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异域之旅 / 上海 / 远方的精彩 » 论坛 » 异域之旅 » 【我只想出去走走】漫游笔记 / 更新:灰屋子 438
旧帖 2011-12-30 22:53:01
Post #1
【我只想出去走走】漫游笔记 / 更新:灰屋子
 
wodetianna 离线 wodetianna

【我只想出去走走】漫游笔记 / 更新:灰屋子






无题,作于蓝毗尼




我有担心过,这次写作会像一次早泄,在旅行真正开始之后变得疲软而无话可说。在出发之前,我已经说了太多的话,可如果这是一种不可逆的身心现状,不如就此开始吧。


上海 - 昆明 - 双廊 - 大理古城 - 昆明 - 景洪 - 关累镇 - 磨憨口岸 - (进入老挝)南塔 - 那堆(音) - Pakmong - 琅勃拉邦 - 某小镇 - 万荣 - 万象 - Pakse - 四千岛 - (进入柬埔寨)Voen Kham - Kompong Cham - 金边 - 暹粒 - 安隆汶 - (进入泰国)大城 - 曼谷 - Prachuap Khiri Khan - Ranong - 曼谷 - (印度) 加尔各答 - 大吉岭 - 瓦拉纳西 - 菩提迦叶 - 瓦拉纳西 - 阿格拉 - Lucknow - Gorakhpur - (尼泊尔)蓝毗尼 - 博卡拉 - 加德满都 - (中国)樟木 -日喀则 - 江孜 - 拉萨 - 纳木错 - 山南 ......


更新目录    

post 001...... So I travel
post 004...... 阑尾与生殖器
post 009...... 话剧演员
post 013...... 时间,地点,人物
post 015...... Imagine
post 022...... 北方城市
post 034...... 鸡蛋,1999
post 038...... 第一夜
post 040...... Don't be lonely
post 040...... 二三事
post 053...... 江湖儿女
post 062...... 被路过的城市
post 069...... J&Z
post 080...... 我们是谁?
post 094...... 搭车进老挝
post 105...... 三人游
post 116...... 牧师,和尚,少女,斗牛士
post 126...... 我在万象找你
post 131...... 月亮河
post 138...... 送你一只纸鹤
post 139...... 你开心吗?
post 142...... 匪气
post 151...... 爱情的枪
post 154...... 安眠药
post 156...... Sightseeing & people watching
post 158...... 动物凶猛
post 164...... 水边的日子
post 169...... 在荒凉的加尔各答
post 174...... 失语
post 179...... Nini
post 187...... 他们
post 194...... 彼岸
post 198...... 菩提迦耶
post 205...... 离开瓦拉纳西
post 213...... 冬香死了
post 226...... 不过如此
post 231...... 我在哪?
post 232...... 出印度记
post 234...... eat, sleep, meditate 1.
post 238...... eat, sleep, meditate 2.
post 244...... eat, sleep, meditate 3.
post 248...... Rewards in Process?
post 251...... 高山在云雾里
post 257...... 在加都的天上飞
post 258...... 一夜樟木
post 259...... 搭错车
post 262...... 日喀则旅店
post 264...... 寂静之城
post 265...... 流沙呀流沙

post 276......灰屋子
post 333......等风来



2011/12/28 上海

我坐在一家咖啡馆的二楼,它和我工作的地方一墙之隔,却仿佛两个世界。这里是虹口区,窗外是一条很上海,很上海的马路。未来的几个月,我应该会在不同的地方继续写下去。这是第一篇。

So I travel

我终于还是确认了出发日期。2月7日,昆明。

此前,我长时间地纠结于“旅行的意义”,我希望给自己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好让这次旅行显得名正言顺而有说服力。我甚至一度很羡慕那些“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游客,或者那些将旅行上升到“放飞心情”甚至“救赎心灵”层面的人们。我希望可以像他们那样无所纠结地上路。

可惜,我至今无法给自己一个理由。不要问我“你想得到什么”,或者“旅行之后你有何打算”之类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几乎是个人都有兴趣弄明白),但我给不了答案。现在与当初的唯一区别是:我曾以没有答案为耻,而现在渐渐失去了弄明白的兴趣和耐心了。重要的是,我要出发了。

我一直很羞于将自己归为“驴友”,因为我没有多少长途旅行的经验,从来不做攻略,对美食、景点、历史、文化、甚至对艳遇的兴趣都一般。我甚至无法拍着胸脯承认“我热爱旅行”——我所说的“热爱”是老鼠爱大米那种单纯而不可或缺的热爱,是日本人石田裕辅“不去会死”的那种热爱。我深知,不去,我非但不一定会死,至少还可以多攒一些钱: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像我这样势力地算过一笔帐:长途旅行意味着没有工作,没有工作意味着没有收入,并且还得耗去自己汗滴禾下土积攒下来的幸苦钱。这是“里外里”的损失,于是,作为一个俗人,我必须找一个强悍的借口说服自己,于是便有了最初的纠结。可惜,未果。我没有找到任何有说服力的借口。也许可以打着“出去玩儿”的幌子,至少这样的理由对我的家人是有说服力的。当我的母亲听到“印度”这两个字的时候,是一脸活见鬼的表情。为此,我深表理解(就像外交部发言人对国际形势那样“深表理解”地深表理解)。但最终她还是接受了我的决定,只是很关心我究竟打算出去“玩”多久。可说实话,我并不清楚。如果一切顺利(如果我的人生安全,身体健康,心情平稳,花费节省。。。)我会途径东南亚,去印度,再从尼泊尔入藏。但一切都只是设想,路上永远都是计划不如变化。

