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天堂里可有山 » 论坛 » 天堂里可有山 »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旧帖 2005-09-30 16:36:50
Post #76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billbill 离线 billbill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从所有对事件的描述来看,我认定这是一起意外事件。既然是意外,而且是非人力可拒的,为什么一定要找出责任人呢?大家在讨论谁该负责任的时间为什么不多考虑如何用例如保险这些手段去保护自己和保护家人呢?
    磨坊不是旅行社,不需要负法律上的责任;但磨坊是网上组织,组织有组织的规定,所谓的高层想撤谁就撤谁,想不让谁不做领队就不让谁做领队,俗话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等小驴不敢有异议,只是撤归撤,找借口的时候不要随便诋毁,这样挫伤的岂止一大片。
    21的领的队我跟过一次,我觉得她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领队,出发时每人会发一份打印好的通讯录,在爬山的路中会适时的清点人数和安排适当的人进行领头和收尾。而且在平海事件发生后,接连的拯救工作,21和郁闷都发挥了很好的协调组织作用,可以说,他们都是敢于承担的人。如果光凭难以界定的“掩盖事实真相”就让人背锅,似乎有悖公理。
    总之经此一役,领队怕是越来越少人敢做了咯,堪忧!堪忧!

 
旧帖 2005-09-30 16:37:09
Post #77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逍遥一剑终情 离线 逍遥一剑终情 只想做一头一心LM的笨驴,开心就好
  
君子坦荡荡
  
何必庸人自扰了

----------------------------------------
数不尽相逢,等不完守侯...

 
旧帖 2005-09-30 16:38:13
Post #78
回复: 回复: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我是小麦 离线 我是小麦
谁能问顶 wrote:
  
我想,如果头上的包是个农村的孩子,家里有双亲、有一大堆穷亲人要赡养,又或者头上的包的家人不是那么面善,你们是不是就准备把事实隐瞒到大家都不记得这件事的时候再说呢?或者索性就隐瞒到底永远不说呢?你们这样对待头上的包公平吗?你们这样对待头上的包的亲人公平吗?!你们有这样做的权力吗?!!

  
此人,马甲甚多,言语之犀利,意图之明显都居这张口水贴之首,处处紧逼,借机发飙,用心恶毒,大有帽子扣定之意,居心叵测之嫌。
 
旧帖 2005-09-30 16:54:07
Post #79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
 
Janus 离线 Janus
我是小麦 wrote:
  
此人,马甲甚多,言语之犀利,意图之明显都居这张口水贴之首,处处紧逼,借机发飙,用心恶毒,大有帽子扣定之意,居心叵测之嫌。

  
你自己看看?扣帽子的另有其人吧——
  
帮帮 wrote:  
领队与召集人到达平海,考虑最多的是如何面对包包的家人。我们期望的结果是,生的双方不要再出现不必要的损失,如果不理智,可能相互都会伤害对方,这其中最多责任是织梦。在我们未见到包包家属之前,我们都不知道包包的家属会是怎样的态度,如果因伤心过度拿织梦出气,就会出现不理智的结果。我们要根据家属的态度,再决定我们向家属陈述事实的方式方法。尽管如此,我们在口供上还是实事求是地写了事情的经过,在磨房贴子里也明确救人一事,绝没有像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所持的隐瞒之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同时也是召集人领队的努力,我们发现包包家人是如此通情达理让人尊敬,于是压在我们心中的那份担忧没有了,便开始学习与宣扬包包的义举。有些人嫌这个行动来得太晚了,我只是问一句,你有什么权利来指责太晚?至此,我愤怒地骂一声:你什么都不知,乱聒噪个鸟!  
  
我想,如果头上的包是个农村的孩子,家里有双亲、有一大堆穷亲人要赡养,又或者头上的包的家人不是那么面善,你们是不是就准备把事实隐瞒到大家都不记得这件事的时候再说呢?或者索性就隐瞒到底永远不说呢?你们这样对待头上的包公平吗?你们这样对待头上的包的亲人公平吗?!你们有这样做的权力吗?!!   
  
谁能问顶的这句话问错了吗?
 
旧帖 2005-09-30 17:18:52
Post #80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foresthike 离线 foresthike 作为当事人之一, 看到这公告,也觉得象吞了个苍蝇。
  
话说三人成虎,事已至此, 也不再去猜测那些人目的,再试图解释什么...
  
21和郁闷,哥们敬重你们的人品,我想这点不是区区MF的一个声明所能左右的!
  
织梦,夏至,帮帮,秃驴及所有9.17的队员们,大家都是好样的,认识你们是我Eddy的骄傲,当然包括远行的包包!!
  
郁闷,记得今天过平海代我和包包碰上一杯,上次太匆匆,不尽兴!!!
 
旧帖 2005-09-30 17:22:25
Post #81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 ...
 
我是小麦 离线 我是小麦
Janus wrote:
  
你自己看看?扣帽子的另有其人吧——
  
帮帮 wrote:  
领队与召集人到达平海,考虑最多的是如何面对包包的家人。我们期望的结果是,生的双方不要再出现不必要的损失,如果不理智,可能相互都会伤害对方,这其中最多责任是织梦。在我们未见到包包家属之前,我们都不知道包包的家属会是怎样的态度,如果因伤心过度拿织梦出气,就会出现不理智的结果。我们要根据家属的态度,再决定我们向家属陈述事实的方式方法。尽管如此,我们在口供上还是实事求是地写了事情的经过,在磨房贴子里也明确救人一事,绝没有像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所持的隐瞒之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同时也是召集人领队的努力,我们发现包包家人是如此通情达理让人尊敬,于是压在我们心中的那份担忧没有了,便开始学习与宣扬包包的义举。有些人嫌这个行动来得太晚了,我只是问一句,你有什么权利来指责太晚?至此,我愤怒地骂一声:你什么都不知,乱聒噪个鸟!  
  
我想,如果头上的包是个农村的孩子,家里有双亲、有一大堆穷亲人要赡养,又或者头上的包的家人不是那么面善,你们是不是就准备把事实隐瞒到大家都不记得这件事的时候再说呢?或者索性就隐瞒到底永远不说呢?你们这样对待头上的包公平吗?你们这样对待头上的包的亲人公平吗?!你们有这样做的权力吗?!!   
  
谁能问顶的这句话问错了吗?

  
这位仁兄,您这马甲好眼熟啊。
 
旧帖 2005-09-30 17:23:04
Post #82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 ...
 
郁闷变成一陀屎 离线 郁闷变成一陀屎
Janus wrote:
  
你自己看看?扣帽子的另有其人吧——
  
我想,如果头上的包是个农村的孩子,家里有双亲、有一大堆穷亲人要赡养,又或者头上的包的家人不是那么面善,你们是不是就准备把事实隐瞒到大家都不记得这件事的时候再说呢?或者索性就隐瞒到底永远不说呢?你们这样对待头上的包公平吗?你们这样对待头上的包的亲人公平吗?!你们有这样做的权力吗?!!   
  
