------------------------------
My shadow is the follower of the Darkness.

 
旧帖 2005-09-30 11:28:17
Post #20
回复: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野马三条腿 离线 野马三条腿 不管是红狼还是绿狼,只要行程精彩,文字精彩,一样照顶big smile

----------------------------------------
行走的最后,必然是停留;
而停留,是为了走得更远~

 
旧帖 2005-09-30 12:18:41
Post #21
回复: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烂麻雀笨 离线 烂麻雀笨 写的感觉像童话故事
好喜欢smile

----------------------------------------
独思人生默无语,狂想一世是何人 <br /> 闲谈莫论人是非,静坐常思已人过 <br />

 
旧帖 2005-09-30 16:10:48
Post #22
回复: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单行道上 离线 单行道上 很多时候旅途中留给人印象都是一些很小的片段,我猜那个罚站的老头可能想的是警察啥时候下班吧,要是我,可能会去了解一下老头为啥罚站啊,法律,宗教惩罚,个人恩怨?呵呵,好玩。
现在土耳其里拉兑人民币是多少啊,一直看数字在蹦,便宜还是贵,没有概念。
刚刚看到1.33。。。
  
谢谢晏,算了一下,1L=6.1RMB
单行道上 于 2005-09-30 16:21:40 编辑

----------------------------------------
山是宽广的,水是智慧的,行走在山水间的人是幸福的  
  

 
旧帖 2005-09-30 16:17:09
Post #23
回复: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晏 离线 US1=1.33L
  
Wolf: I enjoy reading your story. You are a great boy.
晏 于 2005-09-30 16:18:31 编辑
 
旧帖 2005-09-30 22:16:18
Post #24
回复: 回复: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红色皂角 离线 红色皂角
晏 wrote:
US1=1.33L
  
Wolf: I enjoy reading your story. You are a great boy.

big smilesmile

----------------------------------------
踏实勤劳

 
旧帖 2005-10-03 18:29:30
Post #25
回复: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红狼 离线 红狼 特洛伊
  
道路两旁时有缺乏照料以致枯黄的农作物,偶尔,大片枯黄的作物旁边有一块绿葱葱的田地,旁边会有农机或别的劳动迹象,以后的旅途中也是如此,似乎是一个普遍的现象。
不善耕种?
  
路程比地图上遥远,首次见识土耳其长途车的麻烦,他们很慢,真的很慢,一百五十公里的公路要三个多小时,每个小镇的车站都停,不紧不慢。
土耳其的小城镇通常沿着横穿市区的公路兴建,也就是说经常需要在市区吃红灯享受堵车,除大城市外没有长三角通行的绕城公路设计,实在很费时。
巴士提供了两份点心,停靠小站的时候可以下车买便宜的圆面包,奢侈一点可以品尝烤肉汉堡,价格与市区波动不大,沾着芝麻烤制的圆面包一块钱四个(有的车站一块钱三个),最普通的烤肉汉堡0.75~1.25新里拉,好一点的最贵也就两块钱,可悲的是我需要两个才能感觉到充实,因此只好多吃圆面包。
  
下午三点一刻才到昌那卡列,等我走到郊区巴士站恰好误掉时间最适宜的一班车,下一班要四点半。
  
去茶摊找了些当地人胡扯打发时间,千篇一律的问答,好处是有人请喝红茶。
特别需要说明土耳其人的懒,绝大多数线路,你可别指望能找到九点半以前的巴士,或者八点半以前开门的景点——在这个季节强烈的日照下,恐怕只有下午五点后才有温和的阳光适合欣赏了。有几次我赶大早去往景点企图看日出,结果干等到八点烈日当空才有人来开门,绝望。
  
