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异域之旅 / 深圳 » 论坛 » 异域之旅 » 環遊尋美拾遺錄卷一之环球旅行记 114
旧帖 2018-02-27 22:54:24
Post #76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53回:奶霸恒天然合作社,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原创图文(本文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20170219早上七点多起床,看到电脑桌旁边居然还有一款非常老式的苹果电器(iPod),勾起了我在三洋工作的岁月。下楼又看到罗根躺在沙发上玩电脑游戏,他精力真好,我去厨房将昨天剩下的土豆猪肉和甜菜根加热,配上牛奶,


我们将微波炉里加热过的食物拿出来吃了一个营养早餐,尔后鸢将洗碗机内的碗碟拿出来,我则独自走到外面喂猪和羊驼,后来我返回阁楼上厕所,下楼时看到菲利普一家四口居然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菲利普拿出电脑来核算我们之前移过的羊毛重量,我则与鸢轮流在室外清扫落叶,之后菲利普带着我们去大工具房整理了几十袋不同类型的羊毛,那个大工具房有一百多平方米,高五米多,是铁皮屋顶,



但四周有些破损,下雨时都会有雨水渗透到屋内,大工具房内摆放着一些旧的柜子,上面还画着莎霞和罗根以前的任务说明,各种工具胡乱摆放着,说明已经很久没有人整理了,羊毛都堆放着一排大桌板上面,防止受潮,


 
我们先用两个装过紫花苜蓿干草的大袋子将羊驼颈部和腿部的毛装在一起,又拿出近十个新的白色袋子按羊毛的等级分穿剩下的羊驼背部的羊毛,最后有带子封住,这个工作需要三个人来完成,每次都是菲利普拿着大袋子,



我则将装在旧袋子里的羊毛腾出来,再塞入新袋子内,菲利普会拼命按压羊毛,鸢在旁边折叠旧袋子,我们将所有的羊毛装好之后搁在工具房摆好,以方便太平洋羊驼公司的工作人员开车过来收走,其实当地的产业非常发达了,


 
农场负责提供羊毛,有专门的公司负责收购,就跟恒天然到农场收集牛奶一样。说到这里我就要提一下我非常钦佩的标杆企业恒天然,它比国内那些恶心的工行中石油化等靠垄断暴利起家的公司不同,



恒天然其性质原是一家合作社,总部位于新西兰奥克兰。恒天然集团由当时新西兰最大的两家乳品公司和新西兰乳品局合并而成,是新西兰当地最大的公司,它年销售额达几百亿美元,
 

是新西兰国内最大的公司,恒天然集团是全球最大的乳制品出口商,它一家公司就生产出全球33%的奶制品, 简直就是奶霸。恒天然采用合作社模式,由约一万多名新西兰奶农共同拥有,奶农向恒天然提供牛奶。供奶的奶牛就有约四百万头,每个牧场平均养牛376头,每年约产出乳固体12.3万公斤。新西兰的奶牛约一半为荷斯坦奶牛,娟姗奶牛也是常见的品种。
 

北岛的怀卡多和塔拉纳基成为著名的奶牛养殖区已经一百多年。恒天然拥有由400多辆奶罐车组成的运输队,每年的运奶量约140亿升。在新西兰的高峰季节每天的运奶量约七千万升。每年的行程为七千万公里。恒天然也是新西兰最大的企业,占新西兰出口总额的25%,出口约85%的新西兰牛奶。
 

在塔拉纳基建有全球最大的乳制品加工厂华勒亚,全球员工总数16000名,年加工二百亿升牛奶,产品销往一百多个国家。六年前营业收入就已经达到二百亿新西兰元。恒天然集团注重品质、创新以及研发。



公司位于新西兰的乳品研究所,是世界最为先进的乳品研究机构之一,致力于提高业界对于牧场到终用户的各个环节的乳制品知识,促进乳制品行业的健康发展。公司在全球包括新西兰、德国、墨西哥及澳大利亚设立了七个区域科研中心,进行相关产品研发。
 

恒天然致力于发展有机产品已有四年时间,到目前为止公司下属的有机牧场已超过30个,有七千头奶牛已经通过有机认证,另有四千头奶牛正处于转化期,每年可供应有机牛奶两千万升。恒天然能向全球客户提供包括奶粉、油脂、蛋白以及干酪四大类在内的十几种有机原料,满足客户多种不同的功能及应用需求。
 

新西兰的乳业可以追溯到1814年,当时传教士塞缪尔马斯登买了一头公牛和两头母牛运到新西兰。得天独厚的温带气候条件使得乳业稳步发展。第一个合作社性质的奶酪公司于1871年在奥塔戈半岛成立。跟其它合作社一样,其成立的目的也是为了资源整合。到20世纪初,新西兰大多数乳品厂都采取合作社模式。到19世纪30年代合作社总量超过400家。这说明一个道理,那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恒天然从一公两母三头牛起家,现在居然超越达能集团成为世界最大的乳品公司,其成功令人鼓舞。
 

我们三人在整理羊毛时,期间喀秋莎开车将莎霞送出门了,我们将昨天罗根遗忘在外面的高压水枪机器拿进工具房,然后我们带上手套上了菲利普的越野车,直接开车到女邻居家,也就是那个凡仔他妈家,我们下车后一条黑狗冲了出来,菲利普将狗支开,那个农场的主人外出了,菲利普又上车,将汽车倒车到后院,然后他组织我俩开始将几十块边长达50厘米的水泥方板搬到拖车上,
 

再运回到工具房旁边的空地上垒叠起来,非常累人的工作,我们忙完之后就返回阁楼洗脸,下楼后我们去厨房准备午餐,这次不想折腾了,直接用面包裹奶酪,涂上黄油,放了一些蔬菜就将就吃了起来,吃完午餐后我们等两个小孩回家,但后来又开始下雨了,我以为下午的集体活动会取消的,结果等喀秋莎和莎霞返回别墅之后,我们还是决定出发了,
 

我们六人挤上了一辆越野车,经过华人经营的加油站时,菲利普条件反射似地下车习惯性地买了一瓶可乐,他一边开车一边喝可乐,喀秋莎坐在旁边不停提醒菲利普不要单手握方向盘,但菲利普根本就不听喀秋莎的话,此时喀秋莎又突然说她忘记带太阳镜了,菲利普只好又调头,将车开返回别墅,


 
喀秋莎开门下车之后就冲进雨中,结果菲利普冲喀秋莎吼着叫她关好车门,她很不情愿地转身关上门,然后再跑进房间拿上墨镜,她返回上了车之后我们又继续出发,接近大海时居然雨停了,原来农场的气候与海边是不同的,罗根坐在最后面,他不停提问,菲利普和喀秋莎的矛盾极多,互相看对方不顺眼,莎霞穿着短裤坐在我与鸢中间,她对父母吵架也只很无奈,
 

汽车行驶半小时之后经过奥雷瓦后到达了不远处的海滨公园,停车之后一家人先走进丛林,途中经过一处老房子,二层的木屋是当地的古建筑,走进去参观要缴费,木屋除了烟囱是砖砌的之外,其它都是实木所建,后面就是森林了,



我们往右转走小径到丛林,看到一个二米多高的毛利雕塑,我们一行人开始爬山,这个地方叫温德霍尔姆地区公园,我们沿文物径向上走,
 

这个树林中也有贝壳杉,我们走进郊野公园,看到路口摆着很多清洁剂,莎霞拿着清洁剂帮我们的鞋底消毒,如果爱护山野资源,真的让我们中国和印度人汗颜啊!何时亚洲人能如果爱惜自己的脚下的那片土地?


我们沿着木栈道往山上爬,莎霞,罗根和菲利普一马当先地走在前面,我与鸢则跟喀秋莎一起在外面慢慢走,我俩都背了背包带了饮用水,而喀秋莎一家人是空手上山的,什么都没有拿,后来喀秋莎口渴时还是我们给她水喝的,偶尔还下了小雨,但大部分时间非常酷热,
 

这是一条半小时的步道,将豪拉基湾的景色一网打尽,天气晴好的时候甚至可以看到科罗曼德半岛。我们先走到第一个观景台那里,在围栏旁边还有草场,之后继续爬山,又到达另外一处观景台,可以眺望远处的沙滩和大海,这里以前住着毛利人,以捕鱼为生,之后莎霞和罗根冲在前面,我与鸢走在中间,
 

而喀秋莎和菲利普夫妇俩一言不发地冷漠地跟在外面,似乎夫妻俩已经有隔阂了。我们经过一株非常大的贝壳杉,参观完毕继续前进,两个小孩一直在前面奔跑,我们好不容易追上他们,之后我们一起坐在山边休息,莎霞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裸肩上衣,上面写着一句话:放心去做!从这里也可以眺望远处的大海,风景优美,河流与大海交汇的地方聚集了很多游泳的人,远处还有一些海岛,


 
等到了喀秋莎夫妇俩之后,我们又继续前进,下山之后我们一起去湖边游泳,一群男青年轮流爬上湖边的一株大树上练习跳水,罗根也跟着爬上近八米高的树丫处,然后他居然以后空翻的姿势跳进水里,菲利普非但没有劝阻,还鼓励儿子却冒险,这是与中国完全不同的教育文化了。


 
我们跟着菲利普走到河边的树丛中,菲利普随意将车钥匙和毯子挂在河边的树枝上,然后大家陆续下水了,莎霞看到我脱掉长裤就开始笑了起来,喀秋莎叫莎霞不要发笑,原来我穿的旧泳裤太紧绷了,而本地男人都是穿上泳裤之后再套上非常宽松的四角裤,莎霞虽然才13岁,但她穿上性感比基尼泳衣时已经显现出少女凹凸的优美曲线了,她胆子也很大,在河边一个非常高的树桩上玩跳水,鸢都不敢跳,
 

我们沿着河道一直游到海边,期间莎霞与罗根极为兴奋地玩起了潜水,不停嬉闹,莎霞有几次还潜入水里抓我和鸢的大腿,企图吓唬我们,她的水性还真好,莎霞跳水的姿势非常优美,她落水后会潜入河底直接抓住我的脚踝,企图将我拽进水里,我推开她之后,莎霞又潜到鸢后面捉弄她,只能说莎霞现在处于童心未泯的少女时期,之后莎霞开始跟弟弟打水仗,最后罗根还兴奋地跑到岸边练习后空翻,


 
看来父母经常带小孩出来游泳是非常好的运动。不久我们从海里起来,上岸拿到毯子就往停车场走,结果上车之后汽车无法启动了,喀秋莎就开始骂菲利普太粗心了,



原来大意的菲利普停车之后没有将档位挂到停车位置,又没有关闭音响,导致汽车运行到电池消耗完了,无法打火启动,之后菲利普发现旁边停着一辆轿车,正好二位年轻人正要离开,菲利普找他俩帮忙,年轻人将汽车行驶到靠进越野车头的地方,
 

然后菲利普打开两辆汽车的引擎盖,再从车尾箱拿出电线,最后菲利普将正负二根线连接到两车的电瓶处,然后喀秋莎坐在驾驶室打火启动成功,我们也是虚惊一场了。我们六人上车之后,



喀秋莎继续骂菲利普太粗心,并表示要自己开车,其实人的本性是改不了的,喀秋莎和菲利普生活了几十年,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不久我们又驱车到达了普霍伊山谷的咖啡芝士商店,这个店位于公路旁边,也是跟团游客光顾的地方,


 
我们走进店内参观,里面出售各种芝士奶酪和冰淇淋,我们品尝了一些奶酪,然后菲利普问鸢要不要吃冰淇淋,结果她客套了一句说不吃,最终菲利普一家四口各买了一个冰淇淋坐在桌子上吃,就是没有替我们俩个购买,西方人就是这么直接啊,未避免尴尬,我俩就在餐厅周围逛了一会,不过话说过来,对亚洲人来说,冰淇淋吃多了真没有什么益处,咱也不贪便宜。
 

因为刚才游泳时海盐粘在我的眼镜上,我忙去洗手间清洗镜片,出来时跟喀秋莎一家人上了汽车,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就到达农场,我们进屋就上楼轮流洗澡,休息到六点半下楼,菲利普琼斯父子俩在看球赛,喀秋莎和莎霞母女俩在厨房准备晚餐,很快食物准备好了,一家人站在沙发上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吃完饭鸢去洗澡,我去扫地,之后喀秋莎送了我一顶崭新的几维帽子,
 

站在旁边的罗根看到之后非常嫉妒,他心想他妈居然更喜欢我们,而经常责骂他。后来我与鸢一起到外面喂猪,返回时碰到莎霞正在将泳池盖住,然后她去刷牙,我走到客厅,看到喀秋莎跟罗根在吵架,其实都是小事,因为罗根趴在地毯上玩游戏,挡住喀秋莎看电视了,结果喀秋莎叫儿子起身好好坐在沙发上,叫了几遍罗根都不搭理,喀秋莎转头对菲利普说他儿子压根都不听话了,
 

菲利普忙冲罗根吼了几句,那小子才老老实实地起身坐在沙发上,我与鸢只好回避这种父母教育子女的场合了,我最近发现外面天台上每天落下很多蝉,这里的蝉比国内要小很多,我上楼玩手机,国内的朋友说我在国外跟当地人生活那么久,将来回国之后会不会不习惯,之后我又看了杜蕾斯收购美赞臣的新闻,看到鸢躺到床上学习英语了,之后她在床后的书柜里又翻出很多儿童书籍,多是莎霞的爷爷奶奶以前送给她的。我们看了一会书就睡觉了。
 

Jumbo Huang Sword: Phalipe worked for PCJ Limited which belong to Pacific Alpacas, it's sNagon was Luxury for generation, Pacific Alpacas is one of the largest alpaca fibre pool collectors in all of New Zealand. Our company prides itself with focusing on buying alpaca fibre from local growers who are in need of a market. After the fibre is collected it is then sorted, scoured, and eventually sold to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buyers;
 
helping achieve Pacific Alpacas’ mission to strengthen the market and increase the demand for New Zealand alpaca fibre. In addition to operating as a successful fibre pool for growers, Pacific Alpacas also sells the highest quality 100% New Zealand alpaca fibre heirloom duvets and blankets. In the afternoon we drove to Mahurangi Regional Park, passed by a heritage wooden villa, and we hiked to along Maungatauhoro Heritage Trail, we went to the platform to view the beach, and later we came down to the river and swam with Shasxa, Nagon and Chatrane, after two hours we drove to Puhoi Valley Cafe Cheese Store.
 

 The Mahurangi River is a tidal estuary in northern New Zealand that widens into the Mahurangi Harbour before opening into the outer Hauraki Gulf. The Mahurangi Harbour is accessible by all craft and is a sheltered anchorage in all weathers with many small bays and islands. The river itself is extremely tidal and ranges in depth from below approximately 50 centimetres at the channel entrance to approximately 150 centimetres (59 in) (MLW) further upstream. At high water the river is accessible by larger craft.
 

Wenderholm Regional Park is the first regional park of the Auckland Region, New Zealand. Situated between the estuaries of the Puhoi River and the Waiwera River, on the east coast of New Zealand's North Island, the park features a homestead known as Couldrey House, and a carved pouwhenua. Puhoi is a settlement located approximately 50 km north of Auckland, New Zealand on the banks of the Puhoi River. It was settled by Europeans on 29 June 1863 by a group of German-speaking migrants from Staab (modern Stod) in Bohemia, now a province of the Czech Republic,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Captain Martin Krippner. This has given it the appellation of "Bohemian Settlement". Altogether three batches of migrants arrived between 1863 and 1866.
 
 

第54回:全球视野丰富人生,低调做事无为而治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1 21:18:19
Post #77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54回:全球视野丰富人生,低调做事无为而治(上)

 
20170220早上起床后下楼,看到少女莎霞穿着校裙在厨房收拾洗衣机里的碗碟,她还是比罗根听话懂事多了,姐弟俩在上学之前都要自己打包午餐盒,无非就是面包和苹果,姐弟俩拿上午餐盒就飞奔上了别墅外的汽车,等他们一走,我与鸢就开始做早餐吃喝牛奶,罗根从小就只能用嘴呼吸,不能用鼻子呼吸,就是睡觉也是张着嘴,如果罗根将来要参加运动会等剧烈运动,单纯依靠嘴呼吸是有麻烦的,


 
我记得我小时也是喜欢用嘴吸吮,后来兄长经常强行捂住我的嘴巴,强迫我改用鼻子呼吸,我也是改了几年才纠正过来,但罗根的情况比我严重,他是要依靠手术才能打通鼻子的呼吸功能,而且必须要排队四个月以上等候医院安排的保险可以报销的手术。
 

我们吃完早餐后喀秋莎叫我去抱一捆黄色电线过来,然后她接通水管,开始叫我用高压清洗机清洗别墅四周的水泥地板和砖道,我特意叫我穿上非常厚实的工作裤和劳保服,还额外穿上长筒胶鞋,然后我才开始全副武装的走到外面开始工作,我使用的是力奇先进轮式拖动式高压冷水清冼机,直立式紧凑型设计,黄铜泵头,防腐耐用,有高品质不锈钢柱塞,坚固可靠,
 

具有人体工程学配件系统,减轻工作压力,还有清洁剂混入系统和可卸式清洁剂箱,这个拖动式高压清冼机动力强劲、持久耐用,我将高压水枪对准我从国内带过来的绿色铝壶冲刷了几秒钟,结果发现铝壶外层的油漆很快就被水枪冲刷掉了!如果我不小心将高压水枪对准涂了油漆的木板冲刷,很快就会将木板的油漆冲掉,


 
这就是为什么喀秋莎叫我穿成全副武装的原因,而且我还戴上了眼镜和帽子,因为我在用高压水枪冲洗水泥地板上的顽固污染物时,激射出来的水注会四溅开来,导致我浑身都会湿透。刚开始我以为这个活很简单,但尝试了半小时之后,才发现是个重体力活,因为我必须保持一个姿势来握住高压水枪,同时要经常调整引水管和电线,


 
有时候水管会因为高压的原因而脱节,导致我不得不停工,所以高压清冼机的质量是非常好,但其高压软管是易耗品,如果使用太久就会松脱,导致我不得不握紧高压水枪与软管的接口才能正常工作,这无疑加重了我的工作负荷。我单纯冲洗水泥地板就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而鸢在些期间则去喂猪和清理大工具房,


 
外面阳光明媚,我继续使用高压清冼机绕着木屋外围清理水泥地和周围的石墩,这款产品是属于丹麦力奇先进旗下的清洁设备,这个公司拥有洗地机、扫地机、高压清洗机、工业吸尘器等产品。我今天使用的这款冷水高压清洗机有独特的大脚轮设计,可以方便的移动,150公斤每平方厘米的压力可以很容易的洗除物体表面附着的油污等。这个机器的特性很多,功率是3.5千瓦,泵转速2800转每分钟,


 
电线长5米多,高压软管长10米,尽管如此,我依然要多次更换进水管,进水温度为60摄氏度以下,不需辅助设备,直接连接水源即可达到额定压力150公斤,清洗强度很大,而且机器只有一米多高,轻巧的整机设计使得设备容易转移存放,适合商用、家用、工业用途等。丹麦力奇先进系列移动冷水高压清洗机可为广泛的应用场合提供协助。



其工程技术和质量确保该系列产品具有值得用户信赖的紧凑、坚固、符合人体工学和创新等特色。因为我以前在丹麦马士基工作过,所以我很喜欢丹麦公司人性化的管理和尊重诚信的文化,
 

以前在国企工作,那种形式主义泛滥,全是拍马屁的奴才同事,干活都是专注过程,全不注重结果,人际关系极为复杂,而欧美公司就简单很多,专注做事就可以了,所以我很喜欢通过研究丹麦公司的成长过程,进而反思国企的改革思路。
 

力奇先进公司成立于1906年,是世界上最大的专业清洁设备制造商,公司总部设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在中国、德国、丹麦、匈牙利、意大利和美国等地均设有工厂。分布于31个国家的销售公司和62个国家的分销商负责销售和售后服务。公司在全球共有五千多名员工。公司的主要产品为工业和商用清洁设备及专业高压清洗设备,也为普通家庭制造吸尘器和高压清洗设备。丹麦力奇由年轻的丹麦工程师非思科于1906年创立。 对知识,以及创建国际化公司,发挥技术潜能的渴望驱使非思科创建这项业务。1910年,
 

非思科为自己的首部吸尘器申请了专利,使用的名称是该公司的电报地址,改地址源自于两位所有者的名字组合,这就是欧洲的第一部电动吸尘器。对很多需要自己清扫地板的人来说,电动家用吸尘器的发明使生活轻松了很多,力奇吸尘器在国内外都掀起巨大需求。非思科很快意识到,因为丹麦市场有限,需要妥善规划出口市场,这也是他早在1911年就已实现的。同年,出口份额已占据总产量的一半。
 

 1954年,力奇吸尘器的总产量已突破百万大关。 这些产品中的大部分仍在继续使用,充分说明了它们过硬的质量。1919年,力奇增加了摩托车产品线。 此次推出的摩托车是为应对一战时期家电业的不景气;幸运的是,吸尘器的生产和销售逐渐恢复,在20世纪40年代,力奇开发了第一部工业吸尘器。 随后的50年代第一部清洗机擦干机诞生,20世纪60年代第一部湿干吸尘器问世。


现在的情况比起60年代好了很多,摩托车生产已经淡出,完全专注于清洁设备。20世纪50年代,产品线增加了清洗机擦干机,成为力奇决心以其创新精神再次震撼市场的又一例证。 起初该设备只面向出口市场销售。 实际上已准备多年,只是其生产所需的原材料才刚刚到位。20世纪80年代末期,公司通过众多收购活动,在随后数十年的行业整合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力奇家族的规模变得越来越大,产品组合也是如此。随着很多新成员的加入,力奇扩充了产品线,加入全部有潜力的地板清洁设备、吸尘器和高压清洗机,
 

增加技能和知识,为持续产品开发积累了经验和知识。其实公司的成功与个人的成功是很相似的,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要想飞黄腾达,至少要交八个朋友:第一是推手,擅长鼓励;第二是支柱:支持你的信念;第三是同好:兴趣相近的朋友;第四是伙伴:有需要时会站在身边。
 

第五是中介:有办法帮你搭起桥梁。第六是开心果:有办法让你精神大振、心情大好。第七是开路者:拓展你的视野;第八是导师:给你建议并指引方向。当然,在探索成功的道路上,不要太在意别人的评论,因为“无论你转身多少次,你的屁股还是在你后面。”无论我们怎么做,都会有人说不对。

若能明白这一点,听到跟自己相反的声音,不要让沮丧、恼怒左右我们的心情,而应觉得这很正常。当我在清洁地板时,看到收羊毛的工作人员开车过来了,我告诉他说羊毛就在工具房,他就直接将车开到那里自取了,当地人的信任度非常高,说好收多少羊毛就收多少,不会抵赖争论。


 
当我们在户外工作时,在室内忙碌的喀秋莎已经帮我们清洗了衣物,我停下手中的活,脱掉工作服之后就去晒衣服,我先将我与鸢的衣物晾在圆盘晾衣杆上,之后又将喀秋莎和莎霞母女的泳衣也晾了起来,最后才晒袜子,

鸢去煮饭,她在厨房准备了蔬菜和鸡蛋,我将土豆加热,还从冰箱中拿出源于新西兰纯净国土的世好啤酒,毕竟啤酒被列为是国际第三的饮料,居水和茶之后,
 

在户外工作了半天后再喝瓶世好啤酒,无疑是人生一大享受。我们下午又继续工作了三个小时,我用高压清洗机将木屋周围全部清洗干净了,整个别墅顿时焕然一新,很快喀秋莎也购物回家了,她去将两个小孩接回家,然后她们在房间看电视,我继续在户外工作,到了16:30分开始下雨了,
 

我忙将高压清洗机清洗干净并将水管和电线收好之后就返回洗衣机房,我脱掉工作服和长桶鞋,清洗完双手后走进客厅,看到喀秋莎和莎霞母女俩正帮我们折叠晒干的衣物,我忙上阁楼去洗澡,下楼时发现喀秋莎为了犒劳我们今天的劳动,特意送给我们很多礼物,太令人感动了,
 

我们将礼物拿到卧室,拆开一看,发现有新西兰特色的全棉购物袋,精美钥匙扣和包裹银蕨的水晶柱,印刷有新西兰地图的披肩等,喀秋莎说我们工作很努力,所以要送我们礼物,这个女主人不只是情商极高,还非常善良。尔后大家一起吃饭,有鱼肉,土豆和沙拉,之后又是常规的洗碗拖地和喂猪,
 

傍晚雨停之后出现非常壮观的晚霞,农场风景很美,不久莎霞洗完澡穿着睡裙来到客厅,喀秋莎和莎霞母女俩就邀请我和鸢玩游戏,是一种比较幼稚的模仿动作让对方猜的游戏,我很久没有玩这种家庭游戏了,过了半天菲利普开车回家了,喀秋莎让两个小孩返回卧室睡觉,
 

我们去厨房,看到喀秋莎又摆放很多花卉,房间外围也种植着很多玫瑰花,喀秋莎还是非常有情调的女主妇。我与鸢返回房间,端详着喀秋莎送给我们的礼物,这才发现当地的特色礼品都有银蕨的图案,原来银蕨是它的国花,代表了民族精神,这个银蕨其实是桫椤的一种,但在国内并不常见。后来我又通过脸谱关注了仙桃老乡任小姐在瑞典的生活动态,她流产过一次之后,最近又成功生了一个小孩,
 

毕竟北欧太寂寞了,女人不生个仔是很难熬过那慢长的冬季的。任小姐经常说瑞典是一个非常舒缓的国度,每年到了夏天,瑞典全国人民集体放暑假五个星期,约一半人在国外,政府及公共行政处于全线休眠状态。如果你要入侵瑞典的话,选择整个七月份以及八月份的前两周登陆,瑞典一定投降。
 

这个国家的人低调做事,无为而治。鸢经常怂恿我准备移民,但我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动机。其实随着时代的发展,今天很少有人会一辈子生活和工作在同一个地方。移民是在用全球的视野、全球的资源、以及全球的环境来丰富人生,丰富你周围的人和事。移民可以说是把一辈子当几辈子过的一种生活方式;也可以说是让自己的光和热去弱弱地影响世界的一种机会和责任。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54回:全球视野丰富人生,低调做事无为而治(下)
paradiserain 于 2018-03-01 21:37:53 编辑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1 21:30:57
Post #78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54回:全球视野丰富人生,低调做事无为而治(下)

 
©原创图片(本文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本章节文字内容部分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商业用途。
 
我国知识份子是很能折腾的,我见过一个人陆续移民过三个国家,分别是米国,纽西兰和澳洲的,而且此君还将这三个国家做了对比,他认为米国的华人移民的特点是:技术移民的人数非常少,而移民主体是通过结婚、亲属和政O治避O难来米国的,也有一定数量的投资移民。
 


这个特点是米国歧视性的移民政策造成的结果。米国的移民法对所有国家的技术移民有个完全相等人数的配额,既任何国家的技术移民不能超过全世界总配额的7%,不论国家的大小和人口高低。现在全世界的技术移民总配额才14万人, 这意味着天朝的配额不足一万人,跟只有几百万人口的冰岛和纽西兰的配额一样。
 

实际上,给天朝的技术移民名额才八千个左右,因为由于政治原因,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米国给天O朝发了大批绿卡,这些名额要从未来几十年中逐年扣除。更雪上加霜的是,给天朝8000余人的技术移民配额包括了主申请人的配偶和子女。根据米国移民局的数据,米国的一个主申请人平均会带1.5个家属。这么算下来,米国每年真正来自天朝的技术移民才三千多人。
 

这个小得可怜的数字,跟才有400余万人口的纽西兰每年接受的天朝技术移民基本相等,并且大大低于澳洲每年接受的天朝技术移民。这个政策就导致了,虽然在米国的天朝留学生达到50多万,真正能通过技术移民途径留下来的留学生却寥寥无几,简直是天大笑话。
 

而相反米国的结婚移民不限数量,而且申请时间特别快。因此,靠结婚来米国的天朝女子特别多,在大城市里到处都能见到。另外米国的家庭团聚移民配额是技术移民的二倍,所以家庭团聚移民也比靠自身能力移民容易得多。另外一个特点是米国技术移民的等待时间不仅非常漫长,而且遥遥无期,
 

连米国政府都不知道群众会排多久的队。有个人是米国的大学教授,还排了四年的队才拿到绿卡。现在由于在美的留学生人数激增,现在和不久将来的技术移民的排期时间估计会达到八年。在漫长的排期期间,申请人不可以换工作,配偶也不可以工作。所以米国的技术移民是一个非常辛苦,非常不人性的邪X恶制O度。
 

相比之下澳洲和纽西兰都基本没有任何歧视性的配额。各国人完全平等,全凭自己本事移民。所以,天朝人移民澳洲和纽西兰大多数是靠自身的知识和技术来进行移民的,而非结婚和亲属。澳洲每年的技术移民约13万,跟比它的人口大十几倍的米国一样多。
 
而来自天朝的技术移民每年约二万人。这是米国的二两倍以上。另外,纽西兰和澳洲都是鼓励那些能为他们的经济和科技发展带来贡献的技术移民,而限制结婚和家庭团聚移民,与米国的政策完全相反。大家发现在米国的天朝移民年龄偏大,大多数都是50后和60后。

 
他们这一代人大多是90年代来美的,想法跟年轻人不一样,一般说不到一起去。年轻的移民在米国反而比较少,尽管这里的留学生很多。当然,这是米国限制技术移民政策的必然结果。相比之下,在澳新两国,绝大多数的技术移民都是70后,80后和90后的年轻人。尤其80后是澳新移民的主力。大部分的80后是在澳洲和纽西兰自费留学后,通过技术移民留下来的。
 

在米国新移民想扎根米国是个困难的过程,会遇到各种政策和手续上的障碍。比如,办社会安全号和办驾照都停费周折,挺耗费时间的。而在澳新,这些都挺容易的。在米国,新移民是贷不到房贷的。原因是,米国的银行贷款要两个重要条件:第一要有信用史和足够高的信用等级;第二要有两年在米国的不间断的收入记录。所以,除非你有100%现款,2到3年内移民在米国是无法买房的。要建立信用记录,就必须要有信用卡或其他贷款。这就成了“蛋生鸡还是鸡生蛋”的死循环。在纽西兰和澳洲,
 

新移民只要拿着工作合同和护照去银行,人家当场就给你办信用卡,甚至房屋贷款。所以这根本就不是个事儿。另外来米国的新移民,由于没有信用史,租房都极为麻烦。一般房东都要调查房客的信用记录,所以没有还信用记录的新移民就经常碰壁。从中可以看出,中国的很多制度比米国先进多了,放眼望去我国满大街都是免费替群众免费办理各种信用卡的,而且银行还倒贴送礼物!
 

其实在米国的亚洲人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地位要远远低于在澳新的亚洲人。据说米国对亚裔小孩(指的是米国生的)考大学歧视性要求高分。哈佛等名校,对亚裔高中生要求高考几乎满分,而对白人要求低,对黑人要求更低。唯一不歧视华人的是加州的各个大学,因为只有加州立法要求大学录取时不许根据孩子的种族进行分类。所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洛杉矶分校等到处都是黑头发黑眼睛的天朝学生。出了加州,其他州的大学都多少歧视华人。
 

但他们歧视亚裔孩子还非找个理由不可,说亚裔的孩子是书呆子只会读书,但实践能力和领导能力不足(某种程度上也说得对,就好比高考时北京考生读清华北大的录取分数线比其它地方低很多一样,其实歧视不分国界的,歧视无处不在,那怕在国内,还不是体制内歧视体制外?)。又是一层新的歧视!
 

这是米国人和米国媒体对亚裔的普遍印象。尤其是亚裔男孩儿,经常被米国的本地人和华人女孩儿认为缺少男子气概。另一个歧视的例子,就是上面讲的技术移民的配额。在米国,你基本见不到刚移民的天朝人在各级政府供职。在悉尼、墨尔本、奥克兰、惠灵顿等大城市买百万级豪宅的人,华人比例很高。大家可以随便去看每周末,悉尼和墨尔本在街头举行的房屋拍卖。围观的白人虽然不少,但能出高价拍到最后的常常是华人。
 

在米国,虽然现在也有不少大陆来的炒房团,但是华人移民的平均经济实力还是不如本地人好。在悉尼的市中心转一转就会发现,几乎一半的路人都是亚洲面孔。悉尼绝对是最国际化的城市,在这点上米国的任何城市都无法与悉尼相比。甚至有悉尼的小学,那里99%的亚洲面孔。
 

除了天朝人多,再加上天朝人的经济和社会地位,在澳新,没有任何组织、任何政府敢歧视天朝人。在米国相当一部分的天朝女人爱找白人男人结婚,高看白人,而看不起天朝男人。估计是因为在米国,天朝人的社会地位低,所以天朝人还是有些自卑,还是觉得像是局外人,所以比较愿意“攀高枝”,
 

在潜意识里,她们更愿意通过结婚来变得更本土化,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这是个社会风气,不是个体现象。但在澳新,绝大多数的天朝女生都首选天朝男人结婚。首先是技术移民较为容易,再加上天朝人的社会地位并不低于本地人,而且学历和经济实力也不弱。在收入这点上,米国小胜澳洲,大胜纽西兰。米国的富人非常的富,而穷人非常的穷。而澳新的贫富差距不大,大家的收入都在中间。
 

穷人很少,但特别富的人也不太多。米国是一个非常看个人能力的国家。如果你的个人能力特别高,那么你的事业在米国可以不封顶,你可以当上亿万富翁,或得诺贝儿奖,或当上大学校长。但是在澳新,这些机遇有限,所以你的才能可能得不到全面发挥。
 
但是,如果你的能力一般或中等偏上,那么澳新的事业机遇也可能很好。虽然,你可能得不了诺贝尔奖,也当不了千万富翁, 但是你也可以干得相当不错。如果你的能力较低,最好不要来米国,因为这里的激烈竞争会让你吃不消的。
 

在生活方式和社交上,澳新两国无可置疑地完胜米国。在米国,华人的生活我感觉非常单调,就是上班,下班,送孩子上学,买东西。米国的华人不太爱社交,至少不像澳新的华人那样爱社交。这实际上是米国整个国家的一个风气,既米国成年人比较独来独往,不太爱在工作之外交际。
 
哈佛社会学家早在2000年就发表了《独自打保龄》这本书,全面分析米国人越来越孤独的社会现象。这与工作的压力,高犯罪率,人之间的信任度降低等等因素都有很大关系。米国人似乎都怕打扰对方,或者出于过度的礼貌,或者出于过于远的人与人的距离,大家不怎么说话。在米国,你会发现米国人在表面上表现得很热情,但这种热情只能维持在表面,而且很快就消失了。所以你基本无法与他们真正交上像哥们儿一样的朋友,无法做到跟他们交心。米国人非常孤独。
 

2014米国某知名大学做过一个调查,发现米国人在1980年有25%的人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都没有;到了2010年高达50%的米国人没有任何一个知心朋友。在这个物质高度发达的米国,人的精神生活竟然极度匮乏。我们似乎还没有见过哪个在米国生活的华人不说生活无聊的。
 
一两个人空守300平米的大房子,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所以,很多华人都受不了,最终回国了,比如杨振宁老教授回国安度晚年也有这个原因。而且米国是个低福利国家,而澳新是高福利国家。米国的医疗非常昂贵,没有工作单位给你买医疗保险的话,你自己是付不起医药费的。


 
比如,在米国做一个扫瞄片子要2000美金,但在纽西兰和澳洲一般是免费,因为那里政府医疗。其他的福利,也是澳洲和纽西兰好,米国差。当然,世界最好的大学都集中在米国。哈佛、耶鲁、斯坦福、芝加哥等等名校如云。但是米国的精英教育是很贵的。
 
一年五万美元的学费不是谁都能负得起的。相比较之下,澳新的大学水平也还行,虽然不是顶级,但非常便宜。对于移民来说,纽西兰的大学一年的学费才7000纽币左右,相当于不足5000美金。另外,米国普通中小学的平均水平比较差,差得让中国人哭笑不得!米国的学生高中毕业还不会解a=bXc这么简单的方程的年轻人比比皆是。米国大学头一年的数学课完全就是在补天朝初一和初二的知识。
 

如果懂英语的话,拿米国的高考让天朝的初三学生考,就跟玩儿一样。澳新的中小学的平均水平殷实一些。英文、数学、科学都比较难,当然没有国内那么夸张啦。美、澳、新真的各有千秋。对有本事的人来说,米国的事业发展机会要更多更好;但是澳洲和纽西兰的生活更加舒适。米国华人的社会和政治地位比较低;而澳洲和纽西兰的华人势力大,大得大概没人敢欺负炎黄子孙。当然喜欢移民到那个国家是没有正确选择的,每个群众要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空间的地方,没有人愿意干涉了。
 
 
Jumbo Huang Index, Today I used the Nilfisk high-pressure cleaning machines to clean all the concrete road surrounding the villa, Nilfisk is a supplier of professional cleaning equipment in both industrial, commercial and consumer markets. The company is headquartered in Brondby, Denmark, with sales entities in 45 countries and dealers in more than 70 countries. Nilfisk has manufacturing facilities in Hungary, Italy,
 
Germany, Denmark, the United States, Mexico, Brazil, and China. It has approximately 5,500 employees worldwide. The company's core businesses are the supply of 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cleaning machines and professional high-pressure cleaning equipment. Nilfisk also markets vacuum cleaners and high-pressure cleaners to consumers. The largest regional brands are Advance and Clarke. The company is owned by NKT Holding. Nilfisk is a part of the 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 Nilfisk was founded in Denmark in 1906 by Peder Andersen Fisker (1875 to 1975) and Hans Marius Nielsen (1870 to 1954) as Fisker & Nielsen. Originally the company produced electrical engines as the basic component in ventilators,
 
kitchen elevators, drilling machines and, later on, the Nimbus motorcycle. The Nilfisk vacuum cleaner of 1910, weighed 17.5 kilos. Fisker took out a patent on this invention and later bought out Nielsen. The vacuum cleaner outsold the other products, and the other engine products were gradually phased out. By 1954, the company had sold 1 million vacuum cleaners. For over 100 years, Nilfisk has led the way in developing new technologies that deliver cleaning excellence. And now, with The Horizon Program, we’re redefining the industry by making incredible strides in cleaning technology. In the noon I took all the cleaned clothes from the washing machines and hung them up outside, Iris prepared the lunch, I drunk the Steinlager Classic which is a lager-style beer brewed by Lion Nathan in East Tamaki, a suburb of Auckland, New Zealand. It has won several prizes, notably at beer competi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 New Zealand's biggest export beer.
 