谁能问顶的这句话问错了吗?

  
这位同学,我理解你的心情,知道你和包包一起生活了几年的时间,但请仔细看看所有的贴,从开始到结束,你说,是不是郁闷和21一直在隐瞒着你们……派出所有所有的口供……想弄明白真相的话,请到平海当地的派出所查阅。
郁闷和21现在就这个公告的“事件定性”而言,假如,所有的调查的经过一目了然的话,我相信,那是对大家最好的一个交代。俺会服……
已经没有必要跟马甲大师们瞎起哄了!!!尽管他说的没有错,假如他知道调查的真相的所有经过,为什么不以一个报告的形式公布出来。我想那份报告应该会很清楚的描述有郁闷和21在整个事件上进行故意隐瞒真相的所有经过。
我一直期待着这份报告……

----------------------------------------
突然发现自己最近很穷---穿衣基本靠纺;吃饭基本靠党;致富基本靠抢;娶老婆基本靠想;通讯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狗 ;所以我现在只能在户外生活!... ... ...

 
旧帖 2005-09-30 17:37:36
Post #83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 ...
 
Janus 离线 Janus
郁闷变成一陀屎 wrote:
  
这位同学,我理解你的心情,知道你和包包一起生活了几年的时间,但请仔细看看所有的贴,从开始到结束,你说,是不是郁闷和21一直在隐瞒着你们……派出所有所有的口供……想弄明白真相的话,请到平海当地的派出所查阅。
郁闷和21现在就这个公告的“事件定性”而言,假如,所有的调查的经过一目了然的话,我相信,那是对大家最好的一个交代。俺会服……
已经没有必要跟马甲大师们瞎起哄了!!!尽管他说的没有错,假如他知道调查的真相的所有经过,为什么不以一个报告的形式公布出来。我想那份报告应该会很清楚的描述有郁闷和21在整个事件上进行故意隐瞒真相的所有经过。
我一直期待着这份报告……

  
郁闷同学,已给您发悄悄话。
这里的帽子太多,还是私下谈谈。
 
旧帖 2005-09-30 17:45:02
Post #84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湄江鱼 离线 湄江鱼 首先声明下,我不是那个调查员啊,我都是事后听人说的,本来该在这里发这类贴的人就不应该是我,实在是看吵看得忍不住了!(马上有人质疑,我立马表明一下!晕S!以后是不是MF要分帮分派了,那个就空留个ID,有空悄悄我算了!)
  
夏至,你是真汉子,真诚而敢言,以后有机会,定和你一起活动!我总是当每一个在MF认识的XDJM是真正的朋友,因为在户外危险的环境下,只有真正的朋友才会共生死,同患难,度过险境!朋友,真诚最重要!
  
我觉得大家真的没必要再砖块来口水去的,善良的包包在天堂也会为我们着急,为他的匆匆离开带给大家这么多痛苦和伤害懊恼.
  
我不是当事人,不是好事者,也不是多嘴八婆,只希望磨坊广州可以恢复它的祥和平静,如果客观事实摆在面前,每一个人都会用自己心中的秤去衡量,公道自在人心,可为什么说来说去就是没有人愿意把事实情况说明一下.我先说知道了些什么,如果我的所知所解有错误,尽管提出来纠正,如果我的描述没有错误,就将是非对错的评价留在每一个人心里吧!还磨房一个清静好么?!
  
1.平海活动的召集人是21,由于参与者的休息时间差异及人数较多,分成两队.包包是跟前队,前队的领队原本是郁闷,由于郁闷临是有事去不了,21就临时要求飓风带队.
我的想法: 这种临时变动的情况常出现,由于活动被认为是FB海边游,并未涉及穿越海岸线等有难度的活动,临时要求飓风带队也不见得一定有错或者埋下事故的隐患.我们如果是当时的21,会如何做呢,只怕不是飓风,也是总有个大风,小风之类的人出现.
2.包包和夏至是在岸边浅滩处戏水,据夏至描述,包包是在他身后2米内,织梦在稍深的水中游泳,一个大浪打来,织梦支撑不住,叫了"救命",夏至和包包听到呼救本能地扑向深水营救.夏至和织梦被渔民救起,包包一去不回.
我的想法: 这些细节,在织梦和夏至贴子中叙述得很清楚,只有他们才是当事人,才有发言权.至于为什么在21的贴子中看不到,下面会说明.
3.事出突然,大家都很紧张,也如实向公安机关录口供,21和郁闷也及时赶到现场了解情况,稳定大家情绪,代表大家向法律人士咨询,处理公告和组织搜救等相关工作.出于帮帮所述的N种原因,大家决定"淡化"包包的救人细节,以保护在场的所有人.
我的想法:正如帮帮所说的心中"小"我,人的自私会在顾及自己的利益可能受到伤害而想要自我保护时无所循形,如果换位一下,我当时在场会如何处理呢,也许我只会害怕得手足无措,也许我会伤心痛哭,也许我也一样会遵从大家的决定,正如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一样.所以,口诛笔伐就不必了,设身处地也就能理解他们当时的决定了.当然,也应该意识到,这个决定对包包而言确实太不公平!
4.21作为领队在MF公开发贴宣布包包失踪,贴子仍在论坛中,有中文能力的人不妨读一下,文章内容让人知道包包失踪前,有去救人的举动,只是没有明述包包是从安全处走去危险处救人的细节.
我的想法: 作为事故的公示贴,自己又不在场,是转述他人的说法,而当时大家都想不清楚该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下,不写得那么明白,是可以原谅的.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也同意夏至的意见,没存在刻意隐瞒事实的前提.
5.包包的家人出现,未责难任何人,有的只是谢谢,让我们越发理解为什么有个那么善良的包包,他家人的伟大,也感动了我们每一个人.同时,郁闷\老秃驴\21认真组织搜救,参加的众多ID也因此牺牲了很多个人的利益,磨房广州空前的团结.
我的想法: 很感动,我相信老天有眼,老天也会感动.几十人到数百人,为了朋友不计回报的付出行动.包包的家人和朋友是那样的宽容,宽容得我们每一个人都无地自容,只能三省自身.正如野马的那句话打动我的,如果真心接受了,就把他们的好传达给认识的每一个人去.这是多么伟大的爱啊!直到现在,由于没有找到包包,我仍怀有一丝希望,愿他象童话故事的主角一样,可以平安回来!
6.事发之后由帮帮专门负责对应媒体,媒体方面一直平静了几天,直至羊晚的报道出来.羊晚的报道中未提及任何包包是为救人而牺牲的事实,而是以责难的语气发表,认为是驴子们不顾安全下海游泳致死.仅此而已!为了这篇报道,大多数人火冒三丈,对记者不负责任的不实报道很恼火.报道的通稿是帮帮提供的,前一天晚上包括21在内的几位都过目后才让记者发稿的.
我的想法:我曾建议有专人对应媒体,就是担心有不实的报道,就是担心会有伤害到包包\包包的家人\21\郁闷或是在场的驴子的感情的报道出现,却没有想到这个报道还是出现了.当时我就觉得怪怪的,为什么会这样写,帮帮说是大家讨论过的我就更纳闷,我还在劝说老秃驴熄火,弄清楚事情原委再说.说实话,如果这篇报道真是如人所述,全文21等看过才发的,那整件事就很难让人谅解了,我也会认同公告中所述有刻意使人误解的成分.至少,让包包在公众当中被认为是莽撞愚昧地自己送死,这就太可恶了.如果说是记者在帮帮给我看到的那篇通稿上添油加醋带上其个人观点乱说一通,那只能认为是21她们对媒体的控制力有限,不是主观错误了.
7.织梦作为被救的当事人,在众人劝说之下鼓起勇气,详细讲述了事情的细节\原委,夏至又客观地作了补充.
我的想法: 不认识织梦,也不理解作为被救的当事人为什么最后一个站出来.包包,夏至,21,飓风和郁闷都为她承担了太多的东西.特别不喜欢那封有什么”花见花开”等莫名其妙的华丽的词藻堆砌的信,一点也不真实,看了只会让包包的父母更心寒,我倒是觉得整件事除了夏至所说的在自救时织梦一直在游水状态的勇敢,一直看不出来她有其它的哪点勇敢.至少,21和郁闷主要是为了保护她,在大家吵得不可开交时,这个人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甚至也很想听听她对21/郁闷的处理决定的看法,始终未见.据说那个在21,老秃驴和郁闷等人忙团团转时在渔民家谈笑喝酒的人也是她,有点可笑.唯一值得认同的,就是她还是把情况说了出来.
8.磨房出了个公告,公告的内容是对21,郁闷和飓风关于平海事件的处理决定和事情经过及简单原因.
我的想法: 公告处理结果我无权发言,那是磨房高层的事,只是既然其中的内容备受众驴争议,就应该摆出事实来让大家明白.绝大多数人都认为,MF在搞政治,只要是出了事,就要拉个人下水顶罪.这事倒不见得一定如此,只是公告中的措词直指人格,建议修改或是提出让众驴心服口服的举证.这个事情,不是让谁下不了台上不了台,如果没有确切依据,众驴一定仍会争吵不休,那磨房广州就不得安宁啦.
  