想去印度,起初的念头只是源于想去瓦拉纳西亲眼看看印度教徒在恒河边烧尸,我从杂志和电视上都曾见过,但总不如身临其境来的真实。我总在贪图那份“真实”。08年去云南前,只因听了一首许巍的《温暖》,就想去看看苍山和洱海,便去了,接连数日在大理和泸沽湖无所事事;再比如09年去玉树(那时玉树还没有遭受地震,当然我也并不可能是因为可以预测地震而去的那里),最初的想法只是想去一座名叫德令哈的西北小城,顺便看看格尔木的万丈盐桥,结果因为种种原因在西宁下了车,并且往南去了玉树,后来接连几天发烧和高反,在小旅馆里寸步难行。。。。。。其他的几乎所有旅行似乎都出于类似的原因,我意识到,我并不“热爱”旅行,它并非不可或缺,但却也非去不可,因为那些时候,我很想出门走走,至于去哪儿,也许并没有那么重要。我想,也许有人也有类似的感受,那他们应该会和我一样喜欢LP的那句广告:So we travel。没有because,只有so。

我不确定未来会发生什么,不知道会不会在旅行之后找到这个because。最初我是想找来着。我本想过用一种苦哈哈的笔调开篇,即便不触及若隐若现的童年创伤,也该将让这篇类似于序言的东西装点的文艺而忧伤——这符合我的调调,我在若干年里都是个无比文艺而忧伤的人,即便当大伙儿已经将文艺当成一种“范”,把忧伤当成一种“装”的时候,我仍然在某些时候足够文艺而忧伤。可是,当我开始堆砌这些文字时,我发现自己实在无法成为一个背负任何目的旅行的文艺范儿的苦逼。当然,我无法预测在未来的日子里,我是否会逐步的,偶尔的,出现某种状态,对此我一无所知,正如面对一无所知的旅途。

所以我决定用这样的方式开始记录,希望可以一路写下去、拍下去。本来是想像很多人那样,在旅行结束之后再做一个总结性的回溯(因为据说深邃的洞见和人生一样需要沉淀)可相比之下,这般即时的、随机的、断断续续的记录对我更具吸引力:我一厢情愿地相信,将有可能通过这个过程看到种种变化,路上的,自身的。这当然不会是一个游记或者攻略,对“驴友”没有任何参考价值,但它至少会是一本心情的流水帐——它有个文艺的学名:“心路历程”。

当我还只有几岁的时候,曾有一个文艺而忧伤的青年独自坐着火车途径一座高原上的小城,它叫德令哈。出于某些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文艺而忧伤的原因,他写了一首文艺而忧伤的小诗,原文如下: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今夜我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滴眼泪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他叫海子。那时候还没什么人知道他。当然,现在也有很多人不知道,或不在意。


云南,2008

wodetianna 于 2014-09-05 00:26:35 编辑

----------------------------------------
你是谁,便遇见谁
微信:zhangzhuanquanquan
豆瓣:http://site.douban.com/193880

 
旧帖 2011-12-31 02:12:07
Post #2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一场未知的旅行
 
高灵灵 离线 高灵灵 我也想出去走走

----------------------------------------
出行,有的时候并不是为的那山那水,而是为了和谁一起出行。随缘~~~

 
旧帖 2011-12-31 08:47:09
Post #3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一场未知的旅行
 
月伴弯 离线 月伴弯 只想有时间离开喧嚣,去感受大自然的宁静,亲临它的美妙......
 
旧帖 2012-01-03 22:04:27
Post #4
2012/01/03 上海家中
 
wodetianna 离线 wodetianna 2012/01/03 上海家中

阑尾与生殖器


新年的第三天,感觉和旧年无异。随着年龄的增长,新年的气氛也越来越淡了。今天上海降温了,也许是气温太低的原因,雨一直没有下来。

旅行还没开始,可是自从那天写下第一篇之后,感到当下的生活仿佛都已自然地被纳入了一条“旅行”的轨道。这倒不是说我开始锻炼身体或者购买装备:在过去的一年之中,我失恋一次(我是说真正的“失恋”,不包括比如不再和某个女孩保持同床共枕的关系——做爱和恋爱当然是两回事。我这样说,不代表我是流氓,那样会是对流氓的辱没。在过去的一年或几年中,我只是一个没有和谁严肃地谈婚论嫁过的普通的大龄男青年),感冒数回,发烧三次,食量未减,因此体重有所增加,并且不是结实,是虚胖。我想,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已不足以让我减去赘肉,变得强壮。另外,我从小有慢性支气管炎,海拔一上四千便会呼吸困难,扯着嗓子干咳,这也是零九年去玉树一路上才意识到的。至于所谓的装备,似乎也没什么好准备的。前些天将必需品零零总总列了个清单,一应俱全后应该也填不满那个80升的大包。唯一沉重的东西应该是两本lonely planet,一本东南亚,一本印度(部分地区)。因此即便明天就要出发,似乎也没太大的问题。

之所以说现在的生活被纳入了“旅行的轨道”,可能只是看待当下生活的视角有所改变。每天都是在向2月7号的趋近,这段出发前的日子是一段异常平静的前奏,我每天按时上下班,偶尔和朋友见面聊一会儿天,或去单位隔壁的咖啡馆里独自小坐一会儿,我说过,从那里二楼的窗口往外看,是一条很上海、很上海的小马路,两排修剪过的梧桐树,秋天时满地落叶,路旁有一家考试书店和价格公道的苏州汤包馆。。。。。。即便是如此平静的日子,即便心里毫无即将远行的冲动或憧憬(这曾出乎我的意料),我仍然意识到自己正将现在的这段生活视为这次旅行的一部分,这也许就是我现在便开始记录的初衷。

去年的最后一天,也就是2011年的12月31日,我在南京,去听了一个歌手的“跨年演唱会”。他叫李志,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他。如果你听许巍,也许会知道他,但如果你只听汪峰,就不一定会知道他。按他自己的说法是,像他这类歌手们搞的音乐是中国的“非主流音乐”。而我一直是这类“非主流音乐”的爱好者。曾经有个人无意之中打开我电脑里的音乐文件夹,然后问我:你这里面都是些什么歌手啊,一个都没听过喏。。。。。。其实,当时的我在内心里跳将出来指着她的鼻子嚷嚷道:无知!当然,我没有真的那么做,只是笑笑,深表理解(就像外交部发言人深表理解那样深表理解),因为对此类情形我似乎也是习以为常了。

