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异域之旅 / 磨房茶舍 / Do You Hike ? / 山野 » 论坛 » Do You Hike ? »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图文并茂,实时更新) 737
旧帖 2016-04-21 16:58:50
Post #1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图文并茂,实时更新)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图文并茂,实时更新)

先向磨房的兄弟姐妹们问个好。说起来,我也算是这里的老人了。在青年时代,我很积极地混过一段磨房,参加了不少活动。后来忙于生计和孩子,就渐渐淡出了。不觉多年过去,自己的两鬓逐渐飞白,生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对磨房的感情始终没有改变。这番重新上来,看到很多老名字已经沉寂,很多新名字不断涌现,颇有物是人非之感。但还好,“乡野稻子”这个熟悉的笔名,勾起了我的青春回忆及分享热情。一篇异国他乡的生活长文,希望大家喜欢smile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旧帖 2016-04-21 17:10:43
Post #2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 ...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前言——所谓成功,就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孔老先生曰:“四十而不惑。”我出生于1977年,用老家的“浮龄”算法(在娘胎就开始算),我已经年近四十、直扑不惑之年了。既然“不惑”,就该在埋头赶路的同时,抬头看一下天,凝神想一下事了。

回顾自己的心路历程,在弱冠、而立和不惑三个阶段,还是有明显区别的。
二十岁,相信“我的未来不是梦”,理想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总想着“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还动不动就折腾阿基米德:“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残酷的生活往往会教训我们,就算给你十个支点,你可能连个球也撬动不了)。
三十岁,狂爱李商隐的《安定城楼》,“永忆江湖归白发,欲回天地入扁舟”,能够立下回天转地之功固然可喜,可以拾得扁舟江湖之趣也是幸福。
四十岁,喜欢苏东坡的《前赤壁赋》,“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人生无非如此,轰轰烈烈也罢,平平淡淡也罢,对于世界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过客而已
一言以蔽之,随年龄渐长,我的心态也发生了明显转变。往好里说,是清醒了,往坏里说,是消极了。

我身边有很多鸡血朋友,他们整天就像吃了兴奋剂,创业与资本齐飞,VC共PE一色,不是正在上市,就是正在通往上市的路上狂奔,至少也是在炒作上市公司的路上狂奔。对于他们,我是充满了如黄河泛滥般一发不可收拾的敬意,世界是由我们推动的,也是由他们推动的,但归根到底,还是由他们这帮野心勃勃之徒推动的。

生存于这个大千世界上,谁都不是神仙,谁都要食用人间烟火。不同的是,有人孜孜不倦地追烟逐火,飞蛾扑火,甚至到了引火自焚也不收手的地步。而我的财富观呢,更加接近于这几句老话:一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二是曰“欲壑无穷,知足常乐”,三是曰“上善若水,厚德载物”。况且在奔四之年,我这个人愈加信命,我们广东人常说,“命里有时终须有,梦里无时莫强求”,凡事努力争取,一切顺其自然。顺风时果断乘风破浪,逆风时何妨泛舟江河。

致力于APP创业的朋友老L批评我,说蓝河你太不正能量了,你看三国里的黄忠,人家一把年纪还上战场,还在定军山斩杀了曹将夏侯渊哩。我说你漏了一件事没说,老黄忠斩杀夏侯渊后不到一年,他自己也挂了。我可不想学他,战死沙场这种伟光正的事情,还是留给别人来做吧。再说了,我要那么正能量干嘛,我只想要正常能量。活好当下,珍惜眼前人,春赏百花秋赏月,夏享凉风冬享雪,不辜负来到世界的每一天,如同北岛诗里所写:“我渴望在情人的眼睛里/度过每个宁静的黄昏 /在摇篮的晃动中/等待着儿子第一声呼唤/在草地和落叶上/在每一道真挚的目光上/我写下生活的诗。”简单自在,内心丰盈,如此而已

“四十而不惑”,按照我的理解,这个不惑该有两层意思:一是遇事不困惑了,想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了;二是内心坚定了,不会被外界事物轻易诱惑了。那么,我将以何种姿态开展我人生的不惑之年呢?

