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异域之旅 / 香港 » 论坛 » 异域之旅 » 【东南亚】一个台湾MM的柬普寨游记 转
« Prev1Next »
分享
旧帖 2002-10-15 16:08:55
Post #1
【东南亚】一个台湾MM的柬普寨游记 转
 
黄果 离线 黄果

【东南亚】一个台湾MM的柬普寨游记 转

DAY 1 台北 - 曼谷
  
搭乘 CI-695 抵达曼谷。与 Jimmy 约见面吃饭。他跟照片上一模样,我一眼就认出他了。    
  
  DAY 2 曼谷
  
Jimmy 睡过头了。下午到柬国领事馆办签证。需照片 2 张,美金 20 元或 1,000 元泰铢。因为是星期五,官员特别允许下午送件,2 小时以后取件。 we were lucky. 我们利用空档到火车站看时刻表。到边境城市 Aranyaprathet 每天有两班车行驶,分别是 5 : 55 am及 13 : 10 pm。然后回领事馆拿签证。    
  
  DAY 3 曼谷 - Aranyaprathet
  
我把背包里的内容减到最少。今天只从 BKK 到 Aranyaprathet。这段路只有超慢车行驶。因为火车慢点我们搭了 7,8 个小时的车,票价 48 泰铢,便宜毙了,但极为耗时。(后来才知道 Bangkok 与 Aranyaprathet 间有巴士往来,车程三小时。) 因为是周末,很多人搭车,还有人站著。不时有小贩沿著走道贩卖吃的喝的,跟我的工作很像。到了Aranyaprathet 车站,不知该何去何从。跳上一辆嘟嘟车,载我们到 Garden Hotel。单人房每人150 泰铢。这就是我要住的房间啊!我这么尊贵的人。 Jimmy 问我的意见,我跟 Jimmy 说 : 你住,我就住。 Jimmy 说 : 我什么地方都能住。我只好接受,人生地不熟,将就将就。
  
  
  DAY 4 Aranyaprathet - Siem Reap
  
最兴奋的时刻来临了,我们要踏入柬国了 ! 嘟嘟车载我们到泰柬边境,泰铢 50 元。以为到了菜市场,一直到了泰国关口才了解,这是一个物资集散地。许多柬人到泰国这一边批货,运到 Poipet 这边,再运到其他各地。
边境 (Jessica,click 边境可以看到照片) 的景象著时令人震撼。红土大路上有许多矮矮小小,黑黑乾乾的高棉人来来往往,看起来比泰国人更营养不良。在泰国海关处,有一个眼睛长歪了的女孩一直盯著我看,我不知如何回应。
  
在泰国海关处,我们遇到一个儿高瘦留著小胡子的老外,只带了一个少数民族的小布袋,与我们同路,后来才渐渐熟识起来,他是瑞士人 Michael。
  
到 Siem Reap 是条笔直的道路,要是路况好,恐怕不用转方向盘一路就可开到 Siem Reap。事实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95 % 的道路是坑坑洞洞,不是积水,就是红土飞扬。路上车不多,司机有时开右线,有时走左道,过木板桥还要开窗丢钱给看桥的人。
  
我花 10 块美金跟三个大男人挤在后座,车子时而上、时而下、或左、或右,四个人不时在调整屁股的位子。车内有冷气,除了前座裹长袖的柬普寨女人外,大家都在流汗。难怪车内放了两大瓶汽车芳香剂。我们上午九点上车,接近下午五点才到 Siem Reap。越接近 Siem Reap,越到达忍受的极限。车内的汗臭,□疼的屁股与无止境的期待。我愿意花 20 美元得到一个正常的空间。真不知道后面与烈日、尘土、货物为伍的当地人是怎么活过来的。
  
我们终于熬到 Apsara Angkor Guest House No 279。我的房间 4 美元,有一张床、蚊帐、一张桌子、一个衣橱,还有浴室。没有浴室的只要 3 美元。将在这里住 4 晚。我的房号是 4 号。我们每个人各有一本各自房间的笔记本,放在院子里小凉亭内的书架上,记帐是采荣誉制,吃的、喝的全部自己记到本子上去,等到最后一天再结帐。晚上很无聊,在院子里的交谊厅内聊天、玩牌。
  
