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天堂里可有山 » 论坛 » 天堂里可有山 » 悄悄话——鲤鱼与小百合
« Prev1Next »
分享
旧帖 2002-06-19 14:08:52
Post #1
悄悄话——鲤鱼与小百合
 
小百合 离线 小百合

悄悄话——鲤鱼与小百合

保存下来的不多,但这里有真实的鲤鱼的影子……
犹豫过,该不该放上来。
但,真实的,总是好的……
-------------------------------
小百合
鲤鱼   
  
2002-04-10 14:36  
  
  看了好几遍,还是混浑沌吨,似乎明白一些,但是又隐隐觉得不那么简单。  
  人是会变的,希望,即使有螺旋的时候,总的还是在上升。  
  我不知道原来别人怎么看我,我想我肯定你是认可我的,但是为什么认可,我不知道,因之觉得这种认可有些虚无。包括现在磨坊很多人对我的认识一样,又有几人,或者说有没有人真正的认识了我呢?包括我自己。  
  太年轻,好多事情,头脑里如同浆糊一般。性格又理想化,想不明白又不甘心。把自己搞的很累。
  
  
2002-04-10 16:38  
  
  我在安全论坛里描述的我定义的磨坊:  
  我认为的磨坊,真正的东西是他的理念:平等 互助 开放 积极 热爱生命。头驴版主都可以更换,但是我们赞赏的理念,精神,却保留发扬,他按照他所提倡的理念去影响带动别人 ,户外活动是他的主要形式。  
  我觉得,磨坊,根本的方向,在于此。户外活动,自助旅游能够很好的体验,加强这种精神。但是,在根本的选择上,看的是对磨坊理念的吻合,而不是其他。私下里说,在这里面,得到认可的不能只是他的旅游经历、他的户外经验。而是,人性里的东西。
  
  
2002-04-22 14:18  
  
  对于我而言:“游”是想作为一种增加生命的一种方式,有些古代“行万里路”的目的。所以,我没有想上雪山。但是登山队那一帮山友我是很认可的。  
  我是想多走走,多看看,多感受感受。
  
  
2002-04-22 16:08  
  
  好吧,再说一点:  
  真旅行者不听命于他那个时代,以及时代为他规定的道路。他宁肯只受天气和季节的约束,眼前没有具体目标,头上无房顶,身边无长物,他成了纯洁的动物和灵性十足的植物的兄弟。他的旅行成了一种延长生命的手段---在有限的、人人平等的时间内,别人活了一世,他活了几世!
  
  
2002-04-27 14:13  
  
  昨天晚上本想去梧桐山吹吹风,另两个女孩子非要我带着去,在布心站等了半天,更“可恶”的是,一个mm还非常豪迈的要负重登山,包里面装了哑铃,字典之类的东东,开始走平路时还一再号称走得不过瘾。
  呵呵,还是头一次有人在我面前说走的不过瘾呢。
  
  
    
  
2002-04-27 14:59 追寻黄河-壶口行记   
  
    
  
小百合 wrote:  
  我不得不承认,这文章也是写得很好。  
  但,也许是我没见过黄河,也许是我从没有产生过这种渴望,所以只能感受,却无法共鸣。  
  我倒还是比较喜欢你随手捻来的文字:)
  想问一句,今天的鲤鱼,还会写出这样的文章吗?心情是否一如往日?  
  
2002-04-27 15:18  
  
  好多年前了,现在,呵呵,一样的年少气盛。呵呵,不知道桔钓沙那晚?不知道与行到迟迟的悄悄话,不知道告别磨坊书?  
  只不过,更不会静心去写了,等我西藏回来看看是否有那种激情吧。  
  给点评价吧!
  
  
2002-04-27 15:34  
小百合 wrote:  
  我无法去评价。真的。我没有过这样的情怀,虽能理解,却无法透彻。  
  总是觉得,今天的鲤鱼不应该再是这样的“气盛”,所以当那一切发生时,我有点迷糊了。意识中认为鲤鱼是走进了一个怪圈里了,具体是什么,言语上又无法道明。  
  有热血是好的,只是少了冷静。  
  痴狂也是好的,只是少了思索。  
  或许在某一个清晨,某一个弯角,你会忽然又明白过来那些你早已明白了的道理……  
  
2002-04-27 15:41  
  
  原来你把我看高了  
  年龄不可超越。
  
  
小百合 wrote:  
呵呵,鲤鱼你今年贵庚?  
  
2002-04-28 08:16  
  guess  
  呵呵,其实是想知道你们到底认为我有多大,所以给我什么样一个基于猜测年龄的评估。
  
  
小百合 wrote:
  不过,要真的让我猜,我看,鲤鱼不过28岁  
  
2002-04-28 11:12  
  
  生理年龄?心理年龄?  
  甚至都有可能猜得老了,呵呵。。。 嘿嘿
  
  
小百合 wrote:  
  嘿嘿,心理年龄只得25,生理年龄可以是28,呵呵……  
  
2002-04-28 11:19  
  
  呀呀呀,气煞我也 不过,有这么一句话“人有三岁之翁。有百岁之童”。你愿意做那一个?  
  不过,说我心理年龄25,我可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对这点没感觉,不生气不高兴,不反驳不赞成。 说明不成熟还是可以原谅的,哈哈
  
  
2002-04-28 11:24小百合 wrote:
  你也来气我!!  
  宁做百岁之童,却是三岁之翁,悲!!  
  到底还是不肯说谜底??哈哈  
  简她们去露营,4号晚可能去不了梧桐了。  
  
2002-04-29 10:35回复: 十年如烟  
  
  那篇文章及回贴,你的回话是唯一能够让我释然的。于是明白。
  
  
2002-04-29 10:44  
  
  也许我也是。  
  只因为我一直也许是自欺欺人的迷信“天道酬勤”,相信自然的平衡公平法则,所以,看望文章,很是迷茫。  
  还好你的回贴。 能再解释一下吗?
  