说到“非主流音乐”以及“非主流”的许多其他东西,比如“非主流的电影”,“非主流的打扮”,“非主流的生活方式”,“非主流的想法”,“非主流的艺术”等等,我便无法不谈M。她便是那个曾让我失去的(或者是被我们彼此遗弃的)真正意义上的“恋爱”,一个不仅限于和我有肌肤之情,更可以花费大段大段的时间彼此闲坐,发呆,亲吻,做爱,听非主流的音乐,看非主流的电影,进行非主流的交谈的女孩。我不确定时间会不会冲淡一切,但却是可以让两个曾经惺惺相惜、休戚相关的人变得无甚关联。

我曾想,很多时候,我们体会到的一些感觉、许多不为人道的私人的“非主流”的感受、或者现在很多人所谓的文艺情节也好,悲天悯人的情怀也好,就像是我们身体里的一截阑尾。全无用处,却时常隐隐作痛。我曾将这想法告诉M,她说是,她懂,因为她和我一样也有那么一截玩意儿。现在想来,当时之所以我们两个天南海北的人可以走到一起,正是这两节阑尾认出了彼此。可是,我们的不同之处在于,她至今仍然是一位名正言顺的“艺术工作者”,而我则是一个对未来全无答案,在三十岁才打算出门旅行的人。

我三十岁了。当我站在那些李志的粉丝堆里时感到格格不入,这和多年前站在许巍的粉丝堆里的感受截然不同。记得那晚,有个中年胖男人站在我的侧前方,半生不熟的大声合着许巍的每一首歌,眼角泪光闪闪。那一刻,我感觉我们是一伙儿的。而前夜,我始终感到自己是一个旁观者,看着那群孩子唱啊跳啊,将手舞在天上,将水泼在头上。而我虽然也跟着大伙儿有节奏的晃悠,也跟着大声合唱《天空之城》,却发现怎么也无法全然松弛下来,我感到总有一根弦紧紧地拉着自己,如果那弦有名字,它该叫:代沟。

那晚李志惯常地抽了很多烟,说了许多话,当然多是些文艺的、小众的、煽情的、非主流的话。但我一句都没听进去。我只记得他在两首歌的间隙,情真意切地对众人说:“我要好好多挣些钱,将来送XXX去英国读高中”。我不知道XXX和他是什么关系,因为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说要多挣些钱。

近零点时,手机里开始冒出新年祝福的短信,所有人都在祝愿彼此一年更比一年好,所有人都在用短信的方式提醒对方在辞旧迎新之际保持愉悦的状态。我和M互发了短信,真正意义上的短信——我们言简意赅地祝福彼此,也仅此而已。

其实,最近的每一个新年,几乎都是无法高兴的。当然我也怀疑是不是所有人都必须在新年的头上傻乐。我站在那些狂欢的歌迷中间,只觉孤独。

后来,连夜回的上海,坐着K字头的硬座,满车厢臭袜子的味道。在新年的第一天,于火车上度过黎明前的四小时。因为前夜失眠,那四个小时的干坐变得无比煎熬,头痛,昏昏欲睡,我那条不争气的支气管也有了发作的迹象。这是一次伧俗的让人身心俱疲的短途旅行,当时的我只是想四仰八叉地就地躺下来。后来,我幸运地找到一处连在一起的空位,并且如愿地四仰八叉了。

今天午饭时看手机新闻,说在印度加尔各答的一所医院,鼠患猖獗,以至于一个病人被硕鼠生生咬掉了生殖器,并且致死。。。。。。骇人听闻,匪夷所思。我立刻本能地设想了一下这种事情未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可能性。。。。。。说完全不担心是假的。回来的路上,想起了M,以及我们谈及的那截阑尾,于是便写下这些。我想,阑尾还在,即便时而隐隐作痛,我仍然会冒着被老鼠咬掉生殖器的危险去印度。也许正因为阑尾还在,才有了这次旅行。



上海至南京途中

wodetianna 于 2012-01-04 15:09:38 编辑

----------------------------------------
你是谁,便遇见谁
微信:zhangzhuanquanquan
豆瓣:http://site.douban.com/193880

 
旧帖 2012-01-04 21:37:17
Post #5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一场未知的旅行(更新中)
 
wodetianna 离线 wodetianna
月伴弯 wrote:
只想有时间离开喧嚣,去感受大自然的宁静,亲临它的美妙......

目标明确,多好

----------------------------------------
你是谁,便遇见谁
微信:zhangzhuanquanquan
豆瓣:http://site.douban.com/193880

 
旧帖 2012-01-05 14:31:17
Post #6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一场未知的旅行(更新中)
 
榴花照眼 离线 榴花照眼 开始还是总结。只有走上路才知道吧
无可奈何时,漂泊亦是新的起点

----------------------------------------
跑不动就走,走不快就跑

 
旧帖 2012-01-05 16:10:05
Post #7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一场未知的旅行(更新中)
 
假日的微笑 离线 假日的微笑 文字看起来有点闷,希望旅行回来后能看到变化 ^_^
 
旧帖 2012-01-05 22:36:46
Post #8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一场未知的旅行(更新中)
 
busy500000 离线 busy500000 想就去吧,目标就是方向。
作者的文笔有点点压抑的情绪,写的挺好的,好好努力写吧,燃烧你的小宇宙。

----------------------------------------
What is a journey?
A journey is not a trip,not a vacation.
It's a process. A discovery.
a journey is a process of self-discovery.
a journey brings us face to face with ourselve

 
旧帖 2012-01-06 00:57:17
Post #9
话剧演员
 
wodetianna 离线 wodetianna 2012/01/05 上海家中

话剧演员


当我将旅行的打算(不仅仅是打算,还包括明确的出行日期)告知身边的朋友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尽然在无意之中扮演了一个类似于话剧演员的角色。

