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天堂里可有山 / 驴行天下 » 论坛 » 天堂里可有山 » 就当是迟到的作业吧——木头龙
« Prev1Next »
分享
旧帖 2002-06-20 09:50:39
Post #1
就当是迟到的作业吧——木头龙
 
醉菊 离线 醉菊

就当是迟到的作业吧——木头龙

      整整一个月了,蛋白质和鲤鱼离开一个月了。  
      在一个忙碌的星期五的下午,刚好心情烦闷想出去走走的我发了个短信给蛋白质,问周末有何打算。蛋白很快回复说“心情极度恶劣,想出去走走,你有何建议?”因太忙本想晚上再细讨,孰料蛋白一个电话过来,很开心地说:“已经联系好了,去马料河露营再溯溪杨梅坑,加上你现有六个人了。”一听要露营我迟疑了,因为周六晚上还要上课,跟蛋白说要考虑一下。等下了班,知道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不能参加活动,而刚好想起青青出发前曾说过蛋白五一回家好象家里有事,一直想和他聊一聊,最后决定去。而十七知道消息,给我发了短信,也说去,晚上蛋白采购时告诉我共有八个人,而在当时我却不知鲤鱼也会去。蛋白、十七和我三个人刚好周六那天都要上半天班,中午12:30在体育馆出发,那时才知道鲤鱼在桔钓沙露营,会在马料河口等我们汇合。车上蛋白很开心,舒舒服服的躺在最后一排睡大觉,还高兴的大叫。后因十七头一天没睡好,让给十七了,然后开始给我们讲他当年独自走三峡的豪迈经历。  
      车到了东冲,我们开始走的时候,天开始下雨,前面在修路,路很泥泞,大家走的慢,一路上还跟过往的路人打招呼,蛋白还吹起了口哨,是陕北民歌,后来才知道那是山丹丹花开红艳艳,一路欢声笑语。个人背个人的东西,都不轻,都走不快。我傻呼呼的背了一大堆吃的,大支可乐,一瓶红酒,两大罐牛奶,鸡,水果,饼干,预备好好腐败一场。因为中午没吃饭,我说好饿,胡乱吃了点东西就上路了。大家还说让鲤鱼煮好面等我去吃。因为重,和蛋白走在后面,我说青青走去西藏了,蛋白说阿古也去西藏了,我说我看见你说青青和我有得一拼的回帖了,蛋白笑着说,我一直觉得你们俩差不多,体力也差不多,可能速度、平衡力你教好些,但青青的耐力比你好。我笑了,别想让我们俩内讧。聊起百公里,蛋白说那时真的好累,是又累又困,困了他就点支烟,继续走下去。和鲤鱼不一样,鲤鱼曾跟我说起过第一次走百公里的惨烈(那是他自己描述的),裤子湿汗,磨擦得大腿出血,走到无人处,拼命用药喷,坚持走完全程。走了一半吧,见到了BILLY他们,说前面路很滑。快到马料河口,平常走10分钟可到的路,仍走了半小时。蛋白走在身后,让我走慢走稳些。听见蛋白说,木头龙,我累了,得吸支烟。当时只顾着走路,却没有去想这句话的意思。终于到河口,鲤鱼迫不急待过来接,笑我们走得慢,说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到,我把面煮了又煮,等了又等,你们还不来。稍做休息,继续前行。雨后石头很滑,蛋白让大家小心的走,别走快,十七还开玩笑说一定要失身(湿身)。结果到大石头的时候,海儿一不小心滑倒,半身湿水,大家还齐声恭喜。到达大石头,已是近6:30, 天将黑,问蛋白要不要继续走,蛋白决定派一人前去探路离最好的露营地有多远,问谁去,我立马冲鲤鱼说,你罗。结果鲤鱼笑着就去了,回来说找不到更好的落脚点,大家商量了一下,虽说有头灯,考虑到路滑,大家又负重,天色将黑,决定就地露营。我当时觉得好开心,以为从来没在石头上露营过,可没想到第一次竟是最后一次。  
