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异域之旅 / 深圳 » 论坛 » 异域之旅 » 環遊尋美拾遺錄卷一之环球旅行记 114
旧帖 2018-03-20 14:21:31
Post #101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70回:克伦威尔瓦卡蒂普,淘金昆斯敦皇后镇(上)

 
20170310今天朋友给我分享了一些正能量的心灵鸡汤,让我起床后充满活力:把生活泼给你的冷水,烧开了还给它。逆商就是你摆脱困境和超越困难的能力。逆境就是给你机会,用实力让所有人闭嘴。逆商决定了你是绝地反弹,还是一蹶不振。情商是你和他人相处的能力,逆商是你和自己相处的能力(想开点,毕竟我国每年有28.7万人死于自杀)。
 

早上起床发现三个厕所全部被女生占据了,黄发女中唯一的黑发女正独自在天台那里抽烟,看来她也是那种外表文静内心却火热的美女,早上还是非常冷的,我将棉袜和内裤拿到外面的扶手上晒太阳,几个女生陆续起床了,我们走到厨房,碰到两位性感洋妞,不属于那群学生团,鸢去煮西兰花,炒肉,我泡咖啡并加热面包,用牛奶冲泡麦片,吃完早餐后发现外面又进来几个女孩,泰国小伙子野马也走过来了,他喜欢找洋妞聊天。


 
鸢先去洗澡,我则去防火通道外面查看晾晒的袜子,但我发现那个防火铁门无法打开了,尝试几次未果,最后我用力一拉,突然发现一位绝色美少女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我身后,她之前估计是通过监控录像看到我在搞鬼了,她说此门是会自动锁定的,如果我从这里开门出去,从外面就无法再开门进来了,等她离开之后,我就把袜子收了进来,其后我又碰到几位背大背包的洋妞,她们体力真好,我们在十点办理退房手续,


 
然后我与鸢提着背包去电影厅看书,有人将电脑和手机随意放在长桌上充电,今天居然是阳光明媚,不久过来两位洋妞,她们坐在我旁边,开始拿着申请文件填写,我跟她们聊天,发现她们是想申请在这个旅馆工作,旁边有五六个男孩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影厅的实木长桌后面的墙上画着一架飞机,但单发动机的螺旋桨却是钉在墙壁上的,我翻看了一下当地的摄影画册,鸢坐在书桌前看书,两位棕色长发的少女正认真填写求职申请表,
 

到了十一点我去厨房煮咖啡,又将面包烤熟,然后去客厅吃午餐,将剩下的菜打包,之后我们背着四个背包徒步走到几公里之外的汽车站,看到一辆1968年生产的甲壳虫大众汽车停在马路边,这辆汽车的使用年限居然比我的年龄还大很多,令人惊叹,据记载,1938大众公司年推出了甲壳虫,设计者正是大名鼎鼎的保时捷先生,而第一代甲壳虫就风靡世界60年,直到2003年才推出第二代车型,其悠久的历史与造型设计,让甲壳虫在汽车市场与汽车史上都分量十足。
 

甲壳虫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停产,虽然总有风声传出它要停产。甲壳虫是好几代人共同的记忆,它是真正意义上的经典。1934年6月22日,德国汽车制造联合会委托著名的汽车设计师费迪南波尔舍设计一款“大众汽车”。1935年,样车下线,搭载了改进型空冷700毫升直列4缸发动机,功率达到22马力。这款车可以说是日后甲壳虫车型的原型,其极具个性的元素在后来的甲壳虫车型上都得到了体现。
 

几十年来,这只小虫凭借其古灵精怪的外形赢得了无数人的芳心,成为了永恒的经典。曾经的辉腾已经离我们而去,如今甲壳虫也面临着停产的命运,70多年的历史传承,延续至今的经典外观,只因利润不及城市越野等车款,一代传奇有可能就此落幕,令人扼腕叹息。
 
甲壳虫经历了三代近八十年的进化,从经典的国民车逐渐变为时尚的精品小车,其不仅是一款名留史册的经典车型,更是汽车工业发展的见证。


 
我们走到城际汽车运输服公司的汽车站,那里已经有很多人在候车了,车站有三位妇女在提供咨询和售票服务,而开车的基本是老年人。这次给我们配的司机是个老者,已经开了四十多年的汽车,放在中国,群众会认为他没有出息。他肚子很大,头发花白,汽车在14点准点发车,我们坐在第一排,起先大巴上坐了一半的乘客,司机不怎么说话,这次的行驶路线为:达尼丁,米尔顿,雷尔交叉路口,罗克斯巴勒,亚历山德拉,克伦威尔等。
 

说到这一些区域,就不得不提一下中奥塔哥淘金潮,奥塔哥淘金潮发生于 1860 年代,是新西兰最大的淘金潮。自从奥塔哥发现黄金后,快速吸引一波淘金者,有些是从美国加州和澳洲维多利亚省来的经验老到的淘金者。这波淘金热从雨蚀谷开始,后来漫延到整个奥塔哥中部,使但尼丁快速扩张和商业化,成为当时新西兰的最大城。
 

但是,只在短短数年内,多数的小型个人淘金者就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长期商业化的金矿开采。近200年前的新西兰正值淘金潮,那时的淘金者怀揣着对金钱的渴望和对生活的梦想,日日艰辛劳作,金子隐藏在山上的矿石中,随着高压水柱的冲击,金子随矿石一同被水流击破流入到下游的工作场。
 

中奥塔哥淘金潮发生于19世纪60年代,当时具有前瞻眼光的中国人也加入到了奥塔哥淘金的大潮中。随着1863年末淘金热潮的结束,可淘之金越来越少。到如今,只留下当年淘金热时的一些历史据点。淘金大潮最然一去不复返,但不亚于淘金时期的黄金年代正在发生,不用穿越回两百年前,新西兰依然是一些资产富贵人士‘淘金”的完美据点。
 

比较典型的是崴塔,1905年这里发现金矿,引发淘金潮。1951年之前,崴塔一直因为黄金开采业而繁荣。63年前一次矿井坍塌事故和透水发生后,小镇逐渐被弃置,最后像新西兰其他产业单一的小镇一样,成为一座“鬼镇”。
 

我们这次坐在汽车前排,可以欣赏沿途的风景,经过一些古朴的商铺,外面摆放着外星人的雕饰,连锁超市分布很广,零星能看到一些教堂,汽车驶过河流和草原,羊群在牧场啃草,居然还有一些饲养鹿的地方,很多牧场安排了自动洒水装置,很快我们就在罗克斯巴勒小镇停车,南岛很多地名都源自英国苏格兰,



罗克斯巴勒水坝是这里的知名景点,镇上有很多特色雕塑,分布着一些古色古香的老酒店,还有艺术馆,我走到服务中心,旁边还有加油站,镇上还有一座非常漂亮的石头教堂,旁边还有一些出售农具的商品,以及指导如何种植和发展畜牧业的宣传单,
 

我们停了一会又继续出发,经过很多石头山脉,在草原上还零星分布着一些石头房子,多已废弃,很快我们又看到湖泊,汽车过了铁桥之后,又到达另外一个规模更大的市镇,那里有一座更大的石头教堂,外围有石墙环绕,旁边还有水力风车,离开小镇之后,汽车继续飞奔,前方出现了水坝。


 
我们途径的克伦威尔位于南岛偏南部的奥塔格地区的中部,四面环山不靠海,距离举皇后镇60公里。这是一个由淘金者建立的、曾经喧嚣繁华,但现已重归平静的小镇。19世纪时这里是一片荒芜之地,少有人居住。1862年两名矿工发现了这里的黄金矿脉,随后的几年几千名淘金者疯狂涌入了这里,小镇迅速的发展了起来。好景不长,这里的黄金在几十年的开采后枯竭了。
 

不过已经定居在这里的淘金者后代们,利用克卢撒河和卡沃偌河交汇处的肥美土地和奥塔格地区夏季强烈的阳光发展起了水果种植业。人们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一个,就是吃水果。夏季的水果非常的甜,这是因为克伦威尔夏季昼夜温很大,白天阳光强烈,降水充足,所以这里产出的水果含糖量很高,口感与外形俱佳。
 

克伦威尔的昵称是“南方水果碗”,小镇的居民都以这个名称而自豪。我们在路旁的水果摊看到他们一边售卖,一边为采摘的水果包装。从梅尔墨台街上的重建的老建筑仍可依稀看出克伦威尔老城镇中心的模样,那些建于1860至1900年的老建筑在1992年克莱德水坝启用时即被淹没。
 
游客漫步于老建筑间可重温当年的采金及垦荒的岁月,这些建筑包括伦敦马厩、巴利船长之屋、库伯商行、贝尔菲斯特商行和裘利谷物行。在码头乘坐1929年下水的怀提卡号,游客可游览邓斯坦湖,观赏陡峭的峡谷和金矿遗迹。老克伦威尔镇有许多艺术家和手工艺匠,他们的作品出现于巴利船长之屋、夏日宴会、复活节庆典市集与劳工节市集。
 
邓斯坦湖是一个风景如画的人工湖,穿过克伦威尔谷,一直延伸到克伦威尔小镇,这条静雅的湖泊为周围的农业灌溉提供了水源,哺育了湖泊两岸的果园和葡萄园。群众在湖上可以从事多种娱乐活动,游泳、滑水、划船、玩独木舟、垂钓等,也可观赏湖内丰富的鱼类和周围的鸟类等。


 
说到新西兰的克伦威尔小镇,就不得不提英国历史上一位非常有争议的人物,他就是灾难之王奥利弗克伦威尔,群众也称呼他是无冕之王,克伦威尔在1599年4月25日出生于英国亨廷登郡,英吉利共和国护国主,英国政治家、军事家、宗教领袖。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中,资产阶级新贵族集团的代表人物、独立派的首领。曾逼迫英国君主退位,解散国会,并转英国为资产阶级共和国,建立英吉利共和国,出任护国公,成为英国事实上的国家元首。
 
奥利弗克伦威尔出身于亨廷登郡的一个没落的新贵族家庭。青年时期就学于剑桥一个著名清教学院,受到清教思想的薰陶。在他的青年时期,英国被各教派之间的纠纷弄得动荡不安,在任的国王信仰并且想实行君主专制制度。克伦威尔自己是一个农场主和乡绅,一个虔诚的清教徒,1628年他被选进议会,但是为期不长,因为翌年国王查理一世就决定解散议会,独自一人统治国家,直到1640年在对苏格兰人作战需要资金的情况下,才召集了一个新议会。
 

克伦威尔又当选为议员。新议会强烈要求国王不再实行专O制统治,反对英王查理一世的封建统治,参与起草《大抗议书》等文献。但是查理一世不甘屈从议会,于是1642年在忠实于国王和忠实于议会的军队之间爆发了一场战争。1642年英国内战开始,他站在议会革命阵营方面,以自己组织的“铁骑军”屡建战功,1644年在马斯顿荒原之战大败王党的军队。1645年英国议会授权克伦威尔改组军队,他以铁骑军为基础组成“新模范军”。他指挥这支军队,战胜了王党的军队。
 
1649年1月30日他在人民的压力下,以议会和军队的名义处死国王查理一世。5月宣布英国为共和国,成为实际军事独裁者。他镇压掘地派运动,出兵远征爱尔兰。1653年他模仿国王查理一世驱散议会,自任“护国主”,建立了护国公体制。但国内经济状况不断恶化,阶级矛盾日趋尖锐,克伦威尔始终未能稳定局势。1658,奥利弗克伦威尔因病去世,享年59岁。
 

克伦威尔的长子理查德克伦威尔继承了父位,但由于他没有治国的才能,是他统治的时间极为短暂。理查德克伦威尔被人民推翻后只得流亡法国。在步入人生巅峰的时刻后,克伦威尔接下来的举措,却导致了他的历史形象充满争议、迟迟无法盖棺论定。
 
处死查理一世后,曾经甘于为支持《大抗议书》而亡命天涯、抗议滥用王权的克伦威尔,已经在事实上成为了全英境内说一不二的政治强人。奥利弗克伦威尔领导国议军在英国内战中大获全胜,他是才干杰出、叱咤风云的军事将领,是使国会民主政体成为英国政体的关键性的人物。1660年查理二世返回英国乘机复辟王位。克伦威尔的遗体被掘出来吊在绞刑架上,然后被斩首示众,最后他的头颅流落民间,直到300年后才被他的母校剑桥大学收回并安葬(这个大学也诞生过牛顿和霍金这样的奇才)。
 
但这种报复的行径并不能掩盖实行君主专制主义的斗争已经失败的事实。查理二世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点,并不想同议会至高无上的权力相抗衡。当他的弟弟詹姆斯二世继位并企图恢复君主专制主义时,顷刻间就被1688年的不流血革命给废除了王位。革命的结果与克伦威尔1640年的期望恰好相同:实现君主立宪制,国王明确地服从议会,实行宗教信仰自由。
 

言归正传,回到新西兰的克伦威尔小镇,它附近有巨型水坝,形成一个大湖,周边都是新建的民居,峡谷多,水库周围的山丘已经没有树林了,只剩下一些草原,公路沿着湖泊修建,风景优美,让我想起了在西藏的日子。窗外风景优美,偶尔有鸟屎砸落在汽车玻璃上,过了小镇上的铁桥,看到游艇在蓝色的湖面上驶过,克伦威尔小镇有家叫锡鹅的咖啡店和精品商店,广场上刚竖立着苹果和梨的巨幅雕塑,偶尔有房车驶过,我们的大巴继续朝前行驶,到达一个笔直的马路,两侧是排列整齐的树木,经过一些葡萄园,很快到达了山区,汽车驶过峡谷,在河边分布着一些淘金遗址,前方就是阿罗敦,
 

驶过一处山谷,那里有很多葡萄园,地广人稀,远处山高俊秀,过桥后经过一处河滩,水草丰茂。阿罗敦位于新西兰皇后镇东北21公里处,坐落在蕴藏着黄金的箭河附近,是奥塔哥地区一个由淘金而发展起来的著名小镇。
 
阿罗敦以秋天的落叶美景,黄金开采历史和古建筑闻名。每年四五月份,随着冬季的临近,落叶乔木的树叶开始变得绚烂多彩,如画般的街道被两旁的落叶涂上厚厚金黄色,绘出一幅美丽秋季美景。
 

阿罗敦于1862年建镇,当时正是奥塔哥淘金热盛行时期,早期的开拓者在这里建设了许多村舍、商店、旅店和教堂,使这个定居点很快发展起来,其中很多建筑保留至今。这些历史建筑有些仍然在日常使用之中,比如1863年就开始营业的箭镇邮局现在还在营业中,据说这是新西兰最老的邮局。
 

淘金热降温后,喧嚣的阿罗敦归于平静,人口顶峰时三万多到现在常驻不超过两千人。今天的小镇,依然很好的维护并保持着它的历史特色。阿罗敦最佳旅游季节是秋天,每年4月中下旬,箭镇会举办金秋节,这个时候也是一年之中游客最多的时候。小镇不大,步行游览就是最好的游览方式。镇的主街就是著名的白金汉街,沿街有博物馆、邮局、各种店铺、咖啡馆、糖果店、面包店,餐厅、甚至金店等等。
 
顺着主街往西头一直走,就可以到中国村旧址,这里是原来中国的淘金矿工曾经生活过的地方。1866年起,数千名来自中国的劳工背井离乡在异常艰难的情况下先后加入淘金行列,并在小镇附近的樱桃谷建立了华人村,1962年镇政府在原址建立箭镇华人村,以纪念曾为当地经济发展作出贡献的那一代华人。
 

白金汉街的湖区博物馆被誉为是新西兰最有特色的小型博物馆之一。馆中各具特色的展品展现了南部湖区毛利人的早期生活景象,艰苦的拓荒岁月,也有部分19世纪中后期,淘金热时代的历史记录和展示。博物馆有两层,一层有小镇历史介绍,一些老物件,其中有一部分是关于从中国去淘金的矿工;二层是对当时小镇生活的一个还原,可以看到当初的人们怎么生活,怎么劳作,甚至还还原有当时的学校和酒吧等等,身临其境。
 
阿罗敦这个因淘金而繁荣的小镇,虽然现在淘金热早已退去,但在箭河中仍然时常发现金块,因此也有很多人愿意租一套淘金工具,在箭河边试试手气,同时也体会一下淘金的感受。
 

我们还驶过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弗兰克顿小镇,左侧是一个非常大的购物中心,位于峡谷边缘,在瓦卡蒂普湖附近,在镇中心有一家叫金悦的中餐厅,它右侧就是弗兰克顿啤酒屋,一位表情忧郁的美少女穿着校裙坐在公交站台与另外一位穿牛仔裤的美女候车,尔后汽车开始沿着湖泊行驶,我看到湖边修建了很多高档别墅,聚集区域变得密集起来,我就知道大城市要到了。汽车拐弯后就途经很多现代化的公寓楼,再行驶不久就到达了蜚声海外的昆斯敦皇后镇。
 

有人说,以前的淘金者拜服于此地皇室般高贵端华的美丽,便将之命名为“皇后镇”。皇后镇坐落在水晶般澄澈的瓦卡蒂普湖畔,四周环绕雄伟群山。瓦卡蒂普湖是新西兰的第三大湖泊,除了景色优美,这里也是新西兰户外活动的集中地。上山滑雪,下水冲浪,拖行降伞,喷气飞船,激流划艇在这里应有尽有,风靡世界的"蹦极跳"就是从这里最先兴起的。二十世纪初,蒸汽船恩斯洛号是为了方便居住在湖边的居民,如今这艘船都还依原样维护得很好,载游客到华特山村里一览绵羊牧场风光,船上设有餐厅、咖啡厅和酒吧。
 

瓦卡蒂普湖由于形状不寻常,而形成了独特“潮汐”现象,更正确的说,是一个大型的湖震或“驻波”,它使得水面每隔25分钟就上升和下降约10厘米。据毛利人的传说,这种现象和名为默特乌的水怪有关。它在湖底休息,“潮涨潮落”就是它的心跳导致的。
 
壮美的风光、热情的人民,使这里声名远扬,再加上一流的高尔夫球场、雅致酒庄和充斥缤纷户外活动的自助游,环环相扣的精彩注定让群众的皇后镇之行充实而丰满。当然,此处也少不了丰富的终极探险项目。除了冬季的非凡滑雪体验,群众还可以尝试蹦极、跳伞、峡谷秋千、喷射艇、骑马远足和白浪漂流,四季不断。
 

皇后镇有咖啡馆、餐厅、雪橇赛道、观星、毛利哈卡歌舞表演和山地自行车,各种活动丰富人民的旅行体验。到处是新建的豪宅,到处是跟团游客,能看到很多中国人和韩国人,汽车到站后我一起身拿背包就得罪了一个能说英语的华裔妇女,我叫她老太婆,结果她说自己根本没有那么老,我再仔细一看,的确只有五十多岁,在新西兰还属于青年。
 

我们下车之后就背着包找旅馆,意外邂逅了曾经在肥猫客栈遇见的扎着脏辫的法国少女,她与一群洋人在聊天,我以前就知道她非常好吃懒做,现在她可能在当地乞讨或者到处骗吃骗喝。法国脏辫少女见到我们两人之后非常惊诧,她没有想到我们分别几个月之后还能狭路相逢,旁边的洋人说她在皇后镇很出名,

估计她已经在此盘踞多时了。一个欧美年青人和二个穿着拖鞋的洋妞也非常好奇地发现我们两个中国人居然认识法国少女,她穿个运动鞋,挎着一个小包,拿着手机,像美国说唱黑人那样抖动大腿,法国少女生怕我们揭穿她的老底,敷衍了一会,我们聊了几句就分道扬镳了。


 
我们往山坡上走,经过钟楼之后就找到了南方笑声旅馆,前方就是位置优越,距离皇后镇中心只有五分钟的步行路程的皇后镇空中缆车,人民可以轻松前往鲍勃峰山顶的空中缆车旅游服务中心。在这里,人民可以以220度的广角视野,将皇后镇壮观的景色尽收眼底。在众多的观景台上,人民可以欣赏到皇冠峰的魂魄景色,纵览巍巍的卓越山脉、远眺瓦卡蒂普湖的壮丽景观,目光可一直绵延至塞西尔峰和瓦尔特峰。场景壮观宏伟,摄人心魄!富裕的人民可以在空中缆车餐厅享用丰盛的自助餐,感受新西兰式的独特风味。


 
地道而有力的毛利哈卡战舞表演,更能让人民领略原汁原味的本土文化。人民还可以乘坐升降缆车,去体验独特的非机动的平底车,体验800米急速滑行下山的乐趣。
 
南方笑声旅馆跟当地的很多旅馆一样,提供各种旅游项目服务,比较经典的旅游项目有:
 

终极远足旅行,大穿越导游陪同徒步之旅,对于喜欢冒险的游客而言,优雅宁静的绿玉谷与路特本定能带给人民终身难忘的旅行体验。选择终极远足旅行社就意味着人民要破费$2,729的费用,的确太奢侈了。大穿越之旅从瓦卡蒂普湖水岸出发,纵跨整个绿玉谷和路特本谷,全程将两次翻越主峰分水岭。


 
绿玉步道和路特本步道向来是新西兰最适合观光和最受欢迎的旅游线路,沿途可尽情领略南岛高山地带的壮丽风景。这条线路将带你穿越两座国家公园:峡湾地区和阿斯派灵山。这也是新西兰西南地区的世界遗产胜地:蒂瓦希普纳姆的一部分。我们的行程包含所有的交通、住宿、餐饮、小吃、背包以及防雨夹克。住宿为全自助式精品度假屋,专业导游全程陪同。
 

皇后镇最著名的旅游项目还有内维斯蹦极,这是蹦极之王,也是新西兰最高的蹦极。134米的落差,8.5秒的自由落体时间,一坠而下,直冲地面,惊险刺激,无以伦比。勇敢地站在吊舱边缘,直面内心的恐惧——这可能是人们一生中最大的个人挑战,爽几秒的代价就是要支付一千多人民币的费用。
 
据说哈克特蹦极是世界蹦极运动的先锋。从1988 年在新西兰的皇后镇首创蹦极运动以来,他们已成为了这一旅游产业的世界引领者。向来以锐意创新和“从不墨守陈规”的作风而响誉全球的AJ 哈克特蹦极一直在进行新的尝试,并致力于不断地推动这一产业的发展。


 
内维斯蹦极也是澳洲大陆最高的蹦极,到达蹦极现场需要40分钟车程,先乘坐四驱越野车穿越高地绵羊站,然后再搭乘令人胆战心惊的缆车前往蹦极吊舱。
米尔福德峡湾客车与游轮观光,南方探索公司从皇后镇前往米尔福德峡湾,沿途欣赏迷人的风景和精彩的讲解。当地司机将为人民停驻米尔福德公路沿途的精彩地点,并会送人民登上米尔福德峡湾观光游轮。如果米尔福德峡湾是世界第八大奇观,那么前往米尔福德的公路就应成为第九奇观。
 

陆上行程将途经壮观的山脉和高耸的悬崖、崎岖的山谷和本土雨林、气势磅礴的瀑布和冰川湖泊。跟随导游前往米尔福德峡湾,沿途欣赏迷人的风景和精彩的讲解。经验丰富的司机将为人民停驻米尔福德公路的短途步道和拍摄点,并让人民登上米尔福德峡湾观光游轮。米尔福德峡湾客车与游轮观光每日从皇后镇和蒂阿瑙出发,可提供回程观光飞行,让人民可以看到更多精彩风景。总之都是非常烧钱的旅游项目了,而且几乎所有从中国来的跟团游客都会报名参加这个项目,就像去北京都要打卡式地参观长城一样。
 

米尔福德峡湾其实是一个大自然的奇迹。这里最吸引旅客目光的,就是因两百万年前的冰河运动与切割而产生的深邃峡谷。搭上游览船,静静航行在其中,可以看到两旁雪山瀑布的水宣泄而下。船会开到离瀑布相当近的地方,可以感受雪水雾气所带来的冰凉感受。峡湾国家公园除了鬼斧神工的自然奇景外,也可以体会到丰富野生动物生态。人们可以在岸旁看见海豹,企鹅等生物的踪迹,如果幸运的话,也许可以看到海豚游在船的两旁跟人们打招呼呢!
 
如果人们想深入拍摄魔戒的美丽峡谷,则可以考虑深山的健行步道。此步道必须要有足够的体力才能够进入,有当地的导游带着人们进入完全与世隔绝的世界中。这里的景色,一定要去过才能体会。皇后镇还有一个老牌的旅游项目,就是真切旅程厄恩斯劳号老式蒸汽船巡游,乘坐厄恩斯劳号蒸汽船游览瓦卡蒂普湖。品尝美味佳肴,宽敞观景台,参观动力舱和人文历史展览。登上厄恩斯劳号蒸汽船,重温上世纪之初的优雅风情。


 
随着“夫人”厄恩斯劳号带人民缓缓游弋于美丽的瓦卡蒂普湖上,人民可以观看司炉工忙碌于火箱旁,感受锅炉里排出的热气,倾听蒸汽发动机的轰鸣。在船上,人民可在长廊咖啡屋享受美味佳肴或小吃,也可以在酒吧举杯啜饮。有充足的时间可供人民慢慢参观,甚至还可在钢琴伴奏下高歌一曲。欲了解出发时间、价格、巡游详情及皇后镇和峡湾地区的其它旅游活动,就必须去各类旅行社比价格了。
 
我们走到皇后镇旅馆服务台,一个帅哥帮我们办理了入住,我支付了58纽币,我们分配的房间是前台旁边的二层楼上,靠近厨房的2号宿舍,进门发现里面有四张床,上下铺的下铺已经被人占据,四周用窗帘和衣服围了起来,旁边是两个单人床,已经有两个女人住进来了,房间还摆放着一张桌子,一个女生将大背包搁在地毯上,
 

我们放下背包就出门,走到几百米之外的市区,到处是人山人海的以中国游客为主的群众,这就是广告过度推广带来的恶果。周围山坡上都修建了密集的房子,类似深圳的大小梅沙,远处的高山上已经没有雪了,走过一家医院,旁边是上车的缆车,我们经过一个石头教堂,三层高的塔楼上面有尖顶,一对中国夫妇在些拍照,经过一栋三层高的公寓楼,路过一个公园,一群跟团游客在此参观,再继续前进,
 
街道两侧是鳞次栉比的旅行社和商铺,咖啡馆和餐厅也非常多,到处是中日韩游客,我们走到湖边,目光所及全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人,看到洋妞都算稀罕了。酒吧挤满了人,沙滩躺着几个游客,老年人基本都是跟团过来了,被导游像赶鸭子一样在大街上蠕动。
 
我们走到湖边的码头,有人在湖区开船,一群游客在喂鸽子,街道边有一个牧羊人和绵羊站在一起的雕像,前面坐着一个卖艺的洋人,我们看到长椅上坐着一个穿着登山鞋的洋妞,她也扎着脏辫子,弹着吉他,我发现出来卖艺也非常不容易,单纯一个吉他乐器放在木盒子里也是很大很重的负担了。
 

湖边停泊着很多游艇,又遇到一个男人在弹电子吉他,他带着一条狗,他是条件比较好的了,很多游客躺在草坪上休息,这里的水鸟都非常凶狠,追着人偷咬食物,湖区的酒吧生意好得不得了,漂亮的洋妞都会在这些酒吧打工,可以赚快钱。
 
一群女童在湖边跟狗玩耍,湖边的豪华酒店也非常多,我们经过很多旅行社,到处是宣传单,蹦极和跳伞是最火的,但凡年轻人过来都要在这些刺激的项目上烧钱,似乎谈情说爱滚床单已经不能让现代的年轻人轻易达到高潮的巅峰了,一定要玩个蹦极跳伞才行。
 
我们在市区逛了一会就返回旅馆,途径一家叫地下伦敦比萨餐厅酒吧,外面排起了长龙,商家做活动搞促销,我们进了房间,碰到了从外面进来的舍友贝蒂,她来自英国,是一位高挑的美少女,她在当地的餐厅工作,做酒吧女,她说自己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了,她占据了靠最里侧的单人床,她虽然长得性感漂亮,但人比较邋遢,东西乱放,床也乱成一团,她穿着黑色短裤和格子上衣,总爱玩手机。


 
贝蒂说自己还要再干五个月左右才返回英国,像贝蒂这样的英国少女是非常容易在新西兰找到好工作的,因为英语是她的母语,酒店前台和酒吧女的工作非她们莫属。贝蒂洗完澡就跟鸢一起在房间化妆,她只穿条花内裤就坐在床边,掀起单薄的上衣就开始喷洒香水,对于洋妞来说,晚上激情四射的夜生活才是一天的开始,贝蒂比鸢高半个头,基因好,没办法,她的床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个人物品,贝蒂毫不避讳我这个男人站在房间,旁若无人地翘起雪白修长的大腿开始涂着口红,
 

她随意地将手机钱包扔在床上就独自出门了,鸢洗完澡之后我就去刮胡子,意外地把刮胡机头摔在地板上了,我换掉了穿了三天的脏衣服,洗完澡就看到我们房间的对面宿舍走出来一位高挑的美女,她也走过来使用狭小的浴室,对于物价奇高的皇后镇,美少女是很容易找到兼职工作的,但她们赚得多也花得多,玩几个飞机跳伞蹦极什么的又身无分文了。
 
我走到阳台上看风景,现在不是冬天,皇后镇看不到雪景。我返回房间查看邮件,我昨天已经跟冰川雨林酒店发过邮件,一直未收到回复,今天仔细查询这家酒店的评价,发现有几个洋人在网上给这个旅馆几个恶评,大意是说义工宿舍没有无线网络(对外却谎称提供网络),宿舍很脏乱,职员态度冷漠,每天只提供一顿晚餐等,我看了就心寒,打算找备用旅社,到了21点,一位中老年卷发美国女人走了进来,她非常热心,不停跟我和鸢描述她参加露天音乐会的感受,穿着米色裤子的她兴奋得手舞足蹈,
 

却不知道我们劳动阶级对音乐会没有兴趣,不久英国少女贝蒂也回来了,她又一屁股坐在床边化妆,美国女人则从厨房跑过来跟我们寒暄,她已经在这个旅馆呆了一个多月了,实在令人震惊!贝蒂和美国女人为什么不租公寓呢?呆在这个男女混住的宿舍多不方便?连自己的私人空间都没有。
 

美国女人睡在我床下,鸢睡我右侧的单人床,贝蒂则睡在我对面,美国老单身女人膝下无子,年约五十多岁的她还一直单身,她说自己对那些被婚姻生活套死的妇女深表同情,她在夏威夷工作了很久,之后辞职旅行,而旁边的贝蒂美女也是辞职后过来打工度假的,美国女人的母亲已经75岁了,她在夏威夷给富人当厨师,收入比较高,美国女人就是这样,到了五六十岁了还穿个低胸上衣露着乳沟,她人非常热情,
 
说到兴奋的时候还把她今天拿的几套新衣服给鸢试穿,然后让鸢谁便挑一件拿走,我看到她那种和善的面孔,就突然发现亚洲人的戒备和防范心理太严重了,欧美人却非常容易与陌生人打成一片,鸢穿上一件美国女人送的类似旗袍的衣服,显得高贵多了。
 
洋女晚上的节目很多,而我跟鸢却早早地躺在床上休息了,似乎我们没有什么情趣,亦或者过了那种不顾一切地去疯狂的年纪了。
 
我躺在床上研究蒂阿瑙,马纳波里,神奇峡湾,米尔福德的攻略,了解到当地居然能有个最大的地下发电站。我拿了很多旅程公司的线路介绍,这个公司的旅游产品覆盖面非常广泛,涵盖米尔福德峡湾之壮丽,皇后镇之璀璨,斯图尔特岛之原生,在这颗星球最美丽的一些地方,旅行社为人民准备了一系列丰富多彩的游玩活动,于此时此地,发现新西兰之日月精华,天地灵气。
 
鸢对蒂阿瑙萤火虫洞很感兴趣,人们可以穿越神秘的地下激流世界,在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微光下漂流。可以乘特制观光游船游览蒂阿瑙湖,然后在洞口的洞穴之家看到蒂阿瑙萤火虫洞的信息展示,获知此地质奇观的相关信息,随后跟随导游游览地下虫洞。这片地下王国美得令人难以置信。按照地质标准而言,一万两千年的洞穴尚属年轻,至今,河水流入产生的冲击力仍然雕刻着这里的岩石,形成漩涡,带来呼啸汹涌的地下瀑布,
 

如此曲折密布的网络覆盖了整个石灰岩通道。深入洞穴,穿过呼啸而过的流水,人们将乘小船驶入静谧幽深的一角,数以千计的萤火虫聚集于此,这将是人们在新西兰独一无二的视觉体验。享受世外桃源般的幽静,配以萤火虫光的影影绰绰,离奇惊叹恐怕是最好的代名词了吧!这个游览地下虫洞的收费是159纽币,约合人民币750元,似乎太贵了,我们两个人看个游览地下虫洞的钱都可以买部小米手机了,
不过后来鸢也找到机会看过免费的地下萤火虫洞。
 
新西兰的皇后镇是一个被南阿尔卑斯山包围的美丽小镇,也是一个依山傍水的美丽城市。皇后镇全处都是完美的观光地点,夏季蓝天艳阳,秋季为鲜红与金黄的叶子染成缤纷多彩的面貌,冬天的气候清爽晴朗,还有大片覆着白雪的山岭,而春天又是百花盛开的日子。四季分明,各有着截然不同的面貌。
 

第70回:克伦威尔瓦卡蒂普,淘金昆斯敦皇后镇(下)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20 14:39:16
Post #102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皇氏古建築大全】

第壹部卷一手稿篇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70回:克伦威尔瓦卡蒂普,淘金昆斯敦皇后镇(下)

 
©原创图片(本文图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本章节文字内容部分来自公开网络或公有领域,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和欣赏而使用,没有商业用途。
 
皇后镇市区附近的瓦卡蒂普湖是座深而蓝的高山湖。壮丽的山脉上几座覆着白雪的绿棕色山点缀于背景中。从皇后镇到山顶,则是一片绿油油的色彩。皇后镇之名源于殖民者认为此处风景秀丽应属女王所有,由此得名皇后镇。在位于新西兰南岛南阿尔卑斯山脉,高于海平面310公尺瓦卡蒂普湖畔的皇后镇,也是瓦卡蒂普湖畔景致最美的地区。根据地理学家的研究,在距今15,000年前的冰河世纪,皇后镇是被冰河所覆盖的。


 
皇后镇也是鼎鼎有名的骑游胜地,有平坦的观光车道、偏远的荒野小径,也有公路骑行、直升机登山,以及南半球唯一的缆车山地自行车下坡道。如果不喜欢纯粹的探险,群众也可安排一些清闲的项目。找一条远足或是徒步小径,展开观光之旅,或是享受舒爽水疗、狂欢购物,品尝无以伦比的美食佳酿,都能让人收获满满。
 

走出皇后镇,中奥塔哥如诗如画的美景就会徐徐展现在人民的眼前。《指环王》的影迷一眼便会认出中土世界的各处奇观。距离皇后镇二十分钟的箭镇传承了一段辉煌的淘金史。在瓦卡蒂普湖北端,离皇后镇四十分钟的地方,就是极富田园气息的格林诺奇和天堂谷。从此处驱车小段路程,便到阿斯帕林山国家公园,新西兰数一数二的步道正等着人民前去探索。
 

皇后镇四季分明,是全年皆宜的度假胜地。冬季空气清洌,天空湛蓝;入春后白昼渐长,慢慢变暖,但白雪仍在;夏天阳光灿烂,昼长夜短;等到金秋时节,则是一派红黄辉映的盛景。
 
除了外围游客,新西兰本地人也喜欢到这里度假,导致这个地方人满为患。目前皇后镇本地人口不足2万人,每年会接待 200 万左右的游客,高峰期甚至会达到本地人的二百倍之多!太离谱了。
 

这里有完善的国内外航班与外界相通,巴士路线覆盖南岛的各大主要地点。皇后镇人满为患的魅力,只有去过的人民才知道。皇后镇曾经是国际公认的世界顶级度假胜地,2013 年曾入选猫头鹰的“25 大游客首选目的地”,并在《康德纳斯旅行者杂志》的全球友好城市读者调查中位列第四。吹嘘得越厉害,吸引的中国跟团游客就越多,导致它变成了另外一个丽江古镇。
 

皇后镇天际观星展开完美的皇后镇天际之旅,进入南半球星空的隐藏世界,迎接真正独特且难忘的观星体验。这里地处高耸在皇后镇上空、环抱在巍峨雪山之巅,是观星爱好者探访肉眼视线外“神秘世界”的绝佳场所。天际观星之旅将带领人民踏上矗立于天际缆车顶端专门修建的观星台,没有丝毫光污染的这片区域将让人民真正领略澄澈得难以置信的美丽夜空。
 

从标志性的南十字星座、氤氲的星云、奇异的行星,到浩瀚的银河和遥远的星系,借助一流望远镜,观星人可以捕获到各式各样震撼心灵的宇宙美景。在群众通过先进的望远镜凝望夜空之际,经验丰富的向导将为人民详细讲解星群和天空的奥秘。高空滑索是时下风靡新西兰的最新潮流,生态滑索则是新西兰首屈一指的原创滑索观光之旅,始于空中缆车山顶,掠过皇后镇上空的密树浓荫,一览壮阔的景色,收获无限的惊喜。
 

位于鲍勃峰的滑索生态观光之旅沿山坡一路俯冲而下,载着群众感受壮美的风光和极速的快感。人民搭乘空中缆车登上山顶,滑过数段索道,掠过层层叠叠的树冠,领略皇后镇的美丽景色。可供选择的路线有全程 2 小时的 4 段线恐鸟之旅,平缓惬意,适宜家庭游玩和团体观光;也有全程 3 小时、新开通的 6 段线鹦鹉之旅,会带人民以 70 公里的时速滑下陡直的山坡,跌宕起伏,惊险刺激。
 

人民可以一边聆听导游面面俱到的沿途讲解,一边在精心打造的旅途中呼吸清爽的高山空气,尽情体验愉悦、险奇与生态观光的魅力。生态滑索全年运营,不同的天气,都会带给群众与众不同的绝美风景。
 
米尔布鲁克某度假村在过去 三年间连续当选“世界旅游大奖”之新西兰最佳高尔夫度假村。这座球场与丘峦球场共同举办了宝马新西兰高尔夫公开赛,成为每一位有钱的高尔夫球手不可错过的球场。
 

整个皇后镇约为8467平方公里,人口相当的稀少,只有约18000人,其中欧美人士约占80%,亚洲人占10%,其他种族则占10%。皇后镇被称为世界各地的新郎新娘们最为向往的蜜月天堂,当地居民说,皇后镇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每天都有人在这里结婚。2012年11月17日我国著名影星姚晨和摄影师曹郁的婚礼就是在皇后镇举办的。婚庆产业是皇后镇着力扶持的浪漫产业,在皇后镇的官方网站、旅游信息中心,可查询到婚礼预订的相关信息。既有分门别类的鲜花、婚车、婚房、场地、乐队、摄像等专项服务,也有交上钱不用操心、
 

丰俭由己的全程服务。在皇后镇,除了最为传统的教堂婚礼和酒庄婚礼外,婚庆公司精心打造的各种新花样婚礼也受到不少新人的喜爱。既有坐着直升飞机飞到亿万年冰河的永恒婚礼,也有坐着热气球飞上高空俯瞰皇后镇的纯净婚礼;既有瓦卡第普湖湖边浪漫的公园婚礼,也有惊险刺激、一跃而下的蹦极婚礼。如果新郎新娘没有太多的亲友,财力也不是太雄厚,很多公司都会推荐去彼得斯教堂举办婚礼。


 
圣彼得斯教堂虽小,却是皇后镇最有名的教堂。皇后镇的历史与黄金密不可分,1862年,两个剪羊毛的人在沙特瓦河边掘到金子而暴富。继之而起的淘金热在该镇兴起。皇后镇之名其实跟英国女王或者任何女王都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殖民者认为此处风景秀丽只应属于英国女王,由此得名皇后镇。皇后镇的浪漫莫尔大道可说是皇后镇中最热闹的街道。这条从湖岸往山区延伸的街道,林立着许多商店与餐厅,由于该条大道是行人徒步专用道,因此,访客皆能悠哉悠哉地在此闲逛。
 

另两条行人徒步专用道坎普街与利斯街,也是游客相当喜欢前往的区域。街上也林立着纪念商品店及餐厅,除了一般西式餐厅,中餐厅也不少,还有麦当劳,相当能满足各地观光客的需求。沿着瓦卡蒂普湖的湖边,则有许多浪漫的咖啡馆,当夕阳西下,盏盏亮起的灯火倒映在盈盈湖水之上,心情不由自主随着轻轻流泄的音乐翩翩起舞时,你会发现皇后镇也可以是浪漫的!位于皇后镇坎普街街角的购物中心欧可奈尔斯馆,有许多精致的商店与餐厅。而若想了解这个皇后镇在流行些什么样的活动,
 

不妨往修沙特弗街走去就可明了。此处尽是激流泛舟、高空弹跳、滑雪活动等商店. 常可见许多观光客在此流连。新西兰的服饰店极具风格、创意和特色,与国际知名品牌不相上下。仔细看看设计师服饰、当代艺术品、珠宝和厨具,商员对所售的物品多有着极高的热忱,品质与设计保证是新西兰最好的。人们可在购物城的“天使”与“女神”两家店里买到女性服饰,哈奇服饰店可买到男女服饰与青少年服饰。讲到精采刺激的活动,皇后镇在世界上绝对名列前茅。皇后镇是一个有激流,有峡湾,有高山等惊险刺激的优良环境,


 
在不破坏大自然的情况下,发展了许多惊险刺激的活动。上山、下海、飞天的玩意儿全在这里出笼。但是在这之前,要记住的一点,就是衣着千万不能太正式,否则你就太不上道了。皇后镇也是高空弹跳的发源地,在一片美丽景致之前享受重力加速度所带来的冲击,绝对令人回味无穷;还有喷射快艇,这由新西兰人发明的喷射快艇,是来这里不可错过的尝试。由驾驶员引领旅客享受在山林间清澈水域疾行的速度感让人大呼过瘾。
 

这些皇后镇的精采活动绝对值得人们尝试看看,如果是直升机或小飞机的爱好者,这里也有搭机观光的行程。新西兰的皇后镇,全年都可从事刺激活动,如喷射船、激流泛舟和跳伞。皇后镇也是高空弹跳之都与诞生地。冬天时,皇后镇摇身变成高地乐园,世界各地的滑雪与雪板爱好者齐聚此地参加一年一度的冬之祭。
 

皇后镇可以说是高空弹跳的鼻祖,拥有高度不同,各式各样的高空弹跳可供选择。高度有35公尺、72公尺、105公尺等。各种不同高度之弹跳。当人民跃下的一刹那,即感受重力加速度所带给人民的冲击,绝对是人民一生无法忘怀的经历,另外当黑幕降临时,也可以选择夜间弹跳,纵身一跃在黑漆的峡谷中,绝对刺激加倍。
 

顺着急速奔流的清澈河流泛舟,为皇后镇最热门的活动之一。皇后镇拥有大大小小的水流湍急的河川,你可以乘着小舟,顺着水势快速的冲下,虽然沿途尽是独特的峡谷地形与原始茂密的美丽丛林,但是变化多端的水流如激流、湍流或急弯等,可能让你无暇欣赏美景,感受大自然的脉动所带来的全新体验。新西兰是喷射快艇的发源地,而皇后镇更是将其发扬光大。乘上快艇,在激流中快速穿梭于高山峡谷间,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的确叫人捏把冷汗。
 

喷射快艇在皇后镇已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亲身体验乘坐喷射快艇的超速快感,才算真正地享受到皇后镇冒险活动的趣味。喷射快艇时速可高达80公里,但为了安全起见,速度都保持72.5公里之下,以能灵活地在转角处、窄峡湾、浅水滩畅快奔驰,每年有超过75000名游客来此寻求刺激。响遍扣人心弦的喷燃音,刚轻轻地离开大地,一下子就飞起到地上40米。你会远眺皇后镇美丽的湖泊与雄壮的雪山胜峰。热气球相当的安全,因此有点怕高处的顾客也能放心着飞行,加上由经验丰富的人员们全程协助飞行,救护体制也万全。


 
骑着拉风的雪上摩托车驰骋在山林之间,只要略有开车或骑乘摩托车经验,不需任何装备与技巧就可以前往享受雪上摩托车的乐趣!在皇后镇购买滑雪、雪板、独木舟与登山等用品,本身就是一种乐趣。由于皇后镇以滑雪、登山、水上活动而闻名,所以有相当多的运动用品可以在当地购买。运动用品店的商品既符合自然环境又有个人风格——陈售的衣物同时具有功能性与时尚感。
 
从1860年代开始,船长峡谷一直是皇后镇区采金的中心。当时采矿的荣景至今依旧,各式各样的器具与史迹至今依然保存良好。喜爱冒险刺激的人给这里一个独特的称号“船长大峡谷”,这里许多的活动都让人留连不已,其中管线高空弹跳、船长飞狐、温奇博物馆、船长峡谷喷射船和管线步道是较为有名的。另外,皇后镇的船长峡谷可以看到许多金矿的遗迹,有些是经过整修的,人们可以进入其中一探矿坑中的神秘气息。
 

Jumbo Huang Index: Jumbo and Iris left Dunedin by Intercity bus, we passed by Milton, Raes Junction, Roxburgh, Alexandraclyde, Cromwell and reached to Lake Wakatipu in Queenstown, there were many tourist itineiries, such as Tandem paraglide,Southern Laughter , London Underground Pizza bar, 36 shotover street, Gourmet thin crust.
 
Intercity coach service, also called a long-distance, express, over-the-road, commercial, long-haul, or highway bus or coach service, is a public transport service using coaches to carry passengers significant distances between different cities, towns, or other populated areas. Unlike a transit bus service, which has frequent stops throughout a city or town, an intercity bus service generally has a single stop at one location in or near a city, and travels long distances without stopping at all. Intercity bus services may be operated by government agencies or private industry, for profit and not for profit.
 

Milton, formerly known as Tokomairiro or Tokomairaro, is a town of 2,000 people, located on State Highway 1, 50 kilometres to the south of Dunedin in Otago, It lies on the floodplain of the Tokomairaro River, one branch of which loops past the north and south ends of the town. This river gives its name to many local features, notably the town's main school, Tokomairiro High School.Founded as a milling town in the 1850s, there has long been dispute as to the naming of the settlement. The town's streets are named for prominent British poets,


 
 and it is possible that the town's original intended name of Milltown became shortened by association with the poet of the same name. It is equally possible, however, that the name Milton inspired the choice of poets' names for the streets.Milton's early history was strongly affected by the discovery of gold by Gabriel Read at Gabriel's Gully close to the nearby township of Lawrence. As Milton stood close to one of the most easily accessible routes to the interior, it grew greatly during the goldrush years of the 1860s and was a major staging post for prospectors heading for the goldfields.A gold rush is a new discovery of gold—sometimes accompanied by other precious metals and rare earth minerals—that brings an onrush of miners seeking their fortune. Major gold rushes took place in the 19th century in Australia, New Zealand, Brazil, Canada, South Africa and the United States, while smaller gold rushes took place elsewhere.


 
The wealth that resulted was distributed widely because of reduced migration costs and low barriers to entry. While gold mining itself was unprofitable for most diggers and mine owners, some people made large fortunes, and the merchants and transportation facilities made large profits.
 
In New Zealand the Central Otago Gold Rush from 1861 attracted prospectors from the California Gold Rush and the Victorian Gold Rush and many moved on to the West Coast Gold Rush from 1864.The Otago Gold Rush was a gold rush that occurred during the 1860s in Central Otago, New Zealand. This was the country's biggest gold strike, and led to a rapid influx of foreign miners to the area - many of them veterans of other hunts for the precious metal in California and Victoria, Australia.


The rush started at Gabriel's Gully but spread throughout much of Central Otago, leading to the rapid expansion and commercialisation of the new colonial settlement of Dunedin, which quickly grew to be New Zealand's largest city. Only a few years later, most of the smaller new settlements were deserted, and gold extraction became more long-term, industrialised-mechanical process.Raes Junction is a small settlement in New Zealand, located at the intersection of State Highways 8 and 90, in the lower South Island. The highways which meet at the junction are the main routes to the Clutha valley for travellers from Dunedin and Invercargill respectively.
 
Alexandra is a town in the Central Otago district of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It is located on the banks of the Clutha River, on State Highway 8, 188 kilometres by road from Dunedin and 33 kilometres south of Cromwell.The Roxburgh Dam is the earliest of the large hydroelectric projects in the southern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It lies across the Clutha River  Mata-Au, some 160 kilometres from Dunedin, The settlement of Lake Roxburgh Village is close to the western edge of the dam.The Clutha River Mata-Au is the second longest river in New Zealand and the longest in the South Island. It flows south-southeast 338 kilometres through Central and South Otago from Lake Wanaka in the Southern Alps to the Pacific Ocean, 75 kilometres south west of Dunedin. It is the highest volume river in New Zealand, and the swiftest, with a catchment of 21,960 square kilometres, discharging a mean flow of 614 cubic metres per second, The Clutha River is known for its scenery, gold-rush history, and swift turquoise waters.
 