时间回到2010年的冬天,多伦多。即便,此刻的我可以喝着啤酒,貌似云淡风轻地将那个冬天简短概括成“一段纠结而煎熬的日子”,可那时的每一个失眠的夜晚和强烈的与自我的分离感(sense of detachment)仍然清晰可触。只是,即便如此,一年后的现在,就像在美术馆里观看一件扭曲而庞杂的艺术装置,我尽变得有些漠然(对这种状态较为正面的描述是:淡然)。

在那个糟糕的冬天里,我做了一个显性的以及一个隐性的决定,前者是我打算、必将、并且果然回了上海,后者是:也许我想去哪儿走走。之所以是“隐性”的决定,是因为那时它只是个未成形的飞快闪念,是一件混杂着流浪、放逐、逃避、寻觅之类听起来深刻做起来没谱的事情。时至今日,当时的渺小意识尽然已经出落成一枚开弓之箭。而当这只箭“嗖”的一声射出之时,我尽全然失去了一年多之前的那种关乎流浪、放逐、逃避、寻觅的痴心妄想。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踏实和平静,甚至变得对旅程毫无期待,我只是感到:这事我曾想过,并会将它完成,除此之外,我也并没有更想做的事。这种感受我不曾想到——一直以来,似乎是天经地义地总想从付出中有所收获,且不说钱(那个多俗啊),总要有些小到成长感悟,大到升华救赎的收获吧。而此刻于我,竟然没有。

对所谓的“改变”是有期待的,可是,这种期待类似于看天气预报,并不会真正在乎明天到底是雨是晴。比如,有朋友得知我的打算后,会说:希望你回来之后快乐起来,灿烂起来,找到自我。。。。。。那个时刻里,我发现他们作为旁观者对我这一计划的参与热情远远大于我自身的。因为于我,倒并不强求非要“灿烂”起来——正如不必强求是雨是晴。

另外,自我记事以来,就从未将自己定义成一个“灿烂”的人,我并不排斥成为一个“灿烂”的人,但并不打算通过满足别人希望的方式达成“灿烂”。英语里有个简单的句型,是:You should be/do…(你应该成为。。。。。。或,你应该做。。。。。。),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我就像一个最孜孜不倦的学生努力用它造句,我造的句子们包括:I should go abroad (于是我出国了);I should be a white collar worker with a stable income (于是我一度也成了小白领,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I should find a girl and get married(于是我也找了女朋友,只是结婚未遂)。。。。。。而现在,我不打算再造下去了,因为我造累了。包括并不打算“我应该变得灿烂”。

另一个有意思的发现是,几乎所有的熟人、同事、朋友尽然在得知我的计划后,都表现出难得的理解,甚至几个朋友还表现出羡慕和钦佩。这让我极其羞愧,不自在,无地自容,因为这件几乎不被我怀有任何期望的事情尽然成了很多人心目中“了不起”的事件。我意识到也许自己无意中成了他人观看的对象,一个可以为了旅行辞职的“异类”,一个可以走向“远方”的人。而这个“远方”对无数在写字楼里、地铁里、马路上、厕所里、床上的他们而言(这些场合统统可以进行憧憬),是如此的曼妙。可是,吊诡之处在于:大家似乎总是倾向于将“远方”留于“远方”,让“召唤”永是“召唤”

也许有的时候,“旅行”作为计划的魅力远远大于将它兑现的快感。这就像是一出话剧,很少有观众有兴趣跳上台去当一回演员,因为那样不一定比你躲在暗处,充当一位深刻而有品位的观众来的销魂。可是啊可是,作为演员,无非排练、对词、完成演出。如此而已。

这是两位好友具有代表性的反应。

甲:在博客上给我留言,她让我去她去不到的远方,带回远方的故事。。。。。。可是啊可是,我哪有她要的故事可带呢,她要的故事只可能在她自己的当下里,不在别人的远方。

乙(大学时的好友,现在的人夫人父):短信我,让我将他未走完的路一并走了,未完成的心愿一并结了。可是啊可是,我哪里有那个能力去承载别人的“心愿”呢。

我只是一个“演员”,无非排练、对词、完成演出,如此而已。而且谁又不是呢。



Toronto, 2009


wodetianna 于 2012-01-06 15:38:38 编辑

----------------------------------------
你是谁,便遇见谁
微信:zhangzhuanquanquan
豆瓣:http://site.douban.com/193880

 
旧帖 2012-01-11 22:09:21
Post #10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未知的旅行(更新:话剧演 ...
 
胡范统 离线 胡范统

       我可以冒泡了吗~~


       咳咳。。大叔你好几天没更新了~

----------------------------------------
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旧帖 2012-01-12 12:37:04
Post #11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未知的旅行(更新:话剧演员)
 
友松 离线 友松 保持你的好奇心和观察力。
 
旧帖 2012-01-13 15:11:43
Post #13
时间,地点,人物
 
wodetianna 离线 wodetianna 2012/01/13 上海

时间,地点,人物


今天是我最后一天工作。准确点儿说,是我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在这个地方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我不确定未来会做些什么,但我可以确定我总会再次拥有一份被叫做“工作”的玩意儿。今天的课上,我让学生们讨论了一个话题(我目前的“工作”是一名英语教师,我其实很想加上一串定语:伟大而光荣的人民的:一名伟大而光荣的人民的英语教师(这样听起来让我自我感觉良好了许多):What is the greatest invention among four great inventions? 四大发明里最牛逼的是哪一大呢?我不知道他们会否同样踊跃或者确切知道我在说什么,如果我问他们:Why is “job” the greatest invention of mankind? 为什么“工作”这事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没有之一。

“工作”有多伟大?它可以让我们不但看起来而且真的很忙。它供我们吃,供我们穿,它甚至为很多人的生命注入意义——“没有它,我该怎么办?”

