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位置 天堂里可有山 » 论坛 » 天堂里可有山 » 倡议:我们以这样的方式纪念农人
« Prev1Next »
分享
旧帖 2001-10-15 00:45:22
Post #1
倡议:我们以这样的方式纪念农人
 
老大 离线 老大

倡议:我们以这样的方式纪念农人

“纪念农人,安全回家”主题征集旅行及户外运动安全文章  
农人三峡徒步遇难,深圳磨房向全国所有户外运动网站、论坛、个人征集关于登山、户外运动、自助旅行安全相关的文章、照片、网站链接。相关文章、照片等将结集在磨房网站刊出旅行安全专门栏目。  
  
1、形式不限,文章、照片均可;  
2、欢迎原创,也欢迎转贴。转贴请标明出处。  
3、欢迎相关安全网站链接。  
3、范围:登山、户外活动、自助旅游中的历险、伤亡等的经历、感受等  
如:  
  山难记录文章  
  旅行以外记录文章  
  登山安全指南文章  
  户外运动中如何避免伤害  
  运动伤害急救  
  其他与安全相关的文章。  
  
相关文章请贴到“纪念农人,安全回家” 论坛:http://www.doyouhike.net/safe/mfsafeltan.htm  
深圳磨房纪念农人网址:http://www.doyouhike.com  
  
热爱自然的人总要出行,愿每一位出行的人都能安全回家。。。  
  
深圳磨房  
www.doyouhike.com  
  
(请转贴到你知道的其他驴子的聚集地)

 
旧帖 2001-10-15 10:39:15
Post #2
我被毒蛇咬的经历——“蛇口余生”
 