我必须腾出一天时间坐夜车,否则将进入恶性循环,因为计划前往的每一个地方都差不多相邻三百公里,最早的车是九点半,无论怎么算,每个白天大半的时间浪费在了路上。
  
所以,去往特洛伊之前,买了晚上“最早”一班开往白加孟的巴士,时间为十点半,若如旅行手册那般描述,应该在零点三十抵达,不错的晚餐时间,希望如此。
  
特洛伊比我想象的小一点,我觉得土耳其人并不很喜欢那,旅游开发简陋,除旅行团外,没有专线巴士。
  
要去Troy得在TRUVA线的终点下车,早上第一班车大约是9点半,每隔1小时一班,Troy第三季度开放到晚上七点半,但你最好在7点前乖乖的走到大门外的岔路口等最后一班回昌那卡列的车。
  
市郊巴士出乎意外的简陋,蓝漆潦草的写着“Troy”,不比中国最烂的公车好多少。
  
全程三十多公里,票价三块钱,下乡的人塞的满满的,酷热难耐,开始呈现土耳其落后的一面。
  
昌那卡列的旅行宣传手册更大的篇幅是一战战场加加波利与爱琴海美景,可我注意到他们并没有足够好的沙滩,与希腊相比没有优势。
  
门票十块钱的特洛伊实景可能与此待遇匹配,如果你曾跟我一样想象特洛伊遗迹矗立于美丽的爱琴海边,波光粼粼,金色的沙滩与裸体日光浴的美女……很不幸,你错了,只有沙砾与晒枯的植物,萧条,位于土耳其的农村,人迹罕至。
  
遗迹本身不大,文字说明不算丰富,我看了门口销售的明信片,想来除了仿古复原的木马实际比例模型以及偶尔几处不对游人开放的角落,实在找不到别的什么风景能拍出好片子——不排除我见识浅薄。
  
我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其间进出两波旅行团,站在高处看起来整个遗迹一览无遗,旷野农田中圈出一块土地,只有栅栏。
  
然则,所有我想进一步探索的地方都毫不例外的挂上了游人止步的牌子或拉着铁丝。
  
如果没有解说,希腊神话时代的建筑不剩下太多东西,缺乏想象的复原图,可能看不出究竟,对于考古学、建筑学相关的朋友倒会有一些意义。
  
此外,景点路口有几个营业点以及一个收费5美金/晚的露营点,提供昂贵的饮料与旅行纪念品,是市内价格的两三倍。
  
我想不出任何理由推荐露营于此——虽然荷马史诗故事名声在外,但特洛伊算不上土耳其必游的TOP 10。
  
我拍了很少的照片,并在一个残缺的小型竞技场内架起三角架给自己拍了一张——找不到其他人。
  
这个竞技场是那么的狭小,以致于相对罗马时代的建筑,实在令人难以相信符合特洛伊的盛名——但也可能只是一个公众讲台或者宣判的地方,反正对于特洛伊的考证一切都是理论。我准备回国欺骗大家所站的位置曾有海伦跳舞。
  
日暮的时候回到昌那卡列,我要在车站坚守数个小时。他们的车站没有根据目的地的固定窗口,而是大排挡似的布满不同汽车公司的摊位,拉客的职员站在过道大声吆喝即将开出的巴士目的地,像菜市场。
  
另外,车站给人的惊喜是候车室有电源插口——不爽的是没有一个能用,都是摆设。
  
我用聊天打发掉一小时,其间喝掉两杯红茶,不知道又是谁给我买了单,可能是说过话的任何一个好客的土耳其人,他们围着我坐下来,随便说点什么,评论笨重的登山鞋,握握手,继而转身离去——我每天都喝好几顿红茶,但一直不知道价钱。
  
之后,我说服卖票的巴士公司借给我用电源,然后顺理成章的坐进有电扇的隔间用起了电脑。
  
(补)
  
“十点二十分,我现在有点后悔,我觉得很累,很疲惫,头晕,担心缺乏体力与休息受不了持续长途跋涉。
  
可是已经没有退路,我希望在明天0:30准点抵达白加孟,然后尝试找到一家便宜安全干净的旅店好好睡一觉,搭短途夜车真是不明智,就算明天白天多花两个小时又怎样呢!?
  