  
  中秋节 Angkor I  
  
今天的重点是吴哥庙 (Angkor Wat)。清晨天没亮就起床。据说看吴哥的第一眼最好在清晨或是黄昏,这时的吴哥最美。这地方没出租车,也没公车,也没嘟嘟车,所谓交通工具就是路上拦一辆 motorbike,讲好价钱就可上路。Guesthouse 提供 motorbike 与司机,每人每天 6 美元。
清晨,天是黑的,空气是冷的,心是热的。吴哥在 Siem Reap 北方 7 公里,占地超过 160 平方公里,门票每天 20 美元,三天 40 美元,7 天 60 美元。我们在一个有护城河的大庙前停下,踩著由巨大石头铺成的路面前进。对吴哥庙 Angkor Wat 的第一印象是 awesome、风霜、历史 (1131-1150 AD)、设计完整。池塘边已有些许人等著拍摄吴哥庙的倒影与日出,庙看起来像 silhouette,是全黑的。接著我迫不及待地往庙的正中央冲去,走半天才到中央祭坛,大约半公里。
  
吴哥庙的护城河外围种总长 5 公里多,除掉护城河吴哥庙的外墙长宽各约 1 公里,所以城内约 1 平方公里。吴哥庙的特色是,从远方看去有 5 个玉米式的高塔,是柬国的表徵。
  
克米尔 Khmer 式的庙几乎都有印度神话故事的影子,中间高塔象徵 Mountain Meru 是宇宙的中心众神的住所,五个高塔是 Mt Meru 的尖峰,城墙是世界的边缘,边边的护城河代表外围的海洋。我对印度神话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克米尔式的庙几乎都是前后左右对称像,中东地毯一样。吴哥庙可能是人类建造的最巨大的宗教建筑哦!因为埃及的金字塔是坟墓。
  
接下来到围城 Angkor Thom (Great City) (1181-1218 AD),位于吴哥庙北方约 2 公里处。 Angkor Thom 是正方形的,四面各约 3 公里,所以城内约 9 平方公里,由 100 米宽的护城河, 8 米高的城墙围绕,东西南北面各有一城门,东面多一胜利之门 (Gate of Victory),共 5 个入口。 Angkor Thom 比任何一个中古欧洲的围城大,城内只更供王公贵族居住及宗教祭祀用,当时的平民是住在城外的。
  
进城后,约 1.5 公里,便到达 Angkor Thom 城正中心的 Bayon 庙。入庙中,有和尚递香过来要我拜拜。我向神祇说,希望柬国人民脱离苦难,过得快乐一点。其实他们虽然物资缺乏,搞不好比我们活在物资充裕世界的人快乐许多。
  
Bayon 庙的格局复杂拥挤,有上层下层,许多石头布满青苔。我像是个 SPP 的游客,深入每个角落,像在走迷宫一样。而 Jimmy 只是躺在石头上睡觉。 Bayon 的特色是庙的正中央有一 45 米高的石塔,石上东西南北向各有一佛像头,四周散布著 51 座较小塔,每一个塔的东西南北向也各有一佛像头,佛像恬静安详,人称 吴哥的微笑 。有人说,到了 Bayon 感觉所有的佛像都在对他微笑。我们到 Bayon 时太阳已高高升起,毫无神秘感可言,只觉得身置于无数巨大的发霉头像之间。
  
Bayon 就是残旧,北面有许多大石散落柬国接受法国及日本的金援,工匠正挥汗构筑 Bayon 昔日的辉煌。
  
我们在 Angkor Thom 内闲逛,登上一座小庙,我在上头看树林、沉思、呼吸, Jimmy在下头睡觉、喂蚊子,各人以不同的方式感受吴哥。
  
约莫 11 点钟回 Guesthouse 吃饭、洗澡、睡觉。在这湿热的天气下每天至少要洗 2 次澡。醒来,Jimmy 带我去市场找电池,因为我照相机的电池在 Bayon 没电了。后来在大街上的照相馆买到了。我还买了两个柚子。
  
下午 3 点,我们又回到吴哥庙看夕阳。这时游客多了起来,不似清晨冷清神秘。有游客、小贩、乞丐、牛群,非常热闹。有个小孩一直尾随缠著我要我买明信片,我坚持非 2 块美金两套不买。下午点 5 以后进入吴哥是免费的。今天是柬国雨季的最后一天,也是华人的中秋节,吴哥涌进了大批的柬国游客。
  
如果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毕生难以磨灭的景象,那我心中吴哥庙映著中秋橘色的大月亮就是。天还没黑,月亮悄悄出现在东方,吴哥庙的后方,淡橘色的,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她的存在。随著天色渐暗,橘色越浓。乘著 motorbike 与徐徐晚风,与月亮随行。这是我最难忘的中秋节。
  
今天来了一个英国人 Triston,他说他从 Poipet 到 Siem Reap 坐了一个大位子,真教人嫉妒死了。 Jimmy、Michael 与我一起玩牌 (另外一种牌)。我写明信片并分送柚子给隔桌的日本人。日本人自成一桌,不跟我们一起。据说有一个日本人已在这儿住了半年了。自我放逐吧!
  