 The Clyde Dam, New Zealand's third largest hydroelectric dam, is built on the Clutha River near the town of Clyde. It is owned and operated by Contact Energy.There was considerable controversy when the dam was planned because it would flood many houses and orchards upstream at Cromwell, as well as the scenic Cromwell Gorge, which was a highlight of the then young but growing New Zealand tourism industry.Clyde is a small town in Central Otago, It is located on the Clutha River, between Cromwell and Alexandra. Clyde grew up around the former settlement of Dunstan during the Central Otago goldrush of the 1860s. Cromwell is a town in Central Otago in the Otago region of New Zealand.Cromwell is between State Highway 6 and State Highway 8 leading to the Lindis Pass,
 

75 km northeast, and Alexandra, 33 km south. The road to Alexandra winds through the Cromwell Gorge. A point near Cromwell lies 119 kilometres from the sea, the farthest from the sea anywhere in New Zealand. A prominent feature surrounding much of the town is the man-made Lake Dunstan. Cromwell also has the newly constructed Highlands Motorsport Park. Nearby settlements are at Bannockburn, Lowburn, Tarras, and Ripponvale.Cromwell is also the home of the Cromwell Chafer Beetle.Oliver Cromwell was an English military and political leader. He served as Lord Protector of the Commonwealth of England, Scotland, and Ireland from 1653 until his death.Cromwell was born into the middle gentry, albeit to a family descended from the sister of King Henry VIII's minister Thomas Cromwell. Little is known of the first 40 years of his life as only four of his personal letters survive alongside a summary of a speech he delivered in 1628. He became an Independent Puritan after undergoing a religious conversion in the 1630s, taking a generally tolerant view towards the many Protestant sects of his period. He was an intensely religious man,
 

 a self-styled Puritan Moses, and he fervently believed that God was guiding his victories. He was elected 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Huntingdon in 1628 and for Cambridge in the Short (1640) and Long (1640–1649) parliaments. He entered the English Civil War on the side of the "Roundheads" or Parliamentarians. Nicknamed "Old Ironsides", he demonstrated his ability as a commander and was quickly promoted from leading a single cavalry troop to being one of the principal commanders of the New Model Army, playing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defeat of the royalist forces.Cromwell was one of the signatories of King Charles I's death warrant in 1649, and he dominated the short-lived Commonwealth of England as a member of the Rump Parliament.Arrowtown is an historic gold mining town in the Otago region of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Arrowtown is located on the banks of the Arrow River approximately 7.5 km from State Highway 6. There is also road access directly to Queenstown via the Shotover Gorge and a third route via the picturesque Lake Hayes.The Arrowtown Chinese Settlement is a historic village located in Arrowtown, New Zealand and set up by Chinese people during the Otago Gold Rush of the 1860s.
 

 The settlement is sometimes referred to as a village and has been restored and is now a common tourist attraction. It is close to Arrowtown on the banks of Bush Creek which is a tributary of the Arrow River.Ah Lum is a well known example of the Chinese miners who lived in the area.Ah Lum was born in China, and later moved to New Zealand where he opened a store in the Otago town of Arrowtown. He was a well-respected leader in the Chinese mining community at Arrowtown, and served as an interpreter between the Chinese and European peoples. Ah Lum became a local hero after he saved the life of a European miner who was drowning in the Shotover River.Queenstown is a resort town in
 

Otago in the south-west of New Zealand's South Island. It has an urban population of 15300 making it the 27th largest urban area in New Zealand. In 2016, Queenstown overtook Oamaru to become the second largest urban area in Otago, behind Dunedin.The town is built around an inlet called Queenstown Bay on Lake Wakatipu, a long thin Z-shaped lake formed by glacial processes, and has views of nearby mountains such as The Remarkables, Cecil Peak, Walter Peak and just above the town; Ben Lomond and Queenstown Hill.The Queenstown-Lakes District has a land area of 8,704.97 square kilometres not counting its inland lakes. The region has an estimated resident population of 37,100. Its neighbouring towns include Arrowtown, Glenorchy, Kingston, Wanaka, Alexandra, and Cromwell. The nearest cities are Dunedin and Invercargill. Queenstown is known for its commerce-oriented tourism, especially adventure and ski tourism.A resort town, Queenstown boasted 220 adventure tourism activities in 2012. Skiing and snowboarding, jet boating, whitewater rafting, bungy jumping, mountain biking, skateboarding, tramping, paragliding, sky diving and fly fishing are all popular.
 
Roxburgh is a small New Zealand town of about 600 people in Central Otago. It is in Teviot Valley on the banks of the Clutha River, 40 km south of Alexandra in the South Island. State Highway 8, which links Central Otago with Dunedin city, passes through the town. Roxburgh is well known for its Roxdale fruit and "Jimmy's Pies."
 
An important centre during the Central Otago goldrush of the 1860s, in more recent times Roxburgh has relied on a mixture of livestock and stone fruit production for its economic survival. It is one of the country's most important apple growing regions and other stone fruit such as cherries and apricots are also harvested locally.
 

Five kilometres to the north of the town is the Roxburgh Dam, the earliest of the major hydroelectric dams built on the Clutha. There is also an opencast lignite mine located just north of town at Coal Creek.
 

Frankton is a suburb of the town of Queenstown in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Frankton was named after Frances—the wife of the area's first European settler William Gilbert Rees. He started farming at Queenstown in 1860, and Frankton was established in 1863.Frankton is located at the end of a large inlet in the northeastern shore of Lake Wakatipu known as the Frankton Arm on State Highway 6. It is one terminus of the short State Highway 6A, which runs seven kilometres west from there to Queenstown.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21 13:04:01
Post #103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71回:日月精华瓦纳卡湖,天地灵气哈斯特河(上)


 
20170311今天我们早上六点就起床,开灯就把贝蒂吵醒了,她侧着身体开始玩手机,这个英国少女睡得非常轻,而且精力充沛,没有睡多久,我们清理好行李衣物之后就赶紧把灯关闭,结果忙乱之中差点把快干毛巾搞丢了,我们去旁边的公共浴室洗漱,


然后准备早餐,煮方便面配烤面包吃,从厨房返回卧室,我们又开灯做最后的整理,之后我们关灯后背包出门,外面很冷,穿冲锋衣走到前台接待室,结果依旧关着门,我只好返回房间,把英国少女贝蒂叫醒,叫她帮忙把钥匙还给房东,她欣然答应了。
 

尔后我们走到大街上,远处的薄雾从湖里漂浮起来,如梦似幻,街道也非常清静,太阳还没有出来,途经一个理发店,显示女人剪发最低收费是32纽币,经过售卖直升机观光服务的旅行社和卖户外产品的连锁店,一个酒吧门口用中文写着欢迎品酒,我们继续走到汽车站,几辆旅游大巴已经坐满了人,



一辆大巴旁边过来一个实习的亚洲少女,我们与一群香港老人一起上了昨天那辆从但尼丁开过来的大巴,还是那位老司机,中途经过一个小车站,一位亚洲美女穿着职业装坐在站台看报纸,她旁边坐着一位健美的白种女人,旁边放着大背包,她正低头看手机,汽车驶过了大河上的铁桥,一个小时之后抵达克伦威尔,


下车后我们在站台碰到一位亚洲美女,我们在车站等了半小时,车站对面的房子外面有涂鸦,还有绘制当年淘金的场景,很快驶过了一个小巴,后面外挂一个专门装行李的车厢,我问了司机,不是我们要上的汽车,再等了一会,终于驶来一个大巴车,我们上了这辆驶往弗朗茨·约瑟夫镇的大巴,


 
司机是一位中老年人,非常热情,沿途不停讲解风土人情,几个香港老人非常喜欢拍照,很快我们就抵达了瓦纳卡湖,这里也是新西兰热门景点,一群中国游客站在湖边摆拍,很多国字脸的中年油腻男人一脸呆滞地站在湖边抽烟,对风景视而不见,从湖边可以看到对面的雪山,香港老人就在此下车了,两位漂亮的洋妞在这里上了我们的大巴车,坐我旁边的高挑洋妞身材极好,穿着紧身裤,凸显她的翘臀曲线,


 
两个洋妞从来不会拍照,到了景点也懒得下车参观,非常淡定,似乎是过来工作的少女,她俩都是棕黄色的头发,没有化妆,也没有戴耳环,没有纹身,难得的清纯美女。而我们前面却坐着一位欧美老太婆,她在脖子上挂了一个傻瓜相机,不停拍照,但她腿脚不灵便了,她不是拍照就是拿着孤独星球的攻略书做笔记,很认真的样子,她在书本上密密麻麻地做笔记,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纽曼大巴下来的多是亚洲人,停车的对面是一个咖啡馆,我们也下车走到湖边散步,旁边是一栋木头房子,出租划船的服务,很多游艇停泊在湖边,杨柳依依,远山如黛,白色的水鸟在湖面飞翔,我们这次是真正地看到了远处的雪白,虽然雪并不是非常多。
 

瓦纳卡湖是新西兰南岛中西部湖泊。位于南阿尔卑斯山东麓,海拔280米,面积192平方公里。流域面积2543平方公里,为冰川堰塞湖。最深点可能超过300公尺,有马卡罗拉等河注入,为克卢萨河河源,出口处有水闸以调节水位并发电。湖南端的瓦纳卡镇为游览区中心。瓦纳卡湖周边只有约5000人口住在这里。
 

一万年前由巨大的冰川所造就的瓦纳卡湖与哈威亚湖相邻而居,被一小块名为“颈项”的银白色土地所分隔。这两座为壮丽山峰所包围的湖泊有着美丽的鹅卵石滩,是当地人和游客的热门观光景点,尤其是在漫长又温暖的夏季。观光栈道蜿蜒于瓦纳卡湖的南岸。有一些行程曲折的步行道始于哈威亚湖。
 

湖畔的露营区是渡个美妙假期的好地方。驾帆、游泳、风帆和钓鱼是夏天的热门活动。瓦纳卡湖是人们享受新鲜空气和休闲放松的地方。雄伟的山脉环绕着瓦纳卡湖,人们将沉浸在这个世外桃源般的隐秘天堂中。清澈的湖水亲吻着瓦纳卡湖岸和南阿尔卑斯山山脚,这里是冬季滑雪场和活力四射的阿尔卑斯阿斯派灵山国家公园所在地。
 

瓦纳卡湖也是新西兰的第四大湖;清澈湛蓝的湖水是航海者和喷射快艇爱好者喜爱的内陆海。人们可以沿着步行道和骑马小径游遍平原和山麓。任何季节都可进行户外探险活动。该地区的商业价值多年来已有所改变。19世纪70年代,淘金者在该地区发现金矿使这里突然变得炙手可热起来。随着淘金热的消逝,高度发达的牧业成为这里的主要产业。而今天旅游业成为了新的金矿,因此需要加强对环境的保护,让这里的风景完好无损。
 

该地区的最高峰阿斯派灵山是纵览全景的最佳观赏点。阿斯派灵山座落在全国规模最大的国家公园之一的范围内。瓦纳卡和哈威亚是新西兰两个最美丽的湖泊。这两个湖是由冰河运动而形成的,被一个狭窄地峡分割开来。瓦纳卡湖深300多米,哈威亚更深。这两个湖的湖水格外的蓝,大部分湖水是来自融化的积雪和冰川。
 

湖泊周围的山有2000多米高,冬季这里是冰雪的世界。每年的秋季,湖边的落叶树是这里的一大景观。与南岛其它内陆湖一样,哈威亚湖和瓦纳卡湖都是在蒂拉凯豪图酋长的带领下,人工挖成的。使用他那有力的挖棍挖出内陆湖床,而挖出的泥沙和石头形成了小山。
 

湖边停着一辆鲜活多汁的果汁售卖车,这种绿色的房车在新西兰很常见,标志就是一位穿着泳衣的金发美女趴在地方嬉闹,车身有一句话写着”得到我(果汁)并不难,忘记我(果汁)那才叫难”(don’t be hard to get, be hard to forget),
 

离开瓦纳卡湖之后汽车急速行驶,刚开始一直在湖的边缘行驶,风光无限,我前面那位老妪一个人霸占两个位置,她的腿有疾患,戴着眼镜,她拿着一本新西兰的寂寞星球攻略书看得津津有味,还不停做笔记,这么大年纪了还如此好学,令人佩服,不久汽车驶过很多位于湖边的农场,分割牧场养着牛羊,偶尔能看到鹿,公路是两车道的,迎面行驶的车辆并不多,离开湖区之后就驶过很多牧场,这时能看到很多羊群,


 
沿途停车一次,我们下车去餐厅吃薯条,花费四纽币,碰到早前见过的那位文静洋妞,我们停车的地方叫《皇氏古建築大全》第24400:阿卡罗阿(Makarora),这个地方可以加油,也有一个很大的乡村咖啡馆,



洋人下车基本都会去店内点一杯咖啡喝,我很讨厌当地的咖啡,主要是分量少价格贵,通常我拿着杯子就一饮而尽,毫无快感,比星巴克的那种大杯装的咖啡少很多。阿卡罗阿位于六号国家公路旁边,距离湖区也不远,也是一个旅游胜地。


当地除了发展畜牧业,也有蔬菜种植,鸢从咖啡馆走出来就碰到那位高挑的金发美妞,她穿着紧身健美裤和运动鞋,跟我们一样,美女也没有喝咖啡,另外还有一位文静的洋妞坐在室外看书,周围野花怒放,
 

之后返回大巴继续前进,穿过湖泊,途径抱负山国家公园,哈斯特通道,克逊贝海湾,莫拉基湖,又沿着森林穿行,我们已经离开了牧场,真正地朝森林行进,总会穿过桥梁,到处是溪流,显示这一带雨水充沛。



汽车有时行驶在很高的山腰,穿过峡谷时,能眺望远处壮观的峭壁,河床上有很多石头,部分公路旁边出现山体滑坡,工人用铁丝网罩住裸露的岩体,很快我们就经过一个非常壮观的铁桥,


 
建在一个峡谷上,下面是落差极大的溪谷,一群人停车走到峡谷徒步,巨大的石头散落在溪边,再行驶不久就到达了一个景点,运输公司特意停车,让乘客走到树林尽头的瀑布参观,我们跟随一群洋人走到峡谷边,对面就是二十八米长的瀑布,位于一百公里长的哈斯特河边,当地人称它为雷溪瀑布(Thunder creek falls Haast River),哈斯特地区得名于德国地质学家朱丽叶斯万哈斯特,


 
这一代由三个居住区组成:哈斯特枢纽地区(Haast Junction)、哈斯特海滩(Haast Beach)以及哈斯特本身。在这里,人民会有身处边境的感觉,直升机可将猎鹿人带到崎岖的山间,当地酒馆的特色是用动物头骨装饰店铺。

周围的世界遗产地区是这里最主要的景点。无论望向何方,都能看到西地雨林蔓延过地面。哈斯特的娱乐活动有:河流探险、参观海豹和企鹅聚居地、海上钓鱼、虹鳟鱼垂钓、狩猎、开车到新西兰最偏僻乡村之一杰克逊海湾(Jackson Bay)兜风。
 

参观完又返回到汽车上,林中气温很低,一些美女穿上了冲锋衣,但仍有一些美丽冻人的女孩穿着短裤。
 
运输公司的两部从相反方向行驶的大巴车在瀑布旁边碰头后停了下来,司机开始换车开了,之前送我们到这里的司机就可以驾驶另外那部往皇后镇方向行驶的大巴车回家了,这样司机开了一天的车,居然还能返回到家里吃晚餐,非常人性化的换班制度。
 

新的司机驾车继续行驶,窗外是雪山,又经过河流,很快就驶过了宜人平原(Pleasant flat),这里水草丰茂,气候宜人,经过了心陆咖啡馆,又驶过一座长桥,两侧是宽几公里的河谷,再行驶半小时就接近海边了,我们能看到很多树木被狂风吹得一边倒,大巴驶到一个非常壮观的地方停了下来,乘客可以下车拍照,从悬崖望过去,可以看到海边有几个矗立的巨石,类似澳洲大洋洲的风景,只是这里更湿润,我们跟很多乘客一起下车拍照,尔后返回到汽车上,又行驶了一会,经过一个湖泊,
 

在一林中卖鱼的农场停车吃午餐,美女花钱买了很多鳗鱼,大部分人都去餐厅吃饭了,我们则站在楼台上看远方的风景,这个农家乐餐厅有一些池塘,专门饲养鳗鱼,餐厅非常大,老年人都会坐下来吃饭,西方的老人通常会将钱花掉,而不会当成遗产留给子孙。餐厅还有出售纪念品的地方,它其实是一个吊脚楼,建在池塘旁边,木质走廊边还摆着蜂蜜出售,这个餐厅的特色是出售烟熏的鳗鱼,很多人会打包购买。
 

之后大家又上了汽车,沿海岸线行驶了一会,到达一个非常宽阔的海滩,司机又停车,几个胆子大的人下车拍照,这个延绵十多公里的海滩太美了,就是风极大,路边堆满了石头,岸边就是森林,开始下雨了,我们返回到汽车上,司机继续开车,不久又驶进了森林,过了几个铁桥,


 
最后抵达了福克斯冰川小镇,路上碰到很多骑行的人,看到一男二女因为下大雨而被迫放弃骑行,他们将自行车扛上大巴,福克斯冰川小镇只有百多米长,几个提供直升飞机看冰川的旅行社就坐落在公路边,镇中心还有一个游客中心,
 

我们继续行驶了半小时就抵达了新西兰热门景点弗朗茨·约瑟夫冰川小镇,这里是终点站,司机会依次将乘客送到酒店门口,他陆续停了四次车,外面下着雨,我们是最后下车的那批人,我们跟着一个女人走进了森林雨林度假村,这是一家知名度很高的酒店,大门口就有温泉池,
 

我看到一个男人跟一群穿着比基尼的性感洋妞泡在热水池中嬉闹,我们走进接待室,居然发现站在前台的两个英国女人都叫氼耏,我心想重名就算了,还偏偏重名的两个女人站在一起办公,



还叫我都喊她俩叫氼耏,幸亏我没有抑郁症。我记得昨天在网上查阅之前离开的义工对这个酒店的恶评,其中一个女人就说她第一次来这个酒店的时候正在下雨,果然是雨林酒店,结果前台的女人非常冷漠,给了她一张酒店的地图就叫她自己去找宿舍,而此时此刻的场景又跟那个女人的遭遇何其相似!



©原创文章(本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第71回:日月精华瓦纳卡湖,天地灵气哈斯特河(下)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21 13:22:36
Post #104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71回:日月精华瓦纳卡湖,天地灵气哈斯特河(下)

 
 
那个长得比较高瘦而精干的氼耏小姐开始在电脑中查询我们的申请,我突然有些担心了,之后这个氼耏说之前给我们发邮件的贝基小姐很忙,她说自己是这里的主管,负责安排我们的住宿,之后她穿上雨衣就带着我们走到几百米之外的员工楼,我们跟她上了二楼,在楼梯两侧各有一个大宿舍,我们被安排住在右侧的702宿舍,那里面摆放着五张床,对面房间则摆放着四张床,而且显得乱七八糟的,可能是因为701房间住的男人比较多,而702房间虽然摆着五张床,但因为住的女人偏多,所以相对比较干净。
 

我看到里面只住了俩个女孩,我们走进去的时候,两个美少女都在睡觉,我和鸢挑了靠近窗户的两张床,放下背包拿了钥匙之后我们就走出房间,到四周参观,外面到处是停泊房车的空车位,雨很大,我们撑伞走到前台,尝试连接网络失败,



我只好硬着头皮走进接待办公室,咨询氼耏姐如何连接网络,她给我一张纸片,上面写个密码,然后提醒我们不要抱什么幻想,因为上网的顾客太多,信号很差的,联想到我们在国内的居民楼都可以享受免费的无线网络,这个新西兰上个网还真是太昂贵了。
 

我们雨中走到镇上的大商场,前台是一位亚洲美女,后面是鹬鸵几维鸟的孵化博物馆,商店全是工艺品,我们再走到镇上唯一的四平方米超市,这里的商品普遍比基督城贵了20%以上,我们购买了猪肉和鸡肉,还买了一袋面包,花费8纽币,超市的收银员全是亚洲女孩,最后我才发现这个超市的经理也是中国人,我们返回酒店之后,看到几个老年夫妇开着房车驶进了酒店,
 

我们忙走到宿舍楼下的公共厨房,那里是义工和开房车的客户公用的一个大型厨房,施舍比较简单,并没有油盐酱醋茶等免费物质,我们走进厨房,发现几个客人已经在里面准备晚餐了,我们开始煮饭,又煎炒了猪肉和鸡蛋,吃完饭之后我们碰到了法国女人范妮,
 

她将我们介绍给另外一个高个子法国女孩,她俩都来这里工作很久了,我们上楼时碰到了两位女室友,比较成熟的高个子英国丰满美女叫贾斯敏,说她成熟也是相对另外一位比我侄女还小的美国少女而言的,其实贾斯敏也就18岁左右,差不多可以做我女儿了,她比鸢要高一些,身材极好,前凸后翘,风情万种,月貌花容 ,逞娇呈美,导致之前追求美国少女的德国佬转而开始向贾斯敏献殷勤了。

 
贾斯敏原本计划在这里呆三周的,但做了五天的义工之后,她通过交际花的人缘认识了介绍工作的老乡,然后她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可以拿薪水的工作,是在旅行团上班,又可以旅游玩乐还可以赚钱,真是让鸢羡慕死了,鸢就吃亏在英语没有英国佬好。
 

明目皓齿的贾斯敏明天就要走了,而被她当作妹妹的美国少女才16岁左右,穿着短裤,又苗条又性感,瓜子脸,金色头发,她叫思妥蕊葛丽,给人一种闭月羞花和秀外慧中的感觉,她刚高中毕业,因为长跑成绩出色,被保送到一个体育学院,她是趁假期拿旅游签证过来玩的,因为美国人可以免签进入新西兰并逗留三个月,她还企图让贾斯敏的朋友给她介绍一个可以拿工资的保姆类工资,我现在发现年轻姑娘太容易找工作了,

 
不像我们这些中年男人,去那里都不好再就业。美国少女思妥蕊葛丽和英国美女贾斯敏都属于那种又漂亮又善良又热情的好人,她们主动给我们解释了很多东西,并安慰我们说工作并不难,而且义工同事都非常和善,虽然正式员工有些冷漠,她说酒吧里的女人可能对义工有些不待见的那种,因为义工可以拿到免费的酒券去喝酒。思妥蕊葛丽和贾斯敏还赠送我们两张饮料券,并跟我们分享了一些找工作的渠道,
 


我跟贾斯敏说网上有义工对这个酒店有恶评,贾斯敏叫我不要相信那些网上的评语,她说这个酒店的工作生活环境还是相对而言非常不错的,她叫我们安心呆下去,贾斯敏说话非常流畅,但喜欢说脏话,几乎每句话都带一个“艸“字,估计是说习惯了,但思妥蕊葛丽就比她素质高多了,从来不说脏话,从来不骂人,非常阳光的少女。
 

正当我们聊得火热时,一个矮壮的猥琐德国佬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叫亚历克西斯,年近三十岁,之前在德国国内是工程师,跟女友分手后来新西兰工作,后来听别人说亚历克西斯来这里工作几个月了,一直在追求和骚扰美国少女,他本来经常睡在对面房间的,今天看到我搬进来跟美国少女和伦敦美女睡在一个房间,他就马上嫉妒恨起来,到了晚上他还特意抱着被子跑进我们房间睡觉,
 

但我发现思妥蕊葛丽尽量避免搭理他,但亚历克西斯开始死缠蛮打,老是给美少女送小礼物,还经常给东西她吃,不过贾斯敏的到来总算转移了亚历克西斯的注意力,他开始跟着贾斯敏的屁股后面献殷勤了。我与鸢先下楼轮流洗澡,两位洋妞也出去了一会,到了晚上大家都返回房间,贾斯敏和思妥蕊葛丽都穿着性感内衣斜躺在床上玩手机,毫不忌讳我这个男人就躺在旁边,
 
不过这两位少女还算检点了,后来我们碰到的英国荡妇居然当着我的面脱光衣服,那就更令人震惊了。
 

我躺在床上研究当地的旅游项目,发现要上弗朗茨·约瑟夫冰川还必须得乘坐直升飞机,但收费要几千元,相当于我当年读一年大学的学费,我正躺在床上看书,发现德国佬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不放心我一个男人跟三个美女睡在一个房间,所以他躺在唯一的空床上,以便距离他的单恋情人思妥蕊葛丽更近一些,可能是他备受单相思的煎熬,这哥们几乎整晚都没有怎么睡觉,而是一直在玩手机游戏,
 

更狗血的剧情是,这个亚历克西斯本来应该是睡在一辆轿车上面的,因为酒店根本没有给他分配宿舍床位,但他每次都能在楼上宿舍有空房的时候见缝插针地偷偷跑过来睡觉,因为临时义工的流动性很大,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没有人难为他,他也成了酒店里狡猾的“老油条”。
 

Jumbo Huang Index: Today we went through Wanaka, Albert Town, our routine was Lake Hawea, Mt Aspiring NP, Southwest world heritage area, Haast Pass, Jackson Bay-Lake Moeraki, we boarded Mewmans coach lines NW9824,  and reached Franz Josef at around 18pm, we stayed in 46 cron street, Rainforest Retreat, Ms Mel from England received us, we was assigned to sleep in dormitory, latterly we went to Foursquare to buy some food, after returned to the hotel, we met Fancy, our roommate Pretty Jasmine was from UK, Story Gaurlay from US, Alexis from Germany;
 

Wanaka is a popular ski and summer resort town in the Otago region of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At the southern end of Lake Wanaka, it is at the start of the Clutha River and is the gateway to Mount Aspiring National Park. Wanaka is primarily a resort town with both summer and winter seasons. Its economy is based on the many outdoor opportunities this offers. Albert Town is located to the east of Wanaka in Otago, Until recently only a farming settlement, the population boom in this area has led to much new development. The confluence of the Clutha and Hawea Rivers is located here. The town was named after Prince Albert of Saxe-Coburg and Gotha. Albert Town was formerly called Newcastle. Lake Hawea is located in the Otago Region of New Zealand, at an altitude of 348 metres.
 
 It covers an area of some 141 km² and is, at its deepest, 392 metres deep. Lake Hawea is named after a Maori tribe who preceded the Waitaha people in the area.At its greatest extent, which is roughly along a north-south axis, Lake Hawea is 35 kilometres long. It lies in a glacial valley formed during the last ice age, and is fed by the Hunter River. Nearby Lake Wanaka lies in a parallel glacial valley eight kilometres to the west. At their closest point (a rocky ridge called The Neck), the lakes are only 1000 metres apart.Lake Hawea is dammed to the south by an ancient terminal moraine created some 10,000 years ago. Mount Aspiring National Park is in the Southern Alps of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north of Fiordland National Park, and between Otago and south Westland. The park forms part of the Te Wahipounamu World Heritage site.
 
The Haast Pass, a mountain pass in the Southern Alps of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takes its name from Julius von Haast, a 19th-century explorer who also served as Provincial Geologist for the Provincial government of Canterbury. Maori used the pass in pre-European times, but not on a regular basis.It is one of the three passes where a road crosses over the Southern Alps - alongside the Lewis Pass and Arthur's Pass, although the Homer Tunnel passes under the Main Divide. The road through Haast Pass (State Highway 6) was converted from a rough track to a formed road in 1966. and finally received a complete tarmac surface by 1995. In the early 20th century, a railway from the West Coast through the pass to Otago was considered; it would have linked the Ross Branch with the Otago Central Railway,
 
which then terminated in Omakau. However, the line never came to fruition; the Otago Central Railway terminated in Cromwell and no railway was built south of Ross, just a lightly laid bush tramway to serve logging interests near Lake Ianthe. Jackson Bay Okahu is a gently curving bay 24 kilometres wide, located on the West Coast of New Zealand's South Island. It faces the Tasman Sea to the north, and is backed by the Southern Alps.
 
The westernmost point of the bay is marked by the headland of Jackson Head; in the northeast the end of the bay is less well defined, but the small alluvial fan of the Turnbull and Okuru Rivers might be considered its farthest point. The small Open Bay Islands lie five kilometres off the coast at this point. Lake Moeraki is a small lake on the Moeraki River on the West Coast of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State Highway 6 runs along its western edge. The lake is surrounded by native vegetation and lies within the Te Wahipounamu World Heritage site. Tours to watch Fiordland crested penguins are popular attractions for tourists. Since 1989, A bull southern elephant seal, named "Humphrey" returns annually . This species is rather rare on New Zealand coasts.
 
Makarora is a small community within the Queenstown-Lakes District of the Otago region of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It is situated on State Highway 6 on the eastern side of the Haast Pass and adjacent to the Makarora River.Local tourism operators offer scenic plane flights and jetboating tours on the Makarora River, which is the border of the Mount Aspiring National Park.
 

The Haast River has its terminus on the West Coast of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The Haast River drains the western watershed of the Haast Pass. It is 100 kilometres in length, and enters the Tasman Sea near Haast township. The river's main tributary is the Landsborough River.The grassy flats on the lower reaches are grazed by cattle by the local farmers. Tourism operators offer jetboat tours on the river.The river often has glacial silt in suspension in the water from glaciers in the Southern Alps. The majority of the surrounding land is publicly owned and administered by the Department of Conservation. It is set within the Te Wahipounamu World Heritage site.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3-21 21:43:39
Post #105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72回:海岸冰川雨林度假,季风酒吧餐厅打工

上回

 
20170312只要是雨天,雨林度假村的生意就会非常红火,因为很多被困在冰川小镇上的人不得不呆在房间等着天气好转以便出去玩直升飞机上冰川的项目。我早上起来发现外面又是阴天,下着下雨,雾气很重,看不到冰川,直升飞机升空也受阻扰了,



大量房车从外面驶入酒店,我凌晨六点就醒来,刚下床的瞬间就发现贾斯敏美女也起床了,她穿着性感内裤开始收拾行李,原来她马上要离开这里了,我下楼去上厕所,返回房间又睡了一会,到了七点我跟鸢一起起床穿衣服,洗漱完毕就返回房间拿食物,
 

发现亚历克西斯和思妥蕊都醒了,然后互相不搭理地躺在床上玩手机,我感觉思妥蕊的父母是非常成功的,换成一般的女孩,可能会扛不住这样的追求而轻易选择跟德国佬上床,对于明智的父母而言,子女首先一定要快乐,一定要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目标一定要孩子自己去确定。做父母的,只做一个坚定的支持者、永远的欣赏者,以及耐心的倾听者就可以了。


乐观而善良的性情、自我学习的习惯、担当与进取之心,也许这是美国父母的子女教育观,女儿会有很多内在的善良,内在的勇气,往往这个时候,是父母最需要保护他们的时候。明智的父母信任子女去做的事情,也信任子女的选择,子女最重要的是获得成长,并不是输赢或者成绩,这种成长一定要子女能够从自己内心深处被激发出来,是一种自我激发和自我需求的驱动,当子女可以养成这样的习惯,他们一定会成为一个能够创造价值的人。
 

一个子女如果能够为自己设定目标,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几乎可以断定,子女能够独立面对挑战了,因为目标才是牵引成长的原动力。思妥蕊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女孩,放在中国,那个父母会放心让女儿独自一个人跑出国住男女混住的宿舍?那个中国富裕的父母舍得给子女自己做选择的机会,给子女在恶劣的环境自己成长的空间?
 

这恐怕就是思妥蕊与我侄女的巨大差异的根源吧,思妥蕊并没有因为德国佬给她一点小恩小惠就放弃自己的原则,她懂得做人的底线,这非常难得。
 
我们到厨房煮方便面,就着烤面包吃,其实我们吃的这种面包片并没有什么营养,但至少是健康干净的食物,很多在新西兰很常见的食物,放在我国就这得很不寻常了,牛奶和奶粉我就不说了,国内的群众心知肚明,大凡有点条件的,都会购买新西兰或澳洲出产的奶粉,面包其实也一样的,我在国内生活的时候,不到迫不得已是不会吃面包和牛奶的,为什么呢?
 

在新西兰吃面包,没有那么多花哨的选择,很多家庭主妇会自己买面粉发酵做面包,虽然很硬很黑,但健康有营养,不像国内做面包的,虽然外表看上去又松软又鲜艳,但其实加入了太多的有害致癌添加剂,在国内,卖面包的老板是绝对不会经常吃面包的,因为他们自己心里有杆秤,而且现在西化严重,很多人过生日都要吃蛋糕,但很多群众不知道,那个蛋糕含有更多的致癌物质。
 

现在国内很多时尚的少女都喜欢吃蛋糕,却不知道我国产蛋糕会增加血液中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的含量,同时会减少可预防心脏病的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的含量,增加患冠心病的危险。增加血液黏稠度促使血栓形成,加快动脉粥样硬化,增加糖尿病及乳腺癌的发病率。同时还会影响胎儿、婴幼儿和青少年的生长发育,并对中枢神经系统的发育造成不良影响,抑制前列腺素的合成,最终还会诱发肿瘤。
 
国内的面包加工潜规则非常多,套路很深,鸢有一个闺蜜曾经报名参观蛋糕西厨的培训,结果毕业在面包店工作了一段时间,迫于良心的谴责而放弃这个行业了。其实大家都知道,经常吃这种含害添加剂的面包可能致癌,我们知道,添加剂不是错,但乱加、加多了,就有问题。面包里有多少甜蜜的陷阱,有什么危害?恐怕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
 

常见的面包改良剂能让面包更柔软、弹性更高,并有效延缓面包老化发干的时间,更重要的是体积比传统做法大,卖相更好。如果改良剂加得多,膨发倍数还会更大。有的商家在面包改良剂中添加违禁的溴酸钾,虽然有增白、强筋、增加弹性的作用,但可能会导致癌症。
 
举例来说,国外的全麦面包是有统一标准的,但我国还没有制定标准,所以全麦粉含量只有6%的也叫全麦面包。可是如果全麦粉实在太少,就表现不出“全麦”的样子来。因此,就有面包房往面包中加入黑色或褐色的色素来蒙混过关。现在不光是菠萝包或丹麦牛角包等此类又酥又香的面包需要大量黄油,几乎每种面包都需要用黄油。很多群众不知道的是,现在国内商家基本上都用的是人造黄油。


 
人造黄油中含有大量的反式脂肪酸,它会增加人患糖尿病、心脑血管疾病的风险,还更容易使人发胖。同时颜色太鲜艳浓郁的面包也不能买了。面包房里最赚钱的是奶油蛋糕,因为现在大多数面包房用的早已不是天然牛奶做的奶油,而是植物油氢化而成的“植脂奶油”。
 

在国内的食品工业里已经离不开防腐剂了。常用的防腐剂有苯甲酸钠、山梨酸钾、二氧化硫、乳酸等,脱氧乙酸钠。还有一种名叫丙酸钙等的防腐剂。它是种无色、无味的白色粉末,人们无法通过外观、气味和味道分辨出来。它对人体的危害是一点点慢慢积累起来的,它与上肠道失调和偏头痛有关,还会导致孩子学习困难和持续性疲劳。
 
基于这些原因,我与鸢在国内是不会喝牛奶吃面包的,但到了新西兰就不得不入乡随俗了,因为很多时候,牛奶和面包就是主食了。幸运的是,这个国家的牛奶和面包没有那么多有害物质,味道也比较天然纯正。
 

我们吃完面包之后,看到陆续有几位义工走过来,吃完早餐我们上楼放下食物袋,我先行走到前台办公室后面的洗衣房,几台巨大的工业级洗衣烘干机正在运作,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比我人还高的巨无霸優必洗商用洗衣机,它的容量极大,保守估计可以一次洗一百多公斤的衣物,比我家里用的三星滚筒洗衣机强大多了,
 

速比坤、Huebsch(协达士)和优美都是美国联合洗衣设备公司的产品,它是世界最大的商用洗衣设备制造商,生产和销售从10到120公斤的商用及工业用的洗衣机和烘干机,产品广泛应用在宾馆、洗衣厂、干洗店、自助洗衣店、学校、军营、公寓、医院和工厂。美国联合洗衣设备公司在全球自助洗衣市场具有很高的声望。其强大的分销网络将设备销往世界一陈多个国家,在我国也有不同品牌的分销商。
 

除了商用洗衣机,仓库还有三台巨大的不锈钢外壳的烘干机,在这里工作我就发现不管是擦拭马桶的抹布还是洗澡用的毛巾,可能都是扔进一个洗衣机里清洗的,所以如果酒店的住客有洁癖,我是不建议使用大酒店的毛巾擦拭脸部和下体的。
巨大的仓库摆满了各种床单寝具,十几排的铁架子上摆放着各类酒店用品,一个矮壮的像成龙的菲律宾男主管负责分配义工和临时工每天的工作,后来我才发现在新西兰保姆和酒店行业的后勤清理工作基本被菲律宾人和印度人垄断了,
 

之后陆续过来几个洋妞,正式员工要按指纹上班打卡,这次我与鸢被分配到不同的组别,她与一位加拿大女人一起工作,这个跟鸢差不多高的女人叫玛丽,今年34岁,依旧单身,新西兰打工度假签证对加拿大和英国人放宽到18到35岁,而对我国青年的年龄限制则依然为18到30岁,我则被分配到跟一个叫阿莱克斯的菲律宾男人一起工作,他的老婆小孩都在菲律宾,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家了,他跟我差不多大,英语很差,只能做低端工作,像经理主管及大堂的轻松活是轮不到菲律宾人的,
 
虽然他们在国内开办了很多英语学院,但菲律宾人的英语跟英国人比起来还是差远了。酒店的工作中其实前台小姐是比较舒服的,除了做一些接待的活计,大部分时间可以在房间玩手机看电脑,而菲律宾和临时工干的活是最繁重的重复劳动,干一辈子也学不到什么东西,无非是把一年的工作经验重复几十年。
 

阿莱克斯在这个酒店干了很多年,他带我先去工具架旁边拿桶装好所需的洗涤剂等化学用品,再去洗衣机那里拿大量的抹布和毛巾,阿莱克斯将所有工具放在拖车上,我俩就一起去百米之外的客房楼,这里的工作通常是一个正式工或临时工与一个义工搭配干活,我们先走到二层的客房大楼,二楼是上百间男女混居的宿舍,跟学校一样,而住在里面的绝大部分都是欧美年轻人,底层的左侧是二百平米左右的大厨房和公共电影室,几十个洋人在里面做饭或看电影聊天,右侧是另外一部分宿舍,
 
我们早上的主要工作就是清理这个大厨房,周围上百房间的客人都集中在这个厨房做饭,所以从早到晚都是聚集了很多人,这个厨房早晚要清理一次,而比较烦躁的是,当我们在清理厨房时,又不断有客人继续使用厨具,厨房永远都处于干净到肮脏的过程中,我们刚走过去的时候,地板很脏,阿莱克斯有个习惯,他一进厨房就会给我俩泡咖啡喝,然后他还会从袋子里拿出早餐吃,正常工作时间是不能吃饭的,但他是老员工,知道如何打破规则。
 

这个大厨房贴了很多标语,告诫客人使用餐具之后要主动清洗,但事实上总有一些素质低的客人不会去清洗餐具,导致我们不得不做这个额外的工作,每天都有很多偷懒的人,素质层次不齐,而且洋人也很懒,到了九点多还有洋人络绎不绝地从房间走过来做早餐,所以这个酒店规定早餐的时间是九点到12点,因为洋人晚上的夜生活非常丰富,很多洋人在酒吧喝酒到凌晨,然后翌日起床时神态还非常糜烂。
 
阿莱克斯和我分工合作,他叫我先去清洗不锈钢灶台上的刀叉碗筷等,之后就去吸尘,拖地,再去公共厕所清扫,在拖地时我要不断要求一些性感洋妞挪到她们的屁股,幸亏工作前阿莱克斯给我喝了牛奶咖啡,还吃了一些巧克力饼干,否则体力上还真吃不消,这是非常严肃的工作,不能偷懒的。
 
最后阿莱克斯指导我如何擦玻璃和到烘干机器上吸尘,我把洗衣房也清扫了一遍,之后我们再走到义工楼去清洗那里的两个女洗手间,我们刚走进女厕所时,碰到两个女人在那里化妆,我们要先把厕所的门顶住,然后架起警示牌,之后清场,确保厕所没有女人之后,我们才开始干活,阿莱克斯会先清洗洗手台和玻璃,我则先清洗马桶,然后拿着洗洁精喷洒在浴室,再用毛巾将浴室的四壁和地板都要擦拭干净,最后阿莱克斯会用扫把把女人的头发全部搅起来,再去拖地,用毛巾吸干水,阿莱克斯工作起来一丝不苟,尽管是枯燥的重复工作,但也必须打起精神去完成。
 
我们干到11:30分就去喝茶休息半小时,我跑到二楼拿冲锋衣取水壶浪费了十分钟,等我走到厨房时,发现里面已经挤满了人,一个女人占据了面包机,鸢在客房拿了两瓶牛奶,是玛丽送给她的,因为鸢是第一天上班,先要让她尝点甜头,不过以后的日子,玛丽每次在房间发现饮料和小费等都会自己没收了,再也不会跟鸢分享了,这叫花无百日红,人无一日好。
 
午餐我们只是吃了一些面包,喝了两瓶牛奶,等我们返回到宿舍时,发现思妥蕊葛丽和德佬都领了一大袋子的免费食品,他们还是比较厉害,鸢就没有这么走运,这也是在客房工作的好处,拿玛丽来说,她每次都安排到整理豪华房间,那里的客人会在退房后留下一些小费,少则几块钱,多则几十块纽币,通常第一个冲进去的工作人员就可以拿到,客人丢下的食物和饮料及酒水也非常多。
 
我和阿莱克斯基本没有机会到客房工作,所以我是基本上没有机会拿到小费的,也因为我跟分配工作的菲律宾工头没有搞好关系,估计下次来这里工作,先要请工头喝几杯。

我们下午又工作了两个小时,将集装箱改装的两个男洗手间清洗干净,还把露营区的公共食堂也打扫干净,大量使用消毒水,还要戴手套和帽子。阿莱克斯工作的时候喜欢用手机播放音乐,这个重复的工作并不是非常繁重,要看带头工作的人要求高不高,通常菲律宾长期工是很专业的,做事一丝不苟,而那些欧美的临时工就比较马虎,干活不积极主动。
 

下午又下雨了,我们走到前台,碰到了氼耏姐的同事,是一位金发碧眼的美女,非常高挑,我们去预订了二点半的桑拿房,返回房间拿了泳衣就走到接待室后面的林中木头桑拿房,里面烧着木炭,我们换了衣服就走进去,坐在木椅和木床上,里面的温度极高,鸢躺在长凳上,高达近七十度的高温差点把我眼镜的塑料框架融化了,镜片也烫得吓人,我忙取掉眼镜放在桑拿房外面,
 

很快鸢就汗如雨下,我也热得扛不住了,忙跑到外面冲凉,之后又跑到号称新西兰最大的热浴池中独自游泳,我泡了一会温泉,天上下着下雨,之后我又跑回桑拿房汗蒸了一会,然后又跑到温泉池中,不久鸢从桑拿房出来,跟我一起跳进热水池中,我们泡了十分钟后又过来两对情侣,两女都穿着性感比基尼泳裤,露出屁股蛋,之后又过来一对年轻的欧美情侣,那个女的当面就脱掉衣裙,她只穿条丁字裤和露出半边乳房的胸罩,连泳衣都不换就跳进热水澡盆,这样大澡盆一下子就挤着四对男女,
 

我感觉有些拥挤了,再说洋人情侣喜欢互相爱抚调情,让我们很难堪,所以我与鸢忙起身离开澡盆,披上浴巾离开了,我们走到宿舍,上楼推开门就看到美少女思妥蕊,我们忙轮流去洗澡更衣,思妥蕊很识趣,看我们夫妇进了宿舍,她就主动回避,独自离开了,其实我们老夫老妻的也不是什么干柴烈火,不会像欧美情侣一样找一切机会在男女混住的宿舍行苟且之事。
 

我们在宿舍呆了一会就下楼了,雨中撑伞出门,看到思妥蕊居然独自坐在餐厅外面的吧台上写日记,她朝我们打招呼,旁边有个义工在烤肉,我们出了雨林酒店,走到旁边的普嘎树林汽车酒店(Punga Grove Motel & Suites),再去另外一家汽车旅馆,虽然都有无线网络信号,但需要密码登陆,我们再走到几维鸟孵化基地,有卖工艺品的商店,我突然发现新西兰的任何景点都会有出售工艺品的店,模式雷同(West coast wildlife centre breed incubation Rawi Kiwi),
 

我们再走到冰川基地温泉中心(Glacier Base Hot pools),到处张贴美女泡温泉的宣传广告,我们走进大楼,里面也全是卖工艺品的地方,到处是旅行团的广告宣传册,还有液晶电视在播放令人眼花缭乱的千奇百怪的旅游套餐项目,这里最长规的项目是坐直升飞机上冰川徒步,
 

我们逛了半天就返回雨林酒店,先去度假村前面的季风酒吧餐厅,实木建筑,走进去就是宽大的燃烧着木材的大厅,还有面积非常大的餐饮区域,可以容纳几百人,酒吧中间还有一个天台,那里摆放着很多沉重的木头制作的长桌椅,
 
一到傍晚,季风酒吧餐厅就是雨林度假村最热闹的地方,欧美人通宵饮酒作乐,令人嫉妒。我们走进酒吧柜台,值班的洋人以为我是客人,他开始热情地给我介绍酒水的类别,酒店给义工发的酒券并不是什么酒都可以喝的,我们只能喝二到三种类的啤酒,局限性很强,


 
我们点了一大瓶啤酒和大瓶的果汁,不久过来一个丰满的洋妞,她不是挪动桌子就是收拾刀叉,旁边厨房内的厨师和洗碗工都是菲律宾人,酒吧的侍者和吧台服务员则都是欧美人,不久我们点的比萨饼和牛肉土豆饭菜也端了上来,我们起初是坐在贵宾餐饮桌上,那个肥洋妞说下次我们义工要集中到右侧的高凳高台区域就餐,但第一次就不用了,
 

这个酒店的墙壁是圆实木直接垒起来的,所以我说新西兰不缺木头,酒吧的桌子,地板,屋顶和墙壁全是实木做的,令我嫉妒。
 
我们吃了一半就将比萨饼和牛肉饭打包了,准备留着明天当午餐吃,旁边过来一对老夫妇,我们返回宿舍,经过一栋用实木修建的客房,前面停着一辆非常酷的宝马摩托车,



我们上楼去宿舍,进门发现有两个新来的义工将登山背包扔在地板上了,鸢坐在床上跟闺蜜聊代购的事宜,到了晚上,一对英国奇葩情侣搬进了我们的宿舍,他们都差不多高,约173厘米,都长得非常结实,
 


这两人是刚认识的热恋中的年轻男女,非常放荡,男的看上去非常憨厚,他跟我握手,然后介绍说他叫亚历克斯亚当,旁边的女人叫霍莉,两人穿情侣装,身材矫健,霍莉的作风很像米歇尔,但认识久了才发现霍莉干活喜欢偷懒,他俩都是背包客,亚历克斯和霍莉自豪地告诉我们,说他们来了新西兰之后全程都是拦便车出行的,也就是说他们坐车没有花过钱,
 
听起来像是他们非常喜欢到处骗吃骗喝的感觉,我感觉这个不是拿出来炫耀的资本吧?他们说在英国搭便车是非常困难的,他俩都才二十出头,男女关系稳定,嗅味相投,都拿一年的工作签证,计划在此呆二周,我们聊了一会后,我与鸢又出门,碰到三个中国游客,这三个女人穿同样的条纹上衣,疑似母女三人,那位较苗条的年轻女人跟我聊了几句就判定我是湖北人,她是上海人,公司有很多武汉的同事,她们是租房车过来旅游的,
 

我们走到季风酒吧餐厅,发现里面挤满了人,上百欧美人在酒吧喝酒聊天社交,其中只有四个中国女人,我们碰到思妥蕊和几个义工还酒吧喝酒,我们也凑过去聊天,拍合影,很快亚历克斯和霍莉也过来了,我叫了白葡萄酒和苹果汁,然后我们也坐下来喝酒,鸢则一直在使用手机跟国内的群众联系,她的旧同事阿娟支付675元购买了牙膏等日用品,不久四个洋妞走过来,坐在我旁边喝酒,对面坐着七八个洋人,以年轻人为主,
 
还有一对男女在旁边打桌球,后来一对洋妞与师哥走过来站着喝酒,人越来越多,到了晚上九点,整个雨林酒店的洋人几乎全部出动,都跑到酒吧来喝酒了,吧台出现排队拿酒的人,我与鸢忙起身离开,难怪一些洋妞手头拮据的,原来辛苦赚来的钱都去酒吧喝酒花费掉了,洋人的酒文化也是非常糜烂的,容易消磨年青人的斗志。
 

我离座时也看到一些老者,老人与年轻人都泡在酒吧里,我们走到义工楼,看到三个上海女人正在厨房做饭,返回房间,看到思妥蕊随意将日记本扔在床上就离开了,她才十几岁,明年读大学,算起来思妥蕊只是一个高中生,想一想我读高中的时候还没有走出过自己出生的仙桃市,对比之下人与人的差距太大了,我们现在住的雨林度假村酒店有超级豪华的房间,独立的别墅房,它还是本地最大的酒店,占地几英亩,还有丛林停车场,预订电话都可以全国免费拨打,这么大的一个酒店,自然需要很多员工还维护,
 
其中长期雇佣的菲律宾人是主力,在酒店行业,甚至包括国际游轮上的酒店,主要的服务人员都是菲律宾人,目前在海面上行驶的游轮的数目廖廖可数,而且由于语言和传统的原因船东大多喜欢用菲律宾人,菲律宾是全球劳工输出大国。据称目前约有上千万名菲律宾劳工在海外工作,每年向国内汇回大笔外汇资金支撑菲国经济发展,菲籍海外劳工也因此被当地舆论赞誉为“现代英雄”。
 
菲律宾央行称,前年菲律宾海外劳工汇回国内的个人汇款总额占到菲国内生产总值的10%,菲律宾海外劳工每年向国内汇款约300亿美元,“海外劳工汇款继续成为国内需求的主要驱动力”。海外菲律宾人是指来自菲律宾而在外国居住工作的人。由于近数十年来菲律宾经济萧条,以及菲律宾作美国殖民地时留下的普遍英语能力,菲律宾人是国际流动性最高的人民之一,有世界知名的菲律宾海外劳工。
 

因此许多国家内都有不小的菲律宾社群。通常在国外工作的人会支持留在菲律宾的大家庭。全世界有八百多万海外菲律宾侨民,占总人口10%。考虑到非法滞留的移动人口,实际数字可能更高,有可能是一千一百万。菲律宾侨民人口是世界第三,在中国(三千五百万)与印度(二千二百万)之后。菲律宾海外就业的地区按人数排前三名是沙特阿拉伯、香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新西兰还只是极少一部分。
 

但我们酒店单纯请菲律宾员工也是不够了,为了节省用人成本,雨林度假村酒店还会长期雇佣一些打工换宿的游客。
 
到了晚上十点半,霍莉从外面一走进来就脱掉衣服,只穿条性感的丁字裤就走到我床旁边,她男友的床距离我只有一米多,亚历克斯和霍莉明明各分配了一张单人床,但这对情侣认为酒店不人道,最后却是霍莉直接爬到亚历克斯的床上,然后两人就搂在一起睡在一张单人床上,霍莉则将她空出来的单人床用来放她的行李,
 