      然后开始扎帐篷,动手做饭。拍照,留下了他俩最后的笑容。那晚的面好香,而且煮了好多面,水果的,鸡肉的,大家都抢着吃完了。坐在石头上聊天,看着远处的海面,听着溪水潺潺,好舒服。喝完咖啡,有人提议喝酒,于是把那瓶红酒那出来,大家都觉得很过瘾(我很后悔带了酒,如果没喝酒,他们是不是就会没事,蛋白路上还跟我说这种天气不该喝酒,可为什么你还要喝啊)。蛋白很开心地伸了个懒腰,大叫说,以后不到星期五不要问我周末的安排,临时决定。然后蛋白和鲤鱼开始唱歌,说唱老革命歌曲,我们几个在旁边和。唱的革命歌曲名字我记不得了,之后唱假行僧,最后大家一起唱赵传的我是一只小小鸟,鲤鱼喜欢这首歌,唱的特别起劲,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想要飞啊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我寻寻觅觅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什么样的要求才不算太高。我们都在笑说小青年肯定睡不着,被我们的动人歌声吵醒了。之后开始问问提,如果给你三个选择能改变世界,你会做什么。海儿说让世界和平,不再有战争,贫穷和饥饿。我们说这个回答太空太大,不算。每个人都得回答。十七说的是“当初见到这个问题时候,我脑子里的答案只有一个,就是让我爱的人也能爱我,我在乎的人也能在乎我”,又说“突然想到自己怎么就变的如此自私,对别人,对社会一点也不关心了”。我说我的答案只有一个,这个世界没有如果。鲤鱼立马回头给了我一句,你不要那么哲学嘛。我说好,换别的,聊一聊天长地久吧。很一致地,每个人都回避这个话提,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听见。有人又换了个话提,如果你就快死了,你会做什么。草草说,第一打电话给妈妈,告诉她我爱你,第二打电话给朋友,告诉他们我爱你们,第三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谢谢你爱过我。其他人说的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鲤鱼说他要找一个他所喜欢而对方又喜欢他的女孩子做女朋友,就象泰坦尼克号的JACK与LUCY,对方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而且要活得比现在好。我当时随口就回他,你的意思其实就是只要你过的比我好。鲤鱼楞了一下,说,你这么说也对,大概就这个意思。蛋白始终没有回答这些问题,只在边上躺着。之后还是继续聊天,我问鲤鱼什么时候再清理梧桐山,不料正站着看夜色的他突然回头生气的说,你还说梧桐山是你家后花园呢,你都不去。我楞住了,因为这是我第二次参加后花园行动跟帖所说的话,我几乎都忘记了,可我没想到鲤鱼会记得。我说我以后还是会去的嘛。他才没再说。之后懒惰和草草进了帐篷,小青年出来了,我进帐篷躺了一会也出来了,蛋白不知何时进的帐篷。亏得海儿带了一块大塑料布,铺在地上大家看天空,还说干脆睡在外面得了,让小青年去把睡袋拿了出来,大家挤在一起保暖,静静地听着流水声,想着第二天看日出。起风了,夜深了,要下雨了,鲤鱼说都休息吧。于是各自睡去。  
      可我真的希望这个世界真的有如果,我希望我那天晚上没睡。蒙蒙隆隆中醒来,听见雨打帐篷滴滴答答的声音,感觉底下滑了一下,叫了一声,海儿也醒了,以为是错觉。突然听见隔壁草草的叫声,起来快起来。海儿先冲出了帐篷,我随后出来,望左边一看,已不见蛋白和鲤鱼的身影,想着他们先到岸边石头上了。十七和小青年也从帐篷出来了。而这时帐篷全被冲掉了,草草被隔在旁边的石头上,拉一把才能上来。可当海儿惊叫着“蛋白和鲤鱼不见了”的时候,我的心就象被扎了一下。揣急的水流冲着压在石头上的物资快要把我冲走,赶紧随手拿起包仍到一边,手牵手撤到岸边的石头上。这一切都发声在瞬间,根本来不及思考。雨很大,天很黑,回头看,蛋白和鲤鱼你们在哪里。只来得及拿几个包,没有什么食品,只有十七,草草,小青年有鞋,衣服湿透了,大家挤在一块石头上。天微白,焦急的我们只能让十七和草草去打电话求救,没有信号,他们只能往外面去打。天亮了,水势依然很大,雨还在下。从鲤鱼的包里找到一双破军胶,穿上就和小青年沿着大石头往下去找,可只找到鲤鱼经常穿的那件浅蓝色的衬衣和十七的头灯。小青年说鲤鱼昨晚穿的是红色的衣服,我又有了希望,他们应在下游等。尽管知道这很蠢,可大家都认为会出现奇迹,他们两个应在下游等我们。救援的人员来了,下山了,到宾馆了,等啊,知道蛋白走了,发疯似的冲上指挥中心,希望告诉我那是弄错了。天亮了,知道鲤鱼也走了,他俩都不在理我了。  
  