昨晚在酒吧,我坐在小陆的对面,听她说起工作中的诸多不易。比如每天要做多少的PPT,升职有多么的邈远,领导团队是多么的不易,每天要开多少的会,要参加怎样的“晚宴”,有着怎样的比她薪水更高、抱怨更多的朋友。。。。。。我想这样的话在那一刻里在无数类似的酒吧里,会被无数类似的人向周围的人提起。可是,有时候,谈话的内容要远远比形式重要。因为我听到的分明只有她从“工作”这件让她纠结的事情中所获得的一切——充满正面能量地谈及“负面”的感受,工作对她所彰显出的巨大意义可能是她自己没有意识到的。

英语里有个类似的,很形象的短语:Name-dropping。字典的翻译是:人们为了抬高自己而提及知名人物。对于小陆和我也是一样,我们drop的不是名子,(不为抬高自己,却为彰显意义)但总会drop一些别的什么(即谈话的内容)。比如小陆的“对工作的抱怨”,我的“漫无目的的旅行”——不论我用怎样的口气drop它——哀怨的、憧憬的、纠结的或是积极的,它于我有重大的意义。

我和小陆相识在2009年的4月,上海至拉萨的火车上。我在西宁下了车,她继续去了拉萨。在我们共同度过的坐立不安的24小时里,我们从无话不谈到缄默不语,最后无聊地靠在走道里听隔壁的资深驴友畅谈自己的足迹如何踏遍祖国的大好河山。忘记了那位驴友当时具体说了些什么,但他说话的口气依稀是:“我在XXX的时候。。。。。。”。就像《围城》里的那个年老色衰的大新洋博士说起:“兄弟我,当年在剑桥的时候。。。。。。”我和小陆不住互换眼神:牛逼呀!

那年,我怀着漫无目的的目的去了玉树,而她则是去拉萨“还钱”——因为种种原因,她欠了一位在当地开客栈的帅哥200块钱,后来的结果是钱未还清,顺便私定了终身。于是,那位帅哥得以在昨晚坐在了我的对面。

有时我想,我的小学老师除了让我认清德智体美劳是我一生都不可企及的美好愿望之外,还向我揭示了一个极其朴素的道理:生活就像小学作文一样,由三个基本要素构成:时间,地点,人物。这三个元素之间的任意拼搭让生活充满了可能性。不管是鱼丸捞面,鱼丸粗面,还是光有鱼丸没有面,我们总会像那只小猪一样吃的意犹未尽。有时候,生活怎么看都像电影,比电影还精彩,流行的叫法是:狗血。

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我离开了又回来,我和小陆即便疏离了彼此的生活,却也一直断断续续的联系着,对两个颇为不同的人而言,这其实还挺难得的。应该说,从那年的火车上开始,我和她便开始共同参与到许多由不同的时间,地点,人物编排而出的场景之中,我们都是参与者,是彼此的目击者。而其中,不乏那些所谓的“经典的时刻”。这种心心念念的感觉,我想只有“参与者”才能明白。就感性而言,我会不吝辞藻将那些时刻美化的温暖而忧伤,小清醒,小柔情,内心的小蠢动。。。。。。它们就像是被牛咽下肚的草、巫婆手中的水晶球、老头年轻时的黑白照,会被反复反刍,反复摩挲,反复观看。即便,这种反刍、摩挲、观看已随着时间逐渐褪去了当时新鲜的魔力,但至少,还会让我在某些时刻偶然想起,正如我和小陆所说的:至少会持续到我的四十岁吧。

昨晚是又一个“时间”,“地点”是上海我们常去的那个据点,“人物”是我,小陆,和她的帅哥。他们看来是截然不同的人,一个寡言而大气的西北男人,一个叽叽喳喳的上海女人,即便如此,我还是很高兴看到他们走在一起,天南海北的,各种不容易。他现在束河开客栈,聊了些旅行和云南的事。我此前对到云南之后的具体去向并无想法,直到听到他提到“滇越铁路”——一条理论上存在的从昆明到越南海防的一米轨小铁路。虽然,目前我得到的说法是那条铁路的中国段已被拆除了,然而,一次闲聊,一个看似“突然”出现在我生活里的“人物”在不经意之间便为我提供了一个去向。其实从一年前的冬天开始,我始终走在一条只有出处,没有去处的路上,而这所谓的“去处”似乎又总能像流水般在过程中找到流向,这感觉不错。

记得我的小学老师是一位严肃的中年妇女、一位老派的上海知识分子。我记得她总是在自己纤细的脖子上系一条鲜艳的丝巾,以及她对我的评价:闷皮,不合群。我想,现在闷皮可能已经升级为了闷骚,不合群还是不合群。我不知道她现在已经苍老成了什么样子,她当年的气质很像肥版的张爱玲。但如果她还健在,我真希望有机会让她知道她对我的误判:此时此刻我尽然可以像个话痨一样自言自语。另外,我很想告诉她我对“时间,地点,人物”的理解:我们等着一个人在鬼知道什么时间出现,将我们引去随便哪里。

既有出处,必有去向。如果走不成滇越铁路,去别处就是了。



玉树,2009



wodetianna 于 2012-01-13 17:43:58 编辑

----------------------------------------
你是谁,便遇见谁
微信:zhangzhuanquanquan
豆瓣:http://site.douban.com/193880

 
旧帖 2012-01-14 00:33:42
Post #14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未知的旅行 (更新:时间,地点,人 ...
 