很快美少女思妥蕊就从外面走了进来,当她发现霍莉居然爬到她男友的床上去的时候,思妥蕊也感觉很震惊,不久霍莉当着我们三个人的面就开始换上衣,她完全无视我们三位室友的存在,旁若无人地搂着她男友聊着登山的事情。我是第一次碰到玩户外的女人如此放荡,当然人家英国人还会认为这是真性情和纯真。

 
第72回:海岸冰川雨林度假,季风酒吧餐厅打工


下回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06 23:23:06
Post #106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73回: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树生花群莺乱飞
  冰川雨林酒店工作记
  
  20170313依旧是持续了一天的小雨,湿气很重,封闭的宿舍也臭气熏天,因为我们忘记将天台侧面的窗户打开通风了,早上被尿憋醒,起床上厕所,经过门口时把美少女思妥蕊吵醒了,这就是睡在门口不方便的地方,
  
  我下楼方便完毕又返回房间睡回笼觉,半小时之后起床,距离我旁边只有一米多远的床上睡着一对搂在一起的热恋情侣,令我很不自在,担心两个干材烈火的肉体在房间里被欲火点燃。
  
  思妥蕊的行李很简单,就是一个背包,挂着两双运动鞋,准确地说一双是跑步鞋,一双是登山鞋,额外还带了拖鞋。
  我与鸢洗漱完毕之后就下楼去厨房泡方便烤面包吃,鸢还煎蛋了,吃完早餐我们就走到酒店前台后面的工具仓库,碰到菲律宾主管阿尹,他在这个酒店工作了十多年,
  
  小孩老婆却留在菲律宾,这跟那个领队阿莱克斯一样,他是1979年出生的,比我小几月,他的两个女儿也都在菲律宾生活,据说菲律宾人非常爱国,虽然在新西兰工作,但因为老婆孩子都在国内,所以他们也不会寻思移民的事情。
  
  我提着脏衣物咨询阿尹如何清洗,他叫我先等待一会,因为他要列表分配今天的工作,几十号人的工作安排都要他亲自处理,尔后亚历克斯和霍莉走过来了,他俩还非常兴奋,毕竟是他俩第一天上班,今天我依然被分配跟菲男阿莱克斯一起工作,
  
  而且工作内容也跟昨天一样,鸢今天则被分配到在洗衣仓库工作,她要帮助一个菲律宾小姐和一位从香港移民过来的文静女孩一起叠被子,那个港姐与鸢同龄,在香港出生,家里还有兄弟姐妹,她移民到这里生活,每天开车半小时过来上班,有一岁儿子和一个英国男友,但还没有结婚,鸢叫她汤小姐,
  
  如果换成在香港,她就是在摩天大楼上班的白领丽人了,但到了新西兰,英语再好的香港人,到了英国佬面前,也只能低头认输了,所以汤小姐在酒店无法去前台等轻松的部门工作,那个前台接待的全是英国妞,没有中国女人的机会,所以港姐只能选择在洗衣房干活,汤小姐一干就是六七年,她说酒店的本地经理是奥斯卡,真正的大老板极少过来视察,在客房工作的几乎都是菲律宾人,
  
  我今天是在重复昨天的工作,只是在擦拭马桶与浴室玻璃时被要求使用两种干湿分开的抹布,今天我们干活的速度非常慢,而且我是穿着运动鞋干活的,我额外干了一个活计,是去扔掉玻璃垃圾,发现很多客人并没有做垃圾分类,标注是玻璃类的垃圾里却扔了其它生活垃圾,而恰巧昨天使用厨房的主要是那批上海游客,
  
  我们上午工作到11:30分,鸢告诉我说她已经将洗好的衣物扔进烘干机了,我们中午将明天打包的比萨饼加热吃,又烤了一些面包片,吃完饭返回房间又碰到了思妥蕊,她比鸢还高几厘米,思妥蕊少女比我小整整二十岁,把她当我女儿也不过分了,
  
  她高中毕业后会出国玩到九月份,然后到美国上体育大学,因为她在长跑上表现出色,学校免她学费,难怪她那么喜欢运动的,她还经常从酒店跑到弗朗茨·约瑟夫冰川公园,她呆会还会跟另外一对洋人情侣去健身房锻炼,之后她给一位台湾女友写给她的中文祝福给我看,那个叫子玲的女孩祝她大学生活快乐,要珍惜青春年华。
  
  鸢之后还单独给思妥蕊拍照留恋,思妥蕊非常单纯,她经常将护照和钱包随意扔在敞开口的背包里,基本没有戒备心理,为人诚实,不懂任何套路和潜规则。美国这个社会因为高度发达,很多产业实现机械化和自动化之后,
  
  不需要群众依赖农耕社会那种勾心斗角和套路去生存,这个有好有坏。因为美国的农业被几家巨无霸企业操控,导致该国群众摄取的食物全部是从工业化的食物工厂加工出来的,进而照成很多美国群众被过度肥胖或糖尿病等困扰,像思妥蕊这样苗条的身材在她的祖国反而是非常罕见的了。
  
  我12点返回楼下的女洗手间继续干活,一直忙到14点下班,工作了两天,我基本把握了工作的技巧,只要把握的好,通常都能按时完成工作,酒店公共厨房右侧有一个非常大的洗衣房和烘干室,十台烘干机垒成二排,客户只需投币就可以使用,十台烘干机旁边是六台洗衣机,也需要投币才能启动。
  
  思妥蕊下班后帮我们领了食物饮料券,之后她就换上短裤出去健身了,我与鸢则拿着烘干的衣物返回房间,碰到了亚历克斯,他毕业之后工作了二年就出来旅游了,他认识霍莉有九个月了,处于热恋状态,我们离开房间后就撑伞走到高速公路旁边的豪华酒店登陆餐厅,
  
  酒店的义工都说这里的无线网络信号是最好的,且不需要密码,我们走到餐厅附近想蹭网,但尝试了半天一直无法连接,无奈我们继续走到旁边的冰川直升飞机公司参观,有亚女在前台值班,右侧的旅行公司有一洋妞和老者在工作,
  
  这个小镇就是一个景区,在街道对面有很多直升飞机场,在天气晴朗的日子,每天有几十架次的直升飞机载着旅客飞到冰川上参观,公路两侧分布着很多旅行社,还有卖纪念商品的商店,
  
  直升飞机公司都挂着巨幅广告,写着诱人的话语,说是什么一生一定要尝试的飞行什么的,镇上还有一个阿尔卑斯山电影院,据说在当地从事旅游行业的人可能免费观看,这里的电影是循环放映的,就像影厅一个人也没有,工作人员也不允许我们走进去免费观看,
  
  这跟资本家宁肯把牛奶扔掉也不给群众喝是一样的道理。影厅旁边还有一个出售服装的商店,外面依然是阴天,雾气开始从山谷升腾起来,我们走过马路,看到一家直升飞机公司办公楼台左侧还有中餐厅,因为员工能说中文,这家公司经常接待很多中国游客;
  
  我们走到超市购买了一些食物,包括两袋两分钟速食的十袋面条和花生酱等。看到唐小厨等中餐厅,一些中餐厅还提供外卖服务,
  
  我们走到镇尾的小教堂,里面空无一人,再沿克龙街道走,意外发现一家青年旅社,有一年青人居然在旅馆外面露营,
  
  这一条街道的旅馆其实非常多,我们继续走到二层楼高的旅馆,叫弗朗茨城堡汽车背包客栈,旁边有非常醒目的字样写着提供免费网络,门口站着几个洋人,
  
  我们经过接待室,走到楼梯旁边的屋檐下,打开手机一看,居然能连上网络,而且速度非常快,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决定保守这个秘密,不告诉酒店的义工。
  
  这个背包客旅馆有二层楼高,我们在这里呆了半小时,期间有很多人过来办理入住,旅馆的生意很好,我们还看到一对中老年夫妇过来登记,女人腿有残疾,她上楼时要先放下拐杖,然后背对着台阶坐上去,慢慢往台阶上挪动,很快又过来一对年轻的情侣,
  
  拿着单反相机拍照,店家走出来看到我俩在上网,他也没有说什么,我们呆了一会就在雨中走回旅馆,先去季风酒吧餐厅,看到亚历克斯和霍莉与另外一对洋情侣正坐着喝酒,
  
  我们先去柜台点餐,这次我们叫了比萨饼和鱼肉配薯条,配啤酒和果汁,我后面过来一个中国女人和一欧美男人,两人找地方坐下聊天,
  
  很快我就看到思妥蕊带着一个中国少女过来吃饭,疑似她之前在渡船上邂逅的台湾女人,今天酒吧的吧台多了一个肥胖的女人,她说我们不能点喜力啤酒,那是他们酒吧的招牌啤酒,价格较贵,所以我只能选择喝两个品牌的本地啤酒,
  
  酒吧洋人极多,都喜欢聚在一起聊天,生活无忧。我们吃完饭就返回房间,鸢设法将思妥蕊床头上面的百叶窗推开透气,到了19:40分我看到思妥蕊上楼拿钱去超市购物,等到晚上睡觉时思妥蕊返回到房间,她上床后会将手机直接扔在地板上,我将窗帘放下来,可以抵挡一些飞虫。
  
  英国情侣今天还算正常,没有在宿舍干什么出格的事情,我们很早就睡觉了。
  Jumbo Huang Index: Oscar is the manager of rainforest retreat, he was the local married man, The landing restaurant and bar. Glacier Helicopters’ company, Cron St, Chateau Franz Motel & Backpackers, Nestle Maggi 2 Minutes Noodles 864g; Tasti Mega Nuts 240g, Crunchy peanuts.
  
  Jumbo Huang Index for Yesterday:We experienced the Sauna Hot Tub in the rainforest hotel, We met Alex and Holly couple whom from UK, Rainforest retreat provide thermal SPA pools, Springs, Sanuna &Steam; rooms.
  Franz Josef Glacier / Ka Roimata o Hine Hukatere is a 12 kmlong temperate maritime glacier located in Westland Tai Poutini National Park on the West Coast of New Zealand's South Island. Together with the Fox Glacier 20 km to the south, and a third glacier, it descends from the Southern Alps to less than 300 metres (980 ft) above sea level.The area surrounding the two glaciers is part of Te Wahipounamu, a World Heritage Site park. The river emerging from the glacier terminal of Franz Josef is known as the Waiho River.
  
  the glacier was later named after Emperor Franz Joseph I of Austria by the German explorer, Julius von Haast in 1865. The Maori name for the glacier is Ka Roimata o Hine Hukatere ('The tears of Hine Hukatere'wink, arising from a local legend: Hine Hukatere loved climbing in the mountains and persuaded her lover, Wawe, to climb with her. Wawe was a less experienced climber than Hine Hukatere but loved to accompany her until an avalanche swept Wawe from the peaks to his death. Hine Hukatere was broken-hearted and her many, many tears flowed down the mountain and froze to form the glacier.Franz Josef Glacier is currently 12 km long and terminates 19 km from the Tasman Sea.
  Fed by a 20-square-kilometre large snowfield at high altitude, it exhibits a cyclic pattern of advance and retreat, driven by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volume of meltwater at the foot of the glacier and volume of snowfall feeding the névé. Franz Josef Glacier had periods of advances from 1946 to 1951 (340 m), 1965–1967 (400 m), 1983–1999 (1420 m) and 2004–2008 (280 m). The glacier advanced rapidly during the Little Ice Age, reaching a maximum in the early eighteenth century. Having retreated several kilometres between the 1940s and 1980s,
  the glacier entered an advancing phase in 1984 and at times has advanced at the phenomenalrate of 70 cm a day. The flow rate is about 10 times that of typical glaciers. Over the longer term, the glacier has retreated since the last ice age, and it is believed that it extended into the sea some 10,000 to 15,000 years ago. This cyclic behaviour is well illustrated by a postage stamp issued in 1946, depicting the view from St James Anglican Church.
  The Waiho River is a river of the West Coast Region of New Zealand's South Island. It is fed by the meltwater of the Franz Josef Glacier and skirts the main township of Franz Josef to its south, where its river bed is crossed by SH6 on a long single-lane bridge. Due to changes in rainfall and snow melt, the river's water flow varies greatly. Waiho River merges with Docherty Creek just before reaching the Tasman Sea 10 kilometres (6.2 mi) southwest of Okarito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07 09:09:59
Post #107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74回:南阿尔卑斯山明珠,弗朗茨约瑟夫冰川

  20170314人生最重要的就是坚持,世上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取代坚持。才华不行,那些有才华的人不能成功的实例太常见;天赋不行,没有回报的天赋都快成一句俗语了;只有教育也不行,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了教育失败的人。但只要你坚持,你就无所不能。
  
  今天终于天晴了,早上洗漱完毕就下楼做早餐,这次是吃香蕉配面包,还有煎蛋,我独自走到大街上,抬头就能看到南阿尔卑斯山上的积雪和冰川,这种感觉就像是来到了西藏的珠峰大本营。
  
  返回酒店洗衣房,碰到汤小姐,一群人集合在一起,因为菲律宾主管阿尹请假,所以原本在接待室工作的氼耏姐临危受命,担任后勤主管,她上午要兼职安排义工的工作,下午还要去酒吧做女招待,她身材高大但皮肤粗糙,鸢被分配到跟麦伦一个组,
  
  麦伦是一个又高又瘦还喜欢抽烟喝酒的法国女孩,她会带着鸢到客房更换床单被套等,还要去清洗浴室,我则被分配到跟菲律宾人马龙和罗拉一个组,这是我唯一一次接受了重新的工作,因为安排工作的是氼耏姐,而不是菲律宾主管,我也有机会干了一次客房的工作。
  
  不幸的是今天退房的人非常多,我一开始就独自擦拭了十八个房间的窗户玻璃,又要拆一些床单和被套,马龙是一个非常急躁的人,他英语很差,总是随意交待一些任务,因为工作量太大,而且上下辅的床单被套是很难更换的,主管氼耏姐亲自教我如何拆床套,我负责清理的大部分房间都是那种带独立洗手间的三人或四人房间,最繁重的任务则是独自清理十八个大房间的浴室和厕所,
  我记得早上进入第一个房间就看到桌上有几枚硬币,应该是客人留下的小费,当我正犹豫要不要拿的时候,马龙从我后面冲上来就将硬币拿走了,之后他安排我在第一个房间干活,然后马龙就挨着将几十个客房都走一遍,目的就是收集客人留下的小费或者收走一些价值比较高的个人物品,总之这个便宜我是占不到的,肯定要让给老员工捞便宜了。
  
  有人在客户扔掉乳罩和花生米,还有人会忘记带走不锈钢水壶和帽子,这也是在客房工作的人能享受的福利了。我干活时碰到了罗拉,她是英国女人,肥臀大力气也大,她能独自更换床单和被套,鸢就无法独立完成,她一定要别人帮忙才能将床垫抬起来套床单,这还涉及到熟能生巧的问题,我跟鸢都不是手巧的人,鸢今天还去别墅区打扫酒店了,那里是富人居住的独立式的大客房,能拿到更多的小费。
  马龙上午叫我返工一次,他还亲自演示如何将淋浴室清洗干净,无非是多用化学品,他教的方法与菲男阿莱克斯又完全不同,马龙说我之前学的那一套只能针对义工楼的清洁,如果要清洗客房就要严格一些,但话又说过来,如果按马龙的方法搞,我今天根本完成不了任务。
  
  上午高强度的工作一下子给我一个下马威了,马龙这个家伙对别人要求非常严格,但他自己却专门挑轻松的活干,典型的眼高手低。午休时我与鸢去厨房热了比萨饼和面包,伴着香蕉吃,到了下午又开始工作,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独立地清理酒店的洗手间,先要清洗马桶,镜子,洗脸盘,又要清洗浴室的墙壁和地板,最后还要更换垃圾袋,强度极大,有些房间比较干净,但有一些素质低的客人住的房间就非常脏了,
  我干活时意外将腐蚀性很强的玻璃水喷到脸上了,幸亏我当时戴了眼镜和乳胶手套,我忙去水龙头那里冲洗,当时我就吓了一声冷汗,如果不是戴眼镜,我今天就会因工受伤了,我也意识到为什么正式员工都不会干这种接触化学清洁剂的活,因为长期接触化学品肯定会导致身体受到伤害的,这也是为什么酒店不会停更换临时工的原因。
  
  到了14点完工之后,我才疲惫地离开酒店客房,碰到了美少女思妥蕊,我和鸢去房间拿了背包就走到酒店前台领取食物券,之后我们徒步出门,沿公路走到弗朗茨·约瑟夫冰川路,经过左侧的小教堂,再走进林间公路,在右侧又发现另外一处正在维修的漂亮教堂,位于河边,木头结构,两层高,叫圣詹姆斯教堂,我们先要过桥,左侧就是云雾缭绕的山脉,山顶有一些积雪。
  沿途我们拍照时一对欧美母女主动表示可以替我们拍合影,这些欧美人真是太热情了,也碰到一些亚洲女人,但游客还是以欧美人居多,临时搭建的铁桥限速30公里每小时,是单行道,从桥头走到冰川停车场要走二公里,沿途有指示牌,我们河边行走,蕨类植物非常多,到处是人迹罕至的徒步小径,空气清新,沿途能看到很多野花,植被茂密,越往前走,越能看到冰川的真面目,因为绕了小径,最终我们走了五公里才到达停车场,之后还要再走几公里,
  
  停车场有告示牌,警告游客不要往没有标示的地方乱走,路牌显示走到冰川脚下就要一个半小时,我们继续前进,经过溪流,瀑布后沿红石碎道走了很久,部分路段塌方了,因为偶尔有洪水冲刷,河道还经常改道,左侧还能看到一个吊桥,大自然的力量是伟大的,这里的地貌经常被冰川和洪水改变,我们走进河滩,右侧有一排的瀑布,一个亚洲美女站在瀑布下面拿手机自拍,河流并不是非常宽,河滩上的石头上长着红色的苔藓,偶尔碰到一些高挑的洋妞,
  
  最终我们才走到路的尽头,在这里可以近距离观后弗朗茨·约瑟夫冰川,期间每五分钟就有一架直升飞机掠过,当地以两条世界上最容易接近的冰川而闻名如世,我们刚才经过停车场时,外面就停泊着上百辆房车,而现在还不是旅游旺季,可见弗朗茨·约瑟夫冰川的知名度还是太高了,在参观期间碰到一对中国母女,
  
  
  西海岸是一个充满野性的地区,这里以河流、雨林、冰川和地质矿藏而闻名。这里的宽度不超过50公里,人口仅三万多人。当地人被称为“海岸人”,他们以友善、热情和好客闻名。南阿尔卑斯山将西海岸与其它区域隔开,所以当地人的性格独立坚毅,习惯了自给自足。和海岸人坐下一起喝一杯啤酒,他们会告诉你许多西海岸引人入胜的故事。
  
  冰川徒步是新西兰户外运动中的“明星”项目。在所有南阿尔卑斯山的冰川中,只有弗朗兹约瑟夫(Franz Josef)冰川和福克斯(Fox)冰川蔓延到了雨林,这些巨型冰舌互相挤压,下探到了距海平面仅250米的地方,也就方便了游客用脚步丈量这个神奇的“冰之世界”。
  
  西海岸是新西兰珍贵的绿玉的唯一产地,这里的河流中发现了大块的绿玉石。在霍基蒂卡(Hokitika)和格雷茅斯小镇,游客可以参观绿玉的雕刻过程。
  弗朗兹约瑟夫冰川地处新西兰南岛西部的韦斯特兰国家公园内,也位于南岛广阔的蒂瓦希普纳姆世界自然遗产区内。弗朗兹约瑟夫冰川是由奥地利探险家朱丽叶斯哈斯特于1865年命名的,他以奥地利国王之名命名了它,用以纪念奥匈帝国的君主弗朗兹约瑟夫一世。
  
  1848年12月3日,18岁的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在维也纳登基,成为奥匈帝国最年轻的一位帝王。靠着天资和卓越的才能,年轻的约瑟夫很快平定了一些贵族的叛乱,维护了帝国的领土,初步奠定了自己的权威。在登基后的第6年,约瑟夫迎娶了自己的表妹,16岁的巴伐利亚女公爵伊丽莎白,也就是人们广泛所熟知的茜茜公主。
  
  弗兰茨约瑟夫冰川的毛利语名称是“雪崩女孩的眼泪”。这个名称源自当地早期毛利文化的一个传说:一个喜爱攀山的毛利女孩的爱人在登山时遭遇雪崩遇难,女孩汹涌的眼泪变成了这座冰川。
  在冰河时代(约1.5万年至2万年前),弗朗兹·约瑟夫冰川和附近的福克斯冰川连接着大海。由于融化,它们一度向后移动。在14世纪一段短暂的冰河期,冰川又向前移动了。1750年以后,这两座冰川一直在重复后退-前进-后退的循环,不过从1985年开始,弗朗兹·约瑟夫冰川每天都向前推进70厘米。
  
  这座冰川长12公里,距离塔斯曼海19公里。冰川与同名小镇相距五公里,步行20分钟就会到达冰川脚下。从冰川停车场,可以徒步走到观景处,从那里观赏这个壮观的冰川。如果想近距离接触冰川,还可以参加导游冰川行或者乘坐直升机在冰川上降落。空中观光也是不错的选择。这里有许多住宿和餐饮场所。在马普雷卡湖附近有皮艇出租业务。弗朗兹·约瑟夫冰川的住宿比福克斯冰川的条件更好,而且选择更多;
  
  
  瓦纳卡有众多的各式住宿点,我们住的是十大舒适小屋假日公园,地势较高,有美丽的湖景,还有游泳池。弗朗兹约瑟夫冰川“大穿越”空中之旅在当地比较流行,这趟令人震撼的旅程用时 50 分钟,带人飞掠福克斯冰川和弗朗兹约瑟夫冰川,展现一望无垠的雪原和壮观的冰瀑。随后转向奥拉基库克山、塔斯马尼亚山和塔斯马尼亚冰川。所有座位均靠窗。当地的这个顶级“大穿越”路线将新西兰最为壮美的 200 公里景色尽收眼底。
  空中可将弗朗兹约瑟夫冰川和福克斯冰川的雄浑气象一览无余,飞过库克山之际还能看到山地连绵的西部国家公园,以及将辽阔的库克山国家公园一分为二的山脊。飞机专门针对新西兰的地理条件打造,每位乘客都有自己的一扇舷窗瞭望美景,机翼位于上部,完全不会阻碍视线。热情的飞行员会进行生动讲解,并给乘客人手一份多语种乘机指南。直升飞机线公司在福克斯和弗朗茨约瑟夫村都设有业务。
  
  两个村庄都位于冰川的脚下。在这条宏观的冰川上是南阿尔卑斯山,库克山是最高的山。直升飞机线公司提供弗朗茨约瑟夫和福克斯冰川难以置信的近观。专业的飞机师和乘客分享他们对这个地区的认识和了解。空中鸟瞰不同颜色的冰,冰洞和这个地区难以进入的尖峰。
  所有的飞行含有雪上降落的特色。弗朗兹约瑟夫冰川向导公司也可以带游客体验普通大众可及的最雄奇的冰川环境,该公司提供一系列冰川徒步游览和冰上活动。壮观的弗朗兹约瑟夫冰川一直被公认为是新西兰西海岸冰川中的明珠,也是世界上最令人难忘的奇景之一。
  
  人们可以尽享群山环绕的全景视野,尽情拍照留念,并且深入了解这座壮观冰川的故事,或许这会成为一些令人难忘的新西兰体验。该公司的导览观光可针对不同身体状况的游客量身定制。
  弗朗兹约瑟夫冰川对附近山谷的破坏也是很大的,我看到一些挖掘机在清理从山坡滑坠到河谷的山石,当地大量使用直升飞机的原因,估计就是为了减少攀登冰川导致的更严重破坏,我们接近冰川时,看到一些美女穿着短裤在爬山,我们距离冰川是如此之近,但气温却是如此之高,估计在地球其它地方也看不到这样的情景,山顶的弗朗兹约瑟夫冰川甚至泛着蓝色,那是深冰,右侧有一条小瀑布,一些胆子大的人越过了警戒区域,爬到右侧一处高坡上,接近山谷的冰川有一些脏,我爬上高地,看到远处有一处古火山喷发岩遗址,分层的条状岩石叠在一起,冰川在缓慢移动,融化的雪水正在奔腾而下,
  
  
  两位欧美少女坐在山石上休息,一个穿短裤的少女被冻得蹲在岩石上,不久云散去了,阳光洒在冰川上,非常漂亮,约有几十位游客站在警戒线前面欣赏着冰川,陆续有直升飞机飞越冰川,回望山谷,下山的人像蚂蚁一样渺小。
  我们看完冰川就开始返回,又走了一个半小时,经过施工的路段,看到一群洋人在湖边玩耍,河谷对面的峭壁上长满了树木,都即将崩塌到河谷中,傍晚开始起雾了,
  我们在18:30分抵达酒店门口,碰到亚历克斯和霍莉,我们先去酒店前面的酒吧点餐,两人点了薯条鱼肉饭及传统的香肠土豆泥饭,喝了二杯果汁和一瓶啤酒,之后我们走回房间,看到大巴车又拉着几十个年轻人入住酒店,原来我们雨林酒店居然还是一个汽车站,难怪每天有那么多客源的,驶进度假村的房车也非常多,餐厅也是爆满了,我们洗完澡之后,我又独自去酒吧,看到点酒的排起了长龙,
  
  我也走到柜台那里,几个男人站在我前面排队,我在20:28分叫了一杯红酒,有人在酒吧打台球,室内和室外的座位全坐满了人,季风酒吧餐厅不愧是弗朗茨·约瑟夫镇生意最好的酒吧了,可惜酒吧的招待员都非常丑,幸亏过来泡吧的美女非常多,我又走了几百米到弗朗茨城堡汽车背包客栈上网,联系了两家农场主,但约的几个工作日期之间有冲突,让我非常烦恼,找工作也是一件劳心劳力的事情,返回义工楼,碰到鸢,她说挤在一张单人床上的亚历克斯和霍莉打算去斐济度假,据说往返机票非常便宜,
  
  本来我与鸢也很想去斐济岛玩的,可惜签证是一次有效的那种,只能等待下次了。我们这次来新西兰还是以工作为主,度假为次,到了晚上,居然发现亚历克斯和霍莉分床睡了,我想着趁年华尚在阳光正好,正要出去走世界,我今天上微信时看到燕师兄夫妇居然跑到印度度假了,他俩都入住高档的喜达屋酒店,专门为了参观马图拉颜料节。同学杨政的父亲写了一篇缅怀母亲的文章。
  Jumbo Huang Index: St James Anglican Churh, Terrace walk, Waiho River, Te Ara Cycleway, Douglas walk/peters pool, Sentinel Rock Walk, Franz Josef glacier valley walk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07 09:12:59
Post #108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75回:万变看云可扫尘事,五色有鸟时浮镜中
  
  20170315早上我起床后先去拍摄冰川,因为冰川镇天晴的日子并不多,我们要珍惜阳光明媚的日子,我拿着尼康单反相机飞奔到酒店门口,走到镇上,抬头就能看到远处的冰川,一轮圆月挂在树梢,两个穿着紧身健美裤的洋妞正在办理退房,她们将拉杆箱推到马路上,我走到西海岸动物中心,
  
  途经地貌旅馆,草坪上修建着一些木头房子,再走到发光蠕虫旅社,一位丰满的穿着紧身健美裤的高挑洋妞朝我奔跑过来,我还以为她是抢劫的,忙给她让道,她朝我微笑,
  
  我走到十字路口,一个摩托车队也驶离镇区了,天上有喷气式飞机飞过,我再走到季风酒吧,参观了一会泡酒泉的地方,然后往酒店走。
  
  返回时跟鸢一起去吃早餐,又是煮面条配烤面包吃,思妥蕊每次都会下楼去女洗手间换睡衣,虽然有十多岁,但身体曲线优美,她喜欢晚上洗头,相比之下霍莉就显得没有任何家教可言,没有见过她穿过睡衣,每次换衣服就直接在男女混住的宿舍当面换,不过霍莉的性格里有男性率真的一面,有时都感觉她就是一个傻小子,从这个角度来看,她在宿舍脱光衣服的行为就可以理解为天下男女皆兄弟了。
  
  以前我们形成一个思维定势,只说国内群众的素质太差,法国和英国佬的素质很高,英国人为人类文明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从物理学家,数学家,自然学家,工业的发展与创新,法国相比就比较逊色了,但法国也给人一种有绅士风度的感觉,但怎么说呢,这些都是上个世纪的陈年往事了,我一直认为全世界人性都是一样,拿检验道德水平的试金石共享单车来说,这个公共财产在国内经常遭到破坏,但共享单车引入法国之后也一样在法国遭破坏、霸占。
  
  最近我国有一个共享单车企业毫不犹豫选择退出法国市场,主要因为在法国投放的单车遭到大批量偷窃和无端破坏,甚至有人把破坏单车当成一种新型的娱乐方式,据统计共有超过一千辆共享单车被盗窃或据为己有,三千多辆共享单车被恶意破坏。这也意味着法国经营多年的表象不堪一击,对我国只是经济损失,而对法国来说失去的不止一点半点,浪漫了几个世纪的法国人其实素质也非常低的,至少最近我接触的那些法国年轻人,真正素质高的极少,应该说素质高低有时要法律来约束的。
  以前国内某些不良媒体肆无忌惮地跟风,盛赞欧洲人素质高,将不文明的帽子扣在我国人的头上。殊不知,欧洲人的历史可是写满了肮脏,不可否认我国尚处于发展中国家行列,人民素质还有待提高。但这并不意味着,欧洲人就臻于完人了。我以前去巴黎旅行,就活生生戳穿了法国人披着的文明外衣。
  
  英法联军以前打到北京欺负老佛爷,那是因为当时我们的军事技术和体制太落后导致的,并不是说英法人素质有多高,近年来英国足球流氓也是名声在外,所以一旦英法人失去了法律的制约,他们的低素质本性也会昭然若揭。我读狄更斯等作家的小说,也能了解到工业革命前期的英法国人的素质其实跟现在我国人的素质是差不多的。
  
  再说我们提前走到前台,碰到一位之前没有见过的欧美女,一打招呼才知道她就是招我过来工作的美妇贝琪,我向她咨询请假的事宜,她却叫我直接跟菲律宾主管阿尹谈,无奈我们只好又走到后面的洗衣仓库,碰到一位新来的黑头发的美女,现在才发现洋妞并不都是黄毛丫头,
  
  原来欧美女人也有黑发的,当她跟帕切克的女友站在一起,就能看出差别,帕切克女友是棕黄色的长发,这位新来的美女却是黑色长发,像是西班牙人,而实际上她也是英语人,我当时还怀疑她有中西方的血统,这位美女非常和善,她上午在酒吧旁边的客房做清洁,下午又去酒吧当女侍者。
  阿尹工作台面上放置着很多钥匙吊牌,他分配完工作就会把钥匙也分发下去,他老是戴个帽子,穿件黑色夹克,桌面上摆放着很多文件,列出那些房间要退房,那些续住,美女们工作时都会把长发束起来扎起,这是明智的。
  我今天非常幸运,被分配到跟英国师哥帕切克一起工作,他其实是英国地主的二儿子,平时在英国的工作就是按摩,当过健身教练,他的女友身材极好,不用说也是做按摩行业的,这个行业在中国听起来就不好听,但在欧美也算是高薪行业了。
  帕切克今年22岁,在澳洲玩了二个多月后又计划在新西兰呆半年,他之前花费4500纽币购买了一辆二手车,如今他到处找机会出售这辆汽车,他还跟我介绍他的轿车,最后居然在工作时间带我去参观他的改装房车,的确非常不错,他说至少要卖5000纽币,如果我计划在新西兰呆一年的话,
  
  我可能会买他的车,帕切克说他金发碧眼的女友高中毕业之后就做了按摩女,不过这个行业跟色情扯不上关系的,应该是保健按摩之类的,两人相识已经四年了,帕切克和他女友是非常正经的情侣关系,两人都是相敬如宾,帕切克的女友今天在客房工作时还拿了很多牛奶和食物。
  早上我与帕切克搭档,一起清理两个公共厨房和浴室,我明显感觉今天的住客非常少,跟昨天相比,今天的工作强度并不大,我发现英国人帕切克交待给我的工作流程和方法跟菲律宾老员工阿莱克斯指导的不完全相同,简而言之就是阿莱克斯要求很严格,做事很专业,但帕切克流于形式,
  只要能把事情做完即可,对我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可能帕切克认为我干了几天就已经是熟练工人了,帕切克会省略掉一些标准的清理步骤,他不会建议我在艰餐厅吸尘,而是直接拖地,工作间隙帕切克还请我喝咖啡,他给我的感觉是工作很无聊,但人要懂得享受生活,不能像菲律宾人一样老是非常严肃地工作,而忘记了享受人生。
  
  跟他聊天时我还给帕切克画大饼,我说中国请的很多外教都拿高薪,建议他找机会去中国工作,我们一起去女洗手间清理时,他完全让我独立地清洁浴室和厕所,他也不检查我的劳动成果,我只跟帕切克学了一招之前菲律宾人没有教给我的,那就是如何使用扫帚将女人的毛发从湿润的地板上卷起来,帕切克毕竟是临时工,他并没有长期工作的欲望,所以他没有必须严格要求我这个临时下属。
  我们在临近结束时主管阿尹跑过来抽查工作,他发现我们工作时漏掉了一些工序,需要返工,等帕切克独自去返工时,我则去厨房扫地,拖完地又去倾倒垃圾,将厨房的垃圾桶推到外面的存放区域,将酒瓶,塑料瓶进行分类投送,鸢今天则跟着加拿大女孩玛丽清理豪华客房,玛丽工作的时候都会携带一个大挎包,每次她都比鸢先一步冲进要打扫的客服,先将客人留下的小费及丢弃的牛奶巧克力等食品私吞,而且绝对不跟鸢分享,
  
  有时候战利品比较多和分散的时候,玛丽就将鸢支开,故意让鸢先去浴室做清洁,同样是一起工作,玛丽每天都能拿到很多免费的食物和牛奶,鸢却总是空手而归,太不公平了,其实也说明人欧美鬼佬也是非常自私的,而且表现出来也是赤裸裸的以自己为中心。
  到中午我们只吃了一些烤面包片,煮了两包面条,坐在我们旁边的思妥蕊还泡咖啡喝,德国佬亚历克西斯还给她水果吃,幸好下午干活还比较轻松,帕切克要求也非常低,我干活也快,在义工房旁边工作时,我看到一个粗壮的男人开着一个大卡车过来,他是石头液化气公司的员工,他车上摆放着上百个一米多高的气缸,我看到他正将几个液化石油气缸搬下车,更换浴室后面的空气缸。
  
  我独自完成份内工作之后就准点收工,我返回宿舍拿背包,经过前台时鸢找贝蒂要晚餐券,之后我们忙趁着好天气出门了,我们走到主街上,看到很多直升飞机呼啸而过,我们忙过马路走到直升飞机场查看,果然看到几辆直升飞机分散着停在草坪,每隔几分钟就有一架直升飞机起飞,其实用长焦距的相机已经可以从直升飞机机场清晰地拍摄冰川了,
  
  我们过了大桥之后又走了几公里,这次我们选择另外一条徒步路线,树林中遍布奇特的蕨类和绿草,很多树木的躯干上都被苔藓包裹着,显示这里的空气太好了,小径上通常是没有人的,我们先沿Douglas Walk走到三岔路口,又过了河流上的吊桥,长约五十米的吊桥横跨冰川河谷,使用铁丝吊起,桥面铺设着木板,鸢先上了桥,我看到吊桥的影子投射到水面上,吊桥两侧用铁丝网围住,儿童走上去也很安全,过桥之后我们右转,走到非常危险的丛林,如果沿着这条路径走到尽头,就可以接近弗朗茨·约瑟夫冰川。
  
  这条徒步路线叫罗伯茨道岔小径(Roberts Point Track),难度系数较高,路口竖着警告牌,大意是体力不行的人不要冒险走这条小径。罗伯茨道岔小径大致是沿着冰川河修建的,经过很多巨石滩,有时还要过桥,在这里也能听到直升飞机飞过的轰鸣声,这条小径的路线与直升飞机行驶的路线有重合,目前上冰川的唯一安全的方式就是搭乘直升飞机了,我目前没有听说过有那个人会通过攀冰上冰川的。
  
  我们往丛林前进,一路上不停碰到返回的洋人,但没有任何人走在我们后面,看来要走这条徒步路线,必须是早上出发,叵耐我们每天早上都要上班,我们碰到一些洋人,咨询他们走到终点要多久,他们都说至少要二个多小时,丛林黑得非常快,路也很难走,经常要攀岩,一个穿着短裤两手空空的洋人跟我们擦肩而过,有一部分路径要经过巨石区域,那里遮天蔽日,非常潮湿,大白天走过密林都感觉冰气袭人,蕨类植物旺盛地生长,有些路段很坎坷,要攀爬。
  
  我们又经过一个吊桥,碰到一对性感时髦的年轻夫妇,女人穿着运动乳罩和超短裤,带着草帽,非常像莎霞她妈年轻时的样子。这个吊桥叫拱门溪桥(ARCH CREEK BRIDGE),长约六米,每次只能过一个人,
  
  我们再走了百多米,算一下时间太晚了,再走到终点估计还要二个小时,最后我们只好折返,沿途碰到一些老人,但徒步者还是以年轻人为主,经过了湿滑的路面之后,我们终于碰到了唯一追在我们后面的队伍,一对洋人夫妇带着六岁的双胞胎正在往丛林走,男童吃力地爬着坡,我劝他们立即返回,他们感谢我的提醒,但还是继续往里面走,只能说欧美人就是胆子大,而且家长的教育方式就是鼓励小孩去冒险。
  我们加速过了吊桥,碰到另外一对返程的母女俩,这次出门鸢首次带上了保护踝骨的袜套,我们走到公路上,发现一只有害的鼬鼠被汽车碾死之后被人扔到路牌上,非常吓人,鸢说可能是用诱饵捕杀的,鼬鼠是放肆荒唐的动物,能捕杀五倍于它们体重的猎物,所以新西兰的公园放置了很多捕杀鼬鼠的诱饵,这类外来物种对本地物种造成很大影响。而几维鸟最大天敌是白鼬。
  
  直到13世纪,新西兰唯一的陆地哺乳动物就是蝙蝠。在这个缺少天敌的世界里,当地鸟类进化出了温顺的性情。许多鸟类甚至失去了飞行的能力,如新西兰标志性的几维鸟和体型巨大的鸮鹦鹉。由于性情温和且无法飞行,它们很容易成为老鼠、狗、猫、鼬鼠、黄鼠狼以及负鼠的猎物,这些哺乳动物先后被人类带到这片土地上。这些捕食者每年吃掉2600多万只雏鸟和鸟蛋,已经将该国25%的独特鸟类推向灭绝。
  现在许多鸟类物种只在近海岛屿生存。而在这些岛屿上,老鼠和它们的同类已经被成功地根除。或者在像新西兰这样的小型陆地国家上,鸟类被预防捕食者的栅栏包围和保护着着。这些神圣避难所中传出的歌曲再次响彻了新西兰。
  
  新西兰已经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要在2050年消灭所有入侵的哺乳类动物掠食者,包括老鼠。新西兰的许多地方都是鸟类的天堂,包括被认为是荒野的国家公园,它们演奏的旋律感觉就像一件稀有的礼物。
  新西兰几百万年以来始终保持着自己独立特殊的生态系统,因为远离大陆,所以没有遭到太多外来物种的入侵,因此新西兰独有的原始植物和动物才能够繁衍生息。如今鼬鼠等败类被引入新西兰之后,开始捕杀弱不禁风的本地几维鸟和体型巨大的鸮鹦鹉等,政府不得不开始反过来捕杀繁殖能力超强的鼬鼠,任重道远啊。
  我们走到镇上,经过四季广场超市,看到值班的经理是华人刘超,我们买了一些面包和三根香蕉,花费2.56纽币,收银员是一位长得很像我大侄女的中国女孩,我们走回酒店,先去季风酒吧餐厅,点了果汁,红酒喝啤酒,又吃了牛肉土豆饭和烤猪肉菜,吃饱喝足就返回宿舍,在床边的桌子上发现一份晚餐券,写的是给亚历克斯和霍莉的,但被人改为我与鸢的名字,还配了饮料券,我们当时猜测是英国情侣出远门了,所以别人把他们的晚餐券给了我们,还有一种可能是我们下班后最早去前台领取晚餐券,之后又有义工替所有人一起领取晚餐券时,前台的小姐重复发券了。
  
  不久我正要去洗澡时碰到了霍莉,我询问她为何要给我们晚餐券,她说她今天意外地领取了两张重复的晚餐券,而当时清点时又没有发现我俩的名字,所有霍莉就推测我们没有领取晚餐券,她是好心惦记我们,以为我俩没有领券,我们当时不好占这个便宜,因为晚餐券是酒店打印出来的,如果有人工作不细心,就会多打印一些晚餐券,如是我们把这个晚餐券退还给了亚历克斯和霍莉,我还说既然是酒店犯错了,你们其实可以重复去领取晚餐的,
  果然亚历克斯就拿着晚餐券跑到季风酒吧餐厅,他直接领取了两份披萨饼,这样他们明天的午餐就不用发愁了,但似乎是我们的无心之举害了亚历克斯,让他们养成了占便宜的习惯,本来纯真的洋人,被我们的建议毁掉了。亚历克斯和霍莉其实是非常可爱的人,至少外表看上去是这样的,他俩是那种容易让人一见钟情或者看一眼就喜欢的人,但不能长期呆在一起,否则狐狸会露出尾巴。就说霍莉吧,乍一看就跟电影哈利波特长得一模一样,只是一个女版本的哈利波特,但这是情商低,经常做一些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与鸢洗完澡之后又去季风酒吧餐厅喝了红酒和果汁,之后我独自走到外面的酒店上网,这次那家酒店居然关闭网络了,难道是他们知道有人在他们酒店旁边使用网络?我返回酒店,又碰到了思妥蕊,我向她诉说了我无法使用那家酒吧网络的烦恼,结果思妥蕊再次告诉我登陆酒吧网络的密码,我只能明天再去尝试一下了。
  Jumbo Huang Index: Introduced pests lead rowi to extinction brink, ferret. Stoats, Roberts Points, glaciervalley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76回:隔绝世界远离故土,适时独处取悦生活
  
  20170316不完美是这个世界的常态。人生一半是对美好的追求,一半是对残缺的接纳,就像我与鸢之前,各有优缺点,如果我们太过于苛刻地要求对方完美,那日子就没法过了,因为不了解而走在一起,因为了解而分开,这是非常肤浅的关系,想要真正地走出关系不稳定的误区,
  
  首先要承认世界的不完美,接纳在这个世界上有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让内心回归到平静和喜悦的状态,当我们能够与当前的自己、眼下的世界和平共处时,曲折亦是风景。阿波说过,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虽说人不可能全能,但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越强,能难住自己的困境就越少,不断学习,终生进步,群众站得高了就不会为了山下的风景而扼腕。
  
  昨晚三女二男都睡得非常早,鸢半夜盗汗,美少女却睡得非常安稳,早上照旧是烤面包配香蕉吃,尔后我们提着脏衣服去前台,但流程是鸢要先跟主管阿尹申请要洗衣,然后前台提供八纽币给我们,包括洗衣和烘干的价格,之后我们要自己去洗衣室将硬币投入机器内,让洗衣机自动替我们洗衣,前台小姐每天都会定期到洗衣服收集硬币的。
  
  安排完了洗衣的私事,我们去仓库集合,菲律宾主管阿尹开始分配任务,我依旧被分配到跟菲男阿莱克斯一起干活,我们都成了老搭档了,他说之前刚去了一趟威灵顿,所以今天状态很差,但跟他干活还是非常累的,因为菲律宾人干活很拼命,作为搭档我也不能偷懒,昨天帕切克省略掉的很多工作环节,比如冲洗木地板等,都被菲男阿莱克斯一丝不苟地执行完毕了,所以说英国为什么会衰败呢,因为英国佬干活不行,整天喜欢酗酒吹牛,没有亚洲人拥有的匠人精神。
  
  
  菲男阿莱克斯很能干的,昨天那个帕切克捣腾了半个小时都没有修好洗手间的自动擦手机器,结果菲男阿莱克斯三分钟就修好了,手到擒来。我重复地做着扫地,擦拭桌子和吸尘的工作,碰到三个长腿洋妞坐在工作餐桌那里,扫地和拖地是一个难题,因为几个长桌子和长凳子都是非常沉重的,通常要彻底拖地,必须我跟菲男阿莱克斯一起把几米长的实木长凳子抬到桌子上,最烦的时候是食客还坐在桌子上,还一边吃饭一边丢垃圾,
  我看到有一个住客居然带着猫狗进入房间,鸢被分配到跟法国女人范妮一起工作,范妮比鸢还矮一点,脾气非常好,乐于助人,她们今天干的是轻巧活,先整理四五个树屋宿舍的床单,尔后去高档房间做卫生,中午范妮拿了一箱客户遗留的免费啤酒,她给了鸢一瓶,范妮算是比那个一毛不拔的加拿大玛丽强多了,
  
  鸢今天背着一个Pacvac吸尘器去客房工作,我还第一次看到有人背着个机器去吸尘的,鸢说这类老式的吸尘器很不好用,我通常是用那种在地上滚动的吸尘器,貌似好用,但要经常将仓内的物质清除掉。
  
  我们中午吃煮面条配鸡蛋,烤面包夹着香蕉吃,我看到思妥蕊跟帕切克高挑的女友香奈尔一起吃饭,幸运的是我们午餐有啤酒喝(DB EXPORT GOLD),
  下午我们继续干活,菲男阿莱克斯还问我穿的户外裤子是在那里购买的,他知道中国有很多功夫明星,他六年才回一次祖国,这几天我经常碰到菲男阿莱克斯去超市购物,在老婆小孩不在身边的几年时间里,阿莱克斯的生活是非常单调的。
  下班后我依然跟鸢背着背包出门,经过前台就去领取餐券,然后我们继续走到大街上,碰到二个住在酒店的中国女人,她们说双人房间的住宿费用是一晚100纽币,约为500多元,不算便宜。我们聊了一会就继续走进丛林,碰到三个妇女进入左侧的塔塔尔隧道径(Tatare Tunnels walk),
  
  还碰到一对情侣从洞里出来,她说洞穴里面的积水非常深,要带手电筒进入,我们没有跟进去,转而从右侧进入另外一条登山道,当地人叫卡莱里峡谷小径(Callery Gorge walk),林荫道旁边埋有高压气管,偶尔碰到几个游客,有四个女孩从后面追上我们,她们都背着包,走得非常快,道路一侧摆放着一些爆炸性的大木箱,可能这附近埋有开矿山的炸药,道路边还有一些巨大的树木,
  
  偶尔能看到捕虫草,也就是之前我在基督城看到的那种猪笼草,其实猪笼草是猪笼草属全体物种的总称,属于热带食虫植物,原产地主要为旧大陆热带地区。其拥有一个独特的吸取营养的器官捕虫笼,捕虫笼呈圆筒形,下半部稍膨大,笼口上具有盖子,因其形状像猪笼而得名。猪笼草叶的构造复杂,分叶柄、叶身和卷须。卷须尾部扩大并反卷形成瓶状,可捕食昆虫。猪笼草叶顶的瓶状体是捕食昆虫的工具。瓶状体的瓶盖复面能分秘香味,引诱昆虫,瓶口光滑,昆虫会被滑落瓶内,被瓶底分泌的液体淹死,并分解虫体营养物质,逐渐消化吸收。
  
  1789年,猪笼草首次被引种到英国,然后在欧洲主要植物园内栽培观赏。1882年育成了第一种人工杂交种猪笼草绯红猪笼草,1911年又选育了库氏猪笼草。到了20世纪中叶,猪笼草的育种、繁殖和生产开始产业化,并进入家庭观赏。所以新西兰的猪笼草可能也是从国外引进来的。
  
  猪笼草为多年生藤本植物,茎木质或半木质,差不多3米多高,攀援于树木或者沿地面而生。叶一般为长椭圆形,末端有笼蔓,以便于攀援。在笼蔓的末端会形成一个瓶状或漏斗状的捕虫笼,并带有笼盖。
  
  不久我们走到一处摆放着几个巨大的圆桶的区域,疑似储存水的大型水罐,我们继续走到丛林,树木上全部是苔藓,树皮上都长满了杂草,天气非常湿冷,鸢背着降落伞材料制成的背包走在前面,经过废弃的管道区域,这里可能是之前开矿遗留的一些东西,我们走了近一个小时后开始下山,
  
  先经过一个实木铺设的长桥,横跨溪谷上方,过了木桥,我们又沿着林中小径走了一会,前方出现另外一个吊桥,横跨在十几米宽的河流上,我们走到桥上,看到远处是急流,两侧是白色的类似花岗岩的石墙,非常特别,我们经过吊桥走到溪谷对面,发现无路可走了,前面的道路被封死了,
  
  
  
  我们正准备原路返回,却看到一男四女正沿着河床走,岸边十多米高的土坡在渐进崩塌,很多树木坠下,我们亦尾随他们而行,河谷中有很多石头,因为不是洪水季节,冰川河并不是非常宽,导致我们可以走在宽阔的河床上,经过一个山体滑坡处,大量生长的河岸边的树木也随着滑坡而垮塌到河床中,如何巩固河床,保护树林则是当地最大的挑战了。
  
  
  
  我们沿着河床一直走到镇上,去看电影时没有办法混进去,之前帕切克和香奈尔就曾经大摇大摆地走进电影院看免费电影了,帕切克还叫我装成酒店员工即可,可能是我们的演技太差,胖妞没有放我们进去,虽然看电影的人极少。我们只好又走到背包客旅馆外面上网,给罗根发了生日祝福,再返回季风酒吧餐厅右侧的前台,我咨询那位金发美女是否可以延期在这里呆一周,她说要查一下排期,前台旁边的热水浴池中有人在泡澡,
  
  我们忙走进酒吧,叫了一杯红酒和两瓶啤酒,吃了美味的羊肉排骨饭和鱼肉配薯条大餐,酒吧里偶尔也会有家庭教研员光顾,明天我就在酒吧见到两个女童,她们只有几岁,父亲正在附近打工,没有多少空闲时间照顾女童。
  