说来说去,还是可怜了包包,在天堂还要听下面吵骂不断.其实看过他的照片就知道,他是那么地喜欢海,大多数的照片都是以海为背景的,最终去了海里,也许他的灵魂也愿意.
如果有一天我离去,我一定要静悄悄的,不希望有人为了我争吵,善良的包包也一样吧.
所以,拜托活着的我们,安静一下吧,快乐去过节!
不用管我的评论,看看红字部分的经过描述,公道自在人心!
湄江鱼 于 2005-09-30 17:51:49 编辑

----------------------------------------
皓月长空,远山近影,把酒问盏,浅吟低唱,从日落到天明,还有比这更快乐的事吗?

 
旧帖 2005-09-30 17:45:55
Post #85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一哥eagle 离线 一哥eagle 深切怀念包包!
如果口水不能换回年轻的生命的话,请大家不要打搅我们的兄弟了!!!
包包安息!!!
 
旧帖 2005-09-30 17:56:05
Post #86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秋天的大肥蟹 离线 秋天的大肥蟹 哎呀!大家都好鬼烦呀!!!!!!不看这个贴了,郁闷你们认命算拉!!
  
其他人觉得过瘾的继续吵,老实说,可能“头上的包”在天之灵,也会觉得热闹
点好,他在升入天国前对这个尘世多少都会有点留恋,让他看看大家那么热闹
,他在离开之前就不会感到寂寞和冷清了!!!
 
旧帖 2005-09-30 18:07:59
Post #87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帮帮 离线 帮帮      声明:这将是我回复该贴的最后一贴,因事实明朗,所以有些同志发问软弱无力,缺乏精气神,我也再不屑于回贴。当我此后不再发贴,而把主要的精力放纪念包包一事上时,千万别再蹦出几个幼稚的问题让回答,而没回答然后再污蔑是不是哑口无言! 因为我担心做惯了污蔑之事,再顺势污蔑几下是情理之中的事。
  
     记者如何获得信息?这位大师就有点孤陋寡闻了,我们磨房的驴子身份有律师、警察、政府官员、私企老板、艺术家、教师,和各个行业的工薪阶层等等,当然也包括记者,驴子身份包纳了社会的各个行业,各个阶层。傻眼了吧,小样!广东各新闻媒体都有职员在我们磨房,他们除了工作也拉磨,获取磨房新闻当然快,当时包包的真实资料已经在贴中公布。
  
      还有一个问题,记忆不好,引用一下:“我想,如果头上的包是个农村的孩子,家里有双亲、有一大堆穷亲人要赡养,又或者头上的包的家人不是那么面善”,这与我们当时思考是一样的,我们将在经济上尽全力支持。但无论包包家里是什么状况,家人是什么特点,我们都没有想到向他们隐瞒包包救人的事实,这是一个良心问题,是一个道德问题,事实上我们做到了。
     不要总是先给别人扣个帽子,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人,然后再来质问。这种辨论的下三乱手法,在大学时就用过了。
      我们最后一次声明:没有谁隐瞒包包救人事实,没有谁敢隐瞒包包救人的事实。人做事是有个过程的,先找到包包,再来学习与宣传包包的义举。对待包包的家属也是如此,先告诉她们,出了意外,通知他们到达平海。到达平海后,我们就告诉了包包的家属,包包因救人离我们而去,至今没有找到。当时大家一条心,没有纠缠其他的细节,多的是商量如何搜寻到包包。
     坐在家里的理论家们,省省吧。
    走了,88,到平海与包包过节去!
帮帮 于 2005-09-30 18:11:31 编辑
 
旧帖 2005-09-30 18:11:17
Post #88
回复: 回复: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木-林-森 离线 木-林-森
BTP顺子 wrote:
  
我不认同你讲的说话!你看不明白并不代表什么!

  
你认同麻,我非常需要你的认同!!
 
旧帖 2005-09-30 18:17:58
Post #89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彪叔 离线 彪叔 下班了,可一看又不得不说上几句FH:
  1.不是21和郁闷等几位朋友上来组织,誰能够见到如此让人感动的{{真情}}
  2.没能找到人,但却真的做了很多工作,,能放下自己所有计划 ,......
  3.能够听取各方意见,争取各方支持,让磨房空前团结,除了事件本身外,....
  4大海无情人有情,户外运动,风险常在,徒步穿越时,领队不是前就是在后,,
   中间经常是近1公理,假如有事故,难道........
  5,在山里,队友出险,你能不下去吗,会有很多思考,但有人就上了,................
   我不反对会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但这种精神却..........
  6..........................................写了太多..............
  7.................................................................................
 