  
2002-04-29 10:54 小百合 wrote:
  晕!!还再解释什么?只是我的个人理解而已。  
    
  唉,其实你读的书比我多得多,却跑来问我……:(  
  
  
  
小百合 wrote:  
  据说你也过了一个晚上吧?
  后来的日子怎么过的?  
  好像还有补回的假期的吧?  
  
2002-05-08 11:50  
  
  重复的上班,下班。  
  补回假期还没有安排,可能拿点工资算了。  
  五一不平淡,更多的是思想上的。
  
  
2002-05-08 11:58  
  
  随便一段,和另一个朋友的悄悄话。但是你不知道背景,可能读不懂,解释清楚又很费笔墨,希望你理解  
  
悄悄话  
  五一啊五一,虽然别人整夜失眠盼望的一个长假对我来说和周末休息三两天的工作期没什么两样。但是,唉,五一!  
  从假期前给我一个痛苦抉择:社会的我的工作价值尊严与自然的我寤寐思服的川藏线;再假期初蛋白质的一番谈话对我的信心的折磨;再后蛋白质突然的与我去年类似冲击撕开我的伤口!唉,五一!  
  蛋白质亦处在深深的折磨之中。我想:蛋白质,不,应该叫周振!脱胎换骨的时候到来了!  
  只是,我呢?还要接受多少头破血流!还要重复多少年少轻狂!还要经历多少幼稚、浮躁、狂妄、损人损己!还要面对多少生与死、誉与毁、成与败!才可以.......。才可以,像"踏雪"(推荐给你的《麦田踏雪》里的人物)一样,无畏无悔的再次跳过悬崖,从容的,平和的,安然的享受平民的生活?!!!
  
  什么时候可以...............?  
  什么经历可以...........?  
  我不知道,我茫然!
  
  
2002-05-08 13:31  小百合 wrote:  
  生命,其实说到底就只是一种经历,一个过程。  
  就等于,没有尝试过苦的味道,没有尝试过甜的滋味,就不会知道自己到底是喜欢苦的呢还是喜欢甜的。  
  没有经历过,不会清楚自己想要的是哪一种生活吧?  
  心还没有真正累的时候是不会甘心过平静的日子的!!  
  
2002-05-08 15:28沧海巫山之后   
  
  在北京,游过北海等皇家园林,心静下来后,去了圆明园,什么场景?什么感觉?大门处一样的熙熙攘攘的人流车流,拥挤的小贩;园内黄墙青瓦,色彩之饱和,一点不输与暴发户的宫殿,亭台楼阁之完备,丝毫不逊色于影视城。绿树红花,彩旗飘摇,旌旗摇曳,一个人气极旺的城市公园。湖水里荡漾着舒展的小船,大路边遍布着丰富多彩的娱乐游戏,小贩推销着稀奇古怪的物品。祖国的花朵在东倒西歪的汉白玉石堆里嬉笑打闹,一对对情侣或泛舟于碧波之上,或流连于柳荫之间,一家大小,乐融融的在岸边酒家尽享天伦。在围起来买票方可进入的大水法,远瀛观,一群群小孩穿梭于洁白的汉白玉石柱间,一个个摩登女人摆出一个又一个迷人的POSE,等着同伴让她和圆明园一起永恒!  
  不知道你去没有去过圆明园,为何而去?感觉是不是这样?  
  其后,半夜里,我翻墙而过,在诺大的园子里流窜,在一个又一个小园里晃荡,看见围墙就翻,看见铁丝网就钻,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没有顾虑,没有企望,我只是胡乱的,无意识的,犹如一只无家的狗,耷拉着头,茫然的晃悠着........  
  看不见红花绿树,没有见到靓女顽童,石板路上没有小贩围追堵截,园中园没有人拦住,只见,近处泛着青光的石板,远处黑黑的犹如一个个小山头的古松树,一片一片绵延如山脉的密林,再远处恍着星光的湖水.只听,眼前虫吟近处蛙鸣远处松涛,脚下不时有逃匿的虫子,身边不时有穿梭在枯枝败叶丛林里的松鼠。  
  我变成了一只松鼠,无目的的,无意识的,无欲望的,胡蹦乱串在庞大的园明旧园,一丛又一丛的山包,一汪又一汪的水域,一片又一片的密林,钻丛林,趟水池,翻假山。一处又一处,荒草萋萋,古树森森,败荷片片..............。  
  无休止的荒园,无休止的丛林,无休止的湖池,无休止的冷无休止的静!!  
  我感官麻木了,我思想停滞了,我虽然在继续晃荡,虽然一直在走,但不知道,这园子有没有尽头,这冷,这凄,这静,这肃,这压抑,这窒息,这........。  
  只是,突然,荒草从中孤立几支莲花,那高傲,那红艳,证明着她的名贵,她的曾经的细心培育,她的曾经精心喝护!  
  只是,突然,沼泽地里伸出半截汉白玉,那精细,那洁白,展示它的风光,想象它曾经得奢华,曾经的荣耀!  
  只是,突然,眼前突兀遒屈苍劲的巨松,那造型,那伟岸,回想当年树下的贵人,它的  
  这荷花,这汉白玉,这松树,像一颗针,锐利的,准确的扎在我麻木的神经上,心里一哆嗦,一阵寒意。  
  清王朝铺张的游园没有盖住她,八国联军贪婪的搜索没有带走他,遮天蔽日的三日大火没有毁灭她,监守自盗的太监,大臣没有找到他,乱世中一波又一波的寻宝者没有留意她.........。到了现在,无孔不入,嗅觉灵敏的商人还没有来得及"开发利用"她。  
  我看到了,幸会了。  
  下次,这感觉,这历史,这无奈.....也许,就淹没在经商挣钱的狂潮中,也许,就黯然在红衣绿衫中.在情侣的柔情密语,在全家天伦谈笑,在商贩殷勤的推销,在游客的闪光中,不复存在.永远........  
  