  之后我们醉醺醺地返回宿舍,因为今天有义工过生日,所以有人搞了一个聚会,我们也去参观,找机会给这些一起工作了几天的义工拍照,十几个洋人围着员工楼前面的花园吃比萨饼喝啤酒,我们两个中国人很难融入洋人的聚会圈子,跟他们聊了一会,我突然发现洋人的眼珠不是棕色就是蓝色,之前在酒吧给我们收盘子的黑发爱尔兰美女就是典型的蓝色眼珠,非常迷人。我估计她的黑发是染的,她白天清理房间,晚上又去酒吧打工,
  
  每天的收入肯定非常高,我清点了一下参加聚会的义工,有范妮Fancy,思妥蕊葛丽,亚历克斯和霍莉,帕切克香奈尔Chantel,埃米尔Emile, 亚历克西斯Alexis等,之后又过来两位卷毛的洋人,都是又高又帅,我给他们拍照,发现他们中间有一半的人能说法语,范妮说今天是她妈的生日,之后还通过视频跟她妈聊天,范妮说她妈先后嫁给了三个男人,经过跟范妮一起抽烟喝酒的高个子女人麦伦也在喝酒,今天思妥蕊还穿着非常迷人的迷你短裙,年芳19岁就已经很成熟了,没有想到她还是很有情调的,知道今天聚会,特意穿着非常漂亮。
  
  法国矮个子男孩埃米尔满头卷发,非常像卡通人物,他跟我们互相学习对方的语言,香奈尔是一个非常奔放的美女,跟霍莉差不多大,都是23岁的黄金年龄,就是可以随时结婚生子的芳龄。
  
  我们后悔之前去酒吧吃饭了,因为聚会现场有很多现烤的比萨饼,我只吃了几块就无法再继续吃下去了,欧美人就是聚会动物,虽然只有比萨饼和啤酒,但这群人还是玩得非常开心,亚历克西斯依然穿着短裤和短袖上衣,戴个墨镜和帽子,聚会时思妥蕊葛丽故意坐在范尼和亚历克斯之前,避开亚历克西斯。
  这群洋人要闹到半夜才睡的,如是我们先离开,返回宿舍休息了。
  Jumbo Huang Index: Pitcher plants are several different carnivorous plants which have modified leaves known as pitfall traps, a prey-trapping mechanism featuring a deep cavity filled with digestive liquid. The traps of what are considered to be "true" pitcher plants are created from modified leaves; however they are not simply folded into a tube, and the process is far more complex. They attract insects by using sweet, delicious nectar causing them to drown in it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07 11:17:58
Post #109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77回:守护神圣帕特里克,貌美花福克斯冰川
  上回
  20170317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早上七点多起床,洗漱完毕就下楼去厨房跟鸢一起做早餐,先煮面条再烤面包,配榨菜吃,早上是万里无云,天气极好,我们八点五十分去酒吧寻找鸢昨天丢失的黑帽子,又去前台咨询,最后氼耏姐领我们到洗衣仓库的右侧,那里积压了几大桶的失物招领的财物,氼耏姐叫我们到这些大桶内翻看一下,通常这些失物会保存一段时间,过了几个月就会集中处理掉。
  
  今天鸢被分派到跟菲律宾小姐一起工作,之后她又被调到跟帕切克一起清理酒店客房,菲律宾矮胖的主管阿尹要求非常多,他还亲自戴防毒面具去浴室喷清洁剂演示如何工作,但我没有看到任何义工在工作时配备过任何防毒面具或口罩,尽管大家都知道那些化学清洁剂肯定是有毒性的,难怪每次在酒店干活的时候,菲律宾正式员工都会要求义工或临时工去浴室和厕所使用化学制剂清理干活,而他们自己却选择干一些轻巧的没有毒害的工作,类似一些化工厂定期雇佣临时工去干一些对人体有危害的工作,因为让正式工做久了会有职业病。
  
  其实雨林酒店的这个清洁工作干久了肯定也会有职业病,所以聪明的老板会让流水一般进出的临时工与义工干最危险的活,我当时就想骂那个猥琐的主管阿尹,你这个家伙去浴室喷洒清洁剂都要戴上防毒面具,为什么我们义工干几个小时都不给我们配备防毒面具或者口罩呢?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不分国内外。
  
  我工作的雨林度假村酒店是名声在外,到处打广告搞宣传,再AA Travel头版首页投放广告,这么大的酒店,自然需要大量的免费义工群体补充都他们的劳动力中间去了。暴利和资本驱动下,很多公司在爆发期时,做事特别疯狂,有些公司甚至干过包下一个系的毕业生的事儿,挂过科,英语四级没过也没事,几千上万的招人。因为在那个背景下,抢人和抢钱是一个事儿,对于新西兰的酒店产业来说,抢夺义工和临时工跟抢钱是一样重要的,他们招人时不会看重个人履历,只要是个人,来者不拒,
  
  其实很多行业在爆发期都是这样招人的,我记得2001年我在东莞台资雅新厂当采购时就深有体会,当时这个台湾厂每天都在海量招人,新人报到排着长龙浩浩荡荡像军队一样涌入新盖的工厂,如今这样的场景极难再现了,同时从这点上看,人工智能还远没有到一个爆发期,顶多只是酝酿期。因为我们还真没有感受到了要去抢钱的节奏么,但酒店旅游行业确是开始抢钱了。
  我今天照旧被分配到跟菲男阿莱克斯一起干活,主要清洁的区域是两个公共厨房和厕所,劳动强调依然很大,主管阿尹也是缺心眼,只要他在值班,就总是给我安排重复的工作,幸亏我不是在这里干十年,否则要熬成祥林嫂了。
  
  我今天拿好化学制剂和抹布之后,就拖着车走到季风酒吧餐厅后面的大厨房,我刚走进去,意外发现大厨房居然没有人!可能入住的那些洋人都参加跟团游项目了,之后三个菲律宾工人都跑过来喝咖啡吃早餐,我在厨房看到洋人留下的半瓶红酒,我没有私藏,而是送给了菲男阿莱克斯,尔后有一个洋妞跑过来寻找那半瓶红酒,我就找借口支开她了,她还傻乎乎地跑去问菲男阿莱克斯,他直接说扔掉了。
  
  因为这次人少,我们首次将四条近五米长的实木长凳搬到桌子上,开始仔细清扫和吸尘,之后我独自跑到隔壁的洗衣房给烘干机里面挤压的棉絮杂物吸尘,正好碰到在前台工作的金发洋妞,我老是记不住这个美女的名字,她非常高傲,她拿着钥匙逐个打开洗衣机和烘干机里的钱箱,我看她收了很多硬币,正要恭喜她发大财的,结果她对我说今天没有赚多少钱,我记得之前有临时工说在洗衣服干活可以经常捡到钱,
  
  我后来又去另一侧的位于野营地的女洗手间做清洁,没干多久就到了11:30分,忙扔下工具去厨房,今天中午依旧是煮面条烤面包,思妥蕊总是主动跟帕切克和香奈尔情侣坐在一起吃饭,故意避开亚历克西斯的骚扰,埃米尔等义工今天休假,全部躺在房间睡觉,难怪他们昨天闹通宵的,下午工作二个小时之后我们立即返回宿舍拿背包,首次将闲置二个月的登山杖拿出来使用,这二根登山杖的价格换成在新西兰连一杯咖啡都买不到,国内的制造企业真是活雷锋。
  
  在中印越菲等发展中国家,工厂的员工都拿着最低工资,干着最繁重的活,底层的工人和农民养活了很多欧美国家的寄生虫,米国人就是利用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统治地位,通过超发货币,明目张胆的向全球征收铸币税,同时米国人又通过操纵美元与其他国家货币的汇率,剪取其他国家的工人辛苦发展的“羊毛”,所以在发展中国家,工人基本处于社会底层,他们只能生产出价格低廉的新产品,而没有办法像欧美国家那样肆意提高产品的价格,说白了就是没有定价权。
  
  我们经过前台就先申领了我俩的餐券,又继续走到大街上,鸢碰到一位戴着帽子的时尚美女坐在镇中心的豪华咖啡厅用餐,我们当时没有在意,只当是一位富二代的千金小姐坐在咖啡馆享受奢侈的食物。
  我们趁着天气晴好,计划拦便车去福克斯冰川徒步,我们过了怀霍河上的铁桥(Waiho River),在三岔路口向左是去弗朗茨·约瑟夫冰川,向右是沿六号公路到福克斯冰川的必经之路,受亚历克斯和霍莉经常拦便车的经历鼓舞,我们今天也是平生第一次尝试主动拦便车(Hitchhiking),据说三年前欧洲也流行拦便车,
  
  但如今在欧洲,中东和美国,基本上已经没有人敢上马路上拦便车,就算是澳洲也极少有人这样干,治安不好是一个主要原因,另外路途遥远,还有人心变坏,导致拦便车的风险越来越大,孤独星球杂志一直不推荐拦便车,但新西兰恐怕是世界上最后的一片净土,至少在拦便车这件事情上,在新西兰还是非常流行的。
  
  以前在土耳其旅行时,我们有两次坐顺风车的经历,但不是我们主动去拦便车,而是我们走在马路上,人家土耳其和库尔德人主动停车邀请我们上他们的轿车,所以还只能算是被人拦便车。
  
  我们站在二车道的马路边,因为我长得比较凶悍,如是我让鸢站在我前面竖起大拇指拦车,我则站在旁边,因为鸢长刘比较讨喜,是那种外国人一看就能代表国人正面形象的典型代表。
  
  我计算了一下时间,我们是从14:30分开始尝试竖起大拇指表明我们想搭便车的,先后有几十辆轿车驶过,大部分轿车有空位也不停车,大巴和房车更不会停了,我们当时站的地方是地理位置非常好的,凡是排队上桥的汽车都能看到我们,而且新西兰的很多桥梁都是单行道的,很快两个中国人也驾车驶过,鸢认出做在驾驶室的美女就是刚才我们在咖啡厅看到的那位长发中国女人,她看了我俩一眼,虽然他们汽车后面有两个空位,虽然我们是同胞,但他俩没有停车,直接驶过去了。
  
  过了十分钟之后奇迹出现了,一对澳洲老年夫妇在我们前面停车了,他们叫我们上车!我们忙冲上去打开车门,两夫妇长得非常和蔼,头发花白,保守估计都有八十多岁了,老太太更是非常慈祥,在中国已经很难看到这么慈爱的老年人了,她们是澳洲墨尔本人,在此度假三周多,是租车旅行,凑巧我们之前也去过墨尔本,有共同话题了,
  我们对他俩的帮助表示感谢,汽车沿山路蜿蜒行驶了三十多公里才到达福克斯冰川镇,老司机继续行驶到冰川通道路才将我们放下来(Glacier Access Road),我们再次谢过澳洲老夫妇,下车后看到他们驾驶的汽车车牌是HUC531,他们不要求回报,也不会收我们钱,祝福他俩长命百岁吧。
  
  下车后我们开始往冰川行走,通过导航发现我们如果要走到冰川入口的话,至少要走五公里多,花费一个多小时,我刚开始走几步,抬头就能看到两座冰峰,疑似塔斯曼山和库克山,一层仙气般的白云漂浮在雪山的山腰,非常唯美。
  
  我们只走了近百米,一辆黑色的轿车驶近我们,不久汽车停下来,车上坐着一对中国青年男女,鸢的记忆非常好,她说之前在弗朗茨·约瑟夫冰川镇拦车时,就看到过这对中国男女,但他俩并没有停车载我们,这时他们突然看到我们走在他们的前面,让他们非常震惊,因为他俩刚才明明看到我们还在马路边拦车,怎么半个小时之后我俩居然走在他俩的前面了?
  美女从车里伸出头来问路,她说前方是不是去福克斯冰川的路,我们说正好同路,如是那个美女顺便就让我们上了车,但驾车的北京男人似乎不乐意,但也没有吭声,因为我们上车之后他再表示不欢迎已经太迟了,至少咱们都是同胞,出门在外本来就要团结,不能老是窝里斗啊。
  
  我们上车之后开始跟坐副驾驶位的美女聊天,我们当时还一直以为这对男女是夫妇或者情侣,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俩居然是纯粹通过网上约拼车才临时刚认识的网友。我们上车时为什么北京男人不吭声呢?因为俩人刚吵过架,原来他俩在驶过弗朗茨·约瑟夫镇的铁桥时,本来应该往左转去往弗朗茨·约瑟夫冰川的道路,结果因为美女的原因而临时往右转了,导致两人驶到了去福克斯冰川的路上了,北京仔对美女有老大意见了。
  
  再说我们坐着他俩的汽车,大约十分钟后到达了福克斯冰川停车场,这里条件恶劣,有一湖泊,我们下车就一起沿峡谷往山上徒步,洋人居多,看到一个国内的旅行团,我们四人边走边聊天,事后才知道他们不是夫妻,而是在拼团租车旅行,男人姓李,在北京工作,疑心非常重,话不投机,他说自己是辞职出来旅行,比我小十岁,跟我差不多高,比较瘦,可能是坐办公室的白领,而那位美女就完全不同了,
  
  她热情活泼,魔鬼身材,标准的大连美女,瓜子脸,模特步伐,气质优雅,穿着时髦,还带着专业单反大镜头相机,她叫杨樊颀,因为运动后浑身发热,婀娜多姿的杨樊颀将棕色风衣脱了下来,她跟我差不多高,穿着平底鞋和紧身健美长裤,虽然说不上倾国倾城 沉鱼落雁,但杨樊颀却是那种明艳动人亭亭玉立的美女,跟鸢一样,可谓人见人爱,而且她继承了东北女孩开放洒脱的性格,没有北京人那么多心机。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77回:守护神圣帕特里克,貌美花福克斯冰川
  下回
  原创文章(本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她与鸢一直在我们前面走,我与李生走在后面,先经过峡谷,冰川就在前面,我们在左侧的山路走了一会,再走到谷底,沿途能看到很多游客,来的时候还是艳阳高照,不久就看到一股乌云从树林里升腾起来,开始涌到冰川上,只能说雪山上的气候是瞬息万变的。
  
  北京人小李比较随意,他穿个蓝色外套,只带了一个手机,也不喜欢拍照,偶尔看到好的风景也就拿个手机随意拍几张,难怪他跟杨樊颀水火不容的,至少在爱好上来说,两人就差别极大,杨樊颀长得弱不禁风的,却斜跨着一部沉重的专业单反相机,是摄影发烧友。河谷两侧是垂直的陡峭岩壁,部分岩壁坍塌了,非常壮观,
  
  我们走到冰川下面时感觉非常失望,因为福克斯冰川真是又黑又脏,当我们说弗朗茨·约瑟夫冰川比福克斯冰川漂亮十倍时,小李更是非常郁闷,又要怪罪杨樊颀给他带错路了。
  
  福克斯冰川是位于南阿尔卑斯山脉的冰川,因威廉姆福克斯爵士而得名。福克斯冰川也包括附近的村庄,那里具有萤火虫洞和马修森湖。福克斯冰川象她的姊妹弗朗兹·约瑟夫一样,冰川从南阿尔卑斯山脉南麓淌下,一直延伸到距海平面仅300米处的温带雨林。
  
  我们这次走的是福克斯冰川峡谷步道,长度是2.6公里往返,只需走一个小时,非常容易,能看到壮丽的冰河景色,正常从福克斯镇出发向南行驶2公里,在到达福克斯河桥之前就左转,沿通向冰川的道路到头即是停车场。继续前进就能看到巨大的冰碛石筑堤,这里的冰碛石后面覆盖着巨大的冰块,它们就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冰川后退时著名的“死亡之冰”。从停车场第一眼瞥见冰川,这样的景色随着步道进入山谷后将越来越看好。
  
  步行大约十分钟后,将看到第一处景致,沿步道向下穿过滑坡区,继续向冰川前进,穿过几条小溪,步道可到达距离终端冰面约500米之内。在最后部分需沿安全护栏行走,有一小短攀登即可到达观景点。这是一处美丽但易变的地方,不要被其表面的平静所愚弄。冰川是不断移动的,落石或冰块会毫无征兆的发生。因为有警示牌,我们没有试图翻越安全护栏或越过标志,为了安全,我们在任何环境下都是沿着冰川指示导向走,观察所有标志并呆在护栏之内。该步道有时会因冰的崩塌,洪水或落石而关闭。
  
  但总归是来到冰川脚下了,中国人总是要拍摄一些合影的,杨樊颀将她沉重的单反相机给我,要我替她拍照,之后杨樊颀还主动替我和鸢拍了很多合影,杨樊颀要求极高,也是非常专业的摄影师,当她在拍照时,就会非常固执,凡是拍的不好的照片,她就要求重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但站在旁边的小李就不耐烦了,他拿个手机拍了两张照片就想下山了,无奈我们只好跟他一起下山,我们边走边聊天,还建议杨樊颀下山之后再返回弗朗茨·约瑟夫冰川,因为现在时间还早,如果赶快一点,今晚还可以赶到那里看日落,就算天气突变,至少明天还有一次机会的,
  
  
  但杨樊颀正与小李闹矛盾,这种矛盾是积压了很久了,可能是之前他俩因为住宿的问题吵过架,或者因为餐厅的选择而争论,其实男女在一起就是一场战争,如果不能互相谅解,那就只能天天吵架了。很从男女因为不了解而走在一起,因为了解而分手。人生在世,不过两个字:生和死。倘若一旦遭遇到挫折,就闷在原地死想,那就会永远将自己画地为牢,陷入悲伤与苦闷的阴影之中。
  
  最后我让杨樊颀和小李做决定,结果两人也是话不投机,产生了严重分歧,杨樊颀很想跟我们一起去弗朗茨·约瑟夫冰川,我还将我们酒店介绍给他俩,甚至答应请他俩到季风酒吧餐厅吃饭,尽管我们是一片好心,但小李是在北京这样的环境长大了,他不相信陌生人,小李坚持要继续赶路,他还以为我们是给雨林酒店打广告呢,人心叵测,我们也不能勉强了,大家一起走到停车场,我老远就看到新西兰喜洋洋假期的大巴车停在那里,一群中国游客站在旁边。
  
  我们上车之后行驶到福克斯冰川镇,我们在直升飞机巡航飞行的心田酒店旁边停车,杨樊颀说不过固执的小李,他俩打算再协商一会,如是我们就在些分手了。
  
  本来吧我还想继续说服杨樊颀和小李将车开到马森湖步道的,我也相信喜欢摄影的杨樊颀也一定喜欢那里,从福克斯冰川镇开车到马森湖步道只需很短的时间,那个步道全长只有二公里左右(徒步往返只需约40分钟到1.5小时,非常容易),马森湖非常漂亮,湖光山色,从福克斯镇出发,沿库克平坦路向西(往海边方向)约4公里,
  
  转向北沿马森湖路直行,约一公里到头即可到停车场。平静的马森湖湖面以倒映出库克山和塔斯曼山而闻名,清晨和黄昏是游览此地的最佳时光。马森湖形成于14000年前,福克斯冰川流向大海过程中留下了一处洼地,随后被水填平。如同镜面般能反射物质的特性归功与深褐色的水面,这是由于森林地区的腐植土中的有机质溶出所形成的。
  
  但现在杨樊颀和小李正在吵架,我们前往马森湖的计划彻底泡汤,而且我也知道,跟有些中国人打交道是非常憋屈的,互不信任,互相猜忌,磨磨唧唧,算了,我们离开停车场,我俩继续走到公路上,看到马路对面有几个洋妞背着背包也在拦便车,单身女性是最容易搭便车的旅行,其次是两位女性,再其实是一对夫妇,而单身男人或者两个男人是最难搭到便车的。
  我们这一次也非常幸运,只站在路口拦了三分钟,就有一辆轿车停了下来,这次载我们的居然还是一对澳洲的夫妇,只是年纪并不大,约五十多岁左右,但都是知书达理的人,男人戴眼镜,非常斯文,我们上车之后就他俩就问我们在新西兰干什么,我们如实告之,男人告诫我们说澳洲的劳资纠纷非常严重,特别是中国和印度的职业介绍所多是骗子,经常出现职介中介克扣劳动者工资的现象,大公司也有,很多职业代理公司收到洋老板的钱之后会扣除一部分,才将余下的尾款支付给劳务工,这种现象的比例还非常高,报纸上经常披露,
  
  他们说在澳洲有非常多的中国留学生,他俩在二三十年前就去过香港和台湾,但从来没有去过我国大陆,对很多欧美人而言,他们的习惯度假目的地也多局限在英联邦国家和美加。澳洲夫妇还对米国人群众持有枪支表示强烈的不满,他们就非常讨厌美国,宁可到新西兰旅行也不会跑去美国挨枪子弹。
  我们坐到弗朗茨·约瑟夫冰川镇的超市门口下车,告别之后我们就走回到季风酒吧餐厅喝酒,今天过节,男人都戴绿帽子,洋妞也穿着奇装异服,原来今天是苏格兰传统节日圣帕特里克节(Saint Patrick’s Day),因为南岛有很多爱尔兰移民,所以这里的人也会庆祝绿帽子节,在中国,如果男人戴绿帽子那可是大忌讳,表示他老婆背叛他跟别人上床了,所以在中国,男人是不会戴绿帽子的,但到了新西兰,却发现很多男人在节日戴着绿帽子,让我看了真想大笑,这可能是文化差异吧。
  cooludyVA1521955198275compressflag.jpg" alt='' border="0" onload='if (this.width > 800) this.width=800'/>
  圣帕特里克节是每年的3月17日,是为了纪念爱尔兰守护神圣帕特里克。这一节日5世纪末期起源于爱尔兰,如今已成为爱尔兰的国庆节。随着爱尔兰后裔遍布世界各地,现在圣帕特里克节已经渐渐在一些国家成为节日。美国从1737年3月17日开始庆祝。圣帕特里克节的传统颜色为绿色。圣帕特里克是爱尔兰的守护神。他用爱尔兰随处可见的三叶酢浆草,形象地阐明了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教义。他以雄辩的演说和种种善行使爱尔兰人接受洗礼成为天主教徒,天主教至今仍是爱尔兰的国教。公元493年3月17日,圣帕特里克逝世,爱尔兰人为了纪念他,将这一天定为圣帕特里克节。
  
  在弗朗茨约瑟夫冰川小镇的几家酒吧中,就数季风酒吧餐厅的生意最好了,价格适中,过了19点人就更多了,我们刚点了酒菜,杨樊颀就给我们打电话,她说刚才已经跟北京李生分道扬镳了,她将租的车交给李生开走了,她现在独自留在福克斯冰川小镇上,她咨询我如何购买大巴车的联票,我建议她尝试在马路上拦便车返回我们的酒店,但她要思考一下,我只好先告诉她如何购买联票,
  
  挂断电话之后我们的酒菜也端上来了,这次我们吃的是羊排和鱼肉配薯条,我们刚开始喝酒,杨樊颀就给我们发来了信息,她说在一家酒店碰到了一对上海情侣,他们答应明天载着她去瓦纳卡,之后再去皇后镇,她晚上会住在福克斯冰川小镇,她还将照片及时发给我们,只要杨樊颀安全就好,毕竟一个单身女孩孤身在国外也不安全。
  
  酒吧的员工都戴着绿帽子,穿着奇装异服,我们也跟洋人一起过圣帕特里克节,不久我看到思妥蕊和霍莉等洋人也走过来喝酒,我给她们拍照,她们喜欢在室外喝酒,香奈尔今天也穿得非常漂亮,毕竟身材好,我们吃完饭喝完酒就离开酒吧,往镇的高处走,看到一些破败的房子在出售,穷人还是很多的,再走到前面的弗朗茨城堡汽车背包客栈蹭网,之后又走到青年旅社,碰到前台坐着一肥胖的黑女和一位白妞,我们咨询了未来几天的车票信息,但并不有订票,
  之后我们返回酒店的季风酒吧,里面坐满了洋人,思妥蕊也在酒吧里面喝酒,在美国人看来,19岁已经不算是少女了,比如在美国的密西西比州,女孩15岁就可能结婚,只是在深圳,我们见过太多的大龄女青年单身的,就误以为19岁的美国女孩还是少女,其实人家思妥蕊已经非常成熟了。
  
  我们返回宿舍,又碰到德国佬亚历克西斯,他到处追问思妥蕊的行踪,时不时跑到我们房间,查看思妥蕊是否已经回来了,他也是老牛想啃嫩草了,30岁的男人追19岁的少女。
  我拿着衣物袋去楼下的集装箱洗手间,看到一位赤裸裸的男人正抱着婴儿在洗澡,我洗完澡就返回房间看三星电视,不久亚历克斯.亚当独自回来了,没有看到霍莉,虽然今天鸢把莎霞她妈送给她的帽子搞丢了,但她今天也捡到了一瓶新西兰生产的盐和一瓶防治白蛉的驱蚊剂,比帽子实用多了(Okarito Sandfly repellent),晚上看电影,是新版的《宾虚》,霍莉和思妥蕊在晚上十点多才返回宿舍,两人都喝了很多酒。
  
  最近我新西兰女性流行穿紧身塑臀的裤子,将肥臀勒起翘臀的曲线,但有一些肥胖的洋妞也喜欢穿紧身裤,结果屁股的赘肉全部勾勒出来了,令人反感。
  Jumbo Huang Index: Fox Glacier Te Moeka o Tuawe is a 13 kilometre-long temperate maritime glacier located in Westland Tai Poutini National Park on the West Coast of New Zealand's South Island. It was named in 1872 after a visit by then Prime Minister of New Zealand Sir William Fox. Following the passage of the Ngai Tahu Claims Settlement Act 1998, the name of the glacier was officially altered to Fox Glacier Te Moeka o Tuawe,Fed by four alpine glaciers, Fox Glacier falls 2,600 m on its 13 km journey from the Southern Alps down to the coast, with it having the distinction of being one of the few glaciers to end among lush rainforest only 300 metres above sea level. Although retreating throughout most of the last 100 years, it was advancing between 1985 and 2009.Lake Matheson, near the Fox Glacier in South Westland, New Zealand, is famous for its reflected views of Aoraki Mount Cook and Mount Tasman. A traditional mahinga kai for Maori people, the lake contains long finned eel as well as being home to many water bird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07 11:29:09
Post #110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78回:亚当霍莉偷吃禁果,灰扇尾鶲痴情尾随
  20170318我们在雨林度假村酒店工作了一周,而美少女思妥蕊已经快工作二周了,她明天就会离开,幸运的是埃米尔找到了一份在农场干活的工作,埃米尔会带着小妹妹思妥蕊一起前往,之后思妥蕊就会坐飞机去韩国济州岛,
  
  她哥哥在那里教书,她会在那里呆三周,之后她还要去欧洲找她的女友玩,最后才会返回美国读大学,这小美女的日子过得太滋润了,想当初我在她这个青春年纪的时候,还要为生计发愁,到处打工。
  
  我们早起之后先去超市,本来想购买蔬菜的,结果价格超贵,我只好先买了八个苹果,十个鸡蛋和小半个打特价的蔬菜,花费9.27纽币,我走回到厨房,先烤面包,鸢去炒菜,还煎了鸡蛋,吃完早餐就走到酒店的后勤仓库,我今天被分配到跟德国人亚历克西斯一起工作,这是我俩首次做搭档。
  
  工作内容跟以前是差不多的,我们先去客户用餐的公共大厨房,亚历克西斯省略了一些菲男阿莱克斯教我的清理步骤,但亚历克西斯也额外清理了装刷马桶工具的器皿,我们一进厨房,他就叫我将所有的凳子搬到桌子上,清理餐厅,我正在厨房干得热火朝天,亚历克西斯却跟几个德国风骚女人聊得火热,貌似他来新西兰的目的不是找工作,而是找一个老婆。
  
  这位30岁的德国工程师随后又跑到后勤仓库拿了几包咖啡,他先分发给三个德国风骚美女,然后顺带也给我俩也冲泡了浓缩咖啡,餐厅不乏苗条美女,但大部分洋妞都是又胖又丑的风骚型,几乎全部都穿着衬托肥臀曲线的紧身裤,丁字裤的轮廓都被勾勒出来了。
  coolcVSqkHbjAJw9sHXs1LgCNQndDerjR1521984267166compressflag.jpeg" alt='' border="0" onload='if (this.width > 800) this.width=800'/>
  这次亚历克西斯主动去倒垃圾,我则吸尘拖地,之后我俩一起去义工楼的女洗手间干活,中午去厨房煮菜时居然发现霍莉在炒花菜吃,我们下午又干了两个小时的活,下班后我看到热恋中的亚历克斯和霍莉又要去桑拿房了,不知道他俩会在哪里搞什么鬼,之后鸢也预订了后面的桑拿房,
  
  我则独自去丛林徒步,走到丛林入口时居然看到一位穿短裤的高挑美女在跑步,她上身穿红色短袖上衣,下身穿黑色短裤,金色长发束了起来,这也说明苗条健康的美女肯定不是懒女。
  
  我几乎每天都在这个镇上看到一些穿短裤跑步的洋妞,她们也不怕蚊虫叮咬,我从梯级式步道走进丛林,我在丛林只走了百多米就看到扇尾鸟,它根本就不怕我,跟着我飞了很久,这种鸟的尾巴打开像扇子,亦称扇尾翔食雀,原产于南亚到新西兰的森林空旷地、河岸和海滩,有几种变成驯养的花园鸟,因时常摆动并扩展其长长的圆尾而得名。筑杯状小巢,精致地包以蛛丝,外观似涂虫胶。灰扇尾鶲为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附近岛屿的常见种。
  
  
  树林里的粗大古树非常多,苔藓密布在树干上,我刚走一会就碰到一对折返的老年夫妇,再走到丛林的尽头,发现一个干涸的小溪,废弃的木桩上摆放着一排石头,
  
  右侧有一条野路,我走了一段,树林非常密集,我探索了一会,发现很多大树倒下之后挡住了去路,我钻进丛林搜索了一会就返回了,
  
  经过青年旅馆,看到前面的草地上支起了双层大帐篷,上层是防雨的,旁边还有另外三个露营者支起的帐篷,
  
  我走回雨林度假村,看到在露天热水盆泡澡的洋妞都穿着丁字裤风骚地坐在澡池的横木上戏水,个个都是不知羞耻地大声嬉闹,丰乳浪臀溅起一片水花,沿途还能碰到一些脱掉裙子只穿条内裤和乳罩的洋妞扭腰摆臀地赤脚往热水池走去,
  
  之前没有机会去豪华客房工作,我干脆独自去参观一下,我从雨林度假村的后面绕过去,经过一幢独立的木头建筑,疑似公共厨房,旁边有一些开满了白花的房子待出售,我走到一些独栋的客房那里,后面就是停泊房车的地方,
  cool5bs8=DXPa3=y4uPlNl1521984546973compressflag.jpeg" alt='' border="0" onload='if (this.width > 800) this.width=800'/>
  在空地上停泊着一辆轿车,并不是房车,但洋人非常聪明,他们以车顶为支撑点,在旁边支起一个斜跨的二节金属梯子,然后在车顶支起一个非常大的帐篷,真乃神来之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样搭帐篷。在这个车的旁边停泊着几辆豪华房车,
  
  我又往员工楼走去,意外碰到了英国女人霍莉,她也是满脸通红,我当时还以为她脸红是因为刚从高温桑拿房走出来的导致,后来我才知道不是的,这个霍莉红彤彤地从我身边走过去,非常别扭地跟我打招呼,原因竟然是她刚被别人捉奸在床,而且高潮的余韵还没有消退。
  
  这个霍莉就像个发情的女人一样,她昨天还当着我跟鸢的面在宿舍里脱掉乳罩和内裤换衣服,霍莉每天都是那种欲求不满的发情狂,因为不怎么思考问题,也不从事脑力工作,霍莉和亚当在枯燥的体力劳动中反而孕育了支撑发情的体力,今天下午霍莉还趁美少女和我都离开宿舍了,
  
  就脱光衣服楼着亚历克斯亚当滚在床上欲行苟且之事,雨林度假村也真是缺德,明明知道很多过来工作的临时工和义工是夫妻情侣搭档,却非要安排他们住在男女混居的宿舍里,让那些长期无法行云雨欢爱的青年男女每天备受欲火的煎熬,甚至走进丛林都想滚到草地上发泄一番。
  人生就是这样的,往往一些功成名就富可敌国的夫妻,反而没有了勃发的情欲,而往往是一些穷得叮当响的年轻情侣,却每天都想着做爱的事情,真是饱暖思淫欲阿。
  
  新西兰是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岛屿,良好的治安环境使它远离战争和宗教纷争,整个国家就像是一个亚当夏娃偷吃禁果的伊甸园,所以新婚夫妇要去度蜜月的话,像新西兰这样的岛国是最好的选择。这也是人类跟动物的最大区别,动物交配是为了传宗接待,而人类交配却往往是为了纯粹的欢悦。
  
  再说这个亚历克斯和霍莉吧,她俩看宿舍其他三个人都离开了,还以为我们都出远门了,结果陆续有人回来杀个回马枪,先是美少女思妥蕊返回宿舍要拿东西,结果她上楼意外发现宿舍居然锁住了,她推不开门,只好下楼,却碰到鸢洗完桑拿返回,思妥蕊问鸢有没有钥匙,她说有,如是两人一起上楼,鸢比较单纯,直接拿个钥匙去插进锁孔里开门了,结果正在宿舍里搂在一起互相摩擦身体的英国男女吓呆了,
  
  亚历克斯和霍莉忙钻进被窝里穿衣服,思妥蕊和鸢也不会成人之美,换成是我肯定会叫他俩继续做爱做的事,然后我选择离开,但当时思妥蕊有急事,就都直接走进宿舍,强行让亚历克斯和霍莉中断了他们的云雨勾当。我事后就想提醒亚历克斯和霍莉,下次想在宿舍行房事,最好在门外贴一张纸,声明“云雨中请勿扰”(Making Love Do not disturb)。
  
  再说亚历克斯亚当和霍莉恼羞成怒地各自跑下楼之后,估计又寻思去找一个无人的地方再续前戏,看来处于发情期的青年男女确实容易干苟且之事,我突然发现欧美国家非常没有人性,很多酒店居然没有钟点房的惯例,在新西兰和欧洲,如果要住酒店,呆一个小时和呆24小时是一个价格,这让很多处于发情期的男女非常困惑,因为他们找酒店住其实就只想发泄一下兽欲,全程只需几十分钟,但中国就很人性了,凡是高校或者车站附近,到处都是钟点房,情侣或者露水夫妻可以只呆一到三个小时,也可以呆一晚,丰俭由人。
  
  我返回宿舍之后,看到正在整理行囊的思妥蕊,她马上要离开了,还特意送给我两个纪念性的袋子,礼尚往来嘛,我就送一些巧克力营养棒给美少女吃,本来我还想送她一本书的,她说太重了,亚历克西斯还送我一顶黑色的帽子,之后我与鸢一起去季风酒吧餐厅喝果汁,外面的蚊虫非常多,鸢晚上都会换上长裤和长袖,洋妞都穿短裤和短裤上衣,她们都不怕蚊虫咬啊,果然洋人的皮比较厚实。
  鸢又开始手抄英文了,她是笨鸟先飞,下午我发现海边方向是放晴的,高山上却乌云密布,今天又过来一位漂亮的德国女义工,她睡在德佬曾经呆过的对面宿舍的床位上,菲律宾人趁送她上楼时将两个宿舍吸尘了,我们在外面喝完果汁,之后又进去酒吧点餐,叫了培根肉配牛肉汉堡包,鱼肉薯条,再叫了一杯果汁,两杯白葡萄酒和一杯啤酒,非常丰盛的晚餐!
  
  (图为酒吧的两位尖酸刻薄的欧美胖妞,对义工的服务态度较差,相由心生)
  我们正坐着吃饭喝酒,看到亚当和霍莉也走过来喝酒,洋人就败在纵酒上,这次我们也喝了很多酒,鸢喝醉了就要坐在马路上拍照,几个路过的洋人说她疯掉了,我们走到另外一家旅馆前面呆了十多分钟,之后鸢返回酒店,我独自走到商场逛,看到收银台的几个女人全是中国人,
  逛商场的中国人也非常多,我先购买了19片装的面包,花费1.69纽币(Value white Toast sliced bread),这种面包在常温下可以存放一周,如果冷冻可以存放四个月,新西兰产的这类面包片价格便宜,从1到10纽币不等,面包相比米饭来说最大的优点就是做熟了之后可以长期保存,但米饭只要煮熟了,最多也只能放一天,如果吃放了几天的馊饭,必然中毒的。
  
  我还购买了泰国生产的可以二分钟就煮熟的面条,十包装,我是之前看到美少女经常吃这种面,所以我们也买过几次,更绝的是这里的罐装食物,很多意大利生产的罐装面条和西红柿豆类都不足0.79纽币,但这类罐装流质食物也是最难吃的,我贪图便宜买了一些罐装西红柿面条,结果吃了一次之后再也不想吃了,事后才知道很多人会将这类食物捐给乞丐或者犯人吃。
  
  傍晚弗朗茨约瑟夫冰川出现日照金山的奇迹,我忙跑到空旷的地方远眺冰川,镇上已经漆黑下来,太阳只照在冰川上,不久日薄西山,天边出现火烧云,非常漂亮。
  Jumbo Huang Index: Today I saw some fan-tail bird in Terrace Walk, later I went on shopping and bought some food such as: Fantastic noodles 850g 10 pack with flavor sachet, 2 minutes noodles, Spaghetti in tomato sauce, 410g baked beans 410g, pams spaghetti NZ1.39$, Maggi 2-min noodles chicked 12pack 864g Nestle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07 12:01:17
Post #111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91回:普纳凯基塔斯曼海,千层饼岩观喷水洞 (上)

 

20170331早上洗漱完毕就离开木屋,八点半去大木宅与弗兰克夫妇坐下来吃饭,早餐是面包,牛奶和燕麦等简单食物,席间聊了很久,鸢洗完碗之后我们就下楼去菜园干活,


鸢去菜园棚户里除草,我则继续砍挖老树桩,挖到根部时感觉难度很大,一些盘踞的树根厚达碗口粗,无奈我把弗兰克叫过来,让他拿着电锯将比较粗的树桩锯断,我已经将树桩底部的碎石掏空,不会损伤电锯,弗兰克帮忙分解锯断几个粗树桩只之后就离开了,
 


我开始开动脑筋想办法如何把老树桩挖走,这个活计需要体力和脑力,我先捡起很多大石头扔掉,然后使用几十斤重的铁钎砸击树桩,再去撬动底部,又砸又撬,折腾半天才挖出半截老树桩,到了十一点中场休息,我去喝茶,坐了十分钟之后又戴上手套下楼去菜园干活,我穿着胶鞋走进菜园,
 

干活时摔倒一次,原因是铁钎的弹跳导致的,我多次在腰部和脖子上涂抹预防螟蛉的驱蚊水,这种比普通蚊子小的小飞虫喜吸人畜血液,能传染黑热病,以前我就觉得蚊子很烦人,现在碰到蛉蚊就更烦人了,它太小了,但数量多,咬得更难受,幸亏我穿着非常严实,只是偶尔弯腰工作时衬衣从裤子里扯了出来,露出腰部,那里成了螟蛉的重点攻击区域。
 

总算树桩附近种植了很多灯笼果,工作间隙还可以摘点水果吃,最后弗兰克走过来帮忙,我们两人合力撬松了剩余的那截大树桩,再使力让树桩翻了起来,标志着清除树桩的任务取得了绝对性的胜利,埃利萨特意跑过来给我们拍照,庆祝这个历史性的时刻,也意味着盘踞菜园很多年的树桩终于要消失了。
 

之后弗兰克将残余的大树桩锯断,我则清理石头,平整坑洞,忙到十三点就去洗手上楼吃午餐,今天是简单的蔬菜汤配自制的面包,还要鸡蛋面条,吃完饭洗完碗碟之后我们就去小木屋更换衣物拿出背包,然后坐上弗兰克的皮卡轿车出门,因为有一位客人到家里让埃利萨按摩做护理,所以埃利萨暂时不跟我们一起玩了,难怪埃利萨身材这么好,


原来还是按摩师,其实从早上开始我就发现埃利萨和弗兰克一直在讨论和查看潮汐的变化,起初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接下来的户外活动就揭开了谜底。
 

在新西兰的很多知名景点中,有一个景点的参观必须提前算好潮汐时间,否则就是白跑一趟,这个地方就是神奇的薄饼岩。我们之前没有计划去那么远的地方,因为我们放弃了去西港打工的计划,所以今天弗兰克完全是给了我们一个意外的惊喜。
 

弗兰克开车的速度极快,他喜欢开快车,起初鸢坐在轿车里,还一边玩手机一边看风景,结果速度过快的汽车产生的颠簸使她头晕,鸢赶忙收起手机,后来我才知道弗兰克飙车的原因其实是要赶在海水高潮的时刻抵达薄饼岩,不然我们就看不到冲天喷水柱奇观了。


经过格雷茅斯时看到一群人在参加葬礼,非常隆重。我们先行驶几十公里抵达了西海岸,岸边是巨浪击岸,很有赤壁怀古之感,之后我们开始沿着壮丽的大海岸线行驶,风景壮阔,很像澳洲的大洋路,唯一的缺点是今天的天气有些阴沉,



似乎有风暴来临,光线也不是非常好,到处是石灰岩地貌,沿海公路修建在险峻的峭壁旁边,还经过一些桥梁,在这么险峻的山路上,弗兰克居然敢加速行驶,估计是因为他很赶时间,而且弗兰克算了潮汐的时间,如果我们不能及时赶到景区,就无法观看到震撼的景观了。


 
偶尔还会经过一些建在海边的农场,中间我们在海滩边停车拍照,狂风袭来,沙滩上全是卵石,在这个地方下海游泳需要很大的体力,弗兰克说曾经有一个探险家从澳洲划船过来,接近这片海岸时翻船猝死了,只差那么一点,他就成功了,之后又有人从澳洲划独木舟过来,最终还是有人成功了。


 
我不得佩服鬼佬的勇气:话说十年前,卡斯特里西恩和琼斯从澳大利亚悉尼以北大约300公里的福斯特出发,预计在新西兰港市奥克兰登陆。不过,他们期间修改了行程路线,最终在新西兰西海岸的新普利茅斯镇附近海滩上岸。2008年1月13日两名年轻的澳大利亚冒险家完成了划皮船从澳大利亚横渡塔斯曼海抵达新西兰的壮举。两人的划桨里程超过3300公里,这也是人类首次依靠皮船从澳大利亚抵达新西兰。


 
25岁的卡斯特里西恩以及24岁的琼斯花了62天时间成功穿越横渡塔斯曼海,期间曾因遭遇强风和潮汐改变行程,并因此比原计划多航行了1100公里。而在他俩出发的前一年,澳大利亚探险家麦考利试图单独划皮船穿越塔斯曼海,在几乎可看见新西兰群山的时候失踪,之前他曾发出求救信号。后来当局发现了他的皮船,但他本人不知去向,只能说运气太差了,功亏一篑。
 

后来居住在黄金海岸的斯图尔特克利故伎重演,曾想要成为第一个乘皮划艇横跨塔斯曼海的人。2014年12月他付之行动,但却以失败告终。出发12小时后,他的皮划艇开始进水,随后他被人救了回来。当时他已经把自制的皮划艇划到了距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的某海港110公里外的海上,并且在这个地方弃船等待救援。目前他已经尝试横跨塔斯曼海12次了。
 

横跨塔斯曼海实际上是一件充满危险的事情。非常讽刺的是,虽然斯图尔特克利本人失败了,但他的皮划艇却漂到了新西兰。只能说澳洲人的日子过得太滋润了,不干活却天天想着横渡什么跨塔斯曼海,吃饱了撑着。
 

我们在狂风侵袭的沙滩上呆了一会,很快弗兰克催我们返回到汽车上,我们当时以为这个沙滩就是景点,结果我们高兴的太早了,好戏还在后面,之后我们上车后继续往东方行驶,弗兰克驾驶汽车狂奔了半个小时,途径一个卖传统刀具的农场,位于巴里敦,这个小镇有意思的活动是可以自制一把刀,比如猎刀,厨房用刀或销皮刀等等,无需任何经验。
 

据说活动一般是早上9:30开始,大约在下午4点结束,结束后还有饮料和小吃,可以玩到5点。中午包括午餐,一般是三明治和面包类食物。在制作过程中的等候时间里还有各种活动可以玩,比如扔斧头游戏,射箭,大型秋千等,弗兰克说那人造的刀具还非常好用,不过我们没有时间去看刀了。


 
我们行驶在普纳凯基的路上,它是新西兰南岛西岸的一个小社区,为参观著名煎饼岩和喷水洞的游客提供住宿和饮食。西海岸居住区普纳凯基位于帕帕罗瓦国家公园的入口处,公园满是神秘的洞穴、暗流和峡谷。
 

我们三人终于抵达了普纳凯基千层岩景区,碰到了穿着传统原教旨学说基督教服装的妇女带着一群小孩,弗兰克说这个宗教走极O端,结婚后夫妻不能使用避孕套,不能打胎,结婚之后就不停生孩子,也不搞计划生育,导致信仰这类宗教的夫妇特别能繁殖后代,原教旨学说或基本教义派,也称“基要学说”、“根本学说”或“基要派”,是指某些宗教群体试图回归其原初的信仰的运动。他们认为这些宗教内部在近代出现的自由学说神学使其信仰世俗化、偏离了其信仰的本质,因而作出回应;
 
一般提倡对其宗教的基本经文或文献做字面的、传统的解释,并且相信从这些阐释中获得的教义应该被运用于社会、经济和政治生活的各个方面。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等宗教都存在“原教旨学说”。基督教基要学说是基督教中从19世纪末开始的一个思潮,反对自由学说神学及历史批判学,以字面的、传统的方式理解《圣经》,接受传统的基督教教义。
 
原教旨学说与自由学说神学有着激烈的斗争,自由学说认为原教旨学说不能与时俱进,原教旨学说认为自由学说是因为人心的骄傲离弃上帝。自由学说认为原教旨学说偏执、排他,原教旨学说认为自由学说没有原则、纵容罪恶却排除上帝。
 

自由学说神学从19世纪末出现以来,在基督教会中的影响一直逐步扩大,比如现在出现的承认同性恋神父的情况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但原教旨学说也有作出有力的回应。

双方在美国政治中都是重要的力量,政治中的保守派和自由派或多或少与这两种信仰原则相联系。在原教旨学说基督教徒的思想里,男女结婚或同居就是要繁衍后代,不能搞什么堕胎啊吃避孕药这种事情,他们认为两个好基友或者两个美女搞在一起是亵渎上帝。
 

今天景区的游客并不多,只碰到一个穿紧身塑臀裤的亚女和几个欧美游客,因为弗兰克算好了潮汐的时间,我们抵达时正是涨潮的高峰,我们有幸亲眼目睹了令人震耳欲聋的风洞奇观,



还看到巨浪从海里涌入千层岩峭壁,掀起几十米高的如雪花般的浪花,还有很多在世界其它地方看不到的自然奇观,鸢兴奋地拍摄了很多照片,我也拿着两部相机轮流拍摄,只可惜天气不好,而且还逆光了,这里还分部着一种非常奇特的树木,它的伞状枝桠是往上翘起来生长的,而不像普通的树木是垂下去的,不得不惊叹造化的神奇,弗兰克就这种奇特的棕榈树是新西兰独有的,在中国看不到的。
 

棕榈树是全世界广泛分布的植物,在新西兰这样的海洋气候下,虽然平均气温有点冷,但是依然有一种土生土长的棕榈树在新西兰的土地上优美地生长着,它的名字叫做尼考棕榈树,英文名来自毛利语Nikau ,原产自新西兰的北岛,目前在南北二岛都有种植,是新西兰常见的用于大规模美化环境的树种之一。
 

与其它棕榈树相同,尼考喜欢生长在靠近大海的海岸、以及海拔不高、雨水充沛的森林中。尼考棕榈树可以长到15米高,身姿挺拔树干笔直;其树干是灰绿色的,上面也不少生长的痕迹(叶片疤痕);在其树干的顶部就是它的树冠,长着非常“棕榈叶”外观的叶片,每年新西兰的11月份到次年4月份开花,花为淡紫色到粉红色雄花或是红色的雌花,2月份到11月份孕育果实。它的果实是新西兰本土特有的物种木鸽的优质食物来源。
 

尼考是一种比较能够抗击低温的棕榈树,这与孕育它的新西兰的地理气候不无关系,尼考不仅能够在只有几摄氏度的低温环境下生长,甚至还能够进行繁衍。当然了,如果气候能够更加温暖,尼考就可以生长的比较快而且更加翠绿茂盛。
 

以前毛利人使用尼考树的老叶片(灰黄色的、坚韧)来编制篮子、容器和地垫;很久以前在食物短缺的情况下毛利人也曾经使用尼考的花朵、果实和比较嫩的叶片;而长成的叶片虽然不好食用,但是可以用来包裹其它食物制作新西兰的毛利经典美食杭伊。
 

今天的浪很大,海浪击打海岸的声音能传很远,很多从主岛崩塌的巨石立在离海岸不远的地方,构成不同的形状。我们先沿着非常受欢迎的短步道行走,停车场就在步道的对面。步道的开始是在美丽的亚热带雨林中:蕨类植物、尼考棕榈、里穆树等等。步道逐渐接近海滨,穿过典型的西海岸亚麻地,绵延的海岸线和海岬便惊现在眼前。

落潮的时候,沿阶梯可以下到海岬北部的海滩,这里有着峭壁,岩洞,瀑布和壮丽的岩石形态。还可以一路向北走过去并探索更远处的崎岖海岸,但涨潮后就非常危险了。
 

第91回:普纳凯基塔斯曼海,千层饼岩观喷水洞 (下)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07 12:16:58
Post #112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91回:普纳凯基塔斯曼海,千层饼岩观喷水洞 (下)

  
我们很快就到达了一个观景台,可以看到薄饼岩,当地人又称千层石岩,是由海洋动植物的残骸在地下堆积,在酸雨、风和海水的侵蚀下,形成层次分明的薄饼岩石景观,这在其它地方还真看不到,接近海岸的薄饼岩已经崩塌了一部分,鸢爬到一个石堆上拍照,下面就是悬崖,很危险,千万注意小朋友保持在道路内行走,不要越线,这个地方还是非常危险的。
 