旧帖 2005-09-30 18:18:27
Post #90
回复: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viky. 离线 viky.
寻刀 wrote:
  
1、本着文责自负的原则,21作为领队的身份发表事件报告,就应该在清楚事情真相的前提下发表,对自己的文字负责。如果暂不清楚事情真相,可以不写报告,不默许媒体发表言论,而不是主动去描写不符合现场情况的细节。
  
2、相信媒体的报道都是经过21等的同意才发的,大家也都看过媒体报道了吧。里面有提到救人的情节了吗?完全没有!个人以为,不给死者以公道,是对死者及其家人的不公!如果媒体的报道不是经过你们同意才发的,那请站出来伸冤!
  
3、为什么隐瞒,上面帮帮的帖子说得很清楚了,是“在我们未见到包包家属之前,我们都不知道包包的家属会是怎样的态度,如果因伤心过度拿织梦出气,就会出现不理智的结果。我们要根据家属的态度,再决定我们向家属陈述事实的方式方法。”幸好,现在遇到的家属是通情达理的,如果遇到家属“伤心过度”,那是不是要继续隐瞒下去呢?无论出于何种目的的隐瞒,都是为了逃避责任,是自私!
  
4、事后,作为领队,有主动出来澄清过事实真相吗?如果织梦不出来说的话,是不是就永远没人知道包包其实是从浅水安全区主动到深水危险区救人的事迹了呢?在“我们发现包包家人是如此通情达理让人尊敬,于是压在我们心中的那份担忧没有了……”还不主动出来澄清事实,是懦弱!
  
5、出于对受益人的考虑,淡化救人情节可以理解,但明明是A(救人),说成是B(落水),就已经是歪曲了事实了。如果说你们不是隐瞒,是歪曲的话,那也可以接受的。我想MF出于对大局的考虑,才不公布调查细节,如果非要举证的话,怕有的人会更难下台吧~~~dead

  
不太认同你说的--口水仗了
哈哈。。。
一起出游的伙伴,谁有危险都会互相救助,这是本能,人的良知
后来经过织梦描述成了英雄,我看也太儿戏,要是不出意外呢?(有些让定性否定,但这是客观认知)
英雄何堪??要用生命的代价
大家注意点安全,包包就还和大家一起喝酒了
人谁无过?21的报告不够详细,详细了就能挽回??
而且帮帮跟公安作笔录客观的反映了情况
没有谁为个人目的故意歪曲事实,
当初意外发生时的报告难免不够详尽
当时最重要干啥大家都知道
磨房
一个户外平台而已
公道在人心
一锤定音,尘埃落定
少点杂音给逝者一份尊重吧
viky. 于 2005-10-01 00:36:07 编辑
 
旧帖 2005-09-30 18:46:24
Post #91
回复: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Janus 离线 Janus
帮帮 wrote:
     声明:这将是我回复该贴的最后一贴,因事实明朗,所以有些同志发问软弱无力,缺乏精气神,我也再不屑于回贴。当我此后不再发贴,而把主要的精力放纪念包包一事上时,千万别再蹦出几个幼稚的问题让回答,而没回答然后再污蔑是不是哑口无言! 因为我担心做惯了污蔑之事,再顺势污蔑几下是情理之中的事。
  
     记者如何获得信息?这位大师就有点孤陋寡闻了,我们磨房的驴子身份有律师、警察、政府官员、私企老板、艺术家、教师,和各个行业的工薪阶层等等,当然也包括记者,驴子身份包纳了社会的各个行业,各个阶层。傻眼了吧,小样!广东各新闻媒体都有职员在我们磨房,他们除了工作也拉磨,获取磨房新闻当然快,当时包包的真实资料已经在贴中公布。
  
      还有一个问题,记忆不好,引用一下:“我想,如果头上的包是个农村的孩子,家里有双亲、有一大堆穷亲人要赡养,又或者头上的包的家人不是那么面善”,这与我们当时思考是一样的,我们将在经济上尽全力支持。但无论包包家里是什么状况,家人是什么特点,我们都没有想到向他们隐瞒包包救人的事实,这是一个良心问题,是一个道德问题,事实上我们做到了。
     不要总是先给别人扣个帽子,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人,然后再来质问。这种辨论的下三乱手法,在大学时就用过了。
      我们最后一次声明:没有谁隐瞒包包救人事实,没有谁敢隐瞒包包救人的事实。人做事是有个过程的,先找到包包,再来学习与宣传包包的义举。对待包包的家属也是如此,先告诉她们,出了意外,通知他们到达平海。到达平海后,我们就告诉了包包的家属,包包因救人离我们而去,至今没有找到。当时大家一条心,没有纠缠其他的细节,多的是商量如何搜寻到包包。
     坐在家里的理论家们,省省吧。
    走了,88,到平海与包包过节去!

  
还是忍不住要说了。
  
不可否认你的思辩非常犀利,叫众多“马甲大师”也都退却。
  
首先,在消息公布帖上并未公布包包的姓名和职业吧?
  
其次,我总算知道是帮帮面对媒体的,而且是将众人讨论的结果告知媒体了。我不想污蔑,而且如果我没有看湄江鱼的帖子,我也真不知道事情会这样。不过,“淡化细节”的“N种理由”是什么?
  
对了,帮帮总算承认了磨房的驴子们各有神通了,那个神通广大的记者既然连遇难者的名字都了解,不会不了解事情的经过吧!律师、警察、政府官员、私企老板、艺术家、教师,和各个行业的工薪阶层等等,当然也包括记者,驴子身份包纳了社会的各个行业,各个阶层。幸亏没有让你失望,我果然傻眼了!在事发之后可以那么迅速地“讨论”,集思广益,然后在媒体上将事情粉饰一番!这算不算一种对你的污蔑?或者算是对神通广大的磨房的污蔑?还有,我不明白的是,驴子们是因为爱好走到了一起,想不到居然也会以职业自夸?是帮帮在自夸还是帮帮在替别人自夸?
  
我戴不起你给的“大师”和“坐在家里的理论家”这两顶帽子。因为你也不了解包包身边的人。重要的是,你或许不太适合以包包的好友自居,因为你没有真正地负责。人去了,捐款也好,表达心意也好,都只是周围的人对自己的安慰,然而你有没有真正尊重包包的生命?
  
