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帖 2004-08-16 17:19:22
Post #1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深圳天空 离线 深圳天空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转帖警示驴友
  
回归线重要公告
  
8月14日到15日的中崆峡谷之行因为遭遇山洪而发生了意外,职业间谍不幸遇难,其他死里逃生的队员也不同程度地受了伤。
对于职业间谍的不幸,我们心痛的同时也感到万分的惋惜。
请大家节哀!
  
事情的经过:
  
2004年8月13日晚8点,我们一行16人从体育馆出发,开始了周末的中崆峡谷之行。
凌晨1点30分到达英德市一招待所,大家消夜后陆续休息了。
8月14日早9点,大家坐上中巴,前往此行的第一站——前进保护站,约11点左右到达。
稍做修整后大家便出发了。
一路顺利,大约下午1点左右突然下起了一阵急雨,大家拿出雨衣做好了防护,因怕急雨带来泥石流,我赶紧带着大家跑到公路的高处,20分钟后雨势见小,大家继续上路。
大约下午4点左右我们来到了峡谷的入口处。
下午4点30分,大家陆续地都到达了水潭边上。
有些人开始搭帐篷,有些人在吃东西,有些人在潭子里开始戏水。
天黑之前,大家都找到了各自的露营地点并搭好了帐篷。我们便开始在潭子上边的一块石头上FB。
一帮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
晚上9点15分左右,天开始下雨,大家赶紧收拾东西进各自的帐篷里避雨。
职业间谍就近跑到了九哥(九哥的帐篷就搭在水潭边上)的帐篷里躲雨,我护送着朱朱来到了她和职业间谍的帐篷,然后回自己的帐篷准备睡觉了。
大约5分钟以后,朱朱来到了我的帐篷前,说她的帐篷在渗水,我赶紧把她拉到帐篷里。
两分钟后,突然一声巨响,紧跟着狂风暴雨接踵而至。
我俩在帐篷里突然感到一种很恐怖的威胁。那是一种生死命悬一线的心理恐怖。
帐篷已经被强风吹的东倒西歪。当时的风力和8、9极台风差不多。
因为我知道自己帐篷周围的环境,所以我和朱朱奋力把帐篷滚到旁边的岩石旁。
当时的情景让我们手忙脚乱,我一面告诉她镇定一面也告诉自己一定不要慌张。
找不到帐篷的拉链,情急之下,三下两下就把帐篷撕开,顾不得拿东西,连鞋都故不上穿,我和朱朱连滚带爬地钻出了帐篷。
风太大了,根本站不住。我搂着朱朱的腰,压低了身体,大声告诉她:不要怕,抓紧草根树根向上爬。于是,我一手抱着她的腰一手抓着一切可以抓到的东西,朱朱也是拼命的抓着树根,风很大,吹的人摇摇欲坠。我俩就这样,在生与死的边缘用着浑身的力气和潜能一路向上爬着。
隐约地我看到了上面有一点光亮,我想到那里是老干部和BABY的营地。那个微弱的灯光也给了我俩无限的勇气。
就这样,我俩挣扎着爬到了老干部和BABY的帐篷里面,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眼镜没了,光着脚,朱朱也一样的悲惨。
我们4个人挤在狭小的帐篷里。
当时我的脑海一片空白。
风还是很大,即便是有我们4个人压着帐篷,帐篷还是被吹的东倒西歪。
陆续地,QQ和洋娃娃被龙腾翔领进了帐篷,与你同行和静享也进来了,狭小的帐篷容不了这么多的人,再加上风雨强劲,我们决定放弃帐篷躲到更高的地点。
陆续地,大家都凑在了一起,龙腾翔清点了人数,只少了职业间谍一个人。
这是九哥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刚刚下雨的时候,九哥领着值夜间谍躲到了他的帐篷里避雨。正在俩人比较着谁的头灯射程更远的时候,山洪突至。
因为九哥的帐篷距水潭最近,所以山洪砸落到水潭后掀起的大浪一下子就冲翻了他的帐篷。九哥还是很沉着,一面告诉职业间谍不要怕一边试图打开帐篷的拉链,但情急之下根本无法找到,同样的命悬一线,同样的旦夕之间,九哥用牙齿和手撕开了帐篷,并拉着间谍逃出了帐篷。这个时候一个大浪打了过来,把他俩打到了一个岩石的凹处,原本九哥是抓着间谍头发的,但是这个大浪一下子把俩人打散了。生死之间,九哥抠住了一块岩石的缝隙,同时正在岸边观察水潭动静的SZ天空也发现了九哥,并一把把九哥拉了上来。可是间谍不见了。
当时,在山洪到来的2、3秒钟内,水面突然上升了有1米,从高达300多米的瀑布顶端落下的洪水使水潭周围瞬间也受到狂风暴雨的侵袭,九哥、SZ天空和聋肥鱼三人死命地抠住岩石并紧紧地贴在一起才没有被狂风吹走。
大家陆续地都撤到了山坡上。
龙腾翔和聋肥鱼,好像还有几个人,顶着狂风暴雨试图去找回职业间谍,但终究是没有找到。
  