蛋白质 离线 蛋白质 也是去年写在网易里的文章。
  
好象进这个BBS的主要都是一些南粤一带的朋友,我这个帖子的名字取得可有些不太妥当。在此声明,此蛇口不是美丽的深圳的环境宜人的蛇口镇,而是大兴安岭的一种剧毒的蛇,当地人称之为“土蝤子”,大概是蝮蛇的一个品种。  
提到蛇我是感到比较亲切的,我这个孱弱的身躯经常是同学们欺负的对象,可是我不怕蛇,于是当有机会见到蛇的时候我一定会把它擒到手里,看着它吐着血红的信子,看着满操场乱跑的同学们尖声高叫着,心里于是有了一种阿Q般的满足感,虽然被班主任教育了我N个小时,可还是值得的。从小到大,以我的身躯作为游乐场所的可爱的人类第一媒人,没有100条也有好几十条了吧。  
好了,言归正传。  
那天是1991年6月21日,细心的朋友可能会联想这个日子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没有错,那是夏至的头一天,我离开河弯林场,准备当天赶到漠河县漠河乡,看看是不是有机见到北极光,中午路过下属于富尔林业指挥部的一个贮木厂,人们告诉我,前行50公里处有一个森林防火站,可以投宿。在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里,我可不敢在野外露宿,一个不小心被野猪拱了,可就没有现在上网写帖子的机会了。森林里的人说的是一猪二熊三虎,野猪可是最厉害的,比之棕熊(黑瞎子)和东北虎更凶狠三分,不过再厉害却也比不过人类,几天后我在恩和哈达国家保护的原始林的防火线里见到黑瞎子,我还没来得及做出逃跑的动作,那胆小的家伙已经无影无踪了,只留下一串脚印,形状象哈哈镜里的人的脚掌,略短而极宽。  
我于是离开贮木厂前行,恰好是大兴安岭的雨季,时不时总有一阵阵雨,雨过后的太阳似乎特别的辣,整个世界象个大蒸笼,闷得发慌。这样的天气里,小动物们也喜欢离开安全的树林到空旷的地方透透气,理所当然的选择就是通向漠河的公路了,我于是得见到几次被我的自行车惊得四处逃串的狍子,还有幸见到了一只獐子,细细的四条腿轻盈的翻飞,在我这个恶客的惊扰下仓皇逃命——我敢保证,如果哪位朋友见到过象我见过的这么多的真正的野生动物,他肯定会对动物园深恶痛绝,笼子里的动物和野生的比起来,就象你去和白痴相比!嘿嘿,人类的文明,造孽啊!  
一丝儿风也没有,空气中散发出森林里特有的清香,却也不能减少难当的闷热。不只是为了赶路,当车行得快时会带起一点风,使我这个林中孤客稍微好受一些,又恰好遇到一个下坡,相信那时我的车速已经达到了50公里。  
突然“啪”的一声轻响,我赶快捏紧车闸回头看,哈哈,刚才我以为是一段枯枝的东西竟然是一条蛇,(谁叫我是祖宗几代的遗传近视,却讨厌文人骚客的酸劲儿一直拒绝戴眼镜,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忽略了MM们含情的秋波,恐怕我现在正在洗尿布呢,也没有闲情在这儿说闲话了,呵呵。)在我的车轮掠过它时弹成了“几”字形,我一眼就认出是“土蝤子”,伐木者这样称呼它,据说是蝮蛇的一个品种,剧毒,有人多次告戒我千万不要碰它。多年后我问东北的朋友,多数说不知道,也有人证实就是蝮蛇,有哪位知情者请不吝指教,在此多谢了!体形不大,仅有1尺多长,不过在我见到和抓到的十几条土蝤子中却是最大的一只了。  
我于是大喜过望,下得车来,脚尖作先锋,当它尖利的蛇牙咬住我的鞋尖时,我的另一只脚已经把它轻轻压住,不能动弹,于是从从容容伸过右手,直起腰时,我已经在观看它的鲜红的蛇信了。  
右手拿住七寸,跨上车,一路顺利,十几公里后我到达了当天的目的地,一个仅有三个人的森林防火站,前后50公里没有人烟的地方。  
防火站不过是一排的四间屋子,我手里拿着我的战利品进去时可把他们给吓坏了,可又不同意我把它给放了,于是要我退后3米,待他们找来了一个酒瓶子,可怜的小蛇只好当了瓶中囚犯,用毒蛇泡酒,应该是所有中国人的习惯,不过我可从来没有领教到这样做的好处。唉!换作现在,我可不会做这样的事了——可是又能好多少?每天要消耗掉两双木筷子,造的孽也许比那个时候还要~~~~  
防火站里的三个职工给了我最好的款待,其中一个年龄比较大的,吃完晚餐后要回家和老婆孩子团聚去了,正好可以给我留下一间空床。我们看着他搭上了一辆路过的卡车,剩下两个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小年轻。  
  