      一直没心情去上网,也不想去上网,因为一摸键盘我的手就在抖,我想写东西,可我什么都写不出来,想说点什么,可又不知说什么,说不出来。我以为我能忘记,因为这两天晚上我终于睡了好觉,可为什么当我用键盘敲下他俩的名字时,我的心仍有一种揪心的痛。我们只是在爬山时认识的啊。长夜漫漫,总是在睁眼等待黎明的到来,不愿呆在房间,宁可在夜色中游荡。我恨我自己在那个晚上睡着,如果那天晚上我没有睡,我们一直聊天到天亮,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我真是彻头彻尾的木头。曾一度恼这两个家伙,是你们带我走进了自然,爱上了大山,可偏偏在我习惯了你们的存在的时候却狠心地离开了我,只给我留下那曾经的笑容与回忆。每到周末我都不知该如何,爬山已没有感觉,只是往上爬,不想停留,你们不在的日子感觉好空,为什么是你们,为什么走的不是我。  
  
      第一次认识蛋白和鲤鱼是在第一次清理后花园时,也是第一次参加磨房的活动。因为新人,报名时发MAIL都忐忑不安,生怕不要我,很亲切地,蛋白回了个MAIL,谢谢你的参加。记得那天早上早早地去建设路坐211,当时谁都不认识,一个人坐在车上,陆续地,游鱼上来了,青青上来了,之后蛋白出现了,刚好上来就坐在我前面,他回头看了我两眼,当时我还觉得这人怎么这样。看见青青,就和青青商量去了。窗外雨好大,我在想,还能上山吗。到了终点,蛋白说风雨无阻,我这时才知道那个冒失的家伙就是蛋白。蛋白问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我很奇怪,没有,我第一次参加活动。到了吃饭的时候,刚好坐在他旁边,他还是不甘心,再问了我一句,我真的觉得我们见过,我肯定的说,没有。(那天晚上本想问他的,没问,再也没机会了。)蛋白很照顾人,因为一直下着小雨,雾大,蛋白让大家别走远,还一路讲笑话。当我说捡到一张饭票时,他很开心的到处宣布,木头龙捡到一张饭票!那神情就象小孩子得到自己喜欢的玩具一样。那天的梧桐山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烟雾弥漫,若隐若现的山峦。下山本想回家,在青青的要求下,同去腐败。那是唯一一次和蛋白和鲤鱼一起同桌腐败。也是在那天,见到了百灵,STRAY,阿古,鲤鱼,那天鲤鱼还是回家换了西装再来的,我也就见过这一次。也是在那天,蛋白猪头地告诉我们说他在东门买过20度的睡袋,还告诉我们说吃饭的地方很近,结果下车兜了东门一圈,跑地王后面一条街那去了。也是在那次我知道了蛋白的名字,那是他自己在桌上聊天的时候报出来的。出事那天晚上说起名字的时候,我还得意的告诉他说我早就知道你名字了。第二次后花园行动蛋白没有去,才知道他和青青去走了百公里,而且走完了全程。  
  
      之后是三月三走七娘,七娘山种树,大雁顶狂欢,龙舟,施肥,浇水,排牙山。。。。。  
      大雁顶狂欢没有报名,商量活动的当天才联系鲤鱼说我也要去,结果名单上没有名字,还连追着鲤鱼和蛋白非要有了才作罢。上山的时候,鲤鱼非要跟我换包,让我背他的大包,结果到好,包比我还高一个头,可把我给累坏了,那是头一次负重。蛋白一直跟在后面走,一直鼓励我可以的,慢慢走。知道青青和我三月三都没走成B线,蛋白和鲤鱼说会慢慢地陪我们走,可一直都没有走。看见蛋白的笛子,当时也不知是否累糊涂了,脱口一句,你怎么背了三根棍。一旁的鲤鱼立马敲了一记我脑袋,真是猪头,那是棍吗。现在宣布,猪头已经排到第三名了。大雁顶上那天的云海很美,和青青在帐篷里唱歌,唱韩红的家乡,蛋白在他的帐篷里用笛声轻轻的和。蛋白说他喜欢在山上露营,他最喜欢的山是七娘山。龙舟的时候提前周五就和蛋白等一批出发了,第二天早上起来,蛋白让帮忙洗碗具,我洗了半天才出来,结果煮好了咖啡的蛋白在外面拼命的叫着我的名字,出来看见蛋白伸着脖子左右盼望的样子真好玩。本还想继续去七娘山上露营,因怕危险而作罢,为此还跟蛋白不知天高地厚地理论。  
  