第55回:生而为人长命百岁,不枉为人半世痛快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2 22:09:16
Post #79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55回:生而为人长命百岁,不枉为人半世痛快(上)

 
©原创图片(本文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本章节文字内容部分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商业用途。
 

20170221今天鸢突然说我比以前瘦了很多,因为我今天穿鸢的户外衬衣都感觉非常合身了,曾陪伴我去过三大洲的黄色凯耐石衬衣在农场被铁丝网刮破了袖口,极为可惜。我们早上六点多就起床,下楼去厨房拿了八块面包片,其中四块做早餐,另外四块制成三文治与另外一种蓬松面包做午餐干粮,又拿了二个苹果和一根香蕉,喝了牛奶和咖啡,将食物装进午餐盒之后我们就先去外面喂猪,


然后我们背上背包坐上菲利普的轿车出门,因为昨天我们工作了一整天,所以今天我们可以休息一天,顺便坐菲利普的汽车去市区办事,菲利普在华人加油站便利店停车,他下车购买了一根香蕉和饮料,然后边开车边吃食物,他吃完香蕉就将香蕉皮随意扔在车厢里,他与喀秋莎还真是两个极端,一个邋遢,一个爱干净。
 

我坐在副驾驶位上,不停地跟菲利普聊天,他说父亲很穷,他17岁就独立生活了,读大学时要去林场找工,在森林中砍伐树木,收入还是很高的,毕业后他就找到工作了,菲利普说莎霞和罗根的日子会很好过,因为他已经替子女准备了读大学的钱,他说欧美的穷父母都不会支援子女上大学的,但有些经济条件的父母还是会帮助子女支付学费,理论上子女读完书之后就要离开父母家另谋出路了,但父母家的门也永远向子女敞开着,
 

一旦子女在外面混得不好,也是可以返回家里与父母一起住的。菲利普说他现在在政府部门算是富余人员,组织上要将他调到更远的偏僻区域任职,最终菲利普会选择离职,然后他打算在离家近的地方找一份新工作,我看菲利普都快50岁了,我就问他这个年龄段还要找工作吗?菲利普说在新西兰的话中年人还是很容易再就业的,何况他也是有很多经验的。
 

菲利普打算退休之后将农场卖掉,然后搬到海边买个小房子度日,鸢之前说现在很多中国年轻人移民到新西兰之后,因为没有条件将父母也接过来,导致老人在中国无人照料并去逝,让子女留下永远的遗憾,最后我也是无法拨通父母的电话,却可以勉强打通岳父的电话,不知道是不是电信网络的问题。
 

我们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就到达市区了,菲利普将车停在一栋高楼旁边,约好下午在些会合后再接我们回家,菲利普上班就穿着西装皮鞋打着领带,他说上午还要参加一些政治会议,又要跟一些官员辩论了。我目送他走到办公楼之后,我与鸢就走到市政广场那里吃了香蕉和零食,我们过马路之后意外看到一些中国餐厅,沿途能看到很多中国美女,华人和印度人都非常多,广场上有一个老钟楼,


 
旁边是大剧院和电影厅,我们走到十字路口的市民剧院,路过科内尔医院和老法院,再行不久就到达一座漂亮的石头教堂,路上的美女较多,长裙飘扬,行人并不多,很多美女还戴着头盔骑自行车,路上是地下铁路公司的加长大巴士,



我们走到石头教堂下面参观,这个教堂提供很多宗教服务,还可以预订结婚宴席,城市圣马修的塔楼高约六层,高耸入云,我们过马路走到天空塔旁边的汽车站,对面的空地上正在施工,旁边是帝王酒店,我们走进巴士公司咨询了购买联票的事宜,
 

服务台的小姐能提供一些讲解,旁边也有宣传册介绍为什么购买联票要更方便和实惠,我庆幸自己先提前咨询了这个交通事宜,毕竟从北岛跑到南岛也是非常折腾的,我们离开汽车站后又绕着天空塔走到写字楼区域,经过美国国际商用机器公司,一位女士在玻璃办公室内办公,她正在查阅邮件,桌子上摆着一个台式电脑和一部笔记本电脑,隔板上钉着一条狗的照片,看来在那里办公都是差不多的,无趣但能赚到钱。



 
我们再走到海边,那里停泊着很多游艇,走到学生成群的新西兰海事博物馆,在它对面隔着海峡还有另外一处新西兰皇家海军博物馆,我们跟着学生一起走进售票大厅,入口处全是工艺品店,所售的制品基本是中国生产的,售价还非常昂贵,参观博物馆的门票是20纽币,坐海船参观是50纽币,
 

我们逛了一会就走到外面欣赏那些豪华游艇,还看到新西兰啤酒公司赞助的帆船,远处是美洲杯帆船赛基地,美洲杯帆船赛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最特殊的体育冠军杯和极限帆船赛事,它与奥运会、世界杯足球赛、一级方程式赛车并称为世界四大体育赛事。奥克兰人均帆船拥有率位居第一,对于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来说,扬帆出海才能够真正感受奥克兰独有的城市魅力。
 

美洲杯帆船赛起源于19世纪中叶,迄今已有超过150年的历史。1870年,美国和英国首次举行了横渡大西洋的美洲杯帆船赛。奥克兰安静地坐落在北岛两个大港口之间,有着阳光宜人的气候,是户外运动的天堂,独特的地理形态造就了这里优良的港湾,为帆船运动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面朝着波澜壮阔的大海,一艘艘帆船整齐的排列着,它们为奥克兰赢得了“千帆之都”的美誉。
 

在奥克兰众多港湾里,到处泊满了密密麻麻的各式游艇和帆船,尤其是帆船的阵列,一望无际,桅杆林立,蔚为壮观。奥克兰赛手曾于1996年和2000年两次获得“美洲杯”帆船比赛的冠军,奥克兰也曾举办过多届美洲杯帆船赛,因此,新西兰人又自豪地把奥克兰誉为“帆船之都”。 美洲杯帆船被公认为是奥克兰移动的新地标,美洲杯帆船在海洋中创造了无动力下的速度神话,因此也被称为“海洋中的一级方程式”。
 

每年,奥克兰都吸引了世界各国的大量帆船爱好者前往竞游。如今喜欢帆船运动的奥克兰人是有增无减,而且还风靡到新西兰全国各地,这足以证明奥克兰人对帆船的特别爱好,奥克兰市民非常酷爱扬帆出海,在蔚蓝的海水衬托下点点白帆闪闪发光,场面十分壮观!帆船行驶在奥克兰的海港,美丽的奥克兰市区、天空塔、泊在岸边的帆船、蓝天、低矮的白云,绘就了一副静谧的海港图,让游客的旅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帆船云集的码头分布着很多餐厅和咖啡馆,几个海员正在维护游艇,还有观鲸鱼和海豚的快艇也停泊在港湾,一些几层楼高的巨型游艇也停在码头,如果运气好还能看到俄罗斯富豪的超级游艇,远处是奥克兰海港大桥,这个也叫北岸大桥,是奥克兰极富代表性的一处景致。大桥连接着奥克兰最繁忙的港口,全长1020米。
 

海港大桥不仅可以攀爬,还可以玩蹦极。我们在码头呆了一会就返回到汽车站,换成一位毛利女人为我们服务了,我设计了一条线路,然后交给工作人员,她会从电脑里查询线路的价格及是否连贯,她的服务还是非常周到的,虽然没有什么效率,长途城际客车旅行公司是当地最大的巴士公司,它的网络覆盖了整个新西兰,虽然车费有点高,我一口气预定了从奥克兰到威灵顿,再到基督城和库克山和皇后镇的联票,
 

我之前没有听说过联票之说的,如果每程都单独购买车票,两人得花费至少1200纽币,而购买联票之后两人只花费了558纽币,还包含了110纽币的轮渡费用,如果我们不赶时间的话,还有更省钱的方式,那就是搭便车。我们买完车票就继续走到石头教堂那里,再行不久到达了皇后街,皇后街是奥克兰市区最主要的街道与黄金地段,也是新西兰的最佳商业区,它汇集了市区内所有个性商店和大型商场,
 

街上的商品琳琅满目,羊毛制品与民俗手工艺令人目不暇接。大街道上有一些乞讨的毛利人,我们走到中餐厅聚集的区域,鸢在一家广东女人开的米粉店购买了酸辣米粉配鸡蛋,花费7.5纽币,很多中国人在旁边排队购买,小店的生意很好,因为店面只有一米多宽,极为狭窄,有两个女人在店内忙碌,旁边的印度餐厅就比较宽大了。
 

这个地方是市中心,寸土寸金,我俩走到广场上开始吃午餐,我吃面包,鸢吃米粉,吃完饭之后我们一起走到奥克兰图书馆,我拿了很多大头书,碰到几位亚洲美女坐在我们旁边,一些美女不是来看书的,她们不是把平板手机当镜子顾影自怜,就是趴在桌子上睡觉或者聊天。中日韩的美女都长得差不多,无法分辨,但印度女人通常较黑,容易辨认,
 

我挑了一张桌子坐下来看古建筑方面的书籍,浏览了古堡专辑,发现洋人还是非常敬业的,我看了一会,毕竟这些书籍在中国是很难看到的,我们的图书馆更多的是那些乏味的政策性的说教,有个性的书本极少。



鸢看了一会书就差点睡着了,我却越看越有兴趣,在图书馆里有一些书籍记载着新西兰的移民足迹,一些历史往事。我了解到了一位一百多年前远涉重洋在新西兰的华人,他叫徐肇开,中国广东番禹人。
 

1861年,人们在奥塔格省的达尼丁发现黄金后,淘金的人们便蜂拥而至。徐肇开也来到这里加入了淘金的队伍,后来逐渐成新西兰华人界有影响力的人物,他对新西兰最大的贡献是引进了采矿机,这给金矿开采带来了革命性的进步。


徐肇开还在新西兰建立昌善堂,在传统的中国,无论中国人到了哪里,他们都要将自己祖先的遗骨迁回故里安葬,叶落归根这是中国人自古就有的传统。为了实现淘金的梦想,有上千的华人矿工客死新西兰,至死连灵魂还漂泊在异乡。
 

徐肇开便建立了昌善堂,挖掘出了大部分华人的尸骨,由昌善堂运回他们的家乡,帮助安葬去世的人对中国人而言是最大的善事之一。无数华人在海外为世界发展,历史前进奉献了他们的智慧和力量,有的甚至献出了生命。



人生短暂无常,但积极向上的中国人在新西兰用他们的智慧和风度,赢得了尊重和爱戴。据澳洲《星岛日报》报道,新西兰历史最悠久的华人家族,徐肇开的后人,决心要运先人的遗骨返回番禺安葬。
 

徐肇开的家族现有600名后人,其本人最先到美国旧金山淘金,之后转往澳洲维省大金山,还在墨尔本开商店,1869年转往新西兰南岛但尼丁,算的上是一位纵横四海的商人了,他在1882年间,



以最高捐款倡议成立“昌善堂”,专为番禺、花县、从化等地华人骸骨运回中国安葬。据说昌善堂每隔15年便掘拾先友骸骨一次,运回故乡安葬,拾骨499具,但徐肇开不幸在1901年去世,昌义堂1902年租用英国汽船“温哪号”将华人遗体运回中国,徐肇开的棺木也在船上。
 

“温哪号”在当年10月27日在新西兰北岛新普利茅斯附近的塔拉纳基触礁沉没,其中489副棺木因存放入封闭的船舱内,随汽船沉下海底,其余在甲板的十具棺材被冲上岸,遗体由当地的毛利人安葬在北岛毛利人圣地附近的“华人山”。据说徐肇开的曾孙徐齐好接受当地报章访问时表示,他也是在1997年参与一部华人淘金纪录片时才晓得110多年前的沉船事故,听起来有一种泰坦尼克号的悲壮感。

 

第55回:生而为人长命百岁,不枉为人半世痛快(下)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2 22:52:22
Post #80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55回:生而为人长命百岁,不枉为人半世痛快(下)

 
©原创文章(本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我看了一会书,发现时候不早了,就先去洗手间,然后跟鸢一起返回市政广场,躺在椅子上休息,旁边有很多中国妇女带着儿童在广场上嬉戏,我们在15点40分碰到了提前下班的菲利普,

他依然西装革履,实在想不到他就是一位农场主,他刚跟一些官员开完会,非常疲惫,我们上车之后菲利普就边开车边打电话处理一些公司的事情,看得出他这个经理也不好当,我们经过一家卖酒的商店停了下来,菲利普购买了六支啤酒和一瓶红酒,我们又上车,
 

继续行驶到之前去过的河滩上,我们将轿车停在越野车旁边,喀秋莎和几个小孩已经在旁边等候了,菲利普扛着烧烤炉子先走,我在后面扛着几十公斤重的气缸,一气走了二公里才到达野炊的地方,还真是累人,我们走到一个户外木桌椅决定摆好炊具和气缸,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很多零食和两瓶可乐饮料,沿岸全是麦卢卡树,据说是一种桃金娘科树。



罗根和他十二岁的满上长满雀斑的同学杰克布已经下河游泳了,两个少年胆子很大,不久我看到罗根带着杰克布又爬上了河边的高树,
 

然后罗根怂恿杰克布从十几米高的树上往河中跳,罗根会先做示范,他先跳进水里,然后杰克布也跟着跳,喀秋莎正躺在河边休息,她看着儿子和同学冒险,她却不阻挡,再远处能看到莎霞和另外一位少女也在游泳,不久喀秋莎和鸢在树丛中换好泳衣也下水游泳了,这家人非常随便,我看到罗根从水里爬起来,走到桌子上找食物吃,之后他居然将鞋袜扔在放在食物的桌子上,莎霞带着十三岁的少女黑兹尔从河里游过来,
 

我注意到黑兹尔并没有穿泳衣,估计是她忘记带了或者她根本就没有泳衣,黑兹尔直接穿着短裤和短袖上衣就下水游泳了,而莎霞的泳衣也非常多,这次她又换了另外一套裸背的连体泳衣,勾勒出少女翘臀的曲线,两个少女鼓动鸢学跳水,莎霞和黑兹尔会先示范着从二米多高的河边树桩上跳进水里,


 
鸢就是不敢跳,不久菲利普看不下去了,他也爬上树桩,亲自表演了一个翻根头的动作,头部先入水,最后莎霞和黑兹尔又从河里爬到树桩上表演了一次跳水,鸢看不下去了,只好鼓起勇气跳了一次,还算成功。茑只跳了一次,但莎霞和黑兹尔玩上瘾了,反复跳了很多次,而旁边的罗根和杰克布则继续玩着高台跳水,


 
看着两小子玩得兴奋,我就拿着相机去拍摄,不久霞和黑兹尔披着毛巾上了岸,喀秋莎和菲利普开始打开烤炉煎香肠和玉米棒了,菲利普已经有啤酒肚了,看来还是缺少运动,鸢走到附近的洗手间附近,在外面冲洗了身子,然后在厕所换了衣服,我喝了一瓶啤酒,菲利普一个人就喝了五瓶啤酒,他也真厉害,呆会他还说要开车。


 
我们走到海滩,看到沙丘上有一些情侣在野炊,岸边有很多高大的麦卢卡树,有一株古树甚至有几百年历史,腰围要几个人合抱,鸢在那里拍了一起照片,这时开始退潮了,远处原本沉在海底的沙洲都露了出来,



鸢换上连衣裙在海边拍照,夕阳的余晖洒在草场和树林里,非常漂亮,不久我们看到很多野鸟,海鸥和小鸡似的鸟儿在树林中觅食,巨大的波胡图卡瓦圣诞古树分布在河边,之前菲利普购买过这种树产的蜂蜜,
 

非常独特,新西兰圣诞树与圣诞节时欧美人们摆在家里的圣诞树截然不同,家里的圣诞树通常用作装点环境,宣染气氛和节日观赏,是人工所造。而新西兰圣诞树是天然长成,



大自然中它享受阳光的哺育和风雨的洗礼,高树绿丛中,它的数量并不多见,但新西兰境内,有树木存在的地方就一定生长着圣诞树。新西兰圣诞树远远观看长得非常普通,但是细细观察会发现它造型别样,树杆都是光秃干枯的,有的一两根树杆相倚,


 
有的三五根或更多根树杆结伴,围在一起组成一棵树,树冠高大、枝繁叶茂,远望像蘑菇形,近看似伞形,绿叶和银叶交织在一起,叶盖着叶,枝压着枝,浓郁的让人赞叹,青翠的令人折服。新西兰圣诞树花开时花色十分靓丽,红红的装束,饱满的个头,像芙蓉花的模样,似玫瑰花般透红,朵朵在绿中绽放,个个在青下吐艳。



新西兰的夏日,花开时节来临,红花越开越多,越多圣诞树看起来越红,挂满了枝、铺满了树、尽染了绿。


 
花红得无边、纯得无际、靓得迷人。在新西兰美丽的夏天,只要有一颗圣诞树在身边绽放,它的一身红装,一定会让人们为之流连忘返。新西兰圣诞树的花不仅美丽,花期也长,每年的十月到来年的二月,花从含苞待放、吐露花蕊、渐开红花、满树皆红可达五个月的时间,圣诞节前后是花最为旺盛时期,红花争奇斗艳,开的如火热烈。花不知疲倦,终日不眠,白天为太阳张大笑脸,夜晚给星星露出微笑,雨天为彩虹带来灿烂,风日给山河捎去喜悦。树因有圣诞花而多姿多娇,绿因有圣诞树而神采飞扬。
 

圣诞树为圣诞生长,圣诞树的花为圣诞开放,圣诞树把花香、美丽和祝福送给千家万户。奇特的自然环境和天然的地理条件,让圣诞树的布局别致、美妙,有些地方有它,有些地方没有它,有些地方少不了它。在高山、湖泊、海滩、路旁、住宅和闹市都生长着圣诞树,在休闲场地、娱乐区域、繁华街道、港湾、海滩,这些地方必定有它的存在,花开季节,日复一日,圣诞树一直沉静地站立,圣诞花始终默默地微笑。


 
我们累了会在它的树荫里小歇一阵,乘凉一时;天上的海鸥爱在圣诞树的头上来回飞翔,轻盈盘旋。我们在圣诞树下散步,看到至少二对夫妇专门请摄影师为他们拍摄户外生活照,但并非是拍婚纱照,看来洋人还是蛮有情调的,莎霞和黑兹尔也很喜欢拍照,老是要我将镜头对准她俩,可惜的是那天我没有带单反相机,只好拿卡片机替她俩随意拍了一些照片,但罗根不爱拍照,我只是用他玩游戏的平板电脑逆光给他拍了几长剪影照,


 
不久我们去野炊的地方,先轮流拿烤好的玉米棒吃,我与鸢边吃边站在河边与莎霞和黑兹尔聊天,莎霞非常好奇地问鸢是否结婚了,我当时就震惊了,原来我俩在莎霞家里呆了这么久,她一直以为我们是同居关系!莎霞看我俩都没有戴戒指,就认定我俩不是夫妻,因为莎霞的父母都是戴着结婚戒指时,我后来特意看了喀秋莎的手,她居然带了两枚戒指,一枚是订婚时男人送的戒指,另外一枚时结婚时要戴的戒指,
 

莎霞听说我俩结婚了但是没有戴戒指,她感到非常困惑,这可能是文化差异吧,喀秋莎倒是对我的钥匙扣非常感兴趣,我说我对戒指没有感觉的。不久喀秋莎和菲利普邀请我们坐在沙滩椅上聊天,之后我们开始去拿香肠吃了,喀秋莎和菲利普先自行拿烤好的香肠吃,之后才轮到我俩,儿童则是最后吃,还真是按年龄大小还论资排队的,四个儿童要自觉找东西吃,且小孩不能吃牛肉,只能大人先吃,


 
罗根可能没有吃饭,他想偷吃巧克力棒,结果被喀秋莎数落了半天,菲利普一个人喝了五瓶啤酒,之后他还想喝红酒,结果被喀秋莎制止了,因为他俩呆会还要开车呢,洋人的逻辑就是,家里有好吃的,大人先吃,小孩是次要的,这与中国的文化是相反的。
 

不久我们坐在河边看日落,偶尔有一些房车驶过,不过与周末相比,这个时候的海滩是非常安静的,有一个家庭在河边喂海鸥,鸭子也非常多,到了晚上八点我们就要收拾东西了,我依旧是扛气缸,鸢也提着折叠椅子等,到了停车场,



喀秋莎先开车载着两个男童出发了,我与鸢则与两位少女上了菲利普驾驶的越野车,我跟菲利普坐前排,鸢与两位少女坐后排,我们要先将莎霞的女同学黑兹尔送回家,汽车驶进了非常偏僻的山区,人烟稀少,偶尔还能看到一些养鹿的农场,约二十分钟后我们抵达了一处位于山坡旁边的半废弃农场,


 
斜坡上分布着草场和树木,到处是破旧的挖掘机和拖拉机,还有一些旧船体,几间破败的小木屋和一个铁皮工具房,围栏也非常破败,原来这是黑兹尔爷爷家,老年人都喜欢收藏破烂东西,这个大家都能理解,我看到木屋内有人在看电视,



莎霞将黑兹尔送下车,还跟她走到了家门口,看得出黑兹尔家是比较贫困的,为什么黑兹尔要跟爷爷居住呢?她父母在哪里?我不方便细问,等莎霞返回到汽车上之后,我们又继续前进,夜幕降临了,
 

我们行驶了很久,再也没有在路上看到任何行人,又经过一家饲养鹿的牧场,最后到家之后,我们立即将装备卸下汽车,然后我与鸢去喂猪,喀秋莎碰到我们就说现在太晚了,明天再喂,但我们担心菲利普要计较,因为他非常关心他的两头猪的,菲利普对猪要比对他的儿子要好。我们去菜园给猪喂食,
 

返回时看到厨房积压了一些脏碗,看来只能明天再清洗了,之后我们上楼轮流洗澡,之后我们写日记并整理了一些装备行李,鸢又说白天在奥克兰看到很多中国餐厅,像老北京煎饼,妈妈姣子和少林餐厅,中国人真多,我们期待下次去这些餐厅品味一下中国菜的味道。
 

Jumbo Huang Sword: Today Philep drove us to Auckland, we bought the flexible combined bus tickets from Intercity flexipass.co.nz, from Auckland to Wellington, Picton, Christchurch, Mt Cook, Queenstown. Later we visited St Matthew's, or St Matthew-in-the-City, is a historic Anglican church located in the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of Auckland, renowned for its neo-Gothic style since its completion in 1905.
 

As the city expanded, residential and commercial buildings sprung up to the west of Queen Street. To serve the Anglicans amongst the growing population, George Selwyn, New Zealand's first Anglican bishop, acquired land from the Crown in 1843 at the corner of Hobson and Wellesley Street. On it a one-room school was built from which Selwyn first conducted services. In 1855 Selwyn appointed the designer of Old St. Paul's, Wellington, the Reverend Frederick Thatcher as vicar of the new parish of St Matthew's. On 13 July, 30 people met in the school room to constitute the new parish. In 1896 the parish decided it was time to build the stone church.
 

We also visited the the New Zealand Maritime Museum Hui Te Anaui A Tangaroa which is a maritime museum in Auckland, It is located on Hobson Wharf, adjacent to the Viaduct Harbour in central Auckland. It houses exhibitions spanning New Zealand's maritime history, from the first Polynesian explorers and settlers to modern day triumphs at the America's Cup. Its Maori name is 'Te Huiteanaui-A-Tangaroa' - holder of the treasures of Tangaroa (the Sea God). The museum's founding director was Rodney Wilson, who from 1989 led fundraising efforts to establish the museum, which opened in 1993, the year the America's Cup regatta was held in Auckland,
 

later we went to the Library of Auckland and read some books, such as Encyclopedia of world explorers: Dutch Copper engraver, Nieuhof Joan 1618-1672, Hedin Sven. In the afternoon Philip drove us to the beach, we drunk and ate barbecues, and get to know Sasha’s friend Hazel, along the river there was much Metrosideros excelsa, with common names pohutukawa, or New Zealand Christmas bush, and iron tree, is a coastal evergreen tree in the myrtle family, Myrtaceae, that produces a brilliant display of red (or occasionally orange, yellow or white) flowers made up of a mass of stamens. The pōhutukawa is one of twelve Metrosideros species endemic to New Zealand. Renowned for its vibrant colour and its ability to survive even perched on rocky, precarious cliffs, it has found an important place in New Zealand culture for its strength and beauty and is regarded as a chiefly tree by Māori. The blossom of the tree is called kahika.
 

第56回:满目青山夕阳照耀,人生六十方才开始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4 12:42:32
Post #81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56回:满目青山夕阳照耀,人生六十方才开始

 
©原创文章(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20170222早上起床之后就下楼吃早餐,喀秋莎又跟罗根吵架了,莎霞倒是非常听话,从来不跟父母顶嘴,尔后喀秋莎开始交待我们新的任务,就是用水管冲洗实木露台,但高压水管的接口不严密了,水压过高时水管与喷头会脱节,我只能在冲刷地板的同时戴手套将水管接口与喷头握紧,这样会导致双手非常酸痛,

 
正所谓工具不行会导致工作起来效率很低,鸢喂完猪之后就去清洗窗户玻璃,之前她使用一种吸尘器将别墅周围的大部分落叶吸走了,我冲洗了一会露台,就拉了三斗车的大石板,最后我将剩下的冲刷工作也做完了,


然后收拾好水管,再去农场用独轮车推了几车黑土到花园,鸢除草之后又顺便摘了一些西红柿,到了十二点多鸢就去厨房煮西红柿蛋汤,我们吃完饭之后去阁楼休息,
 

今天我们又清洗了一次衣物,我每次下楼都看到喀秋莎在洗衣机旁边堆放很多衣物,一周中至少有四天,喀秋莎会让洗衣机不停运转,在洗衣机上面还倒悬着一部烘干机,是为了节省空间,我计算了一下,洗衣机平均每小时洗一大缸的衣物,外面永远都有晾不完的衣服,还要经常洗床单,才四个人的家庭就有这么多衣物要清洗,就像她家有数不清的餐具一样,西方人的生活其实一点也不节约环保。
 

下午喀秋莎直接脱掉衣裤,只穿着内裤和乳罩就跳进游泳池清洗落叶,我记起昨天游泳时,喀秋莎夫妇在河边当着两个少女的面就直接换衣服,导致两位少女只好扭头回避,西方人还是非常随意的,下午16:40分罗根从外面走进阁楼,原来是网络暂停了,他没有办法玩游戏了,鸢帮他关闭了沃达丰机盒后又重启才恢复网络,我想起罗根和莎霞的学校有给父母寄信函,
 

说要求学生家长在家里安装网络监控过滤系统,阻止青少年登陆色O情暴O力等网站,今天下午18点就吃晚饭了,是鸡肉配蔬菜沙拉,吃完饭后不久莎霞就穿着运动乳罩去打球了,之后她又独自脱掉短裤和上衣,只穿着三角内裤和乳罩就跳进游泳池里,跟她妈一样不注重形象,


 

我喂完猪之后看到莎霞独自在游泳,她对我说一个人游好无聊,如是她从泳池跳出来,赤脚跑到客厅就要拉她弟弟出去游泳,结果罗根只喜欢玩电子游戏看球赛,根本不搭理莎霞,她只好又返回外面,跳进泳池就独自游泳,还当着我的面做一些花样游泳的动作,难怪莎霞母女最近都很勤快地维护泳池的清洁,


莎霞说今晚可能有客人过来,我返回阁楼,看到鸢正在玩手机,她说侄女想做代购,叫鸢去联系新西兰的化妆品厂家,如是鸢就找到了在新西兰生活了很多年的伍翎,两人正在热聊,事后才知道侄女并没有做成代购,因为她比较年轻,手中的客户资源有限,但朋友圈极为强大的鸢却歪打正着地做成功了,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
 

因为客人爽约,喀秋莎一家四口邀请我们俩下楼跟他们玩家庭游戏,需要六个人,三个女人坐在沙发上组成一个团队,我与菲利普父子是另外一个团队,喀秋莎和莎霞玩得非常投入,我和罗根基本是滥竽充数了,倒是菲利普还是非常认真对待的,这个智力游戏对英语的要求很高,我跟鸢参与进去是有一些难度的,
 

我记得之前我在肥猫客栈生态集体农庄经常看到欧美年青人玩这种游戏,我现在突然发现,中国人要想融入欧美家庭,还必须要会玩各种桌面游戏,当然我不是说玩有德州扑克那种赌博游戏了,我强调的是一些针对儿童的益智类游戏,比如今天喀秋莎和莎霞母女俩邀请我们玩的“头盖骨系列”游戏,这个游戏有很大的挑战,



一会要求寻找被单枕头等游戏工具,一会又要猜哑谜,又要表演各种动作让对方团队去猜等等,这个颅骨难题游戏还有电子版本的,这款游戏的发明非常有意思,因为表达思想的最佳方式是图片,所以与其打开电脑,还不如拿出一张餐巾纸。


 
一些最伟大的商业创意最初就是在餐巾纸上勾勒出来的。甚至可以这么说,在商业创意的世界里,餐巾纸起到的作用比电脑文档的作用还大。头盖骨游戏公司的创始人理查德泰特从纽约市乘飞机横跨美国去西雅图,在飞机上,他在一张喝鸡尾酒时用的餐巾纸上勾勒出了一个桌游的创意。


 
这种游戏需要玩家动用各种各样的能力完成多种任务,然而不管是谁,都至少擅长其中的一种,所以谁都有机会在游戏中大放异彩。这个叫做“头盖骨”的游戏在全世界流行开来,后来公司被孩之宝公司收购。而这种游戏最初的创意,居然如此简单,以至于飞机上提供的一张小小的餐巾纸都写得下。
 

我们六人玩了近一个小时,正当莎霞和鸢玩得非常兴奋时,喀秋莎却宣布睡觉时间到了,如是两个小孩去卧室了,我则与鸢上了阁楼,我在莎霞家连续几天下载了很多欧美创意电影,都是三十分钟以内的短片,今天首次下载了一部完整的老电影,是我出生那年拍摄的,叫《宽恕》,在国外想要下载免费的新电影是非常,除非只下载1979年之前的已经过了版权有效期的老电影。
 

鸢一上楼又跟荷兰大学毕业的伍翎聊天,她已经离职了,因为她不喜欢在中国人开设的公司上班,认为人际关系太复杂,她要参加各种面试,然后争取到外企工作,她除了之前上班拿死工资之外,聪明的伍翎还有很多额外收入,比如她还将公寓出租给爱彼迎来收租,她的前同事开了一家公司,所以她也专职做代购,在湖南和福建市场已经有很好的销售网络了。
 

伍翎英语娴熟,还在自学法语,曾经交过法国男朋友,她从来不跟中国男人交友的,而且她很早之前就购买过环游全球的机票,去了五大洲。今天鸢跟伍翎聊得火热,两个女人至少交流了四个多小时,最终伍翎也帮鸢打开了局面,她说目前投资移民新西兰至少要1500多万,还不如走留学或技术移民的道路。晚上我还登陆网站预定酒店,之前我一直使用booking.com,但在新西兰才发现hostelworld.com反而更好用,我也是几年没有使用后面那个老网站预订酒店了。


 
Jumbo Huang Sword: Today we played Cranium Hasbro Family Fun Edition6 board game with Sasha and Logan, and I downloaded the movies of Absolution filmed in 1978.


 
20170223早上下楼吃早餐时意外发现莎霞和罗根的学校都在号召家长捐钱20纽币用于组织学生参加竞争比赛,我还发现罗根的病例放在桌子上了,从2005年开始罗根就一直用嘴呼吸,将鼻子闲置了,其实鸢偶尔也会在睡觉时用嘴呼吸,罗根还有扁桃体炎,要动手术,难怪罗根偶尔会很不开心,原来是身体不舒服。
 

今天我们从8:30分开始工作,鸢先去喂猪,我去工具房清理,将放置很多年的水管与杂物整理了一下,又使用独轮车拉了一些砂石铺在坑坑洼洼的走廊里,干完室内的活计,我又推着独轮车去羊驼牧场拉了十多车的黑土堆到花园里,独轮车的轮子已经快瘪了,我一直没有找到打气筒,所以干起活来还是非常辛苦的。
 


我看到鸢搞了一箩筐的西红柿,喀秋莎穿着内衣在游泳池里玩了一会,之后她在家里健身之后就出门逛超市了,我与鸢忙到11:30分就收工了,一起去厨房做三文治配牛奶喝,我还额外喝了一瓶冰啤酒。我们上楼午休二个小时之后又下楼吃冰淇淋,之后我开始打开平板电脑预订南岛的住宿了,结果真是操心,我发现库克山谷的住宿极为紧张,唯一便宜的那家青年旅馆早就没有床位了,连豪华酒店的房间也被预订一空了,真是令人抓狂,


 
我只好又跟几个潜在的牧场主联络,寻找借宿机会,而鸢则整天捧着她的苹果手机处理代购的事宜,她还想做微商,我忙完正事就开始看视频,有外国人拍摄当时的中国最大工厂灿坤厂的采访报道,我特意看了一下洋人的回复,全是负面的刻薄讽刺,说这些工人就是奴才和奴隶,在那里打工就是灾难,其实洋人不知道好歹,如果这些工人不去工厂干活,难道像非洲人一样天天在街道上乱晃?
 


有人说这个世界极大工厂的工人迟早要被机器人代替,结果还真被这些洋鬼子说中了,目前连富士康都开始大量使用机器人还代替肉体工人。
 

我看完视频就下楼,看到喀秋莎正用鸢摘的西红柿炖煮果酱,我把鸢叫下楼,一起帮喀秋莎准备晚餐,我作烤箱烤了土豆,在上面洒了一些食盐,之后我切好猪肉,鸢拿到热锅上炒,后来鸢又临时做了蛋饺,这是一种非常消耗时间的菜,她包好蛋饺之后就放在平底锅上煎炸,之后鸢发现厨房的鸡蛋不够了,凑巧放学回家的莎霞走进了厨房,鸢对莎霞说没有鸡蛋了,她立即飞奔而出,拼命跑到邻居家里借了四个土鸡蛋,


 
最终鸢成功地煎炒了36个蛋饺,让每个人可以品尝六个蛋饺。我们准备了很多猪排骨和烤土豆,大家吃得非常开心。喀秋莎今天下班较早,莎霞放下书包就脱掉校服,只穿着性感内衣就跳进游泳池游泳,我经过游泳池时她还在游泳池边跳舞给我看,毕竟还是少女,不懂事,



我去农场忙了一会就返回阁楼,鸢继续玩手机做代购,她要圆马云梦啊,她还拉黄伊一起做代购,利润平分,我则继续上网修改之前在巴士公司预订的联票,也是折腾了半天才修改好乘客线路,预订了酒店。
 

20170224早上起床就看到莎霞居然穿着短裙,外面又围着条状的草裙,原来她学校要组织活动,要求每人都穿奇装异服到学校去,她开始活泼可爱,鸢给她拍照时,莎霞还特意跑到露台上开始跳舞,鸢就给她录了视频,莎霞真是家里的开心果,她昨天还从背后搂着鸢,真情表白地说她很喜欢鸢,看来我们跟莎霞一起生活了二周之后,她对我们还是很有感情的。
 

不久喀秋莎一走过来就开始数落莎霞和罗根,可能是因为两个子女又没有及时准备好上学的装备,罗根非常不开心,因为他本来很高兴的,结果他妈沷冷水,连莎霞都顶撞了喀秋莎几句,我想这就是子女天生与父母有矛盾的原因吧,我看着莎霞跟她妈吵架,我则尴尬地坐在厨房吃早餐,等两个小孩出门之后,喀秋莎开始给我们布置新的任务,鸢先去菜园挖土豆,
 

我则去别墅前门露台右侧铺设之前遗漏的一段难度较高的缝隙,我要自己思考如何处理,我测量了一下,然后去大工具房找来了各种工具,拿了一些水泥砖,我先蹲下来将缝隙里的灰土清理干净,又将之前埋在缝隙里的一截木板抽出来扔掉,然后使用特殊的工具将钉进墙壁的两根铁钉拔掉,最后才开始在缝隙里铺一层黄沙,
 

然后将水泥砖竖着嵌入缝隙,因为蹲的时间太久,最后突然直起腰时就头晕起来,我花费一个小时终于将缝隙用水泥砖铺设好,我自己也非常满意,之后我又去牧场拉了一车的土方,然后开始浇水,再去玉米地里拔了一会野草,看到鸢已经挖了很多土豆,我找到袋子帮她把土豆装起来运至洗衣房旁边,然后我们就收工了,脱掉脏衣服先去洗澡,最后启动松下洗衣机清洗衣物。
 

我们今天发现喀秋莎家里居然有电子秤,如是我与鸢轮流站在电子秤,发现我的体重是58.5公斤,跟我读高中时的体重差不多,鸢的体重是57公斤,我俩都减肥成功了。
 


中午我们将鸢昨天做好的辣椒裹肉炒了一遍,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喝啤酒,之后去外面晒衣服,但很快又开始下小雨,我只好又去收衣物,之后鸢在阁楼上使用手机开始在朋友圈推广正宗的新西兰奶粉,



并首次成功收到一笔892元的货款,鸢说她一发布奶粉的信息,朋友圈咨询的人非常多,而我在朋友圈收发鸢的奶粉信息时,居然无人问津,鸢的闺蜜黄妹也不去长沙卖蛋糕了,她现在又去深圳卖珠宝了,


 
之后又被鸢拉入伙一起做代购,她们整天盯着手机看,我也替鸢拉了一些潜在客户,因为如果我们能一边旅游一边赚钱,就可以从奴隶一样的打工生活中解脱出来,实现富人也羡慕的自由生活。
 

我们很想成为游牧工作者,当我们把工作和地点分开以后,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增加你的相对收入。比如以前上班每次放假都是法定假日,度假的高峰期只能买高价票,如果你是数字游民的话任何时候都可以买票,省下来的钱就是你赚的钱。从身心健康的角度来说会减少很多加班和工作压力,生活方式更加健康。
 

下午我与鸢正在阁楼忙着私事,突然听到喀秋莎叫我的名字,我忙穿上裤子下楼,原来喀秋莎正拿着全套的理发工具等着我,她叫我坐在露台上的椅子上,然后喀秋莎开始拿着剪刀替我理发,太感人了!鸢也跑下楼,说我捡了一个大便宜,因为在新西兰理发是非常昂贵的,像我这样剪个平头,虽然只需五分钟,但却要收费150到300人民币之间,
 

喀秋莎的技术非常好,她将我的头发修剪得非常齐整,鸢还拿着手机帮我拍摄视频,喀秋莎也不介意。之后女邻居芝波带着子女过来串门,她今天开着另外一辆加长版的白色轿车过来,之前我看她都是开越野车过来玩的,看来她们家也是非常富有的,年幼的女童呆在家里看电视,我看到罗根居然开着剪草机在草坪上驰骋,我上楼洗了头之后,喀秋莎就叫我将脸谱的联系方式给她,
 

让我非常紧张,因为之前我将莎霞跳舞的视频放在脸谱网站上去了,我忙先将所有跟喀秋莎家人相关的视频全部从脸谱上删除,最后我才敢加喀秋莎的联系方式。之后我通过网站将一些照片分享给了喀秋莎,后来外面又开始下雨了,鸢一直在为支付的问题头疼,其实做代购会消耗大量的个人时间,有时候控制不好会得不偿失的,不过鸢与闺蜜黄妹一起赚了几百元,她们说这是一本万利的生意,要持续经营下去,

后来我的好友徐雪恋和青岛的朋友也加鸢的朋友圈了,我不想折腾代购的事情,独自下楼看书,喀秋莎坐在沙发上跟我聊天,她说之前她们全家去南岛度假,开车过轮渡就花费800纽币,然后开车去公园徒步,中途在公园露营,看来她们的野外生存能力还是很强的,很快莎霞和她父亲从外面走了进来,喀秋莎和菲利普又去喝红酒,她准备做烤羊肉了,还做了土豆泥,趁没有开饭,莎霞已经迫不及待地脱掉裙子跳进了游泳池,鸢也下楼了,
 

她走过去给莎霞拍摄了很多一边游泳一边跳舞的视频,鸢还说莎霞的身材太好了,过了一会,六个人围在一起吃烤羊肉配土豆泥,莎霞她妈还特意在席间感谢我们的帮忙,还说明天要带我们出去观光旅行,吃完饭之后我们去洗碗喂猪,鸢又继续经营微信代购,鸢有一位老客户叫唐妨,在云南住别墅,非常有钱,
 

代购奶粉还提供购买者的身份证号码和扫瞄件,非常麻烦,到了晚上鸢又收到一笔一千多元的货款,鸢说现在市场上不是大鱼吃小鱼,而是快鱼吃慢鱼,她说回复朋友的咨询一定要及时,不久鸢又收到永州朋友黄秋菊购买奶粉的款项,看来鸢是找到感觉了。
 

第57回:德文波特千帆之都,莎霞简妲家庭聚会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4 23:53:42
Post #82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57回:德文波特千帆之都,莎霞简妲家庭聚会 (上)


 
©原创文章(本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20170225早上六点起床,去到厨房后就准备了牛奶饼干配三文治当早餐,拿了土豆泥羊肉打包起来做午餐,莎霞和罗根也是随意拿了一些食物放进午餐盒,不久一家人就一起上了越野车,


行驶不久先将莎霞她妈送到奥雷瓦,然后我们五人继续驾车行驶到德文波特,经过那座熟悉的教堂,因为我们以前跟黛安娜进入过那座教堂,当时我还说如果有机会一定要爬后面那座山,没有想到今天就如愿了!
 

莎霞也感觉非常奇怪,她说我们俩怎么可能去过那座教堂。菲利普将我们在教堂后面的一条街区放了下来,然后约好中午见面的时间之后他就带着两个子女去运动场了,今天又是罗根打板球的日子,



他父亲基本上都会陪着儿子去打球,正所谓陪伴就是最好的爱一样。我们下车之后就开始徒步,今天天气非常好,难怪昨天罗根他爸一定要鸢出来游玩的,之前鸢还企图独自呆在别墅里做代购呢。
 

我们走到湖泊路,看到维多利亚市政厅,对面是一座斜坡,林间分布着很多墓碑,墓碑都是石刻的,而且保存完好,偶尔有一些石头墓碑崩塌了,从墓碑上刻的日期可以看出,一些墓碑是在1878年竖立起来的,


比如戴尔和玛丽的合葬墓等,在墓园旁边是一座教堂,我看到那么多墓碑保存完整,我真心感觉西方社会是非常尊重历史和逝者的,不像现在的我国干部群众,经常掘祖坟并将古人的墓碑用来铺路,这在全国真是屡见不鲜的,
 

比较严重的是山东和广东两省,经常出现为了发展经济而将老坟掘毁,如佛山中山公园曾出现多处“墓碑铺路”惹非议,在广东车陂南地铁口有个城中村,几百米路面都是几十年前拿墓碑铺路,



而在《皇氏古建筑大全》第23544:惠来县东陇镇钓石村庸祖巷墓碑石板路也有记录,这条巷路不是用普通石板铺路,而全是用墓碑石板铺成的。全村就一条石碑路,独一无二,这条路存在时间应该有很多年了,有些石碑字迹已经很模糊,
 
这些多是破四旧搞和文化大革命遗留产物,是我同胞对先人的极大不尊敬的铁证。而在佛山市禅城区中山公园内群众游玩时也发现其脚下的石板路竟是用墓碑所铺设,等于踩人祖坟了。有个墓碑上写着“瑶坡吴公之墓”,



字迹十分清晰。当地人说修石板路应该是‘破四旧’的时候,都是群众自发修建的,当然在我家乡也有这样的恶行,比如公安县章田寺乡村民曾用古墓碑在田沟上搭桥,每天有许多村民从上面走过,将其踩在脚下,祖先的墓碑竟沦为搭桥铺路的境地。
 

被群众践踏的墓碑上的字迹仍十分清晰,上面雕刻着“乾隆五十六年岁次辛亥季冬月”立,谥号“皇清待封文林郎太学生祖考”,大房、二房、三房、四房等字迹。还有无锡个别地方用墓碑铺路,对逝者极不尊重,



还有一些地方的富豪,为了发财是什么事都敢干,比如当年地方老板造横店影视城的事情,那个老徐用三个月造160座仿建的老房子,横店影视城就此诞生,
 

当时谢导演对制景很追求细节,筑墙只能用青砖,红砖不可以,屋顶瓦片必须用木柴烧制。道上的石板,一定要真的,旧的。为了解决旧建材紧缺的问题,富翁老徐唯有让人去各个乡收购砖瓦,花大价钱买下从墓地拆下来的旧石板用来铺路,这还不够,


就去偏僻的地里挖野坟,为什么要这样践踏祖坟呢?其实都是利益使然,因为建成横店影视城之后不久,横店集团营业收入631亿元,资产过千亿,而且在横店一年有几十个剧组涉及抗战题材,平均每天三百个“鬼子”被“打死”,据说在“横店一年死十亿日本鬼子,连起来可绕地球两圈。”


 
再说我走出墓园之后就来到一座红色的教堂前面,因为是早上,教堂附近非常安静,圣弗兰西斯和万灵教堂对面是圣利奥学校,教学后面是山丘,前面的草坪修剪得非常齐整,我们从侧门走进教堂,里面摆满了实木长椅,



没有看到一个人,我们走出圣弗兰西斯和万灵教堂,继续行进,很快又看到另外一座砖砌的老教堂,它就是德文波特的圣保罗教堂,这座教堂只有一个尖顶,前面两侧开门,教堂右侧是一小型的墓地,所有墓碑保存完好,并没有因为要拆迁而挖先人的坟墓。
 


在靠山的那一侧分布着很多豪宅了,当然这里的特色并不是参观教堂,而是探索殖民地别墅和海边的豪华古宅,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深入到火山锥内部的防御设施。



我们走到马路对面,就能看到成群的殖民风格的别墅,多是实木建筑,我们经过共济会会员大堂,在维多利亚路90号看到一座建于1890年的实木别墅,
 

在1915年到1942年会计员杰姆斯纽厄尔曾居住在这里,如今这座古宅已经被铁丝网封锁了,再行不久又经过一座非常现代化的光启教堂,旁边是几座非常古朴的二层木屋,这些木屋除了烟囱是砖砌的,其余的建筑全是实木所建。



我们经过一些民居之后找到了上奥克兰维多利亚山的道路,这座87米高的火山锥安静平和,维多利亚山并不是很高,爬上去之后看风景很美,
 

在晴朗的天气可以看到月光垂落在大海上的壮观景色,在天黑之后灯火辉煌的奥克兰市区以及标志性建筑天空塔尽收眼底,因为今天是晴天,所以我们登上维多利亚山顶就能瞭望整个奥克兰市风景,包括天空塔和奥克兰博物馆。二战时曾经是碉堡,现在还保留了当时的炮台。


 
我们没有从环山公路走上去,而是选择一条当地人经常走的捷径,虽然草丛深处的小径并不明显,而且山路还有一些陡峭,但看到几个老年人都爬上去了,我们自然也不能落后了。等我们爬上山顶之后,



一转身就能隔海眺望远处的奥克兰市风景,鸢穿着长褂和牛仔裤也开心地爬上了山头,除了健身的本地人,我们还碰到一位印度青年在拍照,天气晴好,天空出现鱼鳞云,近处是规划统一的别墅群,远处是行驶在海峡里的游船。
 

我们今天从中心商业区穿过奥克兰港到达美丽迷人且独具特色的历史小镇德文波特。它被公路隔开,几十年来与世隔绝的日子,和此后充满想象力的城市规划让德文波特成为遗迹保存完好的历史古城。街道两旁都是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建成的颇具殖民风格的木结构别墅。在面向市中心的海滩上,也有一些富丽堂皇的大宅邸。


 
主路以渡轮码头为起点,通往内陆,一直延伸到维多利亚山火山锥。在街道两旁留存的建筑物中有许多咖啡馆和出售工艺品、古董和收藏品小店。从山顶我们可以眺望海军基地,它在过去几十年中曾是德文波特的主要中心,



一辆大型军舰停泊在海边,旁边是一些补给舰艇,基地的博物馆展出了一系列关于新西兰海军历史的大事和趣闻。
 

我们还看到了图比多湾,以及海港沿岸的北角,这座火山地处航道一侧,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航道穿过海岬,通往港口内部。很多年来一直是严密布防的要塞,但现在已经成为环境保护部管理的观光景区。当地将北角的古老炮台和地下隧道进行了翻修,游客能擎着火就把一探究竟。


 
碧草如茵的山坡上有许多理想的野餐地点,我们站在山顶饱览城市,海港及豪拉基湾各个岛屿美景,在北角山下的小路经过一片怪石嶙峋的暗礁,是一片人迹罕至的小海滩。还有切尔滕纳姆湾泳滩,北岸不愧是风光旖旎的海滨区之一。我们在山顶边走边欣赏海湾的风光,还能看到远处的跨海大桥,从高处俯瞰那些漂亮的木屋,


 
一位高挑的金发美女从我们旁边跑过,我使用单反相机将镜头接近,可以看到集装箱码头的风景,还有一处储备原油的码头,一艘大型集装箱运船正在驶来,在左侧还可以看到地中海航运的集装箱巨轮,一些帆船也在海湾驶过,我们碰到六位新西兰老人,他们叫鸢替他们拍摄合影,