可以肯定的是,对于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老本行,我颇有厌倦之意。年复一年扛着KPI指标前行,我逐渐丧失了对这个行业的激情。记得有这么几年的春天,当乘坐着的士穿过广州的环市路,看着两边的老榕发出嫩绿的枝芽,我就油然产生“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感觉。几多岁月在冬去春回中悄然溜走,不自觉间,两鬓已添零星飞霜,青年变中年了。毫无疑问,假如沿着职业经理人的路子继续走下去,我将获得更加稳定的生活,但同时也意味着是更加一成不变的生活。

我多次叩问自己:甘心在熟悉的春叶年年绿中走向暮年吗?答案是不。于是,改变生活轨迹的念头逐渐萌生,并扎根于心中。上天安排我来到世界上,我何不去经历更多,增加生命的厚度呢?也许,这才是对生命最大的尊重和最好的珍惜。

有一段时间,我整天念叨着彩云之南的大理。几年前曾在苍山洱海的院落小住过,对于这个以风花雪月闻名天下的小城,我是发自内心地钟爱。我曾无数次幻想过在白族院落怡然自得的场景,然而,有一个因素始终阻碍着我们迈出行动的步伐,就是小孩的教育问题。

  后来,因偶然的机会,我们了解到欧洲的匈牙利移民项目,在综合衡量了地理位置、居住环境、人文环境、教育制度、办理门槛、办理费用、生活成本等各项因素后,我们认为这是比较适合的项目。巧合的是,其时我们手头正好有两笔资金可以使用,而更凑巧的是,这两笔钱加在一起,恰好是办理匈牙利项目的所需费用。我认为这是命运向我们递出的橄榄枝,我似乎听到它真诚的呼唤:“来吧,想要改变的蓝河。”在苦思冥想了一个月之后,我们决定接过命运的橄榄枝,移居布达佩斯(BP),尝试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有人问,这么重大的事情,为什么是想了一个月,而不是一年呢?我的回答是:一件事情,如果你用一个月还想不明白,用一年甚至一辈子你也未必想得明白。
有人说,移民等于要活第二辈子,我们终于朝着人生的第二辈子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再见了,我曾朝思暮想的大理,再见了,我曾魂牵梦萦的洱海。我来了,优雅的布达佩斯,我来了,蓝色的多瑙河。

另一朋友老M问,蓝河你过去以后打算做什么呢,难道就去养老?开什么国际玩笑,我又不姓赵,也没有一个叫李刚的爹,怎么可能!我回了他两个字——自雇。老M说:“讲人话!”我说这就是人话,在人生之路行至半途之际,勇敢地成为一个自由职业者,少做点内心不想做的事,多做点内心想做的事,这难道不是最忠于本心的选择吗?不惑之年,就该有不惑之举。对我而言,这就是最“不惑”的事情。

日本有个叫梶田亮太的摄影师,他本来在东京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他的父亲被诊断出急性白血病,并且在两个礼拜内就与世长辞。梶田深有感触,开始思考人如何活着和如何走向死亡的问题。他迅速辞职,远赴阿拉斯加,献身于他深深热爱的摄影事业。
很多人如同梶田一样,都是在遭遇重大变故后才意识到生命的无常和可贵,才想起“把每天当成最后一天来过”。我常常想,为什么要这样呢?作为大自然最高级的动物,人为什么非要等到被生活赶尽杀绝才想起要改变?为什么不能走在生活前头呢?我这次移居BP,就是提前洞察到时间的残酷性,于是作出了更加善待它的决定。

历经近四十年时间长河的考验,有这样四种事情,我确定生命不止热爱不休,分别是读书、摄影、写作和旅游。我的BP新生活,应该会围绕着这四个领域次第展开。当然,是要探索有偿展开的道路,毕竟爱好不能当饭吃。但我相信,只要你足够用心去拥抱生活,上天一般会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给你打开另一扇窗。

老M对我的选择不以为然,他委婉地批评我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老M是在委婉地批评我囊中不够丰厚。他自己年轻的时候曾经信誓旦旦,说赚够三百万就解甲归田,或者以双脚丈量天下。十几年过去,他的财富早就过了自己当初设定的标准,然而他已经丢失了初心,忘记了昔日的誓言。他做了两三个公司,热衷于炒股炒楼,还绕过了家里的红旗,在外面的快活林中插上了一杆彩旗。他最新的名言是:“生活太他妈累,等我赚到三千万就退休!”我不知道他所谓的“成功”有何指向,但我敢断言,就算有一个亿,他也不会退休。世界上有一种人,你邀他去看星空,他会回你没有空;你约他去行摄,他宁愿去猎色。你跟他们提《道德经》、《心经》或《圣经》,他们认为你在“犯神经”。他们的人生追求,无非是囤积更多的“山外青山楼外楼”,以及“彩旗飘飘遍天下”。老M是不是这种人?我看有点疑似。