帮帮——你真的很虚伪。
Janus 于 2005-09-30 19:26:00 编辑
 
旧帖 2005-09-30 18:46:59
Post #92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彪叔 离线 彪叔 磨房提倡发扬“头上的包”和“夏至”见义勇为的精神,也提倡在搜救行动中,参与的驴友所体现出的团结互助精神,并再次强调活动特别是水下活动的安全:有水下活动时,领队必须要了解队员的水性,限制活动范围,同时要安排好现场的救生保护,恶劣天气下不要盲目冒险!这已经是多次血的教训。磨房也再次提醒:活动中发生任何意外事故时,必须注意保护现场,向有关机关客观陈述实情,以便确定责任和正确顺畅处理善后事宜,任何有意掩盖事实的行为都是不智的,这种不智的行为可能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个人觉得 :
1.  见义勇为是任何社会都 提倡的.
  2. 领队必须要了解队员的水性,**********下水前每人来个100米接力,否则退
3. 限制活动范围,同时要安排好现场的救生保护,恶劣天气下不要盲目冒险!这已经是多次血的教训。*****************这说的是刑事案吗,,还是军营
说明 是意外,就是意外,看得到的可能不叫 危险,********现场请按排500米围绳啊....
5.  确定责任和正确顺畅处理善后事宜,任何有意掩盖事实的行为都是不智的,这种不智的行为可能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第一我不明白什么叫法律责任,第二什么叫有意掩盖事实,
这又不是无证煤矿,更不是故意伤害.
............................................********************************
  
知道 什么叫动机吗,.........永远运动的机器.............
无理头
 
旧帖 2005-09-30 19:22:54
Post #93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艳儿-9014 离线 艳儿-9014 唉,无语!-----祝大家节日愉快!!!

----------------------------------------
最使你轻松愉快的是,
健全的信仰、睡眠、音乐和欢笑.
---对前途要有信心
---要能睡得安稳
---喜欢好的音乐
---从滑稽的一面来看待生活,
健康和快乐就都是你的.

 
旧帖 2005-09-30 19:36:22
Post #94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流动小贩 离线 流动小贩 [还是忍不住要说了。
不可否认你的思辩非常犀利,叫众多“马甲大师”也都退却。
首先,在消息公布帖上并未公布包包的姓名和职业吧?
其次,我总算知道是帮帮面对媒体的,而且是将众人讨论的结果告知媒体了。我不想污蔑,而且如果我没有看湄江鱼的帖子,我也真不知道事情会这样。
对了,帮帮总算承认了磨房的驴子们各有神通了,那个神通广大的记者既然连遇难者的名字都了解,不会不了解事情的经过吧!律师、警察、政府官员、私企老板、艺术家、教师,和各个行业的工薪阶层等等,当然也包括记者,驴子身份包纳了社会的各个行业,各个阶层。幸亏没有让你失望,我果然傻眼了!在事发之后可以那么迅速地“讨论”,集思广益,然后在媒体上将事情粉饰一番!这算不算一种对你的污蔑?或者算是对神通广大的磨房的污蔑?还有,我不明白的是,驴子们是因为爱好走到了一起,想不到居然也会以职业自夸?我戴不起你给的“大师”和“坐在家里的理论家”这两顶帽子。因为你不了解包包身边的人。重要的是,你或许不太适合以包包的好友自居,因为你没有真正地负责。人去了,捐款也好,表达心意也好,都只是周围的人对自己的安慰,然而你有没有真正尊重包包的生命?
帮帮——你真的很虚伪。 [/quote]
  
这是自包包出事之后,我第一次出财务以外的发言.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事儿闹得有点可笑,由于上班无聊,每天一看---看上面那些无知的**们是如何在连帖子都不仔细看的情况下就一个劲儿的吵---成了我最大的乐趣.
这位仁兄口口声声说忍不住要说,是真的忍过吗?不是已经换了N块皮上来冒泡的?无论如何,对于包包,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听到过任何一个当时参队的队员否认过他的英勇无畏.包包在关键时刻将个人安全放在了拯救同伴之后,虽然结果的确是悲伤落幕,但是包包这种"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精神已经让MF感动.或许他这次只是救助了织梦,焉知以后织梦不会因为包包的这种无私救助而向下其他遇困同伴伸出援助之手?焉知这种精神不会在MF发芽?掩盖?掩盖的理由是什么?有人和包包有利益冲突吗?还是口角争执,以致怀恨在心?
LZ们的确是因为爱好而走到一起,没错.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以我的职业为荣,就算今天我真是个流动小贩,只要我满意目前的生活,我还是会以我的职业为荣.这有什么问题吗?亦或者说,你觉得你以你的职业为耻?那我就真的没办法了,人各有志嘛.俺向来尊重人权.
还有一件事儿,可能是俺语文没学好的缘故.请问能不能给俺解释一下,什么叫也,也字怎么用?因为照俺小学老师教的意思是---和前者一样的,但是如果这样解释的话,那就是说你也不清楚不了解包包身边的人?那就奇怪了,明明你在这慷慨陈词,义愤填赝,打抱不平,维持正义,怎么会不了解包包身边的人呢?唉,都怪俺小学时没认真听课,认真检讨.

----------------------------------------
昔日的爱情已被格式化;现在的爱情,该页无法显示或暂时不可用;将来的爱情,严重内存不足,请关闭部分程序后重试......

 
旧帖 2005-09-30 20:00:54
Post #95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Janus 离线 Janus
流动小贩 wrote:
[还是忍不住要说了。
不可否认你的思辩非常犀利,叫众多“马甲大师”也都退却。
首先,在消息公布帖上并未公布包包的姓名和职业吧?
其次,我总算知道是帮帮面对媒体的,而且是将众人讨论的结果告知媒体了。我不想污蔑,而且如果我没有看湄江鱼的帖子,我也真不知道事情会这样。
对了,帮帮总算承认了磨房的驴子们各有神通了,那个神通广大的记者既然连遇难者的名字都了解,不会不了解事情的经过吧!律师、警察、政府官员、私企老板、艺术家、教师,和各个行业的工薪阶层等等,当然也包括记者,驴子身份包纳了社会的各个行业,各个阶层。幸亏没有让你失望,我果然傻眼了!在事发之后可以那么迅速地“讨论”,集思广益,然后在媒体上将事情粉饰一番!这算不算一种对你的污蔑?或者算是对神通广大的磨房的污蔑?还有,我不明白的是,驴子们是因为爱好走到了一起,想不到居然也会以职业自夸?我戴不起你给的“大师”和“坐在家里的理论家”这两顶帽子。因为你不了解包包身边的人。重要的是,你或许不太适合以包包的好友自居,因为你没有真正地负责。人去了,捐款也好,表达心意也好,都只是周围的人对自己的安慰,然而你有没有真正尊重包包的生命?
帮帮——你真的很虚伪。