 
这些老人非常健谈,身体健康,他们正在集体登山,我们沿着火山锥走到另外一处角落,继续眺望远处的风景,一位漂亮的欧美女孩穿着短裤孤独地坐在山顶一处悬崖旁边,当我们走近她时,美女主动起身让出地盘给我们拍照,我们呆了一会就开始下山,经过很多富丽堂皇的大宅邸,有些人居然在屋前的大树上架起了树屋,


 
我们到达一处板球场地,看到很多儿童队友在家长的带领下聚集在球场打球,我居然首次看到女童板球队,别看这些小孩是在玩球,她们可都是穿着统一的队服,打起板球来还是非常专注的。



我们在儿童游乐场旁边的木椅上坐下来吃了一些干粮,再沿着海滩走到军事博物馆,外面是咖啡馆,我们走进军事博物馆参观,发现尚未开门,如是我拿了一本介绍海军的书籍阅读,
 

离开后我们继续爬上北角山顶,正巧碰到一群家长和儿童正在排队参加连环智力竞技比赛,队伍出发要先穿过隧道,然后争先恐后地爬上草坡,经过炮台之后又要跑到第二个集合点领取任务牌,类似一种接力游戏,参与的家长和子女都非常投入。
 

我们站在旁边围观,看着远处帆船点点,我们跟着一群奔跑的参赛选手走到另外一侧,看到远处有一漂亮的沙滩,我们在山顶拍了一些照片,鸢还建议我们一起坐在草坪上拍双脚的影子,她还想装文艺青年。我们呆了一会就开始下山,经过别墅区时看到沿途每隔几百米就有一位亚洲义工在维护比赛交通,
 

原来络绎而来的还是刚才从北角山顶跑下来的亲子团,有些活动是将家长和儿童的一只脚绑在一起让他们走动,参加比赛的基本是欧美人,而做义工的却基本是亚洲人,这也说明欧美人还是处于世界食物链的顶层,而亚洲人还只能算是生产型国家出来的追随者。


 
我们走到十字路口,碰到一位中国少女穿着黄色马甲正在指挥一对母女过马路,她们都是各有一条脚踝绑定在一起,所以走起路来非常滑稽。我们继续走到海边,看到一些女童正在参观户外竞技活动,



有些活动是需要父母和子女一起合作参加的,一些亚女正当自愿者指挥家长和儿童进入林荫草坪里的比赛场地,家长都穿着统一的上衣,印刷着XRACE字样,我们再走不久就看到一位金发美少女正指挥一对父女走进一处赛场,


 
女儿的眼镜被蒙住了,她需要在父亲的引导下顺利走到目的地,我们沿着海滨大道一直走,看到前面是一处游乐园,再走到广场上,就看到几百位家长和儿童正聚集在比赛的终点站休息,我们穿过人流,径直走到三岔路口,


那里就是轮渡码头了,我们走到门口等待,碰到一群印度家庭正聚集在码头前面拍照,印度人是非常喜欢群居的,一旦一个人移民成功,他们会将印度老家的父母和子女都移到新西兰,正所谓拉O帮结O派,也是中印的传统。
 

第57回:德文波特千帆之都,莎霞简妲家庭聚会 (下)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5 23:19:37
Post #83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57回:德文波特千帆之都,莎霞简妲家庭聚会 (下)

 
©原创文章(本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我们还去附近的停车场转了一圈,没有看到菲利普的越野车,只好给他发信息,他叫我们等几分钟,不久他们的汽车驶过来了,我俩一起上了车,这次没有走常规线路,而是直接驶到奥尔巴尼和河头林区,大片的商业树林延绵几十公里,我们驶过了海伦斯维尔高尔夫球场,菲利普说他经常到这里打球,再继续行驶到高峰路,我们就进入一处建在山腰的非常隐蔽的民宅,莎霞下车去敲门,
 

很快一位高挑的中年妇女从房间走了出来,她比喀秋莎要高一些,身材也很好,年纪应该还比喀秋莎小一点,她一上车就跟我们打招呼,后来才知道这些妇女跟菲利普是非常好的朋友,我暂且称她为红姐,汽车再行驶大约半小时才到达菲利普的家里,下车他们一起去厨房找食物吃,菲利普等人只是随便吃了一些面包,很快菲利普又带着红姐和莎霞开车出门了,
 

我与鸢则将土豆泥烤熟后伴着酱料吃,之后我们上了阁楼,我先去洗澡,然后躺在床上休息,鸢的事业心很强,她趴在桌子上一边使用手机跟国内的朋友联系,她开始认真经营她的代购事业,她还将以前封锁的同事取消了限制,我们在阁楼呆了一会,发现楼下又过来更多的客人,原来今天莎霞家要搞聚会了。


 
今天气温很高,阁楼被太阳晒了之后温度更高了,我们热了一身汗,不能在楼上呆太久了,我先下楼,看到菲利普一朋友的两位子女正在楼下客厅玩耍,外面已经停泊着三辆汽车,几个中年妇女聚集在露台上聊天,两个小孩一个叫太尼,11岁,他姐姐叫简妲,跟莎霞差不多高,也是金黄色的长发,但比莎霞大一岁,两个少女都穿着时尚的短裤,我们跟两位少女一起去羊驼牧场参观,
 

发现前几天刚出生的羊驼已经长得很高了,毛色也变成了白色,另外一只刚出生的小羊驼还呈现粉红色的皮肤,它都站立不稳,我们忙去给小羊驼拍照,之后将牧场又添新羊驼的喜讯告诉菲利普,他刚从外面回来,正要去菜园摘辣椒,他跟我一起去挖红薯,结果没有找到成熟的,我们一起返回大宅,碰到喀秋莎的三四位女性朋友正聚集在一起喝酒跳舞,两个少女在厨房准备巧克力,
 

我尝了一下味道,后来我跟着简妲和莎霞两位少女去菜园摘玉米,莎霞用力过猛,将一株玉米杆连根拔起了,她俩摘了十多个玉米,我们运到厨房外面的露台上,四个妇女拉着我一起拆除玉米外面的苞叶,之后我去厨房喝了一瓶啤酒,



鸢喝了红酒,之后我帮忙煮玉米,喀秋莎就忙着烤土豆,她将橄榄油淋在土豆上,然后将土豆推进烤箱,她还烤了猪腿肉,不久简妲她爸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说莎霞长高很多了,之后简妲和莎霞背对背站在一起比身高,我与简妲她爸聊橄榄球,外面的几个女人又开始跳舞了,


 
鸢又开始处理代购的事宜,而且我们俩都不是社交动物,如是找机会一起返回阁楼,我拿出手机看了一些国内的资讯,胡适说抵抗黑暗最好的办法是让自己光明,有朋友说因为缺乏互信,国内到处安装监控器,还是修行不够,只好技术帮忙,又谈到刷脸技术的引进。


 
我们在楼上呆了一会,又一起下楼,看到两少女和两男孩正在客厅看电影,菲利普和简妲她爸两个男人陪四个妇女在露台喝酒跳舞,这又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新西兰本地人真是女多男少,很多女人找不到老公,我看到简妲她爸同时跟两个女人一起跳舞,喀秋莎和菲利普也手挽着手跳了一会交谊舞,之后穿白色上衣并将褐色长发盘起来的妇女拉着我和鸢一起跳舞,她还教我如何跳当地舞蹈,她还替我们拍照,


 
之后褐发姐居然拉着喀秋莎一起跳舞了,而菲利普这时居然当着他妻子的面拉着高挑的红姐开始跳交谊舞,红姐高170厘米,穿着黑色花裙子,披肩长发,是五个妇女中最漂亮的,难怪菲利普将大门关上,不让四个小孩参与舞会,因为我看到菲利普搂着红酒跳了很久的交谊舞,两个关系非常暧昧,最后喀秋莎站在旁边都有些不高兴了,我也感觉很尴尬,搞不懂洋人的社交逻辑。
 

最后终于等到要开饭了,我们轮流拿着盘子去厨房添菜,主食是土豆,玉米和猪腿肉,八个大人端着盘子在露台外面的长桌上点着蜡烛吃饭,四个小孩则聚集在客厅边看电视边吃饭,我们这次不想再喝酒了,如是我跟鸢拿着柠檬汁吃,其他人喝红酒,席间我与他们聊了一会,最终吃完饭之后我与鸢主动去收拾桌子上的碗碟,返回垃圾遍地的厨房,鸢看不下去了,
 

又主动帮忙清理狼藉满地的厨房,结果褐发姐走过来叫我们不要干活了,她说我们是义工,但不是劳工,不要拼命找活干,要放松,褐发姐还强调说今天是周末,我们不应该在周末还工作,我心想这位褐发姐真是太讲民主和道德了,她叫鸢不要洗碗了,拉着我们一起去外面喝酒,
 

但鸢是一位传统的中国女人,她觉得厨房太脏就要收拾好了再玩,但褐发姐站在旁边重复了很多次,叫鸢出去玩,我也叫鸢放下手中的活,一起出去玩,结果鸢骂我情商低,不懂人情,还说我不会做人,我心想这是国外,没有必要还像国内那样天天装逼过日子吧?
 

看鸢坚持要干活,那位褐发姐看不下去了,她居然跑到外面将喀秋莎叫了进来,她当着喀秋莎的面说今天是周末聚会,怎么能让义工加班干活呢,意思是喀秋莎要“剥削”我们,当时搞得喀秋莎也很尴尬,鸢的这个犟脾气令洋人也很无奈,喀秋莎只好过去帮忙,她将洗碗机里干净的碗碟拿出来之后就又出去了,估计是担心她老公跟红姐单独呆在一起太久了,我与鸢坚持将厨房清理干净了,
 

菲利普从外面走进了表示强烈的感激,后来褐发姐又从外面走进来,她叫我们要放松,不要紧张,她就这里是新西兰,我们没有必要拼命工作,该休息的时候要懂得享受生活,我当时虽然很嫌褐发姐的啰嗦,不过她的这种人文关怀还是令我们很感激,以前在国内工作,哪里会碰到这么有人性的老板哦,民企都是给员工灌输免费加班加点打鸡血一样拼命干活的,国内的文化就是不能免费加班就意味着不敬业要失业。


 
我与褐发姐聊天,才发现她已经离异了,有三个小孩要抚养,我们正聊着,旁边过来另外一位褐发高个子妇女,她已经是喝醉了,居然找不到自己的黑色挎包了,旁边一位年纪最大的妇女过来帮忙,最后终于找到挎包了,


之后几个成人走到外面去散步,二个少女和男童去大宅后面戏水,很快罗根就拉着太尼去客厅玩电子游戏,莎霞和简妲就穿着紧身超短裤继续在游泳池戏水,两个少女穿着泳衣在池中翻滚,我叫她俩快去睡觉,但两个少女不听话,
 

她俩难道趁大人去喝酒了,所以可以无法无天地放纵了,到了晚上22点半,我看到莎霞和简妲居然只穿着性感三角裤就在房间跳舞,她俩听着火爆的音乐,疯狂而劲爆地扭动着屁股,我心想真是逆天了,才13岁的少女就跳这样的劲舞,以前看莎霞外表都是很老实的,看来是简妲这位姐姐把莎霞带坏了。
 

我们将客厅清理了一下就返回阁楼休息,寻求清静,到了十一点多,喝醉酒的喀秋莎突然闯进我们的卧室,她估计是醉了,正常情况下她是不会来我们房间的,原来喀秋莎想过来找一些气垫床,我帮她挪开柜子里的物品,喀秋莎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气垫船,最后她就抱了一些被子下楼了,喀秋莎临走之前跟我说今晚太吵了,叫我们不要介意,我让喀秋莎下楼去尽情享受聚会,我们先上床休息,半夜被外面的音乐吵醒,


 
我探出头一看,楼下还有人在聊天,音响传出音乐的声响,两个少女还在狂欢跳舞,喀秋莎今晚是不会管莎霞和她朋友的,导致两个少女更是无法无天,而且我发现简妲少女的妈妈并没有过来参观聚会。
 

我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国内朋友发的励志鸡汤:“一小撮人对你的重要性将远大于剩下的其他所有人。只有你找到你自己,做到最好的自己时,世界才会找到你。不要成为社交动物,要留一部分时间给自己学习成长,留给自己看书、提升与思考的时间。


只有置于你设计的契约之下的资源,才是你的资源,别人口袋里的钱再多,不放到你手里就不算数,也没必要讨好对方。创业成功的原因主要依赖于:人脉资源、创业相关经历、创业行业潜力以及有效的合作伙伴。”看了一会我又倒头睡觉了,其实所谓的心灵鸡汤都是好听的废话。
 

JUMBO HUANG SWORD: Today we drove to Devonport, after dropped off at the cemetery, we passed by the gravestone which inscribed as “Daniel Berry who died in 1878, Mary”, we walked to St Leo’s School, in front of it was the St Francis de Sales and all Souls Catholic Church,  nearby was Devonport St Paul’s Church, the Light Church,  we passed by 90 Victoria Road Villa, and climbed the Mount Victoria. Later on we drove to Albany, Riverhead Forest, Helensville and came back to home, there was a party tonight for 11 persons. Devonport is a harbourside suburb of Auckland,
 

New Zealand. It is located on the North Shore, at the southern end of a peninsula that runs southeast from near Lake Pupuke in Takapuna, forming the northern side of the Waitemata Harbour. East of Devonport lies North Head, the northern promontory guarding the mouth of the harbour. The population of Devonport and the adjoining suburb of Cheltenham was 5,337 in the 2006 Census, The suburb hosts the Devonport Naval Base of the Royal New Zealand Navy, the main facility for the country's naval vessels, but is best known for its harbourside dining and drinking establishments and its heritage charm. Devonport has been compared to Sausalito, California due to its setting and scenery. People often travel over from Auckland on the ferry for dinner, the starry sky and glittering lights of Auckland on the return trip being very beautiful.


Day trips combining a meal in Devonport with a trip up Mt Victoria or an exploration of the military emplacements on nearby North Head are also very popular. Of note is the quaint Devonport Museum, located near Mt. Cambria. In April 2017 the museum was given a complete makeover by local volunteers and a TV production company. The navy base at Devonport features strongly in the local character, with the North Shore City Council having signed a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with the Navy which recognises the developing partnership between them. The Torpedo Bay Navy Museum is also located in Devonport. Takarunga / Mount Victoria is the highest volcano on Auckland's North Shore,
 
rising to 87 m. Its age is currently unknown. Its lava flows now line much of Devonport's waterfront. An important pa once occupied its slopes, and some of the pa's earthworks can still be seen. A scoria mound known as Duders Hill, on Takarunga  Mount Victoria's southern slopes was mostly quarried away. The name Mount Victoria comes from Queen Victoria and the name Takarunga means "the hill standing above". Jules Dumont d'Urville climbed the hill in 1827.The hill provides panoramic views of Auckland's Waitemata Harbour and the inner Hauraki Gulf. Over the years the peak and upper slopes have housed a signal station for shipping, artillery emplacements, farmland, and various concrete army bunkers, some from as early as the 1870s. One bunker now serves as the venue for the Devonport Folk Music Club. The slopes of Takarunga / Mount Victoria are also home to Devonport Primary School, Takarunga Playcentre, a tennis court,
 
a cemetery, a water reservoir which maintains supply to the area, and a scenic lookout. The old Signalman's House is now home to the Michael King Writers Centre which provides writers-in-residence programmes, hosting for visiting writers, residential workshops for experienced writers, and a series of workshops for young poets and emerging writers. Helensville is a New Zealand parliamentary electorate, returning one Member of Parliament to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The electorate was first established for the 1978 election and was abolished again in 1984, and has existed again since the 2002 election.
 

第58回:粗狂绮丽荡气回肠,田园栖居贯穿始终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7 21:28:47
Post #84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58回:粗狂绮丽荡气回肠,田园栖居贯穿始终


 
20170226早上起床下楼,发现罗根和太尼两个少年正趴在地毯上玩手机游戏,我直接走到厨房加热了两根玉米棒和两大块猪腿肉,等鸢下楼后我们一起吃早餐喝红酒,然后鸢将清洗了十多个葡萄酒杯和碗碟,将一些餐具也清理干净,我则走到外面的露台上清扫落叶,这时莎霞睡眼朦胧地起床去关门,其实是刚才我扔酒瓶时将旁边闺房中的两位少女吵醒了,

 
昨晚喀秋莎的朋友们至少喝掉了五个品牌的十多瓶葡萄酒,多是新西兰不同酒庄的红酒,之后我叫鸢去喂猪,我则推着独轮车去牧场装了三块巨大的水泥块,我推车时发现独轮车的轮子已经是彻底没有气了,后来我与鸢去菜园,她负责翻土挖土豆,我则负责拔掉齐人深的灌木杂草,连续使力弯腰拔草二个多小时,之后我突然发现腰闪了,导致我的腰非常疼,无法弯腰了,只好暂时停止拔草,
 

看来下次还必须依赖锄头或者铁锹来除草,如果频繁弯腰使用蛮力去拔灌木一样深的草,极容易损伤腰部肌肉。我拿着水管给之前种的种子地浇水,然后又拿过锄头开始清除比较浅的小草,



最后我与鸢去工具房拿了半桶的紫花苜蓿谷壳运至昨天生仔的母羊驼那里,意外发现另外两只怀孕的母羊驼侧身躺在草地上,其中一只母羊驼躺了很久之后才艰难地爬起来,
 

我扔了一些紫花苜蓿谷壳给它吃,另外十六头羊驼围了过来,将我围困在牧场中间,迫使我不得不放下手中装有紫花苜蓿谷壳的大桶,又看到两头刚出生不久的小羊驼,我们忙到12点15分就收工了,返回客厅看到喀秋莎正在客厅看电视,我忙去厨房将猪肉和玉米棒加热,然后动手做了一份三文治,


 
我拿着啤酒和果汁与鸢坐在厨房吃午餐,不久罗根和太尼两个少年从外面跑了过来,他俩流着口水盯着我俩吃饭,毕竟我俩是干完体力活了,本来就很饿了,而喀秋莎一家人吃饭又没有规律,午餐经常是随意吃片面包对付过去的,



等罗根一走,喀秋莎又跑过来看我们吃午餐,她自己又很懒,现在看到我们吃得很香又嫉妒了,最后莎霞和简妲两位少女也从外面走进来,她俩也神态诡异地盯着我俩看,莎霞实在忍不住了,她走过来直截了当地问我为什么我要边吃菜边喝啤酒?


 
她认为我有神经病,怎么可能喝酒要下菜呢?我心想你们洋人才是神经病呢,天天只喝酒不吃菜,这就是文化差异,我心想幸亏我没有边吃肉边喝红酒和牛奶,否则莎霞会嫉妒恨了,
 

我们快吃完了,莎霞很不服气地走过来说她也要自己做午餐吃,之后莎霞就拿过菜谱开始准备食物,好在莎霞家的厨房像个实验室一样,量杯和量筒一应俱全,还有厨具、刀具森然排列,俨然一个兵器库,而且洋人做菜是完全按照菜谱来做的,她们不会凭经验和感觉来炒菜的。


 
莎霞很呆板,她先拿来一些面粉和黄油,但她需要称重,如是莎霞到处找称重的仪器,她没有找到,我吃完午餐就帮她寻找,最后终于找到了,结果莎霞还说我放错了地方,故意让她找不到,我突然发现今天莎霞一点也不可爱了,这个少女还真不好伺候,本来我还想帮她揉面粉的,但忌惮她又情绪变化,我们就返回阁楼休息了,
 

鸢继续做她的代购事业,她告诉我说去年我面试过的一位惠州的文员居然找鸢购买了两罐羊奶,这位1993年出生的小女生曾经在加油站工作过,我招她进公司时,她还是非常腼腆可爱的。我突然想起去年我面试过几十位美女,如果每位美女都找鸢买羊奶或牛奶,那生意就相当可观了,可惜有很多美女并没有加我微信,当时没有这个觉悟啊。


 
我先去洗澡,豁然发现弯腰脱裤子都困难,就是因为干活时频繁弯腰导致的,毕竟是年纪大了,不能跟二十多岁的小青年相比了,我洗完澡躺在床上使用手机上网与国内的朋友联系,以前在办公室坐在对面的美女章还告诫我要注意身体,兰姐也说我的生活很有意思,婷妹最近终于更新微信了,前公司的小花也赞美了我的生活,老路不停地发布家具方面的励志文章,鸢也一直在跟闺蜜聊天做代购,
 

闺蜜黄妹鼓动周围的朋友帮鸢群发代购的广告,她父母还以为我俩已经定居新西兰了,鸢的闺蜜昨天还失眠了,梦见自己发了大财。
 
我躺在床上,寻思着幸亏我在南岛找的新工作都不是在农场的重体力活,否则我这腰还真是扛不过,我睡了一会就起床看书,发现鸢正在看一部叫《喜马拉雅》的老电影,我之前对《喜马拉雅》这部电影早有耳闻,但一直没有机会去看。鸢说非常好看,可以之前在国内被封禁过,如是我就凑过去看了一会,果然发现是一部好电影,在纯净无比的喜马拉雅、质朴神秘的藏族人,配上仙乐般的藏族音乐,构成了本片,如纪录片的叙事风格一样感动人。


 
在与天相连的莽莽群山之中有一座藏族村寨,由于生产的粮食不够自给,世世代代靠运盐为生。老首领天尼的儿子本应是下一任村里的头人,却在运盐的路上意外身亡,而众望所归的继任者卡玛在天尼的眼中则是为夺头人之位而蓄意害死自己儿子的罪犯。在一次新的运盐旅程开始前夕,村子里以老天尼和卡玛分别为首的两派各持一辞,互不相让。最终卡玛带领年轻人在提前于老人们占卜的日子出发,


 
而天尼而带领自己当喇嘛的儿子和孙子以前一群老随从按占卜的日子上路。运盐队伍不仅一路风餐露宿还要应对群山之中意想不到的危险,两支运盐的队伍谁能克服艰难险阻先到达旅途的终点?本片影像风格粗狂绮丽、荡气回肠,宛如仙乐般的藏密梵音贯穿始终,令人心旷神怡。 该片是由法国、尼泊尼、瑞士和英国四国合作,历时九个月拍摄的剧情与纪录大片,曾入围第72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提名以及2000年欧洲电影最佳摄影奖提名,并于当年获得了恺撒最佳摄影奖和音乐奖。
 

这部电影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如果你要選擇一條路,那么就選那條最難走的。我们在阁楼呆太久了,最后我们一起下楼,发现喀秋莎和莎霞母女俩替我们做好了比萨饼,我们吃了很多,一下子把肚子吃撑了,不久我们主动要求清理餐具,还清扫了厨房,之后我又去扫地,经过莎霞卧室时,


 
她走出来好奇地问我的英文名为什么叫蒋波,是否我的英文名与中文名发音是一样的,我扫完地之后,莎霞和简妲两少女又提出要我加入她俩的游戏,因为我也不懂游戏的规则,只能被动地听从莎霞的指挥了,鸢在厨房忙完之后也过来参与游戏,我看到鸢吃完火辣的比萨饼之后嘴唇马上长了两个透明的水泡,明显是上火了,


 
不久我看到罗根和太尼神秘地拿着平板电脑出去爬树了,两人还玩自拍,莎霞喊罗根回来玩游戏,结果两个少年折腾了半天才从松树林跑回来,之后我与鸢就与四个少年坐在地毯上玩游戏,莎霞和简妲是非常有耐心的,她俩知道我俩是中国人,之前没有玩过这类游戏,所以非常有耐心地告诉我们游戏规格,
 

结果坐在旁边的罗根和太尼就不耐烦地跑开了,等我俩搞明白如何玩游戏之后,罗根和太尼才返回到客厅加入进来,最后我们六人开始认真地玩着游戏,我与鸢居然还赢了游戏比赛,我们正玩得火热,可惜不久简妲和太尼的妈妈开车过来接姐弟俩了,简妲她妈比莎霞她妈年轻很多,



保守估计跟我差不多大,身材窈窕,皮肤洁白,我跟她打招呼,之后淘气的太尼居然拿过罗根的平板电脑,开始播放两个少年刚才拍摄的从松树顶端沿树冠滑坠下来的惊险视频,双方母女都凑过去观看,
 

我也跑过去欣赏,当我看到罗根拉着太尼从几十米高的松树顶部开始下滑时,我也吓了一跳,心想这罗根真是胆子太大了!我快完之后感到很震惊,就大力夸奖两位少年的勇敢,
 

结果简妲的妈妈就问我是不是我教两个少年爬上树顶的!天啊,她居然会怀疑我,其实简妲她妈是比较爱护子女了,她认为儿子跟罗根呆在一起会学坏的,之后我跟简妲她妈道别,等简妲一家人开车走了之后,喀秋莎又跟罗根吵架了,估计是喀秋莎教训儿子不要拉着太尼做冒险的事情,


 
我则呆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我又听到了熟悉的哮喘声,我之前一直以为是猫发出的声响,结果莎霞当面纠正的我错觉,她说那是她妈发出的声响,我一听就震惊了。菲利普到了晚上21点才开车返回家里,我们还是坚持晚上去喂猪了。
 

JUMBO HUANG SWORD: We collected the red wine bottles and found several brands such as: Riverstone, Glenlee, Gold River, Earthworks from Chardonnay, Bibbston Single Vineyard, Control Otago Pinot Noir.
 

第59回:穿透历史迷雾闪耀,天赋权利理性常识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7 23:16:15
Post #85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59回:拔草除根闪腰岔气,天下没有不散宴席

 
 
©原创图片(本文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本章节文字内容部分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商业用途。
 
20170227早上起床就腰疼,去厕所蹲马桶和穿袜子都有些困难,看来下次不能频繁弯腰使蛮力干活了,必须合理使用工具。我们去厨房吃完早餐之后,喀秋莎给我们安排了两个任务,先是在花园铺设过黄沙的走廊再间隔铺设水泥板砖,第二个任务是去别墅右侧的小花园修理景观树上的残叶片,这些都是轻巧活了。


 
但水泥板砖有半米宽,非常沉重,之前没有伤到腰时我是可以一个人独立抱起来的,但为了保险,这次我与鸢合力一起搬运,我们先将水泥板砖放在独轮车上,再运至花园,之后一起抬着水泥板砖铺在走廊的黄沙上,干完活之后我俩又去右侧的小花园清理残余的树叶,这个活就是要细致,
 

不需要使大力气,我们清理完花园之后才去喂猪,在工作中我反而发现腰疼缓解了,之后鸢说要吃无花果,如是我去工具房扛着大梯子放在两株无花果树下,先让鸢爬上去摘比较低矮的无花果,之后我爬上梯子开始使用棍子敲落一些熟透的无花果,



我们实际上只捡到了十多个无花果,将梯子和长棍归还到工具房之后,鸢就吃了几个无花果,

 

结果她开始反胃并呕吐起来,鸢还以为是怀孕导致的呕吐呢,看来没有熟透的无花果是不能多吃的。我们返回到厨房,我烤了一些比萨饼吃,鸢担心上火,她坚决不吃披萨饼了,而是选择煮稀饭炖鸡蛋,



我们吃完之后喀秋莎购物返回家里了,她提了一大袋的食物和一些花卉回来了,我上阁楼洗完澡之后,到了14点我居然看到菲利普居然开车返回了,


 
我下楼吃了一些仙履奇缘牌枣子,然后看了一会手机视频,讲述了修建了二十三个世纪的长城,这个国产纪录片叫《长城裂变》,到了下午鸢提出去牧场散步,如是我们一起出门,看到旁边的农场正在盖房子,前面停着一台施工机械,罗根又在开割草机,莎霞一边看视频一边准备晚餐,我们在外面拍了一些牛的照片之后返回别墅,


 
莎霞又找我们玩纸牌了,不久我们一起吃晚餐,有鸡肉和蔬菜,吃完之后我们又一起扫地洗碗,然后去外面喂猪,顺便去牧场看了一会羊驼,返回木屋时莎霞又叫我俩陪她玩纸牌游戏,鸢与莎霞一个组,我与罗根一个组,只玩了几轮,我们组就胜出了,这时莎霞她妈跑过来,叫两个小孩必须在20点之前返回房间睡觉,


 
不久菲利普打完高尔夫球返回家里了,他之前问我长城有多长,我居然说只有几千公里,其实长城的真实长度超过了二万多公里,30年来举世瞩目的万里长城已吸引越来越多的游客前来参观,长城图像也印在每个中国人的身份证背面。但作为我国的一张闪亮名片,不少国人对长城了解其实并不深,一些常识中也存在认知误区。


 
号称“万里”,但长城总长度却不止有一万里。专家说,各个时代现存的长城资源分布在我国404个县,总长度超过2万公里。长城的兴建、使用和废弃,其实经历了2000多年的漫长过程。根据有“中国长城第一人”之称的罗哲文研究资料,秦、汉、明等朝代都修建长城,若是把各个朝代修筑的长城总计起来,大约在十万里以上。
 

不过,由于时代久远,早期各时代的长城大多残毁不全,保存比较完整的是明长城。长城也并非只是一道城墙,而是一个包括镇城、卫、所、堡、敌楼、烽火台和长城线性墙体等组成的纵深防御体系。长城是我国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尤其是1987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后,我国更加高度重视长城保护工作,并采取了大量行之有效的措施。
 

但是,由于年代久远,以及经济社会的发展变迁,长城由于线长、点多、面广,其保护一直面临较为严峻挑战。长城修筑的历史可上溯到西周时期,发生在首都镐京的著名的典故“烽火戏诸侯”就源于此。
 
春秋战国时期列国争霸,互相防守,长城修筑进入第一个高潮,但此时修筑的长度都比较短。秦灭六国统一天下后,秦始皇连接和修缮战国长城,始有万里长城之称。明朝是最后一个大修长城的朝代,今天人们所看到的长城多是此时修筑。长城是我国也是世界上修建时间最长、工程量最大的一项古代防御工程,就算到了今天,我们也会发现全世界的大部分港口,铁路,公路和高楼等也几乎都是我国群众修建的。


 
菲利普和罗根都没有来过我国,他们对我国唯一的印象就是长城,至于我的第二故乡深圳,他们没有任何认知。鸢返回别墅后就独自跑到阁楼做代购了,她现在开始推广安佳奶粉和纽乐羊胎素,虽然羊胎素是备受女性青睐的保养品,也是很具有争议性的美容产品。
 

前年瑞士医药监管部门在国内全面叫停羊胎素抗衰老疗法。对此,瑞士药物监管局新闻发言人表示没有科学证据显示,羊胎素疗法有任何抗衰老作用,且该疗法可产生显著的健康风险。1931年瑞士保罗尼翰医生首次将从小羊胚胎中提取的一种鲜活细胞注射到一名甲状旁腺受损的临危病人体内,并成功挽救了其生命,后来这位病人于1962年仙逝,享年89岁,这就是羊胚胎素细胞活化疗法的最初起源,它的发现对人类在抗衰老领域的医学发展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因此保罗尼翰被世人誉称为“活细胞之父”、
 

“羊胚胎素细胞活化治疗的创始人”, 七十多年来全球数十万的人在保罗尼翰医院进行过治疗,其中包括前罗马教皇保罗十二世、英国女王及皇室成员、菲律宾总统马克斯、西班牙皇后、沙特阿拉伯国王们、摩洛哥的国王们、也门的国王们、日本裕仁天皇、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德国总理、法国总统戴高乐、艺术家查理卓别林,画家乔志巴拉克,时装设计师克里斯汀迪奥和萨瓦塞特默翰,以及明星玛丽莲梦露、玛琳黛德丽、葛莉泰嘉宝,萨莎迪特里希,著名球星马拉多纳等等。羊胎素具有高纯度、高品质、高安全性的特点,


 
从细胞的提取可分为三个阶段:首先运用最先进的生化仪器,从小羊胚胎的肝脏中提取活性蛋白质去除杂质、热敏感蛋白质及可能导致过敏反应的各类危险因子,其次通过先进的技术对提取的活性细胞进行分离,从而得到具有不同功效的活性细胞,如胸腺细胞、胎盘细胞、肝脏细胞等几十种不同类型,最后采用目前最先进的冻干技术来保持细胞鲜活性。要注意的是羊胎素的提取,精炼是一项非常复杂的技术,如今只能在实验室中完成,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个性化的服务,绝对不可能进行大量生产,且活细胞的保存要求极高,
 

经过提纯的羊胎素在极为苛刻的温度要求下最多只能保存六个月,根本不适合长途运输,所以它不可能成为大众消费,只是极少数人可以承担的奢侈品。根据七十年来在人体身上施用胚胎素的经验,结论是胚胎素在每一次治疗两年后要再进行第二次治疗。也就是说,要保持羊胎素的活化治疗效果,应该每两年注射一次。当然,普通人是无法享受羊胎素活化注射治疗的,故而商家又发明了一个方便运输和储存的羊胎素胶囊,
 

羊胎素以三个月孕领内的羊胎盘为原料,羊胎素胶囊经超低温双冷冻工艺制成羊胎盘冻干粉,富含多种氨基酸、核酸、多肽、维生素、微量元素及矿物质等营养素。对人体组织羊胎素胶囊有修复作用,具有延缓衰老、养颜美容作用。对人体组织有修复作用,具有延缓衰老、养颜美容作用,加上新西兰的羊群数量又多,
 

所以它出产的羊胎素成了当地的特色产品,广受美女的青睐,故而羊胎素片和牛奶成了鸢代购的主打产品就不足为怪了。我在客厅看电视时,喀秋莎给我看新闻,原来莎霞的邻居凯特林刚成为最小横渡库克海峡的女孩,她只有12岁,我看了一会电视就返回阁楼休息,顺便下载了一些电影观看,莎霞家的网络速度还是非常快的,这也是支撑鸢能在短期建立起微商平台的基础。
 
Jumbo Huang Sword: Today we ate Cinderella Pitted Dates, Caitlin O’Reilly is the neighbor of Sasha, she was 12 and successfully swam across the Cook Strait.


 
20170228昨晚鸢没有睡好,起床后我去厨房做三文治吃,在面包里夹了几片培根肉,鸢刚去泡方便面配鸡肉吃,我们吃完早餐就出门去右侧的小公园清理昨天修剪下来的大树叶,堆放在大拖车上,之后我们又去菜园锄草,这次我学聪明了,再也不使用蛮力了,而是直接拿着铁锹铲断又粗又高大的顽固野草,我将铁锹铲进野草的根部,将它们全部铲断,至少从外面看菜园,就会发现粗野草消失了很多,尽管很多野草并没有连根拔起,


 
我清理的菜园区域约有几百平方米,种植着各种瓜果和蔬菜,我干到十点多钟又去浇水,我上周播种的豆子已经发芽了,我们今天干到10点半就收工了,返回别墅就轮流上楼洗澡,然后将两人的脏衣物放进洗衣机清洗,我们吃了水果后就返回阁楼休息,下午醒来后就下楼去客厅,
 
莎霞放学之后又在厨房播放动感音乐,她妈上阁楼清洗卫生间,我估计明天可能就有新的客人过来了。我们到了17:20分下楼陪莎霞和罗根等吃面条,莎霞她妈要出门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菲利普要求子女去橄榄球俱乐部注册,我去厨房清理了台面之后就返回阁楼,看到鸢依然在维护更新她刚注册成功的网络微店,总之中国人就是全世界最勤快的人,其中以福建人为胜,
 

我以前面试过一个福建的哥们,在印尼呆了几年,学会了很多种土著语言。我也帮鸢在我的同学群推广她的微商了,事实证明这个生意不好做。尔后我下楼拿了一些西瓜和冰淇淋吃,鸢原公司老板刘氏也向她购买了很多产品,之前我在深圳大学面试过的深大美女研究生史小姐也缠着鸢购买了八瓶羊胎素,一跃成为她的最大的客户。
 
当初为了不耽误她,我并没有录用史小姐,反而她并不记仇,还一直帮助我,令我感觉人间还是有温情的。我躺在床上看了一会《航拍中国》的视频,发现祖国其实是很美的,只是我们过多地将头埋在城市里搞建设,忘记了大自然的美好。
 

20170301我们早上起床后听到喀秋莎将莎霞和罗根叫到客厅,我与鸢站在阁楼的围栏上跟两位小孩打招呼,莎霞和罗根特意跟我俩送别,看来新西兰人还是非常讲究文明礼节的,莎霞已经跟鸢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我们刚熟悉这家人,现在却要分开了,
 
喀秋莎先开车送莎霞和罗根到牧场外面的路口等校巴,我们就下楼去厨房做早餐,我们吃了香蕉黄油三文治面包,喝着牛奶,之后我去喂猪,将喀秋莎昨晚聚会时提回来的几袋剩余的饭菜全部扔进猪吃,其实还包括大半只鸡,我们也跟两头猪告别了,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人记得按时给它们喂食了。


 
我们返回阁楼收拾好行李,然后下楼将背包搬上越野车,喀秋莎开车送我们去锡尔弗代尔汽车站,途经她昨天聚会的那家人的别墅,我们到达锡尔弗代尔公交站台就卸下包裹,喀秋莎轮流跟我俩拥吻了,她抱了鸢很久,似乎舍不得我们离开,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啊。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7 23:44:33
Post #86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0回:阳光哺育风雨洗礼,怀卡托河汉密尔顿

 
©原创图片(本文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本章节文字内容部分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商业用途。
 

喀秋莎将车开走后不久,我们就上了大巴士,上车投币18纽币,车厢老人居多,到达奥克兰火车站之后,我们又花费7纽币转乘火车,进了车厢,发现入座率只有60%,我们意外地碰到了一对带着孙女的中国老夫妇,老妪跟我们聊天,她老公搂着孙女玩,结果没有聊几句就发现我跟老太婆居然是老乡,她是武汉人,在深圳工作过,有一位独生女儿比我小一岁,嫁到新西兰之后就将父母也接到奥克兰带外孙女了,


 
老太婆说她已经在这个国家居住八年了,有了绿卡,仍不愿意放弃中国的护照,她们夫妇在奥克兰申办了穷人卡,这样就可以享受免费医疗,她女儿其实生了一对子女,她和老公在深圳的事业单位还支付退休金给她们,两个老人每两年返回深圳体检一次,并在中国买一些药品带到新西兰,
 

她说刚从武汉调到深圳支付特区建设的时候,月薪只有18元,如今时代变了。
 
我们在伊甸山站下车,一看手表已经是10:53分了,我们出站台就上了一个小坡,伍翎亲自走到车站接我们,我们一起走到她家里,位于一栋建在斜坡上的五层新公寓楼内,这个公寓非常高档,进门要刷卡,



她住在二楼的六号房间,外面走廊不能放置鞋柜的,伍翎说这里的物业管理费每年都疯涨,还要交地税等,因为她买的只是公寓,并没有买土地,当初她购买这处50平方米的公寓花费38纽币,是货款购买的,房间并没有阳台,但户型非常方正,
 

客厅和厨房是连在一起的,地板非常干净,可以看出伍翎是一个非常勤快的中国女孩,她每个月要缴纳月供款2000纽币,而同样户型的房子在深圳的话,月供则只需300纽币左右,伍翎为了补贴家用,一直将卧室出租给客人,她自己则住在客厅的沙发床上,她极少自己在家炒菜做饭,避免油烟污染旋转在客厅的被套等,


 
她墙壁上贴着罗马假日的剧照,伍翎是一位非常西化的女孩,她家厕所也一尘不染,伍翎比我小九岁,母亲是一位英语老师,在当时的福建已经算是非常开放了,她妈不愿意生儿子,迫于福建老人的压力,伍翎她妈只好选择离婚,她父亲又聚了另外一个女人,又生了一男一女,伍翎同父异母的弟弟马上要去美国读书了,看来福建人就是喜欢出国啊!
 