老实说,我对老M所谓的“成功”这样的字眼,确实是越来越不感冒,或者可以说是越来越警惕。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对于成功的定义,似乎越来越物质化了,位高权重、家财万贯乃至妻妾成群,貌似已经成为“成功者”的不二标签。我得主动声明,我并不妒贵,也不仇富,但我鄙视一切靠着非正常手段而成就富贵之徒,以及一切昧着良心或踏着他人肩膀上位的“成功”者。很不幸,在我们这个伟大时代(也许是每个时代),此类人等比比皆是。翻遍二十四史就会发现,自古以来,很多的所谓“成功”人士,背后都密密麻麻写满了厚黑两个字。想想也是,通往“成功”的梯子那么狭窄,你不心狠手辣地踢掉身边人,如何能一路爬升上去?扪心自问,我这个人第一不够心狠,第二不够脸厚,算了,还是自动走开,离“成功”的宝座远点吧。

如果非要跟这两个字沾点边,我更愿意跟大家聊一聊那本曾经风靡中国的超级畅销书《明朝那些事儿》。在写完大明王朝二百多年的帝王将相之后,作者当年明月搬出了中国驴友鼻祖式人物徐霞客,用他的故事对全书进行了收官。老徐这个人既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家里没有大把的银子可以挥霍,但他却二十几年如一日地背着行囊,行遍中国。在那个年代,作为一名古代驴友,老徐一不能摄影卖图,二没有书籍版税,几乎没有将爱好变现的可能。那么,他为什么非要这么做,而且还狂热到了“衣带渐宽终不悔”的地步呢?当年明月说,他无意中在自己家里的一本破旧的台历上,看到一句不知是哪个名人所说的“名人名言”,于是找到了答案——
 成功只有一个——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旧帖 2016-04-21 18:14:06
Post #3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 ...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有一种简曼生活,叫做依山而居。

  我们登陆布达佩斯后,将家安在了布达山上的2A区域。
    2A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我Google了半天,却一无所获。可以肯定的是,它并非2区A区域的意思,因为并没有同时存在着2B和2C。我问了很多人,包括一些匈牙利本地人,但也大都语焉不详。其中只有律师米先生提供了一种相对直接的答复,他是这样说的:“2区A是比较新的一个地方……距离多瑙河比较远,所以人们叫那里2A,但是官方没这个说法,只是很多人这么说,就慢慢有这个叫法了。”这个回答颇有点鲁迅名言的感觉,“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但我资质比较愚钝,基本没搞明白,“多瑙河比较远”与“人们叫那里2A”有什么逻辑联系。
         客观讲,2A颇有点偏居一隅的味道,它在布达佩斯的西北边缘。出了2A,就等于离开布达佩斯了。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相当于居住在一个大农村里。不过,话又说回来,跟我们光鲜靓丽、日新月异的北上广深相比,世界上大部分地区,不都是大农村吗?我有同学居住在澳洲阿德莱德,她就称阿德莱德为“阿村”;另一哥们住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也自称“蒙村民”。我发现按照这个逻辑,会有点小麻烦,难道我要说自己住在“二”村?



    早先,来自江苏的王哥告诉我,他花了六个月时间、看了一百多套房,最终才锁定此处。王哥创下的这个数字,让我倒抽一口凉气,我相信,这应该是空前绝后的存在,好比不可超越的喜马拉雅山。如果把看房比作谈恋爱,大部分人(后来的经历证明,我也在此列)谈个二三十次就结婚了,要么迫不及待,要么不胜其烦,而王哥绝对算得上是富有耐心的恋爱专家。
 我私下猜测,王哥是否在委婉暗示我——老弟,我看过的房比你吃过的盐多,别费老劲蹦跶了,就选这里吧!不过王哥矢口否认,他反而鼓励我多去比较。事实上,我正有此意。电影《东邪西毒》里有这么一句台词,“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看见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去山后面,你会发觉没有什么特别,回头看会觉得这边更好。但是他不会相信,以他的性格,自己不试试是不会甘心。”毫无疑问,我在喜欢亲自翻山的这种人之列。于是,我在短短几天内,密集踩遍了布达佩斯各区域,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对于一个看过一百多套房子的人,你最好还是相信他的眼光。
  不过,我也并非没有过动摇的时刻。十三区有个精致的公寓,蓝色的多瑙河就在一墙之外流过,推开窗门,似乎都能听到河水的汩汩流动声。客观讲,我怦然心动了。但是,2A的天然优势是家家户户带花园,而我们大多数中国人,骨子里都有花园情结。因此,在临水而居和依山而居之间,我最终选择了后者。