  
这是自包包出事之后,我第一次出财务以外的发言.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事儿闹得有点可笑,由于上班无聊,每天一看---看上面那些无知的**们是如何在连帖子都不仔细看的情况下就一个劲儿的吵---成了我最大的乐趣.
这位仁兄口口声声说忍不住要说,是真的忍过吗?不是已经换了N块皮上来冒泡的?无论如何,对于包包,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听到过任何一个当时参队的队员否认过他的英勇无畏.包包在关键时刻将个人安全放在了拯救同伴之后,虽然结果的确是悲伤落幕,但是包包这种"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精神已经让MF感动.或许他这次只是救助了织梦,焉知以后织梦不会因为包包的这种无私救助而向下其他遇困同伴伸出援助之手?焉知这种精神不会在MF发芽?掩盖?掩盖的理由是什么?有人和包包有利益冲突吗?还是口角争执,以致怀恨在心?
LZ们的确是因为爱好而走到一起,没错.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以我的职业为荣,就算今天我真是个流动小贩,只要我满意目前的生活,我还是会以我的职业为荣.这有什么问题吗?亦或者说,你觉得你以你的职业为耻?那我就真的没办法了,人各有志嘛.俺向来尊重人权.
还有一件事儿,可能是俺语文没学好的缘故.请问能不能给俺解释一下,什么叫也,也字怎么用?因为照俺小学老师教的意思是---和前者一样的,但是如果这样解释的话,那就是说你也不清楚不了解包包身边的人?那就奇怪了,明明你在这慷慨陈词,义愤填赝,打抱不平,维持正义,怎么会不了解包包身边的人呢?唉,都怪俺小学时没认真听课,认真检讨.
[/quote]
  
我在包包出事的第二天注册磨房。因为我不是驴子,来这里是为了了解相关的情况。你们所说的换皮,是否指多个ID的事,我根本就没有兴趣。注册一个要等七天,没有这个耐心。
  
我是看了帖子才出来说话的。我为什么要发言,为什么“忍不住”,恐怕要你自己看完其他帖子才知道。如果我忽略了什么,欢迎指正。
  
我对自己的职业并无任何羞耻感,但也不会因此感到很骄傲并且拿出来问别人是不是一听说就傻眼了,对不对?
  
你说我是慷慨陈词、维护正义,这个不敢当,但我痛恨“修改”事件细节、让包包蒙羞的行为,不论是为了保护谁。
  
至于您为我的发言作出的大笔朱批,谢谢你的好意,我会注意锻炼自己的语文水平,免得下次再出来只懂得旁敲侧击、言之无物了。
Janus 于 2005-09-30 20:52:03 编辑
 
旧帖 2005-09-30 20:16:37
Post #96
回复: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荞麦皮广州版 离线 荞麦皮广州版
湄江鱼 wrote:
首先声明下,我不是那个调查员啊,我都是事后听人说的,本来该在这里发这类贴的人就不应该是我,实在是看吵看得忍不住了!(马上有人质疑,我立马表明一下!晕S!以后是不是MF要分帮分派了,那个就空留个ID,有空悄悄我算了!)
  
夏至,你是真汉子,真诚而敢言,以后有机会,定和你一起活动!我总是当每一个在MF认识的XDJM是真正的朋友,因为在户外危险的环境下,只有真正的朋友才会共生死,同患难,度过险境!朋友,真诚最重要!
  
我觉得大家真的没必要再砖块来口水去的,善良的包包在天堂也会为我们着急,为他的匆匆离开带给大家这么多痛苦和伤害懊恼.
  
我不是当事人,不是好事者,也不是多嘴八婆,只希望磨坊广州可以恢复它的祥和平静,如果客观事实摆在面前,每一个人都会用自己心中的秤去衡量,公道自在人心,可为什么说来说去就是没有人愿意把事实情况说明一下.我先说知道了些什么,如果我的所知所解有错误,尽管提出来纠正,如果我的描述没有错误,就将是非对错的评价留在每一个人心里吧!还磨房一个清静好么?!
  
1.平海活动的召集人是21,由于参与者的休息时间差异及人数较多,分成两队.包包是跟前队,前队的领队原本是郁闷,由于郁闷临是有事去不了,21就临时要求飓风带队.
我的想法: 这种临时变动的情况常出现,由于活动被认为是FB海边游,并未涉及穿越海岸线等有难度的活动,临时要求飓风带队也不见得一定有错或者埋下事故的隐患.我们如果是当时的21,会如何做呢,只怕不是飓风,也是总有个大风,小风之类的人出现.
2.包包和夏至是在岸边浅滩处戏水,据夏至描述,包包是在他身后2米内,织梦在稍深的水中游泳,一个大浪打来,织梦支撑不住,叫了\"救命\",夏至和包包听到呼救本能地扑向深水营救.夏至和织梦被渔民救起,包包一去不回.
我的想法: 这些细节,在织梦和夏至贴子中叙述得很清楚,只有他们才是当事人,才有发言权.至于为什么在21的贴子中看不到,下面会说明.
3.事出突然,大家都很紧张,也如实向公安机关录口供,21和郁闷也及时赶到现场了解情况,稳定大家情绪,代表大家向法律人士咨询,处理公告和组织搜救等相关工作.出于帮帮所述的N种原因,大家决定\"淡化\"包包的救人细节,以保护在场的所有人.
我的想法:正如帮帮所说的心中\"小\"我,人的自私会在顾及自己的利益可能受到伤害而想要自我保护时无所循形,如果换位一下,我当时在场会如何处理呢,也许我只会害怕得手足无措,也许我会伤心痛哭,也许我也一样会遵从大家的决定,正如当时在场的每一个人一样.所以,口诛笔伐就不必了,设身处地也就能理解他们当时的决定了.当然,也应该意识到,这个决定对包包而言确实太不公平!
4.21作为领队在MF公开发贴宣布包包失踪,贴子仍在论坛中,有中文能力的人不妨读一下,文章内容让人知道包包失踪前,有去救人的举动,只是没有明述包包是从安全处走去危险处救人的细节.
我的想法: 作为事故的公示贴,自己又不在场,是转述他人的说法,而当时大家都想不清楚该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下,不写得那么明白,是可以原谅的.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也同意夏至的意见,没存在刻意隐瞒事实的前提.
5.包包的家人出现,未责难任何人,有的只是谢谢,让我们越发理解为什么有个那么善良的包包,他家人的伟大,也感动了我们每一个人.同时,郁闷\老秃驴\21认真组织搜救,参加的众多ID也因此牺牲了很多个人的利益,磨房广州空前的团结.
我的想法: 很感动,我相信老天有眼,老天也会感动.几十人到数百人,为了朋友不计回报的付出行动.包包的家人和朋友是那样的宽容,宽容得我们每一个人都无地自容,只能三省自身.正如野马的那句话打动我的,如果真心接受了,就把他们的好传达给认识的每一个人去.这是多么伟大的爱啊!直到现在,由于没有找到包包,我仍怀有一丝希望,愿他象童话故事的主角一样,可以平安回来!
6.事发之后由帮帮专门负责对应媒体,媒体方面一直平静了几天,直至羊晚的报道出来.羊晚的报道中未提及任何包包是为救人而牺牲的事实,而是以责难的语气发表,认为是驴子们不顾安全下海游泳致死.仅此而已!为了这篇报道,大多数人火冒三丈,对记者不负责任的不实报道很恼火.报道的通稿是帮帮提供的,前一天晚上包括21在内的几位都过目后才让记者发稿的.
我的想法:我曾建议有专人对应媒体,就是担心有不实的报道,就是担心会有伤害到包包\包包的家人\21\郁闷或是在场的驴子的感情的报道出现,却没有想到这个报道还是出现了.当时我就觉得怪怪的,为什么会这样写,帮帮说是大家讨论过的我就更纳闷,我还在劝说老秃驴熄火,弄清楚事情原委再说.说实话,如果这篇报道真是如人所述,全文21等看过才发的,那整件事就很难让人谅解了,我也会认同公告中所述有刻意使人误解的成分.至少,让包包在公众当中被认为是莽撞愚昧地自己送死,这就太可恶了.如果说是记者在帮帮给我看到的那篇通稿上添油加醋带上其个人观点乱说一通,那只能认为是21她们对媒体的控制力有限,不是主观错误了.
7.织梦作为被救的当事人,在众人劝说之下鼓起勇气,详细讲述了事情的细节\原委,夏至又客观地作了补充.
我的想法: 不认识织梦,也不理解作为被救的当事人为什么最后一个站出来.包包,夏至,21,飓风和郁闷都为她承担了太多的东西.特别不喜欢那封有什么”花见花开”等莫名其妙的华丽的词藻堆砌的信,一点也不真实,看了只会让包包的父母更心寒,我倒是觉得整件事除了夏至所说的在自救时织梦一直在游水状态的勇敢,一直看不出来她有其它的哪点勇敢.至少,21和郁闷主要是为了保护她,在大家吵得不可开交时,这个人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甚至也很想听听她对21/郁闷的处理决定的看法,始终未见.据说那个在21,老秃驴和郁闷等人忙团团转时在渔民家谈笑喝酒的人也是她,有点可笑.唯一值得认同的,就是她还是把情况说了出来.
8.磨房出了个公告,公告的内容是对21,郁闷和飓风关于平海事件的处理决定和事情经过及简单原因.
我的想法: 公告处理结果我无权发言,那是磨房高层的事,只是既然其中的内容备受众驴争议,就应该摆出事实来让大家明白.绝大多数人都认为,MF在搞政治,只要是出了事,就要拉个人下水顶罪.这事倒不见得一定如此,只是公告中的措词直指人格,建议修改或是提出让众驴心服口服的举证.这个事情,不是让谁下不了台上不了台,如果没有确切依据,众驴一定仍会争吵不休,那磨房广州就不得安宁啦.
  