山洪到来的时候,QQ、洋娃娃、与你同行、静享、艾薇儿、汽水瓶、龙腾翔、子夫他们也都是连滚带爬地逃过了一劫,悲惨场面无法形容。
  
风雨没有减弱的迹象,我们又集体向山上撤了100米左右,然后,一个挨着一个,披着龙腾翔他们捡回来的帐篷的外帐和防潮垫互相取暖。
风雨依旧。
我们不得不再向上撤离。
凌晨1点多的时候,与你同行发现了一处可以躲雨的崖壁,我借了眼镜和鞋子实地看了看,觉得可以,于是大家就都撤到了这个崖壁下面。
就在那个凄风苦雨的夜晚,大家紧紧地挨在一起,无奈看着黑夜中的树影,互相安慰互相鼓励着,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可惜间谍不在。
雨逐渐地小了。
我和龙腾翔试图再下到水潭边上找找,但是水潭边的风雨依旧,我们之后撤了回来。
大家互相提醒着不要睡觉。
6点钟,天亮了。
我和龙腾翔、聋肥鱼、SZ天空重新下到水潭边。风小了,雨小了,但是风雨依旧吹得我们摇摇晃晃。
捡回了一些衣物、背包、食品,还有一些鞋子,没有看到职业间谍。
山洪到来的时候,很多人都和我一样,鞋都没来得及穿。找回的鞋子至少可以让我们能够走出去。
大家匆匆吃了点东西。
我带着朱朱、BABY、老干部、子夫、艾薇儿、汽水瓶、与你同行、静享、QQ和洋娃娃先往山上撤并尽快报警。龙腾翔、聋肥鱼、九哥、SZ天空留在营地找人和失落的东西。
  
我们一行11人来到了山顶。
狼狈场面难以形容。
手机有信号了(大部分的手机都没了或者进水,只有艾薇儿的手机还能用),我赶紧打110,可惜先是乳源,再是韶关,就是不知道英德的110怎么打。没办法,我给在深圳的酒鬼打了电话,简单地向他描述了事情的经过,让他赶紧在深圳的110报警。并想方设法和英德的警方取得联系。
很快,波罗镇和前进派出所的民警开始和我联系,我描述了事情经过以及职业间谍的衣着,让他们快点出警。
掌门人的电话打进来了,他说,他会和福哥、猪二、车神马上过来支援我们,并让我照顾好大家。
我们继续往回撤离。
路上又被雨琳的狼狈不堪。
10点钟左右,我们回到了前进保护站。
陆续地,波罗镇的党委书记来了、英德林业局的一位局长来了,波罗镇的警察来了。
同时,两个派出所的警察和当地村民也开始向出事地点进发。
我和书记、局长以及另外几位当地的领导商讨如何找人。
给掌门人打电话,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11点半左右,龙腾翔他们回来了,我迎了出去,问走在罪前面的聋肥鱼结果如何,他表情沉重地告诉我在潭子的水底中央看到了职业间谍的遗体。
连最后一点微秒的希望都没了。
我告诉了等在保护站房间里的另外一些队友这个不幸的消息,艾薇儿哭了子夫哭了静享哭了QQ哭了......
......
我告诉了警察和书记这个消息,便开始商量如何打捞。
书记找了4哥当地的村民,答应为我们打捞。
保护站的几个好心的人给我们升起了一堆柴火让我们烤衣服,也做了一餐并不丰盛的中餐让我们果腹。
下午两点半,前进派出所的警察开始让大家写事情经过的笔录。
我和聋肥鱼坐着局长的车,和书记以及4位村民一起去打捞遗体。
重新回到营地,心情沉重异常,聋肥鱼也一样的沉重。
当职业间谍的遗体被拉到岸边的时候,我终究没有忍住眼泪。
看到村民把遗体绑到担架上之后,我和聋肥鱼转身往山顶走去。
因为村民要抬着担架走山路,需要时间,我和聋肥鱼就坐车回了前进保护站。
路上遇到了支援我们的掌门人、福哥、猪二和车神,我们的中巴也过来了,简单地吩咐了几句之后,中巴走了。
我们回到了保护站。
波罗镇派出所要我们4个主要事件的见证人回去做笔录,于是我和聋肥鱼、九哥、龙腾翔坐在着警车去了罗镇派出所。
掌门人他们负责接待英德殡仪馆的车并一起去英德的殡仪馆处理其他事情。
路上接到电话,飞云流、肥地、DAVID也过来支援我们了。
我们4个人的笔录做了将近3个小时。
掌门人他们也处理好了殡仪馆的相关事宜。
我们在英德市汇合的时候已经是半夜11点多了。
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大家也商量好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的具体分工,便往坐上车往深圳赶。
坐上车没多久我就昏睡过去,这时我和龙腾翔、九哥、聋肥鱼已经将近40个小时没睡觉了。
睁开眼睛,车已到深圳,天边也露出了一抹鱼肚白。
大家分头散去。
  