       2A的居住环境相对单纯,绝大部分居民是白人,他们对中国人比较友善,很多人见到我们后都会主动打招呼,甚至会用“你好”来打招呼。“系鸭”(szia),这是我学会的第一句匈牙利语。不过我显然学艺不精,有一次我碰到一对本地老夫妻,我热情地对她说“系鸭”,老太太立马摇头说No,然后用比我还蹩脚的英语告诉我,“系鸭”对一个人打招呼,两个人以上,要说“系鸭是多”(sziasztok)。
      我逐渐发现,老太太那堪称马虎的英语,放眼大2A,即便说不上鹤立鸡群,但也绝对稳占一席之地。在这里,英语普及率并不高,别说是老人,即便是年轻人,也未必能讲。有一次我坐的士,开车的小伙子,唯一会说的一句英语是——“I can’t speak english!”真是黑色幽默!估计小伙子是专门练来对付外国人的。
      还有一次,我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哥们在里面叽里咕噜了半天,我听得冷汗直流,愣是没搞懂一个字,最后只能问:“Sorry,do you speak english?”一阵沉默后,对方说出了我完全听懂的三个字母:“DHL!”然后又是一轮叽里咕噜。我没办法,管他能不能明白呢,干脆反客为主吧:“Sorry,I am not at home now .Tomorrow morning,from 7-9,ok?”本着重要事情连说三遍的原则,我又重复了两次。对方果断回了一句:“ok!”我如释重负,终于结束了这通鸡同鸭讲的电话。我又得意洋洋,活人不会被尿憋死,俺有的是办法!第二天,我放下了所有杂事,从morning开始等,一直等到了noon,又等到了afternoon,在即将等到花儿也谢了的时候,那哥们才终于把快件送上门来。唉,有些人的ok,真是一点也不ok啊!

      一方小小山坡后,就是小镇solymar。和它一步之遥的邻居一样,2A同样具有浓郁的小镇气质,它没有光彩夺目的景点,也缺乏华丽辉煌的建筑,但它优雅迷人,朴素娴静,就像一个去尽铅华的女子,绝对是过日子的好对象。
       米律师说,这里的房子大多是美式建筑,我并非专业人士,是否“美式”我不便置喙,但这些错落有致的房子,看上去倒是挺“美丽”的,尤其在早晨和黄昏通透光线的照射下,平凡的一房一路,一草一木,似乎都绽放着迷人的光彩。


      
       来到2A不到一月的时间,我几乎行遍了这里的每一条小路。我留意到,这里的家家户户,不管有钱没钱,都会在院子里载满花草树木。即便在百花凋零的寒冬,依然有常青的松柏,送出满满的绿意。将生活过程诗,这是颇为蛊惑人心的一句口号,但区别在于,有人只停留在口头的层面,而有人却早已付诸行动,日日如是。

   人们在工作之余,常做的事情是散步、遛狗、骑车、跑步、钓鱼、爬山等,一句话,跟家人(包括狗)在一起,到大自然里度过闲暇时光。我在给孩子寻找学校的时候,一位同胞特意告诉我,以后你要认真对待家长会,要每次参加,因为很多匈人觉得我们中国人只顾着赚钱,疏于对孩子的陪伴。我汗,感情咱国人就是这种形象?他们不知道我们才是世界上最肯为孩子付出的民族吗?!不过,不过,人家的行为也提醒我们思考,人生最宝贵的是什么?是时间。真正爱孩子,就一定要舍得将时间花在他们身上,一千个毛公仔,一万句我爱你,都不如一小时的陪伴。




    
我听到过一种有趣的说法,匈牙利人把自己称为居住在西方的东方人。依照我时间不长的观察,至少在敬老爱幼方面,匈人颇得东方神韵。他们除了对孩子够好,对老人也堪称上心。很多人在修房子的时候,都喜欢将两栋比邻而建,或者上下层独门分隔处理,这样既保持了彼此的独立空间,又方便照顾老人。

    在2A的中心平地,有一座树木环绕的小教堂,叫做kisboldogasszony templom。去年秋天,我到布达佩斯旅行,曾无意中散步至此。当我举起相机到处张望时,视野中忽然出现了两个人——一个六十岁左右的男子,一只手提着篮子,另一只搂着他妻子的肩膀,沿着落叶满地的小径渐行渐近,然后从我身旁经过,又渐行渐远。我看着他们肩并肩远去的背影,心中升起了一种久违的感动。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了。这时,教堂钟声敲响了,我感到分外的宁静。然后,一个念头就涌现在脑海里:是这里了,我想要的温暖家园。



        事后回想才明白,从萌生这个念头开始,2A就已将情根深深种植于我心,不自觉间,我已经非她不娶了。后来的所谓四处踩点,无非就是个四处排除的过程而已。我一直相信世间缘分,人与人如此,人与地方亦然。我与2A,是典型的有缘万里来相会。

    有一种简曼生活,叫做依山而居。对我们一家而言,它始于2016年3月,布达山上。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旧帖 2016-04-21 19:09:20
Post #4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 ...
 