-------------  
  呵呵,本来想解说一下投入后的获得正比关系,异于常人的投入必将获得易于常人的获得,获得一些常人感受不到的东西后,就很难对常人的获得认可满足了.  
  最后,写成了一片杂记,而且,很刻意,很揉躏笔墨的那种,别笑话.
  
  
2002-05-08 17:35小百合 wrote:  
鲤鱼 wrote: 异于常人的投入必将获得易于常人的获得,获得一些常人感受不到的东西后,就很难对常人的获得认可满足了. >  
  
  这到底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不幸?  
  可能两种都有吧。  
  在你选择了一种幸福的同时,不幸也会伴随着你  
  就如同经历千辛万苦去圆一个轻微的梦一样  
  可究竟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2002-05-08 17:42  
  
小百合 wrote:这到底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不幸?  
------ 原来的悄悄话 ------  
  > >不入红尘,何谈看破红尘?  
  > >可是入了红尘,已经万劫不复。  
  
  我不那样认为,我以为那太形式主义了,顺便聊一点宗教吧:  
  记得:"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吧!  
  六世慧能确实是他那一个圈子中的杰才,悟出了佛家先辈的苦心。如果都认可"本来无一物",那样,也就不会有争斗、冲突了。可惜看透的人又有几个?甚至连佛家自己,那么多清规戒律,绿林道场,仪式典礼,还不是没有悟透"佛"。没有达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境地。到不如一些玩世不恭的人借酒肉和尚之口"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体现出来的境界高。相比而言,中土八宗中禅宗还算高出头来。  
  因事论事,从佛家的思维发展开去必然会这样认为,也因为此,我并不赞成"本来无一物",现实就是现实,物质就是物质。淡化可以,却不应该逃避,因为需要回避,但现实又存在,所以佛家才有西方极乐世界的讲法,用以迎合现实的人或者说凡夫俗子的心理。可惜,生活中追求看破红尘,无意享乐,甚至认为享受是错误,极力超脱物质躯体,更有苦行僧似的行动。动力呢?目的呢?还不是自己生前不屑于其实是得不到的长生,长乐。  
  不经历,怎么知道真理,难道只是愚昧的听别人(即使是你的父母,老师,师傅)?  
  
  水之积也无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  
  
  > >你是说其实是积累得不够,没到那个境界?  
  
  和上一句话一样,都是一个层次境界区别的意思。简单点说就是书读少了,事情经历少了,很多事情没法理解,很多书读不懂,考虑事情不周到,遇到大事束手无策。  
  
  读原文吧:(你的功底,你的深度够可以的!)  
  
  “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 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 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 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 蛄不知春秋  
  
  特别提到这一句话: “然,瞽者无以与乎文章之观,聋者无以与乎钟鼓之声。岂唯形骸有聋盲哉? 夫知亦有之”  
  
  夫知亦有之!  
  夫知亦有之!
  
  
2002-05-09 14:34  
  
  不知道你们怎么看蛋白质。也许是我知道关于它的事情比较多,还有我个性你有些东西和他比之你们更接近吧,很多事情可能我对他的理解较多,比较明白它的言行的必然性,可能再经历一些事情,当他稳沉下来后,就会死心塌地的稳沉吧。不知道这一次他家里的事是不是这个变化的引子。  
  我想我的(成熟成长)过程会经历类似于踏雪的这一个过程吧。
  
  
小百合 wrote:  
  一直都没有真正地跟蛋白质谈过什么,跟他的悄悄话也只是平淡温馨的一类。只觉得他是性情中人,有时还很孩子气。如那次兰兰对醉菊那件事里,如上次跟帽子作对那次活动里,如这次去排牙前,没有绳子,他说除了活动不想再和磨房里的人打交道所以不肯去借绳子……可看出他是热情但偏执的一个人。  
  其实你也是的。  
  
2002-05-09 14:59  
  
  呵呵,看到前面一部分,就想好承认我也是,哪想到,你后面说了,哈哈  
  
  自我解嘲的话就是:有所不为,有所必为吧  
  
  但是蛋白质好多地方比我还偏激,还倔强,还不可理喻,但是作为朋友,我庆幸。唯有他的女朋友可能相反这个(男)朋友。(大学一个要好的女孩子对我说过,做你的朋友,我为你的言语,行动感到自豪,但是如果作为你的女朋友,我会非常难受)  
  
  大学另一个朋友评价我:即使有一天你不再执著,也是执著追求的结果。  
  
  蛋白质走在我前面,像踏雪一样,很多他想追求的都有过了,只是,不知道它勇于再次跳过悬崖回到世俗生活的时候在我前还是在我后?  
  
  刚给一个驴子朋友聊天: 不要做草头,我们要么做踏雪,痛快的追求,无拘无束的追求,用性灵生命去追求。幸运的话当我们梦想的一切获得后,我们会从容的过世俗的生活。要么做火红,死心塌地的取妻生子,养家糊口,虽有不甘,转瞬即逝。  
  
  前段时间,对我的感觉,除了突然觉得鲤鱼变得幼稚不成熟之外,还有啥?听了我说过的话,(这一段,前两天的感慨)又多大程度的理解?
  