事情两天就是这样度过的。
其他队员的经历,还是你们自己来说吧。
  
间谍走了,相信大家和我一样心痛,请大家节哀,也祝间谍一路走好。
  
高粱米  2004年8月16日

深圳天空 于 2004-08-18 12:32:15 编辑

----------------------------------------
背着厨房走户外,喝着红酒看风云。

 
旧帖 2004-08-16 17:20:09
Post #2
回复: 中崆峡谷不幸发生-----------------------------7d4501021032cContent-Disposition: form-data; nam
 
深圳天空 离线 深圳天空 亲身经历
  
8月14日晚9点15分左右,因天下起雷雨我们中断FB回个自帐篷休息,大概过了十来分钟,一声巨响,狂风挟着水流从四处袭来,我叫聋肥鱼压住帐篷,但是压不住了,帐篷已经变形,随时会滚落谭中,我急忙去拉帐篷的门,可是门却怎么也拉不开,我用力撕开帐门,冲出去回手将聋肥鱼也拉出来,我们又一把拉住帐篷,我说:拉住帐篷。聋肥鱼:拉不住拉。其实这一切都是凭感觉,外边什么也看不见,只有水围着我们转,我大声说:别慌,别慌,抓住石头。(心里怕的要命)我感觉不到聋肥聋在那里,我的手在四处摸,突然摸到了条手臂,我马上将那只手按在石头上说:抓住石头。这时聋肥鱼将头灯(他竟然把头灯带了出来比我镇静)打开一看是九哥,我们三人互相鼓励坚持。。。这时水已到我们的小腿,(我们站的地方离正常潭子水面有三米左右)我们说:只要一过膝盖就要向上爬了。因为当时的感觉离开更危险,九哥冻的直哆嗦,刚好我和肥鱼脚下踩着我的睡袋拿来给他裹上,后来我们看到上面有亮光下来就大叫:不要下来,我们很安全。这是水位有点降低,我们也完全镇静下来决定爬上去,上来以后,看到聋腾祥在接应我们,他说还差职业间谍,我们的心一沉。。。
天亮了,高粱米带着大家先返回,我、龙腾祥、聋肥鱼、九哥留下去找人,及物品,聋腾祥和聋肥鱼去下游找人,我和九哥在潭子周围找东西,找到了QQ和洋娃娃的包,这是聋腾祥他们也回来了,只找到朱朱的包,聋肥鱼下到潭中找东西,我也准备下去,但是看到他快速向岸游来。。。得到肯定的答案。。我们四人决定回去。。
间谍我是这次才认识她,给我的印象很深,开朗,活泼,幽默,阳光女孩。。。
户外运动,安全第一,有必要开展紧急情况下的自救训练。
沉痛哀悼职业间谍
  
代朋友聋肥鱼转发
  
(感谢深圳天空的转发)
  
看到磨坊的论坛很心痛,想说点什么但是要7天后才行,所以只有拜托同是磨坊,这次和
  
我们生死与共的深圳天空帮我登在磨坊上,希望大家能够做些实际的事情,停止漫骂。
  
1,我加入回归线两个月,加上这次才三次露营,但是龙腾翔和高粱米已经被我视为可以托
  
  付性命的朋友。另外,以前好像要收费,但从6月我加入时已经完全AA制。
  
2,我们搭帐篷时天气很好,后来山雨突至,以至山洪暴发。我们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作为一般驴友(包括我在内)不懂得危险是正常的,作为头驴,他俩是有责任的,但
  