再晚一点,坐在庭院的长板凳上,望著月亮,唱我的偶像苏轼的水调歌头。中秋,真教人容易抒发情感喔!
  
  
  DAY 6 Angkor II
  
七点半起床,看了 5 个庙。分别是 Preah Khan、Neak Pean、Ta Som、 Mebon (952AD)、Pre Rup (961AD)。感谢上帝,我还记得这些庙的名字。
其中 Preah Khan (Fortunate City of Victory) 格局完整,是早于 Angkor Thom 较小的围城,位于 Bayon 东北方 3.5 公里。城内荒烟漫草,绿树如荫。城正中央照样有座大庙,走在阴暗潮湿的长廊内,偶然洒下阳光与绿叶,好像印地安那琼斯在探险。 尽头,只见更多绿树阻挡去路。
  
Ta Som 是个矮庙,像个小小童话世界,石头散落一地,等待爱玩积木的人将它们归位。
  
Pre Rup 是个高庙,登高可以望远,只是得喘著气爬上去。
  
下午跟 Jimmy 出门。他去发 emails (计算机狂 ? ),我去换钱。这个国家大抵上使用两种货币,美金跟柬普寨 riel 。我们一路上都使用美金,到的 Siem Reap 的路上我还用 8 块泰铢买了 2 个橘子,还没真正拥有柬普寨 riel。我换了 10 块美金,汇率 1 USD=3860 riel。随后,乘 motorbike 去邮局寄明信片,每张需 2000 riel,跟北京一样贵。等我转一圈回来,终于轮到 Jimmy 使用计算机了。我去买新加坡产的泰山冬瓜茶喝。想不到吧!就跟我在布拉格 (Praha, Prague) 的超市看到伯朗咖啡一样,有家乡的感觉。
  
回 guesthouse,有个日本姑娘来 guesthouse 串门子。她家在日本是开寿司店的,来柬普寨玩时,认识了她老公。正在办手续,把她老公接回日本,她说,办一本柬普寨护照要美金 250 元,已经在近 Siem Reap 等了半年了,每天无所事事。
  
今天晚上吸大麻。不是我吸,是别人吸啦。又是一个无聊的晚上,无聊大夥就想作怪。 Jimmy 出去买回来一种泰国产的 rice whisky,闻起来不三不四的,颇为怪异。我们加冰块与可乐一起喝, Jimmy 知道我不喝酒,只倒了大约 1% 的 rice whisky 给我。后来临桌跟我们来的两个法国人在吸大麻,高瘦个儿那个法国人问 Jimmy 要不要吸, Jimmy 问我要不要吸。I said no。因为我有心跳每分钟 160 下的记录,不想像乌玛苏曼在电影 Pulp Fiction (黑色追缉令)里面一样流鼻血、失态。几口大麻吸下来,Jimmy 跟 Michael 都变得很沉默。我拼命追问 Michael 是什么感觉,想必他俩的情绪正在快速地澎湃起伏。
  
  
  DAY 7 Angkor III
  
今天去看 Angkor Thom 东边的庙群,我已经有点眼花撩乱了。好在每座庙各有特色,足以让人印象深刻。
在 Thommanom 跟一个小女孩拍了张照片。
  
Ta Keo高耸陡峭,台阶的高度与宽度不成比例,我像狗一样,用四肢攀爬上去,再用四肢攀著阶梯,倒退下楼,气喘如牛。在这里本姑娘终于要献身(X)现身了。因为被阶梯折磨得半死,特拍此照留念。
  
我、Jimmy 与 Michael 几乎都同意, Ta Prohm (1186 AD) 是我们的最爱。 Ta Prohm 是正港的失落于丛林中的庙,百年老树与千年老石头交互缠绕,难分难舍,是爱是恨,我们也不清楚。总之,Ta Prohm 给人一种苍凉、失落、与 romantic 的感觉。
  
Banteay Kdei 跟 Ta Som 一样矮,格局却大得多。庙内随处可见警告标示,似乎随时要倒塌,我得迅速通过。在这儿我反而能静下心来拍摄美美的这一张照片反了,请侧著头看,阴影在上面。
  