说来说去,还是可怜了包包,在天堂还要听下面吵骂不断.其实看过他的照片就知道,他是那么地喜欢海,大多数的照片都是以海为背景的,最终去了海里,也许他的灵魂也愿意.
如果有一天我离去,我一定要静悄悄的,不希望有人为了我争吵,善良的包包也一样吧.
所以,拜托活着的我们,安静一下吧,快乐去过节!
不用管我的评论,看看红字部分的经过描述,公道自在人心!

  
这些事实真的让人震惊
雨川的所言非虚啊

何必顾及到某些个人面子
磨房大可以把这些调查结果公布出来!
  
何必用马甲说话!本来有理也会矮了三分。
  
功是功,过是过
没有人否定救援队伍的努力
但一直卖弄文字,理直气壮的不肯面对自己的过错,即使你能妙笔生花,也会让明眼人......
也问一句:“你有没有真正尊重包包的生命?”
  
PS:
我和我的几位朋友都很喜欢包包
虽然我不在广州了,但我看过了与此事相关所有帖子
也和几个朋友私下交流过
有的朋友考虑到都在广州,包包人都已经过世了,不愿意得罪活着的人而已!

----------------------------------------
生活正不可避免的滑入庸俗,偶再也不能假装没看见了......

 
旧帖 2005-09-30 20:40:25
Post #97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Janus 离线 Janus 今天下午,我在悄悄话里还跟人说,逝者长眠,在他的名字底下进行的争吵都会打扰他的清净。还有,包包的家人看到这个贴的时候该又被勾起伤痛无法自已了。  
  
我不是一个喜欢吵的人,也不会惟恐天下不乱。我甚至不是驴子,也不会户外活动,实在是个很弱的人。但我的朋友是一头好驴,他为了救人,从安全的地方冲进无边大海。他本来可以不用去的,可以不紧不慢地上岸的,可以在这个时候坐在我面前喝酒聊天的。哪怕这个事实,我也是在后来才知道!
  
我建议有些人要想一想,如果忘记了事情的经过可以回忆,或者,你的一生很长,可以慢慢地回忆,回忆你自己在那一刻心中所想以及你跟别人所说的话。等到你回忆起这件事的前后始末,然后请将它原原本本地讲出来,而不是有些地方详尽、有些地方一笔带过。不管你要保护谁,要维护谁,请先尊重生命。
 
旧帖 2005-09-30 22:56:20
Post #98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丑女无盐 离线 丑女无盐 广州磨房9。17平海事件以磨房管理高层发出的一张公告下了盖棺论,以此又掀起新一轮的辩论大战,相信这场辩论大战刚刚兴起,方兴未艾,即将成为广州磨房超级热点。但我已经无意于参加到这场大战中去了,我只想对所有关注磨房,关注户外的朋友,讲讲自己的真心话。
  
读大学的时候看《鲁迅评传》,曾经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鲁迅先生在临死前曾发出过这样的感叹:"多有只知责人不知反省的人的种族,祸哉祸哉!" 这是鲁迅先生积毕生之思索发出的绝唱,可惜,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句话,更没有多少人以此来警策自己.连我,也把自己曾经在书页边密密麻麻写下的心得体会都淡忘的差不多了。平海事件发生后,在网上进行着辩论大战的空隙,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这段话。我马上想到我自己,在整个平海事件里和后继过程中,我在批评领队的不负责和队员无知的时候,我是否恰恰忘了自己曾经无知曾经幼稚?就象咸亨酒店里的小伙计讥笑孔乙己时忘记了自己是处在什么境地,我是不是潜意识里把自己当作救世主呢?或是医生?!之后几天,我保持了沉默,微献了绵力,一直静静关注事情的发展,并一次又一次的反复阅读有关平海事件的所有帖子。因为我不愿意以批判的姿态智慧的心态做一个一副高高在上远离祸害者的旁观者或责难者!  
  