伍翎的父亲以前是搞房地产的,在深圳和海南都投资了很多房产,非常富有,后来因为跟别人打官司导致家庭变故,父亲变穷了,伍翎祖母去逝之后,她将祖母的房子卖掉后拿着钱去荷兰读大学,后来因为偶然的机会,她来新西兰找到了工作,然后现在正在做移民监,她的父母暂时没有办法移民过来,目前新西兰投资移民的门槛已经很高了,至少需要有1500万纽币,创业移民要求更高,相对来说通过读书移民反而是最简单的,


 
伍翎有语言天赋,虽然人不是非常高挑,但贵在脑袋聪明。伍翎与一位朋友合伙开了代购公司,她说在本地购买任何商品都要缴纳15%的消费税,所以在新西兰做出口的代购是很有市场的,加上物流运输非常发达,伍翎说在中国的大城市反而不要好,初期要以二三线城市为主,成都重庆等地方购买国外产品的非常多,深圳和上海反而很难做,
 

因为竞争太激烈了。我们在伍翎家里聊了二个多小时,之后伍翎接到一个面试的通知电话,最后我们将一个行李袋寄存在她家,里面有日本的攻略书和一本我在香港中文大学购买的小说,以及其它一些极少能用到的物品,还有别人送给我们的一些礼品,这些东西也有一二公斤,背在身上实属多余。


 
伍翎给我们泡了茶,她眼睛很大,想法非常多,曾经交过几个男朋友,尚未结婚,她今天刚三十岁,还想移民澳洲,也说明福建人是特别人折腾的,为了申请新西兰永久居民,她也折腾了很多年,凡事都不简单,她还与一个内地人合资买了一套小公寓,用来放租,她说现在将钱从国内转移到国外是非常困难的,外汇管制也非常严格,一些内地人通过蚂蚁搬家的方式转移了一些资金到国外搞投机。


 
比较遗憾的是伍翎不喜欢喝牛奶,她说喝了会过敏,而新西兰就是一个牛奶出口大国。我们聊了一会就起身离开了,伍翎送我们出门,我与鸢走到火车站,坐车返回市区,先出火车站,看到外面行人如织,沿途能看到很多乞丐,我们走进沃达丰通讯店,寻思着如何给手机卡充值,结果折腾了一个小时,幸亏碰到一位香港侨民,他替我们解决了很多问题,包括将鸢的芯片卡从华为手机转移到苹果手机,


 
还将如何修改月套餐的方式告诉我们了,因为之前的卡内还有3G的流量没有用完,所以我让鸢先不要急着更换套餐,离开店铺之后我们又经过一些珠宝店和手表专卖店,最后在新西兰银行柜员机支取了四百纽币,这样我们手头上就有八百纽币现金和五百美金的备用金,事后才知道南岛其实也有很多取款机的,


 
我们再走几百米到达爱粉族餐厅,又见到那两位广东女人,张姨给鸢一份四川辣粉,加了一个鸡蛋,花费7.5纽币,我们打包之后走到奥克兰图书馆,到处是韩国美女和中国女生,也分布着一个乞丐,有些乞丐浑身脏烂地跑进图书馆蹭空调。我们在路口又碰到仨四个熟悉的印度骗子,我们在休息长椅那里吃完午餐后一起走进图书馆,发现里面的人非常多,电脑桌全部占据了,
 

我们只找到一个空出来的圆桌,我拿了几本书坐在地毯上看,鸢继续做她的代购,奥克兰图书馆有很多禁书,历史书也非常多,我们呆了一会就轮流去厕所,然后在雨中走回爱粉族餐厅,再次购买了一份绿豆凉粉和四川辣粉,合计花费11.5纽币,这次广东女人多送了我们半个鸡蛋,


 
我们穿过广场,去对面商场门口的台阶上吃晚餐,最后我们徒步几公里走到长途城际客车旅行公司(Intercity),鸢先去上洗手间洗脸,我则咨询一位毛利妇女,她做事很细致,但动作非常缓慢,当接近七点,



我看到洋人都陆续上了去惠灵顿的巴士时,我开始变得很急躁了,但老妪还是帮了大忙,她帮忙修改了一些联票的行程,帮我节省了几百元人民币,因为我到了皇后镇之后,联票还剩余一个多小时的里程,


 
如果再充值十小时要每人额外支付85纽币,她就帮忙设计了一个折中的行程,局部对冲了我多余出来的里程,后续我俩去冰川小镇的车票就只需合计支付一百纽币,我拿到打印出来的车票后就将大件行李先搬上巴士,然后去上厕所,之后我返回双层大巴,一层都是豪华座椅,我们上了二层,已经坐了一半的乘客,我们在前排挑了位置坐下,到了19:30分,大肚子的司机詹姆士就启动大巴士了,
 


外面是阴天,之后驶离市区时我们看到了彩虹和几座砖结构的老教堂,再后来又下太阳雨了,途中停了几个车站,每次都有上下客,最后我们到达了汉密尔顿,司机在些停车很久,因为上车的人非常多,都在排队,司机还负责替乘客搬运行李,我干脆下车在市区逛了一会,汉密尔顿是新西兰怀卡托大区的一座城市,位于新西兰北岛北部,是新西兰第四大城市,也是新西兰最大的内陆城市。


 
新西兰长度第一、流量第二的河流怀卡托河流经汉密尔顿,它被新西兰最肥沃的土地所包围,被称为“世界奶类产品之都”。是怀卡托河流域农畜产品集散地,肉乳食品加工、木材加工等工业中心。奥克兰市东南110公里,设有1964年建立的怀卡托大学。汉密尔顿的旅游目的地众多,是做短暂停留的好地方,



人民可以在秀美的花园中、安静的湖畔旁消磨惬意的时光,也可在博物馆和纪念碑中了解当年悲壮而令人骄傲的历史,此外,也可泛舟或者划皮划艇游览新西兰最长的河流:怀卡托河。



汉密尔顿花园是位于新西兰北岛汉米尔顿的一座免费花园,全园占地58公顷,主要分为天堂花园、景观花园、经济花园、神奇花园与文化花园五大部分。
 

怀卡托美术文化博物馆不定期的对外展出各项展览,哈密尔顿城被浩浩荡荡的怀卡托河一分为二,欣赏两岸的城市风景最好的方法就是站在明轮游船甲板上。怀托摩萤火虫洞是萤火虫栖息的地下洞穴,



也是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吸引许多当地和国外旅客前往。汉米尔顿湖是位于汉密尔顿市中心的一座人工湖泊,四周为休闲公园。恒天然有一家规模宏大的奶制品工厂就位于汉米尔顿,这附近也有很多肉联厂。


 
我在汉密尔顿汽车站附近晃了一会就返回到汽车上,夜里空调很冷,没有行驶多久又到达剑桥镇,它位于新西兰的怀卡托养马地区的中心地带。街道两边有许多可爱的树木以和大量保存完好的古老建筑。



如果热爱马匹的人肯定会喜欢这里。在过去的50年里,剑桥对澳大利亚的墨尔本杯赛马比赛有很重要的影响。13匹夺得冠军的马匹是在这里繁殖的。同时可以在剑桥逛古董和艺术品商店,观看马术表演,
 

在当地餐馆进餐,开始生态探险以及欣赏美丽的花园和公园。在主街尽头的南边,旧法庭大院内有一个令人感兴趣的博物馆。剑桥镇是1850年从英国过来的洋人建立的,他们最初建了很多面料厂和牧场,帮助当地的毛利人发展工业。



汽车继续行驶了几个小时,到了24:20分到达了怀拉基,我们下车去逛了一会商店,有乘客去上厕所,以地热闻名的新西兰北岛中部市镇怀拉基位于陶波湖附近怀卡托河畔,地处罗托鲁阿陶波湖地热区中心。有丰富的地热资源,气井中喷出的“湿”蒸气含80%的水分,最高温度可达300度以上。
 

在1958年这里建有仅次于意大利的格尔雷德洛的世界第二大地热发电站,也时当时世界上第一座地热发电站,现有气井一百多口,其中60口用于发电,当地热发电时其景象甚为壮观。放眼望去,缕缕白色水蒸气从井口喷涌而出,直冲云霄,转瞬间,化为朵朵烟云,衬着井区四周他翠的松林、原野和蔚蓝色的晴空,壮丽无比。地热站的卡拉皮蒂气孔,孔口仅几英尺宽,但能喷出每平方英寸达180磅的蒸气流。如果将燃烧着的粗布袋放在排气孔上,强大的蒸气流顿时将布袋撕为无数块闪闪发光的碎片,如礼花腾空,令人赞叹不已。
 

著名的“无赖洞”钻井在1960年开钻时,气孔仅有9英寸,喷出的蒸气势头异常猛烈,套管失去控制,发生井喷,无法堵塞,井口四周不断塌陷,井口不时发出隆巨响,咝咝嘶鸣,每隔几分钟,地面震抖,泥浆喷射空中,顿时天昏地暗,似不河倒悬,地震来临,成为扣人心弦的奇景。附近的胡卡瀑布,位于怀拉基河中下游,其气势磅礴的河水犹如万马奔腾,甚为壮观。晚上没有机会参观怀拉基地热发电站,
 
但却在汽车站前面看到十几辆大卡车拖着双挂拖车在排队加油,这些卡车本来就很长了,后面再连续挂两个货柜,更是长得吓人,真不知道司机是如何倒车和转弯的。还有TAA公司的冷柜货车也在加油,我们的大巴中途停下在一家餐厅,有人下车吃饭,餐厅前台有一个叫野豆的咖啡店生意极好,很多人排队购买热咖啡,一杯要五美金。
 

JUMBO HUANG SWORD: Today we left Seishe’s House and headed to ParkView Residences, Mt Eden, 206 at Auckland, we put away some heavy package into the apartment house of Lanida, and today Alice Jerschl comments on my facebook.  We adjusted our bus tickets: Queenstown-Cromwell-Franz Josef on 11st Mar, original price was $62 per person, we left Auckland at 19:30, passed by Hamilton, at took rest at Wild Bean Cafe. Hamilton is a city in the Nor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It is the seat and most populous city of the Waikato region with a territorial population of 161,200, the country's fourth most-populous city. Encompassing a land area of about 110 km2 on the banks of the Waikato River,
 

Hamilton is part of the wider Hamilton Urban Area, which also encompasses the nearby towns of Ngaruawahia, Te Awamutu and Cambridge. Initially an agricultural service centre, Hamilton now has a growing and diverse economy and is the third fastest growing urban area in New Zealand, behind Pukekohe and Auckland. Education an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play an important part in Hamilton's economy, as the city is home to approximately 40,000 tertiary students and 1,000 PhD-qualified scientists. We also passed by Cambridge which is a town in the Waipa District of the Waikato Region. Situated 24 kilometres southeast of Hamilton, on the banks of the Waikato River,
 
Cambridge is known as "The Town of Trees & Champions". The town has a population of 19,600, making it the largest town in the Waipa District, Prior to the arrival of Europeans there were a number of Maori pā in the vicinity of what would become Cambridge. In the 1850s missionaries and farmers from Britain settled in the area and introduced modern farming practices to local Maori, helping them set up two flour mills and importing glinding wheels from England and France.[citation needed] During the 1850s wheat was a profitable crop but when merchants in Auckland began purchasing cheaper grain from Australia the market went into decline.
 

Wairakei is a power station, small settlement, and geothermal area a few kilometres north of Taupo, in the centre of the Nor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on the Waikato River. The Wairakei Power Station is a geothermal power station near the Wairakei Geothermal Field in New Zealand. Wairakei lies in the Taupo Volcanic Zone, The power station was built in 1958, the first of its type (wet steam) in the world, and it is currently owned and operated by Contact Energy. A binary cycle power plant was constructed in 2005 to use lower-temperature steam that had already gone through the main plant. This increased the total capacity of the power station to 181MW. The Wairakei power station is due to be phased out from 2013, replaced by the Te Mihi geothermal power station. The Poihipi Power Station was built in 1996 at a nearby site in the same field.
 

第61回:惠灵顿维多利亚山,蒂帕帕国家博物馆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8 21:32:48
Post #87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1回:惠灵顿维多利亚山,蒂帕帕国家博物馆(上)


 
20170302就像鸢的本家蒋氏说的,人是需要出走的,其实我们不太讲旅行或旅游,我俩常常用的一个字是“出走”。人在一个环境太久了、太熟悉了,就失去他们的敏锐度,也失去了创作力的激发,所以需要出走。



先不要说准备什么?先问我们爱什么?欧洲有种青年出走的文化。我们在翡冷翠碰到很多少年,没有多少钱就到欧洲来旅行。花完了,一点也不害怕,就去街上卖艺之后再继续下一段的旅行。
 

柳永说:“今宵酒醒何处?”我国文化里面本来有这个东西。可是这个文化老了,失去了走出去的勇敢,年轻人的生命力没有了,消失了,变成了孩奴,房奴,车奴。我希望“壮游”,带动的是年轻人走出去,打出一片天。如果今天不能打出一片天,将来一辈子也不会有出息。


 
《西游记》孙悟空那么厉害,他一翻筋斗就是十万八千里,那他去取经就非常容易了,但为什么是唐三藏取经?因为孙悟空没有动机,而唐三藏有动机,虽然没有取经的能力。但是动机是比能力重要的。没有动机,根本就没有出发点,连起跑点都没有。只要有动机,就很棒。最怕的是无所追求。当我们自己很清楚要做什么、意志力很强的时候,所有困难可以一层层克服。
 

在一个环境久了,我们就会变得“僵化”与“麻木不仁”。旅游是很大的反省,是用异文化去检查自身文化很多应该反省的东西。在平行的比较里面,才了解文化的不同,没有优劣。人不可能没有主观,可是慢慢在旅游里面,修正自己的偏见跟主观,才是好的旅游。外在的风景其实是我们自己的心情。所以壮游绝对不只是向外的观察,而是向内的反省。
 

就像这次我们来新西兰,虽然今天我们要坐夜班,貌似很辛苦,但我与鸢却很开心。我们迷迷糊糊地在大巴车上睡了一会,汽车基本是逢站必停,终于在早上6:40分抵达了惠灵顿火车站,



下车后我们碰到一位到处问询的洋妞,她似乎是找人拼车,我们徒步走了半个多小时找到了旅馆,进了大楼,坐电梯到公寓,发现酒店还没有上班,故鸢先去洗手间,我站在前台门外等候,很快外面又走过来一位洋女,


 
我告诉她说酒店工作人员还没有上班,她开始打电话投诉,不久一位菲佣提前过来工作了,她先开门,我将两个大背包存在她的房间,鸢返回到前台那里,笑嘻嘻的,原来她刚收到滢滢一千五百多元的货款,看来她的代购事业走向正轨了,我也很支持她,



不像一些品德低下的中国女人,跑到国外之后天天在洋人店内假装搞什么视频营销,说拿手机拍下产品的介绍和价格,但实际发货却是通过淘宝上的渠道进行售假货,鸢的代购却是走“新西兰直邮”这个渠道,避免在国内任何环节出现的制假情形。
 

我们预订的安装狄克逊酒店位于一栋高楼的三楼,被分割为几十个房间,办理入住的时间就下午14点,菲佣帮忙将入住时间调整为11点半,我们放好行李之后就先出门,朝山坡方位走,碰到几位在健身的美女,我们酒店旁边是希望吉本斯公司所在的高楼,街道上分布着蜘蛛网一样的电线,


 
路上还有电车在奔驰,我们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看到一个男人站在路边数过马路的人数,另外一位美女也在抽样调查行人的数量,在NEC大楼前面有很多黄色的大巴驶过,我们再行数百米,在另外一个路口看到一个三角形的异兽监控器,



过马路经过皇家澳大拉西亚外科手术学院的四层黑色大楼,四车道的马路上有很多绿色的公交车驶过,再开始沿斜坡走,经过西贡味道的越南餐厅,还有一个叫成吉思汗的中餐厅,沿坡道两侧都是一些老民宅,马路边停泊着汽车,我们越走越高,
 

回头可以看到远处的城市风光。有洋女穿裙子走过,有人在马路上骑车,民宅区非常安静,再走到山边,看到一座类似城堡的大居宅,上台阶就能看到很多被风吹变形的树木,我们沿官方路线爬上杉林顶部,



沿途只看到几个户外运动的本地人,林中小道非常安静,一些巨杉被狂风吹倒了,接近山顶时碰到一位印度女人,她跑上山上的草坪上开始练习瑜伽,走到山顶,依旧是乌云压顶,附近有飞机在起降,


 
我们站在山顶拍摄惠灵顿的全景,我们站在维多利亚山顶欣赏着令人叹为观止的风景,旁边是极好的步行道。在维多利亚山可以360度全景欣赏惠灵顿城市景致。这里有着绝美的海港,以及向南方奔腾而去的大海。有人是驾车或搭乘巴士经由亚历山德拉公路(Alexandra Road)到达这里,还有人沿着步行道从东方海滨大道(Oriental Parade)或梅杰里班克斯街(Majoribanks Street)上山。


 
据传说,惠灵顿港口本是一个内陆湖,湖里住着两只巨大而凶猛的塔尼法(海怪)。其中一只怪兽开辟了一条通向大海的水道,打开了海港的入口。另一只名为法泰泰(Whataitai)的怪兽试图开辟另一条路线,却因搁浅身亡。据说,维多利亚山,即Tangi-te keo就是以法泰泰的灵魂来命名的。 维多利亚山是惠灵顿城市公共带(Wellington Town Belt)的一部分。
 


惠灵顿城市公共带是1841年由殖民地公司新西兰公司(New Zealand Company)规划预留的土地,目的是用于建造“惠灵顿居民公共休闲娱乐场地”,是游客步行、慢跑和骑山地车的好地方。在山顶公路的尽头,距观景台不远的位置,竖立着一座为纪念美国飞行员理查德伯德(Richard Byrd)而建造的纪念碑。
 

伯德曾无数次从新西兰出发,踏上前往南极探险的伟大征程。1929年,他首次驾驶飞机飞越南极。 近期,维多利亚山亦成为彼得杰克逊所导演的《指环王》三部曲中第一部电影的拍摄地。彼得杰克逊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惠灵顿人。剧中,逃亡的霍比特人就是躲在山腰浓密的森林里躲过了黑骑士的追踪,而这里离繁华的威灵顿都市不过几分钟的路程。
 

我们看到几个洋妞也爬上了山,山顶有一年轻人将售卖咖啡的货车停在停车场,基本没有什么生意。惠灵顿是一座山城,也是新西兰首都、港口和主要商业中心,全国政治中心,新西兰全国第二大城市,是大洋洲国家中人口最多的首都。包括卡皮蒂、波利鲁瓦、哈特谷和怀拉拉帕的惠灵顿区是新西兰第三大人口居住区,占新西兰总人口的11.3%。
 

它位于北岛最南端,扼库克海峡,适居一国两岛的地理中心。市区三面依山,一面临海,怀抱着尼科尔逊天然良港。轮廊犹如古罗马圆形剧场,惠灵顿附近群山连绵,满目苍翠,碧海青天,景色季丽。气候温和,四季如春。惠灵顿气候温和湿润,是南太平洋地区著名的旅游胜地,与澳大利亚的悉尼和墨尔本同为大洋洲的文化中心。
 

惠灵顿也是往来南北二岛的交通枢纽。惠灵顿也是世界最佳深水港之一,我们站在山顶,可以看到往来穿梭的船只,更远处是巨大的体育馆和集装箱码头,还有堆积如山的等待出口的原木。在海洋性气候的影响下,天气和暖,阳光充沛。惠灵顿地处断层地带,除临海有一片平地外,整个城市依山建筑。
 

1855年一次大地震曾使港口受到严重破坏,如今的惠灵顿是1948年后重建的。由于惠灵顿濒临海湾,加之地势较高,时常受到海风的侵袭,一年之中大部分日子都刮风,因而有“风城”之称。在山海之侧有一座褐色的古宅,远处多是现代化的建筑,站在山顶可以望见另外一侧的机场与郊区的低矮民居。
 


更远处可以看到一些建在山丘的房子,一些游艇在海湾穿行,在市中心能看到一些几十层高的大厦,接近山脉的地方还有一圆形的橄榄球场,我们在山顶走动,看到一座毛利雕塑,我们呆了一会就开始沿原路下山,走过别墅区,看到一处老宅门口堆满了很多免费的书籍,鸢拿了两本,我挑了半天就拿了一本惠灵顿图书馆的藏书,是美国作家珍妮马金的名著《帝国梦》,
 


有些木宅的外面安装了木梯子,上面写着通往天堂的阶梯,很有寓意。再继续前进,经过一家叫豪苑酒家的中餐厅,在旁边有一规模较小的餐馆,我们在小店内吃了两碗牛肉面,前台小姐从中国过来,已经在此呆了两年多了,我支付了11.5纽币的现金,出了餐厅之后我们途经一家化妆品店和药店,鸢进去参观,发现一些保健品上还有中文介绍,这可是写给中国人看的,不是写给台湾人瞅的。


 
在新西兰的很多华人,要感谢祖国的购买力,因为我们间接养活了几十万新西兰华侨。我们还经过一些办理移民的机构,办理居留移民的咨询费是5000纽币,还真贵,沿途看到很多乞丐,如果没有钱,移民过来也是叫饭花子。赶往市中心走,花花绿绿的房子就越多,这是一个非常休闲的城市,



我们走过一家商店,前面停泊着三辆非常有行色的豪华摩托车,我们走到步行街,有一些书店,路过融合商店,鸢带我去一家很有特色的服装店,那里有一些衬衣只卖20纽币,鸢叫我试了几件衣服,尺码都太大了,
 

在街道外面有一个儿童乐园,一处自动喷泉,我们在11:30分返回酒店,菲佣让我们入住11号房间,里面有双人床和冰箱彩电,还有一张非常现代的桌子,唯一的缺憾就是房间太封闭了,公共厕所在旁边,十几个印度男人正在走廊做清洁,



他们应该属于一家印度的家政公司,房间有热水壶和不锈钢的咖啡机,还有免费的咖啡及茶糖,我们将行李搬进房间,就合衣躺在床上睡了二个多小时,鸢起床之后又使用手机经营代购事业,我看了一会书,到了下午16点,我们出门走到码头,去蒂帕帕国家博物馆参观,
 


经过旧码头建筑,我们走到海港旁边,几艘旧驳船停在岸边,一群人坐在海边发呆,海港停泊着一些白色的帆船,一群人坐在长船上划船,碰到一群少女,她们穿着格子裙子,其中一位少女还在脱裙子换短裤,少女看到我们在拍照,还朝我们做鬼脸。我们走进西港剧院,逛了一圈又走到对面的新西兰国家博物馆,它又称“蒂帕帕”,坐落于新西兰首都惠灵顿交通便利的滨海大道。
 


她被票选为南半球最受欢迎的博物馆,更是代表新西兰历史文化的一张国家名片。丰富的文物馆藏通过高科技手段以互动的方式呈现给观众,是各国游客了解新西兰历史、地理和文化的最佳窗口。



新西兰国家博物馆是免门票的,虽然进去之后会建议捐款,这个博物馆非常大,参观两天都无法看完所有的项目展品,她是惠灵顿的地标性建筑,更是代表新西兰历史文化的一张国家名片。“蒂帕帕”取意毛利语中“藏宝盒”之意。
 

作为一个国家的“藏宝盒”,她不仅拥有新西兰最丰富的文物馆藏,更是各国游客了解新西兰历史、地理和文化的最佳窗口。博物馆共有6层,展览内容涵盖自然地理、社会变迁、毛利文化等,是一个综合性的大型博物馆。我们参观了藏宝盒馆,山海相连,这是一个讲述地震的科学馆,介绍了地球的构造,还有现场模拟火山爆发的场景,



旁边的大堂展示了很多动物的化石,还有恐龙和恐鸟的雕塑,我们继续走到挂满各种鸟类和鱼类标本的大厅,几位儿童围着一只巨型乌贼,足有几米长,在巨型乌贼上面悬空吊着很多鲨鱼和巨鸟的标本,还有各类动物的标本,之后我们走到加里波利战争之殇主题馆参观,里面有很多照片和雕塑,
 

再现了战争的残酷和荒唐。还有模仿人被枪袭击的感觉,后来我们又走到博物馆的高层,隔着玻璃观看海港风光,旁边有餐厅,摆着一辆摩托车的模型,就餐的基本是老年人,我们再走到毛利会堂,那里有很多跟毛利人生活相关的场景再现,摆放着毛利人的长船,一个大堂还挂着一部飞机,到处是毛利人生活的工具,



还有更多的动物标本和标示新西兰森林大面积消失的介绍。接着我们又参观了丛林都市,黄金岁月等,极具互动性的展示令人印象深刻,还遇到一群来参观的中国跟团游客和一些毛利游客。自1998年开馆以来,蒂帕帕接待了世界各地超过千万名的游客。通过实景模拟、声光投影等多种高科技互动设计,
 

游客在蒂帕帕能够体验到真正寓教于乐、非比寻常的博物馆之旅。博物馆全年(圣诞节除外)免费开放,全馆免费网络覆盖,并提供专业周到,生动翔实的付费导览服务。中文导览周一到周五每天11点30分准时出发,带您走进馆藏珍宝和它们的背后故事,2015年Lonely Planet甄选的世界500个必游之地中,



蒂帕帕是新西兰唯一上榜的集公共教育和文化传播为一体的旅游景点。蒂帕帕国家博物馆的前身是殖民博物馆(Colonial Museum),始建于1865年。1988年,新西兰政府提出了新博物馆的建立计划。1992年,新西兰国家博物馆法案在议会通过。1998年,博物馆正式运营。历史收藏包含了新西兰早期的各种衣物纺织品,
 

最早的可追溯至16世纪。与此同时, 还有新西兰邮票的专题展览,共计两万张邮票与格式相关的物品均陈列在馆内。此外,太平洋岛国主题的展览则包含了来自周边太平洋岛国的早期与近现代物品,共计一万三千件。具有珍贵价值的科学展览由早期的化石与动物考古学相关物品构成,共计二十五万的标本均由博物馆展出,其中包括了七万多的珍贵鸟类标本,各类两栖动物,哺乳动物以爬行动物的相关标本。


 
博物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稀有乌贼标本,该标本于2007年3月由新西兰渔夫在南极洲捕捉,并在这之后转交给新西兰国家博物馆。文化展览主要由“旧照片”,“毛利至宝”与“太平洋文化”几个专题组成。



我们参观了几个小时,出了博物馆又走到市中心,游客和居民都非常多,很多人扛着独木舟去划船,再经过一座非常有特色的人行天桥,经过图书馆,在大学城有很多性感的美女学生,不知道她们穿着那么性感到底是来求学的还是来搞一夜情的。
 

我们使用导航设备找到了超市,进去购物花费22.48纽币,买了8只鸡腿,花费4.94纽币,一叠面包片只需1纽币,但青菜很贵,一小包青菜就要2.73纽币,大块巧克力只需2.99纽币,五支装的花生营养棒也很便宜,我喜欢新西兰的地方就是这个国家有各种各样的巧克力坚果营养棒,既好吃又有营养,而我在国内是极难吃到的。
 

惠灵顿在2011 年被《孤独星球》誉为“世界最酷的小型首都”。无论我们是在惠灵顿的城内金色沙滩:东方湾享受休闲惬意时光,还是深入到无数的博物馆、美术馆和剧场,都能感受到这座城市文化的脉动。而且我们对户外活动很感兴趣,惠灵顿也为我们准备了动感十足的冒险活动,



如山地自行车和海岸皮划艇,更有在港口和周围山地间风景优美的徒步线路。据说还可以尝试穿越著名的麦克罗山自行车道饱览壮观雄奇的山景,更有人漫步跨海人行桥欣赏惠灵顿最美丽的海滨。因为时间有限,这次我们没有乘坐城市缆车来到山上的凯尔伯恩咖啡馆,
 

尽管我知道在那里可以将整座城市的迷人景色一览无余,但在城市中心享受一支冰淇淋也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惠灵顿汇集了众多的熟食店、咖啡馆和餐馆,是美食佳酿的天堂。作为新西兰的美食之都,惠灵顿以隐秘难寻的酒吧、风格古怪的咖啡馆,屡获殊荣的餐厅和美味的咖啡而声名远扬。
 

向考特尼大街或古巴街进发就能寻找更多的美食。对于指环王迷来说,惠灵顿是彼得杰克逊的威塔工作室和威塔之家的故里,在这里我们可以了解到电影神奇的幕后制作。一日游旅客如果想感受“中土”风光,这里也是不错的出发场所。2012 年 11 月 28 日惠灵顿迎来了“霍比特人:意外之旅“的世界首演。



现在有很多商务考察团都在开发去探访威塔故里的行程。再说我与鸢离开惠灵顿新世界超市之后就经过了一条分布着很多中餐厅的街道,酒吧走出很多性感的年轻美女,经过一座非常现代化的教堂,红男绿女在路口等红绿灯的指示,


 
放纵的洋妞穿着暴露,再行不久又经过一座有尖塔的教堂,我们走到欢迎狄克逊路,走进一家韩国人开设的小型超市,里面出售的大部分食物都是来至中国,没有想到韩国人也在国外开设专卖中国商品的超市,因为在欧美人眼里,他们是无法区分韩国人和中国人的。我花费四纽币购买了一瓶老干妈辣椒酱,再走到安装狄克逊酒店旁边,经过一家叫龙翔酒家的中餐厅,在我们酒店旁边有一脱衣舞表演的酒吧,
 
遇一洋妞走进便利店购买了一瓶三元的可乐喝了起来,洋妞就是喜欢喝可乐和红酒,我们坐电梯到了酒店,先去厨房,看到三个洋妞正用微波炉烤土豆,结果不成功,旁边有三个烤箱都无法工作,我拿过一个铁盘子,将八只鸡腿放在盘子上,再放进烤箱,琢磨了半天终于启动了烤箱,


 
之后从外面又进来两个洋妞,她们居然用开水泡方便面吃,这些洋妞真是懒惰,旁边的三个洋妞开始吃烤土豆,难怪她们的臀部极为肥胖,都是过了太多淀粉沉淀下来的脂肪,我与鸢挑了一张桌子坐下,我们的主食是鸡肉配青菜,而且我们首次将封存闲置了二个月的迷你电饭煲拿出来煮饭吃,我们吃完晚餐之后去洗碗,碰到一位来自厦门三明的年青人,他姓许,比鸢小十岁,
 


因请不到假就干脆离职出来玩了,他的英语极差,他出行都是通过携程网和淘宝预订的行程,他问了我很多非常幼稚的问题,他计划去南岛玩高空跳伞的项目,他说不趁年青玩一次就没有机会了,其实这种跳伞也都是两人绑在一起扔出机舱,并没有太刺激。
 

第61回:惠灵顿维多利亚山,蒂帕帕国家博物馆(下)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8 21:50:40
Post #88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1回:惠灵顿维多利亚山,蒂帕帕国家博物馆(下)

 
©原创图片(本文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本章节文字内容部分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商业用途。
 
之后我们离开厨房,返回房间,我们开始轮流去洗澡,睡觉前我研究了一会当地的房子的价格分布,因为鸢有一位北京邮电大学毕业的同学有意购买当地的房子,我要给一个参考。



我研修了一会房地产项目,又开始研究历史:公元十世纪,波利尼西亚人来惠灵顿定居。1840年英国同当地毛利人族长签订《怀唐伊条约》后,大批英国移民来到这里。最初,英国人称该地为“不列颠利亚”,意思是“英国的地方”,以后逐步扩建城镇。
 

1815年以在滑铁卢战役中战胜拿破仑的英国名将惠灵顿公爵的名字为该市命名。公爵的头衔来自英国的萨默塞特郡小镇惠灵顿。“惠灵顿”原意为神圣的林间空地。在毛利语中,惠灵顿有三个名字。Te Whanganui-a-Tara源自惠灵顿港,意为“Tara的伟大港口”。新西兰沦为英国殖民地后,一度把奥克兰定为首都,但新西兰南岛居民认为奥克兰远在北岛北部不宜作为首都,几经争议,终于在1865年选定了惠灵顿为首都。


 
1864年惠灵顿取代奥克兰成为新西兰的首都。虽然新西兰议会1862年7月7日就已经在惠灵顿成立了,但一直到1864年它才正式成为首都。这一步的原因是因为当时有人担心产金的南方可能成立一个独立的殖民地。由澳大利亚来的委员们建议惠灵顿为首都,因为它地处中心和有良好的海港。1865年7月26日正式成为新西兰的首都。



当时惠灵顿的人口为4900人。1865年,新西兰首都从奥克兰迁到这里。1886年惠灵顿正式成为一座城市。惠灵顿是世界上第一个草拟国家福利事业的首都,是最积极鼓励成立民族自治政府的城市,是全国政治、工业、金融的中心,是仅次于奥克兰的第二大港、欧亚远洋船只的补给站,也是最大的客运港。
 

市区东南端有填海移山建成的现代化航空港。新西兰的鲜花常从这里运往国外。惠灵顿是世界电缆线最多的国家中电缆线最多的城市,惠灵顿有世界最快和最大的光纤电缆线路之一,为市中心商业区提供高速数据转换和网络进入。2015年7月25日惠灵顿在议会广场举行3D灯光秀,庆祝惠灵顿成为新西兰首都150周年。



从25日至26日,惠灵顿市包括议会建筑、国家图书馆等在内的30多处政府建筑免费向公众开放参观,并在市区开通特别公交线路供居民免费乘坐。1848年惠灵顿受到一系列强地震的袭击,
 

1855年它再次受地震袭击。1855年的地震可能是新西兰历史上最强烈的地震,估计其强度达8.2级。在陆地上它造成了大面积的2到3米的垂直运动。港口附近有一块地方被提升出海面成为潮汐地带。后来这块地方成为惠灵顿中心商业区的一部分,惠灵顿地区的地震活动率高于新西兰的平均值。一条主要断层直接通过市中心,在市区内还有上百小的断层线。



一般居民平均每年注意到一次地震,尤其在高的办公大楼内感觉更多。1855年后许多年中,惠灵顿市内的建筑都是木制的。20世纪开始对建筑物的防震性能的要求不断提高。惠灵顿城市位于港口和小山之间,市区步行就可逛遍,商店、咖啡馆、交通、住宿和市区主要景点都集中在市内,步行非常方便。来惠灵顿的游客可以参观博物馆、具有历史意义的地方和美术馆,包括享有很高声誉的蒂帕帕国家博物馆。新西兰国会大厦建筑群是这里最吸引游客的名胜之一,每天对外开放,可为游人提供免费讲解和参观。
 

国会大厦建筑群位于惠灵顿的市中心,从这里短程步行即可到达国家档案馆、圣保罗大教堂及从前的政府大厦(该大厦为世界第二大木制建筑)。如果要离开市区到郊外旅行,可以十分方便地达成心愿。游客可搭乘缆车从兰伯顿码头出发,很快就会到达占地26公顷、布满奇花异草的植物园内。植物园里有许多种满土生植物的林荫小道,在鲜花簇拥之中,漫步其间,心旷神怡。惠灵顿市区附近的怀拉拉帕、马尔堡及纳尔逊等地区有景致优美的乡村、风光迷人的海滨、开发良好的国家公园、葡萄种植园,以及设施雅致的乡村旅馆和家庭旅馆,


 
可以让回归自然的人士得偿心愿。惠灵顿的尼科尔逊港是仅次于奥克兰的全国第二大港,港宽5公里,长20公里,航道入口最窄处为1097米,水深为11米。港区面积达83平方公里,锚地良好,可停泊万吨巨轮。尼科尔逊港分市内码头区和市郊码头区。惠灵顿是太平洋著名的旅游胜地。



市内保存的古建筑有1876年修建的政府大厦,它是南太平洋最宏伟的木结构建筑之一,1866年修建的雄伟的保罗大教堂,1904年修建的市政大厅。著名的战争纪念馆建于1932年,里面的钟琴上有49个吊钟,钟上镌刻着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新西兰人参战战场的名称。
 

惠灵顿动物园以其特有的珍奇动物著称,园内珍藏着新西兰国鸟几维鸟kiwi。这种鸟没有翅膀,没有尾巴,长长的嘴,形象奇特有趣。新西兰还有一种水果也以“几维”命名,它是本世纪初从中国南方引进的狝猴桃(奇异果)。这种水果经新西兰人民的精心培育和改良,已经成为新西兰最重要的出口果品,在国际市场上享有盛誉。惠灵顿有许多火山公园,公园里的沸泉、沸泥塘、喷气孔等地热景观,吸引了大批国内外旅游者。


 
著名的詹姆斯库克饭店的每个房间均备有电话、冰箱、空调设备和电视。惠灵顿的一些饭店还为旅游者安排了打猎、钓鱼、水上快艇游览、直升飞机旅行、自行车越野、雕刻、吹玻璃等各种各样的体育和娱乐活动。惠灵顿拥有全国最大的图书馆──亚历山大特恩布尔图书馆,每天可以为5000名读者提供服务。惠灵顿著名的维多利亚大学,不仅学科门类齐全,图书馆和实验设施完备,而且还拥有许多研究机构,每年都有来自五大洲的各国留学生到此学习。惠灵顿市中心部分地区设有绳索,以便人们在大风中能靠它走稳。


 
市民住宅多在郊区,大部分住宅有前庭后院,小巧玲珑,五颜六色的木结构平房掩映群山绿荫中。市区主要街道上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街道宽阔,市面繁荣,具有较高的现代化水平。大小商店让人目不暇接,各色广告令人眼花缭乱,但只要仔细观察,这座城市仍然鲜明地反映了新西兰这个畜牧业国家的固有特点:乳制品琳琅满目,品种多样,到处都有出售;城郊的山坡、平原、海滨,处处可见成群的牛羊悠闲徘徊,随着阵阵微风,大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意境;港口码头,到处堆放着待运的肉类、乳制品、羊毛等。
 

惠灵顿也是出人才的地方,凯瑟琳曼斯菲尔德1888年10月14日生于新西兰威灵顿,本名卡瑟琳包姗普,家族与俄罗斯全无瓜葛。凯瑟琳的童年在维多利亚式的文化习俗和新西兰美丽的自然环境中度过。15岁时,她离家来到英国伦敦,进入皇后学院就学,研习法语、德语和音乐课程,她在那里爱上了文学,并开始写作,写一些短篇的散文和诗歌。3年后她回到了故乡新西兰,进入惠灵顿皇家音乐学院学习。
 

1908年7月,她说服父亲同意她前往英国生活,从此走上文学道路。她用凯瑟琳曼斯菲尔德这个名字作为笔名,以一个作家的身份定居伦敦,开始写作生涯。波西米亚式的生活让她时常感到孤寂无助,现实生活也远非如她所想。一些随机的个人交往和无所顾忌的性生活并没有带给她太多快乐。同乔治布朗不幸的婚姻使她在结婚后的第二天就离开了他。随后她出游巴伐利亚,1911年出版的《在德国公寓》里寄托了她幻想破灭的无奈心境。1920年,小说《幸福》出版,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声望。
 

1922年,又一部小说集《花园茶会》出版,进一步稳固了她在英国文坛的地位。也就是在这,她无的放矢的感情生活似乎找到了寄托。这应该归功于著名的芭蕾舞经纪人谢尔盖加吉列夫。当时,他领导的俄罗斯芭蕾舞团正在欧洲各大都市巡回演出,在欧陆舞台掀起巨大轰动,一场俄罗斯文化热潮随之而来。



凯瑟琳满心欢喜地观看着所有的演出,不放过每一场音乐会,将整个身心投入到全新的文化气氛之中。1923年1月9日,常年罹患肺结核的凯瑟琳曼斯菲尔德逝世,年仅35岁。在凯瑟琳的世界里,死亡是静穆和安逸,甚至是美丽的。她临终前的最后的一句话是:“我喜爱雨,我想要感到它们落到脸上的感觉。
 

”曼斯菲尔德在法国枫丹白露逝世后,徐志摩写下了《哀曼殊斐儿》一诗,寄托自己对曼斯菲尔德的一片哀思。1923年10月29日,徐志摩翻译了曼斯菲尔德小说《园会》中玖思小姐的一段唱词,刊于12月1日《晨报五周年纪念增刊》,后收入1927年4月上海北新书局版《英国曼殊斐儿小说集》。徐志摩还接受了翻译曼斯菲尔德小说的重托。1924年11月,他和陈源合译的《曼殊斐儿小说集》由商务印书馆出版,
 

列为《小说月报丛刊》第三种。徐志摩多少是个有些浮夸的浪漫主义者,他的惊艳和修辞上造作实在无法和曼斯菲尔德的简洁的文体相容,而中国早期留洋的作家多少都有些浮夸的毛病。但无论如何,这次见面留给了徐志摩一个非常美好的印象。虽然曾经有好事者竟然以为她们之间有一段隐秘的爱情,大概也是看了徐志摩的那篇写《曼殊斐儿》的文章的缘故。曼斯菲尔德的绝望和厌世是沉浸在惊艳之中的徐志摩所无论如何想不到的。
 
JUMBO HUANG SWORD: When you can live forever, what do you live for? We read the world wrong and say that it deceives us. Jumbo Huang and Iris checked in at The Setup Dixon, we summated the Mount Victoria, after came down we had lunch at Chef’s Palette Noodle Bar, 2 woodward St. we passed by DermaLab and Tdavisacom, we collected some books in the front of sloping villa: Dreams of Empire, Jeanne Mackin Sophie Brooky,  We Tried Shirts at Cosmic,  there were JJJZip Cafe De Sol Coffee in our hotel. After took some rest, we went to visit Museum of New Zealand Te Papa Tongarewa (Te Papa), 55 Cable Street, Wellington Central, Wellington, 6011, New Zealand. The museum's principles incorporate the concepts of unified collections; the narratives of culture and place; the idea of forum; the bicultural partnership between indigenous people (Tangata Whenua) and non-indigenous people (Tangata Tiriti);
 
and an emphasis on diversity and multidisciplinary collaboration. In January 2013 Te Papa management announced the museum would be split into two parts – one operating much as it has in the past, and the other focusing on the future. We shopped at New world Metro On Willis Street, CAD diary milk Crunc Block, Tasti, Dark Choe Mocha, Protein Bar, after finished the dinner in the hotel, I began to read the book written by Jeanne Mackin, she is an American author and a fellow of the American Antiquarian Society.
 
Her published novels include A Lady of Good Family, The Beautiful American, The Sweet By and By, Dreams of Empire, The Queen’s War and The Frenchwoman. She published a trilogy of mysteries with New American Library, writing as Anna Maclean. The mysteries were also translated and published in Japan. She has authored several nonfiction books and written creative nonfiction and feature article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mericana, Fiberarts and other national publications. Working with Finger Lakes Productions, she helped develop, write and edit scripts for nationally broadcast radio programs including Nature Watch and the Ocean Report with Sylvia Earle. We slept in Wellington which is the capital city and second most populous urban area of New Zealand, with 405K residents. It is at the south-western tip of the North Island, between Cook Strait and the Rimutaka Range. Wellington is the major population centre of the southern North Island and is the administrative centre of the Wellington Region,
 
 which also includes the Kapiti Coast and Wairarapa. It is the world's windiest city, with an average wind speed of over 26 km/h, and the world's southernmost capital of a sovereign state. The Wellington urban area comprises four local authorities: Wellington City, on the peninsula between Cook Strait and Wellington Harbour, contains the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and about half the population; Porirua on Porirua Harbour to the north is notable for its large Māori and Pacific Island communities; Lower Hutt and Upper Hutt are largely suburban areas to the northeast, together known as the Hutt Valley. Situated near the geographic centre of the country, Wellington was well placed for trade. In 1839 it was chosen as the first major planned settlement for British immigrants coming to New Zealand. The settlement was named in honour of Arthur Wellesley, the first Duke of Wellington and victor of the Battle of Waterloo. As the nation's capital since 1865, the New Zealand Government and Parliament, Supreme Court and most of the civil service are based in the city. Despite being much smaller than Auckland, Wellington is also referred to as New Zealand's cultural capital.
 

The city is home to the National Archives, the National Library, the Museum of New Zealand Te Papa Tongarewa, numerous theatres, and two universities. Wellington's economy is primarily service-based, with an emphasis on finance, business services, and government. It is the centre of New Zealand's film and special effects industries, and increasingly a hub for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Wellington is one of New Zealand's chief seaports and serves both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shipping. Mount Victoria is a prominent hill 196 metres (643 ft) high immediately to the east of central Wellington, New Zealand. About 4 kilometres due south is a spur named Mount Albert and the two are linked by a ridge.
 

Mount Victoria's residential area is on its north-western slopes. Mount Victoria was used twice as a location in Peter Jackson's The Lord of the Rings film trilogy. The very first footage on the project was shot off Alexandra Road on 11 October 1999, called the "Get off the road" scene, Rear Admiral Richard Evelyn Byrd, Jr., USN was an American naval officer who specialized in feats of exploration. He was a recipient of the Medal of Honor, the highest honor for valor given by the United States, and was a pioneering American aviator, polar explorer, and organizer of polar logistics. Aircraft flights in which he served as a navigator and expedition leader crossed the Atlantic Ocean, a segment of the Arctic Ocean, and a segment of the Antarctic Plateau. Byrd claimed that his expeditions had been the first to reach both the North Pole and the South Pole by air. However, his claim to have reached the North Pole is disputed.
 