出来庙口遇到 Michael,他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 一次没买票偷渡进入吴哥 ; 跑到 Roluos Group 去,看比吴哥早期的庙 ; 去看 Floating Village ; 每天吃 800 Riel 的三明治。他没有 guide books,只带著一张 Nelles 的地图,道听途说,他遇到的人就是他的 guide books。他去年圣诞节时来亚洲,预计圣诞节时回欧洲。我只能说,当男人真好,享有比女人更多的自由。
  
从 Banteay Kdei 的东方庙口出来,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长方形人工池塘 Srah Srang,是做宗教仪式净身用的。有许多小孩围著我们兜售纪念品, Michael 买件 T Shirt 讨价还价将近一小时,我看上了一个蛇皮做的小鼓。
  
下午睡午觉,被大雨给吵醒。奇怪,雨季不是过去了吗 ? 还好本人装备齐全,雨伞都带来了。我还有 500 cc 的欧护 Off,10 块钱泰铢的五塔油防蚊。只得在院子里看雨。东南亚的雨季,过午,会来个大雷雨,雨声震天响,如万鼓齐鸣,一切活动皆停止。等到雨过后,市井喧嚣回复原状,不著痕迹。
  
雨后,已经五点,我们回到吴哥登高望远。 Bakheng 是个小丘,位于 Angkor Wat 的西北方,Angkor Thom 的南方。说也奇怪,攀爬的坡没有阶梯,只有岩石树根与泥土,山顶上却盖了一座庙。四面八方 一望无际,远方的 Angkor Wat 只剩一丁点儿,更远方的大湖 (不是 Tonle Sap ) 都看得见。就是这片郁郁葱葱的绿吸引我来 Angkor 的吧!没有这片树林,就衬托不出吴哥的历史。如果吴哥住满了人,就没有神秘感了。我相中一个高点,请求盘踞上面的人让我上去,他是个纽西兰人,说很少见到台湾的旅人。
  
可能是下午下的雨太大,晚上竟然停电了。前些日子在北京的前门大街也经历了停电,这真是个奇特的经验。我跟 Jimmy 都不想在 Guesthouse 用餐,便向 Michael 借了的超小型的手电筒,到外头觅食。街上还算亮,我们找了一家颇为像样餐厅,吃了一顿道地的高棉餐,狠狠的花了 9 美元。有一种很酸的海鲜汤,汤里的小虾带壳。柬埔寨人也和越南人一样,吃孵了一半的蛋,内含羽毛。我当然不敢吃。
  
  
  DAY 8 Siem Reap - 金边 Phnom Penh
  
坐船到首都金边 (Phnom Penh)。没人叫我们起床, 5:45 赶忙去敲 Jimmy 与 Michael 的门, 6 点有车来接我们去搭船。我们坐在车后面放行李处,一路上看到许多当地人住的高架房子,还有绿油油的田与树,像是电影前进高棉里面的景象。接近湖边有许多架在水上的房子,房子是开放式的,大约只有一坪大,放著枕头与被子想必是多功能的住屋。
车上有位在金边出生的潮州阿婆,到 Siem Reap 来看她女儿,会讲一点点华语她,跟我说今年的雨水少,湖面低,所以船停在远一点的岸边。今年 Tonle Sap 的鱼儿较少,鱼儿较贵。
  
岸边有许多小贩卖吃的非常热闹。上船前我买了油条和水当早餐。船是 80 人座的马来西亚籍快艇快艇, Michael 测得时速 56 公里。因为我邻座的阿婆带了一个小孩,她希望有大一点的空间,加上船舱后面的冷气特强,我大部份的时间都待在船头的甲板上。强风呼呼吹著,无法戴上帽子, 4 个多小时下来,我的脸变了一个颜色。一黑遮不了三丑,唉! 在甲板上有一个船员来跟我搭讪,和其他人一样,他也认为我是日本人。我问他月薪多少,他说 120,000 riel (约 30 美元),我们的船票每人就花了 25 美元,若是只搭船,不含 Guesthouse 到岸边的接送,外国人要 80,000 riel,当地人只要 40,000 riel。
  
Tonle Sap 是一个有趣的内陆淡水湖,号称亚洲的天然奇景。简而言之,Tonle Sap 是一个伸缩湖,雨季来临时,湄公河的水会从 Tonle Sap 河逆流到 Tonle Sap 湖,这时 Tonle Sap 最大可占柬国国土七分之一,乾季来临时,湖水流向湄公河,湖的面积可缩成雨季时的五分之一。
  
由 Tonle Sap 湖进入 Tonle Sap 河,延著河道,偶然遇到撑著小船的人家,大船与小船的人互打招呼,很是新鲜。沿著河岸还有许多高架屋,我会想起地雷的事,他们的家附近会有多少地雷 ?  
  