  
2002-05-09 15:18  小百合 wrote:
  嘿嘿,喜欢问这样的问题也是一个不成熟的表现吧??  
  蛋白质说不去借绳子,我理解了,所以只跟清凉他们商量后来他们还是自己掏的钱买的绳子;   你那次在桔钓沙吵闹,我也理解了,忘了跟谁说过,如那晚我也在,一定不会有任何怨言被你吵醒。  
  其实,虽然觉得鲤鱼并不如我之前所认为的成熟,但却多了些熟悉感,亲近感。  
  在某些程度上,我和你有很大的不同。但在性情中,同样的痴狂过,同样的放任过。  
  每个人都有很多面,我说不出现在对你理解多少,因为说到底也只不过单凭这些文字。心思是很复杂的东西。  
  
2002-05-09 15:38  
小百合 wrote:其实,虽然觉得鲤鱼并不如我之前所认为的成熟,但却多了些熟悉感,亲近感。  
  
  原来的鲤鱼,不过是大家把一些自己认可的一个人好的特点全部集中起来的一个虚幻的形象而已。比如你认为我淡薄成熟,别人认为我无私热情,还有人认为我脱俗悠然。还有。。。。。  
  
  其实现在这个形象好。 如果不是醉菊转告说有人对我在网站抛头露面表示失望,希望我扎实在山野做事。如果不是你对我热血沸腾表示隐隐的失望。我用蛮狗骂人的话就会用鲤鱼这个ID去骂,那样,才痛快。  
  在大鹿港,大川聊到他不要脸,说该干啥干啥,反正一个不要脸。我明白它的意思。希望,我还是在磨坊用鲤鱼的名字出现,不要碍于面子。但是我以为,鲤鱼---那个大家认为热情正直、宽容大度、淡薄从容、无私无畏的鲤鱼,属于过去。现在的我,已经不该使用这一个ID了。我,属于另外一个ID,另外一些属性了。  
  做个小游戏:看看网站上哪一个名字像我?
  
  
2002-05-09 23:45  小百合 wrote:
鲤鱼 wrote: 做个小游戏:看看网站上哪一个名字像我?  
  
  唉,没法猜!!  
  
  其实,你就那么在意别人怎样看鲤鱼这个名字吗?  
  你就如此在乎别人那种崇拜的感觉吗?  
  宁肯将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去保存另一个虚幻的名号??  
  
2002-05-10 08:48
小百合 wrote: 唉,没法猜!!  
  
  我用了朋友的ID发过言,想看看别人是否还看得出我而已。
  
> > 其实,你就那么在意别人怎样看鲤鱼这个名字吗? > 你就如此在乎别人那种崇拜的感觉吗? > 宁肯将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去保存另一个虚幻的名号?? > >  
  
  看来我该好好的想想了  
  
  给你另外一些话,基本上是收到的悄悄话,不妨碍的人我留了是谁给我的。  
-----------  
  蛋白质:  
  
  我知道昨天你心情很不好,否则你是不会提前告辞的。  
  认识你是去年10月份,我们共同谈论出门的理念,那时我们相互认可,直到现在,如果撇开与磨房相关的种种,我们会一起相处的更加愉快。  
  记得我曾和野草通过很长时间的电话,电话里共同对风在梢的否定甚至厌恶,其间野草曾半开玩笑的对我说,你和鲤鱼会不会也转为商业?我的回答是,没有利益,只有付出与牺牲的举动是难以持久的,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纯粹的圣人,所以,当我与鲤鱼名声大振的时候,也就是我们消失的时候。  
  我是该消失了,告诉你一件事,我第一季度被扣了部分工资,原因不用我多说。说实在的,那时我投入磨房的时间与精力也太多了,被扣工资这事我一点也不抱怨公司。  
  昨晚你说得不错,工作才是第一位的。如果让我很刻薄的分析你,希望你不要太激动……  
  诚如野草所说的,以前在磨房积极带队的驴子们都转入了商业行为,狂风,行云流水,自由感觉……,我俩是绝对不亚于他们的带队人员,可我们得到了什么?精力的付出,每周无休无止的FB……经济上身体上都是不值得的付出。我确实是打算退出了,以后,也就象这次跟随小百合一样,也算勉强帮助一下山友。 而呢,你现在正在处于一种严重的心理不平衡的状况下,你总觉得自己的付出的得不到回报,你寄希望于磨房按你希望的轨道发展,可你得知道,即使是一个血肉相连的家庭,也经常不能真正的和谐和和睦,何况磨房是一个半虚拟的世界?你把自己一放到了一个高高的位置之上,从你对17,阿菜的评说就可以看得出来。我们不停的说,磨房里的人是平等的,可你经常象挑选老婆似的选择一窝蜂的对象,你以为一窝疯是什么?去年的我们,无非是不抱着任何目的和企图,想痛痛快快的走一趟西藏而已,我们不想改变谁,更不想成名立万,所以,即使我们一路上不断争执,可一年之后我们聚在一起,一样的融洽,而且,除了我之外,他们4个人都可能在拉萨常住,这应该就是成功!
  而你,除了想改变磨房之外还想改变一窝疯,一窝疯是什么?一窝疯什么都不是,一窝疯可以组织活动,也可以参加活动,一窝疯不是一个组织,一窝疯只是一群臭味相投的朋友--当然,野火例外。  
  所以,如果说你想改变一窝疯的话,我和阿古都肯定会拒绝。我倒想建议你,把你自己当成磨房的一个小菜驴,不特意积极的参加活动,你会发现,很多事还是很愉快的。  
  我要吃饭了,以后再聊……  
---------------  
  鲤鱼:  
  不过还是申明:鲤鱼什么都不是。以后,我会注册一个怪名字,做一个小菜驴参加活动。记住,见到我有外人时不能叫我鲤鱼,不然,我跟你急。  
---------------
  蛋白质:
  