  应该怎么负,因该由间谍家属通过法律来决定,而不是在此处乱骂。
  
3,高粱米,龙腾翔及九哥现在还在英德陪家属处理后事。责备和总结请稍稍往后放,
  
   他们受到的自责远远超过你们能打出来的。高粱米发的事情经过的帖子的确怪怪的,
  
   我主观的说一句,可能是连续几十小时没合眼所致。我所了解的他是非常负责,无私
  
   奉献的头驴,因此我们管他叫高大妈,也因此我觉得可以生死相托。请不要只看几张
  
   帖就随便评论别人的人品,谢谢。
  
4,我的以下叙述只是我看到的,听到的,没写到的事并不是没有发生。
  
5,我来深圳半年,(和间谍一样来至成都)非常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是全国户外最发达
  
   的地方,我衷心希望和每一个组织的每一位驴友成为好朋友。我通过深圳天空发这张
  
   帖的另一个目的是想感谢素未谋面的磨坊的smile3,我们回归线都不认识他,但他在
  
   我们的募捐帖里尽了一份心意。我代表所有驴友万分感谢。虽然论坛不同,但我希望
  
   磨坊的斑竹能够也为我们的间谍发一张募捐帖,由磨坊将募捐款亲自交到家属手里。
  
   这只是作为一个只有两个月户外经验的普通驴友的一个建议。要较劲,跟小日本儿
  
   较去,发生这么惨的事,希望同为驴友能够站在一起,为间谍做些实事。事情解决
  
   了之后,我们再来追究是谁的责任及解决实际上每个团队都存在的种种安全隐患。
  
    再次声明这只代表我个人立场,和回归线无关。
  
以下是我当时所遇情况
  
我要补充一下深圳天空讲诉的经过。
  
     。。。晚上9点过,FB得差不多的时候下雨了,我们跑回各自的帐篷躲雨,(我和深圳
  
天空混帐)一进帐篷听见越来越大的雨点打在帐篷上的声音感到有帐篷真好,很安全。然后
  
听见龙腾翔在喊什么,但是没有意识到一点点危险,只是觉得是不是头驴的帐篷也有进水的
  
时候,搞笑。因为雨很急,所以估计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觉得雨会马上停的。我想等雨停
  
了之后再去看龙腾翔。深圳天空警觉地两次出去看雨,然后回来说应该没事,TMD上次来这
  
儿露营也下雨之类的。。。。
  
     大雨下了十来分钟没有减弱。在我的意识里,刮风下雨就得回家,现在帐篷就是家,
  
只要呆在帐篷里就很安全。
  
    忽然听到“嘭!”的一声巨响,从背后正对面的瀑布方向冲来一股很大的气流,
  
我和天空条件反射的用后背拼命往后靠,要不是坐着的,根本挡不住,帐篷肯定会被吹垮。
  
但是几秒钟后水淹进帐篷20多厘米,我无法想象水位怎能瞬间上涨2米多。(我们的帐篷搭
  
在潭面2米左右高处的瀑布正对面)感觉只是大风引起的一个大浪,但是水位不停上涨,
  
我知道出事了。天空放弃了用背挡帐篷,爬过去拉帐篷的拉链,拉了几下都拉不开,
  
对我说“压住帐篷!压住!”这时虽然我和天空都在帐篷里,但是大浪一个接一个,
  
整个帐篷已经开始跟着浪水移动了。我大叫“压不住,必须得打开!”天空又一次
  
尝试,我一个人挡不住身后的风浪,风浪把我吹得脸都快贴在膝盖上。我看不清天空的动
  
作,但最后好像是他撕破了里面的蚊帐,然后比较顺利的拉开了外面的防雨帐钻了
  
出去,看到他拉开帐篷能出去了我刚松了一口气,但是帐篷里少一个人,整个帐篷就漂得
  
更厉害,整个晚上唯一的一次对死亡的恐惧就在这个时候,脑海里出现了我和帐篷
  
一起掉进水潭里,我钻不出帐篷被活活淹死的景像。我拼命往出口爬,这时天空把手
  
伸进来抓我,我一下子放心了,顺手抓起右前方一个开着的头灯,往外钻。
  
    我被深圳天空从帐篷里一拉出来就被气压(夹着大量水花)打得昏头转向,当时水面只
  
在小腿处,但是水花四面八方的冲向我们,感觉已经是在被波浪冲击,随时会被冲走。我吓
  
得死死的抓住岩石不敢动。但是本能得用右脚将帐篷踩住。几秒钟后回过神听见天空叫我抓
  
住帐篷,我用左手扣住岩石,右手拼命拉,但是坚持了不到一分钟帐篷变形被浪带走,只剩
  
下我和天空脚下踩着的一大块布,然后侧身紧紧抓住一块大石头想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这时听到天空大声喊“抓住岩石!”隐约看见一个人正被天空从水里拉起来,我用
  