在涨潮时,海水通过大量垂直的喷水孔冲出,所以这里会不时出现喷泉状隆隆作响的水柱,呈现出壮观的景色。据说薄饼岩是蜜月旅行的必去之地,但到这个地方必须是涨潮的时间,如果退潮了才过来就看不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了,这也是为什么弗兰克要挑好时间才送我们过来的原因。
 

新西兰自然保护局很可爱地用“自然千层饼菜谱”来形容并介绍这些千层饼石头形成的过程。薄页岩又称千层石岩,形成于3千万年前。成千上万年以来,小型海洋生物和沙土间交替层压并埋于海底,



产生了硬石灰石和软砂岩堆积而成的多层区域。地震活动让海底水平线上升并最后干枯。而那些慢动作的艺术家雨和风,开始侵蚀软砂岩。最后数以百计的地层沿着悬崖沟壑垂直形成,如同巨大的层层薄饼。
 

自然之力真可谓无穷尽,层层叠叠的岩石就这样,经历了亿万年,任海水冲击,任风吹雨打,却兀自屹立。严酷的环境,常常造就美丽和辉煌。
 

离开薄饼岩,我们又走到一个长方形的天坑区域,边长约有百多米,天坑一侧的底部被海水侵蚀成一个洞,当巨浪扑过来时,就会从洞内涌入天坑,幸亏景区修建了一个供游客行走的栈道和桥梁,我们再走过一个小峡谷,滔天海浪拍打在千层岩上,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一股股水汽冲天而起⋯


鸢站在那里拍摄了很多视频,我们还参观了喷水洞以及迷人的海景和山峦,喷水洞要在涨潮的时候才会喷发,从远处看,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股水雾从喷水洞中喷发出来,声音沉闷,令人震惊。在喷水洞旁边还有一个浪涌池,在它前面是一个孤悬在大海中的巨石,

 
我们还参观了海蚀洞穴等,一些巨大的岩石被海水侵蚀,有些岩石已经摇摇欲坠了,随着海水的侵蚀,更多的悬崖会陆续崩塌在海水中,我们三人参观了半个多小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景区,上了洗手间就返回停车场,



上了弗兰克的汽车之后,又开始一路飞快地往回赶,我们沿海岸线行驶,又看到类似澳洲大洋路圣徒石的景观,很多悬崖峭壁屹立在大海中,


 
我们在下午四点十五分抵达了格雷默斯(格雷茅斯),看到大街上又很多蓄着长发的背包客赤脚走在大街上,到处是颓废的流浪汉,格雷茅斯有这样的流浪文化,当地人不做评价,



我们在中餐厅旁边的图书馆下车,街道分布着很多老房子,一边是蒸汽机咖啡店,一栋红色的平房是顺风亚洲餐厅,在空旷的街道中间的休息处坐着一位穿着格子上衣和灰色紧身裤的金发美女,旁边停着她的自行车,
 

小镇位于山边,街道尽头是酒店,几处律师办事处都关门了,在雷丁顿酒店( REVINGTONS HOTEL)左侧是一栋二层的红色古房子,建于1873年,格雷茅斯曾经是毛利人居住的地方, 是南岛西海岸最大的城镇。这个区域有淘金史,可以在当地博物馆和附近的仙蒂镇欣赏这段历史。当地的啤酒酿造厂可谓新西兰传奇,那里接待旅游团并可以品尝啤酒。



其他格雷茅斯娱乐活动有海上钓鱼、飞蝇钓、在码头周围散步以及在伊丽莎白步道徒步游览。伊丽莎白步道经过一个风景保护区和几处旧金矿。在城镇周围,群众会发现专门陈列新西兰绿玉的工艺品商店。
 

附近开采煤和砍伐木材,是煤和木材的输出港。市内有较大的木材加工工业。格雷茅斯是西岸铁路枢纽,电气化铁路由此横穿南阿尔卑斯山,连接东岸的克赖斯特彻奇。可以从这里出发去看冰川和海狮繁殖地。
 

格雷茅斯是新西兰南岛西岸港市,位于格雷河河口,濒塔斯曼海,东南距克赖斯特彻奇160公里。我走进图书馆又碰到一位年轻的原旨基督教女孩,她好奇地盯着我看,这个女孩估计还没有结婚,家教严格,服装传统,



其她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都会穿齐臀短裤配低胸上衣,但她却把自己包裹得非常严实,这个场馆的网络信号很差,很快图书馆就清场要关门了,我只好离开,看到鸢与一位女骑行客坐在广场休息,附近很空旷,没有什么人,毕竟这个镇的人口只有一二万人,比我们荷坳村一个乐城小区的人还少。


 
我独自走在街边参观,五点过后很多商店就关门歇业了,反正也没有什么生意,路上骑行者很多,墙壁上到处是涂鸦,显示这个衰败的城市还是有艺术细胞的,我独自走到火车站,过铁轨去大超市购物,居然碰到一个中国美女,在十字路口有一个麦当劳餐厅,走过铁轨,看到远处的丁字路口的钟楼右侧有一个挖掘机正在施工,街道上行驶的汽车比徒步的人还多,铁轨一侧有一个加油站,
 

经过一个红色的房子,是一个香港餐厅,一位女士坐在里面,我走到泰弩街(TAINUI ST.),看到一个巨大的玉石,是一块从玉山运过来的雕塑,我又走到十字路口,一边是新西兰银行的办事处,街道边出现一个毛坯玉石,



商铺外面都是艺术涂鸦,迪克·史密斯电子商场也是门可罗雀,我走到一栋建于1866年的仓库建筑,外墙全是历史涂鸦,画着火车和运煤的画面,格雷茅斯附近有一个布伦纳煤矿古迹,那是一个在新西兰挖矿历史上很重要的一个地方,见证了挖矿历史的变迁。
 

有一堵墙上画满了格雷茅斯晨星报纸曾经刊登的当地历史性悲剧时刻,记载了发现黄金及矿难的历史,比如1896年3月26日发生的布伦纳煤矿矿难,放眼新西兰,这个小国其实极少发生矿难的,不像我国和印度,在十年前那可是矿难频发,经常一个瓦斯爆炸就搞死很多无辜矿工,


七年前,新西兰派克河煤矿矿井深处发生剧烈爆炸,被困井下的29名矿工已无生还希望,这一事件恐怕是新西兰一个世纪以来最惨重矿难。再回头看一眼历史,我们会发现在1967年1月19日,新西兰一处国营煤矿爆炸,致死19人,但当地最大的矿难却是发生在格雷茅斯,在1896年3月26日,


 
格雷茅斯镇附近的布伦纳煤矿发生沼气爆炸,65名矿工丧生,它是新西兰最大的矿难,而世界范围内最大的矿难却是发生在我国,1960年5月9日13时,大地骤然抖动,老白洞矿十五号井口喷出强烈的火焰和浓烟,威力不亚于12级台风。随即从16号井口也喷出浓烟,巨大的风力把打钟工和跟车工摔成重伤,



井口房屋被摧倒,地面配电所由于掉闸而停止运行;井上井下电源全部中断,电话交换指示灯一齐闪亮后全部中断电源。此时,正是井下交叉作业时间,交班的职工未上井,接班的职工已下井。两个班的干部工人全被困在井下,905名干部群众生死不明。二周内当地共动用62架次飞机,十几个火车专列,214辆汽车,运来大批救援物资。这次大同矿难事故导致677人遇难,连同被救出的228人中又死亡5人,共死亡682人。

 
在格雷茅斯的历史涂鸦中还记录了地震和战争,离开仓库后我又走到格雷茅斯晚星办公楼,双层玻璃房内似乎摆放着很多印刷机器,我继续前进,又看到巨大的昆虫,鸟和火车的涂鸦,还有一栋叫格雷茅斯之星的房子,



建于1866年,远处有一栋两层的庄园房子,是卖酒屋,我又路过一个巨大的石头那里,上面雕刻着淘金潮的历史记载(Westland gold rush),韦斯特兰最早在1864年就发现了黄金,后续有29000名淘金者涌入该地区。


 
通过了解格雷茅斯在维多利亚时代的淘金史,我们依然能捕捉到那时的气息。我漫步在格雷茅斯的街头,就像是行走在米国西部的旧金山,强劲大风与荒凉感是格雷茅斯留给人们的感觉。说到淘金,



就不能不说到格雷茅斯这座小城的发展历史。在19世纪末之前,格雷茅斯只是一个无名的小镇,它背靠南阿尔卑斯山,面向塔斯曼海,风光绮丽。
 

后来,有洋人在这里发现了金矿,于是便很快掀起了淘金热。淘金者从各地涌向这里,使这里迅速变成了西海岸最大的城市。格雷茅斯有座淘金小镇公园,此公园生动地再现了当时淘金者们的生活。


除了参观外,游客们还可以亲自去体验淘金的全过程,只要花上一些新西兰元,游客就会得到一个小盆的矿石,而且公园负责人再三保证这盆矿石里一定含有金子,就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慧眼识金了。

 
 

第92回:汹涌澎湃淘金潮落,格雷茅斯强风荒凉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07 14:24:31
Post #113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92回:汹涌澎湃淘金潮落,格雷茅斯强风荒凉


 
在维多利亚淘金潮时期,除了美国和加拿大及澳洲,新西兰的奥塔哥和格雷茅斯也出现过规模很大的淘金潮。当时只有少数的淘金者能够获得财富,一些原料供应商和交易者能获得不错的金钱,


而有为数众多的人则属于不幸运的一群,他们在未开拓的土地上忍受贫苦与贫困,但是最终却只能得到微薄的报酬。就人口统计学而言,一些淘金潮改变了殖民模式,造成先前极少开发地区的拓展。
 

格雷茅斯虽然不同于米国加利福尼亚州起初发现金矿时的轰动程度,但也吸引了上万来自北美、欧洲及天朝的淘金者一起涌向格雷茅斯,这导致格雷茅斯的人口猛增,一个小镇几乎像个国际大家庭。看到人类对于财富的如此贪婪,上帝动怒了,他通过他的方式来惩戒这些贪婪的人们。


 
到了19世纪后半叶,随着采金业的进一步资本化,淘金由初期的群众性浅层采矿,矿工及伙伴或家人利用简陋的机械,甚至是手工,就能进行采掘,演变到了现在的金矿深层采掘,这就需要更多的设备和更复杂的技术,这是矿工个人所无能为力的。于是商人、工业家和银行家纷纷组成采矿公司,并逐步控制了采矿区。
 

维多利亚时期,汹涌澎湃的淘金热很快也影响到了我国沿海的岭南等地区,为了圆自己的发财梦,许多天朝人通过中间人的安排,以实为卖身的方式,签定契约,以“赊单制”的形式来到米国和新西兰以及澳洲,



他们暗中与同乡联系,然后前往深山里的金矿区。他们长期生活在荒山僻野,风餐露宿,不管是开矿,还是以后筑路或在农场工作,都是一天忙到晚,一年累到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辛苦劳作,生活十分简朴。
 

稍有闲暇,也因语言不通和受到歧视,只能与周围的老乡在一起排遣,久而久之,在一些外国城市里形成了中国人相对集中的区域,我们称其为唐人街。据说当年在新西兰淘金的中国人基本上都离开了新西兰的南岛,只有极少数人留了下来。新西兰南岛的箭镇,至今还保留着当年华人矿工住宿的遗址。
 

虽然下南洋有个别非常成功的,但大部分人都过着艰难的生活,有些人还客死他乡,因为广东和福建人都希望长子去海外捞钱来光宗耀祖,而一些没有赚到大钱的人又不好意思回国见江东父母,最终只能在国外苟且偷生。
 

在众多淘金热时期的历史资料中,发财与挥霍、追求与冒险、野心与欲望、苦力与巧智、自私与落寞一起在万头钻动的黄金梦幻中显现出来,有淘金者满载金钱而归,也有淘金者永远地沉眠在一座座冷冰冰的金矿里;也有淘金者在返回家乡的途中被朋友抛弃,独自跋涉在广袤的荒原上。
 

我走到格雷茅斯火车站,看到一位赤脚的流浪汉走在路上,他的背包后面吊着锅碗,我再走到一个历史景点,1860年洋人詹姆斯麦凯花费30个金币从毛利酋长那里购买了750万英亩的土地,明显毛利吃亏了。
 

詹姆斯麦凯是1831年在伦敦出生的新西兰地主兼政治家,他最初只是想购买更多的土地来养牛,结果在阴差阳错中意外地以小博大地购买了大量土地,在碑文旁边有一个硕大的绿绿石,一面被切割而露出绿色的剖面。
 

我又走到长堤那里,外侧就是河流,一座大桥飞跨在水面上,对面是一些矗立在海中的石头山,另外一边还有码头,能看到岸吊设备,我走到火车站参观,里面有展示当地第一次开通火车时的盛况,很多群众排队过来看热闹,我再走到大超市那里(the Warehouse & Subway),商品非常多,还有美女杂志,关于狩猎和钓鱼的月刊也非常多,
 

我买了一些商品,无非是我最爱的营养棒,我这次买了三盒,来自不同的牌子,有些含有果仁等(Tasti mega Nuts),碰到弗兰克也在超市逛,我们分开买单,之后我帮他提袋子,大家一起走出超市,上车后我们先去广场上接鸢,然后飞奔到加油站,弗兰克从后箱取出一个气罐让油站的人加气,然后对面有一个卖车的地方,弗兰克指着一辆刚刷过新油漆的汽车说那辆摆在卖场的轿车已经被他买下来了,以后专门给埃利萨开,
 

自从弗兰克变卖了父亲的不动产之后,是开始富裕了一些,弗兰克现在使用的皮卡轿车已经非常老旧了,我之前坐在副驾驶位想拍照,他忙启动雨刷想把车窗刷干净,结果事半功倍,玻璃越刷越模糊,所以到了加油站,弗兰克特意拿抹布蘸水将车窗仔细清洗了一遍,说是为了方便我拍照,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弗兰克是非常善良的一个老人。
 

我们上车之后再行驶几十公里,经过正在施工的铁桥,再行驶半小时才抵达林中木屋,埃利萨早就准备了丰盛的晚餐,这次居然有鱼肉煎饼,还有烤土豆,另外准备了两个蔬菜,埃利萨还特意煮了米饭,我们饱餐一顿,


在洗碗的间隙还吃了奇异果,之后我与鸢轮流去洗澡,我还将脏衣物扔进工具房里的洗衣机清洗,鸢特意将在杭州购买的丝围巾送给了埃利萨大妈,埃利萨比鸢的妈妈还大几岁,但活得非常潇洒,也说明女人没有小孩也一样能活出精彩的人生。
 

弗兰克还想跟我下棋玩背包客游戏,但因为他们九点钟要看一个电视剧而取消,尔后我跟鸢返回林中小木屋,鸢继续玩手机,我则上阁楼整理今天的行程。鸢先睡觉了,到了22点我去工具房将洗衣机洗好的衣服取回来,然后晾晒在大堂。晚上的木屋非常安静,
 

就算不关门睡觉也不用担心有人过来。我坐在小木屋里翻开当地人编写的关于清朝中国人跑到新西兰淘金的书籍,然后我又想着我现在干的活,说白了我这几天就是在新西兰当农民,但幸亏我在有生之年体验了一把这样的生活,否则在国内老是以为新西兰是天堂,群众不用下地干活,不用修马桶修车什么的,但其实在发达国家的生活并不容易。

 

我们还不是中产阶级,所以并没有碰到过移民的尴尬,但我们身边却有很多人碰到这类闹心的事情,移民来移民去套路一多才发现自己被坑死了。我身边有些同学,出国前家境殷实,亲人经营的公司收入稳定,自己的工资也颇客观,在当地属于优秀的中产阶级。有了一定数量的钱之后,受多方面影响,老同学看好了国外的宽松环境,向往国外高福利的生活,于是便一心通过创业式移民,融入国外的生活。


 
后来去到米国,休息一段时间、熟悉一下环境后,老同学便开始找工作。当初老同学想只要自己期望值不是很高,先找一份入门级别的活计,再一步步重新开始,应该不难。就像鸢之前不断唠叨的那样,鸢说她来新西兰剪羊毛理发也比在国内坐办公室赚的钱多,但这些都是表象,因为入门级的工作不一定很好找呀。
 

再说我老同学经历几个多月的实践和多次面试失败后,老同学发现自己原来的想法大错而特错,因为大家换位思考下,现实是越是入门级的工作,竞争越大,因为经过简单培训谁都可以干。高点层次的工作,又要求当地国家的学历和经验,即使有在米国境外的米国公司工作经验也等于零,何况老同学边都沾不上。
 

近乎绝望的老同学曾参加了一个类似协会性质的找工组织,老移民叮嘱他尽量不要在找工简历中提到祖国二个字。这使老同学感到屈辱,他的心情在找工作的过程中一天天坏起来,原有的自信心一点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苦闷、自尊遭受打击带来的失落。
 
老同学的心底开始萌生移民是一次错误的选择的想法。在为自己找工作的同时,老同学也观察了周围一些老移民的生活,那些人来米国的时间有长有短,可他们的生活愈让老同学感到移民对有些人来说就是是一种错误:


他们中间有些人本是国内知名品牌大学毕业的学生,又在国外读了博士、硕士,现在照样在工厂打工,其中很多人已经麻木。有的人来了几年还在读书,连一份十多美金的临时工都没有找到过,年纪轻轻就头发花白。
 
很多中国群众放弃国内优越生活,良好工作,在各类国内移民中介的忽悠下纷纷攀比移民出国,而到国外却发现连自己其实连民工都不如,究竟图的是什么?就好比我跟鸢到了新西兰,我们在农场干了这么久,坦白说我们干起活来还不如新西兰的农民利索。
 

是不错,新西兰和米国是有蓝天、白云和清新的空气,干净的奶粉,没有地沟油,但是对于自己这样为生存而挣扎,将自己的自信、自尊降到较低限度的华人来说,哪还有心情去欣赏蓝天、白云?而欧洲和米国是有良好的社会福利,但那种福利只是让人饿不死。
 

来欧米国家的移户大军里,像我同学这样的人也很多,他们放弃了国内的事业,在米国买了房子和车,几乎花光了多年的积蓄。外出谋生的艰难与国内外社会地位的强烈落差彻底摧毁了他们留在米国的决心和信念。短短几年时间,他们又灰溜溜地匆忙滚回了祖国,何苦呢?这个时候才发现移户中介把你们坑惨了?更让老同学受不了的,是那些与工作本身无关,虽然看不见却能让人崩溃的压力,分分秒秒都让他感到海外生活的紧张、孤立无助和举目无亲。
 

移户米国其实是一个复杂、漫长而又头痛的过程,人在米国扎下根来并不容易,有时候也没有必要,因为现在在国内,出国旅游学和商务考察也越来越容易。如果选择移户,除结婚和投资的渠道外,职业移户当属上选,因为让公司派你去米国或新西兰工作,那样是最自然最人性化的移户。
 
如果我大学毕业就有华为中兴联想这样的公司派我去米国工作十年,我肯定会顺其自然地移户了,但如果不是职业移户,那还折腾个啥?


 
以前我跟鸢经常感叹岁月流逝,韶华易老,早知道年轻的时候就应该折腾下移户的事情了,但地球上没有后悔药啊,但假如我能年轻十岁,我再去申请移户米国,那对于我的青春来讲其实也是极大的浪费。因为有些过程是谁也绕不过去的槛:先要读书,再找工作,根据工作,一层层办工作许可,每一次都是一场巨大的战斗。
 

要是读博士,起码要三到五年时间搭进去。然后再利用一年到一年半的职业实习期找工作。职业实习是个临时的工作身份,找到合适工作后,得尽快转成工作签证。工作签证需要雇主帮助申请,雇主如不肯,只好转找肯帮办的雇主。工作签证三年一延,最多七年。这期间,还要努力地去办绿卡。
 

绿卡办理分几个优先顺序,杰出人才办得很快,其余的则根据国别的签证配额排期,排到才可办理。这排期三五年是常事。排期中我们还不能轻易改变工作,这让很多人只好接受不满意的工作,这中间离开米国再回来,还要花钱申请提前假释,

要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还不如把这些精力和时间拿去在公司加班或者创业,大家都知道,我国现在处于经济发展的初期阶段,发财的机会比欧美多几倍,很多国内创业公司,可能几年刚刚把商业模式想清楚,团队会在第一轮淘汰完成,刚开始跑,但对某些新型创业公司来说,好像三年就能走完了一辈子的路。


 
一些创业公司在资本助推下的崛起速度之快,创始人三年就赚个几亿人民币,年纪轻轻就实现财务自由,这种赚钱的火箭速度,在欧美也只有脸谱的创始人能媲美了。欧美大部分人喜欢在一个点上勤勤恳恳,但绝顶聪明的中国人却知道要借助面和体的崛起,既然在国内创业都能暴富,为何要去欧美当民工?不如先在国内赚足了钱,直接移户在欧美吃老本不是更惬意?(当然,有人在国内暴富,必然对应有几万个被“收割韭菜“的群众变成赤贫,但是市场经济无法消灭贫富差距。)


 
对一些整天这山望那山高的捣鼓移户的人,几番折腾下来,到最终不再受“身份”限制,搞不好就八九年甚至十几年过去了。好多人当年的梦想早已灰飞烟灭。大家只好把兴趣放到孩子和房子身上。自我的丧失,对一个人来说是很凄凉的事。坦白地说,作为第一代移户,老同学的青春基本上就这样荒废了。其实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移户,也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适合移户,要根据个人的情况而定。


 
想移户出去开启美好生活的不能靠头脑发热,如果脑子被驴踢了冒险去移户,最终可能追悔莫及,近几十年世界上阶层流动最大的致富机会,其实最多的都是那些像我国那样的社会稳定的发展中国家,其实如果群众在国内都混不好,跑出去找个人生地不熟的你们就能混好了?用脑子想一下嘛,不要以为会讲外语就牛逼哄哄,像我们这类天天学英语西班牙的人,到了国外发现口语还不如当地的洋乞丐。当然,有钱有本事有健康,地球上哪里都是天堂。



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特点,这些特点对有的人来说是一种适应,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却是一种煎熬。比如移户米国可以拥有当地的医疗教育甚至创业机会的同时(比如有留学生说在米国呼吸的空气都是甜的),也与种族歧视和高犯罪率(枪支泛滥和吸毒成瘾)等问题伺候陪伴你们。
 

很多国内来的留学生经常说,新西兰就是为她而生的,但繁琐的移户手续让他们的这个第二故乡变得过于冷漠,一切似乎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


 
Jumbo Huang Index:My routine today was: Kumara-Shantytown-Greymouth-Runanga-Rapahoe-Barrytown-Grey River-Punakaiki-Paparoa NP(west coast wilderness trail), the Great coast road, Pancake rocks, Dolomite points, Barrytown knifemaking, 174 mawhera Quay, Greymouth countdown, Nice& Natural Roasted nut bar trail mix 6 bars 192g Net, peanuts , cashews, almonds; Tasti super grains, almond, linseed, cranberry, 5 bars 150g, Amaranth, oats, Quinoa, millet,Meganuts 240g Net. Shantytown is a tourist attraction in the West Coast Region of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Located 10 km south of Greymouth, the town was constructed and opened in the early 1970s and consists of 30 re-created historic buildings making up a 19th-century gold-mining town. Greymouth is the largest town in the West Coast region, and the seat of the Grey District Council. The population of the whole Grey District is 13,500, which accounts for 42% of the West Coast's inhabitants..The town is located at the mouth of the Grey River, on a narrow coastal plain close to the foot of the Southern Alps.

图为弗兰克,真正的嬉皮士,朋克族




 In clear weather, Aoraki Mount Cook can be clearly seen to the south from near the town.Greymouth is on State Highway 6, which connects it with Hokitika in the south and Westport in the north. Runanga is a small town on the West Coast. It is located eight kilometres to the northeast of Greymouth, to the north of the Grey River. Barrytown is 21 kilometres further north. State Highway 6 and the Rapahoe Branch railway run through the town. Runanga was formerly a railway junction, with the steep Rewanui Branch diverging from the Rapahoe line until closure in 1985.The town's origins can be traced back to European colonisation in the late 19th century, when large numbers of settlers came to work the local coal fields.

 The town's name is Maori for "meeting place".Coal mining is still the main employer of the town. Barrytown was settled in the 1860s and was a centre for gold dredging. Today ‘s hightlight was Punakaiki which is a small community on the West Coast of the South Island, between Westport and Greymouth. The community lies on the edge of the Paparoa National Park. The Pancake Rocks are a very popular tourist destination at Dolomite Point south of the main village. The Pancake Rocks are a heavily eroded limestone area where the sea bursts through several vertical blowholes during high tides. Together with the 'pancake'-layering of the limestone (created by immense pressure on alternating hard and soft layers of marine creatures and plant sediments), these form the main attraction of the area.The Pancake Rocks are presently explorable by a number of walkways winding through the rock formations, parts of these wheelchair-accessible and others carved into stairways up and down the rock faces, Paparoa National Park is on the west coast, It was established in 1987 and encompasses 430 km2. The park ranges from on or near the coastline to the peak of the Paparoa Ranges. A separate section of the park lies to the north and is centered at Ananui Creek. The park protects a limestone karst area. The park contains several caves, of which Metro Cave / Te Ananui Cave is a commercial tourist attraction.


James Mackay was a New Zealand farmer, explorer, public servant, administrator, land purchaser, interpreter, advocate and politician. In April James and Alexander Mackay set out for the West Coast. They joined up with the Nelson surveyor John Rochfort and his chainmen before reaching the Alps, and caught out in snow, spent three weeks making the crossing. James and Alexander then waited on the West Coast for all the Maori of importance to assemble at Arahura, the centre of their greenstone industry. When negotiations at last began towards the end of July, Mackay again found the Maori demanding more money and reserves than he was permitted to allocate. They wanted £2,500 and an estimated area of 200,000 acres, and this time they were unmoved by his threats of dealing with Ngati Toa instead. When negotiations broke down, he was forced to go to Auckland to receive new instructions. Mackay returned to the West Coast the following year, exploring an overland route from Nelson to the Grey Valley on the way. Negotiations resumed at Poherua, just north of the Okarito Lagoon, on 21 April 1860. Previously Mackay had offered £200 and 800 acres of reserves, now he offered £300 and 6000 acres of reserves, which the Poutini Ngai Tahu accepted, stressing that their greenstone should be protected with a large reserve at the Arahura.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07 22:15:45
Post #114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汤尼发 离线 汤尼发

----------------------------------------
2021大鸟带着梦想去飞翔 五月亞非歐首都十五國 90天自助休閒遊  ( 預算海陸空交通费€2000欧元 )
香港 曼谷 杜拜 伊斯坦布 威尼斯 卡薩布蘭卡 里斯本 馬德里 布拉格 华沙 柏林 哥本哈根 斯德哥爾摩 赫爾辛基 塔林 莫斯科

 
旧帖 2018-04-08 23:14:09
Post #115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93回:穿南岛气候分界线,跨亚瑟隘口分水岭

 

20170401对于忠告,你所能做的,就是把它送给别人,因为它对你没有任何用处,朱棣雯教导我们,在取得成就的时候,不要忘记前人。当你开始生活的新阶段时,请跟随你的爱好。生命太短暂,不能空手过,要对你的热爱倾注深情,当你白发苍苍、垂垂老矣、回首人生时,你需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感到自豪。物质生活和你实现的占有欲,都不会产生自豪。只有那些受你影响、被你改变过的人和事,才会让你产生自豪。

 
生活是指生命活动的过程,这个过程是由人的主观意识,以及客观环境所决定的。主观意识决定心情,客观环境影响了感受,没人会主宰你的心情,也就是说在生活过程中,没人能让你快乐,也没人能让你痛苦,快乐是自己创造的,痛苦是自找的。把握好自己的心情,过好每一天,为自己制造快乐,也可以为别人带来快乐,踢开痛苦,让它随风而逝。


 
如果选择了出发,那我就不会停下脚步。每天叫醒自己的不是闹钟,而是梦想。生活这艘巨轮会把我们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且一直向前,如果多年以后,可以告诉自己,我活成了自己想成为的样子,那我就是成功的。
 

早上洗漱完毕就去大木宅的餐厅,看到弗兰克正在煎蛋,他还特意炒了培根肉,有面包和蔬菜,这是我们在弗兰克家吃过的最丰盛的早餐,我们一边吃着鸡蛋和培根肉配面包,弗兰克一边聊着某国劣质产品倾销到新西兰的事情,他说我国灭掉了新西兰的水泥产业,



廉价的钢制品也让新西兰的钢企接连破产,最后还聊到新西兰人喜欢维修老机器的传统,埃利萨说以前的欧洲其实就是有很多村庄组成的区域,都说相同的语言,只是方言略有不同,不久欧洲出现国家的概念,国界的分割最终导致了欧洲语言开始演化为英法德等不同的语系。


 
吃完饭之后我们又拿了两根香蕉,埃利萨又送给我们一袋灯笼果和四个西红柿,我们返回房价开始清理背包,拆掉旧床单后返回大宅,研究了一会背包客桌面游戏,也是非常考验地理知识的,游戏规则很复杂,有各种规定,如果能玩好这个游戏,以后出门背包旅行就有一定的经验了,鬼佬真想得出来啊。
 

最后在11:30分我们与弗兰克和埃利萨一起乘车离开,我们先行驶到格雷茅斯的图书馆,下车后我们与弗兰克夫妇合影留念,然后我们目送弗兰克驾驶汽车绝尘而去,我跟鸢就背着包走进图书馆,幻想着在图书馆呆几个小时,结果没坐十分钟又被迫离开了,



管理员说周末图书馆只开放半天,毕竟服务人员也要过周末,我们只好在图书馆外面上网,到了13点10分就徒步走到火车站,看到一群刚下火车的老年游客正围着几家租车公司,他们都会继续租车旅行的,
 

我去前台咨询一位讲中文的小美女,她说大巴车就停泊在火车站外面,不久一辆火车开走了,车站角落站着一个卖艺的年轻男孩,不知道他是在乞讨还是练习演奏,我们走到后面的车站出口,看到地上坐着十几个洋妞,她们也真是不怕脏,都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铺设一张报纸,


一个背着帐篷的年轻洋人到处乱晃,我们看到了城际运输公司的大巴车,上车时老司机告知发车时间推迟,原因可能是有一批转车的客人还在火车或者另外一程衔接的大巴车上,我们耐心地等待到14:50分,古旧的火车站是双层砖砌建筑,候车的地方有旅游信息中心及商店,


 
终于看到另外一辆疑似从皇后镇始发过来的城际大巴,车上下来三个老人,跟着就上了我们的车,原来一车的人都在等待这三个老头,刚才那辆汽车的司机也曾经载过我们,这条线路也就是那几个老司机在开车,之后开始下雨,我们终于离开了格雷茅斯,鸢在大巴上吃巧克力营养棒和香蕉,她突然想吃肉了,车厢很空,


只有前排坐了几对老年夫妇,持续下雨,我们沿山谷旁边的道路行驶,一些地方山体滑坡很严重,两侧的山峰都被云雾遮蔽着,如梦似幻,很多时候公路与铁轨是并行的,这就是新西兰观景火车线路(Tran Alpine) ,高山线是从基督城穿亚瑟通道到格雷茅斯,这条风景秀丽的火车观光线堪称全世界最好的旅游线之一,它穿越了南阿尔卑斯山,连接了历史文化名镇,也就是位于崎岖西海岸上的一个河畔小镇格雷矛斯和基督城。
 

南阿尔卑斯山是新西兰最高大的山脉。纵贯南岛中西部,全长320千米,呈东北西南走向,连接基督城、格雷茅斯,最高峰为库克峰。它的西坡陡峻,直逼海岸。东坡较平缓,有宽阔的山麓丘陵,渐降为坎特伯雷平原。大部分山岭巍峨高耸,多巉崖绝壁,有17个3000米以上的高峰,最高的库克峰海拔3764米,是新西兰第一高峰。许多高山顶上终年积雪,有大小冰川360多处,其中以位于库克峰巅东侧长达28.9千米的塔斯曼冰川最有名。地形崎岖,多形谷、瀑布和狭长的冰蚀湖,成为南岛东部大多数河流的发源地。
 

在南岛西南部山脉逼至海滨,形成众多的峡湾。山区风景壮丽,建有国家公园和滑雪场地多处,为重要旅游区之一。北部有纳尔逊湖国家公园和阿瑟山口国家公园,中部有西部国家公园和库克峰国家公园,南部有阿斯波林国家公园。
 

南阿尔卑斯山又是南岛东西部的气候分界线。旅游业发达。西坡雨水充沛,森林茂密;东部位于背风雨影地区,降水较少,林木稀疏,低矮的山麓丘陵只能生长草本植物。山区多湖泊和急流瀑布,水力资源丰富。唯一横贯山区的铁路,穿越长达8千米的阿瑟山口大隧道,连接东岸的基督城和西岸的格雷茅斯两大港口城市。
 

火车高山线全程 223.8 公里,历时四个半小时,总计穿越 19 座隧道和 4 座高架桥,其中包括 73 米高的梯子高架桥,异常险峻,堪称建筑奇迹。


 
火车上设有室外观光车厢,可亲密接触新鲜的高山空气和壮美风景。因为坐火车全程要179纽币,我直接放弃了,改乘坐舒适的大巴车,也能体验南岛引人注目的自然地貌,同时远观壮丽的南岛风景,游走于怀马卡里里冰河河岸,穿梭于南岛高耸的山脉中,欣赏当地一望无际的海岸线和原始森林。
 

沿途人烟稀少,偶尔才能看到一些提供休息的场所,行驶过很多桥梁,经过一些农场,雾大雨急,我们中途在一个咖啡厅停车休息了一刻钟(Arther's Pass),道路一侧是几栋红色的房子,还有阿瑟山口商店,到处出售南艾尔卑斯山的航拍图,很多人骑摩特车经过,偶尔有人停车下来喝咖啡。
 

商店对面是一个两层楼的山友办事处,我们走到商店内闲逛,不久返回到汽车上。阿瑟山口是新西兰一山口。位于南岛中部南阿尔卑斯山区,通过奥蒂拉峡谷隧道横贯东西,海拔923米,建有亚瑟隘口国家公园(Arthur’s Pass National Park),面积944.4平方公里,为旅游胜地。通道全长八公里,有铁路和公路自西海岸的格雷茅斯穿过,直达东海岸的基督城。山区风景壮丽,海拔1800米以上山峰有30多个,交通便利。


 
在17世纪中叶,第一批欧洲放牧者为了寻找坎特伯雷大平原以外的牧场,来到崎岖不平的亚瑟隘口国家公园。在欧洲移民到来之前,毛利旅游者和商人也曾从此经过,到达西海岸的庞纳姆河。直到1860年在西海岸发现了黄金,于是亚瑟隘口才逐步地开始修路。
 

这条通道充满艰险,经常能看到维护道路的挖掘机在施工,汽车行驶过植被茂密的区域,偶尔能看到大而积的山体滑坡,碎石压倒树林,场面壮观,铁轨也在加固,途经很多垭口,亚瑟通道国家公园的东边面积宽广,一条条河床中卵石充盈,还覆盖着大片山毛榉森林。公园西边的天气多潮湿、少干燥,一条湍急的河流从浓密雨林中奔腾而过。


沿着"大分水岭" 中部而下,就是雪域山峰、千仞冰川和石砾陡坡交织而成的高山仙境。公园里许多山峰海拔都超过了2000米,当地最高的是海拔2400米的默奇森山。
 

所有山谷幽深且陡峭,有着典型的冰川凹形剖面。在亚高山灌木丛之上,有许多盛开着野花的高地。位于亚瑟通道的山村是新西兰海拔最高的城镇。很多短途步行道都从这里开始。在这里能看到古老的奥蒂拉(Otira)铁路隧道入口,这是一个穿越了8.5公里长岩石的工程壮举,奥蒂拉铁路隧道始建于1907年,隧道两头的落差达250米,也就是说它是一条倾斜的隧道,完工于1923年,是当时英联邦最长的隧道。


 
我们的大巴也驶过了非常壮观的奥蒂拉高架桥,汽车继续行驶不久天气就变晴朗了,原来是南岛中间的一道山脉将当地的气候分割为两类,汽车行驶到一个非常空旷的山谷,然后一位中年背包客独自在这个深谷下车了,放眼望去连一个村庄都没有,非常荒芜,他背着蓝色的大包,穿着短裤和登山鞋,头发花白的老司机替他拿下行李。
 
据记载,当地其实有很多徒步线路,如果我们能在附近找到一家在牧场工作的活计,或许可以尝试走一下这些步道。比较热门的步行路线从公路边开始,由此可欣赏美丽的自然风光:魔鬼潘趣酒杯瀑布(Devils Punchbow)、新娘面纱步行道、历史村庄步行道(Arthur's Pass Village Historic Walk)、坦普尔盆地(Temple Basin)和多布森自然步行道(Dobson Nature Walk)都是推荐的短途步行道。全天步行道有考恩斯步行道、雪崩山峰、艾肯山和比利山。
 

亚瑟通道步道长3.4公里往返,单程1小时20分钟,很容易的步道。这一步道呈现了亚瑟通道最好的一面,这里有阿尔卑斯不同种类的植被,瀑布,湿地以及丰富的历史,以及散布着各种可观赏美丽山峰的观景点。步道为比较温和的攀升,仅在新娘面纱溪有一些较陡的阶梯。从潘趣酒杯停车场到新娘面纱瀑布群观景台大约需要20分钟步行。穿过阿尔卑斯山毛榉森林和龙草树属类植被可到到一处林中空地,这里有野餐桌并有瀑布群、群山山峰以及亚瑟通道村庄的美丽景观。
 

走过新娘面纱溪,步道穿过阿尔卑斯灌木地和湿地可到达杰克小屋,这是为修路工人提供休息的小屋。在杰克小屋穿过73号国道可到停车场(Bealey Chasm),沿着步道穿入原生山毛榉,这是一处非常好的观鸟地点。在多布森自然步行道(Dobson Nature Walk)的交叉口右转,再次穿过73号国道,到达坦普尔盆地(Temple Basin)停车场。



也可以在交叉口左转,沿着多布森自然步行道到达通道最高处的亚瑟通道观景台(Arthur's Pass lookout),从这里开始往西海岸方向道路海拔高度开始逐渐降低。从这里还可以看到对面多布森纪念碑,这是为了纪念亚瑟达德利多布森(Arthur Dudley Dobson),他是一位勘察员,是他赋予了“亚瑟通道”这个现代名称。
 

亚瑟达德利多布森在1841年出生于伦敦,他父亲也是测量员,在铁道路工作,父亲就是他的师傅,从小跟着父亲搞测量,学了一些技术,淘金潮给了他机会,让他完成了从基督城到西海岸的山谷穿越线路的勘测。

我们还途经一些农贸市集(Darfield Farmers Market各种摊位,新鲜的烘焙,包括欧式面包,本地蔬菜,各种奶酪,从霍罗拉塔加工厂出品的烟熏三文鱼,沙拉酱,散养鸡的鸡蛋,各类植物既有本地的也有进口的,还包括烹饪用的香料),最后驶过了非常奇特的城堡山保护区,它位于基督城和亚瑟通道国家公园之间,国道73号高速公路旁。


 
在公路上开的时候就能看到旁边山坡上各种怪石(Castle Hill Rocks)。电影《纳尼亚传奇》曾在附近取景。城堡山巨石形态各异,令人震撼,是所有抱石(bouldering)和攀岩(Rock Climbing)爱好者的好去处,也是世界上最好的抱石和攀岩胜地之一。在这里,群众也可以尝试温和一些的运动,比如在高尔夫球度假村打一轮高尔夫。
 
当地有游客会在中途停车,然后尝试走洞溪风景保护区步道,在该保护区内最主要的特色景观就是一条长594米的石灰岩洞穴,有两条短步道可以从保护区停车场走到洞穴的入口。这附近的石灰岩是《纳尼亚传奇:狮子、女巫、魔衣橱》的取景地。向上游的步道是北向,穿过多样的石灰岩景观;


另一条步道可以到保护区边沿的平台,俯瞰洞穴的入口。进入洞穴前请注意观察警告标志,如果有计划要穿越整个洞穴通道请一定准备好适当的装备。洞穴通道蜿蜒曲折且黑暗,两个洞口之间的距离是594米长。穿越大约需要一小时左右时间。在进水口处有一个3米的瀑布,一般健康者没有探洞经验也可以穿行。进洞至少携带有两个可靠的光源,有备用电池,保暖且防水的衣物和鞋。
 

汽车又驶过了大片的平原牧场,之后沿着非常宽阔的河谷一侧行驶,过了一个非常长的桥,很快汽车再驶入盘山公路,部分路段非常险峻,再途径几个湖泊,天气放晴了,一些比较高的山顶已经秃提了,没有任何树木,一些牧场的草变成了枯黄色,羊群非常多,但又有一些牧场的草是非常绿的,估计是新长出来的草,有时候河谷中有两条并行的河流,但现在是枯水季节,怀马卡里里河的河滩上裸露着很多鹅卵石。


 
怀马卡里里河是新西兰南岛中东部河流(Waimakariri River),源出南阿尔卑斯山脉,流向东南,注入太平洋的佩格瑟斯湾(Pegasus Bay)。它全长160公里,流域面积约2,600平方公里,主要支流为比利(Bealey)河等。河口三角洲为班克斯半岛的主要部分和坎特伯里平原的一部分。河谷地区有牧羊业,河南部分地区种植谷物。
 

怀马卡里里河两边生长着很多绿色的小树,除了两岸的树木,其它地方都是牧场了,原始森林早就消失了。经过一些桥梁之后,我们又看到了铁轨,后面能看到更多的植被,出现更多的湖泊和牧场,之后我们还经过了弗洛克山旧车站,又驶过弗洛克山车站桥梁,放眼望去,能看到两侧的山谷中呈条状分布着一些树木,更多的是草场和灌木,偶尔能看到一些发电站,城堡山旁边也分布着很多牧场。


 
我们再驶过桥梁时看到一些人停车后去峡谷徒步,大巴接近基督城时已经是万里无云了,平原分布着大量的牧场,整齐化一的方格形牧场被一排排的树木隔开,道路笔直,两侧也种了一排整齐的树木。很多牧场都安装了自动洒水装置。
 
 

第94回:胸怀祖国放眼世界,青年旅舍罗莱斯顿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08 23:30:43
Post #116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94回:胸怀祖国放眼世界,青年旅舍罗莱斯顿

 

我们在18:20抵达了汽车站,我们下车就徒步走在曼彻斯特大街,看到很多沿街乞讨的年轻人,一些年轻人看路人不给钱还会恶语相向,还是鸢说的对:“在国内是没有办法,人口真心太多了,在国内走一趟,发现我国有些人穷永远比你想像中要穷很多,这还是在我国深圳这样的大城市,亚洲人穷完全是被动穷的,因为人口多不得不穷,而欧美人的穷很多是选择性穷,不想工作而变得穷,像新西兰这么发达的国家,还有四肢健全的年轻人去做乞丐,只能说是他们选择了贫穷。”


 我们穿过正在施工的马路,太阳的余晖洒在街道上,很多大树的叶子都黄了,原来现在是秋天了,继续右转后看到博物馆对面的一处古建筑正在落架维修,草坪上有一个仰面躺着的女神赤裸雕塑,我们这次预订的是一个位于市中心的青年旅社,当初以为青旅是非常好的住宿选择,但真正体验一次之后才发现太恶心了,价格并不便宜,碰到的年轻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热情和志气了。
 
我们走了十五分钟就到达了位于伍斯特大街的罗莱斯顿大厦国际青年旅舍,走进大堂就看到两个洋妞在前台对一位值班的德国美少女抱怨住宿费用太贵的事情,轮到她为我们办理入住,洋妞叫我先支付64纽币,然后我们拿到钥匙就上楼去到一号房,这个国际青年旅舍就是一栋老别墅改造而成,进了男女混住的宿舍就看到一男一女两个韩国年轻人已经占据了两个下铺,起初我以为他俩是情侣,事后才知道两个韩国人形同陌路。


 
另外一个洋妞一直低着头玩电脑,她占据第三个床位的下铺,我们与另外一位壮男走进来就只能选择三个上铺位了,大家都很冷漠,本来想打个招呼聊一下世界风情的,看气氛不活跃,我们也懒得跟他们打招呼了,那位高挑瘦弱的洋妞穿着黑色条纹长裤,系着围巾,短袖上衣,袜子也没有脱就坐在唯一的一张椅子上,

她将电脑搁置在膝盖上,专注着看电脑屏幕,把我当空气了,靠近窗户的地方有一个长凳子,蓝色地毯上摆放着背包,韩国男人最邋遢,他的床上乱成一团,他居然将脏拉杆箱直接扔在被子上。
 

我最近几年在国外碰到的韩国男人都是怪怪的,韩国女人还能聊两句,但看到韩国男人真的是不想搭理。他们以为有米帝国罩子,总是瞧不起崛起中的汉人。
 
我们放下背包就走到荒凉的大街上,徒步走了二十分钟才找到一家叫新世纪的超市,沿途没有看到一家餐厅,就算有也是价格死贵,连洋妞都消费不起。一边是大量年轻人无法实现有效就业,一边的吃饭都困难,畸形的资本市场。
 
我们走进超市,看到一位黑哥热情地勾引一个皮肤白嫩的白种女人,他俩聊得火热,白妞是工作人员,我去找她买了一整只烤鸡,只需12.99纽币,新西兰的羊肉其实是最好的,因为那些羊是放羊的,而新西兰的鸡肉是非常难吃的,很多时候吃了半天都吃不出鸡肉的味道,我怀疑就像美国电影《食品公司》讲述的一样,这些鸡是在仓库里原地不动地用饲料喂养出来的,不是走地鸡。
 

之后又购买了10袋快速煮熟的面条,花菜和一袋面包片,去收银台支付19纽币,超市旁边是一家日本餐厅,已经打烊了,我们坐在餐厅的桌子上吃鸡肉和面包,一边喝着汽水,碰到一群我朝人和一对印度夫妇,吃了一半的鸡肉之后,我们又徒步二十分钟返回旅馆,进房间碰到低头玩电脑的洋妞,本来我们只需在基督城呆一晚的,但东道主道恩女生因为工作的原因临时拖迟了接待我们的计划,导致我们不得不多在此地呆二天,


 
如果道恩能提早一天通知我,至少我还可以跟弗兰克和埃利萨协商多住二晚,因为弗兰克家的菜园子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打理,现如今我们火急火燎地离开弗兰克家,刚上大巴车就接到坏消息,白白浪费了我两天的住宿费用,当时我极为恼火,跟道恩协商了半天,最终才将工作时间调整为4到8日,但在基督城,我们绝对不想在青年旅馆的男女混住的宿舍呆三晚,如是我一进酒店就忙预订了另外两晚的住宿,忙完之后我与鸢轮流去洗澡。


 
晚上六人宿舍只有我俩,其他洋人都去外面玩了,很多年轻人会在酒吧呆到凌晨才回来,我突然非常反感这些住在青年旅馆的年轻人,放纵淫乱不承担社会责任。根据国际青年旅舍联盟的宪章精神,青年旅舍是不分国籍、种族、年龄、性别、职业、宗教、政治立场,没有歧视的经济实惠的住宿设施。



青年旅舍不是经济型酒店,所以不提供酒店式的服务:青年旅舍提倡简朴及精神方面的高质素生活;青年旅舍帮助努力帮助自己的人;青年旅舍鼓励关注自我成长、关注社会、关注自然;青年旅舍倡导浪漫的理想主义旅游观。
 

青年旅舍的经营目标是通过旅舍服务,促进青年间的文化交流,从身边做起,从小事做起,实践环保,履行对自然、对社区、对青年教育的社会责任。从而促进世界的可持续发展。青年旅舍的经营理念和标准是:友善(Welcome)、清洁(Cleanness)、安全(Safety)、隐私(Privacy)、舒适(Comfort)、环保(Environmental)。


青年旅舍旨在通过旅舍这个平台,促进不同文化间的相互交流,帮助青年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鼓励青年人胸怀祖国,放眼世界。但这些都是冠冕堂皇的条文,事实上很多国际的青年旅舍已经堕落腐化了。


 
其实我觉得我已经到了一个人生阶段,就是不想再住青年旅舍的人生阶段。当然对于青年旅舍的体验也要看国家,比如说俄罗斯的体验还可以,但到了澳洲就一切急转直下,青旅很大,也很社交,认识了很多洋妞洋仔,可是睡在里面的感觉真的很不好。房间拥挤,空气很闷,床单和被子都泛黄,床是铁架床,住下铺的会发现上铺稍微活动整个床晃得很厉害。房间没有任何布帘等隐私设计,做饭的厨房也是堆满各种碗筷,我每次踏进厨房去接水都觉得脏到心里有压力。


 
在新西兰有几次都在住青年旅舍,因为物价太贵,汽车旅馆基本上是200纽币左右,青旅大概在35纽币以上,价钱差别还是蛮大的。而且青旅一般都在市中心附近或者是知名景点附近,交通便利。汽车旅馆需要有车,出行才会方便。新西兰的青旅普遍比澳大利亚还脏乱,然后大家还不社交,每个人都看起来很冷漠的样子。
 

工作人员倒是很友善,但是也没有积极的在调动大家的兴趣或者是组织些活动,大家见面连打招呼都免了。我之前差点预订了基督城第一家是监狱主题的旅舍,是旧的监狱改造的,还蛮有特色的。但听说卫生状况一般,卫生间小且窄,缺乏打扫,洗澡间也一样。大家跟住在牢里一样只跟自己的熟人扎堆,完全不跟其他人社交。
 

目前我住的是基督教会青旅YMCA,这是个很大的青旅,有很多学生住里面,感觉就像住进了学生宿舍。我住了宿舍,房间倒是很大很舒适,卫生状况一般,无线网络要自己掏钱,30块人民币一天,关键信号在房间里还很差,开个网页都要等一分钟。好的一点是,房间很安静,大家互相不搭理对方,也不干扰对方的睡眠。其实青年旅舍也许没有变,跟我五年前和十年前住过的一样,只是我变了,我的标准提高了,不再能忍受脏乱差,也不再像过去一样热爱社交,热爱聚会,热爱认识新朋友了。
 

我只想早早的睡觉,可以睡前舒服地读本书或者玩会手机,有个舒适安静空间可以独处,这样的我已经不再适合青年旅舍生活。据鸢说南美洲如墨西哥等地方的青年旅舍更乱,基本是酗酒,毒品,卖淫和一夜情的天堂,住青年旅舍不安全不说,还可能沾染毒品,特别是南美国家一些治安很差的州。
 

我爬到靠近门的上铺,看到老乡的亲戚正在群里讨论是否要去读个成人大学混个文凭,或者出国读个野鸡大学镀层金,我现在突然很讨厌跟国内这些虚伪的人群聊天了,在洋人看来,这简直是不可理喻。
 

改革开放以来,国内外学历造假事件屡禁不止,在公众人物不断深陷学历造假的背后,是众多教育群体对于成人教育发展的深刻思考。
 

成人教育作为有别于普通全日制教学形式的教育形式,突破了年龄、性别、时间和空间的限制。通过独特的教育过程,旨在推动社会成员增长能力、丰富知识、提高技术和专业资格,转向正确的发展方向。但在国内邪乎扭曲的社会玷污下,成人教育开始误入歧途,走向了自甘堕落的境地。


 
其实我国和印度等亚洲国家的成人教育学历主要形成了四种主要形式,分别是成人高考(学习形式有脱产,函授,夜大)、高等教育自学考试(自考)、广播电视大学(电大现代远程开放教育)和远程教育(网络教育)。
 

但由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自发性,加之有关部门在监管方面存在缺陷,成人教育在发展的过程中出现偏离初衷的教育轨迹,其中影响最大的便是公开学历造假事件。对于旨在提升自己的人来说,他们在选择机构进行提升学历的过程中,时常会遇见一些买卖学历的广告,试想如果单纯的花费几万块钱就可以获取学历学位的话,那么学历学位的价值又有多少呢?
 