船一靠岸,便有许多 motorbike 在揽客。他们决定住到 Capitol 。到 Capitol 只要 1 美元。路上的景象让我对这个城市失望透了,可能是经过战争的洗礼,建筑显得旧旧的。照样没有公车、出租车,只有 motorbike 与三轮车。我在的房间是 4 美元,有浴室、蚊帐、电扇、小桌子,没有奇怪的虫虫。
  
下午去看 Silver Pagoda 庙,外观与泰国的庙类似,我们都没有什么兴趣看。庙里面金碧辉煌,地板由 5329 片银片组成,每片 1.1 公斤,总共 6 吨重。有一尊翠绿的佛像及一尊 90 公斤重镶有 9584 颗钻石的金身佛像。大马路上有一些法国殖民时期的建筑,赏心悦目。
  
晚上偕同 Michael 去 FCC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FCC 是一栋殖民地时期的建筑改成的餐厅,挑高很高,灯光昏黄,家俱古典,里头大部份都是西方人,像是电影印度支那 (Indochine),远离非洲 (Out of Africa),及英伦情人 (English Patient) 里面的场景。我叫了一个现做的炭烤 pizza,材料及做法都很道地,有八分像义大利的 pizza。我们在台湾吃的 pizza,大概只有五分像,可称之为美国 pizza 或是面包。 Jimmy 跟 Michael 去打撞球,我没事就拍了几张照片,或是看外面乌漆妈黑的Tonle Sap River。
  
  
  DAY 9 金边 II
  
今天接受震撼教育。
吃过早餐 (热的法国面包和橘色热奶茶),乘 motorbike 到 PP 南边 9 公里的所谓杀戮战场 Killing Fields of Choeung Ek,就是 Extermination Camp,来回 12,000 riel。缴入场费 ( 2 美元或 10,000 Riel ),签个名,进去只见一栋高棉式的纪念建筑。透过玻璃,看见里面一层一层的木板上放满了人头骨。接著回市区里的学校。这里从前是学校,后来是集中营,现在是 Tuol Sleng Museum (或 Museum of Genocide, 2 美元 ),一间间的教室展示著刑囚工具,或是红砖堆砌成的监牢,或是四面布满照片的墙,有无数张无辜等死的脸孔向你凝望。外头阳光灿烂,教室里却异常寒冷。 1975-1978 年间,奉毛泽东为偶像的波帕 Pol Pot 在位期间,残害了 1,700,000 位同胞 (一说 2,000,000 人)。
  
下午四处乱逛,首都的马路 很多都是这样子的。竟逛到了中央市场 Central Market,是一个有圆顶的圆形大建筑。这地方没有百货公司、购物商场,只有市集。这里主要卖衣服、家用品、饰品。外头有个小贩卖炸蜘蛛、炸蛹,还有炸螳螂,我没有勇气尝试。很多街上的小摊是这样子的。
  
Jimmy 看了 Michael 买的佛像,也想去买一尊送他兄弟,听 Michael 天花乱?讲了一大串,我们还是搞不懂在那儿买,就随便搭上 motorbike 往城西去,竟到了一个大型佛像的雕刻场。后来下起大雨来,阴错阳差跑到一座老庙避雨,见到许多小孩那儿踢足球、玩耍,拍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回到 Guesthouse 后,我到 Capitol 附近晃晃,竟找到了 Michael 吹说多好喝又多好喝 (台语说法) 的甘蔗汁加柳橙汁。其实它的做法是,新鲜甘蔗汁加上几滴泰国的那种小橘子,入口清凉透心扉,真是人间美味。
  
一到晚上 Jimmy 又蠢蠢欲动了,邀 Michael 一齐到他白天看上的一家在 Central Market 附近的 Kiwi bar。 Kiwi bar 是纽西兰人开的 bar,若是 Aussie bar 就是澳洲人开的。此时此刻,我又跟两个危险人物处在一起。他们两喝长岛冰茶 Long Island Iced Tea,我喝 Vodka。 Michael 一直嘲弄我,问我杯中的 Vodka 味道如何 ? 其实我喝的是 7 Up。相较于他们,我真是保守得出污泥而不染。
  