头灯照了一下,好像是九哥。九哥上来就大叫看见间谍没有,间谍不见了。我和天空都
  
叫他没办法了,抓紧岩石自救。当时我想不止间谍,可能一大半人都死了。因为当时气压带
  
着水花完全是平行冲过来打在死死抓住岩石的我们三个人背上,非常痛,而且冷。一松手
  
被刮进水潭就只有死,我们三个男的都那么吃力,其他人的处境一定更危险。
  
     过了一分钟左右,我渐渐冷静下来,用头灯看周围,只有一,两米的视距,但是
  
发现左手边有一块凸向瀑布,而且有一定幅度的岩石,我靠近岩石发现大半的风浪能被
  
挡住,就把天空,九哥叫过来,三个人挤在一起。看见九哥不停的抖,想起脚下的那块
  
布,就和天空把它拉起来,结果是睡袋,就给九哥披上。
  
     估计大家都很害怕,但是天空不停说没事儿,再坚持一会儿就结束了。我跟着说
  
这肯定是台风,一会儿就走了。后来才知道这是从几百米高瀑布上的水浪落在潭面
  
产生的巨大辐射冲击波,一直持续了十几个小时,根本不会停。
  
     为了节约电,我们决定每隔几分钟开一次灯看水位,(我们感觉整个身体就在
  
水里,感觉不到水面高度。)如果水过膝盖了就往上爬。因为我们以为上面风浪更大。
  
     大概过了20来分钟,看见上面有灯光,显然他们也发现了我们,就朝我们慢慢靠近。
  
因为我们当时很安全,怕谁下来反而危险就一起大叫“别下来,我们很安全!”叫了好
  
几声根本听不到,看到那个人在尝试下来,我们三人决定上去。爬到灯光发现是龙腾翔。
  
    龙腾翔问我们间谍呢?我们说间谍不见了。龙腾翔说要再下去找,被我们拦住了。
  
    又往上爬了10来米,发现风浪小了一大半,才知道是瀑布的水压,不是台风。被龙腾翔
  
带到大家躲雨的地方看到那么多人都没事,觉得欣慰的同时觉得间谍如果掉进潭子肯定没希
  
望,因为那种环境任何人都活不了。但是她有可能被浪冲到下游,如果运气好她能抓住点
  
水草之类的爬上岸的话,现在应该非常需要我们,于是我和龙腾翔,好像还有天空就顺着
  
水流一直往下排查两三百米,发现很多帐篷,衣服卡在很多处的石头上,如果是人的话,应
  
该被卡住才对。那她有可能爬上岸昏倒了,于是我们又一边找岸边,一边大叫间谍的名字。
  
找了近一个小时,我们决定放弃,回程的时候捡了一些外帐给大家挡雨。
  
    后来打算爬到山上打电话求救,无奈上山路上的小溪发大水,只好作罢。
  
    再后来我和龙腾翔,天空,发现潭里好像有灯光又到潭边找了一次没有发现间谍。
  
回去时带了散落在山坡上的背包,防潮垫之类。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和龙腾翔第三次去找下游,走出500多米没有找到,得出结论是
  
间谍极可能被浪打昏后喝水沉底了。那我们只有等天亮才能下去找了。
  
    天亮后,雨停了,高粱米带领大家往上走,去报警和带大家回出发地,我和龙腾翔,天
  
空,及脚上有伤的九哥作第四次搜索。由于瀑布的水流小了很多,我戴上潜水镜潜到水潭。
  
因为水潭里全是石头,没有泥沙,所以很清澈,原本打算如果发现就把她拉上岸。但是我
  
只看到一个人型屈膝趴在水底就浑身抖了起来,手脚不知道怎么动了。
  
    我拼命滑水朝岸边的天空游去,上了岸一直抖。我是肯定下不去了,最后四个人一商量
  
决定回去找警察来打捞,因为我们即使捞起来也运不动。
  
    后来发生的已经有人说了。
  
    我和间谍是老乡,但是和大家一样都是回归线这个大家庭的成员。
  
    事情已经发生,就不要再怪这怪那,现在还不是总结的时候,有很多现实的事情等着我
  
们共同面对。高粱米他们回到深圳几乎没休息又现在又已经和间谍家属去现场了。
  
     我说白一点,出面的事儿不用大家,但是办后事需要很多钱,光是打捞和送
  
殡仪馆已经花了上万,以后还会更多,大家说什么我现在不在乎,我只希望能看到实际
  
行动,希望能够在募捐的帖子上看到大家的名字。
  
     万分感谢!!!!
  