从侧面上讲,成人教育学历造假事件还涉及诚信缺失,随着经济建设的不断开展,对于高学历人才的要求正在不断的上升。这是属于成人教育发展的黄金时期,也是保证成人教育质量的关键时刻。如果大家花钱花精力却拿到的是假学历,或者虽然拿到的是真学历,但含金量极低,或者根本就是学校免费送的学分,那有什么用?
 
其实大家都是明白人,现在我国和印度的一些成人教育的文凭是公开做O假的,基本上每个人缴纳几万的学费之后,平均一个月上一次课,而且学生还可以可来可不来,然后过二年就能拿到本科或者专科文O凭,尽管学员要象征性地参加几次国O家考试,但基本监考的就是成人培训公司的老O师,监O考老师会直接把答O案告诉学员,据说还有收费更贵一些的,连课也不用上,过半年直接给颁发真假难辨的证O书。

 
其实话也就过来,那些正牌知名大学没有做好表率也是一个原因,为何我国的大学培养不出优秀的人才?想一下那么多名牌大学的砖家教授都喜欢以毕业和前途为绳索,对学生的自主意愿进行捆绑,大学每年不经常要爆出沽名钓誉的导师蹂躏学生而导致学生跳O楼的么,一些正宗的大学都这么道O德败坏,咱也不能骂成人自考的搞O假走过场了。
 

当然幸福是比较出来的,虽然我们缺点很多,但我国的情况可能还好一些,假如要对比老三印度的话,印度的高考舞弊之风已经深入骨髓了,每年高考抓到的舞弊者以百万计,其实两国群众不如反思一下,是不是人口大爆炸产生的恶果?
 

Jumbo Huang Index:Arthur's Pass, previously called Camping Flat then Bealey Flats, is a township in the Southern Alps of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located in the Selwyn district. It is a popular base for exploring Arthur's Pass National Park.

Arthur's Pass township is about 5 km south of the mountain pass with the same name. Its elevation is 740 metres above sea level surrounded by beech forest. The Bealey River runs through the township. The town is located 153 km from Christchurch a 2-hour drive on SH 73. The township and the pass are named after Sir Arthur Dudley Dobson (1841–1934). Arthur Dobson had been tasked by the Chief Surveyor, Thomas Cass, to find out if there was an available pass out of the Waimakariri watershed into valleys running to the West Coast. In 1864, his brother Edward joined him and accompanied him into the valley of the Otira River. A West Coast Maori Chief, Tarapuhi, told Arthur of a pass that Maori hunting parties occasionally used. When Arthur returned to Christchurch, he sketched the country he had traversed and included it in a report to Cass. 



Arthur Dobson did not name the pass, which he found very steep on the western side. Dobson named the site that became the township Camping Flat. When the gold rush began, a committee of businessmen offered a £200 prize for anyone who would find a better or more suitable pass from Canterbury to the West Coast. At the same time, Edward Dobson (Arthur's father) was sent to examine every available pass between the watershed of the Taramakau, Waimakariri, and the Hurunui, and after examining passes at the head of every valley he reported that "Arthur's" pass was by far the most suitable for the direct crossing.Experience the South Island’s striking natural landscape by taking a train between Christchurch and Greymouth. Along this journey you’ll see epic vistas, travel the edges of the ice-fed Waimakariri River, traverse the Southern Alps, and see miles of native beech forest. The TranzAlpine is one of the world's great train journeys covering 223 kilometres (139 miles) one-way, taking just under 5 hours. You’ll traverse the majestic Canterbury Plains, to the backdrop of the mighty Southern Alps - the journey of a lifetime.

The Otira Tunnel is a railway tunnel on the Midland Line in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between Otira and Arthur's Pass. It runs under the Southern Alps from Arthur's Pass to Otira – a length of over 8.5 kilometres. The gradient is mainly 1 in 33, and the Otira end of the tunnel is over 250 m (820 ft) lower than the Arthur's Pass end. Construction commenced in 1907 and a "breakthrough" celebration was held on 21 August 1918 by the Minister of Public Works Sir William Fraser. When the tunnel opened on 4 August 1923, it was the seventh longest tunnel in the world and the longest in the British Empire,


The Otira viaduct is to the south of Otira, between Otira and the Arthur's Pass summit. Completed in 1999 by McConnell Smith Pty Ltd, the 440 metres (1,440 ft) four-span viaduct carries State Highway 73 over a stretch of unstable land, replacing a narrow, winding, dangerous section of road that was prone to avalanches, slips and closures; Flock Hill station is located in New Zealand's South Island high country, in the Waimakariri River basin, just 75 minutes drive from Christchurch on State Highway 73 which is now commonly known as The Great Alpine Highway between Castle Hill Station and Cass near Lake Pearson. Flock Hill Station was originally farmed as part of the original Craigiburn run. This was a huge expanse of land that extended from Broken River to Lake Pearson and from the Waimakariri River to the Craigieburn Range. It was in 1857 that Craigiburn was first taken by Joseph Hawdon who had come out from Australia where he made his fortune. When the West Coast Road was opened in 1865, Hawdon realized an opportunity and established a Hotel below the station at the bend in the road halfway down from Lake Pearson. There are no remains of the Hotel today.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10 13:20:43
Post #117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95回:哥特复兴式基督城,原子核物理学之父

 
20170402人总爱回望,常遗憾人生不能如初见;人也总爱奢望,常叹人生若只如初见。仓央嘉措曾说过:“我用世间所有的路倒退,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正如月亮回到湖心,野鹤奔向闲云,我步入你,然后一场大雪便封住了所有人的嘴”。

今天新西兰的夏令时结束,时差将由五个小时缩减为四个小时,冬令时开始,也进入了璀璨星空的季节。早上醒来时发现宿舍一阵酒气,原来是旁边的韩国男人喝了个烂醉,我低头看到睡我下铺的韩国性感美女正躺在床上玩手机,另外一个睡下铺的洋妞很早就出去玩电脑了,
 

我们洗漱完毕就下楼准备早餐,酒店的楼梯都是老式的实木结构,公共厨房非常大,四周都是壁橱和做饭的设施,中间是两排烤箱,各类餐具都齐全,都需要住客使用后清洗干净,完全靠自觉,我们吃煮面条吃烤鸡肉,之后我独自出门,我们青旅的右侧是坎特伯雷博物馆,过马路就是一处哥特复兴式的古建筑(Gothic revival),


也是曾经的坎特伯雷大学所在地,这个地方出了一个旷世奇才,他就是欧内斯特卢瑟福,英国著名物理学家,著名的原子核物理学之父。学术界公认他为继法拉第之后最伟大的实验物理学家。卢瑟福首先提出放射性半衰期的概念,证实放射性涉及从一个元素到另一个元素的嬗变。他又将放射性物质按照贯穿能力分类为α射线与β射线,并且证实前者就是氦离子。因为“对元素蜕变以及放射化学的研究”,他荣获1908年诺贝尔化学奖。


 
卢瑟福领导团队成功地证实在原子的中心有个原子核,创建了卢瑟福模型(行星模型)。他最先成功地在氮与α粒子的核反应里将原子分裂,他又在同实验里发现了质子,并且为质子命名。第104号元素为纪念他而命名为“鑪”。
 

1871年8月30日生于新西兰纳尔逊的一个手工业工人家庭。并在新西兰长大。他进入新西兰的坎特伯雷学院学习。23岁时获得了三个学位(文学学士、文学硕士、理学学士)。1895年在新西兰大学毕业后,获得英国剑桥大学的奖学金进入卡文迪许实验室,成为汤姆孙的研究生。


提出了原子结构的行星模型,为原子结构的研究做出很大的贡献。1898年,在汤姆孙的推荐下,担任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物理教授。他在那儿呆了9年。于1907年返回英国出任曼彻斯特大学的物理系主任。1919年接替退休的汤姆孙,担任卡文迪许实验室主任。1925年当选为英国皇家学会会长。1931年受封为纳尔逊男爵,1937年10月19日因病在剑桥逝世,与牛顿和法拉第并排安葬,享年66岁。
 

卢瑟福的实验室被后人称为“诺贝尔奖得主的幼儿园”。他的头像出现在新西兰货币的最大面值一百元上面,作为国家对他最崇高的敬意和纪念。当人们评论卢瑟福的成就时,总要提到他“桃李满天下”。在卢瑟福的悉心培养下,他的学生和助手有十多人获得了诺贝尔奖,如果世界上设立培养人才的诺贝尔奖金的话,那么卢瑟福是第一号候选人。
 

我走到艺术中心古色古香的建筑群里闲逛,院子被三层的哥特建筑围了起来,非常安静,有几株枝繁叶茂的大树,部分房子依然在维修在,预计后年对外重新开放,原来之前的大地震对艺术中心造成比较大的破坏,一栋建筑的外墙被铁架顶着,正在修补中,吊塔都没有拆除,我走到另外一侧的走廊,看到一些奇特的金属人形雕塑,
 

非常有创意,偶尔有一些游客好奇地走过来参观,但建筑物的内部一律不对外开放了,我走到另外一侧的施工现场,看到铁架摆放在墙边,在塔楼前面还有一个石碑,在艺术中心旁边还有一个正在维修的小教堂,一对男女骑着自行车经过,远处有一栋别墅也在落架维修,再远处能看到吊机正在施工,看来地震地艺术中心的破坏是很严重。
 

基督城植物园对面的艺术中心是新西兰最负盛名的历史建筑群之一,其前身为坎特伯雷大学校址,始建于1873年,如今艺术中心是音乐会、精品店、卢瑟福之屋纪念馆以及基督城游客信息中心所在地。
 

我在这里逛了一圈,又走到青年旅舍旁边的殖民地时期的别墅区,很多别墅被改造成了旅馆,还有一些被改为餐厅或艺术中心,有一个别墅前面修整的非常有特色,参观了读写困难基金会(Dyslexia foundation recognition, understanding, Action, 4dorgnz),旁边是艺术馆,在写困难基金会的广场上有一个铁柱子,还有手掌印的雕刻,写着微小的改变可以带来很大的变化。
 

我在一个别墅前面碰到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妪,正依赖助力器行走,老妪关发花白,穿着黑色长裤和马甲,她在街道旁边摆地摊卖画框,她说这是几十年前的艺术品,当她听说我来自中国时就问我是上海还是北京人,我本来想说深圳的,但不想打击她,


因为很多新西兰中老年人没有听说过深圳这个城市,我就告诉老妪说我来自香港,她说她年轻的时候去过,旁边停着一辆绿色的老轿车,她说她是开那辆车过来的,当年轻洋妞沉浸在酒色性中无法自拔时,年老的欧洲移民还在为生计而努力奋斗。
 

老妪将画框摆在路边的砖台上,有些铺在草坪上,我又走到旁边的白色维多利亚风格的房子那里,前面是很多可爱的雕塑,还有一个小女孩趴在椅子上看书的铜雕塑,又经过一栋蓝色的老别墅,以前应该是餐厅,我还经过了一栋非常经典的旅馆,叫“古典别墅”(The Classic Villa),拥有一个带有独立卫生间的主卧室和十二个豪华套房,也是寂寞星球推荐的酒店,旁边还有一栋粉色的小别墅,也被改装为酒店。


 
我返回青年旅舍,漂亮的洋妞替我们办理了退房手续,我们去青年旅舍庞大的休息室看书,里面摆着很多沙发,鸢说我国开始替韩国打捞沉船了,还说韩国现任女总统被关进监狱了,我联想到去年新西兰地震时我国是第一个派直升飞机去救同胞的国家,鸢在旅馆拿到一本中德双语学习英文的书,


鬼佬编写的教材非常有趣,鸢看了几页就爱不释手,她趴在桌子上一口气学了几个小时,鸢说难怪以前在国内学不好英语,是因为国内编写的教材太差劲了,这本书是Langenscheidt出版的,这个德国人是世界远程教育之父,这类教育书籍出版于1856年,历史悠久。
 

到了中午,我们就背着大背包开始徒步几公里抵达寂静旅馆,进门又碰到了熟悉的德佬,他安排我们入住,并分配给我们一个标准的双人房,这个18号房摆着双人床和一个单人床,之后又有一位高挑的夫妇办理入住,那个洋妞居然坐在摆在走廊那里的木钢琴那里,然后弹起钢琴来了,看来洋妞是人是鬼都会一点音乐,不久又有两位德国女孩办理入住,电影厅坐着三位态度和善的洋妞,这个寂静旅馆的氛围比青年旅舍好多了。


 
后来我与鸢在厨房煮方便面和紫甘蓝配方便面吃,鸢在旅馆洗澡之后进房间休息,我则独自出门,沿着绿荫大道走了几公里,经过花园一般的贝利庄园精品酒店(Manor on Bealey),门口种植着不同颜色的菊花,还路过基督城扶轮社俱乐部,道路两侧都是树木,风景优美,沿途能看到一些汽车旅馆,也有一些别墅,


我从比利大街走进维多利亚大道(Bealey Avenue-Victoria Street),看到马路边有一栋非常现代化的诺克斯教堂,外墙写着人帮人的标语(Knox church, 161 Victoria st, Kenscameras),我过马路后走到教堂对面,左转进入另外一条街道,这里更热闹了,一栋房子前面有公鸡和水壶的雕塑,经过一家叫肯氏的卖摄影器材的商店,
 

外面摆着巨幅索尼单电相机广告,还提供相片打印服务,包括将就照片打印在帆布上,我走进店内参观了一会,看了一些新款的望远镜和摄影器材,之后走出店铺,看到一个穿着牛仔短裙的女人正站在马路边,她身上背着包,脚下还摆着两个布袋子,经过一个比萨店,远处有一个投资大楼,在十字路口有一个咖啡馆,两位时髦着亚洲少女推着拉杆箱走在我前面,她俩一个穿短裙,
 

一个穿宽松的长裤,我过马路走到钟塔那里,斜对面是一个被围起来的类似古城堡的建筑,因为在地震中被毁损,目前不对外开放,它位于彼得伯勒路边(Peterborough),我走到钟塔那里参观,库珀市长在1897年为些钟塔奠基,塔上有钻石周年纪念碑(Diamond Jubilee 1837-1897),它不是为了纪念这个塔,而是为了纪念维多利亚女王登基60周年,塔边还种植着熏衣草,一位金发美女走过来拍照。


 
基督城是新西兰最古老的城市,1856年由英国《皇家宪章》认定为新西兰第一个城市,但同时也是新西兰最年轻的城市,城市的变化日新月异。但总有几个老地方历久弥新,令人回味。它们是基督城的印记,也是我们对基督城的回忆。我现在参观的这家个钟塔其实叫《皇氏古建筑大全》第27872:维多利亚钟塔(Victoria Clock Tower),


基督城市区维多利亚街上的钟塔建造于英格兰,1860年分成147个包装后被运至基督城,纪念维多利亚女王登基60周年。运抵基督城后,钟塔三易其址,于1930年被固定于如今的维多利亚街口。
 
不要小看这个小钟塔,当它在2011年的地震中被震坏时,单就维修它就花费了70万纽币,差不多可以够我在深圳繁华市区买一个上百平方米的新房子。


 
维多利亚钟塔是本杰明·伍尔菲尔德·芒福德设计的,他是一位从英格兰移民到新西兰的建筑师,也是新西兰19世纪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他是基督城规划师,也是坎特伯雷省首位官方建筑师。芒福德受维多利亚女王时代后期英式天主教堂建筑风格影响很深,他将哥特复兴式建筑风格引入新西兰,其设计的哥特式木结构和石结构建筑在新西兰独一无二。
 

芒福德出生在英格兰中部密德兰地区伯明翰市,香水制造商托马斯·芒福德和苏珊娜的儿子。芒福德青年时搬到伦敦,师从英式天主教堂建筑师理查德·克伦威尔·卡彭特,卡彭特中世纪哥特式建筑风格影响了芒福德一生。在完成学业后,芒福德开始了在伦敦的设计生涯,1849年他和艾米莉·伊丽莎白·纽曼结婚。1850年,他们坐着首批4艘船之一的“夏洛特·简”号,成为第一批到新西兰坎特伯雷的移民。这批人被称作朝圣者,他们的名字被刻在基督城教堂广场的大理石碑上。
 

1850年新西兰是一个新的国家。英国政府鼓励人民移民到殖民地,芒福德到达坎特伯雷的时候雄心勃勃,准备在这个新的殖民地发挥他的才干。他的妹妹苏珊娜和弟弟查尔斯以及查尔斯的太太也和他们一起来到新西兰,五个人的年纪在21岁到26岁之间。一开始在新西兰的生活是非常艰苦并令人失望的。芒福德发现基督城面积只比村庄大一点,主要是木头小屋,因此对建筑师的需求非常小。
 
芒福德有机会设计了一个木头教堂,但因为他不熟悉木质材料(使用了没有干透的木材而倒塌),导致教堂被风吹倒了,他被人耻笑,被迫离开建筑行业,这次事件过后,芒福德离开了建筑界,开了一家书店直到1857年。在这个时期他对摄影产生了兴趣,并成为他一生的爱好,通过为邻居拍照来补贴他微薄的收入。芒福德是共济会会员,这段时期他唯一设计的作品就是会所,也是南岛第一个共济会会员会所。


 
1857年芒福德回到了建筑界,和他妹妹苏珊娜的新丈夫艾萨克卢克一起工作。1856年,基督城升格成为一个城市和坎特伯雷省的首府,需要进行大量的建设工作。新的城市的快速发展为芒福德和他新的合伙人创造了大量机会。1858年,他们接受了设计新的省议会大厦的任务,如今这座石头建筑被认为是芒福德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大厦于1861年开工,当时省议会的成员增加到35人,而原来的木头的房子面积太小而容纳不下那么多人。

由于当地建筑师的匮乏,芒福德和卢克之前设计的规模小一些房子已经吸引了城市官员们的注意,这座建筑的成功更是奠定了芒福德在新西兰的设计地位,也是他成功的开始。
 
18世纪后期,哥特复兴式建筑风格开始流行起来。芒福德在新西兰早期的设计比卡彭特更具有英国特色,高高的尖顶窗和三角墙运用得很多。渐渐地,他形成了一种更欧洲化的风格,设计中带有法国特色的塔楼、角楼和尖尖的装饰性屋顶。这种设计风格不仅仅是芒福德独有的,英国设计师阿尔弗雷德·沃特豪斯等人也具有该风格。英国国家博物馆和圣潘克拉斯车站就是这种法国城堡风格的体现,而当时该风格在殖民地的运用比在英国本土更普及。尽管该风格在英国遭受到批评,却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广受欢迎,纽约第五大道上就有很多哥特式城堡和宫殿。
 
芒福德喜欢采用木头作为原料,他认为这样可以更好地体现哥特式的风格,因此他设计的建筑在新西兰呈现出独特的哥特式风格。1869年到1882年之间,他设计了基督城博物馆和坎特伯雷大学。
 

坎特伯雷大学的建造从钟楼开始。大学于1877年落成,是新西兰第一所专门建造的大学。大学体现了芒福德一贯的哥特式风格,同期英国建造的牛桥也有类似哥特复兴式建筑风格。这座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大学四周围绕着石头庭院,所有建筑物的正面的哥特主题都很明显,而对角的宽大的楼梯窗户则有布卢瓦中世纪城堡的影子。



整个学校的布局与普金在芒福德家乡伯明翰设计的慈悲学院相似,该学院大约于1843年建成,也是芒福德从孩提时代就熟悉的设计。这种风格贯穿了所有大学里的建筑以及芒福德其它作品,基督城也因拥有众多哥特式的城市和公共建筑在新西兰彰显特色。
 

乔治斯科特是基督城主教座堂的设计师,也是芒福德的老师,希望芒福德作为建设监督,督造教堂工程。提议被教堂委员会通过,然后,由于资金的问题建造工作迟迟不能进行,直到1873年,芒福德才正式成为监督建筑师。芒福德补充主建筑师的设计,主要是教堂的塔楼和西门廊。他也设计了正面,哈普纪念堂和北门廊。
 

1880年代,芒福德被认为是新西兰首席教堂设计师,他一生一共设计了超过40座教堂。1888年,他设计了内皮尔圣约翰大教堂,该建筑于1931年毁于一场地震。1886年到1887年之间,芒福德设计了奥克兰的主座教堂-圣玛丽教堂,这是一座木结构教堂,也是他设计的最大的教堂之一。圣玛丽教堂面积为9000平方英尺,是全世界最大的木结构哥特式教堂。
 

离开钟塔之后,我又走到对面的那栋拥有两个塔楼的城堡式建筑,外面被封锁起来了,对面是几栋公司租用的别墅,我过马路从远处可以看到城堡式建筑的全貌,发现它居然有两个侧翼楼,我绕到后面,才发现右侧毁损严重,一堵墙壁用六个集装箱支撑着,内侧是红砖砌的,前面却贴着灰色的石板,盛放着花朵的藤条肆意生长,另外一边架着脚手架在施工中,我离开那里,走到马路上,看到对面就是哈格利公园,一位美女骑着公路自行车驶过,刚才我经过一个别墅区,看到一家中国公司,在丁字路口是一家叫乔治的大酒店,就在彼得伯勒路尽头。
 

我开始往回走,经过一个废弃房子,外墙有涂鸦,再走到基督城赌场大楼,我走进去参观了一下,那栋楼从外面看上去非常普通的一幢楼,走进里面却发现是金碧辉煌纸醉金迷啊。不过现在的生意差很多了,因为赌场邻近的Crowne Plaza和Copthorne酒店都在地震中倒塌了,赌场附近没有酒店的话经营起来真的十分困难。据说赌场将会维持对这片土地以及停车场的所有权,但至于酒店的所有权目前尚未明确。

基督城赌场于1994年开张,是新西兰的第一家赌场,自从经历基督城大地震后营业额遭到重创,最近几年也是生意平平,据说赌场共有员工490人,每年游客数量达到72.4万人。据说基督城赌场是全天24小时开放,如果遇到客人的生日还可以提供免费午餐。
 
赌场门口有一个金光闪闪的动物雕塑,一些洋人喜欢摸一下让自己有好手气去赌博,想到我二哥赌博输了几百万,我本人还是非常讨厌赌博的,如是我离开了赌场,走到一个空旷的地方,竖立着很多拱门,广场旁边有一个自行车维修点,聚集了很多人,我再走到另外一个施工场地,一个有维多利亚雕像的公园被封锁了,我又继续走到《皇氏古建筑大全》第27873:达拉谟街卫理公会Durham Street Methodist Church,这个教堂最早建于1890年,在两次地震中彻底倒塌了,还害死了三个工厂,现在废墟被铁丝网围了起来,挂着一个说明牌子,以示纪念。

 

第96回:光怪陆离恣意涂鸦,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10 14:01:23
Post #118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96回:光怪陆离恣意涂鸦,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我走到一个别墅区,很多外墙上画着奇特的涂鸦,过了雅芳河,路过步行街,一个停车场后面还有巨幅涂鸦,路过一个叫舢板房的亚洲餐厅,最后返回到曼彻斯特大街,看到一对母女在十字路口候车,少妇不怎么管教女童,这条马路上能看到更多的巨幅涂鸦,高约十多米,


我过马路经过施工的地方,再途径拉蒂默广场(Latimer Square),看到草地上坐着一个流浪女,她将一个超市的购物车推了出来,上面装满了她的家当,草坪上铺设着睡垫,她的头发非常长,你为我她为什么选择流浪,我想只有台湾的三毛小姐知道。
 
 
我穿过草坪,看到路边一辆白色轿车里面下来四个穿着灰太狼服饰的本地人,他们朝我走过来,应该是去参观什么聚会了,灰太狼外套非常逼真,颜色不一,四个人走在路上,就真像是四匹饿狼在穿梭,我继续徒步,沿途看到一些老爷车,有1965年就开始上路行驶的汽车,


很多老房子的外墙上有很多涂鸦,很多教堂被夷为平地,空荡荡的旧址上摆放着很多椅子,在施工的地方看到一位美女洗澡的巨幅画面,建于1864年的圣保罗三位一体太平洋长老会教堂(St Paul’s trinity Pacific Presbyterian Church)只剩下废墟了,
 


那里摆放着185张椅子,185张空椅子广场是为纪念2011年的地震中遇难的185个遇难者。每张椅子都不一样,无论是摇椅、酒吧椅还是婴儿椅。来到这里感受一下新西兰人民对于那些逝去生命的悼念方式。“这是一个让人肃然起敬又震撼人心的地方,在这里可以看见历史,可以感受到生命的力量。


……以艺术的角度来纪念逝去的生命,每把椅子都不一样,可以随意在任何椅子上坐下。那里还有一个本子,可以写下悼念的话”, 这185张被刷成白色的椅子每把都不一样,它们空空地、静静地被放置在一片草地上,位置就在基督城纸教堂的后面。


 
椅子的摆放朝向的是一座白色的尖顶教堂。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纸板”教堂。教堂的大名叫过渡时期的教堂,教堂的原址是在地震中倒塌的St John's Latimer Square Anglican Church。为保证重建的教堂免受地震的损坏,当地决定在原址修建一座临时“纸教堂”,为人们提供寻找心灵慰藉的地方。



日本设计师坂茂接受委托,设计了采用硬纸卷建造起来的结构,外部涂上了防水涂料和阻燃剂,教堂内部可以容纳700人。而纸教堂并不像它的名字那样弱不禁风,抗震结构可以保证至少使用50年。
 

还经过一些被地震损坏的老建筑,再走到另外一条马路上,看到一群洋人在玩一种模拟游戏,一位穿花色短裙的绝美少女陪着她男友像风一样走过,还路过一些用废弃的木板建起来的树形雕塑,我再走到汽车站,参观爱丽丝电影院,里面有海里的各类电影碟片,品种丰富。


 
我继续走到几乎是被推倒重建的街道上,更多的艺术涂鸦出现在我眼前,那些会让你觉得隐隐作痛的事,依旧隐隐作痛,每座城市,就像每个人一样,多少都带着伤痕。
 

基督城,就是一个伤痕累累的城市,在经历着挫骨削皮之痛后,它开始了重生。一切有序地光怪陆离,万物缓慢地恣意生长。
 

这是城中一大片在地震中受损的建筑区,虽然距离地震已经有五年了,但是看得出修复重建工作进展的很慢,大部分的区域依然是废弃的状态,走在这一片,无论太阳多么灿烂都压不住一股苍凉之气。记得不知那一篇游记里提到过,天黑的基督城像一座鬼城,满地废墟,一片死寂。大概说的就是这儿了。

 
人类过多的情感其实也是不幸的来源。
 

盛行于20世纪后期的涂鸦,以其色彩鲜艳、构思奇特、线条流畅、题材多种多样和前卫时尚的设计引起人们的广泛兴趣,已逐渐形成了城市涂鸦这门艺术。基督城作为新西兰南岛的最大城市,有着醇厚的文化气息。作为街头艺术的涂鸦在这里也有着它特殊的魅力。基督城的涂鸦不仅有着艳丽的色彩,奇妙的构思还融汇了大量的当地毛利人的风土人情。
 

涂鸦的出现可以说是帮助基督城实现了重生,震后的基督城成了艺术家们的天堂。我也陷入了一场城市探险。我开始到处搜寻各种城市涂鸦,我在基督城的时间不多了,却被转角遇见的惊喜给迷住了。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一天的旅行竟是这样的结尾,脑子像炸裂了一般,噼里啪啦地往外跳着各种五光十色的彩色片段,就如同这个重生的城市。
 

在震后修复工作开始的时候,当地政府曾经组织并邀请了一些艺术家在这样的墙上作画,后来这些涂鸦作品就成了燎原之势,烧到城市的各个角落。每找到一处,我就像是在游戏中完成了一个任务,我完完全全地沉迷了,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我找到了当初在达尼丁寻找涂鸦艺术作品的冲动。
 

大地震后政府为了尽快恢复震后的正常生活,别出心裁用60多个标准集装箱修建了一个临时的购物中心,并命名为“重启”,每一家店铺都是由五颜六色的大型集装箱改造而成。原本只是临时建筑,现在渐渐成了一个著名的游客集散地。



到了这里,才找到了一个城市的活泼感。一切归零,重新开始。自然的力量强大到可以轻易地摧毁一个经过几个世纪修建的现代文明城市,但一个高度的文明卷土重来也并不是不可能,集装箱这样简单的东西也可以营造出新生。
 

我走过白色的华美达大酒店之后,又经过加德满都牌子的户外店,店内有打工的中国美女,再继续前进,发现变天了,乌云密布,我走过一堵墙那里,画着四匹大象,经过古老的基督城市议会大楼,路过更多的废墟,看到更多的涂鸦,

尔后返回到曼彻斯特大道,经过儿童娱乐城,一群儿童在草地上玩耍,河边种植着很多古树,过桥之后又经过一个教堂废墟,圣鲁克圣公会教堂(St.Luke’s Anglican church)遗址只剩下石板了,旁边一个木质高台上挂着教堂的铁钟,
 

我继续前进,经过砖砌的大教堂,旁边是神秘的俄国式洋葱头建筑,再经过新西兰产妇学院,过马路经过一栋非常漂亮的别墅,还有在建的工地,两层的楼房都是实木结构,工程进展非常缓慢,路边野花盛放,奇特的树木非常多,偶尔能看到一些很古旧的经典的路虎越野汽车,


备用轮胎居然是放置在前面引擎盖上的,之前我见过的比较多的是路虎揽胜版本的新车,在一户人家院子里看到一种红色的非常奇特的水果,还路过一个被撞烂的汽车那里,
 

我最终走到旅馆,跟鸢一起去边缘波超市逛(Edgeware super market),购买食物之后又返回旅馆,与几个洋人一起在厨房做饭,这次鸢做了鸡蛋炒西红柿,还有紫甘蓝,旅馆今天提供免费的奶油蛋糕,几个洋妞走过来抢着吃,我们煮晚饭就去餐厅吃饭,之后返回房间,进门就能看到一个化妆镜子和简易的洗手台,
 

鸢给我分享了无线网络的热点,她晚上七点之后上网就可以免费获得额外3G的上网流量,鸢用手机看了两部米国大片,包括博物馆奇遇记。


 
我则在旅馆看书,有一本印度自我实现的修行书,里面有插图,教导读者如何得道成仙,我还翻阅了莫尔比石油公司发行的新西兰旅游摄影书,里面有介绍新西兰高效的牧场养殖产业,旅馆有大量老旧的米国国家地理杂志,从1967年的到1982年的杂志都有,弥足珍贵啊。有一本老米国国家地理杂志讲述了佛罗伦萨大教堂的历史,当时使用胶卷相机拍摄的老照片非常有颗粒感,还有柯达胶卷打的广告,


 
宾得数码相机也在打广告,当年拍摄的很多非洲人文照片都非常珍贵,还有好多航拍照片,美能达牌照相机的广告也非常经典,当年使用胶卷相机拍摄的航拍图也非常成功,1987年的杂志讲了冰岛的故事,《国家地理》是1888年10月国家地理协会出版的图书,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广为人知的一本杂志,杂志每年发行12次,但偶尔有特版发布则不在此限。
 

《国家地理》封面上的亮黄色边框以及月桂纹图样已经成为象征,同时这些标识也是国家地理杂志的注册商标。杂志内容为高质量的关于社会、历史、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的文章;其印刷和图片之质量标准也为人们所称道。这也使得该刊成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新闻记者们梦想发布自己照片的地方。早在20世纪初期,国家地理杂志即已经开始使用一些当时罕见的彩色照片。2013年10月,《国家地理》迎来了创刊125周年纪念,10月号为特别纪念号。


 
国家地理杂志近千分之一的选片率虽然显得苛刻,但一大批充满理想和浪漫主义的优秀摄影师、记者在这里诞生,而那些有灵魂有激情的作品则往往代表了一种标准。在大多数读者眼中,国家地理杂志意味着权威、科学性、准官方,它更像是一本百科全书而不仅仅是一本杂志。


 
在过去的几年,杂志的开篇文章总是涉及到环境,森林砍伐,化学污染,全球变暖和濒危物种,一系列的主题远远超过了地理探索的好奇心。杂志发表的一些文章还重点涉及到历史和新产品,新技术在当今社会中的应用,比如说一种金属,基因技术,食物和农产品或者是新的考古发现。有时整个一期杂志的焦点集中到一个国家之上(它的过去的文明,自然资源,或其他题目)。在最近的几十年里米国国家地理学会还发行了其他的,主要关于其他主题的杂志。


 
专业摄影有多烧钱,从《国家地理》的历史就可以看出来:《国家地理》平均每年要拍摄和撰写150个专题故事,为此,在世界各地的签约摄影师旅行里程超过100万英里,每个专题都需要耗费几百个胶卷,每幅刊出的图片,都是从上千张候选照片中选出来的。至于拍摄本身,甚至可以与拍电影相提并论。


1992年为了在西伯利亚做深水拍摄,该杂志的摄影师克里斯托夫把价值100万美元、重达15吨的摄影器材运至贝加尔湖,总共动用了171个箱子,而最终只刊出6张照片。1995年,为拍摄一个关于恐龙的报道,摄影师皮奥斯和助手托运了42个箱子,仅托运费用就高达6位数。
 

1929年《国家地理》杂志的记者梅纳德威廉斯在给《国家地理》的主编葛罗夫纳的信中这样写道:“最痛快的事情莫过于一个记者能够通过照片和文字,带领125万国家地理学会的会员和他一起登上高山,俯瞰世界,然后对他们说:尽管看吧,要不是因为我,你们无法看到这一切。”这一段话后来被《国家地理》杂志的记者广为引用,并成为他们激情和骄傲的工作理由。
 

这两个故事的价值在于,它形象地描述了《国家地理》所能给公众带来的一切:实用性。地理知识的价值,以及它被赋予的浪漫、激情。
 
发明家贝尔所倡导的革新精神为《国家地理》注入了永恒的活力。1910年,《国家地理》采用黑白与淡彩的照片和生动的插画;30年代,《国家地理》开始使用莱卡相机和柯达底片;1959年,《国家地理》固定用彩色照片制作封面,60年代,《国家地理》的领域开辟到了太空和海底世界。


 
而到了70年代,杂志的领导层则再次打破了坚持几十年的传统,率领杂志迈向具有争议性的领域,开始报导化学污染、核能发电、非法野生动物买卖和人类演化等等课题。同时,唯美的风格又让它显得卓尔不凡。它对文字的要求同样严格,它讲究字字珠玑,强调文字与图片的和谐。它注意带给读者的不仅是知识性,更是艺术感。创新而非迎合,唯美但绝不自赏,把握时代脉搏并具有一定的新闻性,这也使它吸引的不仅仅是自然的爱好者。
 

但梦想一旦遇到金钱,就会出现尴尬,2015年新闻集团主席默多克旗下的21世纪福克斯公司宣布收购米国国家地理学会,意味该学会旗下《国家地理杂志》将易主。这次合并传出辞退180名员工,相信是学会127年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裁员行动。由于现时处于整合阶段,故有部分员工获提供自愿离职计划。在这次裁员行动中,被喻最赚钱的“国家地理频道”的员工也在被裁之列。
 

至少有十年的时间,我一直坚持每周阅读米国国家地理杂志的网络版,但从2015年之后,我就感觉好景不长了,之前米国国家地理杂志网站提供免费阅读所有电子版本的杂志的服务,但之后这个服务就消失了,不是要收费就是无法查阅很久以前的老杂志,令人费解。就像之前的波士顿大图网一样,以前可以免费浏览,但最近就开始收费了。当然,米国国家地理杂志再堕落,也比国内的那些地理杂志要强很多,不知道为什么,
 

国内一本曾经辉煌的国家地理杂志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排版混乱,主题杂乱,内容肤浅,图片如糖水片,几乎看不到一篇有可读性,愉悦的文字,翻开杂志全是卖豪车的广告,还带一堆附刊,杂志选题也太乏味了,至少是海洋西臧反复的写,现在是花鸟鱼虫反复的上。据说读者给了编辑部很多有趣新鲜的选题,编辑部貌似看都不看。现在最恶心的就是国内杂志喜欢造一些概念出来哗众取宠,完全是主编单某蔷的风格,偶尔试一下就好了,试太多就有点矫情了。而且我发现国内的地理杂志已经很久没有更换主编了,而米国国家地理似乎没有出现过那一个主编能长期盘踞在杂志的刊首不停唠叨几年的。
 

不仅杂志内容质量越来越差,官方网站也门可罗雀,稀烂得很。当然在商业时代里要生存下来,有时就不得不向市场妥协,杂志也是一样的道理。在专业化和通俗化之间要寻求一个平衡点是很难得,尤其是在国内。国内的国家地理其实不如把名字改为中国国家旅游地理,原因是杂志通篇充满肤浅的、走马观光式的介绍和评论,只能满足今日中国那些有几个闲钱、穿着专业户外装备却只满足于四处猎奇和炫耀照片和摄影装备的“背包族”的需求。
 
但反过来想想,如果做得象专业杂志那样曲高和寡,也就无法在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搞不好又只能沦为高校及相关科研单位图书馆藏品,顺带提供供学界人士发文章、评职称的载体功能。在科学技术和普罗大众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在学术精神与市场经济生存压力下发展,国内这本杂志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属难能可贵。
 
殿堂级的米国国家地理杂志将成为我心中永恒的经典杂志,偶尔出国我也会花钱买一些纸质版的米国国家地理杂志收藏。
 

Jumbo Huang Index:The Langenscheidt Publishing Group was founded on 1 October 1856 by Gustav Langenscheidt, in response to other publishers' refusal to publish self-study materials developed by him for learning French, which he subsequently published under the title Unterrichtsbriefe zur Erlernung der französischen Sprache ("Teaching letters for learning the French language"wink. These learning materials became very popular and were widely read, so today Langenscheidt can be considered the "Father of distance education". From 1867 Langenscheidt Publishing Group had its own printing press.The structure for most Langenscheidt dictionaries is the same. Most pocket dictionaries include around 55,000 references designed for tourists or people studying beginning or intermediate foreign languages, while larger desk sized interlanguage dictionaries include around 220,000 references.
Dyslexia is about having problems with a culture's visual notation of speech. The form of the notation varies according to the writing system adopted and developed by each culture. Much of the early dyslexia research was based in cultures that adopted a Latin Alphabetic writing systems.

Knox Church is a Presbyterian church in Christchurch, New Zealand.
The original church was built in 1880 to a design by Samuel Farr. When the attendance increased beyond the capacity of the building, a new church was built in 1902 alongside the first one to a design by Robert England.[2] Located on the corner of Bealey Avenue and Victoria Street, it was one of Christchurch's historic buildings that was badly damaged during the 2011 Christchurch earthquake, but which has been repaired to a design by Wilkie and Bruce Architects using the remaining wooden frame. Other buildings in the Knox complex remained functional
Ernest Rutherford was a New Zealand-born British physicist who came to be known as the father of nuclear physics.In early work, Rutherford discovered the concept of radioactive half-life, proved that radioactivity involved the nuclear transmutation of one chemical element to another, and also differentiated and named alpha and beta radiation.This work was performed at McGill University in Canada. It is the basis for the Nobel Prize in Chemistry he was awarded in 1908 "for his investigations into the disintegration of the elements, and the chemistry of radioactive substances",
 
Benjamin Woolfield Mountfort was an English emigrant to New Zealand, where he became one of that country's most prominent 19th-century architects. He was instrumental in shaping the city of Christchurch's unique architectural identity and culture, and was appointed the first official Provincial Architect of the developing province of Canterbury. Heavily influenced by the Anglo-Catholic philosophy behind early Victorian architecture, he is credited with importing the Gothic revival style to New Zealand. His Gothic designs constructed in both wood and stone in the province are considered unique to New Zealand. Today, he is considered the founding architect of the province of Canterbury.
 
The Christchurch Arts Centre is a hub for arts, crafts and entertainment in Christchurch, New Zealand. It is located in the neo-gothic former University of Canterbury buildings, the majority of which were designed by Benjamin Mountfort. The 23 heritage buildings are covered by three separate listings by Heritage New Zealand, two of which are Category I.
Following the 2011 Christchurch earthquake, the complex was closed for major repairs. Following a relaunch in 2016, the buildings have been progressively re-opening, with the entire west end scheduled to be open by the end of 2018.
The Durham Street Methodist Church in Christchurch was the earliest stone church constructed in the Canterbury Region of New Zealand. It is registered as a "Historic Place – Category I" by the New Zealand Historic Places Trust.

The church was severely damaged by an earthquake on 4 September 2010, but collapsed during a following earthquake on 22 February 2011, killing three workers who were removing the organ.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11 13:14:00
Post #119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97回:月亮回湖野鹤奔云,行观音莲玉钟花径 (上)

 
20170403早上起床后去厨房煮紫甘蓝和鸡蛋面,碰到一个女孩正拿着一个纸板,她在上面写上目的地的名字,打算搭便车时使用,我边吃早餐边看报道,说现在欧美名牌大学的生源基本来自中国和印度的高中生,而欧美等国家本土的高中已经无法培养出高科技人才了,之后又看报道,


说俄国前警察连续杀害八十多位俄国女人,折射出俄国女人处境险恶,难怪那么多如花似玉的俄国少女堕落风尘遭人践踏。当最信任的人向你伸出魔爪,你会有怎样的绝望?这名警察来自俄国,在他工作的八年时间里,竟然将80多名女孩无辜杀害,手段极其残忍。


 
但是他在家人和同事的眼里,他一直都是工作认真负责的好警察,在家也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他将那些女孩带到非常偏远无人的地方,强暴之后便进行杀害。他的妻子和女儿对此事非常震惊,万万没想到这个家庭的支柱竟然是一个变态杀人恶魔。这比我国白银变态杀手残忍多了。


以狼人闻名的俄国强奸杀人狂米哈伊尔波波科夫承认他总共杀害过 81 名女性。这使得波波科夫成为世界历史上杀人第三多的连环杀人狂,同时也成为俄国历史上罪行最恶劣的连环杀人犯,波波科夫经常在深夜诱骗独行女性坐上他的警车,然后将车开到偏僻的地方后强奸并杀害受害者。这么说来,美女居住在印度也比呆在俄国安全啊。
 

勿庸置疑,俄国是公认的“美女之邦”。但就像月亮有其光明也有其阴暗一样,“美甲天下”的俄国女人,也不都是作家笔下优美的安娜,靠一技之长谋生的奋斗者。在已连续多年的经济不景气的窘境中,有一部分不甘于贫困的俄国女人涌出国门,到欧洲、日本、韩国去“打工”。也有相当一部分俄国女人来到北京,在娱乐场所、宾馆饭店里“淘金”。
 

甚至有很多能说俄语的中国人开设了婚姻中介公司,毕竟俄国女多男少、比例失调,导致当地很多女孩难以找到如意郎君,她们很想结识从中国来到俄国经商的男人。在俄国华人的帮助下,每年都有很多俄国洋妞通过红娘嫁给了中国男子。
 

因为俄国女孩实在太多,一些华人还在俄国举办“中国文化培训班”,免费给那些希望嫁给中国人的洋妞讲授中国传统文化。与在中国大城市随处可见到俄国美女不同,在新西兰基本上没有机会碰到俄国美女,甚至碰到一个俄国男人的机率都非常低,估计是俄国人很难拿到新西兰签证吧?
 