 

第62回:安身立命葡萄园岛,灵魂出窍皮克顿港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9 21:38:45
Post #89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2回:安身立命葡萄园岛,灵魂出窍皮克顿港

 
 
©原创文章(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20170303当你可以永生、你将为何而活?我们把世界看错了,反说它欺骗我们,不过不是所有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作为一位普通人,非要去理解圣贤的思想是非常痛苦的,有人说,人类的全部历史都告诫有智慧的人,



不要笃信时运,而应坚信思想。躯体总是以惹人厌烦的方式腐朽告终,除思想以外,没有什么优美和有意思的东西留下来,因为思想就是生命,肉身只是载体。
 

还有人说志向不过是记忆的奴隶,生气勃勃地降生,但却很难成长。人所缺乏的不是才干而是志向,不是成功的能力而是勤劳的意志。所有伟大的事迹和伟大的思想都有荒谬的开头,没有引发任何行动的思想都不是思想,而是梦想。
 

今天我们在早上六点多起床,洗漱完毕就去厨房将鸡腿加热,我们收拾好行李就出门了,我们沿着海滨大道负重徒步四公里,经过火车站,那里其实是有免费接驳巴士的,但我们没有走过去咨询,而是继续徒步走过体育馆及游艇码头,经过堆满原木的出口码头,


 
再过马路和天桥底下,一直走到渡船码头。如果我们要去南岛,在惠灵顿就有岛际渡轮,无论有车没车都可以方便搭乘。渡轮每日发班,船程三个多小时,乘客能欣赏到全世界最壮丽的美景。渡轮准时从惠灵顿出发,带乘客穿过马尔堡峡湾迷人的风光,最终停靠在南岛北端风景如画的小镇皮克顿。
 

我们走到码头接待大堂,看到浸泡在海水中的支撑柱居然都是实木,岛际渡轮公司门口是排队的长龙,人极多,老年人占了一大半,我俩走了一个小时,非常疲惫了,办理了登船手续之后就随人流走上了甲板,我们上了大船之后就开始吃早餐,船上有电影院及各类收费的咖啡厅和餐厅,
 

我们走到十楼的观景台看风景,狂风大作,美女极少,到处是退休老人,我们站在船上拍照,鸢因为晕船而下楼去舱厅休息了,我看到四大邮轮公司之一的铁航渣华公主邮轮停泊在港口,P&O公主邮轮成立于2000年10月,它原是铁航渣华航运公司(P&O)的邮轮业务事业部,
 
2000年分离出来成为独立的邮轮公司,而铁航渣华航运公司则被我工作过的马士基航运收购,铁航渣华公主邮轮公司的邮轮业务有150多年的历史。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在英国本土和澳大利亚邮轮产业建立领导地位后,铁航渣华公主邮轮开始开拓北美市场,在过去的十几年间,铁航渣华公主邮轮主要通过建造新船只来获得业务增长。
 

在英国,铁航渣华公主邮轮从1840年就开始从事乘客的运输业务,并且拥有一些很有知名度的客船(Canberra)。后来铁航渣华公主邮轮投入运营4艘邮轮以发展邮轮品牌铁航渣华邮轮。2002年铁航渣华公主邮轮宣布开始运作另一新的邮轮品牌Ocean Village。旗下邮轮品牌有:太平洋号(Pacific Princess)、公主之星号(Star Princess)、海洋号(Ocean Princess)、国王号(Regal Princess)等。
 

我看到的那座有十多层楼高的邮轮叫伦敦太平洋珍珠号,它比旁边的巨型体育馆还高,不过铁航渣华后来又被世界第一大邮轮公司嘉年华邮轮并购,它控制世界邮轮产业的44%,是绝对的市场领导者,我与鸢过了六十岁之后,就会考虑乘坐邮轮环游世界了,现在只能拼命赚钱或者省钱了。


我们现在乘坐的游轮以极快的速度驶离了港口,刚开始是乌云密布,太阳从云层中投射几缕光线到海面上,岸边多是杉林,两侧的海边稀稀拉拉地修建了很多民宅,有飞机起降,我穿着冲锋衣站在船顶都感觉很冷,海边分布着一些灯塔,驶出海峡之后就是壮观的大海了,更多的乘客坐在船顶看风景,在海边能看到一些风车,偶尔有帆船驶过,远处海边已经没有树木了,
 

取而代之的是牧场,我拍照时将一位高挑的金发美女拍进取景框内,之后我下楼去餐厅休息时,居然又跟她坐在一张桌子上,她在餐厅购买丰富的食物吃,我只能望女止渴。过了二个多小时,巨轮接近南岛了,大部分洋人都涌上顶层的甲板,我也跟着走到上面,
 

这才发现携带单反相机配长焦镜头的欧美人极多,并没有看到多少人使用卡片机了,我们从岛际渡轮眺望远处的山脉,多种植杉树,植被茂密,经常看到成片的树林中突然出现一俩栋民居,真是世外桃源,那里的居民出行都是靠船了,南岛的天气要好很多,不久看到另外一艘返程的岛际渡轮也驶了过来,我们在12:20分到达了皮克顿港,
 

港口分布着很多巨大的油罐,两侧山坡上都修建了民居,有货轮停泊在港口,风景如画的海边小镇皮克顿是南岛的渡轮服务基地,与新西兰大陆连接起来。在布莱尼姆北25公里。该镇也是去往莫尔伯勒海湾的海上、森林和岛上景点的门户。该镇围绕隐蔽的港口而建,拥有迷人的沿海马路,路边是星星点点的咖啡馆、餐馆和各种美术馆。


 
还有一个漂浮海事博物馆和一个水族馆。很多游客会选择在此巡游、垂钓、看海豚或者观赏划皮艇。夏洛特女王步道是当地一处主要的景点,很多会会通过步行或骑山地车探访步道。有些乘客最终是奔着马尔堡峡湾探险公司而来的,它是马尔堡峡湾首屈一指的海上皮划艇旅行社,经验丰富,可安排 一到四日的向导游和租船自由行路线。


 
提供优质装备、向导服务和美味餐食。租一艘皮划艇,游客就能轻松探索长达 1500 公里的海岸线和鲜为人知的隐蔽海湾,这家公司18年来扎根于此,将以丰富的经验在确保安全与舒适的前提下为游客呈现本地的最美风光。


我们下船后去取行李,又走了百多米,突然一张纸片从我口袋飘落,旁边一位穿着传统服饰的黑妹主动帮我捡了起来,我们经过了挤满游客的旅游信息咨询中心,
 

再走百多米就到达了位于路口的亚特兰蒂斯旅馆,我们走到前台,看到两位老妪和一位年轻姑娘正站在房间里,她们替我俩办理了入住手续,我刷卡支付了账单,之后一位美女领着鸢去了专门的女生宿舍,我则去了开放式的男女混住的大宿舍,遇到俩位侏儒矮姐妹也住在那里,
 
她俩身高不足一米,爬上床都困难。宿舍里摆放着几十张上下铺,幸亏很多床铺都安装了简易的窗帘,否则就真没有任何隐私了,我住的是下辅,旁边有一张彩色的圆桌,我将大背包搁在床边,拉开灰色的窗帘,看到了换上新床单的床铺,靠近玻璃窗的铺位非常光亮,可以看到街道上的风景,穿过一道门就是大厅,摆着一张台球桌,一位黑长发美女迎面走来,到处搁着各类书本,
 
一张黄色的单人沙发摆在角落,后面是壁炉,墙壁上挂着独特的世界航海地图,一些墙壁上画着水彩画,再走到书房,那里摆着两张沙发,一位洋妞躺在双人沙发上发呆,我们放下行李就去公共厨房,一面十多米宽的墙壁上画着巨幅美人鱼和恶魔鱼,侧面墙壁上画着一位漂亮的猫头美人鱼,厨房外侧走廊一侧的墙壁上还画着一位侧卧着的白衣睡美人,其它墙壁都被刷成了黄色,
 

右侧墙壁上的黑板上全是涂鸦,还挂了招聘广告,旁边还搁着一台木头钢琴,我们去厨房煮方便面,那里安装了摄像头,警告用户要自己洗碗碟,一位黑发秀气洋妞也在厨房走动,她就是臀部赘肉过多,上身倒是非常苗条。



墙上全是壁画,约有十多人在使用厨房里的设施,外面又陆续有十多人过来办理入住手续,这个亚特兰蒂斯旅馆的生意真是火爆,
 

鸢非常累了,我就让她留守在旅馆房间休息,鸢经常关注豆瓣平台的新闻,发现很多国内的中产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很多群众都想移民到新西兰,可惜岛国太小,容不下那么多同胞。
 

我让她呆在旅馆看书,我走到大堂,看到几个洋妞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书架上摆着很多图书,我经过长廊,两侧全是海洋为主题的油画,尽头还有山水画,再走到公共厕所左侧,那里有一个电影室,有一面墙壁上还画着巨幅亚特兰蒂斯古城被海水淹没的情景。
 

我背上小背包就独自出门了,在亚特兰蒂斯旅馆旁边是一栋四层高的新建公寓楼,外面是玻璃栏杆,经过树木画廊,我走到海边,椰林婆娑,一座叫光荣死亡的纪念城门,我沿着草坪走,一丰满的美女正趴在草坪上晒太阳,两搜岛际轮渡停泊在港口,港口一侧是豪华的街道,到处是咖啡厅,
 

我走到一处鲸鱼博物馆,一位老妪坐在办公室值班,并没有太多人,我独自欣赏着照片和视频讲解,是苹果电脑在播放鲸鱼的纪录片,还写了日本人捕杀鲸鱼的照片,



我参观了一会就走出博物馆,马路对面有一家叫逃出皮克顿的餐厅,再行不久就看到一处非常豪华的四层酒店,
 

旁边是大量的退休老人别墅区,多是木头结构的房子,我再行不久看到奥托罗杭阿路径的指示牌(Tirohanga track),右转开始走上坡路,这里的民居都建在山坡上,树枝上全是蝉,我找到小径爬山看海景,


走了半小时就可以眺望远处的游艇基地了,我走到安静的小道上,突然想起一句哲理: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路。至于适当的路,正确的路和唯一的路,这样的路并不存在。
 

我爬到一处山岗的顶部,在那里遇到一对夫妇,让女人帮我拍照,山顶的风极大,蝉很多,路边很多古树被熏黑了根部,估计就预防虫灾的,远处天高云淡,山上非常寂寞,追忆青春美梦,我企图继续翻过山头时,看到前方还有更多连绵起伏的山脉,想到时间不够,就开始沿原路返回,下山时经过几株银蕨,


翻动叶子时果然发现它们的背面是银白色的,很反射白色银光,我下山之后走到游艇社区,


 
过桥时看到一些拍摄婚纱的年轻人,海边有聚会,一些轿车外面写着一些女人的职位,就是负责搞社交聚会的安排,几百搜游艇停泊在港湾,有一些人就直接住在游艇上,我走到小艇船坞处,



参观了一会就继续走到建于1884年的皮克顿划船俱乐部那里,两位老年妇女正替一对夫妇拍摄婚纱,新郎是印度人,新娘则是黄发白种女人,再往面前走了百多米,看到两少女扬帆出海,
 

一位少女穿着短裤,大腿健壮,另外一位少女穿着紧身泳裤,她独自将帆船拖到海里,旁边过来一位妇女,帮她们卸掉先前安装在帆船底部的滑轮,两位少女下水之后就各自驾驶各自的帆船出海了,我又走另外一条沿海修建的奥托罗杭阿登山小径,经过鲍勃湾,
 

又走到长鼻径,步道两侧经过分布着一些木盒做的陷阱,碰到一些洋人,约一个小时走到了幽静的海滩,那个步道建于1953年,一位性感的美女穿着泳衣躺在沙滩上,她雪白修长的大腿伸展开来,她的男友侧身着睡着了,这个世外桃源一样的海滩真的太安静了,适合情侣过来约会。
 

我穿过沙滩企图走过尽头的绝壁,发现太危险而折返,继续前进,又碰到几位洋妞,再走不久就来到了皮克顿海景观景台,之后我只碰到一位遛狗的人,站在山顶眺望对面的木材厂,



陆续看到二班渡轮返港,山顶有一座圆柱型的巨大储水建筑,



我看到蓝桥公司的渡轮也驶进了海湾,我下山时想走捷径,结果误入一片杉树林,笔直的参天大树高达几十米,我一直走到骑行的道路上,再走到山坳,


 
才找到一条叫怀卡瓦环线车道的小径,远处都是非常分散的民居,我再行半小时才到达海港,此时已经是18点20分,我走到酒吧林立的街道,老年人极多,走回亚特兰蒂斯旅馆,



拉上鸢一起出去找吃的地方,先找到一家泰餐厅,见里面人太多了,只好继续走到一家超市那里,走进商店购买了六个鸡蛋和一盒香肠肉,一升牛奶,花费7.6纽币,我们再走回旅馆,发现厨房很拥挤了,
 

我们忙去准备饭菜,不久义工做好了免费的糕点,两位矮姐妹也在那里吃饭,几位青年在煮食物,一位穿着性感短裤的秀气洋妞正坐在我对面,她做了米饭却不怎么吃,只吃了一些蔬菜,她一边吃菜一边看书,根本不搭理周围的人,鸢去煮米饭,放了两个鸡蛋和香肠,煮好饭之后我俩就坐在公共餐桌上吃饭,先拿出白面包片,
 

在中间放了老干妈酱及培根肉片,一对母女也过来吃饭,后来又过来一对中年夫妇和一位老者,我们吃完饭又走洗碗,之后陆续又有十多年过来办理入住,书房永远都坐着几位洋人,我走到客厅,



又有一群男人在玩手机,我先去洗澡,碰到一位中国女青年,鸢所住的四人女宿舍也过来一位日本美女,今年31岁,已经去过美国和加拿大等欧美国家,
 

鸢与日本女人聊天,我则走到客厅看书,坐在一位秀气的洋妞旁边,我叫她打开台灯,然后我们一起坐在沙发上看书,不久外面又进来一位美女,跟着又进来一位穆斯林女孩,原来是马来西亚华人,客厅里的年轻人都在玩手机,这家旅馆居然也养了猫,住客极多,保守估计也有上百人,而且都是义工来维护的。

 
JUMBO HUANG SWORD: We left North island by landed on Interislander ferry, it took us three hours to reach Picton, after finished lunch, I went out alone and walked to Tirohanga Track, visited Bob’s bay, Snout track, Picton Harbour View, Waikawa Cycle Track, Kaipupu Point, Blumine Island, Blumine Island covers 337 hectares and is mostly hill country. The island is located about 22 kilometres north of Picton. It is the site of a scenic reserve meaning anyone can visit the island.
 

A visit by Captain James Cook left the island infested with introduced pests, which have since been eradicated through the use of helicopter poison drops, conducted by the Department of Conservation. In May 2008 the island was declared predator free and efforts began to reintroduce native species back to the island. the Queen Charlotte Track is a 70km long New Zealand walking track between Queen Charlotte Sound and Kenepuru Sound in the Marlborough Sounds. It extends from Ship Cove in the north to Anakiwa in the south. For most parts, the track leads through native bush along the ridgeline of hills between the sounds, offering good views either side.


 
From early 2013 on, the Queen Charlotte Track also has become one of the New Zealand Cycle Trails, accessible for mountain bike-level riders. Queen Charlotte Sound is the easternmost of the main sounds of the Marlborough Sounds, in New Zealand's South Island. It is, like the other sounds, a drowned river valley, and like the majority of its neighbours it runs southwest to northeast before joining Cook Strait. The town of Picton, the northern terminus of the South Island's railway and state highway networks, lies near the head of the Sound. Other settlements by the sound are small and isolated—often simply individual properties. Due to the rugged nature of the coast,
 

for many of these access is by boat only. To the east of the sound lie Arapaoa Island and Tory Channel. Interisland ferries use Tory Channel and Queen Charlotte Sound on their journeys between Picton and Wellington in the North Island. Picton is a town in the Marlborough Region. The town is located near the head of the Queen Charlotte Sound, 25 km north of Blenheim and 65 km (40 mi) west of Wellington. Waikawa lies just north-east of Picton, and is often considered to be contiguous part of Picton. Picton is a major hub in New Zealand's transport network, connecting the South Island road and rail network with ferries across Cook Strait to Wellington and the North Island.
 
The town has a population of 4,340 , making it the second-largest town in the Marlborough Region behind Blenheim. It is the easternmost town in the South Island with a population of at least 1,000 people. The town is named after Sir Thomas Picton, the Welsh military associate of the Duke of Wellington, who was killed at the Battle of Waterloo. The South Island or Te Waipounamu is the larger of the two major islands of New Zealand, the other being the smaller but more populous North Island. It is bordered to the north by Cook Strait, to the west by the Tasman Sea, and to the south and east by the Pacific Ocean. The South Island covers 150,437 square kilometres and has a temperate climate.
 

 It has a 32 percent larger landmass than the North Island so is sometimes referred to as the "mainland" of New Zealand, especially by South Island residents, but only 23 percent of New Zealand's 4.7 million inhabitants live there. In the early stages of European settlement of the country, the South Island had the majority of the European population and wealth due to the 1860s gold rushes. The North Island population overtook the South in the early 20th century, with 56 percent of the population living in the North in 1911, and the drift north of people and businesses continued throughout the century. In prose, the two main islands of New Zealand are called the North Island and the South Island, with the definite article. Take each man's censure, but reserve your judgment.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9 22:55:17
Post #90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3回:钻石营销飓风营救,基督克赖斯特彻奇(上)

 

©原创文章(本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20170304我认为见识比知识更重要,每一个人终其一生的目标就是拓宽认知的边界。昨晚返回男女混住的通铺时,发现几十位背包客已经熄灯睡觉了,幸亏我带了手电筒,否则上床都看不见了。睡了一个好觉,早上醒来就穿上衣服去厨房,碰到昨天那位穿着短裤的苗条美女,她很早就起床了,非常冷艳地独自坐在桌子上一边吃早餐一边看书,她对食物的兴趣不大,倒是非常喜欢书里的内容。


 
我洗漱完毕就去上厕所,返回时看到那位淑女还坐在那里看书,她太专注了,看我走过去都不会抬头,我跑到女生宿舍外面敲门,半天鸢才醒过来,同时将同寝室的日本美女也吵醒了,尔后我去大宿舍将大背包提到大堂,我坐在客厅等待,另外一位中国少女走了过来,她穿着高空跳伞的上衣,

 
等鸢洗漱完毕之后我们就一起到厨房吃早餐,三十一岁的日本美女说要送鸡肉给我们吃,因为鸢给她吃了鸡蛋,我们吃完早餐之后就一起背上背包走到码头,一群人排队站在外面等车,到了7:30分大巴车驶过来了,司机托尼是一个风趣的中老年帅哥,我们上车时,他提醒说前排的三个位置提预定给三个老人的,
 

等人上齐后,我才发现坐车的多是洋老人,汽车启动之后司机开始不停介绍周围的环境和风光,还不断提醒车厢内不能喝热饭及吃熟食,说是有无线网络,但信号不好,我们先经过葡萄种植区域,到处是平原,有很大一片区域的树林都枯萎了,据说是当局故意将这些有害树种清除掉,远处山间云雾飘渺,经过一处纪念馆,行驶不久就到达了一个火车站,
 

有一些乘客在此下车了,碰到另外一部长途城际客车上下来一群韩国年青人,我现在发现只要去发达国家旅行,就会碰到很多韩国人,他们的数量居然超过了日本游客,其实韩国是一个实力超出大多数国人预料的世界经济大国,更重要的是,韩国现在经济还在持续快速发展,在世界经济15强中增速仅次于中国和印度。
 

我去年国庆节到韩国参访过,深切感受到了韩国人的奋斗精神,韩国是政治和领土上的小国,却是人口和经济上的大国。国际上人口超过5000万就被称作人口大国,韩国人口是瑞典的十多倍,超过西班牙人口。韩国2016年国民生产总值总量高达1.41万亿美元,排在世界第11位,超过俄罗斯和西班牙!
 

在工业产值上看,韩国是世界第八大工业国,中国从2013年开始,进口第一大来源国就是韩国,而非日美德等国!韩国集中力量发展拳头产业,三星第一,现代第二,史尅第三,乐金第四,乐天第五。正是因为韩国在美国的扶持下,即便旁边的朝鲜动不动就放卫星射导弹,它还是实现了经济的腾飞,我们要聆听他人之意见,但保留自己之判断,对韩国,我们不能一味地贬低,也要正视他们的成绩。
 

鸢在停车的间隙跟日本美女轮流去了一趟女厕所,她出来之后看到旁边是集市,很多人正在摆摊,她跑过去参观,一位日本绅士赠送了她一杯热的生姜蜂蜜茶,日本女孩走过来朝我们微笑,素质就是高。我们所在的区域是一座农业城市,大部分地区都是整片的葡萄园,


 
是新西兰著名的葡萄酒中心,拥有二十多家大大小小的酿酒厂,提到新西兰的葡萄酒,大概没有人不知道布伦海姆的,这里的酒庄酿造出来的美酒驰名海外,并且远销世界各地。



这个地方已经跟美酒脱不开关系。如果住在马尔堡的酒庄,人们每天都在葡萄酒的芬芳中苏醒和入睡,布伦海姆小城是休闲和安逸的,开阔整洁的街道,人很少,如果到了周末,很多商铺都关门,市区几乎成空城,


 
看来这个说法也很夸张,这是一座虽然人很少,但仍然能让游客感觉到惬意的城市。而且这里还盛产贻贝等,铁路咖啡商场还没有开业,布伦海姆游客中心也没有开门,



从玻璃门望进去,发现广告牌前面摆满了各种旅游宣传单,我在集市逛了一圈,只可惜大巴在布伦海姆车站只停了不到半小时,尔后我们都上了汽车,继续朝伦威克行驶,
 

远处的山脉在漂浮的薄雾中隐现,到处是整齐的葡萄种植园,因为当地的日照非常充足,非常适合种植葡萄。有些葡萄树被盖上了白网膜,似乎是减少霜冻的伤害,在广袤的葡萄园看不到什么人,离开葡萄种植区域后,我们还经过大片的牧场,远处是群山,我们在山毛榉材咖啡店前面停车休息了一会,
 

旁边树林中有一辆轿车拉着一游艇,之后继续上路,然后我们中午在尘土飞扬的广场上停车,乘客下车之后就一起走到唯一的一家餐厅就餐,这个时候从相反方向驶过来的长途城际客车旅行公司的两个司机就会换大巴开了,



这样每个司机又可以将大巴驶回到他们之前出发的地方,我认为单从这一点上说,西方人还是非常人性和灵活的,我在中国就没有见过这么有人性的大巴运输系统。
 

我看到一群老妪聚集在餐厅外面的桌子上吃干粮,本来我们也会拿出干粮吃的,但鸢看到一位金发美女正在买炸薯条吃,她也怂恿我去餐厅排队购买,我只好埋头进了餐厅,与一群粗壮的司机一起排队,



过了近十分钟才买到一纸桶包裹的炸薯条,花费3.9纽币,这个叫阿尔卑斯山汽车住宿的餐厅是亚洲人开设的,斜对面还是加油站,地理位置非常好,所以生意也非常好,
 

在默奇森餐厅外面,一群美女正在抽烟,我在附近逛了一会,景区有出售英文版寂寞星球书籍,售价是40纽币,到处是玩乐的旅游宣传单,咖啡店聚集着很多老人,



我们休息一会返回到大巴上,司机已经换人了,所以在国外坐大巴要盯着汽车车牌看,不能盯着司机看,因为司机可能会换掉,
 

汽车继续行驶,途中又停了几次,我们买了一瓶无糖百事可乐饮料吃,花费3.3纽币,到了下午16:10分,大巴驶进了基督城,到达车站之后我们就陆续下了车,碰到一位妙龄少女坐在车站的长凳上发呆,这个汽车站非常大,



也是公交站的转接中心,我们看到日本美女下车之后就背着大包离开了,我看了一下地图,然后背上大包就跟鸢一起走到马路上,到处在施工,
 

前方出现教堂和地震中毁损后被堆集的集装箱挡住的老建筑,到处是涂鸦画和卖房的广告,我们沿着曼彻斯特大道走了近二公里,经过顺风餐厅,过了一条河流,碰到一些毛利流浪汉,又走过牛津与剑桥街,



好不容易才找到宁静木屋旅馆,位于别墅区,走进院子,推开玻璃门,到达前台,一位德国青年接待了我们,他已经在些工作了一个多月,他也是义工,曾在澳洲工作过,现在德国的经济也不好,16%的德国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都不容易啊。
 

这个德国人也去过中东和非洲,他先带我们去看四人宿舍,我感觉夫妇俩住在男女混住的宿舍不方便,如是让德国人帮忙换了一间有双人床的房间,他加收了我们12纽币,我们将背包放在旅馆,然后走路出门,到处是低矮的民宅,有一处院子停着施工的挖掘机,看到街道上有两车相撞,两个警察在处理交通事故,再走到村镇的集市,看到非常冷清的松竹梅日本餐厅,
 

对面是哈考特霍姆伍德大楼,左转走到街区,经过中介店铺,业务员都将大头相挂在外面,这个行业养活了很多闲人,路边有华人超市,对面是一家叫超值边缘波的大型购物商场,我们走进超市逛,三位性感少女从里面走出来,



超市门口摆着大量地产信息宣传单,一位叫皮特赖特的中介正在些搞宣传,我们到超市寻找合适的食物,最终我们购买了一整只鸡,两盒巧克力花生营养棒,我再次牢骚下,这么好的零食基本在中国吃不到,国内多是极难吃的各类饼干,不管包装如何漂亮,口味全是垃圾感,
 

我当时又萌生了将新西兰巧克力坚果营养棒进口到中国销售的冲动。我们另外还购买了一升牛奶,两个苹果,走到收银台,碰到一位亚洲人,付款之后我们返回旅馆,碰到了精瘦的女管家,她很精干,



一下子就记住了我们的名字,她来至苏格兰,在此工作了很多年,她在一间非常大的客厅里办公,我们走进厨房,看到一位高挑的美女在厨房做饭,她住在宿舍,显然还是一位单身美女,
 

今天有几对夫妻住在有隐私的私人双人间,我们在厨房煮了米饭,配着鸡肉吃,一边喝着牛奶和免费的咖啡,之后又过来几位女孩,吃完饭之后我们出门散步,看到旅馆外面摆放着很多花卉,甚至将废弃的鞋子都变成了花盆,围墙上爬着藤类植物,



到处是休闲的木椅,我们走了一会就返回旅馆轮流洗澡,在房间洗衣物,之后鸢开始做代购,使用她自己的3G的手机网,因为酒店的网络是收费的,一天收2纽币,新西兰的超市酒店都是卖房子的广告,显示房地产和旅游业真是这个国家的支柱产业。
 

商品服务消费者只是一种低端的理念,商品教育消费者才是最高的成就,这让我想起了二十世纪最精彩的营销骗局:“钻石营销”,钻石给商家带来了无尽的利益,却也给广袤的非洲大地带来了深重的苦难,军阀因为争夺钻石的开采和控制权开启了惨绝人寰的内战,钻石的唯一元素就是碳,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元素。
 

二手的钻石没有任何市场,只能以低廉的价格回售给商家,可是这仍然阻挡不了被绑架的人类对它疯狂的追捧。这就像国内和新西兰的房地产市场,虽然我们到处能看到烂尾楼,却不能阻止开发商给人民灌输房子稀缺的假相。
 

我们下塌的旅馆叫基督城宁静木屋,我是使用全新旅舍世界应用在线预订的住宿,预订时支付5美金的订金,尾款会在到店时以当地货币结算。按照当地货币来计算,我的尾款是62纽币,价格包含所有税金。我不敢说宁静木屋是基督城最好的廉价旅馆,但却是最适合我们的,可能是缘分吧,之后我们三次入住这家旅馆,后来我们还介绍同胞住过,
 

我们的房间有十多平方米,摆着一张大床和一小床,适合一家三口,宽大的玻璃窗外面是休息空间,走廊摆放着一个木头钢琴,再走到尽头有一个非常大的客厅,里面可以看电影,摆放着很多书籍。宁静木屋是白色调,非常朴实。我躺在床上写总结: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朋友遍天下,知心无几人!有酒有肉多兄弟!遇难之时无一人!所有成功的项目都不能复制,但所有的成功经验值得挖掘和分享。每一个项目的成功,背后都是源源不断的迷茫、失眠和压力。情怀、共好和匠心。做事比较踏实,一板一眼,不易被外界干扰,会一直很纯粹地把一件事做完。

 
 

第63回:钻石营销飓风营救,基督克赖斯特彻奇(下)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09 23:05:24
Post #91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3回:钻石营销飓风营救,基督克赖斯特彻奇(下)

 
©原创图片(本文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本章节文字内容部分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商业用途。
 

以前我国智库跟我说欧美发达国家是消费国,中印日德是生产国,苏联澳洲是资源国,我起初以为这个总结很精辟,后来才发现是错误的,不全面的。以米国为例,人家并非只知道消费,米国也有非常庞大的工业,甚至它的农业都完胜中印。米国的人口只有三亿左右,其中农业人口还不足全国人口总数的1%,不过区区三四百万人而已,但却在严格执行休耕限产制度的情况下,生产出了世界上数量最多且品种丰富、品质上乘的粮食、畜产品以及其它农产品。

 
美国三百多万农民生产出来的粮食养活了全球20亿的人口,不得不佩服美国农民的生产力!
 
那些认为我国可以放弃主粮自主的有识人士要意识到,米国强大的军事和金融实力背后,是因为有农业撑腰。我经常感慨,为何七亿华夏农民搞不过300万的米国农民,为什么米国成为世界第一农业强国?
 

我认为米国称霸全球有很多原因:从机械化到信息化,米国农业在百年间攻城掠地,米国的耕地面积比我国大,占世界耕地总面积的13%,森林覆盖率约33%。所以米国能成为世界的盟主,还是有很多实力的,尽管这个国家有毒品和枪支泛滥的问题,但这类社会问题只能算是小感冒,不像有些国家已经病入膏肓了。


 
写完总结之后我又开始写看人生智慧分享:山有峰顶,海有彼岸。漫漫长途,终有回转。余味苦涩,终有回甘。印度有四句极具灵性的话:如果事与愿违,请相信上天一定另有安排。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对的人;无论发生什么事,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不管事情开始于哪个时刻,都是对的时刻;已经结束的,



就已经结束了。生活会有答案,但不会马上把一切都告诉你。人的一生很像是在雾中行走,远远望去,只是迷蒙一片,辨不出方向和吉凶。可是,当你鼓起勇气,放下忧惧和怀疑,一步一步向前走去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每走一步,你都能把下一步路看得清楚一点。
 

往前走,别站在远远的地方观望,你就可以找到你的方向。泰戈尔曾说过:你今天受的苦,吃的亏,担的责,扛的罪,忍的痛,到最后都会变成光,照亮你的路。把眼光放远,把人生视野加大,不要自怨自艾,更不要怨天尤人,永远乐观、奋斗,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后来我还看了一会严歌苓的《非洲手记》,其实这本书应该叫做尼日利亚手记吧,零散地记录了当地的一些活动和日常生活,淡淡的人文关怀下隐藏了作者狭隘的市民思想和对现实的悲观主义。窥一斑而知全豹,严歌苓很令人失望,她有负她的名声,可能是过度炒作导致的,据说《非洲手记》是“著名”女作家严歌苓新推出的一部散文随笔集。
 

作家通过亲历非洲第一人口大国尼日利亚的所见所闻,将当地丰富的物产资源、人文景致、风土人情、地域文化,和精神面貌,作了立体、生动的描述,呈现给读者一场魅力无限的非洲之旅。作品夹叙夹议,语言严谨却不乏谐趣,见解精深又满含关切。作品力求告诉人们,有那么多的名人大腕一生都在向往非洲,并不是因为那里好玩儿,而是在那里可以亲历一次深刻的灵魂洗礼和思想补课。
 

本书特点是视野独特,观点新颖,文笔流畅,风格前卫,极具号召力。作者是以不一样的角度为我们描摩了不一样的非洲。严歌苓比我妈小七岁,生于上海,曾经是好莱坞编剧协会会员。曾为部队文工团舞蹈演员、战地记者。1988年入芝加哥哥伦比亚学院。获创意写作某学位。
 
后来严歌苓的母亲因癌症死亡,导致她有一些悲观厌世,而且她的随笔有点圈钱的意味,题目起得很磅礴,其实就写了在尼日利亚的琐事,另外那么大的字距加上好多自拍照插在书中,不过看看华人同行们在尼日利亚的生活还是挺有意思的。其实现在有一种假象,大家都以为旅游发达的国家肯定是安全的,其实不对,比如说严歌苓去尼日利亚生活,
 

大家肯定以为那个非洲国家是地狱,其实真正的地狱却可能是那些知名的欧美旅游国家,比如法国,泰国和米国,以前我国人一到国庆春节,有些银俩的家庭会选择假期出国享受旅途生活,但很多人却把财产和人身安全抛之脑后,却不知道人口贩卖至今仍是一项产值超高的全球产业,每年至少有近三百万人莫名消失,他们可能被卖作性奴、奴工,割去器官,或随意屠戮。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许多你根本不知道的危险角落,不敢想象的罪恶行径。全球人口贩卖是一个超过人民币二千多亿元的超高产业。近年来我国人在海外神秘失踪或遇害的噩耗频频传来,女性仍是最主要的受害者……
 

根据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估算,全球范围内,每年被贩卖人口数甚至高达上千万。早在2014年7月一个名叫刘瑾妮的24岁中国女孩独自在巴黎游玩时,就遭遇了《飓风营救》式的惊魂一夜。“你怎么可以这样相信人?在巴黎,别说你一个女人,就算是我一个大男人,半夜也不敢下楼,这样很可能会被杀的!”朋友说。事后她才知道,酒店前台有专门跟法国黑社会联络的内鬼,他们通过入住信息,专找独居在高级酒店的旅客下手,男的劫财,女的拐卖进红灯区。
 

出事那天下午,她刚从商场购物回来,进酒店时就被盯上了。刘瑾妮在巴黎的“飓风逃脱”后来被许多人奉为教科书般的临场逃生范本,若不是她始终保持冷静,在从房间到大厅的一路上仔细观察了楼梯、电梯、火警、卫生间和保洁间的位置,迅速判断正确的逃生方式和地点,并及时联络朋友,哪怕一步走错,命运将完全不同。
 

亚洲女人最受“青睐”,被拐卖的我国女人遍布世界各地。人口贩卖的可怕之处在于,它绝不仅限于强迫受害女性做性奴、男性做劳工,受害者还有可能被“制作”成残疾人沿街乞讨、强迫结婚、拍摄色O情制品、器官移植甚至供人杀O戮享乐。没有人知道绑匪是如何在大庭广众之下劫走数量众多的受害者,又如何躲避多国警方的追查进行贩卖,更没有人了解究竟有多少男女像玩具一样被四处拍卖,沦为富豪泄欲的工具,最终断送在猛兽口中。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等待他们的只有漆黑的未来,或长或短,直至死亡。被拐来的受害者需要安全可靠的渠道来“验货”、拍卖,尽管目前各国警方掌握的信息有限,但暗网的确是近年来快速崛起的交易渠道之一。之前西雅图警方展开了一场规模浩大的抓嫖行动,抓获了一百多名嫖O客。在行动中警方采用了钓鱼手段,警方表示,他们找到一个招嫖网站,上面提供大量韩国女性的照片招嫖,警方打掉韩国卖淫团伙以后,我国卖淫团伙又冒出来了。警方发现当地嫖客喜欢去亚洲女性卖淫的妓院,“所以我们就开办了自己的亚裔妓O院”。


 
国际旅游局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出境旅游人数达1.22亿人次,游客花钱最多的十个国家依次是泰国、日本、韩国、米国、马尔代夫、印度尼西亚、新加坡、澳大利亚、意大利、马来西亚,或许此刻群众也正准备到这些国家游玩或留学。但群众恐怕不知道,潜伏在这些国家的人贩子对我国人虎视眈眈,毫无防备的群众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米国,去年破获的一起华人走私人口卖淫案中,被成功解救的28名华人女性抱着到米国拿绿卡的想法,赴美旅游或留学。在当地华人“移民律师”的“帮助”下,她们的护照、档案和部分钱财均被扣留,并以100到160美元每次的价格被送至红灯区接客。
 

在日本,平均每年有大约20万外国妇女通过“娱乐签证”,被黑社会组织贩卖至日本各地从事色O情活动,其中就包括我国内地及台湾地区的不良妇女。仅前年在日失踪的我国留学生高达3116人。而在泰国曼谷这个“人口贩卖中心”,从老挝、柬埔寨、缅甸、越南及中国南部省份拐卖贩卖来的妇女儿童,大多在这里被转卖到日本、澳大利亚、瑞士、德国、荷兰、英国、北美和非洲南部,形成了庞大的人口储存与分流基地。
 

在2016年普利策新闻奖的“东南亚渔奴”报道中,那些以一千美元价格被拐卖到印尼渔场的男人大多来自缅甸,他们被劳务公司以假身份骗来做奴工,每天都要工作近22个小时。他们吃不饱,睡不足,容身之地仅能供他们勉强躺下,还有人被关在笼子里,稍有不慎就要被雇主拳打脚踢。
 

“海底肯定尸骨如山,可以堆成一座小岛,死的人就有那么多。”一位幸运逃脱的奴工称,有些渔奴不堪劳作终身残疾,有些不幸死去的被埋进热带雨林,墓碑上甚至刻着被骗来时所用的假名。世界如此险恶,对比之下,新西兰似乎成了一片相对安全和宁静的旅游目的地,


 
这也是为什么我能在新西兰看到很多单身或者纯女性结伴出游的团队,她们这算整天穿着比基尼走在偏远的海滩,甚至在热门海滩裸泳,也不用担心人口贩子的黑掌伸向她们。这也是岛国相比大陆国家要安全很多的原因。
 
JUMBO HUANG SWORD: You have your way. I have my way. As for the right way, the correct way, and the only way, it does not exist. Today we left Picton and headed to Blenhein Railway, Blenheim is the most populous town in the region of Marlborough, in the north east of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It has an urban population of 30,700, The surrounding area is well known as the centre of New Zealand's wine industry.


 
 It enjoys one of New Zealand's sunniest climates, with hot, relatively dry summers and cool, crisp winters. Blenheim is named after the Battle of Blenheim (1704), where troops led by John Churchill, 1st Duke of Marlborough defeated a combined French and Bavarian force. The region's economy is rurally based with pastoral and horticultural farming providing a major source of income. The modern inhabitants, as their forebearers, continue to utilise the marine resources available. Lake Grassmere is the country's only salt works, producing 50% of the countries total salt requirement. Fishing and mussel farming are also extremely important in the region.
 
We had lunch at Murchison, then passed by Renwick, Wairau River, Malborough Wine region, Victoria Forest park, Nelson Lakes, Springs Junction-Waipara-Kaiapoi.  We reached Tranquil Lodge in Christchurch in the afternoon, Arriving from the South, find Bealey Ave and turn left into Manchester St. You will find us between Purchas St and Canon St. Arriving from the North, find Cranford St, turn left at Edgeware Rd and first right into Manchester St. You will find us between Canon St and Purchas St. it located at 440 Manchester St, St Albans, Christchurch, we charged by Vodafone design own plan, chose Data/mins/text, My flex prepay. After checked in, we went to Edgeware Supervalue located at 61 Edgeware Rd, St Albans, Included GST, we bought Nice Natural Bar Almond/peanuts, Choc Cippies Muesli Bars, Griffin’s. Christchurch is the largest city in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and the seat of the Canterbury Region. The Christchurch urban area lies on the South Island's east coast, just north of Banks Peninsula. It is home to 389,700 residents, making it New Zealand's third most-populous city behind Auckland and Wellington.
 
The Avon River flows through the centre of the city, with an urban park located along its banks. At the request of the Deans brothers—whose farm was the earliest settlement in the area—the river was named after the River Avon in Scotland, which rises in the Ayrshire hills near to where their grandfather's farm was located. Archaeological evidence has indicated that the Christchurch area was first settled by humans about 1250. Christchurch became a city by Royal Charter on 31 July 1856, making it officially the oldest established city in New Zealand. The Canterbury Association, which settled the Canterbury Plains, named the city after Christ Church, Oxford.
 

The new settlement was laid out in a grid pattern centred on Cathedral Square; during the 19th century there were few barriers to the rapid growth of the urban area, except for the Pacific to the east and the Port Hills to the south. Agriculture is the historic mainstay of Christchurch's economy. The early presence of the University of Canterbury and the heritage of the city's academic institutions in association with local businesses has fostered a number of technology-based industries. The city suffered a devastating series of earthquakes between September 2010 and early 2012, with the worst of them soon after midday on 22 February 2011, in which 185 people were killed and hundreds of buildings across the city collapsed or suffered severe damage. By late 2013, 1,500 buildings in the city had been demolished, leading to an ongoing recovery and rebuilding project.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10 22:44:56
Post #92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4回:猎捕开垦灭绝恐鸟,坎特伯雷抗震救灾(上)


 ©原创图片(本文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本章节文字内容部分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商业用途。

20170305今天早上七点多才起床,我们去厕所煮饭,用鸡肉下菜,旁边有位洋妞自己煮免费的咖啡配免费的糕点吃,她还真是节省,另外一对洋夫妇也在做早餐吃,我们洗完碗之后就返回房间整理包裹,


之后背着大包出门,早上的天气非常好,这座城市也令人非常舒服,克赖斯特彻奇又称为克莱斯特彻奇或基督城,位于新西兰南岛东岸,又名“花园之城”,是新西兰第三大城市,新西兰南岛第一大城市。
 

它是全国仅次于最大城市奥克兰和惠灵顿的第三大城市,也是新西兰除奥克兰和惠灵顿以外、来往世界各地的第三大门户。克赖斯特彻奇人口只有几十万,地势平坦。克赖斯特彻奇拥有浓厚的英国气息,艺术文化气息浓厚,各类设施完备。
 

我们走过圣玛丽学校,旁边是一座非常隐蔽的宗教建筑,对面是红十字会中心,又经过一座非常高大的砖结构教堂,远处能看到火山丘,主干道一直在施工,过桥时发现几只鸭在河中戏水,



河边一座餐厅因地震而崩塌,我们沿着曼彻斯特大道一直走到教堂广场,沿途的一些废墟的墙壁上有很多涂鸦,连集装箱上也被人画了很多关于地震的画作。
 

很多高大建筑的外墙都被震松了,经过有轨电车站,从一商场中间沿铁轨走到老火车头那里,基督城内的复古电车是一个可以快速体验花园之城文化的方式,充满着英国风情的老电车沿着2.5公里长的轨道穿梭整个基督城市中心及重要的风景区,人们可以轻松利用这个电车来往于基督城各个有名的景点之间。
 

只是这个车费是相当贵的,鸢去咨询卖票的,司机是一位老者,头发苍白,我们离开商城,走到政府部门大楼,沿途能看到很多洋人在享受冰淇淋的飨宴,因为基督城的畜牧与乳酪业发达,所以在基督城的街上不时可以看到冰淇淋专卖店,有超过百多种的口味供人民随意选择,另外乳酪制品也是相当出名的,可以用相当便宜的价格就买到基督城当地最新鲜的乳酪制品。
 

我们又走到一堵墙前面,那里画了一副两层楼高的美女头像,经过一栋白色的高楼后,我们就走近大教堂废墟参观,四周被实木围栏保护起来了,到处是涂鸦,附近有一些建筑已经倒塌,碰到一对老年日本夫妇,原本今天是日本人的节日,



电视上都开始播放如何制作日本菜,这个城市的日本人也非常多,到处是日本餐厅,偶尔也能碰到一些中国人,一辆城市观光电车驶了过来,这些有轨电车系统在基督城的城市中心形成了一张巨大的旅游交通网络系统,并成为该城市的一大特色。
 

据史料记载,早期的蒸汽和马力有轨电车的使用是从1882年开始,1905年至1954年期间,开始使用了用电来操纵的有轨电车,其后随着公共汽车的兴起而停止了运行。直至1995年2月又重新恢复开始启动的有轨电车,主要是以旅游观光为目的。目前运行在基督城市中心的的有轨环形电车依旧保持了其原有古老怀旧的风貌,每当电车缓缓经过时都会听到“丁丁当当”清脆的铃铛声伴随而来。
 

车厢内保持了最早的设计风格,全木质的内饰、木椅子、皮带拉手以及老式的电灯;我记得很久以前我在南京坐过类似的木头公交车,也非常有感觉。巨大的玻璃窗可以让游客们清楚地观赏沿途风景,伴随车的缓慢行进,售票员还担任了沿途的风景解说。
 

等电车驶过之后,我们走过马路,一栋三层的老建筑显得非常坚固,旁边一长走廊画着非常怪诞的涂鸦,我们看到教堂后面的部分还算保存完好,只是前面的塔楼基本拆光了,左侧的工地也正在拆毁一栋危楼,鸢去涂鸦长墙那里拍摄,



我们隔着铁丝网看着挖掘机在拆一栋五层的高楼,旁边的墙壁上画着鲸鱼,另外一侧的新墙壁上画着有设计感的图案,一些年轻少女穿着短裤走过,我们走到广场前面,看着一片废墟,心里感叹。


南岛的第一大城市基督城的这座著名英国圣公会天主教堂,建于19世纪中叶。是新西兰最著名的一座大教堂,它位于城市的中心,周围环抱着大教堂广场。教堂矗立在整个城市的中心,是一座拥有高为63米塔尖的歌德式建筑。这座教堂在1864年开始动工,直到1904年才修建完毕。
 

从1881年开始,历史上遭遇过多次地震的破坏后并得以修复,但是2011年2月的那场地震现已彻底的摧毁了它前面的塔楼,现在位于之中心的教堂广场是市民聚会、休闲的好去处,是旅游者们必去的地方,同时也为街头艺人表演提供了场所。
 

17年前人民又在广场上建起了一座现代的雕塑:圣餐杯,为大教堂增添了更加浓郁的宗教色彩。它是一座倒锥形的金属制品,设计者构思设计出了有42只各种树叶的形状铸成,寓意着不同自然植物共存在同一片蓝天下。在广场上的另外一座雕塑就是“高德雷铜像”,它被树立在大教堂的正面,是为了纪念早年的“坎特伯雷地区的发现者”:约翰罗伯特高德雷先生,它是新西兰历史上的第一座人物雕塑像。


 
看着到处都是被地震破坏的古建筑,我不禁想起了当年发生的可怕地震:2011年2月22日中午12时51分新西兰第二大城市克莱斯特彻奇发生里氏6.3级强烈地震,震源深度距离地表仅有四公里,属于浅源地震。地震共造成182人遇难,成为新西兰80年来死伤最为惨重的地震。


 
地震发生后,新西兰紧急救援人员、警方和军队火速投入救援。在场的所有幸存者立即成为救援者,他们很多人带着满脸的鲜血和泪水投入紧张的营救工作中,场面令人感动。



得知地震消息后,约翰基总理立即召开内阁紧急会议,商讨应急对策,并于下午3时飞往地震灾区。他在到达地震灾区后说:“我目前得到的死亡人数是65人,但死亡人数还会上升。”此次地震的震中位于克莱斯特彻奇市区以南仅10公里的利特尔顿,其后发生多次余震,最大余震5.7级。