转帖朋友九哥的帖子
  
就让痛苦跟随我一生吧!(间谍MM遇难详细经过)
  
  这周和高粱米,龙腾翔,小艾一起陪着间谍MM的双亲处理完她的后事,怀着悲痛万分
的心情回到深圳,这才有机会上网浏览。当看到网上一些网友的无故猜测和无休止的指责漫
骂,心中的痛到了极点。毕竟从出事到回来,期间在深圳的时间不过几个小时的停留和在间
谍MM单位的几个钟头(甚至连“深圳天空”大哥的救命之恩都还没来得及感谢就又去英
德了),没有来得及向大家详细说明,错误在我。下面我就把当时事情的详细经过向大家叙述一下,同时也希望朋友们把无谓的骂战转变成拿出实际行动,让我们一起为两位可怜的老人家尽些义务吧!
  
  下面是间谍MM遇难经过,这是一段不敢回忆而又不得不说出来的经过:
   
  (之前的经过,高粱米,聋肥鱼等都有叙述,这里就不说了)。。。。。。当晚九点多左右天空开始飘起了小雨,于是我们就收拾晾晒的衣物各自跑向帐篷,(我的帐篷由于是最后一个安扎,当时已经没有合适的位置了,所以只好扎在最近潭子水边上,瀑布正对面的一块石头上可能也是唯一能安下整顶帐篷的地方了,本来是准备和深圳天空与聋肥鱼共用他们的三人帐的,这顶帐篷就作装备仓库用)当跑到帐篷口时雨势突然增大,我快速钻进去,拉帐门时发现跑在我后面的间谍MM站在门口抱怨雨大了不好回帐(她和朱朱MM的帐篷扎在潭子的
左侧,有条捷径是经过我帐篷边再攀过离水面约一米高的一段平行崖壁,与另一条从崖顶垂
直下去的路相比要快和安全,不下雨的情况下,开始她就是从那条路过来的)于是我问她要
不要进来先躲一下,她很快就钻了进来。由于我帐篷底下凹凸不平,仅能找到一个人坐下的
位置,闲来无事,我们就互相比试着头灯,等雨势小下来再出去。进去约5-6分钟后我还拉开帐门一角,用头灯照向水面观察有没有涨水,可是并没发现异样。又过了约6-7分钟后我想再次观察时,就在此时听到“嘭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吓的我们的头灯都掉在了地上,紧接着就是一阵狂风把帐篷差点掀翻,(后来知道那是瀑布顶端的河水垂直砸落潭里激起的冲击波)可能不到2秒一个大浪打向了帐篷,并掀翻我们,潭水疯狂得灌了进来,当时间谍MM吓得惊惶失措,大声叫喊,我亦吓懵了,是听到她的惊叫声才回过神来,于是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并大声说:“不要慌!千万不要慌!我会打开帐篷救你出去的!”于是去拉已经在头顶的拉链,可是就在这时,又一个巨浪把我们彻底打得翻滚,整个帐篷都被水淹没,情急之下我很快用牙撕咬开内帐,可尼龙外帐就难了,我是用牙齿边咬边磨出了个洞,才用力撕开来的,我先把头钻出去,用脚踩住一边再用力撕开个大口子,这才能一把抓住间谍MM的头发,脚下用力窜出了水面,就在我们以为脱险拼命大口呼吸喘气的时候,一个浪涌了过来,把我们推进了靠左崖壁上的一个凹洞内,借助水底微弱的头灯灯光,我看到那个外宽内窄的死洞内抓手借力的地方不多,于是叫她用双手抓住抓稳一切可以抓住的地方,自己也用双手抓住一小块突起的石头,我们被水浪打的很难看清东西,呼吸都困难。可是真正的灾难这才来临---狂风夹着一个更猛的浪头打进浅洞里,可能是反弹的力量,我们被浪卷进水里翻滚浮沉,,我双手胡乱的抓了几把,什么也没抓到,当时外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我只有拼了命的扑腾,这时我就好像不会游泳一样,被狂风巨浪打得翻滚浮沉,但求生的欲望让我每当脚下碰到踩到石头时,便用尽力气去蹬,好让自己能够窜出水面呼到一两口宝贵的空气,就这样自己也不知道到底用了多长时间(我的感觉是一个世纪),我感到被一只手抓住拉出了水面,接着我看见了模糊的灯光,原来那是在我后面离我帐篷2米多高度,3米多远扎帐篷的深圳天空和聋肥鱼,而那只把我拉离鬼门关的手正是深圳天空大哥的手。他用双手护住精疲力竭的我,并用身体把我顶在一块一人多高的石壁下,把我手按在一道易抓的石楞上,叫我抓紧千万别松手。当时惊吓过度的我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寒冷,浑身象筛糠一样不停得颤抖,于是他们两用一张脚下踩着的睡袋给我披上。我这时哭喊了出来:“看到间谍了吗?间谍好像不见了?我们快去找!”他们叫我冷静,当时的风浪好像刮7-8级台风一样,说只要一松手人肯定会没了,更别说救人了,没办法了!于是我们三人就这样贴在一起,站在齐大腿深的水中死死抱住石头抵抗着风浪,直到看到龙腾翔他们的救援灯光,怕他们下来这极度危险地带援助,才拼命朝他们方向冲了上去。。。。。。可是间谍MM却永远离开了我们!!!
  