一排的四间屋子,面东背西,北边是库房,有一台发电机;南边是厨房,剩下的两间即是工作间也是卧室了。防火站的任务只是把见到的火情尽快向上级报告,一台老式的军用电台就是他们所有的设备,发电机只是用来给电台充电的,到了夜间也只有昏暗的煤油灯可以带来一点光明。据说以前连防火站也没有,87年大火(将有劫后的描写)之后才增加了这个编制,可是经费却没有多少——也难怪他们倒霉,大火没有烧到他们林业局,所以直到现在经济条件还没有改善,那场大火烧过的地方可富裕多了。哈哈,别以为我头脑不清楚了,事实就是这样的,TNND,就是这样的莫名其妙颠倒乾坤,写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在哽咽,也许就是我迟迟没有把当年的这段经历用文字表达出来的原因,实在难啊!我倒宁愿不曾有这样的经历。  
夏至的白昼特别的长,尤其是最北端的漠河,防火队员们长日累月的守护在密林深处,其枯燥与寂寞可想而知。太阳落山前我们在附近林子里转了转,天黑了时也差不多该睡觉了。  
一夜无事,醒来后草草吃点早餐,该告别了。我收拾好行李,与好客的小伙子们握手道别,嘿嘿,走就走呗,何必婆婆妈妈,这下祸事来了——  
不得不佩服林区人的质朴,他们居然记起了我的战利品——那条剧毒的土蝤子,要我把它带着上路。可怜的小东西在瓶子里呆了一夜,早就萎靡不振了。小伙子们首先对我的胆量恭维一番,说得我快忘记自己姓甚名谁了,于是大大的吹嘘一把,说什么蛇没有牙就不可怕了,嘿嘿,还自告奋勇说要把蛇牙给拔了——我哪儿又拔过蛇牙了?自作孽!  
按我道听途说的办法,找来了一块布条,等着可爱的小蛇咬住它,可是小蛇已经没有昨天的灵动劲了,我只好强弩硬上弓,一手捏住它的头,一手去扳它的下颚…………  
没想到垂死的小东西突然回头,一口咬在我左手中指尖上,还紧紧咬住不放松。  
我惊呆了,两个小伙也惊呆了,不过不愧是受过训练的防火队员,三五秒钟后,他们飞快的转身进了屋子。我几乎是凭着自己的本能,手臂猛摔之下,小蛇掉到了地下。稍定定神后,我也清醒过来了,看了看手指上的伤口,只有两个血点而已,也不怎么疼。  
我转身进了屋子,眼前的景象让我感动不已,小伙们正在紧张的调节电台,嘴里还在讨论着叫车过来还是请大夫过来。来不及多说什么,我冲过去扳住一个小伙的肩膀,语气急迫的说:“还要我的命不?”  
“啊?啊?怎么了?”他还是一副惊魂不定的样字。  
“给我一把刀!”我完全的命令的口吻,不过我已经彻底清醒了。  
小伙子很快从厨房给我拿来了一把锋利的小刀,也许是上万公里的长途跋涉已经把我的心脏锻炼得非常坚强,我相信那时我的心率只有75,我用刀子在我受伤的指尖上划了个深深的十字形的口子,边慢慢踱到门外边平和的对小伙子说:“帮忙找一条带子。”小伙没有我的镇静,可行动却相当敏捷,跳将起来,八成新的被他撕下了长长的一条,不用我吩咐,他已经动手把带子紧紧扎在了我的手臂上。  
到了屋外,肇事的小蛇已经逃到了院子边缘。可怜的小动物,你怎么不知道逃得远一些,不远处就是大兴安岭的密林,是你的安全的家,你难道不知道残酷的人类闲得发慌时也会拿你们开心,更何况你还刚把你的毒牙插进了一个人类中尤其残忍者的肉体内!  
我残酷的用我的脚把小蛇赶到了院子中央,开始用嘴吸吮指头尖的血,大口大口的吐在地下,吸干后又活动一下手臂,继续再吸,直到我口干舌燥头发晕,吸出来的血绝对不下500CC——对于我这个体瘦如柴的人来说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小蛇的头被我用剪刀剪了下来,连着它的雪白的肉扔到了密林边缘,蛇皮被两个小伙留下了,说是作为纪念——我不知道蛇皮除了吓唬女孩子之外还有什么用处。  
剩下的事情只有等待,我心里清楚,此时此刻的剧烈运动可能会导致蛇毒攻心,无药可救。虽然我随身携带有白药纱布等外伤急救药品,可我也不敢使用,也许让伤口裸露会更好一些。因为雨季,大水淹没了公路桥梁,林业局的车是来不了的。好在除了手掌肿胀,手臂麻木,略微有一点发烧之外,还没有太恶劣的反应,最难受的反而是一直觉得口渴得厉害,应该是失血太多的缘故,所以我拒绝了小伙们为我拦车到漠河就诊的好意,再说,那天好象到了下午才有车经过。  
这样也好,我连日赶路,能够好好休息一天解一解路途中的疲劳也不错。小伙子门一直打开着破旧的电台,找彼方的人瞎聊,嘿嘿,运气还好,遇到一个声音好甜美的女孩,于是有了我卖弄的机会,一把旧口琴,居然吹了几个小时——我的口琴技术比那两个小伙子还是要好一些。  
到了晚上,手掌的肿胀已消,也不怎么麻木了。第二天告辞好客的主人,沿着黑龙江岸到了漠河乡,可惜没有见到北极光。
 
« Prev1Next »
转帖分享
» 论坛 » 天堂里可有山 » 倡议:我们以这样的方式纪念农人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