非常有钱 离线 非常有钱 安逸

----------------------------------------
金钱,能给你更多的自由。

 
旧帖 2016-04-22 09:47:39
Post #5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 ...
 
火_柴 离线 火_柴 第二世的生活 ,感觉真好

----------------------------------------
走走走,看看看

 
旧帖 2016-04-22 10:21:22
Post #6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 ...
 
lee.szrainyday 离线 lee.szrainyday 佩服、也祝福楼主。
 
旧帖 2016-04-22 11:10:52
Post #7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 ...
 
小数 离线 小数 惬意的活着!
 
旧帖 2016-04-22 14:32:18
Post #8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 ...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lee.szrainyday wrote:
佩服、也祝福楼主。

谢谢!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旧帖 2016-04-22 14:33:02
Post #9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 ...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小数 wrote:
惬意的活着!


努力更加惬意地活着:)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旧帖 2016-04-22 14:56:26
Post #10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 ...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天地本有诗音,但它只属于愿意倾听的人(1)
 
  我们的别处生活,自3月初拉开了帷幕。正是晚冬季节,布达山上处处都是萧瑟的景象。



  没过几天,我们就遭遇了在BP的第一场雪。雪并不大,加上温度偏高,它在地面根本就积不起来,唯有在常青的松柏树上,才留下了它曾经来过世界的痕迹。


  
朋友老黎说,这也许也许是送别冬天的最后一场雪了。“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这是BP对我们的特殊欢迎仪式吗?


  
   雪停以后,接连下了两天小雨。我惊讶地发现,院子里的柳树,竟然趁我们滞留屋里的短暂时光,偷偷吐出了嫩芽。而萎靡不振了好几个月的大地,也逐渐恢复了生机,孕育出绿油油的小草和星星点点的野花。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一只黑色鸟儿(姑且称你为小黑吧)飞进了院里,它常常站在院子中央的落叶松上放声唱歌,似乎在向我示威,宣告它对那棵树的居住权。


  
  这些不起眼的迹象告诉我,季节已在悄无声息地进行着交替,布达山的初春已经来临。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旧帖 2016-04-22 14:57:59
Post #11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 ...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火_柴 wrote:
第二世的生活 ,感觉真好


嗯,至少会有更多人生经历。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旧帖 2016-04-22 14:58:58
Post #12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 ...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非常有钱 wrote:
安逸


寻求安逸:)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旧帖 2016-04-22 15:03:44
Post #13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 ...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天涯传图好慢,有什么好办法加快吗?sad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旧帖 2016-04-23 22:50:02
Post #14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 ...
 
让爱随缘 离线 让爱随缘 你在他乡还好吗!

----------------------------------------
我的影子在流浪!
2016年的目标:一个月最少一次活动,年内一次国内长线+一次国外小长线!

 
旧帖 2016-04-23 23:34:15
Post #15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 ...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让爱随缘 wrote:
你在他乡还好吗!


谢谢关心,还好。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旧帖 2016-04-24 02:51:00
Post #16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图文 ...
 
不凡弟 离线 不凡弟 唔错!顶你!

----------------------------------------
如能安定,谁愿做浮萍

 
旧帖 2016-04-24 12:07:11
Post #17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 ...
 
tiger_909 离线 tiger_909 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诉说自己的故事......

感谢分享。
 
旧帖 2016-04-24 15:07:00
Post #18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 ...
 
梅林小子 离线 梅林小子 佩服,有点远,语言不通吧
 
旧帖 2016-04-25 14:15:34
Post #19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 ...
 
mmhuizi 离线 mmhuizi 一个人一辈子能到另一个陌生地方再过一次,真好。我也想。看我有没有这样的机缘吧、
 
旧帖 2016-04-25 20:24:24
Post #20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 ...
 
yuanzi2007 离线 yuanzi2007 所谓成功,就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说得太对了

----------------------------------------
无图无真相
一图胜千言

 
旧帖 2016-04-26 00:48:20
Post #21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 ...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不凡弟 wrote:
唔错!顶你!