胡范统 离线 胡范统

           已阅


           评语:大叔的思维还是很具有跳跃性的。

             如果大叔思想的天枰左右两端放着积极和消极,
             那么现在呈现的视觉效果是左边位置高于右边。
             大叔要相信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噢。

----------------------------------------
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旧帖 2012-01-19 18:31:23
Post #15
imagine
 
wodetianna 离线 wodetianna 2012/01/19 上海

Imagine


有一个女孩,和我相仿的年纪,齐刘海,大眼睛,笑容温暖可掬,衣着打扮不露俗套,是那种第一眼的气质型美女。她是我之前所在的那所学校的同事,在我离职前一个月,她刚刚入职。我们那时不熟,直到有一天我俩在办公室里闲聊星座,她煞有介事地对我说:“你们鱼儿ego很大”。星座只是一个概率问题,所以无所谓信与不信,但我认同自己是个自我的人。我的焦点往往总放在自己身上,我喜欢观察别人,但并没有多少兴趣弄明白对方。我意识到,这个特点会被很多人理解成“自私”,ego是较好听的解释。

后来我们慢慢熟了,我们有许多共同喜欢的歌手,她告诉我,国内她最爱的是窦唯,没有之一。我说,我喜欢许巍,有之一。她又说起那些她“听不得”的歌,所谓的“听不得”是指催泪。因为我们多在网上聊天,我无法看到她的表情,但我相信她说起这些的时候应该不是平日里我在学校里见她时的惯常表情——甜美,讨所有人的喜欢(虽然我相信,讨人喜欢绝非她的本意)。

作为“同行”,我们除了交流小众音乐之外还是会交流业务。而业务交流也源自一首歌,列侬的那首Imagine。这首歌我第一次听到时便喜欢上了,里面有句歌词:

You might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和我漂亮的女同事一样,我也深爱此句。只是若不是她提起,可能我也不会无故想起。第一次听到这首歌还是在大学时代,那些遥远的仿佛留在火星上的日子。

她告诉我,一日心血来潮,她在课堂里向学生们谈论此歌,并且逐句教唱。学生们的普遍反映是:节奏太慢,歌词含糊,远远不如Justin Bieber来的给力。这个反馈给她的结论是:再也不会这样做了,因为发现:哦,原来他们的级别在Justin Bieber。

其实,她和我很像。只是我不会在那样的环境里寻找知音。一是因为知音难觅,二是因为我其实并不相信:我们需要这样的一位知音——真正意义上纯粹的知音。很多时候,一些隐秘或含糊的私人感受就连对枕边之人都难以剖白。

我漂亮的女同事对此当然是失望的,但她很快地作出了调整,用她漂亮的嘴唇淡然飘出刚才那句:哦,原来他们的级别在Justin Bieber。

可是,我对她的兴趣随着我对她的了解的深入逐步消退了。我不打算为了和她的漂亮和文艺有所瓜葛而做出任何努力,因为我发现她和我类似,有一颗巨大的ego,她关注的只是自己。我想,她和我一样需要知音,并且我相信她对这种知音的渴求达到了相当的程度,只是她谨慎地释放讯号,就像一只寻找伴侣的昆虫,不时散播一些自身的气味。我意识到,我对她观察的兴趣,仍然在于反照自己。我知道她的需求,正如知道我的,我可以像另一只昆虫一样轻而易举地识别出这个讯号,只是,就像两块同极的磁铁,我天然地被推离了

我想,每个人都需要知音,只是不必绝对和纯粹。一起听听歌,走走路,对着同一个笑话哈哈大笑,这些都好,都足以构成美好的回忆,这已是不易。至于要不要相知相守,相恋相爱,相濡以沫,想看两不厌?不必了吧。

昨天下午,我和老朱通了次电话。我们的电话随着他有了靠谱的女友也变得不再频繁了。对此我深表理解(就像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深表理解那样深表理解)。老朱曾信誓旦旦地说要和我一起“流浪”,即便我从未将他此类话当真,为此我心怀歉意,因为我的真实的想法是:我并不需要任何人和我一同上路,即便他是老朱,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生活中为数不多的愿意关注的朋友。而这种关注并非“相见不如怀念”,而是被落实到:“平时花钱别大手大脚”的唠叨或者“女朋友花钱厉不厉害”这类的私人问题——我发觉那些时候,自己就像一个自以为是老娘们对着自己的子侄般磨叽与亲密(我本想说孩子来着,害怕老朱发飙)。其实,不论是年纪还是体型,老朱都比我大,我想他也并不需要我的这种唠叨吧。

我想起以前读过的艺术史,说文艺复兴时期的很多艺术家都有一个资助者,他们与受其恩泽的艺术家惺惺相惜,向他们购买作品,提供资助。这些资助者可能是国王、巨贾、至少也会是位有文艺情节的贵妇。浪浪漫漫地说,这类似于我和老朱的关系。只是,我不是艺术家,老朱也不是王公贵族,他连个贵妇都不是——他只是一个西安的壮汉。

我其实并不十分知道为什么会和老朱这样的人达成默契。我一度以为自己会和教学生唱Imagine那样曲高和寡的文艺女青年们相见恨晚。现实的确也是,我不止一次和这样的女青年相见恨晚,但结果是,我们每每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走在一起,就像那两块同性相斥的磁铁,彼此背离。而老朱,我确定他很多时候并不完全知道我在想什么、说什么,但这又何妨呢?哪有纯粹的知音,我们生来孤独,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即便彼此有所交通,可岛毕竟是岛,孤独存在。第一次这么想时,我正和M在一起。即便是与M在一起,即便彼此有着无数的相似与交汇,我仍感到我和她是独立存在的个体,这种无法全然交通的感觉孤独而无力。只是现在,那份无力感已少了,因为我不再在这方面对人抱有幻想。

所以,拥有老朱这样的朋友已是不易。就像那些“资助者”一样,他总是用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的方式支持我,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像老朱这样的朋友,不时跳出来,对别人的误解表现出同仇敌忾般的理解。当然,除了精神上的支持,我同样希望有朝一日能得到他物质上的恩惠。作为一个男人,我很不介意吃老朱的软饭,可是即便我不时提醒他买彩票,但好运气似乎还在找寻他的漫漫途中。

昨晚,在西安,应该是在一家灯火辉煌的酒店里,老朱正在参加他的公司年会。按他的叫法是:年度表彰大会。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在那个大会上戴上大红花,但至少可以想见他嘻嘻哈哈,与人把酒言欢的样子。而那时,我正坐在自己的床上,刚刚饱食晚饭,又冲了个悠长的热水澡,感觉自己就像只刚出锅的饺子一样热腾。我已经好几年没参加正经的“年会”了,这很好,因为我总在那样的场合中感到自己的表情和谈吐像过期的大便一样僵硬干涩。而那时的老朱,我想定是如鱼得水。