有很多潜在的风险,比如夜晚不安全、没有力气比较旅社讨价还价、瞌睡导致丢三拉四、班车晚点、偷窃抢夺、找不到旅馆、价格太高、明天没力气起床拍日出……诸如此类。
  
祝我好运吧!”
——摘自手写速记本
  
嘿,人到了夜里就会胡思乱想。
  
(速记于昌那卡列长途巴士站,修订于棉花堡)
  
木马
  
红狼 于 2005-10-06 22:25:59 编辑

----------------------------------------
My shadow is the follower of the Darkness.

 
旧帖 2005-10-03 18:33:06
Post #26
回复: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红狼 离线 红狼 糊涂的一夜
  
班车没有在发车时晚点,但是直到凌晨三点才走完两个小时的路程。
  
我不确定到站是否晚点,开往伊兹密尔的巴士,夜路既未堵塞也没抛锚,反正……它就是走了这么久……
  
土耳其的夜车很特别,起先我以为可以睡一会儿那,结果大错特错,正如他们缓慢异常的白天班次,夜车每一个站都停,乘客喧哗,上下进出如同白昼,甚至隔几个站还会停很久吃宵夜耽搁四十五分钟。
  
最诡异的莫过于旅客们,即便夜里两点路过某个小站,依然能看到许多板凳上等车的土耳其人,他们显得悠然自得,一点也不瞌睡,大声聊天喝茶,仿若白昼。
  
直截了当的说,除了天空是黑的,土耳其的夜班车以及乘客们、众车站完全是白天的情景,人少一点,该有的都有,该浪费的时间一样浪费,吵吵嚷嚷,正如白天坐城际巴士没法睡觉……
  
还有更糟糕的事!
坦白说我从离开扬州起一直比较糊涂,某人说看起来比较笨,我觉得自己可能是为了在领事面前装傻装过头,经验表明看起来傻乎乎的人畜无害较利于博得同情心,然后化不可能为可能。
  
副作用是一路上不停的丢东西……
开往深圳的火车上忘记带走老马送的户外水壶;
于Echo深圳宅第整理行李时把忠实可靠的防滑手套留在了旧包里;
到香港第一天掉了亲爱的派克笔,虽然一周后它又神奇的出现;
第二天弄丢了Michael可靠的香港地图册;
第三天Kat表示LP巴基斯坦自从我来就失踪了……
第四天我一整天没找到电视遥控器……
几乎每天莫名其妙的弄丢一样东西……
  
这是一次失败透顶的夜车尝试,凌晨三点被孤零零的扔在距离白加孟市区数公里的高速公路上,巴士司机很体贴的以为每个外国人都有钱,花很大力气帮我弄到一部出租车,全巴士的人都在等我搞定这件事——我不能怪巴士司机,因为旅行手册也写了会停在市区外,我愚蠢的忘记了夜里没有市内巴士……
  
计价器跳动令人恐怖,等找到既定旅馆时,华丽的二千六百五十五万数字浮现眼前;
猛然惊醒丢了水壶套;
洗澡时看到旅馆信息,明确表示上午七点以前入住依然按一天算,需要在中午十一点结账……
四点我终于抱着一腔怨念入睡。
……
早上六点被不知什么声音弄醒了……
  
我想说点什么呢,红狼失壶,焉知非福,期待今天有好运吧。
  
下次再也不坐短途夜车!
  
(速记于白加孟旅馆,修订于棉花堡)
  
民宅废墟
  
红狼 于 2005-10-06 22:37:45 编辑

----------------------------------------
My shadow is the follower of the Darkness.

 
» 论坛 » 梦想实现 » Gore-tex & Firefox---红狼的梦想实现(Part I 土耳其)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