  怎么了?一窝疯不再组织活动了吗?磨房里有几人不认识鲤鱼啊?你能保证我不叫别人也不叫吗?我知道我们强加在你身上的压力很大,在我们心目中,你就代表了稳重,有责任心,值得信赖,跟着你走准没错,大伙对你都是充满了敬佩,尊重,敬佩你的体力能力,以及丰富的爬山经验,更有责任感,尊重是你对大伙一视同仁,对人对事对生活的态度,还有无私的付出,大伙对你的信任,都是平时积累起来的,你现在感觉累了,是吗?觉得责任感太重了,我明白,其实你也和平凡人没两样,也要吃饭,工作,睡觉,生活,也会开心或不快乐。你完全可以不必理会我们怎样认为鲤鱼,你可以逐渐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我相信大家可以理解的,可你要改名我一点都不赞成,我相信大伙都这样想法,我还是比较欣赏以前的现在的鲤鱼,但愿以后也一样。  
  小P的做法我理解,也许我们永远无法把我们认为的理念灌输给他人,就象他们不能说服我们一样。所以还是不和他们争吵的好,特别是你(你是磨房行路的带头人之一)和一个新驴去理论,对我们自己人的威信损失很大,我是这么认为的。  
  事实上不用讲,你绝对是磨房主流之一,无论显形或隐性,这点小P也好,底下的也罢,都是绝对肯定你的。  
---------------
  刚看完你的帖子,很难过,甚至有种想哭的感觉,第一次参加活动就有驴子向我介绍你是位超级自虐的驴子,第二次参加活动刚巧和你一道下山,途中你对新人的照顾和指引以及责任心让人感动,作为新人的我,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你总是给予很耐心而且很详细地解答。你的随和与宽容都是大家公认的,我为磨坊里有你这样的驴子而骄傲,还有你提倡的“平等 互助 开放 积极 热爱生命”磨坊宗旨,我一直都有记在心上。。。。。。。可是,你现在却要离开我们了吗?磨坊需要你这样的驴子带领我们,请你不要离开好吗?希望能在以后的活动中再次看到你的身影。  
---------------
  想走就走吧,在磨房呆常了,特别是总是在为磨房考虑这些那些会很累的! 如果不想走了,或者那天想回来看看,磨房永远都是欢迎那些真正的山友的,是吧! 也许哪天我也会走,但是永远不会忘记这里的!  
---------------
发送者 开心 把发送者加入我的地址簿 悄悄话  
  鲤鱼:最近私底下发生了很多事吗?因为脚伤我有半月不曾爬山,但我天天在磨房泡着,这是怎么了?想着要离开磨房了,那中间的种种失望想必已是到了极至。哀其不争怒其不鸣,这个磨房已是离你心中的乐土太远了,是不?既是心中的,那么你应该明白,它本就不在尘世中。有希望也就有失望,这也算是生活的本原。也罢也罢,从今以后只谈风月不言情。物以类聚,最后聚到一块的还是身边的一小拨人,也就有了话不投机三句多之说。  
  还是随性而活吧,那才不累。有一天,希望还能在山里碰到你,一个依然快乐欢娱的你。走还是留,这真的不是个问题,关乎那颗心。祝好。  
---------------
  你可以做好头驴,但你不负责思想教育工作吧!  
---------------
  鲤鱼:
  还有,太多的人把我看高了,对我不是好事。  
  也许需要大多数人知道我的年少气盛还是好事。  
---------------
  如果众望还没有成为你的负担,如果期待还没有成为累赘,你还可以继续这样生活下去,否则的话恐怕要考虑甩包袱了。 反正我是很怕被人抬高的,摔下来会很惨。  
---------------
   鲤鱼:
  这句话对我有些触动。是不是大家对我的期望和要求太高。甚至于有时候想,大家是不是把自己心目中的,理想中的人的形象加在我的身上了?  
---------------
  可能大家更喜欢的是无名英雄,喜欢比较低调的人。而之前你被认为是这样的人,现在的你就不一样了  
---------------
  呵呵,想起来了,好象有人觉得你有标榜自己的嫌疑  
---------------
  有人说好多东西你不应该自己跳出来说,你更该做的是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比方说深圳周边的线路的详细介绍等等。
---------------
  而对于你处境的理解,不是一句两句能够说清楚的,只是当时听他们说话时的一种感触,稍纵即逝,只能说明白了以前想不通的一些问题,明白了你为什么老是纠缠在某些思维当中,明白了为什么那样的悄悄话给你。也许你确实需要安静安静,好好想想。  
---------------
  有人说你现在太张扬了,不够低调。

---------------
  
2002-05-10 12:27 小百合 wrote:
  你是该好好的想想了。  
  可能你真的是将自己放得太高了,摔下来会很痛的。但是不摔下来,又怎么领会到踏在实地上的坦然??  
  蛋白质说得对的,你也以另一种心情去参加活动,而不是组织活动,你也会找到另一种快乐的。  
  
  将他任为己任,所以累。我去组织带新人的活动,只是因为我也曾经是新人。没有这种组织活动也就没有今天的小百合。但我还是感到彻头彻尾的累。其实名字打响了我们只会更累。所以,我也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  
  
  记得你说过的那个小孩子踢罐的故事吗?有没有觉得,你之于磨房也有点那样的意思?  
  
  虽说年轻,许多错误是可以原谅的。但这不可以成为犯错误的籍口。怎么不想想,应该学着冷静,学着思考,学着控制自己……学着成熟!  
  终究要长大的,终究要担起一定的责任的,对吗?  
  
2002-05-10 12:38  
小百合 wrote: > 你是该好好的想想了。 > 可能你真的是将自己放得太高了,摔下来会很痛的。但是不摔下来,又怎么领会到踏在实地上的坦然??
  