 
比尔说,地震的强度超出了许多现代建筑设计承受的能力。整个城市的空气中弥漫着煤气的味道,克莱斯特彻奇大教堂也部分被毁。所有的学校在接到通知前,都将停课。南岛的医院都已紧急腾出了几百张床位,



克莱斯特彻奇附近也设立了多家临时医院。在阿丁顿地区有1200人在临时避难所内。医护人员则仍在频繁穿梭于市区之间。军方最初派遣35人参与营救,另外250名军人正驰赴当地,预期可参加第二天的救援工作。


 
邻国澳大利亚也已派出搜救队支援新西兰抗震救灾。约翰基还表示,克莱斯特彻奇将从悲痛中重生。“虽然今天是非常非常黑暗的一天,但我们将克服困难,新西兰和克莱斯特彻奇都将重新振作。每个人都需明白,刚刚从巨大震颤下度过的城市正经历十分黑暗的一天”。当地大约有二万华人,3000多名中国留学生。新西兰总理称其为“最黑暗的一天”。
 

当时已有150年历史的英国教大教堂拦腰断塌,新西兰广播公司的大楼倒塌,电视台的大楼四处裂痕,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倒塌,市中心的一座写字楼先是严重倾斜,当时不在楼内的工作人员说,有200人被困在楼内,正在救援人员施救过程中,整座大楼彻底倒塌。由于自来水管道破裂等原因,一些街道污水横流……整个克莱斯特彻奇市中心地区成为一片废墟。
 

克莱斯特彻奇市市长帕克说估计有数百人仍被困在废墟中。这座美丽的城市因为遭受强烈地震的破坏而变成一片废墟。地震发生当晚,克莱斯特彻奇出现降雨,这给救援行动带来很大困难。救援人员携带着搜救犬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彻夜搜寻幸存者。当年新西兰全国3月1日默哀两分钟悼念地震遇难者。但现在看来,这里依然是一个没有在地震中缓过来的城市。
 

我透过栅栏眺望教堂废墟,里面已经杂草丛生了,对面的多层钟楼倒是保存完好,广场上有照片墙,介绍了这里地震前后的照片对比,我再绕到教堂的另外一侧,不远处有吊机在维修一座将近崩塌的建筑,在教堂左侧有一圣女的雕塑,上面还有巨大的十字架,我们离开了教堂广场,看到远处有更多的涂鸦和建筑,在路口看到一铁丝网上挂着很多花草罐,一栋正在施工的大楼外侧的围栏上全是画作,行人坐在长椅上吃冰淇淋,
 

我们继续走到集装箱广场,那里有很多商店,卡瑟尔街牛津梯田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集市,一家出售运动比赛服饰的商店已经开门了,一位高挑的穿着短裤的长发美女正在擦拭玻璃门,对面是全玻璃外墙的新西兰银行大楼,在集装箱广场后面是另外一处在施工的工地,



塔吊正将巨大的板材吊装在钢结构上,电车也会驶过这里,远处还能看到更多全是钢结构的高楼,这样是更能防震的,只是因为当地缺少建筑工人,施工缓慢,我当时就有一鼓冲动,想爬上高楼就帮忙施工,只是工地要求太多的认证资格证书,让我浪费在这里了。


 
在达勒姆街北是地震纪念中心,美女坐在前台收门票,到处出售那种拍摄地震前后建筑对比照片的书籍,墙壁上有巨大的时钟,指示地震发生的时间。我们又走回集装箱广场,到处是奇特的老妇雕塑,双层的集装箱广场极富有创意。克赖斯特彻奇处处洋溢着浓厚的英国气息,是英国以外最具英伦色彩的城市。这里十九世纪的典雅建筑比比皆是,而到处花团锦簇、草木繁盛的景象,又为基督城赢得了“花园城市”的美誉。
 

克赖斯特彻奇洁净的道路,浓浓的林荫,雅致的环境,醇厚的文化气息,让人迷醉。走在这古朴而又充满生机的城市中,游人可以看到清澈的小溪,可以听见小鸟的鸣唱,可以接受阳光、清风的抚慰,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和谐。这里给人无可抵挡的魅力,道路洁净,林荫处处。城内的怀旧电车,漫游市内主要景点,如教堂广场,艺术画廊及博物馆。市区居然还有马车,有游人乘坐马车欣赏市内明媚风光,怀旧气息教人怦然心动。


 
克赖斯特彻奇的建筑物各具特色,古意盎然。区域大厦呈现十九世纪哥特式风格,即便是旅客咨询中心那赤色古典的砖层设计也别树风格。克赖斯特彻地势平坦。它把优雅的生活方式和有趣的文化乐趣有机地结合起来。我们继续走到纪念石门参观,到达雅芳河边,安静的雅芳河蜿蜒流过城市,古老的住宅建筑构成了生动的艺术区,但更多的新的钢铁建筑也开始拔地而起,
 

我们走到石桥上,欣赏着周围的美景,一位穿着紧身健美裤的美女正在撑船,小船上坐着七位游客,看到这个泛舟的场景,让我想起了牛津大学的那条小河,



过桥后能看到更多的钢铁建筑,都没有修完,进度极慢。我们再走到市内的植物公园旁边,玫瑰娇艳欲滴,水仙清逸飘香,还有世界珍卉名花,目不暇接。蜿蜓曲折的雅芳河绕着花园流淌,两岸树木翠绿,环境恬静。
 

在河堤岸边漫步或野餐,忘却城市喧嚣,尽情享受逍遥宁静的生活。这里艺术文化气息浓厚,设施完备。歌剧、演奏会、芭蕾舞表演连场,其中不乏著名音乐家及舞蹈者的精彩演出。更有地道的户外流行音乐会及街头巫师演说,雅俗共赏。热闹的各个节庆令基督城更见魅力。城内常举行不同类形的节庆,如花卉节、佳肴美食节、全国艺术节及历史悠久的嘉年华会,教人流连忘返。
 

经过写字楼区,新建楼房全是钢结构了,再走到植物园旁边的古建筑区域,沿公路走了百多米,就看到一处有飞机模型的娱乐场所,两个老妪牵着一头巨大的黑犬走过,公园里到处是度假的人,走过机头模型,前面就是古朴的坎特伯雷博物馆,我们花费二个小时的时间参观坎特伯雷博物馆,收获颇多,坎特伯雷博物馆开放于1870年,有一系列对新西兰独具意义的杰出藏品。
 
 

第64回:猎捕开垦灭绝恐鸟,坎特伯雷抗震救灾(下)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10 23:32:12
Post #93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4回:猎捕开垦灭绝恐鸟,坎特伯雷抗震救灾(下)

 
 ©原创图片(本文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本章节文字内容部分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商业用途。


亮点包括毛利人艺术馆,展出了绝妙的普纳姆绿玉艺术品;毛利人艺术馆有很多真人雕塑,再现了当时人民的生活,包括毛利人制造独木舟,用石头叠起房子的过程,更吸引我注意的是恐鸟的标本和模型。



在克赖斯特彻奇周围红峭壁的山洞中,考古学家发现最先在此区域定居的为猎食恐鸟的原住民部落。毛利人的口述历史显示在西元1000年起就有人定居在基督城一带。接着来自北岛东岸的Waitaha族在十六世纪移居到本地。到1830年为止移居到克赖斯特彻奇的还有Ngati Mamoe以及Ngai Tahu族。
 

欧洲移民在1830年起开始出现,首先集中在利卡敦区域。1850年12月16日英国坎特柏雷协会的四艘邮轮从利特尔顿港上岸,这4艘邮轮叫做“鲁道夫”、“夏绿蒂‧简”、“乔治‧西摩爵士”以及“克雷西”。英国坎特柏雷协会的主要观察者汤玛斯船长对附近一带做了地理调查。英国皇家宪章在1856年6月30日认证克赖斯特彻奇为一城市,始此地成为新西兰最老的城市。很多城内由建筑师Benjamin Mountfort设计的哥特式建筑就是从这时期来的。从利特尔顿港到基督城在1960年代起有隧道可以通过。
 

恐鸟是数种新西兰历史上生活的巨型而不能飞行的鸟之一。目前根据从博物馆收藏所复原的DNA,已知有十种大小差异不同的种类,包括2种身体庞大的恐鸟,其中以巨型恐鸟最大,高度可达3米,比现在的鸵鸟还要高。小型的恐鸟则只有火鸡大小。身高平均约3米的巨型恐鸟中,最大的个体高约3.6米,体重约250千克。
 

在300多万年以前,巨型恐鸟可称得上世界第一高鸟。虽然上肢已经退化,但恐鸟的身躯肥大,下肢粗短。尽管下肢发达,庞大的身躯使得恐鸟的奔跑能力远不及鸵鸟。恐鸟是一种完全没有翅膀的鸟,运动主要靠强而有力的大腿。羽毛呈褐色,和奇异鸟差不多。有一条很长的脖子,就好像鸟雀中的长颈鹿。不过一般情况下,它们都是将脖子呈水平横向行走,只是不时把脖子向上伸直望。


 
每种恐鸟无论是体型上亦或嘴巴的形状上都各有不同,这是因为它要适应森林里面的生活。恐鸟是一种不会飞行的鸟类,生活在公元前1500年的新西兰。由于遭到毛利部落的疯狂捕杀,这种鸟类已经灭绝。虽然在身体上拥有绝对优势,但这不足以帮助恐鸟对抗人类锋利的长矛。从新西兰发现的恐鸟“家墓”中,古生物学家获得数以百计的恐鸟骨骼。古生物学家们通过分析它们的躯体构造,认为恐鸟主要吃植物的叶、种子和果实。


 
它们的砂囊里可能有重达3千克的石粒帮助磨碎食物。巨型恐鸟栖息于丛林中,每次繁殖只产一枚卵,卵可长达250毫米,宽达180毫米,像特大号的鸵鸟蛋。但它们不造巢,只是把卵产在地面的凹处。这种鸟是怎样到达新西兰的人们还没有一致的看法。更为有趣的是,恐鸟的羽毛类型,骨胳结构等幼年时的特点直到成鸟还依然存在,古生物学家认为这是一类“持久性幼雏”的鸟。
 

由于恐鸟生活区域人烟稀少,食物充足,并且没有天敌,只有少数土著人猎杀恐鸟为食,但土著人的原始狩猎方式并没有给恐鸟群体以致命打击。因此直到18世纪初,仍有几万只恐鸟在这里安逸地繁衍生息着。恐鸟一般被认为在18世纪中期数量飞速下降,到了1800年代几乎踪迹全无,估计于19世纪50年代左右彻底灭绝,但直到20世纪仍有一些未被证实目击报告显示,仍有零星的恐鸟躲藏在新西兰某个偏僻的角落。


 
虽然一些人认为恐鸟的数量在人类到达前便已经开始减少,不过恐鸟的绝种主要还是认为跟毛利人的波利尼西亚祖先的猎捕和开垦森林有关。但也有科学家不这么认为,在人类到来之前,恐鸟的数量为什么会下降得如此厉害?有一个理论就是由于火山爆发导致恐鸟数量下降。人民认为不是气候变化导致恐鸟数量下降,



因为这个观点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在新西兰北部岛屿中心的陶波湖周围,火山经常爆发,一而再再而三地毁坏当地恐鸟的生活区。另外,在人类到来之前,恐鸟已经有天敌了,如新西兰的一种巨鹰,这种恐鸟的主要猎食者哈斯特鹰是世界最大的老鹰之一,也绝种了。
 

奇异鸟一度被认为是恐鸟最接近的近缘种,不过在经过DNA的比较后,发现其实恐鸟与澳大利亚的鸸鹋与食火鸡比较接近。18世纪中期,欧洲移民来到岛上,给恐鸟带来了厄运。恐鸟肉对于欧洲移民来说是美味佳肴。由于恐鸟体型太巨大,难以躲藏,欧洲人很容易捕捉到它们,经常一下子就能捕杀十几只,恐鸟肉一时成了这些欧洲移民的一项重要的肉食来源。
 

同时由于欧洲移民的到来以及当地土著人的不断增加,开始了大面积烧荒、垦荒,恐鸟的生存地也遭到了彻底破坏,恐鸟因失去立足之地而被大量饿死。同时由于恐鸟破坏庄稼,他们为了保护庄稼大量捕杀恐鸟,此外,与欧洲人一起来到岛上的家犬和家鼠也成了恐鸟的天敌。它们同样给恐鸟以致命打击。到了18世纪末,恐鸟的数量已经很少了,人们捕捉恐鸟也越来越难了,而1800年则是人们能捕捉到恐鸟的最后一年。


 
在博物馆中,我们还看到大量的化石和工具类展品,还有很多老照片,以及古时候的殖民者使用的一些器具。早期欧洲人的很多生活用品和书籍也展示出来了,我们还观看了毛利人的木头雕刻作品,再走到另外一处展厅,那里展示了毛利人在海边烤鸭吃的场景,他们穿着蓑衣,住着木头房子,还有伊丽莎白女王访问新西兰的照片,我们不知不觉地走到了空军展示区,有不同时代的空姐服装的展示,还有大型的飞机模型,


 
旁边有一个巨大的机舱,展示了飞机引擎的构造,我们在纪念空军的互动展厅设计了以我们自己的名字命名的飞机专署座驾,还具备拍照功能,可以通过系统发送至邮箱,鸢特意走进机舱戴上虚拟眼镜体验飞机起飞的感觉,机舱内有人介绍驾驶飞机的录相,



我呆了一会又走到南极展厅,那里有1907年在失望岛遭遇海难的人们使用过的小圆舟;还有种类繁多的太平洋及其他地区的鸟类标本,还有雕塑般优美的帝企鹅。
 

还有孩子们会喜欢的探索中心和五彩斑斓的“费雷德和默特尔家的鲍鱼壳小屋”工艺品,匠心独运的艺术品非常值得驻足观赏。南极展厅有一些雪橇摩托车,一对母女俩正在那里试驾,模仿在南极雪地行驶的乐趣,这里还展示了英国在1910年到1913年探索南极的一些资料和图片,当时探险队会在新西兰补给后继续行驶向险恶的南极。



展厅有很多航海船的模型,还有刻在象牙上的船模型。一辆巨大的南极雪地探险的履带式机械车停在展厅,还有大量的南极动物的标本,以企鹅为主,
 

我们参观了一会又去其它展厅,在丛林展厅有巨幅的攀爬上百米高大树的照片,之后去地理化石展示,有化石和各类动物的标本,还有鸟的雕塑,我们还参观了东方展厅,有一些中国和日本的展品。



2011年2月基督城地震期间,博物馆对其外墙造成轻微损害,但结构仍然健全。这可能是因为1987年至1995年期间,建筑物逐渐加强和改建了地震标准。估计有95%的收藏品没有受到伤害。位于博物馆前面的威廉罗尔斯顿的雕像在地震期间倒下了它的底座。博物馆于2011年9月2日重新开放。


 
离开博物馆之后我们还参观了植物园,到处是南洋杉,在草坪中间有喷泉,有人正在摆展搞推销活动,儿童坐在毛毛虫火车上,到处是拖家带口出来玩的人,我们走到几株巨树下面,



看到树下有大型的露天交响乐演奏,人民要么躺在草坪上,要么坐在折叠椅子上认真地听着音乐,有几十人的乐队在演奏,都穿着蓝色衣服和黑色长裤,我们站在乐队旁边听了一会,然后走到小河边吃午餐,
 

后来我们还参观了植物园,在一处二层楼改成的植物乐园里拍摄各类花卉,内有很多沙漠植物,包括吃昆虫的花朵,还有喷泉,很多奇花异草都是我们平时极少有机会在野外看到的。之后我们又参观了玫瑰园,五颜六色的玫瑰尽情开放,再走进红山毛榉林,再走到池塘边拍摄花朵,



我们沿公园的马路走到街道上,经过小河边,有很多人在喂鸭子,我们走在社区,看到一栋楼顶有一手掌形的人头雕塑,很吓人,双层观巴士驶过,再经过维修过的古建筑旁边,路过一处建于1908年的老建筑(Magistrates Court),再走过施工的地方,
 

左转进去类似创业园的地方,这个地方也是有一些教育机构的,克赖斯特彻奇有坎特伯雷大学和新西兰林肯大学两所大学,一所理工学院,其中林肯大学位于卫星城市林肯镇上,距离克赖斯特彻奇约30分钟车程。坎特伯雷大学则位于商业区附近,交通比较便利。基督城理工学院100年的悠久历史使其在应用学科具有独特的地位。它拥有四个校园,三个在基督城,一个在奥克兰。
 

我们一直沿河走到日本餐厅旁边的超值边缘波超市,我们在那里购买了肉和花菜,还买了四盒泰国产的香皂,合计花费2.89纽币(Palmolive),再徒步十分钟走回旅馆,碰到了在此工作了一年多的苏格兰女人,她非常瘦小,我们聊天时她说到英国的气候非常差,经常下雨,她喜欢这里的新生活,



她收了我122纽币的住宿费用,之后我们又碰到另外一位热心的中老年男人,他认真地给我推荐附近的景点,他双手有些发抖,还拼命触摸手机屏幕搜索那个景点的名称,我谢过他之后就去厨房烧开水,鸢喝了牛奶就去洗澡,我下午清洗了衣物,
 

拿出去晾晒时碰到很多住客,之后我又碰到德国小伙,他每天在旅馆工作二个小时,换取免费的住宿,还可以免费使用厨房,他不打算返回德国寻找终身稳定的工作了,他说自己喜欢漂泊,我走到客厅的书柜,那里有几排旧书,因为电视节目太无聊了,我就在影厅看了一会书,意外发现一本非常老的杂志,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1978年版兵马桶专辑!我现在才发现美国人非常关心兵马俑,过了几十年,这家杂志又出版了还原秦俑颜色的研究报道,这个军队的丰富色彩是由我们重现在秦俑的原先外形上的。
 

从秦俑身上发现的残存色彩中,专家们可以确定大部分身体部位本来具有的颜色。每个武士身上都被涂了两层涂料,像是鸡蛋那样紧密的两层。当考古学家们发掘这个地下军队时,很多彩漆已经剥落或者挥发了。有的则仍有残余,现在,新型技术可以还原这些远古时期的色彩了。
 

《National Geographic》是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官方杂志,在国家地理学会1888年创办的九个月后即开始发行。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广为人知的一本杂志,其封面上的亮黄色边框以及月桂纹图样已经成为象征,同时这些标识也是国家地理杂志的注册商标。杂志每年发行12次,但偶尔有特版发布则不在此限。杂志内容为高质量的关于社会、历史、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的文章;其印刷和图片之质量标准也为人们所称道。


 
这也使得该刊成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新闻记者们梦想发布自己照片的地方。早在20世纪初期,国家地理杂志即已经开始使用一些当时罕见的彩色照片。美国国家地理杂志1978年版也穿插了很多老相机的广告,包括现在还存活的尼康,奥林巴斯,以及快消失的美能达牌照相机和康泰时相机的介绍。数码时代,摄影不再有门槛。人人都可以拍照,人人都可以做摄影师。但是我们不禁又开始怀念那些旧时光,在摄影这个词儿还存在着仪式感的那些日子里。上卷,过片,对焦,按快门,任何一个动作都帅气无比。


 
用双眼在取景框里看到的一切,是我们认识世界的另一种方式。以前的那些老相机,没有那么多的电子元件,没有那么多的自动设置,一切都要靠精密的齿轮带动,好像才更有相机的味道。美能达牌照相机的历史比我父亲还老了,我有生之年也没有机会使用这款相机,实在是遗憾:1928年11月田岛一雄创立“日德写真机商店”;在武库川河畔设立工厂;1929年03月美能达第一台照相机“尼夫卡列德”上市销售;
 

田岛一雄死后20年,美能达相机从此画上句号,结束一段不足80年光辉同时也是充满坎坷的历程。跟美能达相机一样令人怀念的还有德国相机品牌康泰时,原为卡尔蔡司嫡系相机品牌,但后来几经沧桑,成为京瓷下面的一个品牌 ,但是血浓于水,京瓷使用康泰时依然采用了德国卡尔蔡司的镜头。康泰克斯产品的生产厂家蔡司(ZEISS)公司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光学设计制造公司。在徕卡公司的135相机取得巨大成功的时候,1932年蔡司厂独立开发出了康泰克斯(CONTAX)相机,并很快成为徕卡相机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到康泰克斯 III出产的时候,


 
康泰克斯相机不仅已经具有当时世界上最快的快门速度,而且第一次在相机上安装了指针式的测光表。在这一时期,康泰克斯在技术革新方面比当时所有相机厂商走的都要远。和哈苏、莱卡、禄莱等品牌都一样康泰克斯代表了德系乃至全世界光学成像系统的最高水平。康泰克斯 RTS III成为了绝唱,它和尼康 F4几乎是同时推出的产品,康泰克斯RTS III却是一部手动对焦相机。但它的采用的技术即便在也是顶级的。在经历了德、日合作的一段磨合之后,康泰克斯又重新回到顶级35毫米相机的行列中。
 

出于蔡司公司“决不妥协”的设计原则,考虑到最佳的光学质量,康泰克斯公司拒绝了走其它日本厂商的自动对焦道路,制作出了这部可以和任何一部AF专业相机媲美的顶级35毫米手动对焦单反相机,看来已经很难有一部同类的相机可以超越它的水平了。我研究完了相机之后,就离开客厅去厨房煮饭,鸢则去炒花菜和猪肉,我们边吃饭边喝牛奶,之后鸢又开始做进出口业务,却发现之前的供应商总是断货,我就鼓励鸢要开发备用供应渠道。
 
JUMBO HUANG SWORD: We left the hotel and walked to Oxford Terrace Cashel Street, Rollestone Ave, Rutherfords Den, We visited the Quake City which had reopened in a new location at 299 Durham Street North, on the corner of Armagh Street, in the central city. Quake City tells stories of heroism, hope and loss from the Canterbury earthquakes. It explains the science and the phenomenon of liquefaction – when the shaking liquefied the ground and it bubbled up burying streets and sinking buildings. The exhibition charts the aftermaths of the 4 September 2010 and 22 February 2011 earthquakes and the extraordinary response of the emergency services, international rescue teams,


 
 the thousands of volunteers who pitched in to help – construction workers, the Student Volunteer Army, the Farmy Army – and the incredible resilience of Canterbury’s communities. Quake City includes some of the objects which have defined the Canterbury earthquakes including the spire of ChristChurch Cathedral and the railway station clocks which stopped at 12.51 pm on 22 February 2011. The rebuild section brings the visitor up to date with progress in regenerating the city and the recovery projects underway. Open 10.00 am - 5.00 pm Seven Days, except Christmas.
 
Admission Charges:Adult $20, it was quite expensive for me. We also visited the Canterbury Museum and spent two hours in it. Canterbury Museum was first opened to the public on 2 December 1867 and has been located on our current site in Rolleston Avenue since 1 October 1870. Haast, a graduate of the University of Bonn, had come to New Zealand in 1858 to report on its suitability for German emigration but did not return to Germany. He was appointed Geologist to the Canterbury Provincial Council in 1861 and excavated the great deposit of moa bones found in 1866 at Glenmark Station by the owner G H Moore during the draining of a swamp.
 
 Exchanges, mainly of moa bones and bird skins, enabled Haast to form the basis of the Canterbury Museum Collection which in his day became one of the leading museums in the Southern Hemisphere. From the early 1900s the Museum has been the home of major colonial history and archival collections. The social history collections have grown in importance with clothing, furniture, household items, stamps, artworks, architectural plans, maps, photographs, diaries, personal papers and publications being added. The Antarctic collections are of worldwide interest and importance. The scientists accompanying Robert Falcon Scott’s two Antarctic expeditions actually worked in the Museum en route to the ice. Based on these foundations active collecting culminated in the opening of the Sir Robertson Stewart Hall of Antarctic Discovery in 1977.
 
Active collecting continues in this international point-of-difference for Canterbury Museum. We also visited the ChristChurch Cathedral, a deconsecrated Anglican cathedral in the city of Christchurch, New Zealand, was built between 1864 and 1904 in the centre of the city, surrounded by Cathedral Square. It became the cathedral seat of the Bishop of Christchurch in the New Zealand tikanga of the Anglican Church in Aotearoa, New Zealand and Polynesia. Repeated earthquakes have damaged the building (mostly the spire) in the course of its history: in 1881, 1888, 1901, 1922, and September 2010. The February 2011 Christchurch earthquake destroyed the spire and part of the tower, and severely damaged the structure of the remaining building. The remainder of the tower was demolished in March 2012. The west wall suffered collapses in the June 2011 earthquake and the
 
December 2011 quake due to a steel structure – intended to stabilise the rose window – pushing it in. The Anglican Church has decided to demolish the building and replace it with a new structure – a decision which has become controversial in post-quake Christchurch. Various groups have opposed the church's intentions, with actions including taking a case to court. While the judgements have mostly been in favour of the church, no further demolition has occurred since the removal of the tower in early 2012. Government expressed its concern over the stalemate in mid-2015, In late December 2015, the announcement was made that all parties had agreed with the negotiator's report,
 

which means that the Anglican church hierarchy will for the first time consider reinstatement of the building. After further delays, the Mayor of Christchurch urged the government in 2017 to take the building off the Anglican church and restore it as a last resort. Since 15 August 2013 the cathedral community has worshipped at the Cardboard Cathedral. After came back to the hotel, I found some very old magazines, such as the 1978 National geographic April Vol.153, No.4 China’s incredible Find. There was photos of Minolta, Contax, Nikon, Olympus etc.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12 23:17:56
Post #94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5回:蒂玛鲁胆矾青石楼,奥马鲁石灰岩建筑(上)


 

©原创图片(本文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本章节文字内容部分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商业用途。

 

20170306本身生活就是体验,而旅行只是把这种体验更多样化。今天早上我们五点就起床,去厨房泡方便面配黄油果酱面包吃,还泡了咖啡,有一位老者也起来得非常早,我们收拾行李之后在七点前离开旅馆,早上路上的汽车非常多,我们走了半小时到达汽车站,经过一些奇怪的雕塑,路口有一个通过不停旋转变化形状的动态雕塑。
 

我们在七点半上了大巴,司机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叫斯蒂夫,比我岳父还大,售票处倒是有一位年轻美女,她是不会随大巴走的,她只是收齐车票确认人数之后就下车返回办公室,我们坐在第一排,左侧有一位疑似北朝鲜的男人,他跟一位洋女坐在一起,全程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非常神秘,
 

刚开始入座率只有约60%,乘客多是老人,不久陆续又上来很多乘客,大巴居然坐满了人,一妇女带着婴儿上了车,7:45分司机发车了,驶过市区时,我发现基督城的绿化做得非常好,骑车的人非常多,这个老司机不爱讲话,但他有个习惯,只要道路上迎面有卡车或者大型客车驶过,他就会挥手示意,如果他在这条线路上工作了很多年的话,那么沿途的大型汽车司机应该都认识他。
 

我们驶过一些小教堂,经过华城超市和天美小馆,行驶到郊区时,发现笔直的马路左侧是笔直的一排树林,到处是整齐划一的牧场,偶尔能看到迎面驶来的奶罐车,还经过一些储存着大罐子的工厂,驶过TODDS店铺,沿途都是一到二层的低矮房子,有时还能看到麦当劳和卖车的地方,一些卖车的商店打着不要订金直接贷款提车的广告,汽车旅馆也非常多,
 

经过一条干涸的拉凯亚河(Rakaia River),在9点到达一个小镇阿什伯顿(Ashburton),沿途有农场,多养牛羊,配备自动洒水装备,不需太多人力,公路大部分路段都跟铁轨并行。阿什伯顿是坎特伯雷地区的一个较大城镇,位于新西兰南岛东海岸,拉凯亚河和朗基塔塔河之间,在基督城西南方85公里,不过南岛地广人稀,故阿什波顿有时候也被看做是基督城的一个卫星城。
 

在欧洲殖民者到达这里之前,阿什波顿干旱、杂草丛生、一片大平原没有什么树木;欧洲殖民者带来了灌溉技术,战胜了干旱、改变了阿什伯顿的土地和生态,让阿什伯顿变成了物产丰美的农业生产重镇。所以该镇的主要的博物馆有讲述了阿什伯顿如何战胜干旱的故事,阿什伯顿有六个博物馆,包括古老的铁路博物馆、航空博物馆和汽车博物馆等。阿什伯顿是服务周边牧区的大镇。位于两条主要河流之间,假蝇钓是当地一道迷人的风景。


 
这里的水上活动丰富多彩:阿什伯顿的海滩十分陡峭,虽然不适合游泳,却是冲浪爱好者的最佳选择;胡德湖可供游人划船,游泳,滑水;拉凯亚河和朗基塔塔河提供了良好的垂钓条件,这里的鲑鱼享誉全球,吸引了大量垂钓者前往。当地的哈特山是新西兰南岛著名的滑雪场,冬季许多游客来此体验滑雪的乐趣。
 

之后我们的汽车又经过一条河流,叫朗基塔塔河(Rangitata River),后来汽车在接近海边的道路行驶,然后我们在古镇停车十分钟,强烈的使命感使我第一个冲下了大巴汽车,我先去厕所,然后跑到周围参观考察古建筑,我看到了一座石头教堂和古宅,远处还要一座更庞大的教堂,这个地方叫蒂玛鲁(Timaru),它位于奥玛鲁与基督城之间,与基督城同属坎特伯雷区,是基督城后坎特伯雷地区第二大城市。


 
它原名为Te Maru,意思是“躲避的地方”,最初是疲惫的乘独木舟旅行的毛利人歇脚的地方。我大概10点左右到达此地,也算歇脚,但是我却没闲着,逛足了小城,之后继续赶往下一站。蒂玛鲁是建在几万年前火山喷发而形成的起伏的山上,所以蒂玛鲁大街也是上上下下,不很平坦。


 
火山石就用来建房子了,在新西兰到处可以看到用这种灰黑色大石头建的房子,这种石头叫胆矾青石。
 
我先去蒂玛鲁麦芽酒馆参观,门口有一个工人的雕塑,现在也是当地的旅游信息中心,远处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油罐,近处能看到钟塔,沿海有一条铁轨,一些马士基集装箱正放置在平板火车上,旁边是一个汽车修理店,尔后我返回大巴,汽车继续行驶,陆续有人上落,之后在一望无垠的草原冒出一座巨型公司,汽车经过这个工厂,我仔细一看,赫然是伊俐牛奶厂,这让我非常震惊。
 

二年前投产的伊俐大洋洲乳业生产基地被提名新西兰南坎特伯雷商业大奖,这个新西兰商业的知名奖项此前从未提名过外国企业。其对伊俐大洋洲乳业生产基地的提名,不仅体现了对伊俐的认可,更体现出对我国企业在新西兰投资的肯定与欢迎。两年时间,这家由我国企业投资运作的、全球最大的乳业一体化基地在新西兰拔地而起;一年时间,基地一期的收奶量和产量增长了近30%。
 

伊俐大洋洲全球一体化基地自诞生之初,就凝结着中新两国领导人的殷切期许,也在中国商界开创了一条高举高打的独特路径。该项目同时覆盖科研、生产、深加工、包装等多个领域,是全球最大的一体化乳业基地。在揭牌时,伊俐集团董事长汇报了伊俐集团的发展和在新西兰投资的“全球乳业示范基地”的情况。这是此前任何一个在新投资的中国企业都没有获得过的荣誉。同时这也让伊俐承担了任何一个同类企业都没有承担过的压力和责任。
 

这座在建造之初就瞄准世界超一流水准的一体化生产基地,遵循了最严苛的设计建造标准。如今来自欧洲的Tetra Pak和大洋洲的Bright Water两家一流供应商,加上全世界最顶级的奶源培育资源撑起了这家世界级生产基地的一期“骨架”。投产仅一年,其产能即已超越了新西兰大部分的同类工厂。据悉,今年的产量还将再度提升近30%。
 

新西兰环境优美,是举世公认的致纯净土。在新西兰南北二岛中,南岛更是以地广人稀、水草纯净著称。伊俐大洋洲乳业生产基地就位于新西兰南岛怀马特市。其所在的南坎特伯雷地区是新西兰奶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前年牛奶产量高达802万吨,一个地区就占新西兰整体奶产量的41.7%。
 

自从2014年伊俐大洋洲乳业生产基地揭牌开始,一年多来,伊俐与林肯大学发挥彼此独特的资源及技术优势,开展交流合作,全面聚焦乳业全产业链策略,并将研究重点集中于乳制品的营养创新及安全技术研究。如今这个因30亿投资总额刷新中新两国经贸记录的一体化基地一期早已竣工投产。包括生牛乳深加工高科技、UHT液态奶、奶粉生产及包装等4个项目在内的二期工程正在紧锣密鼓的推进。一期银灰色的巨大干燥塔高高耸立,在如茵地毯似的牧场包围中,显得格外醒目,也在南太平洋刻画了我国企业的新高度。
 

伊俐为当地带来了重要的就业和税收,不同于某些外来投资的企业,伊俐工厂的雇员几乎全是当地人,仅一期工程就直接解决了上百人就业,是当地的大雇主之一;伊俐按合同收奶,解决了近百家牧场主的生计;伊俐还积极投身当地的社区活动,在当地中学设立了奖学金,鼓励当地青年积极参与乳业和中新文化交流的学习。
 

新西兰原奶价格走低,原奶收购价格随之降低,甚至低于成本;为了帮奶农们走出困境,维持奶农正常经营,使得双方互赢,伊俐提出按照高于成本的保底价格进行收购,帮了奶农们的大忙。一年以来的事实证明,伊俐的到来给当地经济和社区的发展带来了不可替代的推动作用。”新西兰是第一个和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发达国家,中新自由贸易区成立7年,我国已经成为新西兰最大的贸易伙伴。
 

在新西兰对我国的出口产品中,乳制品始终占据主体地位。去年,中新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乳业也是该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内容。伊俐还与新西兰林肯大学达成战略合作,计划打造一个世界级的农业和食品研究中心。据说伊俐还有望在美国、荷兰等地继续进行乳制品研发。“这是一个新机遇、新起点、新目标。”这个被认为是中新两国加强经贸合作标志性的项目,也因为其“输出管理、输出标准、输出智慧”的模式,成为落实“一带一路”战略的新典范。
 
除了伊俐会到新西兰跑马圈地,抢占奶源制高点,其它中国乳企也是蠢蠢欲动,力图摆脱三鹿事件的不良影响。之前犬康牧业发布了关于收购并改造新西兰克拉法牧场和洛岑牧场项目获得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备案的公告。据悉,收购这两块牧场,犬康牧业将成为了新西兰第三大牧场所有者和经营者。早前檬牛乳业宣布与新西兰合作伙伴鹏欣和Miraka合作,计划在奶源和乳制品加工领域开展合作。不仅如此,檬牛旗下雅士利国际与奥克兰大学研发机构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推进婴幼儿、孕妇营养方面,婴幼儿成长等领域的研究开发工作。


 
同时,雅士利位于怀卡托的海外生产基地,投资2.2亿纽币,于2015年初全面量产,预计年产婴幼儿奶粉5万吨。新西兰的奶牛超400万头,乳制品产量2000万吨,人口只有450万左右,人均乳品消费量70公斤,在奶源和成本上,新西兰都更具优势。除了奶业,电器行业的收购也是如火如荼,中国企业走出去已经是大势所趋了,举例说明:海儿全球化布局及品牌树立随着中国品牌的成长壮大,国际化、全球化成为中国家电业乃至整个中国制造业的必由之路。目前海儿已在美国、日本、新西兰等地布局了10大研发中心、24个工业园、108个制造中心、66个营销中心以及143330个销售网络。
 

2009年海儿成为新西兰费希尔的股东,2012年实现并购,由此费希尔正式归属海儿白电集团管理(Fisher&Paykelwink
 

第65回:蒂玛鲁胆矾青石楼,奥马鲁石灰岩建筑(下)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12 23:30:38
Post #95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5回:蒂玛鲁胆矾青石楼,奥马鲁石灰岩建筑(下)

 
我说这么多其实是想表达一个意思,那就是我国制造的触角已经伸到了纯洁的新西兰南岛。
 

在伊俐大洋洲乳业生产基地分布着更多的奶牛牧场,我们在十一点多经过另外一条大河流怀塔基河,它是新西兰南岛东部河流。源于西部的南阿尔卑斯山地,东南流经坎特伯雷平原,



在奥马鲁以北注入南太平洋坎特伯雷湾。长209公里,流域面积11,823平方公里。中上游水流湍急,建有大水电站3座。由南阿尔卑斯山脉的奥豪(Ohau)、普卡基(Pukaki)和特卡波(Tekapo)等湖的溪流汇流而成,怀塔基河的毛利语意为哭泣之水。
 

其流域面积有11,823平方公里,往东南流,在格莱内维之北113公里注入太平洋,全长209公里。怀塔基河电力开发计划为全国最大的水力发电工程之一,包括数座大坝的兴建。
 

我们在11:35分左右我们抵达一个非常重要的古城奥马鲁(Oamaru),我连午餐也不吃,又是第一个冲下车去拍摄教堂,先看到一座白色的教堂,车站对面是一座很古老的石头教堂,属于新西兰改革教会,



其实很多游客来奥马鲁只是跑到海边看企鹅,这是非常肤浅的企图,因为奥马鲁在19世纪是整个澳大拉西亚建设最好的市镇。但后来因为地方政府投资建设一条耗费巨大的引水工程,导致了奥马鲁差点破产了。


 
奥马鲁的白石城镇风光中有一些保护完善的新西兰历史建筑。在十九世纪晚期,奥马鲁因淘金、采石和木料加工而繁荣一时。有些财富被用于建造精美的石灰岩建筑。我们的活动都在历史街区一带进行。



之所以称之为历史街区,是因为此地有数量众多保存完好的历史建筑。道路两边全部都是保存完好的十九世纪建筑,其中很多更是用当地出产的优质白色石灰岩建造而成。
 

这些建筑都还保留着当时的原貌,大多是当时流行的哥特式风格或者是威尼斯哥特风格。 在这里,我还会看见穿城而过通往海边的铁路,能看见漂亮的屋檐,五彩的鲜花 当地人骑着自行车,或者牵着小狗,悠闲地经过。
 

现在,这些古老的建筑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在这片历史城区里,开设了仿古照相馆、手工艺品商店、老汽车博物馆、家具馆、酒窖等各具特色的作坊和商店,让这片古老的街区依然延续着那时候的繁华和热闹。
 

在铁轨旁边分布着一些花园式的别墅区,我经过一座乳白色的教堂,墙壁上写着CROWE HORWATH,我以前听说这个叫克洛威霍华施的公司是一间专业性劳务公司,主要从事会计行业。一个老头将甲壳虫汽车停泊在教堂的对面,圣保罗大教堂大门紧闭,



我先走到海边,沿着铁轨走一段后又去拍摄另外一座教堂,然后徒步走到主街道,到处都是石灰石建筑,这一带居然还有一个大超市COUNTDOWN,我走到维多利亚地区,由Harbour street港口街和Tyne street泰恩街中心的几条街区组成,这里留存的新西兰最好的维多利亚时期的商业建筑构成了一种特别的气氛。
 

街道两边都停泊着车辆,街道中间的绿化带上分布着一些雕塑,像歌剧院等都是白色的石灰岩建筑,还有丝绸中心,McDiarmids商店出售各类鞋子,经过奥玛鲁公共图书馆,前方是一个石灰岩纪念碑,街道两侧分布着一些英国银行在当地的分行,我走到主街道的尽头,在铁轨右侧看到了一栋四层高的独特建筑,它就是赫赫有名的《皇氏古建築大全》第27800:蒸汽朋克总部;
 

蒸汽朋克总部于2011年11月开放,以其收集齐全的火车引擎而闻名,它们可以吐火和喷烟。蒸汽朋克总部是以复古的未来科幻艺术,电影,雕塑,沉浸感的光线和声音体验组合而成。
 

蒸汽朋克是一种流行于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的科幻题材,显著特征为故事都设定于一个某类低端科技极度发达的虚拟世界。这类故事对距今已较遥远的工业革命时代的科技进行了极大的夸张,创建出一个与当今科技文明或未来科技文明不同的、依赖于简单动力装置的机械科技世界。广义地说,将某种科技置于图腾地位,并将其力量无限化的时代或文化,都可算是蒸汽朋克
 

蒸汽朋克多以维多利亚时代为背景,将蒸汽的力量无限扩大化,虚拟出一个蒸汽力量至上的时代。这种文化应该是起源于蒸汽革命之后,人们对于科技力量—“蒸汽”的神话,



它的假设是工业革命发展到极致的人类文明时期。以蒸气动力为主的重型钢铁机具做为人类社会发展所依赖的动力,并依此发明出各种交通飞行或科学上的成就。



例如利用蒸气为动力的飞行船、蒸气火车以及特殊交通工具。“蒸汽朋克”一词出现于20世纪下半叶,但从今天的观点来看,工业革命时代所产生的许多科幻小说都可以归入该类别。当年人们的创作多是推崇科技的力量。而今天人们创作这类故事则多以对早期科技文化的怀旧与复古为目的。蒸汽朋克的怀旧风格与崇尚未来科技的时尚风格形成鲜明对比。
 

蒸汽朋克虚构幻想的时间和空间,与超越现实的特定背景,也深深影响其他人文领域的创作,但因为西方第一次工业革命进行的较早,这种潮流早已流行过,例如:《海底两万里》、《八十天环游地球》,这就是蒸汽朋克的代表性作品。这一潮流在东方的传播则明显较晚,并且主要在日本风行。如在《天空之城》以及《蒸气男孩》等作品中有体现。
 

蒸汽朋克总部前面还有一个红色的公用电话亭,走到维多利亚街道的尽头,右侧是一座位于山丘上的大教堂,我走到教堂前面,看到这座教堂的名字叫圣卢克教堂,我记得基督城也有一座更大的圣卢克教堂,



可惜在2011年的地震中被震毁了,而我眼前的《皇氏古建築大全》第27802:奥玛鲁圣卢克教堂Church of St Luke显得更高大和坚固,站在教堂前面可以眺望新西兰银行石灰岩建筑,



圣卢克教堂是1865年修建的,1912年完工,从教堂下来,看到外挂两个牛奶罐的卡车驶过,远处是另外一座公园,
 


位于史迪文街(Severn Street)的宏伟花园充满魅力,令人倾倒。公园于1876年对公众开放,它的身上烙刻着奥玛鲁的维多利亚时代历史。公园的入口处坐落着美丽动人的克雷格喷泉(Craig Fountain),它由意大利大理石修建而成,周围则环绕着色彩鲜艳的花坛。 园中另一处令人惊艳的景点即大名鼎鼎的“仙境雕塑”,出自著名的苏格兰雕塑家托马斯克拉珀顿之手。
 

1926年,罗伯特米利根将这座雕像捐赠给了奥玛鲁的儿童,现在位于仙境花园(Wonderland Garden)内。穿过月亮门,经过天鹅喷泉(Swan Fountain),就进入这片由鲜花和瀑布装点出的神奇世界。 如果想感受浪漫,就走进这里的凉亭吧。这座亭子已历经了百年沧桑,专为恋人们而建造,据说是求婚的热门地点。
 

公园内其它景点还有日本赤桥、东方花园(Oriental Garden)、芳香花园(Fragrant Garden)及圆形大厅周围林立的高大树木。在这里我们会发现众多维多利亚时代的建筑细节,譬如:日规、门球草坪、许愿池、鸟舍和孔雀屋等。
 

我开始往回走,经过更多精美的石灰岩建筑,在图书馆外面有巨幅的照片介绍当地的历史,经过面包店,看到一位老妪开着一辆老爷车,我非常怀恋奥玛鲁的这些精美的石灰岩建筑,降临的夜色和多雾的晚上,十足是狄更斯小说中描述的场景。这里时髦,炫酷以及怪异,是整个南岛最有趣的闲逛之地。
 

不久我狂奔地返回到维多利亚街上,虽然街道非常冷清,但大量维多利亚风格的石头建筑还是让人称奇的,它的建设顶峰是1880年,以出售冷冻肉类而出名,这里有个出海看企鹅的旅游项目,