   间谍MM,我好恨啊!!我能助你逃离了水底的帐篷,可我怎么就没能助你逃到安全的地方啊!!!我内心的痛苦,内疚哪里是用语言能够形容的啊!!!!!!
处理间谍MM后事的这5天里,每当目睹二位老人悲痛哭嚎的情景,我更是肝肠寸断,痛苦至极,眼泪一次又一次冲出眼眶。老天爷啊!!!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情愿用自己永沉潭底的代价换回间谍MM那阳光般的生命!!!就让我背着这痛苦的十字架走完我的一生吧!!!!!!!!!!!!!
  
  各位热心肠的朋友,为了间谍MM,为了两位可怜的老人,让我们抛开一切成见,停止一切无谓的指责漫骂,一起尽力为他们做些实际的事情吧!!!
  
             我  在  这  里  跪  叩  了!!!!!
深圳天空 于 2004-09-01 17:23:39 编辑

----------------------------------------
背着厨房走户外,喝着红酒看风云。

 
旧帖 2004-08-16 17:31:12
Post #3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xiaolin8 离线 xiaolin8 为女孩默哀sadsad
  
为我熟悉的艾微儿,汽水瓶,子夫和所有幸存者感到欣慰.
xiaolin8 于 2004-08-16 17:31:50 编辑

----------------------------------------
谦逊

 
旧帖 2004-08-16 17:40:17
Post #4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望川而飞 离线 望川而飞 沉痛哀悼。。。。
  
第一反应就是想起了两年前的“5。19”,两者如出一辙,给我们玩户外的山友们又是一次沉重的教训。。。。
望川而飞 于 2004-08-17 10:47:35 编辑
 
旧帖 2004-08-16 17:43:44
Post #5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橙蓝 离线 橙蓝 为遇难的驴子~~~~~~~~~sad
 
旧帖 2004-08-16 17:50:34
Post #6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错错 离线 错错 是深圳还是广州的驴友?sadquestion

----------------------------------------
静,而生慧

 
旧帖 2004-08-16 17:51:24
Post #7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深圳天空 离线 深圳天空 在深圳的四川MM

----------------------------------------
背着厨房走户外,喝着红酒看风云。

 
旧帖 2004-08-16 17:53:37
Post #8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Evita 离线 Evita 好伤心。希望这种事故以后不要发生了。生命真是太脆弱了
 
旧帖 2004-08-16 17:55:58
Post #9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催马 离线 催马 哎。。。。。。。
 
旧帖 2004-08-16 17:59:12
Post #10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小曼 离线 小曼 本应愉快的出游竟成诀别。。。
  
唉,致哀。。。。。。。。。。
 
旧帖 2004-08-16 18:01:01
Post #11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动力货车 离线 动力货车 又是山洪爆发。
 
旧帖 2004-08-16 18:13:16
Post #12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yeahit 离线 yeahit 哀悼~~~
 
旧帖 2004-08-16 18:19:53
Post #13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kiss 离线 kiss 好心痛!
后来者请更加珍惜
 
旧帖 2004-08-16 18:20:44
Post #14
教训啊,领队的严重失职!
 
go 离线 go 雨天,为什么还要把营地设在溪谷?!
难道“5.19”的血白流啦!
 
旧帖 2004-08-16 18:21:17
Post #15
给生命足够的尊重
 
黄狗 离线 黄狗 说句得罪的话:
回归线的活动隐藏了极大的隐患
上次在海岸线,如果不是遇到磨房魔鬼鱼的队伍,我真不知道他们如何过海柴角,这是我遇到的唯一一次回归线的活动,现场的同学应该知道我说的"如何"是很客观的评价.
有些意外是可以避免的,但死亡一次又一次的重演
原来,在利益,在游戏,在玩乐,在天真面前,死亡如此一钱不值
别再说自己是老驴,我看到的是时间在流失,长进却没有
在死者的身后,我们流露着卑微的同情,流淌着低贱的眼泪
那些尊贵的生命,你们有过从心底的尊重吗?
别说自己没有责任,失去的生命是我们亲手葬送
不知道还有什么比一个鲜活的生命更加可贵
真的不内疚吗,真的从心里悔了吗?
我看见又一个死亡和又一个死亡,在未来的某一天某一天
 
旧帖 2004-08-16 18:23:45
Post #16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眼泪天使 离线 眼泪天使 山野当中,危险无处不在!
为遇难的山友默哀。。。sleepy
 
旧帖 2004-08-16 18:30:36
Post #17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Fezim 离线 Fezim 好残啊~
又有驴子....sad
大家要小心啊!
 
