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天堂里可有山 » 论坛 » 天堂里可有山 » 怀念鲤鱼——代沙鸥发
« Prev1Next »
分享
旧帖 2003-06-06 17:56:12
Post #1
怀念鲤鱼——代沙鸥发
 
鱼十七 离线 鱼十七

怀念鲤鱼——代沙鸥发

                                      怀 念 鲤 鱼
                ——by 沙鸥
  
鲤鱼离开我们一年了。
  
初识鲤鱼,是在2000年3月。那时鲤鱼刚刚从北京来到深圳,我们成了同事。初次见他,觉得其貌不扬,长得略显苍老,好象共和国的沧桑都写在脸上。慢慢地,便觉察出他的与众不同。他见多识广,谈吐不凡,思维活跃。同事中我算走得和他比较近的。那时,我们都还不知道磨房。鲤鱼是一个喜欢游山玩水的人,我有幸欣赏过他拍的一千多张照片,那些洁白的雪景,美丽的苗族姑娘,气势磅礴的壶口瀑布,幽幽山谷中明媚的映山红…….,每一张都是那么生动清爽而醉人,如饮一捧清泉,一樽佳酿。让我这个久住在井底的蛙体会到了另一个世界,另一种生活。从上大学开始,鲤鱼就去过好多地方,崇山峻岭间,孱孱溪水旁,落日古道上,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我真的好羡慕他。鲤鱼的老家也是在大山脚下,依山傍水,环境优美,他很庆幸自己的童年在那里度过,也以此来羡我这个从小在江南小镇上长大的孩子,从不曾体味到青山绿水的颜色与气息。我曾经想过偷他几张照片,也曾开口向他讨过,可那是他的珍宝,不肯轻易送人的。那时的鲤鱼非常渴望有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远足探险,听风赏月,把酒吟诗,但是应和者廖廖无几。偶尔也见有人和他爬山回来,总是全身上下伤痕累累,惨不忍睹,仿佛刚同日寇搏斗过一般,一点没有享受大自然后的兴奋与满足。那时的鲤鱼是寂寞的。是谁说过,欢乐无人分享,不算真正的有幸:痛苦有人分担,不算真正的不幸。我想,他是多希望有朋友来分享他的快乐,他的种种新鲜感受。
  
2001年春节他接父母到深圳,春节过后他父母回去时,在重庆下飞机后,转乘汽车,没想到经过一座桥时,汽车翻到河里。他父亲当场就去世了,母亲被送到医院,动了手术。
他刚送完父母又赶回家奔丧,本来刚刚还有说有笑的人转眼间死的死,伤的伤,可想而知心里是什么滋味。那时他给我发过e-mail,诉说失去亲人的悲痛,为父亲在世时未能好好孝敬他而自责遗憾。
  
2001年五一期间,我在桂林游玩,很巧的碰到鲤鱼,他背了好大的一个包。我们一起游了漓江。第二天,他邀我顺着漓江走到溶水去,我因还不习惯支个帐篷就可以大地为床,蓝天为帐的旅游方式就没和他一同前往。后来回到深圳后,我看到他沿途拍的一些照片,着着实实后悔了。我明白自己错过了些什么。
  
之后我去了北京,好长时间没和他联系。等再见到他时,是2002年4月我从北京回来以后。我感觉他那那时精力充沛,心情愉快。好象是一个周末我邀他出去玩时,他说他要去参加龙舟赛。再后来就是听说有人去爬山时出事了,当时根本就没想到是他。那几天我也没看报纸。直到一星期后我听以前的同事说起,才知道出事的有他。同事将那几天南方都市报的相关报道扫描后发邮件给我,有一个副标题“鲤鱼还没有女朋友”让我哭笑不得。这时,我才第一次知道磨房。我为鲤鱼感到庆幸,他终于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又为他感到不幸,他这么快就离朋友而去。我想,在被滔滔洪水淹没的那一刹那,他对生的渴望该是多么强烈,对生命该是多么留恋!
  
鲤鱼离开这个世界一年了,我们又走过了多少路程。心中有一个梦想,我想那也是鲤鱼的梦想,那就是——万水千山走遍,让我们一起实现它吧!

鱼十七 于 2003-06-10 11:26:52 编辑

----------------------------------------
生活在别处

 
旧帖 2003-06-07 02:05:38
Post #2
怀念鲤鱼!
 
小百合 离线 小百合 是呀,一年了,认识你还没有一年,你却已经走了一年……

----------------------------------------
让我拥有一双翅膀
想飞就飞

 
旧帖 2003-06-07 22:28:55
Post #3
回复: 怀念鲤鱼——代沙鸥发
 
动能 离线 动能 悔、憾!
 
旧帖 2015-03-22 02:22:06
Post #4
Re: 怀念鲤鱼——代沙鸥发
 
琦琦 离线 琦琦 又是百公里了,又想起了起了鲤鱼。
 
« Prev1Next »
转帖分享
» 论坛 » 天堂里可有山 » 怀念鲤鱼——代沙鸥发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