  还有一些是别人的哄抬,也许大家真把户外活动的圈子当作江湖,需要察传奇了吧。当然,自己的内因是关键因素,所以我才有最后帖子里的:“二十岁时。。。。”“前段时间,我怎么就忘了呢”那样的话   
  
  记得你说过的那个小孩子踢罐的故事吗?有没有觉得,你之于磨房也有点那样的意思?  
  
唉,有些英雄主义吧   
  
  虽说年轻,许多错误是可以原谅的。但这不可以成为犯错误的籍口。  
  
  记住了
  
  终究要长大的,终究要担起一定的责任的。  
  
小百合 wrote:  
  简说,你生气了。  
  呵呵……  
  
2002-05-10 12:48  

   吓一吓她而已,不过我的圆明园那篇真还没有发给他。原因嘛,那种玩弄文字的东西获得喝彩只能让我惭愧。发你就不会喝彩。嘿嘿。
  
  
2002-05-13 11:37
---------------
转发:From: 醉菊 Date: 2002-05-12 13:45 昨晚的不爽  
  昨天晚上关于某人摔跤一事,你处理的方式让我十分不爽,不说不快:不就是点皮外伤嘛,有必要全体静默一分钟吗?!未免娇气了点! 昨天晚上让我更清楚地看到了你的一些缺点,同时也看到了比你更优秀的人。 >
---------------
  早上一上班就收到醉菊昨天发给我的悄悄话.很难受!  
  不知道他的认为是不是有代表意义.  
  我真的要在磨坊销声匿迹了,除了保留不到十人的通讯录外,我不想让磨坊留给我更多,介意我保留你的电话吗?
  
  
2002-05-13 12:25  小百合 wrote:  
  为什么你会认为他的认为会有代表意义?如果你真的因为一个女孩子的一点小伤而让大家停下来休息,我根本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在那种情形下,我觉得朋友,并不一定是男人,会有两种做法,一是认为是小事(确是小事),带过就算了;一是很本能地表示关心,表示紧张。我认为两种做法都没有错,无论那个朋友或男人选择了何种做法,作为朋友或女人的我都会包容之。
  
  其实许多事情,在没有太过份的情况下,包容是很重要的。就如同那晚那么夜了,你要求简将饺子热一热给你吃,我没有觉得不妥,而简最后说太累了太晚了而没有这样做,我也不认为不妥。所有事情都是这样,我想是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包容还是其他的人有太多的偏执?? 那么小的一件事情,你可以生气简没有这样做,而简也可以生气你要求那样做,于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就出现问题…… 我只是打个比喻而已。
  
  你在桔钓沙的吵闹,我认为你没有错,但别人对你的责怪,我也认为没有错。  
  你对于磨房以前的种种,现在的选择,我都认为没有错。除了觉得,你的心也不够平和与包容会给自己带来很多的不快外,我真的不觉得你有什么做错了。  
  而开始跟你走时,在集体活动中喜欢你是因为当时也觉得你对队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包容的。而后来发现原来鲤鱼的心,呵呵,还不够包容。但有时候一些不包容是一些真性情的表现,如果如醉菊那样将事情当事情来看待了,是真正的不包容。百灵性格里就有这样的一个可爱处,她埋怨过就是了,发过牢骚也就完了,包容还是会有的。  
  
  而鲤鱼呢?行走于山水之间,为什么对有些事情就是放不开来?对磨房,为什么就不能坦然待之??  
  我们是朋友,你保留我的电话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还需要问吗?  
  我也说了要好好休息膝盖,最近几个月暂不参加活动。而且,磨房也少上了。但我没必要说什么离开磨房以后不再发贴之类的话,我们之于磨房,说到底是什么呢?别太苛刻了,只会苦了自己。  
  
小百合 wrote:  
  看不明白你这句话。
  呵呵,什么意思呀?  
  字都懒得多打几个了?  
  
2002-05-14 12:22
  
  没有啥,刚才和朋友聊到你的文章:提到你的签名贴,但是,印象中你是不是改过?可能是我记错了。  
  
2002-05-14 12:28 小百合 wrote:  
  没有记错,改过好几次了。 那也是心情的一种表现吧。  
  
2002-05-14 12:31 小百合 wrote:
  其实驴还是在人的世界,只是人的世界中的一群,这只不过是大空间与小空间而已,没有必要把它分出去。 这样想的话,你会否少了些迷惘?  
  
2002-05-14 12:33  
  
  隐约记得刚开始是“走呀,爬山去”。和你那时候用的小猫的卡通形象很相配。  
  
小百合 wrote:  
  对呀,许多事情总得跟着心情而变的。  
  以前是真实的,现在也是真实的。  
  忧郁是实在的,乐观也是实在的。  
  
2002-05-14 12:41  
  
  都实在,但是,对自己影响的权重呢,由个人控制。 为啥有悲观者和乐观者的反差。  
  我和一个朋友说过的:“寄希望于卡耐基所说的:想愉快,你就假装愉快的起床,愉快的看四周,愉快的和别人打招呼,于是,你就愉快起来了。”

  
小百合 wrote:  
  悲观与乐观我都有。  
  即使我假装愉快地……然后真的愉快起来了,但还是会在某一个瞬间,我就会忧郁起来了。  其实,是并存的。  
  
小百合的文章  
发送日期 2002-05-14 10:59  
收件人 smilemaria  
悄悄话  
smilemaria wrote:  
因为你的话才看小百合的文章。果然不错。淡淡的,可是很从容  
  
  她的还有一些文章写得很好,像她的名字,也像他原来的签名贴:淡淡的,清清的,也像她人。(夜爬梧桐你见过她吧)  
  