  
  国庆日 庆祝平安归来
  
我的飞机是下午起飞的,早上想到附近的 O Rossei (Russian Market) 看看有没有古董。 Jimmy 与 Michael 都跟来了。没找到古董,倒是见识到另一个市集。里面是棋盘式的,不见天日,里头几乎什么都卖,就没看到古董。走到了邻近的菜市场,竟下起大雨来了。无法动弹,只好站在菜市场里看人,也给人家看。
冒雨走到路上一家卖旧冷气的商店外头避雨,里面的小姐与我们素未谋面,语言不通,竟拿出三张椅子,有高有低,各式各样,请我们坐下。 Michael 跑到对面的商店,问瓦斯炉的价钱,想带一个回欧洲。原来他的家是个 Trailer,可四处移动,有个瓦斯炉倒是好用。
  
终于要离开柬普寨了。在 Capitol 前跟 Jimmy 说再见,搭 motorbike 到机场,再搭 Thai Airways 到 BKK。金边的机场税索费 20 美元,非常贵。过海关时,海关人员向我要
" 5 dollars. "
" For what? "
" Coffee."
我不甩他就走。
  
当我踏上 Sukhumvit Road,一股想回柬普寨的冲动袭来。比起柬普寨,曼谷如同水泥森林,物质又功利。难怪 Jimmy 与 Michael 都很讨厌曼谷。我游魂似的在曼谷晃了半天,没有 shopping 的欲望。
  
  
  DAY 11  
  
搭 CI-066 回 TPE。带回蛇皮鼓、两罐茶叶和记忆。  
  
  
  后记  
  
Jimmy 与 Michael 结伴搭车到南方施亚努港 Sihanoukville,就是台塑( 委托 )倾倒汞污泥的港口。他俩在 Sihanoukville 遇到 Triston。Triston 很是凄惨,在异乡得了 malaria。 Jimmy 与 Michael 又一同搭船经由海陆入境泰国。
Jimmy 隔年又去了 Laos 老挝。  
  
  
  链接  
  
Angkor 空中卫星鸟瞰图 图中大正方形是 Angkor Thom,小正方形是 Angkor Wat。
旅游书上还没有的地方Beng Mealey  
  
Andy Brouwer's Cambodia Tales
  
推荐书籍:
  
     
  
Lonely Planet Cambodia (Cambodia, 3rd Ed)非常实用的旅游手册
  
Insight Compact Guide Cambodia印刷精美的旅游小册
  
Khmer : The Lost Empire of Cambodia介绍克米尔历史和吴哥及其前后时期的建筑与雕刻
  
First They Killed My Father : A Daughter of Cambodia Remembers 波帕 Pol Pot 在位期间,共产体制实验下的人间炼狱。  
  
Off the Rails in Phnom Penh: Into the Dark Heart of Guns, Girls, and Ganja  
  
A Fortune-Teller Told Me : Earthbound Travels in the Far East德国杂志社外派东南亚的义大利籍记者在东南亚各国的算命旅游故事。
  
我姊的网站
  
  

----------------------------------------
我可以告诉你:我年轻的时候真的是很漂亮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43067,0,0,1.html
BLOG: http://www.huangguo.com

 
旧帖 2002-10-18 16:41:57
Post #2
回复: 【东南亚】一个台湾MM的柬普寨游记 转
 
笑君 离线 笑君 黄果:祝贺你升任本版斑竹!
我已从亚丁回来,现在成都休整,明天返深。

----------------------------------------
笑傲江湖——君子志在只争朝夕!//
笑君相册:http://photo.163.com/openalbum.php?username=xiaojun.t

 
旧帖 2002-10-18 17:14:02
Post #3
回复: 回复: 【东南亚】一个台湾MM的柬普寨游记 转
 
黄果 离线 黄果
笑君 wrote:
黄果:祝贺你升任本版斑竹!
我已从亚丁回来,现在成都休整,明天返深。

  
真羡慕你,能出去玩这么多天,周六来参加我们活动吧?晚上在毛家饭店吃饭,也看看你的照片。另外,我看你跟这个贴是别有用心。
  
严重申请,这个台湾MM不是我女朋友。

----------------------------------------
我可以告诉你:我年轻的时候真的是很漂亮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43067,0,0,1.html
BLOG: http://www.huangguo.com

 
« Prev1Next »
转帖分享
» 论坛 » 异域之旅 » 【东南亚】一个台湾MM的柬普寨游记 转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