      没想到鲤鱼会是同年,因为这个家伙老是在倚老卖老,我是鲤鱼我怕谁,名言。只是他说他喜欢去安妮家,安妮给他做好吃的,可他想加入感情问题的讨论时,安妮说去去去,大人说话小孩一边去,一句话泄露了他年龄的秘密。说要去夜爬梧桐山,结果猪头的家伙以为我就问一次,等想起来了,我又没空,于是就说我是叶公好龙的家伙。有次晚上突然打电话来,你现在在哪里,去水库走走。可一听我在莲塘而作罢。鲤鱼总是想到什么就去做,上班的时候一个电话过来,我今晚要骑车去桔钓沙,第二天回来上班。我说疯子,天底下只有你会这么做。他说他喜欢路上一人飞车的感觉,很爽。我知道,读大学的时候周末我也经常这么做,独自上路,放飞自己,迎着风,很好,那是要排泄心里的烦闷,不必问,鲤鱼经常说的一句话,存在就是有道理。鲤鱼也会象孩子一样的发脾气。当我说不能参加后花园行动因要去负重拉练时,电话那头的鲤鱼突然发起脾气来,为什么别人的你就去,我叫你都不去。听到这话真是哭笑不得,没想到他也会孩子气。  
      想着要搬离莲塘了,跟鲤鱼说搬之前要夜爬一次,于是就有了之后的梧桐夜话。早两天就带好了头灯,随时哪天去。终于成行了,和鲤鱼下班确认好,叫上简就出发了。在布心与鲤鱼碰头,左等右等不见简,鲤鱼问还去不去,我说好不容易来了,当然去。鲤鱼嘿嘿地笑着说,就我一个你就不怕我欺负你啊。我说要是这样的话,你就不用在磨房混了。去梧桐山很塞车,可那天一点都没感觉,因为路上鲤鱼一直不断的跟我说话,说梧桐山夜景很美,说他经常一个人走,读书的时候到处去,还说上次跟一个很猛的女孩子上了山顶。知道我要搬了,他有点不高兴,说这边驴子就不多,还搬。马料河口接我的时候还问我搬好了没有,可我恍如没听见,他问了三遍我才听懂。那天的夜色很美,一轮弯月高挂天空,水中的金刀倒影伴着微波荡漾。鲤鱼忽然说,我想过了,以后我家的孩子取名就叫李好。我当时笑了,亏你想得出来,你可真会赚人便宜。可是在马料河口当他回头半笑半认真地再说起这句话时,我相信他是真的。从他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对未来的憧憬,我也猜到了那个女孩子是谁。  
到了211总站,发现简竟等在那里,真是惊喜。于是上山,鲤鱼很细心,不让靠边走,说不安全,下山时又不让靠中间走,尤其有摩托车来的时候。最后还是没能登顶,只到了打水处。看出我有点懊丧,鲤鱼还安慰说下次有机会。下了山,三人徒步到村口,路上还有了冰淇淋与摘李的故事。可我再也没能重走这一段路。上周五与山影他们夜爬梧桐山,下山时有一股冲动要再走一遍那段路,执意要一个人走。上了出租车,司机很好人,一路陪着走,有灯光的地方,就让我走一段,可当我看见一辆摩托车走到前面又到回来的时候,我知道我不可能在走了,撒腿跑到了出租车旁,上车而去。  
      看见村口的华润,想起那晚鲤鱼说我小资,因为我进华润买了西瓜出来。由此又有了小资VS小农的讨论。  
      再看鲤鱼的悄悄话,鲤鱼的回答与出事的那天晚上所说的话惊人的相似。他名字的由来,JACK与LUCY 的对话,还有他的年龄。那晚下山时鲤鱼说起大学的感情故事,趁着女朋友离开的空隙,自己一人远行,结果招来女友一顿责备。我说那是因为她担心你。可也不能勉强自己去适应别人,如果你喜欢自由,爱你的人会让你走,虽然会很痛苦。鲤鱼也接受这个观点。  
  
     如果你爱他,就给他自由。很简单的一句话,可有多少人可以做到。  
     慢慢的走吧,一路走好。愿你们在另一个国度找到想要的自由。  
  
木头龙  
写于6月20日凌晨

醉菊 于 2002-06-21 09:28:22 编辑
 
« Prev1Next »
转帖分享
» 论坛 » 天堂里可有山 » 就当是迟到的作业吧——木头龙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