  原来和磨坊的一个人聊到磨坊的文章的文采,那一位写道: “至于采薇MM的作业,前半部分当时觉得是中学生作文,只是写得比较好的中学生作文。至于后半部分,有中文系毕业生的痕迹。女孩子的文章就是比较细腻,写得美却少了真。”“"至于磨房的女孩子,小丘女可说是才女,但她的文章我几乎是从来不看。把一堆文字煞费苦心地堆砌成道道风景,却让我觉得庸人自困。用阿古曾发出的疑问就是:是不是我比较笨甚至很笨?但小丘女的回帖还是看出其宽容大度诚恳的内心。更情愿读她的回帖。”  
  
  当时还有这么一段小故事,这一来一回的评文章悄悄话被传出去了,有人把关于采薇的一段转给她,采薇还要求看另一个人的评论中关于她的,那人笑道:“你也太看高自己了吧”。呵呵,最后,采薇知道是我的评论中没有提到她,把这段对话讲给了我。哈哈。  
  
  我的评论里面有一段:“我更喜欢真情流露的文章,我收录了悼念二毛的文章《天堂里的悍马》、《怎能够把我的悲伤隐藏》、《让我轻抚你的脸》。也许这些文章的作者再也写不出这样的文章了。类似于"国家不幸诗家幸"吧。 ” “有一些人偶尔写出的文章我却流连。比如开心的《那一夜星光灿烂》billy的《一种悲哀,一种无奈,也是一种幸运》qohoo的《简单的幸福》。甚至于安妮的召集贴《沿茶马古道寻找香格里拉》都让我心动。康宝的关于醉菊出事后的描写那一段:经典! ”
  当时没有品论小百合的文章,因为我看她的随笔,没有觉得是文章,就感觉在茶馆听他娓娓道来,又有如性情流露。不简单的是行程游记,而是心情的游记吧。  
  
  原来评论里的一句话:  
  关于女孩子的文风。我不喜欢,也许是因为不喜欢那种“为赋新辞强说愁”的腔调吧。
  原来教训一个女孩子时写过: “毕竟是女孩子!总把文学想得那么高雅,总觉得秋窗风雨,雨打芭蕉的夜晚,静静地坐在灯下,想一些湿漉漉的心事“。想起一句话”为赋新词强说愁“。(吐血没有,555555)  
  你见过我那一帮子伙伴痛苦登山,放肆歌唱,大碗喝酒下写出来的东西。那叫什么。写起来一气呵成,读起来如行云流水,如跟着他们一道烈日暴雨下拉练,密林悬崖间穿越。深深感受”痛并快乐着“的经历。随他们顺而喜,随他们险而忧。那不是文学什么才是?
  
  
2002-05-15 09:44
  
  想淡出这个圈子另有其因,内因就是我这矫枉过正的性格。  
  以后,磨坊网站(如果还存在)只是我的一个邮箱。磨坊山友只是山野里偶遇的花絮。(除了十余人可以做朋友外)
  
  
小百合 wrote:  
  有些无奈了。  
  好像你始终放不开,看不开。  
  磨房只是驴子中的一个点,你看得太重了。  
  
2002-05-15 14:19
  
  是吧,也许是现实与梦想差得太远,所以有些自欺欺人的想象磨坊。
  
小百合 wrote:
  没有,我从不想这是谁谁的马甲。  
  不喜欢猜来猜去的。
  你干脆告诉我好了。  
  
2002-05-15 14:44
  
  什么话?!那不是马甲,因为鲤鱼已经不是我的名字了(在磨坊网站)。所以,改个名字,无可厚非吧。  
  呵呵,那个名字的发言,很情绪化,你更认为我不成熟了。嘻嘻,所以,不告诉你,最起码,不亲口承认。
  
  
2002-05-15 14:59
在和女孩子聊感情呢?你觉得有道理吗:   
  
Forwarded by 鲤鱼  
Original Message:  
From: 醉菊  
Date: 2002-05-15 14:35  
Subject: 回复: 回复: 回复: 闲聊  
------- > 那做一个好情人又需要哪些呢?  
> 相比起来,我哪些不足呢?  
-------
  说不清,反正你给人的感觉就是不能做一个好情人,也可能是还不够小资没有浪漫情怀吧。还是多看看你旁边的人吧。比如说17,他可是刚被我评为新好男人哦。 还有山潇、山海笑等等,还有很多。你是这样,蛋白质也是这样。于你们,大家只能是远观,无法走近。可能你们不贴近生活吧。  
  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一句话吗?你不会为任何人驻足,你说也许会有人让你自己勉强自己的。一、勉强没有幸福。二、真正爱你的人也不愿让你勉强自己。  
-------  
鲤鱼
> 这是原来一个女孩子(同事)给我的一段话。(当时有可能追她的想法,但我以为并没有明显的举动)  
-------  
  哈哈,你的并不明显的举动?象你这种性格的人能有不明显的举动吗? 就比如说你那天晚上的举动你认为明显吗?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只是说一句打击你的话,恐怕你的一片心思又要付诸流水了。道听途说而已,也许说话的人是个ZT,看错了也未必。
-------  
  
小百合 wrote:  
  我觉得某些方面还是对的。  
  你,好像跟感情扯不到一块去,也许真的是因为不贴近生活?  
  反正就没有想过要跟你谈感情的事情,即使最近已经被自己的感情烦得一塌糊涂。  
  所以,更加无法想象,你跟一个女孩子在一起会怎样。  
  这方面我倒是赞成醉菊的见解的。  
  