沿途还能碰到一些中国游客,奥马鲁是新西兰南岛东南部城镇和港口。位于达尼丁东北88公里。附近地区有大量石灰岩(名奥马鲁岩)。出口以石灰岩为主。奥马鲁的白石城镇风光中有一些保护完善的新西兰历史建筑。
 

公园内有维多利亚式的凉亭和具有东方特色的花园。在新西兰与澳洲南部的海岸都有小蓝企鹅,但是奥玛鲁的小蓝鹅最接近人类,它们在海湾地区筑巢栖息。在奥玛鲁小蓝企鹅栖息地,人民可以看到这种全世界最小的企鹅捕鱼归巢的样子。每天黄昏,成群的蓝企鹅聚在近海等待黑暗。
 

天黑后,它们游到岸上的看台下方。它们爬上陡峭的岸边,到岩壁顶上稍做休息后,它们越过观赏区回到栖息地,巢中有它们的伴侣或饥饿的幼鸟等待着。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13 21:41:47
Post #96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6:心醉迷失奥塔哥府,苏格兰风格达尼丁


 
©原创图片(本文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本章节文字内容部分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商业用途。
 

到了12:12分我返回到大巴上,胡乱吃了一些干粮,不久汽车又途径莫拉基巨石(Moeraki Boulders),之后沿着海滩行驶(Seacliff),又途径了人工种植林区,最后我们在13:50分抵达了但尼丁市,我们看到在港口外面的车站聚集了很多转车去皇后镇的乘客,碰到一些中日韩美少女,多是想去玩刺激项目的,在鸢手机的导航下,我们徒步走了二公里到达斯塔福德路边人那栋二层红色老建筑,我们先去办理入住,拿了钥匙去二楼,这个旅馆也是义工来管理维持的,
 

木制楼板和楼梯,我们分配到了位于楼梯旁边,架空层吸烟区对面的一个有双人上下铺床的小房间,外面是走廊,墙壁上是巨大的涂鸦油画,还有壁虎的照片,右侧是洗手间,再过去就是影厅和书室,有沙发和彩电,年轻人非常多,再过去是厨房,几个洋妞在准备食物,我们放下行李之后就出门,抬头就看到酒店左侧是癫狂书店,



斯塔福德街道是倾斜的,我们沿上坡路行走,巷道有更多的涂鸦艺术作品,在十字路口附近则分布着更多的巨幅艺术涂鸦,我们走到圣马太教堂那里(St Matthew’s Church),经过一个卖沙发家具的仓库,本来再走二步就是一家中国超市的,但我们意外地碰到一位提着购物袋的洋人,鸢问他在那里买的东西,


 
结果那个人就给我们指路,导致我们南辕北辙地多走了二公里才找到位于市中心的倒计时大超市,走进超市就看到很多华人,这个超市非常大,我们逛了一下,蔬菜都非常贵,鸢一直想在这里购买羊胎素,但没有看到,最终我们购买了一些羊肉和十只鸡腿,二升牛奶,



一公斤大米,二盒营养棒等,合计花费37.75纽币,我们提着购物袋返回旅社,走到厨房,趁洋人很少的间隙开始准备晚餐,我们用烤箱将四个鸡腿和二个胡萝卜加热,用我们自己携带的小型电饭煲煮了米饭,期间有几个洋妞走进厨房,
 

最后又有三个洋人进来开始揉面粉做面包,一个中老年斯里兰卡工程师独自烤着面包片,有一个疑似中日韩矮女人走进厨房观望,我们吃完饭又烧完水就返回房间,鸢开始拿出手机做海外代购,我则独自出门,走到街角拍摄了一些非常独特的涂鸦艺术作品,在金花鼠餐厅的外墙看到一幅近一百平方米的巨幅涂鸦,是一位少年骑在一匹马上CHIPMUNKS,旁边一栋高楼的侧墙上侧画着一群人举着牌子行走,远处是另外一幅艺术画,是两个少年坐在椅子上,少女强行吻了少年。


 
第一个试管婴儿诞生地达尼丁居然能将满城的涂鸦变成它的特色,实属不易。
 
街道上分布着一些老式建筑,我走到一栋楼房前面,一侧墙壁上长满了青藤,旁边的墙上写画着另类的外星人图片,极度的天马行空,远处有一堵墙上还画了一只飞翔的老鹰,我们酒店附近的另外一个墙壁上则画着一群狼狗,在一个巷道,我发现更家富有艺术宗教特色的壁画,分别画着孔子,



佛祖和上帝及观音,再往上坡处走,看到一座教堂,途径一个叫肇开亚洲食品的超市,一个广东女人坐在里面,柜台前面摆放着地产中介和新西兰代购的广告名片,这里是但尼丁最大的华人超市,生意很清淡,并没有什么顾客,是在一栋两层的老房子内,
 

我拿了一张汤炼婷顾问的名片,之后趁夜色返回旅馆,目前鸢的微信好友有395人,我才145人,包括很多陌生人,国贸班的王犷咨询我去南岛旅行的问题,老同事路帼勤去麦地那出差办展,鸢在旅馆找到一本中文书籍,是马曳写的小说,她说人生中的每次选择都是一个渡,有人越过小溪,有人越过了海洋。
 

晚上开始下雨,洗完澡之后我顺便把内裤洗了,返回房间都要穿上冲锋衣,现在发现手腕也瘦了,手表带都很宽松了,手表盘老是转到手腕内侧,看来旅行是最能减肥的,也让我彻底告别了油腻肥胖的中年大叔形象。
 

我睡在上铺,将超市购买的东西堆在床边,有长寿牛奶,巧克力坚果棒等,我躺在床上,开始研究这个城市的历史:达尼丁是新西兰奥塔戈区的首府,位于新西兰南岛东南海岸,面积3314平方公里,人口约12.8万,是南岛第二大城市。农牧业是达尼丁的支柱产业。达尼丁国内外贸易占新西兰比重很大,外贸产品主要是羊毛、肉类和乳制品。位于背后群山之中的皇后镇、瓦纳卡湖和南部山脉的米尔福德峡湾,只有数小时多的车程。


 
卡特林斯海岸自然遗产公路葇荑花和淘金的遗址也近在咫尺。这个达尼丁的人口比我所在深圳一个城中村的人口还少,大部分为英国后裔,其他为多种少数民族。达尼丁也是新西兰第四大城市,仅次于奥克兰、惠灵顿和克赖斯特彻奇,也是新西兰南岛最大港口,交通和商业中心。
 

达尼丁整个城市建筑为典型的苏格兰风格,被喻为“苏格兰以外最像苏格兰”的外国城市。南岛东南地区经济、贸易和文化中心。农牧业是当地目前的支柱产业,羊毛生产和奶牛饲养很发达。主要外贸产品有羊毛、肉类和乳制品。奥塔戈港是新西兰重要国际货运港口,设备齐全,具有世界先进水平。市内有奥塔戈大学、达尼丁教育学院、男子中学、女子中学等多所教育机构。
 

奥塔戈大学是新西兰第一所大学,主要校区在达尼丁市。达尼丁的发展主要围绕奥大进行,因此该市又被称作“大学城”。达尼丁目前约有三千多名华人,大多是早年来自中国广东沿海一带的矿工移民,后代在此经营餐馆,该市现有10余家中餐馆。英国苏格兰人1848年涉足达尼丁。
 

1861年达尼丁附近发现金矿,淘金者蜂拥而至,包括很多中国人,该市逐步繁华。中国人的到来不仅加快了原有金矿的开采进程,而且找到了更多金矿。顶峰时期,中国人达五千多人。达尼丁一度成为新西兰商业财富的奠基石和新西兰最大的城市。达尼丁充满文化气息,有众多历史性建筑、博物馆和鸟类保护区等。
 

市内仍保留着很多典型苏格兰风格的建筑,紧邻市中心的奥尔韦斯顿古宅是达尼丁非常著名的历史性建筑,外观典雅、装潢精致的楼房拥有35间大小不同的房间,是由一位名叫戴维西奥明的商人和家人建造的。在当时轰轰烈烈的淘金时代,主人靠买卖古董和家居摆饰成为当地最富有的人之一。多萝西西奥明于1966年去世后,她把这座拥有35个房间的建筑捐给了市政府。
 

现在这幢小楼已对游客开放,内部的装修和布置都保持原样,游客将从中感受到达尼丁辉煌的过去。参观奥尔韦斯顿古宅,我们可以了解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富贵人家的生活。房屋及其陈设在1906年至1926年间有过小小的改变。它同时也是一个小型的收藏馆,陈列了主人收藏的名贵的油画、家具和艺术品。拉那克城堡是新西兰唯一的古堡,坐落在奥塔戈半岛绵延的群岭上,是早期政治家的工作场所。


 
城堡于1871年破土开工,由二百名工匠建造外部,5年后完成。又由三名英国雕刻师花了12年的时间装饰内部。它独特的建筑风格,是新哥特式复兴主义建筑与英国殖民时代建筑的结合。其华丽的内部不仅有意大利的石膏天花板、威尼斯的玻璃墙、一吨重的大理石浴盆,还有南半球唯一的乔治王时代的悬梯。关于城堡还有一段集“浪漫、悲剧与丑闻”于一身的故事。该城堡原是为威廉拉那克的第一任妻子,
 

美丽的法国女继承人伊丽莎修建。伊丽莎悲剧性地死去时年纪尚轻,留下6个失去母亲的孩子。她死后,拉那克又先后娶了两任妻子。后来,第三任妻子爱上了拉那克与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儿子,导致拉那克发狂,在议会大厦自杀身亡。人们传说他的灵魂徘徊于大厅之中。这幕悲剧让人听起来仍然感叹不已。通往城堡的高速公路修筑在半岛的沿岸,一路风光非常迷人。置身于城堡和它具有历史意义的花园之中,
 

人们将感受到达尼丁这个城市的独特韵味。站在城堡上眺望,美丽的海湾景致尽收眼底,达尼丁港口就象一颗璀璨的明珠。鲍德温街是世界上最陡峭的街道,每年夏季在此都要举行充满乐趣的达尼丁艺术节,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人们在这里可以感受到达尼丁的民风民情,还能够体验生活在这条陡街上的乐趣。游客们甚至还在这条街上尝试各种各样的运动,挑战极限。达尼丁火车站启用于1906年。


 
车站是一座庞大的古建筑,它宏伟、壮观而富丽堂皇的模样,广阔的马赛克镶嵌瓷砖地和娇艳的彩色玻璃窗,是无数游客必留倩影之建筑物,也是乘享有魅力的火车穿过独特的历史性的塔耶里峡谷的起点。火车站为建筑师乔治特鲁普赢得了“姜饼乔治”的绰号。楚普按照佛兰德文艺复兴的风格设计了达尼丁火车站,奥塔哥大学与附近的法院也有类似的设计。火车站是使用科孔加玄武岩建造的,


 
然后以奥玛鲁石灰岩为装饰面,加上多种形状、纹理和质材。经过1999年的全面整修,这幢建筑彻底恢复了往日的风采。达尼丁植物园是新西兰最大、植物种类最多的专类园之一。杜鹃是该园最名贵的花,每年十月的第三个星期都要在这个植物园里举行著名的杜鹃花节,种类各异、姹紫嫣红的杜鹃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园内还有多个展馆,不少是由私人出资设计建造的,
 

群众可以从中感受到达尼丁市民对大自然的热爱和珍惜。在此园中,游客还能够看到各类奇花异草,许多植物学家在此进行各种考察,世界各地的植物园也经常与此园进行植物目录和种子的交流交换。乘船游览奥塔戈港口是达尼丁的又一个旅游项目。游览途中,人们将看到生活在新西兰南岛的各种珍奇动物,包括信天翁、黄眼企鹅、海豚、海豹和鲨鱼等。达尼丁附近海湾的信天翁是世界上最珍奇的鸟类之一,有“皇家之鸟”的美誉。


 
黄眼企鹅则是世界上最“害羞”的企鹅,与新西兰的海豹生活在达尼丁海湾的同一片沙滩上,和平共处。在达尼丁有一座哥特式建筑物,建于1873年,是达尼丁的第一座教堂,雄伟的造形,尖尖的塔顶直冲云霄。建造这些宏伟的建筑物的人们虽已去世很久,但是他们的生活均记载在奥塔戈移民博物馆,馆内记载着十八世纪中期至近代的社会历史,它使人感到好奇,是值得一去之地。一座引人注目的赤陶雕像,立于林荫道中,


 
座分八面,称作八角市中央,就在我们旅馆附件。每年的夏日节庆,当社团热烈庆祝之时,八角中央都会布置得更美。主要的国家艺术及国际艺术展览都在市中心内。剧院,咖啡地,酒吧,似乎占据了旧建筑的每一个角落,超过140间咖啡店,餐厅以及各式各样的美食小店。颇受欢迎的食品及酒节每年都在三月于 Woodbangh花园举行。该市的工业亦成为旅游点之一,定期的旅游团带领游人参观啤酒酿制厂Speight's Brewery,达尼丁的威士忌酒久负盛名,来这里的游客常常参观著名的威士忌酒厂,并带上两瓶回去,或赠送亲朋好友,或自己享受。
 
闪灿灿的黄铜酿酒使你一览风情,以及新西兰唯一的威士忌酒厂Wilson Distillers,更是醉人。如果您对威士忌不感兴趣,您也不必失望,达尼丁的啤酒酒质醇厚,是最令当地人自豪的佳酿,也一样会令您心满意足。达尼丁市出众的公共机构奥塔戈博物馆是人们必须参观的地方。馆内展示卓越而丰富的毛利族和太平洋岛民的历史文物,特别是南部的毛利族文化。对部族文化有兴趣的朋友,切勿放过这里所展示的部族文化。
 

博物馆收藏了超过一百五十万件展品,关于自然历史的,毛利和太平洋岛屿的人类学,古代考古学和世界装饰艺术。博物馆也收集了世界民族文化、海洋历史、纺织品、传统服装、钱币以及邮票。综观这个博物馆,是一个集科学知识、历史文化、自然进化史的知识宝库。馆内有八个永久展览以及一些巡回性特别展览的画廊,这些展品都是博物馆的珍藏及于各地展出的展品。
 
博物馆经常地为大众准备好各式各样的展览事宜。达尼丁市与苏格兰有相当强的联系,与很多本地人一起,对苏格兰人的庆节非常重视,每年都相当认真地定期举行哈吉斯节目(不适合胆怯者),特别是用达尼丁的威士忌酒来庆祝。每年三月所举行的苏格兰周,穿着传统的服装,吹奏苏格兰风笛,全市充满苏格兰情调。奥塔哥大学,是新西兰的第一所大学,它增强了这城市的特式。来自世界各地的每年申请入学学生络绎不绝。


 
如果群众去参观学院,不要错过沿着利思河岸的如风景名片般的旧大学建筑物,以及一件灿烂笑容的石怪兽饰像。此外,世界性的考古学,海事展览、新西兰的自然历史,由企鹅至绝种的无翼大鸟(恐鸟),先前开放的展馆包括人类进化以及惊人的动物进化展览。
 


以至甚有趣味性的科学中心“世界的发现”,在馆内也开设有工艺纪念品及咖啡室。离达尼丁不远的泰瓦鲁阿是著名的野生动物保护区皇家信天翁中心。皇家信天翁是一种巨大的海鸟,两翼展开长达三米多,这种鸟尤其擅长滑翔,可以整天不停落休息。保护区内除了信天翁鸟群,还会看到其他保护动物,稀有的黄眼企鹅、纤巧的蓝企鹅、软毛海豹以及各种海鸟,这里是野生动物的乐园。
 
达尼丁市面对的半岛之端,名叫Taiaroa的地方,聚居着无数的大海鸟信天翁鸟(Albatross),为“皇家信天翁中心”所管理,游人很方便地欣赏这种特产海鸟,因此,Taiaroa Head也成为但尼丁的象征。而第一只雏鸟在1938年始殖居在Taiaroa Head山岬,从此,便谱写了信天翁鸟的生命乐章。山岬的理想环境,当然地也为其他鸟类提供最佳归宿。无数的雀鸟也分别聚居在此小小的山头内。
 
有黄眼企鹅筑巢于岸的四周,小小蓝企鹅的洞穴也遍布滩头,斯图尔特岛罕见的长鼻鸬鹚鸟聚居在悬崖峭壁,有三处为海鸥之巢,乌黑的剪嘴欧也在附近穴居,软毛海豹憩息于岩石上,享受着暖的日光浴。Taiaroa Head山岬是独特的历史地和野生乐园。它也是一处战略要点,


 
于1880年毛利族和及后的新西兰政府基于当时的“恐俄”战略,委任 Fort Taiaroa制定防卫计划。当年遗留下来的枪枝已达100年历史,现在,只有一枝能运作于历史庆节上。皇家信天翁中心以科技艺术展示的图片,历史图表,油画让人民可以从科学的角度认识所目睹的真实。中心的另一特点是记载着毛利族的族谱及史实,让人更深一层认识毛利民族。
 
Jumbo Huang Index: Tetra Pak is a multinational food packaging and processing sub-company of Tetra Laval, with head offices in Lund, Sweden, and Lausanne, Switzerland. The company offers packaging, filling machines and processing for dairy, beverages, cheese, ice-cream and prepared food, including distribution tools like accumulators, cap applicators, conveyors, crate packers, film wrappers, line controllers and straw applicators. We shopped at Dunedin central 309 cumnerland st., Countdown, bought some food and dairy such as Full cream woolworths milk AU Meadow Fresh, Longlife milk UHT Homogenised milk…
Steampunk is a subgenre of science fiction or science fantasy that incorporates technology and aesthetic designs inspired by 19th-century industrial steam-powered machinery.[1][2] Although its literary origins are sometimes associated with the cyberpunk genre,[3] steampunk works are often set in an alternative history of the 19th century's British Victorian era or American "Wild West", in a future during which steam power has maintained mainstream usage, or in a fantasy world that similarly employs steam power. However, steampunk and Neo-Victorian are different in that the Neo-Victorian movement does not extrapolate on technology and embraces the positive aspects of the Victorian era's culture and philosophy, Steampunk most recognizably features anachronistic technologies or retro-futuristic inventions as people in the 19th century might have envisioned them, and is likewise rooted in the era's perspective on fashion, culture, architectural style, and art.
 
《皇氏古建筑大全》第40525:拉凯亚河Rakaia River NZ, The Rakaia River is in the Canterbury Plains in New Zealand's South Island. The Rakaia River is one of the largest braided rivers in New Zealand. It rises in the Southern Alps, travelling 150 kilometres in a generally easterly or southeasterly direction before entering the Pacific Ocean 50 kilometres south of Christchurch. As it reaches the river-coast interface; a hapua forms. For much of its journey, the river is a braided river, running through a wide shingle bed. Close to Mount Hutt, however, it is briefly confined to a narrow canyon known as the Rakaia Gorge. The Rakaia River is bridged in two places. The busiest crossing is at the small town of Rakaia, 20 kilometres from the river mouth, where State Highway 1 and the South Island Main Trunk Railway cross the river using separate bridges. These two bridges are New Zealand's longest road and rail bridges respectively, approximately 1.75 kilometreslong. A second bridge, much shorter and less used, spans the Rakaia Gorge.
 
《皇氏古建筑大全》第40526:阿什伯顿Ashburton,Hakatere is a large town in the Canterbury Region, on the east coast of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The town is the seat of the Ashburton District, a territorial authority encompassing the town and the surrounding rural area, which is also known as Mid Canterbury. It is 85 kilometres south west of Christchurch and is sometimes regarded as a satellite town of Christchurch.Ashburton township has a population of 20,000, with an additional 12,400 living in the wider district. The town is the 23rd largest urban area in New Zealand and the third-largest urban area in the Canterbury Region, after Christchurch and Timaru.
 
《皇氏古建筑大全》第40527:朗基塔塔河Rangitata River,The river formed the Rangitata Valley, in the center of the Southern Alps, and the on-location photography of the Edoras set from The Lord of the Rings: The Two Towers, and The Return of the King was filmed in this valley, on and around Mount Sunday. Several remote sheep stations are located near Mount Sunday. These include Mesopotamia, Mt Potts, and Erewhon. Erewhon was named by Samuel Butler who was the first white settler to live at the Mesopotamia sheep station. Erewhon is also the name of a novel written by Butler anonymously in 1872. In 1932 an outdoor ice skating rink was established by the river beneath Mount Harper.
 
《皇氏古建筑大全》第40528:蒂玛鲁Timaru,Timaruis a port cityin the southern Canterbury region, located 157 kilometres southwest of Christchurch and about 196 kilometres northeast of Dunedin on the eastern Pacific coast of the South Island. The Timaru urban area is home to 29,000 people, and is the largest urban area in South Canterbury, and the second largest in the Canterbury Region overall, after Christchurch. The city is the seat of the Timaru District, which includes the surrounding rural area and the towns of Geraldine, Pleasant Point and Temuka, which combined has a total population of 47,100.Caroline Bay beach is a popular recreational area located close to Timaru's city centre, just to the north of the substantial port facilities. Beyond Caroline Bay, the industrial suburb of Washdyke is at a major junction with State Highway 8, the main route into the Mackenzie Country. This provides a road link to Fairlie, Twizel, Lake Tekapo, Aoraki / Mount Cook and Queenstown.Timaru has been built on rolling hills created from the lava flows of the extinct Mt Horrible volcano, which last erupted many thousands of years ago. The result is that most of the main streets are undulating, a clear contrast with the flat landscape of the Canterbury Plains to the north. This volcanic rock is used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local "bluestone" buildings.
 
《皇氏古建筑大全》第27799:新西兰改革教会Reformed Churches of New Zealand, is a Reformed Christian denomination in New Zealand. The denomination is constituted of 19 member churches, the first seven of which were formed in 1953. Total membership as of 2011 stands at 3,291. The Reformed Churches of New Zealand hold to the system of Presbyterian church governance. Each church has a ruling Session composed of elders, one of whom is the church’s minister (also known as the teaching elder). Churches which have no minister are said to be vacant. Each church also has deacons who are charged with maintaining the temporal well-being of church members and with alleviating social distress.
 
Oamaru is the largest town in North Otago, in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it is the main town in the Waitaki District. It is 80 kilometres (50 mi) south of Timaru and 120 kilometres north of Dunedin on the Pacific coast; State Highway 1 and the railway Main South Line connect it to both cities. With a population of 13,900, Oamaru is the 28th largest urban area in New Zealand, and the third largest in Otago behind Dunedin and Queenstown. More European settlers arrived in the Oamaru area in the 1850s. Hugh Robison built and lived in a sod hut by the Oamaru Creek in 1853 while establishing his sheep run. J.T. Thomson surveyed the place as a town in 1859, and the Otago Provincial government declared "hundreds" there on 30 November 1860. The town grew as a service-centre for the agricultural/pastoral hinterland between the Kakanui Mountains and the Waitaki River, and rapidly became a major port, starting construction of a breakwater in 1871. For many years there was a commercial and fishing harbour under Cape Wanbrow at Friendly Bay.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pastoralism and the associated frozen-meat industry having its historical origins in New Zealand just south of the town at Totara, Oamaru flourished. Institutions such as the Athenaeum and Waitaki Boys' and Waitaki Girls' High Schools sprang up. The locally plentiful limestone (Oamaru stone) lent itself to carving and good designers, such as Thomas Forrester (1838-1907) and his son J.M. Forrester (1865–1965), and craftsmen utilised it. By the time of the depression of the 1880s Oamaru had become the "best built and most mortgaged town in Australasia"
 
《皇氏古建筑大全》第40531:Moeraki Boulders,The Moeraki Boulders are unusually large and spherical boulders lying along a stretch of Koekohe Beach on the wave-cut Otago coast of New Zealand between Moeraki and Hampden. They occur scattered either as isolated or clusters of boulders within a stretch of beach where they have been protected in a scientific reserve. The erosion by wave action of mudstone, comprising local bedrock and landslides, frequently exposes embedded isolated boulders. These boulders are grey-colored septarian concretions, which have been exhumed from the mudstone enclosing them and concentrated on the beach by coastal erosion.Seacliff is a small village located north of Dunedin in the Otago region. The village lies roughly halfway between the estuary of Blueskin Bay and the mouth of the Waikouaiti River at Karitane, on the eastern slopes of Kilmog hill. Coast Road, an old route north from Dunedin, and the South Island Main Trunk Railway pass through the village.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15 22:45:53
Post #97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7回:悲喜一生更迭一世,双梦记罗伯特彭斯(上)

参访但尼丁奥塔戈大学记


 

20170307准点起床后在旅行社吃免费的早餐,无非是面包牛奶及麦片,冲泡了两杯咖啡,一个洋妞独自吃了很多面包,我们吃完饭就一起出门,沿王子大道走到道林街,汽车穿梭而过,行驶很快,



十字路口有钟塔式的古建筑,路人行色匆忙,万里无云,天空如洗,经过一些古旧的办公楼,遇到一位玩手机穿着黑色校服短裙的美少女,一些卖杂志的商店居然还在出售DVD碟片,
 

艺术和设计方面的书籍非常多,走到奥特哥大楼所在的十字路口,就看到右侧是通往教堂的路,经过三到五层的百年房子,我们来到树林后面的模雷大道教堂广场,周围开辟为停车场,在庄重的公共信托办公大楼对面就是教堂了,



左侧是苏格兰国教长老派成员办公室(Presbyterian Support Otago),奥塔古第一教会于1873年11月23日开放,据说是由囚犯所建,奥马麓石料及查莫斯港石料砌成,


 
螺塔高60米,有门廊,内殿,布道坛,圣坛,风琴,甬道,玫瑰窗等,该教堂始建于1862年,是新西兰第一座教堂,开放于1873年11月23日,1991到1992年全面维修。教堂由著名建筑师、虔诚的基督徒罗伯特亚瑟劳森设计、建造,采用哥特风格,



使用大量的尖塔簇拥起来作为装饰,使教堂的塔楼状似一顶皇冠。主塔56米高,占据了广场周边的天际线,从广场中心可以一眼望到。内部的门廊、钟塔、内殿、布道坛、圣坛、风琴、圣安德鲁甬道、窗户、花毯摩雷大厅、外观都很有特色。
 

参观教堂是不需要门票的,但是进去之后需要保持安静。入口处有各种语言的宣传册,让各国游客不费劲就了解了教堂历史和建筑特色,教堂后面设了个旅游服务中心,里面展示着教堂历史文物,也售卖纪念品。教堂内由数个尖型拱门与助力飞拱组合而成,最为明显的莫过于三侧的彩片玻璃及主神坛两边的教堂风琴管。教堂恍惚间成了文化的艺术长廊,每一扇窗都讲述着一个美丽的故事,


 
在这里静静地欣赏每一处艺术珍品。罗伯特亚瑟劳森还在新西兰设计建筑了很多经典建筑,他是达尼丁最有影响力的建筑师,擅长设计维多利亚风格的建筑,他在1833年出生于苏格兰,1902年辞世。奥塔戈男子高中也是罗伯特亚瑟劳森设计的经典建筑,但这个人在巅峰时期犯了严重错误,他设计的《皇氏古建築大全》第40429:锡克利夫疯人院存在致命的缺陷,尽管它是当时新西兰最大的建筑,


 
建成之后却噩运不断。奥塔古第一教会周边也有很多经典建筑,我们走进教堂内参观,空无一人,木质书柜上摆放着大量免费的英文圣经,我再次对鸢说,来到新西兰不愁没有书看。我走到管风琴那里参观,庄重的神台两侧都是精美的雕塑。祈祷的观众台有两层,像是歌剧院一样,我走到教主宣讲台,翻开圣经看了几行,总算圆了教主梦,虽然信徒只有鸢一人。阳光从彩色窗户玻璃照进来,


 
我们参观了一会就离开教堂,走到奥特哥大楼和但尼丁大楼所在的十字路口,沿途经过很多卖彩色陶瓷的商店,之后走到中央八边形广场,几个妇女在派发旅行社的传单,旁边有教堂和古楼,八角广场位于王子街及乔治街交接处,为但尼丁最为热闹的区域,自1846年起八角广场就是但尼丁市的市中心。围绕着八角广场,有哥特式圣保罗教堂、市议会厅、市政府、艺术展览馆、旅游服务中心等,


 
还有林荫绿地和几条通往各个方向的主要大街。这里还是但尼丁的商业地标,林立着众多的商店和大型购物中心。漫步在广场,我们可以在沿街的餐厅点份午餐,或是逛逛这里的商店,在这座充满苏格兰建筑风格的城市中体会现代的商业气息。当地节假日或者民间庆典的日子,群众还会看到当地的人们穿着苏格兰格子裙、吹着风笛走过街道举行庆祝,异常热闹。我们穿过草坪,走到市议会厅前面参观,


 
在广场中间是18世纪末英国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罗伯特彭斯的雕塑,罗伯特彭斯是苏格兰农民诗人,在英国文学史上占有特殊重要的地位。他复活并丰富了苏格兰民歌,他的诗歌富有音乐性,可以歌唱。彭斯生于苏格兰民族面临被异族征服的时代,因此他的诗歌充满了激进的民主、自由的思想。诗人生活在破产的农村,和贫苦的农民血肉相连,他的诗歌歌颂了故国家乡的秀美,抒写了劳动者纯朴的友谊和爱情。


 
1759年,罗伯特彭斯出生于苏格兰西南部的艾尔郡阿洛韦教区的一个佃农家庭(《皇氏古建築大全》第40430:罗伯特彭斯故居(Burns Cottage Alloway)),他的生日只与我的生日差了一天,全家共有七个孩子,他是长子。他的父亲是一位受过教育的佃农,尽管土地贫瘠且地租高昂,他的父亲一生都在为维持全家人的生活而拚搏,但从未获得成功。因为要帮助父亲,青年罗伯特工作极其辛劳。
 

尽管家境困难,父亲还是与邻居们一起为他们的孩子雇了一位叫约翰默多克的老师,教孩子们知识。罗伯特与弟弟吉尔伯特跟着默多克学习了很短一段时间后,全家于1765年搬迁到了另一个社区,两个孩子在一所正规学校上了一段时间学。罗伯特·彭斯从小在田里干活,幼时只上过2年多的学,好在父亲虽为辛苦操劳的农民,却也明白知识对于孩子的意义,夜来在繁重的劳作结束后,他亲自教导彭斯文法及神学知识。
 

12岁后彭斯又继续前往离家很远的村落上学,学习英文之余还学习了优美的法文。他博览群书,天文地理,各国文学无不涉猎。1777年,他们再次搬家,然而家境并未因此好转。彭斯与一位名叫吉恩·阿默尔的女子相爱,他们打算1786年结婚。然而,吉恩的父亲没有答应彭斯,并阻止他们结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年轻人的非正统宗教观。同一年,吉恩和罗伯特的一对双胞胎诞生了,这是他们九个孩子中的头两个。后来,彭斯开始与玛丽·坎贝尔(《高原玛丽》)恋爱,打算结婚并移居牙买加,但是玛丽在分娩时不幸去世。


 
期间彭斯发表了他的第一部作品《苏格兰方言诗集》。该诗集的成功使他放弃了离开苏格兰的全部计划。相反,他去了爱丁堡,并成为社交界和文学界的名人。在爱尔兰和美国,他的著作被盗版印刷,这使得他成为国际名人。1787年,他夏天在苏格兰游历,冬天在爱丁堡过冬。翌年,他与吉恩阿默尔结婚,在埃利斯兰的一个农庄定居。尽管彭斯是个名声卓著的诗人,但他从诗歌创作中挣到的钱却寥寥无几,


 
而种田显然赚不到什么钱。1789年他得到一份税务检查员的工作,1791年全家迁往邓弗里斯。1792年他受到政府官员的审查,原因是他对法国革命事业的强烈同情。他只是受到谴责,不管怎样还是保住了这份工作。在埃利斯兰农庄和后来的邓弗里斯期间,彭斯不断把诗稿投到几家苏格兰和英格兰的杂志社和报社。



然而,他在这段时间最重要的工作却是收集、编辑和整理苏格兰民歌。在接近40岁时,彭斯患有风湿热,而且恶化为严重致命的心脏病(彭斯尽管看起来精力充沛,但其实他童年时在农田过度劳作造成的心脏损伤从来没有完全康复)。
 

他逝后被安葬在邓弗里斯墓园。他的朋友们通过订阅他出版的诗集来帮助赡养他的家人。我与鸢继续走到《皇氏古建築大全》第40431:但尼丁圣保罗天主教堂参观,圣保罗教堂位于新西兰第四大城市达尼丁,是一个属于歌德式建筑复兴的建筑物,圣保罗教堂建于1915年到1919年之间,它是唯一一间教堂有石灰做成的拱形本堂。通往门口的38级大理石楼梯是从尼尔森的塔卡卡山切出来的。


 
但尼丁的市区规划非常有特色,呈现一个八角形的形状,这在整个新西兰也是独一无二的,而圣保罗教堂就在八角形包围着的最核心的区域中巍然矗立。但尼丁最早的圣保罗教堂的原型可追溯到1862年到1863年,它由石头建成,可以容纳500人左右。但是由于最初的教堂建筑规划并不合理,用于建材的石头受到了环境侵袭,所以没有“坚持”多少年,教堂标志性的尖顶就不得不被拆除了。
 

随后的若干年间,这座教堂继续默默的为它的所在区域的信徒提供场所,直到1904年,一位富有的但尼丁商人在他死后捐献了大部分的财产,用于建设一座崭新的教堂。1915年,新教堂的奠基并开始动工,经过4年时间的建设,1919年一座崭新的圣保罗天主教堂对公众开放。


 
来到这座教堂参观,我们被它外部宏伟的尖顶、内部巨大的拱顶、高大几乎到顶的窗户、神圣的祭坛、彩色的有机玻璃窗以及诸多富有特色的细节所深深的吸引。圣保罗大教堂是一座建于1915年的哥特式建筑。



教堂采用奥马鲁所产的石灰岩即奥玛鲁石砌成,外墙镶着华丽的彩绘玻璃。教堂内部摆放着一部壮观的管风琴,管数竟高达3500只,令人惊叹。在这里还可以参观“War Memorial Window”,这是为了纪念在一战中牺牲的奥塔哥南部区域出身的士兵们制作的,另外也有描绘基督“死亡、复活、升天”的作品,
 

每件作品都为教堂增添了一份艺术色彩。站在圣保罗教堂的台阶上,可以眺望远处的城市风光。我们离开广场之后,开始沿斜坡往高处走,路过一座教堂改成的财富剧院,旁边是两层的民居,越往山上走,越来看清城市的全貌,远处是丘陵,


再沿斜坡走到奥塔哥女子中学,一群少女穿着短裤打球,她们看我在拍照就纷纷摆出狂放的姿势来叫我给她们摆拍,在女孩打球的广场右侧是一栋四层高的建在斜坡上的宫殿式学校,再往前走,又见到一些古朴的别墅,
 

我们路过了非常壮观的《皇氏古建築大全》第40432:爱德华国王技术学院,它建于1889年,曾经是新西兰最大的学校,我们还走进去参观,部分房间待出租,大厅铺设了地毯,两侧摆放着很多艺术学校的宣传单,还有芭蕾舞的宣传广告,离开学校之后,我们继续沿着街道前进,路过很多苏格兰风格的古建筑,真的非常喜欢这个城市,感觉自己是走在英国。我们经过史密斯街道时,
 

已经可以眺望远处的海湾了,折返经过奥塔哥女子中学体育馆,一些女生正穿着校服走过,前面是另外一栋古建筑,从这里可以看到奥塔哥女子中学后面的奥塔哥男子中学,没有想到但尼丁的中学居然是男女分开上学的,比中国的学校还传统。



周围绿树成荫,再走至另外一个大教堂那里参观,圣约瑟夫大教堂建于1886年,古朴典雅,位于达尼丁市史密斯街月拉特雷街交口,教堂于1878年开始动工,1886年开放,历时8年。教堂无论内外真的很华美,是罗马天主教堂。这个教堂虽位于背街,但令我吃惊的是,


 
那里的教堂特别多,如果碰到做礼拜时,肯定是座无虚席,这座砖砌的教堂非常精美,柱廊和雕刻都令人称奇,我们走进教堂,里面又是空无一人,我并不信奉基督教或是天主教,也不是个正宗的佛教徒,但是我对于他们的教堂和佛堂却情有独钟,喜欢看,喜欢拍。而教堂的建筑艺术和建筑风格之美都深深地吸引着我,高大古朴的教堂,圣洁宁静的环境,令人痴迷的内部装饰,美丽的花窗无不让我着迷。


 
新西兰的教堂大多对外开放,而且人比较少,可以随便出入。如果看到门上上锁,有些教堂会告诉你钥匙放在那里,你可以自己开门进入,以示你是永远受到欢迎的。好多时候,当旅行疲劳的时候,我和鸢就在教堂里独自安静地坐一会,休息那疲惫的腿脚和心灵,也享受那圣洁宁静,脱凡出尘感觉。



圣约瑟夫大教堂是个罗马天主教堂,教规更严格。走进教堂体验那圣洁宁静的感觉。那种空灵,与世无争的静寂,使人仿佛超脱于尘世,活在洁净无染的天堂,或者说感觉离天堂很近,心灵得到除尘。离开教堂之后我们又走到一所女校,
 

走廊的墙壁上都贴着名言警句,比如告诉学生要开放思想,还说因为尝试而失败是可以接受的,但因为害怕失败而不去尝试就不能接受,墙壁上还张贴了优秀女生的照片,我路过一些教室,现在是下课时间,只有几个人在整理教室。卡瓦纳盖尔学院(Kavanagh college)对面是一些传统的苏格兰古民居,我们继续往高处走,回头就看到远处海湾对面的山林,经过一个公园,一个女人正在带领一对夫妇做健身,


 
越往山上走,建筑越稀少,出现很多豪宅,我们再走到更远的地方,看到一个壮年男人独自开着卡车到公路边收集垃圾箱,经过罗斯林消防站,路过一个卖比萨饼的商店,继续走了近半小时,我们开始右转,



路过一栋豪宅,前面信箱旁边有一个二层的书架,拉开玻璃门,里面摆放着很多书籍,路人可以免费拿走阅读,真是做慈善的,我们翻阅了一些书,因为我们行李太多,实在没有办法再携带更多书本了,只好离开,开始走下坡路,


 
路边的民居都设计独特,没有两栋房子是一样的,非常有美感,有砖结构的,更多的是实木民居,我们还路过一个人家的停车场,发现里面停着一辆丰田轿车,上面铺满灰尘,这辆汽车是1989年购买的,2009年最后年检,算起来主人已经很多年没有使用这部车了。再继续行进,看到更多特别的民居,



路过男子中学旁边的草场,再开始下山,经过很多修建整齐的灌木,一些两层的砖结构民居非常漂亮,住在那里都是一种享受。从高处可以看到远处的体育馆和海湾,我们参观完古民居之后再沿山道走到罗斯林大道,
 

穿过公园,又沿斯图尔特街走到伦敦路,路过苏格兰路,旁边有一个非常大的购物中心(Lincraft),再经过一个非常富有时代气息的创意涂鸦作品,专门描绘劳动场景的,在英国都铎王室民居对面还有更多漂亮的别墅,天边开始云卷云舒了,途径乔治大街的一个叫诺克斯教堂的漂亮古教堂,在教堂碰到一群香港的老夫妇,他们是跟其他老人一起坐邮轮旅行的,诺克斯教会建于1859年,教堂建于1876年。


 
位于达尼丁市主街乔治大街的中段449号,与伦敦街交口。每次从乔治大街走过,几乎都要路过这座教堂。轻轻推开大门,能听到悠扬的钢琴声传来出来,纷纷复杂的情感一时涌上心头,



心灵再次得到净化。我们参观了教堂,还在到访本上登记,这座教堂也是当地的一座建筑精品。最后我们走到大学城,先后去医学院等学校教学楼参观,美女如云,虽然外面风很大,很多女生却穿着性感短裤走在大风中,偶尔下雨。
 

 
奥塔戈大学的印度学生也很多,中国学生次之,每个学院的走廊都挂着专家教授的照片,在生理学院,我就看到一些华人教授,比如苏寒女博士,一个高挑的美女领着几个人走进学院,我们还参观了解剖学院,



对面是一栋三层砖楼,条件好的学生会骑摩特车上学,一栋医学院的教学楼建于1916年,走到尽头能看到猴子酒吧所在的三层老房子,我们走到新世界超市吃午餐,旁边有个药店,可能是职业习惯,鸢每次都要去药店和化妆品店逛很久,比价格,学产品,为了迎合中国消费者,这里的羊胎素都会标明中文说明,
 

 
我们去超市购买了7.14纽币的鱼肉薯条和煎土豆饼,还购买了汽水,我们吃完饭就又去校区参观,经过学校的病例研究所,在几栋老建筑旁边出现一些现代化的教学大楼,路过两层楼的旧奥塔哥博物馆,经过库克船长酒店,再绕过另外一栋新建的奥塔哥博物馆,继续走了十多分钟,到了学校的核心区域,很多苏格兰风格的建筑建在河边。


 
 

第67回:悲喜一生更迭一世,双梦记罗伯特彭斯(下)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15 23:57:07
Post #98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7回:悲喜一生更迭一世,双梦记罗伯特彭斯(下)

参访但尼丁奥塔戈大学记

 
 
奥塔哥大学成立于1869年,是新西兰最早成立的大学,多年来,学校在学术研究和教学的许多方面已达到卓越的水准。学校目前注册的学生总数达18000人,其中有2000多名是研究生。
 
学校还有来自40多个国家的1000名外国留学生。学校的主校园位于达尼丁市。丹尼丁的环境安全,舒适,不拥挤,是理想的学习和开展各种户外活动的好地方。达尼丁校园位于市中心,大多是学生住在只需要步行即可到达校园的地方,离市中心的服务和购物中心也不远。奥塔哥大学还在基督城和惠灵顿设有医学和健康科学习院。达尼丁市是充满苏格兰气息的城市,人口只有12万,而城市中有着许多古老的建筑,
 

和传统欧洲大学城有着极像的风格。除此之外,达尼丁靠海并有天然良港的地理位置,使得所有往来奥塔哥省的货物,都要经过达尼丁市,所以本市也是南岛南端的运输枢纽。奥塔哥大学有全新西兰第一所医学院,



在世界上也享有盛名。奥塔哥大学预科由澳大利亚名校新南威尔士大学(澳大利亚排名第3的大学)与奥塔哥大学创立,这个课程为所有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大学和部分美国和英国大学认可并被认可等同于大学人学资格。


 
很快起风了,大风吹起漂亮女生的长发,她们也是大学城的一道靓丽的活动风景。走了很久才找到几栋正在维修的古建筑,位于河边,我们还参观了奥塔哥博物馆和学生中心,还去找前台的美女咨询如何入校学习的事情,一个美女给我一些专家的联系方式,叫我找教授咨询,我们到处参观,学生很多,



都使用苹果笔记本电脑,到处是宣传单和纪念品店,我们还走到大学的图书馆参观,里面的藏书非常多,居然还有中文书籍专区,包括大量讲中国历史的书籍。据说奥塔古大学是新西兰最老的大学,果然名不虚传。
 

奥塔哥大学钟塔、第一教堂、圣多米尼克小修道院等都是哥特式复兴时代最杰出的建筑。用大量石头建造的火车站,以乌釉陶瓷砖镶嵌,配以皇家岛顿马赛克地板,是新西兰被拍照最多的建筑之一。



多年来,学校在学术研究和教学的许多方面已达到卓越的水准。让这城市著名的原因是,奥塔哥大学有全新西兰第一所医学院,并且是南岛的医学研究中心,由于是第一个将试管婴儿付诸实际的医学中心,因此在世界上享有盛名。
 

当然,喜欢美容的人肯定知道一种抗衰老的神药叫全能补水胶囊的,健康的线粒体能产生足够能量供给我们细胞所需,他们是延缓衰老进程和改善健康的关键。2000年新西兰奥塔哥大学的科学家研发了MitoQ分子,全称是Mitoquinol mesylate。


位于新西兰南岛的奥塔哥大学是新西兰科研水平最高的大学,在国际上也倍受认可。最近MitoQ被选入美国国立卫生局老龄研究的世界领先的独立研究计划,以评估其减缓和潜在逆转老化过程等方面。奥塔哥大学也有全新西兰唯一的牙医学校,其国际排名更是在前十名内,
 

且为大洋洲第一名,此外,本校也是南岛唯一有药学,理疗,医学实验等科系的学校。这所医学院至今依旧闻名,其入学的要求与一般大学相同,只要在大学入学考试中考过三个科目便能就读,因此每年吸引近千名学生来此地就读,大家共修第一年科目,然后依成绩决定往后的专业科系。



医学院每年录取一百八十位学生,牙医六十位,药学约一百八十。若未进任何理想科目的学生,可转修其他科系,可用二年级成绩重新申请牙医或者是读完一个学位后,重新申请学士后医学院。



其他非医学科系,如生理,解剖等也是世界有名的,新兴科系如生化,基因工程,或者是基础科学如物理、化学、数学等也都有开课,
 

另外还有商学和法学等科目。尤其商学院,每年都有百多位从马来西亚来的交换学生,来此地取得奥塔哥大学的学位。在奥塔哥大学钟塔对面是一些现代化的教学楼,旁边是一些疑似教授居住的校区别墅群,



一个工人正站在小吊车伸缩蓝上修剪树枝,我们又走到一栋三层高的红色砖楼那里,一些教职工在街道边聊天,我们又走到大学的信息中心,里面出售大量的纪念品,最后我们又走到奥特哥博物馆,


 
然后走到草坪那里,旁边有个地摊移动车,老板娘艾琳别具风情,学生的购买力还是非常强的,经过市区的饭店,基本上只有老人光顾,年轻美女只能去超市买食物,我们在图书馆门口的学生义卖区域看到一个美女正在那里摆摊,



我们找这位金发美少女购买了二根香蕉,只需一元,还碰到大学生毕业供求见面会,求职的大学生都穿着正装,我们还去聊了一会,看到新西兰海军也在招人,公司负责面试的代表也装着正装,我们走到二楼的图书馆,看到很多中文书,包括二十四史资料研究资料,我们离开大学城,
 

经过一个学院,远处是巨大的烟囱,在火车站旁边是正在维修的一栋老房子,最后我们返回市中心,鸢先回旅馆,我则走到达尼尔老火车站,旁边是吉百利世界,据说游客来到但尼丁,任何人都不能错过到吉百利世界大饱口福的机会。



吉百利世界是一次丰富多彩、意义非凡而欢乐无限的巧克力之旅,绝对让每个人都能尽兴而归,全程大约需要 75 分钟,包括游客中心、观看说明片、参观但尼丁吉百利巧克力工厂、独特的巧克力瀑布、零售店等,途中游客还能品尝到各式各样的可口巧克力!
 