老朱终于的,当然的,不会和我一起出门了。种种原因,却已不重要了。他说:“也许我会去国外和你碰头的,我敢,这事我真敢!”我说,这事是“敢不敢”的事儿嘛?。然后我们在电话里笑,因为这美好的话语连他自己听起来都可疑了。

离2月7号出发还有整整两周半。说实话,这些天突然闲下来有些无所事事,是一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仓皇感觉。今天在市区转了一大圈,在福州路上的中国银行排了很久的队,换了点零碎的美金,又去一家户外品店买了个防尘罩和两瓶驱蚊水。我问店员:这玩意儿管用吗?他说管用,说是野战部队用的,我闻了闻,奇怪的味道,蚊虫闻起来应该更加刺激,想必是灵的。年纪轻轻的店员继续问我:

“去哪儿?”
“东南亚”
“多久?”
“个把月吧”
“哦。。。。。。”(他的眼神在说:“好棒ye!”)
“一个人?”
“对啊”
“真一个人?”
“对啊,找个一样有空的人不容易”
“辞职去?”
“恩”
“真好,我也想辞职去一次,个把月。。。。。。”
“。。。。。。”

他说完,爽快地给我打了个八点五折,出门时热情地祝我春节快乐。我说,你也快乐哈。

wodetianna 于 2012-07-28 08:27:11 编辑

----------------------------------------
你是谁,便遇见谁
微信:zhangzhuanquanquan
豆瓣:http://site.douban.com/193880

 
旧帖 2012-01-19 19:38:31
Post #16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未知的旅行 (更新:imagine)
 
Eric_snow 离线 Eric_snow we live alone,we die alone .Everything else is just an illusion .  we all die alone. 
 
旧帖 2012-01-19 19:39:45
Post #17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未知的旅行 (更新:imagine)
 
Eric_snow 离线 Eric_snow 带回你的故事与我分享。——老朱
 
旧帖 2012-01-20 22:33:47
Post #18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未知的旅行 (更新:imagine)
 
胡范统 离线 胡范统



       阅。


----------------------------------------
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旧帖 2012-01-21 11:26:47
Post #19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未知的旅行 (更新:imagine)
 
hadaji 离线 hadaji 理解楼主的感受。也看出楼主也是个很感性的人。

其实有时不用特意去想太多,比如旅行能带给我们什么,回来后能得到什么。很多时候这些在不知不觉中,你就有了答案,或者真的不需要知道答案。

楼主还是幸福的,因为你还有“想做”的事--出去走走;最可怕的事是不知道到自己真正想做什么,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很多人都觉得辞职去旅行需要很大偶的勇气,我觉得能一直坚持工作,特别是不是很称心的工作需要更大的勇气。

楼主,follow your heart. 我保证你回来的时候能找到答案。好运!
 
旧帖 2012-01-21 14:39:49
Post #20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未知的旅行 (更新:imagine)
 
烟雨行舟 离线 烟雨行舟 旅行对我来说就是换一个地方生活,在不同的地方做相同的事情。

楼主继续。。。

----------------------------------------
失语者

 
旧帖 2012-01-21 14:46:04
Post #21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未知的旅行 (更新:imagi ...
 
wodetianna 离线 wodetianna
hadaji wrote:
理解楼主的感受。也看出楼主也是个很感性的人。

其实有时不用特意去想太多,比如旅行能带给我们什么,回来后能得到什么。很多时候这些在不知不觉中,你就有了答案,或者真的不需要知道答案。

楼主还是幸福的,因为你还有“想做”的事--出去走走;最可怕的事是不知道到自己真正想做什么,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很多人都觉得辞职去旅行需要很大偶的勇气,我觉得能一直坚持工作,特别是不是很称心的工作需要更大的勇气。

楼主,follow your heart. 我保证你回来的时候能找到答案。好运!


的确,有想做的事,并且可以去做,已是幸福了。

----------------------------------------
你是谁,便遇见谁
微信:zhangzhuanquanquan
豆瓣:http://site.douban.com/193880

 
旧帖 2012-01-26 14:33:12
Post #22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未知的旅行 (更新:imagi ...
 
wodetianna 离线 wodetianna 1/26 晴

北方城市



此刻,我在一座北方的城市,在一家名叫“心语”的网吧里写字。

还在年里,偌大的网吧里空空荡荡,只有三两个人,暖气不足,应该不会久留。我刚去了这里的厕所,推开一扇单薄的门,拐进一条幽暗的走廊,到尽头,再推开另一扇门,便是了,一座仿佛被时间遗忘的厕所,水斗上散落盖满灰尘的油漆罐,木刷,粪坑里有一汪陈年的屎,那上头竟结了薄薄的冰,大概是挥发的久了,没有了臭味。

这是一座北方的城市,除了格外多的网吧和“招待所”,和别的城市大同小异:破旧的住宅小区门口停满各种牌子的进口轿车,拾荒者在火车站的肯德基门前发呆,穿臃肿羽绒服的中年男人在小摊头上吸溜吸溜的喝一碗花白的羊肉汤。。。。。。

这是一座北方的城市,这是M的城市。

我意识到,说实话并不是容易的事,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我既然决定开始这所谓的“旅行”笔记,便会坚持实话实说下去。只是,我只会更加有所选择,在我对自己的“实话”里加以选择,因为有时候,实话与谎言同样让人不愿面对。

这是一座北方的城市,这是M的城市。

今天的阳光好极了,透过厚厚的云层,在马路上折射出一层朦胧而炫目的光。我想,这座城市的冬天,即便天气寒冷,污染严重,也从来不缺阳光。当我站在某个十字路口等红灯时,这样想,就像,身边匆忙的人群,好像从来不缺少方向。