今天我们十点才出门,走几公里到达了公交车换乘中心,远远地看到那栋因为地震而坍塌一半的大教堂,我们转乘紫色公交车去萨姆纳,司机照旧是印度锡克教人,经过一些砖结构的古旧建筑,两位老人在一栋白色的教堂站下车,汽车驶过郊区的一些购物商城,还经过一个非常宏大的旧衣回收仓库。

 
跟共享单车一样,现在国内的旧衣回收行业也是暗潮汹涌,各路闲散资金都想涌入,我国还出现了环保公益免费上门收旧衣的服务,一些公司还免费给大城市的居民小区安装价值几万的旧衣回收机器,但热钱一旦进入这个行业,最终可能让很多股东受损,而新西兰的旧衣回收市场正运作正常,没有投资过热的现象。
 

很快汽车又驶过滩涂上的桥梁,前方就是海湾,经过新世界超市,路边修建了很多独栋的别墅,左侧的海滩出现孤立的小石山,我们在萨姆纳下车后,撑伞在雨中走到海湾,鸢看天气太冷还下雨,想放弃,但我一直鼓励她走出去,之前还强行将她拉上了车,我们先走到海边,经过一栋绿色屋顶的房子,那里出售鱼肉薯条,



在海岸边是一座石头修建的钟塔,高二层,在前面的石山上修建了很多房子,吊脚楼点缀在山腰,我们先走到公园,看到沙滩旁边的石山上分布着更多的别墅,那些玻璃和钢筋修建的现代化豪宅可能观海景,我们沿着盘山公路往山区走,可以看到远处的山头上分布着一些民居,在路边看到一栋非常坚固的房子,石头垒砌的外墙旁边是一堵铁墙,我们沿着私家车道走了一段,尽头是一栋三层别墅,依山而建。
 

我们沿花径前进,经过别墅区,再走到山腰的豪宅区,沿途摘了一些草莓,花径两侧分布着很多花草,比较多的花卉是唐印,它从茎顶伸出60公分的花茎,花筒形,黄色,长约1.5公分左右,排列紧密,为圆锥花序;花朵会持续开放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花茎上长出不定芽的花梗苗,母株即会枯萎。茎粗壮,叶形叶色较美,有一定的观赏价值。
 

而天竺葵也分布在花径两侧,这里很多人都喜欢种植家天竺葵,它是多年生草本,茎直立,分枝。基部木质化,被开展的长柔毛。叶互生;托叶干膜质,三角状宽卵形;叶片圆肾形,基部心形或截形。伞形花序与叶对生或腋生,明显长于叶,具花数朵;萼片披针形,花冠粉红、淡红、深红或白色。
 
在路边能看到很多通往私人领地的小门,我们越爬越高,一直走到接近山顶的松林中,开始沿着土路走,一些松树非常粗大,接近斯卡伯勒之后可能远眺壮观的萨姆纳沙滩和南海镇,
 

离开花径之后,我们沿着斯卡伯勒径走了一会,松林小径非常安静,不久我们又走到泰勒斯米斯泰克小径与斯卡伯勒径的交汇处,看到远处是公路,我们就开始沿着马路走,到处是漂亮的别墅,院外都有修剪整齐的灌木墙,有些人在路边种了草莓,还有一户人家的草坪上长满了很多颜色鲜艳的蘑菇,

在这里,园艺工是很容易就业的,一些灌木墙修剪得就像是一堵绿墙,有些人家的院子内停着四辆轿车和一辆跑车,还有一艘游艇,我们走到一个丁字路口,左侧是去走私者湾的(Smugglers Cove),一些漂亮的房子外面挂着出售的广告,每栋房子都不一样,设计感很强。
 

一户人家将门前的景天科观音莲修剪得像海螺一样,观音莲肉如其名,叶片莲座状环生,如莲座一般的外形,叶片扁平细长,前端急尖,叶缘有小绒毛,充分光照下,叶尖和叶缘形成非常漂亮咖啡色或紫红色。它也叫做长生草、观音座莲、佛座莲,属于高山多肉植物。是一种以观叶为主的小型多肉植物,


也是销量比较大的多肉植物之一,中国各地都很普及。是多肉植物中最常见的品种之一堪称普货之王。观音莲肉如其名,叶片莲座状环生,其株形端庄,犹如一朵盛开的莲花。叶片扁平细长,叶端渐尖,叶缘有小绒毛,充分光照下,叶端形成非常漂亮咖啡色或紫红色;若光照不充足,则叶端只为深绿色。
 

观音莲株形紧凑直挺,叶片宽厚并富有特殊的金属光泽;叶脉清晰如画,极富诗情画意,为风格独特的观叶植物,也是流行于海内外的观叶植物之一。观音莲是多肉植物中的一种,而我们所说的多肉植物是指植物的根、茎、叶三种营养器官中至少有一种是肥厚多汁并且具备储藏大量水分功能的植物。

其至少具有一种肉质组织,这种组织是一种活组织,除其他功能外,它能储藏可利用的水,在土壤含水状况恶化、植物根系不能再从土壤中吸收和提供必要的水分时,它能使植物暂时脱离外界水分供应而独立生存。
 

我们还看到有居民种植非常漂亮的蛇鞭菊,它是多年生草本植物。茎基部膨大呈扁球形。花红紫色。花期夏、秋季。因多数小头状花序聚集成密长穗状花序,小花由上而下次第开放,好似响尾蛇那沙沙作响的尾巴,呈鞭形而得名。蛇鞭菊是一种宿根植物,蛇鞭菊花期长,自然花期盛夏。花茎挺立,花色清丽,不仅有自然花材之美,而且具美好的花寓意。
 

蛇鞭菊耐寒,耐热,喜光或稍耐阴,生长季节耐水湿,对生境要求比较粗放,在夏秋之际,色彩绚丽,恬静宜人,给人以静谧与舒适的感觉,宜作花坛、花境和庭院植物,是优秀的园林绿化新材料。原产美国东部地区,新西兰和我国多地有栽培。
 

蛇鞭菊姿态优美,马尾式的穗状有限花序直立向上,颇具特色,适宜布置花境或路旁带状栽植,庭院自然式丛植。由于花期长观赏价值极高,不仅是园林绿化树种珍品,也是重要的插花材料。应用于庭院、别墅的花境,挺拔秀丽,野趣十足。作为背景材料或丛植点缀于山石、林缘。也可作切花观赏,是一种有实力的配角。
 

我们沿着公路走到另外一处小海滩,远处是光秃秃的山野,只有草地,没有大树,路边有很多奇异的蓝色花朵,接近海边的地方还算树林茂密,一些精致的别墅点缀在林间,我们站在高处眺望远处的悬崖,一些别墅是直接修建的山崖边,业主的胆子真大,我们沿着楼梯走到沙滩上,只看到一两个亚洲女人在沙滩上玩耍,

一位身材矫健的穿着短裤美女大踏步地朝我们走来,看到她的居然不怕冷,因为鸢都穿着冲锋衣和长裤,真是不小的震撼,特别是当地人的体质和追求健康的热情,令我们望尘莫及,据说当地天气好的时候,大人和小孩纷纷在海水、沙滩上嬉戏,体质就见高下了。


 
由于地处南岛高纬度地区,这里的气温并不很高,而海水始终冰凉,盛夏也不例外,我们连踩进海水都要预热半天,然后赶紧回来,当地人则习以为常,特别是小孩,似乎对冷水凉风毫无感觉;冲浪者似乎随时都有,风浪越大越兴奋。气温高点的话,他们结束嬉水还要在岸边的公共沐浴下冲一下,看得自己都发凉,其体质可见一斑。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这样,也看见几个小女孩,穿上泳衣时也轻跳热身,随即大喊一声冲向海浪,全身入水后又跑来回,往返几次后,就穿上衣服离开,看得自己都不知道应该是激动还是退缩。显见一些美女也怕冷,只是这份战胜自己、战胜自然的勇气令人佩服。想想当下我国人的体质,使人均输液量数年领先于世,实在不知道该项喜该忧了。
 

在海滩旁边有一栋白色的房子,我们穿过沙滩就走到对面的山坡上,那里有一条石头小径,风景优美,可能边走边欣赏海景。
 

第97回:月亮回湖野鹤奔云,行观音莲玉钟花径 (下)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11 13:39:04
Post #120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97回:月亮回湖野鹤奔云,行观音莲玉钟花径 (下)

 

基督城萨姆纳位于基督城郊区,是一个当地人休闲散步的地方,夏天的周末很多市民会来这里享受海水浴,带着宠物狗来海滨溜溜弯。傍晚时分来萨姆纳除了海滩还有很多汇聚各国风味的美食小馆和艺术电影院,就是一个非常值得一游的度假好去处。海湾以飞马为名,或因它有绵延几十公里巨大弧形的沙滩,
 

像飞马张开的巨大翼展,环抱着海湾中深邃湛蓝而汹涌澎湃的海浪。海湾中的景色可谓浩渺壮观,而栈桥便是这个海湾中最佳的观景点。萨姆纳有一条绵长但物产丰富的海岸线,


周末常常能看见本地居民拖家带口来沙滩挖贝壳,捉螃蟹,放风筝,尤其在通往红崖区的海堤边生长的大片大片的青口和牡蛎,让人很想下手,不过那附近可是当地居民区最主要的生活污水排放处,所以先别急着下水,跟着当地人去会比较保险
 

我们沿着海边的悬崖走,有告示牌写着限每人每天采集十只鲍鱼,鸢一看非常兴奋,她很想跑到海边找鲍鱼,在山坡上除了草场,还稀疏地分布着一些玉吊钟,这种花是伽蓝菜属的多肉植物、也称多浆植物,别名洋吊钟。


该物种喜温暖凉爽的气候环境,不耐高温烈日,它叶色艳丽,形态如花,株型美观,根须奇特,具有极高的艺术欣赏价值。原产马达加斯加岛干燥、阳光充足的热带地区。还有一些类似吊钟花的当地花卉,非常耐寒。
 

鸢撑着雨伞走在空旷的小径上,左侧是大海,右侧是草原,周围寂静无声,我们扭头就能看到刚才走过的沙滩,前面出现悬崖,怪石嶙峋,如果走下去是可能挖到鲍鱼的,但非常危险。

我们走到一处伸入海中的海岬,尽头居然有几株树木,被海水侵蚀的海岸不断出现崩塌,在背风的地方还残存着一些松树,非常难得,


 
我们远眺萨姆纳,很多绝壁高达几十米,民居就建在悬崖边,风特别大,吹乱了鸢的长发,我们继续沿着小径往草原走,经过更多的吊钟花丛,拐过一个海湾,再继续走了几公里,海岸线呈锯齿状分布,


不久我们走进容易出现落石的区域,然后我们看到海边居然有石洞,部分路段还有扶手,这时雨停了,虽然是阴天,但大海还是非常壮阔,一辆巨大的油轮停在海里,一直没有移动。
 

我们继续走到另外一个小海滩,岸边居然有两栋房子,后面还有一处小树林,真是世外桃园,我们从外围绕过去,这里水草茂密,前面就是当地人度假时修建的房子,再继续走了一公里,发现小径不明显了,



陡峭的海岸被侵蚀的更厉害,我们攀爬了一会,看到了牧场的铁丝网一直修建到了悬崖边,但没有看到牛羊,草场能看到几株大树,路过一个十字架,发现一些蘑菇,


再走一回我们发现了炮台遗址,远处是牧场的房子,前面停着一辆汽车,电线杆伸向远方,我参观了两处被废弃的泰勒炮台(Taylor Battery),这些炮台修建于二战,但大炮却是英国借给新西兰的一战时期的旧炮,当时新西兰人惧怕日本鬼子打过来了。
 

下午徒步期间只碰到一对夫妇,我们返回时又走到悬崖旁边的十字架后面,就在两个大炮台的旁边,连绵的草场一望无际,再远处的断崖边还有一些农场,我站在悬崖边,看到远处的断崖后面有另外一个农场的房子,


再过去就是壮观的火山口了,现在当地人称它是班克斯半岛(Banks Peninsula),我看到两栋绿色的仓库坐落在一片小树林中,如果我们继续走,是可以走到班克斯半岛的,但时间不够了,我们只好往回走,走到岩洞那里,经过沙滩,我们直接走到断崖下面的海边参观。


 
返回时鸢还企图去海边捞鲍鱼,她下到一处悬崖下面,因为找不到工具而放弃,今天我们继续沿着海岸线走,累计往返走了五个小时,小雨持续在下,海边那艘货轮依然停泊在海里,


我们走到海滩旁边,看到有两个人居然在冲浪,再走几公里经过豪宅区,摘了两个蛇果吃,返回花径时眺望远处的海滩,发现退潮了。
 

当地人将小木屋修建在悬崖边,有些是吊脚楼的架式,房子距离海面的距离在二到十米,我感觉屋顶的岩壁似乎都要坠落了,反正我是不敢住在这样的房子里面的,我们从一处楼道走到悬崖前面的海滩,


发现一处贴近海滩的白色房子是直接修建在海水侵蚀的凹处,涨潮时海水距离房子不到一米,如果刮狂风就不得了啦。再往里面走,我发现一处建在石头地基上的木屋,


阳台靠四根锈迹斑斑的铁柱支撑,我们找到了泰勒斯米斯泰克小径的193级台阶处,从这里爬上去,可能抄近路。


 
我们沿着台阶一直走到马路边,再走了一会就到达了松林,继续走百多米就可到达花径了。远眺发现退潮后的滩涂更优美了,我们经过一个木椅,上面贴着铭牌,纪念一位叫格雷厄姆的当地人,他出生于1912年,卒于1998年,生前喜欢在这里散步。
 
我们走到萨姆纳,小镇附近没有太好的餐厅,也没什么酒吧,有一家专卖欧洲舶来品的小店风格非常特别值得一去,店主是一个北欧姑娘很热情好客,萨姆纳是个适合静静的坐着全身放松的看海的地方,日落时分,

背对着往来的车辆和匆匆赶回家的人们,昏黄的阳光洒在身上,看着碎金色的海面会有一丝似曾相识的错觉,其实在秋天去游览最好不过了,夏天会有大批游客去海边游泳挤满整个海滩,如果自驾的话,


从小镇出来在一个字路口左转,会有一条小路带你去另一个滨海小镇利特尔顿港,这是基督城最老的港口,最奇妙的是它居民区依山而建像梯田一样,据说出售全基督城最大的汉堡。
 

利特尔顿港距离基督城仅 15 分钟车程,这里坐落着两个小岛,即雷帕帕岛和鹌鹑岛,两座岛屿都与坎特伯雷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鹌鹑岛是半天徒步的理想地点。岛上的步道途经遇难船,该地曾经是早期麻风病人的殖民地,也曾被用作早期欧洲移民的检疫站。


 
萨姆纳沙滩的沙虽然细,但好像不是按景区管理的,布满碎贝壳或冲上来的树枝,无专人去收拾,感觉很凌乱,但保留着几分天然,成为运动、休闲、享乐的好地方,增加了景致。


一部分是岩石海岸,很有动感,海浪一拍来,掀起白雾。周边配以山景、民居,远远近近,错落有致,没有鬼斧神工的大气感,但有让自然、宁静的亲切感。
 

萨姆纳的生活气息很浓,中心商业区购物、休闲、餐饮一应俱全,海边也很舒适。沿海步道,可供游人休闲;通向沙滩、海水的便道,冲浪爱好者可以随时下海;草坪配以滑梯、跷跷板等各种游乐设施,


是儿童的天堂,那里治安好、又没有拐卖儿童一说,在旁边的咖啡馆喝上一杯,看着孩子尽情快乐,生活就是这样简单和幸福。
 

退潮人居然有人在滩涂上捡海螺等,我们走到公交站,坐公交车返回市区,鸢去逛商店并购买了三瓶精华液护肤品,花费一百多纽币,我去warehouse逛了一会,发现Sistema钢壶的售价是14.99纽币,

我们又走回旅馆,看到一群人在厨房忙活,我们拿着食材也去准备晚餐,鸢炒了洋葱,肉和鸡蛋,配面包吃,之后洗澡看电视。
 

其实今天是阴天,偶尔还下雨,当初我们不如去国际南极中心玩,它位于新西兰基督城国际机场的南极科研基地。在这里,各项有趣的体验活动向群众提供充满欢乐、令人兴奋的全方位感官互动性南极体验,适合各个年龄段的群众,在这里群众将亲身体验到南极的四季变化,接受南极风暴的挑战,


 
对科考人员在南极的生活有进一步的了解,参观新西兰在南极的考察站-斯考特基地,近距与生活在这里的小蓝企鹅家族亲密接触!不仅如此,群众还可以乘坐刺激的哈格隆越野车南极全地形越野车,


或在4D影院里踏上一段令人惊叹不已的南极冰雪航行!南极探索者,斯科特和沙克尔顿曾在这里训练他们雪橇狗和小马。今天,这个小岛成为了一些本土鸟类的栖息家园,如扇尾鸽、翠鸟、灰胸绣眼鸟和其他海鸟。
 

房间卧室旁边的油画非常有艺术感,我看了一会电视,是美国的生活大爆炸节目。
 


Jumbo Huang Index:Sumner,South city pharmacy Antipodes serum toner,Sumner is a coastal seaside suburb of Christchurch, New Zealand and was surveyed and named in 1849 in honour of John Bird Sumner, the then newly appointed 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and president of the Canterbury Association. Originally a separate borough, it was amalgamated with the city of Christchurch as communications improved and the economies of scale made small town boroughs uneconomic to operate.


Sumner was surveyed in 1849 by Edward Jollie for Captain Joseph Thomas, the advanced agent of the Canterbury Association. His map showed 527 sections and numerous reserved and provisions for churches, schools, cemeteries, town hall, emigration barracks and other town amenities. However, 

his plans were abandoned through lack of funds and a new survey on which Sumner is based was carried out in 1860.Captain Thomas named the settlement for Bishop John Bird Sumner, one of the leading members of the Canterbury Association.Sumner is nestled in a coastal valley separated from the adjacent city suburbs by rugged volcanic hill ridges that end in cliffs that descend to the sea shore in places. Sumner Bay is the first bay on the northern side of Banks Peninsula and faces Pegasus Bay and the Pacific Ocean.



Scarborough is located between Sumner and Te Onepoto Taylors Mistake. It was named for the seaside resort in North Yorkshire, England. Taylors Mistake is a bay adjacent to the locality, on the north side of Godley Head, on the northern edge of Banks Peninsula. The name Te Onepoto / Taylors Mistake is one of New Zealand's dual placenames.


 The Māori portion, Te Onepoto, means short or little beach. For the English portion, the Lyttelton Times in 1865 said it was "originally called Vincent's Bay, and more recently Taylors Mistake, owing to the master of a vessel running in here during the night-time, thinking he was about to pass over the Sumner Bar.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12 23:13:47
Post #121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98回:负笈家教衷情山水,虚怀若谷博采众长


 

20170404禅宗记载,在南宗寺院前,风吹幡动,有僧人说:“是风动。”又有僧人说:“是幡动。”六祖慧能说:“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而是心动。”现代的禅结合了釈迦牟尼、禅宗的始祖达磨和我国老子的思想,再融入亚洲人独特的文化因素,是对世界、人生、生命的整个运作过程都进行透彻分析的佛法,如果我们把每一天都当作生命中最后一天去生活的话,那么有一天我们会发现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


 
我们今天的经历可谓是奇幻之旅:早上起床我俩就收拾行李,然后去厨房炒菜煮面,打包了一份蔬菜,一位洋妞留下一包薯片给我们吃,早餐很丰盛,我们吃了面包,煮面条,鸡蛋炒洋葱和甘蓝,吃饱之后找苏格兰女人办理退房,下一位雇主道恩女士说好了她送走客人之后会亲自到旅馆接我们,总算帮我们节省了长途运输费用,尽管她让我产生了两晚的住宿费。
 

到了十点多道恩开着中巴车过来了,我们背着包就上了道恩的白色四排位指环王之旅的面包车,她的后备箱堆满了食物,道恩很胖,基本是在横向发展,吨位至少是鸢的四倍,我估计是因为道恩经常开车,缺少运动。


我们放下背包就坐在汽车的第二排,道恩开车之后我们就开始聊天,道恩是英国出生的,移民新西兰二十多年,母亲年初在国外旅游时突然死亡,她将母亲火葬之后亲自把骨灰带回了英国,她父亲还健在。


道恩年轻时得过妇科癌症,导致她失去生育能力,但她领养了两个弃婴,其中一个女孩的生理机能有些问题,就是发育迟缓,长不高,眼睛是斜视,导致14岁的儿子居然比16岁的姐姐高三个头,道恩英语非常好,她跟戴安娜一样,虽然非常肥胖,却非常有耐心,她说的英语让人听得非常舒服,这说明女人无完人,太漂亮的女人吧可能没有耐心,太丑的女人吧有时特别有人情味。
 

很快我们的汽车驶到了郊区,今天是多云的天气,我们先驶到一个镇区,她将汽车停在购物中心,因为她要替她毛里求斯出生的老公修眼镜,我们下车之后就去仓库商店逛,店内有很多宏基和惠普的电脑,出售的价格很低,倒是没有看到多少联想的电脑,还有大量出售DVD碟片的书摊,


之后我们又去另外一个超市逛,看到日本寿司店的生意非常好,我们在这里碰到了道恩,我们跟着她一起返回到停车场,碰到一位慈祥的妇女开车将一位高挑的少女送到停车场,道恩跟那位妇女聊了几句,之后那位金发少女居然就上了道恩的汽车,没有想到我们居然有了新的旅伴。

 
她坐在副驾驶位上,少女鼻梁很低但鼻尖非常翘,我刚开始看上去真不习惯,总感觉她的鼻子太怪异了,像是卡通人物里的角色,但看久了才发现这种鼻子也是非常有个性的,少女一头金发,非常长,她比鸢还要高,道恩介绍说少女叫菲碧,她穿着红色上衣和发白的牛仔裤,非常活波,


 
道恩一边开车一边跟菲碧聊天,原来她俩都是一个镇上的熟人,菲碧非常有礼貌,上车就跟我们打招呼,她与道恩是特威泽尔镇的邻居,家里是开五金超市的,不久汽车驶过了新西兰最长的石桥,道恩改不了当导游的习惯,开始介绍起景点来,


经过鱼雕塑的小镇不久,美少女菲碧在聊天中得知我们这周会去道恩家工作,如是她扭过头问我们下周要去那里工作,我就告诉她说我们还是继续留在特威泽尔,菲碧又追问我们会呆在那一户人家,我说是杰克和阿丽夫妇家,结果我意外地发现阿丽就是菲碧的妈妈!


 
真是无巧不成书啊!鸢也惊叫起来,真是太凑巧了!菲碧忙给她妈打电话,说她在道恩的汽车上碰到了我,她妈也给我发短信,说真巧啊,不过也说明特威泽尔镇真的太小了。
 

我跟菲碧一下子拉近了距离,菲碧并没有去正规学校读书,家里的哥哥妹妹都是在家上学的,阿丽家五个子女都是她一手教育出来了,真正的家教传统家庭,简直是太神奇了,菲碧的大哥有二米高,在整个小镇都非常有名气,目前他大哥就读于我们曾经到访过的奥塔哥大学,菲碧还去过香港和越南旅游。

我真的非常羡慕这些新西兰家庭,不像我国和印度,很多中产阶级被房产拖垮,就像《蜗居》里说的:“为什么我们的人生和梦想都要拴在一个房子上呢?这些数字逼得我一天都不敢懈怠,根本来不及细想未来十年。“
 

但房贷还不是最可怕的,如今子女又取代房子成为新中产家庭的最大负担,很多中产濒临“沦陷”,被物价房价子女教育逐步压垮,令人惋惜。

比起房子,教育是一项长期投资,不到一二十年难见成效,对于亚洲家长来说,房子可以不买,但孩子的教育不能停啊。但现在子女教育让中产家庭“凹陷”,


以前在深圳,身边的已婚中年人整天在群里都在聊子女教育,以及如何为了上子女上个好学校而到处购买学区房,学位房,我当时就想说,既然教育这么贵,为什么中产阶级不自己在家教育小孩呢?我以前在国内是没有见过小孩不上学完全由父母教育的,菲碧家是我见过的真正的家教家庭!
 

我们聊了一会,最后汽车在麦当劳停了下来,菲碧和道恩在麦当劳穿梭餐厅购买了20纽币的汉堡和可乐,是道恩支付的费用,我则与鸢吃之前打包的食物,道恩其实跟菲碧差不多高,但她太胖了,业务繁忙,经常咳嗽,身体很差。
 

起初外面下着小雨,阴天,但进了山区之后天气转晴,我们一边与道恩和菲碧聊天,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汽车先经过一片湖区,驶过小镇就上了铁桥,经过戈德利住所骑车旅馆(Godley’s),天高云淡,又驶过一个更大的湖泊之后,我们到达了大草原,



牧场非常多,先经过泄洪的笔直水渠,草原上分布着输电线铁架,因为是秋天,牧场的草都变黄了,继续行驶在二车道的公路上,很快发现前面堵车了,我摇下车窗,探出头看到前方有羊倌正赶着上千只羊转移分割牧场,牧羊犬也在协助,我们初次幸运地目睹了上千只美利奴羊群转场的盛况,


 
羊群都是争先恐后地往新的草场转移,道路都被封死了,来往的车辆耐心地等待羊群的移动,过了几分钟羊群开始往新的牧场行进,道路终于畅通了,我们继续前进,很快驶上另外一条道理,两边种植着一排树木,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脉,偶尔经过一些牧场,有一个牧场将圆桶状的草料整齐地排列成一条直线,后来天空更湛蓝了,


 
再行驶不久就到达了特卡波湖,这里的中国游客非常多,看到了位于湖边的小教堂,这里也是杨凡琦晚上拍摄星空的地方,道恩说那些中国跟团游客的英文都非常差,最多就会说几个单词,所以至今道恩没有接待过中国的团队客人,这也给了鸢信心,我们安慰道恩说下次我们可以介绍中国游客给她,道恩说她不懂中文也是白搭。

 
再行驶不久就到达了另外一个更大的湖泊,非常蓝,道恩介绍说这个湖叫普卡基湖,这个湖更大,在大坝的另外一侧还有一个泄洪的闸口,我看到激流飞泻,随着水渠流到远方,这一带的山更高了,因为云层都罩住了山顶,我们陆续驶过好几个水渠,经过冰川飞行基地的飞机场,那里停着两架小飞机,旁边的房子上写着价格是195纽币。

 
很快我们驶过了一个游客中心,广场上停满了汽车,再驶到广袤的草原上,乌云压顶,大有云垂平野旷的感觉,我们继续行驶了半小时就到达了特威泽尔镇,先将菲碧放下车,她家就在超市旁边,之后我们又坐着道恩的汽车再往前面行驶了半个多小时,经过更多的水坝和水渠,还路过两个湖泊,行驶到草原上,沿途基本就看不到人了,风景非常荒凉,最后我们抵达了更加偏僻的奥豪湖,
 

奥豪湖对面是一座光秃秃的高山,有冰川消融的痕迹,我们沿着湖泊行驶,偶尔看到迎面驶过来一辆轿车,奥豪湖是新西兰的湖泊,位于南岛,由坎特伯雷负责管辖,面积54平方公里,集水区面积1198平方公里,海拔高度520米,平均水深74米,最大水深129米,蓄水量4.02立方公里。


奥豪湖是蓝天雪山包围着的一汪纯净水,此时正迎接着灿烂的霞光泛起涟漪,湖边的几株垂柳正随风起舞,向着连绵的雪山呼唤着,对岸突兀而起的褐色山峰如俊朗的男子,袒露着雄壮的身姿。


 
奥豪湖区有六片森林,此间有多条徒步线路;落脚的棚屋和露营区也很多;我们此趟仅是路过,来不及欣赏湖景,不做他想。空旷的湖边,只有少许人;此时太阳西斜,湖面有些逆光,接近湖边,湖水少了刚才远望的碧蓝,更接近于平凡的水色。总之新西兰的湖都很美,很有特色,其实就是看到达的时间和天气,如果赶上天气好,那每个湖都有自己别样的风情万种。
 

旁边就是滑雪胜地,我们在建于湖边的一栋二层高的圆实木建造的房屋面前停下,这一带有一些度假别墅,棚屋主要是提供给在此徒步或者滑雪的游客使用的。我们来到一栋外墙全部用圆形实木叠垒起来的木屋,一侧的外墙还堆放着很多木柴,


房子后面有一个小仓库,我们从前面的门廊走进实木别墅,一楼是公共活动空间,有厨房和客厅,中间是楼梯,我们上楼之后开始更换三个床的床单,又移动了一个上下铺,办理入住的人已经将行李放在房间,人却不见了,

大床房的被子还是非常容易更换的,最麻烦的是小房间,特别是那个靠墙的上下铺,更换床单非常令人气馁,当时气温很低,至少跟明天相比气温降了五到十度,因为我们已经算是在高原了。

 

第99回:指环王帕兰诺平原,波澜壮阔特威泽尔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12 23:49:26
Post #122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99回:指环王帕兰诺平原,波澜壮阔特威泽尔


 
我们忙了十几分钟就离开这个漂亮的木屋,又坐车返回到镇上,经过湖泊和草原,到了小镇后继续行驶几分钟就到了道恩的家了,就位于公路的旁边,她家其实是没有农场的,只有一小片的菜地,整个宅基地呈三角形分布,后面是别人家的农场,有羊鸵和马。
 

道恩房屋右侧是一个中远集装箱,据说是一位朋友临时搁在那里了,旁边的一处空地长满了杂草,没有怎么利用,穿过车库,来到正屋,其实就是一长排的实木房子,质量很好,我们走进大堂,


见过了道恩领养的14岁的儿子,他不怎么说话,比我还高一个头,他穿在短裤坐在家里玩手机游戏,我们放下行李就返回到汽车上,道恩载着我们到达了特威泽尔的汽车旅馆,
 

那里住着来自澳洲的一家四口,妈妈呆在房间准备晚餐,警官出身的父亲两鬓斑白了,但其实他只有四十多岁,他妻子也非常年轻,父亲带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少女上了我们的汽车,原来他们是参加道恩组织的指环王拍摄地半日游的,大女儿叫卡罗尔,不到14岁,出落得亭亭玉立,二女儿可能只有12岁,非常调皮,拿着单反相机,也很聪明,


 
上车之后大家互相介绍,我们再次有幸碰到了澳洲人,道恩戴上耳麦开始边开车边讲解了,她现在即使是司机又是导游,这个工作的核心在于英文介绍,必须能打动游客的心,真正的景点就乏善可陈了。汽车很快驶进了高原草场,那里就是魔界电影的拍摄地,


道恩又是讲解,又是演示,还要出示画册和播放视频,挑起年轻游客的兴趣,外面极为寒冷,刮着冷风,二个少女多次要求下车穿上道具拿着指环王的剑表演并拍照,外面的风刮得我都不想下车,但看两个少女兴致如此高,我们也只好下车陪着她俩应景。
 

我们驶过湖泊之后,先在一条长着杨柳的小河边下车,道恩开始讲解,我虽然也看过魔界电影,但对这个场景并没有太多印象,我们呆了几分钟又上了车,继续行驶到一个牧场,少女的父亲下车将铁门拉开,之后道恩就将巴士驶进草场,然后模拟军队往前冲的架势开始加速行驶,
 

后来我们将车停在地势比较高的地方,然后大家下车,我从后备箱将剑器刀具等从拿下车,分发给两个少女,两个少女分别戴上面具并拿着剑来模拟电影中的角色,最后鸢也戴上一个面具,


举着一面旗子来拍照,之后大女儿又一手拿着剑,一手举着有一匹马的旗子在牧场摆姿势拍照,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脉,狂风吹过,我们又返回到汽车上,行驶到另外一个拍摄景点。
 

帕兰诺平原战役是刚铎及其盟友与黑暗魔君索伦双方在米那斯提力斯爆发的战役。托尔金在魔戒第三册《指环王:王者归来》内有详细叙述。


 
萨鲁曼大军和魔多的军队曾正大举进犯洛汗,洛汗王带领一众军民退守至圣盔谷,圣盔谷原是刚铎的领地,后来成为洛汗人的据点。刚铎在现实中是位于坎特伯雷大区的特威泽尔,王者归来中气势恢宏的帕兰诺平原之战就是取景于此。特威泽尔镇还是户外活动的好去处,爬山、徒步、骑车、骑马、滑雪,应有尽有。这里还有路通往库克山。


 
甘道夫带援军及时赶到,暂时解了圣盔谷之困,但是敌人仍旧未除,人类的命运仍岌岌可危。亚拉冈连同精灵王子莱戈拉斯和矮人金雳经死亡之路去往刚铎。在死亡之路,亚拉冈等人与亡灵军队交锋,最后解除了他们的诅咒。而亡灵也帮助亚拉冈阻挡了另一批敌人昂巴海盗。


 
帕兰诺平原战役是魔戒圣战里最重要的一场战役,标志着中土大陆第三纪元接近尾声。帕兰诺平原战役于第三纪元3019年3月15日在安都因河与米那斯提力斯之间的帕兰诺平原爆发。经过一轮投石车及攻城塔强攻不果后,索伦的军队终以巨型攻城锤葛龙得击破了城门。安格马巫王则与甘道夫对峙。此时,洛汗人的援军抵达,并迅速投入战斗。甘道夫阻挡安格马巫王入城,战事随即爆发…
 

刚铎扳回了优势,击败了索伦大军本来势不可挡的攻势,履行了洛汗国的诺言,保护了刚铎子民,捍卫了人类的领土,守护了米纳斯提里斯这座王者之城。这次胜利赢得了短暂的喘息,但中土世界有生力量基本消耗殆尽,只剩下一只8000人的队伍去抗衡索伦,直至黑门之战爆发。
 

四个大人其实不想下车了,但两位少女坚持下车再继续拍照,真是扛不住少女火热的魔界心,我们只好全部下车,在狂风中帮助两个少女穿上披风灰色衣物,大女儿戴着怪兽的面具,拿着类似锤子的武器,二女儿披着雪白的风衣,鸢替她戴上假胡须,戴上怪异的帽子,原来她要模仿甘道夫,


之后二女儿拿着长剑开始比划,大女儿也拿着武器跟妹妹摆姿势,父亲替她俩拍照,道恩站在旁边被冻得不行了,好不容易结束了,大女儿又要演示迪耐瑟自杀的场景,她拿着短命往脖子上抹,装得非常像,我看云雾已经将山脉罩住了,夜幕降临,气温骤降,乌云滚过,两个少女却热情不减,难怪别人说少女的心是火热的,这个真不假。


我与鸢支持了两个小时之后终于手工了,看来这个钱还真不好赚,碰到《指环王》的铁杆粉丝就麻烦了,据说有一位酷爱《指环王》的粉丝把自己打扮成甘道夫的样子,在新西兰境内旅行1.5万公里,拍摄了一组不可思议的美景照片。这个21岁的印度人把自己拍进了《指环王》三部曲的各个取景地里,看来铁杆粉丝还是非常多的。
 

我们一起返回到汽车上,驶出牧场就经过水渠,到了18点,我们先送澳洲父女三人返回到汽车旅馆,我们才开车返回道恩家里,她高个子光头丈夫正在煮鹅肉和羊肉,道恩领我们去她女儿曾经住过的大卧室,摆着双人床,非常温馨,床边还有两个高柜子,窗帘是紫色花纹,对面还有推拉衣柜,在卧室外面是浴室,里面摆着一台洗衣机,旁边是道恩养子的卧室,乱成一团。
 

我们更换了被子之后就去厨房,之后五人一起围坐在餐桌上,大家吃饭前要先祷告,说一些感谢上帝赐给我们食物之类的话,祈祷结束后我们就开始吃饭了,道恩家居然还有米饭,事后才知道道恩老公的饮食习惯与印度人很相似,也喜欢吃辣。


我们吃了很多米饭,事后将碗碟放进洗碗机,再喝茶,然后一起去电影厅看魔戒电影,道恩夫妇的办公室在餐厅的右侧,她俩各开了一家小公司,道恩开的是魔戒景点旅游公司,这个公司基本就只有她一个光杆司令,偶尔可能会请一个兼职的人帮忙,
 

道恩老公开了一家刷油漆的公司,基本也只有他一个人在干活,偶尔会请一两个帮手,这类小微型企业在新西兰非常多,他俩居然还有自己公司的网站,他俩先处理公务,之后也走过来跟我们一起看电影,四人坐在沙发看魔戒经典电影,到了半夜我与鸢轮流去洗澡,之后返回大卧室休息,鸢还处理了一会贸易事宜,她今天刚向一位福建的女客户出售了999元的化妆品,人挪活,树挪活,此话不假。
 

今天认识了两个少年,一个是彬彬有礼的菲碧少女和道恩腼腆礼貌的高个子儿子,我发现父母的教育对子女的成长太重要了,鸢有一个朋友坐火车时碰到一位四川广元的小伙子,他说村里的留守儿童非常多,很多少年都吸毒并整天在街道上混,他们每天上学会经过一片树林,每到放学时树林里就潜伏着很多农村单身老汉,趁机强奸女学生,不是老人变坏了,
 

而是坏人变老了,经历破思旧和文歌运动洗礼的这批老汉,已经没有什么道德底线,学校只好发动男生保护女生,小伙子曾经暗恋一个女生,所以他每天都会陪着那位女生放学回家,但有一次小伙子家里有事,他没有陪那位女生,结果那天晚上女生放学后被一群少年轮奸了,最后女生还被脱光衣服让少年给纵火烧死了,这种事情很难被外界知道的,这说明在国内,真实每天都发生了很多人间悲剧,但人们都不想提,因为说出来就不是正极能量。
 

我只能说,家族教育太重要了,如果父母不能亲自教育子女,那么留守儿童就很容易走向犯罪的道路。我对中国很多进城务工的夫妻将孩子扔进爷爷奶奶教育表示强烈遗憾,既然自己没有时间和金钱去抚养孩子,当初就不要把孩子生下来遭罪啊。
 

我洗完澡之后走到外面看星星,真的非常冷,这是我第一次在特威泽尔过夜。其实特威泽尔是探索库克山国家公园(Mount Cook National Park)和麦肯奇盆地(Mackenzie Basin)的方便基地。在这里,群众可以进行爬山、乘直升机骑山地车等众多运动。特威泽尔镇建于1960年代,是有计划建设的产物,其目的在于为修建上怀塔基电站规划的工人提供住处(Upper Waitaki Power Scheme)。现在它是爬山、划皮划艇、骑山地车、滑雪、骑马和徒步旅行的良好场所。
 

沿路直走就可以到达库克山国家公园的山峰和步道,群众可以在当地的河流里钓三文鱼或虹鳟鱼,到虹鳟鱼场买新鲜的鱼或熏制鱼肉。在夏天,特威泽尔的人口是平时的三倍以上,度假村和露营都爆满。
 
在麦肯奇山区的特威泽尔(Twizel)附近,彼特杰克逊拍摄了《指环王》中波澜壮阔的帕兰诺平原之战:索龙培养了数以千计的半兽人,在平原上与洛汗和刚铎展开激战。这里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绵延到山脚下,和《指环王》书中的描述一模一样。群众可以在这里参加二小时的团队游,观赏《指环王》中帕兰诺战场的拍摄地,还可以换上电影中的服装,参加一场激烈战斗,这负责这个团队游的就是我们的雇主道恩创办的旅行社。


我当时就好很奇,为什么麦肯奇山区只有道恩一家旅行社在组织指环王的团队游呢?换成我国人的思维,这么一个区域至少会冒出十多家同质化竞争的旅游公司,因为低价,恶性循环的竞争模式就是咱们大中华的一个特色。我国人的思路是最贵的不一定是最好的。那咱就选最便宜,最划算的。我国的导游,除了讲解,还得是随团摄影师,是保姆,是点人数机,是路标,但道恩就明显让我见识了国外的导游其实是非常有尊严和强势。
 

自己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自己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自己要对自己选择所产生的结果负责。我国的游客,我国的旅行社,还有带队过来的领队,其实都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赌徒,硬是把我国的旅游市场搅合得乌烟瘴气,为什么一个地区非要成立十几到上百家做同样业务的旅行社呢?难道大家整合资源形成良性的竞争环境不是更好吗?就像特威泽尔镇,在自由人性的市场上,就只有一家像道恩的旅行社存在就可以,如果非要再冒出一家类似的旅行社,恐怕一山不容二虎,最终是两败俱伤。
 

特威泽尔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镇,对它的唯一印象可能也就是其附近有卖三文鱼的地方。其实特威泽尔是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不要说它几乎就坐落在拥有最神奇的牛奶蓝色湖水的普卡基湖旁边,就连与特卡波湖(Lake Tekapo)、库克山(Mt Cook)、奥豪湖(Lake Ohau)和班摩尔湖(Lake Benmore)这些较远地点的距离也在一个小时车程之间。也就是说,以此为基地,我们完全可以按照天气情况和自己的心情决定去上述任何一个风景绝美的地方。加上住宿可以用物美价廉来形容,这里成为很多新西兰之行选择的第一个根据地。


 
而且特威泽尔本身就是很有特色的地方,整片区域有旷野、河流、到处都能见到的雪山,是骑马和钓鱼的好地方。当然,我说这些都是以特威泽尔大区域来说的,特威泽尔小镇本身的话并没有什么特色。
 

Jumbo Huang Index:Lake Tekapo, Lake Pukaki, Lake Ohau,Lake Tekapo is the second-largest of three roughly parallel lakes running north–south along the northern edge of the Mackenzie Basin in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the others are Lake Pukaki and Lake Ohau). It covers an area of 83 square kilometres, and is at an altitude of 710 metres above sea level. The lake is fed at its northern end by the braided Godley River, which has its source in the Southern Alps to the north. The lake is a popular tourist destination, and several resort hotels are located at the township of Lake Tekapo at the lake's southern end. 


The Lake Tekapo Regional Park, administered by Environment Canterbury, is located on the southern shore of the lake. An astronomical observatory is located at Mount John, which is to the north of the town, and south of the small Lake Alexandrina.Lake Pukaki is the largest of three roughly parallel alpine lakes running north-south along the northern edge of the Mackenzie Basin on New Zealand's South Island. The others are Lakes Tekapo and Ohau. All three lakes were created when the terminal moraines of receding glaciers blocked their respective valleys, forming moraine-dammed lakes.


The glacial feed to the lakes gives them a distinctive blue colour, created by glacial flour, the extremely finely ground rock particles from the glaciers. Lake Pukaki covers an area of 178.7 km², and the surface elevation of the lake normally ranges from 518.2 to 532 metres above sea level.Lake Ohau is a glacial lake in the Mackenzie Basin of New Zealand's South Island. It is fed by the Hopkins and Dobson rivers, which have their headwaters in the Southern Alps, and has its outflow in the Ohau River, which itself feeds into the Waitaki River hydroelectric project. Ohau is the smallest of three roughly parallel lakes running north-south along the northern edge of the Mackenzie Basin. It covers 60 km². Twizel is the largest town in the Mackenzie District, in the Canterbury Region of New Zealand's South Island. The town was founded in 1968 to house construction workers on the Upper Waitaki Hydroelectric Scheme. Twizel has a resident population of 1,250 (June 2017); during the summer, holidaymakers nearly triple the town's population.The present town was built in 1968 as a greenfields project to service the Upper Waitaki Hydroelectricity Scheme. The name comes from the nearby Twizel River, in turn named for Twizel Bridge in Northumberland by John Turnbull Thomson, Chief Surveyor of Otago in the mid 1800s. The Waitaki hydro scheme consisted of 50 km of canals, two dams, and four powerhouses (Tekapo B, Ohau A, B and C), and the formation of Lake Ruataniwha, producing 848 MW of electricity At the height of the project in the 1970s, population peaked of around 6,000.The town was laid out in a 'Scandinavian' fashion, featuring looping roads and pedestrian ways, making it usually far more direct to walk than use a car. Shops, school, and recreational parkland formed a hub in the centre of the town, around which the residential area were built.Twizel is a now a service and tourist town for visitors. Nearby Lake Ruataniwha supports sailing, water skiing and prominent rowing events such as the Maadi Cup, while the Ohau Skifield and the Round Hill Ski Area attract winter tourists.Twizel is also on the route of the Alps to Ocean Cycle Trail. Lake Ruataniwha is located in the Mackenzie Basin in New Zealand's South Island. An artificial lake, it was formed as part of the Waitaki hydroelectric project. It lies on the traditional boundary of the Canterbury and Otago provinces with the town of Twizel two kilometres to the north.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13 22:34:31
Post #123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100回:有竹有松麦肯奇山,一觞一咏上帝家庭


20170405早上起床后去旁边的公共洗手间洗漱,这是我们与道恩养子共用的浴室,我们走到餐厅,看到道恩夫妇正在教育养子,从外表来看,他完全正常,但实际上他可能有轻微的自闭症,他喜欢盯着一个东西发呆,道恩领养的另外一个女儿长得非常矮小,因为她生母怀孕时酗酒导致她在子宫内就出现发育缺陷,养子的小名是莱安,养女叫乔治娅,莱安比乔治娅高两个头。道恩是英国传统女人,对子女要求非常严格。

 
英国毕竟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它们的教育实现了社会阶级的固化以及分层,据说英国中学教育系统有两类学校,一类是政府拨款的公立学校,一类是私立学校,就像我国的义务教育一样,英语的公立学校是免学费的;但私立学校一年学费相当于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普通人家很难负担得起。
 

私立学校与公立学校在教学质量上天壤之别,与公立学校自由散漫相比,私立精英学校管理严格、学业压力大,在许多地方甚至比印度和中国的重点中学还要残酷,英国公认的五所顶级贵族学校(伊顿公学, 威斯敏斯特公学, 哈罗公学, 温彻斯特公学和圣保罗女中)学生考上牛津和剑桥两所大学的人数,相当于英国1800所公立学校考入这两所学校的学生总数。英国社会绝大部分的要职由私立学校的毕业生担任。


 
英国教育实际上通过一个相对宽松的过程潜移默化地完成了社会分层,底层的孩子可能永远是底层,这跟美国的情况差不多,在美国,有钱人家的小孩肯定是上私立学校,而在美国的免费公立学校上课的主要是以黑人为主的穷人小孩,这些学校的老师都是终生制的,他们上课可以看渎职到看报纸或者睡觉,但家长却不敢拿他们怎么样。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已经用尽洪荒之力了,可能在他人的世界,我们的努力程度才刚刚开始,我们认为的匪夷所思,也许是他人眼中常态,以前我们以为有钱人的小孩都是纨绔子弟,


或许在国内是这样的,但在欧美就不同了,其实欧美精英学校的学生学业压力比我国学生大几倍,精英学校流传着一个数字四。即“四小时睡眠、四杯咖啡、平均学分绩点四”要想获得满分为四分的成绩,每天只睡四个小时,困了就喝四大杯咖啡。


 
西方的教育就是这样的一个分层机制,免费的大众义务教育只提供基本、有限的教育,要想成为精英,就必须从市场上另行购买教育,相比较而言,我国和印度的农家子弟更有机会攀高枝、变凤凰。
 

为了麻痹大部分的普通群众,精英又发明了很多让人上瘾的娱乐电子产品,我们觉得移动电子产品帮我们节省了很多时间。后来群众发现上当了,因为最终它浪费了我们更多时间。现在的年轻人变得非常地没有耐心,他们需要立刻得到满足,而且还避免和人交流,而电子娱乐新产品就满足了这类年轻人的需求。


 
电子产品的辐射对于大脑和免疫系统正在成长的孩子们的影响远远大于大人。据说乔布斯是不许自己的孩子玩苹果的电子产品的!而且在硅谷,很多高科技公司的高层和工程师里面,开始流行不让自己的孩子接触智能科技产品。
 

但在我国,给孩子玩手机或者打游戏或者看电视,很多时候是解放父母的好办法。例如朋友聚餐的时候,给小朋友玩手机游戏,他们就不插嘴啦;例如在家里加班的时候,给子女玩手机,他们就不打扰你工作啦;

例如小朋友不肯吃饭,你答应他吃完饭就可以玩电子产品,他们就会快快吃啦,所以我们现在看到很多小孩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电子产品,很多儿童深陷手机游戏中无法自拔,未来他们长大之后,将无法跟家教严格的小孩竞争,他们注定平凡。
 
所以在新西兰,我们会看到一些家庭是严格禁止小孩玩手机和平板游戏的,但有些家庭,因为父母工作太忙,就无法监督了,比如道恩和萨米尔各自开了一个公司,夫妻俩忙得不可开交,自然无暇顾及养子的教育了,导致莱安一放学回家都拿着手机玩游戏,根本不会看书或者做家庭作业,就跟飞利浦的鹞儿子罗根一样。
 
我与鸢去厨房烤面包,用牛奶泡坚果吃,冰箱里的食品非常丰富,我们还吃了香蕉,尔后洗碗,道恩的丈夫叫萨米尔,看上去像印度人,长得非常高大,与道恩的固执与火爆脾气相比,萨米尔就显得非常和气,容易与人相处,他是从毛里求斯移民过来的,皮肤黝黑。萨米尔说新西兰的年轻一代不愿意去劳动,好吃懒做的非常多,很多人居然形成一种可怕的观念,就是认为人不工作也是可以靠领救济金过日子的,这是非常可怕的。
 
萨米尔公司很难招聘到合适的人才,一些年轻人瞧不起刷油漆的工作,宁愿去做工程师。到了8:30分,我们看到道恩开着使用了20年的越野车送儿子去上学,之后她开车送我们到几公里之外的特威泽尔镇,她下车之后连车门也不锁就走到健身房去减肥锻炼了,毕竟她的下半身实在是太胖了,走路都非常迟缓,健身处的妇女很多,每小时收费要上百人民币,我们走到镇上的旅游信息中心,里面出售纪念品和各类食品,还有大量的旅游咨询和宣传单,有小型的阅览室和快递房,
 
镇上有两个四平方超市,旅游信息中心同时也是邮局和公共娱乐空间,有洗手间,建筑物顶部有钟塔,麦肯齐氏药店,面包店和超市靠近信息中心,在前面的广场上有公共的象棋雕像,
 

我们继续走到众神教堂旁,经过用自行车雕塑做风车的人家,又看到巨大的大坝施工机械,停在高尔夫球场旁边,这些挖掘机的轮子都有二米多高,十多米长,



远处是一家汽车旅馆,一辆有26个轮子的巨型卡车驶过,它是替4-Square超市送货的,走过更多低矮的平房,路过了镇医疗中心和镇自愿消防组织,就是说在消防局上班的人都是兼职的,有火情了打电话临时把消防员组织起来。
 

我们走过一个家庭旅馆,叫高地住宿,走过默里迪恩能源公司,门口停停着一辆默里迪恩充电轿车,在咖啡馆旁边还有一个二战结束50周年纪念碑,前面草坪上摆着一个老式的大炮,我们绕一圈,经过很多旅馆及二家4-Square超市,在一个小镇上看到两家超市是非常罕见的,还看到白色的警局,



再走不久还经过一户贴着中文春联的人家,门口摆着石头和树桩,疑似华人家庭,在房子外面写着山江湖区的铭牌,疑似一家旅行社,还有人家在院子里种植了葡萄,个性化的雕塑也非常多,一户有篱笆的人家在院内种植了结着红色果实的果树,镇上还有一家关爱护理中心和一家早教中心,
 

后来我们走到镇上的一家出售五金杂货的商店,叫杰克五金店,就是菲碧的爸爸经营的商店,它出售的东西非常多,包括自行车,五金工具,玩具,桌面游戏,宠物用品等,换句话说,凡是在超市买不到的东西,都可以在杰克五金店购买到。
 

我们路过杰克五金店,看到一个妇女在里面接待客人,疑似菲碧她妈,对面有一个老妪开设的商店,我们逛了一会又走到居民区,到处是低矮的围栏圈起来的院子,发现一些奇异的红果树,再绕回到信息中心,碰到一群中国游客和一个流浪汉,不久做完健身运动的道恩开车送我们回家。
 

我与鸢先上网查询一些资讯,然后我们开始煮面,中餐吃得非常简单,萨缪尔中途回家取遗留在家的工具,他穿着雪白的油漆服装,开着一辆刷油漆的工具车,叫热狮刷漆,不久一个高个子洋人送快递过来,我帮助接收了,一会道恩开车返回家里,她家排屋前面的走廊摆放着一些旧家具,她扔掉了四个旧凳子,让另外一位妇女开车过来取走,然后道恩叫我帮忙拆开新买的四个金属高凳子,
 

之后我们一起搬两个柜子,她女儿的房间是上下铺,乱成一团,我拿吸尘器清理了一下地板,之后又去扫地,鸢开始准备晚餐的食材,我走进道恩养子的房间,书柜上摆满了杂物和杂志,右侧的四层衣柜上摆着背包和各类个人物品,旁边一个篮子里堆满了脏衣物,而道恩的卧室就更杂乱了,从来不叠被子的,几个衣柜和杂物柜都塞满了东西,倒是电影厅和客厅是比较整洁干净的,因为偶尔会有客人过来参观。


 
电影厅摆着两个双人位沙发和一个单人摇椅沙发,中间摆着玻璃茶几,墙上挂着一些画,厨房和客厅连在一起,旁边是杂物间,搁置了更多的食物,客厅除了摆放餐桌,还有一个三人位沙发和二个单人摇椅沙发,都是蓝色的,屏风后面是两人的办公室,书柜上也摆满了书箱和道恩母亲的遗相,


她女儿的房间就更乱了,上下铺都堆满了东西,四个人的家庭都不爱讲卫生,我们走到厨房,除了壁橱和碗柜,还有大冰箱和一个非常大的二米高的储物柜,摆满了六层上百种调料,房间还贴着奖状,颁发给小孩的,是莱安前年获得的音乐进步奖。
 

房间有一张旧照片,是道恩和两个养子的合影,从照片中看,弟弟莱安要比他姐姐高很多,另外还有一张莱安在球队的照片,道恩家的所有钥匙都挂在墙上。我走到外面,十多株二十多米高的松树将房子围在中间,工具房外面堆满了柴禾,道恩家的主房屋顶有卫星接收器,大门就是普通的玻璃推拉门,窗户大门都没有安排铁门,两部自行车扔在院子内,另外一侧的封闭木门外堆着刚锯过的木头。
 

我走到车库和工具房,外面有一个废弃的大衣柜,一个拖箱躺在草坪上,道恩的巴士停在旁边,中远的二十尺集装箱搁置在外面的草地上,


马路对面的牧场也有几户人家,院子另外一侧的斜坡处有一个小菜地,周边长满了野花,我返回房间,开始跟鸢一起干活。
 

客厅的壁炉已经升起了火,我走到电影厅,看三大册收藏的魔戒电影DVD拿出来欣赏,之后我走到厨房帮忙,我们从14点到18点一直在厨房准备晚餐,鸢使用烤箱烤了玉米棒,我煮了米饭,鸢还炒了鸡肉配洋葱,烤鸡肉和花菜,还准备了西红柿炒鸡蛋和土豆丝,道恩做了一份甜点,也难怪她长得胖,居然这么喜欢吃糖食,她用水果与面粉裹在一起放在烤箱中加热,她的这种做法其实很简单,不像中餐做起来非常复杂。


 
到了傍晚,从外面走进来一位年轻的美女,她空手而来,年纪不大,之后又过来一位妇女,她带了食物过来了,有面包和一些果酱,之后又过来一对老夫妇,也带了食物,原来今天晚上道恩家里有聚会,最后过来两个年轻人,各自带了一盒比萨饼,我们炒完菜之后道恩夫妇就开始切面包了,幸亏我们今天准备了很多饭菜,因为吃饭的人不是昨天的五个人,而是十一位,
 

我先将牛肉萝卜汤分配给十一个人,然后让大家轮流拿着碗碟去盛菜和米饭,我则吃了很多比萨饼,晚餐有牛肉萝卜汤,四大碗炒菜,一大盘烤玉米,外加两盒比萨饼,而且吃完饭之后还有丰盛的甜点和冰淇淋,我和鸢都吃了个大饱。
 