谢谢!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旧帖 2016-04-26 00:48:52
Post #22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 ...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tiger_909 wrote:
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诉说自己的故事......

感谢分享。


谢谢关注!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旧帖 2016-04-26 00:49:13
Post #23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 ...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yuanzi2007 wrote:
所谓成功,就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说得太对了


握爪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旧帖 2016-04-26 00:49:52
Post #24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 ...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梅林小子 wrote:
佩服,有点远,语言不通吧


英语能对付着用。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旧帖 2016-04-26 01:55:44
Post #25
Re: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 ...
 
乡野稻子 离线 乡野稻子 于是,我拿起了相机,开始了四处寻春之旅。我看到了光秃秃的树干吐出了翠色欲流的枝芽;


我第一次知道有种灌木叫连翘,是家家户户的“镇园树”,先开花后长叶,其花朵有着夺人心魄的金黄;

我看到了路边的柳树,仿佛精通唐诗的专家,次第向我展示出“绿柳才黄半未匀”和“万条垂下绿丝绦”的美妙意境;
我听到了桃、李、梨、樱桃等各种果树不甘寂寞的呐喊,它们争先恐后地长出蓓蕾,争分夺秒地绽放芳华,不遗余力地吐露芬芳。




对于这些大同小异的果花,我刚开始有点不辨菽麦。于是,本着求知若渴的精神,我常常守株待兔,逮到路过的匈牙利人,就向他们请教。“毫无疑问,这是一种美丽的花朵,我想,它是一种类似西梅和杏子的水果。”“我不敢肯定,但我猜测它应该是樱桃。”“我不是一个植物学家,当然,如果让我来告诉你,我会说他是梨子。”瞧,他们似乎个个都是外交官,有着高超的回答技巧。问了几次后我就决定沉默是金了,因为我发现,我问得越多,结果往往是——越问越没底,还不如通过那头无所不知的“神狗”来寻找答案。

我们院子里,最先盛开的是李花。在野史传说中,唐朝有个哥们,他七岁时与父母联句作诗,父亲说了前两句“春风送暖百花开,迎春绽金它先来。”母亲对了第三句:“火烧杏林红霞落。”这个孩子脱口而出,说出了结句——“李花怒放一树白”,所以他父亲给他取名为——李白。假设这个传说属实,在一千多年以后,我站在异国他乡的一个院子里,穿越了时空,看到了李白小朋友所描绘的情景——“李花怒放一树白”。此刻,它就屹立在庭前,时刻给我传递出最浓烈的春天气息。


小黑入住后,它没有安分守己,反而呼朋引伴,肆无忌惮地壮大自己的族群。未几,它造型各异的朋友们,开始陆续粉墨登场,或站立在松枝上极目远眺,或沉迷在花海里窃玉偷香。我的小黑们,虽然你们长得有点寒碜,可在我心目中,你们就是最美的凤凰,“有凤来仪”,期待你们给我的生活带来慢慢的祥瑞。

不过两三周时间,我就感受到什么叫“好花不常开”。一番风雨过后,李树开始飘起了花瓣雨。草坪上如点点雪花覆盖,引得小黑和他的朋友们纷纷过来啄食。东风无力百花残,春天的消逝,从这棵最早绽放的李树开始。不过,我一点也不伤感,因为角落里那棵樱桃,早已抢过了接力棒,以花团锦簇的盛况,宣告了美丽皇冠的易主。



山居一个月,时间似乎放慢了脚步,让我从容地看到了它的模样。从晚冬到早春到春逝,一切都留下了清晰可见的痕迹。少年时候看武侠小说,非常喜欢古龙《多情剑客无情剑》里一个女人的名字——林诗音。其实,何止是林中?天地之大,无处不流淌着诗音,但它只属于愿意倾听的人。粗粝的生活,常常将我们拖进不可开交的洪流。但是,大自然的协奏曲如此美妙,为什么不为它驻足片刻呢?忙碌,可以是一种客观状态,但绝对不应该成为主观理由。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在大自然的花开叶落中,活出最圆满的自己。

----------------------------------------
个人公众号:jianmanshenghuo999(简曼生活)/个人微信号:chf081081

 
» 论坛 » Do You Hike ? » 不惑之年,我辞掉了深圳高薪工作,举家迁到了大匈帝国(图文并茂,实时更新) 737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