首先我想对这次平海事件的所有当事人说:不管磨房高层下了什么定论,做了什么处罚,你自己都要学会担当。古人说过:“临财毋苟得,临难毋苟免”。担当是一种正视自己的理性,也是敢于负责的勇气。在整件平海事件的错误和过失中,在报道过程中的决策和行动中,自己担当了什么?自己担当了多少?自己能担当多少?磨房不是公安局不是法院,没有人能够审判你什么让你赔偿什么,你所想所说所做的真真假假,只有头上三尺神明洞察;是是非非正确与否只有天地良心知道。我只希望大家这些日子所说所做,能对得起包包,能对得起道义就行了,起码你以后午夜梦回之时不会害怕行将就木之日不会忏悔,那一切的误解,责难,又有什么了不起呢?!能不能将别人的责难,误解,拍砖当成对自己的提醒鞭策,敢于承认自己有错,敢于承担过错,并以实际行动改正过错,只有敢作敢当,知耻后勇,这样才能使你的户外生活,人生理念真正地向成熟的路上迈进了一步。 我们的国人,从来就不是担当能力差的缘故,而是习惯寻找各种理由逃避担当。磨房每次事故,我总是看到出事—募捐—捐款—缅怀—淡忘这样的怪圈在盘盘旋旋,不平者掐之骂之责难之,当事者解释之开脱之淡出之,然后大家高呼集体主义胜利磨房精神万岁人间多么温暖然后将经验教训抛之脑后,这难道不是和我们羞于袒露自己的无知羞于解剖自己的过错有关吗?事后的搜救活动固然让人感动,我要向所有自动参加搜救的朋友致敬,它让我充分体现到磨房驴子中人性的光辉。但是磨房驴子的人性光辉仅仅在出事后才展现,这不仅是磨房的悲哀,也是人类的悲哀。无用功的搜救除了维持大伙希望包包还活着飘渺的肥皂泡外,对活着的平海事件当事人来说,充其量不过是一种语言秀,就如行文达到游的状态,这种类似风光大葬的状态,仍然缺乏那种审痛意识和必要的自省意识,很让人怀疑同类惨剧会不会再次发生。  
  
其次,想对各位拍砖者说几句。我首先不喜欢你们用马甲说话,各位说的都是人话,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其中一些话我还觉得挺有道理,为什么不以大家熟悉的面目出现呢?平海事件的几个当事人是犯了错误,而且这个错误以一个年轻有为的生命作为代价,未免太过惨烈到让人痛心疾首。磨房许多无知无畏的行为需要批评,但是在批评的时候,我们是否更应该多想一想,自己也是磨房的一分子,自己为磨房的建设做了什么?为磨房驴子的安全做了什么?带着旁观者或责难者的心理去看,会越看越没希望的。一个户外交流平台能自觉地作群体反省,是这个平台理性成熟的标志。在中国,心安理得地指责别人是一种可耻的逃离在场的心态,难道磨房驴子所犯的所有错误中我们没有就一点没有犯过?谁可以毫不惭愧地说自己最智慧最优秀?我们对待平海事件的死去和活着的当事人来说,是不是人性中的温暖和安慰太少,荒寒和冷硬的东西太多?我们是不是总在无情解剖别人,而忘记自己该做点什么。先说说我自己,我是一名伪老驴,脚步踏过中国除台湾省外的30个省份自治区,但是那么多年的户外生涯,我一直都是和自己的同学朋友同事出行,或者独自出行。随着自己的几个户外好友结婚的结婚,出国的出国,玩伴少了的我今年年初才来磨房注册,并参加了几次广州磨房召集的活动。在广州磨房的几次活动中,我认识了大蟑螂,阿tin,loca这样认真负责的领队,也结识了一群年轻热情的驴子。但是在loca组织的广州徒步50公里的活动中,我看到了我不愿意看到的现象:在徒步过程中,有的小组不是共同进退,而是把自己小组比较弱的驴子扔在后面不理,有人徒步中为省路程践踏草地,有人不认真看地图看帖子要求,不厌其烦地给总领队打电话。。。。。。就因为这样,我从此没再参加过磨房的活动。现在想来,我自己不也有责任吗?我看到这样的现象为什么不及时说出来?我为什么没能及时提出切实可行的意见和建议?要是我写出来了,磨房驴子不就会少犯这样的错误了吗?如果熟悉海事的驴子能在别人的海滩召集贴中提醒大海的变化莫测,如果熟悉山野的驴子能在别人的山野活动中多提几个醒,如果经验丰富的老驴多几次出来带新人。。。。。。那么,是不是我们的户外活动就会少点轻率少点意外了呢?与其做个口水喷喷的旁观者,不若做个鲁迅先生所说的"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份热,发一份光"的“多事者”吧!

----------------------------------------
走遍太阳升起的地方.

 
旧帖 2005-09-30 23:11:46
Post #99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ARKO 离线 ARKO 非常痛惜难过这么善良的人就这样消失了生命,每天都要打开磨房广州,总是希望能看到这么一个标题:找到包包了.哪怕是...sad
 
旧帖 2005-10-01 00:08:03
Post #100
回复: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大蟑螂. 离线 大蟑螂. 看了这么多话,只想说一句,公告定性已经出来了。  我相信郁闷和21都不是心地差的人,可能当时情况比较乱,思绪比较波动才有这样的决定。
  
但我还是那句如果有冤一定要伸,有责任就一定要承担!!!
  
无盐说得没错,也说出我心里话来了,大家以后发现事情一定要说出来,不要碍于面子等等就不说了。在这里我也要自我检讨,出事前两个星期,才和野马,大付在酒吧里面说过21带队的事情,说好象有点浮,(对不起,21,我不是在贬低你,下次见面自罚三杯赔罪)因为每次人数不少,而且走的线路都是自己没去过的,虽然我在磨房里面也组织过一些活动,但一般都是标准级以下的FB游,如果是高难度一点的一定要队内有人走过我才敢走。虽然21也已经成功走过几次队了,但当时我隐约记得21好象还没怎么跟过队伍走,也不知道以前是不是在别的地方玩过,所以就没怎么理了,如果当时我这话不怕得罪人,不怕面子问题,和21说出来,我估计这次事件也可能不会发生了。    
  
不过心里的一句话,当领队是很辛苦的事情,可以说是吃力不讨好的角色,大家也别对领队有太多的要求,自己对自己负责任才是最好的。 但领队们也要提高自己的安全风险意识和承担后果责任的意识等等。
  
  事故已经发生了,血不能白流,责任定性也出来了,希望大家还是不要把注意力放在责任如何认定等事情上面,毕竟这是磨房高层的事情,我们是没能力阻止的。 大家把注意力放在今后如何建立紧急救援机制,如何健全头驴机制,如何提高头驴的责任心和参加的队员的安全意识等等。 在这次的搜索过程里面,说实话,我看到了不少问题,比如沟通,衔接等等的问题,这宝贵的经验,我会和斑竹他们沟通,以方便建立日后的救援机制。
大蟑螂. 于 2005-10-01 00:10:26 编辑

----------------------------------------
用有限的时间,走无限的路,欣赏一切美丽的风光

 
» 论坛 » 天堂里可有山 » 关于9月17日平海露营活动发生意外事故的公告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