我长时间的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里游荡,不止一次绕回原处。我一直走到天黑,走到身体几乎散架,走到过马路时不再需要等绿灯。我对这座城市几乎一无所知,我没有朋友,没有地图,没去任何景点。

我曾经的一个学生,一个二十岁的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小姑娘,有一回在机场,把我拉到一边悄悄说:哥哥,我喜欢你。你等我回来,然后你娶我吧。

其实,我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在不愿伤害一个想认我做哥哥的小女孩的自尊心的情况下勉强答应送她去的机场。当我听到她这么说时,内心是有冷笑的,但我理解她的年少单纯,虚伪地摸摸她的脑袋说,你还小,别傻了。我甚至为了早点回家吃饭,没有更多的耐心看她排队过安检。这些,都是实话。

而昨晚,小姑娘心有灵犀的给我发了个短信:哥哥,我醉了。不开心。

我回她:哥哥也醉了。哥哥在一座北方的城市,赶了很远很远的路,来和一个人道别。哥哥也不开心。

我小时候爱看革命战争片,漫山遍野打冲锋的共军战士总让我胸怀激荡。我一度以为,在痛苦面前,我可以像他们一样,在连长“同志们冲啊!”的吆喝声中迎头而上,而现在,如果有选择,我更愿意成为一个国军的长官,放完两抢之后,背离痛苦,落荒而逃。

我更想当的其实是逃兵,为什么我就不能逃?

我那妹妹当然不会明白。当然,在我清醒的时候,也不会和她说这些实话。在她的心里,我是那个貌似理性靠谱的“哥哥”,是一个足矣应对一切艰难曲折的“过来人”,是一个百折不挠的共军战士!可惜,我不是。

这是一座北方的城市,我走在这些迷宫一样的街巷里,我用走路的方式打发时间。Again,我在一座叫“心语”的网吧里上网。在它的隔壁有一家貌似更加温暖敞亮的网吧,那里至少应该没有淤积的大便。但我仍然选择了这里,因为它的名字充满了“仪式感”,就如同这次旅程。我走了那么远的路,和她告别。

这是一座北方的城市,我无数次地迷路,可迷路对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因为我根本没有要去的地方。Again,我想这里的冬天应该从来不缺少阳光,就像满街的人们好像从来不缺少方向。

耳机里,孩子们在唱一首歌:

蔚蓝色的天,
翡翠般的青山,
山涧中的流水声潺潺。
回忆起儿时,
在这美丽家园,
常常独自徜徉百花间。
啊,我的家园,我那山腰上的家园。
当我欢喜悲伤或厌烦,
你总叫我无限的怀念。

我发现自己哭得像个傻子。

其实,一切原来都没有过去,而我将在今晚离开。



北方的恋人



wodetianna 于 2012-01-27 01:18:51 编辑

----------------------------------------
你是谁,便遇见谁
微信:zhangzhuanquanquan
豆瓣:http://site.douban.com/193880

 
旧帖 2012-01-26 17:35:46
Post #23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未知的旅行 / 更新:北方城市
 
鬼女人 离线 鬼女人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旧帖 2012-01-26 18:17:47
Post #24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未知的旅行 / 更新:北方城市
 
假设 离线 假设 喜欢读LZ的文字。

----------------------------------------
无处不户外

 
旧帖 2012-01-28 00:25:27
Post #25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未知的旅行 / 更新:北方 ...
 
胡范统 离线 胡范统         已阅。

          为什么你的写的东西,总能让即使没有和你有类似经历的人产生共鸣。

    春节前后,我一直都过很开心,很安心。
    但今晚我莫名其妙的不安,开始没有准备的难过。
    我有给自己估算过,基本上平均每个月都会至少哭一次。(有人说这是泄压的一种)
    我不知道这样的频率是不是算是爱哭鬼了。
    爱哭的人总是容易煽情,敏感的带有神经质,但这些都不是出于本意。
    我误以为很了解自己,其实我也抓不住自己的情绪化。
    难以取悦。

    有时候看到不幸的人或事,会生恻隐之心。
    回头想想,没有谁真的需要谁的可怜。
    现在我只觉得自己有点冷。    


    在我上班的地方,边上有个有名的菜市场,菜场外面沿街商铺是一些卖早餐糕点的。每天早上9点左右都会准时的出现一对老夫妻。头发花白,朴实白净,年龄不详。虽然俩人的脸上已经满是皱纹,但是轮廓依然清晰,想必年轻的时候也都是眉清目秀。老先生背微驼,一直牵着老太太的手,一步一步的挪,一路也很少听见他们语言上的沟通。毕竟是年纪大了给人感觉弱弱的,似乎一碰就会倒。俩人的脸上基本没有什么笑容,或许他们都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发生着。可我每次都会看着他们,从我的眼睛里出现,再到消失,感叹夫复何求?我也想着等我老的时候也能像他们一样,就好了。
    

    这个深夜你在做什么?
    遇见怎样的人,带着怎样的心情,会有怎样的对白。

----------------------------------------
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旧帖 2012-01-29 02:25:43
Post #26
Re: 【我只想出去走走】未知的旅行 / 更新:北方城市
 
胡范统 离线 胡范统

嘿嘿,我又来了。
昨天心情不好,来这里看了一下,自己大哭了一场,回头睡了一觉,很安稳,今天心情不错。

我也超喜欢在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群里一条街一条街的走,我不会迷路,因为我会看地图,哈哈。
不过我还是比较粗心,老是容易漏掉小细节的东西。这点不好。

今天有看《谁能百里挑一》,有个女嘉宾说自己喜欢看恐怖片,但是看着看着会容易发笑。我觉得她这件事本身就很好笑了,可能我的笑点比较低。我也要试试,看恐怖片能不能让自己笑出来。哈哈哈哈~

哎,又是这个点了。每天都提醒自己早睡,每天都不听。
愁。

----------------------------------------
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 论坛 » 异域之旅 » 【我只想出去走走】漫游笔记 / 更新:灰屋子 438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