旧帖 2004-08-16 18:36:14
Post #18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山水有情 离线 山水有情 很震惊!
毕竟,5.19之后,大家都很重视安全问题,并一再强调安全问题,
特别对于露营地点的选择问题,
说了很多次的,
怎么会……
  
哎!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有时候,看似很远的事情,总就在不经意中,在身旁发生!
  
请大家珍惜别人的生命,也珍惜自己的生命!
  
安全永远是第一的!
 
旧帖 2004-08-16 18:38:08
Post #19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明止 离线 明止 为死者默哀,再也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发生了!!!
 
旧帖 2004-08-16 18:47:05
Post #20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忽一刀 离线 忽一刀 沉痛哀悼
 
旧帖 2004-08-16 18:52:44
Post #21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yiyi77 离线 yiyi77 沉痛哀悼  
让我们珍惜生命吧,因为它不仅仅是你自己的,它同时属于更多人。

----------------------------------------
做人做久了,不想做了,我要做驴,无悠无虑。

 
旧帖 2004-08-16 18:53:36
Post #22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2004 离线 2004 沉痛哀悼!

----------------------------------------
一是活着、二是活好、三是活得长久。活着是指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地活下去,生存下去,让生命本体存在。活好就是活得有价值有意思有地位有尊严,自己的命运不被别人代表和控制,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活得长久当然是指持续性地长期性地活下去。

 
旧帖 2004-08-16 18:59:43
Post #23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野五 离线 野五 痛心啊!!!!!!!!:
  
我再次强烈呼吁:
请各位准备出去活动朋友在出行前,认真的问一下自己:
你了解或知道领队这个人吗?
你知道团队的成员吗?
  
有些领队连基本公用装备都没有、也没了解过急救、也不知道野外活动的基本规律,这是很大的安全隐患。
  
间谍MM,你让人痛心!
野五 于 2004-08-16 19:00:51 编辑
 
旧帖 2004-08-16 19:04:09
Post #24
回复: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懒云漂漂 离线 懒云漂漂 呀,星期五晚上去体育馆打球看到很多人在那集合等车。在卫生间碰到个MM排我前面等位,一问说是去英德的,再问哪个论坛的,回答是回归线的。想来就是这个队伍了。
真是无法想象,那天晚上悠闲的等待在体育馆门口的那么多人就肯定没想到会有人就这样没了,再也回不来了。sadsadsad

----------------------------------------
happiness is inside not outside; it does not depend on what we have,but on what we are.

 
旧帖 2004-08-16 19:12:31
Post #25
回复: 给生命足够的尊重
 
阿飞 离线 阿飞
黄狗 wrote:
说句得罪的话:
回归线的活动隐藏了极大的隐患
上次在海岸线,如果不是遇到磨房魔鬼鱼的队伍,我真不知道他们如何过海柴角,这是我遇到的唯一一次回归线的活动,现场的同学应该知道我说的\"如何\"是很客观的评价.
有些意外是可以避免的,但死亡一次又一次的重演
原来,在利益,在游戏,在玩乐,在天真面前,死亡如此一钱不值
别再说自己是老驴,我看到的是时间在流失,长进却没有
在死者的身后,我们流露着卑微的同情,流淌着低贱的眼泪
那些尊贵的生命,你们有过从心底的尊重吗?
别说自己没有责任,失去的生命是我们亲手葬送
不知道还有什么比一个鲜活的生命更加可贵
真的不内疚吗,真的从心里悔了吗?
我看见又一个死亡和又一个死亡,在未来的某一天某一天

  
顶,想不到历史还会重演,血真的是白流了......

----------------------------------------
qq:6903645 我坚信:我们的目标是长期活跃山水间,所以爬山不要一味太猛,要循序渐进.我坚信:只有通过艰苦的路线磨练,才能领悟真正的山野精神.

 
» 论坛 » 天堂里可有山 » 中崆峡谷发生不幸

 邀请xuliang1215参加此活动