最后道恩将大部分碗碟放入洗碗机内清洗,鸢帮忙洗餐具器皿,之后五男四女共九个洋人开始聚集在一起唱圣歌,莱安和一个帅哥一起弹琴,最后我看到这群洋人开始坐在一起讨论上帝和神的问题,还有人的灵魂,这些人也太有精神追求了。
 

最近几十年新西兰宗教走向多样化,基督教人口开始大量渐少,现在一半的新西兰人不再附属于有组织的宗教团体,基督教最受打击,在各教派中信徒流失最多。
 

过去几年新西兰教会信徒流失达20万左右,同时期没宗教信仰的人爆增到约200万人,各大教会中,英国圣公会流失十多万人领先群雄,长老教会少了几万,天主教是2万人,只有基督再临论者与福音教派略增。
 
比较宗教在1991年至2013年的数据景观更加惊人。一般人将这种远离宗教的倾向,会持续误解为世俗社会是避开宗教的社会。但在新西兰,世俗主义等同放弃宗教,或从公共生活中不参加宗教,毕竟宗教是个人的事,在于个人的选择与否。 1769时英国航海家詹姆斯库克首次登上新西兰的土壤,


1840年英国大举移民来至此,他们带来基督教,他们是英国圣公会,天主教和长老教会教徒,使得基督教成为国家的主要宗教,而毛利人则被迫信教,但近年来他们渐回归传统宗教也有改信回教的,这对基督教的打击就更大了。
 

在这样严峻的大环境下,特威泽尔还在坚持组织信徒巩固上帝的地位,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我抽空去洗澡并开了洗衣机,返回时看到洋人还在餐厅讨论宗教问题,我也插不上嘴,只好坐在旁边看书写日记,我看到绝大部分碗碟已经清洗完毕了,一个师哥在默里迪恩环保电力汽车公司工作,我发现洗衣机的噪音非常大,道恩家的这个老式波轮洗衣机震动极大,到了22点还在反复冲洗旋转操作中,剧烈的震动让我很难受,担心影响外面搞宗教聚会的洋人,加上道恩一直在咳嗽,令人揪心,


 
无奈我强制关闭了洗衣机,这台辛普森牌的机器太差劲了,看来以后不能晚上开洗衣机了,特威泽尔毕竟是高原,气温只有2到9度,晚上非常冷,每天要烧木柴取暖,之后我上网,看到我面试过的姚姐坐飞机去新加坡参观展会了,她换了新工作之后就开始脱胎换骨了,她们公司生产潜水用品。
 


Jumbo Huang Index:五湖四海:Ohau, Benmore, Aviemore, Tekapo, Pukaki, Middleton, Alexandrian, Poaka, McGregor;Jake’s hardware, Ace Painting, Meridian, Simpson washing maching, Razza Bar Café, Meridian Energy Limited is a New Zealand electricity generator and retailer. The company generates the largest proportion of New Zealand's electricity, generating 35 percent of the country's electricity in the year ending December 2014,

 and is the fourth largest retailer, with 14 percent of market share in terms of customers as of December 2015. Today, Meridian operates seven hydroelectric power stations and one wind farm in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four wind farms in the North Island, and two wind farms in southern Australia – one in South Australia and one in Victoria. It is one of three major electricity generators to only generate electricity from renewable sources (the others being Trustpower and Mercury Energy), and the only electricity generator in New Zealand to commit itself to only generate electricity from renewable sources.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14 23:22:22
Post #124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101回: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赴候补军官训练营

 
20170406早上特威泽尔平原下雨,山上下雪,室外非常寒冷,吃完早餐之后道恩安排我们今天在室内工作,因为在户外干活太冷了,鸢去主人房清洗浴室,我先去清理书架上的灰尘,

杂物极多,三个卧室全部乱成一团,两个小孩的卧室地板上散落着各类衣物,杂物随意丢弃在地板和床上,毫无条理,道恩夫妇的卧室更是凌乱,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父母不讲究,小孩也不会重视卫生和清扫。
 

我去影厅清洁时发现道恩母亲艾琳的部分骨灰,我去卧室清理衣柜上的杂物时发现一个付款收据,是道恩夫妇给教堂捐款2550纽币的证据,这俩夫妻太有爱心了,自己拼命工作,也来不及享受,却到处捐款。


收据旁边是几块老式的机械表,在另外一个柜子上摆放着老式的黄铜色风扇以及道恩夫妇结婚时的艺术照,台面上堆满了硬币,在床边也有原木色的床头柜,我又走到养子的卧室,地毯上到处是衣物,旁边摆放着吉他乐器,
 

我走到外面扔垃圾,看到二辆单车停在外面,备受风吹雨打,旁边是一条小径,道恩和萨缪尔夫妻出门都不会锁门的,到了10:30分鸢洗完头就去学英语,我在影厅看魔戒影碟,柜子里面堆积着几米高的各类影碟DVD,12点多鸢去煮面条,我将鸡肉蔬菜加热,配烤面包吃,鸢吃饭时发现新西兰的鸡肉根本没有鸡肉的味道,都是又淡又没味道的白肉,我揣测是在鸡肉农场集体繁殖起来的,并非是中国农村那样的走地鸡。
 

不久道恩返回家里,她本来要吃三文治的,但食物太冷了,她就吃了一些我们炒的热菜,还喝了牛奶配咖啡,道恩的父亲与我岳父差不多大,鸢估算道恩应该有四十五岁左右,下午雨停了,我们戴上手套去室外工作,太阳也出来了,


我们今天的任务是将堆积在后面路边的一大堆木柴重新整理并堆成三排,为了防止木材受潮,我们需要在地上垫上几排木板,然后在木板上面垒起锯成一段段的木柴,干这个活需要一点技巧,否则垒起的木柴可能会倒掉。
 

木柴散落在关闭的木门旁边,有些木柴切割得非常完整,有些却不成形状,有些残留着树结巴,鸢帮忙散乱的木柴递给我,我负责码起来,两人合作干活轻松,期间有两位美妇带着小女孩骑马经过小径,我从木门探出头去朝我们打招呼,差点惊吓了马匹。
 

到了15:30分我们就收工了,返回房间看到道恩正在煮面给养子莱安吃,她骂儿子没脑子,这么冷的天居然穿条短裤和短袖出门,而且他上完厕所之后经常忘记冲马桶,说他健忘也好邋遢也罢,


估计也是跟他父母学的,莱安很不爱干净,不讲卫生,我都想教育一下他了,但他肯定不会听我的话,他明显没有菲碧有教养,莱安处于青春叛逆期,不怎么听父母的话,其实我是理解的,因为我在他这个年纪也根本不把父母的话放在耳朵里。
 

道恩临时通知我们说她傍晚会送孩子们去陆海军官学校候补军官训练营,如果我们想顺便去市区逛,就可以跟他们一起去,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就同意了,


最终我们拖延到下午四点才出门,沿途又去镇上接上两个学生,之后道恩开车去莫尔比石油公司的加油站加油,花费64纽币,对面就是能源公司的办公室,
 

道恩支付油费后返回到汽车上,通常这些家长会轮流开车送小孩去百多公里之外的市区参加候补军官训练营,据说对小孩将来报考军校有帮助。道恩驾驶汽车急速奔驰,


之前我在镇上是没有看到雪山的,但今天我发现远处山脉上都覆盖着一层雪,莱安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后面坐着唯一的一个女生,她也是预备役实习军官,
 

我们先驶过牧场,延绵起伏的雪山沐浴在夕阳之下,鸢坐在我旁边查看手机,因为她的老同事曹小姐刚给她转帐2886元购买新西兰化妆品,很快汽车又驶过了水渠,经过了湖泊,抵达特卡波湖镇又接上两个男生,他们坐在我们前面,小孩特别珍爱他们的白色军装,



有些小孩舍不得现在穿上,特意拿着衣架将军装挂起来放在车厢,一个12岁的小男孩不停地擦拭他的黑皮鞋,我后来才发现这些学生都是空军预备役的,每周要参加一次训练,每次收费30纽币,汽车继续行驶到费尔利,它是进入麦肯齐盆地的通道。
 
我们在傍晚六点钟抵达了蒂玛鲁,天边出现非常漂亮的红霞,我和鸢先下车,走到冰冷的海滩,只看到几个当地人在锻炼,我们被冻得发抖,之前我们曾经乘车经过蒂玛鲁,



但没有到处浏览过,蒂玛鲁位于克赖斯特彻奇西南约150公里,濒临坎特伯雷湾。它是农畜产品集散中心和铁路枢纽。
 
在海滩边上有很多别墅,马路边是海湾山丘酒吧和汽车旅馆,有一条铁轨从马路边穿过,这是一个非常安静的镇集,在路边是一个靠海的广场,还有娱乐场,从高处看,狂风从海边吹来,波涛汹涌,


我们沿着小径走到喷泉那里,娱乐场的摩天轮在晚霞的衬托下显得更美丽,在右侧能看到集装箱码头和岸吊装置,接近海边时能看到很多野草,我们要走到栈道上才能接近海滩,幸亏鸢穿上了冲锋衣,否则我们会被冻个半死了。
 
海滩上只有一二个人在走动,右侧的码头旁边的房子已经亮起了灯,我们返回到公园里,那里有很多雕塑,还有一些奇怪的人头雕像以及一个草木围起来的类似迷宫的地方,


这里就是特雷弗格里菲斯玫瑰花园(Trevor Griffiths Rose garden),我们欣赏了一会玫瑰就离开了,走到台阶上,看到一个十多米高的架空房子前面接着一根水管,


路灯都亮了,从高处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条笔直的水泥路直通沙滩,我们转身往镇上走,经过一栋三层楼的老建筑,一侧有塔楼,街道上行人极少,我们走到老街区,那里分布着很多银行和餐厅,



远处能看到一个教堂的尖顶,我经过一个比萨店,再路过一栋老建筑,几家餐厅依然在营业,我经过一个书店,那里出售很多工艺品,
 
之后我们徒步走到十字路口旁边的老银行咖啡店,鸢在那里等道恩,我则趁机去参观了镇上的两座教堂,我走了几百米到达第一个老教堂,是灰色与白色砖头间隔砌起的,塔楼有四层高,


它叫圣玛丽圣公会教堂(Saint Mary’s Anglican Church),旁边是哈考特大楼,教堂前面有一株老树,我又徒步经过蒂玛鲁图书馆和一个出售自行车的商店,过马路走到索菲娅街,前面是另外一栋教堂,尖塔楼有四层高,通体白色,我参观了一会返回到老银行咖啡馆,
 

我和鸢在咖啡馆前面等了一会,很快道恩就开车过来接我们,之后我们一起去超市,我们在那里吃海鲜,花费5纽币,道恩开车出去找地方吃饭,之后她返回超市与我们一起购物,这个商场非常大,我们购买了很多食材,买单时道恩支付了80纽币,差不多是400人民币,最后我们又开车去印度人开的比萨饼店铺,
 

道恩花费30纽币购买了六个比萨饼,之后我们又开车去接学生,我们在军事训练营外面等了一会,几个小孩兴奋地返回到汽车上,原来他们是空腹训练的,都没有吃东西,学生一上车就开始吃比萨饼,我与鸢也吃了一些,之后道恩开始驾驶汽车在马路上狂奔,我们返回道恩家里已经是晚上24点了,我们赶忙洗澡睡觉,真的太疲惫了。
 
道恩年纪那么大了还喜欢熬夜,但我与鸢就不愿意这样做了,因为钱是赚不完的,身体却是自己的,就像鸢说的,不要炫耀你的钱,在医院那就像冥纸;不要炫耀你的工作,你倒下后无数人会比你做得更出色;更不要炫耀你的车,你离开了车钥匙就握在别人手里了;

当然也不要炫耀你的房,你去了那就是别人的窝;我们唯一可以炫耀的是身体健康,当别人走了,我们还可以晒着太阳,喝着茶,享受着健康的快乐生活。我们要善待自己因为零件不好配价格极其贵还没货的身体,因为就算你有钱购买器官移植,那个有异体排斥性的器官也不会让你增寿多少。
 


Jumbo Huang Index:Lake Tekapo,Timaru,Fairlie is a Mackenzie District service town located in the Canterbury region of the South Island of New Zealand. From 1884 to 1968, the town was served by the Fairlie Branch railway, though until 1934, this branch line actually terminated a kilometre beyond Fairlie in Eversley. Fairlie is commonly known as the gateway to the Mackenzie Basin. It was first known as Fairlie's Creek and supposedly named because it reminded early settlers of Fairlie in Scotland.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旧帖 2018-04-15 09:03:56
Post #125
Re: 【仙劍波斯臥龍崗】第壹部卷一新西兰记
 
paradiserain 离线 paradiserain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79回:山有峰顶海有彼岸,漫漫长途终有回转
  弗朗茨约瑟夫冰川镇雨林酒店工作及雨林徒步
  
  原创文章(本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20170319幸福是一种能力,而非一种状态。当我们觉得眼前情景过于痛楚而无力改变时,不妨欣然去接受,从另一条角度登山,我们或许会看见全然不同的风景。能遇见陪自己一路走到尾的人并不算多,所以不论是碰见命悬一线还是生命终极,不妨打起精神乐观面对,天只会越走越亮。只要人还在,没有什么是无法解决的,把根留住是最重要的。
  
  早上起来发现外面刚下过大雨,我们去厨房煮面条配蔬菜吃,亚当亚历克斯凌晨四点就起床跑到楼下的公共餐厅看橄榄球赛,结果是英国佬输给了爱尔兰队,让他非常郁闷。早上思妥蕊葛丽起床只吃了我送给她的巧克力营养棒,之后她与埃米尔去后勤仓库轮流与大家拥抱告别,
  
  埃米尔和思妥蕊也轮流跟我拥抱了,洋人这种搂在一起让双方感受体温的拥抱方式是东方人缺乏的,思妥蕊其实跟我差不多高,当她走上来拥抱我时,我差点乱了分寸,毕竟我比她大二十岁,幸亏没有接吻,只是吻了脸颊,否则我就更难堪了。
  
  思妥蕊跟埃米尔一起离开是最安全的,因为思妥蕊比埃米尔高一个头,埃米尔是一个又矮又瘦小的法国老好人,他是真正将思妥蕊当小妹妹看了,他俩就要拦便车去更远的地方工作,据说是在一个种植胡萝卜的农场拔萝卜。
  今天我依然与曾经暗恋思妥蕊的德国人亚历克西斯一起工作,他今天似乎也很释然了,正所谓是眼不见心不烦,反正亚历克西斯也追不上思妥蕊,或许两人就根本不搭配了。
  
  我们先去公共厨房做清理,之后我独自拿着吸尘器到洗衣房工作,我要将所有的烘干机打开,用吸尘器将里面的棉絮等吸走,我在关掉一个正在运转的烘干机时,刚拿出栅槽网板吸尘,就看到烘干机跳出一张二十纽币的钞票,原来一些冒失的客人忘记将衣服里的钱币掏干净,旁边有一个洋人正站在旁边洗衣物,他瞅到那张钞票,正想捡走时,我却关闭了烘干机的门,让机器继续运转,
  难怪之后亚历克西斯说在洗衣房工作可以捡到钱的,原来是这样得到钱,之后我还看到亚历克西斯走进来教我一个绝招,他说将机器左侧的投币口拍几下,偶尔机器会吐出硬币出来,我懒得捡这类便宜。
  我返回厨房拖地,之后再返回洗衣房,发现有人将我刚才发现钱钞的烘干钱搞停了,钱也不见了,看来就是刚才那个洋人拿走了,真是钱不能见光啊。
  我将洗衣房的地拖了一遍,碰到了鸢,她捡了一袋面,我叫她扔掉了,倒是德佬亚历克西斯运气好,他捡到了一大盘的培根煎饼,之后他拉着我一起坐下来吃,霍莉穿着牛仔短裤在厨房做饭。
  
  到了中午我们去厨房,煮面条吃,下午我被临时调到季风酒吧餐厅工作,我正去厨房旁边接上电源,然后开始使用吸尘器时,看到外面驶过来一辆旅游大巴,之后从上面下来上百位青年学生,
  
  他们都被统一带到酒吧的大堂中厅集合,在酒店前台工作的金发美女和另外一位妇女开始找学生收钱,想入住六人宿舍房的每晚要缴纳30纽币,这样下来酒店还真是非常赚钱,
  
  那些洋妞在住宿上面是非常节省的,但她们住在这里的主要目的是晚上可以聚集在酒吧喝酒聊天,话题肯定离不开性。很多洋妞都穿着短裤,大腿上绣着纹身,酒吧内都铺设了地毯,并不算很脏,欧美年轻人都是趁着青春年少出国旅游,心情喝酒,肆意交友,很多人都有多名性伴侣,
  
  通过不停的淘汰和挑选,最终到了中年才会稳定下来开始结婚生仔,这样可以避免过早结婚从导致容易离婚的现象。因为年轻人都是比较随意和花心的,但玩久了才发现男女欢爱也就那样,没有什么神秘,不如择一合适的终老。
  很多洋妞都喜欢穿着破洞的牛仔短裤,背着破包,给人很糜烂的感觉,因为酒吧里面并没有营业,我独自干活也轻松。
  coolLdsUBAR9eDpntSXZ60p1522069936546compressflag.jpeg" alt='' border="0" onload='if (this.width > 800) this.width=800'/>
  我在酒吧间吸完尘就往外走,正好看到二个洋人赤裸地站在“几维鸟经历”大巴旁边,拿着水管冲洗大巴,据说如果有人想免费坐“几维鸟经历”大巴,就必须到达目的地之后脱光衣服冲洗大巴,不过这两个男人还算有廉耻,他俩虽然脱光了衣服,但生殖器上却套了一个很厚的套子,
  
  几个女生好奇地过来围观,两个裸男的肌肉非常发达,屁股倒是非常白,他俩给绿色的大巴冲洗完毕就开始穿上四角短裤,汽车旁边扔下来很多蛇皮袋穿的行李,我路过客房,看到双人房的价格是79纽币,宿舍床位是31纽币。
  
  我走到后勤仓库归还吸尘器,再走到宿舍,带上背包出门,过桥后沿着河堤走到山脚下,只碰到一位丰乳肥臀的洋妞走在我们前面,今天我们爬上一个小山坡,沿着卡纳万圆丘小径前进(Canavan's Knob Walk),
  
  很多巨树被砍伐后丢弃在山野,大树根部和树干都布满苔藓,这是新西兰与中国广东湖北等省份完全不同的植被景观,新西兰的丛林中,厚厚的苔藓覆盖了树皮,树枝上也布满了地衣或苔藓,很多树木甚至被苔藓窒息而死。
  
  在河边我看到五排简易的联排房子空置着,估计是没有生意,怀霍河的左岸刚铺设了碎石,鸢戴着酒店的绿帽子走在河堤边,远处能看到废弃的施工机械,天气不好,又起雾了,我们找到山路之后开始徒步,很多树木被砍伐之后直接丢弃在山野任其腐烂,
  
  一些陡峭的斜坡上也长满了绿色的苔藓和地衣,我们沿羊肠小道走到山顶,从这里可以眺望几十公里外的大海与冲积平原,可惜云层厚,我们再走十几分钟抵达了另外一个观景台,从那里可以眺望雪山,但天气不好,只能看到笔直的通往冰川的公路和左侧的河流,观景台有长椅,
  
  我们休息一会就开始往回走,沿途看到很多毛茸茸的蕨类植物,我们非常喜欢下班之后去丛林徒步,放松心情。
  不论探险者的传奇经历多么让人胆战心惊,新西兰的很多雨林仍是世界上最有原始风貌的地方之一,事实上没有任何真正的危险。这里看不到毛茸茸的蜘蛛、恐怖的食人蚁、阴森的毒蛇,
  
  阴暗处也不会有潜伏的猛兽,甚至连植物也似乎忘记了长保护刺:在新西兰,我们不会遭遇被划伤或者被抓伤的危险。这片早在八千万年就从冈瓦纳古陆分离的土地使新西兰经历了独特的生态进化。
  
  在没有掠食者的情况下,一些鸟类没有必要使用它们的翅膀,于是它们的翅膀退化掉了。著名的几维鸟、罕见的鸮鹦鹉或者很普遍的威卡秧鸡就是这样的例子。甚至会飞的鸟在游人靠近时也不会惊慌失措。因扇形的尾部而得名的扇尾鸽,在步行者路过时鸣叫、盘旋,一点也不害怕。
  
  当地独有的啄羊鹦鹉是个彻头彻尾的“厚脸皮”,这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高山鹦鹉落在远足者的肩上翻他们的包,像极了在没人的阁楼中的旧货商在寻找东西。
  
  在西海岸其实还有很多好玩的项目,比如人民可以走到冰川脚下,可安排一次冰川上远足探险,或者预定一次空中观光飞行。距离镇中心步行不远的地方有一个萤火虫洞,人民可以在这里找到不错的咖啡馆和餐馆。美丽的马修森湖就在福克斯冰川附近,它是新西兰风景最美的湖泊之一,因为在天气晴朗的时候,库克山倒影其中。
  
  福克斯冰川是目前西海岸地区最长的冰川,一些旅行社可以安排二 小时冰川末端徒步、飞越福克斯直升机-徒步,内含 2 趟精彩的直升机飞行、攀冰教学与探险。一些公司的导游训练有素,全部通过了国际认证的新西兰山区导游协会的培训,保证群众的旅途安全。
  
  福克斯镇及周边步道还有明尼哈哈小径( MINNEHAHA WALK),只需走1.2公里环形步道,费时25分钟,非常容易,晚上可看萤火虫,另外还有一条叫冰碛小径的(MORAINE WALK),全长1.4公里,40分钟往返,也很容易,能看到古老的冰碛景致,冰碛是在冰川后退时留下的岩石和石块的碎片堆积而成。该步道可以带人民前往古老的冰碛表面,并向人民展示植物是多么快速地在此繁殖,以及灌木的年代如何反映了冰碛的年代变化,最后是马森湖步道,当地群众极力推荐过,我们今天其实也想去,叵耐没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只能放弃。
  
  离冰川镇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叫西海岸的树冠层漫步的游玩场所,提供在温带雨林的参天大树中漫步前行的机会,让人们展开令人兴奋不已的树冠层探险。爬上古老的芮木和卡玛希树顶,观察鸟儿们的奇异生活。钢结构平台高 20 米,长 450 米,另有一个螺旋观景塔,高45 米,活动老少皆宜,如果人民站在马希纳普亚弹簧板上,随着森林的律动一起摇摆。放眼茂密的森林之外,远眺娴静的马希纳普亚湖。
  我们下山走在河道边,部分塌方的路段不好走,迎面碰到一对青年男女,又碰到三个遛狗的妇女,带着一群的狗散步,她们不养小孩,热衷于养狗。我们走回镇上的教堂,五点集合时只看到七八个老人走进教堂参加礼拜,年轻人已经不怎么相信上帝了,教堂里看不到一个年轻人,基督教在欧美国家是青黄不接,前途堪忧。
  说到这个宗教,我又想起一个奇葩教主,其实很耐人寻味,“性”X福大师和20世纪稀有大师凹臭曾是印度的辩论冠军,自称很早就开悟了,鼓吹自己是大圣人转世,通过吹牛逼,他实现财富增值,最终他个人拥有四亿美元、四架普通飞机、一架直升飞机、上百辆豪华汽车。
  
  他在1985年被美国基督教政府驱逐出境,遭到欧洲24个国家拒绝入境,之后改名换姓重出江湖,继续忽悠信徒。他死之后,他的后代还在印度继续传教,追随者也非常多,可见他的影响力有多大,明明知道是骗局,却依然有人甘愿被骗,这可能是印度一些异族教的魅力吧。
  coolGu9EUaPHXMaW0kI1522069407731compressflag.jpeg" alt='' border="0" onload='if (this.width > 800) this.width=800'/>
  他说过很多话,貌似很有道理,但其实这类道理连文盲也会说,比如优越感只不过是自卑感以倒立的姿态走路,愤怒永远都是弱者的象征,你走得越高就越孤单,你走得越低就越和别人在一起。一个人如果内在比较少,那么他就会用较多的外在来取代。你从来没有完全地笑,你从来没有完全地哭,你从来没有完全地怒,你从来没有完全地恨,你从来没有完全地爱,没有一件事是做得完全的。一切都没有完成,没有一件事是完全的。
  它缠绕着,于是你脑子里总也有那么多的事,那就是你为什么如此不自在,你永远不会有到了家里的感觉。如果你不快乐,那是因为你把事情看得太严肃了等等。凹臭(原名拉姐倪希)自诩他是天生的演说家,多年的哲学教师的工作经历,以及他的惊人记忆力,使他在布道时能广征博引,上至天文地理,下至三教九流,俨然是一个无事不知的“大圣人”。这对一些知识较贫乏的人,尤其是涉世不深的青年人颇具吸引力。更重要的是,他能把印度教的一些思想与西方宗教、心理学,甚至西方哲学巧妙地混合在一起,说出一些“石破天惊”的惊人之语,常使人感到神秘莫测,唯有他才是智慧的化身。
  
  他声称世界上只有他的宗某教才是唯一正确、唯一可信的,是唯一智慧的,唯有他是真理、是正道,攻击所有其它宗教骗人。所以他所创立的新宗教被人称为“唯一的教”。他说:“耶稣、穆寒魔德和佛陀等只会使人背离正道。”“真理是不能言传的,言传之后就成了谎言,言传本身就是伪造。这是大量像凹臭这样的新一代布道者的攻击,导致年轻人对耶稣产生了怀疑,开始信仰新的歪门邪某教,这也是现在基督教在很多国家逐步衰落的原因。
  
  我们跟着几个老人走进了教堂,人往往是半截身子都已经入土的时候,才感慨时光飞逝,个人能力有限,只能祈求苍天保佑自己可以进天堂继续享福了。
  离开教堂之后我们再走到季风酒吧餐厅,点了二杯果汁,一杯菠萝汁,二杯红酒和一杯啤酒,幸运的是值班的酒保菲尼是非常豪爽的,不加冰的果汁都用大玻璃杯装,不像萨娃等肥妞,非常小气,多次拿小玻璃杯装果汁,坑爹呢。酒吧音乐强劲,很多老年夫妇经过酒吧时都会走到酒店门口翻开价格单和菜单,
  今天又搞活动,鸡尾酒7纽币起,今天的酒保很给力,但厨师很黑心,一美国人凑过来吃饭,他居然跟我的点同样的羊肉土豆饭,结果厨司把原来一个人吃两根羊排的分量分成两份,导致我俩的碗里只有一根羊排,更倒霉的是刚走进来的亚历克西斯,他点了一份菜,结果等了半天都没有人给他端过来,他吃饭要自己刷卡,因为他是临时工,不包晚餐。
  
  坐着亚历克西斯旁边的两位美女都吃完鱼肉薯条饭了,无奈亚历克西斯只好去更换鱼肉薯条饭,结果猪一样的酒吧肥女最后却替亚历克西斯重复准备了二份饭菜,让亚历克西斯气死了,我看不下去了,送了一杯酒给亚历克西斯喝,我们义工是凭酒券领取免费的酒喝的,这个酒券其实就是打印出来的黑白纸片,放在中国,早就有聪明绝顶的群众伪造几万张了,但新西兰人不搞这种小聪明。
  
  亚历克西斯跟我说他今天将遗弃在公共厨房旁边洗衣服的三大袋共计几十条衣物全部收走扔到失物招领处了,酒店里总有一些客人将衣服扔进洗衣机,之后办理退房又遗忘掉的。吃完饭鸢独自返回宿舍,我独自走到青年旅社,碰到一群华人,几个华女换上短裤正准备去泡温泉,我走进旅馆前台,咨询巴士公司的车票,
  我现在联系到了一家潜在的农场主,他发邮件问我有没有自己的交通工具,我咨询完毕又走回酒店,一个中国少女穿着性感三点式泳衣走到澡堂泡热水,这个女孩跟洋妞相比就显得非常娇小了,但身材凹凸有致丝毫不逊于洋妞的曲线。
  
  我返回宿舍,发现气温骤降了,我洗完澡就回到床上躺着看电视,不久亚当和霍莉也返回宿舍了,两人当着我的面就脱掉衣服,然后搂在一起上床看英国的音乐剧,我发现英国人和美国人在唱歌跳舞等方面的确比中国人有天赋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80回:山色有情留客欣赏,湖光无意恋人游玩
  原创文章(本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20170320早上起床后去楼下的员工公共厨房做早餐,碰到一个精瘦的广州妇女,她报了一个玩跳伞的项目,每人收费是一千纽币,约合五千人民币,是中国一位普通工人两个月的工资收入,她正使用一个被压瘪的美的牌电饭煲煮玉米和鸡蛋,她姓李,儿子六岁,一家人花费二万元租了17天的房车,看来广东游客的消费能力直逼欧美国家了。
  
  我们早餐吃罐装的酸甜意大利面,找香奈尔借了开罐器,同样是英国美女,香奈尔就非常正派,金发披肩走路如窈窕淑女,不像那个疯疯癫癫的风骚霍莉,看来家庭教育非常重要。
  
  吃完早餐,我们就拿着脏衣物去前台找氼耏姐,她又要推脱出去,我们只好去找菲律宾主管阿尹,折腾半天之后我只好让鸢去申请硬币洗衣物了,流程真繁琐,今天我碰到了新来的义工,是韩国女孩,长发披肩,丰满而富有活力,她带着两部苹果电脑出门,拖着拉杆箱,她叫叶子(Yezy),韩国女人就是这样的,喜欢大量使用化妆品,嗜好整形,也迷恋电子产品,韩国属于精致的利己主义国家。
  
  叶子睡在洋妞露蒂婉的旁边,位于我们对面的宿舍,喜欢哼着歌曲的露蒂婉长得非常像我的旧同事徐妹,前天新来的德国美女卡特里娜也跟她们住一个宿舍,所以今天我们去后勤仓库时,又认识了很多新面孔,出来流浪的始终是女人比男人多,
  
  主管阿尹缺心眼,又把我跟菲男阿莱克斯分配到一起干同样的活,不过这个酒店也没有适合我的其它轻巧活了,如果让我叠被子吧,我的速度比不上洋妞,让我去招待所工作吧,我的口语比不上英国妞,让我去豪华客房干活吧,房客看我不顺眼。
  
  据说今天有领导过来视察,光头经理奥斯卡亲自督战检查卫生工作,正式工都被强调要重视今天的清洁工作,搞得大家都很紧张,我们先去大厨房干活,今天的住客非常多,美女很少,丑女们聚集在厨房吃早餐,总有一些相貌丑素质低的欧美青年不尊重清洁规则,厨房被他们搞得非常脏,我又是吸尘又是扫地,工作间隙还要启动洗衣机把我们自己的脏衣物扔进机器,
  
  等一个小时之后我又把洗好的衣物取出来扔进烘干机,再扔硬币启动机器,干活时碰到了经理奥斯卡,他并不知道我是谁,大家只是打了个招呼,鸢今天被分配到跟法国高个子女孩玛伦一起干活(Magnon),她为人很好,走进房间会先让鸢取找小费或拿牛奶,不像加拿大女孩玛丽那么小气恶心,洋人都喜欢聚在一起喝酒聊天,
  
  但玛丽是个例外,她一下班就看不到人了,从来没有在酒吧看到她,非常神秘的女人,因为同时懂英语和法语,玛丽总是被分配到清扫豪华房间,且玛丽每次都支开鸢去清扫厕所,自己则先开锁将要情理的房间全部走一遍,把能拿的小费和食物全部收归自己使用之后,才开始干活,
  
  玛丽上班都会背着大袋子,每天收获颇丰,鸢每次看到她都是嫉妒恨阿。中午鸢带着两瓶牛奶到厨房,我们煮了面条,碰到广州的李女士在煮白萝卜,她对我们非常好奇,她说第一次看到中国人在国外搞打工换宿工作的,她不停问我们是如何找这类工作的,我说孩奴房奴就不要考虑这类工作了,安心在国内奋斗吧。
  午餐后我照旧去清扫女厕所,又碰到了李女士,这里的洗手间都安装了可循环擦手布机,客人用布擦干手之后,下一个客人只需扯动布条,就又有布滚动出来继续使用,非常环保,
  
  我搞不懂资源频临枯竭的中印等大国为什么不推广这类环保产品,还是担心群众素质太低,直接将可循环擦手布机偷回家使用呢?我很唾弃那种天天使用纸币上厕所的人,太浪费资源了,还有多少森林可以再砍伐啊?
  下午我们按程序干活,准时下班之后,菲男阿莱克斯被主管阿尹叫回去返工清扫冰柜,我是义工,就没有跟过去干活,之前我看到喜欢偷懒的霍莉也被叫去返工了,
  
  鸢下班之后就去洗衣房把烘干的衣物拿回来,我们返回宿舍,放下衣物就背上登山包,现在宿舍只住四个人了,亚当和霍莉两个欲望情侣就等着我们快点离开,我也想给他们创造一些私人的温存爱抚空间,但我们一下楼梯就发现忘记带登山杖了,无奈又爬楼梯到了宿舍门口,一推门发现大门从里面反锁了,
  
  我正寻思要不要敲门的时候,凑齐碰到亚当光着上身从里面开门出来拿水喝,我走进宿舍,风骚的霍莉早就脱光衣服躺在床上等待了,我尴尬地拿了登山杖就走到门口,亚当一边在水龙头接水一边朝我嘿嘿地笑,我说我出去爬山了,几个小时之内不会回来杀回马枪,言外之意是你们两个尽管在床上折腾吧,没人打扰你们的。
  我下楼之后经过接待室前台,本来只想申领我和鸢的餐饮券的,结果洋妞把所有义工的餐饮券全部拿给我们,我只有又拿着餐饮券返回义工楼,先去701宿舍把餐饮券分发给三个洋妞,再硬着头皮敲702房间的门,亚当和霍莉在房间悉悉索索搞了半天才开门,我把餐饮券给亚当,他当时肯定非常恼怒,心想你不是下楼就不上来杀回马枪了吗?怎么这么快又跑过来了?
  
  前台小姐很马虎,给亚当霍利的餐饮券少了二张酒券,而且她们还把思妥蕊葛丽的餐饮券打印出来了,尽管思妥蕊刚离开酒店,只能说洋妞做事不仔细。
  尔后我与鸢一起出去徒步,走到河边,沿途有很多野果,过公路桥左转,施工路段汽车很多,我们又走进森林小径,经过树蕨林,高大的树蕨真的像棵棕榈树,高度可达10米,还经过需要几个人才能合抱的巨大树木,附近还分布着一些榉树,野径非常安静,去程未碰到任何人,返程也只碰到两对老年夫妇,
  
  鸢爬到一些高大的树桩上拍照,蕨类植物极多,苔藓疯狂地沿着树皮生长,连坡地都布满了绿色的苔藓,我们陆续看到很多连根拔起的大树,疑似被狂风刮倒的,它们的根部都暴露出来,鸢走过去比划,很多树根底部直径达三米,这要是拿个斧头,可以砍一卡车的柴禾。
  
  我们还看到很多高大的树木,足有十几层楼那么高,一些大树的胸围足有六人合抱的大小,有些树木还生长在一起,我们经过了一个直径至少有三米左右的参天大树,林中小径非常原始,不像国内的森林公园里总是喜欢铺设台阶,令人生厌。
  
  我们走到三岔路口,路边有一个指示牌,显示这里是两条小径的交叉口(Alex Knob Track, Lake Wombat Track),到处是苔藓,还发现一些蘑菇,再继续走了几百米,终于看到了非常隐蔽的湖泊,
  
  我们站在安静的小湖泊旁边,沿岸很多大树倒在袋熊湖,我们在这里拍照,沿途能看到很多巨大的树木被连根拔起地侧卧在树林里,很多树木慢慢腐烂也没有人运走,
  
  在湖边居然还有长椅,我们走到倒在湖中的树干上拍照,湖边还有一些树洞,我们在湖边休息了一会,感慨镇上的徒步线路太丰富了,很多都是纯天然,不像我在深圳的山野,每年都有大量山路被侵占,不是修建马路跑汽车就是乱建房子,连山野都是永无宁日。
  我总结了一下弗朗茨约瑟夫冰川镇及周边的步道:
  
  第一条是弗朗茨约瑟夫冰川山谷步道(FRANZ JOSEF GLACIER VALLEY WALK),我们之前已经走过了,全程往返约六公里,步行要二个小时,线路不难走,可以观赏约瑟夫冰川;从约瑟夫镇往南行驶,穿过怀霍河桥(Waiho River bridge)然后左转进入Glacier Access Road,沿路大约前行4公里到尽头即是停车场。
  最开始的16分钟非常容易,走在林中步道直到冰川的河岸边。随后步道随指示标记沿着岩石河床前进,在登上观景点前步道都一直比较靠近冰川。这条步道有着卵石和岩石,所以行进的路面比较粗糙。步道的最后进入安全护栏包括一小段攀登,即可到达观景区域。不要跨越护栏并且注意所有标记,山谷地区存在有各种潜在危险,不要掉以轻心。
  
  第二条是哨兵岩步道( SENTINEL ROCK WALK),往返不到一公里,只需20分钟走完,非常容易,一段短距离的攀登,即可到达观景点,令人印象深刻的冰川和怀霍河,哨兵岩形成于1865年的冰川下,这是证明冰川如何把片岩磨成羊背岩的很好的实例。
  
  第三条是道格拉斯小径和彼特湖(DOUGLAS WALK / PETERS POOL),道格拉斯小径往返要走四公里,至少要一个小时。彼特湖1.1公里往返,25分钟,较容易,步道可以带领人民走过形成于公元1600到1750年冰川推进和后退时期的地貌。沿途有各种植被反应了不同时期的生长以及不同的土壤类型。可以只到彼特湖,非常容易的步道。大约在200年前由于冰碛中的冰融化所形成。湖面可以观赏冰川峡谷和群山的倒影。
  
  第四条是袋熊湖径,就是我们今天走的这条线路,往返约四公里,费时二个小时,非常容易,能看湖景,是一条蕨类植物的步道,从停车场开始逐步到平静的湖畔。袋熊湖(Wombat)是大约9000多年前由遗留下来的巨大冰川碎块融化所行程。该步道提供了观赏鸟类的绝佳机会。
  
  第五条是亚历克斯旋钮小径(ALEX KNOB TRACK),这是专业级别的线路,往返要走17.2公里,需要至少八个小时,因为我们每天上午要在酒店上班,下午赶到冰川附近已经是下午了,所以我们一直没有机会走完全程,只能期待唯一的一天假期能否走完这条线路,前提是不下雨!这条小径适合有经验且装备齐全者,4小时攀登到达Alex Knob顶峰。之字形路线上到拉塔观景台(约瑟夫冰川景观),从这里跟随带标记的步道可一直登上顶峰。
  
  第六条是梯级式步道(TERRACE WALK),这个我之前走过,1.8公里往返,30分钟,非常容易,雨林景观,晚上可看萤火虫,需要带手电,距离游客信息中心约二分钟路程,穿过6号国道,步道入口在“Our Lady of the Alps”教堂往南约50米处。这条步道上可以看到非常好的冰川地区雨林情况。到桥处返回,不要穿越该桥。如果想看萤火虫,晚上带上手电筒走这条步道,特别要留意沿步道边大面积倒下的树林的下面和周围,后来德国人也带着韩国妞叶子小姐走过这条线路,还是借我的手电筒。
  
  第七条是塔塔雷隧道小径(TATARE TUNNELS WALK),3.6公里往返,用时一个半小时,很容易的隧道穿越。在四驱车道路上步行10分钟后,道路开始上坡,然后可到塔塔雷峡谷观景点。之后步道变得陡而窄,一小段攀爬后可到塔塔雷隧道(Tatare Tunnels)。如果想探索隧道,需要带好手电,穿雨衣。有些地方水深可能要没过脚踝。在第一个隧道后步道终止在古老的木质水槽处。
  
  第八条是卡莱里峡谷小径(CALLERY GORGE WALK),往返要走5.2公里,需要徒步1小时20分钟,比较容易。穿越雨林到达卡莱里峡谷桥,之后返回。不能穿越该桥。
  第九条是卡纳万疙瘩步道(CANAVAN’S KNOB WALK),长度是3.2公里到6.3公里往返,费时1小时到2小时,非常容易,开始的800米步道一直沿河岸前进,然后有一小段攀登,进入雨林;
  
  其它步道还有几条,有些可以观看群山和冰川景观,有些则可以看到泻湖,冰川,大洋和阿尔卑斯全景,还有绝佳的群山和雨林景观。
  我们下山走回小镇,路边有一些桑植树,鸢每次路过都要摘一些桑葚吃的,非常美味。
  
  我们在夜幕掩盖下走到酒店,先让鸢去季风酒吧餐厅点了两杯果汁,两杯红酒和一杯啤酒,我去点了菜,不久美女蔻蕊给我们端来了饭菜(Korrie),她又开始在酒吧工作了,我们这次吃的是鱼肉薯条和烤猪肉,我们刚吃完就看到一群义工走进酒吧,原来今天是玛伦的生日,我送给她一杯白葡萄酒,她很高兴,很多洋义工都在祝贺了(Fanny, Holly, Katrina, Adam, Alex),我把思妥蕊遗留的酒券赠送给了憨厚大胆的亚当,反正他年皮厚,不怕丢人,
  
  之后鸢先返回宿舍,我独自走到外面的汽车旅馆上网,跟国内朋友联系,之后拨打国内电话,发现旅游套餐无法打国际长途,我在返回宿舍,因为洋人都去酒吧聚会了,房间非常安静,我俩呆在宿舍看电视,楼下几个洋妞在做菜。
  
  仙劍波斯臥龍崗
  皇氏古建築大全
  HUANG JUMBO HERITAGE LIST
  第81回:惜去去来来几人留,望暮暮朝朝思不休
  原创文章(本文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Jumbo_Huang@126.com/微信Jumboheritagelist)
  
  20170321早起到厨房煮面条和鸡蛋,今天上班时主管阿尹居然把我分配到跟菲律宾人吉米一起干活,他人比较老实,长得非常憨厚,这是第三个跟我一起工作的菲律宾人,这让我想起了在环球资源的岁月,当时一位叫杰瑞的菲律宾华侨跟我一起工作了近六年,他性格比较孤僻,比我还大一点,却一直单身,
  在深圳也没有什么朋友,多次提出离职,但印度上司却一直不批准,他在那家公司工作了十多年,将自己最好的年华奉献给了一个被阿里巴巴逼上下坡绝路的老公司。
  吉米干活稳住而缓慢,我们去厨房工作时,主管阿尹跑过来给我布置新任务,他给我调配了剧毒的清洁剂,叫我去清洗冰柜里的顽固残污,还要清理储存食品的柜子,当时我在工作时,几个洋妞企图使用冰箱,被我制止了,之后我将剧毒的化学品扔掉,然后返回大厨房吸尘,再去扫厕所,吉米一声不响地去洗碗碟,他不会指挥别人干这干那,而是亲自以身作则地先自己去干,今天使用厨房的洋人非常多,很多懒人不洗碗碟,导致我俩在公共厨房耗费了二个多小时去搞卫生,当我在新西兰打工时,我又回忆起我在广东工厂打工的情景,不禁有些忆苦思甜的感觉。
  
  以前刚毕业的时候,因为没有关系,沦落广东,到多个工厂打工,当时的生活状态可以用一首流行的诗句来形容:长相思打工愁,上联是找厂愁,进厂愁,去去来来几人留。惜时已白头。下联是上班忧,下班忧,暮暮朝朝思不休。望乡秋水流。意思是说在底层打工,哪怕是干一辈子,
  最终都可能被炒掉。其实亚洲很多工厂的生存状态都是这样的,有人说是因为发展中国家的工会是摆设,也有人说是因为人口多导致人工贱,类似孟加拉国的工厂一样,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不可能像法国那样,当老板和董事会宣布要裁员时,员工会追着老板往死里打。
  
  虽然说我们现在是临时工,而且工作很“低能”,没有技术含量,但好在来去自由,不用加班,不用上晚班,以前在工厂上班时,基本都是:谁在操劳夜三更?深灯卷影梦无声。
  
  台前无限飞花手,一场程途造不成。就算是在白天,在工厂干活还要面对非常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套路,有诗为证:
  从来新人躲深墙,保命溜须俱擅长。拍马逢迎哈巴狗,偷奸耍赖中山狼。而今厂里多蛇鼠,偏却山高远帝皇。更是车间工众下,装腔作势吼人狂。
  
  很多刚从学校走到社会的人,满怀憧憬,以为大工厂应该很不错的,但一进工厂,却发现里面的各种环境就是一场梦魇,苦逼的每天加班累成狗,工资少不说,被领班一顿顿骂的半点尊严都没有,那种日子现在连回想都不愿意了,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很多国家思考用机器人代替普通工人的原因了。
  
  所以跟以前在工厂的工作相比,我现在感觉非常幸福,虽然名义工资是零。中午我们依旧是煮面条配鸡蛋吃,额外再吃个苹果,下午又继续清理女厕所,在女洗手间碰到一位西班牙女人,她呆在浴室洗了很久的澡,我站在旁边的玻璃浴室做清洁,不停敦促她洗快点,结果我把其它区域都清洁完毕再返回那个浴室时,那个西班牙美女才缓慢地从洗浴间走了出来,她披着浴巾冲我笑,我心想酒店的热水都被你一个人用完了,我问她为什么要洗这么久,她说自己已经十多天没有洗澡了,
  
  因为连续十多天睡在房车上,没有洗澡的地方,导致她浑身发痒,这个女孩是为了节省钱才避免住酒店的,但我想说没有钱就不要来新西兰旅游阿?“穷鬼”就不要来发达国家受罪呀?
  下班后鸢预约了桑拿的时间,然后她申领了两条浴巾,我去替义工领取餐饮券,精干的前台主管氼耏姐亲自把打印好的餐饮券发给我,我拿着餐饮券走到外面,翻开一看酒店前台又多发了思妥蕊葛丽的餐饮券,而且亚历克斯亚当和霍莉的餐饮券重复了,这次我将多出来的美少女的餐饮券给了亚当,
  
  之后我碰到了玛伦,我还上楼给27岁的韩国女孩叶芝及法国女孩发餐饮券,碰到了今天过来报到的英国伦敦23岁的美女妲妮尔,风姿绰约的她跟鸢差不多高,背着大背包,身材娇小玲珑,肤如凝脂,走进路来婀娜多姿,她是那种让人一看就喜欢的女孩,说着非常好听的像主播播音一样的标准英语。
  
  我热情地带着妲妮尔去楼下认识了她的老乡霍莉等女人,这个妲妮尔比霍莉优雅多了,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性美女,而且妲妮尔家境富有,出手大方,从来不会占小便宜。
  
  之后鸢独自去洗桑拿,我走到外面的青旅去上网,青旅有一个非常大的公共厨房,进出的年轻人非常多,欧美人和亚洲人都很多,我呆了一个小时,看到很多洋妞排队办理入住,我去前台购票,一个小伙子非常耐心地帮我购买了未来二周的汽车票和火车票,几个洋妞在青旅兼职叠被子洗碗碟等,都是年轻人,只要愿意干活,到处都是提供免费食宿的地方,真是天下皆兄弟也。
  
  我返回季风酒吧餐厅,去前台领取了两份比萨饼和二杯啤酒,碰到韩国女孩叶芝也过来点餐,我跟叶芝聊了一会,最后胖妞把我的二份比萨饼打包,我返回宿舍就碰到了正在外面锻炼的疯女人霍莉,
  
  一上楼又看到亚当躺在床上休息,我将比萨饼装进铁碗中再放入宿舍房间的小冰箱内,再将另外一份比萨饼直接放在楼下的义工房里的公共大冰箱里,写上我的名字,返回宿舍时看到刚洗完澡的霍莉搂着亚当在宿舍内调情,
  
  
  两个人搂在一起互相爱抚着,就差我没扛个摄像机给他俩拍个色情片了。不久我也去洗澡,趁英国佬先下楼之后,我们随后也走到酒吧,鸢到吧台点餐,之后我们坐在季风酒吧餐厅喝了三杯酒和三杯果汁,还额外送给帕切克和香奈尔情侣两张酒券,我们本来在酒吧外面喝酒的,不久我返回到酒吧房间内,情商和智商都很低的霍莉跑过来大声问我是不是还有重复的酒券,
  
  正好德国女人凑过来听到了,我心想下次再也不给霍莉免费的酒券了,真是白眼狼,很快玛丽和露蒂婉两位洋妞也过来喝酒,大家本来聚在一起很开心的,结果霍莉的男友亚当又傻逼一样地凑过来问我是否有重复的餐饮券,我真心想揍他一顿,上次我让亚当多拿了二份餐饮券,
  
  他都没有感激我,鸢说跟这群弱智商低情商的英国佬呆在一起真是恶心,我经常说,运动员和裁判员都必须遵守规则,否则规则只能成为废纸。跟洋人打交道时,必须双方认准一个双方可以接受的普遍准则,否则很难和平相处。
  我们吃完羊肉饭和汉堡之后就离开了季风酒吧餐厅,走到大街上,往右走到门口立着兵马俑的华人餐厅酒吧,这里生意很好,我们散步之后就返回酒店,进宿舍看电视,不久霍莉等人也返回房间,
  
  五个人居住的宿舍一下子住了三个英国人,而且都是23岁的年轻人,到了晚上,叶芝和亚历克西斯从对面宿舍走过来找我借户外强光手电筒,原来他俩居然要晚上去森林洞穴去看发光线虫,这么晚了这对孤男寡女还真有情调,我都担心这个穿着短裤的韩国妹妹可能会被德国佬非礼呢,
  
  担忧归担忧,我还是把手电筒借给他们了,不久我就熄掉床头灯睡觉,亚当和霍莉却依然开着电视,也不调低音量,令人憎怒,等到妲妮尔返回宿舍之后,这对英国情侣才关掉电视睡觉。
  
  半夜醒来发现国产手机的屏幕一直是亮的,原来是自动关机出现故障,我只能强制取掉电池,这款郎界手机在国内一点故障都没有,但一到国外就因为系统水土不服而反复出现故障。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globe/2328607,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forum/leisure/896268,0,0,1.html
http://www.doyouhike.net/city/shenzhen/409354,0,0,1.html
皇氏古建築大全

 
» 论坛 » 异域之旅 » 環遊尋美拾遺錄卷一之环球旅行记 114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