2002-05-15 15:20
  
  该怎样改?  
  我不可能一直一个人呀,虽然父母已经有孙子孙就女外孙子外孙女
  
  
2002-05-15 15:30  小百合 wrote:  
  没得改!!!  
  天性如此,改什么???做你自己!!!
  除非,你有了目标。  
  而,有目标的话,就很容易知道该怎样改了。  
  因为每个女孩子的要求都不同的。嘻嘻。
  
2002-05-15 15:43  
  
  我也认为,改变目标比改变自己来得快,削足适履的事我不做   
  
2002-05-15 18:40猪头岁月里的文章
  
  当一个小资与一个小农相爱……   
  有人说:小资和小农是对立的派别,一般情况下,他们要么互相攻击、嗤之以鼻,要么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硬把他们往一块儿捏,岂不是存心引发"猫狗大战"?   
  此言差矣,您太低估了爱神阿弗洛狄忒的魔力。在她的”驱使“下,一个小资与一个小农相爱了,虽然这对人儿的经济原则、审美趣味、生活理念截然不同,但爱神的轻声叮咛,让他和她越陷越深……   
  
  叮咛一: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   
  小资也好,小农也好,都需要一个辽阔的河床,装得下激流对船只的冲撞,装得下船只对暗礁的挑战,装得下溪涧江河的激荡。   
  从北非到东亚的爱情专列   
  我和恩平观念上的分歧,在那次旅行中显山露水。   
  相识两年,我以为对恩平的了解已经足够多。近距离接触,才知道什么叫眼见为实。   
  恩平没有临睡前刷牙的习惯,上完厕所也不记得洗手,有时脚不洗就往被子里钻,吃完饭会很夸张打饱嗝。这些琐碎的生活细节让我有些恍惚,我不知道这个打领带的优秀男人的袜子会穿出洞。他对财物如此敏感,连分币都拿个小袋子收藏起来。这也许是个好习惯,可我隐隐觉得他在有些地方上不够洒脱,而有些地方却过于马虎。   
  我们在一个美丽的土家族村寨落脚,一看到那色彩斑斓的土家族布衫,我就欢呼一声,扑上前去:”多少钱?“  那个山里人说:”100元。“   我怜惜地看着那件布衫,粗陋的布料,粗糙的手工,可它的图案是那么质朴可爱!我把手伸出去,伸到一半被他的手推回,他拿起那件衣服就像在菜市场买肉,他说:”20元。“   
  我赶紧拉了他的手逃之夭夭。   
  他还说:"你的视力越来越不行了?那种花花绿绿的东西,那么怯的颜色,村姑都不会穿。"他留在上海之后,便熟读《世界时装之苑》,信奉白黑灰才是高级色。   
  我心灰意懒。真的,有些东西是骨子里带来无法磨灭的,山上的岩石不可能变成天空中游动的云,牛羊的汗毛也变不成稻花和青草。小资与小农的分野就在这里,我已经返璞归真、崇尚自然,他却忙不迭地要洗去一身土气。   
  清晨,我跑到水边坐了好久,回忆交往以来最纤细的往事。细微的流水声在耳边交谈,桃花开了,草绿了,眼前的一切都是和谐的、沉静的,草间有繁花,花上有清澈的露珠。   
  他从草间走来,踩出一条笨重的痕迹:”你这个城里的姑娘不知道露水重了也会伤人!来来来,我抱你回去!“  
  那一刻,我想通了。   
  
  有人说小资是不谈永远的,但我要永远。我清清楚楚地知道,我是爱他的,这份感情有多辽阔?如果他在北非,我在东亚,这感情可以开一个专列,跨越这苍茫的距离。   
  回去之后,我对旅行经历闭口不谈。他似乎不知道我这些波澜,他只是问我:“过几天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我叹一口气,谈恋爱以来,他每年送我一件实用电器,如微波炉、电熨斗、消毒柜之流,这家伙“老谋深算”,讲求实惠,打算结婚的时候一举两用。   
  “送个小小神童洗衣机吧!”我说。   
  事情到这里应该以我这个小资无可奈何的退让作为结束。   
  没想到,我生日那天,意外收到他一件礼物:一瓶CD的香水。他说:“每天洒一点点就可以,我担心你在公车上遭遇色狼!”   
  从若干年前《第一次亲密接触》开始盛行,几乎每个女孩子都有一个期盼,这期盼和青春的承诺联系在一起,我们除了希望与心上人领略一路烟尘,更希望领略一场细腻的香水雨。   
  打开那优雅的金黄色瓶颈,几滴芬芳飘溢出来,如烟雨桃花。他凑在我耳边说:“我知道你喜欢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就像我那些固执的习惯一样。”   
  那一刻,我心满意足地微笑了。
  ……
  ……
  
小百合 wrote:  
  其实,我一直相信的,只要有爱,那什么都不算什么!!  
  
2002-05-15 19:00
  
  是,其他的理由,都是爱得不够深,不够纯。  
  套用一句话: 一件事,如果你想做,你会造一个方法,不想做,你会找一个借口。

醉菊 于 2002-06-21 11:52:24 编辑

----------------------------------------
让我拥有一双翅膀
想飞就飞

 
旧帖 2010-07-29 15:20:11
Post #2
Re: 悄悄话——鲤鱼与小百合
 
笑Y 离线 笑Y 沉思...

----------------------------------------
说走就走,是人生最大的光灿

 
旧帖 2012-08-07 04:34:44
Post #3
Re: 悄悄话——鲤鱼与小百合
 
PoPoutdoor 离线 PoPoutdoor 终于能够静下来看完这个用文字表达的纪录片。

如果我和鲤鱼在磨房活动的时空有交接点,事情会不会有不同的结果呢?

----------------------------------------
海岸线行走。安全资讯 | 正確安全概念

 
« Prev1Next »
转帖分享
» 论坛 » 天堂里可有山 » 悄悄话——鲤鱼与小百合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