吉百利世界位于但尼丁市的中心(距八角广场仅二分钟步程),每天对外开放,每早九点营业,因为我没有提前预定,所以我只是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就离开了。全球的吉百利巧克力世界仅有两个,一个位于英国的伯明翰,



另一个则坐落于新西兰奥塔哥区达尼丁的吉百利工厂内。无论参观哪一个都是一项刺激而又精彩的旅程,增长与巧克力相关的知识。对于每个人特别是小朋友而言,巧克力之旅都有教育意义,且充满乐趣。还能品尝到爽口的巧克力。


 
我走到启用于1906年的达尼丁火车站参观,它宏伟、壮观而富丽堂皇的模样,为建筑师乔治楚普赢得了“姜饼乔治”的绰号。火车站是使用科孔加玄武岩建造的, 然后以奥玛鲁石灰岩为装饰面, 加上多种形状、纹理和质材。经过1999年的全面整修, 这幢建筑彻底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几辆大巴载着一群中国游客过来了,下车他们就去拍照,一些旅游团会在这里乘坐老式的火车。离开火车站之后,我又走到附近的一个移民博物馆参观,很多可爱的洋娃正在儿童区域玩耍,展厅还摆放着老式火车头,还有很多毛利文化的展示,更多的则是介绍英国移民是如何登陆但尼丁的历史,博物馆提供大量的图片和文字介绍,奥塔哥移民博物馆是一间社会历史博物馆,
 

通过馆藏展览囊括了但尼丁及周边地区居民的方方面面,展示了形成这座新西兰的第一座伟大城市的人们的性格、文化、技术、艺术、时尚与交通情况。其 14 座主题展厅设有互动式展览和强大的区域人类史历程追踪(从早期居民到最近的移民)。除了极富吸引力的展览外,博物馆还设有商店、咖啡厅和研究中心和档案馆,方便对当地历史和家族传承感兴趣的人们查阅。2012 年 12 月 8 日,经过重建,博物馆现已再度向公众开放。奥塔哥移民博物馆(Toitu Otago Settlers Museum)是免费开放。
 

内有各类文物,记载了早期大批来到新西兰淘金的移民潮和毛利人的历史。馆内分了不同的主题,有一个名为‘华人历史的窗口’的展厅,墙上照片的牌坊和中国花园是中国馈赠的,



旨在永远纪念在"淘金热"期间定居于此的中国侨民和但尼丁上海结为姐妹城市这段相关历史。对历史文化感兴趣的可以仔细参观下。其中有一个大厅的墙壁上挂满了巨幅照片,是当时从英语移民过来的人都要在海关拍照,
 


这是一个年轻人追踪自己祖先行踪的好地方。离开博物馆,我走到ASB前面的利维坦酒店(LEVIATHAN HOTEL),沿途都是气派的苏格兰风格建筑,路过兰园,是中国人援建的,我走到售票处,小姐找我收门票。我离开兰园,碰到两位放学的少女走在风中,路过一家跳脱衣舞的酒吧,看到了一些涂鸦,旁边公园里有一些雕塑,



之后再走回旅馆,与鸢去厨房准备饭菜,我们发现几个洋人已经在厨房炒菜了,我们存放在冰箱里的食品居然被人扔到冰箱外面去了,幸亏及时发现,素质低的人到处都有,
 

我看到一个加拿大的青年一个人炒了二个菜,而后他跟一个肥臀洋妞聊天,他说加拿大三千万人口不足以支撑这么庞大的国家,鸢炒羊肉配胡萝卜,我们喝咖啡和牛奶,吃完饭之后我们轮流去洗澡,我还清洗了衣物,之后我们返回房间,在双人铁床上看视频,我还将在奥特哥大学拿的资料研究了一下,鸢在下铺看小说《此岸》,



我则翻阅奥特哥大学研究生入学要求,看到中文专业和考古专业在招生,我看完学校的宣传单就睡觉了,晚上做了两个梦,半夜醒来让我想起了一个阿拉伯寓言故事,说的就是双梦记:
 

据可靠人士说(不过唯有真主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慈悲为怀、明察秋毫的),麦加有个家资巨万的人,他仗义疏财,散尽家产,只剩下祖传的房屋,不得不干活糊口。他工作十分辛苦,一晚累得在他园子里的无花果树下睡着了,他梦见一个衣服湿透的人从嘴里掏出一枚金币,对他说:“你的好运在波斯的伊斯法罕;去找吧。” 



他第二天清晨醒来后便踏上漫长的旅程,经受了沙漠、海洋、海盗、偶像崇拜者、河流、猛兽和人的磨难艰险。他终于到达伊斯法罕,刚进城天色已晚,便在一座清真寺的天井里躺着过夜。
 

清真寺旁边有一家民宅,由于万能的神的安排,一伙强盗借道清真寺,闯进民宅,睡梦中的人被强盗的喧闹吵醒,高声呼救。邻舍也呼喊起来,该区巡夜士兵的队长赶来,强盗们便翻过屋顶逃跑。



队长吩咐搜查寺院,发现了从麦加来的人,士兵们用竹杖把他打得死去活来。两天后,他在监狱里苏醒。队长把他提去审问:“你是谁,从哪里来?”那人回道:“我来自有名的城市麦加,我名叫穆罕默德艾尔马格莱比。”队长追问:“你来波斯干什么?”那人如实说:“有个人托梦给我,叫我来伊斯法罕,说我的好运在这里。
 

如今我到了伊斯法罕,发现答应我的好运却是你劈头盖脸给我的一顿好打。”队长听了这番话,笑得大牙都露了出来,最后说:“鲁莽轻信的人啊,我三次梦见麦加城的一所房子,房子后面有个日晷,日晷后面有棵无花果树,无花果树后面有个喷泉,喷泉底下埋着宝藏。我根本不信那个乱梦。而你这个骡子与魔鬼生的傻瓜啊,居然相信一个梦,跑了这么多城市。别让我在伊斯法罕再见到你了。拿几枚钱币走吧。” 那人拿了钱,回到自己的国家,他在自家园子的喷泉底下(也就是队长梦见的地点)挖出了宝藏。神用这种方式保佑了他,给了他好报和祝福。在冥冥中主宰一切的神是慷慨的。
 

Jumbo Huang Index: Today we walked around the downtown Dunedin, our routine was from Dowling St, Octagon,St. Joseph's Cathedral,Roslyn,Stuart St. London St. to Knox church at 449 George St,Knox Church is a notable building in Dunedin, New Zealand. It houses the city's second Presbyterian congregation and is the city's largest church of any denomination. Situated close to the university at the northern end of the CBD on George Street it is visible from much of the central city.
 
It was designed by Robert Lawson in the 13th century Gothic style and construction began in 1872. It is the second building for the congregation. The first, completed in 1860, was the second Presbyterian church in the settlement. It was a large wooden structure sited in Great King Street, close to the University of Otago Faculty of Dentistry building. Though this was only ever intended to be a short-term home for the Knox congregation the onset of the Central Otago Gold Rush intensified the need for a larger, permanent structure. We also toured the the university of Otago, Otago Musuem, passed by churros Matt&Irene;,  latter on I visited the Otago Settlement Museum.
 
《皇氏古建筑大全》第40533:First Church of Otago, First Church is a prominent church in the New Zealand city of Dunedin. It is located in the heart of the city on Moray Place, 100 metres to the south of the city centre. The church is the city's primary Presbyterian church. The building is regarded as the most impressive of New Zealand's nineteenth-century churches, and is listed by Heritage New Zealand as a Category I structure, The current church stands on the stump of Bell Hill, a major promontory which initially divided the heart of Dunedin in two.
 
 In the city's early years, gold was discovered inland, resulting in rapid growth in the city. The hill became a massive obstacle to the development of Dunedin, and a decision was made by the Otago Provincial Council to make a substantial excavation into the hill. This resulted in a cutting through which one of the city's main streets, Princes Street, now passes, and the reduction of the height of Bell Hill by some 12 metres. Much of the excavated soil and stone was used in the reclamation of land which now forms the Southern Endowment of South Dunedin.
 
《皇氏古建筑大全》第40534:Dunedin railway station, Dunedin was linked to Christchurch by rail in 1878, with a link south to Invercargill completed the following year, and the first railway workshops were opened at Hillside in South Dunedin in 1875. Early plans were for a grand main station on Cumberland Street, but these did not get further than the laying of a foundation, and a simple temporary weatherboard station was built next to the site in 1884. It took close to 20 years for government funding to be allocated, and planning only really commenced as the 19th century was drawing to a close.The logistics of constructing what was at the time New Zealand's busiest railway station took three years before construction began in 1903, Dunedin required a station for a wide range of activities: it was a commercial and industrial centre, close to gold and coalfields, with a hinterland that was dependent on livestock and forestry for its economy.
 
《皇氏古建筑大全》第40532:奥塔哥大学University of Otago, The University of Otagois a collegiate university located in Dunedin, Otago, New Zealand. It scores highly for average research quality, and in 2006 was second in New Zealand only to the University of Auckland in the number of A-rated academic researchers it employs. The university ranks highly in New Zealand's national league table; in the past it has topped the New Zealand Performance Based Research Fund evaluation.
The university was created by a committee led by Thomas Burns,
 
and officially established by an ordinance of the Otago Provincial Council in 1869. The university accepted its first students in July 1871, making it the oldest university in New Zealand and third-oldest in Oceania. Between 1874 and 1961 the University of Otago was a part of the federal University of New Zealand, and issued degrees in its name.Otago is known for its vibrant student life, particularly its flatting, which is often in old houses. Otago students have a long standing tradition of naming their flats, The nickname "Scarfie" comes from the habit of wearing a scarf during the cold southern winters.
 
 The university's graduation song, Gaudeamus igitur, iuvenes dum sumus ("Let us rejoice, while we are young"wink, acknowledges students will continue to live up to the challenge, if not always in the way intended.The architectural grandeur and accompanying gardens of Otago University led to it being ranked as one of the world's most beautiful universities by the British publications The Daily Telegraph and The Huffington Post.
 
Robert Arthur Lawson was one of New Zealand's pre-eminent 19th century architects. It has been said he did more than any other designer to shape the face of the Victorian era architecture of the city of Dunedin.[1] He is the architect of over forty churches, including Dunedin's First Church for which he is best remembered, but also other buildings, such as Larnach Castle, a country house, with which he is also associated.
 
Born at Newburgh, in Fife, Scotland, he emigrated in 1854 to Australia and then in 1862 to New Zealand. He died aged 69 in Canterbury, New Zealand. Lawson is acclaimed for his work in both the Gothic revival and classical styles of architecture. He was prolific, and while isolated buildings remain in Scotland and Australia, it is in the Dunedin area that most surviving examples can now be found.
 
Today he is held in high esteem in his adopted country. However, at the time of his death his reputation and architectural skills were still held in contempt by many following the partial collapse of his Seacliff Lunatic Asylum, at the time New Zealand's largest building. In 1900, shortly before his death, he returned to New Zealand from a self-imposed, ten-year exile to re-establish his name, but his sudden demise prevented a full rehabilitation of his reputation. The great plaudits denied him in his lifetime were not to come until nearly a century after his death, when the glories of Victorian architecture began again to be recognised and appreciated.
 
Otago Boys' High School (OBHS) is one of New Zealand's oldest boys' secondary schools, it was founded on 3 August 1863 and moved to its present site in 1885. The main building was designed by Robert Lawson and is regarded as one of the finest Gothic revival structures in the country. Situated on high ground above central Dunedin it commands excellent views of the city and is a prominent landmark. Otago Girls' High School now occupies the original site in Tennyson Street, closer to the centre of the city and is Otago Boys' sister school. The school owns a lodge in Mount Aspiring National Park, and has regular field trips for students.
 
Seacliff Lunatic Asylum was a psychiatric hospital in Seacliff, New Zealand. When built in the late 19th century, it was the largest building in the country, noted for its scale and extravagant architecture. It became infamous for construction faults resulting in partial collapse, as well as a 1942 fire which destroyed a wooden outbuilding, claiming 37 lives), because the victims were trapped in a locked ward.
 
The asylum was less than 20 miles north of Dunedin and close to the county centre of Palmerston, in an isolated coastal spot within a forested reserve. The site is now divided between the Truby King Recreation Reserve, where most of the old buildings have been demolished and most of the area remains dense woodland, and privately owned land where several of the smaller hospital buildings have been renovated completely.
 
Robert Burns was a Scottish poet and lyricist. He is widely regarded as the national poet of Scotland and is celebrated worldwide. He is the best known of the poets who have written in the Scots language, although much of his writing is also in English and a light Scots dialect, accessible to an audience beyond Scotland. He also wrote in standard English, and in these writings his political or civil commentary is often at its bluntest.
 
He is regarded as a pioneer of the Romantic movement, and after his death he became a great source of inspiration to the founders of both liberalism and socialism, and a cultural icon in Scotland and among the Scottish diaspora around the world. Celebration of his life and work became almost a national charismatic cult during the 19th and 20th centuries, and his influence has long been strong on Scottish literature. In 2009 he was chosen as the greatest Scot by the Scottish public in a vote run by Scottish television channel STV.
 
The Octagon is the city centre of Dunedin, in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It is an eight-sided plaza bisected by the city's main street, and is also the central terminus of two other main thoroughfares. The Octagon is predominantly a pedestrian reserve, with grass and paved features, and is surmounted by a statue of the Scottish poet Robert Burns. Several of Dunedin's significant buildings and institutions adjoin the plaza, which is also a major hub for public transport in Dunedin.
 
First laid out in 1846, the site was largely derelict for many years until the two major early parts of the city's settlement (to the north and south of the Octagon) were linked by the excavation of Bell Hill. From the 1890s on it rose to prominence as the city's central area. The Octagon was substantially renovated during the 1980s, and is now a centre of the city's cafe culture, with many al fresco dining areas.
 
King Edward Technical College is the former name for a school and technical college in Dunedin, New Zealand, which was established as the Dunedin Technical School in 1889 when the Caledonian Society instigated night education classes, Originally run from Great King Street, it offered classes in carpentry, chemistry, cookery, domestic economy, typewriting, and woodcarving, with courses expanding by 1895 to include dressmaking, navigation, and plumbing. The school moved to Moray Place in 1897, where it stayed until 1914. In 1914, a new structure in Upper Stuart Street was opened and, in 1921, the Dunedin School of Art was amalgamated with the school. It was at this point that the school changed its name to honour the late King Edward VII. The college's first principal was Angus Marshall.
 

By 1955, the school was the largest in the country, with a total roll of 2,500.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16 23:33:38
Post #99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8回:浮光掠影赏书品楼,鉴古知今怡真情性

 
©原创文章(本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20170308今天我们七点起床,我先去厨房吃早餐,与来自泰国的24岁青年野马坐在一起聊天,野马是工程技术专业的学生,他在奥克兰呆了七个月,目的是学习英语,他很爱抽烟,喜欢找洋妞聊天,



不知道他是想攀洋枝还是找机会练习英语。我吃完早餐就独自出门,走到脱衣舞夜总会对面的公交站,9:05分过来一辆11路汽车,当时我没有反应过来,来不及上车,那个司机就把公交车开走了,


 
其后研究多次才知道从欧珀侯可走至鲍德温街,尔后又来了近十辆公交车,都是去其它地方的,每辆公交车都会在站台停车,不久还过来一辆11B,但等了半小时,到了9:35分,我看远处又过来一辆11路公交车驶近了,


我远远地看到那辆公交车在等红绿灯,我当时又开始东张西望了,结果那辆车很快就驶了过来,仅几秒钟的功夫,那辆驶过十字路口的11路公交车就加速驶过了公交站台,居然没有主动停车!
 

也怪我没有提前朝司机招手!我当时差点气吐血,本来公交车的班次就少,我还连续错过两辆,事不过三了,我整个上午的好心情全被这个公交系统破坏了,无奈我沿铁轨走到仓库附近坎伯兰郡大街,非常萧条的景象,



我折返走到冷清的梅特兰镇带,很多房子是修建在斜坡上的,一到三层的低矮房子比较多,偶尔会经过一些教堂,一些二层的砖结构房子的阳台有非常漂亮的屋檐雕花,独栋的民居比较多,


 
多数木头房子两侧是简单的玻璃窗户,没有安装防盗网,我沿台阶走到高处,可以看到新西兰军队的基地,我看到两栋规模非常大的别墅,四周的实木栅栏,我继续走到笔直的街道上,


回望低矮的居民区,我发现这里的传输电线都是使用木头电线杆架起来的,因为地多人少,停车并不是问题,不像在深圳,找个免费的停车位都非常难。


 
我继续走到一托儿所,从围栏看过去,一群儿童正在院子内玩耍,旁边是一栋三层高的建在斜坡上的红砖红,远处能两座教堂,我继续走到十字路口的那座教堂,



在华人超市后面的一堵墙上画着两只鸟的涂鸦,尔后我发现了更多精彩的涂鸦,画的是关于外太空的机器人,都是异想天开的画面,也有一些非常搞怪的涂鸦。


 
我继续走回旅馆,看到两个义工正在厨房做清洁,另有一个男孩在吸尘,我返回房间,爬上铁床开始写日记,心情低落。
 

中午鸢与我去厨房做了炒羊肉配胡萝卜,还煎蛋煮饭,喝牛奶,吃完饭之后我们出了旅馆,沿乔治大街走到北方道,途径八角广场,碰到几个美女在做大脑研究的调查,鸢还戴了仪器做测试,这是林恩斯图尔特癫痫脑病研究中心做义务诊疗活动,
 

市区的两层白色石头房子古色古香,四层楼的旧新西兰银行大楼也是精品,经过星巴克咖啡店,旁边有很多卖营养品和奶粉的商店,鸢又走过去了解商品,好健康的胎盘素是价格最实惠的,我们还走到生命药店参观,最后鸢在这个叫生命药店的商店购买了二盒羊胎素(Go Health),
 

经过诺克斯教堂,看到更多的特色民居,居民更稀少了,在一个绿地公园对面看到一座砖砌的教堂,马路右侧是一个百米高的山坡,一些房子依山而建,


到处是出售薯条烤鱼的商店,还有给人纹身的店铺,经过二层楼的传统中医诊所,说明这个郊区住着很多华人,


果然我们就路过杨柳岸便利店,一对来自山东和沈阳的老夫妇在给当地的小朋友出售杂货和小食品,旁边就是小学校,生意很好, 便利店摆满了饮料和食品,很多学生走进过买零食,



老华人戴着眼镜,能说英语,店内也出售薯条烤鱼,一些学生骑车经过,我们过了十字路口,旁边是一栋二层的别墅,烟囱非常特别,
 

我们继续走到植物园参观花卉展,玫瑰非常多,还有玻璃温室房培育的稀有品种,虽然我对花卉并不了解,但走在花丛中,人的心情就会豁然开朗,我对那种像容器的专门诱捕昆虫的花朵很感兴趣,



它们长得极似漏斗,在另外的房间,还能看到雪白的花朵,在室外分布着更多的花卉,有一个小孩站在树桩上的雕塑,还有喷泉,紫色的花朵,各类红黄蓝的奇异花卉。
 

离开花园,我们路过一座小教堂,叫圣心教堂,路边停着一辆甲壳虫汽车,白色墙壁上写着我的英文名,再经过一栋砖砌的教堂,是太平洋岛国基督教长老会教堂,一群高中生从我身边走过,之后路过圣大卫基督教长老会教堂,也是砖砌的,


非常高大,一位高挑的美女穿着短裤在街道上跑步,再经过一块草地,一株奇异的树叶呈现紫红色,真是姹紫嫣红,非常迷人,这里曾经是一个学校,现在是北东村战争纪念馆(NORTH EAST VALLEY WAR MEMORIAL),入口拱门上有士兵雕塑,石碑上写着1899年到1901年的南非战争,


 
《皇氏古建築大全》第27840:南非战争其实就是第二次布尔战争,是指1899年10月11日到1902年5月31日英国同荷兰移民后裔布尔人建立的德兰士瓦共和国和奥兰治自由邦为争夺南非领土和资源而进行的一场战争,又称南非战争。德兰士瓦共和国总统保罗克留格尔要求英军撤离德兰士瓦边境的最后通牒,遭到英国政府拒绝。


 
1899年秋,英国军队开始在德兰士瓦与奥兰治边境集结,为防止英国入侵,布尔人于1899年10月11日对英宣战,布尔民兵由此向南部非洲英军主动发起攻击。为征服仅有数十万人口的布尔人,战争持续了三年多,英国先后投入四十多万兵力,共阵亡两万两千余人。最终英国在战争带来的巨大损失与国际舆论压力下,与布尔人签订和约,战争结束。这场战争促使了南非联邦的形成,也推动了游击战在军事领域的影响。


 
我们继续走到了那座两层的格子咖啡店,出售一些纪念品,我们沿大马路走到史上最坑人的一个景点,所谓的世界最陡的街道,叫什么鲍尔温街,旁边的咖啡店已经关门,那里就是有一个非常陡峭的街道,


长约350米,路口立着牌子,叫嚣它是世界是最陡的坡,倒是木头房子旁边的花草更有特色,我们走到陡坡上参观,沿街还有人出售纪念品,呆在这里实在是无聊,我们开始往回走,经过了几个教堂,找到站台,我们乘坐8路公交车返回市区,两人花费6.8纽币,


 
下车我们去药店闲逛,发现药店都有说中文的导购员,新西兰的教堂还有禁止堕胎的通告,虽然到处有卖羊胎素等保健品的药店,但如果要买堕胎药就没有中国那么方便了,我们旅馆下面有一个二手旧书店,



老板的名片都是手写的,非常环保,这一带有三家旧书店,呈三角形分部,分别是斯塔福德6本书店,死亡心灵书店和临终关怀书店。
 

期间师兄燕发信息说他去印度了,住在希尔顿酒店。晚上我们使用烤箱烤了七个鸡腿和四根胡萝卜,之前有四个男人刚用过烤箱,当我们煮好饭之后开始坐在木头饭桌上吃饭时,外面又进来两位少女,其中个子较高的女孩双腿有疾患,虽然她身材非常好,皮肤雪白。


 
我们吃完饭去影厅,看到里面聚集了几个年轻人,都在玩手机,走廊进出的人非常多,旅馆非常噪杂,多为年轻人,我们房间对面是天台,更加吵闹了,不足六平方米的房间摆放着双层床铺,而且还没有木板,



爬上床铺整个人就陷入床垫中,地毯很潮湿,连晾衣服的地方都没有,使用洗衣机和烘干机需要六纽币,极为不便,晚上去走廊尽头的洗手间,灯坏掉了,沐浴的玻璃门也损坏了,我推拉玻璃门时差点砸落了,勉强洗完澡,顺便把内裤洗完,
 

摸黑从浴室出来,又碰到二个性感的高挑洋妞正站在我们房间门口聊天,我穿着鸢的防水拖鞋尴尬地走进潮湿的房间,我们的湿衣物全部晾在封闭的小房间内,又无法开窗睡觉,因为外面就是走廊和天台,抽烟的人很多,这个旅馆的设计构造真心令人恶心。
 

Jumbo Huang Index: Today I tried to catch the bus but failed, the drivers did not stop unless I signaled to them in advance. I realized that I actually could walk from Opoho to Baldwin Street, I returned to the hostel and had lunch with Iris, after that we walked to Cumberland St,Maitland St town belt, we found the Brain InjuryLynne Stewart Epilepsy.org.nz at the square of Octagon, 



we also walked to Baldwin St., passed by Grid Coffee,George St.-North St.-North East Valley, Iris bought some products in Life Pharmacy Shop1, Wall st., Retail complex 211 George St., Go multi potency & GO Placenta 2000mg 60s.gel capsule, GST15%([email]leo.tan.lifepharmacy.co.nz\[/email]), there were three old book shops around our hostel: 


Stafford 6 books, Dead Souls, Hospice Shop, chocolatecarnival.co.nz. I figured out the access possibilities in the Otago University: Manovid Bronco, Charles Rowe, languages@otago.nz, homebrand Jasmine Rice 1kg/bag,


 
Ethnic, political and social tensions among European colonial powers, indigenous Africans, and English and Dutch settlers led to open conflict in a series of wars and revolts between 1879 and 1915 that would have lasting repercussions on the entire region of southern Africa. Pursuit of commercial empire as well as individual aspirations, especially after the discovery of diamonds (1867) and gold (1886), were key factors driving these developments.


 
Baldwin Street, in Dunedin, New Zealand is the world's steepest residential street, according to the Guinness World Records. It is located in the residential suburb of North East Valley, 3.5 kilometres (2.2 mi) northeast of Dunedin's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A short straight street a little under 350 metres long, Baldwin Street runs east from the valley of the Lindsay Creek up the side of Signal Hill towards Opoho, rising from 30 m above sea level at its junction with North Road to 100 m (330 ft) above sea level at the top, an average slope of slightly more than 1:5.


 Its lower reaches are only moderately steep, and the surface is asphalt, but the upper reaches of this cul-de-sac are far steeper and surfaced in concrete (200 m or 660 ft long) for ease of maintenance and for safety in Dunedin's frosty winters.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17 22:23:24
Post #100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69回:途经史倍茨啤酒厂,拜会奥维斯顿古宅


 ©原创文章(本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20170309今天早上七点多起床,几个年轻外国女人占据了公共厕所,我们耐心地排队洗漱,之后去餐厅吃早餐,七八位洋妞已经坐在餐桌上开始吃面包喝牛奶了,美女们都非常懒,没有一个美女主动去炒个菜煎个蛋什么的,


反而是一位长得丑的肥妞比较勤快,她买了很多菜,正在厨具那里做早餐煎蛋,我们看到一位黑发亚女不怎么说话,吃完早餐我们就去房间看书,到了中午我们返回厨房做饭,鸢也煎蛋了,我又碰到那位斯里兰卡籍贯的老船员古纳塞克拉,他是工程师,经常跟着船到处跑,
 

他曾经在马士基的集装箱船工作过,他大儿子都21岁了,他一共有三个儿子,虽然古纳塞克拉长得又矮又小,但却在澳大利亚找了一个高大白皙的白种年轻老婆,让人不得不相信跨年龄跨种族跨海拔的跨国婚姻不是梦,他老家是康提,我们以前也曾经在康提居住过,所以有很多共同话题,我们和他分享了食物,他很节俭,当我们给他辣椒酱吃的时候,他尝了之后说非常喜欢。
 

吃完饭我们又出门了,沿王子大道走到八角广场,经过啤酒厂,哈弗诺尔曼的卖场和奥尔维斯顿,今天发现了一些新的巨幅涂鸦,画着一位躺着仰望天空的女人,长发上插满了鲜花,



旁边是仓库超市生意非常好(The Warehouse where everyone get a bargain),我们路过一栋仓库式的建筑,一面画着一个男孩骑跨在一个男人脖子上,另外一副涂鸦画着一位拿着望远镜的美女,



我们继续走到《皇氏古建築大全》第27841:但尼丁史倍茨啤酒厂,位于斜坡上的一栋四层高的砖砌大楼,楼下有品酒室和酒吧,英国航海家詹姆斯库克船长登陆新西兰时,诞生了第一批啤酒。他是最早绘制新西兰群岛地图的欧洲人,也是新西兰酿制啤酒的第一人。


 
史倍茨酿酒厂有着138年历史,从1876年开始生产酿造啤酒。在新西兰家喻户晓的史倍茨是当地最受追捧的品牌,被誉为“南岛的骄傲”。座落在城市山上的史倍茨啤酒厂,据闻也是世上少数利用地心引力来运送液体的酿酒厂。而史倍茨也是世上其中一家使用贝壳杉木制发酵桶的酿酒厂,全世界只有两家使用贝壳杉木制发酵桶,



这令史倍茨得以保留百年的传统味道。经过酒厂老办公室时,发现这里仍保持了过去的风貌,桌上还有一台老式打字机。目前该啤酒厂可能已经被狮牌啤酒厂收购了。在新西兰,世好(Steinlager)、史倍茨(Speight’s)和图伊(Tui)等国际知名的新西兰啤酒品牌继续保持迅猛发展的态势,史倍茨提供非常有趣的品酒之旅,有各种各样的啤酒,学生的话可以试试不含酒精的姜酒。
 

史倍茨啤酒厂前面有一幅巨大的老照片,显示当时的员工站在酒厂前面拍照,一座天桥将不同的厂房连接在一起,旁边还有史倍茨啤酒厂拥有的一座三层楼的老酒店,叫皇冠酒店,再走到一座烟囱下面的市集,前面是救世军堡垒(
Salvation army fortress),




我们爬上小山,回头可以眺望市区的高楼,这一带相对并不繁华,略显落寂,我们再返回到八角广场,碰到两位穿着蓝色马甲的老年义工站在广场上发传单,



一位穿黑裤子的美女牵着一条黑色巨犬,我们走到马路对面的游客中心参观,里面有各类旅游景点的宣传单,还有环保局的介绍,尔后我们路过了台北101餐厅,鼓吹它是最靠近南极的台湾餐厅,出售中华料理,餐厅摆着很多圆桌子,很多中国人在里面工作。
 

我与鸢走过教堂和别墅区,上坡经过了一所教堂女校(St Hilda’s Collegiate School), 圣希尔达女子学院建于1896年,它是当地唯一的英国圣公会教区女校。



我们开始往高处走,很快就到达了《皇氏古建築大全》第27843:奥维斯顿古宅Olveston Historic Home,我当时就怀疑屋主可能是从英国南格洛斯特郡的奥尔维斯顿村移民过来的,事后我才知道老宅是英语人大卫席欧明在1904年修建的,大卫席欧明于1852年出生于英国布里斯托尔港口城市,1874年他移民到澳洲墨尔本,也是我之前拜访过的一个城市,大卫席欧明在那里娶媳,
 

尔后在1881年又搬到但尼丁居住,他靠进出口钢琴发了财。大卫席欧明的老宅目前保存非常完好,就像是19世纪末的一个时间缩影。导游知识广博,宅子很壮观,显示了那个年代如果非常有钱的话可以做什么。



家宅隐藏了很多历史故事、悲剧,多亏了创建人最后一个女儿死后保存的如此完好。顶层还有四个小公寓在使用,满足了保险公司的住房需求及学生住房。值得花时间和精力来看看,特别是如果我们对那个时期的但尼丁历史感兴趣的话。
 

通过古宅还可以一窥殖民时代迷人的上流社会,房子完全是上一个主人离开时的模样,反映了一个富商的家庭生活和兴趣,在维多利亚后期和爱德华时代他们尽量保持英国绅士的生活标准。


这里为游客们设置了公共厕所!这个地方非常值得停留,可以欣赏建筑物的同时了解当时那个年代人们的生活状况。我们坐在公园里为此次长途旅行休息一下,当时的停留棒极了,令人神魂颠倒,几位风姿错约的女人在花园里照看花卉,
 

旁边的古宅收藏了全世界各地藏品,它是由其最后一任家族成员多萝西希奥蒙小姐在1966年留给这座城市的,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原封不动。奥维斯顿古宅就像一枚时光胶囊,因为它在1906到1966年作为家族住宅后,房内基本没有改变什么。它展示了一个富裕的商人家庭在20世纪上半叶的生活。小花园和礼品店也非常有特色,这个古宅离市中心是合适步行的距离,但是这个城市真的非常很陡,类似重庆那样的山城。


 
三层楼高的奥维斯顿古宅被一群树木围在中间,奥维斯顿古宅是相当有风格的建筑,还有后花园,古宅附近有不少苏格兰风格建筑的私宅,每到下班的时间,市民把车停在家门口取报纸然后进家门的感觉看上去特别温馨。
 

紧邻市中心的奥维斯顿古宅目前是达尼丁非常著名的历史性建筑,外观典雅、装潢精致的楼房拥有35间大小不同的房间,我当时走过来参观时,还以为是一座城堡,外墙有一个铭牌,介绍了萝西希奥蒙小姐为了给城市留下记忆而主动捐赠住宅给政府经营的,这在我国就无法想像了,因为群众一旦将老宅捐出来,地方开发商就会拆掉建新房。
 

其实为什么奥维斯顿古宅能使用上百年而依然非常坚固呢?我认为还是建筑材料的问题,现在一些国家,特别是沿海城市,为了大量建高楼,居然使用海沙制作水泥(因为河沙太贵且多被淘挖得差不多了),加上钢筋也偷工减料,自然建的高楼只能使用二三十年就会破败不堪,唯有推倒重建,浪费大量的社会资源。


我特别喜欢奥维斯顿古宅的后花园,各类漂亮的花卉争奇斗艳,草坪上摆放着桌子,玻璃花房内还种植了一些名贵的花卉,玫瑰自然是不可或缺的。
 

我们在古庄园流连忘返,花园里有两个女人在种植一些奇花异草,离开古宅之后我们开始下山,经过一个古宅,看到草地旁边种植了一株果树,苹果都掉落在地上腐烂了,真是暴殄天物了,我们顺路摘了两个苹果,这附近其实还有很多非常漂亮的老宅,
 
经过路口,看到一辆1970年生产的老汽车还在路上奔驰(车牌是WX1905),路边停了一长排的老轿车,下山后我们走到海边,经过了弗雷德里克路,澳新军团路和雷文斯波恩路,误入工地,远处是新建的体育馆,码头有很多实木堆场,
 

福塞斯巴尔体育馆(Forsyth Barr Stadium)是为2011年橄榄球世界杯赛专门建造的场馆。在2015年的赛事中,它承办7场比赛,其中包括一场16强赛。其实当地群众非常反感修建如此豪华的体育馆,浪费纳税人的钱财,而且使用率并不是非常高。


体育馆前面是运河,我们走过油库和堆满实木的码头,再走到铁丝网隔开的区域,那里长满了野草,只有一条钓鱼的人踩出来的小径,从河谷望过去,对面有很多游艇,铁丝网将圆木堆场圈了起来,我们走到尽头,看到远处有油罐码头。
 

我们发现前面被封锁了,只好原路返回到堆满实木的码头,一辆吊车正在搬运实木,后来我们沿着海岸线往体育馆方位走,之后沿另外一条小道沿海湾走,有很多跑步者,遇到一位穿着紧身塑臀裤的美少女也在跑步,身材火爆也是锻炼出来的,她跑步超过我们了,等她跑完又返回来的时候,她还跟我们打招呼了,又美丽苗条又善良可爱的当地美女。
 

路边有很多展示用的老船,沿铁轨走过油罐码头,两位穿着短裤的美女从我们身边走过,有一段通往大海的铁轨被废弃了,我们还经过了高中生实习的划船基地,一群健美的女生正在北部尽头划船俱乐部搬运东西,



一些女士穿着苏格兰裙子,另外有几个女生正推着一条非常长的木船往海边走,海边已经有一些男生在划船,近二十米长的船上会坐9人,一人指挥,其他人划船,我们沿着铁轨走,偶尔有火车呼啸而过,又经过一个化肥厂,又有火车驶过,骑行和跑步的人都很多,
 

化肥厂前面有一个码头,直接通往大海,化肥厂的原材料是通过船舶运过来的。峡湾对面的山上分布着很多民居。
 

我们走了一会就返回,经过繁华的市区,看到更多的涂鸦,多是外星人的题材。再直接走到超市,购买了两天的食物,花费10.97纽币,我们一起走回旅馆准备晚餐,出门在外吃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次鸢炒了西兰花和猪肉,我们没有吃完,将剩下的饭菜给古纳塞克拉了,



厨房还有二位少女在吃饭,一个18岁,另外一个19岁,之后外面一下子走进来二十多位少女,都是学生,女生都长得很粗狂,没有一个美的,她们一起分食烤箱中的食物,在洋妞中出现一位黑头发的亚女,还有一位红毛丫头,这些相貌平凡的女生的态度和心态都很差,吃饭时都愁眉苦脸,
 

跟我们之前碰到的两位热心开朗的如花似玉的美少女形成鲜明的对比。看来女丑心灵美并不一定是正确的,反而是一些长相漂亮的女人才具备和善的心灵,所谓相由心生。
 

我们不想在拥挤的厨房看她们的脸色了,洗完碗就离开了厨房。今天下午我就发现旅馆一下子多出了很多房间,因为有很多住客退房了,旅馆一下子冷清了,安静了,我去厨房时看到一位比我还高的高挑金发洋妞正在厨房里忙碌,这么勤快的美女还真少见,但到了下午,旅馆一下子涌入二十位女生,很快打破了旅馆的安静,旅馆也一下子爆满了。
 

Jumbo Huang Index: Today we walked along Pitt St. Elder-Speight's Brewery, Havery Norman, Royal Tce, Olveston, Frederick St., Anzac Ave,Ravensbourne Rd, Forsyth Barr Stadium, Marina, Magnet St. after came back from the beach, we met Wijaya Gunasekera, he was the Marine chief and Engineer, graduated from Hunter TATe, Royal college Colombo;
 

Dunedin is the second-largest city in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and the principal city of the Otago region. Its name comes from Dùn Èideann, the Scottish Gaelic name for Edinburgh, the capital of Scotland.The urban area lies on the central-eastern coast of Otago, surrounding the head of Otago Harbour. The harbour and hills around Dunedin represent the remnants of an extinct volcano. The city suburbs extend out into the surrounding valleys and hills,



 onto the isthmus of the Otago Peninsula, and along the shores of the Otago Harbour and the Pacific Ocean. Dunedin was the largest New Zealand city by territorial land area until superseded by Auckland on the creation of the Auckland Council in November 2010.Archaeological evidence points to the area having been long inhabited by Maori prior to the European arrival. The province of Otago takes its name from the Ngai Tahu village of Otakou at the mouth of the harbour,
 

 that became a whaling station in the 1830s.In 1848 a Scottish settlement was established by the Lay Association of the Free Church of Scotland. Between 1855 and 1900 many thousands of Scots emigrated to the incorporated city. Dunedin became wealthy during the central Otago Gold Rush, beginning in the 1860s. In the mid-1860s, and between 1878 and 1881, it was New Zealand's largest urban area. The city population at 5 March 2013 was 120,246. While Tauranga, Napier-Hastings and Hamilton have eclipsed the city in size of population since the 1980s to make it only the seventh-largest urban area in New Zealand, Dunedin is still considered one of the four main cities of New Zealand for historic,
 
cultural and geographic reasons.Dunedin has a diverse economy, which includes manufacturing, publishing and technology-based industries as well as education, research and tourism. The city's most important activity centres around tertiary education – Dunedin is home to the University of Otago, New Zealand's oldest university (established 1869), and the Otago Polytechnic. Students account for a large proportion of the population; 21.6 percent of the city's population was aged between 15 and 24 at the 2006 census, compared to the New Zealand average of 14.2 percent. In 2014 Dunedin was designated as a UNESCO City of Literature.
 
We visited Speight's 200 Rattray St, Dunedin 9016, it is Pride of the South, later we passed by Saint Hilda's Collegiate School which is a secondary school for girls in Dunedin, New Zealand. Founded as an Anglican school in 1896 by the first bishop of Dunedin, Bishop Samuel Nevill and staffed by the Sisters of the Church. The sisters withdrew from the school in the 1930s. St Hilda's is the only school of the Anglican Diocese of Dunedin. It is integrated into the New Zealand state school system.
 
It has a roll of approximately 450 girls with around one third of the school being boarders from both around New Zealand and overseas. The school is named after Saint Hilda, a 7th-century English abbess remembered for the influential role she played in the Synod of Whitby. Saint Hilda is considered one of the patron saints of learning and culture, including poetry.Occupying a site bounded by Cobden Street, Heriot Row and Royal Terrace, the original buildings have been demolished and the site redeveloped from the mid 20th century.
 
Olveston is a small village and larger parish in South Gloucestershire, England. The parish comprises the villages of Olveston and Tockington, and the hamlets of Old Down, Ingst and Awkley.
 
Built for David Theomin in the Jacobean style to plans prepared by the London architect Sir Ernest George, the house was fitted with all the latest conveniences: central heating, an internal telephone system, a service lift, a food mixer, and an electric toaster, for example. It has 35 rooms, with a total floor area of 1276 m². Theomin had acquired land on the site in 1881 when there was an existing villa. By 1901 he had bought an adjacent property and in 1904 acquired another. The existing buildings were then removed. The family was in London in 1903 and working drawings from Ernest George & Yeates are dated October 1903.
 
The building is brick rendered in Moeraki gravel, with Oamaru stone facings and is roofed with Marseilles tiles. The main entrance and some principal rooms face east. A galleried hall rises through the ground and upper floors and served as a ball room.
 

The Forsyth Barr Stadium is a multi-purpose stadium in Dunedin, New Zealand. At various stages of development it was also known as Dunedin Stadium or Awatea Street Stadium, or its non-commercial official name during the 2011 Rugby World Cup and 2015 FIFA U-20 World Cup, Otago Stadium. It is also known colloquially as 'the glasshouse' due to its resemblance to a horticultural hothouse. The stadium was opened by New Zealand Prime Minister John Key on 5 August 2011, replacing Carisbrook as the home stadium of the Highlanders team in Super Rugby and the Otago in the domestic ITM Cup. The stadium hosted four matches of the 2011 Rugby World Cup, and after hosting Elton John in November 2011 hosted more major music events in April 2013, when Aerosmith and Paul Simon performed in New Zealand for the first time.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 论坛 » 异域之旅 » 環遊尋美拾遺錄卷一之环球旅行记 114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